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谷歌施密特:錢不重要,想法最重要

http://www.chuangyejia.com/archives/24998.html

北京時間1月11日,谷歌董事會主席埃裡克-施密特做客北京極客公園創新大會,並在其年度公開課上發表演講。施密特向中國開發者和創業者提出了如何獲得創業成功的幾個建議。

來到北京前,施密特剛剛結束在朝鮮為期4天的訪問。


  谷歌的成功秘訣:人才

施密特表示,十幾年來,谷歌能夠從一個小創業公司成長到一個世界級互聯網巨頭是因為谷歌具有世界上最為優秀的工程師和企業人才。

同時,施密特也表示,「我有認真的學習過中國市場,中國具有很多優秀的人才。」因此,施密特表示他給中國創業者的第一條建議就是要吸引和把握人才。

目標要遠大

施密特說,如果你是一個優秀的創業者和領導者,那麼「你需要一個遠大的目標」。「不要只看著中國,要看著全世界。走向世界各地,走向所有人。」

谷歌最大的障礙:繼續做一個「挑戰者」

施密特表示對於像谷歌這樣的大公司來說,最大的挑戰是挑戰自己。如何不斷地創新,不斷地要求自己是最重要的。十幾年前,大家都以為微軟會就此壟斷這個行業,但是,如今誰也不知道究竟是蘋果,谷歌或者亞馬遜會統治世界,所以,「當中國的企業開始崛起的時候,也會遇到一樣的問題。」

中國不同嗎?沒有那麼不同!

施密特表示,雖然很多人都認為中國是一個非常不同的市場,但是他不認同。施密特認為所有人的基本特性,需求都是一樣的,而對於創業者和開發者來說,最重要的就是要明白「問題」和「需求」在哪裡?

施密特指出三條建議:

1馬上行動:因為中國創業者面臨巨大國際競爭

2.招納人才:這是你成功的關鍵

3.珍惜人才:因為他們是正在於你一同打造未來的人

施密特認為,對於中國創業者來說,他的建議是一樣的,移動互聯網是真正值得進入的領域,並且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尋找用戶「需求」滿足用戶「需求」是創新和創業的趨勢。

錢不重要,想法最重要

施密特表示,對於處於創業階段的人來說,錢真的不重要。「不要花太多心思去想如何賺錢」,因為想法在這個行業中才是真正值錢的籌碼。

「一個好的想法,可能值數百萬美元,而一個對的想法,就可以幫你贏得人們,贏得人才的認可與支持,谷歌就是這樣的例子。許多優秀的人才加盟谷歌是因為他們相信谷歌是對的,在谷歌工作可以實現夢想。」

互聯網信仰

施密特表示,自己真正的信仰是「互聯網」。他認為,如今,互聯網是無所不能的,「只要你有任何疑問,都可以通過互聯網找到解決方案。」

谷歌 施密特 施密 錢不 重要 想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2707

借國家錢不擔心?一幅圖展示200年來最賴賬國家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102477

本周阿根廷沒能在限期內和“釘子戶”債權人達成和解,被迫十三年來第二次主權債務違約。但阿根廷絕不是欠債不還的先驅,至少在1800-1950年,阿根廷還沒有這麽“賴皮”,一個半世紀里只有兩次主權違約,僅占這個國家史上違約總數的四分之一。 據研究主權債務的兩位經濟學家Carmen Reinhart與Kenneth Rogoff統計,阿根廷的南美鄰居和一些中美洲國家比它有過之而無不及:      · 巴西和智利史上都違約過九次,厄瓜多爾和委內瑞拉的違約次數都達到十次。      · 主權違約最多的前十大“賴帳”國家里,有九個都來自拉丁美洲。 從歷史記錄看,除了拉美,歐洲也是違約多發地,不但有希臘、西班牙這類本世紀深陷歐洲債務危機的“笨豬國家”,連如今經濟實力不俗的奧地利、德國也榜上有名。 但阿根廷確實值得讓人警惕,因為其他史上有過賴帳“劣跡”的拉美國家最近幾十年都沒有債務違約的跡象。 而在將近兩百年時間里,阿根廷的外債漲了七倍、內債漲了五倍,進入21世紀已違約兩次,成為本世紀全球容易爆發主權違約的“火藥桶”。 ​​
國家 錢不 擔心 一幅 幅圖 展示 200 年來 賴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7825

