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芬兰造纸巨头3.68亿收购河北正元

http://www.yicai.com/news/2010/11/605077.html

在今年6月日本制纸集团(Nippon Paper Group)以35.5亿港元收购中国第二大造纸企业理文造纸(02314.HK)12%的股权后,另一家国际造纸巨头也宣布加快在中国市场扩张的步伐。

昨天,芬兰造纸巨头斯道拉恩索在河北省迁安市宣布将以4080万欧元(约3.68 亿元人民币),收购河北正元国际印刷包装有限公司51%股权,后者 主要从事手机和其他消费品的包装纸生产,向摩托罗拉、三星、诺基亚、NEC等提供包装纸。玖龙纸业(02689.HK)董事长张茵就是依靠包装纸一度成为 中国首富,目前玖龙纸业也在进一步扩大包装纸产能,产能直逼斯道拉恩索。

“包装业务是我们在中国市场的核心战略所在。通过收购正元国际,可以提前增加产能。”斯道拉恩索首席执行官康佑坤(Jouko Karvinen)告诉《第一财经日报》。

这家企业的年产能为1270万吨纸张和纸板、15亿平方米瓦楞包装以及690万立方米板材产品,2009年的销售额为89亿欧元。而作为中国最大的 造纸企业,玖龙纸业总产能只有882万吨。

康佑坤预计,2015年,亚太地区包装纸市场将超过北美,在增长最快的亚太地区,中国和印度是最大的市场,其中一半以上的增长将来自中国。

对正元国际的投资并不是斯道拉恩索在中国市场的第一次收购。在与芬兰的恩索集团合并前,1998年6月,瑞典的斯道拉公司就已经收购了苏州紫兴有限 公司61%的股份,3年后这个数字又扩展至81%,这也是其在华制造业务的开端。

3年前的金融危机,让斯道拉恩索被迫关闭或出售了欧洲的若干工厂,迫使其加大向其他市场拓展的步伐。

目前,这家公司在中国市场的布局是,从北到南分别拥有山东斯道拉恩索华泰纸业有限公司、斯道拉恩索苏州紫兴纸业有限公司、杭州可恩索华伦纸管有限公 司、可恩索纸管(佛山)有限公司等4家合资或独资生产公司。

造纸行业专家、中国轻工业信息中心副主任郭永新说,以2008年为基数,如果到 2020年造纸行业能随GDP年均增长8%,则总产量将达到2亿吨, 即造纸还有1.2亿吨的新增市场空间;再保守一点,按年均增长6%计算,还要达到1.6亿吨,还有8000万吨新增市场空间,平均现有每家企业产能可以增 长一倍。

所以今年上半年接连2个月时间里,有“造纸女王”之称的张茵不惜重金在原有产能基础上,在福建泉州、湖南衡山,计划分别上马200万吨的包装纸、 200万吨的箱板纸。玖龙纸业的产能将逼近1300万吨。

面对玖龙纸业的扩张态势,斯道拉恩索试图在中国包装纸行业,寻找到一条有别于这家中国造纸“龙头”的差异化竞争之路。“要想赚钱,我们必须提供竞争 对手不能提供的产品。要做的就要在某一种产品的市场占有率提高到行业前三。”康佑坤说。

芬蘭 造紙 巨頭 3.68 收購 河北 正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306

最大企業落難 芬蘭竟敢不救

2011-7-11  TCW




這趟芬蘭之旅,最讓我驚訝的其中一點是:從政府單位到一般民眾,大家對於芬蘭最大企業諾基亞從高峰墜落,都是「冷處理」。

早就做好準備! 企業本有起落,失敗政府不會救

「企業本來就有起落,他們必須自己reborn(重生), 這是很自然的情況。」芬蘭國家技術創新局(TeKes)執行董事何睿楷(Riikka Heikinheimo)說。「它失敗,就失敗了,政府不該救,損失也是它們自己應該承擔的, 這就是市場經濟。」芬蘭經濟研究所(ETLA)研究主管亞爾柯(.Jyrki Ali-Yrkkö)說。

說得這麼輕鬆嗎?我看著手上的數字,諾基亞在高峰時,其出口比重占全國四分之一;芬蘭政府傲視歐盟的高研發投資,諾基亞貢獻其中三七%。

而且,芬蘭單一年度的稅收,超過十分之一是來自這家公司。即便如此,芬蘭政府的態度還是不救?

「諾基亞還是芬蘭最重要的企業,但是,影響力正在降低,」亞爾柯修正記者手上的數據。他說,諾基亞產值現在占芬蘭國內生產毛額(GDP)已經降到一.二%。企業稅收比重已將降到三%。「它仍對芬蘭重要,但不是唯一。」

所以,芬蘭人已經準備好了?他笑著說:「對。」

翻開當地媒體《赫爾辛基時報》(Helsinki Times),左邊的專欄寫著:「Nokia is not junk.」(諾基亞不是垃圾),但右邊更大的篇幅報導,卻是寫著:「芬蘭軟體業的機會來了!」除了因為蘋果(Apple)與Google帶動的智慧型手 機風潮,讓各種應用軟體需求產生,更關鍵的是,諾基亞的墜落,讓更多的好人才釋出,流往軟體產業。

數據顯示,去年,芬蘭GDP成長約三.一%,雖高於歐盟二十七國平均GDP成長率一.七%,若考量二○○九年芬蘭經濟嚴重萎縮八.二%。去年的經濟復甦力道仍顯不足。

但根據芬蘭中央銀行研究,未來在出口擴張與建築業復甦帶動下,經濟成長率將高於預期;今年的GDP成長率可達三.九%,明年可達二.七%,分別高於原先預估之三%與二.五%。

狂撒創新種籽! 年花兩百億元,支持近兩千個好點子

但芬蘭令人驚訝的不是這些數字,而是,芬蘭怎麼能夠,少了諾基亞的貢獻,卻立刻生出了一隻「憤怒鳥」(angry birds,編按:App下載遊戲冠軍,由芬蘭公司Rovio研發,詳見未來出刊一二三五期專文報導),成長動能接二連三。

「我們十年前就曾投資過憤怒鳥了。」何睿楷說。

所以是芬蘭政府很有先見之明,看到軟體產業未來發展趨勢,所以先行投資?

「不,事實上,我們不能,也不會決定,誰該在未來占有一席之地,而且,誰知道好主意會從哪裡來?」何睿楷很誠實的回答。

對芬蘭政府而言,他們要做的,就是選擇來自各領域、具有創新性,並可能在該產業發揮關鍵影響力的想法,然後資助他們。「就像是撒下種子一樣。」何睿楷說。 去年,芬蘭國家技術創新局投入約六億三千萬歐元(約合新台幣二百六十億元),支持一千八百九十六個創新想法的發展。

「那回報率是多少?」我問了一個笨問題。

何睿楷對我說:我們不計算這些。因為他們早有準備,這些錢,大部分會被這些新公司拿來繳錯誤的學費。

每年,國家技術創新局就是看似「笨笨的」砸下六億歐元去投資創新想法。

種子撒多了,總有大樹長出。

於是,芬蘭軟體業長出了「憤怒鳥」、「哈伯飯店」(Habbo Hotel)與「英雄本色」(Max Payne)等著名軟體遊戲,在硬體業,長出了如ABB Oy、Beneq Oy與Savo-Oy等太陽能電源系統公司。

對芬蘭政府而言,責任不再是選定一棵大樹費心培植,保護它不受風吹雨打,而是,不斷撒下創新的種子,讓它在森林長大自然成長,並由市場決定,誰可以繼續存活。

芬蘭並非一開始就體悟到這點,而是繳了不少學費後,才學會這個道理。

時間回到一九九九年,諾基亞登上王座還不滿兩年,路透(Reuters)就撰文警告:一旦諾基亞出事,芬蘭也遭殃(As Nokia Goes, So Goes Finland)。

小國家、大企業,是當時國際上對芬蘭與諾基亞的第一印象,當年的諾基亞前景正好,一九九七年擠下摩托羅拉(Motorola)後,不僅順勢搶進全球前五十 大企業之林,還助了當時尋求連任的芬蘭總理利波寧(Paavo Lipponen)一臂之力,這位立場親商的總理說,「或許說我們倚賴諾基亞沒錯,不過我們就是要這麼做,這樣才能在紙漿與鋼鐵工業外,立下第三根經濟支 柱。」這個決策讓他成為芬蘭在位時間最長的總理。

曾扶植諾基亞! 網路泡沫破裂,經濟被嚴重拖累

這種小池塘養著一隻大鯨魚不成比例的局面,其實是芬蘭政府過去十幾年刻意扶植的結果。

自一九八○年起,芬蘭政府先將隸屬國會的國家研究與發展基金(Sitra)轉型成為國營形態的風險創投單位,然後再設立國家技術創新局,專門投資通訊產業的創新業者。

根據亞爾柯的研究,諾基亞便是在這段時期接受兩個單位的研發補貼,總計共占企業本身研發經費的二五%。

諾基亞之所以能崛起,芬蘭政府那隻「有形之手」功不可沒。

只是,二○○一年,千禧年網路泡沫破裂,緊接著又是光通訊產業崩盤,諾基亞淨利衰退約五成,也拖累身後一票以它馬首是瞻的電信產業,這個貢獻全國工業產出 約四成的巨人,將芬蘭GDP成長率從五.三%一舉打至二.三%,跌幅逾半,這種市場瞬息萬變的變化,說明了要期待政府官員有「全面的知識」,選出「有前 途」的產業來發展,根本是不切實際的。

現在痛定思痛! 不再拿納稅人的錢去扶植產業

於是,芬蘭痛定思痛,現任國家研究與發展基金主席科索寧(Mikko Kosonen)在接受本刊專訪時說明:「二○○三年內閣改朝換代,逆轉了整個鼓勵創新的方向。過去八年來,Sitra每年投資多項創新計畫裡,八成是規 模三十人以下的中、小企業,而且不再鎖定高科技,更注重公共利益或國家競爭力。」

芬蘭政府也表明不會再支援諾基亞。掌握最多研發經費的教育部還放話:「芬蘭不會有一個新的諾基亞,所以在目前的經濟情況下,我們需要尋找新的領域。」

芬蘭已經看清楚,扶植「幼稚產業」的邏輯,不再適用於未來。因為環境,不斷在轉變。

由政府扶植幼稚產業讓它壯大,可以用美國第一任財政部長漢彌爾頓(Alexander Hamilton)的論點來代表:一個具有潛力的產業,在成長的痛苦期間得到政府的協助,將來就可以在全球市場上,和其他國家的對手競爭。所以,政府或課 徵關稅,或給予補貼,等到國內幼稚產業「長大成人」,就可以收穫果實。

只是,政府補貼就是人民被迫要拿出自己口袋裡的錢,去支持政府官員心目中認為「有前途」的產業。

姑且不論這些官員是根據什麼標準認定,事實上唯一值得政府補貼的產業,乃是這個產業在取消補貼後,還能把當初補貼時讓消費者付的代價連本帶利撈回,可以說,唯一值得補貼的產業,就是那種即使補貼取消,也能獲利的產業。但如果真有這種產業,那又何必勞煩政府來插一手?

無數國內、外經驗顯示,讓政府官員取代市場,選擇哪種產業「有前途」,絕大多數的結果都以失敗告終。甚至,連諾基亞這種頂尖企業,也可能在一夕之間崩壞。企業原本就有起落,政府何須多事,重壓納稅人的錢?這是芬蘭政府的體認。

從芬蘭的例子看回台灣。當台灣從政府到民間企業都說,要效法芬蘭的小國經濟策略,才能走向全世界,但我們是否已經看到,環境改變對政府官員決策能力的考 驗?這些年鼓吹政府扶植特定產業的聲浪始終不絕,例如雙D(DRAM、面板)產業的先例:幾年下來,已花了納稅人五百億元紓困,約台灣GDP的○.三%。 台灣政府真的清楚,自己砸的錢,是替未來種下希望,還是只是為幾棵根已腐爛的大樹,勉強延續生命而已?

