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不安分的黃驥與7天的離合故事

http://www.yicai.com/news/2013/08/2944158.html
見黃驥,一身純白襯衣,領口低開,胸前掛著顯眼的十字架項鏈,偌大的咖啡廳空著很多座位,但其卻不理會已經安排好的安靜角落雅座,堅持選擇坐在窗邊。

這些看似並不起眼的小舉動,似乎暗示著,黃驥這個男人外表時尚感性,而骨子裡又流淌著並不安分的「血液」。

僅看表象,黃驥很容易被人認為是設計師或時尚業工作者,但其實他所從事過的行業幾乎都非常嚴肅正經。從年紀輕輕26歲就成為三九胃泰的中國區產品總監,到放棄高薪加盟7天酒店創業團隊,黃驥當年的「高風險」選擇讓很多職業經理人看不懂,更令人看不懂的是,7天上市後,他卻離巢,另組團隊創業,但近期7天私有化退市後,黃驥卻突然回歸,成為7天轉型鉑濤酒店集團(Plateno)後,麾下高端品牌「鉑濤菲諾酒店」(Portofino Hotel)的CEO。

職業經理人轉型創業者

「我不太喜歡太穩定的東西,創業雖然有風險,但正因如此,充滿變數,我才喜歡。」

黃驥幾次出人意料的職業變動,似乎都能從這句話中得到答案。

「年少便得志」,是聽過黃驥職場經歷的人的普遍感受。憑藉努力和自身能力,黃驥26歲時已經成為三九胃泰的中國區產品總監,隨後他出任三九網絡系IT公司的市場運營官,曾是當時最年輕的高管。

但黃驥似乎並不滿足於此,上世紀90年代,黃驥赴海外留學。留洋的經歷讓其獲得了歐洲一家世界500強跨國公司高管職位,從事國際貿易與金融投資及能源開發等工作。

原本黃驥應該在高級職業經理人的道路上順風順水地走下去,然而2006年某天的一通電話意外地改變了他的人生。

「2006年時,我正在香港工作,突然有一天,我接到一個陌生男人的電話,他說他叫鄭南雁,可能是通過朋友找到我,並極力遊說我加入他們的創業團隊,打造經濟型酒店7天。說實話,我當時對於酒店業完全是門外漢,而我那時也根本不認識如今在酒店業界赫赫有名的7天創始人鄭南雁。」黃驥回憶道,儘管如此,但可能是自己長期以來一直掩藏於內心的不安分因素被激發,在與鄭南雁電話聊天,並聽其描繪了一番藍圖之後的一個月,黃驥與7天的另一個重要創始人——何伯權,見了面。

何伯權的鼓動能力加上黃驥骨子裡的不安分,讓黃驥在很短的時間裡就做出了令很多人當時都看不懂的決定——放棄高薪的職業經理人職位,加盟7天創業團隊。要知道,當時的7天由於起步晚於同業者,並非業內前三名的企業,且前景還充滿不確定性,最關鍵的是,黃驥的收入頓時銳減。

「7天是個很有意思的企業,它的創始人團隊中幾乎沒有酒店專業人才,更多的是計算機專業出身的人,比如鄭南雁,比如現在的7天CEO林粵舟,還比如我。我總感覺和鄭南雁的理念非常契合,我們有個共同的理論——寫程序是從1.0寫到10.0,但做服務業要從10.0倒推到1.0,即從顧客需求出發來反推我們要做什麼。」這些理由都可以打動黃驥,最為重要的是,這個機會滿足了黃驥挑戰風險的慾望。於是,他加入了7天創始團隊,出任高級副總裁,掌管酒店集團的投資及發展工作。

離巢再回歸

彼時,最讓黃驥舒心的一件事情就是到鄭南雁家中,兩人像孩子似的趴在地板上一起看地圖,想像著未來那些地區會插上7天的「小旗子」,他們甚至將發展目光投到了海外市場。

「正因為懷揣著這樣的夢想,加之我當時就認為長期單純做經濟型酒店會遇到瓶頸,因此我在2008年時,萌發了做多品牌酒店尤其是高端酒店的戰略想法。」充滿創業熱情的黃驥此時又不安分起來。

然而,黃驥的「不安分」對7天背後的風險投資者們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2008年正值7天謀劃赴美上市之際,風險投資者都認為,穩定業績並堅持到上市才是最重要的,多品牌戰略充滿風險性,會極大地影響上市計劃,因此董事會並不支持黃驥的多品牌計劃。

「雖然多品牌戰略當時並沒有實施,但當時7天的上市還是被拖延了,因為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涉及各個領域,很多原本計劃在那時上市的公司都紛紛延後甚至取消了上市計劃。7天也延遲了上市,原本在2008年,我們已經選好了券商,甚至連機票都訂好了。但也沒有辦法,時機不對。」黃驥說。

