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酷熱停工 左丁山

2011-8-1 AD




 

去完北海道,返到香港,覺得溫度、濕度與空氣好難相比,北海道確係避暑勝地,現時日間只有二十三四度,晚上十九度左右,加上冇濕度,空氣清新到極,海風自太平洋吹來,都唔知令人幾輕鬆愉快。

香港就熱到眾人頭昏腦脹,下午時份左丁山在露台見到對面地盤仍在開工,地盤工人一定熱到嗌救命。入番冷氣客廳睇電視,見有建造業工會帶工人上街,要求在酷熱天氣警告下,地盤停工。幾有理由吖,又或者在太陽西下,下午五時後先至開工,中午十二時至四時許暫時停工得唔得呀?

心 念一動,打電話問地盤總監惡佬明,佢話:「有事快講,趕緊工呀!」於是好快咁講幾句,即刻俾佢鬧番轉頭:「我都唔想大熱天時開工呀,有你坐寫字樓嘆冷氣咁 爽呀?叫建造業工會去跪地求饒,請環保署開恩,准我地夜晚開工啦,搞唔掂環保佬,乜都冇用。」怕咗佢,晚上七時佢收工後,再打電話問清楚,惡佬明話:「香 港有環保噪音條例,地盤開工時間係朝七晚七,晚上七時後全港地盤就要收工,有特殊批准,攞到噪音紙者例外,但在市區好難攞到噪音紙,因為咁,我地必須在日 間爭取時間,只要唔係落大雨,就一定要爭分奪秒。如果我地要爭取在中午、下午停工,要在晚上補番至得,但環保署唔會批准,一有人投訴我就死硬!」

慢慢起樓得唔得呀?惡佬明話,「時間就是成本,如果可以轉嫁嘅話,冇話唔得嘅,問題係一旦轉嫁,發展商(樓盤)或政府(基建)肯唔肯俾錢啫。」

講 環保,係需要講埋成本嘅。我地享受晚間耳根清淨,真實成本(real cost)就由地盤工人在日間趕工負擔。左丁山在北海道小樽行街,見到一個細地盤正在拆樓,泥石混凝土一路跌落地面,工人一路揸住大水喉向「建築垃圾」噴 水,於是路邊不見有「沙塵滾滾」現象,如是者幾個鐘頭,水費豈非甚高?呢啲咪就係環保成本囉,最終必由社會大眾一齊承擔,唔好以為環保係免費午餐,不少人 鍾意講環保,但唔願意講成本代價,有失偏頗。


酷熱 停工 左丁 丁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76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