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新能源車企迷路

http://www.infzm.com/content/83862

在中國電動汽車發展線路明晰、利好政策頻出的2012年,新能源車企業卻在為生存發愁,一些車企不得不轉產,甚至以破產告終。如果沒有足夠的資本支撐、技術無法突破,投資新能源車就如進入了一個巨大的陷阱。

夭折的早產兒

「集團業務調整,我們已經不做這一塊(電動車)了。」盛能動力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執行董事鐘志匆匆掛斷了南方週末記者的電話。

兩年前,在深圳舉行的第25屆世界電動車大會上,這家總部位於香港、組建於2008年的企業,展出了一台12米長、據稱節油率達35%(2009年頒佈的《節能與新能源汽車示範推廣財政補助資金管理暫行辦法》,對示範推廣的節能與新能源汽車,要求混合動力客車節油率在10%以上)的插電式混合動力車,吸引了不少人注意。

當時,中國政府剛剛敲定了戰略新興產業的重點方向,新能源車入圍七個重要專項之一,盛能動力主攻的正是混合動力和純電動客車的動力總成和關鍵零部件,鐘志躊躇滿志,他說,「國家把自主創新、自主研發放在重要地位,我們的時代來了」。

在那次大會上同樣樂觀的還有深圳中星汽車製造公司的總裁牛錫賢,他表示,「通過這次大會,我看到了電動汽車的春天,也看到了市場化將近。預計2012年將是電動汽車的爆發點,所以,我們要做好準備。」

但到了2012年10月28日,《人民法院報》第八版刊登的一則《破產文書》稱,因深圳中星汽車製造公司無力償還申請人債務本金及利息,惠州市東方聯合實業有限公司向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該公司破產清算。

在政府補貼的刺激下,民間投資新能源車的熱潮大概從兩年前始。科技部部長萬鋼在2010年深圳舉辦的世界電動車大會上曾表示,2009年中央財政用於公共交通系統新能源汽車的補貼達到了10億元人民幣,而在此期間,中國的民間資本在電機、電池規模化生產的投資達到了85億元。

但兩年過去,儘管政府一再助推,新能源車行業卻仍舉步維艱。2012年11月27日,在2012世界汽車工程年會(FISITA2012)上,年會主席Ted Robertson在演講中說,電氣化「將會改變整個汽車工業,但無人能確定它會在什麼時間、如何來實現」。

最好的政策?

中國政府對於電動車的決心,是世界上其他國家所沒有的。

除了「863」計劃,中國政府還啟動了新能源汽車產業技術創新工程支持項目,在2012年度擬支持名單中,一共有中國本土17家汽車生產企業和8家汽車動力電池生產企業入圍。這些企業將獲得多少政府補貼尚不明確。2012年5月底財政部副部長張少春在全國財政節能減排工作會議上曾透露,從2012年起每年安排10億-20億元資金,重點支持具備量產條件的新能源汽車產業化,以及支持節能汽車技術研發和產業鏈建設。

中國國家機關還率先試用新能源汽車為公務車,2012年9月26日,發改委、科技部、工信部等11個國家機關配發23輛純電動轎車。這些車由中國本土汽車製造商比亞迪和江淮汽車提供。

萬鋼在2012世界汽車工程年會上透露,截至2012年8月底,在「十城千輛」電動汽車示範工程推廣下,一共有27400多輛電動車在運行,其中純電動轎車九千輛,純電動客車二千多輛。若僅從數字來看,應該說三年已經完成了目標。

在2012年11月22日的廣州車展上,長安汽車市場部部長譚本宏開了個玩笑,「油價漲到13元/升,混合動力車有可能被消費者接受;漲到25元/升,純電動車就可能被消費者接受。」

廠家在推銷新能源車時算的經濟賬,消費者卻更加精明地看到,開新能源車節省下來的油費,在購車環節裡相當於一次性把節約的油費補給了電池。而如果消費者在三到五年內換車的話,其實並沒有得到好處。而新能源車的安全性,仍讓人存疑。

讓人吃驚的是,2012年9月24日,豐田汽車宣佈放棄之前大規模銷售eQ電動車的計劃。豐田汽車執行副總裁內山田武表示,豐田在2010年推出電動微型車eQ時,曾預計該車型的年銷量將達數千輛,然而兩年後公司發現,電動車的行駛里程、成本以及充電時間均無法滿足市場的需求。豐田未來僅會在美國及日本銷售大約100輛eQ車型。

