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李嘉诚涉水婴幼儿食品市场


From


http://www.nbd.com.cn/newshtml/20091010/20091010014159351.html


每经记者  肖晓芬

        在对美容、保健产品零售行业加快全球布局的同时,李嘉诚又瞄准婴幼儿食品销售这一细分领域。10月8 日,和记黄埔(00013,HK)旗下的和黄中国医药科技(伦敦AIM创业板:HCM)宣布,已与美国有机及保健食品企业 HainCelestial(NASDAQ:Hain)签署协议,将成立合营企业,联手在中国及亚洲市场开展婴儿食品销售业务。

        合 资公司名为HutchisonHainOrganicHoldingsLtd.,上述双方各持有50%的股权,但具体的出资额未透露。合资企业将营销包括 有机奶粉在内的婴幼儿食品,这些产品上将分别标注和黄的智灵通商标和Hain的Earth′sBest标志。

        “合营项目 主要负责Hain旗下有机食品及护理用品在亚洲地区的推广与分销工作,由于Hain产品零售价只会较非有机产品的售价高10%~20%,通过和黄中国医药 科技的营销平台,使Hain产品打入亚洲特别是大中华地区市场。若未来能建立足够市场规模,双方不排除在生产层面进一步合作。”和黄中国医药科技首席执行 官贺隽对此表示。

        据透露,合营计划推出的产品包括天然婴儿奶粉和小童营养食品,预计明年初可开始在全国的屈臣氏和百佳销售。“内地有机婴幼儿系列食品年市场规模为38亿美元,市场潜力巨大。”贺隽指出。

        据 了解,在整个食品市场中,婴儿食品是上升最快的部分,平均每年以两位数增长。据中国奶业协会统计,中国高端婴幼儿奶粉市场成长迅速,年增长率超过30%, 势头超过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市场,而2010年将有可能成为第一大市场。专家预测,明年整个中国婴幼儿奶粉市场规模可达300亿元左右。不 过,业内人士指出,中国婴儿食品市场竞争已日益激烈,国内外品牌争相进入。

        和黄中国医药科技是和记黄埔持股72%的子公司,2000年成立,2006年在英国伦敦AIM创业板市场挂牌。HainCelestial为美国最大的有机食品生产商之一,2008年销售额达11亿美元。

        《每 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此前以中药业务为主的和黄中国医药科技2006年全年亏损960万美元,2007年亏损扩大至1720万美元,2008年亏损 1780万美元。今年上半年业绩报告显示,截至6月底,亏损为270万美元,较上年同期已大幅收窄。不过,和黄中国医药科技方面表示,预计未来12个月新 药物开发业可实现自负盈亏。

李嘉誠 李嘉 涉水 嬰幼兒 嬰幼 食品 市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728

牛初乳安全性不明 不適合用於嬰幼兒食品

http://www.21cbh.com/HTML/2012-5-9/2MNDE4XzQzMDE2MQ.html

衛生部回應禁止在嬰幼兒食品中添加牛初乳規定

牛初乳是乳牛產崽後7天之內的乳汁,屬於生理異常乳,不適合用於加工嬰幼兒配方食品。

目前,牛初乳未列入嬰幼兒配方食品標準及相關標準中。國際上也未允許牛初乳添加到嬰幼兒配方食品中。

我國進口的牛初乳主要來自澳大利亞和新西蘭。

衛生部新聞發言人鄧海華昨日在例行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制定嬰幼兒配方食品標準的首要原則是安全性,牛初乳對嬰幼兒不是傳統食品,也不是必需食品,目前缺乏牛初乳作為嬰幼兒配方食品原料的安全性資料。

鄧海華稱,牛初乳是乳牛產崽後7天之內的乳汁,屬於生理異常乳,其物理性質、成分與常乳差別很大,產量低,工業化收集較困難,質量不穩定,不適合用於加工嬰幼兒配方食品。

我國對嬰幼兒配方食品的原料採取嚴格的安全性評估制度,列入嬰幼兒配方食品相關標準後方准許使用。

鄧 海華指出,我國進口的牛初乳主要來自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澳大利亞將牛初乳作為補充類藥物管理,新西蘭規定添加牛初乳的膳食補充劑類食品不得用於0~4個月 嬰兒。鄧海華說,根據以上情況,從審慎原則考慮,經會同工業和信息化部、農業部、商務部、工商總局、質檢總局、食品藥品監管局、國務院食品安全辦等部門和 國家食品安全風險評估中心研究,衛生部作出了嬰幼兒配方食品不得添加牛初乳以及用牛初乳為原料生產的乳製品的規定。同時,為實施以上規定,設置2012年 9月1日為過渡期限。


牛初乳 安全性 安全 不明 適合 用於 嬰幼兒 嬰幼 食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385

工信部發佈提高嬰幼兒乳粉質量行動方案

http://www.infzm.com/content/91223

6月4日,工信部官方網站發佈《提高乳粉質量水平,提振社會消費信心》公告,表示將組織開展為期三個月(6月1日至8月31日)的嬰幼兒配方乳粉企業質量安全專項檢查,淘汰一批不符合國家產業政策和質量安全保障條件不達標的企業。

此前,據中央政府門戶網站消息,5月31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時,也強調部署進一步加強嬰幼兒奶粉質量安全的工作,要「按照嚴格的藥品管理辦法監管嬰幼兒奶粉質量」,採用電子監管碼等手段監管嬰幼兒奶粉,做到全程可追溯,同時完善和加強奶粉檢測標準。

據《北京商報》報導,此前,由於三聚氰胺事件引起了全社會對於國內乳業安全問題的擔憂,監管部門曾於2010年底至2011年初對乳製品生產許可進行過一次全面審核。當時,在全國1176家乳製品企業中(其中嬰幼兒配方乳粉企業145家),僅有643家企業通過了生產許可重新審核(其中嬰幼兒配方乳粉企業114家),其餘45%的企業均被淘汰出局。

而此次工信部方案提出,將在2013年年內開展嬰幼兒配方乳粉企業(項目)再審核清理工作,淘汰一批不符合國家產業政策和質量安全保障條件不達標的企業(項目)。

方案表示,將從督促企業強化管理、強化企業准入管理、推進產業結構調整、推動企業技術改造、完善標準體系建設和加強輿論宣傳引導六方面入手採取行動提升嬰幼兒乳粉質量,恢復社會信心。

此外,方案還提出,將在國家食品工業企業誠信信息公共服務平台上公佈生產企業相關信息及負責人辦公電話,鼓勵社會公眾監督嬰幼兒配方乳粉產品安全。

中乳協調查報告稱國產奶粉質量優於進口

據《新京報》早前報導,今年4月28日,中國乳製品工業協會發佈調查報告稱:國產奶粉質量優於進口奶粉,而在價格上,進口品牌高於國產國內品牌近一倍。

中國乳製品協會委託第三方檢測機構,在北京及周邊的省會城市的市場隨機抽樣,共抽檢25個品牌的1段嬰兒配方乳粉樣品。其中,國內生產的國內品牌13個,國內生產的國外品牌3個,原裝進口產品9個。報告稱,16個國產品牌(包括國內品牌和國外品牌)全部符合標準要求,9個原裝進口產品中有3個產品不合格。

中乳協表示,三聚氰胺事件四年多來,中國乳業經過清理整頓,完善法規標準,提升管理水平,加快奶源基地建設,加大產品監督抽查力度,已經發生了較大變化。


工信 信部 發佈 提高 嬰幼兒 嬰幼 乳粉 質量 行動 方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6894

嬰幼兒奶粉將試行藥店銷售

http://www.infzm.com/content/91713
月20日,國家食藥監總局、工信部等九部委聯合發佈《關於進一步加強嬰幼兒配方乳粉質量安全工作的意見》。《意見》指出,將參照藥品管理辦法嚴格管理嬰幼兒奶粉,試行藥店專櫃銷售。

《意見》規定,嬰幼兒配方乳粉生產企業須具備自建自控奶源,對原料乳粉和乳清粉等實施批批檢驗,確保原料乳(粉)質量合格。嚴格執行原輔料進貨查驗、生產過程控制、產品出廠全項目批批檢驗、銷售記錄和問題產品召回等制度,建立完善電子信息記錄系統。

《意見》規定,向中國出口嬰幼兒配方乳粉的出口商或其代理商和進口商應當嚴格按照規定備案。進口商必須保證其進口的嬰幼兒配方乳粉符合我國食品安全國家標準,進口報檢時必須提供對應生產日期或生產批次的嬰幼兒配方乳粉檢測報告,嚴格執行進口和銷售記錄製度。

同時,《意見》表示,國家將實行嬰幼兒配方乳粉專櫃專區銷售,試行藥店專櫃銷售。

鼓勵和支持企業兼併重組

《意見》還提出,鼓勵和支持企業兼併重組,提高產業集中度,推動企業規範化、規模化、現代化發展。

南方週末網此前報導,今年5月31日,嬰幼兒奶粉問題便已經上了國務院常務會議。會議指出,要按照嚴格的藥品管理辦法監管嬰幼兒奶粉質量,鼓勵支持嬰幼兒奶粉企業兼併重組。

6月4日,工信部印發了《提高乳粉質量水平,提振消費信心行動的方案》。根據方案,工信部將在2013年年內開展嬰幼兒配方乳粉企業(項目)再審核清理工作,淘汰一批不符合國家產業政策和質量安全保障條件不達標的企業(項目)。

6月18日,蒙牛乳業與雅士利在港交所聯合發佈公告,蒙牛乳業向雅士利所有股東發出要約收購。

工信部數據顯示,目前全國有嬰幼兒配方乳粉生產企業127家,年產量約60萬噸,但是年產量在3萬噸以上的企業僅有3家。工信部鼓勵企業兼併重組,將行業集中度提高到70%以上。

據《證券時報》報導,對於此前媒體紛紛報導的「未來國家將不再審批乳粉企業」一事,工業和信息化部消費品工業司副巡視員高伏澄清表示,不審批是暫時的。未來兩年內不再對新報項目進行審批。但是,並不是所有的項目都不審批,對積極參與兼併重組的乳粉企業的擴建等,還是要繼續支持。

嚴禁大包裝嬰幼兒奶粉進口分裝 洋奶粉企業或受影響

根據《意見》,任何企業不得以委託、貼牌、分裝方式生產嬰幼兒配方乳粉,不得用同一配方生產不同品牌的嬰幼兒配方乳粉,不得使用牛、羊乳(粉)以外的原料乳(粉)生產嬰幼兒配方乳粉。同時,嚴禁進口大包裝嬰幼兒配方乳粉到境內分裝。

據前述《證券時報》報導,在九部委相關負責人及部分專家出席的《加強嬰幼兒配方奶粉質量安全工作媒體座談會》上,乳業專家宋亮表示,國內沒有奶源、貼牌的乳粉企業將成為被整合的對象,127家乳粉企業中受政府主導、市場自我淘汰的情況下,兩年內會剩下50家企業。

宋亮認為,此次政策可能會較大影響洋奶粉企業。前幾大外資奶粉品牌,如美贊臣、惠氏、雅培、多美滋等,他們在這次的乳粉行業整合中將受到一定影響。因為這些品牌在國內的工廠生產線有的是干粉混合包裝設備等,即只負責分裝進口奶粉。


嬰幼兒 嬰幼 奶粉 試行 藥店 銷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9399

嬰幼兒奶粉進藥店北京首試點 5家藥店開設ATM賣奶粉

http://www.infzm.com/content/95461

據《新京報》報導,從10月26日起,「奶粉進藥店」正式在北京啟動,市民可以通過設立在金象、永安堂等5家試點藥房的ATM機,「自助」購買嬰幼兒奶粉。

據報導,北京的金象、全新、嘉事堂、永安堂4家藥店的5個門店是首批設立奶粉自動售貨機的藥店,將銷售伊利、蒙牛、飛鶴、三元、聖元、雅士利、貝因美7個國產品牌,以及惠氏、雅培、多美滋、雀巢4個外資品牌的奶粉。

據瞭解,每罐奶粉都貼有一個帶有二維碼的專用標誌,由大寫的英文字母「G」和中間一金色奶瓶圖案組成,下方寫有「奶粉進藥店」字樣。消費者購買奶粉,可以刷銀行卡、支付寶等方式來支付,但不能使用醫保卡付款,藥店櫃檯也不接受現金支付。購買的奶粉有質量問題也可退換貨,但並不在藥店退,而是得到ATM運營商指定的退貨中心辦理退貨。

南方週末網此前報導,今年6月,國家9部委出台關於加強嬰幼兒配方奶粉質量安全工作的意見,提出將參照藥品管理辦法嚴格管理嬰幼兒奶粉,並實行嬰幼兒配方乳粉專櫃專區銷售,試行藥店專櫃銷售。而在京試點藥店銷售奶粉或為《意見》實施邁出第一步。

據《京華時報》9月的報導,國際貿易學會副會長兼國際品牌管理中心主任許京表示,到2014年下半年,全國範圍內專櫃銷售奶粉的藥店將達到1萬家。

據許京介紹,早在兩年前,就有一些奶粉想進藥店。但奶粉企業與藥店的談判非常艱難,因為藥店是按照藥品的高毛利率來考核的,但是奶粉卻是以低毛利率為主的快速消費品,二者的矛盾不可調和。此次奶粉進藥店銷售,一方面出於國家政策導向,同時也是藥店的一種營銷手段。

