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15個月,融資10億,投資4億美元 碳雲狂想:一幫科學家做的健康生意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2473

2017年1月5日,碳雲智能CEO王俊在“數字生命高峰論壇既全球聯盟招募大會”上發表演講。(南方周末資料圖/圖)

(本文首發於2017年1月19日《南方周末》)

一家成立不到15個月的中國公司,外界還停留在對它10億人民幣A輪融資的驚嘆中時,8個月後它宣布對外投資4億美元。作為初創企業,它從投資人手里拿錢的同時,也在扮演一個產業整合的投資人角色,通過投資來整合產業鏈上下遊。但這個野心勃勃的計劃能否成功,還有待觀察。

三樓的電梯門打開,正對電梯門的整面白色墻壁上投影出一條灰色的DNA鏈,以及一大一小兩行右對齊文字:“Manage your digital life”“尋找碳基生命的矽基未來”。比起中文,這句英文的意思似乎更好理解。

這里是深圳碳雲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碳雲智能)的總部,位於深圳南山區中航沙河工業園。碳雲智能幾位創始人均出自同城的華大基因。

華大基因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基因組學研究機構。2015年10月15日,華大基因原CEO王俊在一次公開會議中宣布其離職創業的消息,創業新公司的聯合創始人還包括原華大基因首席運營官吳淳、首席科學家李英睿及首席信息官黎浩,對於當時正在排隊等待IPO的華大基因,外界關於其“宮鬥”的猜想不斷。

2015年10月22日,在華大基因主辦的第十屆國際基因組學大會(ICG-10)上,王俊以碳雲智能創始人,而非華大基因董事合夥人的身份亮相,他介紹這一創業項目是希望建立一個健康大數據平臺,運用人工智能技術處理數據,幫助人們做健康管理。

此後一年間,碳雲智能一直處於神秘狀態,除了不斷傳出的融資信息,外界無法知道它究竟是幹什麽的。直到2017年1月5日,碳雲智能才終於召開了一場全球招募大會,公開亮相。

在發布會上,碳雲智能聲稱搭建了一個數字健康管理平臺,通俗地說,就是通過人體組學檢測判斷你會不會得糖尿病,如何做讓你不得糖尿病?你會不會得高血壓,如何做讓你不得高血壓?怎麽健康地跑好一場馬拉松?每天應該吃什麽?用什麽化妝品更適合你的皮膚?生病了該吃什麽藥?

按照王俊的解釋,如果說計算機是以矽為基礎,生命就是以碳為基礎,人類所運行的DNA程序,就像賦予計算機的一套思想邏輯和方法體系。“尋找碳基生命的矽基未來”,就由此而來。

讀基因,懂生命

“公司本身的DNA不一樣,所以必須跳出來,你也沒有看到聯想長出Facebook的基因來啊。”

碳雲智能辦公場地是一整層樓,除了區分功能的必要隔斷,從門口可以望到最後面的廚房。王俊的大嗓門穿透了第二間會議室,聲音一直傳到最靠近前門的訪客區,與他一起討論的那個人聲音稍小,不過絲毫也沒有退讓的意思。

這是2017年1月4日下午,碳雲智能計劃在第二天要舉行一場“數字生命高峰論壇&數字生命聯盟全球招募大會”。過去幾天,他們持續以雨果、克勞狄烏斯、貝多芬、路遙、托夫勒、尼葛洛龐蒂等人的頭像及其關於數字與生命的警語海報,為這場活動做倒計時預熱,邀請人們“一起重新定義生命”。

這是這家成立不到15個月的初創公司第一次舉辦公開活動,全員集體亮相。他們上一次受到關註,是在2016年4月11日,獲得騰訊領投的10億人民幣A輪融資。那時候的碳雲智能還沒有任何成型的產品或服務,陸續組建團隊。除了4位聯合創始人,目前公司管理團隊中引入了另外8位合夥人,他們多數有著海外留學背景,大型企業、研究機構工作經歷。

