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誰是富士康連跳的幫凶? Bittermelon 苦中作樂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com/2010/06/blog-post_11.html


富士康連跳事件令各界關注,很多人歸咎於其管理出現問題,甚至很有人認為富士康是血汗工廠,妄顧工人的權益;也有人認為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經濟模式已經到 了盡頭,中國人需要反思及改革云云。

真的是這樣嗎?

根據
Apple公 司 09年的業績,其總收入(Total Revenue)有429.1億美元,而銷貨成本(Cost of Goods Sold)是256.8億美元,毛利達到40%。反觀富士康 09年的業績,其總收入有72.1億美元,而銷貨成本是67.9億美元,毛利只有5.8%。

以此推算,假設一部32G的iphone的售 價是800美元,減去Apple的40%毛利,富士康大約拿480美元,再減去富士康的5.8%毛利,iphone的造價大約是452美元。又假設員工工 資佔總成本的三分之一,即是富士康的員工只能在每部iphone中拿到150美元,或者是售價的18%。以上的計算十分粗略,因為Apple的銷貨成本中 肯定還有其他支出,即是說富士康員工真實拿到的應較18%更少。

再看看兩家公司的員工人數和毛利,富士康在09年度共有118,702位 員工,將其09年的毛利平均除以員工人數,每位員工能為公司賺錢3,600美元;Apple在09年度共有36,800位員工,即是說其Apple每位員 工能為公司賺錢37.6萬美元,差不多是富士康員工的10倍。

問題的源頭是Apple嗎?當然不是,沒有顧客對Apple的產品趨之若 鶩,他們何來賺那麼多錢?如果要追源溯底,連跳慘劇還不是我們這班顧客造成的?就算不是我們一手造成,幫凶的罪名也逃不了呀!

誰是 富士康 富士 連跳 跳的 幫兇 Bittermelon 苦中 作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025

發薪流程的其他常見問題 Bittermelon 苦中作樂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com/2010/06/blog-post_25.html


上一篇文章《發薪流 程的內控檢查》談到製造業「計件工」在工資上的問題,這一篇則談一下其發薪流程的其他常見問題。

1)虛報件數

有 些工人為了領取多一些工資會向公司虛報自己的產量。一般來說,公司會用各種方法來確保工人的產量是正確的。最基本的就是將當日生產線的總產量和所有工人上 報的總產量來核對。

另外,也要留意工人的產量是否已扣減了不合格的生產數量,以及重做的產量是否再次計入工人的產量。例如一位工人當天的 產量是100件,但其中5件不合格需要重做,如果重做未完成,公司有沒有機制確保這5件不合格的會在100件中扣減?如果重做完成,公司會否仍將工人的產 量錯誤當成是95件又或者是105件?

2)表現獎標準欠客觀及透明度

公司為了鼓勵員工生產多一些,很多時會推出表現獎來 激勵員工,如果單以生產數量來做標準的話就比較簡單,可是,有些公司卻加入了其他比較主觀的標準,例如「工作態度」,這樣就不太合適了,除了容易引起爭 駁,也給車間主管偏私的機會。所以獎勵必須要以客觀的標準來做評審,以及具透明度。

3)罰款沒有標準

除了奬勵,很多公司 也會以罰款來防止員工進行某些行為,最常見是遲到。和表現獎一樣,其標準必須客觀及具透明度。另外,也要留意罰款及其金額是否抵觸當地的勞工法例。

4) 算式設置或者件薪價格出錯,又或者未有及時更新

類似的問題經常會發生,而且效果比較嚴重,所以控制相對上需要嚴謹一些,特別是誰有權去更 改算式及更新件薪價格,系統是否能記錄誰及何時改動過,改動後是否有人做複核和測試等等。

5)扣款出錯

一般來說,特別在 大陸,每月從薪金中扣款有多個項目,除了法例規定的例如退休金,住房公積金供款,醫保/社保供款,稅款等等之外,還有員工的食宿費用及其他扣款,錯扣的機 會比較大,所以有效的控制是必須的。例如利用Control Total,Reasonable Check,甚至人手抽查都是比較有效而且省時的方法。

最 後想講一下派遣工,即是公司向外面的勞務派遣企業租借工人回來做一些臨時工作。雖然這種方式對公司來說富有彈性,而且又可以節約行政成本,可是其風險也不 少,例如派遣工未有經過適當的培訓,但卻被派遣負責了一些需要某種知識的工作,例如在危險倉搬貨,而且公司也未必清楚這些派遣工的背景,在保安上有一定的 隱憂。

發薪 流程 其他 常見 問題 Bittermelon 苦中 作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250

誰願給會計師一杯水 Bittermelon 苦中作樂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com/2010/07/blog-post_09.html


多謝年青會計師協會(Young Accountants Association),此文於今天(2010年7月9日)在協會於《信報》的年 青有計專欄發表。

--------

誰願給會計師一杯水(作者:Bittermelon)

早 前富士康員工的連串跳樓自殺事件引起全世界關注,有人歸咎於廠方缺乏人性化的管理模式,將有血有肉的員工當成沒有感情的機器來看待,加上工時長,追產量, 以及對產品質量的嚴格要求,使員工承受很大的壓力。身為會計界的一員,是否對這樣的工作環境似曾相識?

香港的會計從業員一直都飽受工時過 長問題的困擾,加班仿佛已成為生活上不可或缺的部分。企業的實務會計如是,會計師行的核數工作更加不在話下。

遇上客戶的財務報告需要趕在 死線前完成,連續幾星期通宵達旦留守在客戶或者公司加班不是什麼稀奇事,反而不需要加班時會覺得渾身不自在。

一些較有良心的僱主會感謝員 工的辛勞而給予補假,可是更多的僱主卻認為這是員工應有之義而不給予任何補償。會計行內稱這種無償的加班為「食鐘」,顧名思義,即是員工需要犧牲私人時間 來工作。

食得鹹魚抵得渴?

富士康的員工因種種壓力而自殺,有人認為既然他們忍受不 了,為何不辭職轉工。而每當有人批評會計行內的「食鐘」文化時,也總有人以「食得鹹魚抵得渴」來反駁,認為受不了的大可以辭職不幹另謀高就去也。這種說法 除了涼薄以外,也和晉惠帝的金句「何不食肉糜」相同。

明知富士康工作壓力巨大,有員工忍受不了而發生連串自殺慘劇,但每天仍有大批民工在 廠外輪候應聘,而現職的員工則願意咬緊牙根默默承受,大家為的只是薪高糧準的福利。

根據報導,其實廠方的薪水不算怎樣高,在慘劇發生之前 也只是稍稍高於法定的最低工資水平而已,而糧準更不用說,這是僱主應有的責任,難道這些微末的要求也要員工承受沉重的工作壓力,就算要他們冒上生命來換取 也是該當的嗎?

同樣的事情發生在香港的會計業界,明知大型會計師行工作繁重,每天都要加班食鐘過活,但每年仍有大批畢業生對大行的職位趨 之若鶩,而現職的會計師們也不知道要強忍到何時,大家為的就只是一個較為理想的職業發展機會罷了,難道吃這一小塊不太鹹的「鹹魚」也要像置身於沙漠當中一 樣「抵得渴」,要以平衡的工作生活來換取嗎?

