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限电透支钢价上涨贸易商旺季谨慎囤货

http://epaper.nbd.com.cn/shtml/mrjjxw/20101104/2039247.shtml

 每经记者 周晓芳 发自北京
在近几个月钢价上涨的大背景下,钢材传统储备迎来旺季,各方面信息显示,业内目前操作谨慎。
昨日(11月3日),攀成钢对螺纹钢和线材执行价格进行调整,具体政策为:在10月19日调价的基础上,对线材执行价格上调30元/吨,对所有螺纹钢执行价格上调50元/吨。
这并非是本月钢厂的第一次调价。11月2日,河北钢铁集团上调11月上旬建筑钢材出厂价格政策:在10月22日出台的11月订货指导价基础上,高线和螺纹钢均上调80元/吨。
自8月初反弹后,钢价一直呈现出上涨的趋势。9月初,钢铁主产区河北省武安地区钢企大面积停电整治。由于连续几次大规模限电行为,钢铁市场仍存上涨动 力。从11月3日盘面来看,上期所螺纹钢主力1105合约早盘以4565元/吨高开,全天高位震荡,最高上探至4588元/吨,最终以4551元/吨报 收,较上一交易日结算价涨6元/吨。
作为行业风向标的宝钢动向也引人关注。在日前召开的三季度网上业绩说明会上,宝钢股份副总经理兼董秘陈缨预计,四季度国内钢材供需关系保持平稳,但钢材价格大幅上涨动力不足。
中国铁路物资北京公司沙河经营部薛满坤曾表示,“从10月下旬开始钢厂到货量陆续减少,仅11月2日这一天到货量减少了至少三分之一。”兰格钢铁分析师 王国清介绍,北京主要消化唐山地区钢厂建材,唐山地区中小型钢厂受限电影响最严重,因此北京建材到货量减少与唐山地区限产有直接关系。
从往年的情况看,临近寒冬,企业冬储往往会形成钢铁市场的旺季现象。不过,钢铁行业人士并没有往年那么积极。基于对价格判断的谨慎,贸易商也谨慎囤货。
对于铁矿石价格,兰格分析师介绍,虽然近期铁矿石市场未有放量成交表现,但整体市场却在询盘量增加的情况下,市场价格小幅上涨。目前大部分矿选厂商已 “习惯”了市场的频繁跌涨,买卖方主导转换频率加快,由此即使处于下跌状况的市场,大部分矿选企业也多稳盘操作,并不急于出售资源,待涨心态颇为强烈。

限電 透支 鋼價 上漲 貿易商 貿易 旺季 謹慎 囤貨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018

神秘貿易商 幫超商變身咖啡館

2010-11-22 TCW




踏進便利商店,「一杯中熱拿(中杯熱拿鐵),不加糖。」不到三分鐘,一杯熱騰騰、香味四溢的咖啡,就遞到你手中。

曾幾何時,台灣便利商店幾乎都成了咖啡館,店員彷彿有三頭六臂,一手找零、一手拿貨,還能空出一手煮咖啡。而這隻手,其實就是一台全自動咖啡機。

你所不知道的是,所有便利商店的咖啡機中,每十台就有七台,是來自一家母集團在瑞士的大昌華嘉(DKSH)台灣分公司。

大昌華嘉,對台灣人是個陌生名字,它雖然早在一九五八年就已進入台灣,目前光台灣員工就有一千人,去年台灣營業額高達新台幣一百四十六億元,卻從不曝光。

但我們的生活,處處有它的影子。鴻海、台積電、日月光等,用它賣的機器設備;葛蘭素史克藥廠(GSK)、愛爾康(Alcon)眼藥廠的藥物,由它進行物流 配送及通路銷售管理;海瑞溫斯頓(Harry Winston)、艾美表(Maurice Lacroix)等精品品牌,也是它代理的。

「我們不是賣機器而已,是賣服務和解決方案。」日前,大昌華嘉台灣總裁艾伯樂(Adrian Eberle)接受《商業周刊》獨家專訪時表示。

它,不只賣東西 還做維修、物流與行銷

大昌華嘉前身是三位瑞士企業家創的三家貿易公司,他們在一八六○年代就來到亞洲,「早年歐洲有很多(像我們)這樣的公司,來台灣從事貿易,」艾伯樂說。但 隨著網路發達、資訊透明化,很多公司直接找上供應端,「相同背景的公司逐漸消失了,」艾伯樂比喻,就像溫水煮青蛙,公司意識到若不改變,業績也會每下愈 況,二○○三年三家合併成一家,擴大規模、共享資源。

合併後,大昌華嘉從傳統「買進賣出」,擴及維修服務、物流管理,甚至市調行銷,目前代理或服務的國際品牌超過四百六十個。由於長久累積的買賣雙方資料庫, 可發揮「媒合」及「搜尋引擎」功能,不但可幫企業找到需要的產品,還能做市場調查,及行銷通路和售後服務管理。「就好像是企業的保母一樣,」政治大學國際 經營與貿易學系教授邱志聖比喻。

它,創造新市場 讓二十四小時咖啡館成真

以超商咖啡機為例,最初超商想販售現煮咖啡時,必須克服一些困難,例如咖啡機要能二十四小時運作,即使沒有專業吧台及服務人員,也能煮出一杯好咖啡。大昌 華嘉立刻搜尋到生產咖啡機的瑞士百年品牌Egro,這是生產出全球第一台全自動咖啡機的公司,但在此之前,他們並沒有提供可在便利商店使用的機型。

