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IMF總裁拉加德贊揚中國領導力 支“四招”提振全球經濟

中國首次主辦的二十國集團(G20)峰會於9月5日在杭州順利閉幕。面對長期增長疲軟、不平等加劇以及結構性改革進展緩慢等問題,此次峰會恰逢其時,對全球經濟至關重要。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拉加德於5日晚舉行新聞發布會,為提振全球經濟增速支招,並高度贊揚了中國在此次G20峰會中所展現的領導力。

“祝賀習近平主席和中國政府在G20峰會中發揮的領導力,感謝中國在美麗的杭州安排這場盛宴。當下,全球長期低增長、技術變革、增長未被廣泛分享,G20領導人在峰會上表示了應對這些挑戰的決心,並將動用一系列強效措施。”

在峰會前後,拉加德為提振全球增長支了“四招”——動用貨幣政策、財政政策支持需求,推動結構性改革,振興貿易,政策應確保增長能更廣泛地被人們所分享。 同時,拉加德也強調,需要進一步加強國際金融架構的穩定性和韌性。

采取強有力措施提振增長

IMF預計,2016 年將是全球 GDP 增速連續低於長期均值 3.7%(1990~2007年)的第5年,2017年則很可能是第6年。自上世紀 90 年代早期受經濟轉型波及造成增長放緩以來,世界經濟從未在如此長的時間內這樣疲軟。

對發達國家而言,其實際增速低於 1990~2007 年的平均值近1個百分點。許多國家仍受危機遺留問題的影響,如私人和公共部門債務積壓、金融機構資產負債表受損等。結果是導致需求持續疲軟,而需求疲軟持續的時間越長,對長期增長的威脅就越大,因為企業會削減產能,失業者退出勞動力隊伍以及重要的勞動技能喪失。同時,需求疲軟也損害了貿易,使生產率的增長更加不盡如人意。

同時,新興市場經濟體也在減速之中,但減速始於過去十年的極高增速,各經濟體之間的發展狀況差別很大。IMF認為,一是中國經濟正處於從投資轉向消費、從外需轉向內需的再平衡過程中,對於那些出口依賴中國需求的貿易夥伴而言,中國轉型帶來的成本變得高昂,這一過程也可能引發金融波動,同時,大宗商品價格大幅下跌也會使得商品出口國的財政情況惡化。

拉加德在發布會上建議,提高增長是G20的第一大優先領域,需要運用所有的政策來拉動增長,包括貨幣政策、財政政策和結構性改革。

她稱,首先要支持需求,尤其是處於產能之下的經濟體。近年來,這一任務大多委托給了中央銀行,但貨幣政策的壓力越來越大,數家央行已達到或接近政策利率的實際下限。 “財政政策應發揮更大的作用,在利率處於歷史低位時,若具備財政空間,則正是提升公共投資和基礎設施升級的絕佳時機。”

第二則是結構性改革。這也恰巧是各國最為欠缺的領域之一。“兩年前,G20成員國承諾開展改革,這些改革在之後五年將使這些國家的總體 GDP規模額外提高2%。但近期評估顯示,迄今為止所推出的措施,最多達到上述規模的一半——因此亟需推出更多改革。”拉加德稱。

此外,正是由於全球經濟增速放緩,貿易保護主義的情緒也不斷擡頭。因此再次振興貿易是第三大要素,通過降低貿易成本、撤銷臨時性的貿易壁壘來實現。IMF表示,人們很容易將一國遭受的全部痛苦歸咎於貿易——但若抑制自由貿易,將會導致在過去數十年給世界帶來前所未有的福祉的引擎熄滅。

“不過,為了讓貿易使各方受益,
政策制定者應通過再培訓、技能培養以及為職業變動和地域流動提供幫助等形式,對受到負面影響的人們提供幫助。”拉加德稱。

最後,“政策應確保增長能更廣泛地被人們所分享。”拉加德認為,稅收和福利應支持低收入人群並獎勵勞動。許多新興經濟體需要建立更完善的社會安全網,教育投資可同時提高生產率並改善低工資收入者的前景。

強化全球金融架構韌性

除了增長本身,拉加德在發布會上也強調了需要強化全球金融架構的韌性和穩定性。

“G20支持以當下的幾大機制來強化全球金融架構的韌性和穩定性,包括加強全球金融安全網絡,以IMF為核心,並結合區域性的融資安排,例如清邁倡議。”她稱。

值得慶幸的是,經歷了五年的博弈和等待後,美國國會終於在去年12月通過了IMF的2010年份額和治理改革,即第14次份額總檢視。至此,新興市場在IMF中的話語權將大幅上升,中國也一躍成為IMF第三大份額國(6.394%),僅次於美國(17.407%)和日本(6.464%),“IMF當前也正向第15次份額總檢視,爭取在2017年IMF年會前完成檢視。”拉加德稱。

