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政府機關和軍隊全面推出禁酒令的可能性分析及對白酒行業的影響 摸啊摸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ce994010190sw.html


一,禁酒令的歷史沿革

 

1,公元前2000多年,大禹禁了自己的酒。《戰國策·魏策二》記載:「昔者,帝女令儀狄作酒而美,進之禹,禹飲而甘之。遂疏儀狄,絕旨酒。曰:『後世必有酒亡國者。』」大意是:夏禹的女人令儀狄去釀酒,造的酒味道很好,奉獻給夏禹品嚐。夏禹飲過之後,感覺很好。可是這位被世人奉為「聖明之君」的夏禹,不僅沒有獎勵造酒有功的儀狄,反而從此疏遠了她,並斷言「後世一定有喝酒亡國的」,然後宣佈戒酒。

 

2,大禹的預言沒錯,《史記》載殷紂王「以酒為池,懸肉為林」,結果成了歷史上以酒亡國之第一人。最早的禁酒令來自推翻殷紂王的周公旦(約公元前1100年),《周書·酒誥》中有:不要經常飲酒,只有祭祀時,才能飲酒。對於那些聚眾飲酒的人,抓起來殺掉。並認為酒是大亂喪德,亡國的根源。

 

3,大約900年前,金國的海陵王完顏亮頒佈禁酒令,連外國使節到訪,擺酒招待都得定罪。《金史》記載

:「禁朝官飲酒,犯者死,三國人使燕飲者罪」,犯者死啊!

 

4,公元2003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頒佈實施的「五條禁令」,「嚴禁在工作時間飲酒,違者予以紀律處

分;造成嚴重後果的,予以辭退或者開除。」

 

5,陸續還有空軍禁酒令、濟南軍區、少數地方政府出台禁酒令......

 

二,公務接待喝酒的醜態和危害

 

我們先看看幾個段子:
1,「喝壞了黨風喝壞了胃,喝的單位沒經費」
2,「一頓飯吃掉一頭牛」「一瓶酒喝掉一畝糧」
3,「能喝八兩喝一斤,這樣的同志可放心;能喝一斤喝八兩,這樣的同志可培養」
4, 有些黨員干部常年「呼著酒說話」「紅著臉辦事」「暈著頭決策」
5,「主陪三杯副陪三杯」「端二敬一」「感情深一口悶,感情淺舔一舔」

 

公務接待、公務會議怎麼能喝酒?!喝的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錢!吃的都是從貧困孩子的碗裡搶來的!身體

吃垮喝壞了,還要住醫院的高級病房,花老百姓的醫保社保的錢!

 

地方上推行不利是有其侷限性的。如果像公安系統那樣自上到下,配合處罰措施,關係到「烏紗帽「,那

效果就不一樣了。據我瞭解,公安系統的禁酒令執行的相當不錯。

 

三,結論:政府機關和軍隊全面推出禁酒令的可能性很大

 

其實「酒場文化」這種風氣真是人憎鬼厭,上至領導幹部,下至辦事人員,不少人厭惡喝好才辦事的「酒

文化」,身體也搭進去了。從輿論到領導再到群眾基本形成了共識,中央政治局最近也出台八項規定要求

委員改進作風了,其中有「簡化接待」、「不安排宴請」、「要厲行勤儉節約,嚴格遵守廉潔從政有關規

定」,所以推出禁酒令是個水到渠成的事情。

 

四,對白酒行業的影響

 

如果政府機關和軍隊全面推出禁酒令,對餐飲、白酒都有負面影響,其中對高檔白酒影響最大。當然具體到個股就比較複雜了,因為影響因素較多,不只禁酒令這一個方面。

 

價格因素也很重要,高檔白酒的價格前期也漲的有點離譜,性價比下降的厲害。再加上塑化劑、反腐、反酒文化,很多方面逐步形成了一個合力,看上去不是短期壓力,會持續相當長的時間。


附錄:
----------------------------
簡化接待,何不從「禁酒令」開始?

