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網絡視頻脫口秀,自媒體人的下一個陣地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51183.html

2012年的10月18日,當羅振宇和申音兩人「夜觀天象」並發現世道已變之時,他們決定推出視頻自媒體脫口秀《邏輯思維》,儘管當時他們對自己的產品充滿信心,但也絕想不到不到一年後他們推出的會員募集活動便在短短6小時內收到5000多名粉絲匯來的160萬會費,他們同樣沒想到的是,在同一個月,多位自媒體同行在各平台推出了自己的自媒體脫口秀。

8月24日,前央視財經頻道主持人王凱聯合申音推出《凱子曰》;8月26日,著名體育寫手三表在搜狐新聞客戶端推出《三表龍門陣》;8月30日電商研究人魯振旺在優酷推出《把事兒說旺》。這三位自媒體人的研究側重各有不同,但卻不約而同地在這個8月推出了網絡視頻脫口秀,顯示了他們對未來自媒體走向的相似判斷,當然這三位推出脫口秀的自媒體人一定不會是最後三位,這僅僅預示著網絡視頻脫口秀時代的來臨。

從電視脫口秀到網絡自媒體脫口秀

「脫口秀」一詞由英語「Talk Show」翻譯而來,20世紀80年代起脫口秀成為美國電視節目的重要組成部分,並成為對社會事件具有巨大影響力的節目,著名脫口秀節目《奧普拉脫口秀》便誕生於這個時期。在中國,一般認為脫口秀節目始於1996年崔永元主持的《實話實說》,隨後諸如《藝術人生》、《魯豫有約》、《天天向上》、《鏘鏘三人行》、《壹周立波秀》等脫口秀類節目層出不群,並有不少獲得巨大成功。

儘管在傳統媒體時代,一期脫口秀欄目的製作與播出需要電視台、製作方、主持人等相互配合、協調完成,但脫口秀欄目的核心無疑只有一個,那就是主持人,從脫口秀欄目的名稱上如《小崔說事》、《壹周立波秀》上就可以看出主持人在脫口秀欄目中的作用,優秀的脫口秀主持人換一個電視台依然可以活的很好,但一個優秀的脫口秀欄目若換了一個主持人,那結果很可能就大不一樣了,《實話實話》的興起與衰落正證明了這點。

傳統媒體時代的脫口秀主持人儘管在依附電視台展現自己的魅力,但一個欄目的核心競爭力不是電視台而是人。在脫口秀欄目中,優秀的主持人實際上已經成為自媒體,只不過他們還不是獨立的自媒體。

羅振宇說:「每個自媒體都是一頭獅子,離開動物園才能成為真正的動物之王。」在互聯網時代,缺的不是媒介,而是人才和好內容(《天下無賊》中說了:「21世紀什麼最重要?人才!」)。

當高曉松攜《曉說》在優酷播出時,它引起的熱捧與熱議並不比電視脫口秀《壹周立波秀》小;當曾為電視節目製作人的的羅振宇走出電視媒體時,他製作的《羅輯思維》在不到一年後輕鬆入賬160萬會費;當曾經的電視節目主持人黃健翔聯合樂視網推出《黃•段子》時,無數體育迷蜂擁而至。

他們的脫口秀表演脫離了傳統媒體,但他們影響力沒有因此下降反而大增。

網絡自媒體脫口秀擁有更好的機會

在互聯網時代,相對於傳統電視脫口秀,網絡自媒體脫口秀擁有許多不一樣的特點。

首先,網絡自媒體脫口秀突出一個「自」字。在電視脫口秀欄目中,欄目的策劃、製作等環節通常要由電視台來運作,一般主持人決定權不大(當然有些影響力較大的主持人會有更大的決定權),而網絡自媒體脫口秀的這些環節則一切由自媒體個人或其自己的團隊來完成,《羅輯思維》團隊共5人,羅胖在台前做主持人,一個負責內容的主編,一個視頻導演,兩個運營推廣,申音說:「我們是自己的出品人、營銷人、經紀人。」相對於電視脫口秀,網絡自媒體脫口秀更像一個獨立電影製作人或團隊。