就清邁倡議而言,在亞洲金融危機之後,“10+3”國家就同意在2000年簽署了清邁倡議,實現雙邊的互換協議,以便能夠解決流動性短缺問題。清邁倡議內容龐雜,且可動用的危機應急資金數額太小,其貨幣互換至今未被使用,但該協議仍代表著一個標誌性起點。

2015年以來,隨著人民幣加入SDR貨幣籃子的進程,中國與各主要大國就國際貨幣體系改革問題進行了深入溝通;同時,主要儲備貨幣國家貨幣政策出現分化、全球出現了資本流動和匯率的劇烈波動,G20各國特別是新興市場國家也有強烈的意願加強對國際金融架構問題。因此,中國在G20各國的支持下重啟了國際金融架構工作組。

值得註意的是,今年10月1日,新的SDR貨幣籃子也將正式生效,人民幣將成為第三大權重貨幣。也就在G20峰會召開前,世界銀行成功在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發行了第一期SDR計價債券,這也標誌著中國和IMF旨在提高SDR全球使用的決心。

拉加德稱:“人民幣進入SDR有助於強化全球貨幣體系,也有助於中國在全球經濟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IMF將會持續積極探索,進一步擴大SDR的國際使用。”

IMF 總裁 拉加德 拉加 贊揚 中國 領導力 領導 四招 提振 全球 經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3578

PG ONE不值得同情,GAI也不應該贊揚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8/0106/166802.shtml

PG ONE不值得同情,GAI也不應該贊揚
三聲 三聲

PG ONE不值得同情,GAI也不應該贊揚

我們想既能保證紅花會自有屬性又能符合現在的市場。最後大家都同意將紅花會打造成第三極,所謂第三極是指既有大眾偶像的流量,同時又擁有地下文化英雄的氣質和文化地位。

來源 | 三聲(ID:tosansheng)

作者 | 齊朋利

僅僅半年時間,中國嘻哈音樂的雙子星,就已經有些物是人非了。

在GAI與PG ONE雙雙獲得《中國有嘻哈》總冠軍並握手言和的那個晚上,樂觀的人們一度認為這兩個人將擔負起為嘻哈音樂在中國不同發展方向的重任。

不過,目前的現實證明,嘻哈在中國的發展,不是走進娛樂圈的是是非非,就是走進正能量的主旋律。

無論如何,嘻哈在這里失去了最核心的精神價值,空留了音樂形式以及機會主義者。

093236441277

PG ONE並不值得同情。從2017年12月31日被爆出和李小璐的“過夜事件”之後,這位年輕嘻哈音樂人的公眾口碑就開始直線下滑。

同時,PG ONE在官方媒體中口碑開始驟然惡化。1月4日,共青團中央發布了一條關於PG ONE的微博,這條微博截取後者歌曲《聖誕夜》中的部分歌詞。特別是針對其中“純白色的粉末在板上走”等內容,共青團中央直接指責“這首歌曲可能教唆青少年吸毒。”

隨後幾個小時里,紫光閣、新華網等官媒紛紛針對歌曲《聖誕夜》發布微博,除了繼續批判“教唆青少年吸毒”之後,這首歌曲中“Bitch都來我的家里住”等歌詞內容也被指責為公開侮辱婦女。

093236869597

官媒對於這首歌曲的“公開處刑”吹響了批判PG ONE的沖鋒號,微博上的娛樂大號、營銷賬號與“圍觀群眾”一擁而上,出生於1994年、走紅於2017年的PG ONE被人一一扒出過往黑料。

諸如,在陌陌曬出類似大麻的物品、在現場battle中使用了對去世歌手姚貝娜非常不敬的歌詞、在一首名為《範冰冰》的歌曲里再次使用具有性暗示的不雅表述等。甚至還有自稱是PG ONE初中同學的人爆出,PG ONE曾經直接致使未成年少女懷孕並棄之不管。

這再一次引起一部分音樂人的已有憤怒。心喜文化創始人袁濤和歌手姚貝娜前經紀人也在各自的社交媒體直接表示,這是PG ONE自作自受,更是號召“要痛打落水狗,要讓這小子永遠消失。”

實際上,這些黑料大多數在去年八、九月間就爆發過一次。相比上次,PG ONE現在的境遇要更加糟糕——直接導致了這位堅持自我的年輕嘻哈音樂人迅速放棄了抵抗——PG ONE在個人微博發表聲明,自稱早期受黑人音樂影響深厚,對核心價值理解偏頗。並已主動全網下架作品,並表示將在以後的作品制作中會提升正能量核心思想。

