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聰明或被聰明誤 方思捷

1 : GS(14)@2011-02-12 17:30:37

2011-2-12 HT

撰文:方思捷
欄名:大河彼岸

「這是不可能的事吧!」聽朋友說他正考慮和內地一家企業合組公司,準備上市的計劃。我不是專家,但相信世事人情均離不開道理兩個字。

朋友是廠家,有一定的技術根基,生產的產品吸引了一家正在買他產品的企業。企業家說他的海外定單多,金額數以十億元計,但他只是 trader,要上市不行,故提出與朋友合作開公司,加上朋友的技術含量和生產經驗,新公司將甚有前景。

按目前的生產力和盈利能力計算,新公司的盈利將有一億五千萬至兩億元,預算以六十倍 PE 於深圳創業板上市,市值便超過一百億元。

這是個如意算盤。

朋友說,在深圳上市的公司都是幾十倍 PE 的。公司一上市,朋友帳面上便有幾十億元身家了,不可謂不吸引。

「誰是大股東?」「當然是他了。」「股權分配呢?」

「應該是六十、四十之分吧,他六十,我四十。」「還有甚麼股東呢?」

朋友說應該沒有,我說市值一百億元的上市公司,沒有相關行業的策略性投資者是不可能的,這是吸引機構性投資者的關鍵,其間包銷商的角色甚為重要。

我再問:「你認為這家新公司值那麼多錢嗎?」朋友沒有正面回答。

股票市場是淘金窩,以往許多人靠內幕交易賺錢,但是以身試法犯險。今天大家玩財技,於灰色地帶中游走,但一樣危險。很多時,損失最大的正是那些火中取栗的人。他們以為自己聰明,走得快,但替他們做跑腿駁腳的人,比替他們出謀獻策的人,設計的計劃更複雜、更聰明,走得更快,而他們自己卻被蒙在鼓裏。

總之,萬事小心。
聰明 或被 方思 思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2954

隻眼開隻眼閉 方思捷

1 : GS(14)@2012-08-15 09:17:32

http://www.skypost.hk/column/%E6 ... C%BC%E9%96%89/22495
朋友幫哥哥手,到內地做廠。一去到便發現大嫂的皇親國戚都在撈油水,而且數目很大。他想跟哥哥說,但怕哥哥聽了不信,又怕哥哥不敢和太太談,到頭來影響兄弟感情。
朋友很苦惱,花了些時間去解決,仍未將公司運作納入軌道,有點意興闌珊。
「有些事是要隻眼開隻眼閉的。」我跟朋友說:「你讓大嫂知道了真相又如何?縱使有百分之百的證據放在她面前,你想她怎樣?報公安嗎?不可能!大不了炒了他們。但她以後和你哥哥又如何相處呢?」
「這又有何關係?」
「毫無疑問是她的親戚做錯了,但好歹也是她的親人。你識穿了他們,她不得不大義滅親。她以後怎樣與這些親人相處?你哥哥也成了磨心,明白嗎?」
「那應該怎麼辦?」
我說做得聰明一些的話,便在涉及金錢交易的環節加入制度化的管理,出入分明,經銀行帳號來往,而且白紙黑字釐清責任,註明如有回扣等帳目將送官查辦。
「斷了他們財路,不怕他們反撲嗎?」
「他們是求財,不是求命;花一些錢開一家附屬公司,送他們去做開荒牛,既可以消減他們在公司的影響力,讓公司重新上路,又避免產生你哥哥夫婦間的尷尬情況。『美其名』讓他們獨當一面,一舉數得啊!」
以往我做事的手法會是「一刀斬下去」,今天我會思前想後多一些。
隻眼 眼開 開隻 眼閉 方思 思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0966

柳暗花明 方思捷

1 : GS(14)@2012-08-15 09:17:53

http://www.skypost.hk/column/%E6 ... A%B1%E6%98%8E/21785
在上海跟一個舊同事見面,他在我工作過的中資機構做了二十多年,最近辭了職。
問他為甚麼,他說:「過去幾年我替公司在上海成立辦事處,搞了一個新項目。三年下來妁終於站穩陣腳,財務上亦剛剛開始賺錢,這個時候縱使不再投入資源,也不可能撤掉,怎知……」他很生氣,說不下去。
舊同事在內地大學畢業,之後加入了這間中資公司工作。他對內地的情況較瞭解,故深得歷年的老總信任。新老總派了他一個任務,就是把公司產品多元化,並在上海作試點。這一著,許多在香港總公司的不少老臣子都眼紅了。
「你也記得WP吧!他不但不支持我的工作,而且不斷抽後腿,又在老總面前打小報告……」我感受到他全心全意為公司打拚時,卻不斷給那些小人在後面評頭品足的心情。但每處都有這些人,逃避不是辦法啊!
「唉!我今年46歲,大學畢業後就打工,23年了,我想人生還有多少個23年呢?發生了這件事,倒不如停下來,想一想,未來23年要怎樣走下去。」他說。
他在這行業內打滾了二十多年,建立了不少人脈。辭職後,他收到各式各樣的邀請,有拍電視紀錄片的,有返大學教書的,有到外企做顧問的。
剎那間,他前面的路再不像以往般單調。人生充滿趣味,正是這「山窮水盡疑無路」時的悵惘之後,便會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豁然開朗。
暗花 方思 思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0967

