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金融數據「百團大戰」 第一要務做大市場

http://www.eeo.com.cn/2012/0211/220693.shtml

經濟觀察報 記者 陳旭 「你能想像這是一個多麼大的市場嗎?」

2011年,全球金融信息服務業總體收入超過250億美元,約合1600億人民幣,而中國的市場規模僅有50億。「在國內,金融信息服務還是一個萌芽狀態的市場。」中誠信資訊科技公司副總裁郇公弟展望未來,頗有些興奮。

據不完全統計,國內目前有數十家公司開展金融信息服務業務,而在對金融機構客戶的爭奪上,則日趨白熱化。不過,面對湯森路透、彭博等國際巨頭,國內企業要走的路還很長。

第一要務是做大市場

2011年末,在數場機構2012年策略會和一些行業活動中,記者都遇到了創業板上市企業同花順的副總裁兼董事會秘書朱志峰,為了推廣同花順針對機構版的金融信息終端iFinD,朱志峰和他的團隊很少休息。

「我們現在針對機構業務有300多人的團隊,今後要同時兼顧投資和研究兩項業務。」朱志峰告訴記者。在同花順位於杭州的總部內,到處都是繁忙的身 影。面向機構客戶的iFinD系統,是同花順的一次大手筆投入,在其2009年底登陸創業板後,募集資金的第一個用途就是機構版金融數據庫項目,擬投入金 額為6265萬元。目前,iFinD已經進入了市場銷售階段。

與同花順一樣,2011年初上市的大智慧亦開始進軍機構服務領域,在其上市後不久,即收購了擁有600人團隊的上海財匯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對於財匯 2011年對大智慧的業績貢獻,公司方面稱仍未發佈年報,具體數據不便公佈。「以往我們只是做一些報價和實時行情,這不能滿足市場全結構信息服務的需 求。」朱志峰表示,意識到機構服務重要性以及已經進入該領域的公司非常多,競爭格局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對於手握巨額超募資金的兩家上市企業來說,迅速做 大市場規模是第一要務。

中誠信資訊科技公司的總部設在北京金融街金陽大廈,其位於北京證監局樓下的4間大辦公室內容納了200名員工,在全國的其他分公司,還有超過200 名員工。2010年6月份成立的這家公司,2011年底推出了自己的一期產品,中誠信集團對其的投入已經接近1億元。「中誠信最出名的業務是債券評級,我 們希望在終端軟件方面突出我們在固定收益上面的優勢。」郇公弟說。北京中期期貨公司總經理母潤昌現已加盟該公司,任總經理職務。

除了上述幾家開始進入機構金融信息服務領域的企業外,國內還有聚源、新華08等等企業集中於該行業。

據業內人士透露,行業龍頭老大萬得,員工接近2000人,2011年機構業務營收約6億元,萬得並未對該數據作出回應。對於領域內不斷增加的對手, 目前終端銷售量排名國內首位的萬得資訊表示不願接受採訪,而其他企業對國內金融信息服務市場的前景則頗為樂觀。「國內業內公認的比較保守的年均增速是 30%,未來的發展前景非常大。」郇公弟說。

1600億對50億

現任紐約市長布隆伯格在1981年創立彭博金融資訊公司的時候,應該沒有想到,30年後,他的公司年收入能達到76億美元,而全球金融信息服務業總 體收入能夠超過250億美元。這是美國權威戰略諮詢機構Burton-Taylor發佈的數據,約合1600億人民幣。湯森路透(Thomas  Reuters)、彭博(Bloomberg)、FactSet、IDC和Six Telekurs為世界上最大的五家金融信息服務商。

Burton-Taylor在2011年四季度發佈預測報告稱,2011年湯森路透收入約為83億美元,彭博收入約76億美元。湯森路透和彭博合計 佔到市場份額的63.5%。「我們國家的金融信息服務行業起步晚,目前市場規模約為50億元。」郇公弟說。中誠信資訊科技公司提供給記者的一份《2011 年國內機構類金融信息終端銷售排名》中可以看到,湯森路透、彭博和萬得分列國內市場的前三名,2011年的銷售收入分別約為8億元、7億元與6億元。「這 個50億元還要包括許多專業類信息服務機構,比如個人理財方面的,私募研究網站類的。如果只算專業金融服務終端的話,數字還要少一些。」郇公弟說。如果按 照年均增幅30%的指標計算,2015年底,國內信息金融終端市場的規模就將達到110億元左右,2020年左右就將突破千億元。

截至2010年底,北京有法人金融機構551家、准金融機構664家,金融從業人員25萬人。「你能想像這是一個多麼大的市場嗎?這還只是北京一個城市。」郇公弟說。

彭博、路透等終端軟件所具有的原創新聞、交易平台和數據分析三大功能,在國內,只有數據分析一項可以完全實現。「彭博、路透的終端軟件用戶量龐大,已經具備了場外交易的組織功能,國內的終端企業,沒有交易權限和媒體資質。」郇公弟表示。

對於業務種類的判斷上,朱志峰也認為,目前在國內的金融信息服務終端上不應定位於類彭博的媒體模式,「我們更傾向於加強信息的編輯力量,作為數據的補充。」

行業洗牌不遠

對於國內外的金融信息服務終端企業,接受記者採訪的金融界人士普遍反映,海外企業的服務更好,「每次都有專門的培訓活動,吃的喝的都不錯,國內企業頂多派個人來指導下。」北京一家證券公司的研究員告訴記者。