未雨綢繆勝過臨渴掘井

追源溯底,食鐘文 化和當今的會計師行運作模式可謂息息相關。現今的合夥人除了要顧及審計工作的質量外,他們還要維持業務上一定的盈利。如果今年的生意額不達標,來年能否安 坐在合夥人的位置上也是疑問,加上近年會計準則變換頻繁和審計標準愈收愈緊,相較以前核數工作變得繁重很多,任由員工食鐘就可以舒緩成本上的壓力。可是, 利用員工的青春,陪伴家人和朋友的時間,甚至賠上健康來維持盈利,在本質上與血汗工廠又有何分別?

和幾位從事內部審計的行家談起,很多在 國內設有廠房的外資企業未有意識到危機,去為類似富士康的慘劇做好預防措施。會計界也一樣,雖然大家都知道食鐘問題的存在,但都沒有認真去解決。

早 年曾有大型會計師行推出過一些措施以減少加班,但似乎成效不大。筆者不祈求此文發表以後會對問題有什麼即時的改變,只盼望有朝一日大家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而去未雨綢繆,早日給會計師們一杯水去解解渴,當有慘劇發生後才去臨渴掘井的話,就為時晚矣。

文章來源:
http://hkyaa.blogspot.com/2010/07/bittermelon.html
誰願 願給 會計師 會計 杯水 Bittermelon 苦中 作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482

盡職審查 Bittermelon 苦中作樂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com/2010/07/blog-post_23.html


最近公司要收購一家小型企業,在落實前需要進行盡職審查(Due diligence review),找當地的CPA問價,單是財務的DD最低消費要三十幾萬港元,加上法律的DD,最少也要接近一百萬。可是,收購對象的規模很小,而整單收 購的作價也只有幾百萬,考慮過風險因素以後,還是由自己公司來做,遇上重大的法律事項,就找律師幫忙再看。

以前自己也做過類似的DD review,算是有點經驗吧。問同行及律師找到了幾份DD的Checklists,定下了review的目的,範圍及參考過其他人的做法 後,review就開展了。以下一個比較簡單的DD Checklist供大家參考,如有錯漏,歡迎留言補充。

盡職調查清單

A. 基本情況
(1) 最近公司及其相關附屬公司的設立、變更等歷史檔案、股票發行記錄、執照、公司章程等
(2) 公司近5年來的會議記錄
(3) 公司及其附屬公司最近的組織機構圖
(4) 現有管理層及重要僱員的簡歷
(5) 公司的人力資源及管理政策

B. 財務資訊
(1) 公司最近3年的核數師報告及財務報表
(2) 公司最近的內部財務報表
(3) 公司的中期報告、年度報告
(4) 最近3年與該公司合併或被該公司收購的所有經濟實體的核數師報告及財務報表
(5) 公司目前內部預算、財務計畫與預測及所有長期預算、資本擴張、重組程式或戰略性計畫有關的書面報告或檔案
(6) 稅務登記、納稅申報單和納稅年度清單等

C. 經營資訊
(1) 公司的經營計畫
(2) 產品的市場研究/報告
(3) 主要客戶清單及其份額
(4) 主要供應商清單及其份額
(6) 銷售及推廣渠道
(7) 過去及預期的增長銷售率及市場份額
(8) 成本結構及收益率
(9) 競爭對手的情況
(10) 影響公司所屬行業之發展的主要正面/負面因素

D. 重要的公司協定
(1) 重大供應和銷售合同
(2) 重大貸款合同
(3) 抵押合同
(4) 擔保合同
(5) 租賃合同
(6) 建設工程合同
(7) 以公司為締約方的經銷協定、分銷協定、授權合約、特許經營協定、非競爭協定
(8) 管理層協定
(9) 其他合同

E. 重要資產
(1) 關鍵的有形資產:不動產、設備、設施及其他實物資產
(2) 關鍵的無形資產:專利、商標、版權、專有技術、軟體、許可和批准及特許經營

F. 法律事項
(1) 所有重要的訴訟、行政處罰、行政覆議程式、政府調查或問訊事項,包括過去,現在及潛在的
(2) 最近三年內就進行中的、已終結的訴訟或仲裁案件與律師之間的備忘錄或信函

G. 保險:所有已購買的保險單和賠付情況

另外,在進行盡職審查前,通常雙方都會簽訂保密協議。不過,即使簽了,有些資訊特別是關於銷售及產品的,賣方都是不會願意公開太多的。

還有一點值得提一下,如果涉及大型的收購合併,賣方通常會開放一個Data Room,方便買方進行DD Review之餘,也可以比較有效控制資料外流。

盡職 審查 Bittermelon 苦中 作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791

轉載:人才量變的續篇 Bittermelon 苦中作樂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com/2010/08/yaa-yaan-httpwww.html

早前借YAA在《信報》的專欄發表了一篇叫《會計師供過於求》的文章,當中引用了馮培漳前輩「人才量變」的說法。就這個題目,馮前輩在其《信報》的專欄再寫了一篇,當中很多地方值得我們深思。文章轉載如下,重點則用了紅色做標示。

--------

人才量變的續篇
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

閱YAA的苦瓜君﹝未猜出是男是女﹞引了我對「人才量變」的胡謅,大感振奮!頓時明白為何大教授總喜歡說自己的觀點在學術討論中,得到第N次被引述的快 意!前一段時間陪同某內地客戶在港面試了近十位求職者,對此問題又有了個較闊的看法。此客戶是內地的民營企業,已入表排隊在港上市。因工作之需要,欲聘請 一位駐港之財務專才,協助其長駐內地的財務總監工作。

此人需有香港會計師資格,能掌握兩文三語,熟悉上市條例,也要略懂公司秘書的操作。當初客戶提議薪酬幅度可否定在三萬以下時,我曾嗤之以鼻!豈料通知我出席協助觀人時,給我先予參閱的求職信竟有十多二十封,據云已是經過篩選的了。面試過的人有幾個特點是相同的:一是都已有專業資格;二是年紀都是三十來歲;三是皆有在內地工廠工作或曾為其審計的經驗;四是大部份人都是可以立刻上崗的

換言之多已辭了職,或已與現任僱主有諒解,可讓其盡速求去。為什麼?原來是因為工廠已搬離或有計劃搬離珠三角地區,轉至一些較偏遠或來回不方便的地方,引起了勞資間不少「深層次矛盾」。 例如某女生說由原來地方搬到河源,周一至周五都得留在此地,只有周六和周日可回港。她委婉地說這種情況勢必形成要在內地納稅。其實我覺得她要訴說的是因在 內地居住的日子越來越長,離開香港日遠,不單止將成稅務定義上的內地居民,下一步更因在港蒲頭機會日少,很大可能要在內地覓偶,終則變成徹頭徹尾的內地居 民了。

河源是東江水的源頭地,位處粵省北部。說得好聽也是個「市」,但與香港比,或與深、莞比,又再與佛山、中山比,實在也有距離。 在此覓偶,寧不委屈!不約而同地,大家都選擇先回香港灣灣水,再尋出路,故一時市面上此類人才的供應大增。上市公司必須聘請一位合資格會計師的要求又於數 年前取消了,故求職者的需求便難與職位供應達成一致。雖云近幾年上市公司數目有所增加,但公司老闆均曉精打細算之道,當然會持能省則省的姿態,故未能助此 類人群迅速就業也。

