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要擴大電影市場,只能放眼海外” 東京國際電影節最高執行人椎名保專訪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9392

椎名保出品了近百部電影,包括深受動畫迷推崇的《給桃子的信》(如圖)。片中,桃子和上天派來守護她和媽媽的三個妖怪:大塊頭的阿巖、瘦瘦的阿川、矮小的阿豆,展開了一段不可思議的旅程。 (南方周末資料圖/圖)

2013年椎名保(Shiina Yasushi)就任東京國際電影節主席,第一件革新就是廢了“主席”這個職位,改稱“最高執行人”。他接著新設了“日本電影-Splash”獎、競賽單元“亞洲未來”,鼓勵亞洲電影新人新作,對舊有單元也多有改進,極力推動日本電影的國際合作及推廣。

與他的前任依田巽一樣,椎名保曾長年任職“日本外國電影進口協會”。真正國際化的電影節需要與海外電影界廣泛接觸的人。

生於1951年的椎名保,自1987年任職藝術電影公司Asmik Ace總裁時起,就從事外國電影進口工作,是將《霸王別姬》等大量中國電影輸入日本的推手。後來先後在角川娛樂、角川集團任要職。椎名保曾出品近百部電影,包括中國影迷熟悉的《間諜佐爾格》、《啄木鳥和雨》、《天地明察》,還有深受動畫迷推崇的《茄子:安達盧西亞之夏》、《妄想代理人》、《給桃子的信》等。

2015年4月18日,南方周末特約記者對前來參加第五屆北京國際電影節的椎名保先生進行了專訪。椎名保低調、謙虛,對中國懷著濃厚的感情和興趣,坦言“推動日中電影進一步交流是我現在最大的使命”。

以前賣電影票和錄像帶就夠了

南方周末:不少國家對進口電影加以限制,如配額制,而日本卻全面開放,外國電影進口發行協會每年還給進口電影發行做得好的機構頒發獎項。日本為什麽采取這樣的做法?

椎名保:“進口協會”成立於1962年。協會的成立,就是為了避免內部各成員內耗。當時的日本進口電影業界沒有競爭,聽起來讓人不可思議。這是因為電影這種產品與一般商品不同,每一部都是獨一無二的,沒有完全相似的作品,這就避免了競爭。更不可思議的是,一部電影火了,也會帶動別的電影,這就形成了產業的良性循環,沒有人去惡性競爭。所以大家很註重協調性,都朝著共建和諧市場的目標努力,關系都很好,甚至會互通信息。

南方周末:你曾長期擔任進口協會會長,目前外國電影在日本的市場份額只有約45%,你怎麽看待這個問題?

椎名保:2002年日本電影的市場份額曾經跌到27%,外國電影的市場份額超過70%。之後,日本電影的市場份額才逐漸增長,這主要得益於日本原創漫畫電影的繁榮和日本電視業界開始參與電影的制作。

此前年輕人對日本電影並不感興趣。但是當他們熟悉的電視明星出演電影,以及電視劇收視火熱推出電影版後,年輕人感受到了電影的魅力。

南方周末:美國歷史學者約翰·W.道爾在《擁抱戰敗》一書中指出,日本是一個很保守的國家,雖然對進口電影持全面開放的態度,但日本電影在市場上一直堅挺。你如何看待這個評價?

椎名保:日本電影市場曾位列世界第二,僅次於美國,當然現在中國是第二。日本電影人認為,只要盯住日本這個巨大的本土市場就夠了,這個想法延續至今。日本國土面積小,但是人口眾多。除了票房,還有錄像帶收入,光是這兩塊市場就夠了。所以比起開拓海外市場,日本電影人更願意把目光投向本土市場。這就是這位學者所說的保守吧。哪怕不進口電影,日本的電影公司依舊可以維持,現在也是一樣。但我認為到了2020年,日本的電影公司就無法維持現狀了。

南方周末:為什麽?

椎名保:因為日本面臨“少子老齡化”的危機,這不單是電影業界的問題。現在日本有1.3億人口,到2050年將銳減到1億人,減幅達30%。現在日本年輕女性不願結婚,即便結婚了也不願要小孩。人口減少,觀影人數必然也會減少。

以後我們更應該考慮怎麽去擴大電影市場,要對電影人口的減少保持危機感。從這個意義上說,堅持以往保守的做法,肯定行不通。

南方周末:改變保守的方式是什麽?

椎名保:那只能是放眼海外市場。這個想法沒錯,但關鍵是日本電影是否能夠被外國所接受。日本電影在海外有很多擁躉,但這只是杯水車薪。日本電影采取何種方式進軍海外市場是重中之重。我認為,日本電影人要把目光投向海外,日本的導演和演員該去外國拍電影,比如和中國的深度合作。

南方周末:你說過大島渚的《戰場上的快樂聖誕》是日本電影史上最成功的合拍片。

椎名保:作品在世界各國廣受好評,獲得多個國家的大獎,阪本龍一拿到了英國電影金像獎最佳配樂獎。除作品本身,北野武等日本演員的演技也得到了好評。這些成績都是建立在合拍電影基礎上的。

南方周末:美國打算拍攝《攻殼機動隊》的真人版,你認為那會是一部好的合拍電影嗎?

椎名保:合拍電影沒有好壞之分,就像《變形金剛》原本是日本的動畫,卻被美國翻拍成電影。《攻殼機動隊》的情況也差不多,非要分好壞的話只能說是好的吧。只要拍攝成功了,就是好事。

說到底,《戰場上的快樂聖誕》之所以能夠成功,影片和演員演技廣受好評,那是有必然原因的。那就是除了合拍沒有別的方式可用,不是為了合拍而合拍。大島渚想拍這部電影,就必須去英國。

南方周末:如果中日合拍電影,怎樣實現合作的“深度”?

椎名保:合拍電影必須考慮必然性。如果日中要合拍電影,劇本是中文的,也要有中方演員出演,或者必須在中國的某個地方拍攝。這就是合拍電影的必然性。如果合拍的電影想在中國上映的話,那拍攝電影的目的就必須要明確,必須考慮中國觀眾的感受。

吉蔔力要靠自己活下去

南方周末:你執掌Asmik公司13年,這家公司為什麽一直堅持投資藝術影片?

椎名保日本電影界有東映、東寶、松竹、角川這四大公司。Asmik這樣的小公司想要搶占市場的話,就必須把寶押在新作品和年輕人身上。在積累相當的經驗和名聲之後,小公司才有機會去參與更大的電影制作。大的制作公司不會去冒險。換句話說,你不去冒險,就不會取得成功,這是小公司的生存之道。從結果上看,公司成功了,與公司合作的年輕導演也獲得了成功,他們當時可都是無名之輩,現在都成了大牌。你要問公司是怎麽發掘這些導演的,誰也無法給出答案。

南方周末:所以你扶持了森田芳光、熊切和嘉、吳美保等青年導演。

椎名保:導演這個行業有這樣的體會:大公司請他們去拍片,他們其實在拍攝過程中受到了很大限制,壓力都很大。拍完一部大制作後,他們更願意去拍自己想拍的電影,哪怕是小制作。這時候他們就會去選擇一家合適的小公司,Asmik公司正是理解了這些導演的苦衷,才取得了成功。這種成功是無法預見的,只能說是運氣,但是當時與我合作的導演現在的確都成功了。

南方周末:吉蔔力作為日本動畫電影的代表,這兩年收益不算好,比如《起風了》票房只有120億日元。你怎麽看待當前日本動畫電影的創作?

椎名保:但那也是120億日元,也就是說有1000萬以上的人次觀影,那可是1000萬人啊,很了不起。如果不是吉蔔力,而是由我們角川來做的話,肯定做不到這麽好的。這就是品牌效應。就像哆啦A夢一樣,吉蔔力是日本的品牌,已經在日本紮根了,收支不成問題。

南方周末:是否可以說宮崎駿和高畑勛的吉蔔力已經不複存在了?

椎名保:怎麽說呢,鈴木敏夫先生現在正努力打造新的吉蔔力,我認為吉蔔力培養出來的人肯定會有新想法,日本動畫界還是很註重培養新人的。

南方周末:日本政府或者市場是否有一些措施來保護吉蔔力或其他創作性強的中小型動畫工作室?

椎名保:說實話,日本在這些方面可能有缺失。但是如何讓這些公司活下去,說到底還是要靠它們自己。如何讓制作公司回籠資金、培養後續力量,這不僅僅是動畫面臨的問題,也是整個日本電影界的課題。我們也在考慮建立電影專項資金制度,就是把票房收入的百分之幾回饋給制作公司,建立一個基金讓錢循環起來。但現在還沒有能夠解決,因為缺乏一個行之有效的方式。

南方周末:你和今敏導演合作過《妄想代理人》,2015年北京電影節也上映了好幾部今敏的作品。

椎名保:今敏的動畫作品水平高,原創性強,從風格上說比較舊式。他的作品廣受好評,我非常高興,可惜天妒英才啊。

南方周末:眼下日本動畫的代表性人物是誰呢?

