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汇源果汁转让价未明 疑“神秘买家”暗中接盘


每经记者  李凌霞

        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果汁失败之后,斥资豪赌该股上涨的欧美投资机构纷纷抛弃汇源果汁,美国私人股本基金华平和苏格兰皇家银行消失在汇源果汁的大股东名单中。

        值得注意的是,大笔股权转让很可能并不是通过二级市场进行的,或许有“神秘买家”场外秘密协议接盘。黑石集团、凯雷投资集团和德克萨斯太 平洋集团在内的多家全球私募基金,此前均表示有意收购汇源果汁的少数股权。统一、百事可乐等从事饮料行业的大头们也是市场猜测的对象,到底是谁暗中买走了 汇源?  

        当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果汁(01886,HK)宣告失败后,去年斥资豪赌该股上涨的投资者即狂抛汇源股份。而记者了解到,在汇源果汁上市之 前就已经入股的美国私人股本基金华平也于近日退出了对汇源果汁的投资,成为汇源并购案后的第一个全盘退出汇源果汁的大股东。

华平基金正式退出

        据报道,华平已经放弃行使期权,不将其所持有的汇源果汁的可转换债券换成汇源果汁的7%股权。

        据了解,早在2007年2月汇源果汁正式登陆港交所上市之前,华平基金就与法国达能等机构对汇源果汁进行了基础投资。资料显示,在 2006年7月,华平基金、法国达能、荷兰银行及香港惠理基金共向汇源果汁投资2.225亿美元,买下汇源35%的股权。其中,华平的投资额为6500万 美元,约占汇源果汁7.25%的股权。如果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果汁成功的话,那么,包括华平在内的基础投资者们无疑都将受益匪浅。

        报道称,据上述知情人士表示,华平退出对汇源投资是由苏格兰皇家银行(RBS)安排的,2007年华平将其所持可转换债券贷给该银行。而这些债券转换为普通股的期权已经在今年5月到期,随后苏格兰皇家银行便将所持债券在市场上出售。

        事实上,从香港联交所的权益披露资料来看,上述知情人士的描述完全符合香港联交所对于汇源果汁近期的股权变动披露。

        联交所权益披露显示,2009年5月19日,华平创投大量减持了约9898万股的汇源果汁股份,其对于汇源果汁的持股比例一下子由 7.24%降至0.24%;而在当天,苏格兰皇家银行出现在汇源果汁的大名单中,资料显示,该行已经接下了华平创投减持的所有股份。

        而在联交所5月22日披露的最新数据中,苏格兰皇家银行则将其所持有的全部汇源果汁股份全部抛售,而华平创投也消失在汇源果汁的大股东名单中。

        其实,从上周汇源果汁发布的一则人事变动中,我们就已经可以看到上述股权变动的一些端倪。6月3日汇源果汁宣布,孙强因其他工作而辞任该 公司非执行董事一职,同时将不再担任董事会财务管理及审核委员会与策略及发展委员会成员,自2009年6月3日起生效。而这位孙强,正是华平创投香港办事 处的董事总经理,主要负责华平在亚洲地区的投资业务。

汇源果汁股权去向成疑

        值得注意的是,在联交所的披露数据中,有关华平创投及苏格兰皇家银行的几次股权出让,均并未显示出该部分股份的转让价格。按照香港市场规 律,该部分股权很有可能不是通过二级市场转让,而是已经有人接盘。但令记者感到奇怪的是,在香港联交所对于汇源果汁的股权披露中,并没有显示出买入华平及 苏格兰皇家银行所减持这部分股份的股东。

        事实上,自从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果汁的并购事件因触及我国《反垄断法》而宣告失败后,有关汇源果汁股权出让的消息一直不绝于市场。汇源果汁的主席朱新礼在4月份出席该公司业绩发布会时也公开表示,汇源确实在与潜在收购方进行接触。

        上个月月底更有媒体报道指出,包括黑石集团、凯雷投资集团和德克萨斯太平洋集团等在内的多家全球私募基金均表示有意收购汇源果汁的少数股 权,但却因为汇源要价较高,且这些私人资本运营公司缺乏果汁市场的操作经验,所以交易达成面临着诸多困难。另外,除了上述私募基金外,市场上对于汇源果汁 股权买家还有颇多的猜测,其中还包括统一、百事可乐等从事饮料行业的大头们。

汇源果汁对此不予置评

        现在,华平投资已经正式退出汇源果汁,那么是谁接受下他所减持的这部分汇源的股权呢?昨天本报记者联系汇源果汁总裁助理兼新闻发言人曲冰,曲冰在回复给记者的邮件中表示汇源果汁对此不予置评。

        受到上述大股东撤出汇源果汁的消息影响,昨天汇源果汁股价表现疲软,全天呈下探趋势,全天跌幅高达8.308%,报收5.96港元,远远跑输大盘。

匯源 果汁 轉讓價 轉讓 未明 神秘 買家 暗中 接盤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558

渾水做空產業鏈利益調查:基金暗中坐鎮

http://www.21cbh.com/HTML/2011-11-25/xONDA3XzM4MjkxOA.html

11月23日,美國人的感恩節臨近,剛剛做空分眾傳媒大撈一筆的「渾水」玩起了隱遁,網站懸掛通知稱服務器被黑客襲擊。

「渾水」,英文名Muddy Waters,一個美國的匿名調查機構,針對在美上市中國公司發佈質疑調查報告,2010年由於成功獵殺數家中國公司,在資本市場名聲大噪。

一位在美上市中國公司高管對記者表示,「渾水」這樣的機構在市場上興風作浪,肆意誇大歪曲事實,對企業的傷害非常嚴重。尤其是一些花了很大成本去美國上市的企業,股價由此產生劇烈波動,真是非常令人憤怒的事情。

而「渾水」這類機構的調查報告是怎麼產生的,做空「產業鏈」的構成,以及各個環節如何分配利益?針對這些問題,本報記者進行了系列調查。

「代理人」打前戰

「渾水」創始人卡爾森·布洛克(Carson Block)說,這個名字源自中國成語「渾水摸魚」,意喻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大多有各種問題。而事實上,他自己何嘗不是利用攪起的一池渾水在撈魚。

不管是真的被黑,還是主動被黑,類似「渾水」這種專以攻擊上市公司、做空股價來獲得利益的匿名機構,一般只能保持非常低調。

「事 實」是如何捏造的呢?聽上去有點偽命題,但本報記者得到的一份商業調查報告顯示,因主要顧慮到安全問題,「渾水」、「香櫞」(Citron)這類匿名調查 機構的負責人並不在中國,甚至和那些被做空攻擊的上市公司毫無聯繫,替他們深入這些公司的,實際上是中國境內的「代理人」或「代理機構」,角色與俗稱「寫 手」相近,但又不具體負責撰寫報告。

對這些中國「代理人」而言,最主要的任務是對公司實地調查,蒐集各種信息,留下證據,少量參與調查報告的製作,也就是所謂的「境內調查團隊」。

據知情人士爆料,「代理人」通常為國內財經類高等院校的在校生或准畢業生,具備基礎的金融財務知識,頭腦較為靈活,大部分經數位朋友輾轉介紹。

具體工作方面,基本以項目合作的方式為「渾水」、「香櫞」提供上市公司信息素材,費用支付方式多為「計件制」,模式鬆散但講究結果和收益掛鉤,一份做空報告寫下來,每個「代理人」能獲得的報酬,少則數千元,多則上萬元。

調查手段無所不能

記者瞭解到,整個調查手法比較粗放。由於美國文化習慣任何事都儘可能地做到「有跡可循」,這些中國「代理人」會被要求在調查公司時,儘量留下包括照片、錄音等證據,加在報告裡較為容易獲得美國投資人的認可。

「有 時候他們佯裝有採購需求,去找目標公司的銷售人員聊天,口頭談話中出現的不準確銷售數字和內容往往會被暗中錄音,再整理成原材料;有時候他們專挑週末去工 廠門口拍照,因為『空蕩蕩的車間照片是美國老闆最喜歡的』,為了能夠徵得工人同意被拍照,他們還會開出數百元的拍照報酬。」一家曾和「渾水」展開激烈「空 斗」的上市公司高管對記者表示,「很多時候,公司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就被歪曲誤解了。」

除了「代理人」,還有一些不知名的小型商業諮詢 公司充當「代理調查公司」,有些對外聲稱是香港註冊或擁有國際背景,但事實上多為內地本土公司。這些商業諮詢公司本身資質就語焉不詳,但可以利用公司名 義,以協助做市場調查為由,開出每小時600至800美元不等的佣金獎勵,暗中找上市公司流水線上的工人談話,或者利用商業間諜手段獲取公司內部資料。

其實,投資人對上市公司進行調研無可厚非,因為盡職調查是集合審計、律師等專業人士團隊的非常嚴肅的調查報告,完全可以公開透明地要求公司方面披露信息。

事實上,「渾水」、「香櫞」這類匿名機構從來沒有針對報告所含信息的準確性、及時性或完整性作出任何承諾,而且也從沒對外公佈其公司的地址和股東信息,甚至也沒有任何報告撰寫作者的信息。

「為 什麼要這樣採集信息?為什麼他們不能光明正大地到我公司來調研?我願意把所有的財務信息,甚至訂單資料公開給他們看。」另一家在美上市的中資企業的董事長 對記者表示,「有人就挑星期六去拍我的分公司工廠,為了能在寫報告的時候偷換概念、混淆視聽提供素材,畢竟很多普通美國投資人並不瞭解中國,從地緣和意識 形態上說,他們更容易相信美國的所謂調查機構。」

「搭台唱戲」的還有一些可以自由發佈研報的網站,比如seeking alpha,為了遠離美國監管機構和美國司法部的監管,該網站服務器設在以色列,因做空中國企業成名的博客撰寫人Alfred Little就在這類網站上發表報告。

做空基金暗中「坐鎮」

中國香港,一個全球最活躍、自由的金融市場,彙集了亞洲乃至全世界的資本精英、實力機構。由於中國內地金融監管嚴厲的緣故,大部分華爾街大型基金都會選擇在香港設據點,棲身香港中環,覬覦中國內地。

據知情人士向記者透露,很多和匿名機構聯手做空中國公司股價的美國基金,絕大多數活躍在香港,少數在北京和上海,其中雖然不乏赫赫有名的華爾街大型對沖基金,更多的則是一些交易背景有污點,甚至曾被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列為市場禁入對象的投資人。

「華 爾街是貪婪的,對沖基金逐利的天性是推動做空中概股股價的根本原因,如果和匿名調查機構合作成功概率高,能夠賺到錢,就會有人去做。」該知情人士表示, 「所以,『渾水』這種匿名機構變本加厲地誇大質疑報告內容,甚至不惜人身攻擊上市公司高管,因為一旦失敗次數多了,願意合作的基金就少了。」

從手法上看,當「渾水」等匿名調查機構公開發布質疑報告,一般在一至兩個星期前,已經有合作的做空基金入場持有看空期權了。

「二級市場投資最講究的是時機。」一位美國職業基金經理黃先生對記者指出,為了不引起有關方面的關注,做空基金潛伏入市通常有較為嚴密的計劃,看空期權投注的價格和規模也往往和調查機構的質疑報告緊密配合。

