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一條高速路的爛尾

http://news.hexun.com.tw/2011-09-13/133315751.html

以超常速度完成立項、審批的銅南宣高速,在2006年開工不久即出現停工,至今無確切復工時間。這個被搞砸爛尾的高速項目,成為地方政府超速建設的失敗樣本

  《財經》(博客,微博)記者 張鷺

微風徐徐,臨時挖就的水塘裡,鴨群遊弋。岸邊,近一人高的野草隨風搖曳,與遠處的稻田競綠。荒草叢中,林立混凝土橋墩和銹跡斑駁的澆築模具,儼然一處巨大的工業遺址。

  荒草萋萋之地、鴨群戲水之處,原為已經施工完畢的路基,屬於安徽省宣城市五星鄉的銅南宣高速公路A12標段。按照計劃,這條2006年下半年開 工的高速路項目,在2008年即應建成通車。但實際情況是,項目甫開即停,在2008年初全面停工整改後,雖經兩輪多方協調,一直未能復工。

  銅南宣高速自銅陵經隸屬蕪湖的南陵縣,再到東鄰江蘇的宣城市,將皖南兩市一縣串成一線。通車後將大大縮短皖南到長三角的時間。不僅利於三地,亦符合安徽省東向發展的戰略。

  基礎設施建設所需資金甚巨,單憑政府資金或有不足,不少項目都引入社會資金彌補。由於並非所有的項目都能獲得批覆,不少地方在引入民資時,往往優先青睞有「能耐」在北京「跑項目」者。而這些擁有深厚人脈的「能人」之中,不乏依附權貴的裙帶資本。

  有此背景,這類「能人」未必握有雄厚資金,卻一定擅長在北京和地方之間組合各類資源,同時搞定批文、貸款。如果一切順利,地方政府拉動經濟、平添政績,銀行拓展業務,社會資金坐收豐厚通行費收益,可謂皆大歡喜。

  問題在於,這種涉及多方而又環環相扣的運作結構,風險過於集中。一旦中樞「短路」,則整個系統崩潰。至今爛尾的銅南宣高速項目背後,即存在一位與多名落馬官員有染的此類樞紐人物。

  從審批到開工,銅南宣項目的前期過程一路刪繁就簡、狂飆突進,此人居間運作,功不可沒。

  但脫韁的速度也埋藏著「定時炸彈」——以其為核心的項目運作進展至後期,利益協調之複雜,以及各種陡生的不可抗變故,逐漸讓局面失控。心灰意懶之際,此人心欲退而身不由,讓其本人、地方政府、權威協調者與後續接手者均感手足無措,善後復工變數叢生。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的背後,徒留「欲速則不達」之嘆。被搞砸爛尾至今的銅南宣高速項目,成為地方政府超速建設的失敗樣本。

  市、廳之爭

  工業重鎮銅陵位於長江中下遊,並獲批萬噸級碼頭。依託於長三角地區,2005年-2008年,銅陵市實際利用長三角資金年均增幅約50%,超過全國招商引資平均增長水平。公開數據顯示,銅陵市工業銷售收入中70%以上亦來自於長三角地區。

  這來自於礦山逐漸枯竭的背景下,銅陵市早在2001年「十五」規劃中就提出對接長三角戰略,變被動「招商」為主動「找商」等方式,廣辟工業園區,積極吸引投資。

  無縫對接,交通先行。在交通圖上看,上海至重慶的高速公路,僅銅陵至宣城之間未聯通,需先後轉道318國道及320省道,路阻且繞。故而在2003年初的安徽省交通工作會議上,銅陵市提出修建銅南宣高速公路以融入國家網。

  2004年2月,銅陵市啟動項目前期工作,委託諮詢公司編制項目預可行性研究報告。同年4月,銅陵、蕪湖、宣城三市政府召開座談會,商定由銅陵 市政府組建工程建設指揮部,承擔前期徵地、動拆遷等前期工作和工程建設中的協調保證工作,並向有關單位積極爭取稅收、徵地、拆遷等優惠政策。

  根據會議紀要,由銅陵市建設投資公司(下稱銅陵建投)、宣城市高等級公路建設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宣城路建)、民營企業中基投資管理有限責任公司 (下稱中基公司)三方合資,於2004年底成立了銅陵市銅宣高速公路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下稱銅宣公司)。公司註冊資本1億元,銅陵方面出資3000萬元、 宣城方面和中基公司各出資3500萬元。

  開業之際,蕪湖市並未出資入股。銅宣公司一位中層對《財經》記者解釋,這是因為蕪湖市顧忌前期的投資風險,「高速公路項目的審批時間長、風險 高,萬一批不下來,前期跑項目的錢就打水漂了,所以蕪湖市當時選擇暫不入股,但保留參股權。」事後來看,蕪湖市的這一舉動也成為停工的因素之一。

  2004年6月5日,三市交通局聯合向省交通廳報送《關於銅陵-南陵-宣城高速公路項目建議書的請示》。數日後,三市發改委同樣聯合向省發改委報送了上述請示。

  不過,三市尤其是銅陵市的前期工作,與安徽省交通廳之間出現競爭。因為僅僅兩個月後,在省政府加快高速公路建設前期工作會議上,銅南宣高速被明 確交由安徽省交通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安徽交投)建設,由省交通廳負責前期工作。省政府這一決定,系對交通廳相關報請的批示。

  「我們根據省裡安排,從2005年初開始去三市做前期銜接工作,一直下半年,在蕪湖、宣城很順利,到了銅陵就做不下去了,最後只能放棄。」安徽交投副總經理王宏祥介紹。

  2005年3月,安徽省發改委向國家發改委報送《關於安徽省銅陵-南陵-宣城高速公路項目建議書的請示》。此後半年內,水利部水土保持中心、交通部、原環保總局環評中心、國土資源部、水利部長江委等部門分別作了相關批覆。

