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環在線:經紀揸的士幫補生計 李華華

2008-11-21 AppleDaily




港 股每日成交額得番400幾億,同舊年高峯期千幾億無得比,股票經紀嘅佣金收入自然縮水一大截。證券及期貨業職工會會長王國安噚日話,知道有啲經紀入不敷 支,收工揸番一更的士幫補吓都唔出奇;又有人晚上重操故業,幫人做會計計吓盤數。好多老經紀一年搵幾年錢,預咗經濟有上有落,最慘係嗰啲入行無耐嘅新丁, 冇乜客路好難捱落去。

王國安趁機大讚中小型華資證券行有人情味兼生命力強,到o依家仲頂得住,未見裁員潮,唔同銀行一句商業決定,為咗業績靚仔啲就狠心裁員。不過,華華知道好多經紀都係自負盈虧,過唔過到冬都仲係靠自己。

新丁冇客路難捱

證 券經紀業協會主席李耀新話,銀行界掀起裁員潮,部份被裁員工轉行做無底薪經紀,佢哋人際網絡好,比啲畢業生更具優勢;至於證券行畀嘅租金係固定成本,o依 家只不過開多個位畀經紀做生意,唔會加重經營壓力。佢又慨嘆舊年實在太好景,變得咁快要時間適應,好彩業界經營環境仲未去到沙士嗰陣咁惡劣。
中環 在線 經紀 的士 幫補 生計 華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53

你在做的是工作(生計)?是職業(一顆螺絲釘)?還是(人生)使命?

Elle Luna,曾在Google做演講,談的是人生十字路口的選擇。

她出生在Dallas。父親是一名律師,小時候經常看父親做辯護律師,覺得那樣子很正了,好似Law and Order。她想自己也應該這樣。在接連收到9所法學院的拒收信後,她不敢相信。

「我這資質,怎麼也應該至少有一所學校要我吧。」

問題出在哪呢?人生十字路口,突然沒有了選擇,這一生該如何度過?此刻也是能最清醒做出選擇的時候。空白安靜的空間裡只有自己,這時能夠聽到心的聲音,她在一間四面白牆的空屋子裡,感到焦灼、脆弱、茫然,但知道自己一定可以做一些事情。突然有一天,她明白了,拿起了畫筆。

Luna在告別律師夢之後,默默申請了兩所藝術學校:The Rhode Island School of Design簡稱RISD) 和美國芝加哥藝術學院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結果兩所學校都錄取了她。RISD也是這篇,港女大友克洋,靠畫畫25歲登上Forbes(Victo Ngai) 的母校。

「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個信號,我在對的路上了。」

如果你要做設計諮詢,IDEO公司是唯一的選擇。Luna如此評價她從芝加哥藝術學院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可是沒幾年,她就離開了這家全球著名設計公司,而且也不知道接著要做什麼。

辭職後她打電話告訴家人,我辭掉了一份理想中的工作。父母在電話裡竟然很興奮,祝賀她又擁有了空白狀態。

後來某一天,Luna去參加有科技界奧斯卡之稱的Crunchies Awards盛典,她看到UberCEO Travis Kalanick坐在吧台,就走過去直截了當開了口:「我一直用Uber,但App設計醜死了,你應該讓我來做。」


當時身著盛裝的Luna已經喝了三杯到肚,微醺狀態下還沒反應過來自己又說了些什麼,就聽到Travis Kalanick讓她週一早上9點到Uber辦公室,「會給你一個團隊」。結果這款APP設計獲了Fast Company 2013年度的出行類APP設計大獎。

意外加入,意料之中的離開。Luna去了Mailbox

MailboxDropbox收購前夕,Luna選擇了從Mailbox離職。我做到了,Mailbox昨天上線發佈了。CNN也在報導。她感到很驕傲。但她31歲了,我難道還要繼續設計郵件嗎?No

和過去一樣,離職後的Luna給家人打去了電話。這一次,Luna並沒有回到她的空白狀態。她週三離開Mailbox,週四就收到Medium公司的郵件邀請。然後她就開始了在新公司的專案。但是很快,Luna就感覺不對。作為一名設計師,她的職業成績已經非常漂亮,所有人都看到她處在職場的高峰。只有她心裡明白,現在的自己又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

在人生岔路口,選擇繼續「應該」過的人生,還是嘗試「必須」,自己真正想要的人生?