近期比較經典的做空手法,是前不久已經退市的哈爾濱泰富電氣在私有化過程中遭到的做空。

從彭博統計的期權交易情況看,2011年6月18日到期的10美元和12.50美元的看跌期權激增。而早在今年5月底,當該公司股價還在16~17美元的時候,背後的空頭資金已經在大量入場下注股價會在6月18日跌破10美元。

就在6月16日這兩種期權的價格快跌至0的時候,「香櫞」機構在6月17日發佈報告稱哈爾濱泰富電氣存在欺詐,股價會跌破10美元,市場立即給予回應,投資人拋售股票,看空期權價格大漲,做空基金結果以極低的價格買入股票平空倉,和「香櫞」分享利益。

律師事務所分食尾羹

通常而言,做空手法是美國資本市場允許的。每每獵殺到一家中國上市公司,從做空股價到引起監管層關注,再到退市,整個「產業」鏈條都充斥著對利益的追逐。

如 果說,做空股價損失的是流通市場上股東的錢,那麼一旦中國公司被做空,馬上就會有美國律師事務所非常默契地提出負責集體訴訟索賠,或者發起調查,如果官司 真的打起來了,這樣的律師事務所就算攬到活了,上市公司也將支付巨額的訴訟費用。上述知情人士表示:「一般情況下,美國律師團隊會建議庭外和解,上市公司 還是會根據談判結果支付一定的賠償。」

這類訴訟一般由代表原告的律師事務所積極推動,鼓勵所有股票受影響期間買入公司股票的流通股股東都加入原告隊伍。

業內人士透露,集體訴訟原告費用一般由律師預支,採取風險代理模式,如果訴訟成功,律師事務所能夠分到高達三分之一的賠償金額作為利潤,再刨去人工成本和相應稅金,攤到每個參與集體訴訟的散戶投資人身上的賠償就少得可憐了。

有一個著名的集體訴訟案例,電子商務網站麥考林在2010年底遭到美國5家律師事務所聯合集體訴訟,索賠金額曾估計一度高達百萬美元。

在巨額利益的推動下,近年來針對在美上市的中國企業集體訴訟的案件數量激增。統計顯示,僅在2011年就有超過20起,佔美國證券類集體訴訟案件的四分之一左右。

本 報記者梳理主導該類集體訴訟的美國律師事務所發現,其中一家名為Rosen Law Firm的事務所異常活躍,麥考林集體訴訟是該律師事務所牽頭主導,就連近期剛被做空的分眾傳媒,也是由該所率先發起調查和集體訴訟請求的。公開資料顯 示,Rosen幾乎代理了所有被起訴的中國企業案件。有知情人士對記者表示,不排除這家律師事務所和多家做空基金有關聯的可能。

渾水 水做 做空 產業鏈 產業 利益 調查 基金 暗中 坐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559

京東8月底開放第三方物流 電商快遞暗中謀動

http://www.21cbh.com/HTML/2012-6-27/yNNDE5XzQ2MTcyNw.html

凡客、好樂買等電商旗下快遞暗中謀動

快遞和電商,本是兩個互相依存的個體,如今卻開始互搶地盤,成為競爭對手。

本週一,國家郵政局公佈首批通過2012年快遞業務經營許可年度報告審核的企業名單,京東商城旗下快遞公司———江蘇京東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榜上有名。

京東商城CEO劉強東隨後表示,京東快遞將於今年8月底正式向第三方開放。截至目前,京東快遞、凡客誠品(微博)旗下的「如風達」快遞、以及好樂買的「尚橙物流」都正在或計劃將物流快遞服務開放給外部企業。

傳統快遞行業的抵制,並不能阻擋電商行業進軍物流的步伐。「逆流而上」,將物流變成電商企業生產力看似可行,但更大的難題將是面對「自有業務」和「第三方業務」的平衡。

快遞成為新營收渠道?

國家郵政局的公告顯示,首批通過2012年快遞經營審核的企業共有260家,這些企業將具備跨省、自治區、直轄市經營或者經營國際快遞業務的資質。

資料顯示,通過審核的「江蘇京東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是京東商城關聯公司,主要業務是貿易/交通/運輸/物流,許可證號是國郵20100206A,資質的有限期限為2010年9月29日至2015年9月28日。

京東商城負責人表示:「京東商城在2010年獲得快遞經營資質,可在全國提供快遞業務。近日,京東商城通過國家郵政局2012年快遞業務經營許可年度報告審核,成為首批通過2012年快遞業務經營許可年度報告審核的企業。」

有物流行業人士向南都記者解釋稱:「此次進行的是自2012年4月開始的每年一度的快遞業務經營許可審查。根據規定,企業要在獲取上述快遞經營資質後,再分別在各個城市申請具體快遞許可,才可在相關城市經營快遞業務。」

資料顯示,江蘇京東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在山東、陝西、湖北、遼寧、黑龍江、廣東、福建、湖南等地的分公司,均已通過年檢。

京東商城CEO劉強東表示,京東快遞將於今年8月底正式向第三方開放。今年2月,劉強東在接受南都記者採訪時表示,2012年將是京東整個物流和信息系統投資花錢最多的一年,預計將投入35-36個億。

「我們花這麼多錢的目標,肯定不僅僅是為京東商城自己的銷售業務服務。」他透露,目前使用京東整個倉儲配送系統的公司已經超過1300家,使用京東配送的包裹數已超過4萬個/天。

京東內部人士向南都記者透露,目前京東的物流仍是作為業務部門存在,但未來不排除將倉儲及物流配送業務分拆,作為一個獨立的營收主體存在。

如何平衡內部和外部需求?

將倉儲物流作為營收渠道,電商巨頭亞馬遜(微博)是始祖。在美國,第三方商家通過亞馬遜的倉儲與物流系統實現儲存和配送,而亞馬遜則從中獲得包裝費、處理費、存儲空間費等,這些服務甚至開放給不通過亞馬遜出售商品的商家。

亞馬遜中國已經在推動物流開放的服務。相對於普通的開放平台而言,亞馬遜還擁有「倉儲費和配送費」兩個創收渠道,招商頁面顯示倉儲費用在155元/每月每立方米,而物流費最低可以達到3.75元/單。

亞馬遜中國區總裁王漢華向南都記者表示:「目前亞馬遜中國超過一半的開放平台商家採用的是亞馬遜物流。」他認為,亞馬遜在全球的操作方式是未來的方向之一,可以想像淘寶的商家,賣東西在淘寶,後台服務都在亞馬遜。

目前,亞馬遜在北上廣等九大城市都有自己的物流公司,在大城市超過70%的物流是自主配送,每年定單以千萬計。但即便如此,對於自建物流的問題,無論是亞馬遜中國,還是如風達都不得不面對「平衡自有業務和第三方業務」這個關鍵點。

「除了春節高峰的時候,這個能力還是有的。電商這五年發展太快,物流配送市場肯定有他的價值。」王漢華表示。

不 過,凡客誠品CEO陳年(微博)則更希望「如風達」能夠和凡客結合得更加緊密。「我並不那麼迫切地鼓勵他們去接外單。」陳年向南都記者表示,「試圖給如風 達投資,和讓如風達獨立,投資者的願望非常強烈。讓如風達獨立,融資發展好,還是如風達還在凡客大的體系下面發展好,這個對我來說已經是一年多的難題。」

目 前,如風達90%以上的訂單來自凡客,其餘的部分則來自小米、招商銀行等。陳年的擔憂是,獨立能換來自身的快速成長,但肯定也要走彎路。「如風達如果要將 來自凡客的訂單,在總比例上降低到50%,規模要再擴張一倍,必須去外面找單,它的心思已經不在凡客上了。但擴張,又難免會面對飢一頓飽一頓的過程,我覺 得如風達第一位的任務還是應該把凡客的用戶服務好。」

電商與物流界線越來越模糊

國內電商企業對物流業務的佈局,回望當初多少有些「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意味。自建物流團隊的初衷,主因是國內物流快遞產業發展在某些環節上無法跟上電商的步伐,導致電商不得不通過自建物流滿足「用戶體驗」。

據 資深物流行業人士向南都記者解釋稱,目前建設1萬平方米的倉庫固定成本支出在600萬—1000萬元。眼下,伴隨大規模資金投入,電商正尋求以開放物流實 現創收。由此,電商難免經歷一些探索和困難,以在不破壞自身繫統「用戶體驗」的前提下,平衡「自有業務」和「第三方業務」的物流需求。

不過,傳統快遞行業的抵制,並不能阻擋電商行業進軍物流的步伐。「除了在城市自建配送點,已經有電商企業在著手自營幹線物流,未來電商與物流間的界限將越來越模糊。」


京東 月底 開放 第三方 物流 電商 快遞 暗中 謀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699

隔夜Hibor走高 離岸人民幣暗中角力?

暫別了英國退歐公投引發的全球匯市大風大浪,7月6月以來,連續五個交易日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徘徊在6.70附近,但始終未曾越線,這一走勢引發業內猜測,在美元強勢攻勢下,6.70或許正是當下央行心中的均衡匯率。

7月13日,隔夜人民幣香港銀行同業拆息(Hibor)突然大幅上調至2月份以來新高,打破了平靜幾日的匯市。香港某外匯交易員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采訪表示,Hibor升高意味著離岸市場人民幣流動性緊張,這可能與四大行近日集中賣出美元、買入人民幣,從而保持人民幣匯率穩定有關。

與此同時,離岸人民幣出現明顯反彈勢頭,盤中一度飆升超過200個基點,對美元匯率反超在岸人民幣即期匯率,出現匯差倒掛現象。在未知的全球經濟前景以及最近公布的國內經濟數據影響下,市場普遍預計,中長期人民幣匯率仍將明顯承壓。

離岸人民幣流動性吃緊

7月13日,香港財資市場公會發布數據顯示,隔夜人民幣香港銀行同業拆息(Hibor)急升2.46個百分點至4.83%,創2月份以來最高水平,一星期Hibor利率也上升1.39個百分點至3.97%。

這一變動不禁令人回想起今年1月份,在離岸市場人民幣出現較大波動時,隔夜Hibor利率曾一度連續從4%飆升至13.4%,最後在1月12日飆升至66.815%這一驚人高位,成為自2013年有報價以來歷史新高,與此同時其他期限利率亦飆升至歷史最高位。

而轉眼到了3月31日,隔夜Hibor利率又突然跌至負3.7250%,成為有記錄以來首次跌至負值。Hibor利率的變化,標誌著香港離岸人民幣市場從“錢荒”到“過剩”,此後市場對於Hibor的異常變動格外關註。

13日Hibor明顯走高,最直觀地體現出離岸市場上人民幣流動性再次出現緊張趨勢。但對於造成人民幣短缺的原因,業內人士分析稱,一方面可能由於投資者在離岸市場買入人民幣並至在岸市場進行套利造成,亦或是中資銀行在香港買入人民幣拋售美元導致離岸流動性緊張。

在流動性緊張的情況下,人民幣匯率通常會獲得上漲動力。從市場來看,13日離岸市場人民幣(CNH)對美元在早8點時突然從6.7017飆漲至6.6789,一小時內上漲超過200個基點,漲幅達0.26%,成為自6月29日以來最大單日漲幅。