其次,視頻網站為每一個自媒體脫口秀人提供平台。在電視媒體時代,只有全中國最優秀的主持人才有可能成為電視脫口秀欄目的主持人,而在互聯網時代,視頻網站為每一個想說脫口秀的人提供平台,從理論上講一個草根也有成為著名脫口秀主持人的機會。這就是並不像高曉松、黃健翔那樣出名的三表、曹保印也能夠創辦並播出自己的脫口秀欄目的原因。

第三,網絡自媒體脫口秀欄目內容自由、開放。電視脫口秀節目的內容往往要通過審核,無下限的內容要砍掉,毀三觀的內容要砍掉,不和諧的內容同樣要砍掉,但網絡自媒體脫口秀的內容則相對自由,開放。比如三表在搜狐新聞客戶端播出的《三表龍門陣》,內容格調低下,船震、車震等淫言浪語不斷,雖然許多高清大圖加了碼,但即使如此,這樣的節目也絕對不可能在電視台播出。而在搜狐新聞客戶端,這個節目卻很受歡迎,每期節目都有不少網友互動求種子(呵呵)。

網絡自媒體脫口秀人應形成品牌效應

在互聯網時代,媒體越來越多,微博、微信、輕博客、新聞客戶端、視頻網站各種媒體層出不群,對於自媒體人來說,愁的不是無處選擇,而是無從選擇。那麼對於自媒體脫口秀人來說,如何選擇才能使自己的影響擴散到最大範圍呢?筆者認為、文字、語音、視頻三種脫口秀方式三箭齊發,形成三位一體效應是較好的選擇。

微博是一個媒體平台,它更適合讀起來朗朗上口的脫口秀,其實段子手和大號寫的段子便是縮減版的文字脫口秀,我曾多次在《壹周立波秀》中聽過周立波借用這些段子。像留幾手、琢磨先生還會定期寫長微博脫口秀,這些段子往往很受粉絲歡迎。

微信公眾平台的語音功能其實為所有的自媒體脫口秀人都提供了1分鐘脫口秀的機會,比如王志安就會每天都說一段時長差不多1分鐘的語音,內容涉及經濟、社會、政治等多方面,同樣羅輯思維不只在優酷播出脫口秀,每天還會通過1分鐘的語音同粉絲分享歷史、社會、讀書等心得。現在微信限制語音時長最多為1分鐘,如果它將時間延長,那麼郭德綱和于謙就可以錄一段相聲發出來,羅輯思維可以在微信發送語音版,這樣微信公眾平台就會成為一個語音脫口秀平台。

視頻是所有媒介方式中最具有衝擊力的,它具有前兩者無法替代的地方,一個脫口秀主持人最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擁有親和力,且能將複雜高深的理論說的淺顯易懂,將故事講得滴水不漏。相對前兩種媒體,視頻是最能全方位表現一個人魅力的媒介,這也是為什麼自媒體脫口秀人比純文字自媒體人更容易吸引粉絲的原因。基於視頻的這些特點,因此前兩種媒介的最終力量,應該彙集到這裡,逐漸形成一個自媒體視頻脫口秀品牌。

在自媒體脫口秀界能夠充分利用以上三種媒介的人並不多,羅振宇是一個,這也與他背後擁有一個強大的團隊分不開。

自媒體人涉入脫口秀界總的來說是一件值得鼓舞的事,這顯示一些文化人也開始逐漸涉足萬眾矚目的娛樂圈(不知道我這個詞用的對不對),顯示小眾的文化通過一種大眾的展現方式逐漸成為一種大眾文化的趨勢。

對於自媒體脫口秀人來說,堅持創造優質的內容,逐漸形成自己的品牌,這才是自媒體脫口秀的永續經營之道,至於商業模式,正像凱文凱利說的:「目光聚集的地方,金錢必尾隨而至。」

網絡 視頻 脫口秀 脫口 媒體 人的 的下 一個 陣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693

互聯網解救脫口秀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5145

《扣扣熊報告》是美國年輕人最喜歡的深夜脫口秀。為宣傳“醫保”政策,奧巴馬曾上節目“代班”扣扣熊,一本正經地宣讀節目組“黑”自己的臺本。 (南方周末資料圖/圖)