西少爺肉夾饃分裂了:逼走聯合創始人 欠股東錢不還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1114/147714.html

i黑馬:今年4月,西少爺肉夾饃成立。當時一篇《我為什麽要辭職去賣肉夾饃》的文章紅爆互聯網,創始人宣稱自己擁有互聯網思維,並在各種TV里出現。好日子不長,一個月後,西少爺肉夾饃就分崩離析了,創始人出走,而後又出現欠股東錢不還的事情。一位已出走的聯合創始人看不下去了,於是在知乎上寫了一封信“昭告天下”,希望現任CEO孟兵快快還款,以下為原文,i黑馬未作修改: 
西少爺肉夾饃CEO孟兵
 
西少爺孟兵欠錢不還,當初公司創立發起過眾酬,前後兩次共85萬,到現在一年多了,公司財務報表沒看到過,分紅更是沒有人拿到,就連眾籌人老婆生孩子急需用錢本金卻都拿不回來,多次聯系無果,只得寫信告知。
 
致孟兵的一封信——西少爺CEO請給大家一個交代
 
我的“好友”孟兵:
 
你好,寫這封信給你,是為了幫朋友們(眾酬)討回投資款、拿到他們應有的回報。作為西少爺創始人之一,公司股東,當初眾籌的重要參與者,我覺得我有義務來做這件事情。
 
希望你還記得我這個當初一起打拼的同伴,回想2014年4月份,你我和羅高景一起創立西少爺肉夾饃,一時獲得高度的認同和市場的積極反響。但是就在我們登上CCTV、各種TV,網絡媒體後一個月,西少爺就分崩離析了。
 
這原本是我們幾個之間的事情,但當我發現支持我們創業眾酬的小夥伴也和我一樣不僅不能享受投資及創業的成果,而且在小孩出生需要用錢的時候,可能連本金都拿不回來的事實面前,我憤怒了。
 
關於眾籌的事情我想向孟兵確認下
 
2013年底,上一個項目失敗後,公司前景黯淡,於是你和羅高景來維持原公司運轉,我獨自去做肉夾饃,當時公司戶頭只剩15萬左右,於是孟兵你提出眾籌,用前三家店40%的分紅和股權湊齊50萬啟動資金。
 
五道口店在大家的幫襯和支持下,4月如願開業,沒想到五道口店一炮打響,西少爺也上了各種媒體頭條。就在這時候,你要將當初支持我們的朋友手里的股份收回來!!!以原價!!!這是我們之間的第一次爭吵,為的是不能這樣對不起朋友,不能過河拆橋!!!這件事後我們團隊就產生了裂隙。
 
5月份,由於要擴大生產,招聘和擴大廚房都迫在眉睫,我們三兄弟又不夠錢用了……雖然這時來找我們的投資方已經很多,但資金到位沒那麽快,沒辦法,我們又找上次的朋友們第二次眾籌資金50萬。由於大家的信任,這次投資款甚至都沒簽署投資協議,朋友們當晚就把錢打了過來,對此我只能說深深的感謝。
 
後來我被你逼出了西少爺,眾籌小夥伴得知後總擔心自己的錢不安全,我還一直安撫說不會的,就算我離開了,他們也會還錢給你們……可是我好像太天真了!!!
 
9月末,當初參加了眾籌,我的一位朋友老婆懷孕生小孩需要用錢,他打不通西少爺幾個負責人電話,就希望我把他的接近10萬的投資款要回來。朋友希望拿回本金,收益什麽的拿不回來就算了,雖然按照西少爺當時情況,投資回報遠不止這個數。
 
那時候孟兵你已經3個多月不接我電話,我還是幾次打電話過去,最後逼不得已我自己上門找到了你,但結果卻是否定的!!!你雖然承認有收到這筆款項,卻說財務核算還沒做好,這筆賬目也沒查清楚來源,可這筆錢是打到你個人賬戶上的,難道銀行交易記錄都不能顯示來源麽?你一直拖到現在,我朋友孩子都出生了也沒見到你們歸還,哪怕是本金,這樣做好麽?
 
第一筆眾籌款項至今已經一年多,第二筆也已經半年了。到現在,兩次眾籌均未做股權變更,一年了從沒人看到過公司財務報表,沒人拿到過分紅,關於怎麽解決當初眾籌小夥伴的問題只說過一次原價收回,我想問下,孟兵你負責管理公司財務,你就是這麽管理的嗎?
 
