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寶能系繼續豪買萬科H股 “深振業之戰”續演?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12/4726645.html

寶能系繼續豪買萬科H股 “深振業之戰”續演?

一財網 安卓 2015-12-16 21:28:00

“寶能系”之兇猛在於“不打招呼就進門,而且無視主人是誰”。5年前,寶能系就在資本市場上掀起過一場腥風血雨,為期三年的爭奪戰,最終在深圳國資委的強勢反擊下偃旗息鼓。這次在萬科身上又會怎樣?

繼寶能系發動7個資管計劃增持萬科A股之後,萬科H股也相繼“淪陷”,根據港交所披露的權益公告顯示,寶能系下屬公司鉅盛華12月11日以平均每股19.728港元的價格再一次增持7864.15萬股萬科H股,由此,對萬科的持股比例升至22.45%,使寶能系在萬科的新晉第一大股東的位置進一步得到鞏固。

“寶能系”之兇猛在於“不打招呼就進門,而且無視主人是誰”。5年前,寶能系就在資本市場上掀起過一場腥風血雨,當時的交易對手是深圳國資委,兩者就深振業的控股權展開了為期三年的爭奪戰,最終在深圳國資委的強勢反擊下偃旗息鼓。

歷史一幕又一次出現在萬科這只個股上,只不過,這次萬科原第一大股東華潤集團到目前為止反擊顯得微弱無力。

寶能系的“圍獵史”

資料顯示,寶能系以地產為主業,業務板塊涉及綜合物業開發、現代物流、商業運營、文化旅遊、民生產業和金融產業。

其中,在金融領域,大有綜合金融、集團化發展之勢,目前已經布局了7大板塊,包括保險(前海人壽)、保險經紀(前海世紀保險經紀)、保險公估(前海保險公估)、融資租賃(深圳前海融資租賃金融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小貸(深圳市粵商小額貸款有限公司)、公募基金(新疆前海聯合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融資擔保(深圳市前海融泰信用融資擔保有限公司)。

近年來,寶能系在二級市場上大舉進軍了多家上市公司,包括早期控股的寶誠股份。鉅盛華2010年從ST湖科(即寶誠股份前身)原第一大股東手中接過控股權,於2014年10月全身而退,4年中,在鉅盛華的運籌下,寶誠股份得以“摘星、摘帽”。

根據萬科的披露:截至目前寶能系依舊持有8家上市公司股權,包括華僑城、中炬高新、韶能股份、明星電力、中國金洋、南寧百貨、南玻集團、合肥百貨。

而在寶能系的“獵物”中,地產股深受其喜愛。比如,前海人壽分別持有寶安地產、天健集團、新湖中寶等上市公司股權。

當然,在寶能系的“圍剿”中,最精彩的還屬2010年-2012年與深圳國資委爭奪深振業一役。如果對比深振業和萬科的舉牌過程,就可以發現,其投資風格驚人的相似。

深振業一戰曾奪三董事席位(小標)

早在2010年6月,寶能系通過鉅盛華和銀通投資在開始二級市場向深振業的控制權發起攻擊,當時,銀通投資的唯一股東為姚建輝,與姚振華是兄弟關系。

2010年7月,深振業第一次發布《簡式權益變動報告書》,披露鉅盛華和銀通投資已經持有深振業5%的股權,成為公司第二大股東。公開信息顯示:深振業的股權在2010年6月-7月間被頻繁進出,大筆買入、小筆賣出。

而這與寶能系通過鉅盛華和前海人壽舉牌萬科的初期打法極為相似,在萬科今年7月份首次發布的《簡式權益變動報告書》上可以看到,打頭陣的前海人壽在今年1月-7月份之間,也是頻繁倒騰萬科,依舊是大筆買入、小筆賣出。

當時,市場猜測寶能系是否會進一步增持,深振業一位高管曾出面表示,對姚氏兄弟、以及舉牌的兩家深圳公司並不熟悉,甚至沒有見過面。

受舉牌影響,深振業股價波動,各路遊資聚集其中,隨後深振業第一大股東深圳國資委開始警覺,攜巨資猛烈反擊,由此拉開了了一場長達3年的股權爭奪戰。在深振業股價波動期間,深圳市國資委陣營火速入手深振業,由此使得深圳市國資陣營持股比例提升到27.06%。