提前好幾個月,谷大白話托人訂好了“扣扣熊深夜秀”入場資格券。2015年9月,按照“過來人”的提示,他在演出開場前兩個小時,就抵達了埃德·蘇利文劇場。

這座位於百老匯街上的著名劇場,有著一個恢宏的穹頂。在脫口秀主持大衛·萊特曼坐鎮這里的22年中,它一直被層層通氣管道和收音裝置遮擋。“新主人”扣扣熊全面整修後,穹頂重見天日。每個來到這里的客人都會擡頭驚嘆,扣扣熊會得意地說:“這是扣扣熊大教堂。”

谷大白話那兩個小時終究白等了。埃德·蘇利文劇場換了新主人,觀眾卻還一樣多。按傳統,劇場總會發放比實際容納人數更多的入場資格券,以免觀眾席留下空位。於是每天總會有那麽幾個倒黴蛋,因為比前面的觀眾晚到幾分鐘而不能入場——比如谷大白話和他的朋友,以及站在他們前面的一個德國粉絲。

“扣扣熊”,是谷大白話為美國脫口秀演員史蒂芬·科爾伯特(Ste-phen Colbert)譯的中文名。另一位脫口秀演員、扣扣熊的好友、連續獲得十屆艾美獎“最佳喜劇節目”的喬恩·斯圖爾特(Jon Stewart),則被谷大白話譯為“囧司徒”,他主持的節目被稱為“囧司徒每日秀”。

過去七年,因為對美式深夜脫口秀“接地氣”的翻譯,谷大白話在微博上積攢了700萬粉絲,只比扣扣熊的推特粉絲少300萬。

2015年5月,67歲的大衛·萊特曼從“深夜秀”離任。9月,扣扣熊接替了他的位置。為了準備新節目,2014年底,扣扣熊停掉他在喜劇中心有線頻道播出了九年的《扣扣熊報告》。好搭檔跳槽後,2015年8月,囧司徒也停掉了播出了16年的《囧司徒每日秀》。

美式深夜脫口秀風雲突變的這年,中國的“網生代”言說節目也正改頭換面:微博被“金星表情包”刷屏;《奇葩說》在“奇葩”的偽裝下辯得熱鬧而嚴肅;羅輯思維有了530萬粉絲,並讓它發揮了經濟效益……

“萊特曼連推特都不會用”

現在,扣扣熊坐在萊特曼待過的辦公室里。他的辦公桌上,有一個007式的自動按鈕,有人來訪,他就按一下來開門,連屁股都不用挪一下。他“升職”了。“相當於從地方臺進了國家臺。”谷大白話這樣形容。

選中扣扣熊來坐這張辦公桌,CBS總裁雷斯利·慕維斯有過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社會評論能力、意味深長的幽默、創造力驚人……”然而沒什麽比收視更有說服力——尤其是在年輕人當中的收視率。

這也是萊特曼退隱的根本原因。從2013年到2014年,萊特曼的觀眾人數從340多萬驟降至280萬,18歲-49歲群體的收視率減少了17%——這是美國收視數據率的重要指標,這一人群的數量,代表著節目的“吸金”能力。

曾為CBS帶來過巨額利潤的萊特曼,創收確實不如往常。據《紐約時報》報道,近幾年來,全美收視最高的兩大深夜脫口秀:CBS的《大衛·萊特曼深夜秀》和NBC的《傑·雷諾今夜秀》,都曾被迫削減過大筆預算。

傑·雷諾算是萊特曼二十多年的“死對頭”。1992年,“脫口秀之王”強尼·卡森(JohnnyCarson)退休。作為卡森最欣賞的愛徒,大衛·萊特曼以為自己能順利接班卡森,結果NBC把這個機會留給了傑·雷諾。萊特曼從NBC負氣出走,在CBS同一時段開辦了一檔新節目《大衛·萊特曼深夜秀》,和雷諾打擂臺。

二十多年里,萊特曼獲獎頻頻,雷諾總是收視占優。《傑·雷諾今夜秀》最輝煌時,收視人數是600多萬,觀眾平均年齡不到50歲。2014年2月,雷諾退休時,觀眾數一度跌破340萬,觀眾平均年齡卻增長至57.8歲。雷諾退休後兩個月,萊特曼也宣布了自己的退休計劃——當時,他的觀眾平均年齡已高達58歲。

