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日本九成清酒瓶 都靠這家苗栗小廠

2015-04-06  TCW
 
 

 

一家隱身苗栗竹南的工廠,竟然讓日本超過九成清酒瓶不能沒有它;他的產品比競爭對手至少耐用兩成,他的價格卻比其他人便宜約兩成,在這樣的優勢下攻城略地,在要求最高的日本市場稱王。

「上莊是台灣玻璃模具規模、品質第一的廠商,」台中精機董事長黃明和指出,不只日本,上莊還把模具賣到歐美國家,以自動化大量生產、數量以億計算的啤酒瓶來說,產線得在超過一千度的溫度下二十四小時且連續半年不間斷,玻璃模具難度和耐用度要求可見一斑。

「我們不大,但客戶規模都很大,」身高超過一百八十公分、滿臉油光的上莊公司總經理林裕森透露,日本山村(Yamamura)、泰國TGI與印尼Mulia等亞洲三大玻璃廠都是他客戶,「市面上看得到的(玻璃瓶)我都有做,」清酒瓶只是其中一個品項,最大宗應用是啤酒、可樂和可果美番茄醬……。

在亞洲,玻璃模具既有業者一般都超過六十年,日本更有歷史逾百年的老字號,還不到三十年的上莊如何後發先至?

熬過成本難關導入自動化生產,開拓外銷

「成功經驗來自創業的膽識!」十六歲就在玻璃模具廠當學徒的林裕森,二十三歲創業,沒想到遇上兩伊戰爭結束、台灣經濟起飛,苗栗上百家玻璃工廠客戶接單接不完,他才二十五歲,公司營收就破千萬元,看好景氣,他那一年又決定負債上千萬元建廠,「那時候也不知道什麼叫怕。」

隨著當時營收逾半的最大客戶、玻璃廠海口企業生意一路起飛,讓他創業十年現金就存了五千萬元,但這時,第一個難關來了。

二○○○年,他的第一個貴人、海口老闆林喜煌西進中國設廠後,要求他一起到中國設廠,或比照當地產品售價,從一支模具兩萬元降到一萬元。

考量四個孩子還小、經濟規模不足,不去中國設廠的他敢和最大客戶說不,代價卻是三千萬元營收腰斬,「不是我放掉他,(是)他放掉我,我一直拜託他不要放掉我,他說:『你去死好!』」林裕森說。

撐過競價難關不惜砍半價,搶台玻訂單

技術出身的他為跳脫成本競爭,於是想辦法導入自動化生存下來,並開拓外銷客戶,沒想到接下來,台玻總經理林伯實成了他的第二個貴人。

原來,當時新竹模具大廠卓嘉豐已稱霸台灣玻璃模具近三十年,過去沒有一家模具廠敢和它拚,儘管價格逐年調漲,大如台玻也必須埋單;為了搶下大客戶台玻,林裕森敢和規模比自己大五倍的對手展開價格割喉戰:雙方從對方報價七折、一路對半砍到五折……,第一年因此賠了五百萬元,這是第二個難關。

「因為沒有路了,一邊山一邊海,你沒有跟卓嘉豐拚,你永遠沒有機會。」林裕森沒想到翻身,只想到活命,如果不拚,不可能擠進新市場,林伯實竟認為他膽子很大,「我是小蝦米、它(卓嘉豐)是大鯨魚,」最後受惠台玻把八○%模具訂單轉給上莊,隔年年營收因此翻倍突破一億元。

突破技術難關用獨到材料、設備磨產品

在玻璃工廠的自動生產線,一千五百度的玻璃膏靜靜燃燒,落在瓶口和瓶胚的模具成型,不到二十秒就能不間斷生產出一個個玻璃瓶,其中玻璃模具要夠耐用,最源頭的高合金鑄造技術是決勝關鍵。

「業界你去看,差的沒有人買,大家都要買好的,」林裕森透露,上莊的玻璃模耐用度達一百二十天,至少比日本同業多二○%,配方、材質、熔煉技術都有學問,這是他要成功的第三個難關。

上莊製作玻璃模具用的灰口鑄鐵,共添加了十三種合金提高產品密度與耐用度。同樣的金屬材料,別人不講究出產地,林裕森卻為了避免雜質影響品質,敢選最好卻也最貴的進口材料,例如,碳指名瑞典生產、鎳則首選加拿大和澳洲……,只要純度最高,連價差三倍也願意花。

由於每種合金都有不同功能,熔煉時更講究每種合金的比率與溶解溫度。林裕森透露,舉例來說,光一種材料矽從一.八%到二.三%等微小調配比率變化,成品就不同,「鑄造技術很深奧,每一樣要加到恰到好處,」只要一個比率不對,成品品質好壞就有差異,他至少調了上百次才達到最好效果,每一次失敗,損失都是數十萬元起跳。

黃明和觀察,「獨到材質、品質know-how,正是它的生存之道。」

隨著客戶近年開發新商品更講究降成本,輕量化趨勢下,玻璃瓶重量不斷下降、玻璃瓶身越來越薄,林裕森也必須重新設計模具。為了達到日本客戶一條(○?○○一公分,約為一根頭髮直徑的十分之一)以下的精密度要求,他再大手筆投資一台要價近兩千萬元的最高階日本森精機設備,讓鍛造後的粗胚模具只要經過一次精密加工、二十六分鐘後就能切削完成。

敢投資設備,上莊至今生產線的機台總價值破四億元,等於是它三千萬資本額的十三倍。

走得過的都不叫困難,叫考驗。「如果當初沒這樣膽識和投資,可能我現在就淘汰掉,」檯面上敢和老大哥殺價競爭正面對決,檯面下又敢用最貴材料和最好設備默默耕耘技術,林裕森這才突破三大難關,讓上莊後發先至成了台灣玻璃模具王。

日本 九成 成清 酒瓶 都靠 這家 苗栗 小廠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8439

評鑑露破綻!年年舉債討好選民 公務員薪水卻遲發 一個五星級縣長 把苗栗搞到快破產

2015-05-11  TWM
 
 

 

苗栗縣前縣長劉政鴻任內花大錢辦活動做建設,連四年獲選雜誌評鑑的五星級縣長,卻留下六四八億元債務,讓繼任縣長徐耀昌差點發不出員工薪水。一個五星級縣長卻讓財政瀕臨破產,顯示媒體監督縣市長的政績評鑑大有改進空間。

撰文‧陳柏樺

面對前任縣長劉政鴻留下的債務坑洞,同黨籍新任縣長徐耀昌不只急著向中央調度,更將在五月開始刪減警察、消防人員超勤津貼,「砍兩千元沒關係,只要發出薪水就好。」基層消防人員面對電視訪問回應很無奈,因為本應在每月五日發放的縣府員工薪資,遲至十三日才發出。

「苗栗縣政府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沒錢。」苗栗縣政府行政處副處長古雪雲說得直白,「去年廠商應付款還有三十幾億元,如果再不付款,廠商可能會倒閉、周轉不靈,現在急著處理這一部分,才會請財政部協助。」二○○五年底,前縣長傅學鵬交接給劉政鴻時,苗栗縣政府負債約二○二億元(含公共債務、自償性債務及潛藏性債務);劉上任後舉債大幅增加,苗栗縣負債每年以平均一成以上的幅度增長,至劉政鴻一四年卸任時,國庫署雖尚未公布,但可推估苗栗縣負債六四八億元,包括長期債務二三五億元、短期債務一六六億元,加上隱藏性債務、積欠包商的應付未付款項,兩屆任期內債務增加兩倍。

