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比特幣擠泡沫

2014-03-31  NCW
 
 

 

切斷中國金融機構與比特幣交易的資金往來,是為了防止比特幣在中國變成不可收拾的大泡沫,但比特幣仍可以作為商品交易◎ 財新記者 李小曉 張宇哲 文lixiaoxiao.blog.caixin.com|zhangyuzhe.blog.caixin.com 中國央行近期再次強調銀行和第三方支付機構不得服務於比特幣交易,現有開戶限期在4月15日前清理完畢。央行有關人士向財新記者確認了這一政策動向, 「是央行條法司、支付司等部門會簽下發的文件」 。

所謂比特幣(BitCoin) , 是一群計算機極客(geek)在網上構想出虛擬世界的流通貨幣,並通過複雜的電腦運算挖掘和交換使用。

由於比特幣的數量受到算法的嚴格限制,被認為比紙幣具有更嚴明的發行紀律,並獨立於各國央行的貨幣發行體系。隨著熱愛比特幣的人越來越多,一些實體交易開始接受比特幣為交換物。

個別國家如德國乾脆承認比特幣為合法貨幣。隨著交易量的增加,比特幣的價格隨之飆升。2013年以來,比特幣在中國獲得了狂熱追捧,在大部分交易平台取消了交易手續費等政策刺激下,更演變成一種時髦的「投資品」 。2013年,中國佔全球比特幣交易量達到了60%。

比特幣在中國的價格經歷了數輪過山車。2013年2月底,比特幣兌人民幣的價格還在每個100多元,到4月10日沖高到1546元,兩天之後,價格腰斬。5月,比特幣價格最低跌到300多元。但隨後暴漲,11月19日盤中一度沖高至8000元,比年初時上漲近80倍,同期比特幣兌美元不過900美元。

這樣驚心動魄的價格變化確實引發了高度關注。加之在10月,比特幣交易平台 GBL 負責人攜款跑路,涉及損失資金超過3000萬元。這是國內爆發的首件比特幣平台詐騙案。11月中下旬,不止一位高層領導在有關內參上做出批示,要求防範比特幣風險。

2013年年12月5日,包括一行三會和工信部在內的五部委聯合下發了有關防範比特幣風險的289號文。比特幣價格隨即腰斬,最低跌至2000多元。

儘管此時政策環境已趨緊,央行已經明確表示不允許銀行和第三方支付機構為比特幣交易提供服務。但實際執行情況不佳。

比特幣價格再度疾升,到3月5日,再度衝破4000元大關至4068元 ;在3月中旬再度傳出央行將有新政後回落,至3月27日,比特幣的中國價格是3561元。

央行近期舉措實際是對289號文的重申。財新記者確認,央行於3月中旬向央行各分支機構下發了一份名為《關於進一步加強比特幣風險防範工作的通知》 (下稱《通知》 ) ,要求各銀行和第三方支付機構,限期關閉十多家境內的比特幣平台的所有交易賬戶。這意味著4月15日之後,除非現金交易,比特幣的投資者無法在中國境內為交易直接進行銀行轉賬、第三方支付。

有業內人士認為,假如各商業銀行和第三方支付機構關閉這些平台的所有賬戶,等於變相要求這些平台在境內關閉。現有平台或將被迫遷至海外,公開的比特幣交易也將從地上向地下轉移。

財新記者獲知,央行各分行已經開始著手檢查各比特幣平台在銀行的開戶情況。

央行對待比特幣並非是一律封殺的態度,這從央行年初的一份研究報告可見一斑。該報告稱,目前各主要國家金融監管當局對比特幣分化為四種態度 :一是認可或部分認可比特幣的貨幣地位,以德國等歐洲國家為代表;二是僅承認比特幣的商品屬性,以中國為代表;三是全面封殺比特幣,以泰國等新興經濟體國家為代表 ;四是謹慎觀望,以美國和印度為代表。

央行研報當時提出政策建議,應將 比特幣納入監管範圍 :將比特幣的交易納入金融交易、支付結算、稅收徵管等監管範疇;建立健全國際反洗錢的工作協調機制,密切關注比特幣在國際間的流通使用情況。

