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俄空天演習在“練啥”?中俄“空天安全-2016”演習的五大焦點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7475

俄國防部中央科研中心一景。(小肖/圖)

俄羅斯非常關切美國近來的行動,中國也有戰略上的擔憂,中俄都認為軍隊的強大與國家的命運息息相關,在可預見的未來,中俄軍技合作還將擴展到更高的層次。

西方的戰略圍堵,正在促使俄羅斯尋求新的“力量平衡”。

據俄國防部新聞處宣布,俄羅斯與中國在5月下旬首次舉行“空天安全-2016”首長司令部計算機模擬反導聯合演習,俄國防部強調,此次演習不針對任何第三方。然而外界仍偏執地將這一演習與中俄共同反對美國在韓國部署“薩德”系統聯系起來。

在俄國防部發布的新聞稿里,“空天安全-2016”演習的細節是如此之少,只是透露演習地點是在俄國防部空天防禦部隊科研中心舉行,演習目的是探討俄中兩國應急組建防空反導小組的可行性,預防各自領土受到彈道導彈和巡航導彈的意外和挑釁性攻擊。

美國《外交》雜誌稱,中俄兩國沒有正式結成軍事聯盟關系,這為兩國軍事合作的深度設置了上限,同時也讓中俄兩國進行複雜的聯合軍事演練變得困難。因此,中俄聯合軍事演習大多數僅具備政治意義。事實真的如此嗎?中俄首次空天反導演習,究竟有多少焦點需要澄清呢?

焦點一:中俄空天演習將合作擴展到什麽層次?

俄羅斯衛星網4月29日報道稱,俄國防部長紹伊古在與中國國防部長常萬全會晤中表示,俄中舉行的國家軍事演習數量計劃在2016年增加,“我們高度評價俄中在國家層面和軍方層面的交流水平。2016年我們還要進行更多的演習和活動。我要特別強調的是,這些演習不僅有陸上演習,還有海上演習。目的當然是加強互利夥伴關系,希望俄中雙邊軍事技術合作能在安全會議期間得到富有成效的討論。”紹伊古說。

中俄國防部長共同表示,美國應該尊重中國和俄羅斯對其向韓國部署“薩德”反導系統的合理擔憂。於是,西方媒體將中俄反導演習當成對沖“薩德入韓”的重大事件。

俄羅斯非常關切美國近來的行動,現在美國又準備在俄東部方向部署新的全球反導系統;中國也有戰略上的擔憂:朝鮮半島上的“薩德”系統實際上將使自己的彈道導彈發射變得透明起來,“薩德”系統雷達站還可以發現中國縱深腹地的戰略設施。

美國《國家利益》雜誌援引海軍戰爭學院教授萊爾·戈德斯坦稱,中俄兩國在軍事領域交往了幾十年,完全能夠使兩國建立良好的軍事合作關系。中俄兩國2014年和2015年舉行聯合海上演習顯示,中俄合作已經達到新的水平。例如,2015年8月中俄兩國在日本海大規模演習期間,總共出動23艘軍艦、2艘潛艇和15架飛機、8架直升機以及海軍陸戰隊和空降兵。這是中俄兩國合作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演習。俄羅斯《生意人報》報道,普京總統已同意向中國出售S-400地空導彈,中俄相關談判從2012年起步,雙方因價格、數量等問題產生諸多分歧,但最終達成武器成品銷售和主要技戰術信息的共享等。俄羅斯戰略與技術分析中心研究員瓦西里·卡申表示,除了外界矚目的S-400外,未來俄中軍技合作還將擴展到更高的層次。

焦點二:中俄空天防禦戰技合作有多深?

