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轉載]金磚極品牛排:巴菲特對「投資」的新定義 BIL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dbfb5400100y5yr.html

芒格和巴菲特往往幾句話就點出了問題的本質,一劍封喉,這是最吸引我的地方。

 

1.前幾年對"投資"定義的表述:Investing is often described as the process of laying out money now in the expectation of receiving more money in the future. 現在付出現金,未來收穫更多現金。

2.目前更深入一步:At Berkshire Hathaway (BRKA) we take a more demanding approach, defining investing as the transfer to others of purchasing power now with the reasoned expectation of receiving more purchasing power。現在付出現金的購買力,未來收穫更多的現金購買力。

 

由此產生以下邏輯後果:The riskiness of an investment is not measured by beta (a Wall Street term encompassing volatility and often used in measuring risk) but rather by the probability -- the reasoned probability -- of that investment causing its owner a loss of purchasing power over his contemplated holding period. 任何投資的風險不應由β值衡量,而應由持有期間是否跑輸通脹來衡量。

 

成功的投資意味著戰勝通脹。以此為標準看看以下投資標的的狀況:

第一種:固定收益投資:

Investments that are denominated in a given currency include money-market funds, bonds, mortgages, bank deposits, and other instruments. Most of these currency-based investments are thought of as "safe." In truth they are among the most dangerous of assets. Their beta may be zero, but their risk is huge.

假如按照β值衡量,貨幣基金債券和銀行存款等是安全的,但是(從通脹角度來看)它們是最危險的投資資產,

「被吹捧為無風險有報酬的債券投資,今天已成為無報酬有風險的投資。」

 

終極原因如下:

Governments determine the ultimate value of money, and systemic forces will sometimes cause them to gravitate to policies that produce inflation. From time to time such policies spin out of control. 政府自古擁有鈔票的定價權,通脹是人類無解的難題,固定收益投資注定成為受害者(This ugly result, moreover, will forever recur.)

 

第二種:博傻投資,有可能賠本,如何談得上戰勝通脹?

The second major category of investments involves assets that will never produce anything, but that are purchased in the buyer's hope that someone else -- who also knows that the assets will be forever unproductive -- will pay more for them in the future. Tulips, of all things, briefly became a favorite of such buyers in the 17th century. 17世紀鬱金香投機狂熱,目前黃金有重蹈覆轍的危險。

 

第三種:具有生產能力的資產:企業,農田和房產等,這是戰勝通脹最靠譜的選擇。

My own preference -- and you knew this was coming -- is our third category: investment in productive assets, whether businesses, farms, or real estate.

 

Whether the currency a century from now is based on gold, seashells, shark teeth, or a piece of paper (as today), people will be willing to exchange a couple of minutes of their daily labor for a Coca-Cola or some See's peanut brittle. In the future the U.S. population will move more goods, consume more food, and require more living space than it does now. People will forever exchange what they produce for what others produce. 人類的基本需求甚少改變

 

不僅不停地買入動能無限的企業,巴菲特和芒格還身體力行,每個人都生了大把孩子,呵呵,我不覺得

是偶然現象。

在格雷厄姆時代,政府和民眾的需求相對克制,通脹還不是生死攸關的課題,因此他對投資的定義相對保守,

只要不踩投資地雷就可保命。

時代今非昔比,投資人不僅要避免踩上地雷股,更要和通脹殊死搏鬥,現在看來巴菲特對投資的定義更加真實。

 

 

 

 

附巴菲特FORTUNE全文:

 

Warren Buffett: Why stocks beat gold and bonds

 

February 9, 2012: 5:00 AM ET

In an adaptation from his upcoming shareholder letter, the Oracle of Omaha explains why equities almost always beat the alternatives over time.

By

Warren Buffett

FORTUNE -- Investing is often described as the process of laying out money now in the expectation of receiving more money in the future. At Berkshire Hathaway (BRKA) we take a more demanding approach, defining investing as the transfer to others of purchasing power now with the reasoned expectation of receiving more purchasing power -- after taxes have been paid on nominal gains -- in the future. More succinctly, investing is forgoing consumption now in order to have the ability to consume more at a later date.

From our definition there flows an important corollary: The riskiness of an investment is not measured by beta (a Wall Street term encompassing volatility and often used in measuring risk) but rather by the probability -- the reasoned probability -- of that investment causing its owner a loss of purchasing power over his contemplated holding period. Assets can fluctuate greatly in price and not be risky as long as they are reasonably certain to deliver increased purchasing power over their holding period. And as we will see, a nonfluctuating asset can be laden with risk.

Investment possibilities are both many and varied. There are three major categories, however, and it's important to understand the characteristics of each. So let's survey the field.

Investments that are denominated in a given currency include money-market funds, bonds, mortgages, bank deposits, and other instruments. Most of these currency-based investments are thought of as "safe." In truth they are among the most dangerous of assets. Their beta may be zero, but their risk is huge.

Over the past century these instruments have destroyed the purchasing power of investors in many countries, even as these holders continued to receive timely payments of interest and principal. This ugly result, moreover, will forever recur. Governments determine the ultimate value of money, and systemic forces will sometimes cause them to gravitate to policies that produce inflation. From time to time such policies spin out of control.

Even in the U.S., where the wish for a stable currency is strong, the dollar has fallen a staggering 86% in value since 1965, when I took over management of Berkshire. It takes no less than $7 today to buy what $1 did at that time. Consequently, a tax-free institution would have needed 4.3% interest annually from bond investments over that period to simply maintain its purchasing power. Its managers would have been kidding themselves if they thought of any portion of that interest as "income."

For taxpaying investors like you and me, the picture has been far worse. During the same 47-year period, continuous rolling of U.S. Treasury bills produced 5.7% annually. That sounds satisfactory. But if an individual investor paid personal income taxes at a rate averaging 25%, this 5.7% return would have yielded nothing in the way of real income. This investor's visible income tax would have stripped him of 1.4 points of the stated yield, and the invisible inflation tax would have devoured the remaining 4.3 points. It's noteworthy that the implicit inflation "tax" was more than triple the explicit income tax that our investor probably thought of as his main burden. "In God We Trust" may be imprinted on our currency, but the hand that activates our government's printing press has been all too human.

High interest rates, of course, can compensate purchasers for the inflation risk they face with currency-based investments -- and indeed, rates in the early 1980s did that job nicely. Current rates, however, do not come close to offsetting the purchasing-power risk that investors assume. Right now bonds should come with a warning label.

 

Warren Buffett: Your pick for Businessperson of the Year

Under today's conditions, therefore, I do not like currency-based investments. Even so, Berkshire holds significant amounts of them, primarily of the short-term variety. At Berkshire the need for ample liquidity occupies center stage and will never be slighted, however inadequate rates may be. Accommodating this need, we primarily hold U.S. Treasury bills, the only investment that can be counted on for liquidity under the most chaotic of economic conditions. Our working level for liquidity is $20 billion; $10 billion is our absolute minimum.

Beyond the requirements that liquidity and regulators impose on us, we will purchase currency-related securities only if they offer the possibility of unusual gain -- either because a particular credit is mispriced, as can occur in periodic junk-bond debacles, or because rates rise to a level that offers the possibility of realizing substantial capital gains on high-grade bonds when rates fall. Though we've exploited both opportunities in the past -- and may do so again -- we are now 180 degrees removed from such prospects. Today, a wry comment that Wall Streeter Shelby Cullom Davis made long ago seems apt: "Bonds promoted as offering risk-free returns are now priced to deliver return-free risk."

The second major category of investments involves assets that will never produce anything, but that are purchased in the buyer's hope that someone else -- who also knows that the assets will be forever unproductive -- will pay more for them in the future. Tulips, of all things, briefly became a favorite of such buyers in the 17th century.

This type of investment requires an expanding pool of buyers, who, in turn, are enticed because they believe the buying pool will expand still further. Owners are not inspired by what the asset itself can produce -- it will remain lifeless forever -- but rather by the belief that others will desire it even more avidly in the future.

The major asset in this category is gold, currently a huge favorite of investors who fear almost all other assets, especially paper money (of whose value, as noted, they are right to be fearful). Gold, however, has two significant shortcomings, being neither of much use nor procreative. True, gold has some industrial and decorative utility, but the demand for these purposes is both limited and incapable of soaking up new production. Meanwhile, if you own one ounce of gold for an eternity, you will still own one ounce at its end.

What motivates most gold purchasers is their belief that the ranks of the fearful will grow. During the past decade that belief has proved correct. Beyond that, the rising price has on its own generated additional buying enthusiasm, attracting purchasers who see the rise as validating an investment thesis. As "bandwagon" investors join any party, they create their own truth -- for a while.

Over the past 15 years, both Internet stocks and houses have demonstrated the extraordinary excesses that can be created by combining an initially sensible thesis with well-publicized rising prices. In these bubbles, an army of originally skeptical investors succumbed to the "proof " delivered by the market, and the pool of buyers -- for a time -- expanded sufficiently to keep the bandwagon rolling. But bubbles blown large enough inevitably pop. And then the old proverb is confirmed once again: "What the wise man does in the beginning, the fool does in the end."

Today the world's gold stock is about 170,000 metric tons. If all of this gold were melded together, it would form a cube of about 68 feet per side. (Picture it fitting comfortably within a baseball infield.) At $1,750 per ounce -- gold's price as I write this -- its value would be about $9.6 trillion. Call this cube pile A.

Let's now create a pile B costing an equal amount. For that, we could buy all U.S. cropland (400 million acres with output of about $200 billion annually), plus 16 Exxon Mobils (the world's most profitable company, one earning more than $40 billion annually). After these purchases, we would have about $1 trillion left over for walking-around money (no sense feeling strapped after this buying binge). Can you imagine an investor with $9.6 trillion selecting pile A over pile B?

Beyond the staggering valuation given the existing stock of gold, current prices make today's annual production of gold command about $160 billion. Buyers -- whether jewelry and industrial users, frightened individuals, or speculators -- must continually absorb this additional supply to merely maintain an equilibrium at present prices.