人民幣在離岸市場快速升值令在岸與離岸匯率一度出現近100個基點的“倒掛”現象,但隨後離岸人民幣匯率有所下跌,兩岸價差迅速收窄。

截至17:30,離岸人民幣(CNH)對美元報6.6959,微升0.01%,結束連續5個交易日的頹勢,並且從經濟學家及交易員普遍認為的短期支撐位——6.70水平反彈。

(7月13日香港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

“6.7關口可能成為近期人民幣對美元的阻力位。”某外匯分析師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

但在岸市場,13日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卻由前兩日的小幅回升轉為快速走低,再次逼近6.70關口。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報6.6891,較上交易日6.6950小幅上調了59個基點。開盤後,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曾快速升值日內高位,6.6802,但在午盤後跌幅突然擴大,截至16:30收盤,報6.6922,較上一交易日收盤價6.6850下跌72個基點。夜盤開始後,人民幣即期匯率雖然有所回升但仍在低位徘徊。

(7月13日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

從6月23日起,央行開始連續多日下調人民幣中間價,從6.5658到昨日的6.6950,貶去近1300點。業內認為,近期英國退歐余波,年中集中購匯以及潛在的通脹壓力是貶值的重要原因。興業研究宏觀分析師表示,短期內人民幣繼續面臨考驗,6.70附近是央行希望暫時得以控制的關口,人民幣保持震蕩或適當回調。

值得註意的是,7月8日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公布最新數據顯示,CFETS人民幣指數再次刷新7月1日創下的歷史新低。7月1日時,CFETS人民幣指數按周跌0.41點至94.88,而7月8日,該指數周跌幅擴大至0.63,報94.25。

此外,值得註意的是,94.25這一最新數值較2015年12月31日100.94的水平,貶值6.6%。令市場人士擔憂的是,如果人民幣繼續目前走勢,到今年底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或下跌超過10%。

對於人民幣匯率指數持續走低的原因,7月6日央行曾轉發中國貨幣網特約評論員文章分析稱,市場供求變化以及英國退歐引發的全球避險情緒大幅升溫導致6月份人民幣對美元收盤匯率較中間價大多偏向貶值方向,也令人民幣匯率指數小幅貶值。“為保持人民幣實際有效匯率相對穩定,人民幣名義有效匯率存在一定貶值要求。”

但文章仍強調,在國際匯市劇烈波動的背景下,人民幣匯率波幅遠小於其他貨幣,總體上對一籃子貨幣匯率保持了基本穩定,市場預期仍較為平穩。

人民幣仍將走低?

近日,備受關註的6月份外貿及進出口數據等陸續公布,在一定程度上為市場判斷人民幣接下來匯率走勢提供了一定依據。

13日最新公布的進出口數據顯示,以美元計價6月份進口下降8.4%,出口下降4.8%,降幅雙雙擴大,延續了較為疲軟的勢頭。

招商銀行資產管理部高級分析師劉東亮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分析稱,進口跌幅由5月份的下降0.4%大幅擴大至8.4%,但與此同時5、6月份大宗商品價格並未出現大幅下跌,這意味著內需短暫企穩後再次出現惡化勢頭,與2季度後國內經濟動能減弱相吻合,“預示下半年經濟動能不會有太多期待”。

此外,考慮到歐日經濟依然低迷,英國退歐仍將繼續發酵,劉東亮預計,下半年中國外貿環境並不會好於上半年,預計下半年進出口繼續維持跌多漲少的局面,對經濟增長難以產生拉動作用。

“進出口數據低迷對人民幣匯率難以視為利好”劉東亮認為,但從目前人民幣中間價與美元指數保持較好的互動關系來看,這一關系尚看不到打破的局面,因此未來匯率走勢更多受制於美元強弱的影響,中國主動貶值或升值的可能性都不大,考慮到美元處於強勢周期,下半年人民幣有逐步跌向6.80的的風險。

另一方面,7月7日央行發布的6月外匯儲備則較上月增加134.26億美元,反映資金外流壓力減小,對於人民幣匯率企穩帶來一定積極作用。

但資深外匯人士韓會師認為,對6月外匯儲備數據的回升仍需保持警惕,一方面因為英國退歐的影響可能會出現滯後,導致6月的結售匯數據並沒有對此做出及時反映。另一方面,境內結售匯市場對於英國退歐導致人民幣快速貶值這一趨勢是否會延續下去有較強觀望情緒,因此6月下旬最後幾個交易日並未出現嚴重的結售匯逆差,這也成為6月外匯儲備下滑壓力較小的重要原因。

隔夜 Hibor 走高 離岸 人民幣 人民 暗中 角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4640

收盤分析丨重磅新隱患暗中擡頭 創業板指2000點得而複失

周五(12月16日),滬深兩市延續昨日深強滬弱的態勢,尤以創業板最為強勢。早盤上海國企改革概念率先走強,滬指曾小幅沖高而翻紅,但受以上證50為代表的權重股萎靡的制約,股指始終在紅綠盤中交替前進;而題材股紛紛抱團走強,創業板指沖高盤中漲1.5%。午後,滬指橫盤休整,創業板指高位徘徊,2000點得而複失。創業板反攻是基於超跌反彈的態勢,並且持續縮量,需要防範的是,昨日打頭陣的量子通信題材並未延續強勢,謹防熱點題材一日遊。

截至收盤,上證綜指收報3,122.98點,上漲5.3點,漲幅0.17%,成交額1,898億元;深證成指收報10,334.76點,上漲78.65點,漲幅0.77%,成交額2,439億元;創業板指收報1,998.11點,上漲22.26點,漲幅1.13%,成交額588億元。

資金方面,截至收盤,滬股通凈流入近3億元;深股通凈流入超9億元。另外,繼昨日公開市場凈投放1450億元後,央行今日再度馳援流性。央行公開市場進行1050億元7天期逆回購、350億元14天期逆回購、400億元28天期逆回購,當日公開市場有1350億逆回購到期,實現凈投放450億。據了解,央行周五還對19家金融機構開展MLF操作共3940億元。資金面寬松,昨日大跌的國債期貨也超跌反彈。

熱點板塊:

市場行情主要集中於中小創中的題材股。農業供給側改革提上日程,種植業板塊顯強勢,敦煌種業(600354)大單封板,豐樂種業(000713)、福建金森(002679)、亞盛集團(600108)漲逾3%。

股權轉讓板塊再度走強,襄陽軸承(000678)、萬福生科(300268)、四川雙馬(000935)強勢漲停,嘉應制藥(002198)、達剛路機(300103)一度沖板。

東風一汽再起合並傳聞,一汽夏利(000927)快速封板,東風科技(600081)一度沖板,東風汽車(600006)、一汽轎車(000800)漲逾4%。

軍工船舶、有色、保險領跌,銀行、鋼鐵、煤炭、石油等權重均表現低迷。

上海國改概念、互聯網金融、OLED、高送轉、鈦白粉、次新股等題材相繼走強,前期超跌個股反彈力度很大。

消息面上:

1、除了令人側目的保險資金舉牌與收購,A股市場上其他"控股權轉讓"題材股的火爆表現也已經引起監管關註。收購方的資金來源被重點關照。至少8家上市公司的新晉大股東被要求“穿透式”披露收購資金來源。

2、申萬宏源固收團隊認為,美元強勢走勢再次施壓人民幣貶值,貶值壓力下,市場對人民幣貶值導致資本外流和資金面進一步收緊的擔憂再起,國債期貨再次“崩潰”大跌,當前債市利空因素較多,債市情緒較為脆弱,在資金面緊張和債市急劇調整的情況下,市場對風險事件解讀均偏悲觀,極易發生超調。考慮到春節前資金緊張、物價短期繼續上行、美債繼續調整的背景下,預計春節前國內債市整體繼續保持弱勢,債市收益率將繼續維持高位。

機構觀點:

巨豐投顧認為,美國加息靴子落地有效緩解心理層面的壓力,而利空出盡之後,大盤也有望逐步企穩反彈。今日創業板強勢表現,但從成交上看,也僅是超跌反彈,加上多只牛股以及妖股的回落的停牌,預計下周還有探底大概率。也就是說,在經歷大跌以及情緒修複後,股指反複中還有最後殺跌可能,切忌盲目抄底的同時耐心等待下周低吸信號的出現。操作上,持股觀望為主,對小盤題材股可適當短線博弈,中期仍以跟蹤藍籌股為主。

華訊財經認為,兩市成交量的低迷既制約了滬指砸盤的力度,同時也暴露出了場外資金偏謹慎的態度,使得趨勢嚴重走壞的創業板超跌反彈的持續性存疑,所以市場短期仍將處於風格不明顯的震蕩期。投資者對A股市場真正企穩反彈,仍需保持足夠的耐心。穩健型投資者仍應繼續采取觀望策略,等待上升趨勢確立之後再尋機操作。

收盤 分析 重磅 隱患 暗中 創業板 創業 2000 點得 得而 而複 複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7870

男子暗中賣樓 妻三年不知

1 : GS(14)@2011-11-04 17:52:04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104&art_id=15771207

【本報訊】中年已婚漢被指另結新歡後,擅自將北角一家四口的安樂窩出售,然後把售樓得益在大埔置業與情婦同居,實行「金屋藏嬌」。為了瞞天過海,他向買家續租北角單位,以便妻兒繼續居住而不知安樂窩早已賣出。直至他欠租,買家和妻子方發現事件。
涉案單位位於北角皇都戲院大廈,買家為 Brillex Development Limited。買家日前以原告身份,入稟高院,向賣家即首被告陳惠添和其情婦、即次被告吳凱澄(譯音)追討。
原告在入稟狀指,於 08年 10月支付 175萬元予陳購入北角皇都戲院大廈單位,而陳的妻子毛英(譯音)卻於今年 1月入稟法院,指稱自己才是業權擁有人。

另購「金屋」藏情婦

原告指出,原來陳瞞着妻子出售物業,然後翌月用售樓得益,以逾 76萬元購入大埔翠和里一單位,然後作價 78萬元轉售給情婦。陳同時向情婦交租,但交易及安排其實是騙局,目的只為逃避原告或妻子可能提出申索。原告現要求法庭聲明,大埔物業是陳和情婦以信託形式代原告持有。
遭夫隱瞞賣樓的毛英昨向記者表示, 88年與陳結婚後,由內地移居香港入住北角物業,育有一對子女。她過往曾要求陳在樓契加名,但陳解釋手續麻煩及需另外付款,加上她以為會跟陳一生一世,事情便不了了知。後來,陳變心另結新歡,更私自出售物業,另置業與跟情婦同居。
毛稱,去年 7月起,陳沒再支付妻兒的生活費及租金,觸發原告提出收樓,她才得知悉事件。現時,毛任職清潔工,獨力照顧一對子女,並正辦理離婚手續。
案件編號: HCA1868/11
2 : honey(6546)@2011-11-04 21:50:33