俄羅斯《軍工信使》主編米哈伊爾·霍達列諾克提到,作為俄制新式防空武器的重要境外用戶,解放軍無形中也吸收了俄軍“空天防禦戰術”學派思想,特別是機動防禦戰術思想。

面對敵人強大空天進攻力量,弱勢防禦方的主要戰法是“避敵鋒芒,保存實力,瞅準時機,堅決反擊”。最實用的辦法就是提高預警能力、縮短反應時間、提高指揮員的指揮藝術和戰鬥效率、增強電子幹擾和抗幹擾能力。

空天防禦作戰的名言是“在必要時間和必要地點投入必要的兵力”,這就需要依靠預警情報傳輸與處理系統,以求盡早獲取敵方有關進攻目標、導彈數量、彈道軌跡等一系列信息情報,準確計算出敵彈彈著點和彈著時間,並算出己方為擊毀來襲導彈所需發射的導彈數量和飛行軌跡,隨後便可由指揮所發出相關的回擊指令,這也是中俄舉行首長司令部反導演習的主要意圖。

冷戰時期蘇聯國土防空軍大多采取要地防空模式,對重要目標嚴防死守,缺點是耗資巨大,如今無論俄羅斯還是中國都承擔不了如此巨大的花費。

顯然,機動防禦是未來空天防禦的主要發展方向。中俄防空反導部隊在長年的戰鬥值班與演習訓練中都意識到,要最大限度發揮地空導彈的攔截功能,就必須縮短導彈的平戰轉換時間,使其在最短時間內從行軍或值班狀態投入作戰,反之亦然。

當然,建設機動式空天防禦系統受到兩個條件的制約:一是本國軍事科學技術的發展狀況,能否為空天防禦提供相應的技術支持;二是國家能否提供足夠的資金和物質保障,用來為空天防禦系統列裝大量的機動式武器裝備、改善戰區交通、修建和改建機場、改造通信系統和衛星導航系統等等。隨著敵人進攻性武器機動性的不斷增強,固定式防禦系統已越來越不能滿足作戰的需要,機動式防禦的地位和重要性正在與日俱增。當前,中俄有必要加強空天防禦體系合作,尤其加強導彈來襲預警和情況通報等方面的合作,誠如蘇聯元帥朱可夫所雲:“不能抗擊敵人空中打擊的國家將難逃厄運。”

蘇聯解體前,境內部署六十多個雷達旅和雷達團,構成以莫斯科為中心的多層次的防空預警體系,堪稱世界第一,但隨著蘇聯的解體,多層次的防空預警雷達網已不複存在,在俄羅斯西部、西南和南部地區,原部署在戰略縱深的第二層防空預警雷達網變成第一層防空預警雷達網,在俄北部、南部和東部邊境領空出現大範圍的雷達盲區,雷達部隊的預警探測能力大不如前。可見,軍隊的強大與國家的命運息息相關。

俄空天軍“ 沃羅涅日-DM”雷達天線。(小肖/圖)

焦點三:為什麽是首長司令部反導演習?

若就參演人員進行區分,演習可分為實兵演習、首長司令部演習和首長司令部帶實兵演習。實兵演習,主要是為了鍛煉部隊。首長司令部演習主要是為了檢驗指揮機關的指揮能力。首長司令部帶實兵演習,則將前兩者結合到了一起。

而“空天安全-2016”更側重通過計算機模擬演練,錘煉中俄空天防禦力量的指揮、控制與通信職能,為今後實行實兵演習創造條件。更重要的是,此次計算機模擬演習,涉及中俄兩軍對某些敏感數據的共享與交流,凸顯雙方軍事技術合作水平的提高。

俄羅斯《國防》雜誌介紹,在俄軍範式的首長司令部反導演習中,都會涉及對值班兵力和導彈襲擊預警系統、反導防禦系統、太空監視系統、航天器發射與控制系統的集中指揮課題。

焦點四:為什麽選在俄國防部空天防禦部隊科研中心?