A century from now the 400 million acres of farmland will have produced staggering amounts of corn, wheat, cotton, and other crops -- and will continue to produce that valuable bounty, whatever the currency may be. Exxon Mobil (XOM) will probably have delivered trillions of dollars in dividends to its owners and will also hold assets worth many more trillions (and, remember, you get 16 Exxons). The 170,000 tons of gold will be unchanged in size and still incapable of producing anything. You can fondle the cube, but it will not respond.

Admittedly, when people a century from now are fearful, it's likely many will still rush to gold. I'm confident, however, that the $9.6 trillion current valuation of pile A will compound over the century at a rate far inferior to that achieved by pile B.

Our first two categories enjoy maximum popularity at peaks of fear: Terror over economic collapse drives individuals to currency-based assets, most particularly U.S. obligations, and fear of currency collapse fosters movement to sterile assets such as gold. We heard "cash is king" in late 2008, just when cash should have been deployed rather than held. Similarly, we heard "cash is trash" in the early 1980s just when fixed-dollar investments were at their most attractive level in memory. On those occasions, investors who required a supportive crowd paid dearly for that comfort.

My own preference -- and you knew this was coming -- is our third category: investment in productive assets, whether businesses, farms, or real estate. Ideally, these assets should have the ability in inflationary times to deliver output that will retain its purchasing-power value while requiring a minimum of new capital investment. Farms, real estate, and many businesses such as Coca-Cola (KO), IBM (IBM), and our own See's Candy meet that double-barreled test. Certain other companies -- think of our regulated utilities, for example -- fail it because inflation places heavy capital requirements on them. To earn more, their owners must invest more. Even so, these investments will remain superior to nonproductive or currency-based assets.

Whether the currency a century from now is based on gold, seashells, shark teeth, or a piece of paper (as today), people will be willing to exchange a couple of minutes of their daily labor for a Coca-Cola or some See's peanut brittle. In the future the U.S. population will move more goods, consume more food, and require more living space than it does now. People will forever exchange what they produce for what others produce.

Our country's businesses will continue to efficiently deliver goods and services wanted by our citizens. Metaphorically, these commercial "cows" will live for centuries and give ever greater quantities of "milk" to boot. Their value will be determined not by the medium of exchange but rather by their capacity to deliver milk. Proceeds from the sale of the milk will compound for the owners of the cows, just as they did during the 20th century when the Dow increased from 66 to 11,497 (and paid loads of dividends as well).

Berkshire's goal will be to increase its ownership of first-class businesses. Our first choice will be to own them in their entirety -- but we will also be owners by way of holding sizable amounts of marketable stocks. I believe that over any extended period of time this category of investing will prove to be the runaway winner among the three we've examined. More important, it will be by far the safest.


轉載 金磚 極品 牛排 巴菲特 巴菲 投資 的新 定義 BILL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132

昔日追捧的題材 今日燙手的標的 金磚四國 神話破滅


2012-7-23  TWM




過去10年,無疑是金磚四國的輝煌年代,2012年的今天,中國經濟不保八、印度信評遭調降、俄股重挫、巴西零成長,金磚四國敗象頻傳。經濟高成長、股市高報酬的光芒不再,全球經濟何去何從?你的投資又該怎麼辦?

撰文‧楊紹華 研究員‧楊寶楨「金磚四國的股市,能繼續維持亮眼表現嗎?」二○一○年五月,高盛證券發表研究報告,名為「這還是金磚四國的年代嗎?」報告中,高盛以投資人最關切的股票市場作為文末結論。

金磚四國股市盛世不再

高盛的答案,分為三個簡單部分。

首先,回顧過去。

「就股票市場來說,過去十年,無疑是屬於金磚四國的年代。」○一年一月到一○年五月,即使期間經歷百年一遇的金融海嘯衝擊,但金磚四國股市至少都有兩倍以上漲幅,累積了驚人的報酬空間。

其次,給予希望。

「如果市場相信金磚四國的消費成長潛力,那麼,股市仍有令人驚豔的表現空間。」報告中,高盛特別強調四個金磚國度未來的股市主要題材,仰賴於快速崛起的中產階級消費力。

至於答案的最後部分,也是最具體、最重要的一部分。

「然而,股票市場的特質是這樣的,只有在經濟成長表現遠超出人們原先期待時,才能吸引投資人繼續追進。」報告分析,金磚四國股市的十年盛世,來自於「經濟成長力道讓市場嚇一跳」,但是到了今天,它們的成長故事早就已經眾所皆知,人們對金磚四國也有更高的期待。

於是,報告做出以下結論:「機率極低。金磚四國股市維持過去十年相同程度表現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自從○一年十一月高盛首度發表金磚四國報告,十年之內,高盛陸續發表十二篇相關研究報告,而直到一○年五月,高盛才首次對金磚四國的股市未來展望抱持保留態度。

接下來的兩年,我們愈來愈能清楚看見,走過十年風華的金磚四國,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無論是經濟或股市表現,的確已經褪色。

七月十三日,中國公布一二年第二季GDP(國內生產毛額)成長率為七.六%,創金融海嘯高峰○九年第一季以來的新低,而上半年GDP成長率七.八%的成績,也讓所謂的「經濟成長不保八」,從原先市場以為「只是官方的悲觀預期」,成為明確發生的真正現實。

失速的經濟撐不住過高的期待在印度,今年第一季GDP成長率僅五.三%,創九年以來新低水準;更糟的是,六月間,信評機構惠譽將印度主權評等展望調降為 「負向」,意味在短期之內可能將該國的主權評等下調一級。事實上,印度現階段的主權評等即是「投資等級中的最低級」,若往下調,將立即淪為「非投資等 級」,勢必造成資金進一步大量逃離。

至於巴西和俄羅斯,成長表現比中、印更弱。今年第一季經濟成長率分別只有○.八%及四.九%,兩個原物料出口大國,過去十年坐享新興國家強大的新增需求帶動經濟,如今,需求減緩,兩國自然成長失速。

從高盛兩年前對於股市展望的警示,到四國今年以來所繳出的經濟成績單,不得不承認,我們必須重新看待金磚四國。經過十年的高速成長之後,投資價值幾乎被市場「神化」的金磚四國,如今,到了重回凡塵的時候。

○三年十月,高盛首度對金磚四國未來的經濟成長率做出長期預測,在這篇名為「與金磚四國一起作夢」的報告中,高盛拆解了金磚四國在二○五○年以前的經濟成長脈絡。從中可以發現,在高盛對中國的評估裡,經濟高速成長的「賞味期限」,本來就只有十年而已。

人口結構撐不住產業的轉型報告中,高盛預測中國在○一至○五年的平均GDP成長率是八.○%、○六至一○年是七.二%;接下來,成長速度劇減,一一至一五年平均成長率預測為五.九%,再五年,則只剩下五%水準。

對比實際情況,中國的確抓住了這黃金十年,並且,成長速度還遠遠超出高盛的預期。○一至○五年的平均經濟成長率達到九.七%,○六到一○年更有一一.二%的水準。事實上,不只是中國,印度、巴西等金磚國家,過去十年的經濟成長率,或多或少也都超越了高盛的原先預期。

「太快了!」金磚四國在過去十年的經濟加速,有點像是賽車場上疾駛中的跑車,進入直線加速的跑道時興奮過頭,只顧著重踩油門,卻忘了適時放鬆控制速度,於是,面對接下來的彎道,恐怕得要更用力地踩緊煞車,否則,就會衝出跑道。

對於中國來說,令其不得不減速的彎道來自於高齡化所衍生的種種問題。在瑞銀集團中國區首席經濟學家汪濤稍早所撰寫的「中國經濟未來二十年」報告中,提出這 樣一個大哉問:「中國是否會未富先老?」快速高齡化,正在中國衍生出種種經濟問題。年輕勞動力減少,代表中國過去三十年仰賴的製造業動能終將失速;另一方 面,即將邁入高齡的龐大人口,則正在為老年生活積極準備,他們寧願拚命儲蓄,而不願用力消費。兩相加乘的結果,中國正面臨著「製造業必將減速,卻不易朝服 務業轉型」的困境。

基礎建設跟不上經濟的發展除此之外,四國所面臨的共同難題,是基礎建設跟不上經濟發展的速度。去年七月高盛發表的「金磚四國進展報告」,是目前高盛對於金 磚四國的最新研究結果,報告中的前言開宗明義:政府必須催動基礎建設加速投資,否則,金磚四國未來的成長必將受限。文中點名,巴西的基礎建設,目前仍在 「相對未開發」的低等階段。

七月上旬,「末日博士」魯比尼在自己的推特(Twitter)上這麼寫道:「我之前說的經濟『超完美風暴』,看來就要成形了。」他所謂的超完美風暴,包含了四項因素:美國成長停滯、歐洲經濟衰退、中東政治緊張,以及金磚四國為主的新興國家經濟減速。

金磚四國減速,將對世界經濟造成什麼傷害?只要觀察當今全球GDP前十二大國家的成員名單,就能輕易看見世界經濟的迫切危機,及金磚四國的中流砥柱關鍵地位。

十二國當中,排名一、三位的美國、日本,成長動能已難樂觀;排名四、五、七、八、十二位的國家,分別是德、法、英、義、西,均身處歐債風暴重災區。而金磚 四國的中、巴、俄、印,名列全球經濟規模第二、六、九、十一位,一旦這四個國家的經濟也淪陷,你可以說,占全球GDP七成比重的十二大經濟體,幾乎已經全 面潰敗。

隨著直線加速的跑道已至盡頭,過去十年瘋狂衝刺的金磚四國,能不能漂亮地減速換檔,克服眼前的急轉彎道?正考驗著四國領導者的智慧。

這是重新看待金磚四國的時候,中、印、俄、巴,或許仍是世上成長最快的主要經濟體,也是世上最具長期成長潛力的國家,但,投資價值已不該再被過度神化;它們正面臨了減速的壓力,甚至,也面臨著衝撞崩毀的危機。

金磚四國,褪色中!

