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政府「御用」大狀翟紹唐親述與黃仁龍關係

1 : GS(14)@2011-04-11 00:42:08

2011-4-7 NM
近來曝光率最高的大狀,要算翟紹唐。

在馬尼拉死因研訊中擔任研訊主任的他,差不多天天見報,曝光率比律政司司長黃仁龍還高。有傳,這位全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資深大狀,是下屆律政司司長的熱門人選。

死因研訊完結後,身為監警會主席的他,又就警方用胡椒噴霧噴中八歲男童一事向記者交代進展。然後,他又以最低工資委員會主席身份,公開指責政府叫勞資雙方協商是不切實際。

曝光頻頻,卻再三強調對律政司司長一職沒興趣。突然炙手可熱,只因一世幸運,時勢造英雄。

年輕,有名譽地位,家庭事業美滿。○二年,翟紹唐獲委任為資深大狀,時年三十六,入行十年,是歷來最年輕獲委任這資格的大狀,至今紀錄仍未被打破。

但當時他認為自己根本未夠班加入資深大狀這個圈子,甚至想也沒想過提出申請。多得「龍哥」教路,才踏出這一步。

翟紹唐口中的龍哥,是律政司司長黃仁龍。

司長是豬頭骨

翟紹唐一生幾個重要決定,原來都跟黃仁龍有關。由申請做資深大狀,到答應做最低工資委員會主席,他也聽黃的意見,接任警監會主席,更是由黃推薦。「佢真係大整蠱,你可以話佢係我恩人,或者仇人。」公職越來越多,時間越來越少,很快變成公職王。

對於黃仁龍,他有讚無彈。「我叫佢龍哥,唔係講笑,真係覺得佢係大佬,睇嘢好透。佢好dedicated,有原則,律政司司長人選,睇唔到有better choice。」他形容律政司司長是豬頭骨。「做得好唔會有人讚,做差少少就俾人㓤。」

「真係無人搵過我,唔好煲啦,你哋不如捧捧Rimsky(袁國強)啦,或者Johnny Mok(莫樹聯)同Teresa(鄭若驊),Johnny靚仔啲,Teresa公職多過我。」

「其實唔好講到我同仁龍好熟,我唔想高攀。」他說,在工作上遇到難題,會請教黃仁龍,但實情是兩人為人父親後,因女兒關係才稔熟,翟紹唐亦因此出現轉捩點。

黃仁龍提攜上位

九年前的聖誕節前夕,他和黃仁龍出席完時任大律師公會主席梁家傑的飯局後,因為要趕回家湊女一同提早離場,途中黃問他會否申請做資深大狀。「我嗰時太後生,啱啱夠十年之嘛,睇吓我啲師傅, Geoffery Ma(馬道立)、Robert Ribeiro(李義),佢哋apply QC嗰時幾勁,我係咩身屍蘿蔔皮,同人邊有得比,我依然都覺得係咁。仲有lead我嗰啲係Ronny Tong(湯家驊)、Robert Tang(現任上訴庭副庭長鄧楨)同Benjamin Yu(余若海),佢哋幾勁,我同佢哋邊有得爭。」

但黃仁龍花盡唇舌力陳「有仔何不趁嫩生」的利害,兩人就於長江大廈外,在寒風下談了個多小時,翟紹唐終決定趕及在截止當天入紙申請。同年,黃仁龍和他一同獲委任為資深大狀,兩人抱着出世相差六日的長女合照。他們的長女和幼女剛巧都是同年出世,後來還成為同學,每朝早兩個男人都會親自送女上學,才開始熟落。

那時長女剛出世,翟紹唐心想,就算「升級」後生意減少,便主力湊女。幸情況沒想像中差,其中一個原因是,又有一班貴人間接「扶持」了他,包括三位前大律師公會主席余若薇、湯家驊和梁家傑。

時勢造英雄

「佢哋最當打嘅時候去咗做立法會,另外有啲就走去做官同移民,你可以話時勢造英雄。」市場上少了一班對手,客戶自然轉聘他人,考慮他這類後備。

「我唔介意做後備。」最低工資委員會主席一職,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首選是鄭若驊,但鄭推了,他執二攤。