雖然中俄官方“空天安全-2016”演習未透露更多信息,但幾個關鍵詞足夠專業媒體讀出奧妙。

以此次演習的舉辦地——俄國防部空天防禦部隊科研中心為例,那里是俄軍進行空天防禦戰略研究和新式防空反導武器論證的“大本營”,絕少向外國軍方開放,俄羅斯選在這里和誰舉行演習,某種程度上已表明俄羅斯的外交取向。

俄國防部空天防禦部隊科研中心成立於2014年3月1日,前身是1960年創建的蘇聯國防部專業科研所,當時它主要配合正在實施的莫斯科反導系統——A-35“阿穆爾”的試驗任務。

經過數以百計的軍事科研人員的努力,專業科研所運用數學模擬技術,將A-35反導系統及其相關設備在各種環境下的戰鬥功能用數學方法計算出來,再與實物試驗結果相對照,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順便提一下,蘇聯(包括後來的俄羅斯)一直擁有極強的數學理論基礎,可以把幾乎所有軍事領域的情況用數學方法表現出來,在作戰模擬方面發揮著巨大作用。

如今,從科研所演變來的俄國防部空天防禦部隊科研中心包括三個直屬單位,即導彈航天防禦科研中心(位於莫斯科)、防空科研中心(位於特維爾)和導彈航天系統科研中心指揮部(位於尤比列伊內),科研中心總部設在莫斯科州的科羅廖夫市。

繼“空天安全-2016”之後,中國還將派出部隊參加在阿舒盧克靶場舉行的“天空鑰匙-2016”地空導彈兵作戰編組野外訓練競賽,計劃時間是今年8月1日至13日,俄空天軍地空導彈兵指揮員謝爾蓋·巴巴科夫透露,參賽國家將包括中國、白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和俄羅斯。

這里又有一個細節需要關註:阿舒盧克靶場有個特殊身份,即俄空天軍42號防空測試中心,2008年9月10日,俄羅斯金剛石-安泰防空康采恩出品的S-400遠程地空導彈系統就在這里完成國家測試,贏得國防部的投產證書,而該系統已確定中國為首個出口對象。

焦點五: 中俄是怎樣的“戰略”關系?

“俄中在軍事領域的合作關系不是同盟關系,雙方完全追求實用主義。”俄軍事觀察員波格丹諾夫認為,中方的路線方針與俄方一致,不會加入任何有義務的同盟關系,以避免束縛手腳。

就中國的觀點而言,中俄外交戰略關系是僅次於與美國的合作,它對於中國的意義是合作。

俄軍總參軍事學院研究所(軍事史)研究員、預備役上校加夫里洛夫博士認為,中國擴大與俄羅斯的關系,增進相互了解和戰略信任。在政治上,北京傾向莫斯科,成為中國外交友好政策和政策連貫的核心。其次,在經濟上,中國擴大與俄羅斯合作,形成共同利益的前景。他還指出,俄羅斯要避免在與西方的新沖突中遭受重大政治失敗,中國的作用至關重要。而中國自認為中美俄戰略三角關系里的主要角色,選擇與俄羅斯加強關系是必然選擇。

加夫里洛夫分析,俄羅斯將發展與中國更密切的關系,與中國保持友好關系,無疑成為俄羅斯的主要優先事項。他認為,在國際關系中,戰略夥伴關系本質上是一種“戰略”,兩國之間的關系著眼於共同利益的領域。俄羅斯在東海、南海爭議島嶼上的立場是不違背俄中戰略協作夥伴關系的,因為它不是兩國有共同利益的領域。

但俄羅斯也有不同的觀點。俄羅斯戰略和技術分析中心研究員卡申強調,中國不是獨聯體集體安全條約組織的成員國,卻與俄羅斯有定期的聯合軍事演習,以及強大的軍事技術合作,合作培訓軍事人員、交流信息和軍事代表團。由於西方對俄軍工業實施制裁,雙方在這方面的合作將會擴大。他相信俄中國防部之間將會有更加密切的接觸,包括解放軍在俄羅斯軍校培訓,以及軍事問題上的政治磋商,俄中戰略夥伴關系近期提高到新的水平,軍事聯系更為密切。