何以為人?
男子 暗中 賣樓 妻三 三年 不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6487

寶姿向大股東 暗中免息貸款

1 : GS(14)@2012-05-24 00:01:03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 ... TN20120521560_C.pdf
在二零一零年一月一日至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一日期間,本集團向加中提供免息貸款(而加中則已不時償還)。加中尚未償還予本集團的所有款項已於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全數償清,本集團與加中之間將不再有任何貸款。
在二零一零年期間,CPAX向陳漢傑提供三筆免息貸款。另外,在二零一一年,CPAX向陳漢傑提供兩筆貸款,雙方並於二零一二年四月五日達成協議,確認於二零一一年提供的兩筆貸款之實際年利率為6.56% 。陳漢傑已於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全數償還二零一零年的三筆免息貸款和二零一一年的兩筆計息貸款之未償還總額(以及自二零一一陳之貸款所產生的利息)。以上的安排屬一次性,而本集團在將來不會再向陳漢傑提供任何貸款。
在二零一零年一月一日至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一日期間,本集團向PIEL及Ports 1961 SpA提供免息貸款。與此同時,PIEL向本集團提供免息貸款。該些免息貸款已不時獲得償還。所有與該等免息貸款有關的未償還總額已於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全數結算。
在二零一零年一月一日至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一日期間,本集團向PKL提供免息貸款。所有與該等免息貸款有關的未償還總額已於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全數償清。
...
1. 本集團向加中提供的貸款
於二零一零年一月一日至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一日期間,PAHL通過其位於中國境內之子公司向加中提供免息貸款(“加中貸款"),而加中則已不時償還。最高未償金額於二零一零年約為人民幣283,277,000元,於二零一一年約為人民幣164,037,000元。加中已
於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全數償清所有未償還總額,PAHL或本集團的任何公司將不再向加中提供任何貸款。
交易之理由
加中多年來一直協助本集團安排零售和批發渠道,並無償地協助本集團在八個城市(包括大連、重慶及成都)向相關的地區政府取得相關的經營執照。加中亦為本集團從義大利進口Armani、Versace及Ferrari的商品,原因是加中持有本集團沒有的相關進口執照。加中亦會以本集團代理的身份代表本集團把商品進口到中國境內。本集團現已取得相關的進口執照,並將於短期內直接進口商品至中國境內銷售。加中貸款的產生是與本集團的上述業務相關,而鑒於長期的業務合作,PAHL並未就加中貸款的使用安排任何正式文件。
加中的資料
加中是一家在中國法律下成立的境內公司,其中主要從事的業務有進出口代理服務、商品貿易、建築及裝修服務。加中的40%權益由葛衛英(本公司之子公司CPAX和寶姿時裝(廈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擁有,而另外的60%權益由劉欽華(於二零零六年三月六日至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日期間為CPAX的董事)擁有。葛衛英和劉欽華由二零零三年四月起均為PIEL的董事,劉先生已於二零一二年五月三日辭任PIEL董事一職,而葛女士則仍然在任。葛衛英和劉欽華的權益是自二零零二年起以信託形式為Huang Jun(本公司及其關連人士的獨立第三方)所持有。
...
2. 關聯交易 – 本集團給予陳漢傑的貸款
在二零一零年期間,CPAX向陳漢傑提供三筆總計人民幣4,000,000元的貸款(“二零一零陳之貸款")。其後在二零一一年,CPAX於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及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八日向陳漢傑分別提供了約人民幣10,000,000元和人民幣20,000,000元的兩筆貸款。在二零一二年四月五日,雙方就該總計約人民幣30,000,000元的兩筆貸款達成協定,確認其有效年利率為6.56%(“二零一一陳之貸款")。陳漢傑已於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全數償清二零一零陳之貸款和二零一一陳之貸款(以及自二零一一陳之貸款所產生的利息)的未償還總額。以上安排屬一次性,本集團在將來不會再向陳漢傑提供任何貸款。
交易之理由
二零一零陳之貸款的目的是為了向中國一些由於疾病或者子女教育問題的有需要人士提供財務濟助而設立的慈善基金。二零一一陳之貸款是應用於協助陳漢傑於中國境內設立線上購物網站(“網站")。該網站是由陳漢傑所控制之公司所擁有。作為對二零一一陳之貸款的回報,陳漢傑在網站提供廣告和行銷服務時,給予本集團的品牌突出的位置。鑒於中國的線上購物市場快速增長,本公司認為此舉對本集團有利。
3. 關聯交易 – PAHL給予PIEL、Ports 1961 SpA及PKL的貸款
在二零一零年一月一日至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一日期間,PAHL其本身和通過其子公司提供免息貸款予PIEL(“PIEL貸款")及Ports 1961 SpA(“Ports 1961貸款”)。PAHL也於同期向PKL提供免息貸款(“PKL貸款"),與此同時,PIEL向PAHL提供免息貸款。PIEL、Ports 1961 SpA及PKL均為陳啟泰和陳漢傑的聯繫人。
PIEL貸款已不時得到償還,而在二零一零年期間的最高未償還金額為人民幣276,169,000元。PIEL已於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全數償清PIEL貸款下的未償還總額。
於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本集團向Ports 1961 SpA提供的貸款的未償還金額為人民幣31,635,000元。所有Ports 1961 SpA貸款的未償還總額已於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全數償還予本集團。
...
交易之理由
PIEL業務涉及收購、建設和開發位於中國境內的零售和商業地產項目。PIEL及其子公司不時需要PAHL之子公司提供短期貸款,作為支付相關代理和承包商有關在中國收購和建設零售和商業物業的費用。PIEL將協助本集團的零售店在其位於國內的購物商場取得理想的零售地點作為回報。
Ports 1961 SpA 業務涉及購買在義大利製造的紡織品、配飾及服裝。PAHL不時向Ports 1961 SpA提供免息貸款用於在義大利生產Ports品牌商品。
PKL業務涉及營運一家位於英國倫敦的零售店舖。PAHL不時向PKL提供的免息貸款是用於支付其店舖內銷售的Ports商品。
陳漢傑的相關資料

陳漢傑是本公司的前任主席及前任執行董事,亦是本公司的控股股東(上市規則所定義的)。因此,陳漢傑為本公司的關連人士。
2 : GS(14)@2012-05-24 00:01:19

III. 本公司採取的補救措施
1. 董事會對交易的追認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八日,董事召開董事會追認、確認並批准了加中貸款、二零一零陳之貸款、二零一一陳之貸款、PKL貸款、PIEL貸款及Ports 1961 SpA貸款。在董事會上,董事(包括獨立非執行董事)確認這些交易對公司及其股東整體帶來利益。
此外,董事會接受了陳漢傑辭任本公司執行董事和主席的職務,並於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八日生效。他確認與董事會在沒有異議下,全面承擔因未能行使正常程序及監控而引致違反上市規則(請參考於上文第II部份標題“交易"的內容)的責任。
2. 內部監控顧問的任命
自發現交易發生之後,本公司已開始對內部監控及公司管治程序作出全面審查以確保遵從有關須予申報及關聯交易的相關要求。
本公司已聘請一獨立專業顧問FTI諮詢公司進行全面審查並提出意見,從而改善本公司的內部監控和企業管治程序。本公司將咨詢內部監控顧問並向其尋求執行有關建議
的意見,以保證將來對於上市規則的遵守。本公司將另行公佈內部監控之審查結果、內部監控顧問的建議以及本公司將據此所採取的措施。

3. 一般預防措施
為了本集團將來遵守上市規則,本公司已採納以下措施:
a.作為預防性的監控措施,本公司將向本集團各子公司的總經理、副總經理及財務總監發出信函,提醒他們需向本公司的財務總監和公司秘書咨詢關於根據上市規則下任何構成須予以申報的交易、關聯交易及(或)其他須予披露的交易。此外,他們將被要求再次閱讀過往關於上市規則的培訓材料,並加以留意過往本公司發出有關遵從上市規則之傳真和信函。
b. 本公司將及時向管理層提供上市規則再培訓,以更新他們之記憶。
3 : GS(14)@2012-05-24 00:04:20

http://www.mpfinance.com/htm/Finance/20120522/News/ec_eca1.htm


停牌近兩個月的寶姿公布,由2010年起公司不斷向大股東陳啟泰等關連人士提供免息貸款。圖為寶姿首席執行官陳啟泰。(資料圖片)
放大

寶姿向大股東 暗中免息貸款
事件未披露 主席引咎辭職
  2012年5月22日

【明報專訊】基金愛股寶姿時裝(0589)在3月底突然公布要延遲公布業績,令市場愕然。結果停牌近兩個月後,公司公布,由2010年至去年底止有多項向大股東提供的免息貸款未作披露,至準備去年業績時才發現。反過來,大股東亦有向公司提供免息貸款【表】。身兼大股東之一的主席陳漢傑已同意辭去主席及執行董事職位,並承擔違反上市規則的全部責任。

根據聯交所資料,去年9月16日止,陳漢傑及執行董事陳啟泰兩兄弟,透過各自持有50%股權的公司,持有寶姿41%股權。寶姿在3月底公布,需要向核數師畢馬威提供更多資料,因而未能趕及在3月底前公布去年全年業績,之後長期停牌,至昨晚才發出復牌公告。

早於2010年起向大股東貸款

寶姿原來自2010年起向大股東的公司授予一連串免息貸款,包括在2010年及2011年分別向陳漢傑借出400萬元(人民幣.下同)及3000萬元,分別作成立慈善基金及於內地設立線上購物網站之用。

另外,公司並於2010年向陳漢傑及陳啟泰的一家公司授出最高2.76億元的貸款,於內地建商用及零售物業,並再次於去年借出3164萬元,給他們於意大利生產寶姿品牌產品。另外於去年底止,公司又向陳啟泰及其侄兒俞贊明貸款451萬元,有關貸款則未有解釋用途。以上所有貸款均屬免息貸款。

同時,公司期間亦向廈門加中軟件提供共4.47億元的免息貸款,加中為寶姿合作伙伴,並為公司以代理身分進口意大利產品至內地銷售。

除了向大股東提供免息貸款外,大股東的公司亦有向寶姿提供免息貸款,在去年底有1.6億元。

4 : GS(14)@2012-05-24 00:04:31

http://www.mpfinance.com/htm/Finance/20120523/News/eb_ebe1.htm
春天百貨受累 跌近一成

寶姿昨日收報7.04元,跌38.25%;春天百貨報0.74元,跌9.76%。除股價插水外,券商報告亦對寶姿有所批評。其中德銀的反應最激烈,認為寶姿去年純利遜預期,新庫存政策保守,決定暫停對其評級和定目標價。

花旗報告則預期寶姿股價將會疲弱,企業管治問題會繼續纏繞公司,將其目標價由13元調低至11元,並維持其「中性」評級;美林美銀也預計寶姿股價短期會受負面消費影響而變得波動,不過大跌的空間相對有限,因核心盈利已見底,且公司正考慮派發特別股息以穩定投資者信心,但仍將目標價由14.8元降至12.7元,評級「中性」不變。

另外,瑞銀亦將寶姿目標價由17.4元下調至14元,維持「買入」;摩根大通則指寶姿的情削弱了市場信心,認為其股價將有負面表現,但評級與目標價不變。
5 : GS(14)@2012-05-24 00:04:57

http://realforum.zkiz.com/thread.php?tid=34356
致財之道 - 鄧澤堂 治理與基本增長皆失利 (2012年05月23日)
6 : GS(14)@2012-05-24 00:05:38

http://www.pacicc.com/english/pdf/Maplex%20Case%20Study.pdf
Maplex General Insurance Company was owned by two brothers, Alfred Chan and Eduard Tan,
who also controlled a public company called ETAC Sales. In 1993, the Ontario Insurance
Commission (OIC) learned that the two brothers had been using shares from ETAC, a clothing
company, to support Maplex. At the time ETAC Sales was experiencing financial problems.

