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第一位主導新藥在美國上市的華人 浩鼎張念慈帶領台灣走出藥品專利荒漠

2011-7-11  TWM




在美國創業兩次都成功的張念慈,已累積許多生技公司的專業知識,如今他決定回台灣貢獻心力,並且想要打造台灣浩鼎成為下一個取得國際新藥的本土公司。

撰文‧林宏文

五月二十七日,由國人創立、在美國那斯達克掛牌的Optimer製藥公司,旗下已完成三期臨床的新型抗生素,正式通過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核准上市。成立十一年,已燒掉數億美元的Optimer,終於完成了一項不可能的任務。

相較於唐南珊創立的Tanox,雖然比Optimer更早取得新藥許可上市,但由於在臨床第三期已賣給美商基因技術(Genentech)公司,因此Optimer從頭做到尾的成就,更顯得珍貴,也可說是第一個由華人主導並取得新藥許可上市的成功案例。

此外,Optimer在二月間也宣布,此新型抗生素的歐洲市場已授權給跨國日商藥廠安斯泰來(Astellas),授權金達二.二四億美元(約六十四億元新台幣),也創下台灣人開發新藥最高授權紀錄。

艱 辛求存 多次簽訂城下之盟這家讓華人揚眉吐氣的公司,背後主導人物就是董事長張念慈,Optimer已是他創立的第三家公司。早年,張念慈先在美商默克等外商公司 工作後,一九九三年創立了第一家公司Cinogen,次年再創保健公司Pharmanex,四年後,以一.三五億美元被知名直銷商如新集團(Nu Skin)購併,他也進入如新擔任首席科學家。九八年,張念慈再與中研院院長翁啟惠、諾貝爾化學獎得主夏普利斯等國際生技頂尖人士,在美國成立了 Optimer,二○○二年,又回台投資成立台灣浩鼎生技。

談起Optimer創業過程,背後其實有很多辛酸,首先就是資金。由於新藥公司一直燒錢,Optimer成立至今年年虧損,公司從臨床一期、臨床二期,到公司上市掛牌,再做到臨床三期、申請新藥上市,每個階段都很燒錢,張念慈也多次回台灣籌資,相當辛苦。

○ 五年,Optimer第二期臨床已做完,結果相當不錯,但公司資金已用罄,張念慈忍痛把新藥的美國行銷權賣給美商Par公司,並且拿出一六%股權,換得 Par投資一二○○萬美元。沒想到,在○七年二月掛牌前三個月,Par因為財務出問題,張念慈只好拿出上市募集的五千多萬美元中的二千萬美元,再把Par 的行銷權買回來。

目前身兼Optimer國際醫療臨床實驗的負責人及台灣浩鼎執行長的許友恭說,在這個過程中,Optimer董事會當然有很多意見,也一度失去耐心,但張念慈總是把策略抓得很緊,一方面與董事會多次溝通,另一方面也在內部不斷省錢,想辦法熬過難關。

﹁他的抗壓性很高,永遠笑笑的,沒人知道,他為了公司發展,好幾次都是含淚簽下『城下之盟』。﹂目前擔任台灣浩鼎顧問的浩理生技顧問公司總經理李世仁說。

此 外,Optimer獨力完成在歐、美等國的三期臨床,範圍含括十餘個國家及二百多個醫療中心,這麼龐大複雜的工作,也是台灣生技公司很少有的經驗。負責這 項工程的許友恭說,這其間有很多挑戰,一方面要搞清楚各國法規,做好研究與臨床實驗中的銜接與整合,最關鍵也最困難的,就是要建立核心團隊並充分整合。

堅 持自有專利 咬牙撐過困境張念慈認為,從Optimer的新藥開發過程,讓他累積很多專業與細節,例如專利申請的時間點,很多學術界一有什麼發現,就立刻去申請專利, 但專利時效只有二十年,等到產品做完三期臨床,專利只剩下二、三年,價值已經很少。Optimer的抗生素新藥從○一年開始研發,○七年才申請專利,如今 取得FDA新藥核准,專利時效可以賣到二○二七年。

至於專利主張的範圍,張念慈花了五年與美國專利局的官員爭辯,也累積不少心得。﹁很多專 利看似相同,但其實有差異,因此申請時要據理力爭,提供的資料愈詳細愈好,把其他相似的專利都拿來比較,如此才能得到最好的結果。﹂此外,像新藥的市場潛 力有多大,請不同顧問公司來做市場評估,得到的結果會非常不同,有的公司為了省小錢,結果反而錯估了市場。﹁像Optimer請麥肯錫做的報告,雖然收費 是小顧問公司的近三十倍,但結果更詳盡,而且更具公信力,與大藥廠談判時,對方完全照單全收。﹂有了Optimer的成功經驗,張念慈也堅信,過去台灣生 技業一般都做到二期臨床就授權出去,但若遇到好的藥,台灣生技業應該要有堅持把三期臨床實驗做完的信念,這樣創造出來的價值才會高。

﹁主事 者要了解世界潮流,不要因為怕風險而早早授權出去,反而失去了極大化公司價值的機會。﹂由於Optimer的成功經驗,張念慈也主張,台灣應趕快完成一個 自行開發出來的新藥,才不會被韓國、新加坡等國家比下去,甚至現在都要面臨後進者大陸的追趕,同時,他也主張弟弟張念原的中裕也可以趕快進入第三期臨床實 驗。

如今,Optimer的成功已被證明,張念慈的下一個目標,就是把台灣浩鼎也打造成另一個Optimer,並希望創造另一項新紀錄,﹁ 讓台灣本土公司也能成功開發一個新藥,讓台灣擠入全世界擁有新藥的國家行列。﹂為了達成這項目標,原本由Optimer百分之百持有的台灣浩鼎,○九年進 行經營團隊擴充並獨立為台灣子公司,並且把Optimer的抗生素新藥台灣市場銷售權授權給台灣浩鼎。此外,也與中研院合作開發癌症新藥,其中包括已進入 二、三期臨床,由台大醫院黃俊升醫師擔任總計畫主持人的乳癌藥物。

許友恭說,這項乳癌藥物的臨床實驗,是首宗以台灣主導的跨國人體臨床實驗,在台、韓、港、星針對轉移性乳癌患者,收取約三五○名病患,耗資四億元、投入醫療相關人力更高達二百人。

許 友恭在一九七七年取得台大化學研究所碩士後,便赴美深造取得美國匹茲堡大學有機化學博士及麻省理工學院(MIT)進行博士後研究,學成後服務於 Abbott、Cubist及阿斯利康(AstraZeneca)等國際藥廠,其間主導多項研究計畫,包括神經科學、抗幽門桿菌新療法及抗感染產品,並有 十七件共同發明專利,發表近三十篇著作。

回饋台灣 受阻於官僚牛步許友恭最強的是擁有三十多年臨床實務經驗,除了成功主導了Optimer新型抗生素外,也曾主導多項二、三期臨床實驗,是華人在臨床實驗界 的翹楚。他認為,臨床要做成功,最重要是做到﹁吞、忍、讓﹂的原則,因為全世界的醫生都是很驕傲的,每個醫院都有既定的程序,每個國家也都有不同的法規, 因此,﹁要完成那麼多複雜的程序,只能凡事忍讓,真的受不了時,就要據理力爭,真的不行,也只能自己吞下去!﹂身為家中小孩老大的張念慈是台灣生技業重要 人物,而他的兩位弟弟也都是生技業名人。大弟張念中是美國生物統計公司高階主管,二弟張念原本來在美商Allergan藥廠擔任資深主管,如今則是中裕生 技的執行長。

中裕的前身是蔡英文主導的宇昌生技,取得愛滋病權威何大一的支持,與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基金會的補助,後來改名中裕,由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入股,中天董事長路孔明擔任董事長,並在○九年請來張念原擔任執行長。

中裕目前的愛滋病新藥已完成二期臨床,出來的數據非常好,可以說是目前全世界最好的愛滋病藥物。公司正考量是否直接進入三期,或是將該項技術授權給國際大藥廠取得授權金,目前都同時在評估與進行中。

一 家三傑都在國際生技業有傑出表現,讓大哥張念慈在台灣生技業分量不輕,不僅是尹衍樑最重要的策士,近來更頻頻回台到大學演講、與產官學界溝通,但台灣的官 僚牛步卻令他心灰意冷, ﹁台灣人才那麼好,為什麼到美國就做得出來,待在台灣就做不出來,實在不應該搞成這樣……﹂一向有話直說的張念慈,這回真的是急了。

張念慈

現職:美國Optimer公司董事長

台灣浩鼎生技董事長

經歷: Cinogen及Pharmanex創辦人

如新集團首席科學家

學歷:麻省理工博士後研究布蘭代斯(Brandeis)大學博士

輔仁大學化學系

台灣浩鼎

成立:2002年

資本額:10億元

經營團隊:董事長張念慈,執行長許友恭。另外三名董事包括許照惠博士、李世仁博士及潤泰集團投資管理副總陳志全股東結構:Optimer、匯弘投資及合一創投(潤泰集團、中天)、永豐創投(永豐金控)、富邦、玉山金控及全球策略創投

產品線:乳癌新藥


第一 一位 主導 新藥 美國 上市 華人 浩鼎 鼎張 張念 念慈 帶領 臺灣 走出 藥品 專利 荒漠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278

未來展望 十年內兆元生技產業不是夢 浩鼎董事長張念慈: 第二波創業會比第一波更精采



2015-08-24  TWM

經過一年來的劇烈修正,生技產業如今醞釀另一波成長動能,生技股王浩鼎董事長張念慈認為,第二波生技創業潮將遠比第一波要精采,十年內生技業創造兆元產值不會只是夢想。

口述.張念慈 整理.林宏文編按:生技新藥股王浩鼎董事長張念慈,儘管稱自己早已退休不管事,不過,在浩鼎OBI-822臨床試驗數據即將揭曉前,仍接受本刊專訪,除了 關心台灣生技業的發展,對於過去一年來生技股股價修正,以及第二波的創業風潮,都有深入的觀察與分析。以下是張念慈以第一人稱口述的整理內容。

近年來生技產業在台灣備受重視,有人還喊出「兆元生技產業不是夢」。若三、五年間就希望台灣生技業產值達到兆元,這一定是個春夢,絕對達不到。但若把它推到十年後,也許會有一點機會。

我對台灣生技業很有信心,因為看台灣生技業第二波創業潮已開始。在新創事業中,包括新藥及醫材兩大領域,至少各有十幾家新創公司,不論品質與水準都不輸第一波企業,咸信三年後興櫃市場一定有很多好公司準備掛牌。

期待產業躍進

一定要做對的四件事

我預估,在過去十多年成立的第一代生技企業中,應該就有幾家公司可衍生成「大樹」,就是市值達到三十億至一百億美元之間的企業,當然還是要透過國際購併才行。至於近幾年成立的第二代企業,亮點也很多,未來若接替上來,會讓台灣生技業發展愈來愈精采。

不過,生技業要達到兆元產業,有四件事很重要,一是專利(IP),二是選題,三是人才,四是資本市場。

在專利部分一定要夠強,用西方術語來說,就是要能夠登在橘皮書(美國FDA具治療等效性評估之核准藥品目錄)上;專利當然也不是拿到就好,還要能夠用來打仗;另外,經營團隊還要想辦法把專利保護期延伸到最長,目前台灣產業界都還缺乏這些概念。

選題更是重要,選題一定要精準,尤其要打全球品牌時,時機、題目、銷售團隊、對市場需求的了解等,都必須考慮在裡面,尤其如何選一個台灣比較有優勢的題目更是重點。

至於人才的培養與引進,目前台灣有海歸與本土人才,但長遠來看,年輕一輩在高階經營管理策略與國際接軌上還是很缺乏。過去台灣的人才政策相當保守,例如沒 有營收的公司不准聘請海外人才,限制了很多新藥公司,這項政策到今年六月才拿掉。目前台灣對中國人才也限制嚴格,都有改進的必要。

如何管理生技公司不同專業的人才,也是一門大學問。從研發、臨床、製造,到行銷、授權、法規,一家公司內有七、八種不同專業的人才,當公司發展到不同階段,要讓不同的人來帶頭,或是再從外面找人……。這些事,台灣企業目前還待加強。

至於在資本市場部分,也是投資人最關心的議題。過去一年,台灣生技股跌幅很重,當然是因為先前炒作太厲害,下跌才會那麼猛,若要再漲回去,一定是體質好的企業。

投資時間放長

生技股才有安定力量

台灣生技業的資本市場雖活絡,但散戶比重太高,就像「流寇」一樣,一千多億元的游資在市場竄來竄去,這樣的資本市場很不健全。美國投資生技業的都是大型專業機構,很少有散戶。持股時間長,才能形成一股安定的力量。

至於外資為何還沒進軍台灣投資生技股?那是因為專業外資會買在關鍵轉折點,以美國市場為例,若有公司產品開發成功,或許股價已大漲三成至七成,外資才會買,因為後面可能還會再漲三至四倍,他們的投資策略相當慎重,沒必要去搶短線。

很多人擔心生技業泡沫化的問題,覺得生技業很燒錢,成功機率又低。以美國來說,二○一○年美國大約有六千家生技公司,其中上市公司不到三百家,而三百家中 真正有產值的只占一半,裡面真正賺錢的又不到五十家,也就是說,六千家企業中真正有淨利的其實不到二%,這會是一種常態,但仍然可以造就一個很大的產業。

我不擔心泡沫化的問題,套一句麥克阿瑟「老兵不死」的話," Biotech never die, they only merge with each other."─生技不會死,即使失敗了,最後還會融合到產業之中。因為有太多失敗是因為設計錯誤或資金無以為繼,但人才、智財與題材,最後都會重新找到 出口,振奮再起。

不過,台灣與美國生技業若遇到失敗,處理方式確實很不同。美國公司習慣失敗,產品不成功,由於股東通常是創投或法人,很習慣就結束或賣掉;但台灣老闆即使一個產品失敗了,都會想辦法再多設幾個產品事業部,想辦法再活起來,絕不輕言退縮。這沒有對錯,投資人要自己判斷。

浩鼎目前已進入關鍵時刻,很多人問我,為何浩鼎選擇走研發銷售一條龍的方式?我要強調,這條路很難走,不一定是台灣生技業最好的商業模式,但浩鼎抗乳癌新 藥OBI-822的創新療法,在主動免疫療法中打開新領域,當然要冒很大風險,我希望浩鼎能做示範,證明台灣有能力做一流的生技企業。

張念慈

出生:1951年

現職:台灣浩鼎董事長

經歷:美國Cinogen及Pharmanex創辦人、美國Optimer公司董事長學歷:麻省理工學院資深研究博士、美國布蘭戴斯大學有機化學博士


未來 展望 年內 兆元 生技 產業 不是 浩鼎 董事長 董事 張念 念慈 第二 二波 創業 會比 比第 一波 精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9991

中裕、浩鼎股價飆升 兄弟檔 撐起生技二五%市值

2015-12-14  TWM

隨著中研院前副院長陳建仁,出任民進黨副總統參選人,上市櫃生技股近日紛紛演出「大仁哥行情」;其中,研發愛滋病藥的中裕和癌症藥物的浩鼎,是最受注目的超級明星。

以近期股價高點看,中裕最高二九七•五元,市值約七百億元;浩鼎最高七四九元,市值約一二五○億元。兩檔個股的市值總計,相當於上市櫃生技股總市值的四分之一。

其實,中裕和浩鼎不僅股票代號相似(四一四七、四一七四),中裕執行長張念原(右圖)和浩鼎董事長張念慈(左圖),兩人更是親手足。

張念慈耕耘生技超過三十年,在默克(Merck)等大藥廠累積豐富經驗。張念原排行老三,在美工作達二十五年,○八年由愛力根藥廠資深研發主管轉戰中裕。此外,二哥張念中其實也是生技業名人,目前在美國生物統計公司擔任高層主管。

張念原曾經表示,當年是受哥哥張念慈鼓勵,才選擇走上生技之路;接下來,能否透過獲利實績,為台灣生技產業再寫新頁,是兩兄弟任重道遠的挑戰。

撰文 / 周岐原


中裕 裕、 、浩 浩鼎 股價 飆升 兄弟 撐起 生技 二五 市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4626

浩鼎風暴後,誰能活下來? 台灣明星產業大解析〉 生技股100大出列

2016-02-29  TWM

浩鼎解盲引發生技股市值重挫,利空如海嘯迎面撲來,做試驗的生技產業,變成一夕致富的投機生意,海嘯退去,才知道誰在裸泳、誰的實力禁得起考驗。本刊為此特別製作「2016年台灣生技100大」調查專題,幫助投資人趨吉避凶,找出真正有價值與成長潛力的公司。

攤開過去三年台灣生技產業的市值圖,二○一六年二月二十二日,台灣生技股正面臨三年來,最嚴重的一次利空測試。

前一個交易日,二月十九日,台灣生技股的總市值站上一兆一千四百億元新高峰,投資人對生技股一片看好。災難之前,傳來的都是好消息:浩鼎被納入MSCI指數,外資買進台灣新藥股,帶動其他生技類股向上推升。

資金像潮水一波波湧入,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生技類股成為上市櫃成交值最大的類股,這一天,生技類股交易達二四七.四億元,占上市櫃總成交值的二一.一%,台股成交值最大的十檔股票中,生技類股就占了五檔,過去投資人熱中追逐的電子股,如今逐漸退潮。

此外,新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宣示,將生技列入重點產業,副總統當選人陳建仁公開表示將推動《生技新藥產業發展條例》修法,中研院院長翁啟惠公開看好浩鼎技術,一個個好消息推升,湧來的資金浪潮愈來愈高。

過去半年,從八月股災之後,湧進生技業的資金潮沒停過,「過去半年,生技股上漲,關鍵就是浩鼎。」一位持有浩鼎五百張股票的投資人觀察,資金效應帶動其他生技類股雞犬升天。

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浩鼎市值突破一千億元,十二月,生技股市值越過基亞解盲前九九二六億元的關卡,站上一.一兆元,離解盲不到兩個月,大部分人似乎忘了,當年基亞解盲失敗,連跌十九根停板才打開,市值蒸發四百多億元。

二月二十一日周日下午二點,從這一刻開始,上升突然轉成了下降,接著是火辣辣的重摔!

