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把车停在写字楼里会穷疯的!


http://www.yicai.com/news/2010/08/386857.html

把車 車停 停在 寫字樓 寫字 會窮 窮瘋 瘋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155

探索更輕的租車模式:iPhone一掃就能把車開走

http://news.imeigu.com/a/1332235503512.html

網易科技訊 3月20日消息,「擁有一輛汽車是100年來美國夢的重要組成,代表著美國人追求自由的夢想。它對中國人同樣的適用!想讓中國人放棄駕車是根本不實際的。」嘟嘟快捷租車創始人云濤說。

美國街道上經常可見帶有綠色標示的Zipcar轎車,它能利用iPhone打開車門將車開走。在波士頓留學的云濤覺得這很酷,問了問美國同學,幾乎校園裡人手一張會員卡,美國人管這叫快捷租車也叫汽車共享,學生們非常熱愛這種方式。

云濤覺得非常激動,這個模式太好了,美國人家裡都至少有兩量車,家裡有閒置車輛的非常多,租給其他人每月能掙900美元左右,同時消費者能以更低的價格滿足用車需求,這是兩方互利的產物。

美國的快捷租車是繼中國學習「快捷酒店」後又一熱門領域,快捷租車的產品模式非常適合走直營+加盟的路子快速擴地盤,改造成本較低。一個城市只需要一個street team來集約化管理車輛,人力資源成本也大幅下降。

而且中國的城際動車開始高速發展,像快捷租車這種可以提供6小時以下時租業務的模式很機動靈活,完全可以沿著各大城市動車站打造成熟的一日商務租車服務。

想清楚思路後,云濤2011年毅然中斷了在讀的美國東北大學CPS學院項目管理碩士學業,找到以前奇虎360的同事走上了創業這條路。

快捷租車就是用iPhone一掃就能把車開走

在奇虎360做產品出身的云濤想讓租車成為一個簡單的事。要使用嘟嘟快捷租車的服務,用戶只需將駕照和信用卡信息在網站上註冊,就會收到嘟嘟郵寄的一張會員卡。

云濤稱嘟嘟是國內唯一一家用iPhone智能手機開鎖解鎖車輛的公司。嘟嘟利用RFID技術將讀卡器放置在車窗上,預訂好汽車後,在指定停車點通過會員卡在車窗右側讀卡器上輕輕一刷,就可以解鎖車門了。

這 一套流程嘟嘟完全效仿zipcar,Zipcar通過接收會員、發放會員卡來運營。Zipcar的汽車停放在居民集中地區,會員可以直接上Zipcar的 網站或者通過電話搜尋需要的車,網站根據車與會員所在地的距離,通過電子地圖排列出車輛的基本情況和價格,會員選擇汽車,進而預約取車。使用完之後於預約 的時間內將車開回原本的地方,用會員卡上鎖。

嘟嘟則利用移動互聯網技術使註冊、預定、支付、開鎖全部實現自助無人操作,找不到車的時候可以通過手機的app應用來鳴笛尋車、解鎖車門。

租車者用iPhone就可以開鎖車門,全程不需與車主交換鑰匙。為防止偷盜,如車輛發生未經授權的移動或者不換車,嘟嘟的Carbot技術可以遠程熄火控制車輛。

RFID讀卡器的硬件成本在1500元左右,云濤說是在美國拿到的專利資料,安全性有保證,幾乎不存在被破解的可能。

如何保證車主安全顧慮

作為一名私家車主,你可以簡單的在線註冊車輛的一些必要信息,審核通過後在指定的車輛維修點安裝嘟嘟Carbot車載設備。車輛每小時租金(含保險)15-25元不等,每週如果租出去一輛車15個小時(每天2小時),就可以每月收入達到900元左右。

將車轉租給陌生人確實會讓很多車主有顧慮,嘟嘟稱會提供100%的驗證服務,工作人員親自去驗證每個租車者身份,租車者租車時同樣也可以看到車主的照片。當租車者並不愛護車主的汽車,比如亂扔雜物時,車主就可以給租車者一個差評。