  北京「能人」

  「交通廳對於這條路的修建,沒有銅陵市那麼迫切。按照規劃,通車要比銅陵市晚兩年。」一位接近安徽省交通廳的人士介紹。但對於銅陵市而言,打通這條經濟動脈迫在眉睫。

  除了對於申報進度的焦慮,銅陵市當時還面對一個實際困難:沒錢。雖然工業經濟發達,但由於每年都有巨額固定資產投資,手頭可支配財政有限。

  在此情況之下,來自北京的中基公司適逢其會。中基公司與宣城市相熟。銅宣公司成立前三個月,中基公司法人代表湯凌與宣城市時任副市長嚴敏在北京簽署合作建設宣黃高速的協議。

  1962年出生的湯凌系江西武寧縣人,16歲時進入武寧縣水利局工作,22歲進入江西財經學院工業經濟系學習。1988年畢業後,湯凌被分配到財政部轄下剛成立的國有資產管理局工作。

  在該局工作的兩年中,他結識時任產權司司長朱志剛,及辦公室幹部寇文峰。朱志剛之後一路升任財政部第一副部長,寇文峰後來下海創辦百富勤投資管 理有限公司,依託朱志剛染指大量投資、諮詢、評估業務。朱志剛後因受賄744萬餘元於2010年5月被判處無期徒刑,三位行賄人中,湯、寇兩位老部下分別 貢獻289.1萬元和205.5萬元。

  「下海熱」的1992年,30歲的湯凌與寇文峰等人一起創辦集體企業北京東亞生物工程技術研究所,但因長期虧損後來註銷。同年,湯凌參與創辦北京市東頤聯合科貿發展公司並擔任經理。

  1997年,這家公司與另一公司發起成立中基公司,註冊資本金為5000萬元,從事房地產、服務業投資,房地產開發經營、資產委託管理等業務。公司股權曾幾經轉讓,但過手股權者均為湯凌控制的關聯公司。這些公司也並不具備建設高速公路的資質與經驗。

  一直從事生物科技等行業的湯凌,緣何會對高速公路行業產生興趣,已不可考。可知的部分是,遊走於北京與宣城的湯凌,與朱志剛、嚴敏都建立了良好的個人關係。嚴敏2010年因受賄罪一審被判處五年有期徒刑,並未提起上訴。

  司法材料稱,從2000年起,湯凌不斷在朱志剛的情婦、女兒、弟弟有資金需求之際適時出手。同時也不失時機地通過朱志剛,為宣城市爭取廣祠高速公路車購稅中央補助款,以及幫助嚴敏之子調入安徽省財政廳工作等。

  湯凌的人脈以及「跑項目」的能力為銅陵方面所需。為引入湯凌,銅陵市作了一些讓步。三方股東在北京簽署的公司章程中約定,銅宣公司的董事長和總經理均由中基公司委派。

  同時,章程內容還包括,高速公路項目工程在交工驗收前未取得收費批文或政府批准的項目的經營年限少於25年,可決議解散公司。應按審計確認的竣工決算總價要求銅陵市政府收購本項目,各股東按出資比例收回出資並分配公司剩餘資產。

  同期,湯凌還與宣城路建合組宣城市宣中基高速公路有限責任公司(下稱宣中基公司),以此運作宣黃高速項目。公司註冊資金3000萬元,中基公司與宣城路建分別出資2100萬元和900萬元。

  徵地隱患

  銅宣公司成立後,三方股東都相應充實了註冊資本。

  宣城路建原註冊資本為7500萬元,通過將通行費收入累積成的資本公積轉為註冊資本,增資至6.2億元。

  註冊資本僅為80萬元的銅陵建投被銅陵市政府增資至2億元。增資來源一是市政府授權以貨幣出資7500萬元,二是市政府將該市循環經濟工業園27.8平方公里的土地使用權作價1.242億元,多出部分算作公司的資本公積。

  中基公司的資金同樣有限,公司原註冊資本為5000萬元,雖增資至1.36億元,但8600萬元來自海南陵水縣和樂東縣的林地注資。

  在安徽省發改委2005年3月向國家發改委報送請示後,銅陵、蕪湖、宣城三市政府共同簽署了《加快銅南宣高速公路建設協商紀要》,隨後銅陵市加快了相關工作,僅用了半年時間就拿到了各相關中央部委的批文。2005年12月,銅南宣高速項目得到國家發改委核准。

  據國家發改委批覆,該項目總投資核定為34億元,其中資本金11.9億元,佔項目總投資的35%,由銅宣公司出資;其餘22.1億元投資申請銀行貸款解決。

  從銅陵市2004年2月起編制預可行性研究報告,至2004年12月銅宣公司成立,再到2005年12月拿到國家發改委的核准,銅南宣高速項目整個申報的過程僅22個月。

  「高速公路項目拿批文的過程較長,三五年能走完就很快了,慢的話七八年都批不下來。早期修建的高速,還有已經通車了、審批還沒走完的情況。」銅宣公司上述中層說,這個審批過程堪稱神速,其中湯凌的作用不可忽視,「如果沒有湯總在北京的關係,批下來肯定沒這麼快。」

  按照銅陵市預計,項目應在拿到批文後的一個月,即2006年1月開工。但當月省交通廳對該項目監督檢查時發現,項目未向該廳報送建設勘查設計招標投標情況和工程施工招標投標情況,未申請施工圖設計文件審批,未申請開工前審計,未申請公路工程施工許可。

