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國式評級 耳光響亮

http://magazine.caing.com/chargeFullNews.jsp?id=100290457&time=2011-08-12&cl=115&page=all

在近年飛速發展急劇膨脹的城投債市場,評級機構之間惡性競爭,劣幣驅逐良幣,鬧劇連連
財新《新世紀》 記者 張宇哲 楊娜

 

  三大國際評級公司之一的標普將美國主權信用降級衝擊波未了,近期中國一家信用評級機構的評級行為也引發了市場關注,不同點在於,後者在市場看來,完全是一場鬧劇。

  8月8日,鐵道部在銀行間債券市場發行200億元90天期超短期融資券,發行文件顯示,獲得評級公司給予的本次發行主體的信用評級為AAA,這 意味著評級公司認為鐵道部「短期債務的支付能力和長期債務的償還能力具有最大保障」。評級高於該公司給予中國的國家信用評級AA+,與其給予青島城投集團 的AAA評級相同,後者的17億元城投債申請自今年4月後就被壓在發改委尚未批覆。此前,這家評級公司還於8月4日宣佈將對美國的主權評級下調至A。

  這引起市場一陣嘩然,畢竟對單個公司主體評級高於對所在國的主權評級,在國外成熟市場罕見。而中國地方政府城投債的評級竟然高於美國政府?

  給出這樣評級結果的機構,是在市場上活躍多年,目前在城投債評級市場份額高達三成的中國大公國際資信評估有限公司(下稱大公)。

  自8月初債市資金放鬆帶動債市回暖,短期品種收益率普遍大幅下調7-13個基點。與此鮮明對比的是,鐵道部此次發行的超短融資券最終中標利率落 在投標區間的最高上限5.55%,明顯高於3個月期限的普通AAA評級券。在成熟市場,債券的定價會和評級結果直接掛鉤,評級結果越高,發行利率越低。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財新《新世紀》首席經濟學家黃益平稱,「鐵道部如此之高的債務負擔及如此嚴重的腐敗問題,信用評級居然還高於主權債,不由得令人嚴重質疑大公的公信力與專業水準。」

  「市場給了一記響亮的耳光。」一位債市交易員稱,「但卻無人為此感到羞恥。這就是現在的債券市場。」

惡性競爭

  今年7月以來,城投債、信用債輪番跳水。

  「由於遭投資者恐慌性拋售,多種信用債收益率水平已居歷史高點。」一位業內資深專家稱。而在近年飛速發展急劇膨脹的城投債市場,評級機構之間的惡性競爭愈演愈烈,上演了一場劣幣驅逐良幣的活話劇。

  目前,中國具有債券評估從業資格的機構只有五家,包括三家合資機構、兩家內資機構,即中誠信、聯合資信、新世紀、大公、鵬元。

  其中中誠信和聯合資信分別於2006年、2008年以子公司和國際評級公司穆迪、惠譽完成合資,外資佔49%股份;新世紀於2009年與標準普爾簽署技術服務協議;大公則在2002年結束了和穆迪長達三年的合作,近年來致力於打「民族牌」。

  兩家內資機構中,大公為中資民營機構,鵬元則為帶有官方背景的中資評級機構。目前鵬元的股東有兩家,即深圳金融電子結算中心和深圳市誠本信用服務股份有限公司,前者為央行下屬的事業單位,後者為鵬元員工持股的股份制公司,處於控股地位。

  近年來,中資背景的大公和鵬元機構勢頭兇猛,而兩家合資機構中誠信、聯合資信則被認為相對謹慎。大公和新世紀約佔40%的市場份額,鵬元由於尚未獲得央行批准,不能參與銀行間債券市場的評級業務,主要參與的是企業債市場的城投債評級業務。

  「原來大公在城投債的市場份額最高,佔比是42%左右,現在降到30%;鵬元在城投債的市場份額,三年多從零發展到將近20%。」大公一位分析師稱。此外新世紀的市場份額約在20%,中誠信和聯合資信則均為15%。

  「鵬元的強項就是敢給級別,其評級理念定位基本是以比同行高一個級別作為參照。所以,鵬元級別上調現象反而不嚴重,因為沒有上調空間了。」大公、中誠信等多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評級公司人士稱。