假大空 方思捷

1 : GS(14)@2012-08-15 09:18:18

http://www.skypost.hk/column/%E6 ... 4%A7%E7%A9%BA/16671
「阿叔,像KK這樣的人怎可以在公司混得這麼久?」我問當時是我上司的老總。
我與KK同屬生產部門,但我有兩頂帽,一頂是生產部,一頂是營業部。營業部門的老總肥波士是我非常尊敬的一位長者,到今天,他退休了,在行業裡仍很吃得開。
當年他說:「方仔,這個世界是個假大空的世界。」他說KK只不過靠假大空混飯吃。「他靠吹,總之老闆叫做嘢,他不止不say no,而且例牌yes yes外,還要附和老闆,然後煞有介事地把老闆要做的事說到天花亂墜,只有老闆最精明;跟著要把它複雜化,搞得愈繁愈雜愈好。」
肥波士說吹得大是奉承老闆,弄得大是最高招。因為要做成一件事,有許多因素,你把它搞到愈大愈複雜,變成一件大事,這樣便要花許多時間、金錢和力量去做,這樣便有藉口一拖再拖,拖上幾個月甚至一年,過了些日子,熱情已過,便像沒事發生一樣。
「如此這般,縱使失敗了,也不怕!」肥波士說。「為甚麼?」
「一個給吹大的project,involve很多人、很多部門,亦要很多資源配合,只要有一個環節出錯,或做得不好,就可給他們作為藉口或作為推卸責任的平台。」
經過多年被玩經驗,今天,我已練就不出聲已猜到他會說甚麼、會怎樣應付老闆。
「假大空」這一科,人人都懂,問題是只有沒料的人,才要靠這一套行走江湖罷了。
對嗎?
假大空 方思 思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0968

我長大了 方思捷

1 : GS(14)@2012-08-15 09:19:08

http://www.skypost.hk/column/%E6 ... 4%A7%E4%BA%86/20924
「方先生,你是有責任保護自己的。」一個剛認識的朋友跟我說。
她是個高人,懂看相,很準。
我走進她office,她相一相我,便一口氣說了二十分鐘,把我的性格分析得很完整,對我的優點、缺點彷彿瞭如指掌。
「你是那種不屑與人交代的人,總以為清者自清……你恃才傲物,以為有真材實料便可行走江湖……你心地好,無償幫人,卻給別人陷害……你仍有童真,仍有夢想,但現實卻不是這樣啊!所以你不開心。」她愈說愈神奇,料事如神,差不多把我的前世今生都說了出來。
以往,我做事是一往無前的,明知上司A給蕉皮我踩,也會義無反顧地往前衝。在事業生涯中,我每到一處,都得面對A這類人物,都是吃的苦頭多,但正如高人說,我有責任保護自己。
保護自己實際上是保護同事、保護公司。我以往總以為公事公辦,其實是把同事也放在我所面對的風險之上。我有能力去面對、應付,他們則未必有能力,亦未必願意面對。
我以為這樣做是以公司的利益為大前提,但我一個人做得成功,卻把其他人比下去,他們的沮喪與妒忌,某程度上影響了公司的整體表現。這個簡單的道理,我竟在打工二十年後才領悟得來,而且還是給高人一句點醒的。
經一事,長一智。人是會長大的,我會改善我的管理技巧,卻仍抱著一顆童真的心。
長大 方思 思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0970

無可推卸 方思捷

1 : GS(14)@2012-08-15 09:19:29

http://www.skypost.hk/column/%E6 ... E%A8%E5%8D%B8/20777
「方總,聽說你要接管XX部門啊!是嗎?」K閃進我的房間,把門關上後問。
「沒有!A叫我看看怎樣可以把它做得好一點。」K是我在中資機構工作時的拍檔,為人正派,所以他問我甚麼,我會直說。
「如果老闆叫你管,你不要管啊!」
「為甚麼?我看它有條件做得好。」
「我知你喜歡挑戰,但那個部門內個個都在那裡混水摸魚十幾年,叫你入去改革,擺明有心玩你。」K苦口婆心地說。
我沒把他的話放在心上。我是個專業管理人,上司問我意見,我必定把所知道的和所理解的說出來。A是我們的上司,他是那種為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的人。K說正因為A做事每以自己利益為最大目的,所以他會「跣」我們,亦經常利用我們去打擊別人。
這次A想派我去接手的部門,是剛被大老闆點名要整頓的。A知道不可以不做點實事去應付大老闆,他亦知道他手下的「馬仔」根本無心無力,故派我去是一舉兩得。
他知道我的性格,這事我一定辦妥,但在過程中,亦一定會得罪原先的既得利益者。即是說:表面上我贏了功績,卻失去了該部門的愛戴,在公司不可能再上層樓;另一方面,若部門的問題解決了,他在老闆面前又立了功,而我最終只成為一個炮灰而已。
每一次A都派我去做醜人,他則坐享漁人之利……但直至今天,面對相同問題,我仍找不到一個好理由去卸掉!
無可 推卸 方思 思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0971

出了甚麼問題? 方思捷

1 : GS(14)@2012-08-15 09:19:51

http://www.skypost.hk/column/%E6 ... 1%8C%EF%BC%9F/20626
一家出版社的校對,在公司死了五天,才給人發現。很駭人聽聞吧?
《紐約時報》報導,該家出版社的老闆們正研究為何僱員在辦公室的座位上死去五天,才給人發現。
51歲的George是出版社的校對,公司共有23位員工,各有獨立空間,但辦公室卻是open office。
星期一,George心臟病發死亡。但整整五天沒有人發覺他有異樣,亦沒有人去問過他;直到星期六,所有人都不用上班,待到清潔工人來到,問他:「為何星期六還上班?」始發現他毫無反應,才知發生甚麼事。
George的老闆說,George是全公司最早返公司上班的人,亦是最後一個離開公司的人,所以沒有人覺得他坐在座位上的姿勢跟平時有何不同。
況且,他平時也不甚說話,故此他久未露面,公司內的人並不覺得有何不尋常。弔詭的是,George死時正為一本醫學書籍進行校對工作。
這篇報導叫人聯想到這家公司內,每個人竟然可以如斯冷漠的相處。沒有人會叫一聲早晨嗎?沒有人會號召一起吃飯嗎?又或者沒有人四處八卦,批評公司人事、講別人是非嗎?究竟人與人之間出了甚麼問題?真的愈想愈心寒。
這篇新聞報導最後一句很有趣:The moral of the story︰Don't work too hard. Nobody notices anyway.
出了 甚麼 問題 方思 思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0972