現在時已移勢已易,董事學會和港交所似應重頭考慮,要求上市公司委聘合資格會計師,藉此令到僱員、僱主和投資者三方皆得受惠才對。 我覺得也可能是這群同行一時未能適應吧。自從幾年前廣東省當局的立意騰籠換鳥,不少工廠遂要遷移至省外地區,如江西及湖南或福建等。適應其實確是有困難 的。外資企業的外方人員素來享着高人一等的待遇。在珠三角工作,雖然左右隔離的人多是北方人,溝通需說北話,但要上街買點什麼、吃點什麼具廣東特色的總還 是容易找到。

深圳東莞某些地方更與香港無別。惟一出粵省境外,就是全說北話的世界,港人的得過且過或自以為已過關的「半鹹淡」普通話頓時會變成「鳥聲禽呼」。怎麼說也是不若原來的舒服。也有一些企業是越走越北,因要適應內地市場之需或是靠近資源產地之故也。還有一個人人可見但因事不關己故己不甚勞心的現象,就是許多新的投資項目已逐步轉向二、三線城市包括省會城市發展,所謂「逃離北、上、廣」也

那麼管理人自也得亦步亦趨,結果是離開較繁華之大城市者日多。港人如不能盡速調節,自然也會怨聲載道。 就這些因素來看,若要不放棄內地的就業機會和仍然憧憬其廣闊的發揮空間,那麼一切方便其人來回兩地,縮短兩地時距的措施應是受到他們歡迎的,例如高速鐵路 的興建。以河源為例,目前由深圳火車站乘車到此地約需四小時。如附近有地方可連接高鐵,有望把時間減到一至兩小時之間,會對這類已慣於在內地搵食,反而回 港更難適應的人是何等的方便!

可別忘記了這不光是工作和吃飯那麼簡單,還有上面提過的可能影響到終身大事的艱難抉擇也。 曾經大力反對建高鐵的人士,你們有從這個角度考慮過麼?為了保育一塊其產量不足自己食之菜地,要未來一代人付出多少非經濟指標可量度的人文代價?如你有適 齡的兒女受此問題困擾,你還會一步一叩頭誓要反對到底麼?由此時往前望,我覺得香港人要有個較長遠的打算和清晰的信念,才好找出個解決之方。

究竟是堅持以港為絕不改變的根基地,北上是暫時之計,搵到錢便班師回朝;抑是以外國寄居處為根基地,回流北上亦是暫時之計,搵到錢便轉回原居處;還是以 內地為長期發展之新基地,一心一意,不再心掛掛於兩頭走,雙手下注雙腳卻隨時預備鬆人。會計服務是附生於工商經濟的發展之上的。前者若興則後者亦旺。很多 人都會說全球未來經濟發展的機會在亞洲,因為亞洲與美歐相比仍未發展成熟。

換言之經濟發展已成熟之地,機會會相對較少。前幾年也有人興起要去越南和蒙古找尋商機,大教授則看好朝鮮,也是這個「先進落後相對論」的道理。若信此論,香港與內地相比,你會認為那一邊的機會較多,搵到銀的可能性更大呢?

文章來源:
http://www.prodab.hk/redirect.php?fid=11&tid=4656&goto=nextoldset

轉載 人才 量變 續篇 Bittermelon 苦中 作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634

Succession plan Bittermelon 苦中作樂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com/2010/09/succession-plan.html

最近匯控的管理層出現人事變動,主席葛霖(Stephen Green)將 於年底退任,並轉往英國政府擔任貿易及投資大臣。根據往績,匯控主席的交替都能平穩過渡,因為主席何時離任,繼任人是誰都在事前安排妥當。可是,這次則有 點異常。葛霖宣佈離任的同時,主席由誰人繼任卻仍未確定。本來以為現任行政總裁紀勤(Michael Geoghegan)將會被擢升成為主席,可是上星期卻有報導指他將於年底辭職,還有人說因為他得不到董事會的支持繼任主席一職,所以憤而求去。直至上星期六,匯控終於正式公佈,主席一職將由現任財務總監范智廉接任。

雖然主席人選終於落塵埃落定,但這次匯控的人事安排欠妥善,的確讓投資者有點失望。

不論大小的機構,
接班人計劃(Succession plan)都很重要,因為這是關乎機構能否在最低的影響下平穩過渡。這方面做得不好的話,除了危害機構的發展,甚至更可能會影響機構的生存。所以,很多機構會為其關鍵高層職位做好接班人計劃。

其 實,除了高層以外,身為部門主管也應為自己及其重要下屬的職位預先制定好接班人計劃。在各項的審計工作中,我不時都會向被審核的部門主管查詢有沒有做好這 一块。為下屬職位安排接班人,很多部門主管都會同意,因為一旦下屬突然離職,預先做好準備就可以減少因他們離去而對部門做成的衝擊。但對於自己的職位也搞 接班人計劃,有人就不以為然,試過有Auditee曾私下向我說,這樣做會只會削弱自己在機構及部門內的影響力,由「冇咗我唔得」變成「冇咗我都得」。

經 過差不多廿年的職業生涯,我早以不相信有「冇咗我唔得」這一套。除非你是老闆,愈是在公司搞「冇咗我唔得」,自然愈令到你的上司擔心,怕有朝一日你會「吊 起嚟賣」而暗地裡安排。與其任人在背後為自己「辦身後事」,倒不如由自己一手一腳包辦,除了令老闆安心之餘,也可以由自己掌握。

Succession plan Bittermelon 苦中 作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256

廢品倉尋寶記 Bittermelon 苦中作樂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com/2010/10/blog-post_25.html

當上一篇文章《電子垃圾》張貼後,猫姐留言說猫生也和我一樣長情,喜愛將舊物留下來,而the8也留言說她的表哥也是一樣。

我 覺得這是男人的天性,在我認識的男人當中,十個有九個都和我一樣,不捨得將舊物件扔掉。好像我的老闆,公司最近因為要進行翻新工程,大家必需要收拾一下自 己的房間,並且看看那些需要留下,那些要棄掉。多年下來,老闆的房間原來堆放了很多東西,最多的是N年前買下但未有送出的禮品,當中包括過期化妝品、陳年 紅酒、過期香煙(根據某同事說那個牌子的香煙已經換過兩次包裝了)、舊型號數碼相機等等,還有多部史前全新的手提電話、書刊、畫冊等等。最令大家歡喜若狂 的,是老闆居然還藏有一部完好無缺並以
Window 3.1運行的手提電腦,年輕的同事爭著要看這歷史遺物,而老餅同事如我者也爭著看,好以懷勉一番。

舊物如是,舊人舊記憶也是一樣,總是在未有準備的情況下突然在腦海中浮現,像永遠揮不去似的。試過多次了,本來「好地地」心情極靚的,但不知為何突然記起某些人或事,就白白影響了一整天的心情。

回說老闆的珍藏,這完完全全反映出我們公司在禮品的購買、庫存以及處理的管理出現了漏洞。好運的是這次只涉及老闆,其他部門暫時都沒有同樣的問題,而且點算後其涉及的金額也不算高。除了陳年紅酒可以留下來外,其他都要當廢品處理掉,在環保的角度來看,這是很浪費的。

