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電子世界無私隱 左丁山

2010-7-29  AD

 



 

大浪西灣農地建 屋(或小型高爾夫球場)事件,首先由《南華早報》報導而起。現在在甚麼地方影相,十分容易,不少人日日帶住儍瓜數碼相機出街,用手機亦可拍攝video, 不比從前要影相,要預先有準備。網上又有Facebook、YouTube,影完直至上網,瞬即傳遍世界,莫講話Google Map嘅街頭攝影車可以洩漏私隱,任何一位人士都可以洩漏別人自以為係神秘嘅秘密。例如富豪在荒野挖地,以為無人知呀?其實隨時會俾一位意外而來嘅行山客 /遊客影咗相,交畀報館、網站,咁就通晒天。

餐飲M就有咁嘅經驗,佢某日中午時份在銅鑼灣揸車趕赴約會,因避車而幾乎衝上行人路,撞跌路邊一個垃圾桶,佢急忙停車,扶起,擺番正個垃圾桶,然後駕車而去,否則阻塞交通,導致後面塞車。

點 知十五分鐘之後,到咗餐廳,已經收到警署電話:「M先生,你在乜乜道揸車撞倒垃圾桶,冇報警噃?已有市民舉報你,仲有手機拍下過程,用電郵傳來畀我哋 睇!」餐廳M答:「阿Sir,趕住去約會啫,食完飯,立即到警署!」銅鑼灣到處有人群,都唔知邊一位隨街攝影,捕捉突發事件,餐飲M就啱啱在前後不夠一分 鐘之間,就被人攝入鏡頭。

警察就高興呀,不時會有意外收穫,一啲精心部署嘅犯罪事件可以偶然間被人影咗相而破案。難怪《經濟學人》上一期有 一篇文章講到電子科技進步,本以為方便各國間諜偷取情報,唔使好似辛康納利占士邦時代,好辛苦先至可以跟蹤、偷聽。但一個銅銀兩個面,用高科技嘅間諜,亦 最易俾反間諜人員追捕,因為但凡用過電腦,上網,手機,信用卡,就會留下「數碼行蹤」,好容易被人發現身在何方。唔用最新科技通訊,改為五十年代老方式, 在湖邊漫步,「意外」撞到某人,迅速遞交信封,得唔得呀?未必噃,點知湖邊樹木有無攝影裝置,將秘密會晤拍入鏡頭o架。見人時,為免暴露行蹤,拆去手機電 池得唔得呢?又未必,因為咁樣做會立即引起反間諜人員嘅懷疑。總之在電子世界,無論做間諜或普通人,通訊與行動有無限掣肘,難有私隱秘密可言。



電子 世界 無私 左丁 丁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067

上網無私隱 左丁山

2010-8-8-  AD
 
 
 

 

八達通洩露私人資料一事,鬧得滿城風雨,私隱好似係好大件事,陳碧鏵總裁犯上大罪,人人得以罵之。不過咁,大家不必陳義過高,以為私隱神聖,政府訂立法例保護我地,實則現實啲睇,我地日日上網,就已經日日洩漏私隱,大阿哥日日睇住晒,無所遁形。

做 得最明顯嘅大阿哥當然係中國,老早已迫令雅虎透露資料,跟住要谷歌合作,而號稱世界上保護傳送資料最嚴密嘅黑莓,母公司RIM為咗中國市場,早已投降,在 中國設立伺服器,即使普通黑客截取唔到黑莓嘅加密資料傳送,中國政府必要時,根本可以檢視RIM設於中國,為中國顧客而設嘅伺服器,乜嘢私隱秘密,盡皆可 得。印度呢,亦聲稱為咗國家安全理由,對RIM講:「你地既可答允中國要求,做乜唔在印度有樣學樣?」中東阿聯酋禁止黑莓傳送資料,最後目的亦係一樣,就 係逼使RIM為咗市場(銀紙),容許國家政府隨時入侵個人私隱。美國政府為咗反恐,從來唔尊重個人私隱。事實上,政府官員只要取得法庭文件,就可以秘密監 察黑莓電郵,故此美國政府大力批評阿聯酋嘅做法,實在笑死人。