金錢法則 方思捷

1 : GS(14)@2012-08-15 09:20:15

http://www.skypost.hk/column/%E6 ... 3%95%E5%89%87/20475
「各位旅客,本班機因爆滿關係,現徵求一位商務艙的旅客,若能選乘下一班航機飛返香港的話,可以升級至頭等艙。」航空公司職員在商務艙的休息室廣播。
國泰每天有幾班航機由倫敦飛回香港。我乘坐的是下午四時的航班,假若想一試坐頭等艙滋味的話,則要等到晚上九時。
我想早點回家,沒有去登記。我很好奇誰人會多等五小時,為的是坐頭等艙。過了15分鐘,我走去櫃枱問當值的地勤人員。她說已接獲三、四個旅客表示願意乘搭下一班機。我追問她是甚麼人,她說不便透露,但亦就一般情況作了些解釋。她說最多是單身女士,她猜可能這會令她們多了幾小時在機場shopping;另一類是旅行人士,商務客則絕少。
航空公司在每航班賣機票時,都會多賣些機票,這是為了旅客臨時缺席的話,航空公司便能提高入座率。假若來的人比機位多,航空公司就把原經濟艙的人upgrade去商務艙,當商務艙的客人太多便upgrade他們去頭等艙。如果甚麼艙位都爆滿了,航空公司就會以現金,利誘旅客轉去經濟艙;有時航空公司會以另一張來回機票作補償。
這一招「金錢法則」,無往而不利。經濟學家說每個人都懂得衡量價值輕重。因此,在一些大老闆眼中,所有人都有個價,所以任何人都可以買得起,只要他付出你要的那個價,他叫你做甚麼也可以了。如果這句話屬實,你的價是多少?
金錢 法則 方思 思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0973

鬆開你的手 方思捷

1 : GS(14)@2012-08-15 09:20:39

http://www.skypost.hk/column/%E6 ... A%84%E6%89%8B/20318
「我在公司裡多了兩個敵人。」朋友來電說。我沒回話,洗耳恭聽。
她說:「公司內有兩個屬其他部門的人,聯合起來,說我做的工作不夠好,對他們support不夠,建議公司讓他們在自己的部門內增加一、兩個職位,做我的工作。」
朋友是會計師,她被分派任兩、三家子公司的財務總監,卻跟這些公司的阿頭不咬弦。他們常明示暗喻叫她把數做得「似樣」點,但她卻依足本子辦事,這樣便成為子公司負責人的眼中釘。他們借勢發難,咬著她下屬的一技術小失誤窮追猛打,最後竟提出自己的數自己管。
「你的老闆怎樣說?」我問。
她說:「他說可一試。」
她的老闆都開了綠燈,表示事件已到了沒有轉圜餘地。雖然不明白她的老闆幹麼做個違反邏輯的決定,但我仍恭喜她。我續解釋「既然事情已發生了,只好順著它的規律而行。你不肯同流合污,他們排擠你,現在他們另起爐灶,你不是應該開心嗎?」
「為甚麼呢?」
「他們既不是善類,現在他們自動遠離你視線範圍,不是好事嗎?此外,他們這樣做是希望為所欲為,他們遲早會闖出禍來。你現在樂得清靜,等他們自掘墳墓吧!」我繼續說。
電影《臥虎藏龍》裡有一對白:「把手握緊,甚麼都沒有;把手張開,可以擁有一切。」退一步海闊天空。
捨不得?不捨不得!
鬆開 你的 的手 方思 思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0974

旨在磨練 方思捷

1 : GS(14)@2012-08-17 10:17:53

http://www.skypost.hk/column/%E6 ... 3%A8%E7%B7%B4/23080
兩位客人來開會,他們走後秘書小姐沒有把兩隻會洗乾淨,其中一隻仍殘留客人的唇印。「她把我的杯子洗了,卻不清洗客人的杯子,你知是甚麼原因嗎?」我問同事。
「或許她忘記了吧!」秘書是歸她管轄的,我還以為她對秘書會有多點認識,但事實並非如此。
「我跟你說一個故事。」我說。
有個年輕人想成為一個佛像雕刻家,於是走去拜訪東雲禪師,希望得到禪師的指點,讓他在雕刻佛像時,能掌握更多佛學世界的精華。
禪師見了他,甚麼也沒說,只叫他去井邊汲水。當年輕人汲水時,東雲卻大罵他,叫他離開。東雲其他弟子見天色已晚,就向禪師求情,讓年輕人留宿一宵。到了半夜,年輕人被帶他去見禪師。禪師輕聲問年輕人:「知道我罵你的理由嗎?」年輕人搖搖頭。
禪師說:「雕出來的佛像應該很莊嚴;你汲水時,水都滿瀉了,你卻毫不理會。要知道一滴水也是上天的恩賜,你竟不懂珍惜。試想,你沒虔誠的心又如何能雕好佛像呢?」
日本公司為何要剛入職的大學生做斟茶遞水的工作?他們知道年輕人都心高氣傲,讀完大學便以為甚麼都懂,做一些斟茶遞水的瑣事,就是要磨練他們,要他們把自尊放下。這樣將來才可以擔當重任。
我可以不厭其煩地引導同事,但他們是否願改變卻不是我所能控制。
旨在 磨練 方思 思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1047

