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斯坦福創業者】舒為:創業15年 “造作”只為不再粗鄙地活著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5/0401/149464.html

黑馬說:一個三十出頭的女子能有幾年創業經歷?舒為的答案是:15年。

 

這是如戰役般的15年:16歲上大學、19歲成立廣告公司,22歲遭遇人生第一次破產;輕松拿下斯坦福MBA學位後,曾創辦一度驚艷業界的全球社交軟件Civo,卻因資金燒光,最終被迫淡出。當下,集合了全球頂尖設計師的家具線上品牌“造作”是舒為的第二個作品,也是她矯情而挑剔的人生創立的第三家公司。

 

這一次,她聽從了投資人徐小平的建議,將名字“舒韡(wei)”改成了“舒為”。

無論輸贏,舒為都想和命運再賭一把:水來,我在水中等你;火來,我在灰燼中等你。

文 | 本刊記者 王瑞
編輯 | 齊介侖

 


舒 為

 

 
 
人物檔案

舒為:造作zaozuo.com.cn,Civo.im,jingwei.com創始人。前人人網並購戰投部總監,Stanford(斯坦福) MBA09。設計師,產品經理和並購投資人。

 

斯坦福MBA09同學:陳歐(聚美優品創始人)、何峰(簡單心理COO)、谷艾米(印象筆記)、高孟(聚美優品CFO)、張晉元(萬科)、劉延鋒(安心DE利創始人)、原舒(BCG)、劉旻(BCG)、王媛(留在美國)。創業者超過一半。

 

不叛逆不青春
 

 

造作辦公區位於望京。采訪當天,我先到了一步,於是在辦公室等待。她的書包扔在地上,桌上除了一個Mac筆記本和一個車鑰匙,沒有任何多余的東西。很快,只聽得有人大步朝這邊走來,腳下地板似乎也因之震動。拉門,進來,一身黑色,1米78如模特般高挑骨感的身材,粗線毛衣,緊身牛仔褲,聲音嘶啞而爽朗,她就是舒為。

 

“我們從哪開始?”舒為興奮地拉開架勢。我說,從霸道的青春開始吧。

 

因為上學早、學習好,1997年到中國青年政治學院經濟學系報到時,舒為才16歲。這個跳著級進入大學的四川姑娘並沒有循規蹈矩地讀書,而是迅速從乖乖女變身成為了暗黑派:搖滾、詩歌、黑格爾;泡吧、染發、踢足球。畢業時,一頭金發儼然獅王的她是全年級唯一的非黨員。

 

“距離制度越近,就越想著離它遠一點。”舒為稱。

 

大四去廣告公司實習時,舒為突然發現,自己對設計大有興趣。得益於從小學畫,她很快證明了自己在這一領域的天賦。沒多久,她與四個小夥伴共同創辦了屬於自己的工作室。

 

青春、自由、肆意揮霍的才華,以及一個關乎未來的夢想。這一年,她19歲。

 

為這家專註於房地產廣告業務的創業公司,舒為和她的夥伴們一幹就是7年。

 

此中故事與眾多創業者大同小異:最初的四位聯合創始人,後來有兩位扛不住了,從團隊退出;公司發展至第三年,營收尷尬,瀕臨破產,仍在勉力維持的舒為,當時已窮得食不果腹。最困難時,她曾每天只花2塊錢,如此硬扛了整整一個月。

 

為扭轉頹勢,舒為開始拼命接活、設計。此後截至離開該公司,她基本保持著每天工作15個小時以上,每年做四五十個案子的節奏。更為難能可貴的是,在此期間,她還讀完了中國傳媒大學傳播學研究生課程。

 

2006年,在舒為的帶領下,公司員工已增至30多人,業務發展漸入佳境。在大多數初入職場的同齡人仍懵懵懂懂之際,25歲的舒為已於事業上小有所成,可謂春風得意。

 

但就在此時,她決定退出。

 

“再這麽幹下去,這輩子就完蛋了!”對此,舒為給出的解釋時,當時她感覺自己的才華要被燒幹了,要麽出國,要麽出家。

 

最後當然是出國。

 

對於正處上升期的前述公司,舒為選擇了凈身出戶。時隔數日,她僅攜帶著一個大箱子和幾百美元現金坐上了前往美國的飛機。

 

