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要擴大電影市場,只能放眼海外” 東京國際電影節最高執行人椎名保專訪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9392

椎名保出品了近百部電影,包括深受動畫迷推崇的《給桃子的信》(如圖)。片中,桃子和上天派來守護她和媽媽的三個妖怪:大塊頭的阿巖、瘦瘦的阿川、矮小的阿豆,展開了一段不可思議的旅程。 (南方周末資料圖/圖)

2013年椎名保(Shiina Yasushi)就任東京國際電影節主席,第一件革新就是廢了“主席”這個職位,改稱“最高執行人”。他接著新設了“日本電影-Splash”獎、競賽單元“亞洲未來”,鼓勵亞洲電影新人新作,對舊有單元也多有改進,極力推動日本電影的國際合作及推廣。

與他的前任依田巽一樣,椎名保曾長年任職“日本外國電影進口協會”。真正國際化的電影節需要與海外電影界廣泛接觸的人。

生於1951年的椎名保,自1987年任職藝術電影公司Asmik Ace總裁時起,就從事外國電影進口工作,是將《霸王別姬》等大量中國電影輸入日本的推手。後來先後在角川娛樂、角川集團任要職。椎名保曾出品近百部電影,包括中國影迷熟悉的《間諜佐爾格》、《啄木鳥和雨》、《天地明察》,還有深受動畫迷推崇的《茄子:安達盧西亞之夏》、《妄想代理人》、《給桃子的信》等。

2015年4月18日,南方周末特約記者對前來參加第五屆北京國際電影節的椎名保先生進行了專訪。椎名保低調、謙虛,對中國懷著濃厚的感情和興趣,坦言“推動日中電影進一步交流是我現在最大的使命”。

以前賣電影票和錄像帶就夠了

南方周末:不少國家對進口電影加以限制,如配額制,而日本卻全面開放,外國電影進口發行協會每年還給進口電影發行做得好的機構頒發獎項。日本為什麽采取這樣的做法?

椎名保:“進口協會”成立於1962年。協會的成立,就是為了避免內部各成員內耗。當時的日本進口電影業界沒有競爭,聽起來讓人不可思議。這是因為電影這種產品與一般商品不同,每一部都是獨一無二的,沒有完全相似的作品,這就避免了競爭。更不可思議的是,一部電影火了,也會帶動別的電影,這就形成了產業的良性循環,沒有人去惡性競爭。所以大家很註重協調性,都朝著共建和諧市場的目標努力,關系都很好,甚至會互通信息。

南方周末:你曾長期擔任進口協會會長,目前外國電影在日本的市場份額只有約45%,你怎麽看待這個問題?

椎名保:2002年日本電影的市場份額曾經跌到27%,外國電影的市場份額超過70%。之後,日本電影的市場份額才逐漸增長,這主要得益於日本原創漫畫電影的繁榮和日本電視業界開始參與電影的制作。

此前年輕人對日本電影並不感興趣。但是當他們熟悉的電視明星出演電影,以及電視劇收視火熱推出電影版後,年輕人感受到了電影的魅力。

南方周末:美國歷史學者約翰·W.道爾在《擁抱戰敗》一書中指出,日本是一個很保守的國家,雖然對進口電影持全面開放的態度,但日本電影在市場上一直堅挺。你如何看待這個評價?

椎名保:日本電影市場曾位列世界第二,僅次於美國,當然現在中國是第二。日本電影人認為,只要盯住日本這個巨大的本土市場就夠了,這個想法延續至今。日本國土面積小,但是人口眾多。除了票房,還有錄像帶收入,光是這兩塊市場就夠了。所以比起開拓海外市場,日本電影人更願意把目光投向本土市場。這就是這位學者所說的保守吧。哪怕不進口電影,日本的電影公司依舊可以維持,現在也是一樣。但我認為到了2020年,日本的電影公司就無法維持現狀了。

南方周末:為什麽?

椎名保:因為日本面臨“少子老齡化”的危機,這不單是電影業界的問題。現在日本有1.3億人口,到2050年將銳減到1億人,減幅達30%。現在日本年輕女性不願結婚,即便結婚了也不願要小孩。人口減少,觀影人數必然也會減少。

以後我們更應該考慮怎麽去擴大電影市場,要對電影人口的減少保持危機感。從這個意義上說,堅持以往保守的做法,肯定行不通。

南方周末:改變保守的方式是什麽?