無用之用 方思捷

1 : GS(14)@2012-08-17 10:18:17

http://www.skypost.hk/column/%E6 ... 9%8B%E7%94%A8/23394
「我覺得這些training沒用,浪費時間。」同事跟我說,公司安排他去受訓,他認為這些訓練可有可無,上完堂也用不著。
自從大學畢業後,我亦沒再進修過任何較為系統化的課程。但在美國公司,卻經常有不同形式的訓練課程。我相信無用之用——今天你所學的,看似無關痛癢,可能將來在某年某月可以大派用場。
同事是個有能力的人,但他的ego較大,不認同課程的實用性。作為上司,我有責任去引導他,於是跟他說了個故事:
一個老和尚用手指著平原上的遠方,問小和尚:「你看見了嗎?」小和尚不明白叫他看甚麼,問:「看見甚麼啊?」
老和尚伸出手指說:「最遠的山上有片白雲啊!」小和尚順著老和尚的手指,看到那片白雲。老和尚邊說邊移開手指的方向,問:「看見了嗎?」
「看見了!」小和尚高興地說。
「看見了白雲,那我的手指不是可以移開了?」老和尚說。沒有老和尚的指引,小和尚不知道他所說何事。有了指引,小和尚見到白雲。見到白雲,手指便沒有意義了。
上課讀書、受訓、聽講座都是老和尚的手指頭,就像學武練功,練的時候都是學些四平八穩的馬步和招式;到有朝一日和人搏擊時,你總不會把每一招式都原原本本地舞弄出來,而耍出來的已是融會貫通後的功夫。接受training後就好像收起了的手指頭。完了,卻又是重新開始。不過,舞台已不一樣了。
無用 之用 方思 思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1048

不說下去也明白 方思捷

1 : GS(14)@2012-08-21 15:12:13

http://www.skypost.hk/column/%E6 ... 8%8E%E7%99%BD/23671
「我未試過在這麼複雜的公司工作!弄致我晚晚失眠。」朋友說。
朋友去見一家大公司的CEO,CEO和她談了許久,很器重她,卻不知如何安排她的工作,竟先聘請了她。
第一天返工,座位沒有,連屬於哪一間小公司或哪一個部門也不知道。CEO叫屬下幾家公司的GM都見見她,看看怎樣安排。於是她見了許多公司GM,每個都說她是人才,卻都沒有工作安排。最後,公司決定成立一家新公司。她是唯一的員工,沒人管沒會開的日子,好不快活。
過了一個月,公司由外面請了一個新GM入來,她的天堂日子結束了。
「新GM上任後,沒有和我說過一句話。」「那你們怎樣溝通?」
「用email。他好像當我透明一樣。」「當然啦!你不是他的人嘛!況且他不知你和CEO有甚麼關係,他是『忌』了你。」
朋友說最近計劃做一個project,她計完P&L後見沒錢賺便建議GM不要做了,但GM卻叫她先不要做決定,還叫她返內地,做research。
「所有人都知道。這個project沒錢賺,做research是白費工夫,我也不知道他要搞甚麼。」
「他想玩走你啊!」我說。朋友愕然地望著我。「他就是想你花錢去做一個所有人都知道沒錢賺的project research,去『證明』你的能力差。」
我不再說下去,有些話不用說下去也猜得到意思。
不說 下去 明白 方思 思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1137

去還是不去? 方思捷

1 : GS(14)@2012-08-21 15:12:39

http://www.skypost.hk/column/%E6 ... E%BB%EF%BC%9F/23814
朋友的上司明知那project是虧本的,仍叫朋友返內地做research,是擺一局給他踩上去的。
朋友問:「怎麼辦?去還是不去?」
你說呢?去還是不去?
我問兩個同事的看法。
甲說:「上司玩你,今次玩不死,還會繼續玩,遲早玩死,不如早些離開。」他選擇立即遞信辭工。
乙說:「我會先做那個research,但不會用太多力。」我追問下去:「你盡不盡力,結果都會給他攻擊的。」
乙說:「或許到最後我和甲一樣都是辭工,走為上著了。」
他們反過來問我,我先打了一個譬如:「每個人都想在工作範圍內有完全自由的空間,就好像一個人在政府大球場的草地上打太極,無邊無際,你打成甚麼樣都很好看。
「換一個場景:你在一個放滿文件雜物的會議室內表演太極,空間小之餘,還不斷有人把蕉皮擲在地上,又不停的有人出出入入,電話鈴聲此起彼落……如果在這樣惡劣環境中仍能打完你的太極,而又獲得掌聲,這便是你成功之處。」
我會去做research,而且會很落力去做,並嘗試從中尋找另外一個可以令project起死回生的機會。縱使不能,既不意外,也不後悔,因為只有在挫折中才可鍛練我們的毅力,在逆境中我們才會想到另一個可能。
不過,我還是建議朋友辭工。為甚麼?因她不夠硬淨,又不是個靈巧機敏的人,在這樣一個龍潭虎穴,遲早死無葬身之地,不如早走早著。
還是 不去 方思 思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1138

無力扭轉乾坤 方思捷

1 : GS(14)@2012-08-22 18:03:02

http://www.skypost.hk/column/%E6 ... 9%BE%E5%9D%A4/24263
朋友給上司玩,我說如果是我,我會繼續做下去,而且做得更落力、更花心機,把不可能變成可能;但我卻建議她辭職不幹。
辦公室政治是現實,可避則避。就是因為它無處不在,我在A公司遇到了甲,掉頭便走;到了B公司遇到了乙,怎辦?又走嗎?既然避不了,只好面對它,面對他們。
此外,在面對辦公室鬥爭的人事時,我又比別人敏感。我很容易便理出頭緒來,誰跟誰是一夥的,誰和誰會有交易,這件事對誰人有好處……我曾經早在一年前預測,有人正佈一個局給他的下屬踩上去。為何要一年時間?因為要打擊一個優秀的員工,不是你在老闆面前說一兩次便可以搞掂的,要無時無刻替他「打毒針」,打到他七癆八傷,最後只需一件小事,輕輕一推,一個曾經風光一時的員工也不堪一擊。感到遺憾的是,我明知事情將會這樣發生,卻無能為力,無可奈何的看著那個人踩入那一個局,最後黯然離去。
我堅持做下去,是因為我要證明我比任何人都強,但我的朋友能力不高,做個一流的executive可以,要獨當一面則沒可能。
在辦公室鬥爭裡,不夠創意的人,做executive只會是炮灰。因為你掌握不了大局,也沒有資源,又怎能扭轉乾坤呢?不走怎行?
如果你沒有能力應付辦公室鬥爭,跟我那個捱打的朋友一樣,是活在黑暗中惶恐終日,挺慘的!
無力 扭轉 乾坤 方思 思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1163