在我的想法里面,一個項目賠錢也好賺錢也罷,參與的人總之是要給個交代的。而現在的結果實在讓我倍感揪心,當初找朋友籌錢,我們都是刷臉獲得支持,都是拿一輩子的朋友交情和信任換來的,但因為我的原因,最終若讓朋友血本無歸,我就真罪過大了。
 
如果,孟兵你能夠看到這篇文章,我希望能夠給朋友們有個交代,別想著像騙天津老大哥的方法騙他們,這不合適。
 
關於天津老大哥的股權
 
有心的朋友可以看看,在工商局查西少爺的控股公司,奇點兄弟計算機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的股東結構,就會發現有一個李姓的老大哥是西少爺的股東,擁有西少爺6%的股權。
 
這10萬塊錢6%的股份是天津這位大哥,在我們創業公司前一個項目失敗要關門的時候支持我們的,之後大哥還給了我們很多幫助。可咱們火了之後,孟兵你馬上跑到天津,借著大哥不上網消息不通,告訴他我們原先的生意不賺錢,並欺騙他西少爺的生意跟他沒關系,西少爺跟奇點兄弟無關,最後十二萬就把那6%收回,還歸到了自己名下。現在老大哥要去法院告你孟兵?你打算怎麽應對?
 
我離開西少爺,意味著過去的失敗,也意味著從新開始
 
我們三人之間上演了一場8090版中國合夥人的鬧劇,就像俞敏洪評價《中國合夥人》一樣,現實版的紛爭和沖突更加激烈,而我卻真是沒想到我的創業兄弟為了利益,將我逼迫的那麽慘。
 
記得當時端午節團隊建設你們在北京唱歌跳舞時,我一個人在西安一個偏僻的小縣城里面尋找最正宗的陜西小吃——豆花,就是現在西少爺和新西少菜品里面著名的西食堂豆花。當我帶著豆花開開心心回北京向廚師交代完工藝後,接到的卻是孟兵你起草的股東會決議,決議我必須離開。
 
這個還不是最狠的,最狠的是當天晚上我又接到一條通知,住宿地方為公司財產,我已經從西少爺“除名”,無權居住。當我離開時你們就簡單的一句“你走吧”就把我打發了,我之前在西少爺墊資的錢及個人工資至今沒給我核算,當時我全部身家只有幾千塊。
 
現在回想那時候,覺得自己好傻,風頭正勁的西少爺創始人,半夜找了一間狹小的隔板房出租屋里渡過了最黑暗的一段時間,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那個不到7平米的房間卻成了我人生中另一個起點。
 
大約一周的恍惚、失眠和聯系未果(希望從西少爺拿回工資、欠款、創業回報等)後,某天夜里我突然驚醒,心底創業的沖動又回歸了,於是世界一下踏實了。重新開始,一磚一瓦,在4個月後的今天,我的新店已略有起色,現在這段過去總算可以正視了。
 
洋洋灑灑寫了這麽多,我的要求很簡單,只有三點:
 
1:西少爺項目已經開始一年了,我希望西少爺能拿出一份完整的財務報表,能夠把公司財務狀況理清楚,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當初參與眾籌朋友一詢問,你們就以財務正在核算作為借口拖延。
 
2:參與眾籌的小夥伴們當初幫我們走出了關鍵的第一步,現在既然西少爺已經做起來了,該股權變更的做變更,該分紅的分紅,想要退出的也請以一個合理的價格回報大家。
 
3:天津老大哥那邊必須給一個合理的解釋,雖然我現在已經被逼出走,但西少爺30%的股權還在我這邊,作為股東,我不能允許當初自己親手創立的公司陷入這種靠欺騙盈利的境地。
 
最後順祝安好!
 
西少爺創始人宋鑫
2014年11月13日於北京
少爺 肉夾 夾饃 分裂 逼走 聯合 創始人 創始 股東 錢不 不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9238

銀行高管們紛紛奔赴互聯網金融 別說錢不重要!

“以前是機會比人多,現在是人比機會多。這是今年以來我們明顯感覺到的變化趨勢。”一家知名獵頭公司從事互聯網金融業務的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如此感慨。對於挖角足夠高職位的銀行業人才,手握重金的互聯網公司、民營銀行、優良的P2P平臺越來越遊刃有余。

這個現象的另一頭,是最近幾個月甚囂塵上的銀行高管跳槽、銀行業降薪的新聞。銀行業真到了留不住高管人才的尷尬地步麽?真相如何?