人氣下降、觀眾年齡偏大,很大程度上和兩位老人家玩不轉互聯網有關。“雷諾偶爾還會做點小貓小狗的視頻玩一玩;萊特曼連推特都不會用,其實也該更新換代了。”谷大白話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2014年接替雷諾的,是當時39歲的吉米·法倫,他也會是扣扣熊今後的主要對手。成為《深夜脫口秀》主持人之前,吉米·法倫在《周六夜現場》做了六年的編劇和演員,這讓他練就了一身說學逗唱的本事。“吉米·法倫的風格更像《快樂大本營》。”谷大白話對南方周末記者評論道,“他老少皆宜,玩出來的段子也容易在網上傳播。”

吉米·法倫制作過無數“病毒視頻”。他和艾瑪·斯通玩過一期《對口型假唱大戰》,在YouTube上觀看量是5900萬。奧巴馬做客吉米·法倫的節目時,吉米·法倫沒和他討論政治,反而邀請他跳了一段舞。這段視頻,也被觀看了3000多萬次。

吉米·法倫推特上3500萬的粉絲,已經部分地轉化成了收視率。現在,NBC“今夜秀”每期觀眾人數已回升至380萬以上。18歲-49歲群體收視率則一直在1以上——雷諾退休前,此項收視一度跌至0.8。

盡管扣扣熊只有1000萬推特粉絲,但這些人忠誠度很高,而且更年輕。在2014年的調查中,扣扣熊觀眾的平均年齡是39.4歲,遠低於吉米·法倫觀眾53.1歲的平均年齡。這也正是他如今得以坐在埃德·蘇利文劇場最具說服力的原因。

現在,扣扣熊的挑戰在於:如何在CBS這個大臺的屏幕上,做一只真正的扣扣熊?

“超級碗”可能比“伊拉克”受歡迎

扣扣熊實際上是兩個人。一個是扣扣熊自己,另一個則是他在《扣扣熊報告》中塑造的那個“懷著善意,但是孤陋寡聞且自大的白癡”。

這個“白癡角色”有著右派立場,懷著種族和性別偏見。他的粉絲知道他在說反話。但一些右派會當真,並說:“這哥們兒說得沒錯。”

這個虛構角色,靈感很大程度上來自福克斯電視臺主播比爾·奧萊利(BillO’Reilly)。1998年,喜劇中心頻道《囧司徒每日秀》開播。囧司徒帶著一批活寶在節目里開創了“假新聞”模式:他們時而扮演腦袋抽筋的記者,時而扮演古怪的專家——比如“資深猥褻兒童專家”。“蠱惑人心”的右派媒體大亨比爾·奧萊利是他們慣常的揶揄對象。

扣扣熊就是那批活寶之一。2005年,《囧司徒每日秀》分離出一個新節目《扣扣熊報告》,扣扣熊幹脆把奧萊利作為主要模仿對象:學他“非常具有攻擊性”的、用手指向鏡頭的手勢,以及“那種可以談論任何事情的自信”。

《囧司徒每日秀》和《扣扣熊報告》一直吸引著大批年輕觀眾。2010年的一項調查顯示,《囧司徒每日秀》小於50歲的觀眾占74%,《扣扣熊報告》則是80%。被他們揶揄的奧萊利,50歲以上的觀眾占了63%。另一項數據則顯示,在這兩檔節目的觀眾中,自稱左派的人數,是其他節目的兩倍——這種受眾構成,和《紐約時報》差不多。

強大的影響力,為這兩檔節目吸引了許多重量級嘉賓,包括奧巴馬、克林頓、拜登,以及巴基斯坦前總統穆沙拉夫。2007年,美國人評選他們心目中最能代表公民利益和新聞公正的記者,囧司徒的名字排在第四,前三個人是湯姆·布羅考、丹·拉瑟和安德森·庫珀。

囧司徒卻一再強調“我們只是喜劇演員”、“只是在政客們背後扔沾滿唾沫星的小紙團”。扣扣熊也在節目里和囧司徒開玩笑:“觀眾里有80%的年輕人又怎樣?美國的投票率只有20%。”以示節目的事實影響力並沒有那麽大。