中國廣播網報導,許京介紹,未來全面試點的測試將會分為三個大的工作階段,首先就是系統和流程的測試,在這個階段裡面全面的測試奶粉廠家、物流、GSP、藥店、運營商、結算系統、可追溯系統的全面磨合和測試,從而最終完善整個安全規範的封閉供應鏈體系。第二階段就是建立營銷和客服體系,這個是全面測試項目整體的營銷能力和水平,探索奶粉進藥店項目的客戶服務需求和能力,最終建立完善適合藥店銷售奶粉的營銷客服體系。第三個階段是產品和區域市場的配備度,在有一定數量的店舖運營情況下,全面測試產品價格和區域市場的關係和需求逐步來建立起適合區域市場的產品和價格底細。

幾家目前進藥店的乳粉企業表示,他們給藥店銷售的奶粉在產品品質和出廠價格上是和其他渠道一樣的。三元食品奶粉事業部總經理吳松航說,北京宣佈進藥店是首選了11個品牌,這都是比較大的品牌,對於包括三元在內大廠家來說品質進不進藥店是一樣安全的。

而飛鶴乳品市場部陳慧表示,「從我們單純供貨說產品的品質來講,產品都是完全一樣的,因為飛鶴所有的工廠已經達到GMP的認證標準了,所以就已經達到製藥的生產環境了」,「我們給到經銷商供貨價和它銷售的價格目前也都是一樣的,但它終端去銷售的話,我們主要是給到它一個指導價格的參考價,在這個區間範圍之內他自己來定。」

嬰幼兒 嬰幼 奶粉 藥店 北京 試點 開設 ATM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9688

明年部分嬰幼兒奶粉進口暫定稅率下調 專家稱不會對終端價格造成影響

http://www.infzm.com/content/96800

據財政部官方網站12月16日消息,財政部日前發佈了《2014年關稅實施方案》。《方案》規定,供嬰幼兒食用的零售包裝配方奶粉暫定稅率為5%,比最惠國稅率15%下調了67%

據《方案》,自2014年1月1日起,我國將對767項進口商品實施低於最惠國稅率的年度進口暫定稅率,平均優惠幅度達60%。

此次被調整關稅的項目中,與大眾消費相關的部分嬰幼兒奶粉、護膚品等商品較受關注。據《方案》,部分嬰幼兒奶粉、護膚品等進口商品暫定稅率與2013年相比沒有發生太大變化。其中,乳蛋白部分水解配方、乳蛋白深度水解配方、氨基酸配方、無乳糖配方特殊嬰幼兒奶粉2014年暫定稅率為5%,比最惠國稅率的20%下調了75%。

相比2013年的調整方案,2014年的方案新增了供嬰幼兒食用的零售包裝配方奶粉的暫定稅率為5%,比最惠國稅率的15%下調了67%。此外方案顯示,2014年對燃料油等767項進口商品實施暫定稅率,而2013年進口商品實施暫定稅率的項目為784項。

此前,據國新辦舉行的2013年上半年我國進出口情況新聞發佈會,海關總署新聞發言人、綜合統計司司長鄭躍聲表示,近年來隨著國內消費的不斷增長,我國進口奶粉的規模在持續擴大。今年上半年,我國進口奶粉44.5萬噸,增加了24.8%。

而據《新京報》報導,商務部研究院消費經濟研究部主任趙萍此前表示,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曾多次調降特殊配方嬰幼兒奶粉稅率,這是由於國內消費者對進口奶粉需求旺盛。隨著我國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進口奶粉已從此前的奢侈品轉變成為中等收入階層的必需品,因此關稅理應調降。

不過目前,進口奶粉在我國的「高價」已是人所共睹。據此前《南方週末》報導,2013年7月1日,發改委對合生元、多美滋、美贊臣、惠氏、雅培等多家奶粉企業進行價格反壟斷調查。稍後,惠氏、多美滋、美素、美贊臣、明一、合生元和貝因美等外資奶粉廠商紛紛宣佈將對產品降價。

不過,反壟斷大棒帶來的短期的降價效果能否持久仍有待觀察。而此次降低進口關稅稅率是否將對洋奶粉終端價格造成影響?

據《每日經濟新聞》報導,其實,從2013年1月1日起,我國已經調整了780多種進口商品稅率,特殊配方進口嬰幼兒奶粉關稅從20%降至5%。但根據此前多家媒體的報導,關稅下調並未撼動進口奶粉的高價,甚至有個別品牌進口奶粉還在醞釀漲價。

乳業專家王丁棉認為,關稅稅率下調並不會對終端奶粉價格造成影響。「目前我們市場的嬰幼兒奶粉有多種渠道,稅率有所不同,既有最惠國稅率,也有零關稅,比如我們與新西蘭簽訂協議,零關稅的奶粉12萬噸左右。」

「但是,我觀察了七八年,每次關稅稅率的下調,我國市場上嬰幼兒奶粉的市場終端價格並沒有下調。」王丁棉分析說,首先在整個產品的價格中,關稅所佔比例不多,對成本構成很少,所有每罐900克裝的洋品牌奶粉,成本都是85元左右,關稅影響不了整個價格。奶粉價格增加的環節主要在流通環節,從總經銷到分銷商再到代理商,層層都加價。「這種銷售方式不打破,價格難以改變。另外,很多品牌的奶粉最終價格設計都是以利潤來定價,降價沒有慣例,價格不提就是好事了。」

在王丁棉看來,進口奶粉價格降低的辦法只有採取直銷模式,砍斷流通渠道的利潤,比如採用網店或者平台營銷的模式。

明年 部分 嬰幼兒 嬰幼 奶粉 進口 暫定 稅率 下調 專家 不會 終端 價格 造成 影響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5533

食藥監總局:嬰幼兒乳粉所有生產環節要可追溯

http://www.infzm.com/content/97022

國家食藥監總局於12月25日召開《嬰幼兒配方乳粉生產許可審查細則》新聞發佈會。細則要求對嬰幼兒乳粉生產建立電子信息記錄系統,企業要確保產品所有環節都可有效追溯和召回。

《細則》中對質量安全追溯機制的建立引發關注。

中新網報導,在發佈會上,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食品安全監管司司長馬純良表示,恆天然事件後,為防範上游企業的系統性風險,所有生產嬰幼兒配方乳粉的企業必須要實施對原料供應商審核制度以及原料檢驗、使用記錄製度。

馬純良介紹說,嬰幼兒配方乳粉產品配方中除有生鮮乳或者乳粉之外還要使用一定的乳清粉或者濃縮乳清蛋白粉。由於我們國家現在沒有奶酪工廠,也就沒有乳清粉和濃縮乳清蛋白粉的生產。這部分原料我國現在全部依賴進口。今年的8月初,新西蘭恆天然的濃縮乳清蛋白粉檢出了肉毒桿菌,經過複檢認為是一起烏龍事件。

馬純良表示,現在細則要求所有生產嬰幼兒配方乳粉的企業必須要進行對原料供應商的審核制度,以及對原料的檢驗,和原料使用記錄製度,這些也是保證嬰幼兒配方乳粉原料質量的措施,保證企業所使用的乳清粉和乳清蛋白粉的質量安全。

證券時報網消息,國家乳製品質量檢驗中心主任姜毓君介紹,細則共分為適用範圍、生產許可條件審查、生產許可產品檢驗和其他要求四大部分,重點提高了企業質量安全管理、生產設備設施、原輔料把關、生產過程控制、檢驗檢測能力、人員素質條件、環境條件控制和自主研發能力等方面的要求。細則還要求,所有生產嬰幼兒配方乳粉的企業必須要實施對原料供應商審核制度以及原料檢驗、使用記錄製度。

據介紹,細則提出了與嬰幼兒配方乳粉生產相適應的質量安全管理模式,增加驗證、清場等規範程序,並將嬰幼兒配方乳粉分為嬰兒配方乳粉(0—6月齡,1段)、較大嬰兒配方乳粉(6—12月齡、2段)和幼兒配方乳粉(12—36月齡,3段)。

同時,為嚴格生產工藝的要求,細則規定了濕法工藝、干法工藝和乾濕法復合工藝三種生產工藝的基本流程和審查要求。新版細則規定,不再受理新建企業以基粉為原料,採用乾濕法復合工藝異地生產嬰幼兒配方乳粉的生產許可申請。

此外,新版細則第9點強調實現質量安全追溯,建立消費者投訴處理機制。細則要求,對嬰幼兒配方乳粉生產的關鍵工序或關鍵點形成的信息建立電子信息記錄系統。消費者應能夠從企業網站查詢到標籤、外包裝、質量標準、出廠檢驗報告等信息。企業要確保對產品從原料採購到最終產品及產品銷售所有環節都可有效追溯和召回。

對於原輔料把關方面,新版細則要求主要原料為生牛乳的企業,其生牛乳應全部來自企業自建自控的奶源基地,並逐步做到生牛乳來自企業全資或控股建設的養殖場;主要原料為全脂、脫脂乳粉的企業,應對其原料質量採取嚴格的控制措施,建立原料供應商審核制度,定期進行審核評估。

新版細則還對生產過程管理要求、生產條件要求、人員管理要求、產品配方管理、研發和檢測能力要求進行了嚴格和細化。

工信部要求嬰幼兒乳粉參照藥品管理

今年以來,國家著手整治嬰幼兒配方乳粉生產監管。今年5月31日,嬰幼兒奶粉問題便已經上了國務院常務會議。會議指出,要按照嚴格的藥品管理辦法監管嬰幼兒奶粉質量,鼓勵支持嬰幼兒奶粉企業兼併重組。

6月4日,工信部官方網站發佈《提高乳粉質量水平,提振社會消費信心》公告,表示將組織開展為期三個月(6月1日至8月31日)的嬰幼兒配方乳粉企業質量安全專項檢查,淘汰一批不符合國家產業政策和質量安全保障條件不達標的企業。

6月18日,工信部又召集127家奶粉企業開會,發佈了「雙提」行動方案,要求對嬰幼兒乳粉參照藥品管理,並鼓勵乳粉企業兼併重組。

6月20日,國家食藥監總局、工信部等九部委聯合發佈《關於進一步加強嬰幼兒配方乳粉質量安全工作的意見》。《意見》指出,將參照藥品管理辦法嚴格管理嬰幼兒奶粉,試行藥店專櫃銷售。

據《意見》,嬰幼兒配方乳粉質量安全監管全面升級,參照藥品管理辦法嚴格管理,生產過程嚴格執行五個不准:不准委託加工,不准貼牌生產,不准分裝生產,不准用同一配方生產不同品牌的嬰幼兒配方乳粉,不准使用牛、羊乳(粉)以外的原料乳(粉)生產嬰幼兒配方乳粉。

10月26日,「奶粉進藥店」正式在北京啟動,市民可通過設立在金象、永安堂等5家試點藥房的ATM機,「自助」購買嬰幼兒奶粉。

而此次細則的出台,則有望在制度層面上進一步嚴格嬰幼兒乳粉生產監管。

食藥 藥監 總局 嬰幼兒 嬰幼 乳粉 所有 生產 節要 可追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6470

「國外加什麼,我們也加什麼」 嬰幼兒奶粉配方的秘密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0681

千萬研發中國「好奶粉」

一罐900g的奶粉,光看標籤,似乎可以滿足家長對寶寶健康成長的所有渴望:大腦發育、腸道健康、骨骼發展、智力開發、潛能挖掘、情商塑造……

這些渴望通過一個個新奇的名字來實現:肌醇、牛磺酸、瑞護因子、DHA、膽鹼、核苷酸、核桃油、α乳清蛋白、益生元。這些有著一長串名字的化學物質改名換姓,催動著價格標籤上數字的不斷增長。

眾所周知,嬰兒配方奶粉設計理念是對母乳的模擬,通過分析母乳,瞭解其主要成分,再將各種配方原料添加進牛乳等中,使之基本滿足嬰幼兒的營養所需。按其定義,它並無神秘之處——所有的配方奶粉都是「僅用物理方法生產加工製成的液態或粉狀產品」。

但它的出現,對無數小生命來說是了不起的福音。19世紀初之前,得不到母乳喂養的嬰兒,從降臨人世之初便面臨著死亡威脅。1915年,美國著名醫生戈斯騰博格(Gerstenberger)發明了第一個以乳為基礎的嬰兒配方,世界上的嬰兒配方食品大多由此演變而來。

按東北農業大學食品學院教授李曉東的分析,國際嬰兒配方奶粉已經歷三個階段。第一代是基本營養型配方奶粉;第二代是加強營養配方階段,核苷酸、DHA、ARA、膽鹼、益生元等被逐漸添加到配方奶粉裡,它們是目前配方奶粉市場的主流;第三代是精確模擬配方階段,採用鮮奶製造工藝,液態鮮奶配方生產,保持乳品活性。

飽受奶粉困擾的中國,一直試圖為奶粉行業尋找出路。最近,中國政府及奶粉企業就發誓要開發「適合中國嬰兒成長」的「好奶粉」。

2014年5月,北京市科委將撥付北京三元集團1077.97萬元,用於「安全健康嬰幼兒配方乳粉的研究與產業化」研發項目。這是北京乃至全國政府首次為嬰幼兒奶粉研發專門立項,並撥付大額資金。

一時間,輿論嘩然。支持者認為,這種研究必要且緊迫,我國嬰幼兒奶粉的研發已經落後太多。反對者認為,國際標準放之四海皆準,中國不必過於強調人種差異,況且若按照目前透露的三元的研究計劃,政府的1000萬投入遠遠不足。

「有個好點的機器,自己回家也能做出來」

在業內學者眼中,嬰幼兒奶粉並不神秘。

對於嬰幼兒奶粉的配方而言,世界通行的原則是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CAC)執行的CODEX標準,這是由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WHO)和食品與農業組織(FAO)共同定期制定的一系列食品標準。