第一財經記者采訪了多位銀行、互聯網金融人士,有些意外的是,在他們眼里,與銀行業巨大的體量和人才儲備相比,跳槽和降薪原本屬個案,卻因跳槽高管的明星效應而誇大。雖然互聯網公司、民營銀行、知名P2P公司高薪吸收銀行高管的確是新趨勢,但根本撼動不了銀行業根基。更重要的是,跳槽到互聯網公司從事金融事業,能否有效融合傳統金融與互聯網企業之間巨大的文化差異,能否讓IT技術很好地理解金融開發出強大的產品,都不是那麽容易解決的問題。

銀行高管受央企限薪影響大

銀行業2015年年報顯示,受國企領導限薪令的影響,四大國有銀行董事長、行長級別的高管薪酬由2014年100多萬元“腰斬”至2015年50萬元左右。此外,包括華夏銀行、北京銀行、興業銀行等在內的部分銀行,高管薪酬降幅也高達80%左右,百萬薪酬難覓。

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一些銀行的分支行普通員工並沒有明顯降薪。一線員工若有薪酬下降,更多的是因為經濟下行,不良貸款上升,造成考核減分而獎金下滑,基本工資沒有什麽變化。但總行級別的管理層降薪明顯,做著決策的活兒,薪水比幹的好的中下層員工還低,心理落差肯定是有的,再加上近年來互聯網金融、民營銀行等新機構的風生水起,舍得花血本引進人才,讓一批銀行高管流向了傳統銀行體系之外。

某獵頭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員對記者講了一個印象頗深的案例。去年年初,廣東一家民營銀行進入籌備期,開始招攬行長、副行長等高管。該獵頭公司遍挖國有大行深圳分行行長,無果;後又致電幾家國有大行廣東省分行行長,也被拒。當時開價年薪300萬元起,最高達450萬元,沒有一位願意來,都明確表示沒有興趣。最後是一家中型股份制銀行總行一級部門的總經理去做了執行副行長,年薪300多萬元。“如果這個招聘放在今年的話,找人會容易很多。銀行的風控、對公業務部門老總、大中型銀行分行副行長等級別人士,今年尋找跳槽機會的人明顯增多。”

另一位今年跳槽到券商的城商行一級支行行長則認為,只要能為股東帶來價值和回報,新設機構的自由度更高。“體制內的、國有銀行的高管們能力都很強,掌握大量資源,想尋找一個更自由開闊的平臺,把自己的能力更好地發揮出來,這是他們離開的原因。那些做到總行行長、副行長級別的高管,難道真的缺錢嗎?肯定不是。”

高薪+股權激勵吸引銀行高管

那麽,這些經驗豐富的銀行高管們,離職後都選擇去哪兒了?

受訪人士均表示,中小型互聯網金融公司很難吸引到銀行高管,但知名互聯網企業(特別是阿里巴巴、百度、騰訊、京東等大佬級公司)、優良且資金雄厚的P2P平臺、民營銀行是明星高管們青睞的目標。

例如,今年5月底,原光大銀行資產管理部總經理張旭陽加盟百度,負責百度理財和資管業務。此前,建設銀行電子銀行部總經理黃浩離職出任螞蟻金服副總裁;工行電子銀行部總經理侯本旗離職籌備民營銀行中關村銀行;正在籌備中的民營銀行華通銀行,則聘請了原興業銀行副行長陳德康出任董事長,原興業銀行同業部總經理(後跳槽至微眾銀行任副行長)鄭新林出任行長。

此外,不完全統計,今年上半年,有9位銀行高管加盟知名P2P,其中3位進入點融網,分別出任首席運營官、首席信貸官和董事會秘書兼總法律顧問;2位加入玖富,分別負責風險管理和資產控制;1位加入短融網,擔任CTO,負責IT戰略、產品開發以及信息系統的研發和管理工作;陸金所更是吸引了原興業銀行行長李仁傑出任董事長。

除了有競爭力的薪水之外,股權激勵也是吸引銀行業高管加盟的另一重要因素。

“當前,很多大型互聯網公司都是用現金加股權的形式招攬銀行高管,即使沒有股權,也會在期權上給予承諾。”廣東一家知名P2P平臺老總對第一財經說,只要有清晰的盈利模式和堅實的產業基礎,大公司和大平臺很容易招到級別足夠高的銀行業高管去發展互聯網金融、產業鏈金融,但中小型互聯網公司仍很難吸引到銀行高管。“就我所知,在一線城市,股份制銀行支行行長拿到年薪100萬不是難事,有些效益好的支行行長還可以拿到200萬元的年薪。所以,現在一些大公司和大平臺招攬銀行高管,現金加期權在內,一般年薪可達500萬元以內,年薪1000萬元屬少數。”