中國

‧黃金盛世:

股市~ 2001年底至08年5月上證指數上漲270% 經濟~2003年至07年GDP連五年雙位數成長,平均每年成長11.7%

‧光芒褪色:

股市~ 2008年5月至今上證指數下跌65% 經濟~2012年第二季GDP成長7.6%,全年難「保8」

印度

‧黃金盛世:

股市~2001年底至10年11月BSE30指數上漲542% 經濟~2005年至07年GDP連續三年成長率逾9%,平均每年成長9.5%

‧光芒褪色:

股市~2010年11月至今BSE30指數下跌19% 經濟~2012年第一季GDP成長5.3%,創九年新低

巴西

‧黃金盛世:

股市~2001年底至08年5月BOVESPA指數上漲441% 經濟~2003年至08年間,其中三年GDP成長率逾5%,平均每年成長4.8%

‧光芒褪色:

股市~2008年5月至今BOVESPA指數下跌27% 經濟~2012年第一季GDP成長僅0.8%,經濟零成長

俄羅斯

‧黃金盛世:

股市~2001年底至08年5月RTS指數上漲857% 經濟~2003年至07年GDP連續五年成長率逾6%,平均每年成長7.5%

‧光芒褪色:

股市~2008年5月至今RTS指數下跌45% 經濟~2009年以來GDP成長從未超過5%,為金磚國家僅見衝太快!

金磚四國緊急煞車是必然

01到10年,中、印、巴GDP成長明顯超過高盛「金磚報告」預測值然而,金磚四國對基礎建設投資卻未能跟上經濟發展速度

昔日 追捧 題材 今日 燙手 的標 標的 金磚 四國 神話 破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5351

聯想的金磚拼圖

http://www.cbnweek.com/yuedu/ydpage/?raid=2204
 北京時間9月6日凌晨1點多,CEO楊元慶向聯想全體員工發了一封郵件,宣佈了聯想收購巴西一家消費電子公司CCE的消息。


  這次收購花費大約1.5億美元。它所收購的巴西CCE公司旗下包括電腦、手機、電視三塊業務。


  這是聯想近年頻繁收購中的一個非典型案例。


  這次在巴西收購的特別之處在於,以往聯想收購大部分股份的德國Medion、日本NEC都是發達國家、成熟市場中的企業,但巴西卻是發展中的新興市場。


  從2009年以來,聯想一直都是複製自身在中國的傳統價格和渠道戰略:在新興市場傾盡全力,在這些對價格相對敏感的地區,依靠高性價比、在渠道中鋪滿 自己的產品來獲得市場份額,並隨著這些PC市場並不飽和、遠沒能人手一台電腦的國家的消費能力上升,自身的銷量和市場份額也隨之上漲。在成熟市場,聯想實 行的則一貫是「保衛」戰略,其投入力度、對市場佔有率的重視程度都十分不同。


  由於新興市場的高增長,以及惠普、戴爾這樣的競爭對手對PC市場的悲觀和懈怠,聯想PC出貨量連續13個季度超越整體行業增長,並連續11個季度成為全球前四大廠商中增長最快者。


  聯想在新興市場上的範例是俄羅斯和印度。聯想的俄羅斯業務興起的原因,除了奧運帶來的品牌效應外,第一,是由於在「超級銷售」陳紹鵬的帶領下,聯想的 俄羅斯團隊依靠對俄羅斯渠道商的頻繁交流、給對方更優惠的政策和條件,打開了當地的渠道;第二,則是提供高性價比的產品,首先聯想在金融危機導致的供貨危 機中提供了高性價比的上網本,之後又在其他對手沒太反應過來時提供了適合俄羅斯市場的4G產品。用了3年時間,聯想在俄羅斯PC市場的佔有率從0.9%躥 升至10%。


  巴西的市場地位毋庸置疑:巴西不僅是全球第五大個人電腦市場,而且根據摩根士丹利的報告,巴西現在的PC普及率只有40%,遠遠低於發達國家85%的普及率,這意味著這個市場潛力巨大。


  早在2008年,就曾有消息稱聯想打算收購巴西第一大PC廠商Positivo,但因為對方要價太高和金融危機而擱置。


  但在巴西,聯想之前的業務進展卻不那麼盡如人意,雖然聯想早在2009年年底就向這個市場派出了曾任聯想中國區總經理的夏立。


  並且,在2011年正式任命夏立為巴西地區總裁時,聯想還曾公開對媒體表示希望能將巴西的市場份額增長到10%以上。而截至今年3月,聯想在巴西的市 場份額僅為約3.6%,聯想CFO黃偉明在宣佈收購CCE時稱聯想2011年在巴西的市場份額為8%左右,在巴西的PC市場上排名第七。


  總結起來,在新興市場的成功,第一非常依賴與本地人的關係。


  楊元慶上個月曾對媒體表示,聯想在初期開拓俄羅斯、巴西等市場時,通常是從中國選派管理人員,以此保證能夠拷貝在中國市場賴以成功的經營模式。


  但現在,他認為「再深入做,還是要依賴於本地的人才」。如今,聯想在美國任命了大衛·史莫克(David Schmoock)為總裁,在歐洲,聯想今年挖來了宏碁前CEO、意大利人蘭奇(Gianfranco Lanci)出任EMEA(歐洲、中東與非洲地區)總裁。


  選擇併購一家本土公司,無疑是獲得本地化人才的好辦法。聯想表示,這次收購CCE後,將維持原有的管理團隊不變。此次收購完成後,聯想集團在巴西的員工人數將在兩年內,從目前的大約250人上升至超過4000人。


  贏得新興市場需要提供高性價比的產品,不過,與在跟中國毗鄰的俄羅斯做法不同,巴西跟中國相隔了大半個地球,如果選擇中國工廠的產品,僅運費就花費不菲。此外,在巴西,進口商品還面臨著需要繳納高額關稅的問題。


  基於以上原因,今年7月,聯想集團已經宣佈要投資3000萬美元,在聖保羅建立新的PC工廠。而收購CCE,則意味著聯想可以一下擁有這家公司主要在巴西免稅區的7家工廠。黃偉明稱,在寫給員工的信中,楊元慶稱收購CCE的好處包括,「獲得位於巴西的重要生產基地」。


  收購的好處還在於,基於巴西特殊的緊急狀況—2014年將主辦世界盃、2016年將主辦夏季奧運會—能讓聯想趕在這兩項盛事之前做好準備,享受由這兩項賽事帶來的政府投資、旅遊等對巴西經濟和消費的拉動,包括對電腦、手機等產品的消費能力的提升。


  「我們可以自己做,」聯想的亞太和拉美區總裁Milkovan Duijl曾對外國媒體說,「但我們就會錯過世界盃,錯過奧林匹克。」


  雙方預計這次收購將在2013年第一季度完成。


  當然,收購CCE,還意味著聯想將獲得這家公司在巴西市場上排名第6、去年出貨70多萬台PC、略多過聯想的PC市場份額。兩家聯合後,將成為巴西市場上的第三大PC廠商,市場份額達到14%至16%,僅次於本土廠商Positivo和惠普。


  在聯想難以打開局面的德國和日本,收購德國的Medion公司後,其市場份額馬上翻了一倍,在日本與NEC合資並控股合資公司後,也就相當於聯想佔有 了日本25.4%市場的把控權。在截至今年3月底的年報顯示,聯想集團在成熟國家市場盈利為3.53億美元,銷售佔比達到了中國區一樣的比重,都為 42%,日本和德國的兩起併購作用顯著。


  聯想和楊元慶在各個場合都表現出了對於成為全球PC市場第一的強烈渴望。


  尤其是當全球第一這個目標越來越觸手可及時,聯想就越愛談這個目標。截至6月30日,聯想全球市場份額升至15%,與惠普僅相差0.7%,而在去年同 期,雙方差距還高達6%。當宣佈對巴西CCE的收購後,聯想的CFO黃偉明這樣對媒體計算聯想的市場排名:用IDC的數據差距大概是0.5%,當季度大概 差60多萬台;用Gartner的數據,差距就大概只有20萬台,跟惠普的「差別應該不會太大了」。


  去年進行了兩次收購、今年也進展到第二次收購的聯想明確表示了自己對收購的熱情。「在任何地方,如果有這個機會,我們肯定會繼續做這個收購,」黃偉明稱,收購時聯想主要考慮是不是產品互補、團隊文化能否融合、價錢是否合適。


  但聯想並非一門心思僅僅考慮傳統PC市場。與去年兩次集中在傳統PC領域的收購不同的是,聯想今年的第一次收購是為了做云存儲。


  而這一次,聯想則能「在PC時代的產品領域迅速佔領有利的市場地位」,「向巴西增長最快的細分市場提供個人科技產品……特別是手機和電視」,楊元慶在郵件裡這樣寫道。


聯想 的金 金磚 拼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7390

封面故事——金磚防火牆 井底望天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21090fd0102ed0b.html

在這張圖裡面,不論是印度、南非、巴西,還是俄羅斯,在國際金融領域裡面,都是沒有啥發言權的。

而且還在G4——美國、歐元區、日本和英國這4大發達經濟體,在大規模地寬鬆造成的資本氾濫性的洪水大起大落中,連自身的保護能力,都不足夠。

所以現在大家搞一個一千億美元的防火牆基金,最起碼的底線,是可以解決金磚國家內部的融資問題,防止這些國家,不會受到西方對沖基金的攻擊。

在1千億美元中間,當然是中國老大出410億美元,南非老小出50億美元,其他三家各出180億美元。

如果以為這個資金庫,只不過是為了自保,那就大錯特錯了。

因為在這個資金庫建立的時候,首先是有一個更重要的問題,那就是金磚國家聯合體之間,首先是有大家央行之間的貨幣互換。

也就是說,大家內部的交易,要麼採取互相之間用本幣交易,要麼採取用人民幣做本幣交易。

而至於大家要到經濟體聯盟的外部去交易的話,也許還是必須用美元。

那麼這個基金庫,就會解決大家在緊急情況之下的美元需求。

其實說白了,這個就是金磚國家自己說話算話的國際貨幣基金會IMF。

不過以前中國、日本和韓國,已經有這樣的東亞外匯儲備,作為穩定東南亞經濟的東亞貨幣基金會。

也許有一天,這個金磚國家基金會,就會轉守為攻,開始介入其他地區性的金融事務,比如說東亞國家的、非洲國家的、拉美國家的,以及獨聯體國家的。

這些都是一直被國際貨幣基金會歧視的國家和地區。

或者就像我在《大國遊戲》中提到了,另開一桌哈。

既然有了金磚同學的國際貨幣基金會,那麼就理所當然地,需要搞一個金磚同學的世界銀行。

陳元老哥有新工作哈。

然後,就是首腦會議,央行行長會議,財政部長會議,工商聯合會,等等,就是另一套國際新次序。

本來最理想的法子,就是國際金融體系改革,讓金磚同學們在現有體系中,具有更多的發言權。

不過人家歐美的老貴族們,不樂意讓泥腿子們分享權利。

或者開出一個高價,讓你去買本來屬於你的權利。

那還不如自己開一桌,等這裡搞大了,大家可以考慮兼併的問題。到時候,還不知道是誰去吃掉誰呢。

好像就是國際太空站和中國太空站的玩法哈。

封面 故事 金磚 防火牆 防火 井底 望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4747

金磚國家組建1000億美元基金應對美聯儲收縮QE

http://wallstreetcn.com/node/55549

根據路透社報導,北京時間週四金磚五國商議決定將共同出資1000億美元設立基金用以穩定貨幣市場,應對美國的QE撤出計劃。

中國手握世界上最多的外匯儲備,將向資金池貢獻最大份額的資金。中國將提供410億美元,印度、巴西和俄羅斯各提供180億美元,南非提供50億美元。不過這次1000億美元的規模已經比當初設想的2400億美元少了很多,並且官方聲明表示,此基金還需要等待一段時間才能真正運行。