  省交通廳就此上報省政府,並督促銅陵市糾正。銅陵市隨後補辦了部分手續,但直至開工,該項目仍未拿到施工許可。這其中的問題是,缺少一個先決條件:征完地。

  建設用地的正常審批流程為:在項目前期報批階段,項目業主要先提交建設用地預申請,國土資源部批准預申請後,由國家發改委核准批覆該項目。在建 設過程中,地方在初步測量、劃界後,由地方國土局核實、勘測,報省國土資源廳,再由後者報國土資源部。走完這套流程,才能拿到正式的建設用地審批文件。

  有了建設用地審批,才能正式徵地,徵地之後才能拿到施工許可,有了施工許可才能開工。其時,銅陵市的徵地最早完成、也最徹底,宣城未全部征完,而位於兩地之間的蕪湖市僅完成了開挖界溝、房屋丈量工作,並未開始徵地。

  資本金斷缺

  在2008年以前,大多高速公路項目的常態是邊徵地、邊施工、邊審批。據國家審計署公佈的2006年對18個省市收費公路建設運營管理情況審計調查結果,各省都存在類似現象。以安徽為例,在2004年4月至2006年4月,該省建設沿江路、安景路等五條收費公路徵地5.7萬畝,至審計調查時,尚未取得國家批准土地使用許可。

  在實際操作中,銅南宣項目亦採用這種方式。如果順利,工作流程會是這樣:先徵地部分先開工,邊開工邊征完剩餘用地,再補辦施工許可。以上工作的 資金來源,系佔項目總投資35%的項目資本金。在全部手續齊備後,省政府會向項目業主簽發特許權協議,銀行才能據此放貸,解決剩餘65%的資金。

  2006年5月和8月,在先天不足的情況下,銅南宣項目分別從銅陵和宣城開工。項目共被分為14個標段,銅陵開工1個標段,宣城開工8個標段。

  不幸的是,開工不久,徵地和項目資本金環節同時出了問題。

  據一位參與建設的知情者介紹,蕪湖方面一直未動手徵地的原因是,其提出按公路在各市的里程比例來確定股份以履行參股權,這引發其他股東不滿,因為蕪湖方面並未出前期費用。這一問題未能談攏。

  此外,由於未與農民就補償價格達成一致,宣城未完全完成徵地。而由於宣城段開工最密集,這直接影響了施工。

  除徵地問題外,至少11.9億元的項目資本金也並未全部到位。按比例,銅陵市、宣城市和中基公司分別要出3.6億元、4.2億元和4.2億元。 而實際情況是,銅宣公司賬戶內僅有4億元左右,其中1億元為三方股東現金投入,3億元為銀行貸款。另外,銅宣公司可動用的資金,還包括12個標段的施工單 位繳納的履約保證金,佔標段總投資的5%。

  由於宣城市的資金充裕,銅陵市資金較為緊張,故宣城段雖然晚開工,但開工標段和工程進度均超過銅陵段。

  對於中基公司而言,除了銅南宣高速項目,還要兼顧宣黃高速,資金壓力之大可想而知。司法材料顯示,資金緊張之時,湯凌不得不通過朱志剛向由財政部監管的中國石油(601857,股吧)天然氣集團公司、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的有關人員打招呼,以兩個單位給相關銀行攬儲的方法,為中基公司獲得銀行貸款。

  但此時宏觀經濟形勢突變,2007年初開始,央行連續六次加息。湯凌的資金鏈斷裂。2007年3月,中基公司向銅陵、宣城兩市政府遞交報告稱,「鑑於當前宏觀政策調整、項目融資困難加大,同時自身也缺乏高速公路建設經驗等因素」,要求退出項目。

  全面停工

  中基公司的「退出函」,同時發給過現場施工方,這讓進場不到半年的施工方頗費躊躇。

  負責宣城段內的A12標段施工的江西路橋集團董事長童世敏回憶:「剛進場時,我們就很擔心,提出不要大規模開工。但銅宣公司方面一再表示不會有問題,由於公司背後是政府,也就沒在意。」

  宣城方面也表示,這個項目連接了另一條高速,相當於為宣城市修建了一條環城高速,「他們一再說,這個項目即使銅宣公司不做,我們自己也要做。」童世敏說,宣城市的積極態度,也打消了現場施工單位的疑慮。

  但前期工作的狂飆突進造成的種種隱患,在施工單位進場後逐漸顯露。

  負責A14標段施工的天津城建集團一位項目經理回憶,他們在進場後發現標段內有2公里長的建設用地未征完,而且這段路恰好在標段的正中間。

  施工方在第一時間給業主遞交報告,銅宣公司只是口頭答覆「盡快解決」。這位項目經理說,業主的協調組找到各鄉鎮,來來回回開了不少協調會,但由於補償沒談攏未果。

  在業主的口頭保證下,A14標段仍冒險開工。但一年後,2008年7月,上述2公里的徵地問題仍未解決,導致其餘路基施工完畢後,「兩頭修好了,中間連不上」,工程被迫停工。此外,業主提出設計變更,要把兩車道變成三車道,卻一直未提供圖紙,只能暫緩施工。

  這位項目經理回憶,開工後施工方向業主打了不下50個報告,要求解決拆遷、設計變更以及種種現場問題未果。他分析說,拆遷和變更設計等事項,涉及到增加投資、重新審批等問題,而這些問題遠非銅宣公司一方所能解決。

  2008年1月,停工整改令正式下發到銅宣公司,項目全面停工。至停工時,整個項目共完成工程量2.2億元。

  「自從中基公司宣佈要退出起,就有施工單位停工。我們停得還算早的,感覺問題太多,實在不敢幹了,不停工,損失更大。」上述A14標段項目經理說。

  安徽省交通廳建設管理處處長章厚忠告訴《財經》記者,當時質監站發現的問題主要是手續不齊、施工管理混亂。此外,財務管理也很混亂,打個白條就 把錢領走了。更重要的是,籌資方案也沒有落實。在項目上馬階段,正趕上國家大力拉動投資,但項目開工後遇到宏觀調控,直接導致銅宣公司融資困難。