豐田公開了很多企業不願意承認的殘酷現實——電動車尚過不了技術關,又如何去闖市場關呢?那些抱怨補貼不到位(目前只在6個城市有面向私人用戶的新能源車補貼)、遲遲沒能啟動量產的中國電動汽車製造商們,或許該誠實一些了。

新能源 車企 迷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1304

塵間往事:追索者抑或迷路者? 橡谷智庫

來源: http://blog.sina.com.cn/michaelinterior

塵間 往事 追索 抑或 迷路 橡谷 谷智 智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2439

塵間往事:追索者抑或迷路者? 橡谷智庫

來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8e1afd0102v8cr.html

      上海氣溫斷崖式暴跌,女兒晚間突發高燒,我和妻子前後半夜守著她,給她物理降溫。

       深夜里,她終於睡去了。

       為人父母,只希望自己的孩子平安健康,宏大敘事與她無關。瀏覽新聞,報道香港數以千計青年人圍攻港府大樓,終於應了我二個月前寫的文字,最終所謂的和平街頭運動都會走向暴力。

       你會看到一些報道,比如某個生活中的失敗香港女性,對著大陸女遊客謾罵,圖片上的表情醜陋。

       何解?

       因為群體性的行為,在一個所謂崇高理想下,都會演變為惡行。許多人有機會擺脫日常約束和法律,發泄失落,並試圖在理想主義旗幟下,尋求精神源泉,進而做出超乎常態的行為。

       這在西方的社會心理學一系列實驗中已經得到驗證。

      香港導演拍的那部影片《十月圍城》,商人支持革命者,無論動機如何,他只求革命者頭領不要把自己的兒子卷進去,結果他贊助的革命者里有他理想主義的兒子,在影片最後微笑著與清廷官員同歸而盡。

      每一個父親都能理解他最後絕望的痛苦,人生為何?

      打開上世紀的記憶,你會看到無數理想主義者,最終邁向邪惡,從紅色旅到日本赤軍,均帶著單純的改造社會的烏托邦情結。

       這一代的青年是在西方價值觀教育下,成功洗成一元論的唯有歐美價值觀體系為單一美好體系,非此類即為邪惡異教徒。

       那一代的年輕人是在封閉大國中國的感召下,獲得精神源泉,反擊美帝國主義,從和平方式走向暴力方式。

      日本赤軍最後一個被逮捕的女性首領重信房子,年輕時即受父親熏陶,相信反美反帝的亞細亞主義,從開始只采用和平方式的抗議,到最後認為不流血的革命是不會成功的,開始襲擊日本政府和無辜平民聚集的機場、大使館等地。

       在左傾主義席卷全球的時候,日本赤軍發展到以二萬五千人的一次大規模對抗行動,在成田機場挖掘地道和建立堡壘,堆積武器和警察大規模的對抗。結果收音機里傳來前門毛與尼克松握手的消息,赤軍的心理一瞬間垮掉。其中一個赤軍成員的母親被警察要求來和兒子對話,並告訴他:毛主席交給你們的任務完成了,美國總統和毛主席握手了。

       絕望的兒子於是向母親開炮。

      精神家園的毀滅是非常殘酷的,後來赤軍放棄原有理想,前往阿拉伯地區協助巴勒斯坦人爭取從美國和以色列的暴政中,拯救巴勒斯坦。

      他們制造了一系列恐怖事件,大量殺傷平民,甚至改變了阿拉伯人對日本的惡感,並在石油危機中,歐佩克對日本網開一面,意想不到的幫助了赤軍反對的日本帝國主義。

      但淺間山莊事件中,革命者的內部大清洗,殺戮包含孕婦在內的自己同誌,讓重信房子的信仰徹底摧毀,她實際上在被捕前的三十年前就已經意識到了理想主義的失敗,於是在被捕後,獄中解散了日本赤軍。

      香港的年輕人正如三十年前的另一批年輕人,他們分別被兩個一元論洗的幹幹凈凈。現在的年輕人認為只有民主才能救香港,並視為情懷,完全忽略普通港人的生活,而意圖讓他們犧牲安寧,來獲得徹底的政治改變,並認為這是唯一的道路,並在我們看得到的跡象里,從和平一步步滑向暴力。

       三十年前的年輕人領袖重信房子後來懺悔道:她選擇了錯誤的方式,謝罪並希望更好的日本能夠吸取這些教訓。

      精神世界的導引是一件艱難的事情,有的人相信宗教,有的人相信環保主義,有的人相信中醫,有的人相信轉基因是滅絕民族的,有的人相信大漢族主義,有的人相信民主拜物教,有的人仍舊相信毛主席,有的人相信普世價值觀.......