另外,保險是另外一個重要保障。嘟嘟快捷租車另外上有一種保險理賠方式,出了交通事故能一定能給車主賠償。嘟嘟還會檢查租車者的駕駛員扣分記錄,確保最近一年沒有嚴重的交通事故。

另外註冊登陸嘟嘟時需要綁定微博賬戶,這樣還可以讓車主知道租車者的個人主頁,增加雙方的可信度。

典型的O2O消費服務模式 跟中小汽車租賃公司合作

在中國私家車租賃想爆發還需要鋪墊,嘟嘟快捷租車把目標瞄向了中國汽車租賃市場分散著的6000餘家汽車租賃公司。這些中小租賃日子其實並不好過,每天需要不斷的自己尋找客戶。

嘟嘟目前主要採取加盟模式為主,採取跟中小租賃公司加盟合作方式抽成10-15%,車全部是經濟型轎車,日租全部200元下,同時提供按小時租20-30元/每小時。

嘟嘟利用移動互聯網技術建立共享平台,通過RFID技術給小租賃公司的汽車嵌入一個小的車載端,不影響原有其客戶資源的情況下,給他們帶客源。相當於嘟嘟是一個分銷商,那些合作的小租賃公司沒有任何損失,同時嘟嘟的固定資產支出就是車載端應兩千塊以內的硬件成本。

嘟嘟是典型的O2O消費服務模式,線下發展與線上需要平衡發展。談好加盟車了,沒有客戶不行;有了客戶,但沒有車也不行。

對 嘟嘟來說,租車不只是快捷,今後最重要的是整合服務。一是效仿zipcar購置新車,拿到更加優惠的價格;二是改造車的成本要經濟,加盟的車載設備成本控 制在2千元以內;三是控制運行成本,通過數量優勢拉低保養維護費用;四是控制人力資源成本,在每個車上加裝系統監控器實時監控車輛狀態,讓每個城市配備的 專門street team數量儘可能少而精。

以大學生群體為切入點

雖然短租市場目前開始爆發出強大的增長潛力,但是找到適合自己的目標市場並非易事,嘟嘟瞄準的是大學生群體。

「關 於大學生群體這一客戶群我們非常的看好!」嘟嘟快捷租車云濤講到,「校園計劃是zipcar最初快速獲取客戶的來源,這是因為美國的本本族其實就是大學生 群體,在大城市的美國大學生確實很多人不買車,工作後才開始購買第一輛車。所以Zipcar精準的抓住了這一無車群體,而在中國大學生群體分佈更廣闊,人 數也更多。」

Zipcar在美國已經擁有9000多量車,汽車共享運動早已在發達國家風風火火開展多年。在中國這還是一個非常新穎的模式, 讓消費者瞭解、接受並熟練使用還需要一定時間。不過在中國擁有更多的本本族、擁擠的交通、高密度的小區和逐漸提高的智能手機使用率,這也讓更多人看好這一 行業未來的發展前景。

云濤笑稱嘟嘟快捷租車是中國汽車共享模式的先驅,但他絕不想成為先烈。

(本文來源:網易科技報導 作者:馮婷)


探索 更輕 輕的 租車 模式 iPhone 一掃 掃就 就能 能把 把車 開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024