廉價的美元在過去幾十年中促進了包括巴西、俄羅斯、中國以及南非的經濟繁榮,但是自從今年5月伯南克警告將要退出債券購買計劃以來,這些經濟體均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打擊,設立共同基金的計劃應運而生。

今日,中國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在聖彼得堡舉行的G20峰會的講話中表示:此次設立的基金規模將為1000億美元,中國將會分攤最大的份額。朱副部長和俄羅斯財政部副部長Sergei Storchak也都提到目前還有很多細節有待商榷,Storchak副部長對媒體說道:我們不願意製造出過多不必要的期望,雖然現在總額1000億美元是確定下來了,但是我暫時還不知道怎麼去籌集這些錢。這顯示出本次基金組建還只是處在起步階段。

不過令人擔憂的是金磚國家的團結程度還略顯不足,比如正在商議中的金磚國家聯合發展銀行計劃,其資本規模大約為500億美元,各方還在為分別出資多少的問題爭論不休,不能達成一致意見。

金磚 國家 組建 1000 美元 基金 應對 美聯儲 美聯 收縮 QE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4815

2013年製造業的「意外」:金磚國家集體不及格

http://wallstreetcn.com/node/70671

2013年是全球製造業發展回暖的一年,但凡事總有例外。巴西、俄羅斯、印度和中國這「金磚四國」(BRIC)集體成為「例外」。

德意志銀行G10外匯策略全球主管Alan Ruskin的圖表展示了2013年全年數據供應商Markit的各國製造業PMI表現。

PMI, 制造业PMI, 制造业, 金砖国家,中国

上圖可見,除了丹麥和金磚四國,去年包括中國台灣在內的全球其他國家地區製造業PMI都表現不錯。

即使是土耳其、匈牙利和印度尼西亞這樣的非金磚四國新興市場國家也成功地擺脫收縮,波蘭、希臘、捷克和中國台灣都強勁擴張。

日本、美國和歐元區這類發達市場恢復活力。

2013 製造 業的 意外 金磚 國家 集體 及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7181

金磚四國之父:不要投資新興市場那些概念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73353

BRIC,MINT,CIVETS,哪個名字能激發出你的投資興趣?很多對沖基金經理在新興市場中尋找下一個機會時,他們的選擇是:都不! 前高盛首席經濟學家吉姆·奧尼爾(Jim O'Neill)於2001年拋出了這個新說法。當年,他最重要的成就是提煉出BRIC————金磚四國這個詞和相關概念。BRIC分別代表著巴西(Brazil)、俄羅斯(Russia)、印度(India)、中國(China)。正因如此,奧尼爾贏得了金磚之父的名號。 繼BRIC之後,奧尼爾近期又提出“薄荷四國”(MINT)這個概念。MINT————Mexico, Indonesia, Nigeria, Turkey 。他強調, MINT是一個經濟概念,而非投資概念。 這些國家往往經濟發展動力十足,尤其是近些年。不過,這並不能保證在這些國家的投資就能獲得收益。概念詞投資的吸引力正在褪色。金磚四國的投資者相信當地經濟發展並不能轉化為股市收益,部分分析師批評稱,類似俄羅斯和中國還存在政府對股市的聯合監管。 過去三年,在MSCI追蹤新興市場股市的指數中,金磚四國的表現很糟糕,落後於發達國家市場。而據Lipper統計數據,金磚四國的基金所管理資產總量已經從210億歐元降至90億歐元,期間不過是從2010年年終到2013年年終的短短三年。投資更廣闊新興市場的股票基金正是在那時多起來的。 基金經理們當初被這些光鮮時尚的概念所蠱惑而進入當地股市,如今卻因損失慘重而倉皇逃離。高盛旗下金磚四國基金過去三年間已經跌去20%。匯豐去年關閉了旗下的CIVETS基金,全面令該公司基金經理退出了新興市場,包括哥倫比亞、印尼、越南、埃及、土耳其和南非。 基金經理們稱, 這樣的國家組合並沒有考慮到不同國家的經濟發展階段,還可能將其他有前途的市場排除在外。在這些國家群組的股市中,用以吸引國外投資者的上市公司還常常業績表現不佳。 奧尼爾的這種分類安排當然不算完美。土耳其去年夏天的反腐敗調查就引發了民眾遊行示威。而尼日利亞則有可能在明年大選之前遭遇政壇動蕩。作為新興市場之一的印尼出現了巨額經常賬赤字,糟糕的經濟狀況嚇跑了投資者。 “墨西哥、印尼、尼日利亞和土耳其的確都是很有意思的國家,但這不足以支持他們捆綁列編為一個國家群組。”摩根大通新興股市首席投資官Richard Titherington這樣認為。他更傾向於以高回報率的市場等概念對一些國家進行群組, 金磚四國和薄荷四國都關心本國人口統計數據,由於年輕人口龐大,這些國家的經濟將受到推動而迅猛增長。 這其中的先鋒國家極具吸引力。例如尼日利亞,該國股市表現非常出色,去年猛增200%。不過,相比於已經確立的新興國家,那些先鋒國家還處於早期發展階段。據IMF預估,若以購買力平價來衡量,尼日利亞人均GDP去年大約為2800美元。而印尼為5000美元,墨西哥和土耳其均為15000美元。 匯豐先鋒國家基金經理Andrew Brudenell表示, 僅僅依賴人口統計數據就做出投資決定顯然是極具風險的。 人口統計當然是一個投資標準,另外一些也是。我們不會決定投資‘薄荷四國’是否適合,但還有很多國家值得考慮。 路透提醒投資者,應當觀察那些企業監管較為疲弱、或者貨物貿易和服務水平仍有待提升的國家,他們都具有增長潛力。 土耳其市場表現常常令人崩潰。就在美聯儲上月宣布縮減QE之前,投資者早已撤離了該國貨幣市場,致使土耳其里拉遭遇沈重打擊。里拉兌美元匯率在2013年最後半月內,幾乎每天都刷新最低紀錄。因土耳其高度依賴能源進口,里拉暴跌致使土耳其要多支付近10%的資金來進口石油。 土耳其股市過去三年表現差勁。國內反腐調查更是加劇了這種慘狀。2013年,伊斯坦布爾股市成為全球表現第二差的股市。先鋒投資新興市場負責人Mauro Ratto稱:“土耳其股市長期看漲,但短期風險很高。” 路透文章還表示, 各個國家經濟發展狀況可能不盡相同,但所有新興市場國家都存在一個風險:股市表現並不總是由本國經濟主導,而是同全球經濟前景相關。 “這些國家根本沒有獨立的貨幣政策周期,”瑞銀英國首席戰略投資家Bill O'Neill評論稱,“新興市場短期將被動掙紮。” 奧尼爾表示, 投資者錯誤地理解了金磚四國。我必須要強調,要將BRIC作為經濟概念,只能將其作為一名‘金磚先生'遠觀,而不可褻玩。看看薄荷四國,四位成員國對全球GDP貢獻率均超1%。尼日利亞除外——其貢獻率將超過1%。 對投資者來說,時間還是那麽重要。高盛金磚四國基金收益過去三年下跌,不過,相比於八年前該基金剛剛創立之時,基金投資收益已經上漲了26%。
金磚 四國 之父 不要 投資 新興 市場 那些 概念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0000

金磚國家開發銀行背後的中印之爭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98162

據路透社報道,金磚五國已經就開發銀行相關事項達成廣泛共識,該銀行初始資金為1000億美元。 新成立的開發銀行將是發展中國家在國際金融結構中擴大影響力的象征,而長久以來這都是由歐美國家通過IMF和世界銀行所主導。 7月15日,中國、巴西、印度、俄羅斯和南非預計將在巴西召開的金磚五國峰會上簽訂協議並正式宣布成立金磚開發銀行。 關於成立銀行的談判已經持續了2年。部分成員擔心中國試圖通過註入更多的資金來獲得更多的股權。 這其中中印的分歧格外明顯。印度希望每個國家出資100億美元,銀行的初始資金的最大規模控制在500億美元。 而中國希望初始資金達到1000億美元。《印度斯坦時報》報道,中國也希望出資份額高於20%,這將給中國更大的控制權。中國希望在金磚發展銀行擁有更大的影響力,其認為即便是亞洲發展銀行,“美國及其盟友的影響力也過大”。 該報引述知情人士稱,集團主要成員更加傾向讓所有國家的投資金額一致,每個國家貢獻100億美元,各國擁有平等權利。 這其中的分歧需要通過協商來解決。外交部副部長李保東今日在中外媒體吹風會上表示,在盡快成立金磚國家開發銀行問題上,金磚國家具有廣泛共識。 目前,各方在具體的技術問題上還有不同看法,但是通過金融渠道,各方正進行密切磋商。我們的目的是使銀行盡快成立、落地,我們對這次會晤就成立金磚國家開發銀行達成共識充滿信心。 關於金磚國家開發銀行各國出資額的問題,李保東指出,中國歷來主張在平等互利的基礎上,通過友好協商就金磚銀行的金融方面安排達成共識。 在銀行總部方面,四國均在競爭。華爾街見聞此前曾提到,中國、俄羅斯、印度和南非都已提名各自國家的一座城市作為金磚國家發展銀行的總部,上海在激烈的總部之爭中暫時領先。最終決定可能將在7月峰會上宣布。 在7月的峰會上,該銀行首任行長可能也會宣布,行長人選或五年輪換一次。此外,金磚國家當前正成立外匯儲備池,峰會上或將成立1000億美元的應急基金,此舉可幫助成員國抵抗未來的金融危機。
金磚 國家 開發 銀行 背後 中印 之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5190