說到廢品處理,這是審視庫存功能的必看環節。每當要審視別人的倉庫時,我第一個要看的地方就是廢品倉。經驗告訴我,如果廢品倉管理得不好,其他倉庫的管理也不會好到那裡去。我喜歡像垃圾佬般在廢品倉中尋寶,因為看廢品倉也能若略看到一家機構的管理如何。

試過一次去看某廠房的廢品倉,發現很多「新束束」而且還未開啟包裝的物料堆放在廢品倉內。細問之下,原來是生產車間多出來的物料,由於預期不會再用,所以就將物料送到廢品倉,由倉庫人員將物料當成垃圾賣給回收公司。

其實採購部可以安排將未開封的物料退給供應商的,但要命的是,生產車間居然在事前未有徵詢過採購部意見就將物料扔掉,廢品倉又不當一回是沒有向廠房管理反映,不是我們內審看到,價值十多萬的物料就讓回收公司白白賺了。

看 到這批物品後我立即通知廠長,記得當時廠長從我的口中得知這事後很憤怒,因為做生產的邊際利潤已經微薄,再這樣浪費,不要說盈利,能不虧本也要偷笑。雖然 廠長剛接手廠房不到幾個月,論理責不在他,但這事始終由我們內審先發現,傳到總公司那裡也不太好聽。廠長第一時間和我走到廢品倉,除了那些物料外,他還仔 細地翻看其他東西,並發現了很多還可以使用,但因貪方便而扔掉的物品及工具,並且當場找了倉庫人員及生產經理出來,告誡他們不可以這樣浪費。

現在知道為甚麼內審是如此「乞人憎」了吧?嘻嘻。

廢品 倉尋 尋寶 寶記 Bittermelon 苦中 作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789

誰說香港人仇富? Bittermelon 苦中作樂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com/2010/11/blog-post_08.html

說香港人「仇富」,其實相當冤枉!不知從何時開始,香港人無端被人標籤為仇富。香港人從來都沒有仇恨有錢人,香港人仇恨的,其實是「奸商」。

有人認為香港社會「仇富情況」日漸嚴重,到底是未搞清楚,還是故意將港人標籤為「仇富」,企圖轉移社會視線以淡化「仇商」的情緒?

「仇 商」情緒其實很早之前已經蘊釀,例如早年各大小超級市場為了擴大市場份額,紛紛以低價搶客,趕絕了米鋪和糧油雜貨鋪,其中公共屋村的小商鋪影響最甚。好 了,市場份額差不多壟斷後,各大集團的超市又將其店鋪升級,連街市也納入其中,變身成真正的「超級市場」,鮮魚鮮肉鮮雞菜蔬一應具全,從前在街市擺檔的小 商販唯有結業,或者索性到超市打工賣菜。

本來呢,幫大公司打工賣菜也不算差,可是大集團為了「股東利益」,紛紛將員工變成自僱或者索性將其工作外判。清潔工看更等的基層職位就更慘,工資有減無加,工時卻有加無減,基層市民早以怨聲載道,不過沒有人肯真心為他們發聲,去為他們爭取甚麼罷了。

基 層市民如是,中產市民也一樣,他們用了畢生積蓄去買樓自住,為的只是有個安樂窩可以安居樂業。本來發展商買地起樓賺錢是天經地義,可是,又是為了「股東利 益」而不斷興建發水樓。發水比例由從前的0%到現在的30%,而且還要處處賺到盡,建築用料手工差不在話下,單位到處都有柱位及橫樑,想買件傢俬剛好擺放 在內也很難,難怪現在為客人度身訂做傢俬的公司成行成市了,而賣現貨的傢俬店則來來去去那幾家在掙扎求存。

發水高用料差也算了,都只是一次過被搵笨,但連選擇屋苑的管理公司、互聯網供應商、電話線供應商、電器維修供應商等等,發展商也要插一手,叫中產市民如何順氣?

近日又有企業在加時薪的同時卻又在計算工資時掦除吃飯時間,人工好像加了,但實際比以前更少,將「仇奸商」的情緒進一步升溫。

政府籌辦「關愛基金」能對「仇商」的情況起作用嗎?如果用錢可以解決的就根本不是問題了。問題徵結在那裡也未知,要化解仇商情緒?講笑吧!

誰說 香港 人仇 仇富 Bittermelon 苦中 作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077

Auditor應到的地方-飯堂 Bittermelon 苦中作樂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com/2010/11/auditor.html

內審出差,如果當地辦事處是有飯堂的話,我每天必定至少有一餐到飯堂去吃,就算食物如何不對胃口,同事如何埋怨我也必定堅持。

慳錢慳時間 不是原因(不過的確有些幫助,嘻嘻),主要是從中可以了解當地公司的管理和管理人的作態。印象中,如果當地公司的高層都不願意去飯堂用膳的話,飯堂的管理 十之八九都是差的,而引申出來必然有很多問題,例如飯堂供應商的挑選,食材購買及儲存,甚至貪污舞弊等都有可能發生。

試過一次和某工廠的廠長在飯堂用膳(當然是我突然要求的),我們的出現就在飯堂內引起一陣騷動。後來得知,原來那位廠長是從來未到過飯堂用餐的,所以工人們都紛紛走過來看熱鬧,看看誰人可以請得動那位廠長,紆尊降貴來飯堂吃飯。

Auditor 在飯堂吃飯,除了親身嘗一下工人的待遇外,也可以藉此和員工閒聊。不要小看這個做法,愈基層的員工說的話愈沒有機心,從他們口中不多不少都會得知公司存在 的一些問題。不過,很多時如果我們太主動的話,反而會嚇怕他們甚麼也一敢說,所以先打開話匣子是很重要。例如先談談家常,家鄉在那裡,在廠內的工作了多 久,現在的崗位是甚麼甚麼等等,然後談一下飯堂的飯菜、價錢、衛生等等,之後再慢慢談到工廠的其他方面。試過一次,在飯堂吃飯期間就有工人走過來訴苦,投 訴工廠的種種問題。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某個工廠的新廠長,除了要會見客人外,他每天必定在飯堂用餐,並藉此主動和工人聊天。他而且還將高級員工餐廳取消掉,每天和工人一起排隊購買食物,吃完飯又和工人打籃球。值得一提的是,這位廠長是美國人。

內審除了要到飯堂體會一下外,其實飯堂的運作是屬於「高風險」類別,至於為什麼這樣說,及做飯堂內審的要點,下一篇再談。

Auditor 應到 到的 地方 飯堂 Bittermelon 苦中 作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664

瓊天大酒樓的運作審計 Bittermelon 苦中作樂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com/2010/11/blog-post_25.html

自己讀書的時候,大伙兒經常去「瓊天大酒樓」解決三餐溫飽,味道絕對不是原因,為的只是價錢夠平,而且不用走出校門去找吃,怱怱吃過飯後就可以打波去。

大家口中的瓊天大酒樓其實就是Canteen,取其諳音將「Can-teen」變成「瓊天」。瓊天最經典的出品莫過於「鼻涕飯」,濃濃的芡汁加上幾片肉,難吃程度可想而知,但讀書時沒有太多零用錢,能填飽肚子而且價錢實惠,對我們這些學生來說已是不錯的了。

在上一篇文章《
Auditor應到的地方-飯堂》中,提及到飯堂的運作是屬於「高風險」類別,做內審的應該要去看。不過,大前題是擁有大規範生產的,例如工廠才值得看,一個只有幾十人的辦公室的飯堂就不是這裡所講的範圍。