大行舉債

錢卻拿去放煙火、蓋蚊子館「公教人員薪水是已編列的項目,怎麼可能發不出薪水呢?」曾參選苗栗縣長的政治大學公共行政系教授江明修直言離譜,「是編列預算的問題,監察院苗栗縣審計室報告都指出了這些問題。」審計部苗栗縣審計室公布的《一○一年度苗栗縣總決算審核報告》中,指陳苗栗縣政府從○八年至一二年的年度總決算都是支出遠大於收入,未達預算目標,導致債務攀升,尤以一二年度最為嚴重;按預算本應結餘兩億元,最終卻虧損近五十六億元,等於赤字五十八億元。報告書明白指出,「苗栗縣政府未能積極達成餘絀目標,持續短絀,須舉債因應,致公共債務金額持續上升,並超逾法定債限比率甚多,亟待檢討改善。」換言之,苗栗舉債數字不斷堆高的原因,在於劉政鴻任內花錢無節度,大方舉債,終至調度困難,無法收拾。

而借來的錢,到底花到哪裡去了?先來看看,劉政鴻辦的活動。

一一年台灣燈會斥資逾五億元,隔年國慶煙火連續施放二十二場次,耗資一.八億元;○八年邀世界三大男高音卡列拉斯演出,次年多明哥、鋼琴玩家邁可森駕到;每年「苗栗國際藝術季」的演出嘉賓,一直維持著國際級規格,去年邀請莎拉布萊曼開唱,幾年下來約花費二.二億元。

如果借錢做建設,之後有利地方投資與收入,或許還說得過去,但這些活動都是「煙火式」。

至於建設方面,劉政鴻多年前宣布興建「馬英九奮鬥館」,被質疑拍馬屁而暫緩;隔年花了四千萬元興建「馬家庄遊客服務中心」,連同聯外道路工程約二.六億元,如今淪為蚊子館,委外經營仍無力回天;與客家文化園區功能性重疊的客家大院,耗資八千萬元;坐落在苗栗高鐵特定區的客家圓樓,趕在劉政鴻卸任前一個月落成啟用,造價一.二億元。

根據以上種種現象顯示,苗栗縣政府並沒有做好地方建設的效益評估。

「縣政府花錢的方法很離譜!」一四年被民進黨徵召參選苗栗縣長的立委吳宜臻批評,「建設客家園區、後龍高鐵站特定區,苗栗縣政府都向中央要了很多錢,大概五億元,但縣政府哪有錢去支付水電費和維護費用?」

債留子孫

雜誌評鑑卻連四年拿五星

「未來就是把錢花在刀口上,務實面對財務問題。」古雪雲說,今年若以二三九億元的預算去執行,支出還是會超過收入,目前縣府先從業務費、補助費(對地方社團獎補助)省下七億元,非緊急措施先暫停,可省下十七億元,「先撙節,將來短差就不會擴大。」然而百億元的債坑,填平談何容易?

「新聞報導苗栗縣負債,每個人負擔多少,聽了真的很刺耳,我們自己家庭都沒有欠錢,為什麼政府讓我們的小孩子背債?」世代在後龍務農的洪箱,無奈地訴說心聲,她是灣寶社區發展協會的總幹事,受訪當天她看著小孫子說:「這孩子出生就負債,有道理嗎?那些債務是劉政鴻該還的,怎麼要我們還?」然而,洪箱的感受是苗栗人的普遍想法嗎?吳宜臻不認為,「我覺得苗栗人其實不太清楚,只覺得劉政鴻很慷慨,敢花錢、推大建設,對樁腳、地方有求必應;大埔事件後,也不是全部的人都反對他,就可以想像他如何籠絡樁腳與支持者,讓大家對他很寬容,覺得財政問題沒那麼嚴重。」的確,若從劉政鴻任內媒體評鑑的結果來看,縣民對他的評價確實不惡。劉政鴻自○九到一二年,連續四年獲選《遠見》雜誌五星級縣長、兩度高居《天下》雜誌縣市長評鑑排第三;但○九年舉債較前一年成長二三%,為任內成長率最高的一年。

這樣的評鑑結果顯示,民眾可能對百億元債務堆砌出來的政績相當滿意;但正也反映出地方政府若看民調辦事,恐怕後患無窮。

評鑑失真

把民眾滿意度當成唯一指標儘管《遠見》縣市長施政滿意度調查不只是縣市民對縣市首長的滿意度,還反映出八大施政項目的滿意度;《天下》縣市長施政滿意度調查,也同樣涵蓋五力施政面向滿意度(五力為經濟力、環境力、施政力、文教力、社福力),但評鑑方式都以民意調查為主;其中,《遠見》百分之百來自民意調查,《天下》則民意占八○%,二○%來自專家評比。

用民調排名,欠缺客觀指標,很容易讓施政方向流於討好選民。進一步說,民調結果頂多只能說是「市民滿意度調查」;但媒體卻用滿意度調查來區分星級縣市長或排名,演變為滿意度成了地方首長施政成績好壞的唯一指標。

對此現象,《遠見》表示,「沒有要引導施政,調查結果只是反映縣市民對首長施政滿意度的看法。」詢問《天下》則未獲回應。

其實,苗栗的財政問題,早就可以透過更健全的地方政府評鑑來反映、預警。「財政破產是地方治理失靈的徵兆。」江明修說,「全世界重要的政府評比不脫兩個項目──主觀指標和客觀指標,政府可信的統計資料就是很好的客觀指標,國庫署、監察院縣市審計室、主計總處報告,可作為客觀評比。尤其監察院苗栗縣審計室的報告,明確指出苗栗縣政府浪費的情況。」主觀指標方面,江明修建議採社會科學研究常用的德菲法(delphi),類似焦點團體,但不把專家學者找到同一個地方,而是發放問卷給專家勾選,把回收問卷的平均數、中數找出來,再次發放給專家勾選,反覆進行;讓專家即使相隔遙遠、未曾面對面討論,也可以參酌其他專家的意見,達到匯聚專家意見的效果。

採用德菲法收集意見的優點,在於透過多位專家獨立、反覆的主觀判斷來達成結論。專家之間未互相討論,可避免意見在討論過程中趨同,因此可獲得相對客觀的意見。

台灣指標調查研究公司總經理戴立安不諱言指出,縣市首長的評鑑有其困難之處,就算納入「硬指標」,其實也有指標選擇的問題,譬如醫療,住在台北市的民眾滿意度很高,但問題是台大、榮總這些大醫院就設在這裡,其實不是縣市首長做了什麼。「硬指標就是比先天條件,直轄市的狀況當然比較好。」

解決之道

以「進步程度」刺激前進

也因此,戴立安指出,各縣市先天條件不同,放在一起評比、排序,如同把烏龜、兔子、馬等不同動物,放在同一個競技場,並不妥當。

現在,地方父母官都很重視自己的政績,為了爭排名績效而努力。去年底走馬上任的六都首長,捱過蜜月期後,卻開始擔憂隨時會公布的年度縣市長施政滿意度調查;尤其是部分新上任的縣市首長,憂心第一年的評鑑結果,將論定往後的評價,如此顧慮下,施政方針真能夠不因為追逐高民調而有偏差?