安枕無憂? 方思捷

1 : GS(14)@2012-08-23 22:04:35

http://www.skypost.hk/column/%E6 ... 6%82%EF%BC%9F/24695
「方uncle,一個人應不應該為了三十歲以後安枕無憂的生活,而在三十歲前每天工作16至18小時呢?」世姪女傳來電郵,沒頭沒腦地問。
看得出她心有難題,我打了電話到英國找她。她三十歲不到,名牌大學畢業,在大行工作,是個很有前途的設計師,卻料不到她心中竟有個不大不小的問題。
她有個固定男朋友,大學畢業即給投資公司聘請了,年薪八萬鎊,不計花紅。她說男朋友不喜歡這份工作,但想及收入頗豐,他想辛苦幾年,然後創業。
「他每天八時返到公司,一直做到深夜十一、二時,有時做到凌晨一、兩時才返來;第二天八時又返工……完全沒有休息。」她既心痛又焦急地說。
難得請幾天假去旅行,他不是查看電郵,便是倒頭大睡。
「究竟為了甚麼?」她問我。給她一問,我心頭為之一震,不錯,為乜?我們營營役役,究竟為誰辛苦為誰忙?
她一口氣地說:「原先他說做到三十歲便『退休』了,但現在他卻說,不做這一行,轉行的話,收入要由頭來過,而且很低……總之錢已變成他的一切了。他以前的理想去了哪裡?他讀哲學,追求人生目的和生命意義的本能去了哪裡?」
「一個人究竟要有多少錢才可安枕無憂呢?」她又問。
我說:「當他覺得夠了便是夠了。」「那多少才是夠呢?」
「那便要看他覺得多少是不夠了。」
當有人說,讓我先搵幾年錢才做自己想做的事時,那一刻,他正沿著浮士德的腳印走下去。
2 : 收息人(26699)@2012-08-24 00:11:23

10,000,000
3 : GS(14)@2012-08-24 00:12:21

我400-500萬就夠
安枕 無憂 方思 思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1207

投票午飯吃甚麼 方思捷

1 : GS(14)@2012-08-30 15:02:22

http://www.skypost.com.hk/column ... 4%9A%E9%BA%BC/26931
和同事出外吃午飯,下了樓,走到街上,問:「去哪裡?」「不知道,去到哪家餐廳,見到有位便進去。」
很多人吃午飯都是這樣,但我定要先知道吃甚麼,還要保證有位才去,否則我寧願餓著肚子,待午飯人潮過後,才去「搵食」。
我怕和同事一起吃午飯,怕他們吃的我不喜歡,又怕他們為了陪我而吃他們不喜歡的。這讓我想起一個遊戲:三個人去吃午飯,A愛麥記;B愛Pizza;C愛炸雞。他們的偏好也有次序:
A最愛麥記,其次Pizza,不愛炸雞;
B最愛Pizza,其次麥記和炸雞;
C最愛炸雞,其次麥記和Pizza。
他們一起吃飯,若投票,先在麥記和炸雞中選擇,才與Pizza鬥最後一個回合。假若人人老實,麥記將在第一次投票時贏了炸雞,因為A和B兩人最不愛炸雞;當第二次投票時便只剩下麥記和Pizza,而A和C都愛麥記多一些,最後大家去吃麥記了。
不過,如果B不誠實,結果便不同了。他知道A和C的喜好,為了達到吃Pizza的目的,他在第一次投票時故意投給炸雞,這樣他和C都揀了炸雞,只有A揀麥記,於是麥記出局;到第二次投票時,剩下炸雞和Pizza,他可以揀回Pizza,而A的次選是Pizza,結果大家去吃Pizza。Pizza是投票選出的,卻不符合每個人的最大利益。
若把這規則放入許多國際組織的選舉裡,便發現選出來的不一定是眾望所歸的人。
2 : GS(14)@2012-08-30 23:11:24

2樓提及
有冇學名


是經濟學來的好似
3 : GS(14)@2012-08-30 23:13:50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 ... 7%E9%81%B8%E5%88%B6

排序複選制
4 : GS(14)@2012-08-30 23:22:51

5樓提及
4樓提及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8E%92%E5%BA%8F%E8%A4%87%E9%81%B8%E5%88%B6
排序複選制

明顯唔係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80%A3%E8%A8%98%E6%8A%95%E7%A5%A8
睇錯呢個至是
5 : abbychau(1)@2012-08-30 23:24:50

6樓提及
5樓提及
4樓提及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8E%92%E5%BA%8F%E8%A4%87%E9%81%B8%E5%88%B6
排序複選制

明顯唔係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80%A3%E8%A8%98%E6%8A%95%E7%A5%A8
睇錯呢個至是

