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iPhone 供应商“血毒”暴利:用正己烷后 联建科技月增利润千万元?


http://epaper.nbd.com.cn/shtml/mrjjxw/20100526/694800.shtml


  每经记者 伍承波 发自苏州
本报昨日 (25日)报道了为iPhone手机生产显示屏的苹果供应商苏州联建(中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建科技)47名员工正己烷慢性中毒事件之后,引起了 广泛的影响。
经过近9个月的治疗,仍有部分员工在医院卧床治疗,由此可见正己烷毒害之深、毒性之重。是什么样的动机驱使联建科技以员工的身体 健康为代价,躲过层层监管,违法上马毒性很重的正己烷呢?这背后的利润该丰厚到了什么样的程度才会对企业产生如此的诱惑?随着《每日经济新闻》调查的深 入,可以发现,以血汗换暴利的“盛宴图”是如此令人触目惊心。
“毒汁”下的惊人利润
使用正己烷产量月增200万?
联建科技中 毒员工告诉记者,他们生产的手机触摸屏主要供苹果公司的iPhone使用,从2007年就开始试产,2008年进入小批量生产阶段,到2009年进入批量 生产。而iPhone的手机触摸屏经联建科技加工生产后,提供给富士康组装成成品。据透露,公司每个班每天生产5万~6万个手机触摸屏,而在公司长期保持 两个班全天候开机生产的超负荷运转状态下,一天可生产10万~12万个,一个月能生产300万~360万个。
据了解正己烷和酒精市场价格行情 的公司员工说,两者的价格都差不多,每公斤的购买价均在40元左右,但正己烷比酒精的挥发速度至少要快四五倍。在手机触摸屏的擦拭环节,强光灯下使用正己 烷擦拭一般1~2秒钟就能够挥发,而相同条件使用酒精至少需要十几秒钟。
联建科技中毒住院员工透露,他们2009年8月住院的时候,当时使用 正己烷擦拭手机屏。而如果按照酒精挥发速度只有正己烷的1/4计算,使用酒精擦拭一个月的产量仅为75万~90万个,比使用正己烷少生产225万~270 万个。
一位长期从事手机触摸屏销售的人士告诉记者,iPhone手机触摸屏2008年开始试产的时候,售价在30~40美元左右,目前的价格 约在20~30美元左右,强化玻璃等成本最多在20元人民币左右,但由于iPhone4G的电容式手机触摸屏对走线及贴合等要求非常高,且目前仅 iPhone4G拥有这种技术,因此整体成本可能远远高于原材料采购成本,但其利润高于富士康组装厂的利润。如果按照富士康最低2%的利润率计算,每个手 机触摸屏的利润为0.4~0.6美元,折合人民币为2.7~4.1元。由于使用正己烷使每月产量大幅提高,由此增加的利润约为600万~1000万元。
对此问题,面板产业市场研究机构DisplaySearch营销总监罗美合表示,他们不便对具体的产品价格作评价,但可以根据市场报价进行比较。
而联建科技员工还透露,使用正己烷擦拭手机屏实现生产效率的提高仅仅是其中的一个方面,而良品率(合格品率)的大幅提高也是一个关键所在。