「新任縣市長上任,預算是上一任編列的,基本上現任的動不了,要怎麼去評價施政好壞?有些硬指標的預算甚至會lag(延遲)兩年。」戴立安點出評鑑的另一項可能缺失。

參考國外實例,東華大學公共行政學系教授朱鎮明曾進行研究,媒體參與地方政府評鑑,較為著名的是「政府績效專案」,由美國雪城大學公共事務學院與知名公共行政期刊《治理月刊》合作,進行多年期地方政府管理能力評鑑。

該評鑑由學界、實務界及新聞界人士共組委員會,評鑑方式包括問卷調查、訪談及官方文書彙整與登錄,提高評鑑資料的可靠性。從人力資源、財政、資本、資訊與結果導向的五大管理領域,給予A到D的評分,並透過重複評鑑,觀察改善程度。

由此可見,媒體做評鑑不是不行,但調查方法與指標設定必須更嚴謹與周延,公布方式更應避免流於賽馬式的排名,而是以「進步程度」作為縣市首長前進的動力。否則用錯誤KPI(關鍵績效指標)引導施政,恐將陷入萬劫不復,苗栗已為此付出慘痛代價。

劉政鴻

出生:1947年,苗栗縣後龍鎮經歷:苗栗縣縣長(2005/12/20~2014/12/25)、立法委員、苗栗縣議員學歷:中國文化大學企業公關班結業

成績:

連續四年於《遠見》雜誌縣市長滿意度調查中名列五星首長(2009~2012)《天下》雜誌2009、2012年縣市長施政滿意度排名第三

建設少!錢多拿去辦

「煙火式」活動

──劉政鴻任內重大建設與花費

事件 花費 期間 內容

國慶煙火 1.8億元 2012.9.29~10.27 22場次的國內外藝文表演與國際音樂煙火

苗栗國際藝術季 累計

2.2億元 自2008年的卡列拉斯演唱會後,往後每年都有知名樂團、國際巨星來台演出2008年:三大男高音卡列拉斯、愛爾蘭大河之舞2009年:三大男高音多明哥、鋼琴玩家邁可森2010年:雲南映象、明華園戲團2011年:阿卡貝拉天團「真實之聲」2012年:結合國慶煙火擴大舉辦2013年:伍佰與羅素華生(當代三大男高音)2014年:莎拉布萊曼與經典百老匯馬奮館 1.3億元2008年投入興建2009年9月28日完工 改名為通霄樹里農業推廣教育中心,2013年六月封館北勢環境工程 23億元2012年底動工2014年陸續落成與啟用2014/10/25 客家圓樓落成2014/10 閩南書院落成親水廊道及七個滯洪公園、客家圓樓、閩南書院苗北藝文中心 3.9億元 2009/7/5動工2011/12/23完工啟用總工程費約13億元,縣府向文建會爭取經費,文建會補助約9億元,縣府自籌3.9億元醫療園區 2.8億元2013年衛生局心衛中心動工2014/12/11啟用衛生局及心衛大樓 鄰近遠雄健康生活園區,有意結合,但遠雄於2015/4/21宣布暫停建設

整理:戴致安

評鑑 鑑露 破綻 年年 舉債 討好 選民 公務員 公務 薪水 卻遲 遲發 一個 五星級 五星 縣長 苗栗 搞到 到快 破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4415

二十年來 審查預算竟未刪過一塊錢 失能議會 苗栗財政崩壞的長期幫凶

2015-07-20  TWM


撰文•陳柏樺

債台高築的苗栗縣政府,七月分再度面對發不出員工薪水的窘況,財務吃緊的原因在於前縣長劉政鴻任內花錢無度,導致縣庫一空;然而,縣府預算案須經議會審議通過,縣議會從未把關,也難辭其咎。

適值希臘尋求歐元區紓困的同時,苗栗縣長徐耀昌七月十日颱風天北上向行政院請求紓困,以支應員工薪水,行政院的態度是「救急不救窮」,十三日敲定讓苗栗預支統籌分配款,但破天荒地將介入管制縣府財政秩序與金流。

不少人以「苗栗財政希臘化」來形容苗栗近乎彈盡援絕的情況。除背負六四八億元債務,苗栗縣政府每個月必須固定支出約六億元員工薪資,加上定於七月發放的退 休公教人員半年退休金、月撫慰金及年撫卹金共六億元,預定支出十二億元,但實情是縣庫空空,捧鐵飯碗的基層公務員,如今卻落得被欠薪。

距離《今周刊》今年四月第九五八期報導苗栗財政問題與失真的縣市政府評鑑,才不過兩個月;當時,苗栗縣政府即是山窮水盡,以致薪資延遲八天發放。此後兩個 月看似財務好轉,未見拖欠薪資情事,但嚴格算起來,是靠著四月開徵的汽車牌照稅與五月的房屋稅,兩筆地方稅及時入庫,才讓發薪水的問題勉強過關。

「中央要求除了人事費與基本支出,若沒有多餘的錢就不要處理其他款項,但縣府立場很兩難,考慮到廠商沒拿到錢可能倒閉,只好用今年的收入支付去年的應付款項。」苗栗縣政府官員解釋前兩個月地方稅收一入庫旋即用罄的原因。

煙火式施政,導致債台高築然而,七月由行政院協助解決燃眉之急,但苗栗縣政府後續每個月仍缺乏資金調度,若不能檢討結構性的問題,問題仍然存在,未來恐仍會再有下一個地方政府財政崩潰,台灣真的承受得住?

苗栗縣前縣長劉政鴻任內積極借貸,大推觀光、藝文與地方建設,當時即挨批「煙火式施政」,加上優於其他縣市的社福支出,導致債台高築。但若將六百多億元債 務坑洞,全歸咎劉政鴻一人,恐怕是見樹不見林,「現在都在討論個人,其實應該看制度是否有漏洞。」三九三公民平台財政專案負責人黃崇哲點出問題。

「苗栗的問題凸顯出預算制度、財政管理制度都已崩壞,才讓少數人可利用制度漏洞去造成今天的窘境。」黃崇哲說。

為討好選民,自籌收入未增至於有哪些制度漏洞?曾任宜蘭縣財政局長的黃崇哲說,從地方財政的透明度和課責度來看,顯有不足,「做錯決策的首長能不能被充分 課責?現在的情況就是拿他沒辦法!」像是台北花博收入實際入市庫約十三億九千萬元,但總支出接近一三六億元,是否符合經濟效益?若不然,誰又能負責?企業 若重大決策做錯,可能讓董事長負責,但地方首長卸任後毋需承擔責任,規畫與實際結果往往未能確實評估、究責,才會讓「蚊子館」這類的無用工程一再發生。

另一個問題是,地方政府拚命向中央要錢,但可以自籌的收入,卻往往為了討好選民,不敢全力爭取。

黃崇哲說,最明顯的就是地價稅、土地增值稅和工程受益費這些地方稅,地方政府不願提高公告地價和公告土地現值,導致兩者與市場實際價格相去甚遠,形成地主 負擔的土地稅、和買賣所產生的增值稅,實質稅率下降,「雖然土增稅是機會稅,每年收得到多少端賴景氣,但苗栗實收的土增稅真的太低,會造成收入沒到位,入 不敷出。」此外,二十年來審查預算從沒刪過一塊錢的苗栗縣議會,更是財政崩壞的幫凶。預算案由縣政府提出之後,縣議會理應盡責審查,為縣民「看緊荷包」, 但縣議會民進黨團總召陳光軒形容,苗栗縣過去二十年府會關係「好得出奇」。

透明度不足,審預算淪黑箱「議事透明度不足,在議場裡的對話、攻防,依內規,紀錄不得外流,少了選民監督,審預算也淪為黑箱。」陳光軒直言,在席次失衡的苗栗縣議會,三十八席議員中民進黨只占五席,制衡力量有限,就連推動議事直播也遇阻力。

「苗栗的歲出、歲入都很固定,過去審預算也覺得編得很合理,為什麼欠下這麼高的債務,我們也不曉得。」苗栗縣議會國民黨團書記長李文斌如此回應。他認為, 縣府過去幾年著重建設,支出較多,像高鐵苗栗站特定區土地徵收與都市計畫,在十二月高鐵通車後,招商與發展就能看到成效。

現下的財政缺口,黃崇哲認為,可朝兩個方向「自助人助」。「二○○九年阿諾.史瓦辛格擔任加州州長時,曾碰上財政困難,發薪水欠條給員工,政府有錢時優先 給付。」另外,苗栗可與中央配合,設計一些金融工具,把中央政府每月提撥款項、統籌分配款證券化,也許能先調一筆錢周轉。