椎名保:現在最被看好的是庵野秀明導演,在2014年的一個記者招待會上,鈴木敏夫也公開對他表示了認可。他很有才華,創意也很多。今後日本動畫界應該就靠他和細田守來支撐大局了。實際上,日本動畫界很註重培養下一個宮崎駿,現在也有很多好苗子。

得獎的是北野武,吐槽的是“天才武”

南方周末:聽說你曾打算將2014年的東京國際電影節辦成專門的動畫電影節展,但被鈴木敏夫先生阻止了,具體是怎麽回事?

椎名保:動畫電影已經是日本電影的標誌之一,廣受世界各國好評。不單是東京國際電影節,其他國家的電影節也展映日本動畫電影。東京國際電影節如何對待日本動畫電影,是一個很重要的話題。所以我們沒有采用零散展映的形式,而是專門挑選了庵野秀明導演的個展,這也得益於鈴木敏夫先生的建議。當然,只是放映庵野導演的一部作品的話,任何電影節都可以做到,但是集中搞一個個展,那就非東京國際電影節莫屬了。所以這也是東京電影節的特色,向全世界集中展示了日本動畫電影的強大。

南方周末:你跟鈴木敏夫先生是多年的朋友了吧?

椎名保:我跟鈴木先生認識是認識,但是稱不上很熟悉。他跟我說,庵野秀明導演的個展,只有東京電影節才能做到。而且動畫這個範疇很大,有哆啦A夢,有蠟筆小新,也有吉蔔力作品,還有今敏作品。日本電影題材廣泛,我們也不可能一一都涵蓋。既不能搞成全動畫,也不能完全排斥動畫,這些方式都太極端,我們需要把握好這個度,做好協調。

南方周末:通過5年的任期,你打算給東京國際電影節帶來怎樣的改變?

椎名保:我的理想是讓東京國際電影節真正走向國際。如何讓海外的電影人關註東京國際電影節,為日本電影提供向世界展示的平臺,如何把電影節辦成影迷的電影節,這些因素都很重要。

南方周末:日本四大電影制作公司跟東京國際電影節之間是什麽關系?

椎名保:電影節需要這些大型制作公司挑頭來炒熱氣氛,但只限於此,它們不會去經營管理整個電影節,也做不到。電影制作公司和除此之外的電影業相關人士、企業、政府,電影節與他們通力合作是很重要的。

南方周末:東京國際電影節能夠對本土電影公司帶來怎樣的幫助?

椎名保:有可能完全沒有幫助。要搞清電影節是誰的電影節,它是為了電視制作公司,還是為了電影迷,抑或是為了一年一度專程來看電影的觀眾?我認為,通過電影節向觀眾傳遞電影的一種特定信息,給普通受眾創造接觸電影的機會,讓他們在電影節了解電影之後,提高前往電影院觀影的頻度,這就是電影節對本土公司的幫助。

南方周末:你2014年在東京國際電影節上新設“武士獎”,表彰具有突破精神的電影人,北野武在領獎後的特別演講卻狠狠吐槽日本電影產業。你作何評價?

椎名保:我們要把他當做兩個人來看。北野武不僅僅是北野武。一個是作為電影導演的北野武,很有名。但是日本普通觀眾和媒體更加關註的是另一個身份的他,就是講相聲和主持綜藝節目的“天才武”。“天才武”舌燦蓮花,觀眾覺得比“北野武”更有意思。評價這樣一個具有雙面性的人比較難。所以,得獎的是北野武,發表言論的卻是“天才武”。一個拿獎,一個發表評論,兩不相幹,要不然多沒意思啊。估計他本人也是這個想法吧。

南方周末:你2014年邀請到一批好萊塢明星來參加東京國際電影節,今年也照樣麽?

椎名保:有這個想法。但是現在隨著中國電影市場的逐步擴大,好萊塢已經把眼光從日本挪向了中國。當然,我希望好萊塢電影能夠在日本繼續熱賣,所以還是想邀請好萊塢明星前來助陣。

南方周末:如果要使用“危機感”這個詞的話,你覺得東京國際電影節的危機感是什麽呢?

椎名保:現在我時常都會考慮,東京國際電影節面臨的難處是什麽,該走向何方。也就是所謂的主題性。這個主題性一直在變,因為不變不行。首先必須要明確大家期待的東京國際電影節是什麽樣的,日本影迷也好外國影迷也好,每個人的期待不一樣。東京國際電影節如何滿足不同的要求,這是我們的當務之急。

 

《啄木鳥和雨》也由椎名保出品。講的是一個伐木工偶然參加電影的拍攝而和導演結緣,並幫導演找回信心、解開了多年的困惑。雖然動用了役所廣司和小栗旬兩位熱門演員,但票房並不理想。 (南方周末資料圖/圖)

從在中國上映日本電影做起

南方周末:你從何時開始經手中國電影?

椎名保:1993年。我經手的首部中國電影是《霸王別姬》。當時《霸王別姬》在院線上映後,也制作成了錄像帶銷售。

南方周末:反響如何?

椎名保:當時業內都不看好。《霸王別姬》一舉拿下戛納金棕櫚獎和美國金球獎最佳外語片,這些都是實實在在的成績。但我周圍的人都說,是一部中國電影,片長在3個小時左右,那麽長,沒人會去看的。結果證明他們是錯的,好的作品沒有國界,完全打破了語言障礙。

南方周末:你還引入了陳凱歌導演的其他作品嗎?

椎名保:還有《荊軻刺秦王》、《梅蘭芳》、《溫柔地殺我》等。還有王家衛的《花樣年華》等等。我經手的中國電影很多的。

南方周末:你執掌的角川集團在中國投資建造了電影院,這在日本電影公司里獨樹一幟。

椎名保:是的,這是我主導的,也是我一直掛心的。日本的觀點是在中國投資影院存在風險,指的是對象國“國家風險”。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按照CEPA和中國的外商投資影院相關規定,聯合港資來投資。這種方式我們還在用,而且合作很順暢。從目前的結果來看,我們的選擇是正確的。

中國現在國際舞臺上大顯身手,並通過“一帶一路”構想變得更加國際化,這是世界願意看到的。而且中國經濟現在可以比肩美國,所作所為非常值得稱贊,至於結果怎樣,大家都拭目以待。中國在“一帶一路”構想中發揮火車頭作用,這是無人能夠阻止的。中國已經是大國了。

南方周末:在中日兩國電影合作交流的過程中遇到過困難麽?

椎名保:我本人雖然沒有參與過日中電影合拍片的制作和發行,但在當前日中兩國之間的政治狀況大潮之中,電影合拍、進出口的從業者,內心一隅還是常常抱有不安的。也就是所謂的國家風險。所以很難往前邁進一步。關於怎麽合拍、拍什麽樣的片子,困難不在於是中國導演還是日本導演來拍,或者是中國演員還是日本演員出演,而是在於沒有哪個日本電影人懂得明確的合拍規則。日本電影人不懂的東西太多。

所以,現在我們從在中國上映日本電影做起。除了在北京國際電影節和上海國際電影節上展映日本電影、參賽之外,也獲得上海文廣新局的支持,在上海國際電影節開辟“日本電影周”單元。2015年我們還將在上海國際電影節上舉辦“高倉健回顧展”,專門放映高倉健的8部代表作。借這個日中兩國電影交流的紐帶,日本電影業界的領軍人物也將首次赴上海,促進兩國電影文化與產業的深入交流,切實以電影推進兩國的友好。

南方周末:你作為日本電影界的領軍人物之一,在中日電影交流方面最看重的是什麽?