浩鼎下午二點發出新聞稿「主要療效指標未呈現統計學上顯著意義」,浩鼎董事長張念慈在櫃買中心的重大記者會上再三強調,這次新藥解盲「非常成功,沒有挫敗」,但幾分鐘內,全台灣投資社群LINE群組裡,全跳出「浩鼎解盲失敗」的訊息。

利空海嘯般襲來,星期一,浩鼎高掛兩萬張賣單,相關類股全面跌停,生技類股重挫,光這一天,生技類股市值就蒸發了五百八十億元。周二開盤,浩鼎繼續跌停鎖死,但其他生技股已經出現明顯回升,不再跟著浩鼎重挫,與一年半前基亞事件造成所有生技股都大跌的情況相比,浩鼎解盲似乎是小範圍事件。

問題1 :拿資本公積配股市值快速膨脹到二五五億元巴菲特的名言,「退潮之後,才知道誰在裸泳。」此時同樣適用,當初乘著資金浪潮上去的生技股,價值大幅滑落。這一次,《今周刊》訪問台灣最具代表性的生技企業、專家及創投等,也提出台灣生技業發展的幾個疑問,同時也找出誰會是這波生技海嘯後的倖存者。

一位投資老手觀察,成立於一三年的心悅生醫,把帳上的資本公積當作股利拿來配股給股東,快速膨脹股本,「幾時聽過公司用資本公積來配股的?」他質疑。

一六年一月,這家公司的市值已衝上二五五億元,相比之下,成立六十四年的永信藥品,同樣積極發展新藥,辛勤耕耘製藥產業,市值竟然只有心悅生醫的三分之二。

心悅生醫的作法是,第一次配股,讓每位原始股東配二.三一張股票,也就是一張股票變成三.三一張;第二次又再配發股東○.五五張股票,股本因此迅速膨脹,原本心悅生醫的股東手上持股,就從一張變成五張,因此當公司以一六八元在興櫃交易,股票價值不到三年,就膨脹八十倍。

心悅生醫發言人蔡玉婷表示,「這麼做是希望多募到一點現金。」去年八月心悅生醫募資十分困難,為了讓投資人對股價「有感」,增加投資價值才這麼做,「我們也無法預料後來生技股大漲。」她解釋,當時心悅是未公開發行公司,依照《公司法》,只要符合要件,公司可以這麼做,但是公開發行之後,「我們不會再用資本公積轉增資。」此外,也有人提出質疑,一些新藥開發公司用食品營養成分來做新藥,究竟能不能被當成新藥看待,股價跟著大家一飛沖天,其中健永生產的茄紅素新藥就是一例。

問題2 :番茄也能變新藥?

營養素加工當藥,僅少數國家承認「我多吃幾顆番茄就能吸收的營養成分,最多做成健康食品,為什麼適合做成新藥?」一位資深研究員質疑,把人體平常需要的營養素,當成藥製造,再經過一期、二期、三期臨床試驗,究竟能有多少國家把這樣的產品當成「藥品」上市?不無疑問,「除了台灣承認植物做成的藥,全世界承認植物藥的國家並不多。」他觀察。

健永發言人何志煌表示,健永的新藥已經完成美國FDA第3期臨床試驗收案,該藥在2012年曾經進行期中分析,療效達到顯著性。他表示「產品原料是茄科植物。」到底是不是茄紅素,「這是業務機密,無法透露。」 至於外界關心的研發團隊,何志煌也表示,健永是以董事長郭富鳳領軍,跟國內外醫療團隊合作研發,郭富鳳學的是管理,但健永由誰負責新藥研發,公司不願透露。

會引發生技海嘯,關鍵之一是,新藥公司多半沒有營收、獲利,就像二○○○年網路股價泡沫一樣,投資人也還不熟悉如何替沒有營收的新藥公司打分數,只能靠「本夢比」投資。

在台灣,新藥公司經常只把臨床試驗結果,當成證明公司價值的關鍵證據,但事實是,即使拿到藥證,也不見得是獲利保證,例如韓國三星旗下的藥廠Samsung Bioepis,拿到生物相似藥藥證後,因為市場對這款藥的效果並不熟悉,銷售無法打開,只好以低到只有原廠一五%的價錢在挪威賠售,才能搶到市場,「流血擴大市場,是為了證明藥效,同時衝一點營收,為之後在美國上市做準備。」一位生技資深專家觀察。

問題3 :市場激烈競爭

拿到藥證後,價格反而一路下滑在台灣,寶齡富錦是少數能在美國取得藥證的公司,在申請到藥證時,股價曾突破四百元,但之後股價一路下滑,去年股價始終無法突破一百六十元。

寶齡富錦投資人關係經理顏俊傑表示,寶齡新藥在日本銷售持續成長,但關鍵在於當初與美國合作夥伴簽的授權合約中,除了一次性的授權金等收入,對方每賣出一顆藥,寶齡只能分到不到一○%的藥價,這筆錢,還有一半要分給原來藥物技術的擁有者。

華威創投合夥人李世仁分析,看新藥公司,要估計這家公司預期新藥上市後,目標市場有多大,新藥能攻下多少市占率,乘上這款藥品的可能成功機率,再仔細檢視團隊的執行力,才能給出答案。

問題4 :鑑價機制不成熟散戶看不懂價值,專業公司也搞混採訪中,不少創投業者觀察,不只是散戶不瞭解如何估計生技股的價值,連負責鑑價的團隊,都不見得了解如何評估生技公司的價值。

一個實際發生的案例是,一家新藥公司向國外引進多種新藥授權,請鑑價公司鑑定公司價值,鑑價公司根據引進的新藥未來市場價值,判定這家公司市值二十二億元,卻忘了這些藥,台灣公司還要付權利金給海外原廠,公司價值裡沒扣掉未來應付的成本,「把產品價值和公司價值完全搞混。」問題5 :資源集中發展新藥較少投入精準醫療及新興先進醫療此外,台灣醫藥產業集中大部分資源發展新藥,對於目前在全球重要的精準醫療(precision medicine,指按個人體質量身訂做的治療方式)及新興先進醫療(advanced therapy)等的發展,卻很少有人關注,僅少數產業投入。

前生技中心董事長、目前轉至產業界擔任兩家公司||體學生技及奎克生技光電董事長的李鍾熙說,由於基因與醫療科技發展非常快速,對疾病診斷和治療的精準度已不斷提升。以非小細胞肺癌(指大細胞癌等其他肺癌)為例,依其致癌基因分類,十年前只能區分成三到四類,但如今已精準到可分成三十一類,治療時若無法針對各種細分類去用藥,根本無法達到療效。因此精準醫療就是以更好的基因分析檢驗方法,再配合其相對應的分子標靶藥物去用藥,疾病治癒率就可以大幅提高。美國歐巴馬總統在一五年提出的一項施政重點,就是要把精準醫療推向臨床應用,大幅提升癌症存活率,其他各國也都非常重視,帶來許多生技產業的新機會。

此外,李鍾熙也認為,在新興先進醫療部分,包括各種新興的細胞療法、基因療法等,也對傳統以藥物治療的模式產生很大的衝擊,這些都是生技產業重要的新趨勢,並且在歐美、日本甚至中國都已被普遍重視,中國如今在精準醫療的投資腳步相當快,但台灣很多醫師仍排斥精準醫療的觀念,十年後說不定就可能被超越。

海嘯過後,誰才是真正有實力的生技公司?《今周刊》從今年起,首度製作「二○一六台灣生技一百大」調查,以市值來排名台灣生技產業,同時,也專訪生技產業專家,為投資人找出最有潛力的公司。

神隆前總經理馬海怡分析,台灣生技類股內容龐雜,從健身器材到美容產品,分布廣泛,就算是藥,也應區分為「新藥、學名藥、原料藥、生物相似藥(指用生物技術製造成分近似的藥品)、CRO(指委外研究,替藥廠進行研究服務),CMO(委外製造,替藥廠生產藥品)。」每一類的風險和獲利爆發力都不一樣,「同類相比才有意義。」觀察1 :生技市值真實性臨床試驗進度,可反映公司執行力「台灣一般藥業公司的市值,相對而言比美國高出許多。」她分析,美國即使是相當有規模的藥廠,本益比也只給十五到二十倍。此外,馬海怡非常肯定台灣的原料藥廠,因為目前台灣製藥產業的半數營收,都由原料藥廠所貢獻,但即使是這些最有能力到國際市場競爭的業者,目前本益比也比美國同業高,台灣的藥業,尤其是新藥公司要享受高市值,也要問問自己有什麼條件與國際藥廠競爭。

此外,看生技公司的市值也要嚴格分析市值真實性,如果交易量小,市值的代表性也較低;再來就是看團隊的素質,以及公司的技術成就。一家公司的團隊是不是能按照時間,交出成績單,也影響投資人對公司的評價。「我很想知道,台灣有多少公司能如期地進入美國FDA(食品藥物管理局)的第三期臨床試驗。」馬海怡說,進度反映團隊的執行力,這些都是生技公司的基本面。

馬海怡觀察,美國也經歷過新藥產業有夢就能掛牌的狂飆年代,現在,即使研發出新藥,投資人還會嚴厲審視新藥公司的進度以及產品優勢,不會輕易就出手投資。因此,當市場把焦點集中在新藥類股時,台灣的原料藥、先進醫材,和部分未受注意的新藥類股,反而會是海嘯過後留在沙灘上的珍珠。

元大投顧分析師李佩菁分析,像聯合骨科器材今年就打進美國醫材市場,這家公司年年到美國參加學術會議,向醫師說明產品,累積使用產品的患者人數,「今年美國市場能輕易出現二到三成的成長」,加上聯合骨科器材和中國山東新華合資成立企業,有助拓展中國市場,她估計今年的每股盈餘會較去年成長三七%。

「有國際營收、有品牌的高階醫材會有發展。」李世仁說,他看好華威旗下易威未來的發展,這家公司正轉型成高階傷口癒合醫材品牌,易威取得國外授權的兩個醫材品牌,和瑞士洛桑學院的IP(智財),能用新生胎兒皮膚細胞培養出的組織,變成治療大面積燒燙傷的產品,這些產品門檻高,營收獲利能見度也優於新藥公司。

觀察2 :台灣生技熱潮影響類股超高本益比,吸引人才技術回流益鼎創投董事長邱德成則看好即將登錄興櫃的逸達,原因是,逸達董事長簡銘達在美國創立專門經營專替藥廠進行委外研究分析的QPS(昌達生技)公司,「他知道哪些題目熱門,值得開發。」也了解美國新藥上市的法規,簡明達原本要向上整合,在美國進行新藥開發,這次卻把新藥部門切割出來在台灣公開發行,現在已經有產品在美國進行第三期臨床試驗。

根據生技中心二○一五年的白皮書,○八年時,台灣沒有任何一家公司拿到新藥藥證,但是現在,台灣已經有二十八項新藥拿到上市許可,也已經有十三款新藥進入第三期臨床試驗。

今年一月,台灣市值超過十億美元的生技公司,就有七檔之多,比一年前增加三家,市值在五億美元以上的公司,也多達十一家。台灣資本市場給生技類股高本益比,吸引最聰明的人才和資金回流台灣。

泰福總經理趙宇天就是其中之一,他是台灣在美國製藥業發展最成功的台灣人,他創立的華生藥廠,從一家小藥廠開始,發展成全美第三大學名藥廠。

一五年,他第二次創業的新事業泰福,在台灣正式登錄興櫃,宣布進軍生物相似藥市場。

聰明的投資人也早在上一波生技低點時,搶先布局。

這次採訪,本刊也循線找到浩鼎前十大投資人當中的徐紅照,竟是高雄一位資歷長達二十年的專業投資人,他不只是浩鼎的大股東,也曾是華亞科前十大股東,股票多到被公司邀請去參訪。

一二年,浩鼎還在興櫃交易,股價低於一百元時,他就看好浩鼎未來的發展,他看好張念慈團隊的素質,加上尹衍樑持股四成,徐紅照大舉買進,即使經歷基亞風暴,他仍然不為所動,看好股價將衝破六百元。

台安生技副總經理黃昭媛表示,過去基亞事件導致所有生技股大跌,這種時代應該要過去了,「個別公司的表現,不應該影響到其他企業,投資人應從每一次事件中,去學習如何了解公司真正的價值,以及潛藏的風險。」長期來看,未來台灣推出的新藥,只會增加不會減少,還會再創造出下個浩鼎。看清生技類股的價值後,新藥解盲的衝擊,將一次比一次減小。

「這是一個要長期耕耘,不是一夕致富的行業。」馬海怡說,一顆藥,要多年努力才能上市,只追逐短期的市值高低,會嚴重扭曲生技產業的真正價值。

二月二十三日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公開強調政府將做生技業的後盾,若蔡總統的宣示能夠落實,相信這才是台灣生技產業開始發展的新起點!

撰文 / 林宏文、林宏達、陳前康

浩鼎 風暴 誰能 能活 下來 臺灣 明星 業大 解析 生技 100 大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7409

生技業要新聚焦——浩鼎解盲失利的衝擊

2016-02-29  TWM

生技產業是台灣產業未來發展的夢,資本市場也提供產業發展的養分。但是產業能不能開出美麗花朵回饋投資人,這是參與這場生技產業發展的企業必須深思的問題。

二月二十一日下午,全市場都聚焦,等待全台最重量級的新藥股浩鼎OBI-822二、三期臨床試驗解盲,結果未達預期。消息出來之後,全市場震驚,大家紛紛打探解盲內容。公司也迅速召開記者會說明內情。

董事長張念慈再三表示,OBI-822臨床療效極為確定,浩鼎非常有信心打國際賽;又說,如果衛福部配合修改法規,該藥仍可進行全球第三期試驗。中研院院長翁啟惠也站出來力挺浩鼎,他表示,受測病人八成在受測過程中產生抗體,代表該藥仍具疫苗效力,所以可作為疫苗。

儘管大咖鼎力支持,但是二十二日浩鼎解盲失利,立刻衝擊資本市場,特別是新藥族群,最直接的是浩鼎開盤跌停,大跌六十八元,市值少掉一一五.八億元,跌停掛出一九七四五張;不過當天外資加碼一六一張,讓浩鼎出現難得的二三九張成交量。

與浩鼎有連結的中裕也跳空跌停,成交七四一張,跌停掛出一一九五一張,中裕股價大跌二十二.五元,市值也跌掉五十五.六億元。另外在興櫃,也被視為生技「尹家軍」的泰福,一開盤即大跌一七.七%,最後仍大跌二十五.七二元,市值減少四十九.四八億元。這三家相關聯企業,在浩鼎解盲失利首日,市值少掉二二○.八億元,衝擊不可說不大。

浩鼎解盲內容涉及醫學專業,不在本文討論的範圍,但從資本市場的角度看,浩鼎這次解盲衝擊台灣生技產業很大,尤其是小英政府還沒有上台,就把生技、綠能等鎖定為台灣未來發展的五項主流產業。上次基亞解盲失利,重創資本市場,這次浩鼎解盲失利,又讓資本市場再受傷一次。

浩鼎、中裕、泰福 市值占生技產業四分之一根據第一金證券統計,到二○一五年底止,台灣整體上市櫃生技產業的產值已達八六○○億元,若再加上興櫃的二五○○億元,生技股已可說是台灣新兆元產業。

這個兆元產業底下的三根支柱是浩鼎、中裕與泰福,其中浩鼎股價最高漲到七五五元,市值一度高達一二八五.七六億元,單是一家浩鼎,市值已占全體生技產業一一.五八%。而中裕市值最高一度到七四八.七億元,在興櫃的泰福股價一度漲到三四四.九九元,市值也高達六六三.七六億元,三家新藥公司市值加起來一度最高達二六九八億元。也就是說,尹衍樑主導的三家新藥公司,市值占整個生技產業的四分之一,這就可以看出,浩鼎解盲的成與敗,影響市場有多大!