苗栗再度敲響地方財政失控、議會監督失能的警鐘,行政院不得已讓苗栗縣政府「寅吃卯糧」,但須嚴防其他債台高築的地方政府起而效尤,否則難保台灣不會成為「透支未來」的希臘。

苗栗縣提新財改案填債坑,自助而後求助政院

苗栗縣政府債務

2005年底,前縣長傅學鵬交接給劉政鴻時,縣政府負債約202億元劉政鴻上任後苗栗縣負債每年以平均一成以上的幅度增長,至14年卸任時,推估負債達 648億元苗栗縣7月13日所提財改及償債計畫向銀行新貸30億元,明年度預算撙節54億元請行政院專案紓困100億元,分兩筆逐年攤還30億元將透過未 來兩年的統籌款攤還70億元將開採三義砂石等方式籌措,預定分12年償還完畢,但三義土石開發案尚未獲同意,款項來源仍有變數

行政院紓困條件

提前挪用下半年苗栗縣統籌分配款,但不會給新的錢苗栗縣府支出順序,應以人事費、基本行政支出為先檢討苗栗縣府自行加碼的社福支票,及不當增聘約聘僱人員圖說:苗栗縣前縣長劉政鴻(左二)任內大興土木以致負債累累,縣議會卻長期放任。右一為副議長陳明朝。


二十 年來 審查 預算 竟未 未刪 刪過 一塊 失能 議會 苗栗 財政 崩壞 長期 幫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4662

苗栗財政判定腦死 誰是下一個?

2015-07-20  TCW


苗栗負債風暴越滾越大,行政院十三日宣布將介入該縣「財政秩序」,這將是政府第一個介入地方財政,就近看管的案例。

所謂「財政秩序」,是指確保苗栗的人事費、基本行政作業費順利支付,不被挪用;行政院發言人孫立群指出,行政院將先介入再協助,協助原則是「不可能給新的錢」。

苗栗縣財政窘況頻傳,先是積欠廠商工程款,導致下游包商跳票,接著,公務人員薪水、年終發不出來,甚至得罕見「上對下」,向農會、鄉鎮公所借錢;監察院更看不下去,在六月成立專案展開調查。

七月,壓垮苗栗的最後一根稻草出現,當月因縣庫短缺八億元,月薪、退休金無法發放,縣長徐耀昌向中央求援,在行政院嚴格要求下交出財政改善方案,行政院緊急決定,將介入苗栗的「財政秩序」。

負債六百四十八億元……官方考評卻連三年獲甲等

本刊去年四月與參玖參公民平台共同製作、編製「地方財政昏迷指數」,率先深入報導地方財政問題,當時調查結果便顯示,苗栗在二十個縣市中,財政狀況最嚴重(詳情請見一三七九期封面故事)。

地方財政昏迷指數,是台灣唯一從企業經營角度,針對地方財政的評比,以美國政府會計標準等國際指標,從四個企業財務經營指標:現金償付能力、預算支應能 力、長債償還能力、永續服務能力,檢視地方財政良窳,並以醫學上的「昏迷指數」,將各縣市財政狀況分成六級:瀕臨腦死、葉克膜、插管、加護病房、普通病 房、追蹤觀察。

針對當時地方財政昏迷指數調查,苗栗是全台唯一進入「瀕臨腦死」的縣市,當時苗栗縣長劉政鴻不止未理會此一提醒,節流改善財政,甚至還在電視上公開指責本 刊「胡扯」。直到新任縣長徐耀昌去年底就任後,才驚覺財政狀況不對,仔細統計後,發現苗栗負債高達六百四十八億元,工程款、公務員薪水、甚至退休金都發不 出來,證明苗栗財政真的「沒救」。

但,財政部的「地方政府財政業務輔導方案」考評結果,卻和本刊結果相反,苗栗連續三年獲得「甲等」,這顯示,官方指標無法顯示真實狀況,考評意義不大。財政部表示,未來將修正相關指標,讓該考評更具參考價值。

失火了,沒消防車滅火……財政亡,底特律慘事恐成真

何謂財政腦死?

參玖參公民平台的瀕臨腦死定義是:「到急迫改革的程度,若不即時重新設定財務策略,或中央政府及時給予援手,該縣市的財務運作將停頓終止。」

財政腦死,會發生什麼事?

二○一三年七月,美國底特律政府負債一百八十五億美元(約合新台幣五千五百多億元),宣布破產,當時美國福斯電視台(Fox)製作了一部影片《消失的鄰居》(Neighborhood Abandoned),內容敘述底特律居民在政府破產後的生活:被搶了,沒警察來救;失火了,也沒消防車;路燈壞了,無人修理;道路沒錢整修,四處坑洞,住宅如廢墟,當地居民要在大門外加五道鎖才能防賊。

當時,大家對底特律破產的情景像看一場電影般,感覺距離台灣遙遠,從沒想到,這樣的情節,有一天也可能會在台灣上演,因為大家相信,地方財政再怎麼爛,政府一定會伸出援手。

本刊透過地方財政昏迷指數調查,提出警訊,點出包括苗栗等縣市的財政早已惡化到和破產底特律不相上下,必須靠中央挹注才能運轉。但,中央是富爸爸嗎?

實情是,中央也好不到哪裡。

中央政府在民選總統執政的近二十年間,國家債務增加十倍,到今年六月已達五兆三千多億元,「如果不做財政改革,再過一年,(中央)債務就借到頂!」前國庫署長凌忠嫄曾說。一旦中央財政短缺,地方將更無以為繼。

政府萬一破產,對民眾直接的影響,就是公共服務品質低落,底特律的情景,就是政府破產的結果。

昏迷指數第一次調查結果,是二○一二年的數字,當時財政狀況最差,也就是昏迷指數最低的縣市,是位於瀕臨腦死的苗栗縣;第二差的是「重度昏迷」(葉克膜區)的縣市包括:基隆市、南投縣、彰化縣、雲林縣、花蓮縣、澎湖縣及屏東縣。

南投、嘉義將是下一個?政府警覺,但沒能力還債

最新數字,是二○一三年的調查結果,該年幾乎所有縣市的財政都好轉,昏迷指數都略有進步,財政改善的原因是「財產收入增加」,各縣市總財產收入成長約一˙四倍,這是因為各縣市處分土地,及房地產景氣佳,土地增值稅增加的結果。

二○一三年昏迷指數最差的,是落入「重度昏迷」區的苗栗、南投、嘉義縣。台北市財政局長蘇建榮曾參與昏迷指數調查,當時他說,在台灣幾個農業縣裡,嘉義、 南投的財政改善最困難,「不管誰當縣長都一樣」,而苗栗縣因為還有工業區,將來還有高鐵站,「就看首長要不要用心做」。如今,苗栗卻率先撐不住。

農業縣都沒救嗎?其實不然,「台東縣就能改善,」一位學者說,「嘉義、南投應更努力。」他認為,首長的決心,才是財政改革的關鍵。

雖然昏迷指數改善,但去年參玖參公民平台財政主持人黃崇哲即預測,好轉只是曇花一現,因為二○一四年房地產不景氣,土增稅等財產收入從第二季之後大幅萎 縮,桃園以南各縣市的土增稅收入預算,無法達成目標。他認為,今年十月將公布的「二○一四年昏迷指數」,苗栗確定再度落入腦死區,南投、嘉義等仍在葉克膜 區的縣市,若未積極改善,未來也可能成第二個苗栗。

