ZKIZ Archives


劉永好女兒劉暢:外界太高看我了

http://www.yicai.com/news/2011/09/1121727.html

國企業界「富二代」代表人物、「80後」的劉暢正走向新希望集團的台前。雖然留學海外,但她從來都是一個備受呵護的小姑娘,父母為她保駕護航,甚至幫她「定製」人生道路。

劉暢把咖啡端在嘴邊,嘟囔一聲:「這個我不想說什麼。」坐在一旁的新希望集團行政中心主任杜鵑連忙攬過劉暢的胳膊,打圓場道:「你這麼問會給她很大壓力的。」

話題是不久前坊間關注的焦點人物盧星宇,盧是「全球華商未來領袖俱樂部」的秘書長,而劉暢是這一「富二代俱樂部」的主席。在俱樂部的很多活動中,這兩位年輕姑娘常肩並肩站在一起。

相比於盧星宇的父親盧俊卿,劉暢的父親劉永好及幾兄弟早在1995年就成為《福布斯》富豪榜上的「中國首富」,其家族企業希望集團是彼時中國最大的私營企業。5年後,他們再次問鼎「首富」。

此時劉暢20歲,不過,劉永好為其定下「十年內不見媒體」的規矩。

2011年,十年期限已滿,劉永好果然把劉暢推向前台。繼全國「兩會」時帶上劉暢,且主動向媒體推介她之外,6月中旬,劉永好又一手將其推至新希望集團董事兼團委書記的位置在任職儀式上,劉永好說調侃稱自己「只是來打醬油的」。

劉暢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她是如何一步步走上接班路的?

「讀個碩士,給家裡一個交待」

在1995年成首富時,劉永好兄弟普通的桑塔納轎車、樸素的穿著常被形容為「不像個有錢人」。而劉暢則被描述成一個穿迷你裙、喜歡比薩、炸雞和漢堡的小姑娘,是一個被美國消費文化改變了的小姑娘。

劉暢是於1994年被父母送到紐約的。劉永好的考慮有二「出於人身安全考慮」和「美國有親戚」。「我打小就是比較聽話的孩子,父母給出建議,我條件反射般地會順從。」劉暢對南方週末記者說。

轉學到西雅圖一個小鎮的女子學校後,劉暢開始覺得「很悶」,收到國內同學的來信成為她當時最開心的事。她想回國,並與父親產生了第一次衝突。最終劉永好妥協,但條件是劉暢不能回到他身邊他擔心女兒會貪玩。他讓劉暢在北京和上海之間選擇一個城市,劉暢選擇了前者。

此後她就讀於北京大學北大國際MBA這也是劉永好的安排。「上什麼學,學什麼專業,父母定的肯定比我自己選的好得多。」劉暢說,「讀個碩士,這是對家裡的一個交代,哪怕讀得不夠好,但不能辜負他們。」

2002年畢業後,劉暢選擇進入了一家初創階段的廣告公司。當時正值央視「標王」成為大新聞的時候,廣告業十分火熱。

這同樣是劉永好幫她做的選擇。據新希望集團一位人士稱,劉暢想去做銷售,但覺得「銷售單一產品,接觸面比較窄」。恰逢劉永好的幾位朋友剛組建廣告公 司,劉永好覺得是個不錯的機會,劉暢於是有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並「見了形形色色的人」,時至今日她感激父親當年的用心良苦:「如果沒有那段經歷,我的路 可能繞得更遠。」

在廣告公司工作期間,劉永好開始鼓勵劉暢撿起來小時候喜歡的唱歌等愛好,還特意幫其尋找優秀的音樂老師,甚至鼓勵劉暢出張唱片。「這個時候,反倒是我覺得MBA不能白讀,要為家裡做點事,而不是像小時候那麼輕狂想當個歌星了。」

劉暢的母親李巍也是位「女強人」,當初因劉家兄弟創業時約法「夫人不得插手」而未進入家族企業,遂「自立門戶」,創辦企業,涉足印刷、地產、花卉等多個行業,並任「中華傑出女性協會」執行會長,現任新希望集團董事。

劉暢從小就有兩個名字,一個隨母親姓李,她在新希望之外工作的時候,用的正是李姓那個名字這同樣是劉永好夫婦出於安全因素的考慮。但作為劉永好的獨生女,當她回歸家族企業時,一定還是要叫回「劉暢」的。

「外界太高看我了」

劉永好夫妻費盡心思為劉暢安排了一條平靜且順遂的成長通道。其實在廣告公司工作時的劉暢,同時在為家族企業做事。她可以在新希望集團挑一個自己喜歡 的工作,後多次「換崗」。但新希望集團的幾位員工告訴記者,劉暢主要是學習和參與一些公司業務,並非主導。她實際從事的還是廣告、品牌類工作,更多的時間 則是被父親拉著見客人、做翻譯。

