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虧損百億燒到本業 面板夢一場空 八十四歲不拚了 許文龍放手奇美電 僵持兩年多的奇美電兩大股東爭執大戲,終於在許文龍家族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畫下句點。宣布退出後的第三天,許文龍在自家宅邸拉琴、宴客,透露出他的好心情。他很清楚,無法再為奇美電打拚,只能選擇放手。 撰文‧賴筱凡 五月十八日,就在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捐贈博物館的那個下午,一場小型演奏會緊接著在許文龍家上演。琴聲如訴,緩緩自小提琴弦上滑出,就好像許文龍這天的好心情一般,在他心裡,企業是一時的,唯有博物館與醫院之於社會的貢獻,才能長存。 這是奇美實業宣布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的第三天,許文龍表現平靜,「最困難的時候,已經過了。」貼近許文龍身邊的人士透露,奇美電與群創合併走一遭,經歷整合問題、美國反壟斷訴訟案,乃至於龐大的債務問題,五月十五日奇美實業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許文龍心中的大石終於放下。 據了解,許家不得不壯士斷腕,從去年奇美實業年報可窺一二。過去石化業有「北台塑、南奇美」兩強,奇美實業更是公認的幸福企業,但去年在龐大轉投資的業外損失拖累下,竟繳出五十年來最大虧損成績單,在本業獲利僅七十一.九七億元,不若前三年的逾百億元水準,認列投資損失達一一九億元,最後每股稅後虧損達二.二一元,原來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的那把火,已經燒到奇美實業。 幸福企業五十年首見虧損 二○一一年,面板業的景氣蕭條,等不到面板報價回穩,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時任奇美電董事長的廖錦祥,為了奇美電銀行聯貸,擔心到耳中風,「他們都很清楚,聯貸案這關不過,奇美實業也會被拖下水,光看他們手上奇美電股票幾乎都質押,就曉得壓力有多大。」知情人士透露,即使奇美電與群創合併,但給許文龍家族的壓力未減。 眼看奇美電虧損累累,奇美實業只好進行內部大瘦身,「只要資源重疊的部分就整合,cost down再cost down。」奇美實業的員工私下抱怨,「虧錢的明明是(奇美)電子,卻連(奇美)實業也要一起苦。」對於奇美實業五十餘年的幸福企業員工來說,「打從○八年金融海嘯,奇美電大虧開始,奇美實業就不再幸福。」確實,過去一年來,奇美實業的營運費用大幅削減,以前一年營業費用得支出一四八億元,去年縮減到八十六億元。「(奇美實業總經理)趙令瑜上台後,整頓得很厲害,但一切還在常軌。」貼近許家身邊的人士不諱言,趙令瑜節省支出不遺餘力。 一頭灰白頭髮,面對記者追問,趙令瑜總是秉持著低調原則,一貫的笑容、快步離開,但奇美實業上下都知道,這位從基層做起的總經理,採購人員在他眼皮底下,很難搞鬼。 如果年輕三十歲 就跟它拚不過,奇美電的虧損壓力越來越大,即使奇美實業的塑化本業撐住,卻挺不住轉投資的虧損一再擴大。 甚至,奇美電兩大股東之間的矛盾,還倒打奇美實業一巴掌。 奇美電內部人士透露,在群創班底進入奇美電之後,奇美電董事長段行建把採購、財務等大權一手攬,過去奇美實業提供奇美電需要的塑化原料,可是,去年奇美實業送去的報價,居然被打回票。 這看在老奇美人眼裡,幾乎是大忌,「或許兩家公司的關係不若以往,但面對奇美電這種態度,奇美實業能忍嗎?」對此,奇美電發言人陳彥松回應,任何採購案都有其程序,奇美電不會因供應商不同而有差異,實在無需擴大解釋。 隨著外界不斷用放大鏡檢視奇美電兩大股東的關係,許文龍家族與鴻海之間的裂痕更大。就在奇美電董事會召開前兩周,許文龍家族的代表直接向段行建開口,決定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段行建馬上表達挽留之意,卻已留不住許家要退出奇美電的決心。 「我很清楚,如果今天年輕個三十歲,還可能跟它(面板)拚,但我已經八十四歲,能做的有限。」許文龍曾私下和身邊的人如此透露。 最終,奇美實業不得不放手,「或許(許文龍家族)退出,對奇美電好、對奇美實業也好,許董、廖董都比以往寬心得多,所以還能釣魚、拉琴,心情也不像去年跟著銀行聯貸起伏。」知情人士說。 面對外界猜測是否要將股權轉手中資,或讓奇美電引入其他策略聯盟對象,許家人揮了揮手,「許董的立場很清楚,他是重然諾的人,答應銀行團的(對奇美電)增資都會繼續做,其他的就留給段總安排。」許文龍八十四歲的人生,從石化業起家,拓展到電子產業,要投入面板業時,他曾問當時奇美實業總經理何昭陽一句:「賠了,會不會影響到奇美實業?」何昭陽很明確地回答,「不會。」然而,時光移轉,面板景氣不再如他們當年所想,奇美電的百億虧損終究還是燒到奇美實業門口,為奇美電、也為了奇美實業好,許文龍的面板大業最終還是一場夢。