事實上,烏克蘭危機、西方的制裁、俄羅斯“向東看”戰略等,並未改變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系的性質,但確實使兩國關系獲得新的重大突破。

普京在克里米亞並入俄羅斯一個月後與民眾的直接連線中表示:“俄羅斯不考慮與中國建立軍事政治同盟,因為這種聯盟體系已經過時了。”俄媒體曾經一針見血地指出:在當前俄中兩國囤積大量美元的情況下,要如何結成針對美國的同盟?俄羅斯出口收入的75%直接依賴歐洲能源市場,如何與中國結成反西方同盟?

廈門大學外籍教師、俄羅斯國際事務委員會專家斯米爾諾娃指出,俄中兩國不是、也不打算結為盟友,雖然當前俄中關系經歷其發展的最佳時期,但要說兩國之間的競爭和不信任已經完全消除還為時尚早。

中俄 空天 演習 練啥 安全 2016 五大 焦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8988

【珠海航展】“我們只是在補課”? 中國空天裝備“井噴”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0644

八一表演隊在進行飛行表演。(南方周末記者 翁洹/圖)

“最先進的武器是買不來的,核心技術是買不來的,創新能力也是買不來的。” 殲-10飛機總設計師、中國工程院院士宋文驄深有感觸:凡是涉及航空關鍵技術和核心技術,發達國家絕不可能授之以漁;僅僅模仿與追趕,也無法躲避即將到來的全球性挑戰。

“譜系比較全,品種比較全,各類飛機都能找到跟它對應的機型,這說明中國航空裝備的發展已經到了全方位發展的階段。”

“快看!殲-20飛來啦!”航展現場廣播中,傳來帶著興奮語氣的提示音。

本屆珠海航展上,殲-20猶如兩只“黑鷹”掠過天空。對此,資深軍事專家傅前哨解釋,“一般來說,第四代戰機首次亮相的時候都是做一些簡單動作,就是通場,F-22首次參加航展的時候,也是用這種驚鴻一瞥的方式,給大家留下很多遐想的空間,保持一定的神秘感。”

“鯤鵬”接下來的飛行表演填補了“黑鷹”留下的期待。新聞發布會上,中國航空工業集團公司總經理譚瑞松介紹,已於今年7月正式入列中國空軍的運-20,正式中文名為“鯤鵬”。

作為中國自主研發的第一代噴氣式重型軍用運輸機,它可在複雜氣象條件下執行物資和人員的長距離航空運輸任務。不過,軍事愛好者更喜歡將其稱為“胖妞”,它只是中航集團“20系列”的一個縮影,卻標誌著空軍裝備迎來新一輪“井噴期”。

新一輪“大井噴”?

珠海航展被稱為國防裝備建設的“風向標”。1996年的第一屆珠海航展上,殲8-IIM戰鬥機、直-9直升機、運-12運輸機等集體亮相,首次以實物的形式出現就給外界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當時,“空中美男子”殲8-IIM戰鬥機一出場,就引起場外一片哢嚓聲。一名來自北京的資深軍迷記得,那個膠卷盛行的年代,他為膠卷和沖洗費用支付了一個月的薪水。整整20年後的今天,殲—8機型已陸續退役,中國空軍在本屆航展上推出九百多件武器,包括飛機、雷達、導彈等現役裝備,它們多數來自中國航空工業集團公司。

“殲-20和運-20都是首次公開亮相本屆航展。”中國航空工業集團公司副總經理張新國介紹,殲-20飛機的研制也正在按計劃推進,正在緊鑼密鼓地進行試飛和各種技術驗證,而運-20飛機已“畢業”。

“胖妞”的載重量是66噸,這相當於十幾頭大象的重量,其最大航程為7800公里。這意味著,它一口氣能從最北端的漠河飛到最南端的曾母暗沙。該機型還配備多柱式起落架,能夠在條件惡劣的簡易機場起降,只需要600至700米的跑道就能實現起飛。當前,全球僅少數國家具有自主研發大型噴氣式運輸機的能力。