她的第一個頭銜是新希望集團乳業事業部副總經理,被稱為乳業事業部的創始人之一。

但這是劉暢一段不願提及的經歷,「假如要是用成敗來衡量的話,那是我挺失敗的經歷,因為我根本沒有完成我認為能做到的事情。」

從2002年開始,新希望乳業事業部進行了一系列資本收購,先後將四川陽平乳業、重慶天友乳業等11家企業收編。而在新希望乳業事業部成立之初,只有三五個人,劉暢任辦公室主任,同時做著品牌總監的工作。

「自己當時年紀太小,想法太簡單。」劉暢說。當時她甚至忽略了品牌策劃和渠道營銷應該同步。當新希望乳業的廣告滿天飛的時候,被收購企業的重組改制卻耽擱了進程,導致渠道沒有鋪開,走得太快的品牌營銷成了浪費錢的事情。

讓人意外的是,2004年,劉暢從新希望離開,向父母借了一些錢,再次用李姓的名字在成都開了家小飾品店,劉暢說此舉是為了「調整心情」。

兩年後,她重新以劉暢的本名開始擔任新希望集團房地產事業部副總經理,帶領團隊管理集團在上海的房地產業務。她很幸運地趕上了房地產業最賺錢的末班車。

現在劉永好的目標是打造農牧業全產業鏈,劉暢並不排斥農牧業,但她也強調「不會喜歡到哪去」。「我願意接受,但我不是發自內心的。」劉暢說。

「外界太高看我了。」劉暢說。因為外界傳言她熟悉金融業務,曾經主導新希望多項投資。對此她報以頑皮的一笑。

「中國企業很土」

2011年6月,劉暢先後出新希望集團董事、團委書記,這被外界視為她接班的一個標誌畢竟,父親已經60歲了。

劉永好和李巍都來捧場,「女兒就任新職,爸爸自然要來『紮起』(四川方言,護場的意思)」劉永好說。

一個月後,劉永好在重慶投資設立了兩傢俬募基金,分別為重慶新希望股權投資中心和重慶中頂偉業股權投資中心,註冊資金分別為3億元和1億元,前者的法定代表人為劉暢。

這看起來似乎是為有金融背景的劉暢量身打造,劉暢說這傢俬募基金關注的是和農業產業鏈上可以互補的產業,但就投資而言,她只是行政決策的成員之一,對外投資依然會實行新希望集團的決策機制。

劉暢說她現在的重心是海外事業部,同時在惡補農業知識。

她並不是一個天生自信的人,但很期待在新希望獲得普遍認同,「我怕被人當小孩,還要讓他們覺得你這個人還不錯。」看劉暢的表情,這似乎是個艱難的任務,對她而言,飼料廠、養豬場的員工是「世界另外一面的人」。

但有新希望另一位員工告訴記者,劉暢並沒有普通人眼裡「富二代」那種架子,他記得自己第一次走進新希望的飼料廠時,說了一句:「好臭。」一旁的劉暢反問道:「臭嗎?這是魚粉的味道。」

不過,劉暢在四川「富二代」圈子中頗有號召力,被稱為「暢姐」。但是當盧俊卿、盧星宇父女為人所詬病時,劉暢變得低調起來,對她們的圈子文化三緘其 口。她給自己貼了「善良」的標籤,並稱:「我善良但我不是傻子,如果你覺得我是傻子的話,那咱就不玩了,至少你不能傷害到我,我更多的要學會保護自己。」

近來她頻繁往來於中國和東南亞之間,新希望已經在越南、柬埔寨等國投資建設了12家飼料工廠,埃及的工廠也早已動工。「環境你想像不到地差。」劉暢邊說邊從手機裡翻照片,這些工作情景也讓她跟著熱血沸騰,「能找回小時候父輩創業的激情」。

「我考慮多的是怎麼讓這些職業經理人徹底投身新希望。」劉暢說。她一直對職業經理人有期待,10年前,新希望集團副總裁王航剛來公司時,就曾經問過 劉暢:「如果有人想到公司來,你希望他做什麼?」劉暢當時的回答是:「我就希望我爸爸不那麼累。」但到現在為止,劉永好的工作狀態改變不多,這讓劉暢覺得 「中國企業很土」。她因此鼓勵父親參加了某時尚雜誌的專訪和「大片拍攝」。

劉暢想給新希望集團帶來改變,至少這個依舊貪戀美食,為見到木村拓哉激動的「小劉總」對新希望的年輕一代更有親和力。雖然劉暢嘴上也說有「混江湖」的感覺,但父輩「蠻荒時代」的經歷在她身上已經找不到影子。