     幾乎所有的心靈在建立一個只有一扇門的房屋後,就關閉了其余所有的視野,並以此建立行為模式,甚至不惜犧牲自己和他人,求仁得仁。

      人類的宿命決定永遠不會有終極解釋為全人類接受。

     而香港往何處去呢?

     這些孩子們會怎樣成長呢?

     上帝在他的花園里,天使收斂了翅膀,魔鬼和蛇微笑著對神說,他們總會信自己要信的,因為他們此時只咬了一只蘋果。

塵間 往事 追索 抑或 迷路 橡谷 谷智 智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2441

【專欄】網易:最早投入在線教育的門戶迷路了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1229/148637.html

i黑馬:在四大門戶中,網易是最早投入在線教育的公司,依托自身的門戶資源,或許有意無意中成就了一個有道系列與網易公開課,但是對於網易的關註源於網易有道,因為在整個在線教育行業,網易所做的在線教育產品一直都是不慍不火。但是網易並非知道怎麽做在線教育,而是它們在迷路了,不知道怎麽做。
 

\在四大門戶中,網易是最早投入在線教育的公司,依托自身的門戶資源,或許有意無意中成就了一個有道系列與網易公開課,但是對於網易的關註源於網易有道,因為在整個在線教育行業,網易所做的在線教育產品一直都是不慍不火,說是低調可以,說是發展不好也可以,總之難說。暫且不論網易遭受到什麽攻擊,但是似乎網易押寶在在線教育,從有道系到網易雲課堂的投入可見一斑。但是網易並非知道怎麽做在線教育,而是它們在迷路了,不知道怎麽做。

垂直專註成人,可又浮想聯翩

從網易公開課、網易雲課堂、中國MOOC大學,以及有道系,我們均可以看到網易在線教育的布局更多是針對職業甚至是成人方面。這種專註度,讓我們能夠避開很多不必要的麻煩以及沈心於一個領域,嘉榔很早就說過從垂直出發的平臺,未來會大放光彩,而網易還不夠專註,說白了更多是占位,而完全沒有投身在線教育,一直在迷茫要不要重金。從今年4月份有道在線教育平臺發布會後,到現在我們似乎看不到有道系有什麽好的創新以及舉措,反而是網易公開課又冒頭了,進而最近比較火熱的中國MOOC大學。起碼很多人都搞不懂網易到底要做什麽?其實網易有著有道的產品,本來打算進軍K12,從他們的一些合作夥伴:新東方、滬江網、華爾街英語等,但是他們或許會發現做平臺比起做一個APP更加困難,進而進退兩難,然後又搖擺到成人上面,但是至今為止除了秋葉,還拿不出更好的成績單。

缺乏創新

對於丁磊而言,在線教育或許是一個公益的事情,因為他曾經說過網易暫時不考慮盈利。因此,也間接造成了一個問題:平臺沒有動力。網易內部那麽多項目,能夠切實給公司帶來盈利,每個公司都喜歡,而一味的花錢眼色能夠好看嗎?雖然不至於漠視,但是起碼重視度沒有那麽高。

另外一個,無論網易公開課、網易雲課堂,實在沒有多少的創新。在平均每天浮現2家在線教育平臺,打著各式各樣的概念的時候,網易除了在平臺上面放置課程似乎找不好的點子。這點跟騰訊的精品課一樣,網易的公開課和網易雲課堂更多是一個課程的展示,而學習者到底如何很難說。說得難聽點,它們就是某貝網早期的時候,但是後來人家通過老師的個性化來實現盈利,但是網易反而沒有這種覺悟,是因為想不到,還是因為沒有動力,均不可得知。YY的老師化的教學,是目前在線教育行業最容易,也是最佳的一種盈利方式,從邢帥學校、鄭仁強、劉洪波等可見一斑。