2012年12月13日09:08    來源:新華網

  新華網北京12月13日專電(記者 潘林青)快到年底了,各種「檢查會」「總結會」「考評會」

又多了起來,但不少似乎又都變成了「吃喝會」,「喝壞了黨風喝壞了胃,喝的單位沒經費」。這月初,

中央出台了改進黨風的「八項規定」,其中明確要求「減少陪同,簡化接待」,那麼,何不借此東風,逐

步在公務活動尤其是接待活動中推行「禁酒令」呢?

  多年以來,公務接待「大吃大喝」一直讓群眾很反感。「一頓飯吃掉一頭牛」「一瓶酒喝掉一畝糧」

形象反映了「大吃大喝」的鋪張浪費,「能喝八兩喝一斤,這樣的同志可放心;能喝一斤喝八兩,這樣的

同志可培養」暴露出部分幹部任人唯「酒」的不良作風。此外,有些黨員干部常年「呼著酒說話」「紅著

臉辦事」「暈著頭決策」嚴重影響了黨和政府執政形象和公信力。

  「大吃大喝」不僅群眾深惡痛絕,好多領導幹部也叫苦不迭。「一天陪酒十幾頓,一年喝酒幾百斤」

成了不少幹部的工作生活常態;「湊些不生不熟的人,說些不痛不癢的話」成了不得不應付的差事。在機

關單位組織的體檢中,好多干部都有酒精肝、高血壓、咽喉炎等與常年飲酒有關的疾病。長時間忙於各種

酒席,也讓這些人疏遠了家人,造成「夫妻不和,父子冷漠」。

  為禁止「大吃大喝」,中央和地方三令五申,比如不少地方都實行中午「禁酒令」。但基層幹部普遍

跟記者反映,光禁中午這一頓根本不管用,好多酒席都移到晚上了,該喝的酒一點都沒少喝。並且,這些

「運動式」禁令大多成了「一陣風」。

  「大吃大喝」被眾人所詬病,為何卻又屢禁不止?個人認為,關鍵是潛移默化的所謂「酒文化」在作

怪。「主陪三杯副陪三杯」「端二敬一」「感情深一口悶,感情淺舔一舔」……這些各地所謂的酒桌規矩

像一隻無形的手,將大家牢牢抓在酒桌上,主人怕喝少了客人不願意,客人怕喝少了主人不願意。最終,

儘管主客雙方都不願喝酒,但在「酒規矩」的裹挾下,眾人如同木偶一般,還是「三杯五盞」下了肚。

  破除這種「酒文化」靠一時一地不是長久辦法,還是應由中央有關部門出台一個全國統一的公務接待

「禁酒令」,並配套相關處罰措施。在廣大群眾和社會輿論的監督下,公務接待的不正之風一定能夠剎得

住。

政府 機關 軍隊 全面 推出 禁酒令 禁酒 可能性 可能 分析 對白 行業 影響 摸啊 啊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1229

解放軍新年「攻堅戰」:禁酒

http://www.infzm.com/content/88388

2012年12月下旬,中央軍委下令,要求接待工作不安排宴請、不喝酒,對積習已久的「軍中酒文化」動刀。

禁酒調查組主要由各大軍區紀委牽頭,抽調司政後裝各部門人員組成。重點在各大酒店暗訪,尤其加大夜間和節假日的檢查力度。

「我們場站,胃病發病率幾乎佔了三成多,大多是酗酒造成的。」廣州空軍某場站的醫生發現:禁酒令之後,胃病發病率降下來了。

軍中曾有段流行語:首長端起一杯「引路酒」,端起大杯「不醉不歸」;端起小杯,就要有所節制。「洗車」就是換啤酒,「輸血」是換紅酒,「炸碉堡」,就是拼了,同歸於盡。

蛇年春節前後,一場自上而下的禁酒風暴正席捲部隊:天經地義的集體聚餐叫停,年復一年的春節團拜會取消,連正大光明地開會也改吃自助餐了。

如今,領導檢查工作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打招呼:吃便飯,不喝酒。基層部隊也不會自討沒趣,「請人家喝酒,等於給領導添亂」。

