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2%股权迟迟未划转 五矿整合湖南有色踟蹰前行


http://www.21cbh.com/HTML/2010-7-28/1MMDAwMDE4OTA1Mg.html


仅仅2%的股权,却让五矿集团对湖南有色的整合难以迈开大步。

这2%的湖南有色股权属于湖南省国资委。按照湖南省政府7个月前的承诺,它将被无偿划转至五矿有色金属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五矿有色)。一旦划拨成功,五矿有色持有的湖南有色金属控股集团(下称湖南有色)股权将上升至51%,整合将名正言顺。

但五矿集团总裁周中枢近日对记者表示,虽然增资扩股湖南有色的计划已完成,“可2%的股权尚未完成划转。”这意味着,五矿有色迄今未获湖南有色的控股权。

湖南省政府方面回复本报记者,2%股权至今未划给五矿有色的原因,是“还在办手续”。而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由于这2%股权将决定谁掌握湖南有色的控股权,因此,“比正常手续时间要长一点”。

关键性的2%

2008年9月1日,五矿有色从湖南省国资委获得湖南有色40%股权。

此后,五矿有色增持湖南有色的传闻一直未断。去年年底,传闻终于变成了现实。

2009年12月,五矿与湖南省政府签订协议。按照协议,五矿有色将以55.59亿元现金,向湖南有色增资扩股,获得其49%的股份;湖南省国资委将其持有的湖南有色2%股份无偿划转至五矿有色。

但7个月过去了,2%的股权划转却一直没能完成。

“我们在积极推进,争取早日将股权划给五矿。”湖南省商务厅一位官员说

上述知情人士进一步表示,双方在人事任命、重组湖南有色具体方案上,尚未达成完全一致,这是导致股权划拨“比正常手续时间要长一点”的主要原因。

上述知情人士还透露,湖南省政府承诺无偿划拨2%股权的条件是:增资扩股的55.59亿元现金也将全部用来重组湖南有色,并且全部投资于湖南市场;此外,五矿针对湖南有色的未来业绩做出一定承诺,并拿出令人信服的整合方案。

据本报记者了解,五矿集团已基本同意上述条件,但重组湖南有色旗下资产的思路尚不完全明晰。

五矿有色一旦控股湖南有色,将承担整合湖南有色系上市公司的任务。目前,湖南有色拥有*ST中钨(000657.SH)、株冶集团(600961.SH)、湖南有色(2626.HK)三家上市公司。

市场人士曾预期,在五矿入主湖南有色后,面临退市危险的*ST中钨将有望保壳,而株冶集团将进一步掌握上游资源。可目前看来,五矿有色对于上述两家公司的整合思路尚不明晰,尤其是对株冶集团的定位模糊。

尽管如此,周中枢仍强调,五矿有色一定会获取湖南有色的控股权,在重组后的湖南有色董事会中,“会占多数(董事会席位)”。

上述湖南省商务厅官员则用“有惊无险”这四个字来形容五矿控股湖南有色的进程,“五矿想控股湖南有色,不是一两年的事情了。目前看来,双方都做了很多工作,五矿获得控股权也是迟早的事情。”

上述知情人士预计,股权划拨可能将在年内完成。

有色板块南移

为了获得湖南有色,五矿还决定把旗下的有色业板块总部设在湖南。

据本报记者了解,五矿有色注册地在北京。此次重组后,五矿集团将通过新设长沙五矿有色的方式,把注册地搬到长沙。在未来一年内,五矿有色将把管理和运营总部全部搬到长沙。

这并非五矿第一次将集团板块业务迁至外地。

在整合江西赣州稀土资源时,五矿曾承诺将稀土业务板块总部迁至赣州。

按 照周中枢公布的计划,未来3至5年,新的湖南有色将对省内钨、锑、锡、稀土和铅锌等优势资源的保护性开发,对钨、锑进行有效整合;打造国际领先的硬质合金 产业和铅锌产业集群,使湖南有色成为世界钨锑工业和铅锌工业的领导者。而五矿有色将通过在湖南省内累计新增投资100亿元以上,并加大对外的整合、并购力 度。

据本报记者了解,五矿在湖南省内的投资计划已经启动。

今年5月18日,五矿集团与湖南省郴州市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将以湖南有色集团为实施主体,于未来5年内在郴州境内新增投资45亿元至55亿元,开发钨、稀土、锡、铋等有色金属资源及精深加工。目前,双方首批合作的9个项目均已展开前期工作。

“反对派”何仁春

央企对地方国企的并购行动,往往会受到地方国企原有管理层的反对。可真正能拍板的并非这些管理层,而是当地政府。

对五矿集团控股湖南有色一事,湖南有色董事长、党组书记何仁春也曾投下反对票。

就在湖南省政府与五矿集团达成重组协议的3个月前,何仁春还对本报记者表示,“湖南有色不需要并购者。五矿集团可能会扩大股权受让比例,但不会超过一半。”

