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險資舉牌那點事兒

12月3日,證監會主席劉士余痛批“野蠻收購”,這番話立刻讓周末的金融圈陷入了“躁動”。雖然並未明指哪類資金,但是不少市場人士仍然將“矛頭”對準保險資金。

誠然,“寶萬之爭”、安邦屢次舉牌、恒大“快進快出”,一系列的險企舉牌事件使得保險資金成為了“攪動”資本市場的一支“生力軍”。關於險資舉牌,市場上一直存在各種聲音,有贊成者認為這是市場行為、有質疑者認為險資是“野蠻人”,被舉牌的上市公司也有的歡迎有的擔心。

盡管出現過一些具有爭議的事件,不過從整體的保險資金舉牌行為邏輯來看,這是在現今投資環境下的必然結果,也已經成為了資產荒下的“新常態”。而對於一些“風險聚集地”,從近日保監會一系列領導的發言可以預見,新一輪監管規則呼之欲出。

舉牌成“新常態”

“兩三年前,保險資金舉牌的很少。然而現在市場情況發生了變化,增加權益類投資就成了很多保險公司必然的選擇。”一名保險資管公司高管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

從投資環境上來分析,在低利率疊加資產荒的環境下,無論是傳統的債券和定期存款,還是債權計劃、信托產品、理財產品等非標資產,都難免產生收益率的下降。固定收益資產收益率普遍性下滑而優質資產又難尋的情況下,險企進行權益類投資無可厚非。

而從財務數據角度來說,業內人士認為,一方面長期股權投資的記賬會帶來益處,另一方面大量投資藍籌股以及進入長期股權投資在“償二代”框架下更加節省資本消耗。

一名註冊會計師對本報記者表示,按照目前財務會計準則,當持股比例高於20%時通常會被認為對被投資單位具有重大影響,可以實現長期股權投資的權益法入賬。這樣既可以規避股票價格波動對賬面資產的影響,又可分享上市公司的凈利潤。

同時,在“償二代”下,主板、中小板、創業板股票的風險因子分別為0.31、0.41及0.48。而一旦被分類為長期股權投資,該風險因子進一步降低,聯營合營企業為0.15,子公司更是只有0.1。風險因子的降低意味著最低資本要求的降低,也就意味著償付能力充足率的提高。

保監會數據顯示,截至10月末,保險資金投資股票和證券投資基金為1.86萬億元,占比14.42%。雖然這一比例較上兩個月有所提高,但中銀國際行業分析師魏濤表示,這一比重相較於英國、美國近兩年權益類投資30%以上的占比來說並不算高。“國外成熟市場的保險公司在跨越經濟周期時也會偏向權益性資產。”一名業內人士表示。

況且,在保險資金的選擇中,大盤藍籌是重中之重。中國保險資產管理業協會執行副會長曹德雲近日表示,目前險資舉牌的股票中,93%為大盤藍籌。而大多數險資舉牌的目標偏好估值低、分紅高、業績穩定的股票,這類股票從長期價值投資來說本身就是很好的標的,同時對於資本市場來說,保險資金這類長期投資者也起來了“壓艙石”的作用。

“保險公司在現有法律和規則框架下的投資行為,完全是一種市場化的商業決策。絕大多數保險資金的投資行為是謹慎規範的,對被投資企業的戰略推進起到積極作用,也已經成為我國資本市場健康穩定發展的重要力量。”中國保監會保險資金運用監管部主任任春生近日表示。

萬能險之爭

隨著險資舉牌的發酵,萬能險被推上了風口浪尖,因為舉牌背後,大部分新興崛起的保險公司靠的幾乎都是萬能險賬戶。

根據保監會的定義,萬能險是包含投資和保障兩大功能的人身險產品,投保人將保費交到保險公司後會分別進入兩個賬戶,一部分進入風險保障賬戶用於保障,另一部分進入投資賬戶用於投資。其中,保障額度和投資額度的設置主動權在投保人手中,可根據不同時期的需求進行調節,投資賬戶的資金由保險公司代為投資,投資利益上不封頂,下設最低保障利率。

進入風險保障的風險保費,計入保險公司的原保險保費收入,需要按照要求對其計提保險準備金,而進入投資賬戶的部分則計入“保戶儲金及投資款”這個科目。兩者同屬於保險公司資產負債表的負債項。

從前期的關註焦點來看,主要在於萬能險資金來源是否合法以及是否具有投票權。

萬能險作為保險產品的一種,其上市銷售需經過保監會審批或備案,而且各家保險公司均根據監管規定有一套“反洗錢”的程序,因此總體而言資金來源並非“來路不正”。而對於萬能險資金是否具有投票權,盡管存在爭議,但多數業內人士和法律界人士的觀點均為“有”。

