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尋訪賢成礦業定增項目 一次難忘的盡調經歷與反思

http://xueqiu.com/k?q=%E5%AF%BB%E8%AE%BF%E8%B4%A4%E6%88%90%E7%9F%BF%E4%B8%9A%E5%AE%9A%E5%A2%9E%E9%A1%B9%E7%9B%AE
查看原图上圖攝於2011年5月,青海錫鐵山。

2012年6月26日,停牌將近一個月的賢成礦業所披露的三則臨時公告,讓依然沉浸在「10轉7」爆炒浪潮中的參與各方眼前一黑——

15億募投資金成了「唐僧肉」

廣西梧州萬秀區人民法院於2012年4月23日根據有關原告申請,以公司關聯企業逾期不歸還借款本息及公司控股子公司青海創新礦業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創新礦業」)為其借款提供擔保為由,在公司及創新礦業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凍結了創新礦業募集資金專管賬戶中合計共2.4億元的募集資金。

同時,廣西梧州萬秀區人民法院、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和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等三家法院於近期通過中登公司上海分公司凍結了公司控股股東西寧市國新投資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西寧國新公司」)所持有的公司絕大部分股權。

然而,讓人匪夷所思的是,在公司及控股子公司創新礦業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凍結了創新礦業募集資金專管賬戶中合計共2.4億元的募集資金;隨著調查的不斷深入,賢成礦業甚至還發現有人以公司名義,執行了對創新礦業募投項目施工方三門峽化工機械有限公司、格爾木海刻麒機械工程有限公司帳戶在農發行格爾木支行開戶和共同管理,通過上述兩家公司帳戶向「賢成礦業」提供的帳戶分別轉付給賢成礦業大股東,佔用了上述兩公司工程款伍億元!

值得一提的是,被莫名其妙地凍結了募投資金2.4億元的賢成礦業控股子公司創新礦業,原來不過是賢成礦業2011年剛剛通過定增募資15個多億再增資的方式攬入懷中的新玩物——「循環經濟項目」。

在上述事項正式浮出水面之後,賢成礦業危機迅速被引爆,曠日持久的發酵以後依然看不到最終的結論。而通過已經披露的核查情況來看,圍繞整個危機的風暴眼恰恰就是2011年剛剛通過定增募資實現控股的創新礦業——創新礦業正在實施一場聲勢浩大的「循環經濟項目」,總投資19.26億元!

根據保薦機構西南證券核查結果,截至2012年8月31日,創新礦業累計支出募集資金11.33億元,結餘募集資金僅剩下3.73億元。其中,2012年度僅僅向三門峽化工機械有限公司和格爾木海刻麒機械工程有限公司就分別支付了4億元、2.2億元。但對於上述巨額工程款的使用是否合理,保薦機構西南證券的調查卻吃了個一鼻子灰……

面對15個多億元的增發募投項目所出現的資金黑洞,賢成礦業近半年來的這一切危機都只是偶然出現的嗎?其實,早在2011年5月11日披露非公開發行股票預案的時候就埋下了罪惡的種子,看似偶然的背後實則是一場精心佈局的陷阱。

緊隨其後的2011年6月8日,我和我的同事郭新志發表了歷時十天十夜在茫茫戈壁灘上潛伏的調查結果——《募集15 億涉礦 ST 賢成漲停背後藏風險黑洞》,分別就「原料運輸兩頭受堵 賢成擬注資產盈利堪憂」、「與中農集團不歡而散」和「管理混亂」等系列嚴重問題進行了深入剖析(相關稿件可百度《募資15億涉礦 ST賢成漲停背後藏風險黑洞》、《原料運輸兩頭受堵 ST賢成擬注資產盈利堪憂》和《管理混亂 中農集團退出增資》等)。

遺憾的是,賢成礦業在當地政府等力量的作用下,迅速成立聯合調查小組追查我們的暗訪行蹤和追究相關受訪官員責任,並通過一則編號為「2011-017」的澄清公告輕鬆否認了相關事實,最終讓2011年15億多元的募投資金被巧立名目地揮霍、佔用甚至變相套出,真正用於募投項目工程的少得可憐,而多少不明真相的市場參與者則用血汗錢來埋單。

我們如何做創新礦業的盡調?