【延伸閱讀】影響力逐漸降低!— 諾基亞產值占芬蘭GDP比

受惠手機和網路設備大賣創高峰-2000年達近4%iPhone威脅大,產品不賣陷危機-2010年跌至1.2%資料來源:芬蘭經濟研究所


最大 企業 落難 芬蘭 竟敢 不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296

更接近敵人 芬蘭、荷蘭小國致富

2011-10-31  TCW




「接近你的朋友,但要更接近你的 敵人。」這是電影《教父Ⅱ》裡,教父所說的經營之道。

台灣與中國大陸間貿易,常有人主張不可與敵人太接近,不過歷史上有些小國,卻正是靠著「更接近敵人」,與意識形態南轅北轍的敵人往來而致富,並找到生存之 路。北歐國家芬蘭就是如此。

芬蘭東邊有個傳統大國俄羅斯,歷史上芬蘭一直扮演著「基督教文明抵抗俄羅斯」的第一道防線。二十世紀時,芬蘭曾和蘇聯進行過兩次戰爭,芬蘭付出了極慘痛的 代價,這使得芬蘭開始重新思考國家的定位:即使再不喜歡蘇聯,搞對抗對芬蘭也絕沒有好處。

芬蘭:對蘇聯友好 以消費品交換,取得石油和天然氣

一九五六年,吉科寧(Urho Kaleva Kekkonen)當上芬蘭總統,他一開始是強烈的「反蘇派」,但隨著國際情勢變化,以及見到芬蘭與蘇聯對抗後的下場,他開始主張採取對蘇聯謹慎而友好的 策略。吉科寧當了二十五年的總統,他讓芬蘭成為「東西方的橋樑」,一方面對蘇聯友好,另一方面也維持和歐洲國家的經濟關係。

當時芬蘭曾與蘇聯簽訂了「蘇芬友好合作互助條約」,裡面規定許多蘇聯對芬蘭的「權利」,這個條約無疑是屈辱的。當時在文明精神上與芬蘭更接近、也有實力對 抗蘇聯的國家,只有美國。然而美國實在太遙遠了,芬蘭也曾經期望借重德國的力量來對抗蘇聯,結果以慘敗收場。

就是這些現實,讓芬蘭不得不走一條看起來有點屈辱的外交道路,「不要激怒蘇聯」成為芬蘭國家最高指導原則。畢竟對芬蘭來說,近鄰(蘇聯)的友好,比遠親 (美國)的麵包更重要。雖然這不符合主權國家的尊嚴,但它卻避免了芬蘭步入像波羅的海三小國被蘇聯合併的命運。

芬蘭對蘇聯的友好,使得芬蘭可以輕易從蘇聯取得石油、天然氣,以交換芬蘭生產的消費品,蘇聯占芬蘭的貿易總額約一五%至二○%。

同時,芬蘭也不單蘇聯這張牌,它並未放棄與西歐國家發展經貿關係,雖然此舉為蘇聯所不樂見,但因為芬蘭已經得到蘇聯的信任,蘇聯並沒有公開反對芬蘭的經濟 與西歐走得更緊密。

冷戰結束蘇聯垮台,芬蘭來自蘇聯的安全威脅也下降,除了繼續安撫俄羅斯外,它也全力加入歐盟。芬蘭靠著「謹慎」與「克制」,拋開意識形態的束縛,和巨人做 生意,讓國內得以和平發展,投入高等教育,締造了自身的繁榮。最後,芬蘭終於撐到了身旁巨人的倒下。

這個「不激怒強鄰,和強鄰做生意」的策略,是芬蘭從歷史的痛苦經驗裡學來的。這也是芬蘭給那些身旁有強大國家的小國,最值得借鏡的一點。

威尼斯:和異教徒做生意 布局三角貿易,變中世紀商業王國

對資源貧乏的小國來說,除了拋開意識形態束縛、不惜與敵人做生意外,更需要開放才有活路,中世紀的商業王國威尼斯共和國(Venice)就是如此。

威尼斯位在義大利半島附近、亞得里亞海北端,它從事的是「三角貿易」:先到富有的伊斯蘭沿海城市,取得埃及和敘利亞的金幣,換取拜占庭絲綢,再轉運到西歐 出售。

在基督教與伊斯蘭這兩大敵對文明間進行貿易,對信仰基督教的威尼斯商人一點困難也沒有。儘管和「異教徒」貿易,被當時在文化上更接近威尼斯的羅馬教皇及東 羅馬帝國反對,但威尼斯人卻一直在進行。因為貿易背後利潤極高,只要顧客付得起錢,他們信什麼教都沒關係。

威尼斯不受意識形態束縛而做貿易起家,享受了數百年的繁榮,但後來卻犯了商業王國最嚴重的錯誤——封閉。

從十六世紀開始,威尼斯的開放態度開始大轉變,例如對待同樣貿易夥伴的日耳曼商人,威尼斯用集中隔離的方式來限制這些外商的活動,同時也禁止自己商人去日 耳曼直接交易。

因為這種封閉心態,倫巴底商人、日耳曼商人都陸續離開威尼斯,威尼斯把這些貿易夥伴都推給對手,讓對手壯大,自己卻得不到好處,開始走向沒落,這個商業城 市王國的繁榮也就結束了。

開放不只意味著自己走出去,同時也要讓別人走進來,這當然還要包括容忍那些意識形態不同的人,史上做得最好的小國之一,就是荷蘭。

荷蘭:接納外來移民 靠多元種族,促進經濟與文化繁榮

中世紀時,比利時的安特衛普相當於當今的倫敦或紐約,是歐洲繁華的中心。但十六世紀,安特衛普落入西班牙之手,開始肅清異己,大批手工業者、商人、銀行家 逃到荷蘭的阿姆斯特丹。

在阿姆斯特丹,宗教寬容對任何人都有效,不管是工人、商人或逃亡者,都可以來這裡,不少學者因此避居荷蘭,因為阿姆斯特丹的開放與寬容,十七世紀成為荷蘭 文化的鼎盛時期,也帶來財富與繁榮。

芬蘭、威尼斯、荷蘭,都是小國拋開意識形態、走向開放而致富的例子。如果芬蘭無法拋開意識形態糾葛,全力和蘇聯對抗;或威尼斯拘泥於宗教情懷,不與異教徒 往來;或是荷蘭強調「本土化」,排斥外來移民,這些國家都不可能致富。

台大政治系教授張亞中在《小國崛起》一書中所說,既然小國玩不起大國的軍事遊戲,那麼就只能「以商立國」,但小國必須不被意識形態左右。對小國來說,是否 要用貿易「更接近你的敵人」,芬蘭、威尼斯與荷蘭的歷史提供了借鏡。


接近 敵人 芬蘭 荷蘭 小國 致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904

古怪失敗哲學 稱霸全球行動網路 芬蘭小公司 幫孫正義改造軟銀基因

2013-12-09  TWM
 
 

 

一家芬蘭的遊戲公司,成軍才三年,今年十月,被日本市值第二大公司軟體銀行砸大錢收購,軟銀董事長孫正義更宣布要藉此轉型。這家公司憑什麼稱霸行動遊戲市場?又帶給台灣什麼啟示?

撰文‧楊卓翰

十月三十一日,日本最大電信商軟體銀行(SoftBank)在東京舉行業績發表會,不久前,軟銀甫以市值九兆日圓(約三兆元新台幣),登上全日本市值第二大的巨人。但是,今天的主角不是軟銀創辦人兼董事長孫正義,而是他最新收購的一家芬蘭遊戲公司Supercell創辦人兼執行長,伊卡.潘納寧。

在孫正義的介紹下,金髮碧眼的潘納寧走上舞台,用生澀的日文打招呼。他穿著T恤和牛仔褲,與台下西裝筆挺的分析師形成強烈對比。這是他第一次見識到這種大陣仗,緊張的他,連講孫正義的名字「Masayoshi Son」都舌頭打結了好幾次,才終於把複雜的日文音節念對。

潘納寧拿著麥克風,站在台上最左邊角落,孫正義告訴他可以站中間一點,於是他向右踏了一步。講了幾句,孫正義終於忍不住,直接把潘納寧推到舞台中央,「你應該站在這裡。」孫正義耗資十五億美元(約新台幣四五○億元)買下Supercell,就是希望潘納寧站在最耀眼的位置,當一位帶領軟銀轉型的明星。

芬蘭手機遊戲公司

成孫正義世界第一關鍵

孫正義的投資總是搶先所有人,一九九五年,他在沒人看好時就投資雅虎;二○○○年,他在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最需要資金的時候,為阿里巴巴注資。如今孫正義更預言,「未來三十年,誰掌握了行動遊戲,誰就掌握了行動網路的內容。」他說:「未來,軟銀也將轉型,把行動遊戲變成我們的核心事業。」此刻,這家二○一○年成立於芬蘭,僅一百名員工的Supercell,不再只是遊戲公司,而是孫正義放眼未來最重要的一顆棋。究竟Supercell是如何讓孫正義這個狂人寄予厚望?它背後又代表什麼網路趨勢?

早在獲得軟銀青睞之前,Supercell的兩款遊戲就已經橫掃全球的蘋果和Android手機遊戲營收排行榜。〈部落戰爭〉和〈卡通農場〉以免費下載、精美畫風吸引人,卻藏著高營收的祕密。

這兩款遊戲,既有極具吸著度的遊戲系統,又能吊足玩家胃口。在玩家最需要道具時,要求玩家花少少的錢增強實力或繼續遊戲時間。而且,Supercell特別注重社群功能,玩家可以和朋友結成「部落」等同盟,造成「一個拉一個」的廣大效應,就這樣一點一滴,Supercell平均一天營收達到二四○萬美元(約七二○○萬元新台幣),成為今年二月到八月蘋果手機遊戲營收排行榜連續七個月的第一名。

不過,這樣的成功,可是Supercell獨特的「失敗哲學」打造成的。在十一月於芬蘭舉行的一場行動科技論壇中,潘納寧上台就說:「我們能做出這兩款遊戲,都是因為我們失敗得快、摔得又重!」他直言,最令人無法忍受的失敗,就是拖了二、三年,賠了大筆資金,才宣告失敗,「我們的遊戲用最少的人、最快的方法,先研發出粗糙的原型,然後拿去試驗;如果初步結果不理想,我們就馬上喊卡。」

慶祝失敗派對

打造出全球最賺軟體

最重要的是,Supercell能從每次的失敗中學到經驗。「我們有一個『慶祝失敗』的派對,大家開香檳,誠實面對自己和同事,討論這次失敗是在哪個環節出錯。我們從失敗學到的,遠比成功還多。」潘納寧說。

一家公司要藉著連續失敗來成功,除了組織必須具有彈性,員工也要比一般科技公司腦筋轉得更快。潘納寧解釋,公司取名為Supercell,就是希望公司每個細胞(cell)都是動得又快又靈活的「超級細胞」,因此,他從全球各地挖人,「公司的組成非常多元,我們從一開始就不想當芬蘭公司,而是一家全球性的公司。」打從二○○○年進入遊戲產業以來,「失敗」與「多元」,就是潘納寧的兩個關鍵詞。當他還在赫爾辛基大學攻讀碩士、只是一位熱愛網路遊戲和冰上曲棍球的研究生時,就與幾位同學共同創辦了Sumea公司,「我被推選為執行長,不過當時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做。」Sumea的第一款遊戲〈Racing Fever〉就獲得成功,「但開發過程中,其實經過了數不清的失敗,我會形容,這款遊戲是『血淚交織』後的作品。」他回憶,當這款遊戲站穩腳步後,「我先想到的事情,是總算有錢可以發薪水了。」○四年,Sumea賣給遊戲開發商Digital Chocolate,潘納寧除了賺得人生第一桶金,也自此在新公司擔任執行長職位,直到一○年自立門戶。在這段時間,潘納寧對於遊戲產業的本質有了新的體認,「這個產業的特殊之處,在於它能集合各路人馬的創意,公司內部並不存在競爭關係,而是一群聰明的傢伙彼此激盪;然後,再和世界上另外一群聰明的傢伙比拚。」或許就是這樣的概念,「盡可能地集合世界高手」,成了潘納寧對經營公司的自我期許。

「現在,我們離目標又更近一步了。」得到軟銀入股後,潘納寧說自己的生活沒有任何改變,他向媒體說,「我從來就不是為了賺錢而工作啊!」有趣的是,他卻急著在自己的部落格寫道:「接下來,我們可以成為一家真正國際化的遊戲公司。」另一方面,將Supercell納入軟銀旗下,孫正義也離他的目標更近一步:將軟銀轉型成全球第一的行動遊戲公司。因為,孫正義早已稱霸日本的行動遊戲市場。

日本上班族平均一天通勤一個小時,這些時間,他們透過軟銀行動上網,玩的更是軟銀旗下遊戲公司GungHo的當紅遊戲〈龍族拼圖〉。這款遊戲除了在日本造成狂潮,每日營收三七五萬美元(約一.一億元新台幣),還讓GungHo這家由孫正義的弟弟孫泰藏創辦的公司,市值一年飆升六十四倍,甚至超越任天堂。

就連在國外,GungHo的〈 龍族拼圖〉威力更不可當,在港、台暴紅的手機遊戲〈神魔之塔〉,當初就是參考〈龍族拼圖〉,日本東京產業新聞社還以「偽物」形容,網友也諷刺為「神抄之塔」。

芬蘭的啟示

小國也能變行動網路矽谷

有了GungHo和Supercell,軟銀的確已在全球的行動遊戲市場站穩腳步,孫正義和孫泰藏兄弟也正準備將GungHo的總部搬到芬蘭去,因為,孫正義認為,芬蘭將會出現「行動網路時代的矽谷」。

而Supercell和潘納寧,也帶給台灣另一個啟示。人口不過五百萬人的芬蘭,能夠不斷創造出小資本、大營收的行動網路公司,進而影響全球。以小搏大的網路世界,台灣下一個翻身的機會,是否隱藏其中,值得所有創業的年輕人與政府深思。

Supercell

成立時間:2010年

創辦人兼執行長:伊卡.潘納寧(Iikka Paananen)

日營收:240萬美元

著名產品:〈部落戰爭〉、〈卡通農場〉玩手機遊戲 台灣是第五大花錢大咖!

拋掉代工舊思惟 台灣仍有機會根據網路調查組織App Annie統計,今年第三季,台灣是Android平台Google Play上全球營收排名第五大的市場,僅次於日、韓、美、德。不過,為什麼我們市場這麼大,全球當紅的遊戲製造商,卻不見台灣入列,而錢,反而都被芬蘭、香港、日、韓賺走?