我在做的是工作(生計)?是職業(一顆螺絲釘)?還是(人生)使命?

Luna選擇了「必須」。她想自由畫畫,辦畫展,做插畫師,擁有屬於自己的品牌。她啟動了“100天專案,每天都畫一幅自畫像。


Luna每天都把畫作上傳到社交網站,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她的作品。雖然那時她也說不清楚每天都在畫畫是為了什麼,只知道必須這麼做。後來,她收到一個畫展邀請,在Ian Ross Gallery辦一場pop up show

這是Luna的第一場畫展,主題叫Far From Shore,講的是旅行。我們啟程上路,要去的地方沒有地圖,甚至沒有道路。沒有先例,也沒有正確答案。這就是人生吧。每個個體獨一無二的人生。

Luna
在畫畫的過程中,也誕生了她第一本書的雛稿The Crossroads of Should and Must,這篇文章在 Medium.com Twitter上被瘋轉,短短幾周有500萬人次轉評。Should and must→→#choose must #這個話題迅速火爆起來。

書中的所有內容都是Luna自己手繪設計的,當然也包括封面。

這本書一出版就成為全北美暢銷書,得到Twitter創始人Evan Williams的推薦。Luna不斷收到媒體和機構的演講邀請,包括Google和炭婆奧普拉中心。出書只是Luna遠未抵達的旅行中的一小站,她不僅繼續在工作室裡作畫,而且創立了Bulan Project公司,開啟了自己的紡織創業之路。

她把自己的畫作設計成自己品牌的圍巾。然後就登上了Elle雜誌,



Luna現在不能間斷的事依然是畫畫。之前完成了100張自畫像,如今她又啟動了「100 Days」項目。

很心靈雞湯嗎?不,Luna已經用各種方式告訴大家她搞明白的人生真諦:「應該」和「必須」之間,選擇必須。

很多人都告訴你「應該」做這個和那個,但你需要聽到自己內心的聲音,它會告訴你,你擁有特別之處。這時,你才會明白真正必須要做的是什麼。

Harry,撐你,加油。

你在 在做 做的 的是 工作 生計 職業 一顆 螺絲釘 螺絲 還是 人生 使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8822

“江南水患”系列報道之一:撤離後的村民生計

進入汛期以來,武漢市蔡甸區消泗鄉曲口村村民黃達宏每日要很晚才入睡,睡得也不夠踏實,生怕半夜洪水要漲上來。

他已經73歲,精神矍鑠,在曲口村已經生活了大半輩子。

消泗鄉,作為長江與漢江交匯處的長江杜家臺分蓄洪區的組成部分,承擔著洪水洶湧時調蓄和分洪的重任。每逢即將分洪,當地居民就要先行轉移避險。

公開數據顯示,杜家臺分蓄洪區位於武漢西南方向,1956年建成。杜家臺分蓄洪區設立後的60年內,已啟用分洪20次。

在黃達宏的印象中,曲口村一共有5次與洪水有關的深刻記憶:1960年、1983年、1984年、1998年和2010年。

老漢的這本“洪水記事冊”,很快翻到了2016年的當下。

“分洪村”大撤離

7月5日一早,“有點擔心,雨太大了,怕有危險”,黃達宏開始和老伴兒收拾起家里的東西。

更讓黃達宏擔心的是,兒子和女婿260畝水塘里的魚,還有養殖場100多頭豬和4000多只雞仔。黃達宏家是曲口村最大的養殖戶。

擔心不無道理,此時的武漢,已暴雨數日。

據武漢國家基本氣象站記錄,從6月30日20時開始至7月6日10時,本輪降水已經累計降下560.5毫米,突破了武漢自有氣象記錄以來周持續性降水量最大值。其降雨量,相當於40個東湖的水量。