當然,寶能系也沒閑著,在此期間借力鉅盛華繼續增持,寶能系陣營合計持股比例一度增至7.34%。

雙方纏鬥升級,令深振業的股價被急速擡升,尤其是從2010年7月16日到7月29日股價表現尤其強勁,短短9個交易日深振業收盤價從5.6元漲到9.45元,累計漲幅接近70%。

但這並沒完,2010年12月底,深振業披露,寶能陣營再次舉牌,鉅盛華和銀通投資於11月、12月多次買入深振業,合計持股比例已經達到10%。之後,深圳國資委再次反擊,進一步增持,截至2010年年末,深圳國資委陣營持股比例已經達29.05%。

有媒體報道稱,寶能系當時回應稱“之前舉牌深振業A主要是從投資角度考慮。”而這和前海人壽舉牌萬科時的說辭如出一轍。

2012年3月,鉅盛華第三次舉牌,增持深振業,並且還叫來了一個新同伴華利通投資一起玩,截至2012年3月,寶能系陣營對深振業的持股比例已經達到15%。此時,深圳國資委已經“忍無可忍”,在此後的增持公告中,毫無隱晦地表示,增持的目的為維護深圳市國資委對深振業的控股權。

在2012年5月召開的股東大會上,深振業董事會換屆選舉,當時現場氣氛顯得異常緊張,最終,寶能系拿下3個董事席位。此後,寶能系才停止進一步增持步伐,深振業的控制權爭奪戰才告一段落。2014年,寶能系有序撤離了深振業。

寶能系在深振業上的“戰術”會否重現?雖然萬科新一屆董事會的選舉還要等到2017年,但寶能系會否在萬科董事會換屆上做類似的文章,還是引發外界的無限遐想。

編輯:黃向東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

寶能 能系 繼續 豪買 萬科 深振業 之戰 續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5283

15年公募老將王忠波離職 或續演“奔私”潮流

在大資管行業蓬勃發展的當下,蓄積深厚公募老將接連離職,其中的很大一部分轉戰私募領域,意欲開創新事業。

繼王亞偉、尚誌民、莫泰山等先行者之後,日前又有一位公募老將離開公募行業。日前,招商基金發布公告稱,因個人原因,王忠波辭去了招商睿祥定開混合、招商移動互聯網產業股票基金、招商行業精選股票、招商優質成長混合(LOF)四只基金的基金經理職務。有市場人士稱,王忠波的下一站將是組建私募基金公司。

王忠波公募從業經歷,始於2002年,當年6月加入銀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2010年12月轉投國聯安基金;2014年4月加盟招商基金直至2017年1月離職。王忠波公募15年生涯,無疑是整個行業變遷的見證者。一路走來,他從行業小兵做起,先後擔任過研究部宏觀策略、行業研究員、研究部副總監、研究總監、基金經理、總經理助理等若幹職務。正是基層崗位的不斷鍛煉,隨後他才能厚積而薄發,取得過不錯的投資業績。據Wind資訊統計,王忠波在擔任銀河穩健基金經理的1年又111天時間里,以1.55%的總回報超越業績比較基準11.85個百分點,在181只基金中排名32名;在擔任銀河行業混合基金經理的1年又178天時間里,以45.77%的回報,超越基準約20個百分點,在221只基金中排名35位。

由於在銀河基金期間的良好業績,在轉戰國聯安之後,王忠波被委以重任,擔任總經理助理兼研究總監職務。與此同時,他的投資業績表現不俗。在擔任國聯安優選行業混合基金經理的2年又241天時間里,他以累計取得了29.77%的回報,大幅超越業績比較基準52.46個百分點,在318只基金中排名19位。

2014年4月王忠波轉戰大型公募基金公司招商基金,且獲得相當重視。在離職之前,他擔任總經理助理、投資管理四部部門負責人以及四只基金的基金經理職務。而在此之後,王忠波或將轉戰私募基金市場。

在一位接受《第一財經日報》采訪的投資者看來,資深公募基金經理奔私是整個資產管理行業快速發展中的一個縮影。在大量明星基金經理奔私的潮流之下,公募基金產品創新以及薪酬激勵改革的進程會加快推進。當行業發展到相對平衡水平時,也不排除哪一天一批私募基金經理會轉戰公募基金。

無論平臺是公還是私,優秀的基金經理總是活躍於證券投資市場,王忠波亦不例外。即便在加入公募基金之前,他還在其他平臺為日後的證券投資在做經驗的積蓄。公開資料顯示,王忠波,博士,高級會計師。走出校園之後,他曾就職於山東省財政廳、山東證券有限責任公司及山東資產管理公司。2000年5月起加入深圳證券交易所,從事證券研究工作。

15 年公 公募 老將 王忠 忠波 離職 或續 續演 奔私 潮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4763

獨家|兩大殼股均陷債務糾紛,“德隆系”舊部如何續演傳說?