大昌華嘉於是居間溝通,經過不斷的討論和改良,開發出超商機型,也成功再創一個新產品與市場。

不過,賣出機器只是第一步,後續的客戶意見改善和維修服務,才更是提升公司價值之處。像是便利商店需要二十四小時營業,店員沒時間停下來清洗機器,於是他 們請Egro研發出「清潔錠」,店員只要按一個按鈕,機器就會自動清洗。此外,大昌華嘉為此設置了二十四小時維修團隊,不論半夜凌晨,一通電話,馬上排除 障礙。

另個最新的案例是,瑞士工具機品牌Studer想要進入台灣市場,大昌華嘉先幫他們做市場研究,調出工業用研磨機這類型機器的進出口資料,發現八○%來自 日本,價格較歐洲進口便宜。因此大昌華嘉去找台灣廠商訪談,了解廠商對機器各項功能與支付意願的關聯,建議Studer拿掉台灣廠商不需要的功能,以降低 售價。

Studer今年以來已經賣出十五台這款動輒要價新台幣好幾百萬元的機器,大昌華嘉也順利拿到Studer在新加坡、馬來西亞、越南和泰國的代理權。

它,搭起企業橋樑 幫買賣雙方建立產品網絡

「我們有兩個身分:替台灣顧客尋找所需的產品,也替國外的供應商把他們的產品或技術帶到台灣來。」大昌華嘉集團全球總裁兼執行長郁和利(Joerg Wolle)對本刊說。

這事聽來簡單,為什麼其他人不易做到?「我們了解買方市場,也了解供應商所能提供的產品,我們在這之間搭起橋樑,長時間下來則建立起網絡。」郁和利說。

邱志聖則分析,這類的貿易商要轉型,就得在價值鏈上往前及往後延伸,去提供更多服務,這種做法雖不是首創,但大昌華嘉的優勢是規模夠大,而且在亞洲各國的據點多,在接觸新業種或產品時,經驗可以相互學習。

九月初,郁和利特地飛來台灣,參加位於桃園龍潭、投資新台幣二億七千萬元的醫療保健物流中心啟用典禮,這個物流中心將為全台超過三萬家醫院、診所、藥局及 相關通路提供服務。為何加碼投資台灣?郁和利說,雖然大家認為未來發展趨勢在中國,但台灣是他們在亞洲成長最快的市場之一,集團十分重視。

不放棄任何可延伸的市場與服務機會,「現在看起來的豐收成果,其實都是過去持續投資所累積而成的,」郁和利說。這也正是大昌華嘉一百四十五年來,默默賺錢的寫照。


神秘 貿易商 貿易 超商 變身 咖啡館 咖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417

價格頻繁震盪 貿易商無奈謀轉型

http://www.yicai.com/news/2011/08/1014736.html

「今年生意特別難做,現在已經有一些鐵礦石貿易商開始尋求轉型。」知情人士昨天向《第一財經日報》透露。據他介紹,貿易商被迫轉型的原因,一方面是因為今年鐵礦石價格頻繁震盪,另一方面是部分貿易商進口資質被取消了。

天津一家鐵礦石貿易企業管理層也告訴本報:「雖然大部分貿易商還在堅守,但是已經有一些人萌生退意。我的一個好朋友以前在貿易企業做,現在去一個公司做文案了。」

進口企業減至105家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從8月1日開始,中國具有鐵礦石進口資質的企業已經被削減至105家,被取消資質的企業包括上海上實國際貿易(集團)有限公司等。據介紹,被取消進口資質的公司都是年進口量低於100萬噸的。

過去幾年,中國鋼鐵工業協會(下稱「中鋼協」)對鐵礦石貿易企業頗有微詞,認為是貿易企業的「倒礦」推高了鐵礦石價格。

2005年以後,通過「倒礦」牟取的利潤越來越高,市場上出現了500多家進口礦企業,市場投機蔓延日益嚴重。

2005年2月28日,一項旨在規範中國鋼鐵行業自身經營行為的行業自律措施——《鐵礦石進口企業資質標準和申報程序》(草案)在中國五礦化工進出 口商會和中鋼協共同召開的「落實鐵礦石自動進口許可管理措施緊急會議」上被全行業審議通過。經過此次審核,最終具有鐵礦石進口資質的企業數量由此前的 523家一下子減至118家,其中包括70家鋼廠和48家貿易商。

此後兩年,由於炒作現象愈加嚴重,國家對於鐵礦石進口秩序重新進行了審核。2007年,《鐵礦石進口企業資質標準》提高了門檻,如企業註冊資本應達到2000萬元人民幣(含)以上、2005年度企業按海關統計進口鐵礦石總量必須達到70萬噸及以上等。

經過最終審核,國家只進行了微調,從118家調至112家。此輪調整雖在標準上有所提高,但帶來的影響與第一次並沒有本質的區別。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112家公司後來被削減成108家,從今年8月1日開始,伴隨鐵礦石代理制的推行,進口資質企業又被削減了3家,「此次資質削減並沒有進行公佈,只是內部推行。」