在《扣扣熊報告》的最後兩年,扣扣熊越來越希望有所變化。直到CBS向扣扣熊發出邀請。

CBS是大臺,面對的是電視機前的一家老小。扣扣熊不能再裝傻充楞、沒有教養,也不能像以前百無禁忌地講黃段子。

他為此準備了大半年。新的節目在2015年9月開播時,扣扣熊依然一本正經地扯淡;但不再白癡,也不再傲慢無禮。

最近,扣扣熊在他的節目中采訪了美國前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談話火藥味非常濃,扣扣熊幾乎逼得拉姆斯菲爾德差點承認“伊拉克戰爭是不對的”。“這對他的老粉來說,是特別爽的一件事。如果放在以前的節目,這個訪談一定會爆紅。”谷大白話告訴南方周末記者,“結果,那期節目出來後,另外一個娛樂嘉賓反而被提及比較多。”

新平臺觀眾對政治不再那麽狂熱。扣扣熊必須爭取普通觀眾的興趣,CBS也打算幫他一把。2016年2月第四十屆的“超級碗”比賽將由CBS轉播。直播結束後,CBS緊接著會直播一期“扣扣熊深夜秀”。這場賽事往年的平均收視大概在40%-60%,這將為扣扣熊帶來幾千萬的觀眾流量。

“這是一個特別好的機遇。‘超級碗’應該也有很多可以發揮的梗。”谷大白話對南方周末記者說,“觀眾們很多時候是先喜歡上你的表達方式,再去慢慢思考你表達的內容。”

沒有YouTube,就不知道高級的喜劇

沒看上“扣扣熊深夜秀”,谷大白話越發羨慕自己的幾個朋友。那是幾個國內脫口秀編劇。他們曾組團參觀過紐約的一票節目:《傑·雷諾秀》《大衛·萊特曼深夜秀》《囧司徒每日秀》《扣扣熊報告》……

“現在全成絕響了。”谷大白話遺憾。2015年8月,扣扣熊接手“深夜秀”前一個月,《囧司徒每日秀》也停播了。這讓谷大白話頗感意外:囧司徒攏得住年輕觀眾,也有收視率,他才54歲,也還年輕。“也許他覺得是時候了。”谷大白話說:他一手提拔的扣扣熊已成大器;小徒囧橄欖(JohnOliver)也有了自己的深夜脫口秀;至於囧司徒本人,早就拿艾美獎拿到手軟。

谷大白話最早註意到囧司徒,就是因為艾美獎。2005年,谷大白話奇怪地發現,有個人每年都能拿到同一個艾美獎項,這人就是囧司徒。抱著好奇看了一集他的節目,谷大白話充滿挫敗感:節目里充滿黑話、政治梗,語速快美劇好幾倍,他聽不懂。起初,谷大白話把翻譯《囧司徒每日秀》當成挑戰,後來就成了樂趣。

這些年,谷大白話偶爾也翻譯過其他的深夜脫口秀,那些喜歡嘲笑賈斯汀·比伯、馬特·達蒙的娛樂性脫口秀,在國內更有市場。

也是在2008年,上大二的梁歡在YouTube上看到一個叫《寂寞島》(LonelyIsland)的短片。名字起得文藝,實際上是個高端大氣的惡搞片。一搜索,梁歡發現這是美國經典的綜藝節目《周六夜現場》。起初他看得似懂非懂,但僅僅是表演,就讓他笑到不行。後來,他越看越懂,不光懂了英語、美式幽默,還懂了各種美國文化背景:體育、娛樂、政治……一些離開《周六夜現場》的喜劇明星的新節目,梁歡也看,比如“吉米·法倫秀”。順藤摸瓜地,又看了“傑·雷諾秀”“柯南秀”。

最讓他覺得了不起的,是國外脫口秀表演形式的多樣。“不光要說,還要表演,還有惡搞的音樂表演、正經的樂隊表演。”梁歡說,“而且音樂造詣都不低。”他覺得“做那樣的人很酷”,並開始效仿。

“我並不特別感激《周六夜現場》,但我特別感激互聯網。沒有YouTube,我永遠不會知道SNL,永遠不會知道高級的喜劇是什麽樣的。”梁歡對南方周末記者說,“而且,網絡平臺適合中國的脫口秀。”

“暴走大事件”的王尼瑪必須戴著大頭套,是考慮“IP效應”,也是保持神秘感。 (暴走漫畫供圖/圖)