   除了級別上調現象嚴重,評級行業等級遷移總體穩定性差、評級標準前後不一致、評級隨意的現象也很普遍。比如,大公把005蘇園債的主體評級從AA+上升到 AAA,但是行政級別高於蘇州的直轄市重慶,其發行的09渝地產債,大公給出的跟蹤評級卻是AA,實際上這兩筆債同為當地的土地儲備主要平台,評級相差之 大顯示其評級標準的不一致。究其原因,原來09渝地產債由中誠信評級,中誠信給出的主體評級是AA+。「大公故意調低跟蹤評級,因為不是它的客戶了。」中 誠信人士稱。

  「整個行業都沒有一致性,沒辦法說哪一個評級公司評的就準確。」大公前述人士辯述。

不斷調高

  債券信用評級發生普遍向上遷移的現象,出現在2009年至2010年。2009年,受國家積極財政政策和「4萬億」投資拉動,城投債發行規模和 期數均迅速增長,居於企業債各品種首位。公開數據顯示,從2007年到2010年,出現了22個行業信用等級上調,城投類排在第一位,為43次。

  相較於2008年地市級城投企業主體信用評級為A+,2010年很多地市級城投債已經上升到AA級。而到了2011年,這種評級抬高的現象在近 期的債市危機中反而達到極致。一些地市級城投債已經被抬高到了AA+的信用等級,如鵬元於今年5月所評級的綿陽投控、大公今年6月底所評級的鹽城城市資產 經營有限公司。

  據Wind統計,從6月至今兩個月間,共有49家企業債信用評級向上遷移,其中城投債被調高級別的達35家,佔約70%以上。其中大公的信用評 級調高的現象最為集中,調高評級的企業債20家,其中16家為城投債;其次為新世紀,評級調高的企業債有11家,其中6家為城投債。

  「如此密集的調整信用評級前所未有。大公的評級思路發生了什麼變化?」業內人士質疑。

  「我們本來在城投債的市場佔比就大,而且到期了該調了,其他公司也都上調了很多。」一位大公人士對此回應。

  「從2008年底金融危機之後到現在,中國經濟仍處在較弱的週期中,但是很多企業的原有評級不斷被調高,很少調低,這種情況非常不正常。」招行投行部副總經理鄭新盈強調。

  這些評級報告給出的理由一般均為,「該市良好的地區經濟基礎和較強的財政實力、公司在城市建設中的重要地位、地方政府的有力支持等有力因素。」

  「很多地方的全年財政收入明顯不足以還息,這種情況下信用評級還這麼高?」一位商業銀行金融市場人士質疑。按照銀行的內部評級,信用評級A-已屬較好,但是目前評級公司給出的信用評級最差的也是A+。

體制倒逼?

  「單純的評級結果虛高,可能會對這個行業造成毀滅性的影響。當投資人都不認可你的評級結果時,結果就會變得很尷尬。」鄭新盈表示。

  中金於5月24日發佈的一份債券評級研究週報稱,伴隨著外部評級的頻繁上調,與中金評分對比,目前AA級已基本淪為投機級,AA+級已屬於較差的投資級,甚至AAA級目前有近20%都是從AA+級上調而來,投資者需要更加重視個券信用資質的差異分析。

  前述資深業內專家稱,監管部門的「行政指導」客觀上推波助瀾。在城投債自2009年連續兩年進入井噴期後,由於擔心其發行數量不斷增加,但整體 信用狀況卻在不斷下降,會給市場帶來不穩定風險,發改委曾與2009年下半年窗口指導,要求企業發債主體信用評級不低於AA-、債項評級不低於AA+;交 易商協會也將中期票據的發行評級要求從不低於AA級,調高到不低於AA+;保險機構則要求保險機構只能投資信用評級不低於AA級的債券,還須有擔保。

  「體制倒逼的情況下,我們也很無奈,是不得不調。」一位評級公司人士說。儘管監管部門的初衷是為了維護市場穩定,但評級機構出於維繫市場份額、維護與地方政府部門關係等方面的考慮,會放大信用評級中政府擔保的作用,出具令市場錯愕的評級結果。

  「監管部門不應對評級有行政要求,應允許評級機構客觀判斷,讓投資人獨立判斷投資決策,監管部門的職責是完善監督約束制度和強化執行力,最終應由市場規則發揮作用。」多位市場人士強調。