金磚峰會:中國將大手筆投資巴西基建 或購買巴西飛機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99105

在參加完金磚國家第六次峰會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計劃繼續留在巴西,進行國事訪問。(更多全球財經資訊,請加微信號:wallstreetcn)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中國官員將在今後幾日宣布中國對巴西交通、能源和食品行業的投資。 巴西中巴商會會長Charles Tang表示,這些投資,包括鐵路、發電廠以及石油鉆井,將對中巴雙方有益。 Tang說: 中國對巴西大宗商品有著濃厚的興趣,所以他們希望投資巴西鐵路,降低運輸成本。考慮到巴西政府希望吸引基礎建設方面的投資,這是一個雙贏的局面。 巴西貿易及發展部部長Mauro Borges稱: 中國和巴西正尋求雙方經濟合作方式的改變。巴西希望能向中國出口更多的高價值產品。 中國是巴西最大的貿易夥伴,去年,巴西向中國出口額高達218億美元,其中多數出口產品是鐵礦石和大豆。 2010年,巴西經濟增長陷入疲軟。巴西今年GDP增長預計低於1%。分析師指出,缺乏必要的物流以及交通基礎設施投資是制約經濟發展的主要原因。 中國領導人以及國有企業多年來努力在全球範圍內購買自然資源。過去,中國公司在海外瘋狂購買。買下農田、礦山以及其他資產。這樣的購買方式引發了某些國家對國家安全的擔憂。這樣不佳的反應使得中國改變了購買策略。 中國公司目前會購買加工廠的股權,而不是直接購買大豆農田。這是一種更為精明的投資方式。通過進入生產的環節中,中國企業可以確保供應、去掉中間人並降低成本。 Borges表示,中國將繼續在商品領域與巴西進行重要的合作,但巴西希望可以擴大出口產品的範圍。 相比於出口加工後商品,出口原材料所帶來的收益小很多。巴西希望自己向中國出口的不再僅僅是大豆和鐵礦石,而是加工食品、紙漿產品以及飛機等高附加值產品。 Borges稱,習近平主席訪問期間,中巴雙方很可能簽署一項巴西向中國出口飛機的合同。而巴西在加工食品上具有很大的競爭優勢。在紙漿產品上,通過基因技術,巴西成功讓樹加速成長,以用於紙制品生產。
金磚 峰會 中國 大手筆 大手 投資 巴西 基建 購買 飛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6212

金磚國家舉行第六次峰會 中印爭奪金磚開發銀行控制權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99082

金磚國家領導人齊聚巴西,然而吸引他們到訪巴西的並不是剛剛落幕的世界杯,而是金磚國家第六次峰會。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和南非將在巴西進行為期兩天的會議,會議的主要議題是金磚開發銀行。(更多全球財經資訊,請加微信號:wallstreetcn) 華爾街見聞網站此前提到,關於成立銀行的談判已經持續了2年。部分成員國擔心中國試圖通過註入更多的資金來獲得更多的股權。這其中中印的分歧格外明顯。印度希望每個國家出資100億美元,銀行的初始資金的最大規模控制在500億美元。而中國希望初始資金達到1000億美元。《印度斯坦時報》報道,中國還希望出資份額高於20%,這將給中國更大的控制權。 金磚開發銀行總部的位置也一直是中印爭奪的核心。在銀行總部方面,各國均在競爭。南非也已經表示,希望金磚開發銀行總部能設在約翰內斯堡。印度總理莫迪或將在本次峰會上,爭取將總部設在印度。然而,考慮到上海已經擁有建立開發銀行的相關基礎,莫迪或許很難如願以償。 在此次峰會上,該銀行首任行長可能會被宣布,行長人選或五年輪換一次。此外,金磚國家當前正成立外匯儲備池,峰會上或將成立1000億美元的應急基金,此舉可幫助成員國抵抗未來的金融危機。
金磚 國家 舉行 第六 六次 峰會 中印 爭奪 開發 銀行 控制權 控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6218

揭秘金磚銀行背後的鬥爭:中印爭奪總部 巴西做和事佬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99679

昨天,中國、巴西、俄羅斯、印度和南非一紙《福塔萊薩宣言》,宣告了金磚銀行的成立。 這家銀行承載著新興市場國家挑戰現有國際秩序的重大使命,但其背後成立過程卻充滿了坎坷,大家在合作的同時對強勢的中國也不無提防之心。印度和中國昨天最後時刻都還對總部位置爭執不下,直到巴西將行長讓給印度才促成最終協議。 挑戰世界銀行和IMF 與源自布雷頓森林體系的IMF和世界銀行不同的是,金磚銀行擺脫了歐美發達國家主宰的等級森嚴的秩序,是由新興市場國家搭建的全新的援助機制。平等和民主是金磚銀行最大的特點。 最終的協議皆大歡喜,金磚銀行總部將設在中國上海,首任理事長來自俄羅斯,首任董事長來自巴西,首任行長來自印度,區域性中心設在南非。 巴西財長Guido Mantega表示,與歐美主宰的IMF和世界銀行不同的是,金磚銀行“非常民主”。這從初始資金的比例也可以看出,500億美元初始資金中,每個國家均出資100億美元,各占20%。 每個成員國都有權從1000億美元的應急儲備資金中支取相應的金額。中國雖然出資410億美元,但最多能從中支取205億美元。巴西、俄羅斯和印度可以從中支取180億美元,與其出資額一致。南非能夠支取100億美元,是其出資額的兩倍。 自2001年“金磚國家”的概念被高盛奧尼爾提出之後,金磚國家在全球的影響力與日俱增。2001年,金磚國家的出口占全球份額的8%,而2011年該份額已經增長至16%。 需要指出的是,雖然金磚五國是金磚發展銀行的發起國,但其成員可以繼續增加。而其貸款對象也不會只針對五個發起國, 可以包括所有發展中國家。金磚銀行很快便會迎來的新成員或包括墨西哥、印度尼西亞、阿根廷等國家。 中印爭總部 巴西做和事佬 雖然有著“一致對外”的目標,最終結果看起來也“皆大歡喜”,但金磚銀行的成立過程卻充滿了坎坷。這期間各國在多個問題上始終爭執不下,大家在合作的同時對相對強勢的中國也不無提防之心,一些問題直到最後時刻才達成一致。 首先,印度和中國在初始資金規模上就存在爭議。印度希望每個國家出資100億美元,銀行的初始資金的最大規模控制在500億美元。而中國希望初始資金達到1000億美元。中國還希望出資份額高於20%,這將給中國更大的控制權。 其次,正如上文提到,在應急儲備資金的使用上,雖然中國出資最多達到410億美元,但為了公平起見,最終中國只能支取出資額的一半。 最後,在銀行總部方面,四國均在競爭。華爾街見聞此前曾提到,中國、俄羅斯、印度和南非都曾提名各自國家的一座城市作為金磚國家發展銀行的總部。但最終,還是上海笑到了最後。 路透援引參與討論的高級官員消息稱,一直到本周二,金磚國家內部依然沒有對銀行總部歸屬達成一致,中國和印度在這一問題上一直爭執不下。最後時刻,巴西提出退出對行長的競爭,將首任行長讓給印度,才最終促成了協議。 西方顯然也看出了金磚國家內在的緊張關系。對於這個旨在挑戰他們主宰的國際秩序的新銀行,他們的心態頗為微妙。比如路透就不無醋意地說,金磚銀行最終要想成功,最大的挑戰就在於“老大哥中國”。
揭秘 金磚 銀行 背後 鬥爭 中印 爭奪 總部 巴西 和事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6504

金磚銀行背後的大國博弈:中俄聯手挑戰美國制定的全球秩序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99668