三令五申

《通知》要求各商業銀行和第三方支付機構關閉這些平台的所有賬戶,截止期限是4月15日。在此大限之前,這些賬戶仍可以提現,但不能充值。逾期未關閉的,央行將進行處罰。寬限期4月15 日後,比特幣網站不再具備給客戶提現的合法通道。 另外,央行也要求支付清算協會繼續跟蹤平台充值手段的變化,並及時向商業銀行通報。

該文件還指名15家比特幣交易平台,包括比特幣中國(BTCChina) 、火幣網、Okcoin、Fxbtc、比特幣交易網、中國比特幣、btc100、比特兒、808比特幣、比特時代、牛幣網、比特幣國際、天和比特幣、42btc和 btc star。

其中,中國認知度最高的三家比特幣平台為比特幣中國、OKCoin 和火幣網。比特幣中國成立於2011年6月,是第一家在中國境內運營的交易平台。從交易量上說,2013年相繼成立的OKCoin和火幣網目前規模最大。

3月26日,前述名單中的兩家機構向財新記者表示,未接到央行通知。但多位市場人士均向財新記者確認,此前業界已知道這個消息。

3月19日,網上即傳出「央行禁止比特幣平台交易」的消息。3月21日,火幣網的萊特幣價格就從100多元錢一路跌到1元錢。

對此,央行官方微博當日發佈聲明稱「 『4月15日前停止一切比特幣交易』為失實報導,人民銀行對比特幣的態度已在人民銀行等五部委《關於防範比特幣風險的通知》中明確表述。 」但據財新記者確認,央行《通知》確有其事。只是當時消息傳播有誤,央行並非禁止比特幣平台交易。

此外財新記者獲悉,3月1日,幾家比特幣交易平台向國務院遞交的問卷調查,也引起了國務院領導的重視,被批覆「要監管」 。

業內人士分析稱,此次《通知》與此前289號文的監管要求一脈相承。

289號文稱比特幣是一種虛擬商品,不是真正意義的貨幣,並要求金融機構和支付機構不得直接或間接為客戶提供其他與比特幣相關的服務等。289號文表示,比特幣屬於特定虛擬商品,由於其交易市場容量小、具有匿名性且不受地域限制,可能存在較高的投機、洗錢風險,有可能被違法犯罪分子利用。

289號文下發後,比特幣交易平台和第三方支付之間的聯繫已經被切斷。

比特幣中國採取了「銷售充值碼」的充值方式,用戶需要通過淘寶等渠道尋找充值碼代理商,購買該平台的充值碼,之後再將買到的碼數充值到交易平台上,一個碼數相當於1元錢。等於將第三方支付的應用從「用戶 - 平台」轉為「用戶-充值碼代理-平台」來實現。

銀行的服務並沒有因為289號文的出台而停止。OKCoin 等大多數平台採取直接匯款的方式,通過銀行直接匯款給平台公司。各大平台用戶均可通過銀行卡從交易平台取現。

由於比特幣交易平台往往以普通工商企業的名稱開戶,表面上很難看得出與比特幣相關。對於如何落實文件要求,央行支付司人士告訴財新記者, 「銀行和第三方都有責任監測開戶資金去向,這是我們的監管要求。 」

爭議風險地帶

比特幣交易最讓監管層擔心的主要有兩點,一是資金安全、二是反洗錢壓力。

目前,美國財政部、歐洲銀行監管局(EBA) 、印度儲備銀行和中國人民銀行均對比特幣洗錢風險進行了警告。

2013年10月,一家名叫「絲綢之路」 (Silk Road)的黑市比特幣網站被美國 FBI 查封。該網站利用比特幣的匿名特性,成了洗錢和非法交易的伊甸園。

該網站還發明瞭「洋蔥路由」 ,通過頻 繁跳轉讓交易服務器無法被追蹤。該網站用戶一度超過100萬,在 FBI 查封時,繳獲比特幣多達26000個。

289號文強調,要求央行各分行認真研判比特幣洗錢風險,要求比特幣交易平台對用戶使用實名註冊,登記姓名、身份證號碼等信息。

為了防範洗錢等問題,國內各大比特幣交易平台也紛紛出台實名制措施,OKCoin、火幣網和比特幣中國均要求用戶提供身份證號碼,比特幣中國要求提現10萬元以上需上傳身份證複印件。