太單調了

作為一個在線教育平臺,什麽是最吸引用戶?滿足用戶的學習需求,而學生的學習需求從何而來,最直接的是老師。但是看看自己弄的,就是一味的針對機構,對個人老師的挖掘做到了多少份?對老師的支持,又做到多少分?更何況,如果單純成為機構與網易合作的一個場所,或者一個公共性為主的平臺,那麽可想而知,其他機構會跟你談什麽情懷,你有其他業務支撐,但是我機構就沒有,難道讓我們放棄精力去做一些無關痛癢的事情,那樣還不如自己做了。

另外一方面,看看課程的呈現形式與整體的平臺架構,簡直就是太簡單,比起一個新創的在線教育平臺還不如,那麽還有什麽好談的。不要老吹噓自己怎麽樣,例如在12月,在杭州網易舉辦的在線教育媒體交流會上透露的一份數據:

(1)網易公開課,於2010年11月上線,目前有3000余門課程,覆蓋22類內容領域,超過2萬集視頻資源,原創專題400多期,用戶超過2000萬,移動端安裝量超過2000萬。

(2)網易雲課堂,於2012年12月上線,目前有近5000門課程,覆蓋近20個教學領域,超過4萬個課程視頻,500萬註冊用戶。

(3) 中國大學MOOC,於2013年5月上線,承接教育部國家精品開放課程任務,匯集985高校優質課程,與“愛課程網”合作推出的中文MOOC學習平臺。目前合作高校26所,教師超過500位,選課人次超過100萬。還有有道系的幾億的學習用戶,但是請放下這些數據,好好做好自己的平臺,做好創新,用戶是需要留住的,當我們花人均100元的價格吸引一個用戶來的時候,而用戶也只是看一天就離開,第二天就丟到西伯利亞的話,那麽有什麽用處,就是一個硬邦邦的數據,連分析價值都沒有。

一位迷路者,好好想清楚自己要做什麽?不然再過段時間就沒有這種時間。在線教育行業日新月異,一年前嘉榔認識不過不到100位平臺,到今天遠超1000個了,多到連嘉榔都記不清。每個行業都在瞄準在線教育,每個互聯網企業都在瞄準在線教育,比如盛大聯手教學邦做平臺,說不定明天就回有陌陌也做在線教育平臺,競爭越激烈,留給思考的時間與改正的時間越短。為什麽新東方害怕?一直以來都認為教育是漸進的行業,但是從拍一張就能夠獲得答案後,就已經讓無數老一批教育人士大跌眼鏡,近乎不認識這個世界,另外一方面就是原有教育系統技術是嚴重的落後的,技術改變世界難道是空號嗎?當然不是了,從這方面新東方就不得不加快腳步了,還有不少的原因,這個就不談了。

網易在線教育的相關負責人不知道有因為這波行情成為炙手可熱的人物,反正在這一年教育行業見怪不怪了,但是請好好做好,還有請承接在線教育東方成為獲利者的某些教育機構的高管們,要記住是局勢推動你們,你們也要拿出該有的實力來掌握它,否則後果是怎樣,大家都知道吧。

以上都不是真的,嘉榔不負責!

作者註:黃嘉榔,在線教育自媒體(微信號:hjialang)

專欄 網易 最早 投入 在線 教育 門戶 迷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5629

澳男沙漠迷路6日食蟻保命

1 : GS(14)@2015-10-15 00:42:54

■法格迪獲救時嚴重脫水。


澳洲一名男子狩獵期間在沙漠迷路,在沒水的情況下靠吃螞蟻支撐了六天終於獲救。62歲獵人法格迪(Reginald Foggerdy)獲救時嚴重脫水兼出現幻覺,獲救護員即時急救,總算撿回一命。法格迪上周三在西澳省大維多利亞沙漠,離開兄弟的汽車前往捕獵駱駝卻失去聯絡,當時他沒攜飲用水亦沒有任何裝備,僅穿T恤、短褲、鴨嘴帽與「人字拖」在37℃高溫下覓路,到第五天終於體力不支,在距離迷路處15公里一棵樹停下來靠吃螞蟻維持生命。法格迪妻子得知丈夫生還時激動灑淚,不禁說道「你沒水沒糧都生存下來真是奇蹟」。法格迪退休前是礦工,家人指他時常獨自出行、未遇事故,但經此一役大家認為「應逼他帶備一部衞星電話」。美聯社/澳洲廣播公司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51014/19332078
澳男 沙漠 迷路 日食 保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3214