未做資深大狀前,他經常為一些前輩做副手,紀錄良好,他又按師傅馬道立吩咐,「升級」後首兩年不加價,很快便逐步接棒坐正。「Timing好,上位快好多。」

隨後大案不絕,單是小甜甜龔如心跟家翁爭產的官司,便做了幾年,又多接了政府的官司。「以前有打過政府嘅case,但做副手,到其他人唔得閒時,政府就會搵你,信得過唔會亂來。」打響名堂後,福臨門七哥徐維均和鏞記的大哥甘健成、亞視的債權人王征也找上門。

因經常代表政府打官司,例如居港權司法覆核案和民間電台成員違反禁令開咪,故被標籤政府「御用」大狀。但他說,大律師這個行業,如同揸的士:「好似鏞記同福臨門,邊個嚟搵我先,我就幫邊個打。」無可否認,大多是有錢人和政府找他打官司。「我接過好多同政府打對台嘅官司,只係settle咗無人知啫。」

自小一帆風順

他坦言,從小到大,事業都一帆風順。自小在長洲長大,讀長洲國民學校,父母是教師,父親翟仕堯是當代書法家,師承水墨畫家呂壽琨。但他成績永遠不是最好那個,從未考過第一。

「我媽媽講得我最準,就係唔使用十足力,考到第二,但做到十足,都唔會考第一。」他不屬於勤力型,是小時候每天會睡十四小時,然後通山跑那類頑童。升中試考得不錯,足以入讀拔萃。中一第一個學期,英文不合格,但中二,已取得九十分。沒資格加入游泳隊,便退而求其次參加拯溺隊,最後以後備身份入選。

小時候原先想做音樂家,拉大提琴,學鋼琴,後來發現,音樂天分有限。於是,發掘其他興趣,加入學校辯論隊。老師認為他應發揮辯才,順理成章報讀法律。

會考成績中上。「好似三、四個A幾個B啩。」那時少人讀法律,他決定到英國升學,擴濶眼界。報考海外升學試,卻大懵忘了問父親拿支票交考試費,也是截止當日跑去問拔萃校長James Lowcock借支票。

師傅皆猛人

他分別在英國倫敦大學和牛津大學,取得法學學士和民事法學士學位,八九年畢業,遇上六四民運。大部分同學決定留在英國,但他不想做二等公民,又沒家庭負擔,決定回港搏一鋪,有危就有機。

原先李國能願意待他回港時收他為徒,但李後來獲委任為御用大狀,當時御用大狀不能收徒弟,翟紹唐於是向李義敲門,跟了三個多月,李義又獲委任為御用大狀,於是他餘下的九個月便跟林孟達、馬道立和其妻袁家寧學師。有四位師傅,行內罕見,他也甘於被當作人球,因每位師傅都是猛人。

他學師完畢,幾個月後剛好全港最top打民事案的大律師行Temple Chambers有空缺讓他加入,自此順風順水。「我有啲徒弟好叻,不過去咗啲唔係好適合佢嘅chambers,發展亦都無咁好。有時啲嘢好睇機遇,你可以叫luck又好,whatever you may call it。」

他從未打過工,連暑期工也未做過,但卻當上最低工資委員會主席。「咁仲好,形象更加中立。」他坦言從未捱過,住的是南灣道市值幾千萬元的豪宅,有多部名貴跑車。但起碼他知道廿八蚊時薪是有X種計法,廿八蚊還夠在大家樂和大快活吃早餐,但午餐便「抿水」。

擇路而行

雖說時勢造就,但翟紹唐其實是擇路而行。很多人推崇的大律師公會主席一職,他說咪搞。「呢行太保守,好顧自己利益,我唔覺得值得嘥時間幫呢班人。」他還跟記者說,做過兩屆執委,發現有些工作相當無謂。「你話同內地部門交流,其實好表面,上到去只係傾吓偈食吓飯,飲飲食食,十一、二月去,一日食三餐大閘蟹咁囉。」他批評政府叫最低工資由勞資雙方協商一樣,也是抱這種態度:「That's me。我只係講啲阿媽係女人嘅嘢。」