歐盟推薦使用HTC與iPhone,排擠黑莓,主因為前兩者容易俾政府或黑客 入侵。各國政府基本上好討厭保安嚴密嘅私人系統,當然把口就話要立例保障平民百姓嘅私隱啦。《華爾街日報》報導一間叫做〔X +1〕嘅網站專門在網上搜集、偵查及解讀個人私隱,幫客戶分析個人資料,其範圍及厲害處犀利過八達通出售資料幾百倍。呢間〔X +1〕機構從一位人士嘅上網習慣就可以推論到呢位人士年薪約五萬美元,到沃爾瑪超市購物,租兒童影帶等等情況,雖則未必十試十靈,但準確程度足令客戶傾 心。

好似左丁山呢類用iPhone上網嘅人士,話唔定所有個人資料已被遠在萬里之外嘅〔X +1〕掌握晒,投訴無門。我地一旦自願使用手機、上網、信用卡,基本上已放棄咗私隱,留下無數電子腳印,俾〔X +1〕呢類公司追蹤,至於八達通呢啲私隱洩漏,有錯係令人激氣,但在世界舞台上,濕碎到極。


上網 無私 左丁 丁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224

無私與否,重要嗎? 光明女樂

http://wongminglok.blogspot.hk/2013/03/blog-post.html
很多人都說,反國教之成功,全賴一群無私的學子和家長走出來,發揮帶頭作用,感動了香港人。

「你試下由政黨發起丫嗱,有無咁多人響應?」──是大部分人的論調。繼而推論,「佔領中環」若要成功,也必須有「無私」的帶頭者。

坦白說,我不認同這個想法,卻又不得不同意,這是一個現實。

如果某些行業,注定被標籤,政治這一行,必然是重災區。

某人對醫理有興趣,他學醫、行醫,賺取可觀收入,別人通常誇獎他一表人才。

但是,喜歡政治的人出來從政,抱負未必有人欣賞,卻往往惹來「利用民意上位」、「政客個個有私心」等指控。

究竟甚麼叫私心?如果是指利益回報,試問哪個行業是完全不求回報的呢?

而回報,又該如何介定呢?嚴格來說,推翻國教,免受洗腦,都是「回報」。去到極端,我們一樣可以說,家長為了「自己」的孩子,才走出來,也是「自私」,而非無私。

當然,我不認為反國教的參與者自私,因為猜忖任何人自私與否,於群眾運動來說,根本沒有意義。

有人行醫,為了利益。有人行醫,為了懸壺濟世。重要的,不是背後的動機。而是,他能不能把人醫好。

有人從政,為自己。有人從政,為社會。重點是,他爭取的,是不是你認同的制度,例如普選。

老老實實,對公共事務有興趣的人,已經不多。不問情由把這些人抹黑,對推動社會改變,有幫助嗎?

香港人常常強調對事不對人,其實大部分人都是對人不對事的。只要是政治人物提議的,一律覺得居心叵測。然而,無私與否,重要嗎?

行動,比動機重要。何必揣測背後的「為什麼」,反正咱們永遠不會知道真正答案。(佔領中環.三)
無私 與否 重要 光明 女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3183

有電子無私隱 左丁山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5%B7%A6%E4%B8%81%E5%B1%B1/art/20130325/18206036