長野滑雪場迷路-11度四母子挖雪窿保命

1 : GS(14)@2017-01-18 22:21:18

四名相信來自澳洲的遊客在日本長野縣野澤溫泉滑雪場滑雪後時未能下山,一行四人在山上度過嚴寒一夜後自行下山,幸無生命危險。事發在當地時間周一下午6時許,50多歲的女事主與3名10多至20多歲的兒子,在海拔1,649米的山頂附近滑雪,後來卻未能下山。4人在社交網facebook求救,指在滑雪場迷路,他們住在海外的一位朋友致電滑雪場,滑雪場再報警求助。根據長野天氣部門資料指,當地周一下午6時積雪達1.35米,較半個成年人更高。警方及滑雪場巡邏隊隨即展開搜索行動,不過並無發現,搜索行動在晚上暫停。四人在當晚9時許在facebook透露挖雪窿暫避,之後就無再更新近況。搜索行動在周二朝早7時左右重開,拯救人員終在8時半左右在登山道附近發現四人正步行下山,拯救人員表示:「發現四人時他們不斷顫抖,出現懷疑是低溫症的症狀,但給他們熱水及食物後,他們也沒顫抖了。」拯救人員指,雖然他們以一身輕裝在雪山過夜,情況相當嚴峻,但他們沉著應對,也是順利捱過難關的重要原因。警方相信,四人在指定路線以外地方滑雪,是今次遇險的主要原因,正調查事發經過。日本放送協會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118/19900914
長野 滑雪場 滑雪 迷路 11 度四 母子 挖雪 雪窿 保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3051

戰場迷路被指間諜 出獄後落地生根滯留印度半世紀 老兵元宵回國

1 : GS(14)@2017-02-12 13:52:25

■王琪(左)在北京首都機場與前去迎接他的姪子擁抱。新華社



昨日是元宵節,中國傳統團圓節日。因戰爭而滯留印度54年的前解放軍老兵王琪,在外媒的關注下終於在這一天攜同在印度出生的子女,回到久違逾半個世紀的國家,返到故鄉陝西咸陽。這個悲喜交加的故事在內地官方包裝下,成為宣揚「祖國強大、遊子回歸」的典型。「歡迎老兵王琪回家!」、「祖國沒有忘記您!」昨日凌晨,從王琪攜同兒子、兒媳及孫女4人飛抵北京、踏入國門起,一路上聽到和見到的全是這類煽情文字。內地媒體網站對王琪回國滾動式報道,甚至派記者從印度開始追蹤。中國駐印大使館派專員陪伴王一起回國,表現「祖國關懷」之意。陝西咸陽機場,逾百中外記者逼爆候機大樓。昨傍晚6時許,王琪抵咸陽後,面對如此大陣仗的宣傳,老人似乎一時難以適應,在當地官員簇擁下,未對媒體發一言。前往接機的王琪鄉下親友、同學和當年部隊戰友等,與王琪短暫會面後,無不對媒體大發感慨:「感謝黨和政府,讓老人回家!」今天,王琪將攜家眷回咸陽乾縣薛宅南村老家,探訪親友和拜祭父母;村民將以鑼鼓隊歡迎。王琪家人透露,老人今次回來就不走了,村裏已為他準備土地,讓他建房子定居;有內媒見王家窮,擬發起眾籌為他募資,未開始已獲網民熱烈響應。79歲的王琪原是解放軍測繪兵,1963年1月中印戰爭停火後不久,因迷路進入印軍控制地區,被判間諜罪囚7年;出獄後被流放到印度一個專關異見分子、外國戰俘的偏遠小村,在那裏他與當地姑娘結婚生子,但一直思鄉,從1977年起向印度政府申請回國,2009年又向中國駐印使館申請護照;2013年獲發中國護照,但因印度的手續和路費一直未能成行。



■王琪參軍照

■在印度成家立室的王琪一家三代同堂。互聯網



BBC報道才獲關注

直到今年1月英國廣播公司(BBC)對老人的報道引起內地社會關注,事件才現戲劇性變化。中國駐印使館派人探訪,表示支持他回國;外長王毅向印度下最後通牒,元宵節必須放老人回國,或宣佈他回國日期。老人已恢復中國公民身份,但他的印度妻子和子女們仍是印度籍。據悉,王琪並非唯一滯留印度的中國士兵,但因他們當年是戰俘,無法獲中方接納,回國無望。陝西華商網/英國廣播公司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212/19925681
戰場 迷路 被指 間諜 出獄 落地 生根 滯留 印度 半世紀 半世 老兵 元宵 回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6501