  本刊記者符燕豔對此文亦有貢獻

中國式 中國 評級 耳光 響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022

中國式評級 耳光響亮

http://magazine.caing.com/chargeFullNews.jsp?id=100290457&time=2011-08-12&cl=115&page=all

在近年飛速發展急劇膨脹的城投債市場,評級機構之間惡性競爭,劣幣驅逐良幣,鬧劇連連
財新《新世紀》 記者 張宇哲 楊娜

 

  三大國際評級公司之一的標普將美國主權信用降級衝擊波未了,近期中國一家信用評級機構的評級行為也引發了市場關注,不同點在於,後者在市場看來,完全是一場鬧劇。

  8月8日,鐵道部在銀行間債券市場發行200億元90天期超短期融資券,發行文件顯示,獲得評級公司給予的本次發行主體的信用評級為AAA,這 意味著評級公司認為鐵道部「短期債務的支付能力和長期債務的償還能力具有最大保障」。評級高於該公司給予中國的國家信用評級AA+,與其給予青島城投集團 的AAA評級相同,後者的17億元城投債申請自今年4月後就被壓在發改委尚未批覆。此前,這家評級公司還於8月4日宣佈將對美國的主權評級下調至A。

  這引起市場一陣嘩然,畢竟對單個公司主體評級高於對所在國的主權評級,在國外成熟市場罕見。而中國地方政府城投債的評級竟然高於美國政府?

  給出這樣評級結果的機構,是在市場上活躍多年,目前在城投債評級市場份額高達三成的中國大公國際資信評估有限公司(下稱大公)。

  自8月初債市資金放鬆帶動債市回暖,短期品種收益率普遍大幅下調7-13個基點。與此鮮明對比的是,鐵道部此次發行的超短融資券最終中標利率落 在投標區間的最高上限5.55%,明顯高於3個月期限的普通AAA評級券。在成熟市場,債券的定價會和評級結果直接掛鉤,評級結果越高,發行利率越低。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財新《新世紀》首席經濟學家黃益平稱,「鐵道部如此之高的債務負擔及如此嚴重的腐敗問題,信用評級居然還高於主權債,不由得令人嚴重質疑大公的公信力與專業水準。」

  「市場給了一記響亮的耳光。」一位債市交易員稱,「但卻無人為此感到羞恥。這就是現在的債券市場。」

惡性競爭

  今年7月以來,城投債、信用債輪番跳水。

  「由於遭投資者恐慌性拋售,多種信用債收益率水平已居歷史高點。」一位業內資深專家稱。而在近年飛速發展急劇膨脹的城投債市場,評級機構之間的惡性競爭愈演愈烈,上演了一場劣幣驅逐良幣的活話劇。

  目前,中國具有債券評估從業資格的機構只有五家,包括三家合資機構、兩家內資機構,即中誠信、聯合資信、新世紀、大公、鵬元。

  其中中誠信和聯合資信分別於2006年、2008年以子公司和國際評級公司穆迪、惠譽完成合資,外資佔49%股份;新世紀於2009年與標準普爾簽署技術服務協議;大公則在2002年結束了和穆迪長達三年的合作,近年來致力於打「民族牌」。

  兩家內資機構中,大公為中資民營機構,鵬元則為帶有官方背景的中資評級機構。目前鵬元的股東有兩家,即深圳金融電子結算中心和深圳市誠本信用服務股份有限公司,前者為央行下屬的事業單位,後者為鵬元員工持股的股份制公司,處於控股地位。

  近年來,中資背景的大公和鵬元機構勢頭兇猛,而兩家合資機構中誠信、聯合資信則被認為相對謹慎。大公和新世紀約佔40%的市場份額,鵬元由於尚未獲得央行批准,不能參與銀行間債券市場的評級業務,主要參與的是企業債市場的城投債評級業務。

  「原來大公在城投債的市場份額最高,佔比是42%左右,現在降到30%;鵬元在城投債的市場份額,三年多從零發展到將近20%。」大公一位分析師稱。此外新世紀的市場份額約在20%,中誠信和聯合資信則均為15%。

  「鵬元的強項就是敢給級別,其評級理念定位基本是以比同行高一個級別作為參照。所以,鵬元級別上調現象反而不嚴重,因為沒有上調空間了。」大公、中誠信等多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評級公司人士稱。