而浩鼎解盲的成敗,也被外界視為台灣發展新藥的重大里程碑,因為尹衍樑在生技業下的工夫最深,旗下企業更是人才濟濟。浩鼎有翁啟惠加持、張念慈領軍,外界寄以厚望,浩鼎解盲前,張念慈就很有信心地對記者說:「新藥解盲結果,沒有失敗,只有挫敗;對投資而言,只有成功、不成功的差別!」市場對浩鼎解盲成功,充滿了濃濃的希望,這從浩鼎的股價自去年八月的二五○元直接飆升到七五五元,中裕以一一五元上櫃,立刻衝上三○三元,泰福更是一鼓作氣從八十六元漲到三四四元,由此可看出,市場是以將近百分之百的信心來迎接浩鼎解盲的過關。浩鼎解盲前,股價最高還來到七一八元,是全台第三高價股。

但是期待太高,一旦解盲不如預期,股價後座力就不可小覷。

因為浩鼎讓市值站在千億元以上來解盲,這是十分冒險的行為,也讓賭性堅強的投資人承擔了極大的風險,對台灣發展生技產業投下了不可預測的變數。上回基亞解盲失利,已大大衝擊資本市場。

讓資本市場形成扶助生技業的樂園一四年六月下旬,基亞解盲,市場引頸期盼,股價一度拉升到四八六元,市值衝高到六七四億元;解盲失利後,基亞連跌十九支停板,股價最低曾出現六十八元,市值只剩下九十四.三億元。基亞從解盲失利迄今,已經調整了將近兩年之久,但是原先發展的新藥看來,並沒有太大突破。

這次浩鼎解盲失敗,很多人認為浩鼎絕不會是基亞第二,畢竟浩鼎背後大股東實力不一樣,浩鼎解盲失利,董事長張念慈公開喊話說結果正面,是一個成功的解盲,但從統計學數據來看,法規上就是解盲失敗,市場上也充滿了不少負面的看法。

例如,翁啟惠說,浩鼎該藥可以作為疫苗,但是「疫苗」沒有辦法成為癌症用藥。工研院的知識經濟與競爭力研究中心杜紫宸主任對此就狠批:「建國中學落榜可以直接分發大安高工?」張念慈要求衛福部修法,杜紫宸也狠批:「這不是無理惡霸,什麼才是無理惡霸?」也有人在臉書上說:「把全世界公認的臨床試驗數據廢了吧!讓全世界試驗失敗的藥來台試驗,給台灣人吃吧!」在浩鼎解盲之前,全市場對浩鼎都充滿了熱切期待,這可從浩鼎解盲之前,股價就衝高到七五五元看出端倪。畢竟還沒有得到FDA (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 藥證許可,市值可以超越四十億美元的公司,全世界都很少見,浩鼎對台灣新藥產業的發展肩負了十分重大使命,但這次結果顯然讓市場失望。

過去十幾年來,台灣生技產業從無到有,如今搖身變成兆元產業,小英政府上台前也表示,要將台灣發展成為「亞太生技醫藥研發產業中心」,要結合政府學術研究單位及產業的力量,繼續強化人才、智財、資金、法規、環境和選題的布局,把生技業列為五大新興重點發展產業。這是未來具有遠景的美好產業,但是眼前台灣要面對一個問題── 如何讓資本市場形成扶助生技業發展的樂園,而不是殺戮戰場。

一九八○年代,竹科成立後,很多竹科設廠的高科技公司發行新股,股條、股票開始流通在外,九○年代興起了一個未上市盤商撮合交易,竹科從業人員可以透過未上市盤商換取現金,形成另類的創投市場。這股竹科淘金風,幫助了台灣科技業的發展,很多高科技公司從中取得資金壯大。

台灣的生技業也靠著資本市場養大,如今變成兆元產業,現在單是興櫃的生技公司就上百家,但是眾多無資本額、無法看懂財報的生技公司掛牌,也給市場帶來相當大的風險。投入生技新藥股的散戶,很多都是賭性堅強的人,生技股最後淪為市場高手炒作的天堂。

像兩年多前,市場主力成群結隊大力炒作台微體,把台微體股價拉高到四四○元,台微體在一三年還以每股二九八元增資,如今股價一度跌到八十四元;醣聯剛上市,股價就炒高到一九○元,去年還一度跌到二十五.四五元。

像新藥解盲的案例,浩鼎、基亞股價重挫歷歷在目,先前還有太景的奈諾沙星得到台灣藥證,股價一度漲到六十四.八元,後來還是跌到二十.一五元。還有寶齡的拿百磷(Nephoxil)腎臟病用藥,也拿到美國藥證,股價最高漲到四九一元,最後一度跌到七十七.九一元。

可見解盲成功也不是萬應靈丹,關鍵是即使得到藥證,還要看能不能創造獲利。

一顆藥就是一家公司 易淪為炒作遊戲像浩鼎的免疫療法,單打獨鬥是沒有用的,很多大廠都需要合併幾種新藥,來堵死癌細胞,國際大廠都是整合資源的道路,也就是一家公司涵蓋了很多新藥。反觀台灣,很多公司都是一顆藥就是一家公司。

最具代表性的是林榮錦領軍的晟德,目前晟德在OTC交易,但晟德控有二九.六二%的益安,四五.六九%的得榮,三四%的金樺,三一.七五%的順天醫藥生技及一○.一九%的永昕,這種一顆藥一家公司,賺的是股票溢價的資本財。

這種拿資本市場的資金,來壯大產業力量,若是真能開花結果,也是好事,但若淪為資本市場的炒作遊戲,對產業卻是個悲劇。

台灣經歷了傳統產業跨向電子科技業的發展道路,大家很清楚都看到,生技產業是台灣產業未來發展的夢,資本市場也提供產業發展的養分。但是產業能不能開出美麗花朵回饋投資人,這是參與這場生技產業發展的企業,必須深思的問題。台灣業者們如何集中力量,把產業發展起來?

集中資源發展 可借鏡韓國作法去年底,韓國三星最震撼全球的,是三星電子轉投資的三星生物製劑公司(Samsung BioLogics)宣布斥資八五○○億韓元,在韓國興建第三座生物製劑廠。等這座廠造好,三星製劑年產能將達三十六萬公升,成為全球最大生物製劑廠。

三星製劑目前是必治妥及羅氏藥廠的代工廠,預計到一八年營收可達兩兆韓元,營業利益達一兆韓元。這是三星在半導體、面板、手機之後,第四個支柱產業,三星一出手就超過七億美元。

去年,韓國的韓美科學及韓美藥品,發展了一顆糖尿病用藥,授權給歐美藥廠,代價四十億歐元,造成股價大漲,都給了台灣生技產業帶來啟發,也就是整合資源全力以赴,千萬不要小鼻子、小眼睛,熱中玩資本市場的遊戲。

這次浩鼎解盲失利,也給市場投資人很多啟示。

首先,投資生技股比其他產業都困難,這是一個資訊完全不對稱的遊戲,有心投資生技股的人,必須用功做足功課,了解每一顆新藥未來的展望。因為投資別的行業都有財務報表可以參考,大家可以判斷投資價值,但是投資新藥股像蒙上眼睛在打仗,風險當然超高。像這次浩鼎在市值一千億元以上解盲,我就覺得很不妥。

其次,是台灣發展生技產業缺乏發動機,台灣的大醫院是財團法人,國外是企業組織,企業以獲利為考量,很多新藥發展源頭都出自醫院;但台灣的醫院與產業無法融合,醫療體系無法成為新藥產業的發動機,這也使得台灣新藥發展少了源頭發動機力量。

況且,國外大藥廠老早已站好位置,各家手上現金飽足,銀彈實力雄厚,台灣的新藥產業未來的路,當然格外辛苦。

其實,台灣有很好的製造業實力,全力發展高階醫材,也許是不錯的出路,像邦特的血液迴路管線,這兩年就大豐收;發展骨科用的人工植入物的聯合骨科,也有不錯的成績,這些醫材類股有財報可供參考,也許是投資人可以切入的方向。

撰文 / 謝金河

生技 業要 要新 聚焦 浩鼎 鼎解 解盲 失利 衝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7412

持有近三千張浩鼎 神祕投資人曝光 大戶揭祕》他身價近百億 卻穿夾腳拖出門

2016-02-29  TWM

四年前,沒沒無聞的浩鼎股價僅七十元,高雄投資大戶徐紅照就默默買進,沒想到買到讓他成為前十大股東,光一檔浩鼎股票就值逾十七億元。這位從電子股、房地產賺到生技股的神祕大戶,是怎麼做到的?

這幾年,在浩鼎前十大股東名單中,緊緊跟隨在股市大戶許慶祥、林滄海名字旁,一直有一位無法讓人忽視的個人股東徐紅照。他不斷增加持股,至今已持有二八一○張,市值達十七.二二億元(以二月二十二日收盤價計算),讓市場相當關注其動態。

為了一探徐紅照的身家背景,《今周刊》記者沿著線索來到高雄,發現他不僅是股市投資大戶,還是房地產達人。這幾年靠著精準掌握時機,投資股票、房地產累積百億元身價,在高雄投資圈堪稱一號傳奇人物。

他,投資房地產也在行SARS後獵地 大賺一億來到高雄市苓雅區一家傳統的瓦斯行,就是徐紅照的老家。鄰居說,這幾年桶裝瓦斯只有小吃店會叫貨;但他們因為兼賣熱水器、瓦斯爐,業績還不錯,甚至因為經銷櫻花牌廚具,在中華五路還開設大型門市。由於瓦斯行都是由徐紅照的哥哥經營,大家都不知道他們的老鄰居,原來有一位這麼厲害的投資大戶。

事實上,徐紅照在投資圈人稱「照哥」,他的朋友對於這位高雄股市傳奇人物,皆不約而同形容,「照哥很低調,平常穿著夾腳拖鞋就出門了,走在路上,根本看不出來是身價近百億元的投資大戶。」據了解,今年五十二歲的徐紅照,出身高雄證券業營業員,二十多年前自台股賺錢後,就辭掉工作在家當起股票專業投資人,目前最大興趣就是打高爾夫,以及和太太遊山玩水。在投資領域,徐紅照最令朋友佩服的,就是總能精準抓到股市與房市景氣轉折點,逢高獲利了結,將資金轉進下一個市場。

「哪有那麼準的?但從結果來看,照哥真的很有一套。」徐紅照的友人印象很深刻,二○○三年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過後,國內房地產景氣開始復甦,原本資產配置集中在股票的徐紅照,陸續減碼持股,將資金轉往房地產,在高雄買進不少店面與土地。其中最經典一役,是在○九年金融海嘯後,買下前寶華銀行位於楠梓火車站前的分行(目前為星展銀行楠梓分行),金額僅一億餘元。不但坐落精華地段,又有穩定租金收入,如今市價已翻了一倍,漲至兩億元以上。

他,股市人脈充沛大戶當戰友 買浩鼎二八一○張台灣房市走了十年多頭,三年前因政策打房,交易量開始萎縮;對於市場風向球嗅覺敏銳的徐紅照,察覺房價瀕臨高點,再加上政策緊縮,投資客大幅退場,他開始看空房市賣房子。當時朋友紛紛問他,「照哥,你從房市獲利的資金,是不是要轉進股市?」徐紅照也正面回應投資重心將移往股市,而且大方地向朋友推薦,當時股價僅七十元的生技股浩鼎。

一二年,當時浩鼎才剛公開發行,連興櫃都尚未登錄,公司知名度遠不如基亞、台微體等生技股,「那時,照哥不但大量買進股價才七十元的浩鼎,還看好股價會到六六六元,沒有幾個朋友相信,」徐紅照友人說,短短三年浩鼎漲了近十倍,徐紅照精準的投資眼光,令不少朋友折服。

因為出身證券業,股票市場人脈充沛,徐紅照在高雄有一群股市大戶朋友經常交換訊息。據了解,徐紅照之所以在浩鼎上興櫃前大量買進,最主要是三、四年前原始股東釋出持股,他們這群朋友中,有人一接就接了八百張。

一位同樣在掛牌前就已投資浩鼎的散戶透露,「那時候大家對浩鼎這家公司都不熟,但對不懂的人來說,說穿了就是衝著張念慈、尹衍樑、翁啟惠這三個人的名氣。

光尹衍樑就投資四○%,我們買幾十張有什麼好怕的,更重要的是股價才七十元,不用什麼信心,大膽買進就對了。」雖然,浩鼎一二年底登錄興櫃後,股價一路飆漲至二百元,但一三年上櫃後,股價表現一直低迷,不少信心不足的投資人都趁機換手;但徐紅照不但不為所動,還持續看多買進,甚至一四至一五年,持股增加二千多張,擠進浩鼎前十大股東、個人股東第二大。根據資料顯示,目前徐紅照持有浩鼎二八一○張,市值十七.二二億元。

除了浩鼎,徐紅照也持有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家族投資成立的中裕新藥;另外,在電子股當紅時,徐紅照就已是電子股大戶,還是南亞科技的前十大股東,○六年,持有南科股票一萬八○二一張。也因為投資電子股部位高,曾有科技公司高層邀請他參訪公司,顯見他舉足輕重的投資影響力。

他,狂搜稀有幣擁有大量辛巴威幣 至少賺三倍徐紅照的朋友透露,這幾年他輪流在股市、房市投資,累積的財富讓他有百億身價,但他依舊維持樸素的外表,雖然有收藏古董錶,卻很少看他戴在手上。唯一讓朋友覺得出手「闊綽」的一次是,送給朋友一百兆的辛巴威幣,讓朋友嘖嘖稱奇。

原來,徐紅照在五年前開始大量收集已停止流通的辛巴威幣,當時一張一百兆的辛巴威幣,大約價值五美元;但由於市場稀有性高,如今身價水漲船高,已漲到二十美元,若以徐紅照驚人的收藏數量,相信價值更加可觀。

堪稱股市、房市、錢幣「三棲」投資達人的徐紅照,退休之後,運用自己的專業精準判斷,累積百億身價,其相信自己、堅持到底的精神,值得投資大眾學習。

徐紅照、林滄海、小S公公……這些老江湖,掀起生技狂潮儘管浩鼎解盲並未具有顯著效果,短線勢必衝擊股價以及市場信心;不過這股生技熱潮,背後就是有一群神祕大戶推波助瀾,行情才能一路從興櫃蔓延至集中市場。因此在探討生技股的同時,也應同時認識這群在國內資本市場呼風喚雨的大戶。

統計生技股前10大股東,其中以個人身分投資者,金額排行第一名的就是徐紅照,他以持股達2810張、單筆持股市值逾17億元,名列浩鼎第六大股東。第二位則是藝人小S的公公許慶祥,他以持股浩鼎2342張、市值14.4億元,在大股東排行榜中位居第二。

但整體而言,生技股最「大咖」的投資人,非「海哥」林滄海莫屬。本刊統計,林滄海位居前10大股東、持股逾一億元的生技股,就有中裕、台微體和大江生醫,光是這三檔,他的持股市值就達到9.4億元。此外,林滄海也是美時、兆遠及鈦昇的前10大股東。以枱面上的部位來說,他的身價已在10億元以上;加上他曾經投資的浩鼎、優你康,林滄海可說對生技產業情有獨鍾。

更驚人的是,本刊採訪側面得知,另一位出現在個人大股東的林金盆,其實也是林滄海的關係人。從投資組合觀察,林金盆目前是台微體、美時、易威(原名紅電醫,華威國際入主後更名)及兆遠的前10大股東,持股總市值達2.5億元,持股看來與林滄海也頗有重疊之處。

市場人士分析,林滄海從早年布局電子到近年轉戰生技股,績效之所以傲人,關鍵就在他首重基本面,甚至聘僱專業團隊、自己養研究員。

如易威,就是他派出研究員與公司訪談後,才決定進場的標的。

一位投資近億元新藥股的大戶坦言,他們爭相投入生技懷抱,原因是「台股日益冷清,還會動的股票,可能剩下不到100檔!」由於成交量低迷,無數個股本益比低於10倍,股價低於淨值更早就是常態;對照之下,生技股由於產業前景遠大,在市場更具說服力,早就顯露成為下一波主流的跡象。有資金就有行情,在這方面,大戶的腳步永遠比散戶快上許多。「不過現在生技族群已經到了『閒人勿近』地步,特別是新藥股,如果價位超過百元,最好保持觀望即可,都不要心癢介入,免得受傷。」此外,還在市場的大戶,多是親眼見證電子股如何引領台股狂潮的老江湖,在前一輪海外人才回國創業締造的行情裡,這群大戶斬獲甚豐;如今資本市場再度出現相似場景,許多生技精英紛紛自立門戶,大戶們當然嗅到商機,紛紛向生技股靠攏。

(周岐原)

撰文 / 梁任瑋

有近 千張 浩鼎 神祕 投資人 投資 曝光 大戶 揭祕 身價 近百 百億 卻穿 穿夾 夾腳 腳拖 出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7420

解盲不過還有機會?浩鼎前景關鍵三問 風暴解讀》權威生技股分析師與醫師專業分析

2016-02-29  TWM

浩鼎解盲後首次法說會,參與者人山人海,盛況空前,顯見話題熱度極大。本刊專訪多位權威生技股分析師及專業醫師,從不同角度分析本次浩鼎解盲臨床試驗的結果,提供讀者參考。

Q1》法人如何解讀

浩鼎解盲結果?

統一投顧分析師張立群認為,浩鼎短、中期的主要目標,至少有授權國際廠商,進行臨床三期實驗,在全球最大的癌症研究平台ASCO(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美國臨床癌症學會)發表完整解盲數據,及申請國內藥證等項。

PFS(無惡化存活期)初步結果未達主要治療目標,影響的是申請國內藥證這一項,但由於台灣市場規模有限,對浩鼎而言,衝擊程度應該較輕。

張立群指出,各界解讀浩鼎臨床試驗結果,態度好比瞎子摸象、各說各話。

「台灣摸到尾巴,認為大象尺寸就這樣,像掃把」;但實驗整體的企圖心、收穫都很大,「好像一隻非洲象」,例如三四九位受測者中,為數二三○人的試驗組的結果頗為理想。對比之下,該藥品較其他重要藥品反應率更高,副作用則更低,所以在國際上,應堪稱為成功的實驗。儘管如此,過於樂觀的預期落空,仍是投資人大砍手中持股的原因。

Q2》解盲的完整數據,何時可供檢視?授權進度?

依照ASCO規定,在該會議發表前,研究數據不可對外界披露,因此最快可能要等到六月,完整臨床與解盲數據才能公告,作為解讀基準。

對於浩鼎乳癌新藥OBI-822的前景,工銀投顧協理廖昌亮認為是「先中性看待」,須檢視完整的臨床數據後,才能確認療效的優劣。若數據不錯,則有助於未來進行全球三期臨床試驗,與國際授權合約的談判;若數據不如預期,未來變數可能較多。

在國際授權方面,「追求者一定有」,廖昌亮認為,畢竟人體二期臨床試驗是概念性試驗,若解盲數據如公司所言樂觀,則此作用機轉與途徑是明確的,未來仍有機會授權給國外廠商,其後透過適當試驗設計、選擇恰當的主要療效指標與給藥頻率,相關療效性臨床試驗成功機會頗高。

假設解盲數據顯示療效佳,則授權金可能越墊越高,且依照過去案例,數據披露半年內,大概就會有授權案出現。

亞洲藥廠透過授權取得收入,代表首推韓美製藥(hanmi pharmaceutical)。韓美製藥去年大放異彩,最大的一筆交易是授權賽諾菲公司(Sanofi),共同開發降血糖藥物,藉此取得四億歐元預付款,及三十五億歐元的研發、管理費;另外在銷售淨額中,韓美製藥也可抽兩成。

除了賽諾菲,韓美製藥還向多家藥廠授權肺癌、糖尿病用藥,結果,韓美製藥股價去年暴漲超過七倍。由這個例子不難推估,當浩鼎解盲數據全數公告後,授權國外藥廠的時機,大概也不遠了。

Q3》國外有無新藥臨床試驗不成功,重啟實驗後,最終取得成果的藥廠?