据联建科技员工透露,使用酒精擦拭手机屏,由于表面污渍、油渍难以清洗,良品率仅在60%左右,而使用正己烷则能够很好地解决这些问题,良品率达到了 90%以上。按照每月生产300万个计算,提高30%的良品率意味着多增加90万个合格产品,其利润将相应增加至少243万元。
与前面因使用 正己烷提高生产效率获得的利润相加起来,两项能够带来843万~1243万元的利润。
季报亏损与弃用正己烷无关?
5月17日,联建科 技的母公司台湾胜华科技发表声明称,在2009年8月初使用正己烷产生不适症状后,联建科技随即全面停止使用正己烷,采用酒精、丙酮等有机溶剂作为替代进 行擦拭作业,同时为员工配备了有效的个人防护用品,对洁净车间加强整体通风和增加新风量,并定期检测以确保空气中化学品浓度在必要限制范围内,同时加强生 产车间员工职业安全卫生教育训练,以防止职业灾害发生,确保员工安全与健康。除了厂内的自我检测以外,依托苏州工业园区疾病防治中心于2009年8月5日 以来的6次现场监测,均显示现场已无正己烷之使用迹象,且使用中的丙酮等化学品之职业危害浓度均符合国家卫生标准。
“这意味着,联建科技每月 将减少至少1000万元以上的利润。”有联建员工告诉记者。
这一说法从胜华科技4月23日发布的公司第一季度业绩公告也能得到部分印证。该公 告称,公司第一季度自结合并营收净额为新台币75.32亿元 (折合人民币15.95亿元),税前净损10.48亿元(折合人民币2.22亿元)。
联建科技员工说,胜华科技旗下所有公司中,最赚钱的就是位于苏州的联建科技,而其中最赚钱的项目就是iPhone手机触摸屏。
对此,台湾胜 华科技财务部经理兼代理发言人黄忠杰表示,他们不对具体的客户和订单项目作评价,不过手机触摸屏的设备投入费用很高,一台设备就高达400万~500万元 人民币,而且公司还将考虑增加投入设备等固定资产,以适应业务发展需要。因此从总体上计算,公司的利润仍然非常薄,有时甚至处于亏损状态。
毒影下 9个月的痛苦挣扎
打吊针都找不到地方了
25岁的阿景(化名)是联建科技设备部的机修工程师,主要负责使用正己烷这个车间的设备。“本 以为我们这些正己烷非直接接触人员会没事,没想到也中毒了。”5月13日,在苏州市第五人民医院五病区的病房,阿景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他 从2009年8月27日住院以来,基本上每天打一针,已经打了256次吊针,“现在都找不到打吊针的地方了,只能在脚上打。”说话间他将两只手展示给记者 看,只见一个接一个的针孔痕迹呈现在眼前,“只要能打吊针的地方都打过了,有的地方还是打了又打,护士每次找静脉都会花很长的功夫。”除了打吊针之外,阿 景说他们还会接受理疗、高氧和三氧等帮助恢复神经系统的辅助性治疗。
正己烷中毒后,轻者出现头痛、头晕、四肢麻木等症状,严重的会损害周边神 经系统,并延至脊髓,导致肌肉萎缩、瘫痪,甚至死亡。据苏州五院医生介绍,47名中毒工人起初来医院的时候大多不能行走,有的甚至要躺在担架上抬进病房。 刚开始的几个月,病人基本上都站立不了,手也拿不了东西,要靠家人照顾才能起居进食。
经过9个月的治疗,记者看到大多数病人都开始自己行走。 一些尚在住院的病人说,虽然能走,但走不了几步路便感觉到腿发酸,医生在病床上方贴的“防跌跤”醒目标示也能时刻提醒他们不要走太多的路,以防摔倒,影响 康复。
