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資金鏈拉警報 高利貸將成中國次貸危機?直擊黑暗溫州

2011-10-10  TWM




中小企業向高利貸商借救命錢,隨 後,高利貸公司又被倒閉的中小企業拖垮。

就這樣,無止境的惡性循環,還有無時無刻流傳的謠言,在中國十一國慶期間,成了900萬溫州人的惡 夢。這次高利貸風暴很可能帶來連鎖效應,在鄰近地區引爆。

撰文‧楊方儒、乾隆來

十一國慶長假,中國各地熱鬧無 比,但在溫州,這座一千八百年歷史的古城,此刻卻是全中國最黑暗的地方。

盛夏,溫州的動車追撞事故震驚全球,讓中國高鐵建設的神話,頓時淪 為笑柄。入秋,溫州數百家中小企業經營動盪,從眼鏡、打火機、鞋廠到紡織廠,無一倖免;每一天,溫州人總聽見又一樁老闆跑路、跳樓的壞消息。

《今 周刊》採訪團隊直擊溫州,發現這座優美古城,已成驚悚之城!事實混雜著謠言,在溫州人耳邊流傳,因為近九成溫州市民,都有借錢給其他人,自己又是民間借貸 的一分子,一環扣著一環,放高利貸,幾乎成了溫州的「全城運動」!在歡樂的節慶氣氛裡,溫州人卻竊竊私語、忙著打探消息,他們最想知道的是:「哪家工廠聽 說倒了?哪一家高利貸好像出事了?」走在溫州市區最繁華的錦源路上,我們察覺,這裡沒有國慶長假應有的熱鬧,街邊商店也沒有打出太多折扣吸引買氣,因為商 人心知肚明,再怎麼促銷,今年溫州的消費者,肯定不會有心情購物。

五光十色的夜生活也黯淡多時,溫州鬧區的三大酒店「天上人家」、「翡翠明 珠」和「華僑」,每家都有上百間包廂,如今,一個晚上只有不到十間包廂有人尋歡作樂,連坐枱小姐都抱怨:在溫州賺不到錢了,準備轉移陣地。

溫 州怎麼了?這股冷清的市況,來自高利貸風暴。自從中央緊縮銀根,多數中小企業就無法順利向銀行借款,原有的資金鏈徹底斷絕;但生意還是得做下去,老闆們咬 著牙、轉向民間借款,說穿了,就是借高利貸。中國的高利貸,利率簡直是「恨天高」,九月分平均利率達二五.四%,狠心一點的債主,開出的月息換算年利率, 高達一八○%。

不幸的是,這條資金鏈最近也斷了。欠債的老闆們,因為企業現金流失衡,無力償還貸款,樂觀者低調跑路,悲觀的老闆只能跳樓。

月 息二五% 老闆被逼跑路、跳樓「我二十四小時手機都不敢關機!」順達鞋業董事長蔡志航承認,以前他每天早上打高爾夫,上班時間幾乎都在外頭閒晃,工廠營運全交給副 總、廠長掌管;但現在,他每天緊盯公司營運,到了半夜才敢回家,「很怕別人找不到我,就到處亂說我們公司出事了!」蔡志航語氣沉重地說,只要是企業主,任 何人都可能是謠言受害者。就算公司營運正常,只要一句閒話傳出去,供應商、高利貸業者就擠到工廠門口打探情況,「可能本來我還不想跑,最後卻被嚇跑了!」 流竄的風聲,為何讓溫州人感到草木皆兵,心驚膽戰?真正原因,是最近太多溫州企業老闆活不下去,乾脆一了百了。例如蔡志航的同業、旗下擁有三個品牌的正得 利鞋業老闆沈奎安,就因為還不出高利貸,在市區公寓跳樓身亡。

這個十一長假,幾乎每位溫州市民都在討論兩個人,一位是自殺的老闆,另一位是 「跑路」被找到的老闆。死的是沈奎安,被找到的則是胡福林。

四十七歲的胡福林有很多頭銜。他是溫州信泰集團董事長,也曾擔任第十屆人大代 表、獲頒溫州十大傑出國際商人;但是最新的名號就不太光彩:他被封為溫州市「最大咖的跑路老闆」。因為當地政府統計,胡福林的銀行與民間負債總額,總計超 過二十億元人民幣(約新台幣一百億元) ,但他的事業一年營收,僅不過二.七億元人民幣!

成立十八年的信泰集團,本是溫州市眼鏡產業的龍 頭,員工超過三千人、年產兩千萬副眼鏡;但看似殷實的企業,背後積欠相當於資本額一百倍的債務。這意味著,就算不吃不喝、不計利息,胡福林也要累積十年以 上營收才能償還欠款。就算是營收上百億元的大公司也很難承受這種負擔,何況是一家中小企業?

