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封面故事——財經輿論的黑對黑 井底望天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21090fd0102ehfx.html
  最近大家知道,折騰得比較厲害的,是湖南長沙警方,跨境抓了《新快報》的一個記者。

這裡牽涉到了兩個方面的問題。

一個就是如何保護言論自由和採訪權利的問題。

在這方面講,因為最近的網絡上的整肅,對造謠和傳謠掃蕩得比較厲害,讓輿論的大V們和輿論界的同學們有運動擴大化,有些地方政府乘機對以前的眼中釘進行報復的擔憂。所以這個事情,立刻從財經輿論界,擴大到了其他的輿論界,形成了新聞行業的抱團行為,是很容易理解的。而且本來對中央的動作不服氣,但是鑑於自己是端人家飯碗的,不好意思也沒有本錢,搞南方系的新年賀詞風波。那麼看到你長沙小警察自己送上門來,那還不是看到了軟肋,用力往死裡打?

當然長沙同學,你自己也是活該。本來這個動作,就比較操蛋。

本來,這次問題的起因,是因為《新快報》的同學,利用財經媒體,重拳打擊中聯重工,被懷疑是拿了活動經費,作為打手,來痛擊中聯重工的信譽和股價,導致了N多億的股市財富蒸發。而按照中聯重工的看法,這位槍手後面的東家,就是中聯重工在長沙的死對頭——三一重工。

因為這些關於中聯重工的系列報導,沒有聽取兩邊的意見,只有對三一重工的各高管的訪問,而沒有對中聯重工的相關訪問和申述。大家都知道,去年年底,吵得比較熱鬧的新聞,就是「三一重工被逼出走長沙」,還要啥公子和公主相好的傳聞啥的。

中聯重工和三一重工的關係,就是所謂你生了周瑜,又生諸葛亮啥的。那麼雙方的混戰,大家業內都是一清二楚,各自動用資源,互相在輿論上抹黑,也不是奇怪之事。

而中國財經輿論界裡面的,可以說是魚龍混雜,啥屌人都有,用筆桿子勒索企業,放假消息擾亂金融市場,等等,都大行其道,那麼收錢給人做打手,當然不在話下。

那麼長沙警察同學,你來趕啥熱鬧呢。

你讓人家中聯重工自己把報社告到法庭,然後用他們提供的證據,你該怎麼按照程序走,就怎麼走。現在自己出來,就被人家當成軟黃瓜,把氣都發你這了。

如果真的證據拿到手,那麼《新快報》自己稱自己是窮骨頭和硬骨頭,就要被人恥笑為賤骨頭了。

如果缺乏實際證據,那不是又讓人揚名,又給自己挖坑?

   湖南真是一個神奇的地方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