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草根大咖7個微視頻紅人的戲里戲外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4233

這七個人,通過發各種搞笑、自黑等內容的短視頻,贏得近400萬粉絲的追捧。 (南方周末記者 張玥/圖)

他們說自己是“屌絲群”,實際上,他們身後站著近400萬粉絲。

視頻里,他們是演員、導演;生活中,他們是司機、“北漂”、醫院投資人、美發店合夥人、公司高管……

他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賬號和粉絲群,同時也是一個圈子,時常一起玩些“大制作”。

在北京東邊五、六環之間的一個小區里,南方周末記者見到了這七位騰訊微視的搞笑紅人。

“大哥”們背後

“大哥VIP”是他們當中年齡最大的,接近50歲,戴黑框眼鏡,留一抹胡子,穿牛仔褲,看上去是個“潮大叔”。他在西安從事醫療行業,是藏在醫院背後的資深投資人。但在微視頻的世界,他演過警察,也演黑幫老大。

在正在剪輯的新視頻中,他出演“僵屍”,脖子上戴著項圈,滿臉泥垢血汙,還要隨著子彈的節奏,跳江南style。

自己的員工會不會看到這些視頻?他說有可能。身邊也有朋友提醒他,這太有損形象,但他說“我現在這個年齡,需要的是快樂,做這個能讓我快樂,我就去做。”

家住在西安,大哥會專門飛來北京,住賓館,找這幫小夥伴們一起玩。在一群喝咖啡的年輕人當中,這位喝茶的大哥很受尊重。

像他一樣,這些微視“大咖”們在現實中都有著自己的生活。

“痞子範”在天津是一家美發店的合夥人,微視頻受歡迎後,專門來北京。“睡神”是北京三里屯的造型師。

“姚永純”是一位專職司機,曾是特種兵。他喜歡搞笑,在部隊里就比較活躍,但職業性質要求他保持嚴肅,微視撕開了一絲釋放的出口。他的視頻常和工作的場景有關,格鬥和槍戰,秀肌肉是強項。他改過很多名字,最後還是定在自己的真名上,“挺好,姚永純的純是純爺們的純。”

“像極了小醜”,是一家旅遊類網絡公司的高管。他解釋自己的名字,“工作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像極了小醜,很多時候覺得自己不是自己,只有扮演個角色,才能把事情完成。”

在這個圈子里,每個人都抽離了生活中的職業、歲數和身份,“以武會友”,找樂兒。

怎麽用8秒講笑話

用8秒鐘的時間,怎麽逗人笑?這是他們很有心得的領域。

不能有太長的鋪墊,最後的2-3秒包袱要拋出來,還要拋得高。一段8秒的視頻,拍攝時間普遍在20分鐘左右。前期需要的時間更長,想笑點、設計鏡頭、找道具……設計這8秒里面的節奏,精確到零點幾幾秒。

每天發呆,要想段子,還要“潤”。這是“像極了小醜”描述的狀態。他說,“做出來挺搞笑的,別人看著也搞笑,但生活中的你一點都不搞笑,總是在發呆。”

在這個圈子里,“我要搞對象”是“百萬大咖”,作品常排在微視廣場的最前端。

這個90後男孩很瘦,黑框眼鏡,斑點襯衫。大學畢業後,他考過公務員,也在銀行做過客戶經理,現在“北漂”創業。

“覺得這個平臺能泡妞,就玩玩吧”,他是過年前才開始玩的,也順帶起了“我要搞對象”這個名字。

前十條片子,多是自拍。接下來是視頻吐槽。接下來講段子。到現在,開始肢體表演,自黑。

“粉絲喜歡什麽?美女,這不用說。或者你就玩專業,拍得跟電影一樣。再不然就是自黑,往臉上拍雞蛋、整面粉、倒水、扇巴掌……你怎麽把自己玩死了,別人就喜歡看”,“我要搞對象”懶懶地說,“現在人生活壓力大,看看這小子摔倒了,那小子挨揍了,釋放壓力的一種方式。像看傻子似的,一看,樂了。很現實的東西。”