「我們公司大約有80個左右的萬得賬號,每年每台的授權費用是1萬元。」上海一家基金公司IT部門人士告訴記者。「彭博一個賬戶的年費大概是15萬 元。」深圳一家基金公司的專戶經理告訴記者。處於國內領先地位的萬得在終端銷售價格上與國外巨頭的差距顯而易見,而國內其他從事機構金融信息服務的企業, 收費標準則更為低廉,甚至不少企業在賠本賺吆喝。郇公弟告訴記者,購買各類專項數據,每年需要花費上千萬元,加上數百名員工的各項費用,這個行業的門檻在 不斷提高,但是不少新進入行業的企業,仍將面臨採用低售價策略去搶佔份額。

對此,業內人士均認為,機構客戶對終端價格並不敏感,「關鍵是你的服務能否滿足他們的要求。」朱志峰表示。而在許多金融機構人士看來,目前市場上的 金融信息服務終端,已現過剩。對於同花順來說,既希望通過收集海量數據提供給各個機構,也希望在數據精度以及信息鏈完善上超過萬得,「我們會陸續推出創新 應用整合在終端中。」朱志峰說。「你不能讓我們每台電腦上裝四五個分析軟件吧,就目前來說,機構對交易路徑系統依賴還是很嚴重的,分析軟件有一個其實就夠 了,比如我以前還使用北方之星和財匯看債券,現在都不用了。」上述基金公司專戶經理說。

由於語言差異及國內信息的不完善,要價不菲的海外金融信息服務終端,在國內機構中的利用率其實不高,一些研究員表示,公司內的彭博賬號大家使用率非 常低。「路透信息機,交易機都有使用,彭博偶爾用來看看新聞,路透終端的年費約為25萬元。」上海銀行外匯交易員毛熠告訴記者。而具備同樣功能的世華財 訊,銷售給銀行等機構的價格為每年6000元。「預計行業洗牌與整合將很快到來,我們希望能在今後的機構金融服務領域做到主流。」朱志峰說。隨著競爭的加 劇,由公司技術層面的競爭已經慢慢輻射至公司所在城市的政策支持競爭。目前來看,上海、深圳、杭州等地都對當地金融信息企業給予了大力支持,比如在國家發 改委頒發的《2010年度國家規劃佈局內重點軟件企業名單》,就包含了上海市政府上報的7家金融信息服務企業,如萬得資訊、銀聯數據服務、大智慧、東方財 富等。這些企業獲得了當地政府在稅收和補貼方面的實惠,這讓身處北京的一些企業羨慕不已。「預計行業洗牌與整合將很快到來,我們希望能在今後的機構金融服 務領域做到主流。」朱志峰說。

金融 數據 百團 大戰 第一 要務 大市場 大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123

【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專題】“不扛槍的隊伍”“百團大戰”百萬民眾總動員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9380

百團大戰中民兵破壞橋梁。在1940年歷時三個半月的破襲戰中,二十多萬民兵炸鐵路、毀橋梁、割電線、拔據點,用實際行動詮釋著“軍民合一”的威力。 (南方周末資料圖/圖)

編者按

1940年,國際反法西斯力量“進入低谷期”。

那一年,日軍恢複了對中國的大進攻,接著對重慶進行大轟炸;那一年,德國以閃電戰戰術,僅用6周就打敗了法國。

那一年,中國保持著頑強的抵抗,但誰也沒指望中國有驚人之舉。因為“三年多的抗戰軍事,‘應戰’二字,可以盡之——敵軍不攻,我們待戰,敵軍此處攻,我們他處不戰,形勢幾乎完全是被動的”。

而在沈寂了三年的中國華北戰場,卻突然出現了一種出人意料的戰局:1940年8月20日晚,在總計長達5600余里的華北主要交通線上,出現了數十萬大軍,其中主力兵團即達105個團。他們炸鐵路、毀橋梁、攻廠礦、拔據點,頃刻間,日本在華北的交通網、通訊網全面癱瘓。在接下來的三四個月里,共擊斃、打傷或俘虜4萬多名日偽軍,其中半數以上是日軍。這就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百團大戰。

與此同時,各大抗日根據地在戰火中日益牢固,後方社會面貌一新,民眾的抗日熱情也日漸高漲,持續不斷地為前線輸送兵員和物資。

“百團大戰背後,是千萬民眾。僅吃一項,100多個團20多萬人,一天就需口糧30萬斤。再加上各種支前工作、破路工作及後方保障,在當時肩挑手提為主,輔以騾馬、手推車的條件下,不組織動員100萬以上的民眾,根本無法打一場百團大戰!”

1940年的一個夏夜,山西武鄉縣磚壁村,左權端著半截蠟燭,站在地圖前思考良久。由於一直沒有好好休息,左權不知不覺中合上了眼睛,手中的蠟燭頭燒著了地圖的一角,燒痛了他的手。左權猛地驚醒,急忙脫下上衣,把火焰撲滅。

那段時間,時任八路軍副參謀長左權與八路軍副總司令彭德懷常常挑燈夜戰,討論的焦點,是一條日軍自吹自擂的“鋼鐵封鎖線”。它東起河北正定,西至山西太原,橫貫太行山,是日軍在華北的重要戰略運輸線之一,敵人經常派裝甲車在鐵道上巡邏。在這條全長240余公里的鐵路線兩側10-15公里地區,還設有外圍據點。

“日軍企圖困死八路軍,必須打破這個‘囚籠’。”一場交通破襲戰在討論中蓄勢待發。

這就是八路軍主動發起的百團大戰。

八路軍在1937年8月接受改編時,全軍只有十幾個團,其中約一半又分散在陜西、山東等地。六七個團在敵後堅持3年,不但不減,反而激增。這場破襲戰背後有著怎樣的奧秘?