以前上級機關下部隊檢查工作,吃頓飯、喝場酒,稀鬆平常。「雖然沒人讓你招待,但是已經習慣成自然。」一位軍分區政治部主任坦言。

自從2012年12月下旬,《中央軍委加強自身作風建設十項規定》下發全軍,要求在接待工作中不安排宴請、不喝酒。「禁酒令」印發之際,正是歲末年初部隊評比考核、檢查調研、走訪慰問活動密集之時,然而向來以服從命令為天職的解放軍,立即「令行禁止」。

2013年,一場轟轟烈烈卻又不見硝煙的「酒阻擊戰」已經打響。

禁酒令下,「氣氛立刻變了」

「以前部隊哪好意思這麼幹啊!」

任職於總部機關的紀檢幹部李軍華,已經三學「禁酒令」了。第一次是2012年12月初,中共中央辦公廳下發關於改進工作作風、密切聯繫群眾的八項規定;12月下旬又下來了第二個文件——《中央軍委加強自身作風建設十項規定》;最後一次是春節前,他所屬總部下發的禁酒配套規定。

每一個文件下來,都會讓軍隊公款吃喝的難度係數增大。

元旦前,李軍華局裡的一名士兵要復員返鄉,全局幹部為歡送他在招待所聚餐。領導做開場白時說:「這次就當年終聚餐,元旦和春節就一鍋燴了」。中央軍委文件當時剛剛下發傳達,但依循老規矩,李軍華還是從辦公室帶了一箱牛欄山二鍋頭,每瓶價值兩百塊。「總共七八個人,每人喝了五六兩吧。」在李軍華看來,吃得真不算奢侈,「最後剩了一些菜,領導還打包帶走了」。

春節前,總部下發了要求更為具體和嚴格的禁酒令,李軍華發現「氣氛立刻就變了」。在隨後例行的招待老幹部聚餐時,局領導就乾脆沒讓老領導們喝酒,全都喝薑汁可樂,「也沒有對老首長多解釋,他們天天看新聞,明白是怎麼回事。」

在北京某軍隊研究所工作的陳新也有類似遭遇。據他所知,研究所並沒有完全禁止喝酒,「看望老首長可以喝酒,但酒不能太貴」。至於公款接待上級和集體聚餐,「那絕對不可以」。

研究所基本上每週都要邀請兄弟部隊、地方專家開項目評審會,「以前開完會後肯定要喝酒慶祝一下」。這套程序陳新已經很熟悉:會議結束前他要趕緊打電話訂飯店,「一桌菜怎麼也要兩三千塊,酒都是自帶——茅台或者五六百塊錢的紅瓶二鍋頭」。

自從有了禁酒令,一切都變了:開會能不吃飯就不吃,直接打發專家回家;實在過了飯點就訂快餐,可選的就幾家:麥當勞、肯德基,或者吉野家。這讓搞會務的人省心不少,陳新在吉野家訂餐就選三種飯:牛肉飯、雞肉飯或者雙拼飯,「不訂麻婆豆腐或者魚肉飯,太怪,一些人可能忌口」。

除了每人訂一盒飯,往往還配有沙拉和紫菜蛋湯,「每人四五十塊錢絕對打得住」。開完會,把盒飯往專家手裡一發,他們提著就走了。陳新有時候覺得不可思議,「以前部隊哪好意思這麼幹啊!」

與解放軍總部所在地北京相比,地方部隊對禁酒令的理解並不完全一致。2013年1月上旬,華東某軍事院校英語老師聞小東,依然在系裡的年會上喝到了七八十塊錢的當地酒——兩相和。上級的禁酒令在1月中旬下達學校,學校立刻發通知,要求所有沒提早開年會的單位,年會必須挪到機關食堂舉行。