王俊對南方周末記者說,當時十億美元的估值應該是碳雲最便宜的時候,至於融資過程,則被他描述為大家關註他出來後在做什麽、然後聊了聊,“我需要這麽多錢,我的朋友圈里有人有這麽多錢,同時我也不想稀釋太多股份,於是大家找了一個平衡點投了進來”。而之所以選擇騰訊,一是他和騰訊創始人馬化騰原本就認識,二是騰訊的2C平臺和連接能力,碳雲的數據存儲就選擇了騰訊雲。

王俊把這一融資經歷歸功於自己過去在華大基因的積累。1999年,在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讀博的王俊參與創建華大基因,成為其最年輕的創業元老,此後擔任華大基因CEO,主持包括千人基因組、腸道微生物和複雜疾病研究等多個有國際影響力的重大課題,主導了華大基因旗下華大科技、華大醫學、華大股份的三輪融資,並帶領華大股份進入上市軌道,2013年,他帶領華大基因完成對美國測序儀生產商CG的收購。

在紅杉資本合夥人陳鵬輝看來,王俊是一個讓別人“喜歡又害怕”的人,很難用科學家或者企業家來描述他,喜歡的是他可以成就一番偉大事業,害怕的是和他談判比較費力。

五年前,紅杉資本投資了華大基因,在談判過程中,王俊發明了“雙向對賭協議”(雙向對賭協議是指被投資公司如果達不到預先設定的業績指標,被投資公司原股東向PE進行補償;相反,如果達到預先設定的業績指標,PE需要向原股東進行補償)。2016年,中國基金業協會推行新規,要求私募基金管理人員應取得從業資格,王俊比他的投資人們更早拿到了基金業牌照。

王俊把自己在華大基因16年的經歷總結為“讀基因”,現在要做的事情是“懂生命”。基因測序是基礎,不過碳雲要做的事情是大數據和人工智能公司,這差別類似計算機之於互聯網、聯想之於BAT。王俊對南方周末記者說,“公司本身的DNA不一樣,所以必須跳出來,你也沒有看到聯想長出Facebook的基因來啊。”

碳雲智能的緣起始於他的大學時代。當時他就讀於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本科專業是生物學,同時輔修數學和計算機,1997年他的本科畢業論文題目是《采用人工生命方法模擬七星瓢蟲捕食行為進化》,四年後,這篇論文發表在2001年的《生態學雜誌》上。

王俊的博士學位是生物信息學方向,在華大基因的研究和工作也都集中在基因領域,不過他向南方周末記者坦言,自己和華大基因董事長汪建有本質上的不同:汪建有著臨床大夫的背景,他的目標是希望機器能夠進入醫院臨床做診斷,而自己一直想用這些機器產生數據、做算法,理解生命本身。華大基因只能是一個方向,不可能往兩個方向走,王俊決定自己再做一個新的東西。

“七星瓢蟲捕食蚜蟲,用計算機算出來的、不是我教它的。”王俊說自己在做本科畢業論文時已經想明白,計算機是可以思考的,現在,隨著數據采集技術、計算能力、大數據、應用開發程度等等條件的成熟,可以做件事了。

4億美元整合上下遊

“他說這是為了整個人類,我們必須說‘Yes’。”

2017年1月5日上午9點,在距離碳雲智能總部約5分鐘車程的深圳華僑城洲際酒店,“數字生命高峰論壇&數字生命聯盟全球招募大會”召開,碳雲智能員工都統一穿著印有公司LOGO的黑色長袖T恤,不過王俊還是套上了一件灰藍色西裝外套才登場,如果仔細看,他的板寸發型、頭頂部分染成了棕紅色。

“你知命嗎?你能改命嗎?這就是碳雲要做的事情。”王俊在大會上發布了碳雲智能的第一個作品、一個叫做“覓我”(MEUM)的數據平臺。簡而言之,這個平臺可以通過基因組、人體蛋白組、免疫組等測序,實現生命數字化,然後通過數據分析管理、機器學習,讓數字生命進一步人工智能化,再通過連接、網絡化,隨時隨地指導人們的健康,定制諸如美容管理、糖尿病、通風等個性化健康管理應用,提供營養、美容產品定制服務。