不一樣的軍隊

從山西省武鄉縣城東行47公里,有一個叫磚壁村的村莊,這里僅有108戶人家,村子像一個半島,西、南、北三面皆百尺懸崖,溝深坡陡。從軍事角度看,此地居高臨下,易守難攻。從1939年到1942年,八路軍總司令部曾先後三次進駐磚壁村。

1939年6月,獲悉八路軍要進駐磚壁村時,村民十分恐慌,“會不會和去年的三軍一樣?”

此前一年,國民黨第三軍軍長曾萬鐘率部來磚壁住了一夜。那一晚,國民黨士兵抓雞殺狗,毆打村民。多虧村中長者送錢送物,村子才免遭洗劫。從此,磚壁村民一見到兵,便如驚弓之鳥。

八路軍進駐農戶後,探訪家情,和顏悅色,還幫助村民推碾滾磨,親如一家。

當年的兒童團團長肖江河,如今已是87歲的老人。半個多世紀前的舊事,仿如昨日。“八路軍一來,就為村里辦了件大事。”

太行山脈小松山腳下的磚壁村,地屬黃土高原,有山無林,有河無水,十年九旱。“幹磚壁,磚壁幹,正月吃完土窖水,二月擔水三十里,要想找到活泉水,熬到日頭朝西起。”這首歌謠,道出了磚壁人吃水難。

占人口大多數的農民,長期與土地打交道,對外界知之甚少,對軍隊的認識停留在“兵匪一家”的印象中。但是眼前這支灰衣軍隊非但“不拿群眾一針一線”,還晝夜苦戰,不到半月就挖了一眼43米深的活井水。不久又挖了兩水井、七旱井,並掘池築壩。

挖水池時,八路軍的朱德、彭德懷、左權3人一組——朱、左擔土,彭裝筐。軍民聯動,三五天便將兩個旱池挖得擴大一倍。一場大雨過後,溝滿池平,人畜皆歡。

八路軍的作風,顛覆了生活在黃土溝壑中的農民對軍隊的認知。

“我看了許多古書,古今中外,兵鋒指處,洗劫一空。唯有八路軍助民為樂,愛民如子。他們的‘三大紀律八項註意’,就是漢高祖的‘約法三章’也不能相比。”磚壁村村民李作模高興地給村民說。

“在八路軍總部進駐磚壁村前,村里就早有了共產黨員。”肖江河依然清楚地記得磚壁村最早的四位黨員——“馬象模、李來和、李佩璉、白祥榮”。他們開展的群眾工作,為磚壁村天翻地覆的變化“埋下了伏筆”。

“戴山西帽,說山西話”

在共產黨力量進入前,武鄉縣是晉東南土地最為集中的地區,貧富分化劇烈,高利貸盛行,農民破產情形嚴重,村政則全由富人一手把持。《武鄉縣誌》中有記載,“閻錫山政府對於村長、村副的任職資格規定了具體的財產標準,只有500元以上資產的居民才能擔任。”

但共產黨人卻借助犧盟會,發動群眾打開了局面。

李來和是山西犧盟會的一員,他在磚壁村最早一批共產黨員,同時也是村里的農會主任。至今,肖江河仍記得他帶領村民驅逐舊村長的一幕:磚壁村村長魏明鏡平日里貪贓枉法,欺壓百姓。村民有意驅逐,卻苦於勢單力薄。1938年適逢磚壁唱戲,魏明鏡坐在前排太師椅上,喝著茶水,頤指氣使,周圍村民敢怒不敢言。這時,李來和依計帶頭高喊“打倒壞村長”。村民一擁而上,痛揍魏明鏡,歷數其罪狀,告到縣抗日政府那里,魏明鏡最終被撤換。

這一幕,也在整個武鄉縣84個村莊同樣上演。1938年夏季,武鄉縣開展反貪汙、反攤派鬥爭,召開群眾大會,罷舊選新,改造舊有基層政權。同屬武鄉縣的東溝村村長變成了共產黨員魏文德,有村民感嘆,“現在的村長不是犧盟會力量可不行。”

李來和所在的犧盟會,全稱為“山西犧牲救國同盟會”,是閻錫山政權1936年“聯共抗日”的產物。王生甫等所著的《犧盟會史》中記載,在犧盟會的共產黨人開始“戴山西的帽子,說山西的話”,即將一些共產黨的策略,換成閻錫山的話講出去。

1937年11月太原失守後,山西地方政權紛紛解體,犧盟會填補空缺,逐漸掌權。梁誌祥、張國祥在《第二次國共合作在山西的成功實踐》中這樣描述,“(犧盟會)曾經一天派出40多個抗日縣長。到1939年,山西全省105個縣,其中62縣名義上是由犧盟會領導,實際上是由共產黨領導。通過犧盟會,共產黨在晉東南尤為強大。”

在犧盟會的引導下,抗日活動如火如荼。百姓紛紛走向街頭進行遊行,大街小巷的墻壁上隨處可見抗日標語。工人、青年、婦女、兒童、貧農等都成立了各自的抗日救亡團體。《武鄉縣誌》中記載,“無論在哪里都能聽到這樣的聲音:‘抗日救國’‘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有糧出糧’。”