记者在医院看到,下午6点钟,当住院病人吃完晚饭后,就开始在病房外的护士站前面稍微走动,有些也去作作理疗。几个病友偶尔坐在一起探 讨何时能够康复出院,一些住院的姑娘偶尔会站在天平秤上称一下重量,看看自己的体重有否减轻。但整个过程持续不到5分钟,他们就又躺回到病床上,说是脚 酸,需要休息一下。
阿景告诉记者,他2006年从山东青岛一所大学毕业,2008年春节后通过人才市场上的招聘进入联建科技担任机修工程师。 刚进到公司,眼中看到的现代化厂房和无尘的车间让他感觉前程“一片广阔”,尽管当时的底薪也只有1500元,但他仍然觉得很有奔头。
但到了 2009年1~2月份,阿景上班的时候总感觉身体上很别扭。“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总觉得不舒服,但又不见感冒发烧,只是没有力气,站的时间长了腿还有些 麻木。”阿景说,一开始以为自己是工作太累了,没有往中毒方面去想。直到2009年5月有大批人出现手脚发麻等现象之后,经职业病防治中心诊断才发现是正 己烷中毒,此时阿景才得到预约并在3个月后住院治疗。
阿景告诉记者,他们住进医院近9个月时间里,每天都在无聊中打发时间。记者在病房中看 到,一些女病员为了打发时间,开始坐在床上学习苏州的刺绣。当记者问到何时能够出院,受访人员均一脸茫然,说不知道何时能够出院。
早知有毒 就是要饭也不去做
当记者问他们是否知道正己烷有毒时,这些住院员工提高嗓门回答,“如果知道那个清洗剂(正己烷)有毒,就是去要饭也不会去 做,谁会舍得拿自己的健康和生命安全去开这种玩笑?”
中毒员工表示,他们对正己烷这种清洗剂非常陌生,公司此前既没有告诉他们这个有毒,也没 有给他们佩戴具有防毒功能的口罩,才导致中毒现象的发生。
我国《职业病防治法》明确规定:用人单位设有依法公布的职业病目录所列危害项目的, 应当及时、如实向卫生行政部门申报并接受监督。同时,用人单位与劳动者订立劳动合同(含聘用合同)时,应当将工作过程中可能产生的职业病危害及其后果、职 业病防护措施和待遇等如实告知劳动者,并在劳动合同中写明,不得隐瞒或者欺骗。
苏州工业园区安监等部门在去年8月正己烷中毒事故发生后随即成 立了联合调查组,调查人员发现,联建科技更换使用正己烷这样的有毒有害可能导致职业病危害的化学溶剂之前,既没有向有关部门申报,也没有告知员工。
苏州工业园区疾病防治中心卫生检验科科长刘仁平说,正己烷中毒事件发生后,他们依据相应规范对联建科技使用正己烷的车间设了8个采样点,结果这8个点的 检测结果均超过国家标准。
苏州工业园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局长陆建伟今年元月在接受央视 《焦点访谈》采访时表示,正是联建科技违规、违法使用有毒化学溶剂,忽视现场的职业危害防治与员工的防护,才造成了这起中毒事故。而联建科技副总经理张立 升在接受央视采访时也承认,之前的工厂主管在更换正己烷清洗产品时,没有将有毒的信息告知工厂员工。
而受害工人又将得到怎样的补偿,明日请继 续关注《每日经济新闻》为您所作的报道。