飯 堂運作屬於「高風險」,主要是出了事情後的影響甚大。試想一下,如果飯堂烹了些不潔的食物給員工享用,弄到部份員工身體不適,醫藥費及相關賠償雖然可能不 少,但最大問題是影響生產。生產出了問題,隨時連貨期也有影響,公司除了掉了訂單外,以後的生意也別指望了。所以,飯堂的運作必然會在我的審計計劃當中。 不過,將飯堂運作單獨立項成一個Audit Assignment的話就有點浪費資源,我慣常將飯堂歸入HR、Procurement或者
Administration的審計一併來做。

飯堂要如何審計,首先要看它是工廠自己營運還是外判給供應商來做。如果是前者,要看的東西就比較多,當中包括:

1)食材及消耗品的購買、檢查、儲存、過期管理等
2)飯堂人員管理,招聘、定期衛生及身體檢查等
3)飯堂牌照及相關衛生證明
4)廚餘的處理
5)飯堂衛生及安全的管理
6)廚房設備的購置和管理
7)消防及其設備的管理
8)飯菜的訂價(如果公司免費提供就不用看了)
9)飯堂收入的管理(如果公司免費提供就不用看了,但要看如何確保只是公司員工才可以用餐)

如果飯堂是外判的話,需要看的東西比自己營運的少一些,當中包括:

1)供應商的篩選及談價流程
2)飯堂承包合約的條款
3)供應商表現的監察(衛生、消防、安全)
4)飯菜的訂價(如果員工需要自付飯菜)
5)支付供應商的標準(如果公司免費提供飯菜,需要看如何計算菜價,例如按人頭計還是定額等)

另外,內審突擊查看及訪問員工意見也是應該要做的。

順 帶一提,在內審工作多年,審過的飯堂數目也不少。經驗告訴我,不論飯堂是自己營運還是外判,其監管都不容易。例如食材及消耗品的購買和存貨管理,價格差別 大而且物品種類又多又瑣碎,使用數量多少又無法有限監控,所以問題極多。有些公司為免麻煩,索性將飯堂外判。但外判涉及的利益巨大,無論是續約或挑選新的 供應商,各方勢力就會互相較勁,蔚為奇觀。

天大 酒樓 運作 審計 Bittermelon 苦中 作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665

審計報告學審計-卸鑊的藝術 Bittermelon 苦中作樂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com/2010/12/blog-post.html

審計署最新的一份審計報告,揭露了為數不少直資學校在管治及行政上的問題。其中有學校座擁大量儲備仍加學費,其爭議不絕。有人認為不應該,但也有人認為並無不妥。

不過我留意到一個現象,就是不論傳媒或者網上的討論,大多數人都說審計報告「批評」直資學校管理混亂,就例如曾淵滄先生在《
大公報》撰文,批評審計署對直資學校的指斥是大錯特錯。又例如直資學校議會發表聲明,批評審計報告內的指控對他們不公平。

但其實大家只要稍為認真去看一看那份報告,報告的「被審單位(Auditee)」不是直資學校,而是教育局。所以,其批評對象也應該是教育局而不是直資學校。

審計署是次的審計,旨在評審教育局有沒有適當地監管直資學校,為了測試監管是否有效及足夠,審計署抽查部份直資學校,以評估監管工作有沒有做好。另外,我估計因為直資學校不是被審單位,所以審計報告並沒有列出有問題的學校名單,而且也沒有要求個別學校解釋原因。

只 不過當報告出爐後,其審計發現實在太震撼,教育局在輿論壓力下公開名單。但以我個人來看,教育局突然公佈涉及的學校名單,其做法極不道德。為什麼我這樣 說?主要原因是審計報告為了突顯教育局在管理上出問題,所以必需在報告內提供具體的數字及例證,但這些東西只是表象,審計署不會(也不應)深入探討個別學 校出問題的原因(因為審計的範圍是教育局對直資學校的監管,而不是直資學校本身)。既然明知學校對報告的內容無從辯白,但卻突然公佈學校名稱,不就是要她 們吃食貓嗎?

簡單舉個例子,一家學校十個學生有九個會考攞U,校方因此飽受家長批評,學校此時卻向外公佈攞U學生的名字,對學生們公道 嗎?學生成績差有多種原因,有些可能是懶,也有些可能是情有可原的,但如果學校謬然公佈學生的名字而令他們被批評,你是家長怎樣看這家學校?雖然有人說, 直資學校涉及公帑,所以公眾有知情權,但學生也是接受公帑的資助去讀書,難道我們就可以公開學生的學業成績嗎?

謬然公佈涉及問題的學校名單,我不知道教育局是有意還是無意,但從「陰謀論」來看,將公眾批評的焦點成功由自己轉向學校,其「卸鑊」手法異常高明,而一句「沒有牙力」更是神來之筆,是Auditee如何應付Auditor及管理層質詢的上佳教材。

另外,教育局這次做法,必定令其他學校(不論是直資與否)有戒心,在將來必然不願配合和合作,當審計署日後進行類似的審計工作時必定倍感困難。

既將視線有效轉移,而又可以打擊Auditor,面對這樣辛辣的Auditee,唯有祝審計署仝仁好運。

審計 報告 卸鑊 鑊的 藝術 Bittermelon 苦中 作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804

哭笑不得 Bittermelon 苦中作樂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com/2010/12/blog-post_06.html

最近在討論區看到一篇留言,看後令我哭笑不得。笑,不是因為留言者對會計準則的謬誤,而是因為其自以為是的態度;哭,是因為我們會計業界還有這類吃不到葡萄的人存在。

先 講會計準則。其實會計準則是給有會計底子的人看的,如果不懂得基本的會計知識的話,根本是看不明白的。另外,香港的會計準則是原則些基礎 (principal based)而不是規範基礎(rule-based),所以不會有很詳細的規定,而且還容許會計編纂者自行詮釋及判斷。

回 說那段留言,「邊條會計準則白紙黑字講:"明年期票不準(准)在今年入帳"?」。會計準則當然不會白紙黑字說明,因為這問題涉及最基本的會計原 理,Accrual/Matching concept(應計概念)。例如你去看一部英文小說,小說不會教你ABC,也不會教你A for apple, B for boy。你要看這部小說的話,你必需懂得英語。會計準則也一樣,要懂讀會計準則,也必需擁有基本的會計知識。

本來呢,對會計準則有謬誤其實不是大問題,肯虛心學習就是了。但留言者不但不知道自己的見解有問題,還說連其Qualified Accountants下屬也「不懂」其見解,並以此斷定會計專業試沒有用。

看到這些言論,除了以慨嘆及可悲來形容外,實在沒有其他詞彙可以說明我此刻的心情。

哭笑 不得 Bittermelon 苦中 作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916

上得山多是真的會遇虎的 Bittermelon 苦中作樂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com/2010/12/blog-post_09.html

最近有位會計同行,因為多年來雙重報銷國內的出差開支,被法庭裁定袁罪成並判處監禁。與友人談及此事,友人說涉案的數額不多(其實也很少,八年來共取了四十九萬多,平均每年也不過是六萬元多),為什麼事主還甘願冒險去做,就算要貪也貪多些嘛。