椎名保:那只能是放眼海外市場。這個想法沒錯,但關鍵是日本電影是否能夠被外國所接受。日本電影在海外有很多擁躉,但這只是杯水車薪。日本電影采取何種方式進軍海外市場是重中之重。我認為,日本電影人要把目光投向海外,日本的導演和演員該去外國拍電影,比如和中國的深度合作。

南方周末:你說過大島渚的《戰場上的快樂聖誕》是日本電影史上最成功的合拍片。

椎名保:作品在世界各國廣受好評,獲得多個國家的大獎,阪本龍一拿到了英國電影金像獎最佳配樂獎。除作品本身,北野武等日本演員的演技也得到了好評。這些成績都是建立在合拍電影基礎上的。

南方周末:美國打算拍攝《攻殼機動隊》的真人版,你認為那會是一部好的合拍電影嗎?

椎名保:合拍電影沒有好壞之分,就像《變形金剛》原本是日本的動畫,卻被美國翻拍成電影。《攻殼機動隊》的情況也差不多,非要分好壞的話只能說是好的吧。只要拍攝成功了,就是好事。

說到底,《戰場上的快樂聖誕》之所以能夠成功,影片和演員演技廣受好評,那是有必然原因的。那就是除了合拍沒有別的方式可用,不是為了合拍而合拍。大島渚想拍這部電影,就必須去英國。

南方周末:如果中日合拍電影,怎樣實現合作的“深度”?

椎名保:合拍電影必須考慮必然性。如果日中要合拍電影,劇本是中文的,也要有中方演員出演,或者必須在中國的某個地方拍攝。這就是合拍電影的必然性。如果合拍的電影想在中國上映的話,那拍攝電影的目的就必須要明確,必須考慮中國觀眾的感受。

吉蔔力要靠自己活下去

南方周末:你執掌Asmik公司13年,這家公司為什麽一直堅持投資藝術影片?

椎名保日本電影界有東映、東寶、松竹、角川這四大公司。Asmik這樣的小公司想要搶占市場的話,就必須把寶押在新作品和年輕人身上。在積累相當的經驗和名聲之後,小公司才有機會去參與更大的電影制作。大的制作公司不會去冒險。換句話說,你不去冒險,就不會取得成功,這是小公司的生存之道。從結果上看,公司成功了,與公司合作的年輕導演也獲得了成功,他們當時可都是無名之輩,現在都成了大牌。你要問公司是怎麽發掘這些導演的,誰也無法給出答案。

南方周末:所以你扶持了森田芳光、熊切和嘉、吳美保等青年導演。

椎名保:導演這個行業有這樣的體會:大公司請他們去拍片,他們其實在拍攝過程中受到了很大限制,壓力都很大。拍完一部大制作後,他們更願意去拍自己想拍的電影,哪怕是小制作。這時候他們就會去選擇一家合適的小公司,Asmik公司正是理解了這些導演的苦衷,才取得了成功。這種成功是無法預見的,只能說是運氣,但是當時與我合作的導演現在的確都成功了。

南方周末:吉蔔力作為日本動畫電影的代表,這兩年收益不算好,比如《起風了》票房只有120億日元。你怎麽看待當前日本動畫電影的創作?

椎名保:但那也是120億日元,也就是說有1000萬以上的人次觀影,那可是1000萬人啊,很了不起。如果不是吉蔔力,而是由我們角川來做的話,肯定做不到這麽好的。這就是品牌效應。就像哆啦A夢一樣,吉蔔力是日本的品牌,已經在日本紮根了,收支不成問題。

南方周末:是否可以說宮崎駿和高畑勛的吉蔔力已經不複存在了?

椎名保:怎麽說呢,鈴木敏夫先生現在正努力打造新的吉蔔力,我認為吉蔔力培養出來的人肯定會有新想法,日本動畫界還是很註重培養新人的。

南方周末:日本政府或者市場是否有一些措施來保護吉蔔力或其他創作性強的中小型動畫工作室?

椎名保:說實話,日本在這些方面可能有缺失。但是如何讓這些公司活下去,說到底還是要靠它們自己。如何讓制作公司回籠資金、培養後續力量,這不僅僅是動畫面臨的問題,也是整個日本電影界的課題。我們也在考慮建立電影專項資金制度,就是把票房收入的百分之幾回饋給制作公司,建立一個基金讓錢循環起來。但現在還沒有能夠解決,因為缺乏一個行之有效的方式。

南方周末:你和今敏導演合作過《妄想代理人》,2015年北京電影節也上映了好幾部今敏的作品。

椎名保:今敏的動畫作品水平高,原創性強,從風格上說比較舊式。他的作品廣受好評,我非常高興,可惜天妒英才啊。

南方周末:眼下日本動畫的代表性人物是誰呢?