儘管具備進口資質的企業數量有所削減,但是目前鐵礦石代理制仍然非常艱難,執行者寥寥。

貿易商無奈轉型

「最近,我們也瞭解到,也有一些貿易商開始改變態度,願意執行代理制。以前這個行業,如果採購時間點把握好,幾乎是暴利,但是自從鐵礦石指數定價推行以後,生意越來越難做。還不如代理制,每噸穩賺幾個美元。」中國聯合鋼鐵網鐵礦石分析師徐光劍昨天告訴本報。

上述天津鐵礦石貿易企業管理層表示:「今年鐵礦石價格頻繁波動,而且震盪幅度又不大,很難把握採購時機。」

「今年1~7月中國進口鐵礦石現貨價格可謂異常平穩,價格波動區間很小。」徐光劍說,以63.5%印度粉礦為例,今年價格最高時為春節期間的198 美元/噸,而最低時為170美元/噸,相差不過28美元/噸,2011年已經過去的7個多月中,價格絕大多數時間,圍繞在180美元/噸±10美元區間窄 幅波動。

過去幾年,2010年63.5%印度粉礦價格最高時候188美元/噸,最低時124美元/噸,相差64美元;2009年最高和最低差距63美元/噸;2008年為132美元/噸;2007年為123美元/噸。

早前曾有預測,由於經濟發展不確定性,和鐵礦石市場金融化影響,2011年鐵礦石價格將有較大波動,實際情況正好相反,今年市場表現平穩,現貨鐵礦石價格波瀾不驚。

「震盪幅度較小,而且過於頻繁,使貿易商難以把握時機,降價的時候,覺得還會降,但是沒過多久又漲上來了,低點的時候都沒時間採購到。」徐光劍說。

價格 頻繁 震盪 貿易商 貿易 無奈 轉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081

貿易商錢緊 稀土永磁產業鏈或臨危機

http://slamnow.blog.163.com/blog/static/19931823620111079315820/

曾經輝煌的稀土王國正面臨崩塌危機。

10月19日起,包鋼稀土(600111.SH)所屬冶煉分離企業(包括直屬冶煉廠、華美公司、和發公司、山東靈芝公司)停產一個月(包鋼全南晶環、包鋼信豐新利已停產)。公司稱,此舉是為進一步穩定市場、平衡供需。

包鋼稀土並非第一家停產企業。今年8月,五礦有色向全國稀土分離企業發出倡議,號召行業立即主動停產,理由是為嚴格執行工信部有關稀土生產指令性計劃的要求,確保稀土市場的平穩運營。而五礦旗下的稀土冶煉分離企業已經全面停產。

根據本報記者瞭解,近期稀土產品價格持續下滑、下游需求不旺、供過於求的形勢下,稀土永磁全產業鏈正遭受價格瘋漲後的重壓。然而,停產並不能穩定市場、平衡供需。

據業內知情人士透露,受溫州高利貸風波影響,之前囤貨推高價格的稀土貿易商們,因資金鏈緊繃,已不惜代價出貨。不過,「目前稀土氧化物市場報價意義不大,無論價格高低均無成交發生」,這是10月14日某稀土專業網站給出的價格日評結論。

業內人士指出,大量依靠貸款支撐的稀土貿易商,或成為溫州企業之後的又一資金斷裂者。

價格暴跌

今年以來,稀土價格經歷快速暴漲暴跌,以釹鐵硼主要原材料金屬鐠釹的價格為例,每噸由今年初的28萬元,漲至年中168萬元的新高,漲幅達7倍多。另一類稀土金屬——氧化鏑則由每公斤1400元,漲至14542元,上漲10倍有餘

6月份起,稀土價格風雨突變。金屬鐠釹由高點跌至目前的每噸107萬元,氧化鏑則跌至每公斤9250元。

「稀土價跌,中間貿易商甩貨只是導火線。」一位長期跟蹤稀土行業的研究人士透露,「根源在於稀土產業鏈一直繃緊的神經,特別是隨著溫州現象之後,越發明顯」。

該人士告訴記者,「『稀土王國』贛州及內蒙古中間貿易商,大多是借貸囤貨,而目前借貸資金鏈已出現潛在風險,各貿易商都存在甩貨抽離資金的現狀。」

價格暴跌的另一原因則在於,價格暴漲後,下游大規模的成本壓力,導致需求嚴重萎靡。其中最明顯的就是風電行業。

根 據直驅風電的成本測算,1.5MW的風電直驅永磁電機的釹鐵硼消耗量為1.3噸,如果單純以市場的低端N35報價算,每台1.5MW風電直驅永磁電機的材 料成本,上半年普遍上升4倍(N35年初的市場報價為90萬元/噸,6月初的報價為400萬元/噸,7月份則已上漲為635萬元/噸)。

如果直驅的價格不上漲,則其釹鐵硼的材料成本由15%漲至50%(1台1.5MW的直趨風機的報價大概在800萬-1000萬元),這也是金風科技上半年淨利潤下滑45%的重要原因。

湘電股份下半年則停產直驅,根據公開資料來看,其下半年中

標的風電合同基本都為雙饋式機組。

不僅如此,其餘下游需求終端也相繼出現不同程度的下滑。

以節能變頻空調為例(直流變頻),受原材料價格上漲的推動,其每匹的永磁材料成本由60多元漲至300元,成本佔比直接上升10%-15%,使利潤大幅下滑,而空調漲價極其艱難