iPhone 供應商 供應 血毒 暴利 用正 己烷 聯建 科技 增利 潤千 千萬 萬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762

联建科技47员工正己烷中毒事件调查


http://epaper.nbd.com.cn/shtml/mrjjxw/20100525/686354.shtml


 每经记者 伍承波 发自苏州
在苹果因为iPhone、iPod而获得巨额利润的同时,很少有人会把这家全球著名的企业跟它在中国的合作企业 的生存状况联系在一起。
近一段时期,当位于苹果产业链上游的富士康因为“十连跳”事件而成为中国公众关注的焦点之时,可能只有相对较少的读者 注意到,处于同一产业链、比富士康更靠上游的另一家苹果供应商也缠上了一桩疑案。两周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赶赴苏州,对为富士康提供显示屏的上游供应 商苏州联建(中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建科技)进行了连续的追访,试图揭开一起导致47名工人慢性中毒事件背后的重重疑云,还原一个高科技企业是如 何演变为如今苏州工业园区“反面教材”的真相。
医院
20多名员工仍在住院
5月13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各种渠道 辗转来到苏州市第五人民医院,经过四处打听,找到了联建科技中毒员工的病房。一名尚在住院的中毒员工告诉记者,这里是苏州市唯一的职业病防治医院,除非病 床满员,一般职业病的患者都在这里进行治疗。
据透露,由于联建科技在生产过程中违法使用有毒物质正己烷,导致47员工不同程度出现“职业性慢 性中度正己烷中毒”。目前这些工人中的首批10名工人已经出院,其他20多名工人仍然在住院治疗之中,其中住院时间最长的已经有9个月。
当被 问及何时能够康复出院时,一些病情较重的员工说,目前还不能正常走路,稍微多走两步就会觉得很吃力。这些中毒员工称,他们每天都在打针吃药和理疗中打发时 间,感觉住在医院里“很难熬”。
记者看到,在一些病情较严重中毒员工床位的墙上,都有一个“防跌跤”的醒目标示牌。值班医生说,这些正己烷中 毒病人本来的症状就是站立有问题,如果不小心摔一跤,那问题就更大了。
来自湖南的20岁姑娘小珑(应受访人请求,为保护个人隐私,以下员工姓 名均为化名)告诉记者,她去年5月进入联建科技,工作没多久就感觉经常头晕,后来有一次昏倒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医院里。不过,她却没有能住进医 院,而是从去年10月以来一边上班,一边接受医院门诊治疗。尽管她曾向公司提出住院要求,但公司却未做此安排,理由是她的症状较轻。后来她去公司医务室 问,工作人员让她拿着肌电图到苏州市第五人民医院去问问医生,她便拿着肌电图去苏州五院找刘主任,刘主任告诉她,让她再做一张肌电图看看。小珑说,“我估 计即使再做一次肌电图,公司还是会找借口敷衍我,不让我住院。”她表示现在身体反应与以前相差很大,但肌电图显示却没有什么问题。
小珑还告诉 记者,从5月份开始她被安排到4楼增援,以后根据情况可能还会回到2楼的手机触摸屏擦拭车间。
公司
未出现新的员工中毒案例
此 前一天,在5月12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位于苏州工业园区的苏虹西路99号,这里是iPhone4G触摸屏代工厂商——联建科技的工厂所在地。记 者发现,公司靠近苏虹西路的大楼外墙正被一排严密的脚手架包围着。在公司门口,有两位穿着印有“联建(中国)科技有限公司”字样橘黄色马甲的年轻人,坐在 停放在左侧的摩托车上闲聊。年轻人透露,这是在修复被联建员工砸坏的玻璃外墙。也有员工说,该项目是在做通风设备,目的是不影响iPhone4G手机触摸 屏的供货。
对于以上说法,联建科技管理部课长戴志豪均予以否认,称该玻璃墙正在进行清洗作业。
在苏州市葑亭大道805号的联建科 技员工宿舍区,记者试图通过暗访,从一线员工方面了解公司的最新情况。傍晚时分,几辆客车停在宿舍楼下,员工们陆续从车上走下来,有的直接进入宿舍区,有 的则沿着葑亭大道向前步行。
在经过一个小区门口约200米之后,有一条以餐饮店为主的街道,其中还有网吧和药店。联建员工说,这里是他们下班 回到宿舍区吃饭用餐的主要场所。