「交易平台的出現對反洗錢其實有好處。我們不僅要求實名認證,而且所有交易記錄都永久保存,隨時可查閱。 」比特幣中國聯合創始人楊林科表示。

在資金安全方面,289號文當時也強調,要加強對社會公眾貨幣知識的教育及投資風險提示。

關於資金安全,平台們總是歸罪於黑客襲擊。2013年9月下旬,比特幣中國遭遇大規模、持續九小時之久的 DDos(分佈式拒絕服務)攻擊。

OKCoin 也在同期遭受了四天四夜、上百 G流量的DDoS攻擊。

但黑客攻擊並非資金安全的罪魁禍首。通過「冷儲存」和每日清賬的方式,交易平台完全可以通過管理實現虛擬幣的安全。 「 『冷儲存』就是把虛擬幣儲存在不插網線的電腦上。 」OKCoin 創始人徐明星表示。

仔細分析 GBL 跑路事件,會發現該交易平台有一套非常可怕的「10倍槓桿機制」 ,這套機制比黑客更加威脅著用戶的資金安全。

「就是1元錢當做10元錢用。 」業內人士解讀道, 「假如你有1元錢,網站給你10元錢的幣,你不論買漲買跌,可以享受10倍的收益, 也要承擔10倍的風險。

假如虧損金額大於賬戶餘額,就會爆倉,系統會將你的賬戶強制平倉為零。 」「一旦被強制平倉,你就連翻身的機會都沒有了。 」業內人士表示。

目前,採取「槓桿機制」這種勇敢者遊戲的平台不在少數。其中 OKCoin 和火幣網都是最大2倍槓桿。3月21日,火幣網正是因為該機制引發「1元事件」 。

當日,市場上誤傳出「央行要禁止比特幣平台交易」的消息時,導致大量資金撤出,比特幣、萊特幣價格驟跌。

比特幣1小時一度暴跌13%;在火幣網上,萊特幣價格在1小時內從90元暴跌到1元。許多投資者虧損爆倉後被強制平倉,賬戶瞬間被清零。

另一個存在資金風險的業務叫「融資融幣」 ,這是 OKCoin 的首創,指用戶可以 P2P 的形式將虛擬幣出借給別 人,按日收息,利率和期限由用戶決定。

債務人可用借來的虛擬幣繼續交易。

市場自行修復之後

業內人士稱,2013年前,國內所有比特幣平台都沒有註冊公司,通過個人賬戶交易。2013年後,幾家大的平台相繼註冊公司。根據監管部門備案文件,目前前六大比特幣交易平台為 OKCoin、火幣網、比特幣中國、BTC Trade、FX BTC、CHBTC。

目前中國有20家左右比特幣交易平台,開辦平台門檻不高,和開辦一般公司無異,程序為工商局註冊登記成立公司,稅務局稅務登記,省級通信管理局ICP備案。

比特幣交易平台最基礎的業務均為比特幣交易,部分網站開放了萊特幣交易。大部分網站不收取交易費,在人民幣提現時收取0.2%至1%的手續費。

業內人士稱,假如各商業銀行和第三方支付機構關閉這些平台的所有賬戶,等於變相要求這些平台在境內關閉。

「這種情況下,平台只有一條活路,就是徹底搬到國外去,連接國外的第三方支付和銀行。但中國規定每人每年只可換等值5萬美元的外匯,這樣一來,國內那些百萬級的大客戶就沒法合規交易了, 」 某大型比特幣交易平台負責 人說, 「那時只能為中國用戶提供線下的比特幣交易服務。這樣的話,用戶用來交易比特幣的人民幣完全走線下通道(例如現金或點對點的個人網銀轉賬) 。 」徐明星表示: 「如果把平台搬到海外,就只能使用離岸人民幣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業內人士認為,假如《通知》的消息一旦明確,火幣網的「1元事件」一定會更廣泛上演,包括比特幣、萊特幣等虛擬貨幣的價格必然受到大幅衝擊。