據了解,這兩個葉克膜縣市政府相當「戒慎恐懼」,也曾經發生過公務人員薪水遲發的南投縣,去年省下二十多億元預算沒執行,就是避免日常開支付不出來, 流動性」出問題。有了這二十億元,暫時降低短期週轉問題,但距離償債,還有一段距離;嘉義縣則積極控管舉債,短期現金週轉也暫無問題,但一樣沒有還債能力。

是否會出現第二個苗栗,台灣地方財政大老、政大財稅系副教授朱澤民看法較樂觀,他認為,苗栗事件暴發,會讓縣市政府心生警惕,比較不敢亂花錢,台灣地方財政應該不會再惡化下去。

地方財政普遍不佳,有只依賴中央解決的「壞學生」,也有力爭上游的「好學生」。

台南、台東是模範生!靠節流、招商,財務大躍進

台南市、台東縣就是好學生。台南是二○一三年六都中財政狀況進步最快的縣市,二○一三年還了一百二十七億元債務,讓昏迷指數好轉;台東縣也是。該縣去年公 布的施政績效報告指出,節流方面,爭取財政部的地方建設基金貸款,較金融機構貸款利率低等,向中央爭取計畫型補助經費,及處分非公用土地;另一項讓其他縣 市羨慕的,就是招商能力,台東最近剛受政府表揚「招商績優」,招商成績經常勝過直轄市。

負債高,不一定是壞事。舉債如果是用在對未來有幫助的建設,如造橋鋪路,只要這些投資在未來能創造更高收入,舉債就是值得的。舉債、赤字多寡不是問題,問題在於,錢用到哪裡。

苗栗會走到這一步,黃崇哲認為,是財政紀律出了問題,除了前縣長劉政鴻任內浮濫徵收土地,對財政惡化的「貢獻」外,二十多年來,該縣預算送進縣議會均是「零刪除」,不排富的福利政策持續加碼,得到民眾極高的施政滿意度,苗栗危機,不止縣長,議會、民眾都有責任。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但當白吃的午餐送上門來,能夠拒絕的卻少之又少;苗栗危機若能喚醒台灣的財政紀律意識,阻止第二、第三個苗栗產生,民眾能勇於對亂開支票的政治人物說「不」,台灣的財政就有重生的機會。

【延伸閱讀】嘉義、南投重度昏迷,財政拉警報—2013年地方財政昏迷指數分布圖

註:本統計僅列本島縣市與澎湖縣,共20縣市,不含金門、馬祖資料來源:393公民平台整理:賴寧寧

 


苗栗 財政 判定 腦死 誰是 是下 一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4701

65%縣市財政竟持續惡化 誰是下個苗栗? 地方債大體檢》最新財政昏迷指數出爐

2015-12-21  TCW

二○一五年「參玖參公民平台」最新公布的地方財政昏迷指數,全台有三成五的縣市進入「插管區」,意即,這些縣市若缺乏中央政府支持,其重要的財政機能無法順利進行。

本次結果,財政最佳的是台北市,其次是嘉義市,該市同時是六都外第一名;而最差的兩縣市是:苗栗縣、花蓮縣。台灣地方財政困難,為了提出預警,參玖參公民平台深入研究,自二○一四年年初開始,針對各縣市財政狀況,製作財政昏迷指數,做為地方財政體質評等的參考指標之一,其研究方法刊登在財政部所屬、在近代台灣財政發展中,奠定重要歷史地位的財政刊物《財稅研究》;當時發布的指數顯示,苗栗財政已瀕臨「腦死」,隔年七月苗栗即爆發公務人員薪水發不出來,地方財政惡化浮上檯面。

苗栗縣》連2年走不出「重度昏迷區」

最新的昏迷指數,苗栗依然是後段班。

「從政二十多年來,最大的傷害,就是不應該當縣長。」苗栗縣長徐耀昌近日在議會,面對議員詢問就任一週年的感想時,如此表示;他說,就任一年以來,每天因為財政問題,睡不著覺。

發不出薪水,營造商跳票、包工跑路

苗栗縣財政惡化,不只縣府員工的薪水發不出來,承包縣府工程的營造包工領不到工程款,紛紛跳票,連身心障礙等社福支出,都發不出錢來。

「我做營造四十多年,從來沒有踫過這樣的政府,」台灣區綜合營造工程工業同業公會苗栗辦事處處長洪啟坤說,縣府共積欠苗栗包工五、六十億元,目前還了三十幾億元,據他了解,有六家營造商跳票,通霄一家包工的住處,還被潑漆、撤冥紙,只好跑路:苗栗兩百多家營造商,紛紛停業,現在剩下一半。

「縣府工程,沒人敢標了,」七十多歲的洪啟坤,本身也是營造商,之前都是承包縣府學校、漁港工程,他說,選擇做政府生意,雖然利潤較低,但,不會收不到款項,因此,一直以政府工程為主要業務,現在呢,「只好轉型蓋房子。」他說。

苗栗土木包工業公會常務監事黃天禧說,包工目前都透過財政部的「融資平台」,以縣府的應收帳款向台灣銀行融資,融資再由中央補助款還給台銀,但,包商得支付四%手續費,也是損失,「最起碼,還拿得到錢,有錢,就還能運作。」他說。

社福經費因遭到挪用,苗栗縣社工師公會理事長孫保珍曾經率十多名社福機構負責人,向徐耀昌陳情。

社福沒經費,家屬每月自費額增加

孫保珍說,社福團體承接縣府委辦業務,如家暴、高風險家庭、身障保護等,但遲未收到政府補助款,社工師很沒安全感,社工師協會做問卷調查,發現三成社工師有高度不安定感,如不解決,會造成社工人事不穩定,社福服務品質下降。

陳情後,「已經陸續撥款了,」孫保珍說,他們會共體時艱,努力募款。

但,據了解,苗栗部分社福機構,因為縣府欠款,為營運下去,只能向家屬提高自付額,例如,以前一個月自費一萬元,現在,就會要求提高到一萬五千元,甚至兩萬元,讓家屬負擔加重。

為解決財政問題,苗栗明年的預算大砍五十億元。其中,福利支出、人事費用均大幅縮減。例如,過去末排富的免費營養午餐,自今年九月起排富,非弱勢家庭每餐要繳二十元,一年可省下一億二千萬元,不排富的免費課輔,也改成排富:婦女生育津貼,由每胎三萬四千元分四年撥付,改為兩萬元、分兩年撥付;警消的超勤加班費每人縮減兩千元,省下三千萬元。

甚至,縣府約聘、臨時員工,裁員三百二十六人:更首開先例,拿高鐵站附近的土地當擔保品,準備向銀行辦理聯貸三十億元,過去縣市政府向銀行貸款,幾乎不須提供擔保品。

「苗栗會發不出薪水,不是負債過高,而是週轉失靈,」台灣經濟研究院顧問黃崇哲博士說,週轉失靈,來自缺乏財政紀律,一步步走上財政敗壞之路。

問題:浮編收入、挪用金庫惡性循環

苗栗財政為何惡化至此?苗栗的兩大問題,值得其他地方縣市借鏡。

一、浮編收入。從苗栗決算書來看,〇八年起,苗栗財政紀律開始出問題,因歲出(支出)大幅增加,但歲入(收入)卻無法同時成長,苗栗就採取「預列無上級政府核定文號之補助收入金額」的方式來虛列歲入,也就是先編列一筆「虛」的收入,讓收入膨脹,目的是為了「花錢」,結果,年度結算,收入沒進來,但支出已經花了,結算結果,就變成差短(赤字)。

錢不夠花,就只好去借錢,等借到「上限」 (編按:公債法對地方政府訂有舉債上限,一年期以上長債,可借歲出預算的五成,一年期以下短債,則可惜歲出預算的三成),無額度可借,就開始「挪用」。

二、挪用「小金庫」。舉債上限用罄,苗栗進一步挪用「特種基金」,這是縣府以外的「小金庫」,例如學校、社福等均設專戶基金,帳戶獨立,縣市政府若有短

期資金週轉需要,可合法向基金調借;但,調借的前提是,不影響基金的運作。不過二〇一四年底苗栗縣向各「特種基金」的借入款高達一百四十七億元,所有基金裡的現金幾被挪用一空。忽視財政紀律的結果,縣府員工、社福團體、營造包工,都拿不到錢。

苗栗接下來,會如何?