網路趨勢觀察家、也是LINE台灣區主管陶韻智就指出,問題在於台灣根深柢固的製造業思惟。「我們的製造業和代工非常強,可惜,台灣從來沒有直接接觸最終消費者(end user)的文化。」他分析,做App不是靠機械、靠資本、靠通路,而是靠人、靠老闆去貼近消費者。但是我們不會這樣做,我們不敢自己創品牌,總是想當代工,台灣做App時,也沒有這種「直觀市場」的文化。

此外,陶韻智也認為,國內許多網路的創投和創業者太過悲觀。「很多創投都覺得台灣起步太晚、沒有人才、來不及了,所以不願意投資。」但是,陶韻智仍然樂觀。「你看,三年前還沒有Supercell、還沒有〈憤怒鳥〉,誰知道下一波不會是台灣的公司?」他鼓勵年輕人,有願景,不要怕失敗,「就去做吧!」

古怪 失敗 哲學 稱霸 全球 行動 網路 芬蘭 公司 孫正義 孫正 改造 軟銀 基因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4237

芬蘭下一代「立法委員」:網友

2014-01-27  TCW  
 

 

第三站芬蘭。在這裡,政府正將網民導入立法過程。芬蘭環境部剛結束一場九個月的實驗,號召民眾參與修法。藉由三階段的實驗,產出法條草案,由環境部送交國會,做為修法依據。

「我必須承認民主的確正在面對危機,所以政府要試著更新自己、跟上人民,」芬蘭國會未來委員會副主席丁克楠(Oras Tynkkynen)對我說,他將透過網路群眾智慧(Crowdsourcing)立法的實驗,視作尋找「下一代政策制定工具」的任務。

群眾聲音,才能反映最原始的需求

他口中的危機,包括參與率降低、貪腐事件、透明度問題,威脅了人民對政府的信任、及政府代表性。

這場實驗的三階段試著對症下藥。以修正「非道路區域交通法條」為實驗目標。

第一,由人民定義問題,就像開發產品時請來焦點團體那樣,分享使用者經驗、不滿、期待。第二,人民提出解決方案。全透明,所有提出來的點子不須具名,分類後透過史丹佛大學打造的系統,由參與者一一評分,最後清單進到下階段。最後一步,則由專家及人民共同檢視方案如何成為法律文字。

美國史丹佛大學學者艾塔默(Tanja Aitamurto?)觀察,過去,衝突可能在法條公布後產生,或者被其他議員擋下,如今衝突只是線上辯論的一個對話框,所有對話紀錄透明、永存線上,曾經棘手的衝突甚至成了對全民再教育的材料。

省錢、避免衝突,政治人物除了確保線上系統穩定、公正,沒有其他風險了。「我們看到唯一的挑戰是政府的心態,」丁克楠說。如今芬蘭各部會都在準備套用新模式,丁克楠在部會間溝通協調,教官員們如何抬起尊臀請民眾上門,「後來發現,你只要讓他們知道這是在解決自己的問題,他們就肯學了,」丁克楠笑說。

長遠而言,人民對政治的疏遠就代表政府的失敗,如何在實驗中找到政府決策的新模式,便是政府未來的「專業」所在。

【延伸閱讀】首次線上立法,芬蘭學到7堂課

線上立法優點:更具建設性發現:網上討論品質高,4,000條討論只有20條必須刪掉

線上立法優點:態度更務實發現:只要政府不誇口,人民不至於過於天真,過度期待自己的影響力

線上立法優點:全民再教育發現:是一個全民學習的過程,給不同意見的雙方深入了解對方立場的機會

線上立法優點:打破小圈圈發現:意見來自各方,更具代表性

線上立法優點:匿名帶出好點子發現:網路匿名的特性,能找到最多點子

線上立法優點:剔除極端意見發現:經過比較,模糊、極端選項被淘汰,由細緻、有完整資訊的選項出線

線上立法優點:各方機會更平衡發現:立法過程透明,政治人物在利益團體、專家、民意間能取得更多平衡

資料來源:史丹佛大學研究員Tanja Aitamurto  整理:劉致昕

芬蘭 下一代 立法 委員 網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0561

俄羅斯食品進口禁令逞威:芬蘭最大乳品廠商裁員、西班牙捷克求助歐盟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104532

上周俄羅斯宣布針對歐美制裁的反擊措施,包括一年內禁止從美國和歐盟進口果蔬、肉類、乳制品。面對重要農業貿易夥伴俄羅斯的進口限制,歐盟多個成員國被迫尋求自保,或是向歐盟機構求助或是企業被迫裁員。同時,歐盟也要拉攏俄羅斯進口食品的主要替代源國家,結成統一戰線。

據俄羅斯媒體“今日俄羅斯”報道,西班牙農業部長Isabel Garcia Tejerina說,因為俄羅斯的進口限制,她領導的部門要在當地時間本周四與歐盟委員會舉行會談。

西班牙政府預計,俄方食品進口禁令對西班牙造成的農業損失達3.37億美元,約相當於西班牙出口規模的1.8%。西班牙反對黨社會黨則是預計,損失將高達5.81億美元。

西班牙小農場主協會(UPA)秘書長 Lorenzo Ramos稱,由於俄羅斯與歐盟的許多政治問題導致了這樣的禁令,有必要對西班牙農場主做出賠償,至少賠款要足以彌補生產的成本。

UPA統計,去年西班牙向俄羅斯出口了3.7萬噸西紅柿、3.5萬噸桃和3.3萬噸橙。

據俄羅斯財經日報Vedomosti報道,芬蘭最大的乳制品生產商Valio旗下生產對俄出口食品的工廠和倉庫被迫裁員。該公司聲明稱:

在充分說明情況後,一些員工(初步預計800人)要離職,部分雇員的臨時用工合同將不再續約。

據德國之聲報道,波蘭的農業部長Marek Sawicki接受電視采訪,宣布波蘭將采取行動反擊俄羅斯的進口禁令。他說:

我們認為,俄羅斯的禁令既針對波蘭又針對歐盟,違反了國際法。

Sawicki預計,因俄方禁止進口波蘭產的水果和蔬菜,波蘭將蒙受的損失相當於波蘭0.6%的GDP。

另外,捷克也在向歐盟求援,希望彌補國內農業損失。

華爾街見聞文章此前提到,俄羅斯目前是歐洲水果和蔬菜最大的進口國,美國家禽的第二大進口國。俄方的禁令將使歐美失去巨大的市場。

為彌補禁令造成的供應缺口,俄羅斯政府計劃向非西方國家進口食品。中國和拉美等發展中國家有望擴大出口。

拉美多國和貿易組織都表示,俄羅斯的上述禁令可能給己方帶來豐厚的利潤。巴西立即最新授權約90家肉類生產廠開始向俄羅斯出口雞肉、豬肉和牛肉。巴西高官稱玉米和大豆出口量有望增加。智利則是歐美魚類被禁的主要受益者。

歐盟高官透露,歐盟計劃與巴西和等拉美國家會談,說服他們不要向俄羅斯出口農產品。若拉美配合,俄羅斯就將無法找到歐美食品的替代供應源。

中國已經成為俄羅斯上述禁令的受益者。

昨日華爾街見聞援引俄羅斯媒體報道稱,中國將向俄羅斯直接出口果蔬,寶榮公司計劃在黑龍江省東寧縣設專門物流中心,另一家公司也計劃在年底前設類似的跨境貿易區。分析人士預計中俄不會使用美元結算。

俄羅斯, 制裁, 歐盟, 食品,美國


俄羅斯 食品 進口 禁令 逞威 芬蘭 最大 乳品 廠商 裁員 西班牙 捷克 求助 歐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8736

即將會面普京,芬蘭總統認為世界處於冷戰邊緣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104876

為緩解緊張局勢,芬蘭總統Sauli Niinistoe將於今天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會面。他表示,目前的緊張局勢很可能把世界拖入一個新冷戰。

雙方將在俄羅斯南部城市索契見面。一年前,普京向Niinistoe發出邀請。此次會面是繼普京與默克爾在巴西世界杯會面後,普京第一次與歐洲領導人進行雙邊會談。Niinistoe說,

我有一種感覺。我們處在冷戰的邊緣。

他計劃利用此次會面,找到一種讓雙方互信的方法。與波羅的海的鄰國不同,芬蘭從未加入北約。而芬蘭與俄羅斯的邊境線超過了其他27個歐盟成員國的總和。芬蘭的經濟經濟更容易受到俄羅斯緊張局勢的影響。芬蘭總理Alexander Stubb暗示,如果芬蘭經濟遭到不成比例的重創,歐盟需對芬蘭做出經濟補償。

Niinistoe表示,芬蘭有動力促進安全與穩定。

自3月俄羅斯吞並了克里米亞後,俄羅斯與歐洲和美國的關系不斷惡化。烏克蘭正與國內親俄反對派進行對抗。據聯合國數據,死亡人數在過去兩周增加到超過2000人。

北約秘書長Rasmussen周三說,他擔心普京的野心不止烏克蘭。


即將 會面 普京 芬蘭 總統 認為 世界 處於 冷戰 邊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8994

聖誕老人是怎麽變成“芬蘭人”的?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2434

QQ圖片20141225104856

你可能聽說過芬蘭有個聖誕老人村。沒錯,在芬蘭位於北極圈內的Lapland有一個名叫Rovaniemi的小鎮,你可以全年無休的見到聖誕老人。

聖誕老人為什麽會在北極圈?這確實有點奇怪。事實上,早在3世紀,聖誕老人的原型St. Nicholas,一個大胡子的發放禮物者住在土耳其。1866年,Harpers magazine上的插圖稱,聖誕老人住在“北極圈”。

1927年,芬蘭廣播主持人Markus Rautio在節目中稱,聖誕老人的工作室在芬蘭靠近北極圈的Korvatunturi被發現。此後,全球人民開始逐步接受聖誕老人住在芬蘭。

然而,Korvatunturi接近芬蘭與俄羅斯邊境,距離州府Rovaniemi很遙遠。將Rovaniemi設為聖誕老人村花了數十年的時間,事實上是一個商業上的決定。

Rovaniemi在二戰中遭到炮火洗禮,遭受重創。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提供了資金,對該地區進行重建。當時,芬蘭建築師Alvar Aalto基於馴鹿的頭和鹿角設計了這座小鎮。

旅遊業是芬蘭經濟重建的關鍵。1957年,《紐約時報》上介紹“歐洲北部的荒野”,其中提到,在芬蘭的夏天,太陽永遠不會落山。

要看伐木工人在仲夏站在水流湍急的水中伐木,那就該去芬蘭的Rovaniemi。

隨後,為了吸引更多遊客,芬蘭旅遊局在1984年決定,將Rovaniemi及其周邊地區打造成“聖誕老人村”。

當年12月,Lapland的州長Asko Oinas宣布Lapland為“聖誕老人之地”。

Santa Claus Village Post Office Postmark, Nappapiri, Finland.

1985年,距離Rovaniemi數英里外的聖誕老人村開業,配有一個郵局,該郵局使用特別的“北極圈”郵戳。

1989年,芬蘭16家最大的公司成立“聖誕老人土地協會”,以營銷聖誕老人主題。該協會把“聖誕老人”從Lapland送到遠在美國加州的Beverly Hills進行宣傳,促進旅遊業。

聖誕老人村已經完全產業化。郵局員工打扮成精靈的樣子為顧客提供服務,該郵局每年收到50萬封寫給聖誕老人的郵件。如果你願意支付7.90歐元,你就可以收到來自聖誕老人的回信。當地郵局每年要寄出上百萬的郵件,遊客們對“北極圈”的郵戳趨之若鶩。

08sld9

聖誕老人村一年接待遊客約50萬人,現在,聖誕老人村正在獲得中國遊客的歡迎。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聖誕 老人 怎麼 變成 芬蘭人 芬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4963

WOW! 芬蘭 搶攻聊天室!芬蘭首推國家貼圖

2015-11-23 TCW

如果用貼圖表現台灣,哪個圖案最有代表性?是融合傳統與現代的本土布袋戲、夜市小吃?還是追逐高度的台北一○一?

芬蘭政府老早就想到這問題,更率先發行全球第一套國家貼圖!逾三十款貼圖,將在十二月一日亮相,芬蘭外交部搶先公布三圖案嘗鮮。

首先是重金屬樂手,長髮造型加上搖滾手勢,說明芬蘭是孕育死亡金屬樂的國度。第二,則是三溫暖中的裸男裸女,因三溫暖不但發源自芬蘭,更是家家戶戶的基本配備。壓軸的則是「牢不可破」的經典,諾基亞(Nokia)手機3310。就算諾基亞品牌光芒不再,仍是芬蘭人共同的記憶與驕傲。包括中文在內,「這是芬蘭」(thisisFINLAND)耶誕月曆將提供十三種語言版本,到耶誕夜為止,每一天都會揭露一個代表芬蘭的emoji(表情符號)免費下載。

撰文者吳和懋

 
WOW 芬蘭 搶攻 聊天室 聊天 首推 國家 貼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7312

芬蘭新手遊傳奇,每員工年產值三億元 把員工當細胞管 它超越憤怒鳥

2016-04-11 TCW

研發失敗開香檳慶祝,不拚公司規模、不衝刺產品數,超級細胞僅靠四款遊戲,吸引全球一億玩家,去年獲利逾三百億元。

國內遊戲股去年財報出

爐,十二家公司竟有一半虧損,以昔日遊戲股王網龍為例,當年於線上遊戲極盛時期,股價一度超越宏達電,如今連十季虧損,網龍總經理呂學森直指,產業正經歷從網頁遊戲轉往手機遊戲的陣痛期。

然而,正當台灣遊戲公司還努力轉型至手機遊戲領域時。

一家遠在北歐芬蘭的小公司「超級細胞」(Supercell),剛宣布其全球玩家人數突破一億,其執行長潘納寧(Ilkka Paananen)說:「我們的遊戲玩家遍布地表上每個國家,除了吐瓦魯以外。」潘納寧敢誇下海口,是因為超級細胞正是目前地表上最賺錢的手遊公司。根據統計機構App Annie估計,超級細胞已連續兩年蟬聯手遊獲利王。超級細胞去年營收為二十三億美元,淨利近十億美元(約合新台幣三百二十億元)。比《開心農場》開發商Zynga和《Candy Crush)開發商King還會賺。

驚人的是,這家公司成立五年來,只有一百八十名員工,只發展四款遊戲如《部落衝突》和《卡通農場》等,平均每位員工每年創造一千一百多萬美元的營收,相當於新台幣三億多元。這個數字是電玩大廠藝電(EA)的二十二倍。