全球藥廠不乏研發碰壁,後來柳暗花明的例子,浩鼎絕非單一事件。分析師舉例,美商瑞傑納隆(Regeneron),就是經典案例。

瑞傑納隆股價目前高達三九五美元(約新台幣一.三萬元),市值達四二三億美元(約新台幣一.四兆元),比代工龍頭鴻海市值還多出二千億元。可觀的是,統計自一九九一年以來,瑞傑納隆股價累計上漲達二十一.三倍,是美國股市爆發力最強的個股之一。

二○○○年前後,瑞傑納隆股價一度在個位數浮沉,能夠擺脫這個命運,原因是公司一連串新藥。其中,治療黃斑部病變的采視明(Eylea)問世,尤其關鍵。

最初與瑞傑納隆合作的是知名消費品業者寶僑(P&G),但寶僑對新藥研發較陌生,認為采視明缺乏商業價值,雙方最終拆夥。

其他業者眼見「連寶僑都玩不起」,紛紛打退堂鼓。一度與瑞傑納隆合作的安萬特(Aventis),在被大廠塞諾菲(Sanofi)購併後,也不再看好,歸還所有權利之餘,還額外提供二千五百萬美元補償,平白讓大好商機溜走。

後來,藥廠Genetech(已被羅氏藥廠購併)成功發表與采視明用途相近的諾適得(Lucentis),各家藥廠才察覺,瑞傑納隆有一隻隨時下金蛋的大金雞,紛紛前來示好;但瑞傑納隆拒絕幾乎所有藥廠,只開放全球銷售權給拜耳(Bayer)、獲利五五分,還保留采視明在美國市場的銷售權。

究竟這款藥品一一年上市以來有多熱賣?采視明全球銷售額從一三年的十八億美元,暴增至一四年的二十七億美元,整整增加五成,讓瑞傑納隆營運因此大幅上揚、擺脫虧損。

國外藥廠的故事,結局看來很美妙,但投資人可別忘記,研發采視明的過程備嘗艱辛,一路忍受、不離不棄,多年後終於歡呼收割的股東,畢竟是極少數。

目前浩鼎除了身為台股排行前五名的高價股,也是上櫃市值最大的公司,光是持股五張以下的股東,就有將近一萬戶。法人分析,以解盲後首次法說會湧入逼近三百人,其中將近半數是散戶股東來看,市場正面看待浩鼎的熱絡氣氛,現階段仍將維繫其股價;不過若將時間拉長,擔心結果不理想的拋售潮,恐怕仍將令股價大幅波動。

「數據就是不及格」

專業人士疑慮未除

除了工研院知識經濟與競爭力研究中心主任杜紫宸強烈質疑,浩鼎對解盲結果過於樂觀,在人山人海的浩鼎法說會,也傳來陣陣不看好的竊竊私語。

一位要求匿名的生技業資深分析師便憂心指出,病患生存率是末期癌症藥物療效的關鍵指標,以這次解盲對照組是生理食鹽水、而非其他主要癌症藥品來說,如果實驗結果不顯著,對於延長病人存活時間的目標,其實就是沒有幫助。對於後續研究固然有亮眼的醫學價值,但「臨床就是臨床,有過就是有過,你考出來,就是沒有及格嘛!」「數據出來,就是fail(失敗)了。」該分析師直言:「我不懂他們(經營團隊)為何笑得這麼開心?」他強調,無論公司如何解釋,當年設計的臨床試驗過程有哪些細微誤差,當解盲結果不顯著,公司卻持續傳達「出乎意料的成功」等多為正面的看法,恐怕會讓這次臨床試驗失焦。

這位分析師指出,浩鼎解盲未盡理想,無形中也打破了台灣資本市場經常流於造神的迷思。他舉例,好比台積電、台達電,一度插旗太陽能事業,儘管創辦人都是國內名號響叮噹的企業家,但轉投資的經營成果終究是差強人意。「所以每一家公司能否成功,其實都是獨立事件,投資人切勿因為名人加持,就一味看好。」另一位享譽國內醫界的資深內科教授,冷眼旁觀這場資本市場的大事,心裡卻深有感慨。他分析:「從學術上,打了某個東西可以產生抗體,可以寫一篇論文;翁啟惠很開心地說,理論得到證實,但投資人要的是理論能拿來製藥,就這一點來說,(本次解盲)是沒有。」他進一步說:「今天就事論事,不管學術怎麼樣,解盲結果能不能變成藥,看來是不行。」這位教授直言,他個人對台灣生技產業不樂觀,當年台灣電子業蓬勃發展,群聚效應曾吸引美國《商業周刊》製作「WhyTaiwan matters?」專題;相較之下,他研判台灣生技業恐怕永遠不會有這一天。

為什麼?「因為我們口袋沒有其他國家深,沒辦法燒大錢投入長期的研發計畫,人才也不夠多。」

(周岐原)

撰文 / 周岐原

解盲 不過 還有 機會 浩鼎 前景 關鍵 三問 風暴 解讀 權威 生技 分析 師與 醫師 專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7433

浩鼎四百億市值蒸發的一堂課 解盲失敗後祭出庫藏股 仍難喚回市場信心

2016-03-07  TWM

去年浩鼎營收幾乎為零,解盲結果也不如預期,為何浩鼎卻宣布動用五十六億元買庫藏股?這是牽動四百億市值的一堂課,關乎相關業者與資本市場對生技產業的重新認知。

對台灣生技產業和資本市場來說,這是一堂學費高達四百億元的昂貴課程。二月十八日,浩鼎股價登上七○八元高峰,在解盲結果公布後,到三月一日,浩鼎收盤價跌到四四五元,四百多億市值因此蒸發。

在這四百多億市值蒸發過程中,帶給資本市場諸多的啟示,首先,可從庫藏股的適當性談起。對營收幾乎為零的新藥業者而言,庫藏股對市場信心的提振效果,絕非靈丹。

二月二十四日下午六點,浩鼎發布訊息,浩鼎臨時董事會通過決議,授權公司買回三千張庫藏股,買回的股價區間是三四八元到九三三元;公告中並載明,買回庫藏股可以動用金額,達新台幣五十六億元。隨後,浩鼎股價雖在二十六日一度回漲,但三月一日收盤價又跌至四四五元的新低價位。從股價來看,市場對浩鼎買回庫藏股並未買單。

拿僅有現金護盤

新藥研發費用從哪來?

庫藏股失靈原因,與新藥公司的三個特性高度相關:燒錢快、股價遠高於每股淨值、研發必須長期抗戰。浩鼎宣布買回庫藏股後,市場對公司的質疑也圍繞在這三件事上。

許多投資者質疑,依據去年第三季財報,浩鼎帳上現金加約當現金僅三十一.八三億元,「為什麼買庫藏股上限卻是五十六億元?」對此,台灣浩鼎財務長王振東解釋,根據「上市上櫃公司買回本公司股份辦法」,公司資本公積扣除累計虧損後,可用來買回庫藏股。根據浩鼎去年度第三季財報,資本公積減去累計虧損,正好五十六億元。

「五十六億元是浩鼎依照法令算出來,可實施庫藏股的最大限額。」王振東強調,此次決議是買回三千張,即使都以九三三元的最高價買回庫藏股,也只會動用二十八億元。

不過,就算買回庫藏股的金額最多只有二十八億元,市場仍有不少聲音質疑,如果公司把僅有三十一億元現金的絕大部分用於護盤,且短期內仍難透過營運創造現金,那麼,未來的新藥研發費用怎麼辦?

根據浩鼎去年第三季財報,營運所需資金全靠現增取得。二○一五年初,浩鼎以每股三一○元,募得六十二億元,而依公司去年初辦理現增的公開說明書中可見,現增資金均已規畫用於未來各項新藥研發和營運所需。如今拿錢護盤,可能違反當時現增目的。

王振東解釋,護盤是特殊狀況,也是必須採行的營運措施;至於護盤會不會影響新藥發展計畫,王振東表明:「不會影響,因為如果是對的事,全體董事都會全力支持。」他並強調,若加上資產負債表中列入「非流動資產」項目的定期存款約四十億元,公司帳上還有七十億元左右現金,對新藥研發並不會有影響。

至於和投資者最直接相關的一個質疑,是「用遠高於每股淨值的價格買回庫藏股,將對股東權益造成傷害」。由於浩鼎公告中,表明買回庫藏股的目的是「維護公司信用及股東權益」,因此買回的庫藏股必須在六個月內註銷,在這種情況下,若買回價格高於每股淨值,就會造成股東權益的減少,尤其,目前浩鼎每股淨值約四十三元,僅約股價的十分之一。

從股東權益的角度出發,王振東解釋,浩鼎實施庫藏股是「公司股價遇到非理性的波動,保護投資人不要受到非理性干擾做出判斷。」

解盲屬於高風險

不應過度關注公司股價

他並強調,「生技業通常不會用傳統行業的淨值來看……。」王振東指出,新藥公司應從未來估計可占有的市場和營收規模,推算出現在每一股「未來的價值」,公司淨值無法完全反映新藥公司的價值。

這些說法能否讓市場有效釋疑,尚待證明,但浩鼎解盲危機處理過程,已凸顯台灣生技產業和資本市場對如何面對生技產業的風險,並不熟悉。

「在美國,一百款新藥進入臨床試驗,最後只有五款能拿到藥證上市。」一位生技產業分析師觀察,在美國投資者多半認知,新藥研發原本就是高風險、高報酬的過程;所謂「解盲」,本就伴隨著「高失敗風險」,不應被市場賦予過高的期待,而新藥公司該做的亦非對股價急於表態,而是調整研發方向,找出因應策略。

但這次浩鼎解盲後的說明會上,現場關注焦點仍是浩鼎的股價。說明會上,投資人問浩鼎董事長張念慈,公司會不會實施庫藏股,他回答:「我們問過櫃買中心,我們是不能實施庫藏股,不過,我可以加一句,我本人一定會來護盤。」在釐清相關規定後,浩鼎終究確定可以實施庫藏股,但張念慈強調「本人一定會護盤」的說法,似乎只是急著回應投資人對股價的期待,而這樣的期待,卻和生技產業的現實狀況脫節。

對浩鼎投資者來說,下個要觀察的重點是,今年四月,浩鼎的試驗結果能否入選美國臨床腫瘤醫學會發表的論文名單,這是觀察浩鼎臨床數據是否有突破發現的指標之一,畢竟,對新藥公司來說,研究結果才是最重要的基本面。

撰文 / 林宏達

浩鼎 鼎四 四百 百億 市值 蒸發 一堂 解盲 失敗 後祭 出庫 藏股 仍難 喚回 市場 信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8303

潤泰轉讓三千張股票 爆翁啟惠女兒浩鼎大股東

2016-03-24  TNM

生技股王浩鼎上月因乳癌疫苗新藥解盲失敗,股價直落,轉移浩鼎技術的中央研究院長翁啟惠,不顧研究者的中立身份,發言力挺浩鼎,引發爭議。

本刊接獲爆料指稱,潤泰集團董事長尹衍樑四年前曾透過兩家旗下的投資公司,在上興櫃前,以每股三十一元低價,轉讓三千張浩鼎持股給翁郁琇,市場人士估算翁郁琇因此獲利十多億元。

本刊查閱浩鼎二○一四年上櫃公開說明書,翁郁琇名列浩鼎第十大股東。翁啟惠以及中研院多次指稱翁並未持股浩鼎,但他女兒的高持股,難脫未迴避利益衝突之嫌。身為國家最高學術研究機構領導人,翁啟惠及主管機關應對社會大眾說清楚。

三月七日,立委曾銘宗在立法院財委會質詢時,要求金管會主委王儷玲徹查中研院院長翁啟惠,因為翁多次發言評論浩鼎非常不合適,「把學術研究與浩鼎的商品化完全搞混!」

上週五,曾銘宗接受本刊記者採訪時直言,台灣一千多家上市櫃公司當中,沒有人這樣搞的。翁啟惠身為中研院長,卻多次對單一公司發言,非常不適當,因此他要求金管會針對翁啟惠的發言是否涉嫌違反證交法第一五五條意圖影響股價,以及是否涉嫌內線交易等四大疑點,進行調查。金管會承諾一個月內就會將浩鼎案調查完畢,消息曝光後各界高度矚目。

潤泰轉讓 穩賺不賠

無獨有偶,就在曾銘宗開砲的同時,本刊接獲讀者爆料指出,翁啟惠的女兒翁郁琇在二○一二年十二月浩鼎興櫃前一週,取得潤泰集團旗下的投資公司─長春投資四○○張和原弘投資二六○○張,總共三○○○張的浩鼎股票轉讓。浩鼎董事長張念慈對本刊證實,當時轉讓價格是三十一元。

根據公開說明書的資料顯示,二○一四年八月浩鼎上櫃掛牌,翁郁琇雖已賣掉一0六七張股票,持股張數仍有一九三三張,名列第十大股東。去年股東會的年報上,翁郁琇被玉山創投的股數超越而退出前十大股東,因此,她究竟還有多少持股,有沒有在解盲前後賣股,外界只能靜候相關單位調查。

法人估算,翁啟惠的女兒投資浩鼎獲利可能高達十幾億元,因為這四年來,浩鼎的股價從四○元一路飆漲,最高一度達到七五五元,翁郁琇可說是怎麼賣、怎麼賺。

知情人士透露,浩鼎在興櫃前大量以四○元價位釋股,轉讓對象多為參與研究的臨床醫生、生技專家以及潤泰集團高層主管,主要目的是藉此綁住專業人才以及拉攏人脈。實際上,浩鼎在興櫃市場掛牌後的股價從未低於四○元,因此拿到股票認購權的人,可以確定穩賺不賠。

在這一次的釋股當中,浩鼎董事長張念慈就拿到二六○○張,浩鼎執行長許友恭拿到二○○張,中裕董事長陳志全八○六張,至於潤泰集團董事長尹衍樑的妻子、潤泰全董事長王綺帆,則拿了三二二張。

窮女畫家近億買股

但翁郁琇既非潤泰集團主管,也不是生技業的專家,年僅三十九歲、畫家背景的她,卻拿到三〇〇〇張浩鼎的股票,並高居這次釋股名單的榜首,關鍵究竟是什麼?

三〇〇〇張的浩鼎股票,以三十一元的認購價計算,也要拿出近億元才能買單;二〇一二年九月翁啟惠受訪時談到女兒還說,翁郁琇是個窮畫家,怎麼才隔三個月就可以拿出近億資金認購股票?

翁啟惠對外宣稱自己沒有浩鼎持股,結果自己的女兒卻涉入浩鼎這麼大的利益;浩鼎解盲失敗,他還多次背書力挺;堂堂中研院長,放任清譽捲入炒股疑雲,實在踐踏尊嚴。

新加坡管理大學教授康榮寶對本刊表示,這裡面確實有說不清楚的事,因為證券交易法第一五五條第六款規定,對於在證券市場交易的有價證券,不得意圖影響集中市場有價證券交易價格,而散播流言或不實資料。康榮寶說,「嚴格來說,翁啟惠已經觸犯這項規定,現在就看主管機關以及法院如何處理。」

業界人士表示,多數公司上市前,會洽特定人土釋股,如果利益小一點,大家不在意,現在利益大,又牽涉到炒作,問題就複雜了。

一名市場大戶不滿的指出,二〇一四年基亞的肝癌新藥解盲失敗,股價連十一根趺停,從四〇〇多元殺到一〇〇元附近。浩鼎(解盲失敗後)之所以撐在四〇〇多元那麼久,翁啟惠影響股價的發言當然很關鍵。」

技轉浩鼎關係密切

而且,未來投資人還是要面臨下次浩鼎解盲的風險,一名翁啟惠的前同事質疑,「如果浩鼎的乳癌新藥真的可行,為什麼都已經研發十幾年還是沒有結果?」但也有醫界人士力挺,認為新藥研發非短時間可成。

其實,翁啟惠與浩鼎的關係本來就很密切。翁啟惠和張念慈是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念書時認識,情誼長達三〇年。兩人一九九八年在美國成立OptimerPharmaceuticals公司,當時,翁啟惠將他鑽研多年的醣分子自動化合成技術轉移給Optimer,然而,由於醣分子當時還無法運用到藥物,Optimer因此虧損累累,籌資困難。

二〇〇二年翁啟惠回台在中研院主持基因體研究中心,張念慈也跟著回台籌資,由Optimer在台轉投資,設立子公司浩鼎。

當時,中研院基因體研究中心正在建造,常到工地視察的翁啟惠,總會看到一個戴著帽子、圓圓眫眫的人在指揮,起先他以為這個人是工頭,進一步交談後才知,原來是負責建造工程的大老闆尹衍樑,兩人因此建立交情。

經過翁啟惠的介紹,尹衍樑認識張念慈,由於尹衍樑早年投資生技股時,每投必敗,損失好幾千萬美元,後來張念慈幫尹衍樑評估建議投資案後,「從此每戰必勝。」尹衍樑投資的生技公司包括中裕,F-泰福獲利可觀,張念慈便成為尹衍樑投資生技的頭號軍師。

二〇一〇年,翁啟惠研究團隊研發的第二代轉移性乳癌疫苗,由中研院技轉給浩鼎,面對外界質疑是否涉及利益衝突,他透過中研院發表聲明,一概不收取相關股票,不持有任何其他上市、上櫃及未上市生技公司的股票,也未擔任任何公司的董事。

經營之爭尹衍樑挺

由於Optimer的乳癌疫苗市場商機高達兩百億美元(六千多億元台幣),二〇一二年,美國Optimer董事會要求張念慈把浩鼎乳癌疫苗技術所有權拿回美國,張念慈拒絕,Optimer便解除他的董事長職務。

張念慈與尹衍樑連繫後,尹衍樑挺身而出,向Optimer提議買回該公司所持有的浩鼎四十三%股權。一開始Optimer並未接受,但由於獲利實在不佳,現金也快燒完了,當年十月Optimer同意賣股,尹衍樑以每股一美元、出資六千萬美元(約十八億台幣),買下Optimer持有的浩鼎全部股權,入主浩鼎。

浩鼎的乳癌疫苗新藥技術,主要原理是當細胞發生癌病變時,表面會有大量多醣體抗原Global H,可以拿來做疫苗,打入人體後可產生抗體,活化免疫作用,並鎖定癌細胞進行攻擊,因此有可能根治乳癌。

翁啟惠的團隊甚至認為,相關技術對於肺癌、攝護腺癌、胃癌、卵巢癌、腦癌以及胰臟癌等八種癌也有療效,未來發展空間大到令人瞠目結舌。只下過,基於經費和市場考量,浩鼎剛開始只針對乳癌進行研究。

二〇一四年,翁啟惠由於醣分子的研究被肯定而獲頒沃爾夫化學獎,浩鼎的股價也從前一年底的二二七.五元漲到當年的最高價四五五元,因為沃爾夫化學獎被認為是諾貝爾獎的前哨站。