在家睇電視電影,當然係舊戲,上星期睇到一套Will Smith主演嘅「國家敵人」,講美國國家安全局NSA係奸角,迫害男主角,全天候監控竊聽佢嘅一舉一動,完全掌握佢一家人之日常行為及談話,直至男主角遇上一位前CIA厲害角色真赫曼為止。左丁山係科技盲之流,對NSA呢個國家機器嘅電子入侵能力之大,半信半疑,點知前幾日就睇到南韓有電台、電視台、銀行嘅電腦網絡可以同時癱瘓嘅現實新聞,冇法子唔驚一驚。我地普通人簡直毫無私隱,啲IT專家根本完全可以利用我地全面性、吸毒性咁樣倚賴智能電話、平板電腦、桌上電腦、上網嘅最大弱點,隨意拿取我地嘅所謂秘密,只有儍瓜先會相信,香港私隱專員會保護你我嘅私隱。
呢日午飯時間,股票名嘴L講起電腦私隱,話佢幾個月前已刪除大批資料,放落電腦垃圾桶之後再delete,以為可以永久性刪除,點知後來發覺無意中刪除咗十多份頗有用資料,又唔知點至可以recover,於是請教一位IT老友,老友記義務去佢屋企對住部電腦搞咗一個小時,竟然從已刪除資料中搵番佢已經忘記了嘅陳年舊照片。分析L為之大吃一驚:「我以為呢啲嘢已經消失晒,點解會浮現番出嚟?」IT專家向佢解釋,所謂刪除,其實係硬碟內嘅系統將一啲資料標記為「無用」而已,要舊資料真正消失嘅一個方法係不斷下載資料,將硬碟記憶體用到滿瀉,將啲「無用資料」擠出(crowding out),譬如丟掉舊電腦之前,可以下載幾十套電影,然後delete,將以前刪除咗嘅舊資料真正「擠出硬碟」,另一位分析師W話:「唔係話可以reformat過就得嘅咩?」IT專家話:「如有人針對你,譬如識得data forensics技術之人,可以從電腦嘅PC板再度recover資料,如要應付此極端情況,最好reformat之後再用鐵鎚敲打硬碟與底盤,徹底毀滅之。你地換電話由iPhone4換部iPhone5,將i4拎去先達賣,唔好以為識得搵番些少銀両,我可以將你地部舊電話內裏嘅資料全部還原!有咗i5後,將部i4踩兩腳然後掉咗佢!」左丁山聽到為之一驚,一部舊電腦本欲為咗環保理由俾人回收重用,依家要整爛佢做電子垃圾咯!

有電子 無私 左丁 丁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4078

懷念曹Sir 無私分享.投資額屬成敗關鍵

曹Sir 離世令人心有戚戚然。筆者最初接觸曹Sir 名字,要追溯至讀書年代。家母向有閱讀《信報》並從中學習投資兼獲得啟發,她最推崇的就是曹Sir 的《投資者日記》。《信報》的政經文章大都內容豐富且分析獨到,但對家庭主婦而言略嫌艱澀難消化。曹Sir 的文字生鬼跳脫,讓初學者感到投資並非高不可攀,而是趣味央然,易於投入其中。家母是曹Sir 的忠實粉絲,每日定必追看其專欄,又感激曹Sir 帶領入門,才會接觸更多《信報》名筆的思維和分析。當年若沒有《投資者日記》,她大概不會訂閱《信報》。筆者求學期間對經濟學的熱誠勝過投資,雖然並非曹Sir 的死忠粉絲,但也從家母口中、以及曹Sir 的專欄文字認識價值投資和複利率的威力。



筆者最欣賞曹Sir 之處,除了活潑幽默的文字,是其人生態度。身處財金界中,除了投資賺錢,也重視天倫之樂,兼以身作則行善,為農家女籌款。而對待年青人,他不像很多上了岸的既得利益者,只懂搬出自身奮鬥的歷史責難下一代,也不會高高在上自以為是,反而與時並進細緻分析現況。他教導下一代「不要被500呎的樓困住青春」(金句要義和前文後理可參考高天佑《憶曹Sir。論趁勢》)、投資要「有智慧不如趁勢」,足見為人思想開明,且胸襟廣闊,樂於和大眾分享學習所得。

曹Sir 的一生得人尊敬,願他一路走好。

緬懷之餘,筆者嘗試向曹Sir 學習,分享近日所得啟發。週末有一側新聞 一 中大統計學教授,以自身研發的方程式賭馬,單是三個季度已贏了超過5,000萬。成為新聞並非因為教授高調,而是他與前金主拆夥,因而被告上法庭指違反合作協議,需要披露過往的賭馬數據。其實,以學術理念研發方程式落盤,十足了解贏率和風險而非盲目落注,不能稱作「賭」吧。究竟類似的機率計算能否應用在股市投資?

