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複蘇分化加劇 部分中小酒企已三年未生產

白酒行業弱複蘇回暖,但中小酒企仍未脫困。

2016年包括茅臺、五糧液、瀘州老窖等國內名酒企業業績複蘇回暖。但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白酒行業兩極分化的趨勢更加明顯,目前行業複蘇態勢並未給中小酒企帶來更多暖意,生存依然艱難,部分中小酒企還在去2013年的庫存,已3年未投糧生產。行業人士認為,2017年中小酒企調整將面臨提速,白酒行業集中度進一步提升,中小酒企尋找出路越發迫切。

部分酒企三年未開工

“包括我們廠在內,今年縣里90%的中小酒廠沒有下沙,還在賣2013年生產的庫存。”貴州省遵義市習水縣一家市級重點扶持民營釀酒企業的負責人李君(化名)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沒有下沙,對於酒企來說,就意味著沒有生產和收入。雖然今年以來,白酒行業開始弱複蘇,但顯然中小企業而言沒有在這輪複蘇中感到太多的暖意。

在李君看來,銷售困難和資金問題,是讓目前中小酒企複蘇難、生存難的主要原因。

他告訴記者:“今年確實比前兩年銷售量增長了5成左右,但是還沒有上量。正常情況下,酒企在銷售掉50%的庫存酒之後,就會安排下沙生產,但2013年旺季時生產了700多噸,賣到現在還有70%到80%的庫存沒有消化掉。”

高庫存且銷售緩慢,導致流動資金匱乏;而另一方面,當地的銀行的抽貸讓原本就岌岌可危的酒企資金鏈吃緊,也無力安排生產。李君說,事實上很多中小酒廠在2013年之後就沒有再投糧生產,而賣出來的錢多數都拿去還貸款了。

據介紹,2012年-2013年國內白酒市場火爆,當地中小酒廠紛紛擴建工廠,並投入大資金生產基酒,多數都是向銀行借貸。按照醬香型白酒的生產規律,基酒至少要存放3年才可以使用,大廠要到4-5年,但銀行貸款多數以1-2年期為主。以往可以用新酒充當抵押物,將以前抵押的老酒換出來銷售,但從行業深度調整開始,銀行就開始抽貸,沒還清貸款前新酒不再可以抵押,導致很多企業酒還沒釀出來就要還貸,有的不得不借高息借貸去還,而小一點的廠就垮了。

習水縣經貿局白酒辦王小龍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白酒是習水縣的支柱性產業,全縣有30家酒企,其中規模以上企業17家,包括了茅臺集團下屬習酒和茅臺201廠等大廠。目前白酒行業剛剛複蘇,今年縣里下沙的企業不是很多,有十多家,主要以大廠為主,中小企業還在去庫存階段。縣里今年已拿到3個億的白酒產業基金,專門扶持白酒產業,對於民營企業基本上都能提供一些幫助。

兩極分化加劇

與李君還在發愁去庫存還貸相比,同屬習水縣的貴州茅臺集團習酒公司則享受著行業複蘇帶來的增長。據王小龍介紹,習酒已經完成了今年的投糧生產工作,而且2016年銷售業績增長出色。

2017年習酒全國經銷商大會上公布數字顯示,2016年共實現銷售收入25.66億元,同比增長25%,實現利潤2.2億元,同比增長35%,提前、超額完成銷售指標。而2017年,習酒準備重點打造山東、河南和廣東重點市場,增加銷售網點,進而提升市場占有率。

事實上,不只是習酒,在本輪行業弱複蘇過程中,名白酒企業複蘇明顯,價量齊升。尤其是今年以來,以茅臺、五糧液、瀘州老窖國內主要的名白酒企業率先回暖,兩極分化的趨勢更加明顯。

根據貴州茅臺2016年12月23日發布的公告,茅臺股份公司預計2016年度營業總收入399億元,同比增長19%,凈利潤167億元,同比增長7.4%。五糧液方面也表示,2016年有望實現兩位數的增長。瀘州老窖2016年三季報顯示,實現營業收入59億元,同比增長17%;利潤總額20億元,同比增長13%。