該標準在奶粉營養成分的組成和含量,衛生學標準如農藥和殺蟲劑的殘留量,致病菌的檢測,以至於包裝和標籤的表述上有嚴格要求。很多國家的標準都依此為藍本,根據國情做了微調。

在我國,嬰幼兒配方食品安全國家標準規定了必需成分和可選擇成分。必需成分包括蛋白質、脂肪、碳水化合物、維生素、礦物質這些嬰幼兒生長發育所必需的成分。而另一部分是可選擇添加的成分,其中包括膽鹼、肌醇、牛磺酸、左旋肉鹼等。沒有在「必需成分」和「可選擇成分」之列的,則需符合相關國家標準。

在沒有秘密可言的奶粉業,國內企業基本上是照搬國外。每當國外推出葉酸、膽鹼、牛磺酸等營養成分之後,國內企業很快就會把這些配方買來,學著加進自己的奶粉裡。

「國外加什麼,我們也加。」農業部資深乳業分析師、中國奶業協會理事陳渝說。

北京市乳品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三元食品副總經理陳歷俊也表示贊同,我國大部分產品仍處於模仿階段,自主創新少,僅僅參照國外相關產品配方,單純添加某種成分即成為自己的新產品,既缺乏科學準確的依據,也缺少應用評價結果的支持。

2013年,浙江中醫藥大學藥學院劉寧玉等人在對進口、國產各5個品牌的營養成分比較研究後發現,總體上,國產嬰兒配方奶粉與進口嬰兒配方奶粉中的各種營養成分含量總體上無顯著性差異,但從個別營養成分的絕對數值看,國產嬰兒配方奶粉比較注重添加維生素、核苷酸等有機小分子營養物質,而進口嬰兒配方奶粉比較注重添加鐵鈣等無機鹽類營養成分。

正如一位不願具名的乳企高管所言,配方研究分為基礎性研究和附加性研究。國外在很多年前就已經基本完成了基礎研究,中國的企業只不過是把很多已成型的技術,用在自己的產品上,做改良型的科研,因此國內外配方成分差別不大。

聖元集團董事長張亮也認可這點,他在此前參加南方週末健言沙龍時,曾玩笑著說,「中外奶粉品質上沒什麼區別,主要是微量元素的配比有些差異。而奶粉也不值那麼多錢,成本就值80元一袋,有一個好點的機器,自己回家也能做出來」。

「價格差距一下子就拉開了」

儘管各品牌奶粉配方差異不大,但若要佔領市場,奶粉企業均在「可選擇成分」上大動腦筋。

這些「可選擇成分」往往被企業冠以「特別」二字,以增加噱頭。各大品牌的奶粉企業最喜歡打的一個擦邊球是,某種成分有益,就等於奶粉有益,喝了奶粉寶寶就能直接獲得這種好處。

一個例子是,DHA可以補腦,則加入了DHA的奶粉也有益智作用,能使寶寶增強記憶力,變聰明。還有某奶粉品牌稱,其添加的國際專利益生元組合,「是真正能夠模擬母乳中天然存在的益生元的獨特配方」,「能天然增強嬰兒的抵抗力,延續母乳的保護」等。

不僅如此,添加越多特別配方成分的奶粉也會越貴。2013年,國內300元以上的超高端奶粉市場增長逾八成,遠超於其他價格區間。2007年起,眾多國內乳品企業,就已開始向傳統國外品牌佔領的國內中高端嬰幼兒奶粉市場發起進攻。

以近年來常出現在高端奶粉裡的OPO脂肪(一種經過技術改造,更貼近於母乳結構的脂肪)為例,國內企業通過申請新資源食品(指我國新研製、新發現、新引進的無食用習慣的,符合食品基本要求的食品,多為保健品)作為營養物質添加到配方奶粉裡。因為這類脂肪和母乳的脂肪結構類似,可以更好地促進營養物質吸收而廣受歡迎。

最早引進OPO脂肪的一家中國乳品企業高管告訴南方週末記者,「國外早就在用了,但我們想把這個引到國內開闢高端市場,價格差距一下子就拉開了。」

據他介紹,嬰幼兒配方奶粉的乳粉只佔到20%,乳清粉30%,剩下的都是各類添加的營養物質。「本來添加的東西都差不多,但是為了找到新的賣點和競爭力,大家都去研究國外到底添加了哪些。」

和藥品一樣,國外新成分的研發過程會耗費相當長的時間和精力,即使是購買國外的技術、原料,運用到本國產品上,也要進行相當長時間的改進。因此,真正添加的新配方並不是價格增加的關鍵。關鍵是,從尋找到這一新配方,到應用這一艱難過程的附加成本。

因此,一旦奶粉企業找到了新的配方,並且應用成功,價格就會陡升。現在,市場上凡添加了OPO脂肪的奶粉,如合生元、貝因美、惠氏等品牌的高端系列,一罐價格都會在300-400元。

「原料會貴,但也有理由賣個好價錢。」上述高管毫不掩飾成分添加帶來的市場價值。

配方越多元,未必越好

從商家利益角度,特別配方的提出是為了大打商業概念,而從營養學的角度,配方越多元,未必越好。

「營養是整體的效果,如果你不缺這個,吃了不一定有效果。如果你缺,可能才會有效果。」中國農業大學食品學院副教授范志紅願意用木桶原理來解釋——最短的那塊板決定了水桶的容量,同樣,最缺乏的營養素,才決定孩子營養的整體均衡度。

范志紅不建議家長過於擔心孩子缺乏這樣那樣的營養素,「只要孩子看起來活潑健康,整體狀態很好,就證明是健康的,不用單純計較體重和身高。」

但即便這些成分都非常有益,也不代表每家企業都能做好。

據瞭解,現階段,我國仍以產品質量檢驗為主要手段,而乳及乳製品富含的蛋白脂肪維生素生物活性肽等,極易受到養殖環境、加工操作和儲運過程的影響,一些富含營養的配方成分,極有可能在一系列的操作後反而改變了功能結構。

乳業專家王丁棉認為,全球嬰幼兒奶粉的營養指標基本一致,國際公認可以添加的營養元素也需要經過大量的臨床證據和科學論證。

北京軍區總醫院附屬八一兒童醫院名譽院長丁宗一,也是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國際專家組核心組成員,他曾參與了2007年的CODEX標準修訂。在當年討論時,丁宗一所在的專家組就得出結論,嬰兒配方粉中成分的含量應達到營養的目的或產生其他益處,在加入非必需成分或所加成分的含量超出必需量後,會增加嬰兒代謝和其他生理功能的負擔。2012年4月,一度被譽為「21世紀的保健食品」的牛初乳,就因缺乏作為嬰幼兒配方食品原料的安全性資料,被我國衛生部門禁止添加在嬰幼兒奶粉中。

「不是都添加進去了就是好,怎麼添加,添加多少,怎麼混合,這些技術問題直接會影響到奶粉最終的營養質量。」陳渝說道。

母乳研究嚴重滯後

事實上,在商業推動配方不斷多元和進入市場的背後,隱藏著長久以來被忽視的真問題——我國的母乳研究嚴重滯後。這才是導致企業無法自主創新,只能照搬國外的真正原因。

相比發達國家來說,在嬰幼兒奶粉的研發上,中國差距明顯。大家都知道通過分析理化指標和細胞學研究,通過人及動物實驗和連鎖實驗證明產品的有效性,證明適合人種,適合本國人才是最有效的。但這種有效性,幾乎從未證明過。

以母乳及產品效果的研究為例,國內道路漫長。陳歷俊此前對南方週末記者說,中國現有對母乳的研究,大多用的還是1980年代的數據,主要關注蛋白質、脂肪、碳水化合物等成分的含量。而國外奶粉大品牌都在持續研究母乳,讓產品不僅模擬母乳的組成,還模擬母乳喂養效果。

「說實話,一千萬根本不多,很多設備都是幾百萬的。」陳渝說。

國外母乳庫已有超過100年的歷史,美國有6個國家級乳品研究中心,每賣一磅牛奶就會提取1美分用於乳品科學研究。中國直到2013年,才在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與南京成立了兩家母乳庫,數據嚴重不足。

「在沒有做成之前,就先學著國外的。」中國畜產品加工研究會乳品專業委員會副主任羅永康說。

事實上,在驗證嬰兒配方奶粉安全性、營養學益處和適宜性方面,嬰幼兒喂養試驗的跟蹤調查必不可少。

一個例子是,某歐美奶粉品牌,在每次配方改進時,都要對超過一萬名嬰兒進行長時間的跟蹤研究,內容包括嬰幼兒存活率、骨骼發育、消化系統、大腦發育和免疫系統等諸多方面,不僅考慮配方奶粉對嬰幼兒生長發育的影響,並且全方位考慮奶粉對智力、免疫,甚至啼哭、吐奶和大便等多方面的影響。

這也是三元的研發項目中提及的內容,這一項目不僅包括對母乳成分組成的分析、營養代謝的研究,也包括對產品奶粉喂養效果的跟蹤調查。

但一些專家對項目實施難度提出了擔心。廣東出入境檢驗檢疫局檢驗檢疫技術中心的相關負責人向南方週末記者解釋,幼兒喂養試驗調查很不容易,要求幼兒身體素質很相似(最好雙胞胎)、生活方式基本完全相同,而且要幾年的觀察檢查。

在丁宗一看來,這一切都是兒科的基礎工作,企業很難完成。要制定符合中國嬰幼兒的配方粉,有賴於兒科臨床研究的生長發育數據,據此判斷營養需求,再做界值點劃定。

「配方不應該是企業做出來,而應該是研究嬰幼兒特殊營養的醫生。」中國奶業協會乳製品工業委員會副主任顧佳升也同意上述觀點。

當然,在更多營養學者的眼中,配方奶粉可能沒有想的那麼重要。

范志紅提醒道,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建議母乳喂養到兩歲,實際上6個月以後就可以吃天然食物了,奶不再是主要的營養來源,合理膳食就能滿足幼兒對各種營養的需要。一兩歲時,鮮奶、酸奶都可以飲用,奶粉基本上不需要了。「但奶粉商希望你吃一輩子奶粉。」

國外 什麼 我們 也加 嬰幼兒 嬰幼 奶粉 配方 秘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9506

那些「落榜」的嬰幼兒乳粉企業 真正退出只有一成 乳業洗牌效果不彰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1984

南方週末記者調查發現,並非如現有媒體報導所言,51家「落榜」企業都將被淘汰,其中真正退出嬰幼兒奶粉行業的企業只有14家,約佔行業總數的一成。

51家「落榜」企業可分為四種類型:大型乳業集團藉機調整或轉移產業鏈佈局;晚提交審核、申請延期審查的中型企業正在陸續或等待拿到新證;徹底放棄生產嬰幼兒奶粉,申請註銷許可證,轉為其他產品生產;未通過審查,不能再生產嬰幼兒配方乳粉。

淘汰一半?三成?

一場「乳業最嚴大考」,令51家企業暫時無緣嬰幼兒乳粉生產了。

近日,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以下簡稱食藥總局)公佈了嬰幼兒配方乳粉生產企業的換證審查結果:截至2014年5月29日,在133家被審查企業中,82家(下稱「新名單」)通過了換證審核,它們共生產嬰幼兒配方乳粉產品品種1638個,新證有效期都到2017年。

一年前,按照食藥總局2013年第20號公告,全國共有128家嬰幼兒配方乳粉生產企業(下稱「舊名單」)獲得生產許可證。

事實上,在這場被視為「經歷過的最嚴格的考試」中,真正退出行業的企業只有14家,約佔行業總數一成。

而在換證之前,坊間傳聞一直未停,「將淘汰三成企業」、「或淘汰一半」。這令行業一度陷入緊張。

食藥監總局統計數據顯示,為了迎接這次「大考」,82家企業投入近35億元。「去年國產奶粉的銷售額為350億元左右,有人說,國有企業把去年一年的利潤投入到整改中了。」資深乳業分析師雷永軍笑談道。

事實上,最嚴大考遠沒有想像中的嚴苛和難通過,換句話說,這只是行業正常的換證審核。

據瞭解,2006年和2010年,國家也曾組織過兩次大規模的認證審查。三鹿事件之後,政府迅速制定一系列政策法規,對乳品產業鏈進行整頓改造。中國乳業協會理事長宋崑岡還記得,2010年的審核中,一部分企業被清理出局,當年底,全國有嬰幼兒配方乳粉生產許可證的工廠共139家。

而一些勉強通過的企業,則直接放棄申領新證。新的審查標準看似多了不少條目,但「上一次的要求和這一次的要求沒有特別本質的變化。」雷永軍說。

國家食藥總局副局長滕佳材也公開解釋了社會誤讀,他強調,審核並非是要加速乳製品業重組併購、強制企業退出,「我們對這些企業不是一棍子打死,而是準備了諸多柔性退出之路」。在他看來,不符合細則規定的乳製品企業,可以轉產做成人奶粉或乳製品。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場「最嚴審核」是因為「暫停核准」。

2013年6月,「加強嬰幼兒配方乳粉質量安全工作媒體座談會」上,工信部消費品工業司副巡視員高伏做了明確的說明,所謂的「嚴格核准」其實就是「暫停核准」。

「兩年內,就是在『十二五』期間,不再核准新建的嬰幼兒配方乳粉企業項目,是暫時停止新的核准。」高伏解釋。

基於此,一些企業擔心萬一不通過之後,短期內難以獲得新證,因此格外慎重。

「整體評價這件事,還是正面積極的。中國以前對工廠的管理只看結果,不看過程。這種排除是我們對隱患做一次排查。是有必要的,但沒有必要搞得太過分。」雷永軍說。

就「上榜」企業而言,新舊名單中沒有變化的有69家,大企業「毫髮無損」。其中,國產品牌中,蒙牛、伊利、聖元、三元、貝因美等如期上榜;知名「洋奶粉」在華企業也全部上榜,包括美贊臣、多美滋、惠氏、雅培、雀巢五家。

但真正的影響會在一些具體細節上。

比如,在嬰幼兒配方乳粉原料配方上,將會有大幅削減。按照新規,企業不得使用相同的原料、輔料構成同一種配方,生產不同產品名稱的嬰幼兒配方乳粉。以上海市為例,原來3家企業有300餘種配方,現在分別減少至21、33、33種,另1家企業變成4種配方。

另一個較為明顯的趨勢是,濕法工藝會佔到更加重要的地位。從生產工藝看,換到證的企業裡有42家使用乾濕復合工藝,27家是濕法工藝,只有13家是干法工藝。

而按省份對比,一些地區出現了較為明顯的變化。

首先,乳業大省繼續保持強勢地位。一直以來擁有嬰幼兒奶粉企業最多的省份是黑龍江和陝西,在換證審核之前,分別達到了40家和19家。新證審核之後,黑龍江減少至25家,陝西減少至14家。但總數仍繼續領先,兩省相加幾乎佔全國的半壁江山,達48.7%。

顯著減少的省份有廣東、內蒙古和福建。廣東從原本的10家變為現在的5家,內蒙古從7家減至2家,福建也從4家減至1家,但福建的貝登嬰幼兒營養品有限公司相關人士告訴南方週末記者,他們已經在6月初順利拿到新證。其中,廣東省5家企業因暫不能達到新細則要求,申請了2年的停產整改時間;另外,1家生產企業的證書被註銷。

企業數量換證前後沒有變化的有吉林、江蘇、安徽、山東、湖南、廣西、甘肅。此外,換證之後,不減反多的地區集中在河北和遼寧兩省,河北增加了1家,遼寧增加了2家。

他們為何「落榜」?