其實類似的事件在各大企業及機構時有發生,身為Internal Auditor的我,更調查過不少同類的案件。雖然我不認識事主,但我估計此事是由「貪小便宜」而引起。

到過國內出差的朋友都會知道,吃飯打的住酒店等等,如果要求商店給你收據,他們會開出定額的統一稅務發票給你。這些發票不會像其他地方如香港般,列明店舖名稱、商品/服務事項、日期、付款方法等等。如果以信用卡簽賬的話,除了稅務發票外,你還收到一張客戶存根。

如 果某人以客戶存根及沒有詳細資料的稅務發票當成兩單來報銷,其實是很難查得出來的。加上公司裡沒有適當的監控的話,某人就可以藉此獲利。坦白講,填寫報銷 表格及整理單據頑為煩瑣,偶然重複報銷可能真是無心之失。但發現了這個漏洞之後,又沒被人發現的話,就會可能貪圖這些小利而愈陷愈深,最後不能自拔。

以 我的經驗,若果只涉及幾單重複報銷,除非公司的監控很嚴格,否則查出來的機會不高。而事主之所以被人揭發,就是因為「上得山多終遇虎」,八年間三百項重複 報銷,銀碼性質相若,只要有人稍為留意一下,就很大機會給人發現了。在眾多的欺詐行為中,以此最為愚笨,因為證據確鑿地留存著,問題只是何時給人發現而 已。

道理就和「輸錢皆因贏錢起」一樣,當初嚐過了甜頭,就以為自己會一世夠運,最要命的想法是以為拿些少著數是無傷大雅。

我不是批評這位同行,我只是為他感到可惜而已。

光棍佬教仔,「便宜莫貪」是真理呀!

上得 山多 多是 真的 會遇 遇虎 虎的 Bittermelon 苦中 作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977

領導才 Bittermelon 苦中作樂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com/2010/12/blog-post_13.html

不論是打工或是做生意,要有好的發展,領導才是不可或缺。

領導才可以後天培養,這種屬於技術型,但也有很多是天生的,靠口才靠魅力就能夠令人跟隨。

怎 樣才是一個好的領導?就以登山為例吧,當到了一座高山的山腳,眾人看見高聳入雲的山峰就已經不想前行了,好的領導這時會震臂一呼,身先士卒走在前頭,帶領 眾人爬上山去。但好的領導不會一味向前衝,還會不時走在隊尾,照顧落後的隊員,為他們打氣。所以,領導付出的力氣比其他隊員都要多,而且意志也要比人強, 否則連領袖也洩氣的話,士氣就不能維持了。

在工作上,領導除了要有上述的能耐外,我認為最重要是有擔帶,勇於承擔責任,並且為下屬提供一個令他們安心工作及發揮的環境。

在 工作上遇過不少富有領導才的上司,從他們身上學習了不少東西。但同時也見過有些差勁的上司,只靠罵靠嚇來領導下屬,有些更以疲勞轟炸的方式,天天批評下屬 表現如何之差如何之蠢,希望藉此來打擊下屬的自信,好讓自己容易管理。遇到這樣的衰上司,很多人會大嘆倒楣,但我卻慶幸有此機緣,因為他們令我以此為戒, 讓我學習要怎樣去做一個稱職的領導。

領導 Bittermelon 苦中 作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209

追求不完美的控制 Bittermelon 苦中作樂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com/2010/12/blog-post_20.html

初入內部審計(Internal Audit)這一行時,經常認為企業應該追求完美的內部控制,如果被審者不認同的話,我會視他們為懶惰,怕麻煩及欠承擔。

現在回想起來也覺得自己當時的想法幼稚,工作了多年,最後才醒覺,一盤生意講求的是利益和成本效益,不能像藝術般去追求完美。況且,完美的控制根本就不存在,至少我未見過。

其實控制要去到那一個程度要視乎成本效益,當控制帶來的效益高於設置及執行的成本的話,這個控制就值得去做。

舉 個極端的例子,一家公司有幾百元現金用來做Petty cash,公司不會花幾十萬去買個夾萬來鎖這些現金,而且也不會在放置現金的地方特別加装CCTV,以及派護衛24小時守候吧,對不對?現實中,公司只會 花相配的資源去做控制,例如將現金鎖在抽屜,及找人不定期做盤點就已經可以了。

其實控制的設計要點在於「剛剛好」,有時比起追求完美還來 得辛苦和困難。因為如果要追求完美,時間金錢效益可以通通不管不理,就以上Petty cash的例子,夾萬、CCTV、護衛等通通都拿來用,乾手淨腳。但如果追求不完美而且要做到剛剛好的話,控制的成本效益就必需要考慮,較甚麼都不用理會 麻煩,是吧?

我不時都會收到從事內審的網友的電郵,而最普遍的提問是那裡可以找到流程的標準做法。其實根本沒有所謂的標準,因每家公司的情況不同,就算是相同的行業,不同公司的做法都可以不一樣,所以設計控制時要因時制宜,不要將所謂的標準當做聖經而硬套在流程中。

追求 完美 控制 Bittermelon 苦中 作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380

年青會計師因車禍傷亡 Bittermelon 苦中作樂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com/2011/01/blog-post_20.html

上星期五,三位年青會計師在公幹途中遇上車禍,一死兩傷。不幸身故的那位是Wilson Wan,另外兩位未知姓名及傷勢如何,在此希望Wilson早日安息,而謹祝另外兩位早日康復。

據報三人所屬的公司是KPMG,照常理,公司應該早已購買相關的保險,以及勞工保險,雖則如此,但金錢不能彌補人命的損失及意外創傷的後遺症。

公幹在外,人身安全是首要,大公司通常都備有Travel Guide提醒員工。如果沒有的話,我早前曾寫過三篇
出差平安手冊,內容是參考以前公司的Travel Guide,加上自己的經驗寫成,希望對經常或偶爾出差的行家有一點幫助。

從 事審計多年,上山下海在所難免,有時更要擒高抓低,我就試外多次要爬上十幾呎高的地方點貨,又試過徙步登上幾十米高的設施做Compliance Check。縱使安全工夫做足,但對我們這些文職人員來說,還是有一定的危險,所以萬事小心為上,命仔比Working Papers緊要。

年青 會計師 會計 車禍 傷亡 Bittermelon 苦中 作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556

待兔求魚的兩種心態 Bittermelon 苦中作樂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com/2011/03/blog-post_14.html

這篇文章於上星期五(11年3月11日)在《信報》年青有計的專欄內刊登。

--------

待兔求魚的兩種心態 (作者: Bittermelon)

今 天想講兩個成語故事,先講關於農夫的。話說宋代有一位農夫,某天在田裏辛勤耕作之際,忽然有一只兔子跑過,可是卻「盲中中」地撞在樹下死掉,農夫不廢吹灰 之力便拾起兔子,開心地回家做飯去。農夫食髓知味,心想與其要天天辛苦幹活,倒不如趁現在先「hea」一下,所以便放下田裏的粗活,每天坐在樹下,等待另 一只兔子的來臨,讓他再次撿個便宜做美饌。

聰明的讀者當然預料得到結果,這位農夫只有白白浪費大好光陰,到了秋天人家享受收成,自己卻恨怨難返。這個故事講的就是「守株待兔」,除了比喻不知變通外,也嘲諷不勞而獲的想法。