“大的互聯網公司風控總監年薪可達80萬至100萬元,而同級別的一線城市分行部門總經理年薪大約五六十萬。”上述獵頭公司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說。而股權激勵更有誘惑力。某知名互聯網金融公司內部員工對本報說,該公司達到P7級別及以上的管理層實行股權激勵。P7級別就可以拿到1萬至3萬股股份,現在內部作價100萬元左右,P8級別可以拿到6萬股股份。“以後公司一旦上市,可以肯定這些人可以一夜暴富。”

能否做好值得觀望

拿著高薪,能不能做出漂亮的成績,在很多業內人士看來卻是難說。

多位從銀行業投身互聯網金融的人士一致認為,“文化差異”讓很多跳出體制的銀行高管感到不適應。

“互聯網公司與傳統金融的文化差異太大,前者更偏激進,喜歡先把業務做起來,後面出現問題了再講風控。這導致一些跳槽的銀行高管不適應這種行事風格,他們原以為跳出體制可以獲得更多的主動權去發揮才幹,最後發現理想與現實有很大差距。甚至,在人際關系、交流方式上都有很大不同,就好比國有銀行人士跳槽去外資銀行一樣。”一家P2P平臺人士如此說。

“差異非常大,非傳統銀行嘛,更像是互聯網公司。”一位跳槽至微眾銀行的人士如此調侃。

“還有很多從銀行業跳到互聯網金融的人士提到工作壓力的問題,他們普遍覺得大的互聯網金融公司壓力更大。以往在銀行,下班後更多是應酬,但在大互聯網金融公司,下班後更多是加班,工作節奏明顯加快。”上述獵頭人士說。

而另一位互聯網金融業內知名人士的看法更深入。他對第一財經記者說,例如微眾銀行,“總理敲下第一筆網絡貸款”讓其廣受關註,成立伊始就被寄予厚望。開業時的高管團隊絲毫不遜於傳統銀行,除了中信銀行原副行長的曹彤、深圳銀監局政策法規處原處長秦輝、興業銀行同業業務部原總經理鄭新林三人,其余高管在平安系任職過的就多達7個。當時外界都以為,微眾銀行的發展勢頭會很猛。但事實上,後來的業務發展並不那麽容易,由於政策和法規上的一些壁壘,例如不能實現遠程開戶,沒法靠自身力量開卡,無法轉賬等,讓其無力參與市場競爭。開業不到一年,行長曹彤和副行長鄭新林就相繼離職。

他坦承,互聯網金融做成功並不容易。比如百度,2013年10月上線百度理財,與華夏基金聯合推出理財產品“百發”,由於購買當日產品年化實際收益未達到宣傳的8%,遭消費者質疑其虛假宣傳,導致證監會介入調查,聲譽受損。再比如京東白條,今年提出了去京東化,改稱“白條”。背後的原因在於,京東白條做出名氣後,期望獨立運營去擴大市場份額,就像孩子長大後要獨立自主,家長能否接受?這些案例都表明,互聯網與金融在文化融合上要走很長的道路;在產品研發上,IT要理解金融、部門之間要協調好利益和合作機制都並非易事,需要就付出艱辛的努力。雖然銀行業者在金融產品設計、風控把握以及金融資源上有不可比擬的優勢,但怎樣將其融入到互聯網文化中,需要長期磨合。

銀行 高管 紛紛 奔赴 互聯網 互聯 金融 別說 錢不 重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6093

中美債市跌勢難止:錢不“荒”了 但通脹上來了

四季度以來,此前風光無限的中國債市似乎就被下了“魔咒”——資金面趨緊、收益率飆升,“債牛”瞬間變身“債熊”。而這一趨勢仍在持續,且在中美兩國呈現了“共振效應”。

12月12日,上證指數大跌2.47%,創業板更是大跌5.5%,但債市的震蕩更為猛烈——十年期國債期貨主力合約下跌1.05%,跌幅為其上市以來最大,五年期國債主力合約跌幅也達到0.48%,各品種債券現貨價格都出現了大幅下跌;12月13日,國債期貨跌勢難收,截至收盤,十年國債期貨合約報收96.530元,跌0.33%;同時,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也自2014年來一度首次突破2.50%。