“萬能險我理解是有表決權的。”上述保險資管公司高管表示,他認為,從萬能險的性質來看,和基金產品的“表外”不同,萬能險最後不管是進入準備金還是儲金和投資款,均為保險公司的“表內”項目,其保費均形成保險公司對被保險人的負債,即使是被市場認為的投資型產品,萬能險也基本會承擔身故或全殘的保險責任,且不以投資方面的盈利或虧損而改變其保險責任。所以,從根本上來說,萬能險產品也是保險產品的一種,保險公司是通過萬能險資金所持股份的所有人,具有投票權。

南開大學法學院教授韓良及麥吉爾大學金融學兼職教授劉鋒曾撰文表示,盡管對於保險資金特別是萬能險,其是表內還是表外產品尚還存在許多模糊之處。但是由於現行保險會計核算體系以及對保險資金投資行使表決權規定不明,從機構投資者積極參與上市公司治理、充分發揮機構投資者在上市公司重大決策中的作用的角度出發,在監管機構沒有明確修改保險會計核算體系以及對保險資金投資行使表決權進行清晰界定之前,他們認為萬能壽險產品更加類似於資產管理計劃,將投資者與保險公司界定為信托關系,以受托人的身份行使投資上市公司股份的表決權。

一名市場人士表示,相對於收購資金是否是保險資金,收購過程中是否使用杠桿,收購目的才是更為讓市場關註的。背後隱含著的是收購者會如何對待收購後的企業以及能否維護廣大中小股東的利益。要防範的是拿大眾的錢,滿足自己的私利。

謹防保險業的“馬奇諾防線”

劉士余一席話一出,市場上既有觀點認為這是監管的無奈發聲,也有認為保險資金舉牌從目前信息來看並沒有違規之處,是在現行法律法規框架下的合法行為,風險是監管法規缺位引起的。一時間,建議加快實行混合監管、加強並購相關法案的呼籲四起。

從保監會領導近日的一系列講話中也可以看出,一系列監管政策即將出臺。而這些監管政策,針對的正是監管機構眼中的“熊孩子”。

“保險應該以風險保障和長期儲蓄類業務為主,短期理財類業務為輔;其次,保險資金運用應以固定收益類或類固定收益類業務為主,股權、股票、基金等非固定收益業務為輔;最後,股權投資應以財務投資為主,以戰略投資為輔。”保監會副主席陳文輝在近日出席中國保險資產管理業協會第二屆會員大會時表示。

不可否認的是,盡管保險資管行業總體向好,但是仍然存在個別保險公司的激進行為以致一些風險開始加劇。例如部分保險產品高成本負債可能引發的利差損,萬能險短錢長投面臨的流動性風險。

“保險發展的歷史經驗表明,壽險行業經歷快速擴張後,通常會經歷危機事件。上世紀80年代美國、90年代日本等國家的壽險公司發生危機前經歷了繁榮期,基本上都是沿著‘規模擴張、成本提升、投資激進、泡沫破裂、流動性或償付能力危機、最後破產倒閉’這一規律發展變化。”陳文輝在9月出席第17屆中國精算年會時表示。

而恒大最近的“快進快出”也因為嚴重影響保險資金資本市場長期投資者的形象而被保監會約談並點名批評。

本周末,陳文輝在參加了某媒體峰會時亦再次提到了除了險資投資之外,保監會目前較為擔心的是個別險企虛假增資的問題。

他表示,現在的償付能力監管也可能遇到像二戰時期的“馬奇諾防線”問題,最怕被保險公司利用自身的資金,通過複雜的金融產品和資產管理計劃等途徑進行自我註資、虛假增資,而並非來自股東的真金白銀。那麽償付能力監管、資本約束可能就會成為保險行業的“馬奇諾防線”,被繞過去。

針對上述風險,陳文輝表示,保監會下一步將完善公司治理,持續深化保險資金運用市場化改革,加強境外投資監管,加強股權、股票投資監管,規範和約束其一致行動人行為。

值得註意的是,雖然保監會早就規定對其他企業實現控股的股權投資必須使用自有資金,但保監會對於重大股權投資行為顯然將出臺更為嚴格的措施。

今年8月底,保監會資金運用部下發《關於加強保險機構與一致行動人股票投資監管有關事項的通知(征求意見稿)》。根據流傳出的征求意見稿內容,保險機構與其非保險一致行動人共同開展重大股票投資的(持有上市公司股票比例達到或超過上市公司總股本的20%),應當由保險機構提交包含本公司及非保險一致行動人相關信息的備案報告。保險機構與其非保險一致行動人共同開展重大股票投資,經備案後繼續投資該上市公司股票的,新增投資部分應當使用自有資金。有接近監管的人士表示,與險資重大投資乃至收購的相關監管政策很可能即將於近日出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6182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