按照老規矩,學校給每人補貼600塊錢,用以抽獎、表演節目以及吃飯。但因為禁酒令,喝酒的檔次大幅降低,統統改成二三十塊錢的68度二鍋頭,每桌限喝一瓶。

同樣在軍事院校,2013年1月24日,南京一所軍校也接到了上級機關頒佈的禁酒令,一些系立刻把在飯店訂好的年底聚餐活動取消。「我們比較聽話,上面怎麼要求我們就怎麼做。」該校一位副教授說。

每年春節前後,在福建任職的技術軍官張松林都要到廣東出差一個月,2013年也不例外。這次出差他發現,對方招待他喝酒的次數明顯減少,「過去幾乎天天有酒喝,現在一週也就兩三次」。給張松林最大的感受是,喝酒的容器也變了,「以前是用裝水煮魚的盆倒啤酒,現在改用杯子喝了」。

某軍分區政治部主任在下部隊時,特別提醒下級不要超標接待——不迎接,不擺水果,不喝酒,不送土特產。有兩次他去武裝部檢查工作,直接鑽到伙房裡吃午飯,「弄個白菜湯,燉個魚就挺好」,他笑笑說。

軍中曾有段流行語:首長端起一杯「引路酒」,端起大杯「不醉不歸」;端起小杯,就要節制。這杯「引路酒」,「洗車」意思是換啤酒,「輸血」是換紅酒,「炸碉堡」,就是拼了,同歸於盡。

現在,領導帶了好頭,對於基層就是榜樣。

調查組在行動

「大吃大喝,即便你說自己付錢也不行。」

除了各類文件傳達、集中開會動員,一些部隊為了禁酒開始「上手段」。廣州軍區紀委幹部告訴南方週末記者:「比如海軍陸戰旅等一些特戰部隊,營區門口都安裝了酒精檢測儀器,就像交警查酒後駕車一樣,發現一個當即扣下處理。」

在軍隊周圍的酒店裡,解放軍各個層級的禁酒調查組也遍地開花。中央軍委法制局趙幹事告訴南方週末記者:「調查組主要由各大軍區紀委牽頭,抽調司政後裝各個部門人員組成,為了應付出現個別人員耍酒瘋,有的軍區甚至將保衛部的人員納入其中。」

調查組重點是在各大酒店暗訪,尤其加大夜間和節假日的檢查力度。陳新就聽說過一個調查組的典型活動方式:「他在飯店裡轉悠,要是找不到線索就在櫃檯那兒等著。一看來一個人結賬,你也不知道旁邊站的是誰,結完賬開發票,寫著某某單位,立刻被他抓到,說你大吃大喝,即便你說自己付錢也不行。」

「調查組可能抓不了多少違規者,意義更多的是殺一儆百。」春節前後,調查組工作量很大,廣州軍區從基層部隊抽調了不少政治幹部。

陳曦就是其中之一,她的主要任務是負責軍區周邊幾個酒店的巡視,有時候,還要喬裝改扮成顧客、推銷員之類的身份。「那些身體健碩、走路步伐緊湊,走路有節奏感的男人」正是重點監控對象。一旦發現問題,陳曦就立即上前盤查身份,其中也出現幾個烏龍事件,查到的是一些退役的軍轉幹部。

在總參某部機關工作的趙樂義發現,調查組在飯店裡只查兩種人:穿軍裝的和開軍車的。「現在單位接待上級來訪,再也不出去吃了,直接安排在部隊招待所吃,即便喝點啤酒也沒人知道。」趙說。

不過,常做軍隊生意的酒店也有因應之道。位於北京市朝陽區鼓樓外大街的金悅酒店,毗鄰總參、總政、總裝和空軍等軍隊大院。2013年2月24日,該酒店服務員在電話裡說,「絕對不會有人查到,我們可以為軍車提供遮擋牌照服務」。在海淀區西翠路的另一家高檔海鮮酒店北京靜雅大酒店,前台服務員告訴南方週末記者:停車位置有後院或者地下停車場可選,如有要求也可以為顧客遮擋車牌。