舒為講述,在美期間,她連學費,都是申請的助學貸款,她希望能夠借此在遠方重新體會年輕、貧窮,以便再出發。

 

 

Civo前世今生
 

 

此次美國之行的首個目的地是矽谷附近的斯坦福“大農村”。

 

“考霸舒”就是這麽任性:三個月突擊拿到了托福和GMAT高分後,放棄報考據說上課還要西裝革履的哈佛MBA(後被證實為謠言),順利開始了自己2007-2009兩年的斯坦福MBA之旅。當然,到了斯坦福,她才知道,在這里,人遠比課程有趣。

 

在斯坦福,舒為第一次面對數百名學科背景、思維模式、文化符號幾乎完全不一樣的同學。各種信息不斷撞擊著大腦,她一下感覺自己年輕了許多。這一多國文化交錯融合的特殊體驗,對她日後創立Civo影響深遠。

 

在斯坦福,僅僅享受驕陽下20美元一次的超便宜高爾夫顯然是不夠的,舒為希望能夠贏得更多。

 

開學沒多久,新生一起玩德州撲克,牌桌上舒為和同屆的同學陳歐(即現聚美優品創始人)特別較勁。最後一輪,兩人甚至將全部賭註推上了前臺。牌局結束時,兩人激動地等待著將贏來的數百美金兌現,結果被一眾同學嘲笑:斯坦福新生賭局的規則是,每個人無論輸贏,賭資只是一美金。

 

畢業後,舒為在朋友的介紹下加入了人人網。在該公司,她負責並購和海外業務拓展。高峰時,她曾在一天內收到過600多封工作郵件。在她的努力下,人人網的業務版圖不斷擴大。

 

“Joe(陳一舟)很信任我,給我的空間非常大,但我還是想自己做一個東西出來。”舒為說,她打算像個農民一樣,自己播下種子,然後看著它一點點長大。

 

Civo就是這樣一顆種子。

 

作為一款基於iOS的移動社交應用,上線於2012年11月的Civo,以GPS技術為支撐,通過為用戶快速隨機匹配與之地理位置相去最遠的另一用戶,並為二者提供圖片交換、分享以及私信交流功能,實現了不同地域不同語言文化人群的生活互換,很快迎來了大量粉絲的垂青。

 

遺憾的是,一年後,Civo無疾而終。

 

我曾親自感受了一下Civo:輸入名字,選擇一個頭像,然後點擊允許搜索當下位置後,僅幾秒鐘,Civo就為我匹配了一個16989KM外的冰島雷克雅未克女孩Valur。我能看到她熔巖蛋糕的下午茶,還能看到她在公交車上一邊吃冰淇淋一邊做鬼臉的樣子,這令我欣喜不已。但我同時發現,Valur上傳的圖片,時間靜止在2013年5月,此後再未更新。換言之,這一賬戶已停用了近2年。

 

“天下大同”的絕妙創意曾讓Civo一出生就驚艷了中美科技圈,但用戶數在達到30萬人之後戛然而止。互聯網創業者大多深知,一旦某款產品的用戶數無法持續獲得爆發性增長,也就基本意味著死亡。舒為將Civo失敗的原因歸結為中外信息不對稱以及海外市場拓展不力。

 

談及此段經歷時,舒為始終在控制著自己的情緒。僅片刻,她似乎難以抑制內心的痛苦,從座位上站起離開,稍平複後才重新坐下來。於舒為而言,Civo如同自己的孩子,但眼見孩子撒手而去而自己卻束手無策,個中悲痛不難想見。

 

2013年12月25日,Civo已無分文可燒。“我和團隊說,我們雖為同林鳥,但發完最後一次工資,仍希望大家‘大難臨頭各自飛’。”沒想到,團隊並未離開。在接下來的3個月里,他們靠接外包活了下來,然後他們對舒為說:“爺,從今天開始,我們包養你。”

 

2014年5月,舒為離開北京,一個人去了四川色達。回來時,獵頭來了,高級職位一字排開。但團隊告訴她,如果你繼續創業,我們隨時聽你召喚。

 

 

造作大轉彎
 

 

心中千頭萬緒,到底該如何抉擇?