解盲失敗發言惹議

去年,信心十足的浩鼎團隊決定將原本今年三月底進行的新藥解盲,也就是公布對病患施打浩鼎乳癌新藥的結果,提前今年二月進行;在外界高度期待下,浩鼎股價衝高到七五五元,榮登生技股王。未料,解盲結果不如預期,也就是臨床試驗結果主要療效沒有呈現統計學上的意義,浩鼎的新藥只能重新設計臨床實驗,至於重新設計的藥療效究竟如何,現階段難以預判。

然而,翁啟惠不但在浩鼎解盲前表示,發現癌細胞有特殊醣分子後,「這件事(癌症疫苗)不再是夢想」,還說若解盲失敗,「也別急著灰心,設計疫苗的途徑有很多種,科學理論上可行,只是設計疫苗的方法上還需調整,醣分子治療癌症仍大有可為。」解盲失敗後更說「這跟試驗設計有關,就疫苗角度來看,逾八成病人有免疫反應,成效良好。」、「我從未看過這麼漂亮的數據。」

出身嘉義縣義竹鄉的翁啟惠,家裡九個兄弟姊妹之中,排行老七。他台大農化系畢業後,進台大化學系教授王光燦實驗室,一待就是八年,還跟著王光燦進入中研院當基層助理,三十一歲才到麻省理工學院攻讀博士。

翁啟惠的太太劉映理原是北一女美術老師,結婚生女後跟著先生到美國,在家相夫教子。翁啟惠的一雙兒女都是麻省理工高材生,女兒翁郁琇念生物,後來走藝術之路,成了畫家;兒子翁郁榮讀物理,曾拿到茱麗亞音樂學院的入學資格,最後成了軟體工程師。

砸八千萬購買豪宅

翁啟惠二〇〇六年從諾貝爾化學獎得主李遠哲手中接下第九任中研院院長職務,今年十月將期滿卸任。其實,翁啟惠與生技業者密切的爭議下只浩鼎一樁,二〇一二年,蔡英文競選總統時,爆出在行政院副院長任內協助核准成立宇昌生技(今中裕新藥),卸任後擔任宇昌董事長,後將股份轉給尹衍樑。當時外界攻擊甚烈,翁啟惠跳出直言:「輿論對蔡英文不公平,宇昌案不該牽連無辜。」翁啟惠自己也因此案遭約談。

翻開監察院公職人員財產申報表,翁啟惠夫妻曾投資中天生技及穩達生技。依據二〇一二年底資料,翁啟惠及妻子劉映理有現金存款約一五〇〇萬元,以及台積電、中鋼、中華電、富邦金、台泥、台塑和統一等龍頭股股票。

翁啟惠名下除了原本就持有的嘉義縣和美國加州房產,二〇一三年五月新增台北市中正區的房產,土地與建物價格為八四〇〇萬元;而原本名下沒有債務的翁啟惠,還多了一筆二二一八萬元房貸。

至於他持有的Optimer股票,依規定交付信託,Optimer在二〇一三年被國際知名藥廠Mcrck公司併購,翁啟惠已隨同出脫所有該公司持股。

針對外界質疑翁啟惠是浩鼎大股東,中研院曾發聲明澄清,翁啟惠目前名下未持有台灣任何生技公司的股票,但現在卻爆出他在中研院長任內,潤泰集團轉讓三〇〇〇張浩鼎股票給他的女兒翁郁琇,其中是否有交易內幕,翁啟惠必須說清楚講明白。

潤泰 轉讓 千張 股票 爆翁 翁啟 啟惠 女兒 浩鼎 鼎大 股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0348

浩鼎內線風暴延燒 翁啟惠女解盲收件當日賣股

2016-03-31 TNM

中研院院長翁啟惠的女兒翁郁琇遭本刊踢爆是浩鼎大股東後,引發連鎖震撼。檢調追查發現,翁郁琇不僅在浩鼎90元掛牌興櫃的前一週,以31元向潤泰集團承購3千張浩鼎股票,更在浩鼎收到解盲失敗報告同一天,也就是2月19日(週五),681元的高價出脫部分持股。2天後,浩鼎才舉行記者會對外宣布,隔天起連4天跌停,至今已跌破400元,幾乎腰斬,檢調正追查是否涉內線交易。

令人質疑的是,翁啟惠一手催生的「中研院科技移轉利益衝突迴避處理原則」有明定,包含女兒在內的二等親屬,技轉2年內,不得投資技轉股票。翁啟惠是否違反此規定,檢調已一併徹查。

浩鼎解盲失敗引爆的風暴愈滾愈大,中央研究院院長翁啟惠遭本刊踢爆,女兒翁郁琇持有三千張浩鼎股票,引起軒然大波。雖然翁啟惠緊急聲明,強調女兒買股資金是來自父母贈與;不過,因為外界依舊質疑翁郁琇為何能在浩鼎九十元掛牌興櫃的前一週,率先以三十一元向潤泰集團承購三千張浩鼎股票。

檢調追查還發現,浩鼎二月十九日傍晚收到台灣晉加公司轉寄的解盲失敗報告,同一日白天翁郁琇賣出部分持股,賣股時間令辦案人員質疑。當天外界都還不知道浩鼎解盲失敗,股價卻異常下跌,是否涉嫌內線交易?是追查重點。

翁郁琇在父親翁啟惠口中是窮畫家,但從浩鼎案一看,三十九歲的她不但有一口氣買下三千張浩鼎的驚人財力,還能在浩鼎公布解盲失敗前最後一個交易日,賣出名下十張浩鼎股票。

解盲揭曉 事先賣股

檢調清查結果顯示,翁郁琇幾乎賣在波段最高點。在她賣股的前二十天,一月二十八日,當時外界普遍看好浩鼎解盲成功,股價從五百五十三元一路連拉十九個交易日,二月十八日還開出大紅盤,以七百零八元坐收。隔天十九日再開紅盤,先拉到七百十二元,之後就一路下殺,以六百八十一元坐收,翁郁琇當天即使賣在最低,也有六百八十一萬元進帳,比宣布解盲後跌停四天的股價,多賺二百多萬元;其中是否還有利用其他名義賣出的股票,檢調仍繼續追查中。

法界人士說,買賣股票張數多寡並非構成內線交易因素,關鍵在於當事人是否利用內部人得知公司重大訊息而交易股票。可疑的是,翁郁琇賣股的這一天,恰好是浩鼎收到晉加公司解盲報告的同一天,雖然收到報告是在傍晚,賣股是在早上,但浩鼎僅有極少數高層得知這項重大利空訊息,人在國外的翁郁琇偏偏也在當天賣股,是否知情也是追查重點。

二月十八日,浩鼎以電子郵件要求日商e-trial將投藥試驗的亂碼數據寄給負責統計分析的晉加公司負責解碼,浩鼎在十九日晚上五點十三分才收到晉加的解盲報告,但從當天股價一路下殺看來,很可能有人提早知道結果,搶先賣股套利。而且檢調也懷疑,解碼只需要把編碼導入分析即可,晉加公司為何需要花一整天的時間才能得到結果?還是早在十八日就有答案,只是拖到十九日傍晚才用正式郵件告知,過程仍有疑點待釐清,但浩鼎知情人士強調絕無內線交易,十九日異常賣股的才有問題。

由於翁郁琇是大股東,加上父親翁啟惠又是技術轉移給浩鼎的關鍵者,翁女人在國外,賣股時間點卻引發爭議。究竟賣股當天,翁女是用電話向營業員下單,還是用網路或APP賣股,檢調除了要追查翁女賣股原因,買賣股票過程及資金流向也要一併清查。

精準賣股令人質疑

曾任特偵組檢察官、派駐金管會多年查辦重大金融案件經驗豐富的律師莊正認為,由於時間上巧合,依辦案實務見解,通常就會認為有內線交易之嫌,接下來就是要看檢調如何取得證據。這可能需要在第一時間取得放置在特定處所有關浩鼎解盲失敗或跟內部人有所勾聯的相關文件、調取證券營業所的開戶資料、下單的錄音檔案及IP位置、賣股後資金的流動情形等證據,以證明賣股前,有從證交法所規定的「內部人」知道解盲失敗確定的重大消息,這也是構成內線交易的重要關鍵。

莊正律師也指出,IP位址也可能造假,透過VPN程式偽裝下單地點,實際上是在台灣下單卻隱藏成國外下單,都會造成查緝困難。

另外莊正也說,浩鼎也有被發現借券放空三千多張,由於按照台灣法令,借券人必須是特定金融機構和外資,一般自然人或國內投資公司不可以借券:所以股市禿鷹常利用與外國金融機構進行衍生性商品交易,躲在外資保護傘下隱藏最終受益人的真實身分,達到借券賣出股票獲利。

縱使後來被發現有犯罪嫌疑,檢調金管單位向外資券商調資料時,券商也常會回覆說,是專業投資銀行在操作衍生性商品交易的借券,是外資投資人的避險的行為,都是在處理這類案件時亟須突破的盲點。

技轉浩鼎應該迴避

隨著案情的發展,檢調除了追查翁啟惠女兒翁郁琇是否涉嫌內線交易外,翁啟惠本人亦可能違反自己催生訂定的「中研院科技栘轉利益衝突迴避處理原則」,有關「當事人執行科技栘轉業務時,應揭露可能發生利益衝突之情事」及「當事人或其關係人遇有利益衝突之情事者,當事人應即自行迴避,或促請其關係人迴避。」

翁啟惠在二〇〇六年擔任中研院院長後,二〇〇七年就與浩鼎展開醣分子合作,二〇一〇年七月,浩鼎取得中研院新世代癌症治療性疫苗與醣晶片專屬授權,二〇一四年四月浩鼎再與中研院簽署醣分子合成技術專利授權合約。

業界人士表示,《科技基本法》在二〇一一年修訂通過,明訂科技移轉的利益衝突迴避原則,翁啟惠帶領的中研院就據此制定規範,要求研發成果創作人以及承辦或決行科技栘轉的人員,以及當事人的二等親以內親屬,都必須申報揭露財產,並規定「當事人以及利害關係人,在科技栘轉契約訂定後二年內,不得投資該接受科技栘轉的業者。」

買賣股票查無金流

本刊調查,二〇一〇年七月浩鼎取得中研院技轉滿兩年又五個月,翁郁琇在同年十二月初取得潤泰集團轉讓的三千張股票,剛好規避二年內不得投資的規定。問題是,二〇一四年四月浩鼎再度取得中研院技轉的醣分子合成技術授權合約,當時翁郁琇已持有浩鼎股票,持續授權是否使得翁啟惠父女可能涉及利益衝突問題,有待廉政署調查。

本刊三月二十七日週日致電中研院秘書處,查證翁啟惠以及翁郁琇究竟有沒有揭露財產,是否違反科技基本法的相關規定,對方以「週一研究後回覆」,週一早上再回以「盡速處理中」,並再三詢問截稿時間,最後以全案已進入司法調查程序不便評論為由,不願回應,對於院長可能不當行為影響中研院形象,態度多變。

檢調追查的另一重點是,翁郁琇買股的錢從哪來?至今外界還是霧裡看花,檢調目前尚未查到國內有買股的金流,需進一步查證。

翁啟惠雖然隔海聲稱,女兒翁郁琇買浩鼎股票是因為心痛阿姨乳癌去世,決定用父母贈與所得及積蓄來認購浩鼎股票,支持乳癌疫苗研發。尹衍樑也向本刊表示,絕對沒有贈與股票。

不過,檢調清查栘轉三千張浩鼎股票給翁郁琇的潤泰集團旗下長春及原弘投資公司,均無翁郁琇或翁啟惠相開匯款資料或交易紀錄,翁啟惠擔任中研院長後的財產申報紀錄,也沒有記載贈與資金給女兒,所以實際購買金流尚待釐清。

尹先代墊疑雲重重

反而是,潤泰集團尹衍樑有提到Optimer在二〇一二年因經營不善,他和一些投資者,決定出資買回浩鼎股票,當時就他有錢,所以先以一股一美元價格,共出六千萬美元,買回大部分公司持股,其他人再按照這個價錢加上稅,陸續向尹買回,其中包括翁啟惠女兒翁郁琇。

依照尹的說法比對翁啟惠財產申報紀錄,翁郁誘取得股票認購權的時間是在二〇一二年底,查證翁啟惠二〇一一、一二及一三年的監察院財產申報資料,發現翁啟惠在二〇一二年及一三年間,夫妻倆賣出四百多張共六檔股票,但翁啟惠夫妻當時也在中正區購買一筆八千多萬元的房產,貸款二千二百萬元。

翁啟惠透過中研院表示,二〇〇六年接任中研院長時,便將持有的Optimer未上市股票,全數交付信託,一直到二〇一三年,Optimer公司確定被美國MerCk藥廠併購後,翁才全數出脫持股。

財產申報未見贈興

翁啟惠在二〇〇七年一月第一次財產申報上,曾明確記載信託美股「A.G.Edwards」,折合台幣約三干五百八十四萬元及「存在A.G.Edwards之未上市股票Optimer共一百八十七萬股」。二〇〇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A.G.

Edwards的信託金額隨著股票行情,瞬間暴漲為台幣約二億四千萬元,四年後甚至一舉增加到三億四千萬元,依照翁啟惠的財力,似乎足夠贈與女兒購買九千三百萬元的浩鼎股票。

但《公職人員財產申報法》中亦清楚規定,凡登記在申報人本人、配偶或未成年子女名下「各別」之財產達申報標準者,不分國內、外財產,均應逐一填載,辦理申報。但在翁啟惠從二〇〇六年任公職迄今,無任何大筆贈與的申報記錄。因此翁郁琇買股的錢究竟從哪裡來,得向檢調單位交代清楚。另中間是否涉及贈與稅的問題,相關單位也準備調查。

只是檢調偵辦浩鼎內線交易案,不搜索只約談,令法界許多辦金融案件的高手一頭霧水。法界人士說,以往檢調偵辦內線交易案,必先搜索再約談,沒有搜索,如何查扣到知悉重大訊息的時間及人員,下搜先約談,無法鞏固證據。

過去中信金紅火、台開案、綠點案、宏碁、胖達人案的基因國際及最近發生的威強電子案,都透過搜索,才能掌握內線交易的證據,但金管會早將資料送交檢調,士林地檢署目前仍按兵不動,令法界人士不解。

由於中研院長是經總統提名,地位崇高,形同五院院長,此案牽連甚廣,加上有禿鷹集團干擾市場經濟,宜依照法院組織法,改由特偵組偵辦較為妥當。

撰文:林俊宏、陳仲興、李宜樺
 

浩鼎 內線 風暴 延燒 翁啟 惠女 解盲 收件 當日 賣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1287

疑雲滿布 浩鼎爭議深度解密 股價腰斬後 張念慈、翁啟惠應該說清楚的事


2016-04-04  TWM




浩鼎股價自高點已暴跌超過五成,儘管輿論爭議四起,但透過公開資料還原事實,澄清真相,才有助於公司治理,並促進生技業長遠發展。

由浩鼎解盲引發的種種爭議,隨著中研院院長翁啟惠女兒翁郁琇被爆持有浩鼎股票,話題之火熱也進入了新高峰,各種涉及利益輸送、內線交易的揣測四起;不過,由於浩鼎已是上櫃公司,透過歷史數據,至少有幾個事實,可以逐一加以還原。

首先,是翁郁琇取得浩鼎股票過程的合理性。

長春、原弘投資

應為潤泰集團關係企業

依浩鼎董事長張念慈的聲明,二○一二年潤泰集團以每股一美元自美商Optimer(以下簡稱Optimer)手上洽購六千萬浩鼎股份,並計畫分散持股,因此在交割完成後,立即出售二千七百萬股予數十位投資人;由於翁郁琇此前即為Optimer大股東之一,因而詢問翁郁琇洽購意願。而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則在日前表示,當時之所以先出手買股,是「因為有些人手頭不方便」而先行墊款。

若要檢驗這段說法,需要回顧Optimer當年移轉浩鼎股權的經過。公開資料顯示,一二年十一月,Optimer分五筆、共五.九四萬張浩鼎股權移轉給宜泰、匯弘、長春以及原弘等四家投資公司;隨後,這四家投資公司又於當年十二月四日,分別轉讓股權給特定個人與法人,數量少則八張、多則數千張。緊接著,浩鼎就在十二月十二日登錄興櫃。

從資料看來,這段浩鼎興櫃前的歷史,與張念慈所言相符。

值得注意的是,當初接手Optimer股權的四家投資公司,其中的宜泰投資、匯弘投資,都是浩鼎去年度前十大股東;至於合計轉讓三千張浩鼎給翁郁琇的長春投資、原弘投資,又是什麼來頭?

公司登記顯示,長春投資董事長為鄭銓泰(潤成控股董事長),董事包括匯弘投資派任的王綺帆(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之妻)、黃明端(中國大潤發董事長),監察人則是潤泰興公司派任的李志宏,可以想見屬於潤泰集團旗下。

相形之下,原弘投資顯得較為「特別」。原因在於,原弘投資登記資本額僅六百萬元,而且四位董事皆為自然人,並非法人代表。

為探究原弘投資真實情形,《今周刊》記者特地走訪其登記地址。我們發現,原弘投資位於台北市中心的書田大樓,這棟大樓前側是尹衍樑出資成立的書田診所,後側是設有門禁管制的住家;住戶對記者表示,「凡是郵差投遞信件到原弘投資或是找人,都要問前棟警衛室。」保全管理人員接到詢問時,則對原弘投資是否位於該大樓三緘其口,表示不知情。

儘管不得其門而入,但經本刊查證後發現,原弘投資目前持有尹衍樑曾大舉投資的復華投信三一二萬股,在復華投信派任副董事長及一席董事,加上公司地址與潤泰相關事業比鄰,合理推論,應為該集團投資公司之一。

翁郁琇買股合理

但資金來源須交待

而關於張念慈指稱,「翁郁琇原本就是Optimer大股東」的說法,可從那斯達克(NASDAQ)及美國證監會(SEC)資料略窺一二。資料顯示,翁啟惠家族於○九年初,尚持有一百萬股Optimer,其中翁啟惠個人直接持有約十五.四萬股普通股,另外與家族共同信託持有約八十七萬股,以及二五九六股選擇權,持股約三.六%。

以比率看來,翁郁琇身為家族成員,有可能因共同持有信託持股,被列為Optimer大股東之一;但翁啟惠仍必須進一步說明,翁郁琇受讓價值九三○○萬元的浩鼎股票,是否以歷年積蓄及父母贈與全數支付?