每個團隊最多十五人

其吸金力,讓軟體銀行孫正義也砸下至少十五億美元投資,搶當超級細胞最大股東。

超級細胞成功秘密其實是:把企業分裂成很多小細胞。

大多數遊戲公司創辦人是研發背景出身,但潘納寧畢業自商管科系,在創辦超級細胞之前,他曾創辦過一家成功的遊戲公司Sumea,在二〇〇四年將其出售給藝電創辦人霍金斯(Trip Hawkins)的遊戲工作室後,他始終沒放棄再創業的念頭,二〇一〇年,當他看到網飛(Netflix)的扁平組織文化後,他決定創辦超級細胞。

超級細胞的組織管理師法網飛,成立時只有六個人,現在雖有一百八十人,但為保持彈性和效率,超級細胞高度授權每名員工,每一個團隊不超過十五人,就算是每天為超級細胞帶來一百五十六萬美元營收的遊戲《部落衝突》,其組成團隊也少於十五人。

不同於PC遊戲時代,暴雪一款電腦遊戲大作《魔獸世界》就有二百五十名設計師。

潘納寧相信,在手遊產業,團隊小,沒有繁複的決策,才能快速回應市場需求。

「我的目標是成為全世界最沒有權力的執行長。」潘納寧接受《連線》雜誌專訪時說。

在超級細胞,他把業界最優秀的人請來,組成各自的小團隊後,他就是百分之百授權,主要的工作只有支援需求。

小組可自行決定遊戲存廢

在超級細胞,團隊可以自主決定遊戲開發進度,甚至決定存廢後,才通知執行長。因為,沒有人會比遊戲製作人,更了解一款遊戲的前景。

組織變扁平,更有利於超級細胞塑造企業文化:只為了追求最好的遊戲而存在,這讓團隊不會為了權力升遷,執意發展前景有限的產品。

截至目前為止,超級細胞只推出四款遊戲,但砍掉未發行的就有十四款,超級細胞遊戲開發主管道威(Jonathan Dower)形容自家公司就像是「遊戲界的連續殺人魔」,因為十款遊戲當中,有七款在樣品階段就宣告腰斬,兩款則是在測試階段就說再見,最後留下來的只有一款。

每砍一款遊戲,公司內部就開香檳慶祝失敗,並分享經驗。團隊解散後,人員到其他團隊再開始。失敗,對他們而言是最好的學習。

超級細胞信仰:簡單、專

注、不求變大。即便公司已年賺新台幣三百二十億元,公司仍維持小團隊運作。潘納寧顯然不想追隨傳統組織的管理邏輯,他說,「我認為人們最常犯的錯誤就是,太容易把其他公司的東西照搬過來用。」有意思的是,去年底中國媒體提及阿里巴巴集團組織改組時,多直指這家大公司是在師法超級細胞。因為網路時代決策分秒必爭,大家現在必須學習:如何聰明把自己做「小」。

一隻憤怒鳥,讓芬蘭贏得手機遊戲王國的美名,雖然,憤怒鳥開發商Rovio連續三年虧損,但超級細胞順利接棒,估值突破五十五億美元,成全球最火紅的手遊公司。從Rovio到超級細胞證明了,資源與市場規模不是唯一決勝點,關鍵是你願意為理念,貫徹與顛覆到什麼程度。

撰文者李欣宜

芬蘭 新手 傳奇 員工 年產值 年產 三億 億元 細胞 超越 憤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2442

微軟確認將關閉芬蘭研發中心並裁員1350人

據新浪美股報道,微軟公司周一確認,將關閉在芬蘭Tampere的研發中心,並在該國裁員至多1350人。此舉是微軟5月份宣布的在智能手機業務領域裁員1850人計劃的一部分。

2014年,微軟以72億美元收購諾基亞手機業務,但未能使該業務“起死回生”,微軟去年宣布了75億美元的減記,並裁掉了7800個職位。這意味著,微軟在手機部門的總減記已遠遠超過收購諾基亞業務的原始成本。

微軟 確認 關閉 芬蘭 研發 中心 裁員 135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4201

史上最特別的生日賀禮:芬蘭獨立百年 挪威要送一座山

這應該是最獨特的“生日賀禮”了,如果成真的話。芬蘭2017年將迎來獨立一百周年,“鄰居”挪威考慮把兩國交界處哈爾蒂山的頂峰贈給缺乏高山的芬蘭,作為賀禮。

英國《衛報》28日報道,挪威首相埃爾娜·索爾貝格告訴挪威國家廣播公司:“正在研究此事,尚未作出最後決定。”

嗯,意思就是這事也不是完全不靠譜。

在某百科里,此事已經寫進名片了:

哈爾蒂峰的位置:

哈爾蒂峰上的“風景”:

哈爾蒂山頂峰海拔1365米,不在挪威最高的200座山峰之列,但它一處海拔1324米的較低斜坡竟是芬蘭境內的最高點。

所以芬蘭的最高點竟然在挪威連top200都排不進!一向心寬的挪威人民也顯然也看不下去了。

“送山”倡議發起人比約恩·哈森,在2015年7月致信挪威外交部稱,挪威只需稍作“讓步”——縮小0.015平方公里國土,便能讓芬蘭人歡欣鼓舞。

哈森不是可不是滿嘴跑火車,他退休前是一位地球物理學家。為“送山”這事他還做過一番研究。

哈森認為,18世紀50年代劃定的兩國邊界線“從地球物理學角度不合邏輯”,讓芬蘭的最高點只是一處山坡有失公允。

哈森的倡議得到眾多挪威和芬蘭民眾支持。社交網站“臉書”上“哈爾蒂山作賀禮”的頁面收獲數萬個“贊”。

雪中哈爾蒂山頂峰,人跡罕至

地理課本告訴我們,挪威海岸線長2.1萬公里(包括峽灣),多天然良港,且是南北狹長的山國,斯堪的納維亞山脈縱貫全境,高原、山地、冰川約占全境2/3以上。

很顯然,挪威人也認為自己“不差山”,哈爾蒂山附近挪威卡夫約德市的市長斯韋恩·萊羅斯說,把哈爾蒂山頂峰贈予芬蘭會是一份“好禮”,而且挪威也不會因此有多大損失,要知道,挪威境內最高峰格利特峰海拔足有2469米。

挪威“送山”倡議要實現,面臨阻力。

作為回應,挪威外交部稱贊了哈爾森這一建議,但是指出,挪威憲法第一條便規定挪威是“一個自由、獨立、不可分割、不可轉讓的王國”。不過,挪威北極圈大學法學教授厄於溫·拉夫納說,過去,為適應河床、沙洲和小島位置的改變,挪威同芬蘭、俄羅斯的邊界都曾作過小幅調整,憲法不適用於邊界“微調”,微調,微調……

(綜合參考:新華社、英國每日電訊、環球時報等)

史上 上最 最特 別的 生日 賀禮 芬蘭 獨立 百年 挪威 要送 一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7840

從“貪食蛇”到“憤怒的小鳥” 芬蘭遊戲的涅槃

2016年China Joy上周在上海火熱舉辦。趁著Pokemon Go的爆紅,一大波手遊也在此次展會上嶄露頭角。來自芬蘭遊戲行業的資深人士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憤怒的小鳥也有望推出AR手遊版本。

2014年,芬蘭遊戲行業營收超過10億歐元,同比增長超過10%,整個產業價值接近30億歐元。目前整個歐洲遊戲行業的從業人員約21000人,而芬蘭從事遊戲行業的人數只有區區3000人,“精兵作戰”和年輕化是芬蘭遊戲行業的顯著特點。遊戲開發工作室的平均規模僅為4人。以Supercell所開發的最為著名的《部落沖突》為例,開發團隊不過8人,Supercell的整體規模至今只有190人。

幕後功臣“諾基亞”

你一定還記得在沒有iPhone之前,那款讓你印象最深刻的手機遊戲——諾基亞的“貪食蛇”。從1997年在6110手機上開發第一款手遊“貪食蛇”開始,諾基亞就奠定了芬蘭手遊行業的基礎。2005年,“貪食蛇”被預裝到3.5億部手機中,簡單又具有吸引力的“貪食蛇”很快成為一款現象級的手遊。

此後,財大氣粗的諾基亞還通過“外包”業務養活並壯大了一大批小型的手遊公司,其中就包括發明“憤怒的小鳥”的Rovio公司,也為芬蘭手遊在全球的崛起埋下最初的“火種”。

後來盡管諾基亞在移動市場的競爭中衰敗了,但公司還是慷慨解囊,成立了2.5萬歐元的啟動資金,來扶持諾基亞的前員工。這筆資金結果意想不到地觸發了一大批諾基亞技術人員的創業潮,手遊是其中一股最為強大的力量。而且諾基亞在被微軟收購以後,給赫爾辛基原本求賢若渴的手機遊戲公司帶來了巨大的人才機遇。於是,包括管理、市場和技術方面的人才不斷花落赫爾辛基的手機遊戲公司。

對於芬蘭而言,諾基亞帶來了大量信息產業方面的投資和人才,這些都是日後遊戲產業崛起的關鍵。

剛剛被騰訊以86億美元收購的芬蘭手遊公司Supercell的創始人、CEO Ilkka Paananen表示:“微軟的收購對芬蘭科技界來說是一件好事,這能讓我們忘掉諾基亞過去的輝煌,從而讓我開始創建新的能為我們國家帶來增長和財富的公司。”

冬天的黑夜格外漫長的芬蘭人,對於室內娛樂活動的需求很大,這在客觀環境上促進了手遊行業的發展。事實上,早在家用電腦在芬蘭流行之時,芬蘭的年輕人就開始自行研發遊戲。後來電腦遊戲興盛,無論在CS、WAR3,還是魔獸世界,頂尖的一批團隊或個人里面,總能看見芬蘭人的身影。

遊戲行業無秘密

“芬蘭這個國家很小,沒有人會想著在國內競爭,大家都想著怎麽樣攜手走出去,開發屬於芬蘭的全球性的產品。任何一家公司成功了,作為芬蘭人,都會覺得很驕傲。”Reforged工作室創始人Teemu Vilen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獨家專訪時表示。

對於Vilen來說,正是芬蘭遊戲行業開放的文化造就了這個國家如此高的遊戲研發水準。

“這里有高度的信任,合作是非常重要的,你不會去破壞這種信任。”Vilen對記者表示,“我們每個月都會定期舉行一個多達500人的聚會,大家談論行業里的事情,共享一些數據和資源,這些都是基於信任,大家都毫無保留的。”

之所以選擇和網易合作,正是基於芬蘭企業瞄準全球市場的目標定位。Vilen說:“雖然我們玩了三十幾年的遊戲,對全球遊戲市場也有深刻的了解,但是中國市場有它的獨特性,因此我們需要很強的中國合作方,讓我們的遊戲走向世界。”

他還向《第一財經日報》獨家透露,正在研發一款未來會帶給中國玩家的遊戲。“我們未來會開發一款非常激烈的對抗遊戲,適合多人競技參與,具有很強的社交屬性和技巧性,也能讓玩家進行實時的一對一的對抗,具有很強的體育競技的元素。”Vilen的神情上寫著對這款遊戲的前景充滿信心。

“我上半年到北京、廣州的一些工作室考察,我問他們有多少人,他們告訴我有400人、1000人,在芬蘭這真的是無法想象的。”Vilen介紹稱,“在芬蘭,精兵作戰是遊戲工作室的特點,每個人都擁有很資深的經歷,他們不會浪費時間在過度管理或者官僚主義上,而是一心一意撲在項目上。我更喜歡這種工作方式。”

正像Ilkka Paananen所言:“當大浪湧起時,潮水將托起所有的船只。”這句話已經被芬蘭遊戲行業奉為經典。無論是最初的諾基亞,還是現在的Supercell,合作和資源共享始終是芬蘭人立於世界遊戲巔峰的秘訣。

誰是下一個Supercell

2013年底,Rovio最受歡迎的遊戲“憤怒的小鳥”總下載量突破了20億次,公司3年內業務規模擴大100倍;2014年2月,Supercell發布財報宣布,《部落戰爭》(Clash of Clans)及《卡通農場》(Hay Day)的成功幫助公司獲得超過1億美元的凈收入,成為全球最賣座的手遊。芬蘭的遊戲IP正在創造歷史性的價值。

像Reforged這樣的芬蘭工作室還有很多,它們未必都想成為下一個Supercell,但是它們希望借中國資本的勢力打開全球市場的大門。已經在中國有運營的芬蘭遊戲公司唯我樂園(MyGamez)就聯合另一家還未進入中國市場的芬蘭的遊戲開發公司Dodreams在本次China Joy上推出一款多人競技的移動遊戲《向前沖》(Drive Ahead)。Dodreams創始人Erik Pontiskoski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我們來中國尋求與本土資本合作,因為芬蘭很小,所以大家都向外看,要知道中國是全球最大的遊戲市場。”

MyGamez聯合創始人、CEO Mikael Leinonen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芬蘭人對產品的要求很高,無論是設計還是技術層面,這也是我們希望把更多芬蘭的遊戲引入中國的原因。”

今年的China Joy期間,芬蘭遊戲行業協會率領芬蘭史上最大遊戲代表團首次探營ChinaJoy,其中就包括Ilkka Paananen。

芬蘭遊戲行業總監Koo Pee Hiltunen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芬蘭公司的挑戰在於:兩地商業模式的差異太大,競爭更加激烈。此外,包括支付、監管等方面的政策都面臨巨大障礙,因此最有效的進入中國的方式是尋求正確的當地合作夥伴。”

芬蘭遊戲分析機構Gamerefinery創始人、CEO Markus Ramark表示:“IP的力量越來越大,遊戲發行商和開發者已經進入到另一個戰場。”