調查組也接受來自軍隊內部的舉報,政工網上專門設置了投訴舉報專欄。據一位調查組內部人員透露,有極個別部隊年終搞集體聚餐時,把空的易拉罐裡裝上白酒,與會者心照不宣地喝白酒,還讓人誤以為是飲料,這些現象後來都被檢舉發現。

禁酒令制定者早已料到可能出現的反彈,中央軍委法制局趙幹事承認,「推動禁酒必須多管齊下,財務監督也是堵住漏洞的一個方面。」

從1991年起,全軍就頒佈了幾項法令規定,規範軍隊財務制度。這幾年來,軍方採取了一些技術手段加強財務管理。最有成效的就是,公款支出的公務卡和發票相一致的報銷制度。

在財務管理方面,陳新感受最明顯,他現在訂會議餐都遇到了麻煩。按照上級規定,公款用餐必須用公務卡或者支票支付,不得使用現金。「像麥當勞、肯德基和吉野家這樣的快餐店,送餐時幾乎沒拿POS機的,也不會開支票。」陳新說,如果用現金結賬,根本不符合財務制度,沒法報賬,「有時候,我們不得不在訂餐前跑到餐館裡刷卡才行」。

「禁酒令去除了很多負擔,也帶來了一點煩惱。」來自瀋陽軍區的政治幹部梁慶典也體會到,如果部隊想做個宣傳的條幅,一般家居裝潢店並沒有POS刷卡機,更不能開發票,這筆錢只能自己出。

「感情都在酒裡」

喝出了氛圍,但誤事又損害身體,更有損形象。

「禁酒令」並非在解放軍中第一次提出,2008年空軍就在全軍率先施行《空軍部隊從嚴控制飲酒的規定》,其後在全軍範圍內得到推廣。

五年前開始的上一輪軍隊禁酒,並未針對公款吃喝等不良作風,其重點在打擊軍人工作期間的飲酒行為。「週一到週五都是在上班,部隊又有打仗的特殊使命,因此空軍才規定工作日24小時都不能喝酒。」一位要求匿名的空軍大校認為:空軍的禁酒令,實際上是弘揚一種新的部隊工作文化。

北京軍方國際問題學者陳濤就深有體會。有一次,他應邀到一個軍區講國際形勢課。因為飛機晚點,直到晚上快九點他才被接到招待所。在飯桌上,迎候多時的軍區副參謀長上來就說:「你遲到了,得先罰。」陳濤說,「遲到也不是我的原因啊!」副參謀長笑,「你不罰,那我先喝。」說完他就喝了兩杯,陳濤一點沒辦法,「誰讓人家比我級別高,又是將軍呢。」他一下就喝了六杯。

喝六杯有三兩白酒,這只是個開頭。在場的副參謀長手下,一會兒這個處長那個主任,紛紛向陳濤敬酒。「酒場上就是找各種關係,比如咱倆是老鄉,就得再喝一杯,或者咱倆在一個學校學習過,或者共同認識一個人,這都得喝。」陳濤明白,喝酒就是為了營造一種融洽的氛圍,「喝酒容易把哪兒人,什麼經歷,一些趣事說出來」。

「感情都在酒裡」,這是和平時期,軍營酒桌上經常流傳的一句話,正如富商打高爾夫聯絡感情一樣。

梁慶典是來自地方院校的國防生,在校園時,他就耳聞軍隊酒文化盛行。當時,他對軍隊酒文化的理解是,「沒有酒就沒有戰友情誼,不能喝酒就不會得到領導的賞識」。為了及早適應軍營生活,從大一時,梁慶典就經常到學校門口的便利店,花上兩三塊錢購買小瓶裝的「二鍋頭」,再配上些油炸花生米和新鮮黃瓜做下酒菜,與國防生同學一起「煉酒膽」。

喝酒既容易誤事也損害身體,軍中多數人其實都明白,「但老戰友來了,領導來了,你喝不喝?」廣州軍區紀委一名幹事說,禁酒令推行之難,「在於酒承載的是一種人脈關係,也帶有一種歷史慣性,不喝好像代表不熱情。」