In 1990 Maplex had bought ETAC shares from SEC Holdings Inc., a company owned 50% each
by Mr. Chan and Mr. Tan. SEC Holdings also controlled Maplex at the time. In spring 1993,
the Ontario Insurance Commission forced Maplex to liquidate an investment of $1.3 million
ETAC common shares. Not long thereafter, ETAC went bankrupt. Maplex would have experienced
a capital shortfall if its capital base had continued to include ETAC shares which had represented
the bulk of Maplex’s equity base.

After this development, the OIC was watching the company carefully and required an
unusually-high deposit from Maplex. Due to concerns about the company’s business, restrictions
were also attached by the regulator to Maplex’s insurance license.
7 : GS(14)@2012-05-24 00:05:55

http://club.dayoo.com/view-7426238-1-1.html
今日響加拿大最權威嘅金融報紙睇到哩個關於所謂加拿大名牌Ports喺中國嘅故事...

一個響加拿大破咗產嘅公司,一個已經"聲名狼藉"嘅華裔商人,響中國風山水起,居然將Chanel之類嘅真正世界名牌打落去.佢靠嘅係咩呢? 其實中國啲所謂有錢人究竟買嘅係咩呢? 記得細個嗰陣見到佐X奴啲嘢好貴,就以為佢同X克一樣係世界名牌~~點知,呵呵.佢喺香港都企唔住腳先上大陸穩飯食,後來反而係"反攻"香港~~`~~ 而家哩間Ports都係啊! 話自己係世界名牌...車,而家先準備"反攻"世界~~~

其實唔係話妒忌人哋做Marketing做得好,Ports嘅成功在於佢positioning做得好,知道有人有錢唔識洗~~~~哈哈,都好,老襯啲錢畀中國人讚總好過畀鬼佬贊.


下面係該報導嘅原文... (金山快譯應該可以譯出個大意...不過我冇哩個軟件,亦冇時間去翻譯..唔好意思)
8 : GS(14)@2012-05-24 00:06:47

http://online.wsj.com/article/SB119081270078639942.html
Upstart Seeks to Create A Chinese Fashion Power
In a sleek New York showroom overlooking the Hudson River, designers and stylists were busy on a recent day, putting finishing touches on an African-inspired collection of poplin and raffia dresses, silk sheaths and metallic lamé turbans by the label Ports 1961.
[Ports 1961 slideshow] Ports 1961

Many of the models for the Spring 2008 wore metallic lamé turbans contrasted with fabrics such as poplin and raffia.

When presented on New York runways during fashion week earlier this month, the Ports 1961 collection was reviewed and bought by the same stores that buy big designer names like Marc Jacobs, Michael Kors and Oscar de la Renta.

What makes Ports 1961 different from those American brands is that it's manufactured and based in Xiamen, a coastal city in southern China. The company's efforts to position itself alongside high-end European and American brands underscore China's hopes to move from an apparel-manufacturing center to become an owner and marketer of luxury brands. But in the image-conscious world of high fashion, a China-based company faces unique hurdles.

In recent years, East Asian firms have entered the fashion business by purchasing Western companies. Hong Kong manufacturers S.C. Fang & Sons have owned the Pringle of Scotland label since 2000; Taiwanese publishing executive Wang Xiao Lan bought Parisian luxury firm Lanvin a year later. Ports 1961's owner, Alfred Chan, is also considering that route: He recently expressed interest in buying the high-fashion Jil Sander label, owned by a private-equity firm Change Capital Partners in London.

But the 60-year-old Mr. Chan -- who runs Ports 1961 from a 1920s Beaux-Arts mansion on an island off Xiamen -- also thinks he can create a successful new brand from the ground up. He aims to make Ports 1961 a household name in the West within five years. Since clothing for many high-end Italian and French labels is already being made in China, he says his ambitions aren't far-fetched. "They just sew the label in Europe, but much of it is made in China," he says. "We can do this, and better."

Still, in a recent email, Mr. Chan expressed concern about negative publicity surrounding China-made goods. "I feel strongly that the right way to inform consumers is what Pepsi was doing: a blind test....This is the real fair treatment of any company's product." Products should be judged by the way they look and feel, he said.

Launched in the U.S. in 2005, Ports 1961 is now sold in 60 locations, including Neiman Marcus, Saks Fifth Avenue and Vivre.com, a high-end online retailer. The company says it expects the number of retailers carrying the line to double next year. Its $800 dresses and $1,600 coats, made mostly of European fabrics, are starting to get mentioned in fashion magazines. Its first two branded boutiques, designed by the same architect who created Jil Sander's minimalist spaces in Milan and Paris, are set to open next year in Los Angeles and New York.

To compete in the rarified high-fashion world, Ports 1961 hired executives and manufacturing experts who have worked with top fashion companies such as Coach and Michael Kors. From early on, the company insisted to retailers that it be positioned on the same floor as European brands like Missoni and Roberto Cavalli. In the September issue of Vogue, Ports 1961 took out an eight-page ad spread, shot in Iceland.

Ports 1961 benefits from the unusual business model of Ports International, an apparel maker and retail chain controlled by Mr. Chan and publicly traded in Hong Kong. (Mr. Chan says he hopes to eventually merge privately held Ports 1961 into Ports International.) While most apparel companies in the U.S. and Europe outsource production, Ports International owns its entire supply chain, making clothing for both its own label and Ports 1961 in Xiamen.

The potent mix of low labor costs and an increasingly global market for talent allows Ports 1961 to sell its clothing at a significantly lower price than European and American competitors. For example, a black tank dress in a wool-cashmere blend from Ports 1961's current collection sells for $775. A similar style by the Italian brand Fendi sells for $1,200.

The result: Ports International's net profit margins were 25% last year, up from 19% in 2005. Brands like Burberry and Hugo Boss, which outsource production, have margins in the mid-to-high teens.
[A Ports 1961 creation ]

A Ports 1961 creation at 2007 fashion show.

Jennifer Gonzalez, a 28-year-old business-school student in New York, is a Ports 1961 customer who liked to wear the line's $500 sweaters and blouses on casual Fridays at her former bond-trading job. She says the brand is "fashion forward, but not too trendy." She says she cares more about the fit and the fabric of her clothes than where they were produced.

Mr. Chan declines to disclose sales for Ports 1961, though publicity surrounding the label has a halo effect on the larger Ports International; its holding company, Ports Design Ltd., had sales of about $132 million last year. Ports International has more than 300 stores in China.

Other industries have already seen the impact of acquisitions by Chinese companies. China's Lenovo acquired the personal-computer division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s Machines Corp. in 2005. More recently, Nanjing Automobile bought the quintessentially British MG sports-car brand.

Fashion, however, may be a harder nut to crack. Although China dominates apparel manufacturing -- producing as much as a quarter of the world's clothes, according to some estimates -- image is paramount in the world of luxury goods. Ports will need to overcome China's reputation for cheap and, lately, tainted products as well as counterfeits.

"Global consumers overseas associate China with things like cheap takeout and pirated DVDs," says P.T. Black, a partner at Jigsaw, a Shanghai consumer-research company. "It's not like the French, who've spent decades promoting their champagne culture and refined lifestyle, images which work very well with their luxury labels."

Indeed, Ports 1961 plays the image game carefully. On the "About Us" section of its Web site, the company notes origins in Canada, but doesn't mention that it is now based primarily in China. Even in China, some Ports 1961 salesclerks tell customers that the brand is Canadian.
[Dressing Up]

Mr. Chan, who comes from a wealthy Chinese family with interests in mining and textiles, went to college in Canada, eventually becoming a Canadian citizen. He and his brother set up a contract manufacturing business in 1975, called Etac Sales Ltd. His brother was based in China and sourced basic apparel and home furnishings. Mr. Chan was in Canada, selling the goods to stores there, such as Kmart and Bargain Harold's.

Mr. Chan recognized the risk of operating as a middleman and set his sights on acquiring a high-margin, upscale clothing brand. "As a contract manufacturer you're vulnerable, dependent on orders. I didn't want to be that way," he says.

In 1989, Etac bought Ports International, a line of career sportswear founded in 1961 by a Toronto entrepreneur. At its peak in the 1980s, the line had sales of 70 million Canadian dollars and more than 50 stores in Canada and the U.S., including a flagship on Fifth Avenue.

By 1992, Etac owned several upscale brands and operated more than 100 stores, with revenue of more than C$200 million, or the equivalent of about US$165 million at the time. But rapid expansion, debt and poor performance of some retail operations led to heavy losses. In 1994, Etac filed for bankruptcy. Mr. Chan blames the company's failure on recession and the removal of tariffs that enabled American competitors to enter the Canadian market. He also said in an email that his family owned a "very small percentage of Etac before Etac went into troubles" and that he wasn't managing the company.

Mr. Chan bought the rights to the Ports brand and an apparel factory in Xiamen from receivership for C$6 million. He hoped for a comeback. "We left open the door," he says.

In 1993, Mr. Chan moved back to China and set about launching the brand there. The brothers' experience manufacturing in China proved an advantage, as did the lack of high-end competitors in the early 1990s. In China, "every consumer was a blank piece of paper," Mr. Chan recalls.

Ports International expanded quickly in China. To give the label cachet, the company hired models Kate Moss and Claudia Schiffer to appear in ads. With items priced between $250 and $350, Ports International is out of reach for most Chinese people, but is targeted at China's rapidly growing middle class, particularly career women in their 20s and 30s.

In 2003, Ports Design went public on the Hong Kong stock exchange. In the past two years, the company's share price has more than quadrupled to about 23 Hong Kong dollars, or about US$3.

Mr. Chan began considering launching a more-expensive label six years ago, when his sister-in-law presented the idea. Tia Cibani -- a Canadian who is the sister of Mr. Chan's wife, Fiona Cibani -- moved to China to work for Mr. Chan in 1994. She presented Mr. Chan with a business plan for everything from the Ports 1961 name to the globe logo.

"I liked the look of the number 1961, you turn it upside down and it is still 1961," says Ms. Cibani, 34. "I told him that what orange is for Hermès, brown would be for us."

Mr. Chan liked the concept, but thought Ms. Cibani's designs, such as a minidress with a plunging neckline, could alienate older consumers who might remember the clean-cut Ports look of the 1970s. Ms. Cibani insisted that, unlike Ports International, which makes classic styles, the luxury label be on the cutting edge.

The Ports 1961 looks were tested in Canada, where three stores opened in 2003. Sales exceeded Mr. Chan's plan, and he agreed to invest between $20 million and $80 million to launch the brand overseas. Ms. Cibani became head designer. She persuaded Mr. Chan to lease a 10,000-square-foot showroom in Manhattan, in a building where Martha Stewart and Karl Lagerfeld have offices.

To build the label, Mr. Chan hired experienced American managers and artisans from designer labels to teach factory workers in Xiamen. A pattern maker trained at Jil Sander was brought in to instruct Chinese workers how to cut garments. To help start an accessories line, Ports hired the manager of a factory doing contract manufacturing for Coach.