2012-5-28 TWM




僵持兩年多的奇美電兩大股東爭執大戲,終於在許文龍家族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畫下句點。宣布退出後的第三天,許文龍在自家宅邸拉琴、宴客,透露出他的好心情。他很清楚,無法再為奇美電打拚,只能選擇放手。

撰文‧賴筱凡

五月十八日,就在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捐贈博物館的那個下午,一場小型演奏會緊接著在許文龍家上演。琴聲如訴,緩緩自小提琴弦上滑出,就好像許文龍這天的好心情一般,在他心裡,企業是一時的,唯有博物館與醫院之於社會的貢獻,才能長存。

這是奇美實業宣布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的第三天,許文龍表現平靜,「最困難的時候,已經過了。」貼近許文龍身邊的人士透露,奇美電與群創合併走一遭,經 歷整合問題、美國反壟斷訴訟案,乃至於龐大的債務問題,五月十五日奇美實業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許文龍心中的大石終於放下。

據了解,許家不得不壯士斷腕,從去年奇美實業年報可窺一二。過去石化業有「北台塑、南奇美」兩強,奇美實業更是公認的幸福企業,但去年在龐大轉投資的業外 損失拖累下,竟繳出五十年來最大虧損成績單,在本業獲利僅七十一.九七億元,不若前三年的逾百億元水準,認列投資損失達一一九億元,最後每股稅後虧損達 二.二一元,原來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的那把火,已經燒到奇美實業。

幸福企業五十年首見虧損

二○一一年,面板業的景氣蕭條,等不到面板報價回穩,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時任奇美電董事長的廖錦祥,為了奇美電銀行聯貸,擔心到耳中風,「他們都很清 楚,聯貸案這關不過,奇美實業也會被拖下水,光看他們手上奇美電股票幾乎都質押,就曉得壓力有多大。」知情人士透露,即使奇美電與群創合併,但給許文龍家 族的壓力未減。

眼看奇美電虧損累累,奇美實業只好進行內部大瘦身,「只要資源重疊的部分就整合,cost down再cost down。」奇美實業的員工私下抱怨,「虧錢的明明是(奇美)電子,卻連(奇美)實業也要一起苦。」對於奇美實業五十餘年的幸福企業員工來說,「打從○八 年金融海嘯,奇美電大虧開始,奇美實業就不再幸福。」確實,過去一年來,奇美實業的營運費用大幅削減,以前一年營業費用得支出一四八億元,去年縮減到八十 六億元。「(奇美實業總經理)趙令瑜上台後,整頓得很厲害,但一切還在常軌。」貼近許家身邊的人士不諱言,趙令瑜節省支出不遺餘力。