至於有人質疑,翁郁琇在一二年十二月四、五日以每股三十一元取得股票,一周後浩鼎即以每股九十元在興櫃掛牌,讓翁郁琇「短期獲得暴利」;但事實上,潤泰集團是在當年十一月才與Optimer完成浩鼎股權交割,分散釋股的時間點,應無太多可議之處。

高階主管賣股

引起內線交易揣測

浩鼎另一件受外界質疑的事項,則是內部人持股變化,引發「內部人在解盲失敗前賣股」的內線交易揣測。

儘管浩鼎發表四點聲明,強調公司解盲前一個月禁止所有人買賣股票,內部人持股均為禁令前處分,不能視為集體出脫,也不可視為內部人對解盲結果的評斷,但浩鼎幹部在去年下半年多有減碼,也是客觀數據所反映的現實。

在公開資訊觀測站的事前申報轉讓資料中,去年浩鼎僅申報上櫃前辦理過額配售,以及上櫃後贈與資料,合計共六筆數據,各級幹部皆未事前申報轉讓;但月報表顯示,多人持股一路減少。這意味著,經理人可能因個人需要,透過《證交法》二十二條之二「每日向市場轉讓低於一萬股(即十張)者免予申報」規定,分批賣出股票。

其中,總經理黃秀美在公司登錄興櫃時,名下持股是二九○張,一三年四月增至六○三張,此後一路減少,至一四年七月已剩下一五五張,目前則只有四十二張。一三年至一四年間,浩鼎股價在二百元至三五○元上下,仍低於目前水準,似乎與解盲失敗無關。

市場雖對浩鼎幹部的減碼動作傳言紛紛,甚至有不少揣測,但平心而論,賣股十張免事前申報的「例外」辦法由來已久,權利亦非浩鼎所獨享;與其詬病單一對象,不如趁此機會修改法規,規定內部人所有轉讓皆須事前申報,相信不會再浮現類似爭議。

前十大股東「身分特殊」

是否為公開市場交易?

此外,翁啟惠到底有沒有將技轉成果捐贈給中研院?此問題牽涉到翁啟惠與浩鼎之間另一層面的利害關係。依據中研院在三月三日所發布的聲明,「本院並非以技術入股(浩鼎)技轉,而是依疫苗臨床試驗進度收取權利金,相關技轉均以中研院名義簽署技轉合約,而非翁院長個人名義。」中研院內部人員表示,翁啟惠曾表態,有意把研究專利授權所得捐作公益,但確實作法迄今尚未細談。依院方規定,中研院研究人員技轉依相關辦法辦理,專利權人為中研院,發明人為研究團隊,可獲得授權費用四○%,依每位研究人員貢獻度分配。

中研院亦強調,翁啟惠在浩鼎解盲失敗後接受採訪,是「被動接受媒體詢問」,且是「以科學的角度詮釋解盲結果所代表的意義」。就法規來看,依《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第七條,「公職人員不得假借職務上之權力、機會或方法,圖其本人或關係人之利益。」翁啟惠在受訪時以正面解讀浩鼎解盲結果,固然「有利於關係人(持有浩鼎股票的女兒)」,但「被動受訪」或許不能被直接解讀是「假借職務上之權力或機會」。

當然,即使不致違法,但作為中研院院長,為個別上櫃公司發表評論,仍屬不妥,何況過程中強調自己無持股,最後卻被爆出女兒有持股,終究令社會對其信賴感打折。

尤其,浩鼎的前十大股東當中,曾先後出現許慶祥、林滄海等「股市名人」,更容易讓市場對種種疑雲放大解讀。在此部分,張念慈與經營團隊若能適度說明,這些人士的持股究竟是來自公開市場交易,或是其他管道取得,相信也能對市場擔憂的炒作疑雲,有一定程度的澄清作用。

最後,身為浩鼎前十大股東的富鈦投資,因總統當選人蔡英文胞兄蔡瀛陽身為最大股東、董事,已透過律師宣布,一年內透過信託機構,在不影響市場方式下出清持股,藉此平息爭議。如果能透過浩鼎案,通盤檢討公務員利益迴避機制的妥適性,如同蔡英文所說「謙卑再謙卑」,生技產業才有機會擺脫陰霾,真正成為台灣的產業支柱。

撰文 / 周岐原、梁任瑋、林思宇

 


疑雲 滿布 浩鼎 爭議 深度 解密 股價 腰斬 張念 念慈 慈、 、翁 翁啟 啟惠 應該 清楚 的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1637

如何理性看待新藥「論文發表」? 浩鼎、北極星股價因它大漲 醫界不解

2016-04-11  TWM

浩鼎接到美國臨床腫瘤學會通知,將上台報告新藥OBI-822二、三期臨床試驗結果, 為此停牌一天,隔天股價跳空漲停,這樣的反應,合理嗎?

近日紛爭不斷的上櫃生技業者浩鼎,三月三十一日再添話題,公司在開盤前宣布停止交易一天,並在當日十一時舉行重大訊息說明會,對外說明暫停交易理由。

為何停止交易?原來是浩鼎在三十日晚間十一時接獲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SCO)通知,表示該學會已接受浩鼎申請,讓浩鼎在六月間的ASCO年會中口頭報告旗下新藥OBI-822二、三期臨床試驗結果。浩鼎董事長張念慈認為,這是公司發展新藥的重要里程碑,更是員工的強心針。

不少股市投資人可能是第一次聽到「ASCO」,甚至是第一次知道原來新藥研發過程中,除了「解盲」,還有「獲得在學會發表機會」的題材,尤其看到浩鼎為此停止交易,直覺解讀是「重大利多」;反映在股價上,就是隔天恢復交易後開盤即跳空漲停。

參與權威會議 有學術意義有趣的是,浩鼎公布的隔天,興櫃新藥廠北極星藥業也宣布接獲ASCO通知,旗下ADI-PEG 20有三份臨床試驗論文,將分別以口頭、壁報和刊登論文三種方式呈現,發表數量甚至比浩鼎還多兩項。當日北極星股價同樣受到題材激勵,收在七十四.九九元,漲幅一一.二八%。

只是,這樣的股價反應,合理嗎?投資人應該如何理性看待「論文發表」的題材呢?首先,得看看ASCO學會在醫界的地位分量。

免疫治療權威、林口長庚醫院腫瘤科主治醫師張文震表示,ASCO年會,的確可說是全世界公認最大型的臨床腫瘤會議,不管是成功或是失敗的研究,只要是有意義,都會在這裡發表與討論,「從學術的角度來說,這些討論非常有趣。」但他也強調:「如果是和股市掛鉤,我就不會解釋了。」由此看來,獲得將試驗結果在ASCO年會發表的機會,可被解讀為該公司新藥試驗,已被「全球最大」的臨床腫瘤會議認為「有意義」;然而醫界無法回答的「股市反應」問題,又該怎麼看呢?

浩鼎在重大訊息說明會上

舉例說明,包括Yervoy、Opdivo和Keytruda等免疫療法新藥,都是在ASCO發表第一手數據後受到矚目。這個說法或許沒錯,但若進一步查詢研發Yervoy和Opdivo的藥廠必治妥施貴寶(Bristol-Myers Squibb),以及Keytruda的藥廠默克(Merck),可以發現,兩家在紐約證交所掛牌的藥廠,在宣布上述新藥於ASCO年會發表時,股票並未停止交易,股價也無劇烈波動。

以最近振奮人心、美國前總統卡特為此延續生命的Keytruda為例,默克藥廠是在二○一四年五月十四日發布新聞稿宣布,將在ASCO大會上口頭發表成果;而該公司在發布新聞稿當天,股票仍然正常交易,股價收在五十六.三七美元,較前一日小幅上漲一.一一%,而再隔一日之後,默克股價則是小跌○.八五%。

事實上,即使是新藥在ASCO年會發表受到矚目之後,默克的股價仍然波瀾不興,以一四年默克發表最多研究成果的六月二日當天來看,股價收在五十七.九三美元,比起前一個交易日的五十七.八六美元略高○.一二%。

再看一五年的ASCO大會,默克藥廠也是在五月十三日對外發布新聞表示,有超過四十篇論文被ASCO接受,其中十一篇是口頭報告,當日股價是五十九.一八美元,比起前一個交易日的五十九.四四美元略低。

新藥研發 不宜過度樂觀

雖然國際大廠的經驗說明,單就股價表現來看,新藥研究結果在ASCO發表似乎不會被市場解讀為重大利多,但畢竟國內資本市場對新藥產業仍然陌生,浩鼎如果是考量國內生技股投資人「很敢衝」的特質而決定停止交易,亦屬合理。根據今年一月上路的《證交所對上市公司重大訊息之查證暨公開處理程序》第十三條之一,浩鼎確實可以依據第一類第六項「其他對股東權益或證券價格有重大影響者」,申請停止交易。

然而,回到醫界觀感,雖然對股市脈動並不熟悉,但陽明大學醫務管理研究所教授黃文鴻坦言,對於類似消息造成股價漲停「不大能夠理解」。他解釋,新藥研發失敗是常態,根據統計,從臨床第一期做到臨床第三期,能成功的新藥小於二○%,如果對於一、兩個好消息就欣喜若狂,「大家實在是過度樂觀」。

當然,市場反應永遠難以捉摸,不過黃文鴻認為,在面對新藥產業發表各種「不太容易理解」的利多時,投資人還是應該要問新藥公司幾個務實問題,包括「這樣的結果之後,還要再做什麼?」「還有哪些問題要改善才能繼續下去?」「解決一個問題大概需要多久時間?」

撰文 / 林思宇

如何 理性 看待 新藥 論文 發表 浩鼎 鼎、 北極星 北極 股價 因它 它大 大漲 醫界 不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2452

這些菜鳥立委 兩個月讓官員皮繃緊 國會觀察》浩鼎案、TRF、PM2.5……都問到要害

2016-04-11  TWM

第九屆立委上任兩個月,新科立委表現好壞,高下立判,其中幾位以犀利的問政方式, 讓官員皮皮剉、網民熱議叫好;除了專業背景,他們還做了哪些努力?

三月七日,立法院財政委員會。「浩鼎案」因解盲失敗股價大跌,立委曾銘宗丟出震撼彈,質疑中研院院長翁啟惠在解盲前一天,代女兒脫售十張股票,涉及內線交易。

同日,財政委員會。立委黃國昌質詢聚焦TRF(目標可贖回遠期契約)是獲利有限、虧損無上限的衍生性金融商品,金管會迄今雖祭出三波處置措施,但都是在人民幣大貶、客戶損失後才亡羊補牢,使問題如滾雪球般愈滾愈大。

三月三十日,經濟委員會。立委蔡培慧質疑農委會的農村再生計畫耗費五十八億元,其中二億元是交給管理顧問公司去幫農民上課,得標的都是同樣十幾家公司,而且不乏顧問公司員工拿著PPT簡報照念,農民坐在台下聽,這樣的作法如何輔導、嘉惠農村的產業活化?

同日,衛環委員會。在立委吳焜裕不斷追問下,終於讓環保署署長魏國彥首度承認,台灣沒有針對台中火力發電廠排放PM2.5(細懸浮微粒)的數據,連檢測方式都未定,承諾一年內要把方法訂定,並考慮收取空汙費。

上述幾個引發社會熱議、讓行政官員「皮皮剉」的質詢內容,來自於四位新科立委。除了曾銘宗是金管會前主委,對國會運作相對熟悉,其他三人都是出身學界。四人第一次當立委,就在五十四位新科立委中,憑藉專業和犀利的質詢,令外界眼睛一亮;但學有專精之外,這四位菜鳥立委表現不「菜」的問政方法,也值得其他民意代表借鏡。

認真,是不二法門。立法院九點開會,八點開放登記質詢,他們早早就到,每次發言順序都排在前面。

他們早早卡位

行程滿檔 事事講求效率

「我都是五點半起床,運動、吃過早餐後,八點前就到立法院了。

早一點質詢完,可以早點回去處理事情。」在民進黨不分區立委掛頭牌的吳焜裕笑著說,其實他可以登記第一位,只是自己比較沒經驗,會往後填幾個順位,先參考前面幾位立委的質詢方式。

身具公衛、食品安全和風險管理專業的吳焜裕,從台大借調來當立委,忙碌的立委工作之餘,每周在台大還有兩門課,加上實驗室工作和指導學生論文,接受訪問的當下,他正準備稍晚赴台大社科院演講;長年為食品、環境安全奔走的他,淡淡地說:「就是把辦公室從徐州路(台大公衛學院所在)換到青島東路而已。」經常排第一位質詢的曾銘宗,每逢周一、三、四立法院委員會開會,都是五點半起床準備資料,「國民黨是因為我的財經專業才找我(出任不分區立委),所以我的心態就是要早早來、早早做好。」「從在中研院時期,我就已經習慣長年的忙碌行程。」總是早上五、六點上班,八點固定開晨會的黃國昌,睡眠時間很短,即使假日也到立委辦公室,由於時代力量立委人數不多,他還時常要跑不同委員會質詢、提案,加上身兼黨主席又是區域立委,黨務和選區服務都要做,每天行程滿檔。

「我在台北,但不會是台北人的立委,我要知道農民真正的問題和需要。」本身為學者與社運健將、轉任民進黨不分區立委的蔡培慧,接受採訪的前一天,才剛到南部鄉下一整天,搭最後一班高鐵回台北;就任以來,除了過年,每天幾乎都在工作。

他們發言理性平穩

鍥而不捨 讓官員無法敷衍相較於常有立委以情緒性的言論修理官員,或製造衝突場面以爭取媒體注意,這幾位新科立委反其道而行,發言多半平穩、就事論事,而且論述有條理、在短時間內抓住問題的核心,讓官員沒有迴避空間,質詢內容扎實有深度。

二月十九日開議當天,蔡培慧在院會質詢土地徵收議題,一連串攻勢綿密又精準,讓行政院院長張善政啞口無言,一鳴驚人。

三月三十日,她質詢農委會「農村再生計畫」預算,逐一列舉細項與各種問題,質疑政府花大錢妝點門面,卻沒有實質解決問題的成果,發言內容再度引發各界正視。

「需要花大量時間閱讀官方資料,有時公部門不給資料,自己就要去查。」蔡培慧說,委員會的質詢,她在一周前會準備好,但是院會的總質詢,則花上一個半月去準備。

當上立委後,她發現並不是所有資料都要得到,例如台灣遠洋漁業違法捕撈情形嚴重,日前被歐盟發「黃牌」警告,但是漁業署卻不給資料,只好透過國際網站、非政府組織,找到客觀數據和事實支持。每次質詢,她堅持自己的發言內容要有所本,所有的質詢要合理提出;但她也坦言,還是會被官員實問虛答的態度,氣到提高音量。

曾銘宗形容,以前在金管會,屬下有一千多人,他可以下達充分的指令後去推動政策;現在當立委沒有執行權,只能透過質詢、審預算等方式去監督政府,辦公室的規模也縮小到剩幾位助理,「幾乎所有事情都要親力親為,助理只是幫我找資料和美化圖檔。」他拿起桌上一疊預定下周要用的質詢稿,上面已經做滿了記號,隨時都在補充和修改。

第一時間就指出「浩鼎案」諸多疑點的曾銘宗,熟悉財經議題自然不在話下,「我的優勢是敏感度比一般人更高。」接下來,對於FinTech(金融科技)的發展和資本市場的活絡,是他會持續關注的議題。進入立法院,面對的質詢對象是以前的部屬或長官,他形容自己「炮火還沒全開」,五二○以後成為「在野黨立委」,將有更多發揮空間。

他們做足功課

找出政策異同 才能往下走「從以前我就是比較會找問題的人,所以有些單位不喜歡找我去開會,我甚至要求自己每次聽演講一定要提問。」吳焜裕說。受訪當天,他正在審查國家衛生研究院的預算,曾經在裡面工作過七年的他,質詢時提出國衛院每年投入大量預算,卻沒有任何對衛福成效的評估,以及毒物中心做的計畫,是否作為實質政策參考?兩個問題,讓在場官員噤聲、無法具體回應。

質詢前後,只見台下許多國衛院官員圍著他,但吳焜裕搖搖頭,甚至面露不悅;原來是他點出不當計畫,要求刪減一○%的預算,相關單位跑來求情。對於公部門裡的政治領導專業,他皺眉說:「不能讓新政府沒有錢做事,但對於沒有用的計畫,就該刪!」「立委不是用質詢來修理官員,創造突襲,而是找出彼此在政策上的異同,繼續往下走。」站在質詢台上總是語氣平和,卻能切中要點的黃國昌,甚至會刻意讓官員事先知道他要問的問題,以加速對話的實質進展,影響政策。例如總質詢前一天,他到核一、核二廠參訪時,就提出對核廢料選址的質疑;質詢TRF前,他先找金管會官員來辦公室談。

黃國昌辦公室通常有兩個軸線在跑,除了配合委員會議程準備問政內容,平時也有很多法案在草擬和追蹤,四個法案助理分工處理,先做足準備,問政才能擲地有聲。

憑藉專業背景理性問政,若能在新國會引領風潮,將對台灣政治帶來正面影響。除了這四位具分量的新科立委,不少新科立委也有優秀表現,他們的發言內容不但帶動社會話題,也讓政府備感壓力。

至於未來是否隨著政權轉移影響立場?他們都信誓旦旦表示,會持續推動對人民有利的法案,且拭目以待。

撰文 / 賴若函

這些 菜鳥 立委 兩個 月讓 官員 繃緊 國會 觀察 浩鼎 鼎案 案、 TRF PM2 都問 問到 要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2466

檢調兩路追查 抓放空禿鷹 浩鼎高層涉嫌操縱股價

2016-04-14  TNM

檢調偵辦浩鼎涉內線交易案,再有驚人發現,浩鼎在收到解盲失敗報告後,曾召開專家會議,邀請實驗臨床團隊專家參加,與解盲新藥關係不大的中研院院長翁啟惠也出席,專家看著浩鼎準備的新聞稿非常詫異,因為太過正面,現場要求把「解盲失敗」放進新聞稿,沒想到張念慈隔天親自主持記者會,仍刻意淡化解盲失敗,反而一再強調這是「成功」解盲、結果比預期更好,種種不尋常舉動,讓檢調懷疑,張念慈等高層是否為了維護浩鼎股價,涉嫌發布不實訊息操縱股價。除此之外,檢調也已鎖定借券放空的禿鷹,本週將發動偵查,約談相關人員到案說明。