但他也没有把握抵御住五矿集团的收购行动。“最终是不是让五矿集团收购我们,还得看政府的意见。”

何仁春的底气强弱,来自于湖南有色的实际业绩。

在他的领导下,湖南有色在资本市场一度颇受瞩目,还曾在2006年打败五矿获得*ST中钨的控制权。但近两年来,湖南有色的经营状况急转直下。

“遭受重大挫折”,去年3月份,湖南省政府一位官员曾对本报记者形容湖南有色的经营状况。

一位接近湖南有色高层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何仁春曾对湖南省政府承诺,在2009年使湖南有色香港上市公司回归A股,这也是何仁春抵御五矿集团获得控股权的筹码之一。但该计划以失败告终——由于和湖南有色集团旗下的株冶存在同业竞争关系,证监会并未放行。

当下,五矿入主湖南有色已无太大悬念,何仁春的职务也将做调整。

7月13日,湖南省政府宣布免去何仁春的湖南有色金属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组书记职务。显然,在重组背景下,湖南有色已拉开新一波人事任命的帷幕。

“(湖南)省里面关于免去何仁春(湖南有色)党组书记一职的决定,是因为湖南有色已经处在了与以往不同的发展阶段,因此需要调整一下他的岗位。”湖南省政府一位人士说。

本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何仁春有可能调任五矿有色副总经理一职。与此同时,湖南省国资委副主任王宏拟任湖南省政府派驻重组后的湖南有色监事会主席(正厅级)。
2% 股權 遲遲 劃轉 五礦 整合 湖南 有色 踟躕 前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037

商業銀行踟躕小微貸

http://magazine.caixin.com/2012-09-21/100440654_all.html

  經濟下行的現實正使商業銀行經歷業務轉型的兩難境地。

  隨著利率市場化和金融「脫媒」的逐步降臨,商業銀行,特別是股份制銀行和城商行,轉型壓力日益凸顯,業務逐漸往中小、小微企業轉向,成為中小銀行趨勢。

  招商銀行行長馬蔚華7月9日在新加坡舉行的慧眼中國環球論壇上表示,受到資本約束,銀行只能從過去喜歡大客戶轉向中小企業,「銀行必須改變傳統思路」。

  銀監會數據顯示,截至6月末,用於小微企業的貸款餘額13.5萬億元,同比增長18.5%,比各項貸款平均增速高2.6個百分點。但規模增長的背後,風險伴隨實體經濟下行趨勢正在提升。

  平安銀行小微金融事業部總監郭世邦在實名博客中披露來自銀監會的數據稱,截至2012年5月末,全國小微貸款總體不良率2.49%,而小微企業 不良率為6.55%。小微企業貸款的不良比率比一般貸款高出近1倍,500萬元以下的小微貸款不良比率高出其他企業貸款近5倍。

  這對於近兩年在政策推動下多番表態重視小微貸的商業銀行而言,「整體貸款不良率之高,已讓人生畏,相對於上浮30%-50%左右的利率而言,有的價格甚至已不能覆蓋風險。」郭世邦寫道。

  國有大行的態度則模棱兩可。一位國有大行分行信貸處處長對財新記者表示:「要進行這樣的轉型發展,是一個否定過去重新規劃的過程,而且現在的投入需要時間來形成規模,可能失敗概率更高。」

  進則困境當前,退則轉型無望,在商業銀行踟躕中,小微貸或許成為行業差異化競爭的分水嶺。

口徑新「戲法」

  各銀行中小(微)企業的貸款規模出爐,不過口徑各異。

  農行的半年報顯示,「小微企業」貸款餘額5356億元,比上年末增加570億元,增長11.9%,高於全行各項貸款增速3.9個百分點。

  中行半年報計算的是「中小企業」,其中人民幣貸款增長24.3%,比全部人民幣公司貸款增速高18.03個百分點。

  而建行和招行均按照2011年工信部聯合四部委下發的中小企業劃分標準。按此標準,建行的小微企業貸款餘額6814億元,較上年末新增495億元。招行中小微企業貸款總額達5379億元,較上年末增長7.35%,佔境內企業貸款的比重達到56.29%。

  多位商業銀行人士向財新記者透露,各銀行統計中小微企業的口徑不同,第一種是商業銀行根據自己的客戶情況進行業務的劃分標準;第二種是銀監會的 統計口徑,按照企業的資產、營業收入和貸款金額;第三種則是2011年工信部聯合四部委下發的標準。相較而言,銀監會的統計口徑更能反映小微企業貸款的真 實情況。