「我們從最近的跟蹤發現,美的、格力等大型空調廠商對直流變頻都進行原材料結構調整,大面積開始替代,有消息稱,格力規定1.5p以下不再使用釹鐵硼。」該研究人士表示。

值得關注的是傳統VCM行業。VCM多用於機械硬盤、光驅驅動器、各種光盤播放器等,這塊市場與PC出貨量息息相關,「從我們得到的IDC數據看,PC出貨量呈負增長格局。近年興起的平板電腦、輕薄筆記本,都是清一色的NAND FLASH及SSD,這對機械硬盤跟光驅都不同程度的造成打擊。拿希捷來說,其最大出貨硬盤為500G單碟及1T/2T的盤,而我們發現,其中大部分為市場所言的『倉庫盤』,其轉速只有5900轉,轉速下調對磁性能也是相應的下滑。」前述研究人士強調。

實際上,稀土及永磁材料價格的暴漲,已影響到部分新興產業的正常發展。

一位科學院院士向本報記者透露,其曾花費大量心力在瀋陽設立節能永磁電機工業園,去年進入良好運行狀態,卻被稀土原材料暴漲給卡住脖子,而胎死腹中。「再這樣下去,中國電機行業就沒法發展了,至少節能電機領域,需要重新思考」。

永磁開工率僅30%

下游大部分行業原材料成本的大幅上升,乃至更改原材料,直接導致稀土及永磁材料需求的快速萎縮。而上游稀土採選及冶煉行業,則因價格暴漲大量超額度開採,私采嚴重;並有眾多貿易商囤貨待價而沽。

貿易商錢緊 稀土永磁產業鏈或臨危機

據江西省稀土行業協會統計表明,今年1-8月,贛州地區的稀土礦產品產量及生產指令性計劃與實際開採量差距巨大。粗略估算,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原礦系私采。

因提前用完國土資源部確定的全年全國稀土礦開採9.38萬噸總量控制指標,今年8月,五礦集團下子公司五礦有色金屬股份有限公司即提議全國稀土分離企業「8月初立即主動停產,確保稀土市場平穩運營」。

但因價格高漲,貿易商持續跟進收貨,開採分離企業訂單充足,使得一些企業不願停產。「稀土價格飆升,賣原礦的利潤是往年十倍以上,這樣難得的好日子,誰願意停產!」彼時,內蒙古一位小民營貿易商表示。

上游暴利助長之下,稀土行業上下游脫節日益嚴重,導致大部分稀土產品有價無市,最終大跌回落。如今,內蒙古稀土價格已滑落到60萬元/噸,遠低於90萬元/噸的收儲價。

「現在,內蒙古已停止收儲,貿易商早就不收貨,因為賣不掉,情況不好,只能停產,」19日,包鋼稀土方面表示,「公司所屬分離企業都已停產,僅採選開工。」包鋼稀土人士指出。

不過,停產也難以穩定價格,有稀土貿易商稱,「浙江的釹鐵硼需求不好,就算大企業都停產,市場庫存還可維持好幾個月。」

「我們調查瞭解到,目前釹鐵硼全行業開工率僅30%。」 據前述研究人士透露,「從簡單的量價關係算,其實如果單純按產量不減少,各公司營業收入一般是隨稀土價格至少漲7倍。拿一個1000噸全部為最低牌號 N35產量的公司來說,按照今年的銷售均價算,其全年銷售收入在4億元以上;以中高端產品為主的公司的銷售均價可能是最低牌號N35的數倍。全行業如是一 個1000噸產能且是最低端產品為主的公司,假定銷量不下滑,則其正常營收應為4億,而中高端為主的企業,其1000噸營收,一般在10億-15億元。但 從上半年釹鐵硼上市公司的營業收入增長明顯落後於產品價格漲幅看,永磁行業隱藏著產品銷量大幅萎縮的暗象(詳見本報8月2日《5稀土上市公司井噴背後三隱 憂》),與我們調查的全行業只有30%開工率的狀況相吻合。」

貿易商 貿易 錢緊 稀土 永磁 產業鏈 產業 臨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122

鐵礦石貿易商預警

http://magazine.caixin.com/2012-08-10/100422351_all.html

隨著鋼鐵生產商步入低谷,作為上游的鐵礦石貿易商也舉步維艱。「目前不論大型貿易商還是中小型貿易商,無論國外還是國內,經營都很困難,大部分在虧損,這幾年根本就很難掙錢。」山東華信工貿有限公司董事長拜文匯在接受財新記者採訪時表示。

  進口鐵礦石的港口庫存數據印證了這一點。根據鐵礦石諮詢機構聯合金屬網統計,截至8月3日,中國進口鐵礦石庫存已經突破1億噸,全國34個港口鐵礦石庫存量為10240萬噸,已經連續兩個月出現遞增。