貴州省白酒企業商會副會長兼秘書長董東昇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除了茅臺之外,貴州主要的習酒、董酒、國臺、金沙等2016年銷售都有明顯回升。目前兩極分化加劇的局面並不意外,隨著消費主體的變化,白酒市場生態發生了巨變。在限制三公消費之前,酒廠銷售多依仗關系銷售,尤其是中小酒企,大部分產能通過特供、內供以及關系銷售的灰色利益鏈的方式消化掉。而隨著消費主體轉向一般消費者,品牌成為第一考慮,因此茅臺、五糧液、瀘州老窖等名酒漲價之後依然賣得很好。

在董東昇看來,除了缺少品牌,名酒企業從生產規範、管理到市場渠道推廣都有一套完善的管理規範,而中小酒企在管理和內控上都存在不足,品質也未必穩定。因此灰色利益鏈銷售渠道被堵塞之後,大品牌占據流通市場,中小品牌銷售變得困難。

值得註意的是,一直以來出售基酒也是中小酒企的消化庫存的主要方式,但記者了解到,目前基酒也賣不動了。據王小龍介紹,行業深度調整導致很多大型酒廠也加入到賣基酒的行列里,大廠品牌和品質都有保證,中小酒廠的生意受到很大影響。目前有想法的中小酒企都在自己找銷路、跑市場。

李君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目前酒廠銷售主要靠自主招商,這樣包裝酒可以賣一點,但由於生產成本較高,資金和營銷實力較弱投入較少,自主品牌很難短時間內撬動市場,只能慢慢推進。

中小酒企出路何在

事實上,在本輪白酒行業深度調整之中,隨著一線、二線名酒品牌的下沈,區域性酒企的市場份額也受到擠壓進而面臨生存壓力,部分區域品牌加入競爭。

山東溫河王酒業總經理肖竹青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目前國內白酒行業產能過剩,供過於求,因此本質是大家在靠品牌、服務、品質、商業模式搶市場,誰落後就會被淘汰。在這樣擠壓式增長的背景下,2017年白酒行業將迎來分化,強者更強,弱者更弱。以溫河王酒業為例,公司所在的臨沂地區共有3個大型酒廠,規模接近,公司請來了白酒大師李克明改造酒體,並在包裝設計、市場營銷等進行了一系列的投入,2016年溫河王酒業從1億元銷售額增值至4億元,其他兩家的區域酒廠的市場也隨之萎縮。

董東昇表示,在茅臺鎮,也有部分酒廠適應市場新的消費觀念,主動和市場進行優勢互補,差異化經營,效果不錯。

但記者了解到,大部分中小酒企依然面臨出路問題。瀘州老窖副總經理王洪波表示,2016年中高端白酒逐步在複蘇,消費者對品牌和產品的認可更多,中低端白酒的市場份額未必在提升。目前能看得到增長數據的,大多是上市公司或白酒行業內的大公司,但實際上中小企業活的很艱難。白酒行業最終會和啤酒行業相似,從每個縣都有酒廠,到最終大品牌占據主要的市場份額,而2017年白酒產業集中度提升會非常明顯。

被並購是一條出路。在2016年,白酒行業並購不斷,包括洋河股份收購了貴酒;古井貢酒控股湖北名酒企業黃鶴樓酒業等;而近期五糧液也發布公告稱將在2017年春節前後對山東古貝春酒業51%的股權進行收購。

在肖竹青看來,下一輪並購或率先從區域酒廠間展開。他認為,一方面酒稅(消費稅、增值稅)是向企業所在地繳納,因此從稅收、解決就業和扶持關聯產業的角度,地方政府一般會希望給本地區域酒企更多支持;另一方面本地品牌的鄉情情節很難抹殺,因此未來各地表現出色的區域酒廠可能會並購同區域的酒廠,可能會誕生一批區域名酒豪強和全國性名酒企業對抗。目前公司也正在計劃並購另外一家區域酒廠,談判也已經進入最後階段。

但大部分中小酒企仍面臨自謀生路的局面。

董東昇對記者表示,並不是所有的中小酒企都適合兼並重組,部分中小酒廠債務複雜,庫存情況不明。而隨著產業集中度的進一步提升,中小酒廠將逐漸邊緣化,品質不穩定,管理粗放落後的小酒廠難逃停產被淘汰的命運。未來中小酒廠必須做出選擇,要麽做好基酒成為原酒的供應商;要麽向酒莊、旅遊等個性化發展,差異化競爭,尋求新的機會。

“波爾多地區有很多小的酒莊,每年的產量有限,但一樣可以很好的經營,中國白酒發展也可以借鑒這一模式,未必非要在一條路上走到黑。”董東昇說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3112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