   除了級別上調現象嚴重,評級行業等級遷移總體穩定性差、評級標準前後不一致、評級隨意的現象也很普遍。比如,大公把005蘇園債的主體評級從AA+上升到 AAA,但是行政級別高於蘇州的直轄市重慶,其發行的09渝地產債,大公給出的跟蹤評級卻是AA,實際上這兩筆債同為當地的土地儲備主要平台,評級相差之 大顯示其評級標準的不一致。究其原因,原來09渝地產債由中誠信評級,中誠信給出的主體評級是AA+。「大公故意調低跟蹤評級,因為不是它的客戶了。」中 誠信人士稱。

  「整個行業都沒有一致性,沒辦法說哪一個評級公司評的就準確。」大公前述人士辯述。

不斷調高

  債券信用評級發生普遍向上遷移的現象,出現在2009年至2010年。2009年,受國家積極財政政策和「4萬億」投資拉動,城投債發行規模和 期數均迅速增長,居於企業債各品種首位。公開數據顯示,從2007年到2010年,出現了22個行業信用等級上調,城投類排在第一位,為43次。

  相較於2008年地市級城投企業主體信用評級為A+,2010年很多地市級城投債已經上升到AA級。而到了2011年,這種評級抬高的現象在近 期的債市危機中反而達到極致。一些地市級城投債已經被抬高到了AA+的信用等級,如鵬元於今年5月所評級的綿陽投控、大公今年6月底所評級的鹽城城市資產 經營有限公司。

  據Wind統計,從6月至今兩個月間,共有49家企業債信用評級向上遷移,其中城投債被調高級別的達35家,佔約70%以上。其中大公的信用評 級調高的現象最為集中,調高評級的企業債20家,其中16家為城投債;其次為新世紀,評級調高的企業債有11家,其中6家為城投債。

  「如此密集的調整信用評級前所未有。大公的評級思路發生了什麼變化?」業內人士質疑。

  「我們本來在城投債的市場佔比就大,而且到期了該調了,其他公司也都上調了很多。」一位大公人士對此回應。

  「從2008年底金融危機之後到現在,中國經濟仍處在較弱的週期中,但是很多企業的原有評級不斷被調高,很少調低,這種情況非常不正常。」招行投行部副總經理鄭新盈強調。

  這些評級報告給出的理由一般均為,「該市良好的地區經濟基礎和較強的財政實力、公司在城市建設中的重要地位、地方政府的有力支持等有力因素。」

  「很多地方的全年財政收入明顯不足以還息,這種情況下信用評級還這麼高?」一位商業銀行金融市場人士質疑。按照銀行的內部評級,信用評級A-已屬較好,但是目前評級公司給出的信用評級最差的也是A+。

體制倒逼?

  「單純的評級結果虛高,可能會對這個行業造成毀滅性的影響。當投資人都不認可你的評級結果時,結果就會變得很尷尬。」鄭新盈表示。

  中金於5月24日發佈的一份債券評級研究週報稱,伴隨著外部評級的頻繁上調,與中金評分對比,目前AA級已基本淪為投機級,AA+級已屬於較差的投資級,甚至AAA級目前有近20%都是從AA+級上調而來,投資者需要更加重視個券信用資質的差異分析。

  前述資深業內專家稱,監管部門的「行政指導」客觀上推波助瀾。在城投債自2009年連續兩年進入井噴期後,由於擔心其發行數量不斷增加,但整體 信用狀況卻在不斷下降,會給市場帶來不穩定風險,發改委曾與2009年下半年窗口指導,要求企業發債主體信用評級不低於AA-、債項評級不低於AA+;交 易商協會也將中期票據的發行評級要求從不低於AA級,調高到不低於AA+;保險機構則要求保險機構只能投資信用評級不低於AA級的債券,還須有擔保。

  「體制倒逼的情況下,我們也很無奈,是不得不調。」一位評級公司人士說。儘管監管部門的初衷是為了維護市場穩定,但評級機構出於維繫市場份額、維護與地方政府部門關係等方面的考慮,會放大信用評級中政府擔保的作用,出具令市場錯愕的評級結果。

  「監管部門不應對評級有行政要求,應允許評級機構客觀判斷,讓投資人獨立判斷投資決策,監管部門的職責是完善監督約束制度和強化執行力,最終應由市場規則發揮作用。」多位市場人士強調。

  本刊記者符燕豔對此文亦有貢獻

中國式 中國 評級 耳光 響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02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