這樣的致歉聲明沒有讓PG ONE的處境得到緩解。有人認為認錯態度敷衍而不真誠、也有人批評PGone對於黑人文化和嘻哈音樂的歪曲性理解、更有粉絲因為以Real著稱的PG ONE放棄了自我而感到失望。

天府事變隊長王梓鑫在朋友圈轉發了一篇文章,這篇文章引用了之前《人物》雜誌專訪天府事變的部分內容。其中寫到,當《人物》記者問PG ONE對天府事變組合看法時,“‘好!’他鼓起掌來,臉上帶著戲謔。‘不敢說不好,背景太硬了。’然後,他收起笑容,一字一句地說:‘我永遠不會做這種說唱。’”

這份表態與當前的聲明對比透露出一種投機感。在之前接受《三聲》(微信公號ID:tosansheng)采訪時,王梓鑫表示在圈子里見過很多類似的rapper,嘴上天天掛著Real,只是為了叛逆而叛逆,明明沒有街頭生活的經歷卻非要寫在歌曲里。

在他看來,這些舉動是故作姿態,“你說這real嗎,我覺得不real。”

093236940156

由於2017年11月,紅花會突然與摩登天空解約,獨立的工作室在這場輿論危機中表現出嚴重的經驗不足,也再次凸顯了一夜成名的年輕嘻哈歌手在人生路徑規劃和危機處理上的失控與稚嫩。

在簽約之初,參加音樂節演出、出專輯是摩登天空為PG ONE等紅花會成員規劃的路徑。這與摩登以往簽約地下獨立音樂人的路徑並沒有什麽大的不同。不過,《中國有嘻哈》爆火卻使得PG ONE等人流量明星屬性的影響力迅速上升,原有發展路徑需要做調整。

摩登天空副總裁沈玥對《三聲》(微信公號ID:tosansheng)表示,“我們想既能保證紅花會自有屬性又能符合現在的市場。最後大家都同意將紅花會打造成第三極,所謂第三極是指既有大眾偶像的流量,同時又擁有地下文化英雄的氣質和文化地位。”

換句話說,摩登天空在調整之後的新規劃需要註意兩個點:一方面要保證內容和演出,另一方面則要做“咖位”與品牌對接。

近年來粉絲文化的變異和激進,也很大程度上誤導了PG ONE和紅花會對自己的判斷,以及作出的種種選擇。在《中國有嘻哈》之後,蜂擁而來的狂熱粉絲們對於摩登天空更粗放的操作模式並不滿意。摩登天空曾經因為發了PG ONE未經PS的圖片而受到了粉絲的抵制和攻擊。

不久前,紅花會成員貝貝因為“賬號被盜”而點贊了一條黑PG ONE的微博,最終掀起了與後者粉絲的一場罵戰,直接導致貝貝清空了自己的全部微博。我們在PG ONE的粉絲社群中,在每一天都能感受到這些粉絲如何發起一場場有組織的網絡攻擊。

2017年8月到9月,一連串關於紅花會涉毒、PG ONE不尊重死者等負面新聞曝出之後,摩登天空的整個團隊工作到不眠不休,所有人不得不全部停下來既定工作,夜以繼日地全部投入到“反黑”中。

這樣的工作最終幫助PG ONE等人安全度過了這次危機。但是,受粉絲影響以及合同金額不合理等因素影響,PG ONE所在的紅花會最終選擇與摩登天空宣布解約。

在紅花會的官方聲明中,解約原因包括未按合約履行義務、處事方式不與團隊商量、國外演出時未能保障人身安全和至今未配備成熟經紀團隊。但是,摩登天空MDSK廠牌主理人亞儂在采訪中曾對《三聲》(微信公號ID:tosansheng)表示,紅花會到解約前已經有了7個經紀人,光商務經紀人就有3個,其他還包括主經紀人、執行經紀人和助理。團隊擴張最快的時候,每周都要面試兩三次經紀人。

與摩登天空解約後,PG ONE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但他的個人工作室相當不成熟,很難對藝人起到引導作用。只依靠娛樂圈明星資源而缺乏作品等其他規劃的思路顯然並不成功。

PG ONE這次遭遇官方的批判除了個人不成熟和音樂能力淺薄之外,某種程度上也反映了地下野蠻生長的嘻哈文化與主流大眾文化審美以及官方意誌之間的沖突與割裂。

另外一位總冠軍GAI則在PG ONE的討伐浪潮中完成了湖南衛視經典音樂真人秀《歌手》的首期錄制。在公開場合,GAI對於這場輿論危機未有一句置評,但是這絲毫不阻礙人們將兩位放在一起對比。