“雖然錢不荒了,主要是各界預期上有變化,通脹預期起來了,資金趨緊的預期起來了,估計近期債市會持續下挫。” 某城商行債券交易員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

中航信托宏觀策略總監吳照銀對記者表示,“在前期快速上漲的背景下,昨日商品的繼續大漲無疑讓投資者感受到通脹已在接近。中國的PPI去年12月還是-5.9%,但到今年的11月已經高達3.3%,照此下去,12月PPI同比突破4%應是很輕松的事情。OPEC和非OPEC國家達成了原油動產協議,油價暴漲,這也推升了全球通脹預期。”

“錢荒”褪去 通脹預期唱主角

國內對於“錢荒2.0”的討論緣起於11月末。

11月30日,隔夜上海銀行間同業拆放利率(Shibor)報2.3160%,而Shibor只是指導價,事實上當時的隔夜資金實際成交利率最高已到年化9.5%,成交量為1.185萬億元;7天期品種年利率達10%,成交量為2077.65億元;14天期品種成交量為831.76億元,年利率達7%。當時隨便進入一個同業群,幾乎都是“借錢”的請求。

“如今這種情況已經不存在了,但是大家對於資金、通脹的預期有所惡化,”上述交易員告訴記者。

於是,從本周開始,中國十年期國債期貨主力合約持續下跌。12月13日,國債期貨午後繼續下跌,截至收盤,十年期國債期貨合約報收96.530元,跌0.33%;五年期國債期貨合約報98.900元,下跌0.20%。

轉觀美國,截至12月13日,美國十年期債券收益率報2.47%,當日稍早更一度突破了2.5%。而這一情況早在特朗普當選後就已經十分突出——11月15日,美國十年期債券收益率突破了2.231%,當時美債處於“拋售恐慌”之中。“新債王”Gundlach表示,“債券收益率的調升是無法停止的,美國十年期債券收益率可能在未來4-5年飆升至6%的水平。”

當前,全球都有這樣一種錯覺——似乎特朗普當選後,由於他的一系列財政刺激政策倡議,全球通脹預期就頓時起來了。“其實這只是一種巧合,從三季度開始全球通脹預期就開始回升,這也與油價大幅回升有關。”摩根大通資產管理公司的投資策略全球主管比爾頓(John Bilton)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先看美國,12月15日,美聯儲將率先登場,由於通脹和就業是美聯儲衡量加息的核心指標,因此此次加息已經板上釘釘,進一步推動債市利率上行。美國10月核心PCE物價指數為1.7%,接近2%的目標;再看中國,最新11月CPI同比2.3%,PPI同比3.3%,各界甚至認為年底CPI突破2.5%、明年PPI突破5%都是很有可能的。

毋庸置疑的是,凍產協議的達成導致油價暴漲,“隨著多國通脹預期上行,石油則成了關註焦點,”IG資深金融評論員維斯頓(Chris Weston)對記者稱,“現今市場共識認為美國原油在2017年的平均價格為54.64美元/桶,但是原油的交易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歐佩克(OPEC)是否有能力將產量削減至每天3,270萬桶的最新指標。”

也就在上周六,有消息稱,俄羅斯、墨西哥、阿曼和阿塞拜疆等非OPEC國家同意,為擠掉剩余供應、提振油價,將日產油總計削減55.8萬桶。而此前,OPEC已經承諾自1月開始削減日產出120萬桶。

“不過各國能否達成減產目標,要等到明年2月末到3月才能得知。真正的阻力仍然來自美國頁巖油生產商,有觀點認為,當減產指標達成以及油價進入每桶55至60美元的時候,OPEC和非OPEC產油國可能嚴重低估了美國頁巖油生產商的反應。盡管油價不太可能在2017年暴跌,但相信很難會看到油價遠超60美元水平。我們應謹慎對待市場可能出現的意外。”維斯頓稱。

就中國而言,以“黑色系”為代表的大宗商品更是漲勢迅猛。“今年來供給側改革推進效果較大,今年處於補庫存的態勢,因此上遊價格漲勢明顯。”吳照銀表示。

通脹持續性尚待觀察

不過,當前通脹的上行是否真的可持續,仍需打一個大大的問號。

就中國而言,各界預計在明年一季度結束前,通脹上行態勢仍將持續。“明年通脹會有比較明顯的上升,特別是在PPI方面。明年我們覺得大概在三四月的時候,CPI同比有一定風險突破3%。” 野村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趙揚對記者稱。