椎名保:我非常期待日中能夠深入進行電影合拍。當前中國電影產業飛速發展,成為繼美國之後的第二大市場,我們作為電影業界人士很看重在中國市場的發展。而且中日之間文化相通,能夠成為合拍題材的素材豐富多元,會有很多合作的有利之處,我相信也一定會有傑作出現。但是,我想,更重要的是,中日兩國的電影交流,不僅僅停留在市場的層面。電影是兩國人民理解對方國家的文化與民眾思想的一大渠道。

南方周末:聽說3D版《哆啦A夢伴我同行》這部電影正在引進中國。

椎名保:我期待它能夠在中國獲得較大範圍內的公映。這部電影是2014年日本動畫電影的優秀代表,哆啦A夢這一動漫形象在日本婦孺皆知深入人心,帶給大家無限歡樂。除了哆啦A夢之外,五年前《奧特曼》也曾經在中國上映,日本還有許多代表性的動漫形象,我期待他們能夠成為日中兩國文化交流的紐帶。

擴大 電影 市場 只能 放眼 海外 東京 國際 電影節 最高 執行人 執行 椎名 專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4048

戛納電影節新主席更愛中國……的市場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9789

《尋龍訣》在戛納電影節進行了為期兩天的“豪華”宣傳,召開聲勢浩大的記者會。片方對該片的票房前景雄心勃勃。戛納新上任的主席萊斯庫爾則擠出時間,和電影節總監特里爾·福里茂一起出席了《尋龍訣》的歡迎晚宴。 (東方IC/圖)

2015年5月24日,第68屆戛納電影節落下帷幕。這是法國電影大獲全勝的一屆——在19部主競賽入圍影片中,只有5部法國影片,卻獲得了包括最佳影片“金棕櫚獎”、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在內的含金量極高的獎項。

開幕影片《昂首挺胸》也是一部法國片,聚焦的是法國社會問題——女導演黛安娜·克里斯講述了一位法國少年犯從六歲到十八歲的人生經歷。一位社會工作者想要拯救這個處於搖擺狀態的問題少年。2014年的電影節開幕影片則是由尼可·基德曼主演的好萊塢大片《摩納哥王妃》。

《昂首挺胸》是戛納電影節的新晉主席皮埃爾·萊斯庫爾親自選出來的,他剛接替前任吉爾·雅各布不久。在世界電影市場一片喧囂,號稱“美國與中國領跑世界電影市場”的輿論背景下,萊斯庫爾的選擇被法國媒體視為對“法國電影工業的捍衛”。

“雖然這部電影講的是法國人的社會問題、法國的教育,但這也是一個全球共通的問題。”萊斯庫爾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萊斯庫爾是誰?法國人都知道,他的職業生涯從電臺記者開始,之後供職於電視臺,創辦法國付費電視項目Canal+,這個電視臺也一直是戛納電影節的官方支持夥伴,他還創辦過法國電視音樂節目,當過電影制片人。

比起雅各布,萊斯庫爾對電影市場、商業、新技術、全球化有更為積極的態度。他十分關註中國電影市場,對中國快速增長的銀幕、影院數保持著敏感,也積極展開與萬達為首的中國電影巨頭的對話和合作。

萊斯庫爾在和王健林的會面中,談了青島國際電影節的項目。“可能在6月,但多半是在9月,我們會與萬達進行新一輪的談判。”2015年5月23日,萊斯庫爾在戛納影節宮的辦公室接受南方周末記者專訪時說。

戛納電影節的新晉主席皮埃爾·萊斯庫爾十分關註中國電影市場,對中國快速增長的銀幕、影院數保持敏感,也計劃和萬達這樣的中國電影巨頭進行合作。 (南方周末記者 李邑蘭/圖)

“王健林讓我想起好萊塢的建造者”

南方周末:今年是你出任戛納主席的第一年,你參加了一部年底才會上映的中國電影《尋龍訣》的歡迎晚宴,中國對於戛納電影節意味著什麽?

萊斯庫爾: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從某種角度說,中國是一個自成一體的世界。中國對全球電影產業和創意產業的貢獻在一天一天增加,變得越來越重要,對於戛納電影節也是如此,因此與中國的電影制作人、院線商、策展人以及其他有新作品的新面孔展開更多的對話都很有必要。在電影各個方面加大與中國的對話都是必要的。

當然,法國與中國電影和電影節一直都保持很好的關系。我關註中國,我知道萬達在中國、在美國都有投資影院,還試圖收購其他國家的影院以實現多樣化,比如他們把目光投向了英國。同時,你們國家的院線建設也很驚人,過去四個月就有5000塊銀幕在增長,你們將是未來電影市場的領軍者。

南方周末:你使用的是“電影市場領軍者”……

萊斯庫爾:我是一個很註意把握新技術與電影的平衡的人,我們致力於一個特別任務,就是在線影展,已經有兩年時間。我們有信心為每個電影產業很重要的國家,找到電影、電視與新技術之間的正確的平衡,而你們是一個很好的案例,這是我們之所以加深與你們對話的原因。

南方周末:你將和萬達集團展開一系列深入的合作,你怎麽評價王健林?

萊斯庫爾:王健林給我的印象是,他是一個很堅持的人,堅持他的想法、放映方式、解決方法,很深的印象。我跟他有很大的不同,他使我想起好萊塢的建造者,想起法國電影產業的締造者,或許會影響整個中國電影產業,以至於世界電影產業,我希望他能成功。但電影作為一項創意產業,對他同樣是一項巨大的投資和冒險,電影與其他藝術行業不同,這是一門需要大量資金支持的藝術,所以我對他的表達以及他對電影藝術與電影產業的貢獻印象深刻。

南方周末:聽上去你的確更願意讓電影接近市場?

萊斯庫爾:我對市場的理解不是簡單的市場,而是一個關於作家、電影等一切的市場。在我的經驗中,即使我當Canal+電視臺總裁的時候,我就知道有些人是像我這樣,很普通,沒有什麽特殊喜好的,我喜歡小眾電影,也喜歡喜劇,也喜歡驚悚片,也喜歡動作電影,我喜歡各種類型的電影,只要能打動我就行。而每種動人的電影都有它的市場。(這是我所謂的市場。)

南方周末:很多國外電影人都對中國電影市場信心蓬勃,但你應該知道,中國電影市場完全開放還有一個過程。

萊斯庫爾:我認為每個國家都一樣,我們應該給它們時間。因為你們的變革是很壯觀的,速度也讓世界矚目,我們應該給你們時間。中國的電影產業正在向全球發展,你們的領導人也不得不更加開放。我敢說將來,沒有了限制,電影不會一團糟,不會給創作者糟糕的沖擊。一步步來吧,我非常確定將來限制會越來越少,會有越來越多的中國電影世界馳名。

南方周末:可是中國的藝術電影導演們越來越焦慮,中國電影市場越來越繁榮,但給藝術電影的空間似乎越來越小,因為影院都願意放映能帶來更多票房收入的商業大片。

萊斯庫爾:從電影誕生以來就有藝術片與商業電影的分野,這不是在中國才有的情況,各個地方都這樣。我們電影節的責任,就是給藝術電影相較於商業電影更多的註意和支持,因為商業電影就是為大眾制作的,如果他們(票房)失敗了,那是他們的過失,假如他們成功了,你們就會鼓掌,他們可以依靠觀眾而活。而藝術電影則不得不依靠我們電影節以及其他所有電影節的支持,因為放映它更困難,而給他們更多的關註和放映是我們美麗的負擔。

我想法國的電影機制中有很多可以借鑒的地方,我們對各種類型的電影都進行支持。最近,Canal+電視臺就有一個與法國電影產業有關的大合同,他們一直致力於扶持藝術電影,這就像在一個花園里,你要多照顧一下那些脆弱的花朵。

“把其他的都幹掉”

南方周末:你的前任,吉爾·雅各布有跟你談過電影節主席的工作,傳授過什麽經驗嗎?

萊斯庫爾:任何人都不能和雅各布相比,他為戛納電影節工作了37年。我之前35年是在電視、電影領域,也做過記者、制作人、電視臺總裁,所以離電影節很近。我與雅各布認識並成為朋友也很久了,我記得我們是1974年認識的。我非常榮幸,被他選中,接任他的位置。

這是我第一次做電影節主席,我學到了很多。我想接下來幾個月,我們還會談很多事情。我知道很多事情都是雅各布一手打造的,我必須謹慎。

但我恐怕不能幹37年,這真的有點難(笑),我今年已經69歲了。目前我有三年任期,從今年算起。

南方周末:長期服務和短期輪崗,工作的方式一定會有所不同,你有沒有思考過,你和雅各布的工作方式的區別是什麽?

萊斯庫爾:我最大的不同可能是我不是直接從電影節幹起的,我首先很感謝和尊重雅各布過去三十多年建立起來的戛納電影節的架構,我會謹慎對待並尊重這個世界第一流電影節的地位。除了保持它的地位,我還有義務一步一步推進它,世界在變化,人們看電影的方式在變化,我們不得不跟上這個變化,同時打開通向未來的窗戶,這又是一個把握平衡的問題。

南方周末:簡單來說,你怎麽讓戛納電影節保持世界第一的位置?

萊斯庫爾:把其他的都幹掉!(笑)

你必須保證自己的質量,保證影片的多樣性,保持開放的姿態,歡迎各種人、各種電影,這非常重要。今年,我非常自豪讓一部反映法國少年犯問題的法國電影《昂首挺胸》作為電影節的開幕影片,這部影片是我選的。雖然這部電影講的是法國人的社會問題、法國的教育,但這也是一個全球普遍的問題。

《昂首挺胸》放映第二天,我們又放映了《瘋狂麥克斯》,我們需要這樣的大片,後面還有《頭腦大作戰》,它是最活潑、最有創意的一部片子,來自皮克斯。你有各種各樣、內涵豐富而且多元的電影,這是成為第一的秘訣。

南方周末:今年戛納電影節的選片標準是什麽?