相比上榜企業而言,「落榜」企業信息少得可憐,多是一些小型乳品企業。對比新舊兩份名單可以發現,51家「落榜」企業情況卻各有不同。

南方週末記者一一聯繫了這51家企業,其中20家企業給出明確回應。需要指出的是,並非如現有的報導所言51家「落榜」企業都將被淘汰。貝登乳業、美廬乳業、黑龍江龍丹乳業稱,6月初已經拿到新證。另有9家企業回應說,預計在一個月內拿到證。經過多方採訪分析有如下四種情況:

第一類:大型乳業集團藉機調整或轉移產業鏈佈局。

這一類的代表主要是伊利、雅培、貝因美、雅士利、完達山等公司。因為希望藉機調整產業佈局,其部分子公司不再生產嬰幼兒乳粉,也不再申領新證。而按照食藥總局新規定,集團不再集中組織生產,由下屬廠家申請。原來擁有許可證的集團層面也將不再擁有許可證。

比如,伊利集團的四家工廠沒有再申請新的生產許可證。其中,石河子伊利乳業公司和黑龍江伊利乳業公司作為原料粉企業,只單純生產基粉。杜爾伯特伊利乳粉有限責任公司武漢分公司不再生產嬰幼兒配方奶粉,因此也不需要申請新的生產許可證。而伊利旗下其它嬰幼兒奶粉生產工廠都順利通過了考核。伊利集團也不再單獨擁有許可證。

另有五家企業,黑龍江雅士利乳業有限公司、山西雅士利乳業有限公司、北安完達山乳品有限公司、黑龍江省完達山乳業股份有限公司八五一一分公司以及黑龍江省完達山乳業股份有限公司軍川分公司,也都只是生產基粉,因此不再有新證。類似的轉為生產基粉的企業有14家。

廣東唯一註銷證書的嬰幼兒配方乳粉企業為雅培廣州公司。此前雅培也稱,企業將關閉廣東工廠,並搬至浙江嘉興,此次註銷證書亦是主動申請。新榜單中雅培(廣州)營養品有限公司消失,變為雅培(嘉興)營養品有限公司。

第二類:晚提交審核、申請延期審查的中型企業正在陸續或等待拿到新證。這類企業共包括23家企業。

這其中又分為兩類,一類是在2014年5月31日大限後才陸續拿到新證。比如貝登(福建)嬰幼兒營養品有限公司,在南方週末記者2014年6月20日向其核實時,他們已經通過當地食藥監局的審查並拿到新證。之前並沒有拿到證的原因是,「提交審核時間較晚」。

而四川阿壩若爾蓋高原之寶犛牛乳業的審核延遲也事出有因。「我們是全國唯一一家犛牛奶企業,犛牛奶審核走的程序比普通嬰幼兒奶粉複雜,有專門的標準,還需要補充附加材料。現場審核和抽樣檢查都通過了。只在等最後發證了。」高原之寶企業相關負責人陳先生說。

另一類是本身的工廠不達標,正在積極整改。申請延期的企業可以暫時保留生產許可證編號,但整改之路也並不容易。一方面企業需要投資大量財力物力建設廠房,另一方面,根據規定,企業想要重新通過申請,需要停產整改,只能銷售5月31日前生產的奶粉。

比如,未通過名單中的恆信樂健(廈門)生物技術有限公司6月開始積極改造GMP(良好生產規範)車間。他們希望盡快完成,再繼續申請新證。

據南方週末記者不完全統計,廣州柏賽羅藥業有限公司、河南金元乳業有限公司、呼倫貝爾友誼乳業、陝西凱達乳業有限公司、陝西聖唐秦龍乳業有限公司、西安喜洋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陝西紅旗乳業科技有限公司、陝西金牛乳業有限公司等9家都將在一個月內陸續拿到新證。

「這23家延期審查差不多都會拿到證,有些是工廠已通過,產品檢測沒完成。」雷永軍說。

第三類:徹底放棄生產嬰幼兒奶粉,申請註銷許可證,轉為其他產品生產。共有9家自願申請註銷生產許可證。

據雷永軍分析,註銷的原因主要有三類:建設了新工廠、生產設備陳舊、本身產量低以及轉產。

酒泉市好牛乳業食品有限公司就是其中之一,「我們2009年就不再生產嬰幼兒配方奶粉了,從那時起就只有一個證而已,現在證也不準備拿了。」該公司相關負責人說。酒泉好牛原本生產貼牌「三鹿」奶粉,2008年受「三鹿」嬰幼兒配方奶粉事件影響陷入困境。

而云南新希望鄧川蝶泉乳業有限公司也因專注液態奶,放棄了嬰幼兒奶粉市場,並沒有申請新證。有些企業註銷是因為建設新工廠,比如前文提到的雅培(廣州)營養品有限公司。

第四類:未通過審查,不能再生產嬰幼兒配方乳粉。

這類企業共有5家,基本上都是小型乳品企業,在2013年的審核中就勉強通過,這次審核加嚴之後自動退出市場。南方週末記者發現,這些企業很多無法聯繫到,如一家企業的400電話已經處於欠費狀態,更有甚者連企業網站都沒有。

兼併重組的信號

值得注意的是,不在舊名單上,但在新名單上「突然」出現的企業有5家。包括石家莊君樂寶太行乳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君樂寶)、遼寧輝山乳業集團(錦州)有限公司、飛鶴(龍江)乳品有限公司、長沙素加營養品有限公司、臨夏州燎原乳業有限公司。這些企業或是行業新「入局者」,或是乳企兼併重組的結果。

其中,2014年新進入嬰幼兒奶粉市場的君樂寶,由於打破了常規的銷售渠道和高價格局,全部採用網絡銷售、電話直營模式,被視為行業「攪局者」。

此外,隨著市場變化,為加強企業實力,不少企業開始進行兼併整合。2014年6月,由工信部編制的國內嬰幼兒奶粉行業重組方案正式公佈,根據規劃到2018年底將形成3-5家銷售額超過50億元的企業,並明確規定兼併重組主體必須「以生鮮乳為主要原料生產嬰幼兒配方乳粉,且所用奶源全部來自企業自建自控奶源基地」。

細查新舊名單可以發現,西安貝多營養食品有限公司多了「銀橋」兩字,變為西安銀橋貝多營養食品有限公司。遼寧輝山乳業集團(秀水)有限公司則是在英雄乳業和輝山乳業分手後,由原來的英雄輝山(瀋陽)營養品有限公司更名而成。

2014年2月,飛鶴乳業宣佈控股收購國內排名第一的羊奶粉企業——陝西關山乳業,成為國家兼併重組政策實施以來首家牛羊跨界合作的併購。因此舊名單裡的「陝西關山」變為如今的「陝西關山飛鶴」。此外,飛鶴還全面收購了吉林艾培特,因此艾培特也不再擁有許可證。

湖南亞華從名單中消失也事出有因,2014年1月,合生元宣佈以3.5億元收購長沙營可營養品有限公司100%股權,旗下擁有品牌湖南亞華,這家公司正是為合生元的新品牌「素加ADIMIL」提供了生產線。有業內人士表示,合生元這次收購長沙營可,主要就是收購其嬰幼兒配方乳粉生產許可證和生產線,因為國家不會再新批許可證。

但這並不代表,將會出現大型的兼併潮。

「到現在為止,我還沒看到一個非常有價值的併購。」據雷永軍分析,奶粉市場的三個關鍵因素是生產能力、品牌和渠道,因此大企業並不會併購特別差的企業。

他也對現在的重組模式表示了擔心。在他看來,工信部對前十家企業的扶持違背了市場的公平原則。被選中的企業本來就是強者,再去扶持強者,對弱小者不公平。而且,濕法工藝對奶源的半徑是有要求的。

(劉俊對此文亦有貢獻)

那些 落榜 嬰幼兒 嬰幼 乳粉 企業 真正 退出 只有 一成 乳業 洗牌 效果 不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5004

嬰幼兒奶粉增長率或“腰斬” 乳企逆勢擴充產能存隱憂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5/4618506.html

嬰幼兒奶粉增長率或“腰斬” 乳企逆勢擴充產能存隱憂

一財網 何天驕 2015-05-15 15:41:00

陳煒向透露,在經歷了長達十多年的快速增長後,嬰幼兒奶粉市場的增長率會從此前年複合增長率16%下降到7%~8%之間。大量乳企這兩年忙於擴充產能,這些擴大產能的項目將於2016年開始投產,將會在每年新增約41萬噸的嬰幼兒奶粉的產能,相當於2013年中國市場總量的65%,新增的產能將大大加劇市場競爭,嬰幼兒乳企的盈利水平恐遭“劫難”。

嬰幼兒奶粉多年兩位數增長或將終止,這或將對繼續高速擴充產能的嬰幼兒奶粉企業帶來較大沖擊。

5月15日,荷蘭合作銀行發布報告指出,中國嬰幼兒奶粉市場未來五年增速將大幅放緩。荷蘭合作銀行食品級農業研究咨詢部陳煒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透露,在經歷了長達十多年的快速增長後,嬰幼兒奶粉市場的增長率會從此前年複合增長率16%下降到7%~8%之間。中國嬰幼兒奶粉市場增幅將被腰斬的同時,大量乳企這兩年忙於擴充產能,這些擴大產能的項目將於2016年開始投產,將會在每年新增約41萬噸的嬰幼兒奶粉的產能,相當於2013年中國市場總量的65%,新增的產能將大大加劇市場競爭,嬰幼兒乳企的盈利水平恐遭“劫難”。

在陳煒看來,國內外嬰幼兒奶粉企業在中國“輕松賺錢已成為過去”,中國嬰幼兒奶粉市場將面臨新常態:高速增長已成歷史,未來不太可能繼續保持強勁增長的態勢。在2000年~2013年之間,中國嬰幼兒奶粉市場的基礎較薄弱,因此市場持續了十多年的高增長,而這部分高增長中,外資品牌占據了中國嬰幼兒奶粉市場增長的最大份額。其中,進口嬰幼兒奶粉年複合增長達到24%,遠超過國內平均年複合增長率。目前,嬰幼兒奶粉中,進口量占據市場20%以上份額,加上國內的奶粉奶源以及乳清粉大都是使用了國外的原料,所以整個進口奶粉對中國嬰幼兒奶粉市場的滲透率遠超過20%。

對於嬰幼兒奶粉市場增幅大幅放緩的原因,陳煒表示:“盡管中國放寬了‘獨生子女’政策,但是生育率卻不大可能會因此大幅上漲。同時,中國的綜合經濟增長與過去十年相比會相對放緩,所以,預計中國嬰幼兒奶粉增長率會大幅降低。”

事實上,除了出生率因素外,母乳餵養意識的增強也是限制嬰幼兒奶粉繼續高增長的重要原因。過去數年,由於生活節奏加快,對獨生子女的重視,以及乳企大量宣傳嬰幼兒奶粉的作用,讓中國嬰幼兒的母乳餵養率大幅下跌,根據世界銀行的測算,中國嬰幼兒純母乳餵養率(六個月內嬰兒的百分比)從1998年的67%下跌到目前的28%以下。

母乳餵養率的下降也讓我國嬰幼兒人均嬰幼兒奶粉的消費量(0~36個月的嬰幼兒)從1.6公斤上升到了2013年的12.9公斤(歐睿及荷蘭合作銀行估算),這一數據遠超過了美國(8公斤)、日本(不到8公斤)和西歐(10公斤)。嬰幼兒奶粉人均消費量繼續上升難度較大,甚至隨著母乳餵養意識的覺醒,人均消費量很可能出現下滑。嬰幼兒人口基數增長放緩。人均消費量也很可能下降,兩個因素影響下,嬰幼兒奶粉市場上漲空間將很有限。