現實,是他經常說到的詞。

比起粉絲,他更在意跟這些人在一起玩的感覺。

這七個人,在一起的時候就組成了一個拍攝班子。“賞月的肥臀王”是導演。

“賞月的肥臀王”是他們當中年齡最小的,大學剛畢業,學導演的。今年暑假,在家沒事,玩起了微視,第三條就引發反響,從此著迷。早上起來,在陽臺上點根煙,琢磨笑話,茶飯不思。

他的名字來自一部電影里的臺詞,“這個屁股和滿月一樣”。

“肥臀王”蓄著挺長的劉海,采訪結束時,他隨手把它們紮成了小辮兒。

在他們合作的這些“大制作”中,8秒的下方都鏈接著一段更長的視頻,大約兩三分鐘,是一個完整的故事,有特效、有剪輯、有人物、有劇情,而本身限定為8秒的短視頻,則變成了這段微電影的花絮和預告——他們已經把這8秒鐘變出了花樣。

“一旦被需要,就會有動力”

反複地講笑話,也會疲倦。“肥臀王”說,這是個落了再漲、落了再漲的過程。有一段時間不想發,就會有粉絲問怎麽不拍了,“人一旦被需要,就會有動力。”他說。

“我是王,我是王中王,我是火腿腸”,這是粉絲12萬的“痞子範”掛在嘴邊的小段子,片子里他還會接一句,“你看我這嘴唇多厚”。

在家里,幾乎沒有他小時候的照片。他從小就不愛拍照,因為都說他長得醜,小眼睛,厚嘴唇。玩微視以後,發現有不少人喜歡他的形象,他會經常發自拍。

“我覺得玩微視的大部分人,玩這個就是因為被認同,有人看,就想拍。都是平常人,到微視來,還當偶像。”“肥臀王”說。有人為了拍視頻,真的碰柱子,買套西服來剪爛它,都是為了逗粉絲開心。

粉絲也需要他們。一方面短視頻很短,無聊時隨手看打發時間,另一方面,這些草根紅人甚至會把微信號公布出來,陪著粉絲私聊。

剛開始發視頻的時候,有人捧,也會有人罵。姚永純說,剛開始他們也會有情緒,我免費拍東西,圖什麽?為什麽要罵我?但後來發現,這也是看客尋找存在感的方式。

“罵你不代表你作品不好,評論的人多了,不能一一回複,但是罵你的,你就有沖動回複。這就是‘中國噴子’,噴人是沒理由的。”“肥臀王”接著說。

坐在角落里的“痞子”補充,有人加他微信,加了以後就罵他,“我說你加我微信就是為了罵我嗎?他說不是不是,我就怕你不回我。”

騰訊微視團隊在接受南方周末記者郵件采訪時,說人們在這里找到了更深層次的自我實現需求。

北京、東北、山東、天津、西安、甘肅……這些來自五湖四海、各行各業的人在這里走到了一起。聊到以後,“肥臀王”說,他們在一起像西天取經,“取經不重要,這一路上才重要”。

草根 大咖 個微 視頻 紅人 的戲 戲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2560

“今天沒我的戲,我是擅自來的” 高倉健·士·中國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5942

 

《鐵道員》是高倉健一生私人情感的寫照,也是他最在意的電影。他買下了《鐵道員》的中國上映權,希望能在中國上映,未遂,後來他把在中國的放映權和拷貝都送給了張藝謀,只盼有一天影片能在中國上映。 (南方周末資料圖/圖)

“張藝謀認為高倉健是‘士’,我的理解,不是日本武士的‘士’,而是中國‘士大夫’的‘士’。他身上那種可以修煉的士德令人感動。這已經超越了‘中國的’或者‘日本的’之狹隘意義。”