萊斯庫爾:這方面主要是藝術總監特里爾·福里茂的工作,當然我也參與其中,我們一起討論的結果,但最終的決定權在特里爾他們那里。讓我感動又自豪的是特里爾和他的團隊的工作。我知道,直接送到影展的1804部電影中,每一部電影都有機會,大家從去年9月開始看片,一直到今年4月公布入圍影片,每一部寄來的影片,都被認真對待。

南方周末:主競賽單元的兩部華語影片,賈樟柯的《山河故人》和侯孝賢的《聶隱娘》,你們的選片理由是什麽?

萊斯庫爾:我和特里爾都不可能對具體的某部影片作出個人評價,我們的職責是選出它們,然後交給評委,由評委去決定獎項。我的職責是給特里爾足夠的自由去選擇影片,而我和特里爾共同的職責是把(最後所有的權力)都交給評委,然後我們就要閉嘴了。

戛納 電影節 電影 主席 更愛 中國 市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7515

“在這地方你能聽到50種語言的酒話” 多倫多電影節的老故事和新動作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2287

多倫多電影節的成立,源自1976年戛納電影節期間的一次酒會。圖為2015年多倫多電影節的酒會。 (CFP/圖)

“自由、大膽、革新,12部真正的作者電影入圍,三位重量級評委外加2.5萬加元獎金。多倫多電影節今年40歲,我們需要一點改變。”以不設電影競賽而聞名的多倫多國際電影節從今年開始設立了競賽單元。電影節藝術總監卡梅隆·貝利將公布這“一點改變”的時間定在2015年戛納電影節,賈樟柯新片《山河故人》首映當晚。因為這個競賽單元的名字叫“站臺”,借自賈樟柯的第二部長片。

2015年9月10日,第40屆多倫多電影節開幕。11天里,289部長片、110部短片參與展映,來自80個國家超過5450位產業人士參與。如果想把電影節影片看完,至少需要515個小時。

“電影節中很多優秀的影片,由於種種原因,無法獲得應有的關註。”多倫多電影節主席皮爾斯·漢德林認為,新的競賽會讓這些電影不致埋沒在明星陣容的奧斯卡季影片中,“褒獎真正作者的電影,也是回歸我們一貫支持充滿藝術野心作品的初衷。”他沒有直說的,還有多倫多電影節自己的野心。

近幾年來,多倫多電影節想取代“歐洲老大哥”威尼斯電影節的趨勢越來越明顯,新競賽單元勢必讓雙方對優秀作者電影的爭奪更激烈。2015年“站臺”12部入圍作品中,有三部也同時入圍了威尼斯競賽。

酒桌上敲定電影節

多倫多的故事,確實是從戛納電影節時卡爾頓酒店露臺買醉開始的。

“當年我們靠拍攝紀錄片、廣告片和教學片為生,真正想做的卻是劇情片。可加拿大根本沒有自己的電影產業。如何讓電影產業發展起來?”加拿大制片人亨克·範·德·科爾克回憶。

1975年,科爾克與制片人、好友威廉·馬歇爾、達斯蒂·科爾想了個主意:在多倫多辦國際電影節。馬歇爾當時剛剛從市長辦公室辭職,重新回到電影界工作。“在這地方你能聽到50種語言的酒話。”他認為多倫多文化多元,擁有北美最多的平均觀影人口,世界各地的電影必然能在這里找到它的觀眾。

1976年春天,跟一些國際發行商和影評人有點交情的科爾帶著馬歇爾來到戛納電影節。他們打點卡爾頓酒店前臺,訂到格蕾絲·凱麗套房和露臺1號桌。科爾請來美國頗具影響力的影評人雷克斯·里德和羅傑·伊伯特,借此吸引了不少電影發行商和明星。

“我們請大家喝酒,並邀他們秋天到多倫多來。”馬歇爾回憶起當年的情景。在戛納他們正式宣布,10月份在多倫多會創辦一個新的非競賽國際電影節。他們不會跟其他電影節爭奪影片首映權,而是向偉大的電影節同行們致敬,放映他們電影節中最棒的電影。新電影節命名為:“電影節的電影節”——這個名字一直用到1994年,才改為多倫多國際電影節。

加拿大電影人一方面極力擺脫美國後院的形象,不願淪為美國“國內市場”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又希望跟好萊塢合作,尋求自身發展的機會。但傲慢的好萊塢片商對這個電影節並不感興趣,他們認為打上了電影節標簽的影片不啻票房毒藥。如今的多倫多電影節以奧斯卡風向標聞名,40年前卻沒有一部好萊塢影片願意來。

“1983年,《山水又相逢》在電影節首映,改變了我們與好萊塢的關系。”多倫多電影節主席皮爾斯·漢德林告訴南方周末記者。這部影片由一群不太知名的演員出演,發行商有點不知所措,卻在多倫多奪得觀眾選擇大獎。後來在奧斯卡,它拿到包括最佳影片在內的3個提名。

“好萊塢發行商開始跟多倫多電影節合作,試映影片,因為這里有真正的觀眾。根據放映情況,他們會調整發行策略。”電影節前主席海爾格·史蒂芬森補充說。“2008年,《貧民窟的百萬富翁》由於制片公司關門,幾乎沒機會做北美院線發行,是多倫多電影節拯救了這部影片,而它最終問鼎奧斯卡。《國王的演講》《為奴十二載》等奧斯卡最佳影片,幾乎都沿襲了這種電影節助推發行的路線。”漢德林介紹。

買家就坐在你身邊

奧斯卡頒獎季影片越來越多地選擇在多倫多亮相,人們甚至開始擔心好萊塢是否已經劫持了電影節。

“其實其他國家的影片,在電影節的擴張更加迅速。”漢德林1982年以選片人身份加入多倫多電影節,見證了選片團隊從5人發展到如今21人的爆炸式增長。

與歐洲電影節主席常年把持並深刻影響電影節選片口味相比,多倫多選擇了相對獨特的集體主義選片策略。電影節藝術總監卡梅隆·貝利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他並非每一部入選影片都看過,選片人有非常高的自主權。這支多國部隊要在半年多的時間里,為15個官方展映單元完成邀片工作。在多倫多,可以看到選片人的大幅海報掛在街頭,他們不再是電影節的幕後英雄。

意大利人喬萬娜·富爾維從2002年開始負責東亞及東南亞地區選片。“北京、香港、東京和首爾每年必去。4月往往會在北京停留較長時間,因為中國電影市場不像日本或韓國,有官方機構幫你聯絡電影人、推薦最新的電影作品。獨立電影甚至沒有制片或發行公司協助推廣。如果不依靠長期建立的人脈,很難發現新作品。”

富爾維中文流利,1980年代她擔任意大利導演貝納多·貝托魯奇的助手,在北京拍攝《末代皇帝》,這段經歷讓她愛上中國。通過她,王兵帶著《鐵西區》第一次在北美觀眾面前亮相,婁燁、萬瑪才旦的作品也被介紹給多倫多觀眾。2015年由她推薦首映的中國內地影片,包括張楊新作《岡仁波齊》,以及何平首次表現都市題材的影片《回到被愛的每一天》。

多倫多電影節與中國電影的故事,可以追溯到傳奇選片人大衛·奧弗貝。1984年他把香港新藝城公司出品的描述倫敦唐人街殺人案的動作喜劇《英倫琵琶》帶到多倫多,通過電影節幫助吳宇森、徐克等人打開了北美市場。帶著處女作《落水狗》亮相多倫多的昆汀·塔倫蒂諾,攜全劇組演員為徐克和程小東的《笑傲江湖II東方不敗》放映捧場,也傳為“西方遇到東方”的經典佳話。

陳凱歌2002年的作品《和你在一起》在多倫多電影節首映後,聯合藝術家公司以150萬美元買下北美發行權。這對華語片來說是不錯的成績。

“多倫多是可以做成生意的。或許來這里的俄羅斯買家沒有去戛納的那麽多,但來的都是掏錢的主。”擁有多年電影節市場經驗的版權代理商萊斯利·烏克特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2015年,美國怪才編劇查理·考夫曼第二部導演作品、動畫片《失常》,通過眾籌方式拍攝。在多倫多特別展映單元放映後,被派拉蒙公司以五百萬美元買下。STX公司花一千萬美元買下了獲得“午夜瘋狂”單元觀眾獎的俄羅斯影片《硬核大戰》——一部用Go Pro運動相機拍攝、全程模擬第一人稱射擊遊戲視角的闖關動作片。