檢調連日緊鑼密鼓過濾金管會移送浩鼎股價涉炒作資料,發現在解盲前一週至今共成交四千三百多張借券放空,市價高達二十二億元,有些借券利息甚至低到只有零點零一%,幾乎不用成本。目前檢調已鎖定特定放空的禿鷹大咖,懷疑他們預先得知解盲失敗,向公司券商或市場派借券放空,坑殺散戶,謀取暴利,涉內線交易。

檢調掌握的資料顯示,不只解盲前有異常放空,解盲後的借券成交量更是驚人,光是十九日解盲當天到二十五日就飆增到一千六百六十四張,可見解盲前早有法人看壞浩鼎後勢,解盲後更是持續借券放空套利。

根據金管會資料,二月二十五日解盲後的第四天,浩鼎股票被法人借券六百四十張,其中還有單筆高達五百三十張,最誇張的是,五百三十張的借券,出借人只收百分之零點零一的利息,幾乎不用本錢,等於變相鼓勵大股東左手借給右手,進行放空、炒作兩邊賺,利息又低,一般投資人只能望而興嘆。但檢調懷疑,這波浩鼎借券放空醞釀可能長達二個月以上,法人陸續向券商或市場派借券,目前檢調已鎖定涉嫌內線的放空大戶名單,將在本週展開約談。

操縱股價 疑雲重重

除了偵辦放空禿鷹,檢調連日來密集約談實驗臨床團隊成員,發現翁啟惠及浩鼎高層諸多異常舉動,有其利益考量,無非是為了維護股價,而非單純出於學者的專業判斷。

檢調偵查發現,解盲失敗的新藥OBI-822是美國Hakamori 教授研發授權給浩鼎,並不是翁啟惠加入修正方法而提出的實驗,翁的修正法是下階段才做,理論上此次解盲與翁啟惠關係不大,但翁不僅多次參加浩鼎有關的實驗臨床會議,而且還毫不保留的相信新藥會成功,說自己會第一個去打疫苗,在解盲失敗後,竟然在第一時間就跳出來背書,並提及數據,強調OBI-822「臨床實驗已證實療效不錯,且正在持續治療中,不算失敗,解盲結果令人振奮,是全新的發現,有機會在美國癌症醫學年會(ASCO)上轟動。」翁啟惠的說法是否與女兒翁郁琇手中股票有關,有待他回國解釋清楚。

但檢調發現,張念慈的作法比翁啟惠更誇張,浩鼎收到解盲報告郵件後,召開專家會議,卻先擬好一份「十分正面」的新聞稿,給與會的專家過目,沒想到與會專家覺得不妥,要求把「解盲失敗,報告的資料訊息值得再啟研究」等幾個字放進去,張念慈卻違反專家意見,不僅一反解盲常由實驗臨床計畫總主持人召開記者會的慣例,改由他親自主持,還在記者會現場淡化解盲失敗,強調「這是成功的解盲,達到的結果比預期好,沒有失敗,也不是挫敗,而是出乎意料的成功」。

隔了兩天,浩鼎股票還是跌停鎖住,張念慈卻又表示:「我本人一定會來護盤。」操作股票的意圖至為明顯。

張靠翁起 地位升高

不僅如此,浩鼎六月才要在美國癌症醫學年會發表口頭論文,張念慈硬是違反國際慣例,急著在記者會上公布各項正面訊息,當時解盲只有結果出爐,很多數據根本還在跑,他卻不顧美國癌症醫學會警告將取消口頭論文發表的風險,執意發表實驗內容。事後,又違反常態,應該派臨床計畫主持人到美國癌症醫學年會發表演講,竟然改派浩鼎在美方的代理人出席,一副深怕有意外會影響股價的模樣,令人起疑。

再加上張念慈與翁啟惠相

交三十年,可能受到翁啟惠的加持,這幾年在國內生技界的地位扶搖直上,常受政府聘任為新藥上市的評審,所以在浩鼎的內部會議,講話非常有份量,實驗臨床團隊也不敢有意見,才會如此執意行事。

種種跡證讓檢調懷疑,張念慈的一切做為就是為了維護浩鼎股價,並非出自於學者專業判斷,一旦被檢調追查屬實,有捏造或釋放不實消息,企圖影響股價,恐怕會觸犯《證券交易法》操縱股價罪嫌,檢調勢必要深入追查釐清,近日也下排除約談對內情非常了解,但已離職的前浩鼎專案經理及醫務長。

此外,檢調也正釐清公司經營層及一些大股東,為何在解盲失敗前三四個月就開始陸續賣股票,其中身份最敏感的莫過於OBI-822新藥發明人美國Hakamori 教授的學生,也是引進此藥的浩鼎副董事長許友恭。被檢調查出,許在去年九、十月間宣布提前解盲前,曾透過家屬出脫一百零三張股票,進帳約四千萬元,內情恐不單純。

檢調還發現,實驗臨床團隊早在去年八月底就因為「個案發展沒有到達數量」,也就是給安慰劑與給浩鼎乳癌新藥OBI-822的病人,在臨床實驗上沒有顯著差距,在最後一版的數據送出後,決定改變研究計畫,不以個案數達到才解盲,改以時間解盲,擬定今年二月為解盲時間。

檢調懷疑,因為這項決定,讓許多持有浩鼎股票的股東,揣測解盲結果未被完全看好,為了分擔風險,所以提早出脫手中部份持股規避損失,按理如果知道解盲一定失敗,應該會大量賣出手中股票,但因為賣股的時機與改變研究計畫的時間過於巧合,檢調仍要清查其中是否有內線交易的可能。

技正擁股 瓜田李下

實驗團隊成員有人在檢調面前替翁啟惠喊冤,認為解盲失敗後,翁啟惠的發言應該不是為了牟利,只是他太相信張念慈。不過,弔詭的是,浩鼎高層明知這次解盲並非是用翁啟惠所改過的新藥,但外界卻全都以為是翁啟惠一手主導,讓翁與浩鼎綁在一起。實驗團隊成員有人懷疑,翁啟惠在學術界的地位崇高,可能是被張念慈利用,浩鼎股價才會一起跟著被炒高。

另外,檢調偵辦過程中,也發現一名官員似乎未利益迴避,即衛福部健保署醫審及藥材組技正何小鳳。她在健保署任職期間,該署核准了浩鼎一款腸炎的藥,何女卻認購了九十六張浩鼎股票,解盲前還全數出脫持股。

本刊調查,何小鳳原是藥師出身,二〇一三年九月從食藥署調任健保署技正。巧合的是,浩鼎公司在二〇一三年四月,向健保署申請給付該公司新藥Dificid Film-coated Tablet 200mg,這款名為「鼎腹欣」的新藥是抗生素的一種,主要為治療腸炎,一顆就耍一千零四元,同年六月,浩鼎再次向健保署「藥物給付項目及支付標準共同擬定會議」爭取,提高該藥品單價為三千一百三十八元,依舊未通過。

到了二〇一四年二月,浩鼎再次向健保署提案爭取該藥單價提高為每顆三千一百三十八元,這次卻通過了,而且健保署核定價格完全依照廠商建議單價照准,一毛也沒減,每顆藥品健保給付多出一千七百二十四元。

「鼎腹欣」是由美國Optimer 公司、亦即浩鼎前母公司所研發成功,用來治療「困難梭菌」感染所引起的腹瀉,這種疾病常發生於老人、癌症病患或長期使用抗生素治療的冕疫力低下族群。

只是當初浩鼎將每顆藥價提高,健保署一度認為「對財務衝擊太大」,所以沒有通過,但第三度爭取提高藥價,健保署卻以新藥上市,加上使用量不高,對健保財務影響不大為由通過,反觀不少藥廠被健保署狠狠砍價,健保署此舉恐引來獨厚浩鼎的聯想。

實驗會議 謹記摘要

弔詭的是,浩鼎的新藥審查給付會議,是在二〇一四年二月二十日上午九點半於衛服部中央健保署召開,與會人士除浩鼎副董事長許友恭外,還包括臨床藥物專家代表及衛福部等官員,會議記錄卻沒有逐字記載,僅重點摘要,讓人懷疑是否暗藏玄機。

此外,檢調查到翁啟惠女兒翁郁璘向潤泰集團認購浩鼎三千張股票的九千多萬資金,是從美國一家公司匯入,該公司真正老闆是誰?關係著翁啟惠是否犯罪,檢謂將透過防制跨國洗錢犯罪的艾格蒙聯盟(Egmont Group)請求美國提供資料。

過去境外紙上公司資金難

查,就算有艾格蒙組織支援,金流也未必能完全掌握。不過,近年因恐怖活動遽增,各國基於反恐加強合作,尤其調查局洗錢防制處長在兩個月前,當選艾格蒙亞太區主席,負責主導亞洲區域洗錢不法,對於全球可疑資金流動訊息更是一手掌握。

屆時,浩鼎背後的海外實際股東及匯款流向,即使用境外控股公司藏匿資金,也將無所遁形。浩鼎解盲失敗引爆的內線交易禿鷹放空及貪瀆罪行將在檢調查辦下現形。

操縱股價

律師鄭嘉欣表示。證交法第155條第1項及第2項為禁止操縱股價的規定.特別是對於有價證券之交易價格,意圖抬高或壓低集中交易市場,或與他人同謀,以約定的價格售出,或意圖造成交易活絡的表象來作買賣成交,甚至是散布不實流言或不實資料,就會被認定操縱股價,可處以3年以上、10年以下的有期徒刑,併科新台幣1千萬元以上、2億元以下的罰金。

解盲程序 SOP

藥物測試中經常使用雙

盲測試,病人被隨機編入對照組及實驗組,對照組給予安慰劑,實驗組給予真正藥物。無論是病人或觀察病人的實驗人員,都不知道誰得到真正的藥物,直至研究結束為止,才進行資料解盲與分析。解盲過程共分三期.第一期要檢驗藥品的安全性,第二期則要測試藥效,第三期一樣測試藥效,但得擴大檬本數.三期皆成功’才能算解盲成功拿到藥證。

張念慈:浩鼎絕未操縱股價

張念慈表示,浩鼎經營團隊與最大股東絕對無涉操縱股價或內線交易,希望檢調盡快揪出禿鷹集團,維護所有股東權益,浩鼎這次解盲雖未達到取得台灣藥證的懍準,但解肓報告內容與送到美國癌症臨床霍。學年會是一致的.六月發表口頭論文報告時,就會真相大白。

健保署則表示,藥價補助均依法行事,浩鼎腸炎新藥依國際最低價核准,技正何小鳳承辦專案業務,任職期間未接觸浩鼎案件,買賣股

票是私人投資行

為,未涉不法。

撰文:林俊宏、李宜樺

攝影:楊弘熙、蘋果日報

繪圖:林佳欣

設計:陳郁菁

檢調 調兩 兩路 追查 放空 禿鷹 浩鼎 高層 涉嫌 操縱 股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2479

爆冷門經濟部長 胞弟竟是浩鼎董事

2016-04-25  TCW

學理工出身的李世光,過去曾與科技部長一職失之交臂,如今將接掌經濟部,本刊卻發現他與浩鼎關係密切……。

「李世光是誰?」

四月十五日下午,準行政院長林全,公布新任經濟部長人選。他,是最爆冷門的經濟部長,過去,經濟部因為部務繁雜,多半由經濟部官員內升,此時卻由一位外來的科技人,曾擔任過工研院副院長的李世光出線。

大弟》生技創投先鋒

還曾在華爾街打響名號

除了最爆冷門外,本刊追蹤調查發現,這位新上任的經濟部長,還跟現在備受爭議的浩鼎關係密切。

他的大弟,華威創投合夥人李世仁,不僅是浩鼎第三大股東、外資「Alpha Corporate」在浩鼎的法人董事代表,同時也身兼易威生醫、泰合生技、紅電醫學科技董事長。

耕耘生技投資近二十年的李世仁,是台灣生技創投的先鋒之一。當年他負責的中華開發工銀生技投資部門,除了布局本土生技業,有超過七成資金投資海外,最活躍時在全球生技創投排名第五大,讓他在華爾街頗具知名度.他在開發工銀時,除了投資過台灣的智擎、友華、美時,也早在二〇〇二年就入股浩鼎美國母公司Optimer。

李世仁負責規畫Optimer轉投資台灣浩鼎的股權架構,他的妻子早早就擁有浩鼎股票五百六十張。在造成這次浩鼎風波的大釋股中,也獲得認購五十張股票機會。去年四月她持股剩下三百零五張,一年來未曾變動,在這次內線交易疑雲中全身而退。

目前,李世仁在台灣創投業規模最大的華威創投操盤生技,由於對海外新技術發展掌握度高,是官方、民間都倚重的諮詢對象。對於有個知名的哥哥李世光,他向來大方承認,直說哥哥比自己厲害。

父親》合庫前董座

一句話讓留美三兄弟回台

外界雖對李世光陌生,但其父親是合作金庫前董事長李文雄,最經典的事蹟,是三十一年前,曾經從合庫帶著十位幹部,協助整頓當時陷入超貸危機的第十合作信用社。

當年,父親一句「不想做美國人的阿公」,李世光三兄弟便都返回台灣。回台大任敦時,他只領美國IBM六分之一的薪水。

值得一提的是,李世光的妻舅吳旭淳在美國也掌管經濟政策。台裔美籍的吳旭淳,〇一年在小布希時代獲拔擢入閣,

三年後擔任商務部 助理部長,主管科技政策,是前美國勞工部長趙小蘭之後,第二位成為聯邦政府高層的華人,現在則是馬里蘭州商務經濟發展

部副部長。 回國後,三兄弟在公領域,也時常「聯手出擊」。例如大弟李世仁,便與他一同擔任機械廠春日的董事和獨立董事。

小弟》淡大化學教授

做出抵抗三三病毒技術 小弟,淡江大學化學系數授李世元,兩人當年則一同在1N1流感肆虐時,合作研發可抗菌的「病毒崩」技術,是當時第一個能崩解流慼病毒的技術。研究過程中,就連母親節當天,兩人雖然回家陪媽媽吃飯,卻一同坐在廚房地板上,畫起圖,構思實驗的方向。

父親有金融界人脈,兄弟在生技業有著墨,自己又擔任三家跨產業的獨立董事等(見右表),「不少大老我很熟,你知道施振榮先生是工研院副院長的面試委員嗎?像這些當然都熟悉,」李世光透露。

民進黨幕僚透露,新政府看中他豐富跨領域經驗,將有助推動產業升級、轉型,同時溝通能力好,所以被延攬入閣。

回應家人與浩鼎:不清楚

針對弟弟身為浩鼎法人董 事,且弟媳持有股份,李世光表示,在林全徵詢時,並不清楚這件事,自己也是前幾天才知道,「講白一點,你怎麼知道你弟弟的財務狀況呢?」但強調,未來在產業政策上,會嚴守公務人員的利益迴避條款,所有跟華威創投或跟李世仁個人有關的企業,都會利益迴避,「(法規)定義得非常清楚了,沒有任何黑白的餘地。」平心而論,李世光在業界評價良好,被他從美國IBM延攬回台的台灣金融科技董事長王可言說,李世光是他「所有見過的人裡面,EQ最好的一位。」或許,以其懂產業的背景,加上善溝通的能耐,有可能帶領產業突圍。

然而,外界目前對生技業的複雜負面觀慼,仍是他新上任可能遭遇的最大炮火。李世光後續發展經濟政策時,該如何拿捏利益迴避的分寸,將時時刻刻考驗著這位新部長。

專訪李世光:蔡英文給我兩件重要任務

李世光自述,他上任之後,蔡英文給他的首要任務是:推動台灣產業的升級與轉型。

「那一天我們跟總統(蔡英文)報告的時候,她看著我第一句話就是說,&軟硬整合怎麼實現?*」李世光說。

但,台灣的經濟不只是科技問題,他如何處理台灣經濟被邊緣化的困境?