  移交未果

  各種困難之下,曾經的「香餑餑」已成燙手山芋。早在尚未全面停工前,2007年8月,銅陵、宣城兩市政府聯合向省政府上報,請求省屬企業接管項目建設,中基公司也有同樣要求。

  隨後,經省長辦公會議研究決定,由安徽省交通廳牽頭推進該項目移交給安徽交投。

  2007年9月,省交通廳主持召開專題會議,確定銅宣公司100%股權全部退出,經審計確認後,有償移交給安徽交投;由雙方共同確定資產評估機構,對項目進行審計和資產評估等。會後,相關各方按照協調會要求做了一些工作,但總體進展不快。

  2008年3月,交通廳再次召開協調會確定:雙方要在3月底前確定中介機構,並制定審計方案。會後,銅宣公司和安徽交投共同委託合肥天職會計師事務所進行審計。同年6月,審計機構出具了審計初稿。

  按照計劃,2008年8月,交通廳將與銅宣公司、安徽交投及湯凌等開會,確認審計初稿。此時宏觀經濟形勢已發生變化,時值全球金融危機後中國提出「四萬億經濟刺激計劃」前夜,如能順利移交,及時復工、貸款,仍有望亡羊補牢,將損失降至最低。

  可在關鍵時刻,作為項目核心人物的湯凌事發。

  在飛抵合肥後,湯凌在下榻飯店被安徽警方帶走,並移交給北京方面,協助調查朱志剛案。在湯被控制的兩個月後,朱志剛被中央紀委「雙規」。

  湯凌被帶走亦引發安徽省公安廳經偵總隊對銅宣公司展開調查,該公司賬目、電腦等被扣留一段時間。同期,分管重點項目的宣城市副市長嚴敏,以及宣城市交通局局長、宣城路建董事長吳興安因經濟問題落馬。

  在被控制數月後,湯凌回家渡過2009年春節,但一直被限制離京,無法前往安徽。2009年7月,安徽省交通廳再次約見兩市政府和安徽交投負責人,進一步會商推進該項目復工問題。隨後,兩市政府再次上報省政府,請求省屬企業接管項目。

  這一輪協調的進展仍然緩慢。安徽交投副總經理王宏祥透露,主要原因是銅宣公司一直沒表態:「他們要求對項目進行評估轉讓,而我們則堅持嚴格依照審計結果,以實際發生的費用來算。」這背後是預期收益和實際費用之間的巨大落差。

  2010年8月,經國務院高層過問後,在銅宣公司股東會議上,湯凌同意按省政府會議精神,配合審計機構對公司進行財務審計並確認。

  善後未定

  「由於距上一次審計已時隔三年,銀行貸款一直是用公司賬面資金在還,工地、設備的廢棄程度也發生變化,所以不得不重新審計。」安徽省交通廳建設管理處處長章厚忠透露。

  據其介紹,目前審計機構正在形成審計報告。報告初稿出來後,委託的雙方如對審計結果表示認可,審計機構會出具正式報告。但問題是,「三方股東對於審計結果的認識不統一,哪些賬該算進來、哪些賬不該算進來,各有自己的一套認定」。

  接近交通廳的人士介紹,移交雙方對於停工損失和公司債務存在分歧,「比如,前期『跑項目』的很多花費肯定是無法入賬的」。

  施工方的停工損失不小。施工單位江西路橋集團、中鐵十四局第二工程公司自測後稱分別損失2000多萬元,天津城建集團稱損失近3000萬元。在 宣城段開工的八個標段中,這三家完成的工作量卻並非最大。童世敏估計稱,施工方的損失彙總起來,遠遠超過1個億。這筆損失由誰補償,並未取得一致。

  此外,中基公司在銅宣公司的35%股權已經抵押。2009年7月,因陷入一起貸款合同糾紛案,北京市東城區法院凍結了中基公司在高速公司 7013402.25元的股權(後於2011年4月解除凍結)。而在股權被查封的四個月前,中基公司向北京泰信典當有限公司借款3500萬元,並以其在高 速公司所有的3500萬元股權作為質押。不過這個質押行為的債權方法定代表人阮子奇系湯凌胞弟。

  徵地仍是困擾移交的一大問題。據A12標段所在地村民介紹,2006年徵地時,每畝價格僅8600元。如今,附近的項目徵地價格早已漲到每畝兩三萬元。

  而即使以上問題都得以解決,能否開工仍存在變數。安徽交投一位中層人士告訴《財經》記者,受到整體宏觀調控的影響,今年建設資金緊張,有限的資金被用於投入今年能夠通車的項目和在建項目,新開工的項目很少,銅南宣項目全部建完所需資金巨大,要復工恐怕有心無力。

  王宏祥認為,尚需看銀行如何評估此項目,「不過,現在考慮這些為時尚早,還是要等正式接手後再說」。

  高速畸變

  知情人士介紹,安徽省近年來的固定資產投資增速都在30%以上,最高超過40%。光靠政府投資無法滿足建設需求,因此,省市兩級都很重視引入社會資金。但結果並不理想。

  實際上,銅南宣高速並非安徽省近年來唯一停工的高速項目。湯凌染指的宣黃高速,也停工兩年多才復工。

  2006年下半年,銅南宣項目宣城段施工正酣之際,宣黃高速同時開工。後來銅南宣項目停工時,一位留守現場的施工方代表在宣黃高速施工現場發現,後者也出現停工。據《財經》記者瞭解,停工原因是,安徽省高速公路規劃方案調整後,宣黃高速未取得國家立項。