回到創新礦業這一案例的調查過程中來看,我覺得其中的艱辛、困苦甚至危險,都很難用文字來描述,但我很樂意跟大家分享其中因曲折而精彩的十天十夜。太難得的一次經歷,所以恍如昨日。

接到出差通知以後,下載了賢成礦業的非公開發行預案就奔赴機場,在沒有深入事件本身的情況下就趕到了西寧。連夜在酒店啃預案,再結合預案中提到的一些情況展開網絡調查,漸次清晰的一個輪廓是——通過非公開發行股票募集不超過15.5億元對創新礦業進行增資,扣除發行費用後的淨額15.04億元用於循環經濟項目。而創新礦業則是深藏在柴達木盆地茫茫戈壁灘某個地圖上都不曾標註的點上從事硫酸生產的化工廠;「循環經濟」則是當時已經席捲全國的一場風暴。

一家年產12萬噸硫酸的化工廠,要再投入19個多億元利用尾礦資源建設年產100 萬噸復合肥等項目?如果是在內地規劃的話,我或許首先想到的是能否通過化工行業的相關審批;但是這個深藏在戈壁灘腹地的規劃,我反覆琢磨著有些天方夜譚啊?

於是,我們帶著一連串的疑問和好奇從西寧直奔德令哈,青海海西州首府所在地,率先以調研青海省循環經濟發展狀況的名義側面打探創新礦業的情況。在跟海西州委宣傳部門接洽過程中更為全面地瞭解到當地情況、拿到一些循環經濟方面的資料以後,我們則迅速轉移陣地、直搗老巢——悄無聲息地從背後伏擊創新礦業,以洽談工程業務的名義展開全方位的暗訪。

其中,通過州委宣傳部門獲知,當地循環經濟項目以大柴旦行署的五彩礦業和創新礦業兩家最為典型。不過,前者仍然處於廠房等基建狀態,而創新礦業則已經開始實施聲勢浩大的募投項目;

而在海西州還意外收穫了一則重要信息——當地法院正要開庭審理創新礦業原實際控制人陳高琪旗下格爾木金鑫鉀肥有限公司被追訴幾年前拖欠的高達數千萬元的工程款;

隨後,通過創新礦業行政辦公區的摸排獲知,當時該公司主要高管全部外出,很少留守在戈壁灘上正在熱火朝天地實施募投項目的廠區;

當然,我們還走訪工地窩棚裡剛剛下班的湖南工友,幹了幾個月的他們當時工資也分文未取,還有大量堆積如山的磷酸一銨未能實現外運……要知道,根據披露的情況看,創新礦業的磷銨生產能力也不過10萬噸/年。如果這都無法實現外運的話,那正在建設中的年產百萬噸復合肥也將面臨堆積在戈壁灘上風吹日曬?募投項目的問題算是逐漸撕開了一道口子。


查看原图
上圖攝於創新礦業磷銨車間附近。2011年5月,青海錫鐵山。

萬事開頭難。發現募投項目存在問題之後,我們分別以調研循環經濟發展狀況的名義找到創新礦業所在鎮政府的一位官員、大柴旦行署發改委督辦創新礦業的一位官員,通過跟他們的正面座談則獲取了更多的「難言之隱」——由於自然環境、地理位置等因素,創新礦業這場聲勢浩大的「循環經濟」故事根本就無法兌現!

這當中,不乏人才困境、資金困境、運輸難題,甚至連一牆之隔的某大型礦企堆積如山的尾礦廢渣都不願意提供給創新礦業——而這恰恰就是創新礦業在非公開發行預案裡反覆鼓吹的「豐富的資源及資源組合優勢」。如果連鉛鋅礦尾礦渣都拿不到,那龐大的循環經濟產業鏈就成了一個支離破碎的幌子!