——東京大學教授刈間文俊

2014年11月10日,高倉健因淋巴癌逝世,他正籌備出演的第206部影片《任風吹》被迫中止。

“東映公司19日在總部樓下和東京、京都的片場分別擺了獻花壇,供民眾悼念。就擺一天,有四千多人前來。高倉健是我們公司培養起來的,所以做了些特別節目,還將他的作品整理成DVD發行,也就是這些了。”東映公司國際營業部的高田誌織在電話中對南方周末記者說。

在中國,悼念高倉健的氛圍遠遠比日本濃厚。

從南方周末記者掌握的片單來看,持續14年在中國各地舉辦的日本電影展中,高倉健是作品出現次數最多的日本男演員,也成為一代中國人的集體記憶。

擁有《遠山的呼喚》等電影版權的松竹公司全球戰略開發室的野地春秋對南方周末記者說,已經有一些在華專場紀念放映活動正在籌備中。

《追捕》在中國的反響超過日本

“參與那些年日中電影交流工作的日本人,基本都走了。當時是中國政府方面先提出電影交流的想法。居間溝通的是德間書店子公司東光德間的森繁先生。”東京大學教授、知華派學者刈間文俊先生對南方周末記者說。

1932年出生的日本人森繁曾在中國入伍人民解放軍。日本電影制作者聯盟獲知中國方面的希望後,進行了周密籌備。由於中國大陸電影業是未知的世界,聯盟先派人到臺灣做了調研,研究哪些電影可能會獲得認同。與臺灣相關業務不多的德間書店表現出滿腔熱情。“最後,以德間書店為主,決定以反戰的、揭露資本主義黑暗的、偏於社會批判性的內容為主,所以像《追捕》這樣娛樂性較強的影片不多。”刈間文俊說。

1978年10月26日,第一屆日本電影展頂著“紀念鄧小平副總理訪日”的名頭在北京舉辦,上映了已被德間書店收購的大映公司佐藤純彌導演的《追捕》、東寶公司熊井啟導演的《望鄉》和松竹公司藏原惟繕導演的《北狐的故事》。隨後兩屆,則分別以“紀念大平正芳首相訪華”和“華國鋒主席訪日”的名義舉辦。

與之對應,第一屆中國電影展則早一年,於1977年3月在東京舉辦,放映了《東方紅》、《天山的紅花》、《渡江偵察記》、《南征北戰》、《偉大的領袖導師毛澤東永垂不朽》、《敬愛的周總理永垂不朽》、《江陵漢墓》和《長在屋里的竹筍》。中日之間這一系列龐大的電影藝術交流活動,於1992年應時而止。

研究者玉腰辰巳認為,第一屆日本電影展最終“在多個方面成為歷史性活動”。這種“日本民間領域與中國政府的組合,是戰後日中間常見的關系”,“相關人員或與中國有因緣,或出於各自的理由強烈希望日中友好,他們不辭勞苦的努力,是在與日本外交不同的層次上進行的”,從而實現了“以民促官”的交流方式。

《追捕》等影片在中國的公映及其前後複雜的中日文化碰觸,並非當時的普通中國觀眾能夠了解的;日本年輕觀眾為什麽會對高倉健策馬入鬧市搗毀警察局的相關內容感到興奮,中國觀眾也不能理解。讓他們大開眼界的,是片中的都市文化、叛逆的人物和浪漫的愛情。高倉健、中野良子和栗原小卷等影星成為看膩了樣板戲的中國人的偶像,不少女青年的白馬王子迅速從於洋替換為高倉健。根據日本NHK放送文化研究所於1999年10月在中國進行的調查,有80.2%的調查對象看過《追捕》。

“《追捕》在中國的反響,超越了日本本土市場。有些文化藝術,在本國曇花一現,卻對他國文化影響深遠。這種文化穿越現象,在許多國家的文化領域都出現過,是因為文化藝術這種載體,恰巧順應了對象國家的某些需求。高倉健的離世,再一次體現了這一點。”刈間文俊說。

《網走番外地》劇照。1964年,高倉健演唱了《網走番外地》主題曲,賣出了200萬張唱片。但因被指責一部分歌詞“反社會”,一時成為禁歌。 (南方周末資料圖/圖)