他回應,區域經貿談判會同時進行,並且已透過行政院設立平台,跨部會討論,但根本問題,還是產業轉型。

台灣智庫榮譽董事長陳博志解釋,當前台灣經濟低迷,是因全球動能不足,加上開發中國家已追上台灣,追根究柢,須讓產業升級。如果產業有不可取代的競爭力,就算沒加入區域經貿組織,別國仍會向台灣下訂單,台積電就是好例子。

李世光說,未來,製造業轉型,會從台灣優勢產業下手。例如讓工具機加入大數據應用,他舉例:「當年聯發科做光碟機控制IC,全世界最厲害的公司叫作Oak technology,可是後來,聯發科會幫它的客戶調整內部參數到性能最好,就幹掉了對方。」他表示,先有產業轉型,才有高薪職務,吸引外來人才。

蔡英文給他的第二項任務,則是「產官學研」整合。

過去,產官學與研究單位整合的問題,一直被反覆討論,包括:預算編列的本位主義,專利申請與移轉的歸屬問題,以至資策會與工研院等法人該扮演什 角色等等。

以工研院為例,其每年預算逾兩百億元,但已無法再像當年,扮演扶植起半導體與ICT產業的要角,立法院預算中心評估認為,工研院國際業務占比低,同時專利運用比率逐年下滑,數千件專利獲得認證後,長期未運用。而資策會則被資訊業界批評,競爭公部門標案,「與民爭利」。

@這些問題我們談了好幾十年……,這次會有點不一樣的做法。」面對工研院與資策會的議題,李世光透露「事情的討論已經上升到總統跟行政院長層級。」未來會請法人單位配合蔡英文的五大創新產業,甚至改組。

李世光的變革能否成功,仍待觀察,但其有豐富的法人單位經驗,對經濟部來說又是「OutSider」(外來者),可能成為蔡英文政府打破窠臼的奇兵,或許,這也是新政府「敢」於用他的關鍵。

(文·吳中傑)

撰文者吳中傑

爆冷門 爆冷 經濟 部長 胞弟 竟是 浩鼎 董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3515

張念慈解盲前大賣上億股票 檢追浩鼎借券放空

2016-04-21  TNM

檢調偵辦浩鼎內線交易案又有重大突破,上週突然搜索浩鼎公司及董事長張念慈住處,發現浩鼎十大股東之一「英屬維京群島商Alpha」在去年十月左右大賣上億元股票,事後證實這家公司是張念慈所掌控,並授權浩鼎股務大帳房張穗芬處理。檢調懷疑,張念慈早知解盲可能結果,Alpha才大賣股票,涉嫌內線交易,諭知一百萬元交保,張穗芬則被限制出境。

中研院長翁啟惠在立院曾提到他有參與張念慈的投資,這投資是否即Alpha?翁啟惠是否因此擁有不只三千張的浩鼎股票?Alpha是否涉嫌向浩鼎借券放空?仍有待檢調追查釐清。令人意外的是,強調當初認股是為了支持浩鼎新藥的翁啟惠,卻在認股不到一個月內,大賣一千張股票,把買股成本的九千三百萬元全部賺回來。

中央研究院院長翁啟惠捲入浩鼎內線交易案,滯留海外二個禮拜後,終於回國。就在翁啟惠四月十五日踏進國門的同一天,檢調突然搜索浩鼎公司等七個處所,約談浩鼎董事長張念慈等八名高層及一名晉加公司專案經理,其中浩鼎副董事長許友恭、董事長張念慈胞弟張念中未到案。張念慈偵訊後被以內線交易罪嫌諭令一百萬元交保,財務處經理張穗芬則遭限制出境。

英屬維京 張董持股

檢調約談的所有被告,僅有張念慈及張穗芬遭檢察官作出強制處分,知情人士透露,關鍵原因在於,去年八月二十三日浩鼎召開OBI-822乳癌臨床試驗的專家會議,會中揭露「個案發展沒有達到數量」,也就是實驗組與對照組沒有明顯差距,以當時的臨床數據,檢調懷疑,浩鼎公司內部早預判解盲結果可能不好,公司高層才會陸續賣股票避險甚至套利。

其中身兼浩鼎財務經理及張念慈個人大帳房的張穗芬,大約在去年九、十月間,也幫浩鼎十大股東之一的英屬維京群島商Alpha,大賣上億元股票。檢調追查發現,Alpha公司其實是由張念慈實質掌控,並授權張穗芬處理股票及財務。由於賣股的時機敏感,檢調認為,張念慈預判可能的臨床結果後,才指示張穗芬賣股,涉嫌內線交易。

但奇怪的是,Alpha賣掉浩鼎上億元股票後,竟在去年十二月底轉投資另外一檔海外生技基金,該基金並未連結浩鼎股票,從這一點看來,張念慈的Alpha公司似乎比較看好其他生技股,反而對浩鼎缺乏信心。

翁張合資 買賣浩鼎

目前張念慈所掌控的公司,唯一被查出擁有浩鼎股票的只有Alpha,中研院院長翁啟惠十八日在立法院接受質詢時提到,他除了女兒翁郁琇名下三千張股票外,可能還有借名登記的浩鼎股票,因為他參與張念慈的投資,此投資可能有浩鼎股票。翁啟惠口中所稱的投資案,與Alpha條件很接近,是否為同一家,還有待檢調追查;一旦答案是肯定的,翁啟惠與張念慈共設一家外資公司再持有浩鼎股票,規避監督,也未如實申報,可能涉及利益衝突,情節將更為重大。

嚴重的是,檢調偵辦浩鼎內線交易案過程中,一直緊盯外資借券放空這部份,Alpha又是佔有三%以上股份的大股東,除了提早賣股外,是否有左手借給右手放空股票,也是檢調追查的另一重點。不過,張念慈已嚴正澄清,Alpha絕對沒有借券放空股票。

大盤看好 借券反增

檢調蒐證發現,浩鼎股價在四百元以下時,借券的餘額及借券賣出餘額都很低,一直到股價往七百元上攻時,借券餘額突然衝到三千張。去年最後一天,浩鼎股價收六百五十五元,借券數為五千七百六十張,愈接近二月的解盲日,借券張數愈多,二月十九日解盲前夕,借券更高達七千二百一十九張。

檢調認為,在解盲前,借券高達七千張,誰有辦法借那麼多券給法人放空?而且在浩鼎利多頻出,股價從今年農曆過年前四百多元一路拉到七百元之際,誰有這麼大的財力及膽量,敢一口氣借出六、七千張股票放空?除了大股東及公司派高層,很難看出誰有此能耐。加上Alpha在解盲前大賣股票,套利在先,是否再借券放空坑殺散戶在後,還是另有其他大戶涉案借券放空,檢調將儘快釐清。

至於翁啟惠涉案部分,十八日他在立法院承認,三千張股票是他決定用女兒翁郁琇的名義購買,興櫃前一週用他的錢支付,再贈與給女兒,興櫃後不到一個月總共賣出一千張,進帳超過九千三百萬元,把買股的本錢全數賺回來。

解盲前夕 報道惹議

翁啟惠還說,女兒的股票都是經過他同意才決定賣的,立委質疑,女兒根本是翁啟惠的人頭。解盲前後,翁啟惠又一直替浩鼎背書,過程可能也涉嫌內線交易,檢調近日就會約談翁啟惠到案說明。中研院前院長李遠哲十九日在台大演講時,也公開呼籲檢調一旦展開調查,同意翁啟惠辭職。

檢調追查,浩鼎公司高層為了避免基亞事件(基亞新藥解盲未過,股價從四百八十六元跌到六十八元)重演,除了有翁啟惠的背書外,事先利用不知情的學者與媒體進行專訪,有替解盲結果下好事先消毒的嫌疑。

檢調追查,《工商時報》在二月一日登出一篇「台大醫院臨床試驗中心主任陳建


頂不住的周浩鼎

我沒有閒暇評論UGL修改文件風波, 所以沒有作緊貼評論, 只能利用乘車時斷斷續續寫這一篇。周浩鼎當初解畫試圖脫身, 以控辯雙方對案情商討作為比喻, 不禁使離開了法庭工作十多年的標少也要噴飯, 別騙門外漢吧。周律師做過刑事案嗎? 控辯雙方時常會為不爭議事項商討, 為的是減少傳召證人數目和節省時間, 所以有審前覆核(PTR)。根據立法會紀錄, 專責委員會的職權範圍如下:

"專責委員會的職權範圍反映梁繼昌議員及尹兆堅議員
在2016年11月2日的立法會會議上聯署提交並根據《議 
事規則》第 20(6)條交付專責委員會處理的呈請書的要 
旨,內容如下:

調 查 有關梁振英先生在 2011 年與澳洲企業 UGL 
Limited簽訂協議("UGL協議 "),並於就任行政長官 
後從該企業收取與 UGL協議有關的 400萬英鎊款項 
("該款項 ")的以下事宜 : (i)梁先生有否遵從《基本 
法》第四十七條及行政會議成員利益申報制度下的 
申報規定、(ii)UGL協議與梁先生行政長官的身份有 
否 構成任何利益衝突,以及 (iii)該款項根據香港 
法例是否應予課稅。"  

委員會的功能是judge and jury, 而並非控方。那麽控方是誰? 控方是市民, 市民質疑梁振英收受 UGL 的款項的性質, 立法會成立委員會作調查, 就等如empanel了的jury, 對指控作出調查和判斷。梁振英可以向委員會陳情, 提供資料, 甚至作供, 游説委員會信納他的解釋, 但不應私下游說個别委員,  影響他們的看法。這種「私通」, 就相等於被告把其中一個陪審員拉到一邉, 訴説自己的案情, 而不是在公開聆訊時, 讓陪審員透過正常的方法去審視及判斷事實。嚴格講這種審案的比喻並不貼切, 我只是循着當事人的講法來推演。

毫無疑問, 周浩鼎當初試圖掩飾, 誠信已破產, 他辭去委員一職是恰當做法, 起碼對委員會餘下的公信力可以挽回一點。梁振英雖為「主犯」, 是整件事的始作俑者, 也不見得因此可減輕周浩鼎作為「從犯」的責任。這件事也可反映周是可以同流合污的人, 否則梁振英也不會向他埋手, 而兩人會一拍即合。如果周是個正直的人, 真心覺得梁振英私下接觸他, 借他的身分來修改文件並無不妥, 就算他因年青缺乏判斷的經驗而沒有拒絕, 也不致於刻意隱瞞, 而會堂堂正正講出事實。梁振英在委員會未正式審視UGL事件之前先走後門, 怎不教人推論那是心虛作祟, 若是真金就不怕紅爐火, 豈有還未開爐自己卻熔掉, 案件未開審就先去疏通陪審員, 這被告還會是個清白的人嗎? 以梁振英的性格, 如果他心中無鬼, 真的認為對他的指責只是惡意的攻擊, 他只會冷笑幾聲, 翹腳看戲了。

梁振英周浩鼎私通, 是否構成公職人員行為不當罪?

上一篇有留言引用了「巴士的報」的文章:

匿名2017年6月16日 下午4:08

法律界人士話,CY與周浩鼎並無涉及金錢利益,只是政治互動,是否合乎政治道德可以商榷,但如果講到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在較早前許仕仁案中,許收受巨額金錢利益,法庭判案時提到,如果公職人員收受金錢等「甜頭」,就可能會觸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名。問題是在調查委員會這件事裡面,完全看不到CY或周浩鼎有任何金錢利益,看不到犯罪元素在哪裡。

......

金錢利益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的元素嗎? 蟻民界的標少當然不能跟法律界爭論, 尤其是我花不起這種時間和精神。有報導講廉政公署要立案調查梁振英與周浩鼎私通事件, 引發了上面這些評論。雖然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很多時會跟貪污行賄有關連, 可是, 我粗淺的法律常識記憶所及, 金錢利益從來都不是該罪行的其中一項元素。「冼錦華」案已清晰列出五大元素, 許仕仁案只是釐清及進一步闡釋這些元素的涵蓋性。「冼錦華」案所列的元素:

(1) a public official;

(2) in the course of or in relation to his public office;

(3) wilfully misconducts himself; by act or omission, for example, by wilfully neglecting or failing to perform his duty;

(4) without reasonable excuse or justification; and

(5) where such misconduct is serious, not trivial, having regard to the responsibilities of the office and the officeholder, the importance of the public objects which they serve and the nature and extent of the departure from those responsibilities.”

哪一點講金錢利益?

終審法院在許仕仁案的判辭第84段, 把以前幾宗上訴至終院不同型式的公職人員行為失當案的犯案模式羅列出來:

84. Thus, the following acts and omissions have been held to constitute the offence: failing to disclose a relationship with a company and showing preferential treatment to that company by permitting it to tender for Government contracts despite lacking the requisite experience;[73] accepting free sexual favours provided by prostitutes controlled by the owner of a nightclub;[74] obtaining and using the personal particulars of patients of a public hospital to advertise the commencement of a private medical practice.[75] But these are merely specific instances of the offence and they are illustrative rather than definitive of the ways in which it can be committed. As Sir Anthony Mason NPJ said in Shum Kwok Sher v HKSAR, the offence “is necessarily cast in general terms because it is designed to cover many forms of misconduct on the part of public officers.”[76]

其中包括公院醫生下海, 把病人資料帶走以招徠生意, 那種犯罪模式, 誰用金錢利益去賄賂誰? 終院(在上面這段)也說明了所舉的犯案模式只是一些例子, 而並非在窮盡犯案的手法。講到底這是一條涵蓋極廣的控罪。在另一案例, 漁護署司機黃連基在停牌期間繼續駕駛政府車輛而沒有上報, 也被控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 終院是因為他地位太低, 職權不符罪行第五元素的要求, 才駁回政府的上訴。政府司機為了逃避紀律處分而隱瞞定罪, 完全不涉一般金錢利益輸送那類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所以, 涉及金錢利益的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 只是該罪行的其中一種犯案模式。該罪行的涵蓋面可以有幾闊, 許案的判辭第82段也重申了:

82. The decided cases show that a broad range of different acts and omissions can constitute the relevant conduct element of the offence. In Shum Kwok Sher v HKSAR, Sir Anthony Mason NPJ observed (at [69]):
“The difficulty which has been experienced in defining with precision the elements of the offence stem not so much from the various ways in which they have been expressed as from the range of misconduct by officials which may fall within the reach of the offence. This is because, to quote the words of PD Finn, ‘Public Officers: Some Personal Liabilities’ (1977) 51 ALJ 313 at p.315:
The kernel of the offence is that an officer, having been entrusted with powers and duties for the public benefit, has in some way abused them, or has abused his official position.
It follows that what constitutes misconduct in a particular case will depend upon the nature of the relevant power or duty of the officer or of the office which is held and the nature of the conduct said to constitute the commission of the offence.”
坊間有人對廉署立案調查梁周私通事件不以為然, 要談法律, 恐怕要在案例中找答案; 要展示政治立場, 就應乾脆講清楚。當然也許是我對案例理解錯誤而胡謅了。

周浩鼎認落淚失儀民建聯義工阻對手宣傳

1 : GS(14)@2016-02-28 15:45:51

■周浩鼎(左二)昨在馬鞍山拉票,獲民建聯黨友葛珮帆(左)支持。何頴賢攝


【新東補選】【本報訊】立法會新界東補選今日舉行,民建聯周浩鼎昨在馬鞍山拉票,多名自稱義工的長者、中年人士高叫口號力撐。有周的支持者不斷驅趕公民黨候選人楊岳橋的競選義工,不但用身體遮擋其易拉架,更追罵:「我係唔鍾意畀你(楊的義工)宣傳呀!我係要趕你走呀!」周浩鼎義工有幾度質問現場採訪記者身份,揚言採訪須經他們批准。記者:廖梓霖周浩鼎昨到馬鞍山香港專業進修學校外舉行告急大會,除獲黨友葛珮帆和鄧家彪撐場外,亦有近百名民建聯、工聯會義工動員撐場支持。現場所見,其義工主要為中年漢、長者,亦有操半鹹淡廣東話的婦女,有人指自己來自香港雲浮同鄉總會,亦有女士自稱是馬鞍山居民。周浩鼎重提早前在電視選舉論壇中落淚一事,形容當日失儀,促選民繼續珍惜香港行正路,投票給他。


■周浩鼎義工強行站在另一候選人楊岳橋的易拉架前拒絕離開。

支持者追罵記者

周浩鼎發言期間,為楊岳橋助選的沙田區議員麥潤培議員辦事處社區主任李志宏在空地一隅拉出易拉架,準備稍後宣傳。數名民建聯義工見狀,即時高呼:「有人玩嘢!」數名拿着周浩鼎直幡的老人走上前,用身體擋着印有楊岳橋樣貌的宣傳品,阻止李工作。李強調自己不是「踩場」,仍遭對方惡言相向,李遂拿出手機攝錄,支持周的義工即高呼:「我係唔畀你(李)踩場呀!」雙方爭持不下,李選擇離開。李志宏和其他義工轉往鞍誠街花園續為楊岳橋派傳單,多名民建聯支持者卻仍緊追不放,不斷向接傳單的市民叫罵:「呢個人好賤格,你仲接佢啲單張?」李斥周浩鼎支持者行為醜陋,但反加強了他為楊助選的決心,他解釋若建制派控制議會,後果難測,「以後係咪就係干預他人自由、有你講冇人講?」


■有民建聯義工不滿被採訪,一度追罵記者。


本報記者採訪期間,兩名身穿黑衣、自稱是民建聯義工的中年男士語氣粗暴地質問記者任職哪間報館,促拿出證件證明,更指:「如果冇批准,唔准喺度採訪!」其後記者逐一拿出記者證,該義工續罵:「應該一早拎出嚟啦!」另外,4名市民昨到廉政公署舉報身兼東涌區議員的周浩鼎涉利益輸送、公職人員行為失當,促廉署徹查他是否涉貪。舉報人指周在2011年3月開始為新世界工作,同年年底被委任為離島區議員,而新世界在大嶼山有不少發展項目,周可憑區議員一職掌握不少內幕資料,卻沒有在會議上申報利益,質疑此等行徑觸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本報未能找到周浩鼎回應。新東補選候選人包括劉志成、黃成智、梁思豪、方國珊及梁天琦。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228/19509032

周浩鼎高票落敗保建制基本盤

1 : GS(14)@2016-03-01 18:10:54

【本報訊】獲建制派抬轎的民建聯周浩鼎最終獲15萬票,得票率約近35%;翻查2012年立法會新東選舉結果可見,當年若合計民建聯、工聯會、公民力量、自由黨及其他核心建制陣營得票(不包括方國珊),總計得票率約為37%;但自由黨今次未有鼎力為周助選,若撇除自由黨所得的約6.7%得票率,今次周浩鼎也算力保建制基本盤不失。而在周浩鼎保住建制基本盤之時,其從政之路卻因這次補選添變數。有傳他會於9月立法會換屆選舉與主席李慧琼雙雙出戰超級區議會,因此透過新東補選練兵兼提高知名度,但他在補選於選舉論壇的表現卻似乎未算理想;而他轉戰超級議席,料亦引起市民爭議他是否只以新東選民作踏腳石。政圈昨盛傳有鄉議局中人則對他未有拜票感到不滿,故此沒有全力為他助選。周浩鼎昨於敗選後於新聞中心稱,尊重選民的選擇,坦承輸在「自己有不足地方、有做得唔夠好嘅地方」,將檢視不足及反思。他稱繼續服務新界東,至於會否出戰年底的立法會選舉,他未有正面回應,只稱暫時不考慮此事。



市民烽煙斥「土共嘴臉」

周昨早出席電台節目時再承認選舉中有不足之處,落敗或因知名度不足及選舉工程開展得較遲,並指激進票在新界東有市場,各界亦要思量激進勢力存在原因,但堅持會走正路,強調有信心其力倡的守法、和平及理性理念會獲市民認同。至於在選舉論壇一直避談是否支持特首梁振英施政或連任的他昨早續被追問此事,他依舊沒正面回應,只稱認同梁部份民生施政表現。問及早前在論壇落淚,他稱因社會現況而有感觸,強調與其信仰有關,指信主的人都不喜歡爭吵。市民余小姐烽煙狠批周「土共嘴臉」,「民建聯冇一個入選得到,香港就有得救喇」,節目主持葉冠霖曾出言圖替周解圍,但余小姐續鬧:「我噚日求神拜佛都唔想你贏,你真係好乞人憎!」周浩鼎一直保持笑容,大方稱多謝對方意見。■記者許偉賢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301/1951153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