一位45歲的曲口村村民向記者篤定地說:“我今年45歲了,這是我長這麽大見過的最大的一場雨。”

黃達宏向1℃記者回憶,“那天雨越下越大,還是感覺有危險,想提前把豬和雞仔轉移出去”。

這一場工程巨大的“大撤退”。從7月5日上午一直搬到了7月6日淩晨,花費了整整22個小時。

事實後來證明,黃達宏的經驗和感覺沒有錯。

7月5日,蔡甸區消泗南邊垸和沈湖兩處民堤漫潰,東荊河洪北大堤水位已達26.94米,接近歷史最高,汛情緊急。

7月5日晚,武漢西南郊區的蔡甸區防指做出決定,緊急轉移消泗鄉全鄉近2萬名村民。

7月5日夜里,雨越下越大,曲口村村民陸續聽到了敲門聲。

“幾個人打著傘挨家挨戶敲門,要求在淩晨4點之前必須全部離開。”村民們告訴1℃記者。

作為臨時安置點,漢南中學距曲口村最近。正值暑期,漢南中學騰出了教室以及學校禮堂,作為這些村民的臨時住所。

家住在曲口村村頭的張阿姨和老伴什麽都沒帶,抱著剛剛11個月大的小孫子就往漢南中學走。

電閃雷鳴的雨夜里,老兩口打著傘穿著雨鞋走了一刻鐘,來到離家一公里外的安置點。“那天的雨大啊,我們淩晨2點多到漢南中學的時候,學校操場的燈亮著,擡眼望過去,操場跟湖一樣,一片水。”

水里的莊稼、家禽

黃家的雞沒能全部運出來,還有大約2000只雞被留在了養殖廠里。洪水面前,雞的主人也無能為力。“如果水來了,這些雞肯定沒救了。如果水沒來,還有可能有一部分活著。”

曲口村村民在7月5日淩晨4點之前全部撤離,如今這個村子只剩下了這些家禽和部分牲畜了。

從7月6日轉移開始,村民們就一直呆在漢南中學。

上一次“漲大水”是2010年,那一次也是全鄉撤離。村民們依然是在漢南中學避難,就睡在學生的課桌上。

這一次條件要好很多,一日三餐學校食堂供應,床上用品都是新的,學校的大禮堂甚至每天晚上都有電影看。

盡管如此,大禮堂里天氣熱、蚊子多,鄉親們還是願意三三兩兩地坐在學校的操場邊上,搖著扇子,嘴里嘮叨的和心里惦記的,都是泡在水里的玉米、黃豆和芝麻,還有家里的物件。

7月6日一早,有不少村民想趕回去,拿幾件換洗衣服,還有老人想回去看家里的牲口和田里的莊稼。

但是,水位上漲,曲口村附近都是危險區。

在通往曲口村的曲口橋上,拉起了警戒線,至少有十名警察看守著。他們勸說打算回村的村民先不要進去,以防危險。

直到7月7日上午,村民得到允許,一家去一個人回家取物件。7月7日下午,村民又向“幹部們”申請,可否幫忙把田里的水抽走,試圖最大程度上挽回損失。

張阿姨和老伴在家里種了18畝地,她搖著扇子望著天說,天氣太熱,現在莊稼都泡在水里了。地勢高的地方還有能收一點,地勢低的地方就絕收了,至少要損失七成。

原本,還有一個月,村名們就可以收玉米和黃豆了,還有2個月就可以收芝麻了。

而眼下……

這兩天里,有的村民去了別處投靠親戚,有在外打工的年輕人因為放心不下家里人的老人和小孩,匆匆從外地趕了回來。

7月7日,武漢已經放了晴,但天氣更加燥熱。

一位年輕媽媽站在操場邊,一邊吃飯,一邊看著身邊玩耍的小孩,鼻梁和額頭都沁出了細汗。

這位媽媽告訴1℃記者,她是“趕路趕了一天的路,剛到這里。南寧到武漢買不到高鐵票,飛機回來結果晚點了八個小時,機場過來的路幾個地方在堵車。實在放心不下,家里只有老人和孩子。”