「去年那波上漲很大程度是中國人貢獻的。交易量越來越大,價格就被輕而易舉地推了上去。 」比特幣中國副總裁凌亢表示。

也有業內人士指出,比特幣的價格不會因為交易平台的關閉而受損。

此前有觀點認為,如果黑市網站「絲綢之路」被關閉,比特幣就完了。

事實證明,關閉當天的確發生了激烈的拋售,但市場24小時內便自行修復了。

「即使比特幣交易平台關閉,也只能限制比特幣與法幣的公開兌換,卻無法禁止愛好者之間進行私下交易。由於比特幣的其稀缺性和匿名性,總會有人希望持有,有市場就會有價格。 」一位投資者表示。

凌亢認為,如果比特幣交易平台不能在中國生存,對中國比特幣領域的反洗錢產生嚴重不利後果。 「作為具有互聯網去中心化和P2P 特性的比特幣,不可能被完全禁止。擁有大的比特幣交易網站的數據和強制執法權,是比特幣反洗錢的關鍵。如果中國的比特幣交易網站不存在了,那時中國的比特幣交易將完全轉到地下或線下,政府將很難追溯或追查比特幣的來源和去向。 」楊林科認為,當比特幣成為一個投機工具時,它最初的本原已被人們淡忘。

「其實比特幣最核心的意義在於國際支付, 」楊林科說, 「我在紐約你在北京,你打比特幣給我,我10分鐘就收到了。它其實是一個中間幣的概念。 」徐明星表示,比特幣的另一層意義在於特定領域的支付。 「比特幣支付手續費低、速度快,而且銀行卡可以申請退款,比特幣不能申請退款,因此,它在一些不可逆的交易中是對銀行卡支付方式的補充。 」財新記者楊璐、吳紅毓然、王長勇對此文

亦有貢獻

比特 幣擠 泡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5211

比特幣擠泡沫半年連跌,市場過度消費區塊鏈

回溯2017年下半年,比特幣價格幾乎每天創出新高,最終在全球溢價最高的韓國交易所達到巔峰——每枚約14萬元人民幣。

2018年6月3日,截至發稿時,Coinbase比特幣交易平臺則報價49688元,半年來,比特幣價格已被腰斬。

今年以來,比特幣價格已經鮮有令人瞠目的暴漲暴跌,並且整體呈現逐月下跌的趨勢。

根據國家互聯網金融安全技術專家委員會(下稱“互金專委會”)6月1日發布的《區塊鏈行業動態月報》(下稱《月報》),5月份,比特幣價格呈下行走勢,總體市值由月初的1573億美元跌至月末的1274億美元,跌幅19%。

此外,日均活躍地址44.4萬個,日均轉賬19.7萬筆。從走勢上看,活躍地址數和每日轉賬數與交易價格呈較大的正相關,5月份,整體呈現震蕩下行走勢已經十分明顯。

近一年,比特幣每日活躍地址數、轉賬筆數以及價格走勢圖

比特幣加速擠泡沫

從去年下半年至今,比特幣在國內經歷了諸多“驚心動魄”的標誌性時刻,例如,央行關閉比特幣交易所、打擊ICO(首次公開募幣)融資等。價格大跌後又逆勢反彈,截至2017年底,比特幣還堅挺在12000美元。

應當如何理解比特幣近半年的“平穩下跌”?某不願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指出,從去年上半年至今,是比特幣泡沫從形成到擠出的過程。其所在機構曾是國內知名比特幣交易平臺之一。

他認為,縱觀比特幣這半年價格下跌,主要有兩點原因:首先,也是最主要的原因是,機構投資者以及積累了大量“獲利盤”的投機贏家兌現利潤,正在離開這個市場;其次,在區塊鏈行業沒有實質的應用和盈利模式出現之前,比特幣價格上漲只能算投機性的炒作。

此外一個不可否認的事實是,中國央行果斷出手關閉比特幣交易平臺,在阻止比特幣投機方面成效顯著。

4月23日,來自央行、證監會、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等11個部委相關負責人出席的處置非法集資部級聯席會議上,人民銀行相關負責人透露,目前,全國摸排出的ICO平臺和比特幣等虛擬貨幣交易場所已基本實現無風險退出。