一名在此发放广告宣传品的河南姑娘告诉记者,她去年也在联建科技上班,后来听说有员工出现正己烷中毒,就辞职 不干了。“我们发宣传品每个小时只有5元钱,一天只做6个小时,一个月最多只能挣900元钱。虽然工资少点,但至少对身体健康没什么损害。”
一名刚进入联建科技不久的员工告诉记者,他们在培训时就曾听说有员工在工作中头晕和昏倒,但在询问培训人员时对方告诉他们,“那只是一些爱美的小姑娘为保 持身材苗条不吃饭饿晕所致。”
而此前一名住院的正己烷中毒员工就曾告诉记者,在正己烷中毒事件发生之前,他们也曾听到工厂管理人员说过类似的 话。
苏州九龙医院也曾收治过联建科技的正己烷中毒员工,当记者于5月13日来到该院时,医务办公室工作人员称,近期没有再接到联建科技正己烷 中毒的病人,“那时苏州五院病床太紧张,只能临时安排到九龙医院应急处理。”
九龙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医师陈胜会告诉记者,近期前来看正己烷中 毒的门诊患者比去年减少了很多,基本都是复诊,“主要的原因可能在于企业已进行了防护措施的改善”。
而苏州五院也有医生表示,联建科技近期前 来看病的患者都是门诊复诊,住院部目前没有新的正己烷中毒病人住院。
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戴志豪表示,经过去年8月对作业环境 进行改善后,公司到目前没有新的中毒员工,只有复查的员工。对于想住院而没有安排住院的员工,主要是经过治疗病情得到了改善。戴同时表示称,厂内医务室没 有再接到在作业中发现头晕和昏倒的病人。
工业园
企业已成典型“反面教材”
19日,苏州工业园区新闻中心主任刘杰在接受《每日 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透露,自从联建科技发生正己烷中毒事件后,园区已将该公司当成“反面教材”。此外,苏州高新区、吴江、昆山等电子企业较为密集的区域 安检部门,也纷纷以联建科技为例,在所辖区域进行宣传。
记者获悉,在此之前,苏州工业园区便对园区内200家职业危害重点企业建立和完善“一 企一档”的健康档案,把企业按照危害风险等级划分为A、B两类,实行分类重点监管,其中A类企业须每年两次汇报企业职位卫生情况。在专项整治活动中,园区 将确定120家企业为园区2010年职业危害专项整治重点企业,以电子制造、上胶喷涂、家具制造等为重点整治行业。
刘杰还向记者表 示,2008年和2009年,苏州工业园区安监局、社会事业局,根据联建科技职业健康管理不尽完善等情况,按照《量化分级管理暂行办法》,将该公司分别列 为2008年、2009年园区职业危害专项整治A类、B类重点企业。他同时援引苏州工业园区安监局的信息称,联建科技原驻厂最高主管杨瑞祥连续两年对公司 应履行的职业危害防治责任签字承诺,但公司始终未向监管部门申报使用正己烷,也未开展作业场所空气中正己烷浓度的委托监测。
苏州工业园区安监 局称,联建科技于2008年9月进行了职业危害申报,但并未申报使用正己烷。2008年10月,公司在大量使用正己烷后,也始终未向园区安监局作变更申 报。因此,至2009年7月底,园区安监、卫生部门未将联建公司作业场所正己烷浓度监督监测纳入年度计划中。
苏州工业园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 局长陆建伟认为,正是联建科技违规、违法使用有毒化学溶剂,忽视现场的职业危害防治与员工的防护,造成了这样一起职业危害的中毒事故。
而园区 疾病防治中心卫生检验科科长刘仁平则表示,调查组在对生产现场的空气进行抽样检测后发现,挥发性极强的正己烷在空气中堆积,严重超过了国家规定的安全标 准,员工们在没有有效防护的情况下,时间一长,整个车间内的许多员工慢性中毒。
对此,联建科技副总经理张立升承认,之前的工厂主管使用正己烷 来代替酒精擦拭手机屏,主要是因为正己烷比酒精挥发得快,而工厂主管要求作业的速度也要比较快。
苏州市和苏州工业园区成立的调查组查明事故原 因后,立即责成联建科技停用、封存剩余的正己烷,并对公司进行了处罚。同时,联建科技的原任主管和管理层也被集团公司撤换。
但目前,联建科技 受害工人和厂方在补偿等方面出现了严重分歧,对此,《每日经济新闻》明日将继续为您报道。
新闻链接
正己烷
正己烷英文名称为 hexylhydride,分子式:C6H14,是无色液体,有微弱的特殊气味。正己烷是一种化学溶剂,它的挥发速度比酒精快,擦拭玻璃的效果也比酒精 好,但是具有一定的毒性,会通过呼吸道、皮肤等途径进入人体,长期接触可导致人体出现头痛、头晕、乏力、四肢麻木等慢性中毒症状,严重的会损害周边神经系 统,并延至脊髓,导致肌肉萎缩、瘫痪,甚至死亡。