新增的競賽單元影片,首場放映都安排在1400座的埃爾金劇院,觀眾、媒體記者、市場買家坐在一起。而大部分電影節,媒體和買家總能優先看片。以“站臺”命名,也是希望真正幫助更多的作者電影找到市場機會。

在這 地方 你能 聽到 50 語言 的酒 酒話 多倫 電影節 電影 的老 故事 和新 動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4951

熱炒下的冷思考 VR影視將成上海電影節爭鋒焦點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19050.html

大幕未啟,路演先行。離第十九屆上海國際電影節正式開幕還有半個月時間,一場有關VR影視制作的路演,已經將這個時下最火熱的電影前沿領域的關註度聚焦起來。

5月26日,由上海國際電影節組委會、上海市網絡視聽行業協會主辦的第十九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互聯網電影系列活動“互聯網+影視”產業投資跨界峰會VR影視專場在上海落幕。事實上,上海電影節圍繞互聯網電影的議題是一個系列活動,包括互聯網電影展映、“互聯網+影視”產業投資跨界峰會、互聯網電影上海高峰會、互聯網電影之夜等。

上海國際影視節有限公司副總經理丁莉稱,為應對當下互聯網巨頭紛紛湧入電影產業,互聯網思維對影視行業帶來沖擊與改變,欲借助上海國際電影節打造互聯網影視新人與優質IP的孵化平臺,挖掘潛力新人,匯聚投資人。

會上同步發布的一份來自易觀智庫的報告為VR影視發展現狀做了全景式勾勒。這份《中國VR電影市場專題研究報告2016》指出,VR電影普遍遇到“無法讓觀眾跟著內容邏輯觀影”的難題,由於VR電影是360度影像,所以當觀眾看向身後場景時,很可能會錯過另一個方向的某一個情節,造成觀眾脫離主要情節。常見的解決方案是通過角色的情感交流、第一人稱視角等方式與觀眾產生互動,進而引導。

“多POV視角將把觀看的選擇權交給觀眾。”對此,聚焦家庭娛樂領域的米粒影業首席執行官兼執行制片人徐喆以VR動畫電影對第一財經記者舉例說,未來多POV視角(指視點鏡頭,大多數情況下是摹擬主人公的視點,或某個人物的視點)將給觀眾更多選擇,可以從不同角度、主客觀、或者上帝視角去觀看一部影片,在同一部電影中實現“千人千面”。

目前,大部分VR電影都處於摸索階段。鏡頭語言和導演邏輯的被顛覆,使得“如何讓用戶根據我的邏輯進行持續觀看”成為VR視頻制作領域的行業性難題。另外,敘事模式(盡量一鏡到底)、制作成本、縫合特效、內容規格(終端限制)、時長都是VR電影制作過程中遇到的問題。 鑒於VR電影的制作成本(同時長下,普遍是傳統影片成本的5倍),目前VR電影都停留在10分鐘左右的短片形態。

VR電影的制片難度讓幻維數碼副總經理唐昊判斷,現階段不適應UGC大規模湧入VR內容制作領域,與傳統影視制作相比,VR的難度以及需要考慮的維度更高,適合有傳統影視制作經驗的專業團隊去拍攝制作。

在短短一年多時間里,VR硬件率先崛起,互聯網巨頭紛紛推出VR戰略布局內容、平臺,而這種“助生式”的成長,卻忽略了用戶的培養,缺乏優質內容,也是用戶黏性難形成的主要原因。受限於廣大的潛在用戶群體還沒有設備體驗VR視頻,VR內容變現的渠道還很有限。如何讓用戶從願意體驗到形成用戶黏性是VR產業各環節玩家第二階段重點考慮的問題。

近日,優酷土豆和愛奇藝幾乎同時高調宣布在VR內容領域的布局,進一步推高了行業熱度。上述報告同時給出冷靜分析稱,VR電影產業目前處於初始探索期,雖然資本哄熱,但是受限於硬件的普及程度低、缺乏核心用戶、硬件體驗差、缺乏穩定有效的拍攝技術等客觀問題,中國的VR電影距離成熟期還有較長的時間。

另外,目前VR的大眾市場交易規模增長緩慢,並沒有達到資本預期的高速增長的程度。如果下半年VR仍沒有在C端市場做出突破,則將與資本期望值形成巨大落差,有可能導致一輪資本寒冬。

熱炒 下的 的冷 思考 VR 影視 將成 上海 電影節 電影 爭鋒 焦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8057

黑客攻擊還是流量過大?上海國際電影節售票系統壞了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3341.html

眾所關註的上海國際電影節開票活動,從6月4日上午8點起通過線上線下兩個渠道同時進行。然而,讓萬千早就守候在線上線下的影迷失望的是,電影節剛開票就出現系統崩潰,購票一度中止。截止到今日11點,系統仍不穩定。第一財經記者向上海國際電影節宣傳負責人咨詢此事,該負責人表示,系統正在恢複中。對於崩潰的原因,電影節公開表示稱,由於電影節官方合作夥伴淘票票的服務器因為訪問流量過大而崩潰,導致影院售票系統同時擱淺。而流量過大的原因則除了購票人數過多外,可能遭遇黑客攻擊,不過電影節宣傳負責人拒絕透露具體情況。

大量通宵排隊守候在線下售票點的影迷們等到今早8點,本以為可以開始購票了,無奈售票系統剛開就陷入崩潰。據媒體報道,電影節售票合作夥伴淘票票服務器可能遭遇黑客攻擊,網絡流量比前幾年增加了十幾倍,造成多部終端機癱瘓,導致售票延遲了一個多小時。目前,淘票票網站聯合上影節組委會已經報警,準備徹查此事。

據悉,直到上午9點12分,影城終於售出了本屆電影節的第一張票——日本電影《如果和母親一起生活》。但是,淘票票的手機App依然一度處於崩潰狀態,無法購票。這也苦了一大批線上購票的影迷,很多影迷一上午蹲在電腦面前用電腦和手機不停刷新購票頁面。

一位打算購票的影迷告訴記者:“由於購票系統崩潰,我們的影迷群里一片‘鬼哭狼嚎’,大家內心非常焦慮,生怕自己喜愛電影的票被搶光。”直到接近4日上午11點,一位想要購買《羅密歐與朱麗葉》的影迷依舊無法購票。“點進去找不到座位,連排期都出不來。”這位影迷抱怨道。記者隨後咨詢了電影節宣傳負責人,該負責人表示系統在恢複中,但並未告知恢複時間。

電影節遭遇黑客攻擊並非首例,今年5月,臺北電影節因為後臺遭到黑客入侵,“臺北電影獎”入圍名單被黑客提前公布,隨後,臺北電影節官方幹脆順水推舟公布入圍名單。官方公布的入圍名單果然和外泄版一模一樣。隨著移動互聯網技術的發展,大量影視節開始借助移動互聯網渠道進行宣傳或售票,這也帶來了隱藏的危機,給主辦方提出了保障信息安全的要求。

黑客 攻擊 還是 流量 過大 上海 國際 電影節 電影 售票 系統 壞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9466

摩摩電影節之《竊聽風雲(Overheard)》:黑警的假值投資

跟七警一脈相承,黑警的格言就是:
閱讀更多 »
摩摩 電影節 電影 竊聽 風雲 Overheard 黑警 警的 的假 假值 投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026

摩摩電影節之《葉問3》:龍獅旗下的美好時光

再次重申,魔術師所有影評均來自正版影碟,真金白銀購買,票房絕無做假!


閱讀更多 »
摩摩 電影節 電影 葉問 龍獅 旗下 美好 時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038

上海電影節“J計劃”10億基金扶持影視項目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6499.html

隨著華誼、光線等大型影視公司深入影視內容全產業鏈,BAT巨頭憑借各自優勢在影視產業縱橫捭闔,中小影視公司還有發展壯大的機會麽?