椎名保:現在最被看好的是庵野秀明導演,在2014年的一個記者招待會上,鈴木敏夫也公開對他表示了認可。他很有才華,創意也很多。今後日本動畫界應該就靠他和細田守來支撐大局了。實際上,日本動畫界很註重培養下一個宮崎駿,現在也有很多好苗子。

得獎的是北野武,吐槽的是“天才武”

南方周末:聽說你曾打算將2014年的東京國際電影節辦成專門的動畫電影節展,但被鈴木敏夫先生阻止了,具體是怎麽回事?

椎名保:動畫電影已經是日本電影的標誌之一,廣受世界各國好評。不單是東京國際電影節,其他國家的電影節也展映日本動畫電影。東京國際電影節如何對待日本動畫電影,是一個很重要的話題。所以我們沒有采用零散展映的形式,而是專門挑選了庵野秀明導演的個展,這也得益於鈴木敏夫先生的建議。當然,只是放映庵野導演的一部作品的話,任何電影節都可以做到,但是集中搞一個個展,那就非東京國際電影節莫屬了。所以這也是東京電影節的特色,向全世界集中展示了日本動畫電影的強大。

南方周末:你跟鈴木敏夫先生是多年的朋友了吧?

椎名保:我跟鈴木先生認識是認識,但是稱不上很熟悉。他跟我說,庵野秀明導演的個展,只有東京電影節才能做到。而且動畫這個範疇很大,有哆啦A夢,有蠟筆小新,也有吉蔔力作品,還有今敏作品。日本電影題材廣泛,我們也不可能一一都涵蓋。既不能搞成全動畫,也不能完全排斥動畫,這些方式都太極端,我們需要把握好這個度,做好協調。

南方周末:通過5年的任期,你打算給東京國際電影節帶來怎樣的改變?

椎名保:我的理想是讓東京國際電影節真正走向國際。如何讓海外的電影人關註東京國際電影節,為日本電影提供向世界展示的平臺,如何把電影節辦成影迷的電影節,這些因素都很重要。

南方周末:日本四大電影制作公司跟東京國際電影節之間是什麽關系?

椎名保:電影節需要這些大型制作公司挑頭來炒熱氣氛,但只限於此,它們不會去經營管理整個電影節,也做不到。電影制作公司和除此之外的電影業相關人士、企業、政府,電影節與他們通力合作是很重要的。

南方周末:東京國際電影節能夠對本土電影公司帶來怎樣的幫助?

椎名保:有可能完全沒有幫助。要搞清電影節是誰的電影節,它是為了電視制作公司,還是為了電影迷,抑或是為了一年一度專程來看電影的觀眾?我認為,通過電影節向觀眾傳遞電影的一種特定信息,給普通受眾創造接觸電影的機會,讓他們在電影節了解電影之後,提高前往電影院觀影的頻度,這就是電影節對本土公司的幫助。

南方周末:你2014年在東京國際電影節上新設“武士獎”,表彰具有突破精神的電影人,北野武在領獎後的特別演講卻狠狠吐槽日本電影產業。你作何評價?

椎名保:我們要把他當做兩個人來看。北野武不僅僅是北野武。一個是作為電影導演的北野武,很有名。但是日本普通觀眾和媒體更加關註的是另一個身份的他,就是講相聲和主持綜藝節目的“天才武”。“天才武”舌燦蓮花,觀眾覺得比“北野武”更有意思。評價這樣一個具有雙面性的人比較難。所以,得獎的是北野武,發表言論的卻是“天才武”。一個拿獎,一個發表評論,兩不相幹,要不然多沒意思啊。估計他本人也是這個想法吧。

南方周末:你2014年邀請到一批好萊塢明星來參加東京國際電影節,今年也照樣麽?

椎名保:有這個想法。但是現在隨著中國電影市場的逐步擴大,好萊塢已經把眼光從日本挪向了中國。當然,我希望好萊塢電影能夠在日本繼續熱賣,所以還是想邀請好萊塢明星前來助陣。

南方周末:如果要使用“危機感”這個詞的話,你覺得東京國際電影節的危機感是什麽呢?