九月二十一日,胡福林打了一通電話問財務主管: 「八月分的員工薪水,能不能發出來?」財務主管回答:「應該可以在十月一日發放。」通話結束,胡福林就消失了。胡福林拋下事業一走了之的舉動,讓溫州資金 嚴重吃緊的現象浮上枱面,「董事長被迫跑路」,是整起事件最鮮明的形象。

債主眾多 氣氛火爆驚動公安為了解事件發展,《今周刊》採訪團隊來到溫州市甌海區的信泰集團總部,偌大的「信泰」招牌,仍然向路人熱情打著招呼,但集團舵手胡福林連 夜遁逃,讓來往路人全被大聲抗議的債權人取代。九月底以來,信泰門口每天都擠滿債主,甚至有神祕的貨車駐守;據了解,他們多半是上游供應商與客戶,想要搶 貨、搶設備來抵債。幸好有公安維持秩序,否則恐怕連公司招牌都會被拆下來。

在信泰集團現場,我們找到二十六歲的小劉。他對我們說,自己被老 闆指派,「每天眼睛眨都不能眨,要死守在信泰門口!」只為了觀察情勢。在小劉的手上,拿著一張寫有「六十一」的紙條,這是代表他的「債主編號」。據了解, 這條人龍現在已經排到兩百多號,還沒見到尾巴。

「這編號根本是敷衍人的!」小劉氣憤地說,債主為數太多,導致現場氣氛十分火爆,維持秩序的 公安與信泰員工只好虛應故事,發放號碼牌控制情緒。的確,就算把信泰資產全部換成現金,一一清償給債主,也得先完成好幾趟程序。小劉這一張薄薄的紙條,恐 怕也無法換成鈔票。

被問到溫州市高利貸的現狀時,小劉立刻壓低了聲音說,其實真正的高利貸公司,是不敢來現場登記的;因為一旦被外界知道, 這家高利貸公司有多少錢被胡福林捲走了,肯定會引起金主擠兌。

走到溫州鬧區的車站大道上,我們發現,很多擔保公司其實就開在銀行樓上,很多 過不了銀行審核這關的小企業主,只需要進個電梯,轉眼一樣拿到錢。受夠了銀行的高姿態,高利貸業者的甜言蜜語,實在讓很多小老闆們「揪感心」。但是,這層 關係已成為過去式。

「溫州現在成了一座高利貸統治的城市!」溫州宣博眼鏡總經理張博說,溫州黑社會十分猖狂,債主被綁架、毆打已經不是新 聞,他們最初往往只借了三十、五十萬元人民幣,但以利滾利後,最終欠了幾百萬元人民幣。許多人還不了錢,只能拿命抵債,黑幫分子把屍體留在空屋內,報警後 就跑了。

效應擴大 將有四百萬人受波及這是溫州版的雷曼兄弟事件,更可能是中國本土的次貸風暴!資金鏈崩斷的效應,宛如一場撲滅不了的疫情,已經快速蔓延。因為溫州約有三十 六萬家中小企業,受到融資斷絕的影響,保守估計有兩成已經歇業,也就是七萬兩千家公司;如果一家有三十名員工,就是有二一六萬人的生計受影響!萬一農曆年 前景氣更壞,關門大吉的中小企業將倍增至四成,屆時不排除有四百萬人受波及。

這次風波可能擴散的關鍵,在於擔保公司的資金,多半從普通家庭 募集得來;憑著中間人開出豐厚利潤作為誘餌,擔保公司廣為吸納一般市民的存款,如果擔保公司老闆或債務人不堪負荷而跑路,背後勢必有成百、甚至上千個家庭 血本無歸,很可能引發社會事件。這是溫州「失火」震動中國的真正原因!

在中國,放高利貸何以成了一種流行?從一個數據可以看出端倪。工商、 農民、中國和建設銀行,是中國規模最大的四家銀行,在這四大銀行取得貸款的中小企業約有三十萬家,這個數字,竟只占全中國中小企業總數的六.五%。也就是 說,即使中小企業業績再好,在一百家提出貸款申請的公司中,只有不到七家,能成功從銀行借到錢。

「中小企業融資真難!」中國知名經濟學家茅 于軾分析,中國的大銀行幾乎只為大企業服務,小銀行才為小企業服務;但至今,政策仍未開放民營小銀行成立,這也是中小企業融資問題無法解決的根本。

浙 江當地不少中小企業主說,他們從來沒和銀行打過交道,因為算入所有開銷,無擔保品的銀行信貸利率已達一五%,直逼民間借款開出的條件。一長串複雜流程,更 是嚇跑急著用錢的老闆,所以幾乎所有銀行的信貸額度,都無法達到預定目標。

融資困難 逼中小企業走上絕路官方態度搖擺未決,是醞釀此次風暴的另一個因素。全力往紅色主義靠攏的直轄市重慶,最近出現民間借款公司被罰款五百萬元人民幣,以及被 判處八年有期徒刑的案例;和溫州相比,「一國多制」確實很弔詭。事實上,包括銀行在內,溫州登記有案的金融機構已超過一三○○家,即使在首都北京,也只有 五百餘家,可以想見溫州官方審核態度的浮濫。

更弔詭的是,溫州市政府表態,「支持」在銀行基準貸款利率四倍以內的「正常」民間借貸!此舉立 刻引起廣泛質疑:利率不超過銀行條件的四○○%,難道就算正常嗎?四倍以內,就能保障借貸雙方的權益嗎?