 

舒為去買了人生中第一張公交卡,報複性的,每天從東四環坐公交車到西五環外,只為了在人流中搖上6個小時,如同歸隱於人世。如果不必成為自己,有多少種看來美好的選擇等在前方。

 

在舒為的博客中,她寫道:“我很想成為他人,或者說我有一萬種可能成為他人,但最終卻選擇了自己。”

 

短暫消沈後,舒為決定從頭再來。

 

真格基金創始人徐小平對舒為說:你的名字如同你這個人一樣,與世界刻意地保持著距離,你應當從名字開始,擁抱這個世界,這樣才能抵達你註定的終點,你答應這件事,我便支持你。

 

聽了徐小平的話,舒為將自己名字里的“韡”(wei,意即光明美麗的樣子)改為了現在的“為”。

 

伸來橄欖枝的另有IDG。舒為頗為IDG資本合夥人李驍軍贊賞,成為後者投資的第一個女性創始人。

 

李驍軍對《創業家》記者說,舒為斯坦福畢業回國後,曾在IDG實習過,當時他就覺得她與眾不同,比如她敢於非常自信地以實習生的身份,參與到正式會議討論中,那種光芒讓你無法忽視。

 

那一天,她站在CBD的十字路口車流中間給團隊打電話:尚能戰否。答:能。

 

2014年9月1日,中國第一個原創家具工廠直造電商平臺造作推出。此時,舒為斯坦福同學關子杉已加入團隊,與舒為、高楊一起,形成了當下造作三聯合創始人架構。

 

2014年12月,造作開始與歐洲重量級設計師簽約。意大利著名設計師Luca Nichetto主動請纓,擔當造作藝術指導。Formuswithlove、JonasWagell、SaraBottger、Max Getherl、Sami Kallio、宋高發、Tim Power等來自瑞典、芬蘭、意大利、日本以及中國本土的設計師紛紛與造作獨家簽約。時下造作設計師團隊,已然全球一流。

 

 

2015年2月,舒為去了瑞典斯德哥爾摩,拜訪了全球頂級設計公司Claesson Koivisto Rune(由瑞典當代最成功的三位設計師Mårten Claesson、EeroKoivisto和Ola Rune於1995年共同創建)。見面之初,這群設計界金子塔尖的大師們直白地告訴她,他們不希望和創業團隊合作,也不喜歡和愛抄襲的中國人合作。

 

舒為在1個半小時的交流中坦誠告知,她自己也是設計師,她希望能和他們一起用設計去影響這個人口最多的國度,而不是僅僅做出一兩件富豪家中無人問津的奢侈品。她細細講述了設計落地、產品管理的全過程,以及如何百分百確保設計還原度等。聽著聽著,Eero高興地拍案而起:I like you a lot!(我太喜歡你了!)

 

2014年12月,造作陸續與一批一流的中國代工廠簽約,建立起了自己的質檢、產品開發和服務團隊。

 

2015年1月16日,造作設計站上線,並開始受到國外設計界日漸廣泛的關註。目前造作團隊收到的來自全球各地的設計師來信有如雪片一般。按照造作的規劃,用戶也將可以參與到產品的設計改進中來,甚至獲得最終的冠名權。

 

一天深夜加班時,一位現為某上市公司CEO的老友問及舒為:你怎麽總是能夠這麽有激情?舒為只回複了兩個字:活著。當《創業家》“警惕C輪死”的文章刷爆朋友圈時,舒為給我的留言還是那兩個字:活著。

 

從草莽的設計者開始,繞過投資、互聯網、回到傳統的家具;從“舒韡”開始,離開四川、繞路斯坦福,再回到北京,舒為初心不變:不茍且,不將就,不粗鄙,只為這一生好好活。

 


 

 

為了激勵黑馬哥寫出更多、更好的文章,您可以掃下面的二維碼給黑馬哥適度打賞,金額有8.8和88元!
 

 

 

版權聲明:本文作者王瑞,編輯齊介侖;文章為原創,本刊版權所有;如轉載請聯系zzyyanan授權。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如果你對更多創業幹貨感興趣,請加微信heimage0001,註明“姓名+公司名+職位”,否則黑馬哥不會把你拉入創始人雲集的微信群。
 


本文為i黑馬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侵權必究。

斯坦福 斯坦 創業者 創業 舒為 15 造作 只為 不再 粗鄙 活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802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