靠粉絲,還是靠廣告商

網絡的確成了中國脫口秀——以及類脫口秀產品的救星。王自健走紅、金星“病毒式表情包”、“90後”熱愛的“暴走大事件”,皆起於網絡。

“暴走大事件”主持人王尼瑪真名叫任劍,他同時也是“暴走漫畫”的主編。任劍和他的團隊都是90後,他們的共同點是“死宅”“生活離不開網絡”,關註“新奇特”的事物。

“暴走大事件”顯然有些英美脫口秀的影子。在片頭上,他們戲仿了BBC的喜劇新聞節目《羅素·霍華德的好新聞》。主持“暴走大事件”,任劍都戴著巨大的頭套——頭套上那個面目醜陋的家夥,就是“暴走漫畫”的主人公王尼瑪。

“如果不借助這個形象,剛起步時,‘暴走大事件’不會那麽快被註意到。”王尼瑪解釋,“IP很重要哦。”為了保持神秘感,任劍從不以真面目示人,他筆答了南方周末記者的采訪。

把漫畫轉化成脫口秀時,一個重要設計是公鴨嗓,因為“這樣說起話來賤賤噠”。這個設定很合互聯網胃口,網友們會用“性感”來形容它。“暴走”系列的粉絲大多年輕,“90後、00後喜歡張揚,渴求言論自由,喜歡分享,”王尼瑪向南方周末記者分析,“暴走就是為粉絲提供這些。”

相比把網絡玩得爛熟的年輕人,前遼寧電臺主持人李波,從2014年才開始理解互聯網。

李波是著名音樂家楊柏森的關門弟子,曾得到過趙本山指點,也任本山傳媒的編劇。2014年,遼寧電臺高層人事變動,李波辭職回家,做了自己的網絡電臺脫口秀“波波有理”,用她特有的東北女人式幽默,評述生活小事和時事。

2014年8月3日,節目更新到第三期的時候,李波一大早翻開手機,被幾十萬的收聽數據嚇到了。“怎麽可能呢?肯定是他們後臺出故障了。”李波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沖個澡出來再看,數據又翻了三倍。

“我完全懵了,在傳統臺的時候,從來沒遇到過這種情況。”李波說。以前,她要做好節目,還要找人銷售。那天之後,情況全變了。幾乎所有提供網絡電臺功能的App,都看中了她“吸粉”的能量,找她簽約。半年後,李波簽了喜馬拉雅電臺。這半年間,她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做節目、穩固粉絲。

“以前在傳統電臺,每個主持人都自視挺高的,有粉絲找你照相,還愛答不理。”李波對南方周末記者說,“現在不是了,粉絲是你的衣食父母。楊冪的電影上線,粉絲看它哪場空,就把哪場包滿;張傑從老東家出來,粉絲集資500萬給他贖的身。現在是粉絲說了算。以前粉絲再多也沒用,領導說了算。”

為了和這些粉絲交流,李波專門和團隊做了一個App。“很高逼格的,照片都是3D的,所有的畫面都可以移動起來。”在廣州,李波得意地向南方周末記者演示了這個App:“我們的群是萬人群,和微信不一樣。微信只能500人。”

這款App也有更新鮮的功能,比如“付費加好友”。“你給自己定價10元,我加你就要付10塊錢。我給自己定價50塊,你加我也得付50。互加之後,我掙了40。你要是覺得你值,定價十萬也可以。”李波介紹。

在粉絲生意上,走得最遠的演說者還數羅振宇。羅振宇的“羅輯思維”,理論上是一個知識分享類節目,但如今遭到越來越多的詬病。在最熱門的問答網站知乎上,有一條獲得了3000個“贊同”的答案,指責它是建立在成功學基礎上的“宗教”。

羅輯思維現有530萬“羅友”。2013年,羅輯思維發起了一次“付費會員實驗”:普通會員200元一個,5000個名額。鐵桿會員1200元一個,500個名額。五小時銷售一空。此後兩年,這樣的活動又做了兩次,累計付費會員超過25000個。由於會員數有限,這些會員資格會在粉絲社群之間交易,價格隨之水漲船高。