他寧願接些和公眾利益有關的工作,例如馬尼拉的死因研訊,讓公眾,包括死傷者明瞭事件來龍去脈和澄清傳聞。「你話菲律賓政府要負責,一直都係港人自講,今次研訊俾大家另一個角度睇件事,例如班友係著住戰前避彈衣,其實佢哋係好勇敢,要鬧就鬧佢哋啲阿頭,點解嗰個時候仲走去食飯。」

又是時間巧合,他再接政府「工程」,原先他手上有一宗官司定於今年三月開審,但去年底達成和解,數天後,便接到當時的副刑事檢控專員薛偉成來電,問他有沒有興趣擔任這宗案的死因研訊主任。

每一個決定,就像早有安排。「你話神安排又得,命運安排又得,好彩又得。」
2 : 龍生(798)@2011-04-11 01:06:36

呢個人真係幾本事...

講野又咁直, 唔怕得罪人, 夠薑!
3 : reference(1610)@2011-04-11 10:14:44

很喜歡講野直腸直肚又有料嘅人
4 : GS(14)@2011-04-11 20:37:42

其實他都識唔少人
政府 禦用 大狀 狀翟 翟紹 紹唐 唐親 親述 述與 與黃 黃仁 仁龍 關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3901

曾蔭權夫婦 多次與黃楚標外遊寫信向汕頭酒店道謝成證據

1 : GS(14)@2017-01-12 08:05:06

■曾蔭權昨到庭應訊後離開法院。何柏佳攝



【本報訊】前行政長官曾蔭權涉貪案進入第二天審訊,主控官在開案陳詞透露曾蔭權與獲批數碼廣播牌照的雄濤廣播股東黃楚標關係密切,在確定發牌前後,曾氏夫婦與黃前後腳離港一同外遊至少4次,其中一次雄濤另一股東李國寶更同行,入境紀錄證實曾氏夫婦與李回港的入境時間,只相差3至8秒。曾有次外遊後更用特首辦的信紙寫信給汕頭帝豪酒店道謝一番,成為昨日被控方用來指證他跟黃外遊的證據。記者:黃幗慧 楊思雅 蘇曉欣主控官英國御用大律師David Perry昨繼續在高等法院讀出開案陳詞。雄濤廣播有限公司(其後改名為香港數碼廣播有限公司、DBC)在2010年4月向政府申請數碼廣播牌照,同年11月曾蔭權會同行政會議原則上批准發牌。



與李國寶前後腳回港

政府在11月5日開記者會公佈向雄濤及另外兩間公司發牌,政府交代已衡量3個申請,決定全接納。就在同日傍晚,曾蔭權與妻子鮑笑薇出境返內地,其後雄濤的股東黃楚標及李國寶均返回內地,即4人在同一時段同處內地。11月7日,4人先後返港,當中曾氏夫婦與李國寶經港澳碼頭過關,入境時間只相差3至8秒,曾在晚上10時40分03秒入境,李國寶及曾太分別於10時40分11秒、及10時40分14秒入境。2011年曾氏夫婦至少3次與黃楚標在同一時段同返內地。2月25日黃出境,翌日到曾氏夫婦離開,3人在27日返港。到3月18日,3人同日離境,黃於翌日先行回港,曾氏夫婦則在20日返港。兩日後,曾蔭權會同行會正式向雄濤發牌。同月底,3人再次同遊,黃先在30日出境,曾氏夫婦在翌日緊隨,黃與曾氏夫婦先後在4月2日及4日返港,分別留在內地3至5天。出入境紀錄未能顯示3月底至4月初的出境,3人前往哪處,但主控官昨讀出一封由曾蔭權在4月11日寫給汕頭帝豪酒店黃順源的信,曾在信中感謝對方設宴款待,「酒店富麗堂皇,服務和食物水平俱達一流標準,我和內子同感愜意」。曾同時將信的副本送予黃楚標,主控官指由此可見,似乎曾氏夫婦正是與黃楚標同遊汕頭。當日的一封道謝信,在昨天成為曾、黃同遊的證據。