貪食 食蛇 憤怒 小鳥 芬蘭 遊戲 的涅 涅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7923

芬蘭試行提供全民基本收入 每人每月將發4200元

政府提供全民基本收入(Basic income)的構想自誕生之日起就爭議不斷,今年6月,瑞士全面公投否決了這一提議,不過現在,第一個進行這項測試的歐洲國家出現了,芬蘭政府近日表示,該國明年起將進行“全民基本收入計劃”試驗,向每位公民發放560歐元(約合人民幣4200元)月工資。

根據計劃,該試驗由芬蘭社會保險局開展,將隨機挑選2000名工作年齡的芬蘭公民發放560歐元的月基本收入。樣本將從目前失業援助的收益者中挑選,為了為了防止選擇性偏差,被選中者將被強制參與這一計劃。同時,芬蘭政府還將建立未獲得基本收入的對照組進行比較。

考慮到試驗主要是為了測試對就業的影響,學生和老年人將被排除在實驗組和對照組之外。

芬蘭政府稱,這次試驗也是為了踐行15月前當選的總理西皮萊(Juha Sipila)的競選承諾,商人出生的西皮萊想看看這項措施是否能夠“減少官僚主義”及“促進就業簡化福利系統”。

《環球時報》援引瑞士《巴塞爾日報》26日稱,試驗計劃將於9月9日前公開咨詢後正式確定。瑞士《商報》稱,此前芬蘭政府曾透露,隨著計劃推行,該國公民每月全民基本收入金額可能將提高到每月800歐元。

提供基本收入並非天上掉餡餅

基本收入是指從政府的收入中拿取部份配額作為全民的基本收入,該收入不需要任何條件與資格,只要是屬於本國國民者,每個人都可以拿到一筆基本收入。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提供基本收入的想法雖然在政治實踐中並不多,但早有大量的理論支持,從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到米爾頓·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這個想法獲得了驚人廣泛的支持。

英國智庫——英國皇家藝術學會(Royal Society of Arts)就曾發表了一份報告,熱情洋溢地支持了這個想法。荷蘭記者呂特赫斯·布雷格曼(Rutger Bregman)也同樣熱衷於這個想法——他在論述有力的近作《現實主義者的烏托邦》(Utopia for Realists)中,對這個想法進行了概述。

支持者認為,如果國家為每個人提供基本收入,無論他們是做什麽的,或者需要什麽,將構築起終極的社會安全網。

雖然有些人質疑提供全民基本收入會大量養懶人,而事實上,發放全民基本收入並非是一項增加福利的做法,甚至相反,這一想法的初衷是削減政府福利支出。

例如,芬蘭的福利制度非常複雜,比如失業救濟金就有很複雜的計算公式,與失業者此前的收入等掛鉤。而芬蘭人實施全民基本收入後,現有的失業金、住房補貼等社會福利補助金將取消。因此支持者稱這一改革不僅不會養懶人,還會促使一些人進入勞動市場,因為全民基本收入的數額會低於很多人領到的失業救濟金等社保。

德國N24電視臺稱,2014年,芬蘭的社會福利支出達660億歐元。而如果改成為每個芬蘭人發放800歐元基本收入,財政預算僅需480億歐元。很明顯全民基本收入計劃可節省政府開支。

因此有人調侃,只有那些願意窮人損失一大筆錢的人和算術不好的才會支持這種計劃。

或成福利改革方向

不管怎麽說,芬蘭已在福利改革中走在了歐洲的前列,今年6月5日,瑞士在公投中否決向每個公民發放全民基本收入的提案,該提案旨在向每個成年公民每月發放2500瑞郎(約合1.65萬元人民幣)基本保障工資,未成年公民625瑞郎(約合4205元人民幣)。

目前芬蘭已邁出全民基本收入的第一步,成為歐洲福利改革的先鋒。此前,荷蘭在烏特勒支市開展了基本收入試點項目,瑞典也正討論相關計劃。全民基本收入未來或將成為歐洲福利政策的新樣本。

雖然瑞士人認為這項改革將使得瑞士人變懶,國家喪失活力,芬蘭民眾對全民基本收入計劃的看法顯然正面的多。民調顯示,69%的芬蘭人贊同這一計劃,不過很多人認為基礎收入額度提供的收入有點少,每月1000歐元更為合適。另外目前瑞典和荷蘭都在討論類似計劃。

而歐洲以外的地區的政策實驗已經展開,今年上半年,慈善機構GiveDirectly宣布在肯尼亞將實行一項隨機試驗的計劃。在該實驗中,6000名肯尼亞人將在逾10年的時間里始終獲得基本收入。

芬蘭 試行 提供 全民 基本 收入 每人 每月 將發 420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2273

後諾基亞時代 芬蘭還有哪些商業秘訣

在這個處於北緯60°的北歐小城赫爾辛基,略有些淒清的街頭,叮當作響的有軌電車掠過古老而縱橫的青石路面,它們偶爾會緩緩地駛向遠處的“諾基亞大樓”。

作為北歐巨人的神話,諾基亞帶領芬蘭進入了一個全新的電子工業和通信技術的時代——在其鼎盛時期,諾基亞為芬蘭貢獻了4%的GDP和1/4的公司稅。

諾基亞奇跡連同全球化震動了整個芬蘭傳統民族經濟工業領域的結構,即使在諾基亞沒落的今天,也依舊深深地影響著這個民族的性格與文化。

初創企業文化

諾基亞的“倒下”確實帶給芬蘭人一些驚恐與不安,芬蘭經濟也略顯步履蹣跚。

芬蘭國家統計局發布報告顯示,今年上半年僅有26517名新生兒在芬蘭出生,比去年同期減少900人,而死亡數比出生數多750人。

而這低生育率的背後正是經濟形勢的不明。《華爾街日報》2015年報道稱,芬蘭連續3年陷入經濟衰退,債務水平接近歐盟規定的上限,官方估計失業率高達13.4%。

正是在這特殊的社會背景之下,血液中流淌著創新精神的芬蘭人,迎來了“後諾基亞”時代的創業潮。“芬蘭的大公司不是很多。在諾基亞倒下之後,許多高技術人員流入了創業市場。”芬蘭籍華人柴學剛曾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

芬蘭擁有世界第一的人均初創企業數足以說明一切。

在歐洲,推進初創企業發展的活動方面,芬蘭是排在第一位的,特別是技術領域的初創企業,芬蘭國家技術創新局項目經理Mika Klemettinen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我們每年對於企業或學術的資助可以達到6億歐元。幫助初創企業成長並且和大型企業取得密切的合作,這樣可以使得我們的開放性的系統變得更加完善。”Mika如數家珍。

而在芬蘭國家技術創新局的投資列表中,記者看到了芬蘭著名的非營利加速器阿爾托大學“創業桑拿”——這也是匯集世界1400家初創企業、750名投資人,舉辦投融資對接會3800場,受到全球2.5億人的關註的初創企業投資盛會slush的主辦方。

“我們一年會舉辦兩次創業者活動,會在1400個公司中選擇15家,也就是說只有2%會被選中——它們會享受5個星期的輔導和咨詢服務:80名專家,都是創業者和投資人,他們會把他們的創新創業的經歷、經驗甚至自己的人脈提供給這些企業。”阿爾托大學“創業桑拿”首席執行官Panu Palijkka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這里有分享、研討以及一對一的對話等活動,幫助解決他們各自的問題。

目前,“創業桑拿”項目中畢業的有194家公司,作為非營利組織,“創業桑拿”不占任何公司的股份,而且對任何公司或個人的服務都是基於誌願者的服務。

“我們並不擅長營銷推廣。”Panu靦腆地一笑,“但很多初創企業它們的技術是好的,產品也是過硬的,所以我們會將它們的技術、產品和商業對接,提供這樣的服務,幫助它們最終推向市場。”

Panu認為,在芬蘭一個優秀的初創企業想要脫穎而出,就必須擁有良好的團隊、能力和態度,要有自己的產品或是自己的客戶群體,僅僅靠一個PPT和演說是遠遠不夠的。硬件方面尤其嚴格:不具備5~6年產品的研發是很難走出去的。

芬蘭非營利加速器阿爾托大學“創業桑拿”中的創業者

“虛擬現實、增強現實以及3D等方面都是我們較為青睞的方向。而在俄羅斯,大學城設有專門的初創企業樞紐和初創企業中心,都來自於學校的研發,所以在科學技術領域是比較優秀的。”Panu補充道。

值得一提的是,阿爾托大學所有的教室、實驗室包括“創業桑拿”都是非常開放的空間,不管是學生還是企業都可以隨時進出做作業或者處理企業事務。

Panu開玩笑地說道:“有些項目真的很難理解,去年俄羅斯有個項目關於‘核電池’,我們真的是一無所知。”

數據共享

芬蘭信息通訊技術和數字化產業部主管Hanna Marttinen-Deakins在Team Finland總部會議室接受了《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的采訪,他們將芬蘭所有涉及國際活動的機構都匯聚到了一個辦公樓中,以便隨時溝通交流。

“把信息通訊技術和數字化應用到日常生活與社會中,使得國家更加強大,並且推動社會的可持續性發展。這是我們國家的每一個人都希望並這麽去做的。”Hanna抿了抿嘴角的咖啡說道,諾基亞雖然在轉型中顯出頹勢,但芬蘭人對諾基亞帶來的“技術精神”卻一直流傳著。

“在芬蘭沒有人會想著在國內競爭,大家都想著怎麽樣攜手走出去,開發屬於芬蘭的全球性的產品。任何一家公司成功了,作為芬蘭人,都會覺得很驕傲。”Reforged工作室創始人TeemuVilen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獨家專訪時表示。

數據共享的模式,是芬蘭人對競爭與分享最獨到的理解。

數據收集上來之後,將它們放到一個數據庫中,任何部門機構都可以基於這些基礎數據,進行有關的測試開發。“有時候我們解決的問題,可能我們都沒有意識到它們的存在。”阿爾托工業互聯網首席運營官JariJuhanko博士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

現在在芬蘭的5G網絡測試,正是依賴於數據共享的測試:參與者包括諾基亞、華為、愛立信在內的電信巨頭以及政府和中小企業共50個機構和組織,這是一個任何希望使用的用戶均可以參與的5G商用測試。

Mika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說:“在測試的過程中,我們並不把5G看做是一個在電信領域中垂直的、簡單的網絡,更多的是提供了一個平臺,把各種數字化技術、應用和網絡安全等都融入到這個平臺,大家都可以使用和分享。”在測試過程中,如何使用這些網絡來提供更多服務和應用是重中之重,比如互聯網、智能交通、能源、媒體、電子健康等領域的解決方案。

比如智能數字化交通,需要在汽車、地鐵、私家車、共享車等之間選擇,找到最佳交通出行方式的解決方案。這不僅需要依賴於高質量的網絡,交通部門的開放數據也是非常重要的。

“我們知道終端用戶的需求是驅動力、技術是保障,而重中之重是如何更好地進行各部門之間的合作、更好地使用與共享這些開放的數據。”Hanna表示,芬蘭對於公共信息的獲取是非常便捷的,公車公司或者交通部門將它們的數據完全開放出來,而這些數據的背後,各大公司都在思考如何利用這些數據進行創新——而這有利於推進社會的進步。

值得一提的是,在芬蘭有法案明確規定,如何處理並二次使用這些公開的數據,其中一個原因是他們過去45年的健康和社會領域的數據一直儲存在中央系統中,甚至包括DNA領域的大量數據——這些給很多的企業帶來了商機。

“當大浪湧起時,潮水將托起所有的船只。”這句話已被芬蘭人奉為經典。無論是最初的諾基亞,還是現在的眾多芬蘭企業,合作和資源共享始終是芬蘭人的商業秘訣。

諾基亞 時代 芬蘭 還有 哪些 商業 秘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8318

芬蘭獨家研製100%環保柴油 進軍亞洲

1 : GS(14)@2010-11-14 17:19:01

2010-11-06 iM

當香港政府及部分國家正積極研發電動汽車之際,以環保見稱的北歐小國芬蘭卻沒有追逐這股潮流,而是利用天然資源,致力提煉生物柴油。這種柴油由生物原料,包括植物油及動物脂肪提煉,較傳統石化柴油導致溫室效應的氣體排放量低40%至80%。而這家由芬蘭政府擁有逾一半股份、本身有提煉石化柴油的石油公司Neste Oil,甚至將生物柴油科技推展至毋須重新將汽車改裝,就能直接運用和發動引擎。

這家擁有獨家提煉生物柴油技術、去年營業額達96億歐元(約1,034億港元)的企業,正摩拳擦掌把業務擴展至亞洲,剛在新加坡建成全球最大規模的生物柴油煉油廠。

記者早前到訪芬蘭,在油公司安排下親身感受了一趟100%高純度生物柴油汽車之旅,並深入煉油廠,認識這家國有企業如何迎合環保大勢,為生物柴油找到機遇。

踏上這趟環保旅途之前,記者先被邀請到Neste Oil的總公司,位於距離首都赫爾辛基市中心約半小時車程的Espoo商業區,甫踏進辦公大樓已感受到環保氣息。地下的接待大堂沒有亮燈,遇上芬蘭秋季天氣時晴時雨,加上清晨時分天色不明朗,僅靠落地玻璃透進來的光綫,室內確實有點暗,但這樣卻又叫等待的人不會錯過窗外平靜的波羅的海。

記者被帶到會議室,同樣飽覽無敵海景,但更吸引記者目光的卻是放在桌上的3樽透明液體。油公司Sustainability and HSSE高級副總裁Simo Honkanen隨即叫記者打開其中一瓶貼着「100% Green」標籤的來嗅。還未待記者說出感受,Simo已急不及待說:「你不會嗅到甚麼氣味,雖然它被稱為柴油,但它卻是生物柴油,在化學上卻是完全不同的產品。」的確,記者怎也嗅不出平時經過油站的刺鼻汽油氣味。