市場增幅“腰斬”的悲觀預計下,嬰幼兒奶粉企業卻並沒有及時作出相應的調整,恰恰相反,大量嬰幼兒奶粉生產線正在上馬。許多中國的乳制品公司紛紛在國內及海外投資,進一步擴大產能,這些項目將於2016年開始投產,投產時間正好處於我國嬰幼兒奶粉增速大幅放緩的階段,並且增加的產能相當於2013年中國市場總量的65%。業內人士擔心,巨大產能建設後,產能利用率將會很低,勢必拉低嬰幼兒奶粉企業的盈利水平。“一般來說,對於嬰幼兒配方奶粉企業至少維持50%~60%的使用率,可以基本保障盈虧平衡,而新投資項目投資回報率將不如以前,甚至很多生產線可能低於盈虧平衡點。”一位行業分析人士指出:“不排除會有一批企業營收、利潤出現下滑,未來幾年主業專註嬰幼兒奶粉的乳企業績表現堪憂,投資者需警惕。”

不過,陳煒也表示:“目前國內外很多奶粉制造商正在進行戰略調整,以應對全新市場環境的挑戰以及法規的不確定性。但可以肯定的是,嬰幼兒奶粉市場輕松賺錢的時代顯然已經結束了。”

編輯:陳姍姍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嬰幼兒 嬰幼 奶粉 增長率 增長 腰斬 乳企 逆勢 擴充 產能 隱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5431

42批次嬰幼兒配方乳粉不合格 多為羊奶粉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1081

2015年4月17日,廣西柳州市監管人員在超市開展奶粉專項檢查。 (CFP/圖)

8月4日,國家食藥監總局公布了最新一批針對嬰幼兒配方乳粉開展專項監督抽檢的不合格名單。

結果顯示,今年5-6月,該總局抽檢了國產樣品465批次,結果檢出不合格樣品42批次。其中,不符合食品安全國家標準,存在食品安全風險的樣品11批次;不符合產品包裝標簽明示值,但不存在食品安全風險的樣品31批次。抽檢進口樣品121批次,未檢出不合格樣品。

此次抽檢覆蓋了國內85家在產企業,上述有問題的11批次樣本中,涉及6家企業。包括西安喜洋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陜西聖唐秦龍乳業有限公司、合水縣古象奶業有限責任公司、肇州縣搖籃乳業有限責任公司、黑龍江辰鷹乳業有限公司、西安宏興乳業有限公司。

值得註意的是,食藥監總局指出,檢出不合格樣品的企業都是中小企業,樣品多屬嬰幼兒配方羊奶粉。

據了解,目前奶食品有牛奶、馬奶、山羊奶等。而嬰兒用羊奶粉,是用山羊奶蛋白質作為蛋白質來源、加工生產的嬰兒配方奶粉。有業內人士認為,羊奶粉和牛奶粉最大的區別,是蛋白質來源不同。

不過,廣東省奶業協會顧問、原中國奶業協會常務理事王丁棉對每日經濟新聞表示,從目前市場情況來看,無論生鮮乳還是奶粉,羊奶的價格都要高於牛奶多倍。這是因為一方面與牛奶相比,羊奶與母乳更接近,且羊奶的營養價值高於牛奶;另一方面則受限於有限的資源。

“羊奶有望在2020年和牛奶實現五五開,即乳產品市場牛羊奶各占百分之50%市場份額。”中國農業部奶山羊研究生主任、西北農林科技大學教授曹斌雲教授曾對媒體表示。

在王丁棉看來,目前羊奶粉價格也存在虛高問題,這也影響了羊奶粉市場的發展。但由於市場消費和羊奶產量增長緩慢,不少廠家都是小規模生產,導致羊奶的標準遲遲未能出臺。但現今的國家抽查檢驗中,並沒有區分牛乳和羊乳這一項。

“希望盡快制定出羊奶標準,杜絕摻入牛乳等現象。並且,企業自身也要加強監管,加強對原材料等的檢測,提高產品質量。”王丁棉建議。

此外,這並不是第一次發現羊奶粉出新問題。今年6月23日,羊奶粉就曾被曝問題。據法制周末消息,食藥監總局公布了今年第二季度嬰幼兒配方乳粉專項抽檢結果,涉及到陜西飛鶴關山乳業、西安飛鶴關山乳業和陜西唐秦龍乳業3家企業的7批次嬰幼兒配方羊奶粉不合格。

其中有6批次產品系飛鶴關山的產品,飛鶴乳業作為飛鶴關山的控股股東之一當天即作出官方回應,稱在第一時間責令並督促關山乳業全面無條件召回所有相關批次產品,並已進行停產整改、內部全面排查,並由飛鶴乳業向關山乳業派駐整改工作組。

對此,有專家指出,我國羊奶粉現處於起步階段,生產企業基本集中在陜西。起步晚發展快的同時,很多問題也開始顯現,未來企業在管理、產品監控、原料管控等各方面存在漏洞,另外廠家的生產工藝、生產設備也都需要提高。

42 批次 嬰幼兒 嬰幼 配方 乳粉 合格 多為 為羊 奶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6204

減少企業惡意競爭 我國將限制嬰幼兒乳粉配方數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5008.html

許多父母在采購奶粉時經常看到琳瑯滿目的品牌和包裝,但在不同價位之間,不同品牌之間,該買哪種?

為了解決我國嬰幼兒乳粉配方過多、過濫,配方制定隨意、更換頻繁等問題,6月8日,國家食藥監總局發布《嬰幼兒配方乳粉產品配方註冊管理辦法》(下稱《辦法》)。《辦法》自今年10月1日起施行。

目前中國有103個嬰幼兒配方乳粉生產企業共有2000個配方,個別企業甚至有180余個配方。嬰幼兒乳粉配方過多、過濫,配方制定隨意、更換頻繁等問題突出,存在一定的質量安全風險隱患,造成消費者選擇困難。

食藥監總局相關負責人表示,國內許多企業采取“類似配方、不同品牌、加大宣傳、擴大市場”的銷售策略,即簡單把一個配方的組成成分及含量略作改變形成過個“新配方”,生產不用產品不同品牌,然後在不同渠道銷售,通過擴大宣傳誤導消費者購買,造成消費者選擇困難。《辦法》要求每個企業原則上不得超過3個配方系列9種產品配方,旨在通過限制企業配方數,減少企業惡意競爭,梳理優質國產品牌,讓群眾看得清楚,買的明白。同時《辦法》允許同一集團公司全資子公司可使用集團公司內另一全資子公司已經註冊的產品配方。

《辦法》要求,參照藥品管理,明確我國境內生產銷售和進口的嬰幼兒配方乳粉產品配方均實行註冊管理,並嚴格限定申請人資質條件。只有具備相應的研發能力、生產能力、檢驗能力,符合粉狀嬰幼兒配方食品良好生產規範要求,實施危害分析與關鍵控制點體系,對出廠產品按照法律法規和嬰幼兒配方乳粉食品安全國家標準規定的項目實施逐批檢驗的嬰幼兒配方乳粉生產企業,才能申請產品配方註冊。

同時《辦法》規範標簽標示,解決宣傳亂象,要求申請人註冊時一並提交標簽和說明書樣稿及標簽、說明書中聲稱的說明、證明材料,並對標簽和說明書表述要求作出細致規定。如,對產品中聲稱來源國、原料乳粉等原料來源的,要求如實標明具體來源地或者來源國,不允許使用“進口奶源”“源自國外牧場”、“生態牧場”“進口原料”等模糊信息,不允許在標簽和說明書中明示或者暗示“益智、增加抵抗力或者免疫力、保護腸道“等,不允許以”不添加”、“不含有“、”零添加“等字眼,強調未使用或不含有按照食品安全標準不應當在產品配方中含有或使用的物質,不允許標準虛假、誇大、違反科學原則或者絕對化的內容;不允許標註與產品配方註冊的內容不一致的聲稱等。

《辦法》出臺將提升嬰幼兒配方乳粉行業準入門檻,配方、品牌亂象將有較大改善,品牌集中度進一步提升,市場競爭環境更加趨於良性,有利於形成中國嬰幼兒配方乳粉行業健康發展的新格局。

減少 企業 惡意 競爭 我國 限制 嬰幼兒 嬰幼 乳粉 配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9377

官方將抽檢進口嬰幼兒配方乳粉 不符合要求禁止進口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7297.html

國務院食安辦等17部門14日在京召開“全國食品安全宣傳周”,農業部農產品質量安全監管局巡視員廣德福在會上表示,“我們的監測結果顯示農產品質量安全水平總體向好。”

據其介紹,在今年1-5月份,農業部共抽檢了全國31各省、市、區、152個大中城市、5大類食用農產品、92個品種、22056個樣品,檢測指標94項,監測樣品總體合格率胃97.2%。其中蔬菜、水果、茶葉、畜禽產品和水產品監測合格率分別為96.8%、92.9%、99.7%、99.3%和96.3%,畜產品瘦肉精監測合格率99.9%。

“目前農業部按照國務院食安委的統一部署,大力推進農獸藥使用及殘留、違禁物質‘瘦肉精’等非法添加、畜禽屠宰等7項專項整治行動,持續加強預測預警,創新監管模式,推進國家農產品質量安全縣創建。”廣德福表示。

將抽檢進口嬰幼兒配方乳粉

近年來,進口食品農產品貿易持續快速增長,據WTO統計,2011年我國已是全球第一大進口食品農產品市場,進口食品農產品貿易額從2006年的320.7億美元增長到2015年的1159.2億美元,10年增長了3.6倍。

質檢總局進出口食品安全局副局長林偉表示,2016年1-5月份,全國出入境檢驗檢疫機構共檢驗檢疫從174個國家或地區進口的食品49.8萬批、1618.6萬噸;176.3億美元。共檢出不合格進口食品1311批、2.9萬噸;2518.0萬美元。不合格進口食品涉及23類產品,主要是不合格種類為糕點餅幹類、飲料類、糧谷及制品類等。不合格進口食品涉及14類不合格原因,其中主要不合格原因為:食品添加劑超量或超範圍使用、微生物汙染、品質不合格等。

林偉表示,目前已經制定了《2016年進口嬰幼兒配方乳粉專項監督抽檢計劃》,做到5個全覆蓋,即覆蓋所有嬰幼兒配方乳粉輸華國家、覆蓋所有嬰幼兒配方乳粉輸華生產企業、覆蓋全部生產日期、覆蓋所有嬰幼兒配方乳粉產品,對首次進口的嬰幼兒配方乳粉,開展覆蓋國家標準規定的全項目檢測,對後續批次進口的產品,開展國家標準規定項目的輪檢。自2016年5月13日起至8月13日止,對所有進口嬰幼兒配方乳粉,按生產日期抽樣,開展標準規定的約40個項目的檢測,不符合國家標準規定要求的,一律禁止進口。

2016年1-5月,全國出入境檢驗檢疫機構從14個國家的進口乳制品中檢出不合格產品共計83批、170.6噸。32.8萬美元,其中包裝不合格、品質不合格、食品添加劑超量或超範圍使用為主要原因,占不合格總批次的7成。安全衛生問題中,海藻鈣、酵母核苷酸等食品添加劑超量或超範圍使用,大腸菌群、黴菌、酵母菌等微生物汙染等問題較為突出。

“對於上述檢出的不合格進口食品,出入境檢驗檢疫機構均按照有關規定做退運或銷毀處理,未進入國內市場。”林偉表示。

存二次抽檢不合格企業

在食品安全周會議上,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食品監管三司司長王紅喊話了16家企業,這16家食品生產經營單位在將近半年內連續2批次以上樣品抽檢不合格:黑龍江農墾英博華威乳業有限公司生產的4批次嬰幼兒配方乳粉品質指標不合格、加比力(湖南)食品有限公司生產的3批次嬰幼兒配方乳粉品質指標不合格、重慶禦味緣食品有限公司生產的3批次水果制品食品添加劑項目不合格、山東省武城縣豐利食品有限公司生產的2批次糕點食品添加劑項目不合格、海南鴻琛工貿有限公司生產的2批次水果制品食品添加劑項目不合格等。

“再次公布這些情況就是要告誡食品生產經營者,應當認真落實《食品安全法》的規定,切實履行主體責任,加強食品生產經營管理,嚴格控制產品質量,保證食品安全。我們也再次重申,食品藥品監管部門對不嚴格執行《食品安全法》法律法規,不嚴格執行食品安全標準,特別是連續出現食品安全問題的生產經營者進行從嚴處罰。”王紅表示。

“同一網絡食品交易第三方平臺也存在多批次抽檢不合格的問題,對上述情況,相關省級食品藥品監管部門已依法責令企業采取下架、召回、停產停業、整頓等措施控制風險,並向社會公布結果。上述多次不合格項目以食品添加劑超範圍、超限量使用和品質指標不合格為主。”王紅表示。

同時王紅發布了國家食藥監管總局2016年1—5月組織監督抽檢並公布了5447批次樣品信息,其中不合格96批次,上述信息已經全部在總局網站上公布。

官方 抽檢 進口 嬰幼兒 嬰幼 配方 乳粉 符合 要求 禁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238

媽媽們註意!史努比、嬰姿坊等嬰幼兒服裝多項指標未達標

安徽省消費者權益保護委員會近期對29個品牌的嬰幼兒服裝進行了比較試驗。試驗結果顯示,29個樣品中,“史努比”等9個樣品的16個指標存在問題,占樣本總數的31.03%。