本屆航展上,中航工業依舊設立獨立的“中航工業館”,也是最大室內獨立展區,以殲-20、運-20為代表的“20系列”是其主要亮點。中航工業新聞部門提供的數據表明,該集團共展出11大類160多項核心航空產品和系統,其中63項以實物形式進行展示,57項為首次展出,來自中航工業的8種型號的飛機還將出現在飛行表演活動中。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國防建設離不開軍工產業的支撐。南方周末記者發現,殲-10B、直-10K、轟-6K、空警500、空警-200、運-9以及翼龍1、翼龍2等無人機裝備,均由中航工業與中國空軍進行聯合展示。

“它(翼龍)是標準的中控長航時一體化的無人機,整體的性能與‘捕食者’無人機A和B是相當的。”本屆珠海航展上,成都飛機設計研究所“翼龍”系列無人機總設計師李屹東說,“它的突破點還是取決於自主化程度,特別是人工智能發展水平,未來無人機的發展不僅要融入空中、地面、海面環境,還要考慮如何融入體系作戰,這些才是我們未來發展場景。”

翼龍無人機在靜態展示。(南方周末記者 翁洹/圖)

邁向“空天”時代的成年禮

裝備“井噴”的背後,是未來戰爭思想理論的變革。《中國空軍百科全書》透露,“2004年,根據中央軍委新時期軍事戰略方針,確立了‘空天一體,攻防兼備’的空軍戰略,進一步明確了中國空軍戰略的核心內容。”

以往,戰略轟炸機、大型運輸機與隱身戰鬥機一道被稱為戰略空軍的“三大傳統標配”。居安思危,中國空軍提出“空天一體,攻防兼備”的戰略口號至少已有10年時間。

不過,就思想理論層面而言,西方的“空天戰爭”最早可追溯至上世紀90年代:未來戰爭,誰得到了太空,誰就占領了地球的制高點;誰占領了制高點,誰就能取得戰爭的主動權。幾年前,五角大樓就已將“空天母艦”列為正式的武器研發計劃。

根據規劃,2017至2027年後,美軍可能裝備“空天母艦”。未來戰爭的場景已不是單純的想象:在衛星、預警機、偵察機、電子戰機和武裝補給飛艇等各類飛行器的保障之下,“空天母艦”將遊弋於天空之中,它不僅可搭載具備各種功能的空天飛行器,還包括巡航導彈。

“未來空戰已呈空天一體化發展趨勢,空軍武器裝備必然也要成體系地構建和發展。”一位不願具名的空軍專家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早在2014年,珠海航展就展示出多款武器裝備,已體現出“空天一體”變革的思路。

上屆航展上,殲-10、殲轟-7A、轟-6M、殲-31等航空作戰武器悉數亮相,還包括空警-200、空警-2000等空中預警平臺。“看得見、能識別、傳得出、能引導”,正是在這一背景下,空警-2000於2004年首飛成功,它是中國第一架大型預警機,讓作戰指揮模式擺脫了單一的困境,也是“空天一體”進程中尤為關鍵的一步。

今年的航展上,“空天一體”特色更明顯。運-20不僅能夠大幅改善“快速反應能力”和“戰略投送能力”,還可作為“特種機”平臺,搭載相關設備,變身為預警機、空中加油機或大型電子偵察機。當前,中國空軍最先進的預警機當屬空警-2000,它仍舊以俄羅斯的伊爾-76為平臺。

在靜態展示區內,空警-500以及反隱身雷達、衛星系統也低調亮相。經過多年的布局,新一代北鬥導航衛星系統現已達成階段性目標。據專家介紹,該系統可以與其他衛星、無人機以及相關技術聯合使用,引導反艦彈道導彈打擊目標。

