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酒看社區情 2015年02月26日

1 : GS(14)@2015-03-01 10:12:44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252365
在喧鬧擠擁的城市裡,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沒有因此而變得親密;
反之,急速的城市發展,把人們本來的樂業安居推倒重來,重建和安置,割斷了鄰里街坊固有的關係,搬的搬,走的走,各散東西,舊情不再。今天,在灣仔藍屋的香港故事館一角,有一群因「酒」而聚在一起的街坊,成立了灣仔街坊酒莊,希望透過這裡,凝聚因重建而被分散的街坊鄰里脈絡,藉此重聚彼此。

文:Phoebe  圖:朱古力

因酒相聚
灣仔街坊酒莊主腦曾潔華(阿華)和香港故事館館長阿謙可以說是酒莊的莊主,定期為莊員舉辦不同的社區活動,凝聚灣仔區的街坊外,更吸引了別區的市民來認識灣仔這個社區。

阿華本來是民間學堂的導師,分享關於四季養生的小知識。作為媽媽的她,對食療素有研究,如囡囡有兩聲咳,就做個鹽燉橙吃,既簡單又有效,家中隨手拈來都是寶。街坊街里走來隨口問兩句,阿華都能搬來點子,分享她獨特的養生偏方。信則信,不信則罷,屢敗屢試,大抵是這樣創出自己一套。同樣道理,釀酒也是一樣,將不同的水果、鮮花,甚至藥材,配合不同濃度的酒,甚或是不同品種的糖和熟成程度不一的水果,左配配,右搭搭,釀成一瓶又一瓶佳釀。最初釀起酒來,跟她喜歡吃不無關係。「我很喜歡吃,但眼見水果的保存期限短,便想起把水果釀成酒,不但可以延續其食用期,更可達至食療效用。」一傳十,十傳百,大家對阿華釀的酒都提起興趣來,於是便和阿謙成立了灣仔街坊酒莊。「其實也不只是釀酒,而是志同道合的人走在一起,交流有關城市種植和公共空間的使用等,最重要是凝聚多點灣仔的街坊,重新在故事館相聚。」阿華說。他們會到處參觀交流,看看天台種植、養蜂和活化廳等,加深對這城市的認識。他們希望,運用自己小小的力量,綠化這個已被石屎化的城市,在屏風高樓阻擋下,嘗試種出一片綠;亦致力爭取固有的公共空間。「很多地方本是我們的公共空間,卻不知就裡被發展商霸用。」阿華氣憤道。

說到公共空間,他們好奇,政府因建設而建設。在藍屋附近的石水渠公園,被翻新成現時的石水渠花園,只著眼於大片的綠色,卻遺忘了公園本來的休憩用途。昔日的長椅統統被拆掉,只剩幾張離行離迾的椅子。說實話,來得乘涼的都是老人家,分隔幾丈遠的座位,拜託!叫破喉嚨也聊不了天,這到底是誰的破主意!阿華想到去年的年卅晚,一行人到年宵市場回收濕貨攤位賣不完的桔,打算放到公園仔種植,用來釀造桔酒,免得被運到堆填區浪費。誰不知還不到十二小時,就有管理公司貼出大字告示,示意這樣違規,不拿走就會被棄置。幸得附近的車房大哥通知,他們才能及時把桔樹搬走。阿華稱:「我打電話去外判的管理公司問個究竟,但對方一副按本子做事的口吻,推卸到康文署,康文署又推卸到樹木辦,一個推一個,正正是廣告裡的『耍太極』,互相推卸。最後,這幾盤桔就放在車房附近,由車房大哥幫忙澆灌打理。」其實有部分屋苑的管理公司,也鼓勵居民在過年後,把桔樹種在公園,綠化公園之餘,又可免於浪費。「偏偏,我們的政府,把該管理的工作判上判,外判公司因生怕不能續約,每事也怕,事事阻撓,奇怪的官僚架構和文化,我不懂。」

當公共空間不再是以「人」為前提,甚麼規則條文架構都只是架床疊屋,這個政府,又有甚麼用?

被祝福的水果
在不同的季節,可因應天氣和水果當造期來釀製不同口味和功效的果酒。阿華教落:春季可釀製梅子酒和桑子酒;夏季可以青、紅提子、龍眼和荔枝來釀造,不過就多了一重去核工夫吧!秋季就適合釀楊桃酒,切開一片片星星狀的楊桃,放在瓶子裡,好不耀眼;冬季嘛,怎少得了士多啤梨!因時得食,用當造水果釀出來的酒,特別甜美。要釀果酒,當然少不了水果。為免浪費,他們會到油麻地的果欄,向欄商收集賣剩的熟透水果;而藍屋附近的北帝廟,亦有廟祝捐贈善信帶來酬神的水果。未知拜過神、被神明祝福過的水果,會否特別香甜?但我知道,用果欄帶回來的水果釀酒,定必格外甜美!皆因愈成熟的水果,糖分愈高,甜度自然愈高。

好酒之徒
喝酒嘛,除了一解千愁外,也有調理身體的功效,當然是小「飲」怡情,大「飲」亂性呢!猶如女生最愛的梅酒,就有消除疲勞和調整腸胃的功效,簡單來說就是排毒美顏的作用,怪不得日本女生如此鍾愛。梅酒,不一定購買哪動輒上百元的品牌貨,自己釀製其實很簡單。在梅酒中放幾粒冰,倒入梳打水,是我最愛的組合。呷一口,透心涼。每年的3、4月,是青梅的當造時分,我和不少女生一樣,喜歡買下一大袋青梅,釀製數瓶,等個數年,好讓梅子和酒精慢慢地醞釀成香甜美酒。讓時間帶來美好,這值得等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8078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