雖然此後,7天另擇時機赴美上市,但董事會對於黃驥的多品牌戰略的反對態度讓其深深感受到風險投資者與企業發展之間的衝突。於是不安分的黃驥又開始「驛動」。

2011年,即7天在美國紐交所上市一年半後,黃驥離開了創業5年的7天,但本著與鄭南雁的「志同道合」,黃驥與鄭南雁共同創辦了瑞卡租車集團,黃驥出任首席執行官。

一段時間後,正當租車的業務辦得如魚得水時,黃驥聽到了一個消息——因為中概股整體在美股市場走低,為了市值和股價不被低估,7天打算私有化退市。

這對於黃驥來說,是一個實現其當年多品牌戰略的機會。因為在私有化過程中,會引入新投資者,董事會結構會發生變化,尤其是此番退市引入的凱雷和紅杉,兩者都有酒店業投資經驗,且凱雷在這幾年頻頻出手酒店業,其對開元和橘子酒店的注資都是業界焦點,而開元實施的正是多品牌戰略。這樣的投資者背景對於黃驥來說意味著,7天私有化後的新董事會應該會大力支持其多品牌戰略。

與當年放棄職業經理人身份毫不猶豫地投身創業大潮時一樣,黃驥沒有耗費多少時間就做了決定——放棄瑞卡租車集團首席執行官職位,僅保留股份,回歸私有化後的7天,實現積壓在內心許久的多品牌戰略夢想。

今年7月17日,在這個似乎精心挑選過的充滿「7」的日子裡,7天宣佈正式完成退市——由鄭南雁、何伯權、英聯投資等7天原有股東,加上凱雷投資集團、紅杉資本共同組建鉑濤酒店集團,該集團已完成對7天的私有化收購,並同時推出數個中高端酒店新品牌。

鉑濤酒店集團正擬推出定位高端的「鉑濤菲諾」、定位中端舒適酒店的「麗楓」(Lavande Hotel)以及咖啡文化中端酒店的「喆·啡」(James Joyce Coffetel),之後還會籌劃個性化中端酒店「Zmax Hotel」。

除了7天全資屬於鉑濤酒店集團之外,其他品牌都採取鉑濤酒店集團控股,各自由合夥人入股獨立運作的模式。而已經研究了很長一段時間高端酒店領域的黃驥則順理成章地成為了鉑濤菲諾酒店的CEO。

每一次都放棄安穩而選擇挑戰的黃驥現在又一次進入了興奮狀態,因為在業界,從經濟型酒店起家上升到高端酒店經營的成功案例鮮少,主要原因是經濟型酒店講究成本控制理念,因此缺乏服務和附加內容,而高端酒店恰恰相反。同時,在競爭日益激烈的今天,酒店人力從總經理到一線員工都非常匱乏。這些都是黃驥需要解決的問題。

「我也知道挑戰很多,包括如何擺脫廉價感等。但我始終覺得,當初我們幾個完全沒有酒店業經驗的人也把7天做出來了,那現在多做個品牌又有何難?我們與一般的五星級酒店不同,我們可能會減少利用率很低的設施比如游泳池,而在其他服務上大量投入。同時我們不會去選址那些已經相對飽和的一線城市,而是會在二三線潛力城市布點,並學習萬達的模式——與房地產商合作,將鉑濤菲諾作為配套酒店引入,以加速發展。」黃驥現在的理想是,今年簽約10家鉑濤菲諾,明年到20家,至2016年發展到80家。


安分 的黃 黃驥 驥與 天的 離合 故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3704

80歲踩著高跟鞋也要去創業,她說創業需要不安分的基因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1103/159594.shtml

80歲踩著高跟鞋也要去創業,她說創業需要不安分的基因
黑馬哥 黑馬哥

80歲踩著高跟鞋也要去創業,她說創業需要不安分的基因

創業本身是因人而異的,並不是所有人都適合創業,創業真的是需要骨子里有不安分的基因。

她說:創業是需要基因的,即使到了80歲,我也要穿著高跟鞋去創業。

小編說:因為一個美國夢,90年代初她將膜技術引入中國,與央企合作並成功實現技術引進、孵化落地。2001年她創立CNC公司,2006年與西門子合作;2011年吳紅梅再次創業,建立賽諾水務,五年後的今天,賽諾水務與天壕環境並購重組,對接資本平臺。十幾年間三次成功創業並華麗轉身,這在迄今為止的中國水務史上還屬絕無僅有。一位美麗智慧的女人,尤其在最近短短十年間,在一個如此專業的領域兩次成功創業,如此巧合的大手筆是偶然還是必然?如此任性的華麗轉身,如何做到?