The company's first U.S. employee was vice president of operations Jacqui Wenzel, who had worked as a buyer at Henri Bendel and ran her own merchandising firm. Bruce Baas, vice president of sales, was formerly head of retail at Michael Kors. Both say that the Ports 1961 showroom in New York, with its painted concrete floors, dark wood fixtures and leather couches, signaled Mr. Chan was serious.

"When we saw this space, we knew this was going to be something big," Ms. Wenzel says.

The New York showroom helped the company's celebrity marketing strategy in 2005, when actress Nicole Kidman was in the building, saw the clothes and knocked on the door. The company was happy to outfit her in its latest designs.

An unexpected boost came last year when the film "The Devil Wears Prada" used an image from a Ports 1961 ad as a cover for the fictitious "Runway" magazine. As a result, the Ports name appeared in the film's credits -- right below Prada. "The company continues to enjoy the benefits of the film's popularity," Ports said in its 2006 annual report.

To court celebrities, Ports 1961 introduced a couture evening-wear collection called "Par Mains" this year and hosted a party at the Chateau Marmont in Los Angeles for Hollywood stylists. Although the company didn't nab anyone for the Oscars, celebrities such as actress Portia de Rossi and model Molly Sims have been photographed wearing its designs.

Positioning Ports 1961 at retail has been tricky. Saks Fifth Avenue was the first U.S. retailer to place orders for the label. But Ports 1961 pulled the clothes out of three of the six Saks stores that carried it, because in those stores, Saks placed it with "bridge" and "modern" brands rather than higher-priced designer brands.

"We're better than that," says Mr. Baas. He picks up a pair of $395 cotton slacks and points out details, such as silk piping that covers inside seams. "You can practically wear these inside out."

Michael Fink, women's fashion director at Saks, says the collection has thrived at its stores, regardless of what department it is sold in. He defines the label's customer as "very interested and knowledgeable about what's happening with fashion, but not quite ready to jump into designer price points."

A big challenge remains running a high-fashion business from Xiamen, a steamy second-tier Chinese city whose chief industries are fishing, canned-food production and electronics. Designers Dean and Dan Caten, who worked for Ports International for a few years, left in the early 1990s to form a successful Italian label, Dsquared. Ms. Cibani, who trained under the Caten brothers, also wanted to leave China and move to a fashion capital, where she "could be in the air of the market that I was selling to."

Mr. Chan, who originally wanted to avoid the high overhead of a New York design office, recently acquiesced. "This is about retaining your valuable employees," Ms. Cibani recalls telling him. The five-person design team just moved from Xiamen to New York.

At his home, Mr. Chan acknowledges that counterfeit handbags and cheap manufacturing are "part of China." Then he gestures around his mansion's hand-laid marble floors and high ceilings and smiles. "This is also part of China," he says.
—Sue Feng contributed to this article.
9 : GS(14)@2012-05-24 00:07:12

http://www.stnn.cc:82/fin/200709/t20070930_628409.html
在廈門鼓浪嶼一座有80多年曆史的布雜藝術(Beaux-Arts)風格大廈中坐鎮經營寶姿1961的陳啟泰希望,能在五年內把它變成西方社會一個家喻戶曉的品牌。由於義大利和法國的許多高級時裝都是在中國生產的,因此陳啟泰覺得他的目標並非遙不可及。陳啟泰說,“他們不過是在歐洲把商標縫上而已,但絕大多數工作都是在中國完成的,我們也可以做到這點,而且會做得更好。

1975年成立合同加工企業Etac Sales Ltd.

  陳啟泰出生於一個從事礦業及紡織業的中國家庭,家底殷實,他後來在加拿大完成了大學學業,並成為了加拿大公民。他和他的兄弟于1975年成立了一家合同加工企業,名為Etac Sales Ltd.,當時他的兄弟常駐中國,組織簡單的服裝和家庭飾品的生產。陳啟泰則常駐加拿大,把從中國採購的商品銷往Kmart和Bargain Harold's這些本地商店。

  陳啟泰意識到了開辦一家加工企業的風險所在,並將目光瞄準了高利潤率、較高端的品牌服裝。陳啟泰表示,“作為一家代工企業,你必須要依賴訂單生活,這是很脆弱的,我不想這樣。”

Etac1989年收購寶姿國際

  Etac在1989年收購了職業休閒裝品牌寶姿國際,該品牌是1961年由一位多倫多企業家創立的。在上世紀80年代的鼎盛時期,寶姿品牌的年銷售額曾達到7000萬加元,在加拿大和美國有50多家專賣店,包括在紐約第五大道設立的旗艦店。

  到1992年時,Etac已擁有數個高端品牌,經營著100多家專賣店,年收入超過2億加元。但由於業務擴張過於迅速,再加上沉重的債務負擔以及一些零售業務業績不佳,該公司出現了嚴重虧損。Etac于1994年申請破產。陳啟泰將該公司經營失敗歸咎於經濟衰退以及加拿大取消了美國產品的進口關稅,後者令美國同類商品得以大舉涌入加拿大市場。陳啟泰還曾在一份電子郵件中表示,在Etac遇到麻煩之前他的家族在該公司的持股比例很低,而且他也未出面管理這家公司。

600萬加元購買寶姿品牌使用權和廈門服裝廠

  陳啟泰用600萬加元從破產企業託管機構手中購買了寶姿品牌的使用權以及位於廈門的一家服裝廠,他希望能夠捲土重來。“我們為自己打開了一條生路,”陳啟泰日後回憶說。

  他1993年返回中國,著手在那裏推出寶姿品牌。陳氏兄弟在華從事過生產業務的經歷以及上世紀90年代初中國高端服裝市場寬鬆的競爭環境給他們幫了大忙。陳啟泰回憶當時的情形時說,“每個消費者都是一張白紙。”

  寶姿國際的業務在華迅速擴展。為了樹立品牌聲望,該公司聘請名模凱特?莫斯(Kate Moss)和克勞迪亞·希佛(Claudia Schiffer)來為產品作廣告。寶姿國際的品牌服裝每套定價在250至350美元之間,超出了絕大多數中國人的承受能力,但該品牌瞄準了中國迅速擴大的中產階級人群,特別是20至40歲之間的職業女性。

  寶姿時裝有限公司于2003年在香港證交所上市。其股價兩年來上漲了三倍有餘,飆升至23港元左右(約合3美元)。

陳啟泰妻妹設計寶姿1961

  陳啟泰六年前就開始考慮推出一個更高檔的服裝品牌,當時他的妻妹提雅·思班妮(Tia Cibani) (右圖)最先提出了這個想法。提雅是陳啟泰加拿大籍的妻子菲歐娜·思班妮(Fiona Cibani)的妹妹,她于1994年移居中國開始為陳啟泰工作。提雅向陳啟泰提交了一份商業計劃,從寶姿1961的品牌名稱到其全球標識,這份計劃書可謂無所不包。

  34歲的提雅說:“我喜歡1961這個數字的視覺形像,你把它倒過來看仍是1961。”她回憶當時的情形說:“我告訴他褐色對於寶姿1961,就如同橙色之於愛馬仕(Hermes)。”

  陳啟泰欣賞提雅提出的這一概念,但認為提雅設計的超低胸短裙等服裝與寶姿的老客戶可能會有距離感,這些人心目中的寶姿服裝或許仍具有上世紀70年代的輪廓鮮明特色。提雅依然堅持她的設計風格,與寶姿國際的經典式服裝不同,寶姿1961這一奢侈品品牌突出的是新潮特色。(圖片來源:《華爾街日報》)


福建
10 : GS(14)@2012-05-24 00:07:48

http://en.wikipedia.org/wiki/Ports_1961
Originally founded as Newport Canada in 1961 as an import business for clothing from Japan, the company evolved into a women's fashion business with Vancouver-born Tanabe as its designer and was renamed Ports International in 1966. The late 1970s saw the company's North American expansion and from 1983 on the opening of signature boutiques at international locations. In the mid-1980s, Tanabe created Tabi International, a Canadian store chain with more affordable clothing for women. Tanabe, whose parents had been Japanese immigrants to Canada, retired in 1989 and sold both Ports and Tabi to Toronto-based Etac Sales Ltd. and its owner, Canadian entrepreneur Alfred K.T. Chan (*1947).[2] Tabi International was eventually liquidated in 2011 and the remaining 76 Tabi stores in Canada were closed.
11 : GS(14)@2012-05-24 00:08:12

http://v1.theglobeandmail.com/se ... BDAStory/BDA/deaths
In 1989, Mr. Tanabe retired and sold both Ports and Tabi to Etac Sales Ltd., a Toronto company operated by Alfred Chan.

That company eventually became overextended and Ports found itself in bankruptcy in 1994.

"It was sad to see the ending," said Mr. Yamashita, who retired at that time.
12 : GS(14)@2012-05-24 00:08:40

http://journalofinternationalman ... a-stereotype-ports/
The PORTS INTERNATIONAL luxury brand was founded by Luke Tanabe in 1961 in Toronto, Canada. What began as a family business, the Tanabe daughters quickly turned into a brand associated with style, luxury, and well-tailored career sportswear.[2] During the company’s prime time in the 1970s and 80s, it owned over sixty retail stores in Canada,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United Kingdom.[3] In 1989, Alfred Chan, founder of contract manufacturing business Etac Sales Limited (ESL), acquired PORTS INTERNATIONAL from Luke Tanabe: “by 1992 ESL owned numerous upscale brands and over 100 stores in North America, which amounted to revenues over US$165million. ESL further expanded its retail operations in other regions, including nascent Chinese market.”[4] However, the global recession in the early 90s and the ratification of the 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 caused US luxury brands to flood the Canadian market, thus leading to the acquisition of PORTS international by creditors. The Chan brothers withdrew their stakes in ESL and soon filed for bankruptcy.[5
13 : GS(14)@2012-05-24 00:12:30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 ... TN20120523193_C.pdf
回購100萬股
14 : GS(14)@2012-05-24 00:30:19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20523/16360604
民企風暴似乎已經由中國大陸擴散出去,最新一宗竟然發生在國際間薄有名氣的時裝品牌──寶姿( PORTS,589)。大股東兼主席陳漢傑因為隱瞞多宗關連交易,搞到要辭職,公司的股價及形象均大插水。其實陳漢傑與其弟陳啟泰早年在加拿大的資本市場,風評已經麻麻,他們當年持有的加拿大上市時裝貿易公司 ETAC,也與大股東有不少糾纏不清的關連交易,最後搞到執笠收場,投資者及債權人均損失慘重。
陳氏投資加國 風評麻麻

60年代由香港去加拿大讀物理的陳啟泰,與其兄陳漢傑在1975年成立貿易公司 ETAC,採購中港產品到加拿大轉售。 ETAC於80年代在加拿大上市,後來專注在當地發展時裝業務,收購 PORTS、 Tabi等品牌。公司在92年收入超過兩億加元,有過百間分店,聘請超過2000個員工。無人想過,當年衣着品味被嘲笑的陳啟泰,竟然在當地蛻變成黎智英般的時裝大亨。
陳啟泰當年接受加拿大傳媒訪問時,曾經自豪地表示, ETAC是一間在國際舞台競爭的加拿大公司,幾個品牌的毛利率,高達四至五成,是行業最高之一。他又談到公司的收購:「我們不是盲目使錢,而且要透過使錢達到目的」。
不過,陳啟泰於90至94年間,除了大肆擴張時裝業務外,亦動用上市公司超過2500萬加元,與大股東家族關係密切的多間公司進行關連交易,如貸款予陳啟泰母親為大股東的保險公司,又擔保家族的私人地產項目。
過份專注做刁 忽略營運