解方:依人口減預算、制定還債比例

「只剩縮減支出一途了,」台北大學財政學系副教授林恭正說,苗栗明年度預算規模降到一百九十億元,刪減五十億元,「這應該是它正常的歲出規模,」他說,以嘉義市為例,嘉義市人口二十七萬多人,年度預算約一百一十億元,但,苗栗人口五十多萬人,年度預算卻曾高到二百六十億元,因此,控制在兩百億元以下,是正常規模。

接下來,「比照歐美做法,財政部應訂苗栗每年的還債比例,」林恭正認為,歐美針對財政惡化的地方政府,都會訂出法案,有所要求,台灣可比照辦理,讓苗栗財政早日恢復元氣。

苗栗縣》從插管區惡化至「重度昏迷區」

最新的昏迷指數,花蓮和苗栗同級。花蓮昏迷指數變差的最主要原因是,非稅課收入大減。

地方政府的收入有兩大部分,一是自籌財源,二是中央補助款。自籌財源又有兩項,一是稅課收入,即房屋稅、地價稅等地方稅,及罰款、規費;二是,非稅課收入,指處分資產等。

問題:非稅課收入減,一般支出仍增

「此次花蓮縣分數下降,是因為非稅課收入(包括財產處分等)的大幅度縮減,」黃崇哲指出,花蓮二〇一三年有東洋廣場的處分收入,將近十億元,去年少了這筆收入,造成自籌財源大減,昏迷指數下降。

進一步檢視花蓮的財政狀況,發現它的收、支部有改善空間。

花蓮在二〇一三年,因虛列中央補助款,遭監察院糾正;同年遭糾正的,還有宜蘭、苗栗、新竹縣市、台南市、南投縣。

但,該縣虛列的情況,並末改善。根據審計部花蓮審計室編製的《花蓮縣總決算審核報告》指出,花蓮去年因虛列十一億多元中央補助款,遭財政部罰款一千一百多萬元。

花蓮縣主計處長施欣蘋指出,這是事實,監察院也有提出糾正案。她也坦承,今年虛列了補助收入十四億元,大概占歲出預算八%左右,明年大概會虛列十億元,占歲出預算五.八%。

為何要虛編?施欣蘋說,公債法舉債上限,是以占歲出總額,來規範最高舉債上限,所以,把歲入撐大,歲出也可以撐大,可以舉債的空間就會變大,這是其他縣市也有的行為,非花蓮獨有;另外,這裡(指花蓮)的文化,是希望各單位執行業務時,能積極向中央爭取補助款,這就是努力的目標,所以,才會虛編。

「我沒有辦法馬上來解決這個問題,只能逐年讓這個情形改善。」施欣蘋說。

房屋稅率30年沒變,稅負嚴重失衡

花蓮財政與其他農業縣相同,均「自籌財源」不足,必須大幅仰賴中央補助的問題。以二〇一四年為例,根據審計部公布的《直轄市及地方縣市決算審核結果年報》,花蓮自籌財源占歲入比率二一.八五%,低於五都以外縣市的平均值三一.六四%,以東部縣市比較,花蓮自籌財源比台東的一四.三六%高,較宜蘭的三五.三三%低。

該縣自籌財源不足,但,仍有努力的空間,像房屋稅,許久未調。《花蓮縣總決算審核報告》指出,花蓮房屋標準單價,自一九八四年訂頒迄今,已逾三十年未曾調整,其所計算之房屋評定現值,仍遠低於一般市場交易價格,造成不動產租稅負擔嚴重失衡。

財政部統計,目前已調整房屋標準單價的縣市有:台北市、新北市、台中市、高雄市、宜蘭縣、苗栗縣等六縣市,其餘縣市均逾三十年末調整。

補助開銷大,中小學費、午餐全免費

審計部指出,包括花蓮、雲林、嘉義縣、屏東、台東、澎湖等六縣,其自有財源加計中央統籌分配款後,占歲入未達五成,顯示自有財源拮据,財政自由程度偏低,但仍長期未調整房屋標準單價,已送財政部,做為考核縣市補助款的參考。

收入面不足,如果支出面能夠控制,財政惡化也能控制:但,從支出面看,該縣也出現該減而未減的情況,即教育支出未排富。

《花蓮縣總決算審核報告》指出,花蓮一般性經常支出達一百三十五億多元,且呈逐年增加趨勢,但因收入不足,二〇一四年產生一億三千多萬元「差短」,即一般企業所謂的「赤字」,當年度有赤字,但若有累積盈餘,赤字就能消除,就不需要舉債。

但,截至今年十月,花蓮累計長短期負債仍有一百二十億元,其中長債占歲出比三九.四五%,短債占歲出比二一.三一%,均未達五成、三成上限,花蓮縣審計室說,花蓮負債雖有效控制,「財務惡化現象有待改善」。

雖然花蓮的財政不理想,但包括花蓮國中、小學的學費、營養午餐、教科書、作文簿、數學簿,卻全部免費,課後輔導課一小時免費,「小學生入學後,只需要交一百元家長會費,」一位花蓮家長說,另外,中央補助幼兒園學費,花蓮加碼,再向下延伸至四歲,每年補助三萬元,花掉三千萬元。

其中,不排富的免費營養午餐,一年花費將近兩億元,全國校長協會理事長薛春光曾經表示,未排富的免費營養午餐政策並不合理,可能會排擠到其他教育經費。

解方:補助該減則減,以利控制支出營養午餐是否排富,曾引起論戰,有的縣長為顧及財政,堅持排富,例如,台東縣四、五年前,實施營養午餐排富,一年省下一億元:又例如財政狀況佳、負債僅十億元的嘉義市,直到負債下降後,才實施不排富免費營養午餐政策。

此外,花蓮縣還曾採購清明節掃墓的金紙、鮮花、供品,提供給民眾使用,《蘋果日報》等媒體報導,金紙上還曾印上「花蓮縣長傅崐萁敬贈」;後經花蓮審計室查核,目前僅剩下提供鮮花,金紙、供品已取消。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一代的負債,必須下一代來償還,苗栗啟動了地方財政惡化的列車,能夠踩下煞車的,只有地方首長:每位首長心中都有一把尺,這把尺,能讓這部惡化列車繼續前進,也能停止。

幫地方財政打分數,用財政昏迷指數評估更全面

為了加強民間監督能量,參玖參公民平台提出「地方財政昏迷指數研究」。

這是台灣首度採用國際標準,追溯自二〇〇一年至今、長達十四年的地方財務資料,編製方法參考國際城鄉管理協會(ICMA)等相關文獻,由現金償付

能力、預算支應能力、長債償還能力、永續服務能力等四大面向,檢視地方政府的財政體質。過去財政部評估地方財務方式,多半偏重在債限總額,今年七月苗栗開始發不出薪水,顯示官方評估預警效果不彰,地方財政昏迷指數研究則試圖建構一套更全面的綜合指標,盼能喚醒全民對於地方財政紀律的重視。

該研究計畫主持人、台灣經濟研究院顧問黃祟哲博士表示,地方財務資料來自歷年各縣市政府總決算審核報告,相關評分計算皆取各縣市的具體數據轉換相對級距值,以利進行整體比較,避免偏頗。

