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好不主席:不「基」主席? Joycelyn

1 : GS(14)@2012-10-23 00:56:20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21022/18046204
如果不是本報上星期一的一篇報道,我才犯不着要主席借歪讓位,好等我代筆。事緣坐在冇雷公咁遠的同事Mitchel特意走來跟我說:「Hey Joycelyn,你睇,呢個男人好funny呀,啲花衫好靚呀!I like him!」其時指着iPad上一則新聞,興高采烈地說他喜歡該訪問裏的男人。Mitchel是一個很細心的男孩,舉手投足都比一般港女更斯文,每次吃完飯總會塗上薄薄的潤唇膏,滋潤他像櫻桃般的小嘴。最近他因為Brad Pitt的廣告而買了Chanel No.5,芬芳氣味連遠在茶水間的阿姐也能嗅到。
我一向有閱報的習慣,每朝起身,除了嘆份豐富早餐,就是看看當日李華華的揭秘,皆因盧主席天生既不好奇又唔喜歡每事問,但係又要成日問我有乜嘢題材好寫。我惟有勤於閱報蒐集太陽底下的趣聞,以備主席不時查考功課之需。看見Mitchel飢渴的眼神,不問便知他指的是那位喜歡穿花恤衫的鬍鬚佬、乜嘢財經界黃偉文喎。
「哦,我今朝看咗。唔知佢係咪真係基嘅,說話又神神化化咁,答嘅問題亦都唔知佢喺度講乜嘢,懶係有嘢。」我冷冷地拋下一句,其實係因為主席剛下令要我半小時內電郵一份文件給他開會,心情已受影響。「唔係呀,幾cute吖。我覺得佢好幽默風趣噃。」Mitchel也不理我的漠視,繼續沉醉重複播放那條訪問片段。
說也奇怪,最近香港掀起一股「出櫃潮」,先有明哥高呼「我係基佬」,後有式芝阿桑法國結婚,政界中更有「慢必」入立會爭取同志權益,一時間維港上空劃了一道彩虹,大放異采。今次財經界忽然有個佬失驚無神跑出,未知是否受這股熱潮感召而站出來呢?
花恤衫系列 惹遐想
我Joycelyn勝在姊妹多,總有人報料。行內早有流言蜚語,質疑這花衫主席的「直」徑。皆因他除了花恤衫又有花褲、花鞋同花呔,又鍾意同啲小花影相,不單止態度親暱,仲要大模廝樣咁鋪在臉書,我哋姊妹就搭上搭咁搵嚟畀我睇。係囉,既結了婚,又冧女,咁點會係「基」呀?我夠有個姊妹,早前老公就係咁俾人搶咗,但唔係「女人」囉!據聞呢位主席每次同啲女一影完相就即刻彈開,你話乜嘢原因呀?這些怎會不是煙霧以混淆視聽。講真,邊有(正常)男人有女唔食先?再者誠如該訪問一樣,提到啲「基」調問題,他例牌含糊其辭,但其花恤衫系列無不引人遐想。
但觀乎花主席向來言行出位,同我老細實在有得揮。起碼係攣唔係,佢都唔會好似其他人咁,一聽到個「基」字就喊打喊殺,現在乜嘢世紀呀,多元包容唔係攞嚟講嘅。難得多一位主席願曲線挺「攣」,容納不同聲音,雖然可能只係惠己及人。其實我Joycelyn心底想講句,我撐你!
編按:是日由盧主席秘書Joycelyn執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1749

好不主席:我是香港人 Joycelyn

1 : GS(14)@2013-05-10 01:38:01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30509/18253839

                  每次去完旅行後,「我是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就會更加強烈。唔知大家有沒有相同的感受?
剛去完台灣充電。眾所周知,台灣的司機出名熱情,喜歡和乘客搭訕。當小秘操着一口流利的國語,司機難從口音分辨我是港人還是陸客(台灣人對大陸旅客的稱呼也頗客氣)時,司機總喜歡問:「你是哪裏人?」而小秘往往會不假思索,且帶自豪地答:「我是香港人」。
是不是小秘不愛國,支持港獨?不是。中學時小秘喜愛中國文化及歷史,到高中更不怕修讀中國文學及中國歷史這兩科在外人眼中惡啃的科目。我熱愛中國五千年的文化,但在香港以外地方旅遊,卻不甘願也不情願承認自己中國人的身份。因中國旅客的行為令人煩厭,我自己骨子裏亦完全不齒他們的行為。要我承認中國人的身份,No way!
今次充電的地方是墾丁位於台灣本島最南端的恒春半島,三面環海,東面太平洋,西鄰台灣海峽,南接巴士海峽,是一個海天一色的度假勝地。在連綿數里的海灘上,有的是幼滑白沙、碧藍的天空、充滿着濃濃的南國風情。令人更加舒適自在的是,在墾丁的沙灘,甚少見到陸客的身影,沒有強國人喧嘩吵鬧,自是多了一分寫意。

內地旅客行為難頂

                不過,墾丁其他熱門景點如貓鼻頭、鵝鑾鼻公園、台灣最南點等,已經完全地被陸客攻陷。無論去到哪個景點,總見停車場停滿了旅遊大巴。一車車的陸客來到景點,見到地標性標誌,就站在那裏不肯動,千篇一律地拍攝到此一遊的照片。而眾多景點的化妝室/盥洗室(台灣的叫法),因使用人數太多,清理不及,發出陣陣臭味,教人難以忍受。
令小秘對中國人身份最反感的景點,也就是台灣最南點。那裏除了有意象標誌外,還有個面積細小、只能容納約30人的木造眺望平台,一個旅行團就足以完全霸佔這丁點空間。每團陸客一到就馬上爭取最有利位置拍照,然後賴死在最南點意象標誌前,拍完單人照,再來雙人照,然後組別照,最後當然就是大合照。有位大叔實在太興奮了,還咳吐一聲,在這個景點留下了他的記號。So disgusting!那時小秘真想主席在場,他一定會罵個狗血淋頭!
幾番折騰,人群終於離去,小秘本以為能夠耳根清淨,放眼遠眺,欣賞海天一色、望不到盡頭的壯闊景象。點知唔夠三分鐘,遠處又傳來喧鬧的聲音,黑壓壓的一群陸客旅行團又殺埋來。這時小秘才真正意會到蝗蟲的別稱是何等貼切。蝗蟲過後,將所有東西一掃而空,破壞殆盡。負隅頑抗,處心反攻這麼多年,今天台灣終於淪陷在共X的手上。
唉,長嘆一聲,離開這國境之南(擺明政治不正確)。小秘之後將呢件事和內地朋友分享,想不到她亦有同感,還說,「去到國外,有時也不想承認自己中國人的身份。某些個別中國人做的事實在太丟面啦。」
如港府想增加市民國民身份認同,首先要做的不是在推行國民教育,而是去信中央政府,要求加強內地的公民教育,希望他們可以在國內外都behave themselves……發夢完畢。
編按:是日由盧主席秘書Joycelyn執筆。

Joycelyn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2759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