加拿大傳媒當時引述消息指,陳啟泰過份專注於做刁及收購品牌,無暇兼顧日常營運,被 ETAC收購了品牌的設計師 Alfred Sung亦炮轟,公司管理營運出現問題。雖然 ETAC收入以億加元計,但自1990年起幾乎年年蝕錢,公司要靠發債、發新股在市場抽水,以應付資金需要。
1994年, ETAC最終因資不抵債,被債權人接管。估計 ETAC有抵押債權人損失超過3000萬加元。不過,陳啟泰同家人早於高位賣股套現,又辭任公司董事,清盤時相信只剩下小量股份。不過,陳啟泰之後接受訪問,則把生意失敗歸咎北美自由貿易協議的實施,影響了公司競爭力。
幾乎全身而退的陳啟泰,趁 ETAC清盤之際,斥600萬加元向接管人買回他心目中最有潛力的 PORTS品牌及廠房。陳啟泰成功利用出口轉內銷的策略,把「 PORTS」定位在高價品牌,在海外與內地也打出名堂。闊別資本市場差不多十年後,陳啟泰才把 PORTS的業務轉戰香港上市,之後仲吸引新加坡的主權基金入股,當時已冇乜人記得 ETAC的教訓。
寶姿獨董頻開小差

寶姿3月份因應核數師畢馬威需更多時間審核賬目的要求,要延遲公佈業績。兩個月後,公司先出通告,披露2010至2012年期間,竟然隱瞞了多宗與主席陳啟泰家族成員等關連人士、總值七億多元人民幣的貸款,有些更加是無息貸款。
雖然疑點重重,前日通告中,董事會(包括獨董等)照樣確認、追認這些被隱瞞的關連交易,理由是「這些交易對公司及股東整體帶來利益」。
投資者蒙在鼓裏

公司宣稱搵咗顧問公司審查,改善內部監控,關連貸款亦急急於上周還清,陳漢傑仲辭埋主席一職,依然無阻公司昨日股價大插水,跌近四成,顯示了投資者對公司企業管治失去信心。雖然獨立董事會中,有會計專業人士,又有外籍商人,但2010年的年報顯示,四名獨董,竟然無一名能夠全數出席全年四次的董事會。當中有三名的出席率更是五成或以下。
出席率咁低,獨董應有代表街外股東的功能根本發揮不到,結果要到核數師發現有問題,投資者才發覺被蒙在鼓裏。
15 : GS(14)@2012-05-24 00:41:18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20523/16360414


獨立股評人 David Webb向本報表示,港交所絕對應該跟進事件。他說:「由於事件涉及違反上市條例,港交所需要跟進,亦應該要求寶姿公眾股東,要再就相關貸款進行審批,雖則有關貸款經已借出並且歸還,但這是程序問題。」
上市委員會難懲處

不過,他指由於上市委員會並沒有懲處董事的權力,故最終結果可能只是對寶姿前主席陳漢傑及當時董事作出批評或譴責。他亦認為寶姿核數師畢馬威,若果早知關連貸款的存在,應及早向監管當局反映。
寶姿周一晚有就業績召開投資者電話會議,由執董陳啟泰(關連貸款事件主角陳漢傑胞弟)主持。據有份參予的基金經理透露,有關關連貸款的問題,陳氏只是「照稿讀」,並沒有披露港交所有否要求公司補交資料或跟進。
港交所發言人表示不評論個別事件,惟強調港交所一般的處理方法是要求公司盡快公佈股價敏感消息,藉以增加資訊透明度,事後才會研究如何處理懷疑涉及違反上市規則的情況。發言人指出,很難估處理時間的長短,要視乎情況而定。證監會發言人亦表示,不評論個別事件。
有熟知上市規則的市場人士表示,由於多年前已經更改了相關規定,通告並不需要經過聯交所審批才刊發,故早已不會再出現如「聯交所保留追究權利」字句。他說:「我估今次會追究喇,佢(寶姿)自己都認咗違規啦,冇得拗。」

拖累春天百貨跌一成

該市場人士又指,原本是處理2011年業績,突然又「摷返」2010年賬目出來重新審核,相信是與近期核數師收緊尺度有關。寶姿自03年上市至今,一直由畢馬威出任其核數師。
由德勤任核數師的姊妹公司春天百貨(331),昨日亦被拖累,最多曾跌逾15%,收報0.74元,跌9.76%或0.08元,創上市新低,蒸發約3.38億元市值,公司刊發通告指不知道股價波動的原因。
寶姿昨日則收報7.04元,跌38.25%或4.36元,是昨日跌幅最大股份,股價創逾三年新低,成交金額急增至約4.66億元。
16 : GS(14)@2012-05-24 00:41:32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20523/16360415
寶姿時裝(589)於2003年10月底上市,由兩兄弟陳漢傑及陳啟泰聯手創立,兩人合共持有公司41.43%股權。前主席陳漢傑鮮有對外露面,公司的業績發佈會及分析員會議,多數由胞弟陳啟泰主持。兩人共同持有39.57%股權的春天百貨(331),於09年12月中上市。
雖然寶姿以經營時裝業務為主,但創辦人之一的陳漢傑卻沒像大多數時裝老闆一樣,涉足時裝潮流界,亦沒有太多出位的搞作,只有胞弟陳啟泰在1992年獲加拿大 Financial Post提名為加拿大前200位行政總裁選舉。
據寶姿年報資料顯示,陳漢傑於紡織、成衣及貿易業務方面有逾35年經驗,不過陳漢傑自寶姿上市至今,幾乎絕跡於媒體,寶姿的對外事務則由行政總裁陳啟泰負責。
除了今次漏報事件外,最近一次曝光,就是他與陳啟泰共同持有的寶姿國際,在2008年遭花旗入稟高院索償約2.96億元。
17 : GS(14)@2012-05-24 00:41:59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20523/16360416

寶姿(589)驚爆漏報關連貸款醜聞,惟管理層於日前的電話會議上卻大派「定心丸」,指現時一切業務如常,如今年首季同店營業額增幅高過大部份已公佈首季業績的百貨公司,更維持今年開設40分店的目標,惟未能阻止被洗倉的命運。
瑞銀唱好 目標價14元

有份參與電話會議(周一晚上9時舉行)的基金經理透露,管理層當日表現並無異樣,一如以往詳細解答有關業績的提問。他說:「 Alfred(執董陳啟泰洋名)表現無乜特別喎,都係問一句答一句,同之前啲電話會議無分別。」
該基金經理引述陳啟泰指,按月份計今年1及2月份表現理想,主要是受惠於農曆新年效應,到3至4月時出現放緩,惟到5月份再度回升,相信是受惠於勞動節假期;今年加價幅度會較細,大部份新增分店會在下半年開設。
首季業績如常,但有外資分析員表示,就算今年業績再好,今次事件後也需一段時間先可以重建投資者信心。
該基金經理說:「噚日(股價)跌咗40%,你可以話有一半係因為停咗牌超過一個月,所以要追番個市嘅跌幅,但另一半(原因),就係因為漏報單嘢。」

給予寶姿「減持」評級的摩通指公司去年業績表現遜預期,認為股價於未來一段時間將持續積弱,目標價為10元。
瑞銀則繼續持樂觀的看法,給予「購入」評級,目標價為14元,認為其相對較低的市盈率,將可對股價構成支持。
18 : GS(14)@2012-05-24 00:42:15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20523/16360417
寶姿(589)延發業績、漏報關連貸款、主席辭職,復牌股價狂插38%。不過,本報觀察過往企管出現嚴重問題而股價急挫的內需股,發現中線股價往往能夠重拾升軌。因此,當寶姿股價回穩,足以反映企管負面因素後,後市便不容過份看淡。
近年曾被投資者認為出現嚴重企管問題的內需股,同時有一定規模的,包括達芺妮(210)、國美(493)及物美(1025),其中後兩者更曾長期停牌,但股價稍後便能重返正軌。
國美、物美重拾升軌

06年11月,物美因傳出當時董事長張文中協助中紀委調查而停牌,要10個月後才復牌。物美停牌前股價為6.88元,但復牌首日即大升一成半至7.89元,大約五年後的昨日,收市價已升至17.28元,歷史市盈率達30倍,反映市場認為張文中事件對物美不構成長遠影響。
國美在08年11月因時任董事局主席黃光裕涉嫌「操縱市場」,被公安拘查,致股份停牌,到翌年6月底才復牌,但首日勁升近七成,主要是股價一次過反映港股期內大約四成的升幅。之後越升越有,一個月後的股價升至2.33元,是停牌前的1.3倍。
達芺妮曾在07年8月因市傳前主席張文儀在澳門被捕的「舊聞」,股價單日大跌四成。股價連跌數日後,市場獲悉有關負面消息已是舊聞,股價隨即反彈,3個月內更適逢港股熱炒直通車概念,股價反彈45%。
嚴重企管問題令公司的估值較同業打個折扣,但上述三家曾出事的企業,仍能維持經營模式,股價最終重拾升軌,可見寶姿事件並不代表世界末日,未來仍有翻身的機會。
19 : GS(14)@2012-05-24 01:05:50

http://www.inv168.com/phpBB3/viewtopic.php?f=48&t=67599
文章由 精英大師 » 週三 5月 23日, 2012年 6:57 am
真係不知所謂,搞咁多垃圾新股上市,出了事又大細超,搞到個市場除了藍籌股之外,全是老千股,
曾經都講過交易所有如一間學校,你港交所係學生比錢都收,BAND7都不如,
應該規定每年幾多隻上市,好似申請做馬主咁,每年有配額,咁先矝貴,的士牌點解會咁貴先,股票點解咁平先!!
這個港交所只識得比大戶發D牛熊証,出世兩日就爪得!!P你個K!!

文章由 rs4 » 週三 5月 23日, 2012年 9:14 am
連大師對老千股咁有免疫力都都小喇叭,睇泥個股市真係冇得玩了 :x

文章由 rs4 » 週三 5月 23日, 2012年 9:21 am
難怪家d殼唔矜貴 :evil:

文章由 ben6000 » 週三 5月 23日, 2012年 9:27 am
港交所都唔知點做野,老千股應該徐牌啦,仲有個財匯局又唔知有咩用 :lol:

文章由 大廢柴 » 週三 5月 23日, 2012年 10:33 am
有有人知2607攪咩呢?