  鐵礦石庫存不斷增加,價格遠景看跌,意味著囤積鐵礦石的貿易商面臨的風險也在積聚。中小貿易商可以轉行,但是對於一些大型貿易商來說,轉行並不切實際,已然被深套在其中。

  在中國冶金工業經濟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劉海民看來,鐵礦石貿易商的困境與現在的鐵礦石貿易環境有直接關係,「鐵礦石傳統年度定價機制被打破,導致礦石價格調整越來越頻繁,掙差價空間越來越小」。而另一方面,鐵礦石供需格局在改變,鐵礦石的需求沒有前幾年那麼緊張。

貿易商被套

  在目前中國上億噸的壓港鐵礦石中,有將近40%為貿易商所有,而其中絕大部分是大型貿易商所囤之貨。

  一位不久前到日照港做調研的分析人士告訴財新記者,在目前港口庫存中,鋼廠的進口量主要是滿足生產所需,小貿易商也會囤積一些礦石,但囤積量一般不超過幾十萬噸,「更多的是那些不差錢的大型央企貿易商,比如五礦、中鋼、中建材、中鐵物資,他們拖得起」。

  大型央企貿易商囤礦被套早有先例。其中典型者是2008年金融危機之時,中鋼集團囤了上百萬噸鐵礦,虧損達到上億元。雖然此後礦價有所上漲彌補了一些損失,但是有些高價庫存依然還未被消化。

  五礦集團是中國最大的鐵礦石貿易商。財報顯示,截至2011年年底,其庫存達268.77億元,計提跌價準備14億元,庫存產品中鐵礦石佔第二位。

  不過,對於這次能否消化庫存,財大氣粗的央企貿易商也沒有底氣。

  「現在我們已經不再想著掙多少錢了,我們加大了代理業務。」五礦集團一位中層人士接受財新記者採訪時表示,「做代理業務可以每噸穩掙幾美元。」

  代理業務指與沒有進口資質的用礦企業簽訂鐵礦石進口代理合同,由五礦這樣的貿易商為其代理鐵礦石進口業務,約定雙方責權利。代理費用參照國際國 內商貿規則慣例,經雙方協商確定。代理業務和此前賺取鐵礦石差價模式的不同之處是,簽約代理合同減小了鐵礦石貿易商的風險,同時也降低了套利的空間。這種 貿易方式在前幾年鐵礦石價格不斷上漲時並不受貿易商青睞,現在卻日益受到重視。根據上述五礦集團人士透露,目前代理業務的收入比重上升到49%,此前在 30%左右。

  另一家央企貿易商——中鐵物資集團有限公司也加大了代理業務。

  根據中鐵物資財報,2011年該公司進口鐵礦石為2041萬噸,其中有93%屬於代理業務,比2010年增加了兩個百分點。加大代理業務之外,大型央企貿易商也在力爭提高自身的服務含量,包括為鋼廠提供資金支持、提供礦石混裝配礦服務等。

  「由於目前鋼廠的資金壓力比較大,我們會幫助一些鋼廠進口鐵礦石,和代理制不一樣的地方是我們會收取部分利息。」上述五礦人士稱。

  一直以來,鋼鐵企業向鐵礦石供應商購買礦石後,要自己配礦生產。五礦集團希望混合配礦能成為新的增長點。但這一系列轉型收效甚微。根據五礦集團下屬上市公司五礦發展財報,2011年鐵礦石毛利率僅為0.92%,而在2010年和2009年分別為3.9%和3.99%。

格局之變

  鐵礦石貿易商今天面臨的挑戰,是過去兩年來鐵礦石定價機制不斷演變的結果。在年度長協機制沒有打破之前,中國鐵礦石貿易市場分工比較明確——必和必拓、力拓、淡水河谷三大鐵礦石廠商主要供應長協礦;貿易商主要做現貨礦貿易,其中現貨礦以印度礦為主。

  從2010年開始,鐵礦石貿易商就開始遭遇挑戰。當年4月,淡水河谷、力拓和必和必拓強硬地用季度定價取代了年度長協定價,同時開始加大現貨投放。

  進口到中國的印度礦在不斷減少。「金融危機以來,印度政府通過上調鐵礦石出口關稅和上調鐵礦石運費,限制印度礦的出口。」劉海民表示,這直接導致了印度礦在中國市場份額的下滑。

  根據中國海關數據,2011年中國從印度進口鐵礦石0.73億噸,同比下降24.36%,佔進口鐵礦石市場的10.65%。印度鐵礦石在中國市場佔據份額最多時是2005年,一度高達25%。

  「印度礦減少,三大礦山的現貨礦不斷增加,這些本來都不是大問題。關鍵的問題是,三大礦山投入現貨後採取了招標的方式銷售現貨。」上海一家中型 鐵礦石貿易公司執行董事在接受財新記者採訪時表示。所謂招標,就是礦山發出一船礦石,邀請鋼廠和貿易商都來參加競標,出價高者得。

  隨著年度長協定價機制被打破,力拓和必和必拓也開始嘗試著將一部分現貨礦石以招標形式出售,淡水河谷後來也加入這種模式。

  「招標前,一般採取一船一議價。採用招標後,現貨市場、鋼廠和礦山直接對接,貿易商操作的空間小了。」上述上海貿易商人士稱,貿易商的很多客戶就直接對接三大礦山了。現貨招標給貿易商帶來的另一個不利之處。由於招標使價格透明,貿易商不好隨便加價。