  到2008年7月底,宣黃高速由安徽省高速公路集團接手建設後,此前由中基公司與宣城路建合組的項目公司才於2009年初得以正式解散。

  而另一條阜陽至六安的阜六高速,也曾停工數年。阜六高速是2003年安徽省政府招商引資項目,分阜陽至周集、周集至六安兩段,由兩家不同的項目公司投資建設。2004年開工以來,由於投資方建設資金嚴重不足,工程時斷時續,後徹底停工。

  2008年12月,阜陽至周集段復工,現已建成。2009年12月,阜六高速項目公司拖欠債務的問題,通過訴訟方式解決後,也已復工,目前正在修建。

  據安徽省交通廳內部人士透露,與湯凌類似,阜六高速所引社會資金,背後的實際控制人同樣背景非凡。

  國內公路歷來以國營主體「貸款修路,收費還貸」的模式建設,在安徽,社會資金往往以省市政府招商引資,與政府投融資平台合資成立項目公司形式引入。

  但不僅前期引資,高速項目建成後的經營權轉讓,亦引來相關麻煩。2003年,同在安徽,合巢蕪高速公路在招商引資過程中,被低價處理給東方控股集團董事局主席蔣學明。2005年,蔣因坐莊泰山石油(000554,股吧)資金鏈緊張,在賣掉股權而不得的情況下,迫使安徽省回購項目。經國家審計署認定,經營權轉讓的一出一進間,國資損失達到12.4億元。

  高速公路項目的融資槓桿率高、資金量大,如若「運作」得法,可撬動銀行貸款獲得巨額現金流用於各種短期投資。此外,高速項目建成後的穩定收益, 本身也是一個巨大的資金池。在政府投資比例偏低的現實下,高速公路已成為融資工具之一。而最終要為投資者的超額收益埋單者,仍是處於市場終端的社會公眾。

  作為最早向高層建議「貸款修路,收費還貸」模式的專家,中國交通運輸協會常務副會長王德榮,反對經營權轉讓、高速公路項目上市等方式。他亦不讚同「統貸統還、以豐補歉」政策,「一條路收回投資就應停止收費,怎麼能繼續收費用於建設新公路?」

  「高速項目融資的過度金融化,也客觀上助推了地方政府的投資熱。」他認為。


一條 高速 路的 的爛 爛尾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757

(轉)泛鑫跑路的事 trustno1

http://xueqiu.com/7730004385/24841431
上海泛鑫保險代理有限公司資金鏈斷裂,公司總經理陳怡攜款跑路加拿大,涉及金額近5億元。業內人士向和訊網保險頻道證實,陳怡的確已經跑路。和訊網致電陳怡的手機發現,號碼已無法接通,轉入來電提醒。中國保監會已經在關注此事,具體情況,將由保監會辦公廳對外發佈。

泛鑫保代官網顯示,公司共有六家合作保險公司,分別是光大永明人壽、陽光保險、幸福人壽、崑崙健康、泰康人壽、海康人壽。上述中介公司高管表示,陽光保險是泛鑫保代的重要合作夥伴,此次跑路事件對陽光保險或有較大影響。

-----------以上為縹緲總早上轉的圍脖信息。

早幾個月的時候,家長一前同事闖俺家來,忽悠家長代理他們的產品,餓在廚房聽著各種不靠撲,讓家長請人走了。家長今天說,當時看到的就是泛鑫公司的宣傳資料,還有陽光保險等的介紹。

這個前同事吹說,他的客戶,都幾十幾百萬地買他們的產品,還有幾千萬資產的(准)客戶。承諾15%-20%的年收益,然後客戶保單下來之後並不給客戶,而是給客戶手寫個保證上述收益的條子。。。然後這個前同事自己從泛鑫拿到很多佣金,拿到的佣金也買了它家的產品。這個前同事還覺得自己一個人手裡單子太大,讓自己女兒、女婿也考了保代的證書,單子分散些?

我和家長聽著就跟傳銷似的,純一騙子公司,從代理到客戶都智商有問題,騙四活該。

保監會肯定是有責任的,許可到監管。

-----------
他們總經理能捲走5個億,那客戶資金的收付很大問題,惡意集資詐騙?

//////////////////////////////////////////
沒出事的,都是有自己營銷渠道的大公司,出事的都是把營銷外包的中小公司,這下,項總的營銷員體制改革,可以歇歇了吧。
泛鑫 鑫跑 跑路 路的 的事 trustno1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3606

常忘東忘西 記憶該重組了 倫敦計程車司機很會認路的奧祕

2016-04-11  TWM

科技發達帶來便利的生活,卻也因為物質和資訊都爆炸,反而讓人們工作和生活都更加疲憊。 其實重新組織大腦,就是改善的解方。

很少有人覺得自己的家或工作場所組織完善。我們總是找不到車鑰匙或是一封重要的郵件;我們去購物,卻忘了買該買的東西;我們錯過了自認為一定不會忘記的約會……。

根據研究,一個美國家庭光是在客廳和兩間臥室裡,就有超過二二六○項有形物品。這還不包括放在廚房和車庫,以及那些被塞進抽屜、櫥櫃或是箱子裡的東西。如果把這些也算進來,物品數量輕易可以達到三倍之多。

遇到這樣雜亂的情況,女性的皮質醇濃度(壓力荷爾蒙)會急遽增高(男性上升的情況則沒有這麼明顯);而皮質醇濃度升高,可能會導致慢性認知功能障礙、疲勞,並抑制人體的免疫系統。