時代寵兒

高倉健真名小田敏正,後來自己改名“小田剛一”,1931年2月16日出生於九州島福岡縣普通小鎮。父親小田敏郎原是海軍,後來變成了煤礦幹部,母親是一名教師。小田家族是鐮倉時代的貴族北條氏之後,家中有經營金融業務的傳統,與演藝界毫無聯系。

15歲的小田剛一喜歡拳擊,以拳會友,和美軍駐日司令官的兒子打成一片,得以狂練英語口語。他愛在碼頭看外國船只出入,逐漸萌發了做外貿生意的想法,臨近高三,和朋友密謀偷渡,以失敗告終。

小田剛一最終考入了著名學府明治大學商學部商學專業,希望正經當個外貿商。但他大學畢業的1954年,正處於戰後經濟與社會思潮交變的複雜歷史時空,連工作都沒找到,只好返鄉幫助料理家族生意。

因為難忍父母管束,他24歲時回到東京,寄居在師弟家。花光了隨身盤纏後,在大學時代老師的介紹下,去藝員經紀公司面試見習經紀人。碰巧遇到當時東映東京制片廠廠長牧野光雄。新改組成立三年多的東映公司,接收了躊躇滿誌的內田吐夢等電影人,正準備投入古裝俠義片的生產。小田剛一因身材魁梧,被牧野光雄相中收為新人。

合同里每部片酬為稅前2萬日元——當時白領的月收入為3.1萬日元。初次試妝後看到鏡子中化得滿臉花的自己,小田剛一不禁淚流滿面。

他開始毫無演技,接受表演培訓一個半月後,靠著外形,以“高倉健”之名出道,並立刻成為主演,一年拍了12部電影。此時,跟他同期進入東映的新人們,還要按照規矩培訓6個月、見習6個月才能混個龍套。

高倉健並不明白自己怎麽就成了“時代寵兒”。1957年前後,日本電影產業達到巔峰,總觀影人次超過10億,大映公司總裁永田雅一說:“影院就是掛塊白幕啥也不放,照樣爆場。”

便宜又好用的新人高倉健獲得和巨星美空雲雀等人搭戲的機會,拍了大量俠義片、黑幫片;經由內田吐夢等巨匠點撥,1960年代他迅速以悲情黑幫的形象贏得市場。

他“總是穿著素色和服,渾身刺青,帶著寡默厭世的哀愁,卻總站在為了仁義而犧牲私情的立場,懷著對意外殺人的悔恨而茍活”;1970年代,電影業走向雕零,高倉健以較為寫實的“實錄”系列黑幫片登場。因為影片雷同,他總覺得沒能細細表現人物。可是幾次悄悄去影院時,發現影院被男青年們擠得下不去腳。

電影學者四方田犬彥評價,他“心地善良、性格頑固、遭遇不幸、靠著些微的希望尋回本真人性”的黑幫形象,成了當時因學生運動而熱血沸騰的青年男大學生的男神。

放不下江利智惠美

1956年,高倉健在片場與當時炙手可熱的女星江利智惠美結緣。1959年高倉健28歲生日當天兩人結婚。直到1962年,高倉健一直處於半紅不紫的狀態,公司高層想讓他借老婆名氣上位——兩口子都性格夠剛烈,江利智惠美公私分明堅決不肯借位。老板訓話讓他不能看老婆臉色吃飯。

高倉健由此奮起,與另一男星鶴田浩二主演了1963年的《人生劇場·飛車角》。這部俠義片類型的開山之作,打開了該路線雙雄並立的創作模式,也應是日後香港動作片《喋血雙雄》、《縱橫四海》等的原型。

1962年,妻子因妊娠高壓癥引產,從此未孕,為兩人埋下嫌隙。加上江利智惠美姐姐挑撥欺詐,盜取高倉健夫婦財產借高利貸,家屋又遭遇火災,為不連累高倉健還債,由江利智惠美提出,兩人於1971年離婚。