英國記者詹姆斯·貝特蘭曾在報道中寫道:“到1940年,華北鄉間的無數農民第一次被組織起來,受革命觀念的教導,達到某種程度的政治和經濟解放。他們現在為中國抗戰構成了一個比綿延的堡壘和塹壕還要機警和有伸縮性得多的活的屏障。……他們是中國動員起來抵抗法西斯惡性病侵略的健康的細胞。”

如今,陳賡大將之子、重慶警備區原副司令陳知建用“血肉關系”來評價軍民之情,這種關系在百團大戰中體現得淋漓盡致。

山西省武鄉縣磚璧村,百團大戰時八路軍司令部所在地。這個僅有百戶人家的村子,三面環崖,溝深坡陡,易守難攻。 (南方周末記者 王劍/圖)

只要是抗屬,生活便有保障

日寇依靠據點到處搶掠,實行“三光”政策,中國華北敵後人民受到了嚴重摧殘。

史料記載,“1938年4月,日軍對晉東南地區發動九路圍攻,武鄉縣1500多人被屠殺,縣城被日軍徹底燒毀,化為廢墟。石門村張受書一家11口人全被滅門;一位在當地很有勢力和影響的陳姓地主士紳,被日本士兵用刺刀逼迫,當眾強奸自己的女兒;一些缺乏民族觀念的地主,為了保護自己財產,歡迎日本人的到來,然而日軍給予他們的卻是刺刀……”

日軍的殘暴,教育著百姓起身反抗。

“當時武鄉縣僅有14萬人,其中9萬人參加了各種救亡組織,1.4萬余人參加了八路軍。”八路軍太行紀念館史料研究部主任郝雪廷說,抗戰八年,整個武鄉縣全民上陣。

但當地也流傳一句民謠——“好鐵不打釘,好男不當兵”。隨著抗日戰爭的爆發和共產黨力量的到來,這句民謠日漸失色。共產黨領導下的抗日政府為解決士兵的後顧之憂,作出了多重努力。

在磚壁村,為了讓抗戰家屬(簡稱“抗屬”)生活有保障,肖江河說,“村里有專門的代耕隊,他們長期給抗屬和烈屬代耕土地,挑水擔煤;有抗屬生了病,村里還要派人前去伺候。”

各地根據地註重營造出“參軍光榮”的氛圍。比如各區村在召開大會或看戲等重大活動時,首先向抗屬致敬,還專設抗屬席以示尊重。

經濟貧困的貧雇農長期被排除在政治之外,是村里最沒地位的人,而共產黨通過優抗措施,“使其身份得到極大的認同,心理得到極大的滿足,精神得到極大的撫慰”。有抗屬在給前線打仗的家人寫信時說:“我們在家里處處受人尊敬和優待,你們在前線應當放心地勇敢地作戰……”

正如美國記者韓丁調查的那樣:“招收新兵的最大問題,不是要克服對敵人的子彈或戰爭艱苦的恐懼心理,而是要使這些人相信,他們的家庭將會得到很好的照顧,他們的牲口和莊稼也會得到妥善照料。”

參軍時,抗日政府會對抗屬進行物質補償,逢節過節還會對抗屬分發禮品。南開大學歷史學院李軍全在研究中說,在這種氛圍下,出現過一個招兵站一天招募幾十個甚至上百個新兵的火熱場面,也出現了“母親送兒打東洋,妻子送夫上戰場”的感人場面。

1945年抗戰勝利後,武鄉縣縣長武光清為磚壁村韓好存等22名抗屬掛起了“抗戰功臣”的金字大匾。上書:“諸君遠見,為國為民。子弟殺敵……第一光榮”。

打破“囚籠”

1940年,日軍在華北推行“鐵路為柱,公路為鏈,碉堡為鎖”的“囚籠政策”,企圖把華北各抗日根據地分開來,使八路軍“遊”不了,“擊”不成。

彭德懷、左權等人決定,打一場大仗——直接參加正太路破襲戰的兵力不少於22個團。

1940年8月20日,八路軍總部

所在地磚壁村上空烏雲密布,天氣悶熱的午後,淅淅瀝瀝地下起了小雨。晚上8時整,八路軍各路突擊部隊撲向敵人控制的鐵路沿線的據點、車站、橋梁、碉堡。正太路、同蒲路、白晉路、平漢路、津浦路等華北各主要鐵路和公路幹線先後燃起了戰火。

在戰鬥部署前,彭德懷並沒有對出動兵力的數量作出具體要求。所以,在戰役打響後,聽到作戰科長王政柱匯報這次戰役共計105個團參戰,彭德懷一拍大腿,“幹脆就叫百團大戰好了”。

而那時,距3萬八路軍1937年初入山西,只有短短三年。1940年,共產黨部隊已經有了大發展,其中參戰兵力達20余萬,民兵27萬,另有民眾不計其數。

“八路軍抗戰意識十分旺盛。在中共地區內的居民,連婦女、小孩都用籮筐給八路軍搬運、傳送手榴彈等。民眾一致同八路軍合作,我方有的部隊,因無準備地冒進,而陷於被其急襲、包圍的困境。”戰敗而歸的日本華北方面軍第l軍參謀朝枝對如此廣泛的大眾戰、民兵戰驚悸不已。

“擔任戰爭的先鋒任務的,還是中國的老百姓。”英國記者詹姆斯·貝特蘭撰文寫道,“農民戰鬥隊由已獲得武器的男人組成,雖然有時候,幾個人才有一支步槍。他們割斷電話線,進攻火車站,並且襲擊小股日軍,從他們手中奪取武器。他們從當地人民極有限的物力中得到一些支援,並希望有朝一日能被補充到正規部隊中去。他們是八路軍一支巨大的後備力量。”