現在,最讓黃達宏憂心的是他大兒子的水產養殖場。“全完了,損失可能有70萬。”這一年,他大兒子把所有身家都投入到了魚類養殖上面。

黃達宏和其他村民對記者說,曲口村大約有30戶村民參與了水產養殖,養殖場總面積約1萬畝,從目前到情況來看,都已全軍覆沒。連續暴雨、大暴雨,造成水位猛漲,大水漫過了養殖池塘,所有的魚蝦已經逃走。“你找都找不回。”現在這些池塘都被淹在洪水下面。

在記者表達了想去村里的養殖場看一看時,光著膀子的黃達宏即刻答應。“等我去拿件衣服,馬上就走。”

在黃達宏到引領下,記者從漢南中學驅車前往曲口村。車行約一公里後,來到曲口橋,打算從這里過橋進村。

兩位身穿黑色制服正吃著盒飯的警察禮貌地把記者攔了下來。“除非得到政府部門的允許。”其中一位說。

吳達宏顯得有些失望,橋過去不遠就是曲口村了。“我真的還是想回去看一看。”他對記者說,“你要是看到了,你就知道什麽是全完了,魚蝦都跑完了。”

比黃達宏大兒子損失更為嚴重的則是到曲口村投資養殖的一位外地人。“這位老板打算賭一把,在我們村投資200多萬。”黃達宏對記者說,也基本都泡了湯。

7月6日,很多人從網上看到,武漢市歡樂谷旁的一條河流附近圍滿了捕魚的人。連日暴雨致使東湖一些魚塘潰堤,養殖的魚被水沖了過來,附近的居民帶著自家工具在河中捕魚。有人說“每條魚在10斤左右,均以10多元一條的價格出售”。

《武漢晚報》7月5日報道稱:截至目前,武漢市農作物受災136.4萬畝(其中嚴重受災58.8萬畝),占全市在田作物面積的48.7%。漁業受災23.33萬畝,損失水產品3.9萬噸。畜牧業受災牲畜7.1萬頭,受災家禽54萬只。全市農業因災直接經濟損失達13.73億元。

截至7日下午5點,暴雨災害造成武漢全市16個區(功能區)943584人受災,共轉移安置受災群眾177496人次,目前128714名群眾處於轉移安置狀態。

這一次要在漢南中學住多久呢?村民們都搖著頭,說不知道。

“有沒有想過以後搬家離開曲口村?”記者詢問安置點的百姓。一位大爺笑著說,“能搬去哪里呢?這麽多人哪里願意接收?還有地種呢。”

攝影記者:吳軍 拍攝 

江南 水患 系列 報道 之一 撤離 後的 村民 生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3769

史丹福大學終止北大交換生計劃

1 : GS(14)@2017-01-22 02:17:04

中國向海外輸出軟實力受創?美國名校史丹福大學日前公佈,將自本年度起,無限期終止與北京大學合作十多年的本科交換生計劃(圖),原因是報名率太低,很多學生不願到北京讀書。專門報道史丹福大學動態的《Stanford Daily》近日指,該交換生計劃始於2004年,每年提供20至30個名額讓史大的本科生參與。初時參與率高企,名額均能全部填滿;惟近年卻持續下降,至去年春天更只有8人報名參加。校方早前為吸引學生報名,已取消原來普通話作為參加計劃的必要語言要求,惟報讀人數依舊低迷。該校「Bing海外留學計劃」負責人表示,以往的海外交流計劃只要取消當地語言要求,報名率會上升,然而這次卻沒任何效果。