上實系同華潤系一九樣, 擺到明攪D野上市CAP水,再跌到無止境,然後私有化。幾年後又上過市再CAP過,呢D先係真正既賊。
所以我覺得嘉誠公好有良心的了。

文章由 xdboy » 週三 5月 23日, 2012年 11:06 am
老千股都係睇少隻好D~。。。
20 : provleng(11142)@2012-05-24 23:55:08

跌咗咁多,有些心動,但管理層又令我怕怕.
21 : GS(14)@2012-05-24 23:55:43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20524/16363317

  
寶姿尖沙嘴分店昨生意冷清。 程志遠攝

【本報訊】日前單日市值蒸發逾24億元的寶姿(589),除違規漏報約8億元關連交易外,於2011年度業績公告更「漏報」存貨周轉天數已暴增至605日。本報昨直擊其尖沙嘴分店兩小時,顧客僅「齋睇唔買」。
有外資基金經理表示,寶姿是於分析員會議上透露有關數字。他說:「唔知係咪佢哋都覺得個數唔係好見得人,所以業績公告同年報都唔登呢個數,要自己問佢先知……佢哋又係解釋,因為賣嘅係高檔產品,所以周轉天數較高。」
資料顯示,國際名牌普拉達(1913)上年度存貨周轉天數僅164.3日,就算是曾被市場質疑存貨周轉天數過高的高檔男裝名牌利邦(891),去年存貨周轉天數亦只是372日,遠遠追不上周轉天數接近兩年的寶姿。
一外資分析員表示,存貨周轉天數雖不是一個硬性規定要公佈的數據,但披露資料當然是越多越好,尤其是當數據正在變壞。寶姿僅於03年招股文件披露過,02年存貨周轉天數為334日,之後便再沒有在業績公告或年報主動披露。
管治堪憂 滙證籲沽

存貨日數高企是否反映受歡迎程度低?本報記者昨日直擊公司位於尖沙嘴港威商場分店。據本報記者於放工時段觀察了兩小時,發現只有6名顧客入內選購,相對附近店舖則見人來人往,而該6名顧客全部均沒有購物便離去。
昨將寶姿評級下調至「減持」的滙證指,重列2010年度業績不會對財務構成影響,惟事件將引起市場對寶姿內部監控及公司管治的擔憂,高存貨水平及疲弱的銷售表現,則會對今年業績構成負面影響,給予6.5元的目標價。
寶姿昨日股價於周二急挫後喘定,收報7.34元,逆市升4.26%或0.3元。公司昨亦公佈,於急挫當日共斥資約719.49萬元,以平均價7.19元於市場上回購100萬股。公司管理層日前於電話會議上透露,有意派特別股息挽投資者信心。
22 : GS(14)@2012-05-26 17:15:42

文章由 月之門 » 週五 5月 25日, 2012年 4:16 am


個人認為資金太平,優質資產現金流強的都無需要上市, 變成套現為主
建議新股 <大股東不可賣舊股> <大股東上市三年內不得套現> <不得大加管理層人工> <大股東提供 1000 x 1000 像素以備小股東列印作掟飛鏢打小人>

可能上市科可以裁一半人 :mrgreen:

另外, 精英們道德淪亡, 首要任務殘民以自肥, 絕技: 裁員, 員工日做十x小時, 然後自己年年加幾成人工
依個世界需要一個新宗教吸引d精英們捐返部份錢出嚟。。。天堂, 西方極樂d吸引力好似弱咗好多
寶姿 向大 股東 暗中 免息 貸款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9533

暗中作樂 黃德斌

1 : GS(14)@2016-01-20 23:54:50

2016-01-13 EW

螢光幕上的黃德斌,角色不是嚴嚴肅肅、不苟言笑,就是陰暗深沉,單是《刀下留人》中的那個劊子手「常綠」,便已經夠晒沉重。

「係囉!劊子手不嬲畀人嘅印象都係好肥、成面鬍鬚、心口有執毛㗎嘛,但我又唔係咁,可能編審見我成日都黑口黑面啩—呢句我自己講嘅,哈哈哈!」

正如很多笑匠私底下為人,通常都比較認真肅穆一樣,向來演慣cool爆角色的他,查實只要啱嘴型、熟絡了,他本來就是個這樣輕鬆生鬼、說話語氣招招積積的人。

所以,跟他相隔兩年沒見,我會問候一下他那六嚿腹肌是否仍健在。「佢哋好團結!成日都六嚿變一嚿!哈哈哈!其實都仲有啲嘅,爛船都有三分釘嘅!」

所以,這個訪問,我們傾談得更多的,反而是踩單車和跑步。

「我啲單車友之前成到團去台灣踩,咁啱套劇(《刀下留人》)就話出街;最近佢哋又會去澳洲,我又啱啱要開工(新劇《致命復活》),真係慘到呢!」

所以,我終於明白,為甚麼德斌最想演的角色,會是這個—各位請掃描QR Code上東周網睇片吧。

人氣德斌從來都不是個愛博見報的人,我發覺尤其在兩年前《金枝慾孽2》之後,他更見低調。「不如你講得坦白啲啦:點解呢兩年好似冇乜人氣嘅呢?哈哈哈!

「你問我點解咁低調,就要問吓公司嘞!哈哈哈!咁冇劇出街,咪冇乜人氣囉,呢啲嘢冇得介意㗎喎。其實我不嬲都冇刻意高調㗎,有時只係配合套劇出街,先出嚟做吓宣傳咁囉,好似上年咁,我都只係得套《風雲天地》同呢套《刀下留人》(出街)咋嘛,好彩係之後接住落仲有套《鐵馬戰車》——我咁多影迷,我都驚你哋會掛住我嘅,一陣喺TVB見唔到我就話喊晒呀,哈哈哈!」

沒有公開露面,當然並不代表冇工開的。「上年年頭,我拍完《鐵馬》就拍《刀下留人》,停咗兩個月,又拍咗套大陸劇咁囉。」那電影呢?「都有嘅,啱啱咪拍完套《寒戰2》咁囉!哈哈哈哈!」他一臉得戚地說。據悉在《寒》片中,他是飾演梁家輝的拍檔。「係囉,冇乜特別呀,咁叫我點可以高調啫?唔通大鑼大鼓周圍同人講:『我拍《寒戰2》呀!』咁呀?哈哈哈!一陣人哋問番我:『咁你做乜嘢角色呀?』『嗯……』喂!點答呀你叫我?係咪先?哈哈哈!」

痛苦

《刀下留人》口碑載道,黃德斌說,「常綠」這個角色確實不易做。

「編審最初寫呢個古仔,已經諗住由我同邵美琪做,我諗佢係想搵啲感覺有經歷嘅演員啦,因為呢個人(『常綠』)背負住太多嘢啦!由佢做劊子手開始,佢嘅一生都已經係悲劇!最慘係佢唔係天生殺人狂,又唔可以有感情——但人唔可能冇感情㗎嘛!跟住佢仲要對Maggie(邵美琪飾演的穩婆『花蕊紅』)動咗情,你諗吓,佢最後要親自斬Maggie嗰吓有幾痛苦?斬完之後又有幾痛苦?佢又冇得自殺!簡直生不如死呀!所以佢日常舉止同反應都好唔尋常,係我演過咁多角色之中,痛苦到最極致嘅一個!好大挑戰!」

角色悲慘沉鬱之餘,又要經常拍攝行刑場面,令他對此劇印象深刻。「最記得有場戲講凌遲,即係要逐忽肉割落嚟,例如判三千刀,咁個劊子手就要割到個犯第三千刀先死得,如果之前嗰二千九百九十九刀個犯死咗,個劊子手都要死,所以個劊子手仲慘過個犯!好大鑊!你話咁樣嘅一個角色、一套戲,點樣會唔記得呀?拍緊嗰段時間,搞到我自己都想屎(死)呀!

「最攞命係我拍完呢套劇之後,仲要停咗一陣先開工,個心係咁屈住屈住,咪惟有去踩單車囉,踩上去飛鵝山,一腳到尾,唔可以停喎!你話咁樣仲可以諗乜嘢呀?」

湊B

雖則說他本人不愛博見報,但最近很多報道也拍到他和拍拖十四年的女朋友黃美恩(Joyce),經常湊着一個約一歲的BB四圍去……「So?」加上之前又頻頻傳Joyce孕味濃郁,那其實是否已經秘婚、生埋仔呢?「我覺得寫嗰啲報道嘅記者編輯好好囉,驚我女朋友唔開心,唔寫佢肥,只係寫佢有孕味,哈哈哈!其實佢只係肥咗啫。」

咁個BB仔呢?「梗係唔係我㗎啦!我哋都係最近幫人湊咋嘛。講真,如果真係我嘅,唔係壞事仲乜唔認呀?要掩飾啲乜嘢呢?我都諗唔到。同埋如果真係我嘅,有乜嘢理由自己個仔都唔認先?唔係咁冇良心呀?佢第時大個睇番啲報道,真係會問㗎喎:『爹哋你做乜唔認我呀?』哈哈哈!最弊係 家有互聯網呀,以前報紙就話可以燒咗佢啫, 家互聯網,一google……哼!係咪先?大佬呀,咁都仲有得假?我都要對得住個細路先得㗎!」

但看那些相、那些片段,真係好似一家三口啊。「喂,我想問,如果有個好得意嘅BB,我畀你湊,你覺得佢好得意,你會唔會錫佢呀?呢啲係人之常情咋嘛。我知實有人會話:『冇理由㗎喎,個B唔係你嘅,你又會帶佢去公園玩,又帶去食飯嘅?』喂,咁BB唔做呢啲嘢,做乜嘢呀?哈哈哈!」

軟晒

德斌聲言,BB的父母都是圈外人,他和Joyce都只是視BB為契仔。「不過我發覺原來我對住個BB會係咁㗎喎。」即係點呢?「我以前以為我唔會寵啲小朋友㗎,但原來對住佢,我係會變㗎,我會好錫佢,好想畀最好嘅嘢佢,令到佢開心,一抱住個BB之後,嗰個感覺呢……硬漢喎?超!有幾硬呀?一個BB都搞掂晒你!真係㗎!

「其實我都想了解吓呢啲心態,因為我嚟緊套劇(《致命復活》),都要對住個小朋友,咁我 家都叫做略知一、二啦。」

那有沒有觸發起跟Joyce成家立室的念頭呢?「多謝關心,講完。」生BB喎。「未有計劃,多謝關心。」女人青春有限呀。「唔關事,如果結咗婚,對佢唔好嘅,結婚嚟做乜啫?係咪呀?喂,呢度都夠五千字啦啩?你將啲字放大少少就夠㗎啦。」

但黃爸爸總想抱孫吧!「有啦(德斌兄弟的兒子)!都唔細添!哈哈哈!」可能想要多個呢?「嘩!乜都佢想晒,咁大想頭?哈哈哈!如果佢郁吓就話想要個BB仔,咁咪有排生?係咪先?哈哈哈!

「(問)夠啦?呢度都一萬字啦!哈哈哈!」唔夠一萬字的話,麻煩黃生寫番畀我啦。

臨記黃德斌本身除了並非如螢光幕上的他那般cool爆之外,其實更是個勁風趣的人。訪問這天,我們一行人在他提議的大排檔邊吃邊傾,他甫坐下不久,一位在大排檔工作的姐姐,即時搽了口紅、補了妝,舉止如懷春少女般的走到他身旁要求合照。拍過照後,他忽然細細聲,一臉認真地跟我們說:「呢個百五蚊臨記,好抵!化晒妝,交足戲!」同枱的各位隨即笑到肚攣。

在傾談期間,再來一位美少女要求跟他拍照。美少女走後,他又再道:「呢個,三嚿!」我們再次笑到翻晒艇——我終於明白,何解「常綠」這個角色,對他來說是難演的。

撰文☆周彩霞 攝影☆梁比利 化妝☆Mi Mi Lau Make Up髮型☆Cyrus @ Hair Culture 服裝及場地提供☆WDSG設計☆吳俊彪
暗中 作樂 黃德 德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467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