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李锂和吴亚军:渝产首富一走一留的隐喻 东方愚


http://www.econzhang.com/?p=3895


 


就算李锂当年没有从重庆出走,重庆也未必会诞生今日之海普 瑞和首富李锂;就算吴亚军当年不是留在重庆,而是选择到别的省市,今天的龙湖地产和女首富吴亚军也一定会诞生。


文/东方愚  上海证券报“商业PK堂”专栏    2010年7月2日

最近两个月,我接触到了两位风格均十分低调的两位“首富”级人物(家族)。一位是龙湖地产董事长吴亚军,她以39亿美元(约270亿元人民币)的身 家,成为今年3月《福布斯》发布的“2010全球富豪排行榜”上的中国“女一号”;一位是海普瑞董事长李锂家族,以海普瑞发行价计,其身家就超过420亿 元人民币,上市首日更是超过500亿元,一度被冠之以中国新首富的称号。

吴亚军和李锂有不少共同点:都是1964年生人,同属龙——前者出生于重庆合川县(2002年成为重庆合川区),后者出生于四川仁寿县;发家地都在 重庆——前者在《中国市容报》做了几年记者后于1994年下海经商,成立重庆佳辰经济文化促进有限公司,后者在成都肉联厂搞了几年研究工作后于1991年 辞职下海,进入重庆通达生物制品有限公司;都爱看历史方面的书,吴亚军今年春节读的是《帝国的崛起与没落》,而李锂偏重于中国历史,对帝国将相一类书爱不 释手,甚至深陷其中。

吴亚军和李锂今天分别是地产界和肝素钠行业的枭雄,产业特征的不同决定了他们当初从国有单位到自行创业路径的不同。吴亚军要曲折一些,刚创业时是搞 装修、卖进口建材的,离入主房地产业还有一定距离。而李锂贼聪明,主营业务就是肝素钠的重庆通达公司,是他还没有从成都肉联厂辞职前一年的1990年,和 人合资成立的。

尽管如此,这两人有着本质上的相通之处——均选择了借船出海,此“船”并非原先的国有单位,而是实力更为雄厚的“新船”。吴亚军借船是创业次年 (1995年)的事,与一家名叫中建科产业有限公司(下称中建科)的国企合资创建重庆中建科置业有限公司(龙湖地产前身),并将房地产业作为主业(吴亚军 的重庆佳辰公司占45%股份),中建科来头不小,它隶属建设部和国家科委,大股东为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再看李锂,他的重庆通达公司的大股东是重庆市建设 投资公司,这是家市属国企,董事长吴连帆曾任重庆市政府副秘书长,现为重庆能源投资集团董事长。

1990年代初是中国民营经济野蛮生长的一个重要阶段,“借船出海”是一条时髦的路子,这是中国民营企业初兴的契机,也是埋下原罪种子的时刻,如虚 增注册资本金等深为日后所诟病。有趣的是,中建科和重庆通达均有股东后来在江湖上臭名昭著——中建科股东之一的大鹏证券于2005年破产清算,朝华科技股 票至今已停牌3年;重庆通达股东之一的深圳中贸源则是已于2009年被强制注销的一家皮包公司,它曾使上市公司ST磁卡陷入债务泥潭,至今仍未抽身。

1998年同时是吴亚军和李锂的分水岭。对前者来说,其第一个住宅项目——面积超过20万平方米的龙湖花园南苑被评为重庆市“十佳住宅小区”第一 位,她在重庆政商两界声名鹊起、如鱼得水的日子开始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李锂于这一年撤出重庆,迁至深圳,第一原因是他受不了重庆官员对他的“太多关 照”,第二原因是公司股东之一的杨向阳将他介绍至时任深圳市简称高新办主任、现任深圳市政府党组副书记的刘应力的屋檐下,后者在土地、税收和银行信贷等方 面给李锂开出了许多优惠条件,并承诺他深圳各级政府不会像重庆一样有无没事来“关照”企业,但同时也向李锂开出了一个条件:将重庆通达公司注销。

一家名叫龙湖地产的地产企业从此在重庆崭露头角,而一家名叫海普瑞的高科技医药企业从此与重庆擦肩而过。直到今天,重庆医药产业也很难拿到台面上 来,120多家医药工业企业中,但进入全国百强的仅有两家,重庆医药业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中的最好的排名是第12位,但2009年已跌至第20位。

就算李锂当年没有从重庆出走,重庆也未必会诞生今日之海普瑞和首富李锂,因为“有形之手”伸得太长的市场一定制造不出伟大公司,当然,由深圳市政 府、中投证券、美国肝素钠产业变局和高盛共同缔造的148元“天价发行价”的海普瑞是不是一家伟大公司,还有待时间来验证。

但是,就算吴亚军当年不是留在重庆,而是选择到别的省市,今天的龙湖地产和女首富吴亚军也一定会诞生,一来,吴亚军当年借的“船”是部委下属企业, 而非重庆市属企业,二来,第一个项目获得盛誉之后、成为重庆地产标杆企业之前的五年间,能受到近20位中央、部委及外省(市)重要官员的视察和问候,此等 礼遇是任何一个地方民企所无法想象和企及的。

可谓鲜明的对比。也正是基于此,海普瑞2008年后开始业务出现井喷,但始终没有向重庆伸过触角,当然这也与其为提防上游供应商、去年在成都彭州县 与一家四川农业龙业企业成立了合资公司有关;而龙湖地产将总部搬至北京,吴亚军“出走”(此出走非彼出走)重庆,并有意深耕京津及大长三角地区等举措,丝 毫不会导致她在重庆受到隐形的钳制,相反,吴亚军成为女首富的最早预言者其实是重庆市长黄奇帆。

使吴亚军和李锂站在首富队列的重要一环是登陆资本市场。意味深长的是,龙湖地产上市后,吴亚军的丈夫蔡奎,辞去了此前所任的执行董事和副董事长等职 务,转而到和吴的一间私人公司做一级土地开发整理、高尔夫等项目;而海普瑞上市后,家族企业的架构没有任何变化,李锂任董事长,妻子李坦任副经总经理,李 坦的哥哥单宇任总经理。公司一切业务和交易合同由李坦这位强势贤内助签定生效。我问单宇有无考虑过聘请一个曾在经验丰富的欧美医药行业的经理人来做 CEO,一来逐渐“去家族化”,二来“师以长技以制夷”——海普瑞产品99%出口。他说没有。从风险规避意识到拿捏政商关系等层面来说,李锂家族始终逊色 于吴亚军家族。

想起来吴亚军和李锂的两个细节。上市前夕,有人问吴,你对现在的人生满意吗?“求仁得仁时就很满意,”吴亚军用了孔子的一句话回答:“反之就不满 意。”而海普瑞上市前,偶尔到KTV唱歌,李锂首选歌曲总是《将进酒》,最后一句歌词是“今宵有酒今宵醉,莫再提起那人世间的是非。”他们形似而神不似的 “首富路径”,是中国地方民营企业“乌鸡变凤凰”的两处写照,他们的幸运与尴尬,他们的愿景和担心,也都有着鲜明的代表意义和时代印记。

(发表时有删节,链接:  http://paper.cnstock.com/html/2010-07/02/content_30617.htm
李鋰 鋰和 和吳 亞軍 渝產 首富 一走 走一 一留 留的 隱喻 東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35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