本次比較試驗樣品是由 安徽省消保委工作人員在市場上以普通消費者身份購買。樣品全部是3歲以內的嬰幼兒服裝,種類有嬰兒連體衣、爬服、T恤、長褲、連衣裙等。樣品涉及阿迪達斯、巴拉巴拉、五色藤、拉比、0K.OU、SeRGeNTMaJoR、迪卡儂、小數點、布魯莎莎、卓兒、奇樂兔、UNIQLO、童泰、叮當貓、迪士尼寶寶、小貝殼、南極人、ZARA、安斯沛克、衣拉拉、齊齊熊、小小和月月、璐璇、史努比、醜醜、嬰姿坊、麗嬰房、安奈兒、光派等29個品牌,其中國外品牌4個,港、臺品牌3個,中國大陸品牌22個(省內品牌2個)。生產企業分別出自安徽、上海、福建、廣東、浙江、山東、河北、湖北等8個省(市)。

29個樣品中,有20個樣品測試項目均符合相關標準要求,占總樣本數的68.97%;其余9個樣品有16個指標存在問題,占樣本總數的31.03%。

安全性指標檢測結果基本令人滿意

其中甲醛含量、可分解致癌芳香胺染料、可萃取重金屬含量、pH值等主要安全性指標檢測結果基本令人滿意。本次比較試驗對樣品的甲醛含量、可分解致癌芳香胺染料、可萃取重金屬含量進行了檢測。結果顯示,29個樣品的甲醛含量、可分解致癌芳香胺染料、可萃取重金屬含量安全性參數均符合國家強制性標準要求。

在29個品牌樣品pH值檢測中,僅有史努比一個品牌樣品檢測結果超出了國家規定範圍pH值是反映服裝面料酸堿度的一項重要指標,如果紡織品的pH值與人體皮膚相差太大,會對皮膚產生刺激,引起皮膚過敏或誘發感染,使皮膚易受其他病菌的侵害。國標規定,嬰幼兒服裝pH值應在4.0-7.5之間,史努比樣品pH值為8.4。

色牢度指標檢測情況不容樂觀

根據嬰幼兒皮膚嬌嫩,活動量大,出汗多,經常啃咬衣物的特點,本次比較試驗重點對樣品的耐幹、耐濕摩擦色牢度,耐酸(堿)汗漬色牢度,耐水、耐唾液色牢度等指標進行了全面檢測。結果顯示,29個品牌樣品中,嬰姿坊、史努比、奇樂兔3個品牌樣品的8個指標低於國家標準;23個品牌樣品的46個色牢度指標,僅達到國家最低標準值。

有數據顯示,嬰幼兒的八成肌膚問題與衣物相關。嬰幼兒由於皮膚尚未發育完全,對外界抵抗力較弱,十分容易過敏和吸收外物,服裝脫色顏料中的染料分子和重金屬離子極可能會被嬰幼兒皮膚吸收。為了保障嬰幼兒的身體健康與安全,國家強制規定了嬰幼兒服裝在耐幹(濕)摩擦、耐酸(堿)汗漬、耐水與唾液等各種情況下的色牢度指標,從本次檢測結果看,情況不容樂觀。

使用說明、標簽位置存在問題 安全提醒較少

使用說明是向使用者傳達商品基本情況、產品功能、特性以及如何正確、安全使用產品等信息的主要途徑。嬰幼兒服裝通常以耐久性標簽、吊牌、包裝盒(袋)等形式表達產品使用說明的內容。本次比較試驗發現,安斯沛克、布魯莎莎、叮當貓、五色藤4個品牌樣品使用說明標註上存在問題,即標註標準不是現行標準、標註安全類別不正確。有的品牌使用說明信息不完整,說明上只標註了生產廠家地址,沒有電話號碼,給消費者售後聯系帶來了不便。

國家強制性標準GB31701-2015規定:縫制在可貼身穿著的嬰幼兒服裝上的耐久性標簽,應置於不與皮膚接觸的位置。在本次比較試驗中發現,29個品牌樣品中有20個品牌樣品耐久性標簽位置不符合規定,占本次比較試驗樣品總數的68.97%。

對於嬰幼兒來說,服裝的塑料包裝袋是一個危險的東西,如果不及時收好,可能會被孩子舔舐或玩耍套在頭上引起窒息。本次比較試驗對29個品牌樣品的外包裝進行了仔細對比,發現有19個品牌樣品包裝袋上沒有任何警示提醒。阿迪達斯的外包裝袋警示語最好:“為避免窒息危險,請使此塑膠袋遠離嬰兒和孩童。請不要用於嬰兒庫、嬰兒車以及嬰兒圍欄。此塑膠袋不是玩具”。

為了方便嬰幼兒穿、脫衣服,肩帶、繩索和帶袢十分常見,然而其中也存在安全隱患,如果不符合標準,可能會纏繞嬰幼兒脖子導致窒息。國家標準對此作了相應規定,如:頭部和頸部不允許有繩帶,肩帶須固定;3-6mm的裝飾物抗拉強力不應小於50N,衣帶縫紉強力不應小於70N。本次比較試驗中有4個服裝樣品上有肩帶、繩索、衣帶,檢測結果顯示,卓爾品牌服裝的衣帶縫紉強力僅有30.7N,SeRGeNTMaJoR品牌服裝的肩帶非固定,非連續且有自由端。

消費提醒

面對品牌、種類繁多,價格差異大的各類嬰幼兒服裝。 安徽省消保委提醒消費者註意以下幾點:

1、關註服裝使用說明(標簽)。購買嬰幼兒服裝時不能只關註服裝的樣式、價格,一定要仔細查看使用說明,即一看是否是嬰幼兒(A類)服裝;二看有無廠名、廠址、電話;三看纖維含量、執行標準是否正確。

2、少選擇色彩鮮艷的服裝。嬰幼兒皮膚嬌嫩易出汗,分泌物較多,服裝面料宜選擇柔軟以及伸縮性、吸濕性、保暖性與透氣性好的棉料。顏色上應避免使用強烈色彩,減少染料殘留和掉色機會,同時又不會刺激兒童視覺神經。

3、衣服宜大不宜小。嬰幼兒時期長得非常快,如果衣服太小穿著會不舒服,影響孩子身體自由伸展,尤其是有松緊帶的衣服更不能太緊,否則會壓迫孩子胸部和腰部。

4、關註服裝繩索、裝飾附件的質量。嬰幼兒服裝頭部和頸部不應有繩帶;肩帶應是固定的,連續且無自由端的,肩帶上的裝飾性繩帶不應有長度超過75mm的自由端或周長超過75mm的繩圈;腰部繩帶從固著點伸出的長度不得超過360mm,且不超出服裝底邊;背部不應有繩帶伸出或系著;縫線線頭過長或口袋(裝飾品)針腳過大,可能會纏繞孩子的手指。

5、仔細檢查嬰幼兒服裝的包裝,讓塑料包裝袋遠離孩子。購買了新衣服後,要仔細檢查衣物和包裝,衣物上不能有銳利尖端和銳利邊緣,不能有金屬針,包裝袋要遠離孩子。

6、嬰幼兒服裝不可幹洗。幹洗劑中可能含有刺激嬰幼兒皮膚的物質,應采用人工水洗,自然晾曬;新購買的衣服一定要清洗、晾曬後再給孩子穿著。

媽媽 們註 註意 史努比 、嬰 嬰姿 姿坊 坊等 嬰幼兒 嬰幼 服裝 多項 指標 達標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7525

嬰幼兒活動場所匱乏 兒童友好型社區促進計劃啟動

可能有棋牌室,可能有居民健身場,但卻沒有專門給孩子們尤其是嬰幼兒的社區公共服務設施,這一狀況在全國各地的城市小區相當普遍。與此同時,在不少城市,各類早教機構競爭激烈,管理混亂,良莠不齊,價格虛高,令孩子家長頗為苦惱。正在推動中的“兒童友好型社區促進計劃”有望使這一狀況得到改觀。

普惠型兒童社區公共服務匱乏

場景一:小區居民健身場上。兩歲半的琪琪顫巍巍地爬上成人用的跑步機械,模仿成人用稚嫩的雙腿使勁蹬著腳踏。膽戰心驚的奶奶,邊伸手扶著她,邊不放心地叮囑著,小心點啊,別碰著了!突然,琪琪腳下一滑,“砰”的一聲,跑步機把手撞到了孩子的眉骨,鮮血流出來,孩子嚎啕大哭起來。

(某小區內,孩子正在成人健身器材上玩耍。)

場景二:爺爺用童車推著一歲八個月的豆豆,從小區東門晃到南門,在菜市場轉一圈,又回到已經殘缺不全的居民健身場。豆豆的爸爸媽媽都去上班了,爺爺每天帶著孩子在小區轉悠。

“在家里鬧著要出來,出來也沒地方去啊。就滿小區逛,遇到小朋友就跟人家玩一會,遇不到就再逛。”爺爺無奈地說。

這兩個場景真實發生在北京市通州區和昌平區兩個居民小區里。這兩個小區都是2005年左右建設的,都有上千戶3000多人在其中常住。但是這兩個小區都沒有0-3歲嬰幼兒活動的公共場所。而據不完全調查顯示,北京此類小區並不在少數。

北京尚且如此,全國範圍內,嬰幼兒活動公共場所匱乏的現象更加突出。而在農村地區,不光是兒童公共服務匱乏的問題,總數近一個億的孤殘、留守、流動兒童正在需要更多的兒童保護,不少孩子的生存環境亟待改善。

根據國家統計局統計,近幾年每年出生人口在1600萬左右,這樣算來,0-3歲嬰幼兒的總量超過4000萬人。這是一個龐大的人群,他們能不能在嬰幼兒階段得到豐足的公共服務直接影響到未來的人口素質。

今年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原全國婦聯組織部部長張黎明提出《關於將“兒童友好社區”納入各級政府社區發函規劃的提案》,建議在全國範圍內建設兒童友好社區。

張黎明在調研中發現,雖然社區治理已經在各地開展,但絕大多數項目都是圍繞養老主題,為兒童尤其是0-3歲嬰幼兒提供的公共服務極其缺乏,管理混亂,價格虛高,良莠不齊。

她呼籲,在城市土地成本越加昂貴的今天,要在鋼筋水泥的叢林里,為孩子提供可以自由玩耍的空間。而普惠型的社區兒童公共服務體系建設正是實現這一目標的根本方式。

呼喚更多兒童友好型社區

由中國社區發展協會和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聯手啟動的“中國兒童友好社區促進計劃”將可能改變兒童公共服務匱乏的狀況,為2.2億0-14歲孩子的童年增添安全和色彩。

國務院婦女兒童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宋文珍在8月6日召開的中國兒童友好社區論壇上表示,建立普惠型的兒童福利制度對於中國兒童的福祉非常重要。中國有上億特別需要保護和幫助的孤殘、留守和流動兒童,因此中國一直比較註重兒童福利的補缺,現在應該從補缺型的兒童福利制度向適度普惠型的兒童福利制度轉變。

“從國際上看,發達國家在人均GDP3000美元的時候就有了以發現金為主要形式的兒童福利制度,我們現在人均GDP已經突破7000美金,我們應該給兒童更多的福利和待遇”。

據第一財經了解,下一步普惠型兒童福利制度的建設將以兒童友好社區建設為抓手,充分發揮社區在各方力量聯接中的重要作用。

中國青年政治學院社會工作研究中心主任陳濤認為,各方在兒童發展和保護方面分工不同,比如政府是兒童保護的主體,社會組織或市場組織是服務提供者。兒童友好社區可以實現政府、家庭和社會組織、市場組織既合理分工又有機配合的局面。

中國社區發展協會兒童友好社區專委會主任周惟彥介紹,兒童友好社區是以聯合國“兒童友好型城市”為藍本的本土化、社區化概念。兒童友好社區促進計劃實際上是搭建以兒童為核心的社會治理創新模式,希望可以成為一個可持續發展的公共服務平臺。在運作中需要把市場的機制、公益的情懷、政府的倡導和政策的作用有機結合在一起,促進和完善兒童社區公共政策的發展和完善,為孩子成長提供一個更加健康的環境。

據了解,目前通過億未來社區親子公益聯盟在全國45個試點的推進,在打造0-6對嬰幼兒家庭普惠型公共服務平臺上已經初步積累了經驗。在更多地區,通過社區聯席會議、共建兒童之家等方式,兒童友好型社區將會越來越多。

嬰幼兒 嬰幼 活動 場所 匱乏 兒童 友好 社區 促進 計劃 啟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9236

嬰幼兒“退黃疸神藥”被叫停背後 中藥註射液,安全再“補課”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9782

中藥註射液審批門檻不高,在1985年藥品管理法實施前,幾乎不需要開展嚴格的臨床和非臨床研究,即可獲批生產,留下了大量遺留問題。(東方IC/圖)

茵梔黃的尷尬遭遇,折射的正是中藥安全性之困。頻發的不良反應,讓中藥註射液成了“話題劑型”。

中藥註射液,“百分之八九十都沒有做過符合現行法規要求的藥理、臨床、安全性評價研究。”

2009年,原國家藥監局啟動全國“中藥註射劑安全性再評價”的專項行動,“這是‘補課式’甚至‘還債式’的研究。”

談“茵梔黃”色變。

“這個藥對我們來說就像噩夢,我不願再回憶,請你理解。”南方周末記者數日來多次聯系淩昊(化名),幾乎都遭拒絕。

九個多月過去了,茵梔黃、黃疸、溶血、死亡,這些詞在淩昊面前還是需要盡量避免。作為茵梔黃受害者小楠(化名)的父親,2016年9月7日,他剛剛以原告的身份參加完庭審,身心俱疲。不過,法院並沒有當庭宣判結果。

就在此前一周,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以下簡稱食藥監總局)正式發布了修改茵梔黃註射液說明書的公告。公告要求所有茵梔黃註射液生產企業,增加“本品不良反應包括過敏性休克”等警示語,並對“不良反應”“禁忌”和“註意事項”進行修訂。值得註意的是,在禁忌證部分,第一次明確了“新生兒、嬰幼兒禁用”。

雖然僅涉及註射液一種劑型,但淩昊相信,“這個遲來的公告,是用命換來的”。按照他的說法,2016年1月,兒子小楠在服用茵梔黃顆粒劑後發生溶血,因病情發展太快,搶救無效,最終離開了人世。

母嬰論壇里,無數新晉爸媽的心被公告牽動。

而在微博上,知名兒科網紅醫生張思萊的一篇文章《請不要使用茵梔黃口服液給新生兒或小嬰兒退黃》,更是讓家長的擔憂達到頂峰——在很多醫院,使用茵梔黃退黃疸早已成為“標配”,註射液被“打入冷宮”,口服液和顆粒劑還能使用嗎?