6月13日,為了更好地扶持影視產業中小公司發展,上海國際電影節聯合天籟影視、星光傳媒、騰飛影業、雨璇文化等多家影視公司發起“J計劃”,力圖推動影視產業特別是中小影視公司產業化、商業化。“J計劃”發起方之一的舜農集團副總裁劉衛濤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J計劃”是各路電影、電視、文化IP等優質資源的聚合,推動影視行業發展提供信息互相、資源互相的投資平臺,目前“J計劃”已經成立了10億元的基金用於扶持影視項目,基金規模還會不斷擴大。

對於成立“J計劃”初衷,劉衛濤表示,我們希望把從影視產業上下遊從研發到制作,到發行甚至遊戲等領域的力量能夠集中起來,生產優質的內容產品,初步計劃在2016~2017年制作10部電影、5部電視劇、5部網劇、5款遊戲。“目前國內影視產業有很多有底蘊的公司,這些公司具有一定的爆發力,但以中小型為主,我們希望能通過‘J計劃’將他們聯合起來,讓它們能夠形成自己的聯盟。”

雨璇文化總裁陳驍向記者表示,目前國內影視產業高速發展,全產業鏈模式是各大影視巨頭包括BAT所推崇的,也是行業發展趨勢。“行業內有很多做過優質項目的公司還默默無聞,如果單靠自己發展全產業鏈模式很難,我們通過集結他們抱團在一起,能夠推動他們向全產業鏈模式發展。例如《夏洛特煩惱》等作品都是從一些一開始並不知名的小公司小IP發展而來的,我們相信中小企業具備這樣的爆發力。此外,全產業鏈在歐美已經是很成熟的發展模式,歐美影視產業例如漫威英雄系列,影視內容本身的營收並不高,但是在衍生品等方面的收入高於單純的票房收入。這一點我們跟歐美相比還落後很多。”

​​​​​​​

目前,國內影視文化類企業均紛紛開始進行全產業鏈布局,也吸引了眾投資機構眼球。華策影視、華誼兄弟、樂視、騰訊、阿里等早已開始在互聯網時代進行全新的布局,圍繞SIP(超級內容版權)概念,一攬子開發運營包括劇、大電影、遊戲等核心產品矩陣,打通具獨立變現能力的不同娛樂消費場景。

陳驍還認為,事實上,目前中國影視公司在內容制作、產業鏈運作等方面跟歐美還有很大差距,雖然已經有很多大企業在行業各個產業鏈布局,但絕對意義上的大公司還很少,他們的地位也並非牢不可破。

對於成立基金扶持影視項目,陳驍認為,好萊塢一些大的影視公司,諸如派拉蒙、傳奇影業等,本質上他們已經不僅僅是一家制作公司,而是一家基金公司,制作方面有很多專門的公司或工作室去做。大的影視公司都偏向做資本運作,幫助文化企業融資,扶持影視文化項目。因此,基金的成立有利於整合產業鏈上下遊的中小型公司及各方資源,一起發力全產業鏈模式。

上海 電影節 電影 計劃 10 基金 扶持 影視 項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645

摩摩電影節之《旺角監獄(To Live and Die in Mongkok)》:巷蜀也是由一個倉轉去另一個倉

本片號稱黃精第一套 cult 片,但其實一啲都唔 cult,魔術師反而覺得係似《飛砂風中轉(Once A Gangster)》的反古惑仔電影;唯一的可能係,全片 cult 在正正經經講故事,一啲都無胡鬧,王大導好難咁有誠意拍片架馬!


閱讀更多 »
摩摩 電影節 電影 旺角 監獄 To Live and Die in Mongkok 巷蜀 蜀也 是由 一個 倉轉 轉去 去另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9838

摩摩電影節之《魔警(That Demon Within)》:以武抗暴真自焚

提起「魔警」兩個字,大部份人都會想起步步高;但明顯本片只是「借用」了有關「綽號」,實際上跟步步高半點關係也沒有,更不是甚麼真人真事改編:


閱讀更多 »
摩摩 電影節 電影 魔警 That Demon Within 以武 抗暴 自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1773

摩摩電影節之《寒戰II(Cold War II)》:揭開劣政司司長唔辭職選特首之謎


本片承接《寒戰》第一集,警務處處長曾向榮(上集由王敏德飾演)與及警務處副處長(行動)李文彬(梁家輝飾)已申請提早退休,特衰正苦辦事效率超高,話口未完便已通知樁秧,任命本來是警務處副處長(管理)劉傑輝(郭富城飾)為警務處處長。劉 sir 上任未幾,第一單嘢就係為在寒戰行動上殉職的鄺智立高級警司(上集由林家棟飾演)的冚區旗儀式,剛剛被便在浩園前以蹩腳港式英語讀出悼詞,足證唔使英文嘞嘞聲都可以飛上枝頭。好景不常,劉 sir 隨即接到威脅,在視像鏡頭面前挾持着劉 sir 老婆,呆等劉 sir 打嚟的匪徒竟然要求釋放在上一集最尾中槍受傷被捕的李 sir 之子李家俊(彭于晏飾)。

閱讀更多 »
摩摩 電影節 電影 寒戰 II Cold War 揭開 政司 司長 辭職 特首 之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2720

摩摩電影節之《樹大招風(Trivisa)》:其實主角係唔係大賊,並唔係最重要

既然相一個人,不如相信每一個人,咁究竟係貪曾、Hea 曾、689、689 2.0、定係肥彭做我城城管,都唔係最重要嘅事;邊個選到都好,「就讓一切隨風」:


閱讀更多 »
摩摩 電影節 電影 樹大 招風 Trivisa 其實 主角 係唔 唔係 係大 大賊 並唔 係最 重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8270

摩摩電影節之《Z風暴(Z Storm)》:教育電視大雜燴

嘩,呢一套絕對係反貪、宣傳我城核心價值的教育電視,唔怪得無端端又有蝗妹盛君助陣做老廉調查人員,出口轉內銷進入蝗國市場宣傳打老虎訊息絕對係政治正確之舉!


閱讀更多 »
摩摩 電影節 電影 風暴 Storm 教育 電視 大雜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4658

摩摩電影節之《車手(Motorway)》:「駛」出真功夫 方為大師傅

魔術師本來以為客席主持介紹嘅呢一套電影只係港版的《狂野時速(The Fast and the Furious)》,但係估唔到,劇情老老套套無乜驚喜,淨係睇動作同埋飛車唔需要深究劇情,效果卻比那些懶有嘢懶有深度懶有思考性的《十年》和《樹大招風》好得多。

閱讀更多 »
摩摩 電影節 電影 車手 Motorway 出真 功夫 方為 大師傅 大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7419

摩摩電影節之《綫人(The Stool Pigeon)》:張翼德之死

其實港慘片有一類電影係特別耍家,甚至乎連荷李活都瞠乎其後的,就係以警匪片包裝講人性矛盾和黑暗面的電影(尤其是係 sad ending,道盡了「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的無奈),經典如《無間道》都係呢個類型。今次《綫人(The Stool Pigeon)》都係一樣,劇情簡單,犯駁比較少(不過都被魔術師捉幾個比較刺眼的 bugs),主要係刻劃人物性格、遭遇、和心理鬥爭:


閱讀更多 »
摩摩 電影節 電影 The Stool Pigeon 張翼 翼德 德之 之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9049

摩摩電影節之《証人(Beast Stalker)》:時空轉移見宿命

在前文《摩摩電影節之《綫人(The Stool Pigeon)》:張翼德之死》中,客席主持摩摩留言話覺得謝檸檬應該憑本片《証人》獲男一金像獎才對,魔術師就唔係咁睇了,其實就算係現實中的得獎者張家輝,魔術師覺得其表現也只是不過不失而已。
當然,本片保持一貫港慘片的傳統,演員點搶眼都好,都唔夠個劇本搶:


閱讀更多 »
摩摩 電影節 電影 証人 Beast Stalker 時空 轉移 宿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0870

摩摩電影節之《男與女(Hong Kong Hong Kong)》:重回到你我舊日故居

嘩,人欲橫流,實在係太恐怖喇!乜那些年在龍獅政府管治下的黃金八十年代係咁嘅咩?

HONG KONG HONG KONG (1983) Trailer by GeniaHowe
閱讀更多 »
摩摩 電影節 電影 男與 與女 Hong Kong 回到 你我 舊日 故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2963

摩摩電影節之《愛神(Eros)》之《手(The Hand)》:HJ2Q訂終生

想不到魔術師呢隻《愛神(Eros)》DVD,竟然係「限量版」,編號係1097(有線寬頻?),仲內附一套劇照 postcard:
《愛神(Eros)》由三位導演所執導的三個獨立故事組成,魔術師今次就只會集中寫王家衛的《手(The Hand)》。
閱讀更多 »
摩摩 電影節 電影 愛神 Eros The Hand 終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5142

操盤各大國際電影節40年 馬可·穆勒詳解“完全手冊”…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11-08/1159766.html

每經影視記者 丁舟洋 實習生 徐程

每經影視編輯 溫夢華

平遙電影展間隙,在通往專訪室的短短百余米路程中,馬可·穆勒數次被年輕的中國導演們攔下來。

“馬主席,可以跟您聊聊嗎?”面對這些迫不及待的詢問,馬可·穆勒均爽快答應,並不斷囑咐同伴安排時間。同伴悄悄拉他:“不能再答應了,您真的沒時間了。”馬可·穆勒扭轉頭堅定的說:“見中國新導演,我當然有時間!”