離婚後的高倉健,直至生命終結,也未曾放下江利智惠美。1982年高倉健51歲生日當天,江利智惠美出殯。高倉健沒有現身,而是在追悼會場附近的車內默默合掌祈福,並以小田剛一之本名獻花。此後32年間,每年亡妻忌日一早,高倉健都會獨自掃墓獻花供香,直至2012年8月媒體披露後才廣為人知。

1999年,68歲的高倉健主演《鐵道員》,是他一生私人情感的寫照。影片描述了北海道一個行將關閉的小站幌舞,煢煢孑立的站長乙松獨自堅守崗位。某日,接連有三個小女孩來站臺尋找失物,促使他回憶起亡妻和早夭的女兒,並終於明白,那幾個女孩其實是早夭女兒不同年齡段的化身。

片中,高倉健演唱的主題曲,正是亡妻江利智惠美出道的成名曲《田納西華爾茲》。其中著名臺詞“男人守候的,是小小的站臺,和對女兒深深的思念”,及“失去獨生女兒的日子,和失去愛妻的日子,男人都堅守站臺上”,呼應了高倉健銀幕外的生活。高倉健去世時,留下了“想如《鐵道員》的主人公般死去”的遺願,親族將其安葬在鐮倉的墓園。在那里,亡妻江利智惠美和“我那未能來到這個世界的孩子”已久候。

為了這場戲,我兩天沒吃東西了

高倉健是出了名的“每場戲只拍一遍”。在《幸福的黃手帕》中,有場戲是他從監獄出來後直奔餐廳,喝完一杯啤酒後吃面條和豬排飯。導演山田洋次對他津津有味地表演吃喝的高超演技非常滿意,一條就通過,問他怎麽演得那麽逼真。高倉健淡淡答道:“為了這場戲我兩天沒吃東西了。”

他的座右銘是:“我沒辦法總演同一場戲……演員的真我狀態和生活方式會流露於戲中,而不是靠什麽演技。”

在片場,高倉健的非凡站功和耐寒能力,讓曾與他合作的北野武抱怨多年。他在拍攝現場從來不坐:“不是不想坐啊。只是,一坐下,精氣神兒就泄了,還是站著好……有坐著的戲份時會坐著的。”即使沒有戲份,他也從頭至尾站在現場,“現場能感受到現場的景色、氣氛和工作人員的努力,所以我要在現場”。

拍《夜叉》時正值寒冬,場工燒了炭火,但高倉健堅決不靠近。工作人員勸他,他說:“今天沒我的戲,我是擅自來的,我去烤火就是給大家添麻煩。”場工最後哭著說:“求您了,您要不烤,誰也不敢烤。”高倉健只好從命,一旁被凍得不行的北野武才得以暖了暖身。

高倉健敬業到了幾乎不近人情的地步。在拍攝《哼哈》(1989)時,母親離世,高倉健也未前往送終。但在母親生前的1977年,出道二十余年的高倉健破例出演電視劇。原因是“身在老家的母親,每周能在電視上看到我的臉,她會放心”。

高倉健從不跨戲,哪怕是自己崇拜的黑澤明。黑澤明在創作《亂》時,為高倉健量身定做了個叫“鐵修理”的武將角色。但當時高倉健已經答應出演降旗康男的《居酒屋兆治》,黑澤明四顧茅廬,並準備去求降旗康男放人。高倉健回說:“不行,那樣的話降旗導演更不好做。”黑澤明最終放棄這一人物角色。

讓我玩命都成,只要導演開心

1950年代前半期,在東京澀谷周邊,“明治大學小田”之威名橫掃一方。他曾招呼了一幫弟兄,用繩子將不給師兄學分的教授家二層樓木結構房子給拽垮。曠課酗酒打架也是家常便飯。

成名之初,高倉健與日本最大黑幫山口組第三代領導人田岡一雄私交頗深。帶領山口組走向戰後巔峰時期的田岡一雄涉足電影界日久。田岡一雄曾出席高倉健婚禮,1965年他因心肌梗塞病倒時,高倉健夫婦也曾親往探視。高倉健還主演了以田岡一雄為主人公的“實錄電影”《山口組第三代領導人》和《世襲第三代》,田岡一雄親到拍攝現場鼓勁。