冷兵器作戰時,喝酒可以給士兵壯膽,然而當世界已經進入信息化作戰時代,「戰爭的勝負不僅僅是戰士的勇敢和士氣,要依靠先進的陸海空武器裝備,以及整個國家工業體系支撐。」國防大學軍事法學專家錢壽根教授認為,禁酒令對於提升部隊戰鬥力,改變軍人社會形象有至關重要的意義。

喝酒的規矩在變

每桌開始擺上一瓶紅酒,很少有人拿起開瓶器。

本次中央軍委發起的自上而下的禁酒行動,更多與限制公款消費相關。

2013年2月24日,經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批准,解放軍四總部又聯合印發《厲行節約嚴格經費管理的規定》,明確了按戰鬥力標準花錢辦事、從嚴管控會議集訓和公務接待開支等17條具體規定要求。

第二天,某軍分區政治部主任聽了一天軍區領導的電視會議,「上午是軍區政委,下午是司令員做報告。圍繞兩條:一個是杜絕鋪張浪費,另一個是學習黨章,弘揚優良作風」。

圍繞中央軍委的進一步指令,底下部隊又動員開來。

從內心感受來看,大多數部隊單位接待上級領導喝酒並不情願,如今從上到下都有禁酒令,讓接待也變得簡單,就是吃便飯。「沒人會頂風作案,聰明人誰會去幹這個啊!」上述軍分區政治部主任說。

「我們場站中,胃病發病率幾乎佔了三成多,大多是酗酒造成的。」廣州空軍某場站的醫生發現:禁酒令之後,胃病發病率降下來了,「我們工作輕鬆了很多,主要就是對付感冒頭痛之類的小病。」

以前,部隊為了接待軍內記者採訪也花費不小,通常一個記者下來至少要三四個人陪著。「按照5人用餐標準,飯菜價格在400元左右,酒水要300多,再加上煙、茶等等,一頓飯起碼要花800多塊錢。」廣州軍區紀委一名幹事算了一筆賬。新規定出台後,記者來了全部去食堂吃飯,加起來也就花100多塊錢,並沒有傷害感情,「很多記者朋友很喜歡軍隊食堂的伙食,食品天然,純手工製作」。

在不違背「禁酒令」的前提下,一些部隊已經慢慢摸索出新的喝酒之道。在山東沿海城市任職的營職幹部李全發現,單位裡再沒有人敢開著軍車去酒店了。「以前雖然也有規定公車不得私用,但執行得不嚴,現在大家變自覺了。」單位的土規定是,「即便是私下聚餐,晚上十點前必須結束酒局」,但為了防止喝得太多,每次李全跟朋友聚餐八點多肯定回營房,「過去喝5瓶啤酒,現在只喝3瓶」。

在研究所工作的陳新,已經被單位統一口徑,「萬一被人問起有沒有公款吃喝,一律說沒有」。雖然不太容易下賬,他覺得單位還得繼續儲存酒,「主要是為了省錢,出去喝酒太貴了,畢竟單位裡的小金庫錢不多,總之就是為了多喝幾瓶」。

廣州某部工作的孫星星,至今仍免不了接待上級領導,「但我們不會拿高檔酒出來,改成杜康或者紅花郎」。用於買酒的費用也在縮減,好在之前單位儲存了幾十箱茅台,「一時半會兒喝不完」。

開學之後,新的禁酒措施下發。在華東一所軍事院校機關自助餐廳裡,從1月份開始,每桌開始擺上一瓶紅酒。「據說學校參照了上級機關的做法——許多軍官在國外有過工作經歷,他們已經習慣於中午吃飯也要來一杯紅葡萄酒。」不過,該校教員聞小東發現,很少有人拿起開瓶器開紅酒喝,「喝可樂雪碧的都不多,大部分喝果粒橙」。