世新大學行政管理學系教授徐仁輝,著有《公共財務管理》一書,他在這本國內相關科系的指定用書中提到,評估政府財務狀況可由這四大面向來看。

雖然四面向的具體內涵,每個專家有不同看法,但徐仁輝認為,民間自發性建立地方財政衡量指標,仍是一件好事。

(文·陳筱晶)

花蓮縣政府聲明:長債比已逐年下降,為16縣市第七

針對本次昏迷指數結果,花蓮縣政府提出說明如下:本府同仁五年來努力施政、籌編預算情況如下:從民國七十七年凍省後至九十八年間,花蓮縣政府十年間歷經三任縣長,縣庫赤字一百三十三億元(由前任縣長編列),早已負債百億。縣府年年增債十多億元,不曾減債。直到傅縣長九十八年底就任,已達舉債上限,既不能再舉債,還要想方設法還債,財政艱困為歷屆縣長之最。

本縣依公共債務法規定,自九十九年至一百零三年度債務呈下降趨勢,債務末償分別為一百三十三.七四億元、一百三十二.〇六億元、一百二十七.七五億元、一百二十四.〇六億元、一百二十四.一二億元。

財政部列管之長期債務比率(一年以上公共債務未償餘額占歲出總額比率),亦逐年下降,自九十九年至一〇三年度則為四三.四%、四二.四%、四一 .八%、四〇.六%及二九.六%。

又監察院一百零二年就各縣市政府財政有違失糾正一案,主要為「規避公共債務法債限規定」及「多年來虛列歲入歲出」二項。

依財政部推動之地方政府債務分級管理,針對地方政府長期債務比率,分為超強度、強度、中度、輕度。一百零四年九月底苗栗縣及宜蘭縣超過法定債限,列為「超強度」管理;雲林縣等四縣債務比率超過四五%,列為「強度」管理。本縣及其他四縣(市),債務比率三〇%以上末達四五%,列為「中度」管理,為十六縣市第七名。

(整理.賴寧寧)

65% 縣市 財政 持續 惡化 誰是 是下 下個 苗栗 地方 大體 最新 昏迷 指數 出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7342

苗栗山腳社區》她們用草編出舒淇的禮服 28歲女生+阿嬤大軍 讓德日瘋台灣藺草

2016-08-08  TCW

很難把影星舒淇,和眼前的景象連在一起。

苗栗苑裡,一座媽祖廟底下,幾尊三太子、大型神偶放在角落,社區讀經班桌子旁邊,九位四十到七十歲的阿姨、阿嬤坐在草蓆上。

她們一邊討論菜價,雙手從未停過,一根根三角柱狀的藺草在她們一拉一扯之間,「嗒、嗒、嗒」的上下交疊,編織成售價六千元的帽子、兩萬起跳的草蓆。」這是日本人要的啦!」六十五歲的吳彩卿,正在趕工日本客戶的訂單,日本人每一季拜訪一次,挑貨、下單數百件。

同一雙手也接過倫敦來的訂單。台灣旅英設計師陳劭彥,就是靠兩位六、七十歲阿嬤,編出舒淇身上的晚禮服,「我要穿它去金馬獎走紅毯,一定被選為紅毯第一美!」舒淇穿上後興奮的說。

以媽祖廟為基地,苑裡山腳社區的藺車手工藝已經走進日、中、韓、泰還有德國,不只有帽子、草蓆,她們的作品已經拿下無印良品設計獎,攻入日本通路、台南林百貨,甚至有法國精品品牌下單,要訂作茶蓆。

阿姨、阿嬤們從大廟底下走向世界,關鍵,是現年僅二十八歲廖怡雅。

藺編帽曾一年出口一千五百萬頂卻因費時費工,沒落為「吐血草」

「我都覺得是阿嬤帶我走向世界的,沒有她們我做不到,」工業設計背景出身,一身文青打扮,稻田之中廖怡雅顯得突兀,不時有長輩勸她回去台南、去都市找頭路,她卻在村子裡待了七年。就是這七年,藺草從瀕臨消失,到接單不及。

當時,大學三年級的廖怡雅定進社區,看到的是四個阿嬤,靠著來進香的遊覽車多少買一點、以件計酬的過活,一頂手編兩、三天的草帽賣四百元,還被嫌貴。遊客分不清楚手編藺草的價值,只想殺價。

「以前一張草蓆全家就可以過一個好年了,」吳彩卿說,三角藺草只有苑裡能夠健康生長,因為韌性足、不怕太陽曬、有草香,一張草蓆可做為嫁妝,用個三、四十年沒問題。在日治時代,藺草更是台灣第三大出口品,光是帽子每年就出口超過一千五百萬頂。

但在當時「中」日斷交,加上塑膠製品、東南亞廉價草編影響,價格崩盤,從此被叫作「吐血草」。除了價格低,從收割、曬乾、整理,都必須仰賴人工,小心呵護,光曬就要曬十幾天。

當阿嬤遇上設計系的她將消失的技藝,化作都市沒有的機會

獨一無二的工藝,跟著吐血草之名幾乎從苑裡絕跡,整條街二、三十家帽蓆行,如今一隻手數得完。上百位手編師傅有的去工廠、有的接家庭代工,跟著台灣經濟發展曲線漂流,她們的下一代,也被警告別留在鄉村,因為這裡沒有希望。

而當工廠外移,年歲老去,身懷半世紀技藝的阿姨、阿嬤們,只能靠洗碗、端盤、賣菜過生活。四個阿姨和台灣藺草學會理事長葉文輝,跟廟裡借了個地方,苦苦的編,即使丈夫失業、兩個小孩讀大學,阿姨們繼續編,「她們不知道怎麼辦,只知道連她們都放棄的話,全部都沒了,」廖怡雅回憶。

幾乎是一個在台灣各角落都可能看見的故事,老技藝隨著鄉村老去,在學設計的她眼中,卻是個在都市中看不見的機會。

從國科會一年研究案開始,她發現除了沒有訂單、沒有通路,藺草產業的根,仍然在。

過去近三個世紀,小鎮裡從種植、收割批發、編製代工、販售等,生產鏈相當的完整,只是隨著售價被壓低,規模縮小了,手編師傅們雖然年歲增長,但都藏在家中,在台灣藺草學會的努力下,社群才開始找回來。「要找她們回來編不難,但不能只是放在文物館裡的文化,重點是產業。」葉文輝說。

跟阿姨們感情好、理解藺草又懂設計的廖怡雅,成為最好的人選。

年輕的她,沒錢、沒資源,怎麼把市場找回來?

她導入「現代化」設計

編法異於傳統,阿嬤從打槍變相挺

先從外部社群開始,她試著把活水引進社區,邀請年輕設計師、學生駐村,用設計比賽方武,讓創作者了解藺草,加進自己的設計。手機袋、書籤、側背包,年輕創作者依照自身的生活習慣,把藺草「現代化」,她就像找了外部的研發部門一樣,替社區開了模,但從平面的草蓆到一體成型的名片夾、筆記本,阿嬤怎麼看?