「我不明白,這個四倍的規定是如何 計算出來的。為什麼四倍以內是好事,一旦超出就變壞了?」茅于軾強調,他懷疑這規定是毫無根據的,應該立刻廢除。

在這樣的情形下,台灣正規 的租賃公司雖然紛紛搶灘大陸,但一方面是大陸客戶不習慣找租賃公司借錢,一方面他們也對客戶選擇相對嚴謹,如果有一絲危險跡象,就不會把錢匯出。在客戶不 確定性攀高的前提下,台系租賃公司這一波業績,並沒有嘗到太多甜頭。

其實在當地,正常的經商環境,是所有人提到的數字「減少一位數」。因為 在浙江,經營中小企業的平均毛利率,只有三%左右;一至三年的貸款利率,則不到七%。現在的實際貸款利率,動輒高達兩位數,可見浙江版的金融風暴正在醞釀 中,溫州只是個開頭,鄰近的杭州、寧波、台州等地,勢必會受波及。

為何我們認為,這次風暴會擴大?溫州龍灣最近破獲的非法吸金案,足以當作 整起事件的注腳。據了解,這次案件提供資金的金主,全都是司法界相關人士,個別投入的資金,有的多達八千萬元人民幣!龍灣警方私下指出,只提供一、兩千萬 元人民幣的「小額度」,這家高利貸業者還「根本不理」。

一群司法人員,個個都能拿出這麼大筆資金,恐怕也是另類的「溫州奇蹟」!更令人憂心 的是,連司法人員也沉迷暴利,難道剛剛吹起的溫州資金風暴,到此就會落幕?

真是高利貸!

中國各種貸款方式一覽

融 資管道 換算年利率概況商業銀行對中小企業貸款 9%親友或關係企業間拆借 12%至15%正規小額貸款公司 18%擔保公司 18%至24%當鋪 36.5%至182.5%非正規小額貸款與個人放貸 146%至182.5%溫州今年面臨資金斷鏈的老闆跑路或倒閉大事紀

單位:人民幣

4 月 ●江南皮革董事長黃鶴,因欠下巨額賭債逃往國外。

●波特曼咖啡老闆嚴勤為,因向民間借入高息資金逃往國外。

5月 ●三旗集團老闆陳福財,因公司周轉不靈逃亡。

6月 ●溫州鐵通電器合金實業的范姓股東,因涉及上千萬元民間借貸逃亡。

●浙江 天石電子老闆葉建樂,因欠下7000萬債務無法償還逃亡。

7月 ●恆茂鞋業老闆虞正林逃亡。

●巨邦鞋業董事長王和霞,因參股 信用擔保公司周轉不靈,涉及1億元融資款項而逃亡。

8月 ●錦潮電器董事長戴列竣,傳其參與經營的擔保公司出問題而逃亡。

● 耐當勞鞋材董事長戴志雄,因欠下巨額債務而逃亡。

●部落之神鞋業董事長吳偉華逃亡。

●唐鷹服飾董事長胡緒兒,曾向多家商業銀 行貸款總額約2億元,後來與全家逃亡。

9月 ●星際鞋業、歐霸標準件等企業老闆逃亡。

●百樂家電董事長鄭珠菊欠債約2.8億 元,攜款潛逃時被警方逮捕歸案。

●奧米流體設備科技董事長、總經理等人逃亡,公司精密加工設備不翼而飛。

●福燕兄弟實業董事 長因積欠上億元高利貸逃亡,房產被銀行拍賣。

●龍灣藍天大藥房董事長,因涉及8000萬元資金問題而逃亡。

●浙江信泰集團董 事長胡福林出逃,所欠款項達8億元,知情人透露實際欠款20多億元。

高利貸市場規模

1100

億 元人民幣

溫州高利貸的總規模高達1100億元人民幣,這筆資金相當於31座北京「鳥巢」體育館的造價,也能興建四條台北捷運機場線!規模之 大可想而知。

中國人民銀行溫州支行:《溫州民間借貸市場報告》從事民間信貸的溫州人89%溫州市登記人口約為912萬人,有從事高利貸放款 或曾借貸的比率約為89%,意味著超過800萬溫州人,都是高利貸資金鏈的一分子。

中國人民銀行溫州支行:《溫州民間借貸市場報告》


資金 鏈拉 警報 高利貸 高利 將成 中國 次貸 危機 直擊 黑暗 溫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31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