具體而言,他認為通脹走勢明年會前高後低,全年CPI仍然會在3%的調控目標之下,“但在個別月份會顯得比較高,這對央行的貨幣政策會形成考驗,但我們認為央行並不會因為個別月份的CPI突破到3%以上就開始加息或緊縮。”他稱。

其實,中國去產能的進程也推升了通脹。煤炭去產能更早前就已經啟動,去年就有大量的山西私人小煤礦被關;在鋼鐵領域,過去這些年來一直都在去產能,但去年限產尤為明顯,結果就是煤炭、鋼鐵價格出現大的反彈,反映為上遊原材料價格的上漲。

但趙揚認為,明年這種態勢可能不會持續。“因為明年我們面臨通脹上升的壓力,而且產能過剩的程度也隨時間消化。畢竟我們的名義經濟增速8%左右。即使過剩產能可能很嚴重,但經過兩三年,名義經濟體量上已經擴大了20%多了,原有的所謂過剩產能在兩三年的經濟增長過程當中可能已經被消化掉了。所以我想明年政府應該會觀察一下,是不是還要劇烈地去產能。”

吳照銀則對記者稱,“當前需求端仍然很弱,物價上升對需求的打壓更大。今年處於補庫存階段,但只要價格稍一松動,馬上就會開始去庫存,很快上遊的價格也可能回調。”

順著這樣的思考邏輯,他認為,通常在物價上行階段,或者在物價還未到政策難以承受的階段,股票的投資環境是較為有利的,特別是周期股和一些藍籌價值股,由於其盈利不斷改善,其股價趨勢也是向上的,而一些偽成長股、概念股受市場利率上行其估值不斷向下;但是債券的基本面利空似乎還沒有出盡,這波下跌之後仍然需要謹慎,可能僅存在波動交易機會。

中美 債市 跌勢 難止 錢不 通脹 上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7420

周顯:贏錢不貪賺口彩

1 : GS(14)@2017-01-24 00:10:20

【明報專訊】年關將近,細價股市場仍然是drifting,即是陰乾,完全沒有散戶參與,好多隻股票都冧咗落嚟,莊家都爆埋煲。大家無心戀戰,炒鬼們痴痴呆呆,坐埋一枱,講的都是政治,林鄭同薯片邊個會當選,都沒有人談股票了。

前兩天,同朋友講起梁游事件,我笑說,他們犯的錯誤,是不懂中國的傳統文化,有一句老話,叫作「光棍打九九,不打加一」,簡單點說,就是當你同一個惡棍打麻將,你贏了好多錢,他正在開支票的時候,你還在開聲潤他:「乜你打得咁渣架,如果我係你,輸咁多,就無地自容嘞!」

輸家先至要罵人

惡棍已經輸到一肚火,又肉赤,聽見這句話,就梗係乘機唔畀錢,仲打你一身啦。所以,出嚟行嘅人,一定要畀輸家一條路去行,以免他發火發爛咋!

這個故事教訓我們,做贏家嘅,一定要謙虛,唔好貪賺埋口彩,否則一定會出事。如果你同惡棍打麻將,就算要潤佢,都要等收到支票,過埋數先好出口,否則自己會好蝕底。

所以呢,我永遠會話,loser先至要罵人,贏家有乜必要出口啫!悶聲發大財好過啦!所以我常常說:「被罵的人是有福的。」這也正如當年阿黃坤鋤大弟常常輸錢,口頭禪是:「施比受更有福。」

靠特首 不如靠自己

人們問我,最希望誰當特首,我回答說:「當然是希望我自己當!」其實,邊個當特首關我鬼事,我小時候,香港經濟欣欣向榮,父親卻生意失敗,王小二拜年,一年不如一年,這也令我得到了一個教訓,就是香港經濟好唔好,唔關我事,自己贏錢最緊要!我又唔會攞綜援,無住過公屋,又唔要全民退保,又唔想爭做地產霸權,有無民主都無關係(我甚至想過搬番大陸住?!)與其靠特首,不如靠自己!

[周顯 投資二三事]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0785&issue=20170123
周顯 贏錢 錢不 不貪 貪賺 口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373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