“今天談高倉健,會發現他身上種種儒家士大夫的美德。這些美德不是天生的,而是不斷修煉的。”刈間文俊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後來高倉健甚至連銀座那樣的商業街都不去,與街頭一霸的青年時代判若兩人。

北野武曾講了個高倉健“仁”的例子。《夜叉》開機第一天,全組人員一起吃飯,高倉健到餐廳一看,只有自己和導演的桌上放著河豚,堅決不動筷子,吩咐老板說:“給每個人都配和這一樣的菜。”

拍攝《網走番外地》時,老板不看好這部沒有女主角、沒有浪漫愛情的片子,大幅壓縮預算。在冰天雪地的北海道拍攝時,某日導演石井輝男遲遲沒現身,高倉健去旅館尋找,才發現導演在一間雪花不時飄進來的破房間里累得蒙頭大睡。高倉健決定:“這片子一定得火,讓我玩命都成,只要導演開心。”《網走番外地》最終成了續集電影,以每年2-3部的速度,一共完成18部。

高倉健的禮數廣為人知:他會向片場工作人員、為他提供過服務的出租車司機和廚子、周邊的居民鞠躬致禮;經常將刻有自己名字和謝辭的勞力士、江詩丹頓手表和鋼筆送人,還故作隨意;更廣為中國人所知的是拍《千里走單騎》時,將勞力士手表送給為他打傘遮陽的民工小徐。

2013年,高倉健因出演《致親愛的你》獲日本電影學院獎最佳男主角獎,他以“讓給年輕人”為由辭去。這一幕,在2002年他出演的《螢火蟲》獲同一獎項時也曾上演。

(本文參考了《日本電影演員事典》、《日中電影論》、《日本電影史3》、《帝國的殘影——士兵小津安二郎的昭和史》、《<追捕>制片人的中國觀》等。葉磊對本文亦有貢獻。)

今天 沒我 我的 的戲 我是 是擅 自來 高倉 中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1264

用生命來演的戲


《破繭天使》落幕了。再次跟「善導會」創立的「甦星劇團」合作,依舊演後抑鬱,萬分捨不得。因為甦星的製作,不光是個用時間來排的戲,更是用生命來演的戲。

更生過來人,男女大不同。去年的《英雄本色》是充滿陽剛味的男人戲。今年,幾近全女班。女性的感情,比男人來得有層次,也更細膩。女性總是愛中有恨,恨怨令人自卑,自卑當中有自憐,自憐經歷時間會化成自嘲,最後破繭而出學懂自愛,再次成為自由翱翔的美麗天使。

無人相信由素人來當演員,竟然可以令觀眾笑得人仰馬翻,卻又痛入心扉。一切,由一年前每人逐一自白生命故事說起。命運每多曲折,一講就是一天,甚至數天,如果要變成戲,長篇電視連續劇都做不完。

素來幸福的故事,版本只有一個,不幸的卻可以有千百個。然而抽絲剝繭細看,又會發現,萬變不離其宗。導演巧妙地抽取最有感染力的部分,放大呈現於舞台上,藝術處理令傷痛昇華成領悟,演員心無旁騖用最真實的感情去演。如果我們相信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那麼,用一生的歷煉,去講一句對白,又如何?