王俊對南方周末記者說,碳雲智能集中精力做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此前碳雲智能公開了兩起投資收購:2016年8月,出資3000萬人民幣,成為深圳般若計算機系統股份有限公司除創始團隊之外的第一大機構股東;2016年9月,全資收購圖像理解與人工智能公司Imagu Vision Technologies,但未公布金額。

除了這兩起直接投資之外,王俊稱碳雲生態系共投資了4億美元以整合產業鏈上下遊,投資的公司包括:專註蛋白質組測序的SomaLogic公司,免疫組測序公司HealthTell,擁有50萬人群級別的病患數據PatientsLikeMe公司(2006年成立),通過皮膚微生物分析技術、提供個性化美容護膚產品的AOBiome公司(2013年成立),專註人體微生物組研究的GALT公司,以及已經在覓我平臺上線個性化護膚品的天津強微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不過,除了AOBiome披露投資額為3000萬美元之外,其他公司都沒有公布具體數字,其中唯一的中資企業天津強微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也尚未做工商註冊資料變更。碳雲也沒有披露這些收購資金的來源。王俊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現在還不到披露的時候。

這7家加入碳雲生態系統的公司,都派出CEO/創始人,穿著印有碳雲的黑色長袖T恤在這天上午發表演講,其中PatientsLikeMe(和我一樣的患者)公司的創始人、主席詹姆斯·海伍德(James Heywood),被介紹為“王俊的雙胞胎兄弟”。

詹姆斯·海伍德的兄弟在1998年被診斷為ALS病(肌肉萎縮性側面硬化病),在為兄弟多方尋找救治方案過程中,作為工程師的詹姆斯·海伍德轉向了醫療,他在2006年創辦了PatientsLikeMe網站,為ALS病友提供信息和交流,此後又開放給所有病人和病種,在病友社交網絡基礎上,PatientsLikeMe將過去無法量化的疼痛、睡覺、情緒等量化,幫助病人改善,同時與研究機構、藥品公司、醫療機構分享這些數據,一起提高改善。

詹姆斯·海伍德認為,人們需要了解自己的簡況狀況、自我調整,不應太多地依靠外部介入治療保持健康。2015年6月,他與王俊在洛杉磯機場的停車場偶遇,促成了這一合作。

詹姆斯·海伍德同時也是AOBiome的聯合創始人之一,而AOBiome的總裁托德·克魯格(Todd Krueger),同時又擔任2015年成立的初創公司GALT的董事。

這幾家的企業代表都向南方周末記者表示,這件事情本身的意義和王俊的魄力,是他們願意接受投資、加入碳雲生態的重要原因。

Somalogic公司的創始人、總裁Larry Gold,卷曲的白發和白胡子,在整個會場顯得特別醒目,他向南方周末記者介紹,自己早在三四年前與王俊在一次行業會議中彼此認識,但也僅止於認識,直到2016年1月兩人再次見面,聽王俊談到數字生命、健康管理,非常有感觸,因為這正是過去20年來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情。

“他說這是為了整個人類,我們必須說‘Yes’。”Larry Gold稱,自己與王俊並沒有討論太多,便同意加入碳雲生態。從科學、商業的角度說,這是一個巨大的生態系統,需要很多人合作、聯合起來才有意義。

不需要每件事從頭做起

“大家都能明白我要做的事情的方向,但是誰都不知道我會怎麽做”。

在紅杉資本合夥人陳鵬輝看來,碳雲的布局其實是一個產業+投資的布局,並不是把每件事情從頭做起,而是在產業鏈上選取最有價值的公司進行投資、控股,把核心能力相融合,這是一個沒有見過的新打法。

高榕資本合夥人高翔則為自己沒有及早看懂這一布局而懊悔。根據過去的經驗,他總認為創業公司通常只能選一個方向,要專註,創業公司很難做到大數據、保險、美容各方面這麽多的事情,但是一年下來,“我覺得他確實做到了,這盤棋越下越大”。