「那些設計師都太理想了啦,」吳彩卿說,一開始,被打槍的設計遠比實現的多。

廖怡雅自己就是最慘痛的例子。從做研究開始,她最常聽到的是「妳又來幹什麼?」但她沒洩氣。從學校來社區十幾次,自己也試著學藺草編織,才理解,以前習慣做草蓆的阿姨,每一點曲線都需要動腦筋,對五十歲以上的阿姨們來說都是麻煩。

身為長女的廖怡雅從小被祖母帶大,連哄帶騙的每天纏著阿姨,「妳最厲害了啦!只有妳可以幫我做到!」阿姨們雖然嘴上說不,但心裡蠢蠢欲動,也想證明自己會的,絕不只是草蓆。

熟悉台灣手工藝的唐草設計品牌總監陳國政說,要讓傳統工藝活下去,必須先切入現代生活,廖怡雅用時間換取信任,成為橋樑,讓外部的設計社群得以接上傳統藺草,這股設計能量也像活水一樣,讓產業留下的根,再度發芽:水壺袋、家具、長板凳、甚至棒球帽,都是設計師為藺草找到的出路。

她不只伴著阿姨們試新設計,還從外面找來支援。

超過七十歲的劉彩雲人稱大姐,是苑裡最資深的手編師傅,這一天她的身分卻是學生。

阿姨、阿嬤們就跟小學生準備考試一樣緊張,今天學的是編織。從講義開始讀,然後跟著老師一步一步繞線、打結,劉彩雲老花眼鏡掛在鼻樑,跟桌子對面相差近五十歲的廖怡雅一起從頭學起,不時叨念「一項歸一項啦(指隔行如隔山)!」同時打量旁邊進度。「喔,大家都不服輸喔!」看著五十到七十歲的阿姨同學們,編織老師打趣的說。

她著手「異材質」創作突破純藺草高價限制,擴大客群

不只是編織,皮革、木雕、拼布等,她邀請各種手工藝老師來幫阿姨們上課,阿姨們一樣從抗拒開始,「最後是老師都走不了啊,她們纏著老師一直問問題,」廖怡雅笑說。

學異材質創作,不只是因為要創新,還是因為產品採用全藺草手編,有費時、高價的限制。一張約一坪大的草蓆,需要一個月,而若要做筆記本,「沒用過藺草的,怎麼叫他們花一千多塊買一本筆記本?」她分析,結合異材質不只加快產品製作,多用途、擴張價格帶,都是為了擴大客群。

她開發「客製化」產品男帽銷到日本,一頂賣六千元

引入外部社群、開發多元商品、團隊訓練之後,她就能帶不同商品走進通路。藺草的手作特性,雖然讓她們量產規模有限,但卻有了客製化的可能。

在台南林百貨以年輕人所需的書籤、包包、手機袋為主,但賣到日本的則是一頂六干元的男帽、衣櫃裡的置物盒,甚王室內拖鞋。

以舒淇的禮服為例,人在倫敦的陳劭彥雖然來到苗栗測試質料,但前期溝通設計的一個月,加上製作期一個月,若沒有廖怡雅在設計圖與現場手編隨時調整,即使工藝師技術再強,可能也無法理解設計師的需求。

一群搶救在地文化的長輩,加上剛畢業的她,花了三年,在沒有工廠、辦公室、資金的情況下,透過設計比賽、政府補助案,成功讓藺草以不同面貌出現在市場上,國內外設計社群開始認識苗栗鄉村的她們,甚至德國手工藝展、日本千葉大學也捎來邀請。

阿嬤出國參展秀手藝「日本人嚇一跳,台灣還有藺編!」

七十歲的阿嬤第一次出國,把從小貼補家用的手編藺草,帶到國際展覽上編織,幾乎是不用思考的動作了,卻看的外國人驚呼連連,德國人直接給阿嬤大擁抱。

從十三歲就做日本的生意,過了六十歲才真正去到日本,吳彩卿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價值。過去都用女工看待自己,直到出了國,才相信廖怡雅說的話,「我們是工藝師啦,就很驕傲啊,日本人都嚇一跳,原來在台灣還找得到(藺編)!」吳彩卿靦腆的說。

在鄉村扶持產業,七十七年次的廖怡雅靠的是申請政府各種補助案,白天陪阿姨、晚上處理文件、週末跑市集,她跟時間賽跑,政府的短期補助消失之前,要讓產品銷售追上開銷。

阿嬤年歲已大,藺草產業即使再次發芽,隨時可能會再凋零。她不斷參加設計比賽,假日盡可能的擺攤,台灣各處都見得到她帶著阿嬤去參加活動的身影。

從產品回溯產地友善農法種藺草,目標取得材質認證

除了知名度,還要墊高門檻。她展開人才培訓,從國小開班到訓練當地的新住民,她們還用友善農法種植三角藺車,一步步記錄土質、氣候、微生物與藺草生長的關係,希望將種植過程標準化,同時改善當地生態,最終取得材質認證,讓苑裡藺草從種植到技藝都成為世界唯一。

她用七年時間,讓這群藺草阿嬤創造五百五十萬營收,原本阿嬤每月收入不到四千元,擴增為月薪兩到三萬元,有八人正職。

但是,人情與長輩是青年的最大支持,也可能是挑戰。

例如,長輩的朋友發來茶葉罐套訂單,兩天製期只賣五百元,賣一個賠一個,卻因為人情,推掉了國際精品品牌遞來的合作案。

又例如,砸錢做品牌設計、行銷,對於習慣仰賴政府資源的地方來說,被視為冒險。

提到不如意,為阿姨們放棄成大工業設計博士班的廖怡雅,沒有太多怨言,只想著如何跟時間賽跑。藺草學會正在跟村民籌資,準備成立公司,但公司的走向、未來的投資、組織架構都還沒討論,她一邊處理訂單、外部合作,還得按捺阿姨們對未來徬徨的心情。「我想過,最糟就是自己出去開工作室,去幫阿姨們接單回來做。」她說。

大廟下的工作空間已新進了四個年輕人,阿姨們的生產都上軌道,苑裡的藺草田越種越多,並非當地人的她,卻逆轉當地文化逝去的悲歌,也為自己搭起一個舞台。

「她們有世界唯一的技術、價值那 高的東西,卻去端盤子、洗碗’然後藺草(產業)就不見了’這怎麼可以發生?」

廖怡雅×藺編阿嬤

年齡:28歲

經歷:聯合大學講師

現職:台灣藺草學會專案經理

成績單:

去年創造550萬營業額,阿嬤收入為過去5倍

打開日本、台灣文創精品百貨通路,參展超過5國

他山之石

日本奈良×麻織300年品牌中川政七,傳統麻織結合現代設計,變身潮牌,14家店面營收逾10億元。

文·劉致昕

 
苗栗 山腳 社區 她們 草編 舒淇 禮服 28 女生 阿嬤 大軍 德日 瘋臺 臺灣 藺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9647

「台灣的希臘」欠債苗栗公僕無糧出

1 : GS(14)@2015-07-22 23:31:05

台灣苗栗縣近日被稱為「台灣的希臘」,當地縣政府的財政拮据,不單欠債397億元新台幣(下同,約99億港元),而且無力支付公務員薪金,要求中央急救。但行政院卻拒絕投入新的資金,要求縣政府先支付公務員薪金及維持政府部門運作,並且介入縣政府財政,創下全台首例。資料更顯示,台灣僅兩個縣沒有欠債。





苗栗縣政府向中央要100億元(約24.9億港元)的舒困款項,縣長徐耀昌表示目前希望公務員和退休人員有個「溫飽」收入。行政院長毛治國與其他官員檢視該縣財政後,發現下半年的收入可維持政府運作,故決定以「不會給新的錢」為原則,介入財政。行政院的方法主要是介入縣政府運作資金流和財政秩序,調整支出順序,並會成立融資平台、出售土地及加徵地價稅與房屋稅等財源。在中央介入後,苗栗的公務員預計本周可發放薪金。然而,苗栗縣欠債397億元,在全台縣市中只排第六,欠債最多的是高雄市,高達2,539億元(約633億港元),平均每名民眾欠債9.14萬元(約2.28萬港元),但學者指高雄市的資產是負債的5倍,而苗栗只一倍,不能單看負債斷定哪縣市最窮。目前只金門和連江兩縣沒負債紀錄。台灣《蘋果日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50715/19219801
臺灣 灣的 希臘 欠債 苗栗 公僕 無糧 糧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159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