“百團大戰背後,是百萬民眾。僅吃一項,100多個團20多萬人,一天就需口糧30萬斤。再加上各種支前工作、破路工作及後方保障,在當時肩挑手提為主,輔以騾馬、手推車的條件下,不組織動員100萬以上的民眾,根本無法打一場百團大戰!”《1940:大破襲》的作者劉強倫談及此處不禁贊嘆。

“這種關系在軍事上意義很大,它意味著兵源補充、後勤補給、情報等資源。有了它,老百姓給你囤糧,老百姓給你做衣服,老百姓給你做鞋子。”陳知建說。

“為了給八路軍做最好的鞋,磚壁村的婦女們都拿出家里最好的布和麻繩,有的還托人從外邊捎點好洋布做鞋面。每次軍鞋做完後,許多婦女手上都勒出了深深的血印,有的還要脫幾層皮。”2015年初春,上午的陽光正照進屋子里。肖江河老人一邊在床頭拿彩紙糊燈籠,一邊向南方周末記者說起母親在燈下做軍鞋的場景。

磚壁村當年有120余戶居民,上交的軍鞋累計有360余雙。“方口、黑面,鞋口鞋幫鎖口包邊,底子厚實硬邦邦,給人的感覺很結實。”磚壁村民馬正英親眼見過抗日軍鞋。

八路軍打遊擊,作戰頻繁,四處轉移,又在山區,特別費鞋。陳知建對南方周末記者說,“根據地婦女一有空就納鞋底,不知道納了多少雙鞋,所有戰士的鞋子都是她們做的。”

如今,在磚壁村八路軍指揮部舊址,當年彭德懷親手栽下的榆樹,依然茁壯。根部之粗,非兩人不能合抱,四散的枝幹,正如紅色根據地建設中成長起來的磚壁村民。

“磚壁村許多人後來都成了各個時期各個崗位的骨幹力量。”肖江河說。

紀念 抗戰 勝利 70 周年 專題 不扛 扛槍 槍的 隊伍 百團 大戰 百萬 民眾 總動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4035

直播行業像當年的百團大戰,最終剩者為王

來源: http://www.iheima.com/promote/2016/0913/158721.shtml

直播行業像當年的百團大戰,最終剩者為王
於斌 於斌

直播行業像當年的百團大戰,最終剩者為王

洗牌期來臨,節省成本做好產品是最明智的戰術。

要說2016移動互聯網行業有哪兩個詞最多,除了VR之外,莫過於直播了。

直播火到什麽程度呢?從行業的發展速度和圈錢能力就可以以小窺大了。從上市公司到互聯網巨頭,還有一些獨角獸APP,都紛紛爭先恐後的進入移動直播領域,就在今年上半年,境內的直播平臺數量就已經達到200多個,短時間內誕生了數百家直播平臺。

投資者對於這類項目在寒冬中也表現得十分大手筆,就在上個月,鬥魚宣布完成C輪15億人民幣融資,不到半年時間累計融資20億。而這在券商們對於直播行業2016年150億元,到2020年將達到600億元甚至千億元的市場預估來說,這樣的前期投入顯得理所當然。

用戶也像預期的那樣,一直呈現快速增長。按照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布的第38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的數據,網絡直播行業APP的月活躍用戶從去年10月的5271萬持續爆發增長到今年5月的8585萬,幾乎翻了一倍。

直播行業已經毫無疑問的成為移動互聯網的風口。從下面這張密集的圖片中,就能夠大致窺見直播行業的“火熱”,不管是純粹的直播APP還是將直播作為功能補充,只要能和直播沾上邊的,都在不斷加入這個隊伍。放眼望去,似乎看到了當初團購興起,進入爆發期,“千團大戰”、“百團大戰”前夕的影子。

當年的團購網站自2008年Groupon的成功後,從2010年在國內進入了狂熱的跨越式發展,最誇張的時候幾乎是每天平均新增4個團購網站。到2011年最高峰時甚至達到了5058家,除了美團這類的創業公司團購網外,互聯網大佬們也紛紛建立自己的團購頻道。很快,團購網站進入了洗牌期,經歷了千團大戰和百團大戰之後,到2014年6月,團購網站數量僅剩下176家。

團購網站進入2.0時代,經過激烈的廝殺之後存活下來的團購網站,從原本的小打小鬧各自為政進階到了“剩者為王”的階段,少數的幾個領頭羊幾乎將市場壟斷。當時美團、大眾點評和百度糯米三家已經占到了84.2%的市場份額,排名前5的團購網站甚至占據了99%以上的市場份額。而到了現在,活下來並且還活得還可以的團購網站也就是這幾個。

而從團購行業的發展軌跡來看,現在的直播行業正在走上一樣的軌道——行業成為熱點,成為資本追捧的對象,在資本推動下,以難以置信的速度快速的催熟發展,雖然還沒到團購網站的“千團大戰”,但是“百團大戰”的影子已經浮現,直播行業正要進入第一輪洗牌期。

這其實並不是直播行業單獨的問題。行業內的同質化競爭過於集中必定會導致兼並收購等等一系列擠壓洗牌行為。直播行業說白了,仍然在粉絲經濟的範疇,到最後就是其實就是比拼內容。我們來看現在的直播行業,主要以這幾種形式為主:秀場直播、社交直播、體育直播、遊戲直播等,這些中,又以秀場直播、社交直播最為基礎,幾乎所有平臺都會有這些UGC內容,在前段時間的全民直播趨勢中,就可以看到一些用戶對於直播行業的誤解,以為只要在里面說說話陪網友聊聊天,就可以輕松賺大錢。這是門檻最低的內容,也是最沒有質量保障的一部分內容,普通人如何吸引流量呢?之前曾經屢屢發生的某些直播平臺女主播直播不雅行為等踩紅線的內容就是秀場直播、社交直播模式下,為了爭奪眼球而發生的。