  深圳市農商行小企業部負責人對財新記者表示,工信部的標準是按照行業劃分,以從業人員的數量、營業收入和資產總額進行界定,只要符合兩項標準就 可以作為小微企業貸款的統計口徑。這會使一些「員工數量不超過200人,銷售收入不到2000萬元」,「但由於有4億元的資產作為抵押」的「特殊公司」進 入統計,這類公司可能一家貸款1億元,對銀行小微貸款「沖規模」有利。

  一位總部在南方的股份制銀行的中小部負責人稱,各地在過去數年落實「4萬億」計劃時,成立很多政府平台的市場化項目公司,這些公司投資基建項目,實行承保施工制,編制人數少,且主要做項目投入,沒有營業收入,因此按照工信部的口徑,居然都成了小微企業。

  這類「小微企業」貸款的特點滿足國有大行的要求——既不屬於融資平台貸款,但又具有國有企業的「安全性」,能夠幫助銀行在短期內造數「沖規模」,利於展示銀行響應政府號召的姿態。

  「即使知道是這種情況,並且資金很難監控流向,但在業績壓力下仍然得做。」一位國有大行中小企業客戶經理對財新記者說,「也沒有政策說只有民營的小微才是小微,國企的不是。」

  多位商業銀行人士向財新記者透露,衡量小微企業貸款實效的口徑,不能沿用傳統貸款模式看貸款規模,而應該計算單筆平均金額,即小微企業貸款規模 與客戶數量的比例,反映按客戶數量計算的平均貸款金額。目前銀監會的口徑是單戶金額500萬元(含)以下,但甚少有銀行以此為衡量口徑描述其小微貸款業務 實況。

  其中的難言之隱在於,對於不同規模的銀行,小微業務常在質量和成本上做出妥協。

  一位股份制銀行中小部負責人認為,城商行和農商行本身的規模就不大,只能精耕細作,可以做單筆平均金額30萬-50萬元之間的客戶。但換成全國 性的商業銀行和股份制銀行,必須要有一定規模,「一兩百億元的話,相當於沒有做」,否則很難在資產比例上得到一定的體現。因此,「全國性的商業銀行只能是 先把規模做大了,再考慮如何精耕細作」。

下行困境

  以口徑上的玄機應對政策號召,恰是銀行面臨難題的鏡照。

  大量理論研究和實證分析發現,以經濟週期為代表的宏觀系統因素對信用風險影響顯著。與大企業相比,小微企業經營不確定性大,受宏觀經濟波動影響 更為明顯。各家商業銀行集體面臨的情況是,今年經濟環境不佳,導致中小企業無法保持高盈利來支持高利率。這也意味著,這一業務的「高風險」苗頭露出。

  商業銀行的邏輯在於,利息是從風險估價體系中得來,越往下端走,定價越高,這主要是用來作為風險抵補,使收益率最終能覆蓋損失率。同時,銀行也相信,能夠承受一定的利率的企業,才能被證明是有一定盈利能力和資金周轉能力的企業。

  多位銀行人士告訴財新記者,目前全國商業銀行中小微企業的貸款平均利率不過是8%左右。即便有些利率能上浮30%-50%左右,也不能覆蓋其風 險。被業界廣泛認可的民生銀行「商貸通」2011年12月31日貸款不良率僅為0.14%,今年攀升到0.39%。不良率仍屬極低,但趨勢令銀行警惕。

  「儘管政策導向支持實體經濟,但是並不是像想像中的這麼好做。現在缺少一個清晰的市場體系,和對於市場的鼓勵,包括有完善的支持。這種體系是可 以促使中小企業往好的經營方向發展,變成健康的企業,如果是這樣,那麼銀行去做支持是一種良性循環。」一家國有銀行上海分行的公司部負責人表示,「但現在 的情況剛好相反。」

  在風險保障和盈利之間,商業銀行一直搖擺著尋找平衡點。而執行小微企業貸款的最大難點來自於商業銀行一把手的搖擺。

  「是不是真想做,有多大的決心去推的問題」,一位曾任職於民生銀行的資深銀行人士表示,「民生之所以能夠在小微企業上開展得很好,與其銀行一把手的堅持有很大的關係。」

  在三五年一換屆的短期業績的引導下,商業銀行一把手同樣面臨著上級領導願意給予多大的空間和時間,讓這種「成效慢功夫深」的業務逐漸成長而不是揠苗助長。

  在此情況下,部分的商業銀行更容易傾向按照傳統抵押貸款的模式,對小微企業進行貸款。「假設還是沿用傳統的需要抵押物和擔保的模式,再定價高則是變相的綁架——安全係數高,但是利息又在基準上浮50%。」一位股份制銀行中小部人士稱。

  他表示,在做小微企業貸款業務時,尤其重要的是擺脫「典當行」模式,真正貫徹貸款與經營的匹配。而銀行傳統上習慣於獲得抵押物後,就認為風險可控,忽視對小微企業資金流向的監控,也沒給出與企業發展相匹配的貸款額。