不用改裝引擎油站設施

Simo解釋,這瓶100% Green是於今年初成功研發的第二代生物柴油,是以植物油加廢棄動物脂肪提煉而成的碳氫化合物,其生產成本較第一代更低,造成污染更少。不過,這款生物柴油仍未獲允許廣泛使用,現正處於試驗階段,只有特定人士包括Neste Oil部分員工及10多名指定的普通駕駛者可以試用。測試由今年5月開始,為期約1年,以了解柴油用於不同性能車輛及駕駛情況下的表現,之後則有待汽車業界批准才可推出市面。

雖然100% Green正在試驗階段,但油公司已有另一個品牌NExBTL,將生物柴油與石化柴油混合的產品,在芬蘭的南部有售。Simo隨即拿起眼前的NExBTL柴油,表現堅定地說:「It is a super product.(這是超級產品。)我都正在使用它,但我更期待可以使用100% Green。」

接着,他更落力推介NExBTL,「我也是駕駛普通汽車,用這種生物柴油不但令引擎更潔淨和減低排放,而其更大好處是,由我第一日使用開始,就不用把汽車引擎修改作出遷就,而且連油站設施都可以照舊使用,這便有別於傳統的生物柴油,要把汽車機件作技術性的改動才可。」

Simo所指出的,正是目前香港政府為減排而致力推動環保電動車的問題。為環保而要司機棄用石化柴油轉用電動的話,除了要換車外,還要有能源供應系統配合,情況就如同香港的士於1999年由柴油轉用石油氣,不但要政府資助換車,油公司亦要增設加氣站配合,為環保增加成本。

他繼續解釋,使用他們研發的生物柴油,沒有任何技術上的問題,汽車引擎性能仍然良好,廢氣的排放也明顯減少。為了證明他所言非虛,Simo特別安排了一輛用100% Green柴油推動的汽車,給記者提供一趟環保駕駛之旅,前往距離總部一個多小時車程的Porvoo煉油廠參觀。

環保柴油車由富豪生產

Simo因為要出席會議,沒有同行,由公司的外務傳訊經理Kaisa Lipponen來駕駛這部環保車。Kaisa介紹,公司內有80部車專門使用100% Green柴油,平時公務上也有使用。她笑說自己也有多次乘搭這車的經驗,但駕駛它則是首次。

這部用了環保柴油的汽車由Volvo(富豪)生產,除了車頭蓋貼着100% Green Diesel標誌外,由外觀至車廂設計都與普通私家車無異,僅一處最特別是發動汽車引擎的設計,並非如一般汽車般在軚盤旁插匙,而是用那個像鎖匙扣般的感應器,插入錶板上的插槽內,再按掣啟動。裝置特別到連Kaisa也要花一點時間才能適應,但她解釋稱,這設計並非特別配合使用100% Green而設,只是車廠研發的新設計罷了。她要再次強調,汽車毋須因為使用生物柴油而改裝。

在駛上旅途之前,Kaisa不忘要為汽車加油,全赫爾辛基只有3個油站參與試驗,供應100% Green柴油,距離Neste Oil總公司數分鐘車程遠便有一個,但要用這種仍在試驗中的生物柴油,必須持有特別的油卡方可。

由Neste Oil總部前往煉油廠,沿途都是平整的公路,交通暢順,Kaisa笑稱,在芬蘭是不會發生像香港般的交通擠塞,只會有交通狀況,然後她指着前面,在交通燈前有不足十輛車等候轉燈開行,她說:「對芬蘭人來說這便是交通狀況了,平時不會有這麼多車排着隊的。」畢竟芬蘭的面積是香港的330倍,人口只有500 萬,人車爭路真的很少見。

縱使遇上芬蘭式的交通狀況,仍能準時抵達煉油廠。煉油廠戒備森嚴,記者即使有職員陪同,但拍照期間也常被查問。職員帶記者參觀的首站,就是每年生產NExBTL柴油量最高可達38萬噸的煉油區。但基於安全理由,記者只能在外圍參觀和聽職員講解。

斥60億元新加坡建油廠

要保證產量,確保有充足原材料供應很重要,植物油及動物脂肪是Neste Oil提煉生物柴油的主要原料。這些原料除了來自本土外,亦會從外地入口,例如主要的植物油材料棕櫚,便來自馬來西亞,動物脂肪亦有部分是從俄羅斯入口,所以油公司便自設碼頭以供應所需。

行程接近尾聲,去到生物柴油貯存庫,但這裏同樣門禁森嚴,記者雖無緣入內,卻在外面看到其他油公司的油車,例如港人熟悉的蜆殼(Shell)便是其中之一。職員解釋,Neste Oil的產品除了零售外,亦會批發給其他油公司。

原來他們生產的生物柴油,也有行家要來朝聖購買。難怪Neste Oil會如此雄心壯志擴展環保事業,斥資5.5億歐元(約60億港元)在新加坡開設全球最大的生物柴油煉油廠。該廠將於下月投產,年產量高達80萬噸,是現時芬蘭廠房年產量的兩倍,所生產的生物柴油更會出口到歐洲及美加。正如Simo在總公司時所言,這是個Big Market,他們要成為Big Player,就先得搶佔市場的最大份額。

生物柴油原料惹爭議

Neste Oil研發的第二代生物柴油,原料為植物油及動物脂肪,已較第一代生物柴油只用植物油,減少對可食用原材料的依賴。但新技術暫時仍無可避免要用上有食用價值的植物油,像Neste Oil便主要用棕櫚,有指是導致食物價格上漲,令貧民糧食不足的罪魁禍首,亦有指為種植棕櫚便要伐林,破壞環境,反對聲音不絕。

目前全球每年約生產4,000萬噸的棕櫚油,主要產自東南亞,而Neste Oil的棕櫚便是來自馬來西亞。其高級副總裁Simo在接受訪問時也坦言,使用可食用的棕櫚油來提煉柴油,確實引起爭議,所以油公司已使用經過環保機構認證的棕櫚,以確保減少對環境的破壞。

他無奈地表示,要製造生物能源,維持原料穩定的供應量很重要,而現時只有棕櫚的產量較穩定。不過,他們也認為不能依賴單一原材料,故此他們一向積極研究使用其他生物原料的可行性,例如現正研發海藻及微生物等,最近他們亦與當地一家造紙企業合作,嘗試將造紙後剩餘的廢棄木材作為原料,以減少對食用原料的依賴。

﹏﹏﹏﹏﹏﹏﹏﹏﹏﹏﹏﹏﹏﹏﹏﹏﹏﹏

Neste Oil

˙為芬蘭最大的國有控股企業,國家持股量50.1%

˙世界500強企業之一

˙背景:成立於1948年2月,原屬芬蘭跨國集團Fortum旗下,至2005年4月分拆出來上市

˙業務:汽車化工產品世界著名品牌,生產汽車及工業潤滑油、石油及天然氣開發、石油化工業、電能生產及相關項目建設、生物能源研發及提煉生物柴油等
芬蘭 獨家 研製 100% 環保 柴油 進軍 亞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1575

芬蘭

1 : GS(14)@2011-01-02 14:26:06

2010-12-25 iM
本刊直擊 全球最好住國家 芬蘭   

「生於芬蘭就像中了獎!」此話不誇張,這個北歐小國擊敗全球強國對手,今年獲《新聞周刊》評選為100個國家當中的「全球最佳國家」*(The world's best countries)第一位,在教育、生活質素、經濟活力、政治環境及健康照顧獲得的最高總分。

這個小國自千禧年開始屢創奇迹:連續4年獲世界經濟論壇選為「全球最具競爭力」國家;憑推動電訊科技創造國家經濟,令Nokia躍升為全球第一大手機品牌;高度投入優質教育,打造成國家品牌,全球爭相效法;致力環境保護,養育「綠色金庫」;支持高福利,提升國家競爭力。

在這裏,夏天不見日落,冬天不見白晝,因何會被評為全球最好住國家?記者跑到芬蘭,直擊這個全球最佳兼最具競爭力的國家,走入尋常百姓家,窺探當地人如何因着「芬蘭價值」而感到自豪。

*註︰http://www.newsweek.com/2010/08/ ... best-countries.html

﹏﹏﹏﹏﹏﹏﹏﹏﹏﹏﹏﹏﹏﹏﹏﹏﹏﹏

最佳國家國民

Case 1 上一堂著名芬蘭教育課

記者透過朋友介紹,認識了在芬蘭一家小學任教的女教師Outi Jolma。當她得悉記者到來是為了認識這個最佳國家,即義不容辭要給記者上一堂著名的芬蘭教育課。這堂課的形式可不是要記者坐下來聽她說,而是特別為記者安排到她執教的Askiston Koulu小學,來一堂活動教學。

學校位處的城巿Vantaa,距離首都赫爾辛基巿中心約半小時火車程,記者到站後,還要Outi駕駛私家車接載前往,約10分鐘後才到達,小學就位於村落內,有點鄉村小學的感覺。記者到訪那天,正值周末假期,雖然校內空無一人,卻沒有一絲冷清感覺,原因是只得一層像矮平房的紅磚牆校舍,內裏的布置充斥?愉快學習的氣息。

記者跟?Outi進入學校,在長長的走廊內沒有見到香港學校傳統放滿獎座的玻璃櫃,而是沿?牆壁擺放?一條一條長木凳和掛衣架,不時見到「大頭蝦」學生留下的物品:衣服、足球,還有鞋子。然後,Outi帶記者繼續前行,但參觀的首站不是炫耀校內有甚麼先進教學設施,而是看課室,還要不止看一間,而是看完一間又一間。

人人平等師生關係融和

走入3A的班房,由壁布板至牆壁都貼滿學生的繪畫和勞作,Outi指?牆上的貓咪勞作說:「這是我同事教的班,她喜愛動物,所以用小動物為主題,教學生做小手工來布置班房。」課室靠窗的位置前,放?有兩張梳化,一張是單人的,另一張是長梳化,Outi笑說:「這是老師從家中搬過來的,沒甚麼特別原因,她只想與學生分享,大家一起坐吧!」

香港學校的課室一式一樣,但這裏的課室則各有特色,其中一間把學生的美勞作品貼得滿滿,就連玻璃窗也布滿仿照教堂彩繪玻璃的圖畫,原來他們的班主任是教美術的;另一間課室的窗邊掛有一條繩,吊起一件件色彩繽紛的紙衣服,連內褲畫也毫不忌諱被放上去,像在家晾曬衣服般,原來是班主任想以日常生活作為班房主題。那麼Outi任教的那一班呢?布置很簡單,以綠草和樹木為主題,皆因她喜愛大自然,惟當中最特別的是多了一座鋼琴,因為Outi主要任教體育和音樂。

給房間設定主題,在香港的娛樂場所聽得多,但在中小學校舍卻甚少見。問題是,為課室設定主題背後,並非要學生投老師所好,而是別具意義,當中蘊含?「平等學習」的大道理。Outi解釋,在班房裏貼出來的學生作品沒有經過篩選,不是因為做得特別好才被貼堂,令每個學生都有同等的參與機會,從而建立對學校的歸屬感。

實施半日制小班教學

就像Outi經常強調,在芬蘭的學校裏,師生關係很親近,然後她坐在教師桌前,假裝平日上堂般,就像有學生站在桌邊,她微微把上身向前傾說:「每逢小息,我都無辦法離開班房,學生經常走過來跟我聊天,他們也會問我很多問題,弄得我沒時間休息。」

香港的小學現已不少採取全日制,但芬蘭的小學則屬半日制,以Outi任教的小學為例,上課時間會因應高低年級而有分別,低年級每日上課4小時,高年級則上 5至6小時,因此他們返放學時間也彈性處理,由早上8時至9時開始上課,到下午1時至2時放學。課堂期間,每小時有15分鐘小息。現時全校合共有200名學生,平均每班達30人,以芬蘭的小班教學體制,每班人數不可超過20人來說,已是超出極限,令Outi有時也不得已要忍心拒絕學生,答應他們遲些才傾談,好讓自己可以休息。

不過,校舍內沒有教員室,只有一間有大圓桌和Pantry的老師休息室,除了老師需要小休才躲在那裏以外,平日都是留在班房,因為與學生多溝通才是他們的工作,「我們喜歡與學生親近一點,若他們怕走過來跟我們說話,這樣就不好了。」Outi一邊整理牆上學生的勞作一邊說。

沒考試只有進度評核

「孩子在學校的生活是學習合作和接受教育,有時要他們勤力,有時要讓他們玩耍,有時也要讚賞他們。在學校小休的時間可以讓他們隨意一點,但上課時就要求他們專注。校園生活其實就是這麼簡單。」

學生在校園的生活簡單,對老師來說卻不是一個簡單的任務,因為在芬蘭的教育制度下是沒有考試測驗的,於是老師便要按照學生的進度,為他們度身訂造學習目標,所以Outi說她每日的工作都很繁忙,不是忙於改簿批卷,而是忙於評估學生的進度。

她每天下午約3時半放學,便踏單車返家。Outi與丈夫Ari和22歲的兒子Valtteri、19歲的女兒Lida就住在學校附近的社區,駕車約需15 分鐘就到。Outi的兒子正在大學修讀Media Technology,在學校附近租Studio居住,女兒則正在High School就讀,明年5月便要考大學入學試,希望可修讀英文。

Outi回到家,不是隨即就轉換身份做家庭主婦,而是埋首房內備課,一做便兩個多小時,然後她會約朋友打網球或有時要上課進修,直至傍晚6時許才安頓下來,於是打理家頭細務的責任就落在丈夫身上。Outi的丈夫在大學擔任教授,工作時間較彈性,平均一星期只需返校一至兩天,日常便留在家工作,所以買?煮飯便由他負責。