平臺要保證自身擁有充足的流量,就需要產出一些質量穩定,而且具有吸引力又沒有法律風險的內容,這也就需要平臺投入更多的資源來進行PGC的內容產出。而需要專業度比較高的體育直播和遊戲直播的內容就成為了選擇。這需要平臺具備一定的資金和資源實力,直播平臺為了自身的流量保證,積累各界資源,搶奪內容給中賽事的轉播權,搶奪明星主播高薪挖角,是必行的。這些直播內容的制作和明星主播都是流量的保障。資源就那麽一些,一旦開始搶占稀缺性,就會造成直播行業的一些泡沫。像是miss等明星主播的天價薪資,就是平臺對打的產物。

背靠大樹的平臺在這樣的競爭中就占據了優勢地位,不差錢,有人才,可以在初期就用資金拉開差距,創造壁壘,小平臺受限於自身實力,是沒有辦法在段時間內跨越這樣的壁壘的,大平臺和小平臺之間的差距只會越來越大。要知道,像是歡聚時代這樣的大平臺,僅去年第四季度就需要支出1.611億元的帶寬成本,可能是小平臺一年的支出了。優質的PGC內容加上明星直播,再加上穩定的帶寬,從技術到內容,大平臺很快就會將大部分小平臺打垮,形成贏者通吃的局面。

而小平臺還有一個最大的難關,就是政府關系。在經歷了瘋狂的野蠻生長期之後,本月9號,廣電總局下發了《關於加強網絡視聽節目直播服務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直播平臺再次迎來了嚴厲的“監管令”。通知中規定直播平臺必須必須“持證上崗”,在目前主流直播平臺里面,只有一小部分直播平臺已經具備了廣電出臺的《視聽證》,而像是大家耳熟能詳的花椒,鬥魚,熊貓TV竟然還沒有《視聽證》。

並且,通知還規定在開展直播活動前,要將相關信息報屬地省級以上新聞出版廣電行政部門備案,還不能在互諒網上使用“電視臺”、“廣播電臺”、“電臺”、“TV”等廣播電視專有名稱來開展業務。這一把,連鬥魚TV、虎牙TV、戰旗TV,以及王思聰旗下的熊貓TV,都受到了波及。大平臺在這樣的監管令下尚能有能力有空間可以調整,很多小平臺可能受此政策影響,很快就銷聲匿跡了。

可以預見的是,在廣電這一波規定執行之後,直播平臺將進入再一次的大清洗活動,洗牌戰結束後,現在的兩百多個直播平臺能夠剩下的,可能十不存一,幾次“百團大戰”之後,和團購網站的命運一樣,直播界估計也就只能剩下幾個巨頭,壟斷90%以上的市場了。

如何能夠在這樣的百團大戰中存活下來呢?首先最起碼的是,要動用一切資源,讓自己跨過政策線,讓平臺最起碼能夠正常運行。在此基礎上,直播平臺們需要從土豪模式轉切入“節約模式”,在進入洗牌期後,資本對於投資直播平臺已經開始越來越謹慎,如果想要在洗牌期能夠好好的活得久一些,就要確保目前自己手上拿著的錢都是花在刀刃上的,不要盲目的跟風砸錢。當時團購網站的百團大戰中,美團能夠存活下來,和王興在對花錢這方面的謹慎是分不開關系的。

洗牌期來臨,節省成本做好產品是最明智的戰術。參考團購網站的幾輪清洗戰延續的時間,現在的直播行業才剛剛開局,最重要的還是要面向用戶打好基礎,只要產品夠好,在用戶群中創下口碑,形成影響力,用內容來黏住用戶,就能在這場持久戰中占據優勢地位。

 

直播 資本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直播 行業 當年 的百 百團 大戰 最終 剩者 者為 為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4881

愛奇藝結盟《非誠勿擾》制作方 掘金網綜“百團大戰”

視頻網站近年來在自制綜藝上投入了巨大的關註,歷經2014年的試水期和2015年的井噴期,2016年網綜無論在內容制作還是商業價值實現層面,都為行業帶來了新的想象,且版圖仍在擴張。目前主流視頻網站自制綜藝已經超過100檔,激烈的百團大戰背後亟需尋找新的差異化模式來拓展新的發展空間?

10月10日,愛奇藝宣布與電視綜藝節目《非誠勿擾》、《最強大腦》制作方遠景影視合作共同制作網絡綜藝節目,雙方初步合作將切入目前尚處於空白的少兒網絡綜藝市場。

2016年,網絡綜藝進入快車道,迎來“大時代”。行業發展態勢不可阻擋、一流團隊進駐、節目品牌和影響力大幅提升、收獲海量關註。上半年,騰訊視頻、愛奇藝、優酷土豆等各大網絡綜藝平臺紛紛發布網綜戰略,以宣示其在該輪網綜熱潮中的堅定立場和信心。在戰略導向及強執行力下,縱觀當下網綜發展新態,無不顯示著網絡綜藝的全面崛起,同時也彰顯出各大制作平臺進入“諸侯爭霸”式的白熱化競爭狀態。此時,在年度逾半之際,對於幾乎是“日新月異”般迅猛發展的中國網絡綜藝市場,各大視頻網站平臺都在尋找新的突破口。