探秘以色列創業基因(二) ---- 把車厘茄帶到香港的以色列人


二十多年前,一個以色列人取道香港,來到廣東,在中山的一公頃試驗田裡,做起了農民。三個月後,一種學名叫做車厘茄(即迷你番茄)的品種種植成功,逐步進入了中國人的餐桌。
這個以色列農民叫阿龍,更具體來說,他是一名農業專家。19889月,通過「美國專家」身份的掩飾,以色列人阿龍來到了廣東,而中國和以色列建交則是四年之後的事了。
阿龍從小在以色列北部一個叫做Yodfat的基布茲(Kibbutz,以色列的一種集體社區,過去主要從事農業生產)長大,因此順理成章成了一名農業專家。阿龍沒有讀過大學,但是,在以色列,基布茲就是他的大學,掌握農業技術的他成為了一名農業專家,他一直對此感到驕傲。在以色列,做農民也很光榮,和米芝蓮廚師在法國受到尊敬一樣。阿龍和很多流散各地的猶太人一樣,沒有土地的祖輩們多數只能從商。
之所以選擇從以色列引入車厘茄種植技術,沿於19885月,一家進出口公司發現香港番茄市場63%的商品來自美國,而美國的優良番茄品種又來自以色列,於是他們與廣東中山市合作,請進了以色列農業專家,引進了以色列「理想型」番茄。這種番茄是以色列科學家經過10年努力,採用7000個品種的種子雜交成的。它除了果型和色澤美觀,水分少、含糖高的優點外,還能自然保鮮兩三個禮拜。
不過,由於中國和以色列1992年才建立大使級外交關係,所以1988年阿龍是以美國專家的身份來到中山,掛靠單位也是一家美國公司。就這樣,阿龍帶著老婆仔女來到了中山,入鄉隨俗地被取了一個佬味十足的中文名。
中國從此成為了他人生裡的最大一塊拼圖,他當時是經香港過去的,到了中山之後,阿龍發現,中國的番茄一般都是在沒紅之前就要摘下來一直放到紅為止,否則青色的時候很硬,本來中國人也沒有吃沙律的習慣,一般都是做熟來吃。
上世紀80年代末,廣東的鬼佬寥寥可數,中山更是如此,他和家人因此住進了當時規格己不低的住宅,一棟靠近中山市農業委員會的普通居民樓,沒有電梯,水泥地板。一開始很不習慣,因為在以色列已經習慣了電氣化的住宅,而且出入都是以車代步。在1988年來中國之前,阿龍對於中國沒有任何概念,相比於其他以色列人前往委內瑞拉等拉美國家的風潮,他之所以來中國,是對遠東地區的憧憬,也全憑馬沙夫計畫的實施。
馬沙夫是以色列國際合作中心的希伯來語簡稱,是以色列外交部1958年成立的一個部門,其目標是與發展中國家分享以色列快速發展過程中所積累的知識和技術。
以色列面積狹小,再加上多為貧瘠之地,農業只能通過科技實現突破,也因此在滴灌和溫室栽培等領域,以色列一直都位居翹首。以色列農業給GDP作出的貢獻是1.4%,而且1.2%的人口養活了所有以色列人(總人口為805.9萬,來自2013年世界銀行資料),還實現了每年40億美元的農產品出口值。
有意思的是,起初在中山,還是後來在廣州和珠海,由於廣東氣溫高,不像在以色列那樣要在溫室種植番茄,都是戶外進行,倒是過多的雨水讓他們憂心,每年雨期,珠三角每次大雨都會讓他緊張得不得了。
強國是農業大國,祖祖輩輩和土地打交道,農民像程式執行一樣,踐行著跟隨節氣變化的各種規定動作,幸運的是,只用了三個月,以色列車厘茄種植成功,該公司隨後聯合農場以及以色列一家種子公司建立了一家番茄合資企業,品牌命名為「紅美」,在銷往香港後受到歡迎,最高售價達到每噸2600美元,是以往大陸番茄出口香港最高售價的十倍,結束了內地番茄只能成為Cheap野的歷史。
再後來,為了進一步推廣,通過國務院引資辦,將番茄寄到了中南海,車厘茄番於是以一種從上至下的方式逐漸在中國推廣開來。
19905月,亦即待了近兩年之後,完成使命的阿龍離開了中山,在香港與人合夥開了一間公司,專門從事以色列農業技術推廣。在那段日子,阿龍就忙碌奔波於世界各地。終於,在上個世紀90年代末,他決定待在北京。在北京,他成立了以色列亞洲集團,專事技術轉讓和項目融資等業務。2007年,阿龍的大兒子易福得在法國研修完葡萄酒專業,也去了北京,並成立了自己的公司。葡萄酒也是農業的一部分,父子倆終究算是一脈相承。
現在,阿龍仍是以色列基布茲的一員,他說那是他的根。雖然已經在北京待了十多年,他還保持著典型的地中海飲食習慣。而且,每天的沙律裡,總少不了番茄。













探秘 以色列 創業 基因 把車 車厘 厘茄 帶到 香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337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