亦都唔係
6 : GS(14)@2012-08-30 23:26:45

那種投票法的變種,無名詞
7 : onesee(1238)@2012-08-30 23:58:44

雷鼎鳴﹕從經濟學看民主的成本與效益

*原載於明報論壇版

民主是社會科學中重要的問題。經濟學家素來喜歡以經濟學工具分析一切社會現象,所以對民主問題不會放過。經濟學是一門講究在現實條件制約下如何達至最佳效果的學問,殊無把民主理想化或妖魔化的誘因。我循從這一思想套路,對民主分析時,必須考慮到它的成本與效益。——雷鼎鳴

什麼是民主﹖最簡單的說法當然是政府或集體,按照民意辦事,讓人民真正當家作主。但什麼是民意﹖假如社會中人人意見相同,這便容易不過,大家說出想法,按所謂「共識」辦事便是。事實上,過去或現在世界各地都有無數左、中、右不同理念的政客,把自己的意見視作民意,以求達到其目的。在思想界中,著有《社會契約論》的18世紀思想家盧梭(J.J. Rousseau),曾提出過「共有意志」(general will)的觀念,可說是現在一些「民意派」的重要思想源頭。香港近年有人提出過所謂「核心價值」,觀念上可能與此一脈相承。

曾當過「美國政治科學會」會長的學者利卡爾(William Riker)在其《自由主義與民粹主義的對立》(Liberalism Against Populism)一書中乾脆把認同「共有意志」的人看作是民粹主義者。這個觀點有些過火,但把自己看成是民意代表,卻也是民粹主義者的特徵之一。利卡爾又認為與民粹主義對立的是所謂自由主義,亦即按照美國開國元老之一的麥迪遜(James Madison)在《聯邦人論文》(Federalist Papers)中所陳述的民主觀點,承認並尊重社會中不同的觀點,社會決策的關鍵技術操作,是怎樣設置制度,把這些不同觀點整合為一個單一決策。現代經濟學的民主理論,亦是以此為基礎。在這個意義上,經濟學課本中的民主理論,也可視作是自由主義的延續。

把不同意見歸納為單一的社會或集體決定(social decision),最重要的機制當然是一人一票的投票制。社會決定可以用少數服從多數或其他標準作為根據。例如一班學生要決定選一個旅行地點,大家投票,得票最多的地點便是這群學生的社會決定。

投票機制的漏洞

這個投票機制,看似簡單合理,但其實暗含不可補救的漏洞。上世紀50年代初,阿羅(Kenneth Arrow)出版了一本100頁左右的小書,用當時尖端的數學方法對投票制這一民主手段作出全新的闡述,這便是著名的「不可能定理」(Impossibility Theorem)。

阿羅的方法是把投票制的幾個關鍵條件用公理(axiom)的形式寫下來,然後再用複雜的數理邏輯證明這幾個公理在邏輯上根本互不相容。後人對這個定理的解釋有不少版本,其中一個粗略的表達如下。

我們可設下這些條件﹕

1. 投票制不能容許一人說了算的獨裁出現﹔

2. 每人擁有平等投票權,一人一票或一人N票﹔

3. 若集體中所有人都反對某個選擇,後者不可能得票當選﹔

4. 只要所有投票者各自心目中對各種選擇的喜好次序沒有改變,投票結果不會變(我喜歡甲多於乙、乙多於丙,你則喜歡乙多於甲、甲多於丙等,這些便是喜好次序)。

只要對投票制設訂以上的要求(再加上其他一些技術性條件),阿羅竟證明出一個出人意料的結果﹕社會決定必然是自相矛盾的。

例如,若社會要在甲與乙中選擇,大家會投票選甲,若在乙與丙中選,他們會選乙,但若在丙與甲中選,卻會選出丙來。這便給投票制帶來一個困局,在滿足了上述的合理條件後,究竟「民意」認為甲、乙、丙三個選擇中哪一個最好﹖答案是無法知道。

阿羅定理在幾個看似毫不相關的條件中,找出其內在的不相容性,他的數學證明早已被學界確認,阿羅並憑此得諾貝爾獎,但我至今無法明白,阿羅當年怎樣想出這個石破天驚的定理。

阿羅定理對實際政治並無什麼重大影響,原因是根本沒有多少政客讀得懂它。但從理論層面而言,倒是十分贊成另一諾獎得主薛姆爾遜(Paul Samuelson)對它的評價﹕這是自亞里士多德以來民主理論的最大突破﹗

阿羅定理指出了在邏輯上,我們難以靠投票方法得知民意。這個觀點,在70年代又有新進展。當時有兩位經濟學家,各自獨立地證明了一個結果,學界中稱為「吉伯——薩德偉定理」(Gibbard-Satterthwaite Theorem)。根據這定理,只要投票者可在三個或以上的項目中作出選擇,那麼他們必定有辦法通過策略性配票去操控結果,而這種操控是符合他們利益的。

策略性操控的一個例子如下,假設某人喜歡甲多於乙、乙多於丙,按理他應投票選甲,但假如他懷疑甲勝不了他最不喜歡的丙,他可能不按照自己真正的喜好投票,改而選乙。如果只有個別的投票者有這種策略性思維,問題不會很大。但困難是單從投票結果來看,我們根本不可能知道誰人曾不按其真正意願投票,因此我們也無法確定投票結果是否反映到真正的民意。

這個定理還有兩個利害之處,一是任何的投票方法都無法避免結果可能被操控的困境,二是就算最初只有兩個選擇,從而不滿足定理中選擇必須有三個或以上的條件,政客也可通過在議案中引入更多的選擇而再達到操控的目的。

民主是要倚靠清楚可知的民意來運作的,上述的結果正好指出問題並不如一般人所想的這麼簡單。

另一諾獎得主貝卡爾(Gary Becker)對這問題又有獨特的看法。他認為社會決定很多時都是被各利益集團所左右。在決策過程中,人數少但利益集中的團體往往有更大影響,取得符合小眾利益但違反大眾利益的結果。利益團體人數少,有助增強其組織力,從而加大其游說效率。假設這個團體只得10人,游說若成功每人可得益10元,但社會其餘的1000人每人要因而損失1元。按照社會總體利益,明顯不應接納這個集團建議,但因為受害者雖然人數眾多,每人的損失卻不大,所以後者沒有誘因組織起來,阻止通過議案。