椎名保:現在我時常都會考慮,東京國際電影節面臨的難處是什麽,該走向何方。也就是所謂的主題性。這個主題性一直在變,因為不變不行。首先必須要明確大家期待的東京國際電影節是什麽樣的,日本影迷也好外國影迷也好,每個人的期待不一樣。東京國際電影節如何滿足不同的要求,這是我們的當務之急。

 

《啄木鳥和雨》也由椎名保出品。講的是一個伐木工偶然參加電影的拍攝而和導演結緣,並幫導演找回信心、解開了多年的困惑。雖然動用了役所廣司和小栗旬兩位熱門演員,但票房並不理想。 (南方周末資料圖/圖)

從在中國上映日本電影做起

南方周末:你從何時開始經手中國電影?

椎名保:1993年。我經手的首部中國電影是《霸王別姬》。當時《霸王別姬》在院線上映後,也制作成了錄像帶銷售。

南方周末:反響如何?

椎名保:當時業內都不看好。《霸王別姬》一舉拿下戛納金棕櫚獎和美國金球獎最佳外語片,這些都是實實在在的成績。但我周圍的人都說,是一部中國電影,片長在3個小時左右,那麽長,沒人會去看的。結果證明他們是錯的,好的作品沒有國界,完全打破了語言障礙。

南方周末:你還引入了陳凱歌導演的其他作品嗎?

椎名保:還有《荊軻刺秦王》、《梅蘭芳》、《溫柔地殺我》等。還有王家衛的《花樣年華》等等。我經手的中國電影很多的。

南方周末:你執掌的角川集團在中國投資建造了電影院,這在日本電影公司里獨樹一幟。

椎名保:是的,這是我主導的,也是我一直掛心的。日本的觀點是在中國投資影院存在風險,指的是對象國“國家風險”。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按照CEPA和中國的外商投資影院相關規定,聯合港資來投資。這種方式我們還在用,而且合作很順暢。從目前的結果來看,我們的選擇是正確的。

中國現在國際舞臺上大顯身手,並通過“一帶一路”構想變得更加國際化,這是世界願意看到的。而且中國經濟現在可以比肩美國,所作所為非常值得稱贊,至於結果怎樣,大家都拭目以待。中國在“一帶一路”構想中發揮火車頭作用,這是無人能夠阻止的。中國已經是大國了。

南方周末:在中日兩國電影合作交流的過程中遇到過困難麽?

椎名保:我本人雖然沒有參與過日中電影合拍片的制作和發行,但在當前日中兩國之間的政治狀況大潮之中,電影合拍、進出口的從業者,內心一隅還是常常抱有不安的。也就是所謂的國家風險。所以很難往前邁進一步。關於怎麽合拍、拍什麽樣的片子,困難不在於是中國導演還是日本導演來拍,或者是中國演員還是日本演員出演,而是在於沒有哪個日本電影人懂得明確的合拍規則。日本電影人不懂的東西太多。

所以,現在我們從在中國上映日本電影做起。除了在北京國際電影節和上海國際電影節上展映日本電影、參賽之外,也獲得上海文廣新局的支持,在上海國際電影節開辟“日本電影周”單元。2015年我們還將在上海國際電影節上舉辦“高倉健回顧展”,專門放映高倉健的8部代表作。借這個日中兩國電影交流的紐帶,日本電影業界的領軍人物也將首次赴上海,促進兩國電影文化與產業的深入交流,切實以電影推進兩國的友好。

南方周末:你作為日本電影界的領軍人物之一,在中日電影交流方面最看重的是什麽?

椎名保:我非常期待日中能夠深入進行電影合拍。當前中國電影產業飛速發展,成為繼美國之後的第二大市場,我們作為電影業界人士很看重在中國市場的發展。而且中日之間文化相通,能夠成為合拍題材的素材豐富多元,會有很多合作的有利之處,我相信也一定會有傑作出現。但是,我想,更重要的是,中日兩國的電影交流,不僅僅停留在市場的層面。電影是兩國人民理解對方國家的文化與民眾思想的一大渠道。

南方周末:聽說3D版《哆啦A夢伴我同行》這部電影正在引進中國。

椎名保:我期待它能夠在中國獲得較大範圍內的公映。這部電影是2014年日本動畫電影的優秀代表,哆啦A夢這一動漫形象在日本婦孺皆知深入人心,帶給大家無限歡樂。除了哆啦A夢之外,五年前《奧特曼》也曾經在中國上映,日本還有許多代表性的動漫形象,我期待他們能夠成為日中兩國文化交流的紐帶。

擴大 電影 市場 只能 放眼 海外 東京 國際 電影節 最高 執行人 執行 椎名 專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404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