操盤國際電影節40年,這個被認為“將中國電影推向世界第一人”的意大利老頭是不折不扣的中國電影發燒友。“沒有中國電影,就沒有我這個主席。”

▲操盤國際電影節40年的馬可·穆勒,是不折不扣的中國電影發燒友(圖/視覺中國)

早在1978年,馬可·穆勒就策劃了全球首個中國電影展,從張藝謀、陳凱歌到姜文、賈樟柯……每一代走向國際舞臺的中國電影人都與他有著不解之緣。卸任威尼斯國際電影節主席的幾年時間里,他的工作重心仍是中國電影。賈樟柯力邀他擔任平遙國際電影展藝術總監,在馬可·穆勒的張羅下這個新銳電影展將目光聚焦中國電影新生代。

籌辦電影展著實考驗智慧,從哪籌錢?選片的尺度怎樣把握?藝術價值與商業價值如何同時實現?馬可·穆勒向每經影視(微信ID:meijingyingshi)記者詳解了操盤秘笈。

·光靠賣票養不活電影節

【“做主席難,做電影節主席更難,做三大藝術電影節的主席難上加難。”馬可・穆勒早就從中國朋友那里聽到過這句調侃,而他也實實在在地感受到了這句玩笑背後的壓力。“錢從哪來?”是電影節“大家長”每年都要面對的焦慮。】

每經影視:您擔任過荷蘭鹿特丹電影節、意大利威尼斯電影節、瑞士洛迦諾電影節等多個國際電影節的主席,辦藝術類的電影節對電影產業是件好事情,但同時也是一件燒錢的事情,電影節、電影展應該從哪找投資?

馬可•穆勒:1932年威尼斯電影節誕生,1939年戛納電影節創立。彼時,這些電影節的主辦方都是來自旅遊業、酒店業的公司。那時候他們為什麽要投錢舉辦一個全新的電影節?因為他們覺得酒店的旺季太短了,發現辦電影節是個延長旅遊季的好辦法。為什麽威尼斯是8月底9月初?因為那個時候旺季結束,戛納為什麽在5月份?因為它在複活節和暑假度假期間。都是這個原因。

後來另一批人開始考慮,是不是可以創造另一種電影節,旨在於補充發行系統所缺少的影片,為了滿足產業和觀眾對藝術類影片和多元化影片的需求。而這種電影節是最難找錢的。

比如我在威尼斯電影節當主席的時候,會專門去找一些品牌方,在影展中新創造一個獎,這個獎項與主競賽單元無關,但可以給予他們單獨冠名獎項、活動和晚會的曝光機會。這是我發明的一種辦法,一直到現在也還在用。

還有另外一種辦法,就是去跟一個大的公司說“是不是可以出錢修複一些老電影”,影展中展映修複影片時第一個logo就會是你們的。我發明之後,我看上海國際電影節也經常用這種方式。

▲2009年9月,第66屆威尼斯電影節,中國影片《鬥牛》首映禮,管虎、黃渤和馬可·穆勒一起出席助陣(圖/視覺中國)

每經影視:所以威尼斯電影節之前有經歷過旅遊公司來主辦,後來就需要你們自己去跟品牌方談贊助?

馬可•穆勒:是的,政府也會給一些錢。

歐洲電影節一般的情況是,政府最多給到40%~50%的錢,不低於一半的資金是來自民間的。電影節本身也無法靠賣票來實現收支平衡,主要還是要靠商家贊助的方式。

每經影視:找投資困難麽?大家願意給錢嗎?

馬可•穆勒:威尼斯不困難,洛迦諾也比較容易。我當洛迦諾電影節主席的第一個決定就是把電影屏幕面積擴大兩倍,然後我就跟贊助商說,每天晚上每場電影1萬觀眾,歐洲最大的露天電影屏幕第一個畫面播放的是他們的廣告,他們就覺得特別有效。

·“我不會考慮不打動我的電影”

【首屆平遙國際電影展,馬可·穆勒充分施展自己在歐洲電影界的號召力,為影展搜羅了不少剛剛在戛納、柏林嶄露頭角的藝術新星。而影展的選片既要註重藝術風格又要顧及普通觀眾,還必須把握住內容不越界的審查尺度。】

每經影視:怎麽和賈導談起的辦這個電影展?

馬可·穆勒:我跟賈導是老朋友了,從他的第一部電影《小武》在柏林電影節放映,我看到非常驚喜,告訴他一定要保持聯系。後來我想辦法把他的《站臺》拿到威尼斯去放映,還給他做了這部影片發布會的翻譯。

賈導在兩年前跟我說起,想辦這個電影節。他說他除了拍電影外,三分之一的時間是去跑國際電影節。那為什麽不能在家鄉山西辦一個國際電影節。我說可以啊,沒問題。如果你有這個想法,能創造這個條件,能找錢、找政府的支持。那我可以保障邀請到國際範圍內的優秀電影來參展。

▲2017平遙電影展馬可·穆勒(左二)和賈樟柯(右一)合影(圖/主辦方供圖)

每經影視:的確很多導演都說他們來參展是收到了您或者賈樟柯導演的親自邀請。您選擇參展影片的標準是什麽?

馬可·穆勒:發出影片的邀請主要是我,產業和公司方面的邀請主要是賈導。

至於選片的標準,首先這部影片的道德概念和社會內容必須是比較高的,然後我的標準就是從感情出發,我不會考慮那些我看了以後不打動我的電影。

在考慮平遙電影節的目標觀眾時,我和賈導商量,藝術類影展的觀眾偏文藝青年或者影迷級的觀眾這是理所應當的。但我同時也希望廣大普通觀眾能從這個影展中找到一些他們看得懂、喜歡看的電影。所以我們也會吸收一些藝術感氣息比較強的類型片,比如動畫電影《大世界》。

每經影視:為了保障“安全著陸”,無論是國內外的電影節,所有參展的中國影片都必須拿到“龍標”(公映許可證)對吧?

馬可·穆勒:那當然。我們從5月的時候,就開始看他們制作中的工作拷貝,那時候我們看中的一些影片有的還沒拿到龍標,我們就持續跟蹤它們拿龍標的進展,等到9月它們的龍標批下來了,也正好到了我們發布參展片單的時間,時間剛剛好。

對於在發布影展信息時還沒拿到龍標的優秀電影,我還有一種方法。比如威尼斯電影節賈樟柯的獲獎影片《三峽好人》,我看了以後馬上問電影總局,你們覺得這部電影會讓通過嗎?他們說可能還需要一點時間。

那我就先不把它列入電影節的展映名單中,如果我們在電影節開始後它的流程走完了,拿到批文了,那我們就給電影節加一個surprise film(“驚喜影片”),臨時加映一部。在中國主辦的電影節放映國外電影節,則通過電影局或者當地宣傳部的審查,這樣就可確保沒有問題。

·每年有一半時間在中國選片

【作為文革後第一批來中國留學的外國人,馬可·穆勒的青春在中國度過。如今他仍能說著一口流利的普通話。但有時他想不起某個詞該怎麽說了,記者看他苦苦回憶,建議要不別說中文了、用英文吧,他仍堅持要講中文。】

每經影視:為什麽當初決定來中國留學?

馬可·穆勒:我是馬克思主義者,很想來社會主義體制的中國看看,而且上世紀60年代西方很流行中國的佛教、禪宗思想。1974年,我來到遼寧大學研究群眾文藝,從那時候開始看了朝鮮、阿爾巴尼亞等很多社會主義國家的電影,但我並不太喜歡。

1977年春天,我從遼寧大學轉到南京大學,我還記得在南京的一個籃球場上看了一場露天電影——謝晉導演拍於1962年的《紅色娘子軍》。我覺得太棒了,他把中國電影傳統與蘇聯電影、西方電影結合了一起來,我一定要去研究他。

兩年後,我申請到了對謝晉導演的詳細采訪。那之後,謝老就變成了我的老師。


▲謝晉導演的《紅色娘子軍》對馬可·穆勒產生了非常大的影響(圖/豆瓣)

每經影視:是怎麽走上電影策展人這條路的?

馬可·穆勒:我回意大利後,在大學里研究民族音樂,是人類學的一個分支。當時我還是助教,授課一年後,教授跟我說明年要換一個國家來研究。而我還是想繼續做中國方面的研究,於是就沒再那待下去了。

事實上我1978年剛回到意大利時,就舉辦了一個關於中國電影的展覽,但那時候條件還並不理想。於是我就自己創立了一個電影節,現在叫“都靈電影節”,我組織了135部中國電影展映,有1300家來自世界各地的媒體前來報道。

1980年第一部入圍威尼斯主競賽單元的內地影片,你知道是哪部嗎?是改編自曹禺話劇的電影《原野》,由葉劍英的女兒淩子導演,是我將它推薦到威尼斯的。從那個時候開始,威尼斯幾乎每年都有至少一部內地電影參展。

▲改編自曹禺話劇的《原野》,是1980年第一部入圍威尼斯主競賽單元的內地影片(圖/豆瓣)

每經影視:聽說您在張藝謀那批導演還是大學生的時候就註意到他們了?