亞羅、吉伯及薩德偉等人的定理只是證明了民意難知,貝卡爾的理論卻說明實際民主制度不一定能保障社會總體利益。現在在中國大陸社會科學界已成家傳戶曉的「尋租活動」(rent-seeking activities)概念,則進一步把民主體制對經濟可能(但不是必然)的破壞點了出來。

尋租活動的概念最早由竇諾(Gordon Tullock)、張五常、古格爾(Anne Krueger)等人提出,香港的預科經濟學生也要學習。此三人與我是素識,最後一人是國際貨幣基金的第一副總裁,亦是科技大學的榮譽博士。

所謂尋租活動,狹義是指社會中部分資源不是通過市場,而是倚靠政府的權力去分配,因而吸引了不少利益團體金睛火眼的向政府打主意。這好比政府有一塊大餅,正被很多人爭奪,而誰搶得多一點的,取決於他投入了多少資源去影響政府的決策。這種情會引致利益團體之間的內耗,而大餅的體積,卻不會因此增大。民主政治下的代議制容易滋生利益團體之間的尋租活動,對經濟不妙。而政客為求爭取選民支持,有誘因促使政府掌控更大比例的資源。倘若政府窮得要命,無餅可派,政客便不大可能通過替團體搶奪公眾利益來獲得他們的選票。

不等於民主沒有效益

上面集中討論民主制度中負面的因素,但這並不等於民主沒有效益。

哈佛的著名經濟學家巴羅(Robert Barro)多年前有一篇研究,探討民主化程度與經濟增長率關係的實證研究。據他發現,在民主程度極低的獨裁國家,增加民主化有助提高經濟增長率,但在民主較發達國家,進一步的民主卻很可能拉低經濟增長率。

巴羅是理論與實證的高手,長久以來都是諾貝爾獎的大熱,不會犯一些方法學的基本錯誤。他的實證結果不難解釋,獨裁國家限制人民自由,貪污嚴重,投資環境惡劣,經濟自難增長。但民主程度已相當高的話,上文所提到的經濟代價卻又會接踵而來,不利增長。(今春在北京與巴羅午飯蒙告知,他已被中央財經大學從武漢大學高薪挖走,到前者兼任榮譽院長。大陸似有識貨高人主持其事,他在大陸的影響力相信很快會上升。)

巴羅的結果並無觸及民主的其他效益。對民主政治有認識的人隨便也可點出它的多種優點,例如,在民主政制下,權力的轉移過程便遠為容易,減少對社會衝擊。不過,我認為它最重要的效益還是其平等性。每人有相同的投票權本身便包含平等,它有助於避免人民被獨裁者控制而無力對抗。

以上最後一點特別重要。經濟學家可把民主視為奢侈品,奢侈品在經濟學上的定義並非指這「物品」可有可無,而是指在人民收入上升後,對這「物品」的需求量會以更大的百分比增加。在收入較高的國家,或一國裏收入較高的中產者,對當家作主命運不受制於人的訴求特別強烈,所以支持民主。(大富翁收入雖高,但並不一定支持民主,原因是他們不用民主也可影響政府,不愁被壓。)

承認民主可能有經濟代價又何妨

按照以上的分析,在排除其他因素的條件下,我們在富有國家中應看到更多的民主,原因不是民主能促進經濟增長,而是因為這些國家的人民更喜愛民主。陳方安生月前被訪時以富國民主程度較高來論證民主有利經濟發展,她顯然搞亂了民主與經濟增長間的因果關係,也不懂得當代一些有分量的實證研究結果。

香港的民主派推動民主心切,很多時都不願承認民主可能有經濟代價。這種心態其實並無必要。我們知道某樣物品是好東西,值得擁有,要付出代價購買又何妨﹖根本不用否認它是要錢的。

不過,這並不等於我們支持民主制時可完全漠視它的成本。我相信更正確的態度是想方設法減低民主的負面因素,從而改善民主制度的成本效益。

從上面的分析可見,民主制完全可以錯讀民意,事事靠政府決定,會造成更多的尋租活動破壞經濟。我們不可能取消政府,但社會中資源分配更倚賴市場,把政府的規模縮小,亦即奉行「大市場、小政府」的原則,可保持民主制最大的效益,即不被獨裁者壓迫,亦可降低民主的成本。所以我素來贊成2012年普選,但《基本法》中限制政府規模的條文,卻必須得到貫徹,因此反對政府以徵收銷售稅來增加開支。
投票 午飯 甚麼 方思 思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1307

時辰未到 方思捷

1 : GS(14)@2012-09-06 18:16:46

http://skypost.com.hk/column/%E6 ... C%AA%E5%88%B0/28388
朋友原本在一家大公司擔任助理總經理,跟副總經理A合作良好,互補長短。
後來公司來了新的總經理B,不做事,專搞鬥爭,還拉幫結派,她不喜歡副總經理A,想把他趕走。她先是升了朋友為副總經理。做的事和以前一樣,對朋友來說,升職加人工都是好事,但他萬萬估不到自己被總經理B作為攻擊A的棋子。
「A是我的舊上司,帶我入行。和他合作十幾年,我最清楚他的為人。他不是那種跟人鬥的人,他只會默默承受。」朋友說。一次,B借一個機會,在開會時不留情面的罵A,一口氣地罵,由上午十一時罵到下午三時,說甚麼:「你以前的馬(指我的朋友)比你強多少倍,你有甚麼資格坐在這裡?」
可以想像在這幾小時裡面,甚麼也罵過,甚麼也可以罵吧!A也算忍得,他不動氣,坐著讓B罵。
「可能他有家室,可能他有負累吧!」朋友道出了所有打工仔的悲哀。最後朋友選擇離開,他不想淪為別人的棋子,也不忍心看著舊上司A活受罪。辭工後,朋友去了一家小公司。怎知上班第一天,公司竟然給舊公司收購了。最「痛苦」的是B又做回他的上司,他只有嘆一句「造物弄人」。
我說:「惡有惡報!」
朋友說:「可惜時辰未到啊!」我說:「寒山問拾得,別人謗我毀我害我,怎麼樣?拾得說,讓他由他避他,過幾年,看他怎樣!」
時辰 未到 方思 思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1423