設想一個簡單如擲硬幣的遊戲,公即贏120%,字即輸100%。假設筆者借出$10,000 予讀者玩遊戲,埋單計數贏得最多者勝出,請問讀者每局願意投入多少 %?請細想再往下看。

這個遊戲的設計,長遠而言應該必勝無疑。因為時間越長,擲出公字的機率越接近50%。而贏局所得大於輸局損失。可是,實則是讀者決定每局押注的比率,將直接影響這是必贏或必敗的策略。據統計,大部分人的選擇介乎20% - 50%,若持續以相同比例押注,參與者必敗。反而每次押注比例較低,例如10% 或15%,長遠才會是一個必贏策略。

遊戲的重點是嘗試說明即便贏率有優勢,長遠勝算高,但相比回報率和勝率(分析準確度),真正決定賺錢或虧本,是如何分配投資銀碼,這亦是風險管理的範疇。

《網上加料版》

你決定好每次押注的比例嗎?我們就看看每次壓注50%, 20%, 15% 和10% 的結果。




從上述表中可見,兩局之後,每次押注50% 和 20% 的,手中持有已低於最初的本金。反而每次押注15% 和 10%,相對最初本金仍有錢賺。

若果倒轉輸贏次序呢?


從上表可見,贏輸的次序對最後手上持有的現金,沒有任何影響。真正影響結果的是如何分配投資額。

比率較高的,初期的回報線較亮麗吸睛,但日子久了,因為風險管理不足,將錄得虧損。這結果無關運氣或分析準確度(任何分析都沒有100% 勝算),完全取決於投資額的分配。相比注碼較低的,起初的回報微不足道,但日子越長越顯示複利率的power。

此文同見於《信報》的《價值投資》專欄
Facebook 專頁:www.facebook.com/trendalysis


懷念 Sir 無私 分享 投資額 投資 成敗 關鍵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7549

南韓窮婦救200狗狗大愛無私心中富有

1 : GS(14)@2016-02-08 02:59:58

快樂,其實不在於擁有多少物質,助人為快樂之本,助狗狗看來也是。南韓牙山市一名「窮得像乞丐」的善心婦人,開設收容中心安置逾200隻流落街頭、或差點淪為「狗肉煲」、或差點要被安樂死的狗狗。雖然自己物質生活匱乏,但心靈富足,她坦言自己「又快樂又健康」。「寶寶,給媽媽一個吻吧!」61歲的鄭敏淑(音)彎下腰,有小狗立即舔她的臉,另一隻則溫柔地用爪拍拍她的臉。雖然她穿著破舊衣物、披著一頭凌亂散髮接受訪問,但滿足之情溢於言表,她說:「有人說我,『為甚麼那個乞丐似的中年女人總是在笑』,因為我只專注餵飼我的寶寶們。我又快樂又健康。」狗在當地被視為傳統美食,鄭敏淑過去26年經常拯救在生死邊緣的狗狗,支持者視她為英雄,但動物權益人士指公眾態度仍遠落後於西方。鄭敏淑對狗的熱愛,在當地一些人眼中被視為匪夷所思。她靠做清潔工及收集循環再造的箱勉強糊口,每月卻要花約1,600美元(約1.3萬港元)買食物及藥物給狗狗。有人質疑她到底如何飼養及照顧這麼多狗,幸好有善心人不時捐贈豆奶、豬肉、狗糧及罐頭,家人朋友及陌生人有時亦會捐款,令中心內的狗都看來健康及肥肥白白。鄭敏淑說:「我的寶寶們不餓,牠們在這裡可以玩耍、自由地生活。」當地一間餐廳老闆4年來向鄭敏淑送用剩的豬肉,他說:「她只為她的狗而活,不太為自己。」美聯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205/19480805
南韓 窮婦 婦救 200 狗狗 狗大 大愛 無私 心中 富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5386