控方:解畫反責公眾期望高

曾蔭權多次與黃外遊,但在處理黃持有雄濤的牌照申請時,卻從沒有作出申報,雙方關係無人知曉。直至曾蔭權卸任前幾個月,即2012年2月,傳媒鋪天蓋地連翻揭露曾到澳門賭場參加春茗、乘坐私人遊艇遊澳,更搭私人飛機到泰國布吉,引發曾蔭權自行透露早在深圳租住6,700平方呎豪宅作退休後入住,並促致深圳單位的業主深圳東海集團有限公司刊登聲明交代單位資料,最後在2月26日,曾出席商台節目企圖解畫,認為公眾對公職人員的期望越來越高。不過,主控官批評曾蔭權這刻才有保留地交代與黃的關係,他的解釋其實只是轉移視線,反怪責公眾的期望太高,繼續卸膊,「這是公眾的錯覺,我冇做錯」。此外,政府向雄濤批出牌照後,在2012年1月批准李國章出任DBC的主席兼董事,李國章原為不合資格人士,因其兄李國寶為電訊盈科的董立非執行董事,但政府基於李國寶的職位沒有參與電盈的日常運作,故最終同意批准李國章任DBC主席兼董事,可控制DBC。主控官將於今日繼續讀出開案陳詞,交代曾蔭權上商台解畫的更多內容。案件編號:HCCC484/15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112/19894382
曾蔭權 夫婦 多次 與黃 黃楚 楚標 標外 外遊 寫信 汕頭 酒店 道謝 證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2236

曾蔭權四度無申報與黃楚標關係

1 : GS(14)@2017-01-12 08:05:08

【本報訊】前特首曾蔭權被指未有向行會申報與雄濤廣播股東黃楚標的關係,控方指他7年在任期間,曾於44次行會中作多達69次申報,他清楚知道申報利益機制,但每每只提及自己是馬會會員,又或是某機構贊助人;雄濤申請數碼廣播牌照,時任行會成員、雄濤另一主要股東夏佳理四度避席,但曾依然一次也沒申報與黃的關係,反而只申報瑣碎小事,明顯蓄意隱瞞。



雄濤股東夏佳理四次避席


控方指曾蔭權身為特首,清楚須向行會申報利益及其重要性,而他於2005至12年就任期間,曾多次申報,如2008年時,行會討論興建邊境碼頭及《公共巴士服務條例》,曾便申報胞弟曾蔭培是新巴及澳門輪船公司的高層;惟2010年11月2日,行會討論發放數碼廣播牌照,曾未申報與黃楚標的關係,但在同一會議、討論開發上環私人用地的項目上,就自己是香港建築師學會的贊助人一事申報。控方指曾打算退休後到黃名下的深圳大宅居住,反問陪審團:「假如公眾可以列席行會,你會期望曾就哪一個項目申報?哪一樣較重要?廣播牌照還是土地用途?」控方續稱曾蔭權沒申報深圳大宅,卻於2010年行會成員劉皇發被傳媒揭發未申報持有元朗Yoho MidTown16個樓花單位時,在晚上發新聞稿表示劉申報「土地及物業」的利益時應當小心,又謂利益申報應嚴格執行。控方再舉另一例子,即行會成員兼雄濤股東夏佳理,試過四度因行會討論雄濤事宜而避席,惟曾依然沒申報。早於2010年雄濤已申請數碼廣播牌照,當時夏獲曾批准避席;同年11月,行會第二次討論牌照,原則上贊成發牌予雄濤,夏再次避席,獲當時署任行政長官唐英年批准;至2011年3月,行會第三次會議,曾正式發牌予雄濤,夏第三度避席。控方指直到2012年1月,夏佳理再度避席,因行會討論李國章出任香港數碼電台(前稱雄濤)主席及董事一事,惟曾依然沒申報與黃楚標的關係。控方明白夏因存在利益衝突避席,同時亦需考慮公眾對行會的信任,強調如有利益衝突便不應參與討論相關議題。■記者蘇曉欣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112/19894397
曾蔭權 四度 度無 申報 與黃 黃楚 楚標 關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224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