“退黃神藥”出事了

2016年1月1日,小楠出生。初為人父的淩昊發現,孩子的皮膚微微發黃。

“十個寶寶八個黃”。在中國每年1700萬新生兒中,黃疸發生率高達60%-80%。由於膽紅素代謝異常,引起血液中膽紅素水平升高,新生兒常常會出現皮膚、黏膜和鞏膜黃染為特征的病癥。

5天後,淩昊帶著小楠再次到醫院檢測黃疸。事後的醫療鑒定報告顯示,“患兒一般狀況好,生命體征平穩。”考慮到小楠的皮測膽紅素較高,醫生開具了茵梔黃顆粒劑,並要求其在3-4天後進行複查。

淩昊沒料到,這成了命運轉折的3天。小楠後來被確診為“蠶豆病”,一種遺傳性紅細胞酶缺陷疾病。

“茵梔黃口服液中含有金銀花提取物,可誘發蠶豆病患兒發病。”原北京中醫藥大學附屬中西醫結合醫院兒科主任張思萊表示。這也代表了相當一部分醫生的觀點:使用茵梔黃容易觸發溶血,加重黃疸病情。

“蠶豆病”以廣東、海南、廣西、雲南等南方省份為高發區,北方地區較為少見。在國內,這種疾病尚未被列入常規產前篩查和新生兒疾病篩查項目中。

小楠就診的這家北京地區醫院也不例外。開具茵梔黃顆粒前,醫生並沒有對小楠進行血液篩查,更沒有采取相關的幹預措施,預防高膽紅素血癥。最終的悲劇,此時就埋下了伏筆。

通過查看藥品說明書,淩昊發現,茵梔黃顆粒劑的不良反應“尚不明確”,“禁忌”一項也一筆帶過——“對本品過敏者禁用”。

“茵梔黃顆粒在臨床上已廣泛應用於新生兒黃疸治療,提供的說明書中沒有明確的禁忌證。因此,目前尚無充分依據說明茵梔黃可誘發溶血反應。”醫療鑒定專家團的結論,讓淩昊有些難以接受。

再次到醫院就診,已是出生後的第8天。此時,溶血性黃疸還在加重,必須換血治療。小楠被轉往北醫三院搶救,但最終宣告不治。

醫療鑒定書中,醫方認為對患兒診斷準確,治療、處置並無失當之處,“患兒是死於換血並發癥”。而淩昊則堅持認為,孩子是在服用茵梔黃顆粒後發生溶血,搶救無效後離開人世的。

將首診醫院告上法庭後,淩昊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資料看得越多,他越覺得害怕——一種研究尚不明確的藥物,竟被貿然用於剛出生的嬰幼兒,“茵梔黃顆粒究竟是否會誘發溶血,難道要用更多蠶豆病患兒的命來換取答案嗎?”

口服液不在禁用之列

南方周末記者註意到,食藥監總局的公告詳細列出了茵梔黃註射液對於全身各系統的不良反應情況,包括呼吸困難、過敏性休克等過敏反應,高熱、水腫等全身性損害,惡心、嘔吐、腹瀉等消化系統疾病,還包括溶血反應、黃疸加重、腎功能異常等。

根據修訂要求,茵梔黃註射液說明書應增加警示語,標明“本品不良反應包括過敏性休克,應在有搶救條件的醫療機構使用,使用者應接受過過敏性休克搶救培訓,用藥後出現過敏反應或其他嚴重不良反應,須立即停藥並及時救治”。

“茵梔黃註射液在新生兒、嬰幼兒中禁用,可能是發生了過敏性休克等嚴重的不良反應。”浙江大學兒童醫院院長、中華醫學會兒科學分會新生兒學組組長杜立中推測。

不過,南方周末記者咨詢了全國多家三甲醫院,卻得到了一致的回複:茵梔黃註射液在兒科臨床上早已停用。

“我院從來沒用過茵梔黃註射液,近20年來也沒用過任何中藥註射劑。”杜立中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劑型是最主要的考量。靜脈註射起效迅速,易於調節給藥劑量和速度,可恒定維持治療所需的藥物濃度。如能合理使用,臨床獲益大於風險。但中藥註射劑的原料藥味數越多,制備工藝難度就越大,將直接影響其質量的穩定性和安全性。

“直接註入靜脈,很可能產生嚴重的毒副作用。既然有安全的治療方式,為何要冒如此大的風險?”上海某兒科專科醫院的藥劑科主任說。

食藥監總局藥品評價中心曾統計和分析了938例茵梔黃註射液的不良反應報告表,其中過敏性休克8例,呼吸系統損害13例,出現發熱和腹瀉癥狀的新生兒分別高達12.9%和35.48%。

2008年10月,4名新生兒在使用了山西太行藥業的茵梔黃註射液後,其中1名出生僅9天的嬰兒死亡。原衛生部緊急召開電話會議,要求各地立即停用該批號的註射液。事後查明,這是一起因基層醫生超劑量使用而釀成的悲劇。

“總局為什麽強調在有搶救條件的醫療機構使用,就是這個道理。”中國中醫科學院研究員周超凡說,“現在的問題是,有搶救條件的三甲醫院不用,沒有搶救條件的基層醫院卻大量使用。”

中國中藥協會“兒童中成藥研究課題組”的統計顯示,每年有近100萬兒童使用茵梔黃口服液治療黃疸。繼註射液之後,口服液和顆粒劑是否也應該禁用?

2016年5月,知名兒科醫生張思萊發文,不建議使用茵梔黃口服液給新生兒退黃。“口服液退黃療效缺乏更多的循證醫學證據,藥物不良反應和禁忌不明確,還可能影響新生兒的消化道功能,導致腸道微生態平衡失調。”這一觀點獲得多名醫生認同,原深圳市兒童醫院小兒外科副主任醫師裴洪崗、原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主治醫師歐茜等人紛紛轉發支持。

“寶寶喝了茵梔黃口服液,出現綠色腹瀉,一連拉了好幾天,屁股都拉破了。”多位新媽媽在張思萊的文章下留言,很是心疼,表示要“棄藥”的家長也不在少數。

不過在一些醫生看來,這恰恰是療效所在——茵梔黃出自張仲景《金匱要略》中的“茵陳蒿湯”,口服液保留了原方中的茵陳、梔子,將大黃替換為金銀花,而這幾味藥全部屬於寒涼藥。“新生兒服藥後會出現大便增多、腹瀉等情況,這是藥物正常的藥理作用,是促進腸道中的膽紅素排泄,降低體內膽紅素濃度。”廣州市第一人民醫院新生兒科主任張又祥認為。

在臨床一線工作了五十多年的中國醫科大學盛京醫院兒科教授魏克倫,同樣不贊成將茵梔黃制劑“一棍子打死”。茵梔黃口服液經腸道吸收,應用於新生兒黃疸多年,“不區分劑型,一並而論,與國家扶持中醫藥政策相違背,我不提倡”。

爭議折射兒童用藥之困

在丁香園論壇等醫生社區,關於茵梔黃的討論迅速升級為中西醫之爭。在微信公眾平臺上,甚至有人威脅張思萊,趕緊刪除文章,並聲稱“要采用法律手段維權”。

“原以為修訂註射液說明書對公司是個商機,沒想到,反倒讓我們背了口大黑鍋。”這兩周,魯南厚普制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魯南厚普)的電話幾乎快被家長“打爆”。面對南方周末記者,公司負責用藥咨詢的工作人員連聲“喊冤”。

魯南厚普是食藥監總局官網上顯示的唯一一家茵梔黃顆粒劑生產企業。2004年,茵梔黃顆粒劑正式上市,目前的年銷售額約為3億-4億元。

為了消除家長們的顧慮,公司收集和分析了從上世紀80年代至今大量有關茵梔黃的文獻,87%的不良反應都源自註射劑,“上市十多年,我們只接到極少數患兒輕微腹瀉的不良反應,顆粒劑一直用得好好的”。

不過,前述魯南厚普制藥的負責人坦言,顆粒劑在上市之前,並未專門針對小兒退黃疸做過嚴格的臨床試驗。“讓新生兒參與藥品的臨床試驗,難度很大,還涉及倫理問題,容易被家長誤會為‘拿孩子當小白鼠’,有多少家長可以接受?”

河北神威藥業副總裁陳鐘對此深有體會。作為國內最大的中藥生產企業之一,神威藥業在所有中藥註射液說明書上都標明“新生兒、嬰幼兒禁用”,包括從1995年起上市的茵梔黃註射液。

“茵梔黃制劑擁有上億元規模的市場,很多人都替我們惋惜。”陳鐘說,一般藥品研發後,需先在動物身上做試驗,隨後再在臨床上做人體試驗,“兒童試藥這塊很脆弱,誰也不敢碰,你怎麽去選擇試藥對象?”

嬰幼兒的各器官正處於發育過程中,抵抗力遠不及成人。在成人用藥研究的基礎上,單純按體重推算兒童用量,風險很大。“這塊市場再大,我們也寧可放棄。”

在兒童用藥普遍較少的當下,通常采取的方法是:在成人用藥中不斷補充兒童的用藥規範,正如同此次,食藥監總局要求茵梔黃註射劑生產企業標註,“目前尚無兒童應用本品的系統研究資料,不建議兒童使用”。

2010年,由中華醫學會新生兒學組牽頭,全國16家大型三甲醫院共同參與了一項茵梔黃口服液的臨床研究。這項多中心隨機對照研究證實:茵梔黃口服液聯合光療,效果優於單純光療,退黃更快。

“至少在這一千多例的臨床觀察中,我們並沒有發現茵梔黃口服液有明顯的副作用。”該項研究的通訊作者杜立中說。但他同時亦表示,更加龐大的樣本量,或許能更準確地反映出藥物是否有其他少見的不良反應。

不過,這項研究結論,尚未體現在2014年發布的《新生兒高膽紅素血癥診斷和治療專家共識》中。該專家共識明確指出:光療是治療黃疸最常用的、最安全有效的方法。

“共識應基於最佳臨床證據,這是我一貫堅持的原則。”該專家共識的通訊作者杜立中說,茵梔黃口服制劑尚沒有經過多個大樣本的隨機、雙盲(一種研究方法,研究對象和研究者都不了解試驗分組情況,以避免主觀因素)、對照等研究,也缺乏高質量研究的系統評價結果,“沒有獲得較強的循證醫學證據之前,專家組不會輕易將其納入共識”。

包括杜立中在內的多位兒科醫生均表示,大多數新生兒黃疸的膽紅素處於“生理性黃疸”水平,會自然消退,不需要治療,家長也不必過於擔心;黃疸值接近“生理性黃疸”的上限時,應密切隨訪觀察。對於黃疸值達到“病理性黃疸”診斷標準時,應進行治療幹預。目前,光療是常用和最佳的選擇。

上市後再評價的“中藥註射液”

爭議,質疑,茵梔黃制劑的尷尬遭遇,折射出的正是中藥安全性之困。

“中藥基礎研究薄弱,百分之八九十都沒有做過符合現行法規要求的藥理、臨床、安全性評價研究。”中國中藥協會藥物研究評價中心辦公室主任李磊說。

這是特定歷史發展階段的必然產物。以中藥註射液為例,20世紀40年代,柴胡註射液作為首例中藥註射液開始用於臨床。缺醫少藥的特殊年代,造就了中藥註射液生產的“大躍進”。到20世紀70年代,中藥註射液的品種一度超過1000種。

但在1985年藥品管理法實施之前,中藥註射液審批門檻不高,幾乎不需要開展嚴格的臨床和非臨床研究,即可獲得批準生產。本該“邊發展、邊研究、邊提高”的行業整頓發展工作,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為中藥註射液問題的集中爆發,埋下了安全隱患。

截至2006年6月,國家藥品不良反應監測中心共接到魚腥草註射液不良反應報告5488例,死亡44人,原國家藥監局由此正式叫停魚腥草等7種註射液;2008年10月,刺五加註射劑、茵梔黃註射劑等也先後造成各地多個死亡案例。

頻發的不良反應,讓中藥註射液成了“話題劑型”。2009年7月,原國家藥監局啟動了全國“中藥註射劑安全性再評價”的專項行動,對於存在嚴重安全隱患的中藥註射劑,對不能保證用藥安全、不能控制風險或處方不合理的品種,予以淘汰或撤銷其批準證明文件。

“這是‘補課式’甚至‘還債式’的研究。”李磊說,事實上,中藥註射液的不良反應並不比化藥註射劑嚴重,但基礎研究的匱乏,讓公眾心生恐懼。他建議國家在兩三年甚至更短的時間內,要求企業將“註意事項”“不良反應”“用藥禁忌”等尚不明確的內容,用大量的數據表述清楚,“中藥不該只講究辨證用藥,更應該是精準用藥”。