王俊對南方周末記者坦言,與投資人交流的時候,“大家都能明白我要做的事情的方向,但是誰都不知道我會怎麽做”。

在此前多次公開演講中,王俊都一直說“基因檢測免費”,在這次發布的覓我平臺上,打包了四檔產品,數據元素網絡測度從1M-10000M不等,認知度從10%-70%不等,價格從免費-9.9999萬元不等。

其實目前基因檢測在任何地方都是一項相對昂貴的支出、尚未進入普惠階段。覓我平臺第一期產品一共也只開放1000個免費名額。

王俊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我不會只盯著一個群體,這是針對每個人的事,每個人的健康狀況、財富狀況,再打造針對每個人的產品。”

與覓我平臺同一天發布的,還有一項“極客計劃”,由碳雲智能與中國人壽保險、友邦保險合作。設限100個名額,入選者每年繳納100萬元人民幣、連續十年,除了多組學多表征數字化,還可以享受覆蓋全球的醫療,以及精準營養、運動健身、慢病調理等私人定制,如果入選者晚年壽命超過中國人平均壽命10年,全部費用全額返還。

在“數字生命高峰論壇&數字生命聯盟全球招募大會”上,王俊說,希望在覓我平臺上能夠積累一群人,有一個數據是全球開放的,尋找最合理的合作夥伴,給每一個人提供個性化解決方案的人一起打造這個平臺,目前平臺上已經有幾十家合作夥伴了,但還不夠,要做得再大一點。

覓我平臺如果能夠吸引足夠多的用戶使用,同時產生足夠多的數據,當然可以一點點地撬動很多行業。但覓我平臺需要用戶主動上傳數據,可能很快就會遭遇“人性”的挑戰。

四年前,中國的醫患溝通管理工具“杏仁醫生”就曾試過數字化個人健康檔案,也是現在覓我平臺想做的事情。回顧這段經歷,杏仁醫生的創始人徐琳在2017年1月5日的會議上說,他們的團隊在初創期用血和淚印證了這麽一個現實:讓一個患者每天主動去做個人健康管理走不通。

杏仁醫生最初搭建一個平臺,讓患者用手機拍下醫院的檢查單,通過技術把個人健康信息數據化提出來,試圖積累一個很大的個人健康檔案的平臺、數據庫。但是他們很快發現這件事情是走不通的,因為不符合人性。

徐琳說,“人性是什麽呢?人性是我問了一個問題,我希望立刻就能拿到一個答案;人性是我做了一個動作之後,我希望立刻得到一個效果,我沒有興趣把自己的數據幫助別人,我沒有恒心記錄數據得到一個我不生病的結果。有一句話形容大部分的人性,間歇性躊躇滿誌,持續性混吃等死。”

即使用戶主動將數據上傳,覓我平臺可以預先計算出吃下每一樣東西後身體的變化情況,但是最後做出選擇的還是用戶自己,依然要面對人性自我克制的挑戰。王俊自己也不得不承認,“你的每一個選擇造就了你未來的自己”。

就在當天的招待晚宴上,碳雲智能高級副總裁覃璞在臺上介紹“極客計劃”時,香辣小魚仔、油煎帶魚、烤羊腿等菜式陸續端上桌,賓客們調侃說,“這菜式一點都不碳雲啊!”

在碳雲智能試圖推廣的精準營養方面,有機食品供應商正谷的創始人張向東也提到一個問題:營養很重要,人和食物的關系也非常豐富,以目前的條件看,人們對食材還有很大的擔心,食品安全問題尚未解決。碳雲可能會成為很了不起的公司,但是前面要走的路還很長。

王俊為自己這份“懂生命”的事業設定的時間是20年。按照他的設想,碳雲智能估值10億美元只是第一步,要做成這件事情一共需要100億美元。接下來的懸念也許是,除了投資人,平臺能否吸引到足夠的付費用戶,為它湊齊這100億美元?

15 個月 融資 10 投資 美元 碳雲 狂想 一幫 科學家 科學 做的 健康 生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405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