一頭灰白頭髮,面對記者追問,趙令瑜總是秉持著低調原則,一貫的笑容、快步離開,但奇美實業上下都知道,這位從基層做起的總經理,採購人員在他眼皮底下,很難搞鬼。

如果年輕三十歲 就跟它拚不過,奇美電的虧損壓力越來越大,即使奇美實業的塑化本業撐住,卻挺不住轉投資的虧損一再擴大。

甚至,奇美電兩大股東之間的矛盾,還倒打奇美實業一巴掌。

奇美電內部人士透露,在群創班底進入奇美電之後,奇美電董事長段行建把採購、財務等大權一手攬,過去奇美實業提供奇美電需要的塑化原料,可是,去年奇美實業送去的報價,居然被打回票。

這看在老奇美人眼裡,幾乎是大忌,「或許兩家公司的關係不若以往,但面對奇美電這種態度,奇美實業能忍嗎?」對此,奇美電發言人陳彥松回應,任何採購案都有其程序,奇美電不會因供應商不同而有差異,實在無需擴大解釋。

隨著外界不斷用放大鏡檢視奇美電兩大股東的關係,許文龍家族與鴻海之間的裂痕更大。就在奇美電董事會召開前兩周,許文龍家族的代表直接向段行建開口,決定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段行建馬上表達挽留之意,卻已留不住許家要退出奇美電的決心。

「我很清楚,如果今天年輕個三十歲,還可能跟它(面板)拚,但我已經八十四歲,能做的有限。」許文龍曾私下和身邊的人如此透露。

最終,奇美實業不得不放手,「或許(許文龍家族)退出,對奇美電好、對奇美實業也好,許董、廖董都比以往寬心得多,所以還能釣魚、拉琴,心情也不像去年跟著銀行聯貸起伏。」知情人士說。

面對外界猜測是否要將股權轉手中資,或讓奇美電引入其他策略聯盟對象,許家人揮了揮手,「許董的立場很清楚,他是重然諾的人,答應銀行團的(對奇美電)增 資都會繼續做,其他的就留給段總安排。」許文龍八十四歲的人生,從石化業起家,拓展到電子產業,要投入面板業時,他曾問當時奇美實業總經理何昭陽一句: 「賠了,會不會影響到奇美實業?」何昭陽很明確地回答,「不會。」然而,時光移轉,面板景氣不再如他們當年所想,奇美電的百億虧損終究還是燒到奇美實業門 口,為奇美電、也為了奇美實業好,許文龍的面板大業最終還是一場夢。