觀眾讚嘆台上的她她她她她她,比專業演員更出色。而我更佩服的,是作為女性面對自己、打開自己的勇氣。能夠駕馭角色,因為我們首先駕馭了自己。演員們說,毒品固然可怕,錯愛也可怕,但傷痛才最可怕。戒毒,就是要去學懂,如何用更好的方法去處理傷痛。

演出期間,有個小蝦碌。話說有人在高台上失足差錯腳,身旁的人飛撲過去搶救,全程竟無觀眾發現。團隊說,更生,最感激有人同行。一個人冧,就所有人都冧。互相扶持,由生活到舞台皆如是。謝謝甦星,讓我跟你們走過令人重新得力的旅程。

生命 來演 演的 的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0598

侯孝賢 怎樣的人 拍怎樣的戲 2015-08-20

1 : GS(14)@2015-08-23 02:45:17

http://www.skypost.hk/feature/%E ... %84%E6%88%B2/188259
眼前的侯孝賢,戴着一頂白色帽子,牛仔褲襯一件看起來很舊的黑風褸,走在街上,應該沒人認得出他是獲獎無數的國際大導。讚他低調,他淡淡然說道:「你還是一個人嘛,有家庭、小孩、妻子、朋友,生活還是那樣,難道做了導演就要在空中走嗎?生活還是要照常嘛。」
侯孝賢很像文人,溫文爾雅。執導演筒超過30載,「甚麼樣的人拍甚麼樣的電影」,他的電影也總瀰漫着一種淡淡然的氣息,來到十年磨一劍的新片,亦是他的首部武俠片《刺客聶隱娘》,依然如此。
與其說《聶》是武俠片,不如說它是一幅山水畫,打鬥場面屈指可數,全片更是見不到一滴血。「對我來說,它就是一部電影,不能為了武俠而武俠,寫實很重要,而不是像很多武俠片一樣,有少林、武當、峨眉、江湖。」他心中的武俠,是詩人李白在《俠客行》中寫的那樣:「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


非舒淇不可

《聶》未正式上映已備受關注,一來侯導今年五月憑該片獲康城影展最佳導演獎;二來他已八年沒有新片推出。關於《聶》,有說他醞釀了十幾年,拍了七年。他擺擺手,笑着解釋:「沒有啦,現在愈講愈誇張。我是差不多小學五、六年級就開始看武俠小說,我哥哥也看,我們都是一套一套搬回來看的,書店的武俠小說都看光了。到了大學,台灣有出版《唐人小說》,看到裏面的《聶隱娘》就很喜歡。」決定拍成電影,則是因為有舒淇。「有時候你要有一個演員,才會去想拍一部電影,舒淇很適合那個角色(聶隱娘),然後我就開始找資料。」
電影拍的是舒淇,可很多看過影片的人都說,他拍的也是自己。「沒有啦,有也是不自覺的,你把一個故事變成一部電影,絕對會跟自己有關聯。最先這樣說的人是金馬獎執行長聞天祥,他在康城看完片子後就發了一條簡訊給我,認為電影說的是我自己,就是一個人沒有同類。有時,你堅持做自己想做的東西,是很孤獨的,因為沒有人跟你做一樣的,無論題材還是拍片方式。」


非一般風格

至今,侯導已孤獨了30多年。「哈哈,其實也不會覺得孤單,因為對創作者來說,那個(電影)世界是很飽滿的。」不過,對兩岸三地的觀眾而言,他的名字耳濡目染,但真正看懂,或愛看他電影的人不多,連他自己也承認:「與大眾有個距離,這是逃不掉的,最厲害的就是大家都看得懂,藝術性又高,這是很難的。就像使用文字一樣,你到了一定程度,文字已經簡約了,也形成了一種獨特的個人風格,一般人看會很累,影像其實也是這樣的。」
難得在市場決定一切的今天,在荷里活巨製、韓片,甚至卡通片都專設內地版本的當下,他依然堅持如一。「這是個人對影像的一種要求吧,也是因為喜歡人、喜歡這個世界,你會因為某些人感動,也會慢慢從生活中、閱讀中形成一個看人、看世界的角度,這個角度也反映着自己。」
總覺得台灣導演有種風骨,君不見,他們賣房賣車也要拍本土片,而這種風骨,「可能有些受我們那代導演的影響吧。」說完,他憨厚地笑了。
場地:The Mira
撰文:黃艷 
攝影:梁細權 
編輯:陳禮恒、黃寶恩
設計:鄧俊明
侯孝 孝賢 怎樣 的人 的戲 2015 08 2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206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