觀眾在中航工業展廳里的直升機攤位留影。(南方周末記者 翁洹/圖)

“核心技術是買不來的”

“最先進的武器是買不來的,核心技術是買不來的,創新能力也是買不來的。”殲-10飛機總設計師、中國工程院院士宋文驄深有感觸,“中航工業一定要立足於國內,立足於自主創新,才能避免受制於人、永遠落後於人。”

軍工產業早已形成共識:凡是涉及航空關鍵技術和核心技術,發達國家絕不可能授之以漁,僅僅模仿與追趕,也無法繞開即將到來的全球性挑戰。

“中國航空武器呈現井噴式發展。”德國“政治觀察”網等西方媒體曾多次表達感慨。不過,一名中國軍事專家認為,西方軍事強國均已完成信息化革命,而中國軍隊仍處於半機械化向信息化轉變的過程中,“我們只是在補課”。

為中國軍工史“斷代”並不難。新中國成立後的近30年間,中國一直面臨著極為現實的國家安全威脅,還數次被卷入戰爭中,因此我國當時不惜勒緊褲腰帶也要發展軍事力量。威脅之下,軍工企業通常以數字命名,1、2、3開頭者為國防科工委或總後勤部所屬,4字頭為海軍,5字頭為空軍等。

改革開放後,軍隊被要求“忍耐”,“大飛機”項目自然也不例外,曾試飛大江南北的運-10功敗垂成。直到2013年1月26日,運-20首飛成功。這意味著,中國成為第四個能夠研制大型運輸機的國家,僅次於美國、俄羅斯和烏克蘭。

國產裝備的“井噴”在2009年就已出現苗頭。當年的國慶60周年閱兵中,15型151架國產戰鷹組成的12列空中梯隊,米秒不差地飛過天安門廣場。三年後,中國自行研制生產的艦載戰鬥機殲-15在航母“遼寧艦”上完美起降,標誌著首艘航母形成戰鬥能力。

“從上一屆2014年到2016年,大家感覺到新機越來越多,不管是戰鬥機、運輸機,還是無人機、直升機、通用飛機,新機型越來越多。”中國航空工業集團公司副總經理張新國的感受頗深,“譜系比較全,品種比較全,各類飛機都能找到跟它對應的機型,這說明中國航空裝備的發展已經到了全方位發展的階段。”

運-20 在進行飛行表演。(南方周末記者 翁洹/圖)

珠海 航展 我們 只是 補課 中國 空天 裝備 井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2269

專訪丨從5億《戰狼》到55億《戰狼2》再到未知的《空天獵》 …解讀操盤手春秋時代的“軍事秘笈”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09-06/1145518.html

每經影視記者 丁舟洋

每經影視編輯 溫夢華

《戰狼2》的火爆程度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上映以來急速燎原的票房攀升態勢,也讓《戰狼2》的第二出品方——春秋時代董事長呂建民直言:“不敢相信。”

和《戰狼2》相比,呂建民更多的牽掛著《空天獵》。這是一部投資超2億元,中國電影史上“前無古人”的現代空戰題材片。“春秋時代是絕對的主控,占到了70%多。”呂建民在接受每經影視(微信公號:meijingyingshi)專訪時說。


▲春秋時代董事長呂建民(攝影師:王琳)

但不同於《戰狼2》的保底發行、近20家影視公司抱團組局的資本架構,《空天獵》沒有做太多的股權分銷、也未見保底發行。這意味著《空天獵》的商業風險幾乎毫無轉移的壓在春秋時代身上。

“輸不起”這三個字被呂建民幾次提及,不僅是商業上的,也是信譽上的。“軍方的領導說,46萬空軍戰士看著你這部影片的。擔子非常重。”

“《戰狼2》是吳京的命,我不敢居功”

中國人民解放軍空政電視藝術中心參與出品,僅《空天獵》的背景信息就讓人覺得來頭不小。而實際上,春秋時代也是軍事戰爭片的“老司機”。春秋時代的創始人、董事長呂建民在2000年初,就曾發行了李玉、李揚等文藝片導演的早期作品,也是在影視圈里沈浮多時的資深人士。