(普京、默克爾在德阿世界杯決賽上交談) 金磚國家開發銀行不僅在挑戰了IMF-世行為骨架的金融體系,更意味著全球最大的新興國家將有實力挑戰冷戰結束後美國制定政治體系。 五個最重要發展中國家,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和南非在5年多的艱苦談判後,在巴西福塔萊薩發表聲明決定啟動金磚開發銀行,該行資本金為1000億美元,各成員國認繳的啟動資金額度為500億美元。 此外他們還同意設立1000億美元應急儲備基金來應對金融危機沖擊。 魔鬼在細節 亞洲時報評論稱,“福塔萊薩”的重要性,不只是在宣布金磚開發銀行。更為重要的在於該銀行的運作:未來金磚國家將能夠挑戰按照“華盛頓共識”制定全球地緣政治格局。 1989年陷於債務危機的拉美國家急需進行國內經濟改革,美國國際經濟研究所的約翰·威廉姆森(John Williamson)對拉美國家提出包括增強財政紀律,壓縮財政赤字,降低通貨膨脹率,穩定宏觀經濟形勢等10項改革措施。 由於這些思想秉承了亞當·斯密自由競爭的經濟思想,與西方自由主義傳統一脈相承。後來人們將這些觀點稱之為“新自由主義的政策宣言”,並此成為新興國家轉型的普遍方案。 著名學者諾姆·喬姆斯基稱:新自由主義的華盛頓共識是以市場經濟為導向的一系列理論,它們由美國政府及其控制的國際經濟組織所制定,並由它們通過各種方式進行實施” 《亞洲時報》認為,金磚開發銀行意義超越經濟和金融,其核心就是地緣政治:新興國家拿出了一個新的方案,替代正走向失敗的“華盛頓共識”。 《金融時報》認為金磚集團的目標已經遠不止建立一個反西方的陣地。金磚銀行使得金磚集團的合作上升至全新層次,其重要性也不可同日而語。金磚銀行不僅計劃扮演一個被迫切需要的角色,向快速增長的新興經濟體提供發展融資,它還意圖在這一過程中向世界呈現另一種發展願景:富裕國家宣揚自身價值觀的做法,以及世行對貸款附加條件的官僚做法,都將被摒棄。 猛打地緣政治牌 在福塔萊薩宣言公布之前,中國-俄羅斯聯盟顯著增強,普京在上海簽下了對中國的“世紀天然氣協議”。 習近平和普京都利用本次金磚國家峰會,加大對整個拉美國家的影響。 普京來巴西不只是為了看世界杯決賽,他除了會晤了巴西總統羅塞夫,還見到了德國總理默克爾,他們詳細討論了烏克蘭危機細節問題。 俄羅斯央行行長Elvira Nabiulin可能是普京巴西之行的最重要成員。正是她對南非施加的強大壓力,讓金磚國家決定一致挑戰美元的霸權地位。 而普京在拉美國家的一系列穿梭外交已經凸顯了俄羅斯的實力。 他會晤古巴領導人菲德爾·卡斯特羅後,慷慨的豁免古巴360億美元債務。 普京還與烏拉圭總統 Pepe Mujica討論了建設深海石油鉆井項目,並與委內瑞拉和玻利維亞元首討論了一系列經濟項目。 中國主席習近平同樣在展開拉美之行,他將訪問巴西、阿根廷、古巴和委內瑞拉。與俄羅斯的能源經濟一樣,“中國制造”同樣需要拉美這個巨大市場。 《亞洲時報》認為正陷入債務危機的阿根廷,很可能會成為金磚銀行的擴大影響力的試金石。 IMF和世行的重組方案沒能讓阿根廷走出債務危機的沖擊,現在阿根廷政府又面對美國禿鷲對沖基金新的索賠。 如果金磚銀行和應急儲備基金能夠讓阿根廷擺脫危機,那麽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伊朗和土耳其這些國家可能都將投向中俄主導的金磚國家新體系的懷抱。
金磚 銀行 背後 大國 博弈 中俄 聯手 挑戰 美國 制定 全球 秩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6507

金磚開發銀行總部落戶上海 印度提名首任行長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99557

金磚國家將金磚銀行總部設在上海,而印度將提名第一位銀行行長。金磚國家發表《福塔萊薩宣言》,並表示將同時在南非建立地區中心。宣言稱巴西將提名銀行董事長而俄羅斯將提名銀行理事長。 在銀行總部的問題上,中國完勝。華爾街見聞網站此前提到,印度總理莫迪或將在本次峰會上,爭取將總部設在印度。然而,考慮到上海已經擁有建立開發銀行的相關基礎,莫迪或許很難如願以償。 巴西財長Guido Mantega表示,與歐洲人和美國人管理的IMF和世界銀行不同,金磚銀行比較民主。 最初認購資本為500億美元,由五個國家均攤。之後初始法定股本將達到1,000億美元。 華爾街見聞網站此前提到,中印的分歧格外明顯。印度希望每個國家出資100億美元,銀行的初始資金的最大規模控制在500億美元。而中國希望初始資金達到1000億美元。中國還希望出資份額高於20%,這將給中國更大的控制權。 金磚國家還同意設立1000億美元應急儲備基金,旨在打擊金融危機。中國將出資410億美元,南非50億美元,其他三國各出資180億美元。 需要指出的是,雖然金磚五國是金磚發展銀行的發起國,但其成員可以繼續增加。而其貸款對象也不會只針對五個發起國, 可以包括所有發展中國家。金磚銀行還需要金磚五國議會的通過,而這可能需要數年時間。 分析人士稱,中國成功爭取到金磚銀行落戶上海,是上海成為中國國際金融中心和人民幣國際化的最新里程碑。 巴西總統Dilma Rousseff稱, 金磚國家正在獲得更大的政治力量,在國際舞臺上展示他們的角色。 俄羅斯總統普京稱, 這將為預防全球金融危機提供強大的支持。建立金磚銀行還將為巨大宏觀經濟改變提供基礎。銀行將可以讓我們就發展進行聯合計劃。
金磚 開發 銀行 總部 落戶 上海 印度 提名 首任 行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6516

金磚銀行和金磚應急儲備:你不可不知的細節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99906

本月15日,中國、巴西、俄羅斯、印度和南非五個“金磚國家”(BRICS)在巴西福塔萊薩簽署了關於建立金磚開發銀行和金磚國家應急儲備安排的兩份文件。金磚開發銀行歷時兩年終於問世,上海險勝新德里,成為該行總部所在地。同時建立的應急儲備和這家銀行有什麽關系,它將怎樣運作? 中國央行新聞發言人近日介紹,金磚開發銀行和金磚國家應急儲備是相互獨立的兩項成果。前者著眼於長期發展融資,資助金磚國家及其他發展中國家的基建和發展;後者側重金融穩定,如成員國面臨國際收支壓力可提供短期流動性支持。 關於金磚開發銀行,發言人稱:      · 其初始認繳資本、即啟動資金為500億美元,由五個金磚國家均攤;      · 成立後各成員要實際繳納一定比例的股本,用於日常運作,其股權和投票權也在成員之中平均分配。 對於金磚國家應急儲備,據發言人介紹和相關條約中譯本內容(華爾街見聞註:應急儲備安排的正本以英文文本為準):      · 其初始互換規模1000億美元,其中中國承諾出資410億美元,巴西、俄羅斯、印度各180億美元,南非50億美元;      · 其出資只是名義上的貨幣互換承諾,可起到預防的作用,只有在有關國家申請並滿足一定條件時,才通過貨幣互換提供資金;      · 五個成員均有5%的基本投票權,剩余95%按承諾出資額比例分配,所以中國投票權最高,為39.95%,巴西、俄羅斯、印度各為18.10%,南非為5.75%;      · 該應急儲備安排分流動性工具和預防性工具兩種,前者為短期國際收支壓力提供支持,後者為潛在的這類壓力承諾提供支持;      · 成員國可以最大借款額為限獲得資金,最大借款額等於一國承諾出資額的倍數,中國借款倍數為0.5,巴西、俄羅斯和印度均為1倍,南非為2倍;      · 緊急情況下,為保證互換資金快速撥付,允許符合條件的資金融入國在未有IMF貸款安排的情況下,利用金磚國家應急儲備融資,其融資額最高可達最大借款額度的30%;      · 對上述與IMF貸款安排脫鉤的這類預防性工具,其承諾額度期限為6個月,可全部或部分展期,最多展期3次,其提款期限也為6個月,一旦提款,不可展期。 點擊查看《關於建立金磚國家應急儲備安排的條約》英文文本及其中譯本。   下圖來自新華網去年轉載證券時報報道時配圖。(IC/供圖)
金磚 銀行 和金 應急 儲備 不可 不知 細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6816

金磚銀行“落滬”背後博弈:上海險勝新德里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99823

“其實對於上海作為總部,除了印度之外的其他國家均沒有太大異議,但印度希望借此作為籌碼來換一個比較體面的地位,在面對與中國的談判上,印度國內非常敏感……印度勢必要取得一定成果,至少總部和行長要有其一。” 昨天,華爾街見聞網站對金磚銀行成立過程中各國在總部、初始資金等問題的博弈做了初步勾勒。我們提到最後時刻在巴西的斡旋下,中印最後才就總部歸屬達成一致。《第一財經日報》今天對金磚銀行從籌備到談判的始末進行了梳理,並對上海和新德里爭奪總部的過程進行了更加完備的描述,重點摘錄如下: 籌備兩年 歷經7輪談判 從胎動到落地,金磚銀行的誕生歷時兩年,其中既有多邊合作,亦不乏雙邊博弈。 據《第一財經日報》,巴西貿易與投資促進局北京辦事處首席運營官於醒虎昨天表示,金磚銀行的籌備主要由各國的財政部門牽頭,外交部門也會參與。 根據公開資料,成立金磚銀行的想法是在2012年3月的第四屆金磚國家峰會上提出的。2012年12月,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在“首屆金磚國家經濟形勢研討會”上表示,金磚國家正在研究成立發展銀行的可行性。 2013年3月,剛接任財政部長的樓繼偉在南非德班金磚峰會後表示,金磚銀行的推進“需要整合各方利益,共同來完成”。樓繼偉還說,有的國家有需求,有的覺得跟自己關系不大,中國應該多發揮作用,“形成共識,不要試圖想說服誰,這是國家利益。” 財政部信息顯示,金磚國家財政部門自2013年8月正式啟動成立金磚開發銀行的談判,共舉行了7輪談判。發布這一信息的是財政部國際司,它被外界視為參與金磚銀行前期籌備的一線機構。 中印博弈 上海險勝新德里 從這一刻開始,關於中印博弈的報道開始見諸報端。有印度媒體報道稱,中國建議將總部設在上海,並有意以更高出資比例提高貢獻,由此對銀行的相關事務有更大掌控權,這使新銀行成為博弈焦點。 據第一財經日報,複旦大學金磚國家研究中心副教授朱傑表示,印度一直希望金磚銀行總部落戶到它那里,當時提了條件,包括平均分配股權,因為這直接涉及到話語權大小的問題,這個中方本來不同意,但最後讓步了,敲定五國均等出資。 事實上,就在本屆峰會的《福塔萊薩宣言》即將宣布前的沖刺階段,各方在一些技術性問題上仍然糾纏不休。 就在會議前一天,印度在銀行總部選址上還十分高調,希望將總部設在新德里。金磚五國印度理事會主席坎沃(Onkar Kanwar)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采訪時說:“金磚銀行的建立能讓我們五個國家更緊密地聯系在一起,這個銀行中每個國家都應該有同樣的投票權。總部在新德里更合適。” “我們知道本屆峰會必須要有關鍵性成果,但印度等國在一些技術性問題上糾纏不休,其實還是給參會者很大的壓力。”一位接近談判的人士對本報記者表示,“當時甚至有人猜測新銀行可能要再等一年落地,不過最終中印雙方峰回路轉達成協議。” 北京時間7月16日面世的《福塔萊薩宣言》最終解決了上述兩個問題,規定新銀行總部落戶上海,新行長由印度人擔任。 “這是一種妥協,其實也在預料之中,印度新任總理在國內被冠以民族主義稱號,而且這是其在國際舞臺上的首秀,印度國內對金磚國家峰會上中國和印度的表現都非常看重,印度勢必要取得一定成果,至少總部和行長要有其一,其實對於上海作為總部,除了印度之外的其他國家均沒有太大異議,但印度希望借此作為籌碼來換一個比較體面的地位,在面對與中國的談判上,印度國內非常敏感。”上述接近談判人士表示。 對於最終成果,朱傑進對本報分析稱,根據協定英文版,現在這個銀行的名字叫新開發銀行(new development bank),“我對這個很驚訝。這個名字是印度人的主意,印度說這個錢不僅貸給我,還要貸給其他發展中國家。因為對我們來說,畢竟是金磚國家弄出來的,如果把金磚這個字眼拋開,就是一定要淡化金磚的色彩,只是強調這是個新的開發銀行”。他認為,這是除出資比例外,中方做出的另一個讓步。
金磚 銀行 落滬 背後 博弈 上海 險勝 新德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6822