由“德隆系”舊部操盤的*ST德奧(002260.SZ)與斯太爾(000760.SZ)最近都相繼陷入了信托債務糾紛,這讓業績堪憂、一直在試圖重組求生的兩家公司再蒙陰影。

5月29日,*ST德奧公告稱,由於公司經營問題無法償還光大信托到期債務本息,已被債權人告上法庭,涉及金額約6657.29萬元。此前,*ST德奧已有2.05億元銀行貸款逾期。類似的是,斯太爾也於近期公告陷入信托債務糾紛,不同的是斯太爾稱公司斥資1.3億元購買的國通信托產品按約提前終止,除1040萬元收益款項,1.3億元本金不翼而飛。

深陷次債務糾紛的兩家公司也同樣面臨業績危局。2017年兩家公司雙雙虧損,*ST德奧凈利潤大虧5.13億元,同比下降10085.72%,且因歸屬母公司股東權益為-1.66而披星戴帽。同樣,斯太爾2017年凈利潤虧損1.69億元,同比下滑約4.67倍,且因信托投資項目無法進一步審計,2017年年報被出具非標準審計意見。

*ST德奧、斯太爾均被業界視為“德隆系”複出A股的操盤案例,穿透之後,均與德隆舊部存有千絲萬縷的關聯。前者自2016年12月以來僅交易21天,其余時間均處於“重組停牌”之中;後者則數次“易主”未果,目前與“德隆系”存有關聯的四家PE股東仍在尋找接盤買家。有接近“德隆系”負責項目運作的人士向第一財經記者透露,“德隆系”的殼股操盤套路在新的市場規則中失效,而諸如*ST德奧、斯太爾一般“無業績、無有效資本運作”的標的儼然已成燙手山芋,“德隆系”自身也陷入殼股困局。

信托通道糾紛

*ST德奧的信托債務糾紛起源於2017年3月,和合資產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和合資管”)通過光大信托以“光大-德奧通航股份集合資金信托計劃”項下資金,向*ST德奧發放信托貸款,三期共計6000萬元人民幣。

“由於公司經營問題無法按時償還第一期本息,光大信托宣布信托計劃項下全部信托貸款本息到期。”*ST德奧稱,2018年3月20日,*ST德奧未能按合同向光大信托支付應付利息,光大信托將相關債權轉移至和合資管名下,和合資管成為公司債權人,而後者在多次催討無果之後,已向法院申請采取訴前財產保全,提起訴訟。

盡管*ST德奧表示計劃通過加快回收應收賬款、處置資產及股東借款等方式,多渠道籌措償債資金。但從報表來看,*ST德奧資金鏈早已無“活水”。

截至2017年年底,德奧通航凈資產為-1.64 億元,資產負債率高達 125.63%。2018 年3月,*ST德奧已出現資金流動性危機,兩筆銀行貸款逾期,本息合計金額約2.04億。

而應對逾期,*ST德奧的做法只能是資產抵押,以新還舊。3月28日,*ST德奧對外稱,公司以佛山市某工業用地等資產抵押給興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廣州環市東支行,申請1.799億元借款以用於借新還舊,償還此前拖欠該銀行的1.8億元貸款。而另一筆與建設銀行佛山分行的流動資金借款,逾期尚未有解決辦法披露。

與*ST德奧相比,斯太爾則是陷入了信托通道違約的“羅生門”。以斯太爾的說法,公司2016年7月,斥資1.3億元購買了“方正東亞·天晟組合投資集合資金信托計劃”,主要投資於非上市公司股權和債權等。按約定,該產品存續滿12個月時可提前終止,但當斯太爾稱公司於去年8月要求終止至今,僅收到1040萬元收益款項,本金至今未能收回。斯太爾因此將國通信托及投顧公司——北京天晟同創創業投資中心(有限合夥)(下稱“天晟同創”)告上法庭。

但提供通道的國通信托最新回應稱,上述信托計劃屬事務管理信托,公司按合同履行受托人管理責任,以天晟同創投顧指令,將資金用於了對玉環德悅投資有限公司(下稱“玉環德悅”)的增資,成為後者的股東。斯太爾則以工商資料為證據表示,該增資並不存在,因為玉環德悅股東及註冊資本在增資後未發生任何變化。