在知乎上,有過會員經驗的人現身說法:“90%以上的會員,會費等於白交。”但這阻擋不了粉絲們的熱情。倚靠著忠誠的粉絲,羅輯思維經常會做一些拍賣活動,一個巴掌大的小工藝品,可以拍到3800元。

現在,羅輯思維更像一家互聯網公司。2015年,他在“羅輯思維”微信中這樣推送道:“我從來都承認自己是生意人。如果您覺得我不是,那是您的誤解。”

如此直接的“粉絲供養”,吉米·法倫恐怕還很難想象。盡管他是整個社交網絡上最受歡迎的深夜脫口秀主持人,但在接替傑·雷諾入主“今夜秀”之初,他也不得不反複強調:這個節目不會變成制作網絡視頻的演播廳,YouTube只是為“今夜秀”的精華部分保鮮。

“歸根結底,這還是一檔電視節目。”吉米·法倫說道,至少暫時,他們還是更在意廣告商。

互聯網 互聯 解救 脫口秀 脫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5009

由脫口秀到價值13億元的知識銷售平台

復活節假期在Youtube 看了最後一集的《羅輯思維》: 這一代人的學習。記得兩年前就知道內地的90後都不看書,而是看羅振宇的脫口秀增長知識。每集約60分鐘的《羅輯思維》,會將書本的內容精簡濃縮,幫助觀眾吸收知識,省卻閱讀的時間。節目沒有華麗場景,只有主持人說書1小時,卻能不斷累積觀眾,可見內容質素之高。

羅振宇出身央視,是內地的資深媒體人。互聯網興起讓他認為傳媒機構的未來危危乎,所以毅然辭職,年過40歲才創業搞自媒體,於2012年推出《羅輯思維》節目。2015年的B 輪融資,估值已達人民幣13.2億。而羅振宇更被稱為自媒體『首富』。筆者認為《羅輯思維》的成長過程和商業模式,值得細心分析了解,當中有很多值得借鏡之處。


《羅輯思維》的 『最後一集』,是指不再在公開頻道(包括Youtube,優) 免費播放。新的形式由每週一集改為每天一集,每集亦有60分鐘改為20分鐘,並且由視頻版改變音頻版。而最重大的改變,是播放頻道改為自家開發的《得到》app。App 現有用戶超過900萬,裡頭有多個收費專欄,訂閱費用為每年人民幣199。《羅輯思維》的音頻節目不會收費,但只會免費提供給曾在得到App 消費的用戶。

假設只有1% 用戶訂閱1個專欄,每年營運收入已達1800萬。由於整個社群都是渴求知識型人士,應是較願意消費的高質用戶,筆者估計付費用戶遠不止1%,而部份訂戶更不止訂閱一個專欄。羅振宇用四年時間累積知名度和用戶,並且強化自家產品內容 - 除了銷售和出版書籍,也和各個界別的知識分子合作,推出付費專欄。在微信、微博、Facebook、Twitter  壟斷日常溝通的年代,《羅輯思維》竟然可以自行開發一個人數眾多的知識分享平台,並將它打造成知識銷售渠道,真的十分了不起!

現代是時間碎片化的年代,羅振宇看中一個市場需求 - 個人對知識的追求。中年創業由成本極低的個人脫口秀開始,發展到網上賣書,之後舉辦跨年演講,請來多位名人分享心得(據說跨年演講一次收入超過數千萬元)。一個傳媒人創業,四年間由製作脫口秀到建立近千萬人的「知識社群」,並成為一個具實力的銷售渠道,筆者除了心悅誠服,也察覺到「知識服務」的商機。人工智能和網絡保安之外,也許應多注意這類互聯網知識產品,並從中尋找投資機會。

羅振宇曾在節目中說自己年過40才創業,賣了北京的貴價房子套現租屋住,然而這只是故事的一部分。後來,他在一場演講中,說未說的後半部,是套現後買了騰訊的股票,股價升幅較北京的房價更大。之後,在北京房價再度漲升前買回房子。他提及這個,是要說明創業人每個決定要自己負責任,因為「大部份人不會把選擇的所有維度參數告訴你」。這是事實,除了適用於創業人,對投資人也合用。

本文同見於《信報》的《價值投資》專欄
Facebook 專頁:www.facebook.com/trendalysis
脫口秀 脫口 價值 13 億元 元的 知識 銷售 平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614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