  「以前一船一議價,價格只有貿易商和礦山知道。貿易商要倒手給鋼廠時,貿易商可以根據當時的行情隨意加價。」北京鋼聯資訊總監徐向春在接受財新 記者採訪時表示,採用現貨招標後,價格比較透明,即使最後是貿易商拿到貨,加價也不是那麼容易。此外,業內還有看法認為,現貨招標方式價高者得,變相推高 鐵礦石價格。「比如現貨市場價格是160美元/噸左右,如果看好未來市場,競標者就會出價到164美元/噸,這樣比一船一議價的價格高出不少。同樣,貿易 商最後掙到的差價幅度減少,利潤也就減少。」徐向春稱。

  拜文匯總結現貨招標給貿易商帶來兩個不利結果:客戶減少和利潤下降。

誰能逃離

  招標方式帶來的格局變化,使貿易商無法像2008年以前那樣獲取暴利。眼下,鐵礦石貿易商頭疼的是鐵礦石根本賣不動了。王磊是山東一家鐵礦石貿易商負責人。他於2006年進入行業。「我趕上了鐵礦石貿易好時光的尾巴。」王磊戲稱。

  2006年到2008年上半年,進口鐵礦石價格一路飆漲。2006年鐵礦石均價在60美元/噸,隨著全球經濟特別是中國經濟對鋼鐵產品需求的增長,鐵礦石價格2008年攀升到了近160美元/噸。

  「金融危機前,鐵礦石價格一直上漲,只要有鐵礦石,囤在手裡一兩個月後再賣,每噸掙個二三十美元並不難。」王磊表示。

  金融危機到來後,王磊和其他鐵礦石貿易商一樣,眼看高價礦石在手中迅速貶值。2009年進口鐵礦石價格一度跌破60美元/噸。「當時礦價下跌,但我們並不悲觀。」王磊表示,因為隨著政府刺激政策出台,需求肯定在,「有需求,價格就會上漲」。

  果不其然,由於2010年鐵礦石談判前景黯淡,三大廠商縮量限供,礦價從2009年底就開始有強烈上漲預期,2010年進口鐵礦石價格一度達到近200美元/噸,讓鐵礦石貿易商再次嘗到暴利滋味。

   「我們2010年賣了幾十萬噸,掙了1000多萬元。」王磊表示,雖然當時也曾遇到囤貨後價格下跌,但沒過兩個月價格又開始上漲,而且幅度不小。「其實做貿易只要價格有漲有跌,就有錢掙」。

  如今是鐵礦石價格從去年10月開始一路下跌,看不到上漲預期,短短兩個月就下降了20%。到今年開工旺季的4月,鐵礦石價格並未上漲,仍在下 跌。截至到目前,鐵礦石價格已跌到近八個月以來的新低,品位62%的粉礦到岸價已經跌破120美元/噸。價格越跌,賣貨就越困難,導致港口鐵礦石庫存持續 增加。拜文匯坦言:「我們公司的庫存和目前港口庫存一樣,處於高位。」

   「庫存高,因為鐵礦石根本賣不動,鋼廠接貨意願不強,應該說鋼廠根本不願進貨,現在都在消耗庫存。」聯合金屬網鐵礦石分析師張佳賓告訴財新記者,唐山一帶中型鋼廠的庫存維持在20天左右,「現在大型鋼廠主要是消耗協議購買的礦石,貿易商的礦石根本不買」。

  王磊也證實了上述說法:「我們採購進來的鐵礦石價格在135美元/噸左右,現在想虧本甩貨都沒有人接盤。」

  他預計,鐵礦石價格可能跌破100美元/噸,主要原因是全球經濟都不景氣,很難復甦。由於對後市悲觀,王磊也想急於出手手中的鐵礦石。

  「現在能出手,也就意味著可以減少虧損。」他說,「我有朋友在今年年初全身而退,已經投資電影了。」■


鐵礦石 鐵礦 貿易商 貿易 預警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6205

商品市場新主宰:大貿易商的崛起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99051

包括托克集團(Trafigura)、維多集團(Vitol)在內的大宗商品貿易巨頭正日益在全球商品市場中扮演著中心的角色。 這些曾經坐在幕後的公司並不滿足於只是出價或安排商品出貨。它們花費數十億美元從石油公司、礦商和華爾街的大銀行們手中接下煉油、電站、港口及其它資產。 四家最大的商品貿易商——托克、維多、嘉能可和嘉吉的年營業額都在1000億美元以上,可與蘋果公司和石油巨頭雪佛龍相提並論。 《華爾街日報》整理的數據顯示,過去5年中,它們的營業額幾乎增長了一倍至8164億美元。但是同期,商品交易市場份額最大的四家美國銀行(花旗、摩根大通、高盛和摩根士丹利)的商品交易收入卻下滑了56%至38億美元。 華爾街見聞介紹過,由於面臨著更加嚴格的監管,從高盛到巴克萊,從德銀到摩根大通等大銀行們紛紛選擇了退出、出售或重組商品交易部門。 休斯頓大學金融學教授Craig Pirrong告訴《華爾街日報》: 商品交易商日益走到了臺前,很難再把它們忽略了。 日益崛起的商品貿易巨頭: 3月末,糧食貿易巨頭嘉吉宣布,與巴西最大的糖和乙醇產商Copersucar組建合資公司,預計新公司的食糖出口量將占全球食糖出口總量的10%左右。 此外,華爾街見聞網站還介紹過,瑞士能源貿易巨頭Mercuria將以35億美元把摩根大通旗下包括金屬倉儲、原油和天然氣供應等業務在內的現貨商品部門收入囊中。據悉,該筆收購將在今年第三季度完成。 6月,金屬和采礦巨頭嘉能可為乍得共和國安排了13億美元的貸款,以助其在非洲從雪佛龍手中收購石油資產。 去年,嘉能可和維多還借給了俄羅斯國有石油公司OAO Rosneft100億美元,作為借款條件,Rosneft需在未來5年里為它們提供石油交付服務。 不僅如此,商品貿易巨頭的崛起也引起了監管機構的關註。今年2月,英國金融行為服務管理局(FCA)稱,商品交易商代表了“已知的未知”,因為它們很大程度上是在監管之外運營的。 FCA希望與它們開展進一步的對話。在2月的一份報告中,FCA表示: 全球市場已經變得更加複雜,在促使它的正常運轉上,這些公司正扮演著越來越關鍵的角色。
商品 市場 主宰 貿易商 貿易 崛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5974