2015年,《戰狼》面世,濺起了5億多總票房的水花。春秋時代作為主控方,以900萬元的成本,通過這部影片的保底發行收入約9000萬元,凈賺7800多萬元。到《戰狼2》,春秋時代是僅次於吳京公司的第二出品方。但呂建民卻稱《戰狼2》他不敢居功。

每經影視:您和吳京導演是相互成就。

呂建民:《戰狼》是春秋時代主控,與吳京互相成就。但《戰狼2》得感謝吳老板帶著我發財。(笑)

雖然我們在《戰狼2》的投資比例也不小,但在創作上我們和吳京有些小分歧。吳京把這部電影當成他的生命,我只是把它當做一部我熱愛的作品,我們所投入的精力是沒法比的。所以《戰狼2》春秋時代是比較單純的投資,前期參與了一些,後期基本上都是吳京按照他自己的思路在做。但事實證明他是對的。


▲截至9月6日11時許,《戰狼2》斬獲55.8億元票房(CBO中國票房/圖)

每經影視:春秋時代是什麽機緣下開始做《空天獵》的?

呂建民:2015年底因為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見到了空軍政治部宣傳局的幾個領導,他們說有這個意願,大家一起做一部現代空軍題材的電影。我當時不太感興趣,因為我不了解空軍,空軍好像和大眾的距離有點遠。後來大家成為朋友,常常交流,就了解了很多空軍背後的東西。我們就產生了創作欲望。

空軍是戰略軍種,是能打仗、打勝仗的。我跟軍方說,這部影片必須有實戰,不能全是演習。最後和空軍達成了共識,我也因此很欣慰,我們的軍隊越來越自信越來越開放了。

每經影視:《空天獵》里有很多不輕易示人的空軍秘密武器,為什麽能在電影里呈現?

呂建民:中國軍隊實力越來越強,也越來越自信。咱們的軍隊已經發展到這種程度了,外界還以為我們是“小米加步槍”,我們有必要也有能力向外界展現真實的現代空軍水平。

“不是玩票,我們玩不起、也輸不起”

李晨導演、範冰冰零片酬出演,中國空軍不輕易示人的秘密武器在影片中真機實拍、真機實戰……《空天獵》已自帶話題效應。但在擁擠不堪的國慶檔,這部影片又有多少勝算?

“我不想做太多預測,只想說,我們有信心,我相信觀眾的判斷,我相信‘自來水’的力量。”呂建民表示。

每經影視:《空天獵》的總成本和春秋時代的具體投資情況是怎樣的?為什麽沒做保底發行?

呂建民:制作總成本2億元左右。這還不含空軍給的很多支持,要是加上,他們的支持都超過制作總額了。春秋時代是絕對的主控方,超過70%的占比。

《空天獵》沒做保底發行,一方面是因為春秋時代是內容公司,逐漸地,我們也希望往宣發走一步。另一方面是因為有關部門希望將這部影片作為“十九大的獻禮影片”。所以我們不想讓它商業性質太濃。


▲《空天獵》海報(豆瓣電影/圖)

每經影視:今年國慶檔新片非常多,您對《空天獵》的票房預期是什麽?

呂建民:我一直認為愛國主義的才是真正的全民IP,任何類型都有固定受眾,只有家國情懷才是全民IP。我們有信心,但我們不去做太多的商業預測。我相信觀眾的判斷,這些年好電影從來沒被落下過,我相信“自來水”。

每經影視:為什麽找李晨來當導演?

呂建民:這種影片本來就很少見,全世界的空戰影片一個巴掌就數過來了。我們沒看到哪個導演之前有這種實驗。如此,都是陌生領域,我為什麽不能讓新導演來呢?