對于禁酒令可能對酒類產品帶來的影響,某知名酒廠駐京辦副主任張先生倒沒那麼悲觀。作為一名老兵,他很清楚酒對部隊意味著什麼。1979年他參軍時,部隊首長到他老家宜賓招兵,特意問他:「能喝酒嗎?」他回答說,「還可以。」首長點點頭,他就這樣入伍了。

「軍隊是離不開酒的,沒有酒怎麼打仗?」他笑著對南方週末記者說。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部分人名為化名)

解放軍 解放 新年 攻堅戰 攻堅 禁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3086

泰國進入國喪期 旅企提醒赴泰遊客註意:禁酒、謹言、穿著得體

泰國王宮宮務處日前發布公告,泰國國王普密蓬·阿杜德於當地時間10月13日下午3時52分因病在曼谷詩麗叻醫院去世。泰國總理巴育不久後通過電視臺發布聲明,表示泰國政府將履行繼承程序。巴育還宣布,泰國從當天起進入國喪期。

泰國總理府發布公告:

1.所有政府機構、學校等機構降半旗,為期30日。

2.泰國進入國喪期間,所有政府公務員、政府行政機構穿黑服服孝,為期一年。

3.所有單位停止娛樂活動30日。

4.普通公民自願服孝。

泰國是中國遊客最喜愛的出境旅遊目的地之一,泰國國王去世會對當地旅遊業造成影響嗎?

第一財經記者采訪了解到,會有影響但影響不大。目前,泰國的大皇宮、玉佛寺等景點關閉7天,當地娛樂活動停止,酒吧街全部關閉。但旅遊活動並未禁止,泰國的航班和酒店一切正常,其他觀光旅遊景點、購物中心、夜市和表演項目基本正常開放。外交部領事司及國家旅遊局也暫未對此事發布不宜出行的建議。

攜程旅遊表示,目前泰國旅遊線路仍然可以正常預訂和出行,部分團隊遊行程受到影響的,已經通知地接社和領隊,在征得遊客同意的情況下合理變更行程,將對客人的影響降到最低。攜程旅遊還將通過自由行微領隊群實時發布當地情況,提醒自由行客人及時做好行程調整。

同時,攜程提醒目前在泰遊客以及即將出行的遊客,文明出行,尊重當地風俗,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進入泰國的所有人員將禁止喝酒;近日遊客到泰國旅遊務必不要穿鮮色衣服,建議黑白為主;在泰國旅遊期間,盡量不要議論此事。

攜程表示,目前一切平穩,遊客不需要特別擔心。會密切關註泰國國喪期間對旅遊的實質影響,及時調整行程及政策,把對客人的影響降到最低。

驢媽媽旅遊網出境遊事業部總經理倪佳麗告訴記者:“目前得到消息,由今日起30日為期,大皇宮、玉佛寺、五世皇柚木行宮均不能參觀,安南達國會殿堂10月15日起可以正常參觀,所有娛樂景點均停止活動,具體重新開放時間需等相關通知。”

倪佳麗進一步表示,驢媽媽當前在泰國的團隊一切正常,近期驢媽媽赴泰旅遊行程中一些原本牽涉到的皇宮景點將用其他景點做替換,比如曼谷野生動物園、曼谷古城72府或大理石寺等。涉及到芭提雅的赴泰線路受影響較大,普吉島和清邁相對受影響較小。

據悉,泰國一直是中國遊客出境遊目的地的熱門之選,擁有居高不下的人氣。

根據泰國旅遊局統計,國慶期間有28萬人次的中國內地遊客赴泰旅遊。在驢媽媽國慶後公布的《錯峰出境遊趨勢預測報告》中,泰國是中國遊客最為青睞的錯峰出境遊熱門目的地。

倪佳麗提醒遊客,遊客未來一年赴泰旅遊盡量穿黑色或白色等素色服裝,切忌穿顏色鮮艷的服裝。在公共場合不要任意評論王室,切勿大聲嬉笑,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如有需要,請聯系中國駐泰國使館。