  這導致中小和小微貸款發展出現畸形,即企業以中小企業名義借款,銀行則單純考察抵押或保證等信用結構,以此為風控重點,忽視資金流向。企業則不 斷用貸款去買固定資產,以獲得後續貸款,或者放高利貸以牟利。這在經濟下行之際更易使風險累計而暴露,形成惡性循環。上海地區鋼貿企業風險的集中暴露,即 是最好的佐證。

  但商業銀行,尤其是中小銀行的退路不多。一位股份制銀行的高層向財新記者表示,假設現在不搶佔這個市場,未來融資平台風險集中暴露之時再轉向, 就比較難了。他認為,只要未來的利潤能覆蓋不良的損失,部分中型企業通過扶植成為大型企業,就能實現銀行業務的可持續性的滾動發展。

  問題是,怎麼做?

擺脫傳統

  銀行的傳統思路中,小微企業貸款是典型的費力不討好。

  招商銀行行長馬蔚華曾指出,中小企業融資是屬於全球性的難題,因為中小企業往往有幾本賬目,很難查清楚。在新加坡舉行的慧眼中國環球論壇上,他 還表示,在中小企業融資的風險和成本控制當中,銀行弄清楚中小企業的風險,其經營成本就會增加。多位銀行人士均認為,小微業務只有批量化才能行得通。

  批量化有兩個優點,一是控制了銀行的經營成本,另一個是用群體的風險對沖個體的風險。關鍵是尋找到合適的行業和企業,並且擺脫傳統模式的業務。

  在現有的實踐中,民生銀行的「商貸通」被認為最成功的。民生銀行信息管理中心李炅宇和劉偉撰文指出,民生銀行依據「大數定律」和「價格覆蓋風 險」兩項原則對小微企業信貸進行定價。在客戶上,民生銀行鎖定了專業批發市場的客群,這部分客戶群現金流充裕且周轉快;在信用結構上,運用了聯保聯貸的模 式,但定價高;此外,有一個市場把控點,即貸款的金額不超過200萬元。

  另一位股份制銀行中小部負責人透露,民生銀行近期還開發了新的市場,即將裝飾石材市場金融服務單列出來。石材市場從礦山開採到加工,到進入流通 環節,是單獨的產業鏈,而且這個石材不僅用在個人,還用在公司,同時中國也在做出口,民生銀行破天荒以「石材金融事業部」為這一個完整的產業鏈提供金融服 務。

  他認為,民生銀行的打法,代表了未來所有商業銀行的方向,即必須走出差異化。未來三年到五年,各家銀行一定會更專注於在某個領域上做出特色,同樣專注於小微企業業務,也會有差異化,例如,細分到某一個生命週期段的客戶市場。

  此外,部分中小商業銀行批量化方式是搭建政府、交易圈和產業鏈的平台。

  一位股份制銀行中小部負責人表示,批量的對接應該有一個優先順序,從產業鏈到商圈到商會行業協會,政府排到最後。這個搭建的過程,不能是簡單的對接。批量化開發客戶,最終取決於模型設計,但是一定要確定選擇怎樣的客戶和行業。

  他表示,銀行與政府、商會協會合作,並不是實質性的,更多的是一種介入和推動,在現實環境中使業務推進比較順利。有些地方政府也會在類似互助基金的平台中出資,作為小微企業貸款的基礎保證金,這對防範風險有好處。

  這位負責人告訴財新記者,目前在試行的城市合作社,即是一種搭建平台互助基金的形式,由50個非常熟悉的人成立一個互助基金,然後用互助基金來 進行擔保,給聯保互保做補充。聯保的人數比較少,只有三到五個。而互助基金的群體就比較大,單個成員股金所佔比重不超過10%的互助金。

  但在上述國有大行信貸處負責人看來,大銀行的資產規模和小微信貸的規模過於懸殊,主流商業銀行就算有能力,也不可能大規模開展此業務。而小微企 業風險係數高的更深層原因在於小微企業和國有企業的地位不對等。「誰能證明國有企業經營能力和盈利能力就要比小微企業要好?拋開政府信用,國有企業的風險 係數就一定比小微企業要低?」

  事實上,由於小微企業運作及經營的獨特性,小微貸款業務發展以「批量化、流程化和規模化」為目標已有共識,但銀行在理解和容忍小微企業發展的「不規範性」上卻不一而足。一些銀行制定了單獨適合於小微企業融資業務發展的工作流程和評審標準,但並沒有配上相應的保障體系。

  「從本質上說,小微企業和國有大企業需要有同等的社會地位和信用保障。」前述國有大行信貸處負責人說。■


商業銀行 商業 銀行 踟躕 小微 微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786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