中國對比特幣采取的措施是非常堅決的。“如果在幾個月之前,我們沒有關閉比特幣交易所、打擊ICO融資;如果今天還像年初一樣,全球80%以上的比特幣交易、ICO融資都發生在中國,那麽今天會是一個什麽樣的景象?真是有點後怕。”去年12月2日,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潘功勝在“第一財經·摩根大通年度金融書籍品鑒會”上曾指出。

一位幣圈人士對第一財經稱,目前國內的比特幣交易所已經基本遷到境外了,與國內沒有任何關系。投資者在那些平臺操作,風險需要自擔。

不過,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事實上目前利用國外平臺炒比特幣投機的依然大有人在。在一位投資者手機上,記者發現,他每日盯盤炒幣的APP多達9種。其中包括幣世界、Authy、幣信、imToken、MyToken等。

3月9日上午,時任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在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上警告區塊鏈投機,不要幻想一夜暴富。他指出,未來對虛擬貨幣的監管是動態的,監管取決於技術發展程度,也取決於局部測試結果和評估情況,還有待觀察。

部分國民“出海”炒幣並沒有擡高比特幣價格。上述業內人士對記者指出,“目前行情不是很好,只有行情好的時候,才會有投資者想方設法找渠道參與比特幣投資。”他認為,由於目前幣圈總市值依然較小,隨著區塊鏈應用更多,未來仍有潛力。

“監管出手整治,對於建立高效安全的金融運行體系與機制,防範國家金融風險與隱患是重大利好,在未雨綢繆監管方面值得拍手稱快。”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產業升級與區域金融湖北省協同創新中心研究員李虹含對第一財經表示。

事實上,美國針對比特幣交易所的監管也如擰螺絲般加碼,根據彭博5月24日訊,美國據悉考慮對比特幣價格操縱展開刑事調查。另據英國《泰晤士報》報道,美國司法部對比特幣等加密貨幣的價格操縱調查不僅僅局限於美國地區,英國和其他國家的比特幣交易者同樣正在被調查。

被過度消費的區塊鏈

由於比特幣價格“不溫不火”,區塊鏈作為其底層技術,反而達到了“婦孺皆知”的程度,甚至近期熱度一度超過比特幣。

近期,一系列相關鬧劇頗有濫竽充數、充滿炒作的嫌疑,區塊鏈已經有明顯被過度消費的傾向。

作為新一代信息技術,區塊鏈如何落地應用仍是目前面臨的最主要難題。一些人打著區塊鏈旗號的虛擬貨幣和ICO野蠻生長,乃至成為不法之徒圈錢、“割韭菜”的工具,使得這項新技術蒙上了一層陰影。

對於比特幣與區塊鏈的關系,波士頓咨詢公司董事總經理何大勇對第一財經記者指出,“除比特幣以外,區塊鏈在其他場景的大規模應用還未到商用階段。”

第一財經記者摸底銀行等金融機構後發現,在浮躁、泡沫的背後,客觀審視區塊鏈技術的應用並不多。以金融行業為例,區塊鏈目前在商業銀行中的跨境支付、供應鏈金融、同業業務等領域有相應落地。

根據互金專委會《月報》,隨著對區塊鏈技術的認識逐漸深入,國內各大企業紛紛布局區塊鏈技術、平臺和應用,包括百度、騰訊、阿里、京東、網易等互聯網企業,各大銀行、中國平安等金融企業以及華為等。在應用方面,國內積極探索和推動聯盟鏈、私有鏈等形式的區塊鏈+應用,輔助解決相關行業的痛點問題,提升效率,降低成本。

《月報》指出,比如,近日百度百科上線了區塊鏈記錄詞條歷史版本信息功能,記錄的信息包括版本哈希值、詞條版本號、貢獻者ID、更新時間、修改原因等。該應用利用了區塊鏈技術的防篡改和透明性實現了存證功能,保障詞條修改歷史的可查證和難篡改。

此外,第一財經記者發現,在各大高校,針對區塊鏈的學術研究已經緊鑼密鼓展開,清華、北大等高校的區塊鏈研究室更是像雨後春筍般紛紛成立。

以北京為例,4月26日,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區塊鏈金融研究中心正式啟動。4月7日,北大光華區塊鏈實驗室正式成立。

比特 幣擠 泡沫 半年 連跌 市場 過度 消費 區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527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