除了準備接下新希望,劉暢說自己還要面對另一個人生重任「還沒做母親呢」,但結婚生子事宜她一定要獨自面對,父母不可能為其「量身定製」了。


劉永好 劉永 女兒 劉暢 外界 太高 高看 看我 我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057

生活水平高不高看終端用電比例 再過4年我們將接近日美

本月初出臺的《電力發展“十三五”規劃》明確,預期2020年,人均用電量5000千瓦時左右,接近中等發達國家水平。城鄉電氣化水平明顯提高,電能占終端能源消費比重達到27%。

《規劃》還首次對於2020年的電力需求進行了預測。業內人士指出,“十三五”電力規劃有很多“第一次”,它的發布是一件劃時代的事情。

電氣化水平接近日本

能源局相關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目前我國人均用電量在4150千瓦時左右,約為美國的三分之一,韓國、日本、法國、德國等國家的一半左右。

近年來,我國城鄉居民用電量穩步提升。發改委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今年10月份,我國城鄉居民生活用電633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2.2%;前10個月累計6847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1.6%。

華北電力大學能源與電力經濟研究咨詢中心主任曾鳴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人均用電量進入中等發達國家水平,意味著居民用電比重繼續提升,到時家用設備高度電氣化,例如大功率烘幹機等電氣化設備都會增加規模。

電氣化的基本概念是指能源需求向電力轉化的水平。國際上凡是采用的電氣化水平的指標有兩個:一是發電能源消費占一次能源消費的比重,二是電能在終端能源消費中的比重。曾鳴認為,居民生活水平提高在用電方面的標誌就是終端用電比例等不斷提高。目前,我國的這一指標為22.6%,與“十三五”目標尚有4.4個百分點的差距。

國際能源署提供的2014年的數據顯示,日本電能占終端能源消費的比重最高,約達到27.7%。電能占終端能源消費的比重超過20%的國家還有韓國、法國、美國、英國、德國、加拿大和意大利。

在2000-2012年這一階段,中國電能占終端能源消費比重提高了8個百分點,明顯高於其它國家。業內分析,原因在於中國經濟快速增長,工業化、城鎮化進程加速推進,帶動電力消費增長高於能源消費增長幅度。

國際能源署(IEA)研究表明,提高電氣化水平是全球能源系統發展的驅動力。世界電力增長超過所有其他終端能源品種,過去30多年,電能占終端能源消費比重從9%提高到17%,2050年前將提升至25%以上,還有很大提升空間。提高電氣化水平需要在供給側和消費側進行徹底變革,在供應側提高可再生能源比重,消費側通過熱泵推動建築物用能,實現以電代氣,發展電動交通,實現以電代油等,提高電力在終端能源消費的比重。

《規劃》有很多“第一次”

《規劃》還對於2020年的電力需求進行了預測。《規劃》顯示,預期2020年全社會用電量6.8萬-7.2萬千瓦時。為了避免出現電力短缺影響經濟社會發展的情況和電力發展適度超前的原則,在預期2020年全社會用電需求的基礎上,按照2000億千瓦時預留電量儲備,以滿足經濟社會可能出現加速發展的需求。

本次出臺的《規劃》中,對於電力需求的預測尚屬首次。上述能源局人士表示,我國“十一五”“十二五”都沒有發布電力規劃,“十三五”電力規劃的成功發布,雖然主要是對現有問題的解決和調整,但依然是一件劃時代的事情,因此有很多“第一次”。而規劃的首要任務就是對經濟的預測和電力電量需求的預測。

“一個成熟的規劃應具有包容性,對負荷預測的包容性是重要的要素,這主要體現在做規劃時通常對未來的經濟及電力需求的預測定一個範圍,而不是一個數值。希望未來實際的電力需求發展在我們預測的這個範圍內,這樣現有的規劃足以保障電力供應。”該人士說。

例如,預留2000億千瓦時的電力儲備,就是出於對經濟社會和電力需求發展的超出預計。

“在現有的電源電網的規劃下,或許會出現電力短缺的情況,為避免此類情況發生,我們提出了按照2000億千瓦時預留電力儲備。如果電力需求增長超出預期,儲備的電力項目隨時開工投產,可以在現有基礎(7.2萬億千瓦時)上再多供應2000億千瓦時的電力需求。對需求超出預期的可能性及超出預期的程度進行了估計,2000億千瓦時處在保證電力供應和防止產能過剩的平衡點。”該人士解釋道。

生活 平高 不高 高看 終端 用電 比例 再過 我們 接近 日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433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