第二個故事是關於孟子的。話說戰國時期,齊國的國君齊宣王冀圖以武力征服其他國家,他的客卿孟子見狀,就勸他放棄使用武力,並改以仁慈之法。孟子對齊宣王說:「大王如果用武力來征服天下,這就好像『緣木求魚』一樣,除了徒勞無功外,還可能對齊國造成禍害」。

孟子所講的緣木求魚,意思就是指爬到樹上去找魚,比喻方法用錯了,就算付出多少氣力,最後都沒有可能成功。

相信很多人都聽過這兩個成語故事,筆者不厭其煩地拿出來,主要是在接觸到的會計從業員當中,特別是比較年輕的一羣,大多都抱着「守株待兔」或者「緣木求魚」的心態,來面對自己的職業前景和路向。更可惜的是,他們並不意識到這是一個頗大的問題。

年輕人切忌守株待兔

已經不只一次聽到類似的言論,僱主給我1萬元,我就為他付出一萬元的勞力去工作,多一分的責任也休想我去承擔。更甚者是僱主給我一萬,我只為他付出八千元的勞力,而且還為了多出來的二千元沾沾自喜,認為自己賺了。

筆者既是別人的上司,也是老闆的下屬,所以也很明白兩者的心態和想法。做老闆的當然想付出小小收穫多多,做下屬的也不過但求能付出半斤的同時可以收回八両。但在大部分的情況下,老闆需要找人為他們工作,所以都會以合理的報酬來吸引和挽留人才。

雖然現今的職場還不至於人浮於事,但競爭卻很大,要升遷受人賞識,要鶴立雞群突圍而出,自己就必先要有所作為。你是老闆,眼見下屬「踢一踢」才肯「郁一郁」,你也沒有信心委以重任吧?

有人對此不以為然,認為先付或多付出卻未必一定有收成,做法何其「蝕底」。這種想法實在太過眼淺,在工作上付出多了但收入未必成正比,看來是吃大虧,但晉升的機會可能隨之而來,對前途自然是有所脾益。

就算日後未能晉升,付出了的其實是一種磨練,眼界、經驗、能力都增長了,還須懼怕日後與別人競爭?如果只着眼於眼前這些所謂蝕底而甘願放棄機會,對老闆而言是沒有損失的,因為他們可以另找人選,但自己卻平白失去機會,最終損失是誰?

與呆坐的農夫剛好相反,一些年輕的會計從業員都很積極地讀書考試。已取得學位的很努力去修讀碩士、博士課程,手執會計師資格的又馬不停蹄地去考取各類專業資格,為的是讓自己的履歷亮麗一點,希望藉此為自己增值並增加晉升的機會。

不知道由何時開始,在會計行業中就有這個錯覺,以為學歷和專業資格是升職加薪的關鍵。其實,這兩點只是僱主用人時的其中一個考慮因素,大部分僱主不會單以學歷及專業資格來決定同事的升遷,最重要的還是要看其工作能力、經驗、態度、合作性、溝通能力以及領導才能等等。

盲目進修何異緣木求魚

所以,盲目地去進修,就算是碩士、博士,如果進修的東西未能配合自己的需要,但又同時希望對職業發展有所幫助的話,這就正如孟子所說的緣木求魚一樣,爬到樹上找魚去,氣力白費但卻不可能成功。

對會計這一行來說,學歷及專業資格只是入場券,建議年輕的會計朋友,當取得基本的資格後,先多着眼於工作上的學習及管理技能的段練,看清自己的事業前路後,再選修適合自己職業發展的學歷和專業資格也不遲。

「待兔」、「求魚」各走極端,兩者都不可取,可惜的是抱有這兩種想法的年輕會計從業員卻大有人在。筆者在初出道時就是走錯了路去求魚,結果浪費了不少時間和氣力。筆者不寄望所有人都認同我的想法,但如果這篇文章能對一小部分會計人有所啟發,則甚感欣慰。

待兔 兔求 求魚 魚的 的兩 兩種 心態 Bittermelon 苦中 作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194

銷售流程的營運審計(Credit sales)之一 Bittermelon 苦中作樂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com/2011/04/credit-sales.html

上一篇文章《銷售流程的營運審計(前言)》簡單地介紹了銷售流程營運審計的幾個問題,並提及將會分別講Credit sales 和Cash sales的審計要點,這一篇先講Credit sales(賒賬銷售)。

貨物了出門但收不到錢,絕對可以用血本無歸來形容。在兩三年前的《警訊》就曾經報導過,有不法分子開了家空殼公司,並臨時租用了一個單位用作辦公室,在幾 個月間不斷以「賒數」的形式大量訂購文具及辦公用品,最後就拉閘捲貨走人,一批供應商因而損失慘重。所以,賒數這一块風險非常高,管理不善的話輕則賠本, 重則能令企業因周轉不靈而倒閉。

為了要減低這方面的風險,如何殷選客戶並給予信貸額度就至為重要。在這方面,公司應有專人(不能是銷售人員)為每個新客戶進行信貸評估,並根據評估的結果 定出信貸額。信貸評估的做法大致都是要求客戶提供過去幾年的Audited financial statements,計算及評估一下客戶的財務狀況。另外,也有公司會要求客户提供咨詢人(例如客户的其他供應商)名單,由公司直接聯絡咨詢人以查詢其 信貸狀況。

如果預計的生意額龐大,有些公司還會向Credit Agent購買客戶的Credit Report,以及派員到客戶處實地拜訪,乘機核實一下客戶的規模和營運狀況。

除了新客戶外,現有客戶的信貸狀況也應要不斷監察和定期審視,例如客戶過往的付款是否按時或經常延遲,退票是否發生過等等。所以,在收款的流程內應收集這 些信息並進行統計,以供日後審視客戶的信貸狀況之用。另外,市場的消息也要密切留意,一旦傳出客戶有信貸問題,公司應有一個機制去評估情況,並決定是否收 緊信貸。

當客戶累積的訂單超過信貸額時,公司應有一個制度去決定是否臨時加大客戶的信貸額,還是堅持客戶先支付部份賬項,才讓客戶下新訂單或至放貨。一般來說,給予臨時信貸額應由銷售以外的人員(例如財務)按制度來決定。

其實以上各要點就是信貸管理(Credit Management)的一部份。在工作過的大大小小企業當中,發覺要設計信貸管理不難,最困難的地方在於不能切實執行預早定下的信貸政策(Credit Policy)。不能執行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比較突出的是前線銷售人員不肯依從,甚至管理層利用影響力推翻信貸政策的決定(Management Override),又或者是例外情況的審批(Exceptional approval)機制被濫用。

以上的措施主要是在Credit Sales前應已作出的Preventative Control,即是說,這些措施的目的,主要是去阻止問題發生或者減低發生的機會。當貨物出了門或服務完成了後,應收賬便會形成。對應收賬的管理,我們 則多以Detective和Corrective Controls來處理。這方面將會在另文再談。至於信貸政策的審視,將會在下一篇續談。

銷售 流程 營運 審計 Credit sales 之一 Bittermelon 苦中 作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725

銷售流程的營運審計(前言) Bittermelon 苦中作樂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com/2011/03/blog-post_28.html

一直都很想寫這個題目,但每當動筆時就感到很吃力,因為涉及的範疇太廣,想講的東西也太多。無論如何,先概括地寫下這一篇,往後再深入地寫多些。

在設計銷售流程的營運審計時(Operational audit for sales process),除了要了解其風險外,也要注意審計的範圍,例如在看整個流程時,我們要從那裏開始,在那裏終止都要預早設計清楚。舉個例子,我們應由找 客戶及出報價單開始,甚至追溯至由Marketing開始?還是應該由開出發票(Invoice)時才開始,追蹤至貨物出門時就終止?而且,我們應該連收 錢這一块也應該要涵蓋?