640

10月28日,2016環保創新創業大賽總決賽在環保之都宜興舉行。賽諾水務董事長吳紅梅第二次作為黑馬大賽創業導師出席,並現場分享了自己的創業和人生體驗,一起來聽聽環保女神怎麽說。

創業需要不安分的基因

到一個從來沒去過的地方去看看

做了兩屆環保創業大賽導師,我最大的感受是能感受到一種激情,年輕人都懷著夢想想要成功。中國環保的明天需要各位年輕的創業者去努力。我也從年輕時代走來,而且一直是在路上,我80歲的時候仍然會穿著高跟鞋繼續去創業。大家都在提“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在我看來,創業本身是因人而異的,並不是所有人都適合創業,創業真的是需要骨子里有不安分的基因。如果沒有這個不安分的基因,我認為你就不太適合創業。所謂骨子里的不安分基因是什麽?就是你得有一種擔當,你想到一個你從來沒去過的地方,你想去看看。

創業好比蹦極

跳下來的瞬間需要勇氣,卻不會後悔

我想分享一件事情,最近我做了一次旅行。過去20多年,我特別想幹的一件事兒就是要去蹦極,可能這也是很多人想要去幹的事情。就在20多天前,在新西蘭136米高的懸崖上,我的這個願望實現了。我那天跳了兩次,第一次跳的時候很緊張,忽略了很多風景,後來我說我要再跳一次。第二次我一個人站在136米高空,全身被綁著跳下的時候,突然發現,跳下的一瞬間我可以睜開眼睛了,全程可能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我看到的卻是從來沒有看到過的美到心碎的風景。懸崖底下全部是水,清澈湛藍、深不見底,非常漂亮。後來我又嘗試了一次5000米高空跳傘,從5500到1100米的時候,人是自由落體,眼前的風景也是超乎想象的瞬息萬變的美。

其實,無論是蹦極還是跳傘,跳的一瞬間真的得需要勇氣。然而,一旦跳下來,周圍美到心碎的風景讓你一定不會後悔當初的決定。創業也是需要勇氣的,哪怕下面是深淵,我們都得接受。因為這是我們人生的一次旅行,需要我們在不斷地超越自我,不斷地有自己的夢想,然後就朝著夢想去做。我覺得人終究會有彌留之際,一個人只有在彌留之際才會回想自己一生做過什麽。我想我們應該做一些非常有意義,與眾不同的事情,讓自己的今天會比昨天過得更好。

641

創業需要擔當

所有的錢投的是人

我在家里是大姐,對於我來講,一直要鼓勵弟弟妹妹,失敗不要緊,我們還有機會,可以從頭再來。我跟我的創業團隊也說,投資人坐在這里,其實他們沒有看到你的企業財務報告,首先看的是你這個創始人。你帶領的是什麽樣的團隊?你的團隊帶給你的,你傳遞給團隊的是什麽?你準備帶領你的團隊去什麽地方?你把你投資的資金會帶到哪?這才是非常重要的。

賽諾每年都有一個很大的變化,在成立四年半的時候,賽諾在海外融了三次資,有三輪投資人進入賽諾,一年半又在中國重組。在這個過程中,其實最核心一條,除了要有一張漂亮的企業財務報告,最核心的是團隊和團隊的創始人。所有的錢投的是人,投資人對你的信任是第一重要。而在你對別人信任,別人對你信任的過程中,如何才能讓大家信任你?這是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的。

創始人需要守住底線和風險

作為一個創始人,尤其是董事長,你要守住公司的底線和風險,這是你對所有人負責的態度。在這一過程中,再去判斷你是不是需要錢?需要什麽類型的錢?什麽階段需要錢?什麽階段不需要錢?你的企業應該不應該要錢?做到什麽程度要錢?因為企業和企業是不一樣的,但是我相信經過宜興黑馬大賽的企業,經過了幾輪比賽和交流,腦子里已經有了一個金字塔:我把企業帶到哪?那時候企業應該是什麽架構?反過來今天需要補位的是什麽?是人,還是資金?缺的是首席科學家,還是核心知識產權?還是如何跟政府對接?當你知道你的願景時,你一定能看到現在每一年的變化。

一切剛開始

我們一起在路上

參加2016環保創業創新大賽,只是創業者的一個起點。一切剛剛開始,我跟你們一樣都在路上。希望在這個舞臺上,能見到更多的朋友,我也能成為其中一員,大家一塊攜手前行。我也很開心把我在路上的一些經驗,正在看到和看過的風景,在這里與大家一起分享。

創業 創業者 不安分 基因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80 歲踩 踩著 高跟鞋 高跟 也要 要去 創業 她說 要不 安分 基因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201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