聯建 科技 47 員工 己烷 中毒 事件 調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765

聯建中毒員工多數離職蘋果仍未提賠償

http://epaper.nbd.com.cn/shtml/mrjjxw/20110901/2413854.shtml

  蘋果供應商蘇州聯建科技自2008年以來陸續出現137名員工正己烷中毒事件。蘋果公佈的2010年供應商責任進展報告中指出,「蘋果公司中國區供應商(即聯建科技)有137名工人因暴露於正己烷環境,健康遭受不利影響……」並且表示多數員工已經返回工廠繼續工作。
然而記者發現,與蘋果的報告相反,蘇州聯建科技在給予這批員工相關賠償之後,目前137名員工多數員工已經從蘇州聯建陸續離職,而蘋果公司對於聯建中毒員工賠償問題卻始終保持沉默。
中毒員工6月起陸續離職
已經43歲的崔廣雙在今年8月向蘇州聯建科技提出離職,作為137名中毒員工之一,崔廣雙因為中毒以及與公司解約得到的賠償為8萬元。在137名員工 中,與崔廣雙一樣,大部分的中毒員工從今年6月起已經陸續離職,其中還有部分合約到期、但沒有續約的員工。據記者瞭解,目前137名中毒員工中仍舊在江蘇 聯建工作的員工僅有三四人。
崔光雙告訴記者,在今年6月份合同到期之後,公司拒絕了與其續約。在多次協商之後,僅以新工人的身份進行入職。
「各種獎金和福利都沒有了,」崔光雙為蘇州聯建工作了6年,在新簽了合同之後,崔廣雙的工資驟減,崔廣雙不得不重新找工資更高一點的工作來維持生計,於 是在今年8月選擇了離職。此前,崔廣雙被北京的醫生診斷出仍舊需要繼續住院治療,但無論蘋果還是蘇州聯建都沒有表示會繼續支付醫藥費。
蘋果未提賠償
蘋果對於供應商員工的中毒並未有明確的表態。記者從中毒員工處獲悉,此前蘋果曾委派公司的負責人與這些中毒員工進行過一次接觸。這次接觸讓多數中毒員工看到了希望。
「希望蘋果公司跟它的供應商一起站出來,再給我們一次入院檢查、治療的機會。」賈景川告訴記者,在與蘋果公司接觸的過程中,員工們把自己的訴求一一提 出。其中對於員工而言最在意的有兩點。首先就是正己烷中毒之後,對於身體造成的傷害,希望能通過治療予以緩解;另外就是希望蘋果也能對中毒員工進行一些相 應的賠償。在瞭解到中毒員工的想法之後,上述蘋果負責人表示會向公司反饋。然後隨著這批員工在焦慮中等待到離職,仍未獲得來自蘋果方面的任何表態以及相應 賠償。
北京盈科律師事務所勞動人事部主任何力律師指出,如今大部分中毒員工從蘇州聯建離職,員工在離職時獲得單位的一次性補償金之後,基本就意味著雙方已經解除了勞動關係,員工很難再維權。
公眾環境研究中心主任馬軍告訴記者,雖然從法律上看,代工工廠員工與上游品牌之間並無關聯,但巨額利潤的源頭來自於這些代工工廠員工的勞作。「蘋果驕人的銷售業績背後,是沿著其供應鏈蔓延的污染和毒害。」
馬軍對記者指出,一旦外包生產過程出現問題,蘋果就把責任全部推給供應商,蘋果曾說過「蘋果沒有推卸原本就屬於供應商的責任」。蘋果在中毒員工的事情上也應該負有相應責任。」馬軍指出。

聯建 中毒 員工 多數 離職 蘋果 仍未 未提 賠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27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