 
虧損 百億 億燒 燒到 本業 面板 夢一 一場 場空 八十 十四 四歲 歲不 不拚 拚了 文龍 放手 奇美 僵持 兩年 年多 多的 電兩 兩大 股東 爭執 大戲 終於 在許 家族 全面 退出 董事會 董事 畫下 句點 宣布 後的 的第 第三 三天 自家 宅邸 拉琴 宴客 露出 他的 好心情 好心 他很 清楚 無法 再為 電打 打拚 只能 選擇 撰文 賴筱 筱凡 五月 十八日 就在 集團 創辦人 創辦 捐贈 博物館 博物 那個 下午 小型 演奏會 演奏 緊接著 緊接 上演 琴聲 如訴 緩緩 自小 提琴 弦上 上滑 滑出 好像 這天 一般 在他 心裡 企業 一時 唯有 醫院 之於 社會 貢獻 才能 長存 這是 實業 表現 平靜 困難 時候 經過 貼近 身邊 人士 透露 電與 與群 群創 合併 走一 一遭 經歷 整合 問題 美國 反壟斷 訴訟案 訴訟 乃至 龐大 債務 十五日 許文 龍心 中的 大石 放下 據了 了解 許家 不得不 不得 壯士 斷腕 去年 年報 可窺 窺一 一二 過去 石化 業有 北臺 臺塑 塑、 、南 兩強 更是 公認 幸福 投資 的業 業外 損失 拖累 竟繳 繳出 出五 五十 年來 最大 成績單 成績 獲利 僅七 七十 十一 九七 七億 億元 不若 若前 前三 三年 年的 的逾 逾百 水準 認列 達一 一一 一九 九億 最後 每股 稅後 達二 一元 原來 電大 虧六 六四 四七 元的 的那 那把 把火 已經 十年 年首 首見 一年 業的 景氣 蕭條 不到 報價 回穩 時任 董事長 的廖 廖錦 錦祥 為了 銀行 聯貸 擔心 到耳 中風 他們 都很 貸案 案這 這關 不過 也會 會被 被拖 下水 光看 手上 股票 幾乎 質押 曉得 壓力 有多 多大 知情 即使 但給 給許 未減 眼看 累累 只好 進行 內部 瘦身 只要 資源 重疊 部分 cost down 員工 私下 抱怨 虧錢 錢的 明明 電子 卻連 也要 一起 對於 餘年 來說 打從 年金 海嘯 開始 不再 確實 營運 費用 大幅 削減 以前 營業 支出 一四 四八 八億 縮減 到八 十六 六億 總經理 趙令 令瑜 瑜上 上臺 臺後 整頓 得很 厲害 一切 還在 常軌 諱言 節省 不遺 餘力 一頭 灰白 頭髮 面對 記者 追問 總是 秉持 低調 原則 一貫 笑容 快步 離開 上下 知道 這位 基層 做起 採購 人員 眼皮 底下 很難 搞鬼 如果 年輕 三十 十歲 就跟 跟它 它拚 電的 越來越 越來 塑化 撐住 卻挺 不住 一再 擴大 甚至 之間 矛盾 還倒 倒打 巴掌 在群 班底 進入 之後 段行 行建 建把 財務 大權 一手 提供 需要 原料 可是 送去 去的 居然 被打 打回 回票 這看 看在 在老 老奇 美人 眼裡 大忌 或許 兩家 公司 關係 以往 這種 態度 能忍 忍嗎 對此 發言人 發言 陳彥 回應 任何 案都 都有 有其 程序 不會 供應商 供應 不同 而有 差異 實在 無需 解釋 隨著 外界 不斷 放大鏡 放大 檢視 與鴻 鴻海 裂痕 更大 召開 前兩 兩周 代表 直接 向段 開口 決定 建馬 表達 挽留 之意 卻已 已留 決心 我很 今天 個三 可能 但我 能做 做的 有限 的人 如此 最終 電好 好、 、對 也好 許董 董、 、廖 廖董 董都 都比 寬心 得多 所以 還能 釣魚 心情 也不 不像 跟著 起伏 猜測 是否 要將 股權 轉手 中資 或讓 引入 其他 策略 聯盟 對象 家人 揮了 揮手 董的 立場 他是 是重 然諾 答應 團的 增資 都會 繼續 的就 留給 段總 安排 歲的 人生 起家 拓展 產業 投入 業時 他曾 當時 昭陽 一句 賠了 影響 明確 回答 然而 時光 移轉 當年 所想 的百 終究 還是 門口 電、 、也 大業 場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041

三星、宏達電打蘋果 全都得靠它


2013-07-29  TCW  
 

 

亞洲科技公司在美國專利戰場老是吃癟,卻造就出亞洲唯一一家「專利FBI」:優比克(UBIC),三星(Samsung)、宏達電、宸鴻等台韓大廠,以及九五%日本科技公司都是它的客戶。

商機正崛起產業規模,明年突破五百億

今年八月,優比克社長守本正宏將到那斯達克交易所敲鐘,宣告公司上市。它不屬於日本見長的電子業或汽車業,而是亞洲唯一一家擁有自有技術、專門從事「數位蒐證」(e-Discovery)的軟體顧問服務公司。

訴訟律師戲稱此類公司為「專利FBI」,在美國,產業鏈趨近完整,有人專做前端技術,有人提供後端審閱資料(review)的顧問服務。調查機構顧能統計,二○一四年e-Discovery全球產值為十七億美元(約合新台幣五百零八億元),預計二○一七年會增加到二十九億美元(約合新台幣八百六十六億六千七百萬元)。