記者上過芬蘭小學教育課之後,便獲Outi邀請到她家作客,由她親自下廚炮製一頓豐富晚餐。Outi的家兩層高,約125平方米,由地下入屋,玄關位旁邊就是一對子女的睡房和桑拿浴室,樓上是客廳、半開放式廚房、Outi夫婦的睡房和一間書房,屋內的裝修都是典型的北歐風格,看上去就像宜家傢俬的示範單位般。

就在Outi預備晚餐期間,她的丈夫Ari便向記者介紹他們一家居住在這個最佳國家的生活,「我們在芬蘭屬於中產,可以說較中產高少許吧!生活已很不錯,我們擁有兩部車,在家中有自己的桑拿浴室,每逢周末,我們一家都愛享受桑拿,出一身汗後,晚餐都會食得健康和簡單一點。」

中產家庭月入10萬元

在Ari身邊的女兒也認同自己生長在較富裕的家庭,生活無憂。為了讓子女知道自己的生活已較其他人幸福,Ari亦毫不介意把家庭的經濟狀況告訴記者,他們的家庭每月收入9,500歐元(約9.7萬港元),交稅後淨收入6,000歐元(約6萬港元),但還未計一對子女每月兼職的數百元收入及讀大學的兒子獲得政府對大學生的津貼。一家四口的生活開支也不算大,每月約2,500歐元(約2.5萬港元),當中包括基本開支、兒子的Studio租金,和1,600歐元(約1.6萬港元)的按揭貸款。

他說:「在芬蘭的中產家庭,有些未必需要買屋,部分以繼承居多,我們當年都是因為父母賣掉他們在赫爾辛基的公寓搬到鄉村後,才獲得2萬歐元(約20萬港元)來補貼首期。」他們向銀行按揭20萬歐元(約200萬港元),6年前買下這間屋的價值是25.7萬歐元(約260萬港元),但隨?樓價上升,這間屋現已升值至30萬歐元(約300萬港元)。

不過這間屋升值了多少,對Ari來說也不太重要,因為他們追求的是生活質素,加上國家福利好,相對其他國家的人民,他們對金錢不會看得太?緊,所以他也慶幸自己在這個全球最好住的國家生活:「芬蘭是很安全、和平又守規則的國家,自然環境優美而且近在咫尺,加上教育是免費的,人人都獲得平等的機會,我們作為國民也願意支付高稅率,只是……」Ari突然變得嚴肅,記者以為他想說國家的高稅制,怎料他突然帶點輕佻笑說:「若果冬天不是只有黑夜,芬蘭就真是全球最佳國家了。」

...................

最佳國家國民

Case 2 沒經濟壓力的八十後

芬蘭家庭生活崇尚簡單自然,但予人愛追尋刺激的年輕人又可會一樣?21歲的Hanna-Kaisa Kauppine屬於芬蘭的新生代,出身自中產家庭的她,正代表?沒有經濟壓力下成長的八、九十後生活態度。

Hanna很重視記者的來訪,之前一日已開始準備,除了特別炮製了一餐地道晚餐:焗肉丸配薯蓉和牛油麵包外,更特別買了當地的零食,要一盡地主之宜,讓記者感受芬蘭風味。不過,在開餐前,她拿出兩張寫滿字的紙,原來她擔心不夠時間說出來,於是花了一整晚思考足以代表芬蘭的人和事物,不經不覺便寫滿了兩張白紙。

記者細心的看當中的內容,包括有演員、樂隊、時裝設計師、電影導演,就連芬蘭擁有美麗的自然環境、一年四季的氣候、打開水喉便可直接飲用的食水、夏天出現的午夜太陽、免費教育和醫療、超過1,000個湖泊和通往北極的鐵路等,都在這份芬蘭代表名單之列,可想而知Hanna多麼期待把她對國家的自豪大力推介。

長做兼職汲不同經驗

因為這份名單,令到Hanna的獨居小天地立即升溫,也打開了話匣子,坦白說出作為年輕一代的她對國家的觀感。

Hanna的父母經營鐘錶店,她在家中排行最幼,有一兄一姊。她於中學畢業後,根據國家的教育制度,可以選擇入讀High School或Career College,而她選擇了後者,修讀長者護理服務,3年前開始出來工作。

不過,她一直沒做過長工,只兼職工作,就在記者到訪期間,她才剛放完3個月的悠長假期,過幾天後便重返舊有的工作崗位,在長者長期護理中心任職護理員。那麼是甚麼原因令她不做長工?莫非與社會經濟有關?

「許多人都這麼問我,但永遠不要說我不用找長工,事實上我工作的機構也在聘請長期的員工,只是我覺得工作了一段日子,就有需要停下來休息,而且我也想趁年輕,在不同地方工作以汲取經驗,所以我才不想在同一家機構工作太久。」雖然Hanna說得頭頭是道,但對於來自香港擔心手停口停的記者來說,她的道理又變得似是而非。

不過,在芬蘭的跟Hanna年紀相約的年輕人,確實有很多都在做兼職,但大部分原因是為了進修。Hanna不諱言,若果肯做長工,以她的年資,平均月入應有2,000多歐元(約2萬港元),但她現在仍然收入不穩。

父母替子女買定居所

那麼她怎樣維持生活,尤其是住屋開支,在芬蘭,尤以赫爾辛基樓價高,沒有事業基礎的都買不起或租不起樓,更遑論沒有穩定收入?Hanna稍頓,輕輕整理蓋?梳化的紅布說:「我也知道自己很幸運,沒有經濟負擔,這間屋也是父母於9年前買下,為我們幾姊弟妹作打算,以備不時之需,我的家姐亦曾住在這裏,直至 10個月前便到我搬進來。」

她住的這個單位26平方米,有一個房、廚房、洗手間及露台,睡房和廚房都是開放式,整間屋的設計一眼便看通了。不用上班的日子,有時她會躲在家中睡覺、看雜誌,有時亦會從父母家把愛犬帶過來,然後一起出外散步和拍照,有時也與朋友聚會、看電影和聽音樂會,但她說平日不論是否需要上班,到晚上一有空都會返家與父母吃飯。

不過,Hanna說在赫爾辛基大部分像她般年紀的都愛去Clubs,但也有大多數像她般愛親近大自然,尤其夏天,她最喜歡就是到郊外和踏單車,也會和家人到芬蘭中部的夏屋度假,釣魚、燒烤、焗桑拿,「自然環境在芬蘭隨處都是,我真的很享受啊!」Hanna神情嚮往地說。

﹏﹏﹏﹏﹏﹏﹏﹏﹏﹏﹏﹏﹏﹏﹏﹏﹏﹏

環保芬蘭之最1

全民保「綠色金庫」

芬蘭全國七成的土地是森林,可以說,當地人自出娘胎就習慣見樹見林,每當跟他們談及國家之美,例必聽到「Nature」,可見保護大自然在芬蘭人心目中的地位之重。事實上,保護這片國家資源不止帶來美好的環境,而是保有「綠色金庫」,也保障了主要產業之一造紙業的發展。

芬蘭是全球最早制定環保法的國家,於2000年3月,開始實施新的《環境保護法》外,該國亦是全球首個徵收二氧化碳稅的國家,於九十年代初便開始徵收。而為了扶持環保產業發展,政府亦對環保產業提供資助,資助額可達到項目投資額的30%至50%。

推動環保還能為國家帶來經濟效益,根據芬蘭工貿部的統計,國家的潔淨能源技術出口,較九十年代提高了4倍,達38億歐元(約387億港元),佔芬蘭出口總額約10%,遠高於其他經濟合作組織的國家。

當然,芬蘭人擁有較強的環保意識,並非為了金錢,而是源自學校,環保教育課程早已被列入全國大中小學的教學大綱內,成為專門的課程,亦有專門的環保教育教師授課。

----------------------------------

教育芬蘭之最2

優質教育成國家品牌

芬蘭的教育模式已經成為該國的著名品牌,提到當地的教育,離不開免費、平等、愉快學習,若以實際比較,根據經濟合作組織(OECD)於2009年9月公布,每3年舉辦一次的「國際學生評估計劃」(PISA)報告,芬蘭青年一直名列前茅,其中在閱讀及科學領域稱冠,解決問題和數學則位居第2。芬蘭亦擁有全世界最高的大學生比率,2008年全國46%的男性和80%的女性都受過高等教育。

更多資源投放二?生

芬蘭為了提升下一代的競爭力,便於七十年代初進行教育改革,以「綜合學校」(Comprehensive School)的模式,讓7至15歲中小學生在同一所學校接受基礎教育。不少香港家長認為孩子要贏在起跑?,認為孩子愈早讀書愈好,6歲讀小一,但被視為全球最佳教育的芬蘭,小學入學年齡比香港還遲一年。

他們與香港一樣行9年免費教育,但所指的免費,除了在學費外,還有書簿、交通費和午餐都全由政府負擔。除了免費教育,芬蘭教育模式的中心思想是「平等」,不論任何年齡、種族、經濟背景和母語,但凡是當地居民都獲得免費學習的機會。正當其他地方對教育實行菁英制之際,芬蘭的教育卻反其道而行,為了實踐平等,他們更重視把更多資源投放在學習遲緩的學生身上,早在小學階段就把輔導計劃加入其中,於初期跟進,之後就不用補救,於是在芬蘭的學生學習表現差距很微,在 PISA的測驗中,校際的差距為全球第二小,不到5%,差距僅較人口只有30萬的冰島大。

老師須具備碩士學歷

要實行良好的教育制度,師資培訓極為重要,當地於1979年就規定中小學老師必須具備碩士學歷,師資教育從原本的3年,延長至5年,高中生畢業後要申請入讀師範學校,除了要看成績,亦要通過多次面試,確認具有教學熱誠與創新思維,才能擠進錄取率僅10%的師範門檻。

能在芬蘭的中小學執教鞭,為了確保持續進步,所以他們都要具備終身學習的能力和意願,好像Outi,她要成為體育老師,首先要修讀大學的體育教育課程,經過實習後才可當上體育老師,期間她會繼續進修,除了與體育有關的課程外,她亦於Vocational College完成音樂教學法課程,才合資格擔任小學的班級老師(類似香港的班主任)。她執教鞭16年,縱使工作多繁重,她仍沒有停止進修的打算,現在仍繼續進修音樂教學。

----------------------------------

福利芬蘭之最3

生在芬蘭如中獎票

芬蘭是典型的高福利政策國家,除了為國民提供近乎終身的免費教育,還有免費醫療、失業救濟金,以及65歲以上老人平均每月獲1,000歐元(約1萬港元)退休金外,還有爸爸可以放半年育嬰假每月領300歐元(約3,000港元)。若把國民應有的福利加起來,每個孩子一出生直到24歲,可以得到16萬歐元(約163萬港元)。難怪有人形容,生在芬蘭就像中了彩票。

芬蘭於六十年代推行社會福利,並深信這是「良性循環」的策略。該國的勞工經濟研究所所長認為,芬蘭能夠從重工業轉型為科技業,關鍵就在社會福利制度,「好的社會福利讓人願意冒險;冒險,才能促進競爭力」。在芬蘭,失業後有政府提供18個月、七成薪水的保障。

芬蘭的社會保障,由社會保險機構Kela負責,資金源自稅收,而所有津貼及福利補助條款受政府立法規管。不過,高福利的代價是以高稅制換來,芬蘭的所得稅由35%至最高超過60%,國家近一半的GDP來自稅收,位居全球第4高,即使國民願意捍衛國家的福利制度,但也有隱憂,國家以約30%的預算作為社會福利,其中長者服務支出佔最多,約29%,隨着人口老化問題愈趨嚴重,國家是否承受得了?

----------------------------------

科技芬蘭之最4

國家品牌Nokia iPhone挑戰急救亡

芬蘭於九十年代初經歷金融危機,為了推動國家經濟,政府除了改革金融體系救巿,亦致力投資發展創新科技,終於把本土手機品牌Nokia帶上國際舞台,不但令其成為全球手機巿場一哥,更帶領芬蘭的國家經濟起死回生,曾有紀錄Nokia佔國家的GDP超過50%,全國稅收亦曾有10%是來自Nokia。自此令芬蘭政府每年投入GDP的3%至3.5%發展高科技,僅次於以色列及瑞典。

不過,隨着各大品牌推出高端的智能手機,加上蘋果iPhone的爆炸性增長,Nokia的世界第一地位正受到動搖,記者曾訪問了芬蘭民眾,發現不止貪新鮮的年輕人追逐iPhone,就連中年人亦對Nokia這個本土品牌有離心。

像Rytsola一家四口,父母二人都轉用了iPhone,他們棄Nokia的原因,不是追款,而是對Nokia智能手機的不滿,Mrs. Rytsola說:「原本我和丈夫都是用Nokia的智能手機,但它經常壞,拿去維修了幾次都修不好。我是做建築師的,會把手機當記事簿,經常壞機實在太不方便,於是我轉用iPhone,它實在太好用了,就算Nokia日後推出新款型號,我都未必會返轉頭。」

可見Nokia在智能手機巿場明顯失去優勢,今年第二季,其利潤暴跌40%,而企業更換CEO的傳聞不絕於耳,記者到訪芬蘭期間,Nokia正式公布任命微軟商業軟件部門總裁史蒂芬.埃洛普(Steven Elop)為CEO,是Nokia成立145年以來第一位非芬蘭籍的掌門人。

消息傳出後,成為芬蘭連日來的報章頭條,電子傳媒亦大肆報道,更有晚報跟蹤報道前任CEO康培凱(Pekka Kallasvuo)的情況。不過,對於芬蘭人來說,對於Nokia更換CEO並不感到驚訝,認為企業利潤下跌,應該嘗試換人,為企業帶來新氣象。