惡有惡報 方思捷

1 : GS(14)@2012-09-06 18:17:41

http://skypost.com.hk/column/%E6 ... 3%A1%E5%A0%B1/28685
朋友因舊上司玩辦公室政治而離開舊公司,轉到一家小公司。怎知新公司給舊公司收購,舊上司又做回他的上司。
世事何其荒誕!
「她真的失勢了。」一個月後朋友興高采烈地說。
「你上個月還在嘆『造物弄人』,怎麼事情變得這麼快、這麼充滿戲劇性?」我問。
「B過來的一天,意氣風發,她還刻意地走過來跟我說:『我們真的有緣!』」朋友聽她這樣說以為「這趟死定了」。「她的『死因』……」我問。
「她離了婚,每天晚上都要找人陪,她的馬仔當然樂意奉陪。一次有同事陪她們去了卡拉OK,到晚上11點說要回家了,因為第二天要交proposal。她立刻黑起塊面說:『你的工作能力不是那麼差吧?』」她所管理的部門,流失率是全公司最高的,而且士氣低落,人心惶惶。
朋友說:「最後事情傳到CEO的耳朵裡,公司決定把她的工作重新安排,實際上是把她的所有職責撤掉。」
「我不是早已說了惡有惡報嗎?」
「但願如此吧!」
「不錯!我常說我們只是來打工的,不要搞這麼多事。你要權也好,你要搞甚麼也好,我們打工的,收了錢便要幹活,不要搞到我們甚麼也做不了,OK!」
惡有 惡報 方思 思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1424

斤斤計較的校長 方思捷

1 : GS(14)@2012-09-07 23:53:40

http://skypost.com.hk/column/%E6 ... 0%A1%E9%95%B7/28990
「你剛做校長,要教好下一代。」我在校友聚餐上跟一個舊同學說。
「我做到十隻手指頭倔曬,也只是賺得雞碎咁多。」他說。
只聽他一句話,你以為他做著一份朝不保夕的工,實際上他是個中學校長。一個月入八、九萬元的校長,怎麼會這樣說?
我和他曾經很熟,也以為我們是很要好的朋友,直至一年,我們一起返內地旅行。旅途上,我們會平分開支。我說不如把錢放在一個錢包內,用的時候拿出來,不要每次記帳了,但他卻堅持記帳。
一次,由北京去天津,在火車上我們下棋。他的棋藝和我不相伯仲,他每行一子都很認真,我則很隨意。我常跟他說:「這又不是比賽,幹嘛那麼認真?」他不只認真,而且認真得過分。其中一盤棋,我不小心給他佔了先機,之後滿盤落索,我說這一盤認輸了,他卻堅持「捉下去」。原來他要「剝光豬」,要把我所有棋子都吃掉,最後才吃掉我的「將」。他全不理會別人的感受,這盤棋是我們最後的一盤棋,我們亦在下一站分道揚鑣,同時在人生旅途上各走各路。偶有見面,但已不再親切。
「我敢說今晚有95%以上在座的人,工資都比你少,你怎可以這樣說?而且這條路是你自己揀的,不要埋怨。」我不客氣地說,所有同學也對他說:「這次是你不對。」他賺得多,卻是個斤斤計較的人,所以他永遠覺得自己蝕底。
斤斤 計較 校長 方思 思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1459

內地送禮的心思 方思捷

1 : GS(14)@2012-09-11 23:57:16

http://skypost.com.hk/column/%E6 ... F%83%E6%80%9D/29708
朋友問:「在內地做生意,一定要給錢嗎?」我說:「賄賂可以不用,但送禮卻是必須。」「送禮?送名錶、送名車,也是送禮,跟賄賂有何不同?」「價錢這麼高的禮物,當然是賄賂不是送禮了,送禮是講心思的。」
我給他說了一個A小姐的故事。
A小姐在內地做生意,認識了北京一部級以上的幹部,並以「契爺」相稱。
「契爺」最愛吃榴槤,但十多年前進口生果不多,況且要吃新鮮的榴槤更是談何容易,因為運送並不容易。
那天,她訂了兩箱從泰國空運來港的榴槤,事先要果欄派人在貨運站即時清關。她已派人在機場接過兩箱榴槤,火速乘車趕赴沙頭角中英街,交予華界的接頭人。在華界那邊自然要有所打點,讓榴槤毫無阻隔地運送出去,接頭人拿過榴槤即乘車趕去廣州機場,再交專人乘下午三時的飛機往北京。
晚上六時,A小姐和契爺契媽吃飯。吃完飯,榴槤送到作飯後甜品。「不用這麼大陣仗嘛?」朋友說。
「榴槤那味道很濃,不可以帶上機,要把榴槤送去北京起碼兩、三天,A小姐不用一天便做了,這份心意非一般人可領會到。」「那她的生意一定做得很大了。」
「我不知道她的生意怎樣,但十年前,她已在上海搞地產,我相信她在北京是第一個揸開篷跑車的女人。」
朋友聽完這故事,說:「我這個人最大頭蝦的,怎樣可學到A小姐的心思呢?」
內地 送禮 心思 方思 思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147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