置物場所固定 不易弄丟

一個解決方法,是利用「基礎設備」來追蹤、分類物品,並將它們放置在找得到且不會弄丟的位置。我們很少弄丟刀叉,因為這類物品通常會放在廚房的銀器抽屜裡;但我們確實會弄丟開瓶器,因為常常將開瓶器從廚房帶到娛樂室或客廳,然後忘記剛剛將它們擺在哪裡。

今日我們已充分了解,稱為「海馬迴」的特殊化大腦結構,專職記住物品的空間位置。海馬迴是存放記憶的重要中心。神經學家之間流傳一篇論文,研究一群倫敦計程車司機的海馬迴功能。在倫敦開計程車特別困難,因為它的道路規畫不像大多數美國城市一般是網格系統;許多街道並不能連續通行,中斷後會在一段距離外的某處,重新以相同街名繼續下去,許多街道都是單行道或是只能從限定的路線進入。

要在倫敦當一名有效率的計程車司機,需要卓越的空間(地點)記憶能力。從幾個實驗中發現,倫敦計程車司機的海馬迴,較年齡和教育程度相當的其他人來得大,為了記住所有地點的資訊,它們的體積增加了。

近來我們還發現,海馬迴中有專門的細胞(稱為齒狀顆粒細胞)負責記憶特定的位置,像是樹、水井、山脈、湖泊等固定事物;但是要記住會改變地點的物品位置,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了。

然而,我們能利用環境來充當提升智力的方式。數十來年的研究顯示,人類的學習總是受到環境與學習地點的影響;準備考試的學生在稍後測驗舉行的教室念書,表現會比在其他地方念書的學生來得好。經過一段長時間的缺席後,我們回到童年時期的家,遺忘的記憶會像洪水一般釋放。

這就是為什麼指定地點非常重要──如果我們將物品與特定的空間位置相連結,海馬迴確實會為我們記住物品所在。

利用不同設備 分類工作

利用海馬迴天生記憶儲存方式的作法之一,是為不同的工作建立不同類型的工作空間。但我們經常坐在同一部電腦前,計算家用、回覆電子郵件給老闆、網路購物、觀看貓咪彈鋼琴的短片、聆聽喜歡的音樂、支付帳單,並且閱讀每日新聞,這也難怪我們無法記得所有事情。

大腦的設計原本就不能在一個地方容納這麼多資訊;如果可以的話,每項設備都用來處理單一領域的需求,將會有所助益。

例如,利用專用的媒體設備(iPod、iPad)而非用電腦觀看短片與聆聽音樂;用一台電腦處理個人業務(管理帳戶和稅務),第二台電腦則用於個人和休閒活動(規畫旅行、網上購物、儲存照片);第三台是工作用電腦。在電腦上建立不同的桌面模式,透過視覺提示幫助提醒你,讓你置身適當的地點記憶環境中,也就是每台電腦負責的領域。

神經學專家和作家奧利弗.薩克斯進一步指出,如果你正在執行兩個完全不同的計畫,為它們在家中各自選擇一張桌子或一個角落,這能使你在步入不同的空間時,彷彿按下大腦的重新開機鍵般,讓你的思惟更有效率與創造性。

(本文摘自第三章,孫蓉萍整理)撰文 / 丹尼爾.列維廷


常忘 忘東 東忘 忘西 記憶 重組 倫敦 計程車 計程 司機 很會 會認 認路 路的 的奧 奧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2468

專訪衛哲:有人跑路的互聯網金融才值得投

來源: http://www.iheima.com/finance/2016/0607/156343.shtml

專訪衛哲:有人跑路的互聯網金融才值得投
周路平 周路平

專訪衛哲:有人跑路的互聯網金融才值得投

“不在融資狀態”的企業,我們才去接觸。

整理 | 周路平

口述 | 嘉禦基金創始人 衛哲

5月30日,嘉禦基金創始人、前阿里巴巴CEO衛哲出現在上海交響樂團音樂廳,參加當天第一財經技術與創新大會,與鋼琴家孔祥東等人進行了一場關於資本與藝術的對話。在此之前,衛哲接受了創業家&i黑馬的專訪。

衛哲坐在黑色的沙發上,黑色襯衫配著深灰色西服,口袋巾露出一大截,一貫的紳士和職業範。多年的投行和外企高管的職業訓練,讓他說話邏輯清晰,每個問題都能在他口中獲得條分縷析的回答。

以下內容根據衛哲在論壇以及創業家&i黑馬的采訪內容整理:

資本包養藝術,最終有了IP

張老師(張力奮)剛才把我們帶回1986年。我在想1986年如果做一臺跟現在手機一樣強大的電腦,它的尺寸應該有這架鋼琴那麽大,它的價格應該也高於這架鋼琴。但三十年後,功能強大的電腦變得像手機這麽小,人手一臺。鋼琴的尺寸卻一點沒變,價格可能還變得更高。

我在想,為什麽以前如此大和貴的電腦現在變得如此小和便宜,這是過去三十年技術方面的突破和數以萬億資本的進入(的成果)。

最早藝術是被宗教和皇室包養的。從意大利文藝複興開始,民間資本第一次與藝術結合,今天在意大利看到很多繪畫、雕塑甚至音樂作品,才不再帶太多宗教或皇權的色彩。資本和藝術目前是什麽樣的關系?用今天特別流行的詞叫做“資本把藝術包裝成IP”。我們看到很多人拍賣藝術品,或者投資影視劇,投資音樂制作團隊,它的核心是買IP。這種做法其實挺傳統的,和文藝複興時期意大利第一批資本家的投資本質是一樣的。

內容有一定的不可預測性,藝術不是科學,某一個著名導演這部電影拍得好,不見得下一部電影也拍得好。有些基金是專註投內容,嘉禦基金不投IP也不投內容,所以必須進入技術和藝術結合(的領域)。因為技術和藝術的結合才有可能讓藝術實現廣度、深度、高度和速度。