電郵稱日本雪山迷路後失聯遊立山黑部 訂房no show 兩港女惹失蹤驚魂

1 : GS(14)@2017-04-29 22:49:33

■立山黑部雪之大谷是港人外遊熱點。陳芳葆攝



【本報訊】本港兩名女遊客,周三前往近年港人熱遊的日本富山縣立山黑部登山,遇上大風雪以電郵告知代訂旅館的旅行社迷路後失去聯絡,溫泉旅館見二人遲遲未有現身,擔心其安全報警。警方昨晨派直升機搜山不果,本港入境處昨晚證實二人安全。據了解,二人因大風雪臨時改變行程,未有聯絡旅館,惹來一場雪山驚魂。記者:蔡朗清 謝明明


據日本傳媒報道,兩名女事主年約34歲,同樣姓盧,原定前晚抵達立山黑部入住位於海拔逾2,400米高室堂車站的溫泉旅館「雷鳥莊」,但兩人至晚上9時許仍未出現,旅館為安全起見決定報警。當地警方消息指,旅行社職員前日下午5時22分收到二人「在大雪中迷路無法到達旅館」的電子郵件後,自此與兩人失去聯絡。富山縣警方昨晨派出直升機到室堂總站、地獄谷及雷鳥莊附近搜索。本報就事件昨向香港入境事務處查詢,傍晚獲回覆指已即時透過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及中國駐名古屋總領事館了解情況。入境處已主動聯繫當事人,得悉二人身處安全地方,並向他們提供適切意見。據了解,二人失聯後一直安全,因為大風雪臨時改變行程,但未有通知旅館。本報向雷鳥莊查詢,旅館表示事主經旅行社訂房,昨晚9時半後仍未現身,嘗試聯絡二人不果;當時正在下雪、室外視野不佳,旅館擔心之下決定報警求助。立山黑部最著名的景點是位於海拔2,400米高室堂的「雪之大谷」,而室堂車站附近有多間旅館,吸引不少旅客入住,當中雷鳥莊離車站較遠。有旅館住客在網上留言指,前往雷鳥莊的山路十分難行,原本40分鐘路程在雪地要走上一小時。



日人:應追討搜救費用

永安旅遊發言人表示,立山黑部近年成為港人旅遊熱點,旅行社最近亦趁立山黑部開山,派人到當地拍攝旅遊特輯,前日遇上大風雪;永安代言人、電視台主播周奕瑋在fb留言指,前日在雪之大谷遇上大雪,一度要封路,「當地工作人員講,呢個季節會落大雪真係難得一遇,我哋真係『好彩』呀!」多次遊覽立山黑部的國際漫遊協會資深會員Frankie表示,今年天氣變異,寒冷氣候令日本櫻花期延後,「雪之大谷嘅雪壁一般高14、15米,今年高度19米;落大雪喺室堂白茫茫一片,旅館屋頂都遮埋,好難認路」。事件曝光後,當地知名留言板2ch中攀山頻道的留言,幾乎一面倒批評兩港女行徑輕率。有人指近年前往立山黑部觀光旅客越來越多,並以華人為主,往往輕視登山風險,若遇事要負個人責任。有人更留言稱目前正值黑熊結束冬眠,鹵莽登山相當危險,呼籲行山客登山時有責任攜帶GPS協助定位。也有人留言指當地派人搜救遇事旅客,費用由日本人的稅金補貼,應向事主追討搜救費用。


識睇睇留言

West Pang:港女冇家教是常識吧!
Kax Yum:冇家教唔緊要,要知輕重,香港閂埋門話知你,出到去好心醒少少當幫忙。
Raymond Law:當大家努力喺日本建立優質旅客嘅形象,以求同強國野蠻客割席,就總會有一兩個出嚟,Undo晒所有Efforts!
Dominic Leung Hiu Fung:去到外國,你就代表緊香港。就算你唔認為係,但你改變唔到人哋會咁諗。請唔好再做啲影衰香港嘅事。資料來源:《蘋果》fb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428/20004518
電郵 日本 雪山 迷路 後失 失聯 聯遊 立山 黑部 訂房 no show 兩港 港女 女惹 失蹤 驚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175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