根據藝恩咨詢發布的《2015年中國網絡自制內容白皮書》(下稱《白皮書》)數據,僅2015至2016年,主流視頻網站自制綜藝節目已經達到120檔。

網綜“百團大戰”下,激烈的競爭讓不少網絡綜藝以搏出位來吸引眼球,不過隨著政策逐步加強對網綜的監管,也讓網綜制作播放平臺尋找差異化競爭,同時尋找大的制作團隊來合作制作優質的網綜成為趨勢。

在2015年6月,愛奇藝提出了“開放生態”的網絡綜藝布局,這種開放式的合作模式,是對所有內容制作人提供開放的平臺。

此次愛奇藝與遠景影視合作就是其中之一。愛奇藝首席內容官王曉暉表示:“2016年愛奇藝的網綜節目比2015年增加一半,相信2017年有更大的增長。我們希望通過與遠景影視合作制作少兒綜藝《了不起的孩子》這個節目,讓其成為一個大的IP,讓大家能夠看到更多了不起的中國人,了不起的爸爸、媽媽和了不起的企業。”

愛奇藝此次合作也是希望避開面前網絡綜藝內容尺度過大、同質化嚴重的問題。

雖然去年開始在視頻巨頭的發力之下,網絡綜藝節目層出不窮,其中也不乏優質節目。但網絡綜藝分析人士韓自立介紹,盡管網絡用戶觀看綜藝的占比達到了57%,但在所有網絡上播出的綜藝節目中,TOP20的節目占有80%的流量。也就是說,優質網綜仍然是稀缺的。

面對整個網綜行業“野蠻生長”的現狀,負責平臺節目開發的愛奇藝節目開發中心今年的壓力顯然會很大。愛奇藝副總裁、節目開發中心總經理姜濱介紹,今年愛奇藝在節目開發方面,有兩個大方向:一是要重娛樂,也就是強娛樂化,比如明星訪談、明星真人秀、音樂類、選秀等形態的節目;另一個是重垂直,比如《愛上超模》、美食節目或者生活類垂直樣態的節目。

國內的綜藝節目,一直因缺乏原創精神而備受網友詬病,網絡綜藝也不例外。不少熱度較高的網綜還是以向海外購買版權的形式,將海外的優質綜藝節目進行本地化。如最近熱度很高的《明星大偵探》,創意就源自韓國的《犯罪現場》,盡管本土化的效果不錯,但還是引發了看原版的網友的一陣吐槽。

即使是原創的網綜,有一些也能從中看到其他綜藝節目的影子。比如《火星情報局》就曾被網友質疑,片頭與日本電影《異邦警察》相似度極高。而芒果TV自制的《媽媽是超人》儼然就是《爸爸去哪兒》的姐妹篇。

原創性受到質疑之外,有的網綜盡管創意和熱度都不錯,卻過分追求“網感”,歡脫過度,尺度過大等,並非長久之計。積極健康、又能吸引觀眾眼球的新網絡綜藝節目亟待推出,目前少兒類網絡綜藝節目上處於空白,此前雖然各大衛視推出過電視綜藝,但大都由明星子女參與,成為明星培養星二代的工具,隨著廣電總局出臺限童令,少兒電視綜藝逐步冷卻,但這一部分市場依舊存在,因此吸引了愛奇藝與遠景影視切入該市場。

愛奇 奇藝 結盟 非誠 誠勿 勿擾 制作 作方 掘金 網綜 百團 大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7990

团宝网:百团大战里的“鲇鱼”

1 : GS(14)@2010-10-30 14:57:33

http://www.cb.com.cn/1634427/20101030/161079.html

    团宝网推出了针对消费者所购买的消费类产品的 “随时退”服务,即全面实行无障碍退款。如果消费者在团宝网上买后由于忘记而超过有效期,系统将自动把款项退至团宝会员的现金账户。
               