天眼查信息顯示,目前玉環德悅的股東為兩大自然人,就增資一事記者試圖撥打該公司聯系電話求證,但截至記者發稿,該電話無人接聽。增資是否到位,而天晟同創作為投顧的投資指令又是否來自斯太爾?目前外界尚不得而知。

兩大“燙手山芋”

斯太爾信托理財風險背後是“德隆系”舊部入局以來不可掩飾的業績困局。2012年—2013年,英達鋼構開始攜矽谷天堂旗下天津恒豐,以及四家國內PE機構長沙澤洺、長沙澤瑞(已更名“珠海潤霖”)、寧波貝鑫、寧波理瑞謀劃入局斯太爾。

以當時披露的資料來看,來自長沙的兩家PE當時委托代表江發明,資料顯示他是素有“德隆遺孤”之稱的湖南湘暉置業有限公司(已更名為“湖南華鴻投資咨詢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而寧波兩家PE當時委托代表是朱曉紅,朱曉紅現為*ST德奧大股東梧桐翔宇的股東之一,而梧桐翔宇則存有更多“德隆系”舊部的身影。(詳見第一財經4月19日報道《德奧通航資金鏈臨危再曝巨虧,“德隆系”老套路又陷滑鐵盧》)

在英達鋼構攜手“德隆系”舊部入局斯太爾之後,原本給出的業績對賭承諾是2014年-2016年,扣非凈利潤不低於2.3億元、3.4億元、6.1億元。但實際情況是,這三年斯太爾扣非後凈利潤分別為666萬元、-2.11億元、1384萬元,均未完成業績對賭承諾。不僅如此,英達鋼構至今尚未支付2016年的業績補償款 4.86億元,斯太爾已將其告上法庭。

*ST德奧的業績困局則更為嚴重。2013年,梧桐翔宇成為該公司大股東,畫餅家電和通航“雙主業模式”卻並未拯救公司基本面。財報顯示,2015年—2016年,*ST德奧扣費後凈利潤分別為-0.23億元、-0.10億元,到2017年雙主業模式被證偽,*ST德奧當年扣費後虧損5.39億元,凈資產也由3.4億元下滑至-1.66億元。

“本身的邏輯就是找殼裝資產做股價再融資,但監管環境變了市場也變了,很難再做成以前德隆那套(邏輯)了,項目也不好裝進上市公司,停下來了。”接近“德隆系”負責項目運作的人士對記者表示,目前“德隆系”舊部操盤的上市公司或多或少出現了造血難題,這也使得“德隆系”自己面臨較大的資金壓力。

第一財經記者還發現,斯太爾的四家PE股東將所持股份合計近2.34億股進行了質押融資。同樣的情況是,梧桐翔宇也將其持有的*ST德奧6538.77萬股,也以“業務需要”為理由全部進行了質押融資。

在重組失利、資金緊張的局面下,“德隆系”舊部也在謀劃套現離場。

斯太爾的四家PE股東自2017年以來就曾先後與中科迪高、上海圖賽、中銀九方商討股權協議轉讓,但均以流產告終。今年3月20日,斯太爾再度公告,四家PE股東與剛剛成立20天的眾誠泰業簽署了《股權轉讓意向書》,擬以9.5元/股,轉讓共計約1.98億股(占斯太爾總股本的25.1%),若轉讓完成,斯太爾將再次易主。但隨後3月28日,斯太爾即公告,因民間借貸寧波貝鑫持有股份的4370萬股股票已被司法凍結。而截至5月30日,斯太爾的股價已跌至4.28元/股,不及眾誠泰業接盤價的二分之一。

而*ST德奧則早已進入停牌“避險”的重組之中。2016年12月,*ST德奧就開始停牌再度策劃重組,3個月宣布收購珍愛網的序幕,一度被外界認為“德隆系”舊部將賣殼離場。但這項持續了近一年的重組計劃,最終也遭到監管叫停。

2017年11月6日,停牌近1年的德奧通航複牌,隨後股價接連下挫,21個交易日跌幅近五成,市值蒸發近30億元。2017年12月4日,德奧通航再度以重組為由,緊急停牌至今。

獨家 兩大 大殼 殼股 股均 均陷 債務 糾紛 德隆系 德隆 舊部 如何 續演 傳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512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