我們已經投資了一家互聯網兒童鋼琴教育企業,叫星空琴行,它更多的是商業模式的改變,比如說先免費體驗後議價,一定程度上實現教育資源的滴滴化,把更多閑置的老師資源釋放出來。但(藝術與)互聯網技術的結合還比較弱,技術只是做到一定的資源重新配置,還沒有對藝術本身進行突破。

我們最近在看一個智能鋼琴的項目就不太一樣,我把它比喻成藝術的欣賞和藝術的教育。比如剛剛我們看到孔老師(鋼琴家孔祥東)在這表演,哪怕拍成片子,錄制成CD,和孔老師在你家彈鋼琴還是有很大差別。智能鋼琴在取得孔老師同意的情況下,可以在任何一個家庭實況展現,等於把孔老師請到你家彈奏。而且孔老師作為音樂教育家,以前我們叫做名師,不可能每個人都能得到他的指導,但是互聯網可以讓名師手把手、一對一地教育孩子。這個廣度和深度都能夠通過技術實現,後面就剩下高度和速度,這兩個是資本能夠推進的。

資本、藝術、技術結合首先要做到的是廣度,包括進音樂學院學習,走進尋常百姓家,但這個過程中,互聯網先免費後議價,當廣度達到足夠多的人群,追求深度的人也會比以前多,原來的音樂、藝術、繪畫的門檻嚇壞很多人,但突然發現廣度能夠達到千萬級或者上億級(用戶)之後,追求深度的人也會增加,那這些人會更好地發揮藝術家的強項。

我們年輕時追女朋友要學拍照,那個時候拍照是很昂貴的事,36塊錢一卷膠卷拍36張,所以按一下一塊錢,然後沖印又是一塊錢。但現在的情況早已不是這樣,照片什麽時候被革命的?很多人說柯達是被數碼相機消滅的,不是的,數碼相機就是柯達發明的。當時沖印的生意很好,照片不打印就不能傳播,但當智能手機出來之後,拍攝和傳播通過微信,沖印功能已經沒有必要了。所以今天單反相機比以前賣得多,因為追求攝影深度的人多了,打印一張照片可能比當年還要更貴。這一點和音樂很像,當年看演唱會挺便宜,歌星唱的目的是出來以後買我的唱片,但是現在演唱會本身變得更貴了,正好和當年的商業模式反過來。

很多互聯網平臺上的名師,年收入上千萬,帶的學生上萬人,其實每個學生也就付1000塊,但是他有1萬個學生。對這個老師而言,無論在哪個名校通過正常授課,都達不到年收入上千萬,同時也不可能有人花一千塊錢就能聽到名師授課。互聯網真正改變的是讓優秀的教育家獲得更好的回報,也讓教育家的經驗、知識、能力得到更大的傳播。

但資本有時候會猶豫。資本只有等一件事向好之後才追加投資,因為“好用”能用比較科學的方法算出如何變現和賺錢,但真的互聯網時代,好玩比好用要重要。我們對比一下,比如當年兩個及時通訊工具QQ和MSN,從好用角度,MSN好用但不如QQ好玩。淘寶和eBay也是,淘寶好玩,eBay好用,最後好玩都打敗好用。再比如諾基亞和蘋果,諾基亞說做最好用的手機,蘋果的人整天想著手機再好玩一些,因為再好用一天也就用一兩個小時,那如果變得好玩,一天就不止一兩個小時。我建議更多資本應該先從好玩入口,別太在意這個東西是否好用,玩多了自然就有用。

B2B的春天快來了

B2B包括兩類,一類叫交易市場型,另一類叫企業服務型,我認為都很有機會。

我一直相信人口結構決定了很多業務模式的成熟。當80後甚至85後在企業還沒有掌權的時候,B2B的春天不會到來。因為企業的副總甚至總裁可能都是50後60後,他們對用互聯網做B2B,本身是排斥的。以前在阿里巴巴做B2B,我們見客戶要先花特別長的時間介紹電子商務和互聯網,而不是先介紹阿里巴巴。

目前來看,條件已經慢慢成熟。首先,80後已經36歲,85後也都三十而立,基本上成為一個公司中層以上的幹部,他們有一定的決策權,對互聯網和電子商務的使用習慣、信任度和接受度比5年或者10年前高了很多。

其次,中國已基本告別了快速做增量經濟的時代。以前B類企業更多的只要有增長就行,並不需要提高太多的效率。而提升效率現在變成很多企業挖利潤、挖增長的主要來源了。互聯網和B2B的結合,不見得會帶來太多的增量,主要提升的是效率。可能更殘酷一點,就是供給側改革的核心,還是要圍繞去庫存,甚至去產能。當有一個更高效的平臺誕生時,對落後產能的淘汰非常高效——你要跨地區,跨時空,你的交易的效率、服務的價格更透明。這些對優勢的B類企業,肯定是有利的,但對弱勢的B類企業卻恰恰相反。

所以,我們認為B2B的春天快來了。相比於鋼材等工業制品,農產品在B2B電商領域更容易成功。我們把農產品B2B暫時歸為交易型。它有三個特別重要的特點。

第一是產銷分離,這是農產品更易成功的前提。其實鋼材在很多地方,產地和銷地是結合在一起的。比如上海有寶鋼集團,是中國鋼材的重要產地,但上海也是鋼材重要的消費地。農產品則是全部分離,很少有一個農產品的產地和銷地連在一起。糖的產地在中國西南,但消費地一定是沿海。

第二,農產品“年產季銷”,一年只產一兩次,賣的時候得每個季度、每個月慢慢地賣,形成時間錯位。鋼材和塑料這種類似工業品,時間錯配的可能性不大,鋼廠理論上可以1年365天源源不斷地生產。