GAI選擇道路實用卻並不值得贊揚。他走到了主旋律和正能量一側,雖然已經開始適應,但是仍然讓人們一再感到反差矛盾和戲劇性。

這位四川內江人在重慶開始了自己的江湖式嘻哈之路,他身上的沖突感和街頭感遠遠高於PG ONE。在《中國有嘻哈》中,GAI一再嚷著要和練習生Battle、突圍賽里說出格殺勿論、唱匪幫嘻哈甚至要打PG ONE的GAI看起來是更不容易與社會和解的人。鼓吹暴力爭鬥的歌曲《超社會》以及GAI早年傷人的經歷曾經一再被媒體拿出來說事。

對比GAI與PG ONE的發展路徑,可以明顯看到一個成熟的經紀團隊對於藝人成長和發展的重要性。GAI在節目錄制過程中就簽約了《中國有嘻哈》音樂總監劉洲的Door&Key廠牌。劉洲是一位在音樂行業工作過二十年的資深人士,與韓紅、譚維維、孫楠等諸多知名音樂人有過合作,在為音樂人尋找定位以及歌曲包裝上有豐富經驗。

1月4日,就在PG ONE被共青團中央批判的當天,GAI出現在了人民網的專訪視頻中。在這個名為“想成為一個傳奇”的視頻中,GAI將做嘻哈的經歷描述為一個勵誌故事,他表示要作為頭牌兵帶領更多人認識嘻哈,並強調HipHop真的是種態度,“是你和命運抗爭的一種態度,別人說你不行,我得證明給你看證明給自己看。”

在視頻里,GAI也談到了自己的父母沒出過國,自己做音樂就是要讓父母生活的更好。勵誌加孝順的人設為GAI贏得了不少贊賞,之前GAI在《我要上春晚》舞臺上向女友隔空表白也為自己加分不少。相比PG ONE的種種惡名,GAI反而逐漸擺脫了那個爭強鬥狠的社會青年形象,並在向更大舞臺的路上一步步走得很穩。

093236994139

除了《我要上春晚》的舞臺,GAI已經先後在《蒙面歌王》、央視中秋晚會的舞臺上亮相,即將於今日播出的《歌手》里GAI是首發歌手。值得註意的是,GAI開始更多讓自己的本名周延出現在媒體上,這很可能也是為了方便大眾認知做準備。

GAI還與春晚常客歌手祖海合作了歌曲《好運來》,二人還一起出席某品牌珠寶晚宴。在微博上,祖海曬出兩人合照,並配字“民族嘻哈範兒”。這讓人不由想到流行歌手與民歌歌手的“春晚合體”模式。諸多證據表明,GAI離登上2018年春晚這一最重要的主旋律舞臺,似乎並不遙遠。

對於GAI向正能量的主動靠攏,劉洲在采訪中並不避諱,他向《三聲》(微信公號ID:tosansheng)解釋為什麽要讓GAI走正能量,“現在說嘻哈好的只是一小部分人,剩下的還有十幾億人。要把一個音樂品類推向大眾,好歌曲一定是雅俗共賞的。”

劉洲也不斷強調,GAI的正能量只是不像以前那麽“臟”了。“在特定的時間,我覺得當一首歌的內容是那種很有勁的東西,我可能會讓GAI嘗試回到一些狀態上去。但一個人在小地方罵街,大家覺得你牛。走到一個大平臺還罵街,那就不合適了。”

093410398284

濾掉GAI作品中不宜示人的元素,劉洲選擇放大GAI的民族特色將民族元素與流行樂結合——這是劉洲的拿手本領,他為GAI打造的《火鍋底料》以及《好運來》,也都兼具民族和喜慶色彩。

劉洲對GAI的期望是讓他成為一個承載貢獻的嘻哈歌手。“GAI傳遞的仁義禮智信,我覺得是好事。怎麽用中國人的方式,把嘻哈落地,做中國獨有的嘻哈風格很重要。”

天府事變也曾深深地被介入到主旋律宣傳之中。當自己的歌曲《This is China》被共青團中央微博轉發後,這個從說唱新人一度成為話題度和討論度最高的說唱團體的經歷也說明,與官方合作會讓嘻哈音樂或音樂人獲得更快的上升途徑與更廣的人群。

劉洲正是看到了這一點,“有人說我做嘻哈管國家和政治幹什麽,但是你要推動一個藝術產業,你就得去學習。為什麽呢?國家承認它才能成為一個門類,國家不承認它就永遠是地下,你得讓它走到臺面上來。”

PG ONE如今的境遇已經說明,所謂“兼具明星人氣與地下文化氣質的嘻哈偶像”幾乎走不通,而一位年輕爆紅藝人的自我管理能力也一如既往是可遇不可求。

 

GAI 數來寶 PG ONE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PG ONE 值得 同情 GAI 也不 應該 贊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998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