這是新商機,優比克要來分一杯羹。

為什麼人們需要「專利FBI」?以去年三星與蘋果(Apple)纏鬥案件為例,法院最後以一封發自Google的電子郵件做為證據,初次判決三星敗訴,須賠償蘋果十億五千萬美元(約合新台幣三百一十三億元)。

但要找到這一封電子郵件的難度其實很高。專門打美國專利訴訟的智泉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黃致豪表示,這類重大案件的蒐證文件數量多到如果印出來,「都是以億頁計算」。

這就是專利FBI的厲害之處,想像一下,它就是專門蒐證的探員,只是它的武器是一套具有人工智慧的軟體,而犯罪現場是一台一台的電腦,找完證據後交由專家(律師和專業顧問)分析、判讀。

二○○六年,美國訴訟制度出現大變革,電子文件可做為呈堂證供,對優比克創辦人守本正宏是關鍵的一年。

在此之前,他的大客戶是日本警視廳(相當台灣內政部警政署),警局只要有需要透過電腦找犯罪證據,都要找他。曾任職海巡自衛隊護衛艦的他,因曾參與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調查,因而在二○○三年創辦公司,投入科技鑑識領域。

時間省很大一週工作量,三小時內搞定

這項變革加上美國司法文化特有的「證據揭示」(Discovery)程序訴訟,即被告與原告走向庭審之前,雙方必須「自己蒐集」、「主動公開」相關證據,違者的最壞下場就是「未戰先敗」;兩者相加,促成美國數位取證公司如雨後春筍般冒出。

「打美國專利訴訟不只是智力戰,更是體力戰。」某觸控模組大廠法務長以親身經歷表示,在沒有科技協助之下,一件一千萬美元的官司,有六百萬美元花在找證據上,因為按小時計費的律師絕大多數時間都在讀資料。

時間就是金錢。專利FBI的出現,彷彿是救星。「一樣的事情(蒐證),以前要三個人整整一星期才完成,現在只需要三小時就搞定,」該法務長說。黃致豪的感受更是深刻,因為客戶會在蒐集證據階段省下五%到七五%的律師費,「我也不用再像以前一天睡不到四小時,省下的時間就專注擬定辯護策略。」

守本正宏看到機會:優比克將轉進商業市場。他鎖定自己最了解的日本客戶下手。

其實,論規模,優比克與全球領先者還有很大差距。全球第一的美國商業顧問服務公司FTI,成立三十一年,全球員工接近四千人,去年營收十五億八千萬美元(約合新台幣四百七十億元),是優比克的三十四倍。

核心技術強人工智慧預測,征服亞洲廠

但,優比克現在讓越來越多亞洲廠商埋單,跟擁有核心技術有關。二○一○年,它推出「預測編碼」(Predictive coding)自有產品,預測編碼屬於人工智慧領域,「這項技術的最終目的是讓程式仿效人的思維」,優比克目前擁有此技術十六項專利,是繼以色列Equivio和美國Recommind,全球第三家擁此技術的公司。

優比克台灣法律科技顧問林佳瑩說,這項技術連關鍵字都不須設定,它會學習律師思考模式,譬如律師要審閱的文件如果有一萬筆,但他只需要審閱一千筆,並做出「相關」與否兩種判斷,剩餘九千筆就能讓電腦去完成。

全球專利訴訟大增,讓新的產業崛起。而科技與服務業結合的可能性,也從「專利FB I」的故事,可見一斑。

【延伸閱讀】優比克合併營收,4年跳增近5倍!

註1:*2013年營收為預估值,當年淨利還未公布註2:日本會計年度,是以當年4月統計至隔年3月止資料來源:UBIC

【延伸閱讀】優比克

成立:2003年社長:守本正宏業務:數位取證鑑識解決方案成績單:2012年營收46.2億日圓全球員工人數:160地位:亞洲唯一自有預測編碼技術廠

三星 宏達 電打 蘋果 全都 得靠 靠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082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