第三,農產品“大小錯配”,通常賣方和買方的體量不太對等。比如鋼材還能找到寶鋼和江南造船廠,農產品很難找到同等體量的賣方與買方。

在這三個都“錯配”的行業里,電子商務一定會走在前面。當然,農產品B2B也有兩個致命的缺點。

一是標準化程度差,不像鋼材與塑料,都有容易識別的標誌,農產品在規格和質量上都難以完全統一。

二是保存和運輸比工業品要複雜。鋼基本上不會壞,但糖會變質,繭和絲也會發黴變質。

為什麽很多做農產品電商不成功?就是因為只看到了前面的一些錯配的可能性,卻沒有對哪種農產品在電商交易時的保存性、運輸性以及標準化程度進行判斷。我們比較幸運地從糖切入,糖是非常標準的,有國家一級和二級的白沙糖。而且糖的保質期相對較長,好運輸。這些是相對的,我們也做過蘋果和大蒜,都沒有太大成功。

另外,B類企業的信息交流和C類用戶非常不一樣。有兩個明顯的區別是:B類客戶的使用者、決策者和買單者是分離的,而在淘寶購物,你既是用戶,又是買單的人,比較容易實現信息對稱。

這也是為什麽大量2B類的電子商務平臺要用地推?就是你很難用(純)互聯網(手段)去實現,因為只有地推才能把一個企業中的關鍵崗位都拿上來。B類企業在采購行為上與C類用戶也不一樣:每個B類企業的采購數量不一樣;B類企業不會像C類用戶一樣,一口價,現款現貨;B類企業的物流半徑不同,C類用戶一個包裹,四通一達走天下。

給“不在融資狀態的企業”投錢

嘉禦這五年時間,投資風格歸結起來就兩點:一是要跑得比別人快,二是要跑得比別人慢,絕對不跟風。

我們投資布局B2B,就屬於跑得比別人快,市場熱潮還沒有到來之前,我們基本上完成了對B2B的投資布局。跑得比別人慢的是互聯網金融。在所有人都投互聯網金融的時候,我們一個都沒有投,我們等有人跑路了再說。(最近)我們投資了微貸網,是嘉禦基金第一次出手互聯網金融企業,幾乎是全行業最晚的。

關於互聯網金融的風險,我的經歷里有一段對我影響很大。我第一次上匯豐的全球董事會,時間特別巧,正好經歷了整個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在匯豐董事會上,看清楚了金融危機怎麽形成,包括銀行、金融、信貸的一些本質。感謝匯豐百年老店給我的熏陶。金融的本質是金融風險,金融風險釋放需要時間。第一年你剛把錢放進去,怎麽會有壞賬呢?通常到第三年,才能看清楚。

投得晚並不代表成本更高,以互聯網金融為例,可能因為大家恐慌了,企業估值反而回落。嘉禦的投資風格里還有一條,叫“不在融資狀態”的企業,我們才去接觸。我們第一天就給自己定位:免費的貝恩咨詢+貝恩資本。我們是給企業戰略咨詢和運營咨詢開路的。

我們一直問一個問題,如果好的企業不缺錢的話,那它缺什麽?們一定要提供錢以外的東西。所有的基金都說,我給你增值服務,投了以後再給你。我們是倒過來,在投之前,先提供增值服務,先提供咨詢、運營和企業管理的服務。

我們投的企業,三分之二在我們投的時候,都不在融資狀態。所謂“不在融資狀態”有兩種。

一是企業根本不缺錢,比如我們剛投的微貸網。還有我們已經賣掉的91無線,在我們投資的時候,所有的基金都已經不去了,公司已經掙錢,快要上市。500彩票網也一樣,我們投完了以後兩周就上市,這肯定不缺錢。那它們缺少什麽呢?一定是我們提供的前期免費的咨詢服務,有的是在戰略上,有的是在公司的內部管理上,至少它們是認可的。

二是企業剛剛融完錢,我們再找它們。你現在有錢了,我們想著怎麽讓你把錢花好,如果你看好我們的話,就在上一輪的價格上給我們再增加一輪。我們叫“+”輪,我們投資的A+、B+、C+的項目特別多。

以前自己做企業,別人來投我們,一定是希望越快越好,哪有空聽你免費咨詢。只有不在融資狀態的時候,企業對我們的免費咨詢才有耐心接受。華興的(創始人)包凡是我非常好的朋友,他經常說“有你沒我,有我沒你”。但我跟包凡的關系一直很好。我說你做完這一輪以後,你趕快通知我,我再來。那時候創始人錢拿好了,心里踏實,開始好好經營企業,我們的咨詢服務又有機會來用一用。

嘉禦6個合夥人,5個之前沒有做過投資。我們團隊目前26個人,一半是做投資的,一半是根本不懂投資的,而是做咨詢和企業出身。我們的人員配置內部一直是一比一,一個做咨詢的,配一個做投資的。

我們對企業投資時,會羅列各種清單。當年別人來投我們的時候,我們喜歡什麽樣的基金,不喜歡什麽樣的基金。今天換位思考,我們只做當年我們喜歡的基金,當年不喜歡的基金行為,今天我們絕對不做。

比如當年我們不喜歡對賭,我們現在就從來不對賭。對賭贏了也是輸了,輸了也是輸了。所謂投資人贏了,就是因為別人沒有完成目標,你贏了他的股份,那其實你也是輸了,你其實還是希望他達成目標的。而如果你輸了,你得把股份送給別人。

當時我們不喜歡一個基金承諾說投了以後,幫你做這個做那個,最後又沒有兌現,我們幹脆就先做,其實工作量也差不多。

互聯網金融 跑路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專訪 衛哲 有人 跑路 路的 互聯網 互聯 金融 值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913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