泰國 進入 國喪 旅企 提醒 赴泰 遊客 註意 禁酒 、謹 謹言 言、 穿著 得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8977

禁酒令下轉行絕處逢生!華人區雪糕店賣足近百年

1 : GS(14)@2017-07-01 10:50:15

美國南加州近日迎來炎熱天氣,中午氣溫高達華氏三位數,有咩好得過嘆一杯消暑聖品,例如冰凍的飲料及雪糕呢!位於洛杉磯華人聚居地阿罕布拉(Alhambra)大街上,就有一家百年老字號雪糕店﹐每日炮製2,000加侖至3,000加侖雪糕,加上與眾不同的新口味,難怪大人細路都勁LIKE!駐洛杉磯記者:張紫茵位於阿罕布拉(Alhambra)大街的Fosselman's Ice Cream於1919年創立,當初在艾奧瓦州起家,1921年由創店的祖父搬到南加州,至今已經有98年歷史,亦承傳到家族第三代。雪糕是店內每日新鮮製造,除了店內零售,亦兼營客製訂做及批發,每日馬不停蹄炮製2,000加侖雪糕,乳脂(butterfat)保持在16%,屬於優質雪糕的水平。第三代傳人John Fosselman表示,他的曾祖父是來自德國的釀酒商,當初他們在艾奧瓦州時就有個釀啤酒工場,不過當時政府實施禁酒令,禁止私人釀製啤酒,於是他們就轉行製梳打水。有一次他祖父在採購梳打水機時,見到廠商都有賣製作雪糕的機器,把心一橫投入這個凍冰冰的行業,並舉家搬到氣候更適合賣雪糕的南加州,一做就已經近百年。雪糕店聽起來獨沽一味賣雪糕,不過Fosselman’s的產品可不無聊,有好多口味去吸引客人,由最初30種發展到現時超過150種,「我們的雪糕仍然是依照祖父的配方而製,不同的是由於洛杉磯趨多元化,所以在口味上我們愈來愈多變,由於聖蓋博谷(San Gabriel Valley)聚居了亞裔及拉丁裔人口,所以我們亦炮製更多口味迎合,例如香芋、紅豆、荔枝、抹茶、芒果及其他口味如黑芝麻等。」他又指很多口味的靈感都是從港式餐廳及咖啡店,而顧客有時候亦會提供有趣的念頭。而為了迎合亞洲顧客群的口味,雪糕亦都會減甜。由於雪糕店可以為客人客製不同口味的雪糕,John透露製作過最奇怪有趣的口味,是有一次一間日本公司訂製蜜瓜酒Midori加日本芥辣,「初嚐會有蜜瓜馨香氣留在舌頭,當吞到喉嚨時就會辣到嗆喉,因為他們要求放很多wasabi。」他笑言3加侖的一桶冰,用了兩磅Wasabi製作,真是辣到幾乎要戴面具。
John表示,近日最好賣的一定是夏日限定的桃味及西瓜雪葩,口感清爽不膩。「我們有很多顧客都會帶同第二代、第三代前來,這是一件很溫馨的事,我和哥哥年輕時見到他們仍然是孩子,到今日很多都帶同子女來光顧,這地方絕對是跨時代之選。」住在附近的媽媽Elizabeth帶同囡囡一同前來,她表示自幾年前搬來後,Fosselman’s就成為了她最喜愛的雪糕店,所以與家人幾乎每星期來一次,有時候還會買多幾桶雪糕回家。「他們製造的雪糕,食完之後沒有人覺得不舒服,感覺很天然又好味,所以家人都很喜歡。加上他們有很多獨特口味,例如芒果、馬卡龍味、椰子味等,實在是太奇妙太滑了。」話口未完,身旁的囡囡已經急不及待要衝入去找她的「曲奇怪獸」雪糕了。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701/20075273
禁酒令 禁酒 轉行 絕處 處逢 逢生 華人區 華人 雪糕 店賣 賣足 足近 百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751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