逐漸深入核心以後,我們試圖設下一個陷阱——讓大柴旦發改局方面帶我們去實地參觀拜訪一下做得更好的循環經濟樣本,比如五彩礦業。但該官員表示,五彩礦業還在建設過程中,創新礦業相對更能夠看到一些雛形——他果然掉進我們佈局的陷阱。於是,一番寒暄客套之後,我們坐著他的豪華座駕再闖創新礦業,由發改局方面預約創新礦業的高管層展開座談!

我們正是吃定了此前潛入創新礦業時高管並不在場,當我們再次以正面形象進行接觸的時候,策略自然也進行了必要的調整,再次設下一局——考慮到從省、州到行署所瞭解的情況,我們更希望聽聽創新礦業目前的基本處境和所存在的困難。

當然,他們毫不意外地全部跳入陷阱,將整個情況一五一十地進行了交代。比如,隔壁的尾礦渣寧可低價賣給外地,也不願意高價賣給他們——連最熟悉的鄰居都不願招惹他們呢!再比如,運輸方面,目前青藏高原對外聯繫的唯一鐵路通道,規劃的貨物年通過能力也就5000萬噸,而僅僅柴達木地區的運輸需求量都遠遠不止這個數目,創新礦業連年產10萬噸的磷銨都運不出去,動輒上百萬噸的項目又何以實現外銷?

除此之外,我們還深入格爾木、大浪灘等地調查過創新礦業原實際控制人陳高琪旗下的格爾木金鑫鉀肥有限公司等其他關聯方企業的經營情況,各方面彙集起來的情況都是管理混亂、資金緊張,甚至拆了東牆補西牆。

比如,在距離格爾木市區七八百公里外的一處接近羅布泊的鹽湖,陳高琪旗下的一家鉀肥企業鹽田施工工地大量規劃錯誤而導致爛尾,而海西州法院的官司也顯示其旗下企業與施工方存在巨額討債官司。


我想,基於創新礦業高達15個多億元的募投項目,難道這一切都不應該被發現嗎?而在項目可行性分析報告中,我們能夠看到的都是各種樂觀的情景假設。

但這也很好理解,為了達到某種目的,各方的利益訴求必然找到一個相對合理的平衡點,只有借助各種樂觀預期和假設報喜不報憂,才能實現通過二級市場再融資這條特殊通道撈取巨額募投資金。

可怕的是,如果不是賢成礦業關聯方被訴至法院進而被迫凍結股權、凍結募集資金,那這一樁以套取巨額募投資金的案件還會繼續悄然進行下去!

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IPO惡意圈錢套現等現象的時候,殊不知早已有罪惡的黑手伸向了並不被廣泛關注的上市公司再融資項目。假如募投項目都只不過是資本玩家的一個圈錢道具,那為什麼像賢成礦業這樣的美麗謊言一再得逞而不是被專業的保薦機構所揭穿?

我們常常聽到投行的朋友抱怨在盡調過程中遭遇各種灰頭土臉各種尷尬不堪,包括賢成礦業持續督導的保薦機構西南證券在核實募投項目資金使用的相關情況時也被報以「不予回應」的囧況。

那麼,為什麼我們調查記者就更能夠接近事實真相呢?我想,問題的癥結在於,專業的保薦機構往往都是正面接洽,而我們則採取側面出擊、或者背後伏擊,甚至反覆迂迴等策略。我們應該在專業方面儘量學習保薦機構的工作實務,而專業機構是否也能夠在方式、策略上做一些變通?

(聲明:我本人絲毫沒有對專業機構持懷疑或不敬的態度,只是單純地就盡調這個事情本身展開一次深入的探討和交流。關於賢成礦業當時的調查報導有《募資15億涉礦 ST賢成漲停背後藏風險黑洞》、《原料運輸兩頭受堵 ST賢成擬注資產盈利堪憂》和《管理混亂 中農集團退出增資》等。)
尋訪 賢成 礦業 定增 項目 一次 難忘 的盡 盡調 經歷 反思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314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