決定銷售流程審計範圍並沒有標準,主要都是看管理層及Auditee Committee,或其審批的Annual audit plan中的需求。

審視銷售比較審視其他流程困難,除了因為涉及的東西有很多之外,不同的付款方法,其風險可以完全不相同,Credit sales(賒賬銷售)和Cash sales(現金銷售)就是一例。前者最大的風險是貨品已送出或服務已完成但卻收不到錢,後者則不必顧慮這點,但要顧及現金的安全,例如收到假鈔票或假信 用卡,還有現金儲存、運送、入賬等等的問題。

另外,就算付款方法一樣,不同行業所面對的風險也不會一式一樣,所以其銷售流程也不盡相同。例如零售及服務業,食肆、一般商品銷售、珠寶、服飾、美容等 等,他們雖然主要是Cash sales,有些側重於現鈔的交易(例如小食店收現鈔),有些則側重於電子貨幣(例如連鎖店以八達通及信用卡收取款項)。

再者,零售業通常都會推出不同的優惠來吸引顧客,例如現金券、折扣優惠券、買十送一、孖裝優惠、二日同行七折、全場八折、新貨九折等等,當中的控制方法就各式各樣,各施各法。

未來我將會以幾篇文章,來談談在進行Credit sales及Cash sales的營運審計時,應該要看的重點。

銷售 流程 營運 審計 前言 Bittermelon 苦中 作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734

哪有老虎不吃肉 Bittermelon 苦中作樂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com/2011/04/blog-post_08.html

這篇文章是於今天《信報》年青有計的專欄內刊登。

--------

哪有老虎不吃肉 (作者: Bittermelon)

古語有云:「苛政猛於虎」,大意是說暴政比老虎更加兇惡。碰巧去年是虎年,想不到送虎迎兔才兩個月,猛虎又再來臨,不過這次既不是苛政也不是庚寅,而是通脹之虎(苦)。

導致今天出現通脹的原因有很多,除了因為美國兩次的量化寬鬆政策,弄致游資充斥市場,因而令資產價格大幅飆升外,最近日本還發生大地震、海嘯和核災,鄰近 地區的糧食價格因而被搶高。 就以蔬菜為例,其價格因為日本本土的蔬菜受到核污染影響,他們不得不從鄰國大量輸入蔬菜,令到本來已上升了不少的菜價再度被推高。加上災後重建,幾乎可以 肯定,日用品、建材、燃料等價格將會攀升。

在通脹的張牙舞爪下,港鐵宣布根據早前因兩鐵合併關係,和政府簽訂的協議來調升車票售價,有人認為港鐵在錄得大額盈利下仍然加價,是缺乏社會責任;更有趣的是,連那些當日有份批准兩鐵合併的尊貴立法會議員和政黨,也跑出來說港鐵的不是。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何其壯觀!

筆者認為,港鐵是上市公司,他們的宗旨必然是照顧股東的利益為大前提,就算其最大股東是港府,但若因政治壓力而不容許他們加價,對港鐵的小股東是極不公平的。上市公司就像一頭猛虎,生來就是賺錢和獵殺,要求港鐵不加價,與要求老虎不吃肉同樣天真可笑。

服務與利潤間的矛盾

要企業講社會良心,大前提必先是有利可圖。就港鐵而言,我們可以要求他們只講良心,把所有閘門拆掉,天天讓市民免費乘坐嗎?如果可以,那由誰去支付其營運費用?由政府承擔嗎?這即是意味由納稅人支付,而不是用者自付,那是否有欠公平?

作為一家上市公司,利潤必然是港鐵管理層最重要的表現指標之一,只要不出什麼大意外、大事故,一分鐘多開幾多班車,每班列車再走快幾多分鐘等的效率指標, 相對上就變成不那麼重要了。所以,如果希望港鐵專注於照顧市民大眾利益,根本不應該將地鐵上市,更不應該將兩鐵合併,使其壟斷全港的鐵路交通網絡,將港鐵 推向市民的對立面。

是次港鐵的例子就可以證明,將公營服務以商業模式來運作的話,服務水平和利潤之間的矛盾是無可避免的。港鐵的文化一向着重服務水平,所以這方面的矛盾不算太突出。可是在香港,由公營機構變身成比港鐵更兇惡的洪水猛獸比比皆是,領匯和市建局就是當中的佼佼者。

領匯也是上巿企業,早前向其租戶大幅加租,其中一個原因就是領匯管理層認為,現水平的租金和市場有一段差距。有人批評,領匯加租的舉動是無良,但是他們找錯了對象,要批評的不應是領匯,而是那些一手將領匯商業化並將其上市的人。

如果有看過領匯早期放在其網頁內的使命宣言,其中兩項就是「作為領匯管理人,我們會致力以市場為主導,不斷為資產增值」和「為投資者帶來可觀的回報」。可能是政治不太正確,又或者太過坦率吧,上述兩項的使命現已從網頁中刪除,而且還更換了漂亮又像人話的使命。

以「市場為主導」、「為投資者帶來可觀的回報」,這就是商業模式運作下企業的必然目標。所以,要求領匯「從良」不加租,這就等於與虎謀皮,不切實際。

港鐵和領匯是上市企業,要向股東負責,所以看重盈利實在是無可厚非,但市建局是法定的半官方機構,其作用應該是透過重建,去改善舊區居民的生活環境,可是他們不但與民爭利,更以天價賣樓去斂財,成為香港地產霸權的中堅分子。

市建局網頁內的理想是「為香港締造優質的城市生活,令我們的世界級都會充滿朝氣,成為更美好的家園」,但實際上,要擁有由他們興建的美好家園,就算是中產也會感到吃力,更何況一般普羅大眾?

公營私營何去何從

這幾隻老虎已噬慣了血,吃慣了肉,現在利用企業良心去要求它們去少吃點肉甚至茹素,是否有點不設實際?

有人認為我們可以考慮將他們收歸「港」有,並利用公營化這個牢籠,將猛虎畜養着。但不要忘記,「公營化」這三個字實在有點嚇人,因為凡是公營的,都給人守舊和虧損連連的印象,最後還會成為政府尾大不掉的財務負擔。

私營和公營都各有利弊,前者靠自由市場來監管,可惜太過着重利潤;後者可以做到重質而不須考慮利潤,但就難以去客觀地監管所用的分毫是否用得其所,物有所值。

其實港鐵在未上市前,其「鐵路和物業綜合發展」的融資和營運模式是一個頑為成功的例子,以物業收益來補貼興建和營運,問題只是在於應不應該將港鐵上市而已。

過去,公共服務私營化被視為靈丹妙藥,相信是時候檢討一下這個做法是否仍然合適,皆因我們都不希望製造更多的猛虎遺害人間。

哪有 老虎 不吃 Bittermelon 苦中 作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86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