學生︰安排混亂欠吸引力

有前年參加計劃赴京的學生稱,感覺計劃安排頗混亂,其中於北京上課時的課堂與設施,與她聽聞其他8個國家的交換生計劃比較,水平明顯有所不及。她更指,讀電腦科學工程的學生傾向赴德國交流,因當地交流附帶實習;對環球服務業有興趣的學生則選南非;而赴京的交流計劃的吸引力相對遜色。據悉該校正尋求在北京以外的中國城市設立交換生計劃,惟暫未有具體詳情。有網民認為,這是對中國海外軟實力的打擊,也有說法稱該校應選霧霾較輕微的中國城市作交流計劃目的地。《Stanford Daily》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121/19904258
史丹 福大 終止 北大 交換 生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3533

Hea富生活 :靠加按維持生計?

1 : GS(14)@2017-06-23 02:49:25

■財仔是一門非常好做的生意,入行門檻低,收益豐厚。 資料圖片





近日很多人談論發展商為了刺激新盤銷情,提供八成半高成數按揭,令一眾不夠首期卻急於上車的買家處境十分危險,惟恐樓市逆轉變成負資產。其實樓價不斷飆升,不少業主都選擇加按物業套現,我有個老友,一家六口靠他一個人賺錢,對上幾年一直入不敷支,都是靠按樓津貼生活使費。又好似一班本來收入中下水平,因受惠早年九成按揭,三幾萬上車做了業主,因而產生「財富效應」,一年去三五次旅行是基本,買架車代步亦無難度,甚至膽粗粗做吓生意。正所謂「使完又嚟按過」,晚上睇大台或現在台,好多靚仔靚女笑瞇瞇同你講:「使大咗,唔怕,有xx,只要有層樓,無論按過幾多次,網上辦妥簽約,15分鐘批核,現金即時過數,全程無需露面。」真貼心,竟然體諒到債仔的面子。不過近年不時出現十幾按銀主盤,業主先後承按和借貸十多次,最後無力償還被財務公司沒收。其實財仔是一門非常好做的生意,近年數量飆升,皆因入行門檻低和收益豐厚,就算不拿來做生意,亦可等高價收購,據聞一張牌炒高至40萬,但成本不用兩萬。根據政府數據,截至2017年5月,本港放債人牌照數目約為1,889個。


做財仔風險低回報高

做財務公司有二、三十厘回報,最大開支是廣告費,加上債仔有樓做抵押,風險可減至最低,故有現金在手的商人都會攞個放債人牌照,集資或獨資做有牌財仔。上文說的老友最近問我賣樓問題,我勸他要諗清楚,賣樓雖可解燃眉之急,但現在這種時勢,唔知幾時先買得番。老友說,他真的無計可施,兩老有病,細路仔讀書,每月搵三、四萬根本止唔到咳,另一個老友指他不善理財,怪不得人。但我覺得有財至有得理,家庭開支已佔去他全部收入,想儲個錢都難,沒有第一筆基本資金,很難有第二筆。早前花旗銀行調查顯示,擁100萬以上流動資產的百萬富翁有87.8萬人,歷來最多,千萬富翁最少有5.9萬人,當中八成六擁有多於一個物業。買樓致富概念太深入民心,助長地產霸權,帶動物價上漲,人工升幅遠遠追不上,可能某些行業未感受到,但市道真的越來越差,日常消費品一定好賣過中高級奢侈品,所以民生舖比核心區商舖,無論租金和價值,都升得更多。郭釗
http://www.fb.com/heaology.edu本欄逢周四刊出



97年主權移交至今,香港前進還是倒退?「蘋果」與你細數廿載風雨。【回歸二十年】專頁:http://hksar20.appledaily.com.hk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70622/20064008
Hea 生活 靠加 加按 維持 生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656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