馬可·穆勒:這要感謝淩子,張藝謀是1978年入學的。1979年,淩子請我一起去看幾個電影學院的學生作品,我去了一趟,看到了張藝謀、田壯壯的學生作品。我看了以後就對他們說:“我們從今以後一定要保持聯系,我一定會想辦法把你們這批導演的電影推廣出去。”

每經影視:您現在經常呆在中國嗎?

馬可·穆勒:瑞士知名建築設師Mario Botta建立了一所歐洲很先鋒的建築學校,2000年他來找我想讓我在學校教課。我給他們開設了電影美學設計這門課程。

所以我每年有一學期的時間待在歐洲上課,另一半的時間我在中國選片、看電影、與創作者和發行方交流。其實在歐洲的時間我每周也有三天會看電影,每年集中在中國的時間則鞏固我的選片工作。中國電影打動我,每個年代都有優秀的新銳中國電影人讓我看到新的出發。

操盤 大國 電影節 電影 40 馬可 穆勒 詳解 完全 手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8845

《城南舊事》《黃土地》《盜馬賊》…你能想到的老影片,2018北京國際電影節滿足你!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8-03-16/1199923.html

每經記者 溫夢華

 

 

北京國際電影節“天壇獎”評委篇視頻(圖/主辦方供圖)

安德烈•塔可夫斯基曾說:“讓一個人置身於變幻無窮的環境中,讓他與數不盡或遠或近的人物錯身而過,讓他與整個世界發生關系:這就是電影的意義。”

電影,是藝術,是造夢,是記憶,是憧憬…它的身上有著每一個人的過去、現在和未來。今年,伴著芳菲四月,一年一度的“光影盛宴”北京國際電影節也將再次如約而至。已經走過了7個年頭的北京國際電影節,在今年4月15日——22日將再次與你重逢。

這次“春天,來北京來最好的電影”又將為影迷們帶來怎樣的驚喜?本屆北京國際電影節將有哪些亮點?作為影迷,如何get想看的展映影片?下面,每經記者將為你雙手奉上關於2018第八屆電影節的最新動態!

2018第八屆北京國際電影節官方海報(圖/主辦方供圖)

近500部精選展映影片 總有一款值得你擁有

如果你是電影節的資深真愛粉,那你一定不會對電影節上的“北京展映”感到陌生!

作為歷年來北京國際電影節的重要單元之一,“春天,來北京看世界最好的電影”已經不僅僅是“北京展映”單元的宣傳口號,更是成為了北京乃至全國電影影迷的熱切期待。

今年,為了讓這場光影盛宴更加絢麗,電影節的真愛粉們,你們的福利來了!近500部影片作品已在精選中脫穎而出,它們將組成18個展映單元,於4月6日起,在北京的32家商業影院、藝術影院和高校影院進行為期17天的集中展映。不管你喜歡哪種類型,總有一款適合你的口味,錢包準好了麽?!

對於影迷萬分期待的展映,首先值得一提的是本屆電影節在“北京展映”單元中特別策劃的“紀念改革開放四十周年電影特展”。 改革開放四十周年是重要的歷史節點,習近平總書記在新年講話中強調,要“以慶祝改革開放四十周年為契機,將改革進行到底”。

本次特展將包含下列四個部分:“焦點影人:張藝謀”、“中影輝煌四十年”、“北京城事”和“藝術探索”。這其中,眾多影片經過了數字化的最新修複,將以嶄新的面貌與觀眾見面。

在發布的第一批片單中,包含1983年改編自林海音同名短篇小說的《城南舊事》、陳凱歌1984年執導的《黃土地》(修複版)、1990年上映的《本命年》(修複版)、田壯壯導演1986年執導的《盜馬賊》(修複版)、伍仕賢的《獨自等待》(修複版)、張一白的愛情劇情片《開往春天的地鐵》等。


改編自林海音同名短篇小說的《城南舊事》(圖/主辦方供圖)

《盜馬賊》是中國電影資料館首批4K修複的作品。當然,除電影放映外,本屆電影節也將邀請影片主創走到銀幕前與觀眾見面交流。這意味著,除了欣賞電影,你還可以看到你的愛豆或喜歡的偶像導演。

今年“北京展映”的另一個重要特展——“女性力量”也將成另一大展映亮點。聚焦當下世界電影行業最具討論熱度的性別議題,當中既有《人•鬼•情》《青春祭》《紅衣少女》等極具代表性的中國女性電影,也有對法國影星讓娜•莫羅、導演阿涅斯•瓦爾達等傑出女性影人的致敬等。

除了這些,本屆北京國際電影節還為大家帶來了期待已久的評委會主席王家衛導演的專題放映,同時還將為幾位不同時期傑出的中外電影人徐楓、韋斯•安德森、佩德羅•阿莫多瓦進行特別策劃。2018年恰逢電影大師英格瑪•伯格曼誕辰百年,本屆北影節也將放映他最具代表性的14部經典作品。

2018第八屆北京國際電影節第一批片單  部分展映單元(圖/主辦方供圖)

此外,每經記者註意到,有著一眾粉絲的《泰坦尼克號》(3D版)、《七武士》(4K版)等也出現在第一批片單中。


2018第八屆北京國際電影節第一批片單 部分展映單元(圖/主辦方供圖)

是不是已經迫不及待了?關於展映影片最新購票方式和開始時間,每經記者也幫你打探到了,中國電影資料館副館長、中國電影藝術研究中心副主任、組委會副秘書長張小光在接受提問時表示:“展映單元的影片將在4月1日開始在線購票,線上和線下購票價格一樣,影迷們可以通過32家影院購買。”

陳凱歌1984年執導的《黃土地》(修複版)(圖/主辦方供圖)

影迷們,如果有你喜歡或者想看的影片,趕緊行動起來吧!在這個明媚的春天,在電影的造夢世界里來一場放肆的邂逅吧!

看電影、見愛豆怎夠盡興?下一屆電影節海報征集正在召喚你

除了備受影迷們關註的“展映”單元,歷來電影節最重要的主體單元“天壇獎”的一舉一動也深受關註。

先不管這次“天壇獎”的最終結果如何,光是“天壇獎”國際評委會成員的組成就令人興奮,因為不僅有你們的男神,還有你們的女神!

本屆“天壇獎”國際評委會成員,共計7人,其中評委會主席1人,評委6人。除了國際評委會主席由中國著名電影導演、男神王家衛擔任外,其他6位評委分別為: 美國電影導演、編劇羅伯•科恩、中國男演員段奕宏、波蘭作曲家、制作人詹恩•凱茲梅利克、羅馬尼亞電影導演卡林•皮特•內策爾、瑞典電影導演、編劇魯本•奧斯特倫德以及中國女演員舒淇。



本屆北京國際電影節“天壇獎”國際評委會主席由中國著名電影導演王家衛擔任(圖/主辦方供圖)

女神舒淇和去2017年高產量的段奕宏,想必不用介紹你們也不比每經記者了解的差。《白鹿原》《烈日灼心》《暴雪將至》……讓段奕宏成為國內目前唯一一個獲得兩個國際A類電影節最佳男主角的演員。此外,執導了2001年的重磅電影《速度與激情》以及《木乃伊3:龍帝之墓》、《極限特工》等一系列家喻戶曉影片的羅伯•科恩,相必大家也一定非常期待。

作為資深影迷,在這樣一場期盼已久的電影盛宴上,欣賞電影、見心儀的電影大師偶像,似乎總覺得不夠,別急,在本屆國際電影節發布官方海報《再攀高峰》的同時,還帶來了一個好消息!——即日起,開啟第九屆北京國際電影節官方海報征集!熱愛電影的你,也可以為你這場盛宴貢獻你的才能。

那麽,北京電影節海報有哪些要求呢?不妨來先看看今年的電影節海報。本屆北京國際電影節海報自2017年10月3日到2017年11月30日,共征集作品972幅,最終選定了本屆電影節官方海報。

《再攀高峰》是本屆北京國際電影節的海報主題。海報整體以紅藍色調為主,紅色象征喜慶與活力,藍色代表希望與未來,體現進取氣魄與包容風範。天空晨光絢麗、朝霞泛金,象征著踏上新時代、新征程的中國電影產業充滿著無限的希望與美好未來,寓意北京國際電影節不斷發展,中國電影再攀高峰。

心動不如行動,歡迎所有關註、喜愛電影的朋友,把您的智慧和熱情投入到第9屆北京國際電影節海報的設計上!

城南 舊事 黃土地 黃土 馬賊 能想 到的 的老 影片 2018 北京 國際 電影節 電影 滿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154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