           不是Facebook,不是Twitter,而是Groupon,后者目前正被冠以“史上最疯狂的互联网公司”的称号。
  在中国,Groupon模式也被疯狂地复制着。从2010年3月至今,中国的团购网站已将近2000家。对于这一现象,Groupon.cn团宝网的CEO任春雷在其网站上线之初就有所预料,但发展如此之快还是让他始料未及。
  10月12日,任春雷和Groupon.com国际事务总裁Oliver在上海进行了面谈,并最终被确定为有可能合作的两三家中国团购网站之一。任春雷同时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深圳市分享投资合伙企业向其投资的2000万元人民币早在几个月前就已全部到账,团宝网预计明年营收将超过1亿元,并预计在3年内实现上市。
  将一天一单改为一天多单
  没做团宝网之前,已在软件行业创业十多年的任春雷一直在做着创办一家卓越的互联网企业的梦想,但这需要一个合适的机会。任春雷说,“带着这样一个目标,我曾经错过了游戏、视频、SNS发展的最好时机,直到发现团购这种模式,于是,我在一秒钟之内就做了决定——做团购网。”
  在任春雷看来,Groupon类团购网站,其核心都是“团”而不是“购”,因此其本质是C2B。而在基本电子商务模式(B2B、B2C、C2C)中,全球各国都有相应领域的“巨头级”企业存在,唯独在C2B领域还是蓝海。考虑到这些,任春雷毫不犹豫的高价收购了Groupon.cn和Groupon.com.cn这两个团购业的超级域名,并迅速建起了团宝网站。
  从2010年3月起,团宝网用了7个月的时间扩展到了325个城市,人员也从最初5个创始人发展到了今天的500多人,目前基本完成了全国性的战略布局。对于这样的急速扩张,任春雷表示,国内百团大战来得太快了,大家互抢生意,团购市场越来越像一场地盘争夺战。如果能够形成一个有力的根据地的话,那么首先要在众多城市站稳脚跟,然后形成规模化效应,才能为长远发展取得先发优势。因此他在创业早期便决定:尽快组织全国的建设团队,迅速拓展到全国市场。
  任春雷也意识到:未来团宝网面临的竞争将会是由“大竞争”和“小竞争”组成,“大竞争”就是和那些全国性团购网站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的竞争,“小竞争”则是和那些地方性的团购网站在某座城市及其周边城市开展的竞争。而要想在未来赢得竞争,企业就必须在团购网站品质和用户的认知度上发力。
  众所周知,Groupon的主要模式是每天只卖一件产品,以每日更新、货物价格低廉的模式,吸引销售临界数量以上的购买者,然后收取供货商50%的交易提成作为回报。然而在仿效Groupon模式的同时,团宝网“做了一条搅动团购扩张之路的鲇鱼”,即放弃了Groupon最本质的特色,将一天一单改为一天多单。同时,团宝网采用一种类超市的模式,首先在国内一二线重点城市打开界面,每天上架10~15单不同类型的团购产品,既有团餐的,也有团休闲活动的,用户在团宝网上基本都可以买到需要的服务产品。
  在一天多单的模式下,团宝网需要投入更多的人力与更多的供货商进行沟通,这对于团宝网来说无疑意味着成本的上升,但好处是:  产品的丰富性能更有效地能吸引到用户,因此团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任春雷说,几个月的实践表明,多单模式是占有用户的一个非常有效的手段。他同时还透露:5月份北京公司已率先实现盈利,到8月份的时候,全国公司实现盈利达到百万元,目前团宝网的销售额已达到千万级别。而团宝网的获利来源,主要有两种模式;一是向商户(供货商)收取20%~30%交易提成;二是对产品进行加价获利。目前交易提成占总营收的六成,而加价获利占四成。至于与商户的合作采取哪种模式,则需要双方进行约定。据了解,目前选择加价模式的约占合作量的20%。
  “随时退”模式黏住用户
 在团购网站一片繁荣的背后,却隐藏着同质化严重、竞争无序等危机。任春雷说,4月份的时候,Groupon.com及欧洲的投资人问他:“你们所有参加团购的人数中有多少人是最终不去消费的?”
  当时,团宝网才刚上线不到两月,已开始的团购服务还没有一个到期,因此并没有这样的数据。但正是这一问题,开始让任春雷留意并密切关注“未消费现象”。后来他发现:五六月份的时候,“未消费”比例是30%到50%,这是一个让人吃惊的数字。而到七八月份,随着消费者越来越多,不消费的人也越积越多,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主动提出退款要求,这一比例从开始的极少数快速上升,目前“大约有7%~8%的比例”。
  据了解,消费者会因各种原因(如工作忙,预约不上等)未能及时进行消费,而未消费的款项,团购网站并不予以退款。如团购1000人,其中将有300~500人不前往消费,而如果每一单为100元,则会直接有3万~5万元作为毛利落入团购网站的口袋。也就是说,大部分团购网站正是靠这些“未消费、不退款”进行盈利,只要发起一次团购,就会有30%~50%的未消费款项成为毛利。这也正是很多团购网站敢于“不加价、甚至赔钱发起团购”的核心原因。
  发现行业内的这一秘密后,任春雷意识到:保障消费者权益,已成为团购网站吸引“团奴”们继续在其上面团购的关键。为此,团宝网推出了针对消费者所购买的消费类产品的 “随时退”服务,即全面实行无障碍退款。如果消费者在团宝网上买后由于忘记而超过有效期,系统将自动把款项退至团宝会员的现金账户。
  此外,团宝网提出了五重审核的概念,即每天处在最前端的业务员,要寻找最合适的商家,他们会寻找不同的团商项目,然后逐一列出报给小组领导审核,如果通过后再报部门领导审核,最后报任春雷审核。而业务员如果是新手的话,在这种审核机制下,则有可能一两周内都无法成功提交一单能通过团宝审核的产品。在任春雷看来,这样做虽然增加了管理成本,但却给消费者提供了多重消费保障。
  当然,团宝网在为消费者提供多重服务保障的同时,如何在向全国扩张的过程中做到人员管理及服务一致的保障,以及用户需求与商户服务能力匹配性的保障,这也是团宝网需要持续解决的问题。
  投资物语
  深圳市分享投资合伙企业投资总监崔欣欣表示,之所以很早就作出决定投资团宝网,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团购这种商业模式是目前市场所需要的,同时也需要具备线下执行能力的团队去做,而团宝网在这两方面都具备了相当的基础。但团宝网的挑战在于:线下运营和服务的能力,这种能力只有在竞争过程中才能凸现出差异化来,并最终会逐渐在服务上形成差异。这是团购行业共同面临的问题。
  第三只眼
  易观分析师陈寿送认为,尽管团购商家和销售额都上升得很快,但团购模式目前在国内还只是学到了国外模式的皮毛,最大的风险还是来自于线下商家的服务是否达标,而这将直接影响到团购网能否真正给商家提供营销推广服务。虽然团宝网推出的“随时退”是一项受用户欢迎的服务,但是对团购网站来讲,这会直接影响到其销售额。因此,如何能在这种服务之下,保证订单额和利润率的不下降才是团宝网面临的一大挑战。
寶網 百團 大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135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