金磚國家發展銀行和美元——喜洋洋和灰太狼的故事?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101119

在看衰美國的人眼中,今年美國面臨的新威脅有兩個:金磚國家和去美元化。問題是,這是個真正的威脅嗎?(更多全球財經資訊,請加微信號:wallstreetcn) 毫無疑問,部分其他國家的崛起逐漸縮小了美國和其他國家的差距。正如政治學者Ian Bremmer和David Gordon所描述的“G-Zero”一樣,美國已不再是霸權國家。而爭議較大的一點是,中國正排擠美元,並在加速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以試圖替代美國。近年來,中國在世界經濟舞臺上正在爭搶美國的風頭。 近期,頻頻登上各大主流媒體的金磚國家發展銀行似乎印證了美國即將退位的悲觀言論。然而,看看下圖就會明白為何這種觀點是杞人憂天了。 左圖:金磚國家發展銀行的認購資本,以及五大金磚成員國在世界銀行的貸款額——巴西和中國在世行的貸款共計有660億美元,這幾乎比金磚國家發展銀行500億美元的初始認購資本超出了1/3。 右圖:金磚國家發展銀行和世行實收資本的美元比重 此外,再來看看中國與一些國家的雙邊互換協議。宣布一項新的投資項目是一回事,並且本就不易,而真正付諸實施運營又是另外一回事,還要面臨很多細節問題。對於世界銀行來說,尋找合適的投資項目和創建恰當的激勵機制都是非常困難的事,怎麽能指望金磚國家發展銀行就有足夠的才智來做到這些呢? 而說起美元,在上世紀90年代末期,說歐元即將替代美元幾乎沒人相信。然而,進入到本世紀,很多經濟觀察家認為,2007年的次貸危機所引發的金融危機敲響了美元的喪鐘。然而,看看上圖中的右圖,金磚國家發展銀行那500億的初始認購資本全部為美元,而在世界銀行中,僅有10%的實收資本是美元。這恰恰反映出美元穩固的核心地位。 事實證明,自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美元在世界經濟中所扮演的角色幾乎沒有改變。華爾街見聞網站此前從全球外匯交易、國際債務和官方儲備的角度,解釋了美元的核心地位為何不容易被撼動。
金磚 國家 發展 銀行 和美 喜洋洋 和灰 灰太 太狼 狼的 故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7377

要保護環境,還是要發展基礎設施金磚銀行:千億美元投資何處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3928

當地時間2014年7月15日,巴西福塔萊薩,金磚國家領導人第六次會晤舉行。金磚五國(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和南非)領導人已簽署協議,將成立新的開發銀行,並將建立應急儲備基金。 (東方IC/圖)

與世界銀行等國際金融機構不同,金磚銀行更多扮演功能性銀行的角色,更聚焦於基礎設施建設和可持續發展領域。但優先投資哪個領域、如何應對西方對基礎設施建設破壞環境的質疑、如何平衡金磚五國的利益?

從7月15日“金磚五國”(中國、俄羅斯、印度、巴西和南非)在巴西宣布成立金磚國家開發銀行(下稱金磚銀行)起,各界就對其1000億美元的初始核定資本的使用計劃產生極大興趣。

鏈接:金磚銀行

2014年7月15日至16日,金磚國家領導人第六次會晤在巴西舉行。在這次峰會上,中國、巴西、俄羅斯、印度和南非簽署協議成立金磚國家開發銀行。金磚國家開發銀行的設想是在2012年提出的,目的是為了美國金融危機以來,金磚國家為避免在下一輪金融危機中受到貨幣不穩定的影響,計劃構築的一個共同的金融安全網。

根據金磚國家15日發表的宣言,金磚國家開發銀行總部將設在中國上海,首任理事長來自俄羅斯,首任董事長來自巴西,首任行長來自印度。該行初始授權資本將為1000億美元,初始認購資本將為500億美元,由5個創始成員國均攤。

金磚五國表示,金磚銀行的宗旨是為金磚國家及其他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和可持續發展”提供資金。這意味著,與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等國際金融機構對歷史文化、疾病救助和扶貧項目等領域的廣泛關註不同,金磚銀行更多扮演功能性銀行的角色,更聚焦於基礎設施建設和可持續發展領域。

“目前國內輿論的重心都在討論如何做基礎設施上,而忽略了後半句講的‘可持續’。”複旦大學金磚國家研究中心副教授朱傑進說,後者才是更應關註的問題。

由於具體的資金安排細節尚未出爐,金磚銀行將如何圍繞上述兩項宗旨進行投資就顯得越發神秘。

最近,哥倫比亞大學金融學教授斯蒂芬妮·格里菲斯-瓊斯(Stephany Griffith-Jones)對英國媒體表示,她剛剛為聯合國撰寫了一份金磚銀行討論稿,其中金磚銀行已經認定太陽能是他們的工作重點之一,盡管具體資金和項目安排還需時日,但金磚銀行對太陽能的發展“非常興奮”。

咨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Frost & Sullivan)分析師帕拉蒙·迪伯(Pramod Dibble)評論說,南非、印度、巴西等國普遍面臨缺電危機,與其貸款耗費巨資改造升級當地輸電系統,還不如發展更多分布式的小型可再生能源發電系統,而一旦金磚銀行確定小型分布式發電系統成為主要資助對象,那此舉對金磚國家的可再生能源投資,將是“極其重大的事件”。

巴西推動可再生能源的非營利組織Ideal Institute總裁莫羅·帕索斯(Mauro Passos)表示,金磚銀行優先發展清潔能源的舉措,正是其區別於其他開發銀行的差異。

在此之前,盡管私人資本對可再生能源投資已經有巨大增長,但由於可再生能源的高成本、低收益和風險性,推動其增長的資本主要來自公共部門。格里菲斯-瓊斯在一份名為《發展中國家可再生能源融資:機制和責任》報告中提出,歐盟不應該對私人資本和低收入國家投資可再生能源有過高期望和要求,而應該建立更豐富的融資機制,以解決可再生能源的推廣問題。

實際上,早在金磚銀行提出成立之初,新能源就是其重點方向之一。2012年3月,金磚五國第一次討論設立金磚國家開發銀行,就提出該銀行可提供資金支持包括綠色技術等在內的多個領域。包括尼古拉斯·斯特恩(Nicholas Stern)和約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在內的經濟學家就曾提出資金用於利用綠色技術應對氣候變化的建議。

在格里菲斯·瓊斯看來,可持續發展成為金磚銀行的重點內容,背後有著必然因素。首先,中國、印度等新興經濟體均為碳排放大國,更為重要的是,從2010年起,金磚五國在全球可再生能源投資領域中已經悄然崛起。她發現,2010年之前,全球的可再生能源投資一直被發達國家主導,但2010年開始,這一現象已經被逆轉,發展中國家對可再生能源的投資猛增,其中絕大部分的投資都來自“金磚五國”。

但在朱傑進看來,投資方向傾向於綠色領域,還僅僅是金磚銀行強調“可持續”的一方面,更重要的背景來自金磚五國需要應對西方社會對新興經濟體進行基礎設施建設的強烈質疑。

“西方價值觀一直認為,發展中國家做基礎設施建設,那就意味著破壞環境。”複旦大學金磚國家研究中心副主任沈逸說,對於水電站等項目,在西方價值觀中則無疑是反對的,“水電、核電等基礎設施項目,也一直不被世界銀行支持”。

而如今,基礎設施建設無疑對金磚五國都有著重要意義。此前印度一直依賴世界銀行的貸款支持本國的基礎設施建設,但由於印度從世界銀行獲得的資金越來越少,金磚銀行將會成為新的融資渠道;對中國來說,金磚銀行可以將巨額的外匯儲備投入到實體經濟當中,化解國內過剩的基礎設施建設產能,讓基礎設施建設“走出去”。

朱傑進表示,這樣的背景下,核電站、水電站等原來被世界銀行否定的貸款項目將可能被重新撿起,對環境保護而言到底是福音還是災難,就取決於金磚五國到底要堅持怎樣的發展理念。

“這實際就成為一場標準之爭。”朱認為,到底是遵循西方認為基礎設施建設破壞環境的價值觀,還是建立一套新的價值觀,成為急需推進基礎設施建設的金磚五國必須解決的問題。

“那麽,能不能將對建設水電站的擔憂變成更為嚴格的審核和管理,將對發展中國家環境惡化的擔憂變成發達國家以更優惠的價格轉移環保技術?”沈逸認為,中國需要發出自己的主張,那便是將基礎設施建設與可持續發展結合在一起。