不單打獨鬥 貿易商與養殖戶合力淘金 不只外銷 鰻魚大王開餐廳拚內銷

 
2014-10-06  TWM

 

曾享有「鰻魚王國」美名的台灣,因養殖量萎縮而盛名不再,但吳明韋、阮旭揚兩位中生代,結合養殖與貿易的實力,再度撐起台灣鰻魚業的半邊天,一年活鰻出口量高達三千噸;現在,他們更開鰻魚料亭,希望讓台灣人愛上鰻魚的美味!

撰文‧鄧 寧

一本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的紅皮書,讓台灣鰻魚外銷大王吳明韋驚覺,「只靠外銷日本是不行的!」由於IUCN在今年六月正式將鰻魚指定為瀕危物種,未來國際貿易恐怕將有所限制,吳明韋決定親自跳下來經營鰻魚餐廳,想藉此擴大國內鰻魚消費市場。

午夜零時,台北市林森北路上正常營業的餐廳都已拉下鐵門,吳明韋監督著新開幕的「浪漫鰻屋」店內清潔工作告一段落,不顧一天勞累,拿了鑰匙就發動轎車趕往桃園,在離機場約二十分鐘車程的工業道路旁,有他龐大鰻魚事業中重要的一環──活鰻出口包裝場。

活鰻出口第二代

北部魚市場都有他的貨

數量龐大的鰻魚,在池子裡無聲地快速游動,牠們前一晚就從雲林養殖場被運來桃園,「吊水」(加速水流迫使魚游動)數小時恢復活力後,包裝場的工人就依照鰻魚的大小、重量選別規格。

一般人肉眼根本分不出差異,但熟練的工人摸一下,就能將一尾五○○克、三三○克或二五○克的鰻魚分出等級,日本人最愛吃的就是一尾二五○克的鰻魚,業界術語是「4P」,一切兩半,正好是一份鰻魚飯的量。

「這一定要凌晨作業啦!選好以後把鰻魚冰昏,充氧裝袋再裝箱,五、六點送到機場,八點就坐飛機去日本了。」光是這天晚上,出貨鰻魚就有三.七噸,以一公斤八百元的產地價來算,價值近三百萬元,出口價還要加上包裝費、車資、空運費、檢驗費等,一公斤可達九百元;需求旺的時候,包裝場一周出貨三次以上,吳明韋一定會到場監督。

或許是因為凡事親力親為,今年才三十七歲的吳明韋,看起來已飽歷滄桑,國中畢業就出社會呷頭路,快遞業、屠宰業都待過,後來才回到父親的活鰻包裝場幫忙。在現場作業時他發現,有些鰻魚長得太大尾,已經不符合日本人要求的外銷規格,他就向盤商買下活鰻拿到北投、天母、士林一帶的菜市場叫賣,一尾只要一百元。

活鰻在現今的菜市場幾乎已經絕跡,但吳明韋自己的鰻魚事業就是從這裡起步。當時他才二十三歲,仗著年輕跑得勤快,他用一年的時間,就打下了新竹以北的鰻魚批發市場,至今講起來仍如數家珍:「從新竹南寮漁港到桃園魚市、三重魚市、中央魚市場、基隆魚市場,北部幾乎都是我放的鰻魚啦!做到我都長骨刺。」但台灣的鰻魚消費人口比起日本,畢竟是小巫見大巫,台灣區鰻魚發展基金會董事長蔡秋棠指出,台灣鰻魚養殖已有五十年歷史,最高峰曾同時有三千多戶從事鰻魚養殖,現在約有一千來戶;但鰻魚內銷僅約五%左右,其他九五%全部外銷到日本。

不甘心只做內銷批發的小生意,吳明韋希望能打入更大的外銷市場,但當時在市面上買賣鰻魚的都是五、六十歲的老江湖,吳明韋一介小卒要出頭成為大盤商兼貿易商,實在不容易,直到他遇見鰻魚養殖圈內赫赫有名的屏東林邊阮家之子阮旭揚,他們倆一位貿易起家,一位養殖起家,兩位台灣鰻魚業的中堅世代攜手合作,從鰻苗收購與培育、初鰻與成鰻養殖到活鰻出口外銷,逐漸發展成一條龍的生意模式,這才撐起半邊天。