無私夫婦唔搞奢華婚禮捐錢畀28萬貧童食飽飯

1 : GS(14)@2017-05-07 15:26:24

說到印度婚禮,你的腦海會出現甚麼畫面?是寶萊塢(Bollywood)式的隆重歌舞?還是金光閃閃、鮮豔欲滴的宴會裝飾?對於多數的印度人來說,傳統婚禮確是神聖而重要的,但是日前剛結婚的梅塔(Nishkaam Mehta)與考沙爾(Poonam Kaushal)卻選擇了一條不同的路──他們不但把婚禮資金、近3萬美元(約23.4萬港元)的預算全數捐出,更發起了一個名為「Million Meals for Love」的網路計劃,希望換得更多貧童溫飽以及受教育的機會。這對新人的義舉,讓很多人動容;為甚麼梅塔與考沙爾願意展現出這樣的大愛?《蘋果》帶你了解這個感人的故事。駐洛杉磯記者:陳志豪「我們從去年9月訂婚後,就開始討論,到底甚麼樣的生活是我們要的」?新娘考沙爾說,本來她對於婚禮也有很多的憧憬與期待,但是冷靜下來後發現,這些錢能用在更有意義的事情上。本身就是兒童科醫生的考沙爾,平日就時常到洛杉磯的貧困社區替孩子們義診。見證很多困境的她說,「2016年是對貧困兒童非常困難的一年,尤其是在交戰區域的孩子更是痛苦。所以我和梅塔就有了這樣的想法,決定把婚禮資金給捐出來幫助這些飢餓的孩子們」。但是結婚這樣的大事,一輩子也許只有一次,難道不會想有一場屬於自己的夢幻儀式嗎?考涉爾笑着說,「當然想!不管在世界上哪個角落、或是任何文化之中,每個女孩都是一樣的,都希望有一場屬於自己的獨特婚禮」。她強調自己也是一名普通女孩,當然也很想成為隆重婚宴上的亮眼主角,但是在經過反覆思量之後,「隆重典禮與奢華派對,與幫助需要食物和教育的兒童,哪邊比較有意義?不用太多的思考,答案就已經很明顯」。這名新娘表示,他們透過「Million Meals for Love」這個計劃能得到的喜悅不但是心靈上的、也是長遠的,自己非常高興做了正確的決定,讓這筆錢能做更有意義的使用。聽到妻子這麼說,梅塔顯得十分的感動,「我了解女孩子都希望能有一場盛大的婚禮,所以我真的很為她感到驕傲」。但是即使兩人都同意這麼做,難道父母與家族成員都沒有反對的聲音嗎?畢竟結婚可不是一個人的事情!「與很多亞洲文化類似,印度婚禮也希望能夠讓很多家族成員同歡。」考沙爾說,當兩人提出這個想法的時候,的確有很多家族成員抱持着懷疑的態度,「他們認為這(奢華婚禮)是一種光榮的傳統,為甚麼不好好的舉辦,讓父母與家族能夠開心」。但是兩人很有耐心,他們慢慢地與家人解釋該計劃背後的意義,最終不但獲得諒解,甚至還吸引了很多親戚一起加入這個計劃。新郎梅塔也強調,「事實上,這個計劃讓兩家人更緊密結合了!本來只是我跟普納姆(新娘名)的事,現在卻變成兩個家族都熱情參與,因為大家都希望能夠把愛傳出去」!至截稿為止,「Million Meals for Love」計劃已經幫助了將近28萬名的貧童獲得資助。從一場原本只有兩家人同歡的婚禮,到難以數計的家庭受惠,梅塔與考沙爾將兩人的愛轉化成無比的動力,也影響了許多人一起加入這個行動。考沙爾說,由於有越來越多人投入個計畫,他們也決定延長「Million Meals for Love」,讓它發揮更大的影響力,如果你也希望加入,請上https://sharethemeal.org/en/millionmealsforlove.html,一起幫助貧童!採訪後記:雖然梅塔與考沙爾才剛新婚,但其實兩人已經約會超過10年。然而時間並沒有沖淡兩人甜蜜的感情。專訪過程中,不論是誰說話,另一方總會專注著看着自己的另一半。不同於很多電影中的刻板印象,從小在印度長大的梅塔一點都沒有大男人主義;他十分尊重考沙爾,總是讓她優先發言,只有在需要補充時才會發言。採訪結束時,兩人也是手牽着手、甜蜜離去。這樣的一對夫妻,怎能讓人不愛他們!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507/20013702
無私 夫婦 唔搞 奢華 婚禮 捐錢 28 萬貧 貧童 童食 食飽 飽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237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