反對者認為,由於缺乏具體的環境審核措施,借可持續發展的理念重新拾起已經被西方拋棄的大壩建設,對新興經濟體而言,則可能是重蹈西方覆轍。

在金磚五國內部,聲音也並非完全一致。印度和中國希望擴大可再生能源規模,但俄羅斯卻希望向中國銷售更多油氣。西方媒體認為,如果中國大力發展太陽能,那麽對天然氣的需求則會下降,而俄羅斯毫無疑問將繼續堅持發展油氣。

保護 環境 還是 發展 基礎 設施 金磚 銀行 千億 美元 投資 何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0840

倚靠新興市場迎戰西方制裁:俄羅斯購債瞄準金磚國家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8472

俄羅斯,制裁,金磚國家,國債,IMF

西方一波又一波限制融資的經濟制裁倒逼俄羅斯加快尋求新融資渠道,與新興市場國家抱團。俄羅斯財長Anton Siluanov稱,尋求債券投資多樣化,遠離對俄制裁的西方國家,目標轉移到其他金磚國家。

昨日出席黑海城鎮索契的年度投資論壇期間,Siluanov透露,俄財政部希望實現投資多樣化,尋求收益更高、同時風險沒那麽高的投資,考慮購買其他四個金磚國家巴西、中國、印度和南非發行的債券。Siluanov稱,

“投資各國債券方面,(我們願意)遠離那些對我們施加制裁的國家。”

Siluanov稱以上過程將循序漸進,但未說明可能何時開始購買金磚國家債券。他否認上述舉動是為了懲罰西方,說希望西方很快撤除制裁,但財政部應該為其他情形做準備。

Siluanov還透露,今年年底以前,俄羅斯最大石油生產商Rosneft和第二大天然氣生產商Novatek可能各自得到財政部下屬基金800-1500億盧布(約合20.8-39億美元)的援助。

除了動用本國政府資金,俄羅斯還會向金磚國家未來共同的銀行尋求支持。Siluanov稱,到2016年,金磚五國將成立一家開發銀行,該機構可以替代IMF支持五國的經濟。

據Siluanov介紹,未來七年,每個金磚國家都將為該開發銀行出資20億美元,同時五國還在考慮成立一只基金。他將該基金稱為“迷你IMF”,中國將投入410億美元,俄羅斯、巴西和印度各出180億美元,南非提供50億美元。

同在昨日,另一位俄羅斯高官再次向中國示好,表達了加強合作的意願。

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接受“俄羅斯24”電視臺采訪時稱,俄方打算發展與中國的戰略夥伴關系,不害怕來自中國的競爭,因為中俄合作是互利的。據俄新網援引梅德韋傑夫原話,當時他說:

“我們與中國的合作具有戰略性質,我們擁有出色、耀眼的政治聯系,我們擁有非常好的經濟關系。這是我們的戰略夥伴,因此我們希望合作規模增加。我們不害怕這種合作,我們相信,這將是所有領域的平等、友好和完全互利的合作。”

梅德韋傑夫還表示,俄羅斯經濟目前的問題不在於制裁,制裁產生的損失僅占5%,主要都是國內經濟結構限制。

今年7月底,歐美宣布對能源、金融和國防三大俄羅斯關鍵經濟領域施加制裁,上周歐美又加大制裁力度,歐盟將俄最大石油生產商Rosneft等15家企業列入制裁黑名單,將禁止俄羅斯企業在歐盟市場貸款融資的期限延長了30天。美國將俄最大銀行Sberbank、五大俄國防與科技企業和俄能源公司均列為制裁對象。

此前華爾街見聞文章提到,Rosneft的CEO上月就向俄羅斯政府求助,希望得到1.5萬億盧布,因為西方制裁限制了該公司融資。梅德韋傑夫本月表示,即使這筆救助款為數不小,政府也可能出手相助,因為Rosneft是政府稅收的主要來源。

華爾街見聞本周文章提到,俄羅斯宣布成立約合90億美元的應急基金,扶持被歐盟制裁的本國企業。(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倚靠 新興 市場 迎戰 西方 制裁 俄羅斯 購債 瞄準 金磚 國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2839

俄羅斯增持金磚國家債券有難度 西方不是想甩就能甩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8752

金磚國家,俄羅斯,制裁,國債,普京,中國

面對西方嚴厲的經濟制裁,俄羅斯加快拓展新興市場,考慮增持中國等金磚國家債券。可俄羅斯4000多億美元的外儲規模龐大,金磚國家債券又體量尚小,且信用評級與歐美債券尚有差距,無法滿足俄方投資多樣化的需求,短期內俄羅斯投資還難以繞開西方。

上周末華爾街見聞文章提到,俄羅斯財長Anton Siluanov表示,希望循序漸進地實現投資多樣化,遠離對俄制裁的西方國家,目標轉移到其他四個金磚國家巴西、中國、印度和南非,打算購買這四國發行的債券。

據彭博統計,俄羅斯兩大主權財富基金合計管理約1770億美元外儲,而上述金磚四國發行的歐元與美元債券約合470億美元。目前市面流通的美國國債共約12萬億美元,即便市場預計美聯儲將加息,美國國債的收益率將因此開始上升,這類債券的流動性也是全球其他主權債券無可比擬的。

券商 Jefferies International Ltd.駐倫敦的國際信用策略負責人Richard Segal近日分析指出,

與上述新興市場的美元債券相比,俄羅斯的外儲規模太大,所以俄羅斯難以中止購買美國、歐洲與日本的債券。

俄羅斯財政部規定,國內917億美元的“儲備基金”(Reserve Fund)可將50-100%的資金用於投資國外債券,另一主權財富基金“國家福利基金”(National Wellbeing Fund)規模853億美元,其投資外債比例範圍為0-100%。但金磚國家的債券並未列入這類基金可投資的外債之列,

這兩大基金只能購買英、美、法、加這類發達國家的債券,債券計價貨幣必須是美元、歐元或英鎊,且債券評級不得低於惠譽或標普評級的AA-級或穆迪評級的Aa3級。投資債券發行規模不得低於10億美元、10億歐元或5億英鎊。

彭博統計發現,金磚國家之中,巴西與南非的標普評級僅有BBB-,印度的穆迪評級為Baa3,中國的標普評級為AA-。因此符合上述俄羅斯財政部對投資外債評級要求的只有中國債券。

俄羅斯副財長Sergey Storchak本周表示,財政部計算今年年底以前明確兩大主權財富基金的金磚國家歐元債券投資規定。他透露,兩只基金正在尋找AAA級債券的替代品,“輿論不傾向持有傳統發債國的債券作為外儲。”

不過,花旗的中東歐、中東與非洲地區外匯與當地市場策略負責人Luis Costa認為,俄羅斯的債券多樣化計劃聽起來很像是擺擺姿態而已。畢竟,這些主權財富基金的規模是個大問題。

今年7月底,歐美宣布對能源、金融和國防三大俄羅斯關鍵經濟領域施加制裁,本月歐美又加大制裁力度,俄最大石油生產商Rosnef、俄最大銀行Sberbank、五大俄國防與科技企業和俄能源公司均被列入制裁黑名單。

此前華爾街見聞文章提到,Rosneft的CEO上月就向俄羅斯政府求助,希望得到1.5萬億盧布,因為西方制裁限制了該公司融資。梅德韋傑夫本月表示,即使這筆救助款為數不小,政府也可能出手相助,因為Rosneft是政府稅收的主要來源。

上周末梅德韋傑夫表示,俄羅斯經濟目前的問題不在於制裁,制裁產生的損失僅占5%,主要都是國內經濟結構限制。(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俄羅斯 增持 持金 金磚 國家 債券 難度 西方 不是 想甩 甩就 就能 能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3358

【金磚記事】巴西股市熊冠全球,貨幣六年新低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8828

巴西總統羅塞夫有多不受歡迎?看市場反應就可見一斑。

周一巴西市場大跌,主要股指Ibovespa周一收盤大跌4.5%,創下自2011年9月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至此,本月巴西股指已重挫10.6%,領跌全球主要股指。巴西貨幣雷亞爾兌美元大跌至2008年以來新低。巴西掉期利率也飆升50個基點,債市一片狼藉。主要原因為上周五晚間公布的最新一輪民調結果的顯示,支持巴西現任總統羅塞夫連任的人數增加,並首次超過主要競爭對手。

20140829_ibov_0

巴西雷亞爾兌美元周一一度重挫2.54%,報2.478雷亞爾,為2008年底來最低,但之後縮減跌幅,尾盤跌約1.25%。

2014年巴西總統大選在即,第一輪投票和第二輪投票將分別於10月5日和26日舉行,總統之位的角逐已到了白熱化的階段,然而選情出現轉折。

巴西投資人對羅塞夫實施的政策怨聲載道,稱其實施一次性的刺激措施,而不是結構性改革。

據巴西權威調查機構Datafolha9月26日公布的對第二輪投票的模擬結果顯示,勞工黨候選人、現任總統迪爾瑪•羅塞夫民眾支持率達47%,首次超過其主要競爭對手、獲得43%支持率的社會黨候選人瑪麗娜•席爾瓦。

這項民調於9月25日至26日進行,調查對象為巴西402座大城市的11474名選民,誤差率為2%左右。Datafolha表示第二輪投票的模擬結果很接近,還很難下定論。

據此前媒體報道,自從8月16日席爾瓦接替因飛機失事已故的原總統候選人愛德華多•坎波斯,並代表巴西社會黨參加2014年總統大選以來,巴西兩大權威調查機構Datafolha和Ibope共進行了11次民意調查。其中有10次的民調結果顯示,席爾瓦將在第二輪投票模擬中領先羅塞夫。回顧以往的民調結果,席爾瓦曾憑借50%的得票率遙遙領先於羅塞夫40%的得票率。

市場上普遍存在新總統將會減少對經濟的幹預,從而促進經濟增長的預期。Ibovespa指數也隨著選情的走勢而波動。

今年三月至九月初,由於席爾瓦的支持率領先,Ibovespa領跑其他所有主要指數。然而,隨著羅塞夫的支持率上升,Ibovespa指數這個月已經累計下跌10個百分點。其中,國有石油企業Petroleo Brasileiro SA領跌,已下跌8.9%,國有巴西銀行下跌6.91%。

(實習生 戴博 編譯)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金磚 記事 巴西 股市 熊冠 全球 貨幣 六年 新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366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