雖然在智能手機巿場地位不穩,但在芬蘭仍有對Nokia依然忠心的一群,27歲的Johanna Tunttunen,由14歲用第一部手機開始就是Nokia,雖然身邊不少朋友都轉用iPhone,但她仍然覺得Nokia的軟件易用,而且她不是追求高科技的人,所以沒打算轉機。但她也不諱言,蘋果的產品也開始佔據她的世界,例如iPod,家中亦用Mac機,他日隨時轉用iPhone也不是沒有可能。

在街上所見,也不是每個年青人渴望擁有iPhone,在21歲的Viita、22歲的Castren和20歲的Barman(由左至右)當中,就只有 Barman是嫌棄Nokia不夠快而轉用iPhone,Viita則對手機沒有要求,貪Nokia夠低檔和便宜,所以還會繼續使用。

對於Nokia的轉變,Nordea銀行經濟師Martti Nyberg認為,現在的Nokia已經不再佔國家GDP相當大的比重了,不過它對於芬蘭仍然重要,但Nokia現在的情況,在策略上,顧及產品形象應較佔國家GDP更為重要。

港生學習躺在梳化看書

在香港,師長教小朋友看書,都要求坐姿良好,腰板挺直,雙眼與書本保持適當距離,但在芬蘭卻沒有這些規矩,「學校有大量梳化,鼓勵學生躺着看書,因為他們認為當學生在最舒適的情況下看書會更吸收。」今年9月才到芬蘭作交流生的秦凱恩說。

在浸會大學修讀人文學的凱恩,完成2年級的課程後,便把握機會選擇到芬蘭交流1年。選擇芬蘭的原因是「覺得芬蘭與香港差別很大,想嘗試不一樣的生活,而且對香港人來說,當地比英美國家更遙遠,回港時別人對我在芬蘭的經歷會更感興趣。」

她到當地修讀教育,結果發掘到當地教育非常成功的原因,除了課程和學校設計都由學生角度出發外,學習過程中,亦着重讓學生去經歷與嘗試,給予很多會自己找尋答案的機會,還有師生之間關係非常好,「完全沒有階級觀念,學生可以直接叫老師名字。」

凱恩現於距離赫爾辛基約5小時火車程的城巿Joensuu居住,感受芬蘭人非常崇尚大自然的生活,他們平日的娛樂多數與大自然有關,如滑雪、行山、釣魚、跑步等,到適合的季節又會去採摘莓子和野菌。他們環保意識很強,大部分家庭會主動作家居垃圾分類及循環再用。

雖然芬蘭位處歐洲,但凱恩卻覺得當地人與一般歐洲人有別。「他們不太熱情甚至有點怕羞,所以甚少跟陌生人聊天,而且他們都非常獨立和喜歡有自己的空間,所以跟他們相處要主動一點,但不可太急進,到認識深了,就會變得很友善,跟他們相處並不難。」

說到芬蘭是否全球最好住國家,凱恩認為,很好是可以的,但「最好」卻不太肯定。或許是她感受到當地的公司運作慢,服務質素不及香港,更重要是遇上必須全裸焗桑拿的挑戰吧!

﹏﹏﹏﹏﹏﹏﹏﹏﹏﹏﹏﹏﹏﹏﹏﹏﹏﹏

芬蘭書架

《芬蘭驚艷》

作者:吳祥輝

出版社:遠流出版社

年份:2006年

簡介:芬蘭由原本默默無聞的北歐小國,被評為全球「成長競爭力」第一名,作者感到好奇,到芬蘭實地觀察,探究這個國家種種,除了Nokia和Linux外,還嘗試從政治、教育、道德觀等得到衝擊和啟發。

...................

《沒有資優班》

作者:陳之華

出版社:木馬文化

年份:2008年

簡介:本書囊括了芬蘭教育成功的精髓,以作者親身的貼近觀察與走訪,敘述及探討芬蘭教育的完整樣貌,將芬蘭這個風靡全世界的新品牌「教育」更細微的呈現,冀望激起不同角度思考的火花,引起更多人對人生、所處社會、教育本質重新認識。

...................

《芬蘭的100個社會創新》

作者:泰帕爾(Ilkka Taipale)

出版社:天下雜誌

年份:2008年

簡介:本書蒐集了上百個芬蘭的社會創新,透過一群來自不同年齡、背景的傑出發明家,一覽北歐福利國成功的秘密。這本書提供意想不到的組合,例如托兒所和公共洗衣台、芬蘭麵包跟政府聯盟、Linux與聖誕老人等。

﹏﹏﹏﹏﹏﹏﹏﹏﹏﹏﹏﹏﹏﹏﹏﹏﹏﹏

芬蘭小檔案

人口:約530萬

經濟狀況︰截至2009年全國GDP為2,379.89億美元、人均GDP為27,000美元

失業率:8%(截至2010年10月)

堅尼系數:0.25以下,屬貧富懸殊差距極小國家

主要經濟來源:

主要產業集中在3大領域

電訊科技(如Nokia)、造紙及木材加工業、鐵和重金屬

近年世界排名之最:

2010年︰獲《新聞周刊》評選為「全球最佳國家」

2010年︰蓋洛普民意調查「全球最幸福國家」第5位

2002年至06年︰連續4年獲世界經濟論壇選為「全球最具競爭力國家」
2 : abbychau(1)@2011-01-02 22:52:07

「好的社會福利讓人願意冒險;冒險,才能促進競爭力」

歐洲社會成功原因, 在中國看來只會養懶人
3 : 亞力士(1473)@2011-01-02 23:56:40

大前提係產出多過支出 又冇祖宗積落 又唔係得天獨厚 咪好以幾隻歐豬咁
4 : idsdown(1658)@2011-01-03 10:48:24

中國人喜歡係別人面前要威, 要型, 要有錢
根本個性格就同北歐人南轅北轍, 正所謂 "江山易改, 本性難移", 想中國人好似北歐國仔般一樣的生活放式, 發夢吧~~~
5 : GS(14)@2011-01-03 21:00:32

2樓提及

《沒有資優班》

作者:陳之華

出版社:木馬文化

年份:2008年

簡介:本書囊括了芬蘭教育成功的精髓,以作者親身的貼近觀察與走訪,敘述及探討芬蘭教育的完整樣貌,將芬蘭這個風靡全世界的新品牌「教育」更細微的呈現,冀望激起不同角度思考的火花,引起更多人對人生、所處社會、教育本質重新認識。


呢排睇緊呢本書,做作者花巧太多,搞得我快看不下去

那邊D人仲少過香港,福利當然好啦
6 : reference(1610)@2011-01-03 22:31:29

只能概括地說:國情不同
大中華很難跟上北歐那種生活水平
7 : 亞力士(1473)@2011-01-03 23:05:40

老施今日先話中國人過唔到美國人生活方式,強行只會世界大亂。
8 : GS(14)@2011-01-03 23:17:51

7樓提及
老施今日先話中國人過唔到美國人生活方式,強行只會世界大亂。


不只世界大亂,世界滅亡都可以
有無人幫幫手轉載施生的文章?
芬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2395

財經八一八: 蘋果累死芬蘭經濟

1 : GS(14)@2014-10-18 23:23:37

https://hk.finance.yahoo.com/new ... 0%89-220000254.html

曾幾何時的手機大哥諾基亞,相信無人不曉,但這個品牌是芬蘭的大企業不知又有幾多人知。芬蘭總理Alexander Stubb最近接受訪問時提到,該國近年面臨的經濟困境全拜美國的蘋果所賜。他表示:「儘管可能聽上去有些荒謬,但我覺得可以說iPhone扼殺了諾基亞,iPad則扼殺了芬蘭造紙業。」

老戴認為,說iPhone殺死諾基亞有點對,但更多是不對,因為iPhone冒起後,諾基亞在非智能手機市場仍然佔了大半邊天,但此時該公司卻不思進取。相反,三星就借住智能手機業彈起,何以iPhone殺不了三星呢。至於說iPad扼殺造紙業更荒謬,因為坊間類似iPad的產品更多,且世事常變根本就是自然定律。

信貸評級公司標準普爾上週五發表報告,將芬蘭的長期主權用評級由「AAA」降至「AA+」,以反映該國經濟發展表現疲弱。另標普又把芬蘭的主權信用評級前景由「穩定」降至「負面」。
財經 八一 一八 蘋果 累死 芬蘭 經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6151

K1面試廣告嚇親呂校長芬蘭6歲先學字港孩葡萄

1 : GS(14)@2015-04-25 08:45:04

活學教育以一張小女孩哭泣照,加上「你不愛競爭?但競爭會找上你!」字句,宣傳其幼稚園和小一面試班,惹來網民炮轟。因電影《五個小孩的校長》而多人認識的元岡幼稚園校長呂麗紅接受《壹錘定音》訪問時,批評該廣告殘忍,坦言看過後感到心痛。相比香港,德國和芬蘭兩國的幼兒教育制度較受好評,記者翻查資料,發現兩國都重視幼兒輕鬆學習,其中芬蘭幼童更於6歲才要正式學習字母。呂校長稱從WhatsApp收到友人傳來該面試班廣告的圖片:「係幾殘忍,睇完好唔舒服。」她認為小孩面對競爭屬成年人的主觀想法,該廣告是把大人的事加諸小孩身上,直言感到有點心痛。不過她亦指這類面試班有市場,是因為現時教育制度存在惡性循環:小孩的面試表現必須非常突出,才有望獲取錄;學校面試時也非單純看小孩個性或需要,而是挑選最理想的、能幫助學校的尖子才取錄,市場自然對這種面試班有需求,她直言對此現象感到悲涼。談到最「離譜」的面試內容,呂校長指有些幼稚園會要求兩歲小孩串英文生字,然而他們這方面的認知能力根本未發展好,批評內容不合理。她更聽聞有學校在面試時旁敲側擊地探聽小孩的家境:「問你係搭乜嘢交通工具嚟,揸咩車呀,咩牌子呀,有冇司機呀咁樣。」結果家長要有相應對策,如教小孩答「爸爸車我嚟」。呂校長認為家長及學校為應付面試而催谷小孩,已超越小朋友健康發展的安全區域。至於這類面試班是否有成效?呂校長反建議家長抽時間帶子女到公園或其他地方,與其他小孩玩耍,訓練社交能力和鍛練膽量,不要整天躲在家,他們日後出席面試時將會更從容不迫。她補充,若家長過分要求子女參加面試班,每次下課後又要求子女回答學習了甚麼,長遠下去會使親子關係變得很枯燥。德國和芬蘭的幼兒教育近年受港人肯定,其實兩國都主張要小孩以活動教育方式輕鬆學習,不鼓勵課堂式灌輸。以德國為例,幼稚國教師會帶幼童參觀不同地方,如到警局介紹警察和如何報案,到跳蚤市場教導買東西方法等,讓他們學習生活。另外,芬蘭為6歲或以下兒童提供幼兒教育,以及為年滿6歲的兒童提供一年制學前教育,全部屬免費及自願性質。芬蘭兒童在幼稚園的學習以遊戲為主,小學前毋須學習寫字,學生能力仍能在國際評估指標(PISA)中名列前茅。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0425/19125147
K1 面試 廣告 嚇親 親呂 校長 芬蘭 歲先 先學 學字 字港 港孩 葡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9905

芬蘭答應求婚Miki甜認明年嫁郭永淳

1 : GS(14)@2015-04-30 09:04:27

■Miki與郭永淳屢被傳婚訊。資料圖片


楊愛瑾(Miki)與永安太子爺郭永淳拍拖8年,近期屢傳婚訊,有報道指兩人已於冰島註冊結婚,昨日Miki現身金鐘出席雜誌頒獎活動,她承認早前去了冰島和芬蘭慶祝生日,追問是否可以稱呼做郭太?Miki笑笑口說:「唔係,我都唔知點答你,仲係楊小姐。」不過她承認已獲男友求婚,Miki甜笑地說:「係喺芬蘭求嘅,喺冰天雪地,落緊雪嗰陣求婚。我都好surprise,一切來得太快,嚟唔切反應,但我好開心,因為想去嗰度好耐,想睇北極光。



■Miki昨日親口承認已獲男友郭永淳求婚,預計明年舉行婚禮。

■Miki(左)及郭永淳(右)經歷風雨,曾被拍到一起逼小巴。資料圖片



盼偏遠地方行禮

談到求婚過程,Miki說:「佢點樣做我都覺得浪漫,不過好得意,我冇喊。平時我係易感動易喊嘅人,今次反而冇。」她更坦承男友有跪低求婚:「其實佢唔做花巧嘢我都開心。」而婚禮的日子,Miki表示應是明年,希望在一個人少兼地方偏遠的地方舉行,她說:「我想簡簡單單,但因為結婚唔係兩個人嘅事,等雙方家長再傾,姊妹團走唔甩嗰幾個,定好晒啲嘢之後佢哋自己報名。」至於求婚戒的鑽石卡數?Miki說:「唔講呢啲,呢啲唔係最重要,佢送戒指糖一樣開心,最重要係兩人一齊,分享生活瑣事,兩人相處開心,平平淡淡已經好開心。」對於郭永淳的前妻伍智恆終於在微博謂祝福Miki,Miki聽聞後只說:「我有睇報紙,祝福所有人身體健康。」其後她被助手接走。


■JC着大U領口的連身裙現身,事業線非常搶鏡。

JC收心爆喊

此外,同場的Jessica C.透露在本月18日的27歲生日,與男友安志杰(Andy)親自下廚整早餐兼收到價值$24,700的Tiffany& Co.心形的頸鏈,她說:「收到嗰陣我感動到喊,今次有特別意義,佢知我喜歡心形飾物,就特登去揀,心意好重要。」至於會否期望收戒指?JC坦言:「冇期望,順期自然。」採訪:譚倩宜攝影:陳順禎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50430/19130151
芬蘭 答應 求婚 Miki 甜認 明年 嫁郭 永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007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