李晨是軍人家庭出身,他有軍隊情結,對這部影片有理想、有激情,他非常珍惜這次導演的機會。李晨對《空天獵》的忘我投入和玩命工作,和我當年看到的吳京一模一樣。

李晨不傻,假如他不拍這部影片,用一年多時間去演戲話,可以多掙一個億。我們也不傻,往他身上砸兩個億,空軍更不傻,敢這麽支持他。一定是看到了他強烈的創作欲,也看到了他在劇本磨合中、前期影片醞釀中的才華,這種情況下我們才敢投進去。要不然前期一看李晨不是這麽回事,不早就推翻合作了嗎!

我們不是玩票,我們是輸不起的。沒這金剛鉆不敢攬這瓷器活。

“並購不考慮了,IPO看機會吧”

2015年,上市公司富春股份(300299)以8.64億元的總價收購春秋時代80%的股權。而這起並購沒能“闖關”成功,2016年5月,證監會以“標的公司核心知識產權涉及訴訟”的理由未能予以通過。

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記者查詢相關法律網站發現,後來這項訴訟風波已得到了很好的解決。但鑒於去年證券市場、監管環境等外界變化,富春股份和春秋時代雙方最終決定不再推進這項並購。眼下誕生了爆款的春秋時代仍是資本感興趣的對象,那春秋時代對資本運作的打算又是什麽呢?

每經影視:在與資本的合作方面,您如何考慮和選擇?

呂建民:我們公司本來在做B輪融資。電影行業是輕資產、高風險的行業,資本可能猶豫和顧慮的比較多。

春秋時代是內容公司,我也不太懂金融,而且公司這幾年的現金流情況都很好,也有一批緊密合作的影視公司,所以我們就踏踏實實的做一個盈利的公司。資本有的話,歡迎。沒有,也無所謂。要不要往資本市場走,怎麽走,我們還在糾結,但不拒絕。

每經影視:以後還會考慮與上市公司的股權並購合作嗎?

呂建民:並購不考慮了,因為春秋時達的體量本身足夠大。我們就紮紮實實的把每個項目做好,這是根本。如果形勢還行,IPO我們不拒絕,不排除這種可能。


▲《空天獵》劇照(豆瓣電影/圖)

每經影視:很多影視公司都覺得開發這方面的題材包括和軍方合作,都挺難的,同時又神秘門檻也高。

呂建民:我不覺得軍方門檻高,只要是去展現軍人風采的一面,為什麽軍方會排斥呢?如果覺得被軍方排斥,那可能還是因為不了解、沒有融入進去。

每經影視:所以戰爭片還真不是一個看著這個題材賺錢想做就能做的吧?

呂建民:還真不是,吳京整整一年八個月待在部隊里,跟普通戰士同吃同睡同訓練,只有這樣他才能了解戰士是什麽樣的。

如果有人是想趁著這個題材熱來撈一筆,我希望他們打住,別浪費錢了。最近也很多人拿PPT給我看,說想拍這個拍那個,我就笑笑而已。我歡迎大家來做這個,但首先他得真懂、真的愛,這樣表現出來的戰爭片才能引起觀眾的共鳴。

每經影視:我們也註意到您曾提到,能成為經典的戰爭片其內核是其“反戰”的訴求。現在國產軍事電影已在愛國主義上做到了有力的感召,那在“反戰”這個價值觀的呈現上,未來還有哪些努力空間?

呂建民:我希望能出這種人文關懷、歷史思考的厚重的國產戰爭片。老祖宗都說了“上兵伐謀”,中華民族是熱愛和平的。軍人雖為保家衛國而生,但他們最渴望和平。當然中國的現代軍事題材電影剛開始,在戰爭與和平層面的思考可能還有些不足。相信未來會往更豐富、更深層、更打動人心的方向去努力。

(實習生徐程對本文亦有貢獻)

專訪 戰狼 55 再到 未知 空天 解讀 操盤 春秋 時代 軍事 秘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26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