養鰻世家之子

鰻魚堆中長大還留日

吳明韋的公司叫「永顧」,阮旭揚的公司叫「旭日昇」,兩人加起來就是全台灣最大的鰻苗收購商,當台灣捕撈量不足時,就向中國、日本收鰻苗;兩家公司共有七個養殖場,分布在屏東、雲林、嘉義,合計成鰻養殖量約有二百萬尾,目前是台灣第二大;若論外銷數量,位於桃園的包裝場一年可出口二千至三千噸鰻魚,已經是台灣第一大,市占率達到七成,稱兩人為新一代的鰻魚大王也不為過。

阮家在四十餘年前就投入鰻魚養殖事業,一家都靠養鰻為生,在屏東有三、四甲地當養殖場,光在今年就養了七、八百萬條初鰻,大部分賣給其他養殖業者。「鰻魚業的景氣循環五到六年一次,每次都會淘汰一批人,能留下來的都是信用好的業者,不只台灣,中國、日本也都是這樣。」從小在鰻魚池邊「摸魚」長大的阮旭揚說。

光是看鰻魚的外皮顏色深淺,阮旭揚就能判斷這批鰻是在屏東、雲林還是嘉義養殖;大學時他更直接赴日到東京國際大學讀經營管理,「語言要通、要懂日本人的文化,才能跟他們做生意嘛!」因為深諳養殖要領,懂鰻魚又懂日文,阮、吳兩人在十年前經生意往來認識後一拍即合,成為緊密的生意夥伴,「兩家合作,調節魚量才方便,規模越小越難做。」但這樣的合作模式卻是鰻魚業界裡的異數,老一輩的鰻商習慣殺得你死我活,地盤劃分清清楚楚,極少攜手合作,身為「老一輩」的蔡秋棠看著阮、吳兩人突圍殺出,也是十分讚許:「我們那代比較保守,不像新生代敢衝,之前鰻苗量太少、太貴,保守的人不敢養,他們敢買敢養,自然就變成新生代最突出的業者。」台北的老字號鰻魚飯店「濱松屋」更已向吳明韋進貨長達十年,會計張小姐說:「阿韋做事阿莎力,鰻魚貨源也比別家穩定,品質又好,我們有八成都是用他的鰻魚。」甚至連價格較實惠的肥前屋,也因為這兩年鰻魚奇缺無比,而開始向吳明韋叫貨。

合開鰻魚料理店

聯合名店做大市場

兩人攜手鰻魚事業逾十年,數億元的身家都押在滑不溜丟的鰻魚上面,但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的紅皮書,卻有可能讓未來鰻魚國際貿易受限。

阮旭揚嘆道,台灣雖然是世界鰻魚的主要產地之一,但仰賴出口外銷的結果,就是價格完全任人宰制,價格好時利潤不錯,差的時候往往會賠得血本無歸,「日本、韓國都是百分之百內銷,價格相對穩定;中國約有三○%內銷,日本人不要還有國內需求支撐,結果同樣的鰻魚賣到日本,價錢就硬是能比台灣好!」長達十年,中國的鰻魚外銷價都比台灣高,一公斤能多賣二百日圓,形成「內銷能力越好,外銷價格越高」,但對內銷比率僅有五%的台灣鰻商來說,就失去了對出口國日本的議價能力。

為了能讓鰻魚養殖戶更安心地投入產業,吳明韋和阮旭揚決定將「一條龍」延伸到鰻魚產業的最後一段,也就是直接開鰻魚料理店。

首店「浪漫鰻屋」於八月底開幕,還找來資深媒體人蔡玉真當行銷總監;蔡玉真獻策的第一招就是舉辦鰻魚祭,集合肥前屋、京都屋、濱松屋、劍持屋、大東屋等名店,一起將鰻魚消費市場做大,「擴大內需」支持本土產業,長遠目標希望能將內銷比率提升至三○%。

「我們要拿回鰻魚的主導權!」走出活鰻包裝場,天空已微微發亮,監督鰻魚送到機場後,吳明韋還要回台北準備開店,阮旭揚則從屏東北上會見日本客戶,兩人的鰻魚王國,還有得拚。

吳明韋

出生:1977年

現職:永顧國際董事長

經歷:快遞業、屠宰業

學歷:國中畢業

永顧資本額:2000萬元

阮旭揚

出生:1969年

現職:旭日昇貿易董事長

經歷:鰻魚養殖

學歷:東京國際大學經營學科旭日昇資本額:2000萬元

鰻魚大王的

創意煉金術

1. 兩強合作

聯手穩定貨源供應日本,穩坐鰻魚外銷7成市占率。

2.一條龍模式

從鰻苗收購、成鰻養殖到活鰻出口全包。

3.自開餐廳

今年開設鰻魚料理店,供應自家活鰻。

不單 打獨 獨鬥 貿易商 貿易 養殖戶 養殖 合力 淘金 不只 外銷 鰻魚 大王 餐廳 內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4661

神秘貿易商 幫超商變身咖啡館

1 : GS(14)@2010-11-24 00:57:43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19417
神秘 貿易商 貿易 超商 變身 咖啡館 咖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174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