自中藥註射劑安全性再評價後,不少中藥大品種的上市後再評價也相繼鋪開。

根據中國中藥協會的不完全統計,中藥單品單家過億元的品種有近兩百個,但多數沒有按新藥標準開展系統的藥學基礎、安全性研究,也缺乏高級別的循證醫學證據。多數中成藥文獻的證據級別集中在“論點及評論”“病例報告”級別,相當數量是以用藥經驗、驗方、病例集形式呈現,存在設計不嚴謹等問題。

“很多中成藥說明書的‘功能主治’寬泛,無法根據病種‘對號入座’,或將導致以後無法進行醫保報銷。”廣東一家中藥企業負責人直言擔憂,但他亦承認,如今花大力氣進行中藥上市後再評價的,依然是像康緣藥業、神威藥業、步長制藥這樣的品牌企業。

“小企業、小品種,尤其是多家企業生產的品種,往往進展緩慢甚至毫無進展。”他說,上市後再評價需要投入千萬甚至上億元的資金,還要求企業具備較強的科研實力。

在李磊看來,再評價研究如果僅僅是重複驗證中藥是否有不良反應、不良反應到什麽程度,並無太大意義。他更期待,企業重新審視產品臨床精準定位,聚焦中醫優勢病種,解決臨床急危重問題,謹防臨床不辨證、多藥並用、超說明書使用所帶來的安全事件對中藥註射劑產業的誤傷。

對於投入的巨額資金、物力和人力,他打趣,“在江湖上混,遲早是要還的嘛。”

嬰幼兒 嬰幼 黃疸 神藥 叫停 背後 中藥 註射 射液 安全 補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6442

奶粉新政之後 嬰幼兒配方食品將迎新監管

奶粉新政——嬰幼兒配方奶粉實施之後,國家食藥監總局又將目光投向嬰幼兒配方食品行業。昨天在2016中國國際乳制品行業大會上,國家食藥監總局食監一司副司長王平表示,目前國家食藥監總局正在制定《嬰幼兒配方食品備案管理辦法》。在業內看來,新食品安全法中對於嬰幼兒配方食品的備案管理或將順勢落地。

據王平介紹,目前食藥監總局正在制定《嬰幼兒配方食品備案管理辦法》,其中對於嬰幼兒配方奶粉的考慮是將奶粉的原料、輔料等備案管理,納入到監管範圍之內;但會上他並未透露對於其他嬰兒食品方面的計劃。

事實上在本周公布的《嬰幼兒配方乳粉產品配方註冊申請材料項目與要求(試行)》(下稱“試行稿”)中,已經有所體現。在試行稿中,原輔料的質量安全標準中,生產企業要對食品原料、食品添加劑的質量安全負責。

王平解釋稱,目前嬰兒配方乳粉是國內監管最為嚴格的食品,而且是全產業鏈監管。此前曾發現部分國內生產企業對來廠的原料檢驗不足,盲目地信任檢驗報告。在2015年的檢查中,就曾發現類似的問題,4家工廠產品檢驗不合格。因此在這次配方註冊制中,入廠時原材料有沒有檢驗,也將是註冊核查工作的重點之一。

資深乳業分析師宋亮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這樣一來,嬰幼兒配方奶粉的監管將從產品端延伸到原料端,將實現全程備案監管。

值得註意的是,食藥監總局在制訂的《嬰幼兒配方食品備案管理辦法》,借著奶粉新政的實施,或有意將嬰幼兒配方食品行業也同步納入新的監管範圍。

在2015年新修訂的《食品安全法》第八十一條中規定,嬰幼兒配方食品生產企業應當將食品原料、食品添加劑、產品配方及標簽等事項向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食品藥品監督管理部門備案。嬰幼兒配方乳粉的產品配方應當經國務院食品藥品監督管理部門註冊。註冊時,應當提交配方研發報告和其他表明配方科學性、安全性的材料。

目前,嬰幼兒配方奶粉註冊制已實施,業內認為,在制訂的《嬰幼兒配方食品備案管理辦法》或就是食品安全法相關要求的落地,這對於嬰幼兒配方食品行業來說是件好事。

目前嬰幼兒配方食品除奶粉之外,還有配方米粉、食品等輔食產品,而嬰幼兒輔食也是食藥監部門通報的“常客”,近3個月來就有多地多家企業被通報產品不合格。

11月10日,福建省食藥監部門通報漳州市某企業多款嬰幼兒米粉維生素A不合格;10月份,通報了2家企業的嬰幼兒米粉菌落總數或水分不合格;9月食藥監總局通報美素力兩款配方奶米粉檢出礦物質營養成分不達標,遠低於國家標準規定。

中國品牌研究院食品分析師朱丹蓬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嬰幼兒輔食產業門檻不高,除了巨頭企業外也有大量中小型企業進入,整個產業集中度過於分散,這也導致輔食產業落後於奶粉產業。目前嬰幼兒輔食作為奶粉補充品的邊緣行業,行業在規範性各方面存在監管脫節的問題。

宋亮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現階段奶粉已經納入嚴格的監管體系;如果再將嬰幼兒配方食品的原輔料和配方等都納入備案監管範圍,國內的嬰幼兒食品行業監管將進一步強化。

除此之外,記者了解到,對於奶粉新政,食藥監總局也還有一些想法。

​王平表示,食藥監總局還在制定《食品標識標簽管理辦法》,下一步將對嬰幼兒配方奶粉的標簽進行管理,目前奶粉標簽還存在一些誤導的問題。之前從各方反饋中發現,現有的標簽即使是非常專業的人士,也很難辨認清楚到底選擇哪款嬰幼兒配方奶粉比較合適。

在此前的試行稿中,食藥監總局對於標簽已經提出了6點要求,包括不能使用“虛假、誇大、違反科學原則或者絕對化的內容”;“涉及疾病預防、治療功能”;“明示或者暗示具有益智、增加抵抗力或者免疫力、保護腸道等功能性表述”等內容。

王平強調,對於標簽的事情,相關申報企業要高度重視,如果想要聲稱有什麽功能,那麽企業也必須要拿出實驗結果來證實。

奶粉 新政 之後 嬰幼兒 嬰幼 配方 食品 迎新 監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3927

食藥監總局:嬰幼兒乳粉標簽標識禁用“進口奶源”等模糊信息

12月9日消息,從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網站獲悉,食品藥品監管總局辦公廳近日發布《關於開展嬰幼兒配方乳粉標簽標識規範和監督檢查工作的通知》,要求嬰幼兒配方乳粉的標簽標識應真實、準確,不得使用“進口奶源”“源自國外牧場”“生態牧場”等模糊信息;不得明示或者暗示具有益智、增加抵抗力或者免疫力、保護腸道等功能性表述等。

《通知》稱,嬰幼兒配方乳粉生產企業要對照法律法規及食品安全國家標準,對本企業的嬰幼兒配方乳粉標簽標識開展自查。

主要檢查以下幾個方面,一是產品名稱方面,嬰幼兒配方乳粉的標簽標識應真實、準確,不得利用字號大小或色差誤導消費者;二是原輔料來源方面,不得使用“進口奶源”“源自國外牧場”“生態牧場”等模糊信息;三是配料表和營養成分表方面,其標註方式應按照GB 28050—2011中營養成分的表達方式進行標示;四是標示內容方面,嬰幼兒配方乳粉的標簽標識應當標註食品生產許可證編號等應當載明的事項;五是含量聲稱方面,對按照食品安全標準不應在產品配方中含有的物質,不得以“零添加”、“不含有”等字樣強調;六是功能聲稱方面,不得明示或者暗示具有益智、增加抵抗力或者免疫力、保護腸道等功能性表述;七是標簽中存在的誇大、誤導或未經證實的其他方面問題,以及標簽上不得使用“人乳化”、“母乳化”或近似術語表達。

《通知》表示,自本通知下發之日起3個月內,嬰幼兒配方乳粉生產經營者要嚴格按照有關要求開展自查自糾,自查過程中發現生產經營的嬰幼兒配方乳粉標簽標識明顯不符合相關法律法規和食品安全國家標準規定的,要立即停止生產經營,做好相關記錄,並及時向生產經營所在地食品藥品監管部門報告。

對於嬰幼兒配方乳粉標簽標識不符合《嬰幼兒配方乳粉產品配方註冊管理辦法》等有關規定和要求的,食品生產經營者應當提出整改計劃和方案。嬰幼兒配方乳粉生產經營者要在自查整改結束後15日內將相關情況向所在地食品藥品監管部門報告。向中國出口嬰幼兒配方乳粉的境外生產企業亦應遵照上述有關規定,通過在中國的銷售代理商將自查整改情況報代理商所在地食品藥品監管部門。

食藥 藥監 總局 嬰幼兒 嬰幼 乳粉 標簽 標識 禁用 進口 奶源 模糊 信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6827

乳制品、嬰幼兒配方乳粉在食品抽檢中合格率最高

據新華社報道,1月9日,2016中國乳制品行業質量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中國乳制品工業協會名譽理事長宋昆岡會上表示,在2016年國家監管部門抽檢的34大類食品中,乳制品、嬰幼兒配方乳粉合格率已達最高水平。

宋昆岡介紹,雖然2016年上半年,乳制品行業由於消費信心不足,市場銷售增長乏力,國際市場乳制品價格低迷,國內生產處於較低水平的增長。但2016年下半年,伴隨著國內市場的複蘇,國際市場乳制品價格的提升,國內乳制品生產消費出現了平穩發展的好形勢。特別是2016年前三季度,全國乳制品監督抽檢共計24581批次,不合格批次62個,合格率99.8%。2016年1—11月份,嬰幼兒配方乳粉國家級抽檢2402批次,合格2378批次,合格率達99.0%。

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監管一司二處負責人李祥章在會議中表示,乳制品是食品重要的組成部分,在一定程度上已經成為食品安全的行業指向標,其中嬰幼兒配方乳粉更是重中之重。“嬰幼兒配方乳粉註冊制、針對嬰幼兒配方乳粉生產企業展開的食品安全生產規範體系檢查,以及近期啟動的嬰幼兒配方乳粉標簽標識規範問題的監督檢查工作,都是將乳制品質量監管納入到國家部門監管的工作中。”

根據收集到的國家監督抽檢結果顯示,2016年1—11月份,嬰幼兒配方乳粉抽檢不合格產品24批次。其中,標簽不合格、微量營養素不達標,微生物不合格是主要原因,除去標簽不合格樣品,產品合格率達99.4%。

“2016年國家抽檢不合格產品都屬於偶發性的質量問題,沒有系統性、普遍性或區域性、局部性的風險。” 宋昆岡表示,這些問題發生的原因,既不是工藝問題,更不是技術問題,而是管理問題。加強食品安全生產規範體系制度的重視和尊重,才是保障產品質量安全的基礎。

國內市場銷售增長的乏力並沒有影響進口乳制品的湧入。國家質檢總局進出口食品安全局副處長韓奕介紹,2016年1~11月,乳制品進口量首次突破200萬噸,乳制品進口數量和貨值分別達到211.57萬噸和60.89億美元,同比分別增長22.81%和11.56%;液態奶進口58.23萬噸,貨值5.89億美元,同比分別增長46.48%和37.79%,產品主要來源於歐盟、新西蘭、澳大利亞;此期間被退貨銷毀的不合格產品共144批次,共計330噸,主要為液態奶和奶酪。

在進口大幅增長的同時,乳制品出口停滯不前,2016年1~11月,共出口乳制品3.04萬噸,貨值7464萬美元,同比分別增長-5.71%和29.61%。其中,液體乳出口2.06萬噸,同比減少-7.29%;乳粉出口0.3萬噸,同比增長-35.34%。

會上,中國乳制品工業協會為伊利、蒙牛、光明、三元等24家獲得“質量金獎”和產品質量優秀獎的企業頒獎,表彰以上企業在2016年國家監督抽檢和協會“主流品牌月月抽檢”中獲得的優異成績。

乳制 制品 品、 嬰幼兒 嬰幼 配方 乳粉 食品 抽檢 合格率 合格 最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1611

點睛丨奶業發展五年規劃出爐 關註嬰幼兒乳粉

事件:農業部、國家發改委等5部委9日聯合印發《全國奶業發展規劃(2016-2020年)》,其中明確提出,嚴格行業準入,推動嬰幼兒配方乳粉企業兼並重組。

CBN點評:自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後,多年來我國國內乳業一直飽受進口乳業沖擊,乳業本土品牌市場份額逐年下降,消費者對國內奶業發展信心一直不足,讓國內乳業發展倍感壓力。此次,《全國奶業發展規劃(2016-2020年)》發布將有助於推動國內奶業發展,重振消費信心;特別是規劃中重點提及嬰幼兒配方奶粉,頗受市場關註。上市公司中,貝因美(002570.SZ)、伊利股份(600887.SH)、光明乳業(600597.SH)、三元股份(600429.SH)等個股有望受益。

規劃提出,適時修訂《粉狀嬰幼兒配方食品良好生產規範》和《嬰幼兒配方乳粉生產許可審查細則(2013版)》,嚴格行業準入。加大嬰幼兒配方乳粉質量安全監管力度,實施嬰幼兒配方乳粉產品配方註冊管理制度。2016年10月,被稱為史上最嚴奶粉新政的《嬰幼兒配方乳粉產品配方註冊管理辦法》發布。按照新政規定,在中國市場銷售嬰幼兒配方奶粉的工廠需申請配方註冊,各產品配方之間應當具有明顯差異,且每個企業不得超過3個配方系列。

在奶業發展目標方面,規劃指出,奶類產量由2015年的3870.3萬噸提升至2020年的4100萬噸,奶源自給率達到70%以上,乳制品產量由2015年的2782.5萬噸提升至2020年的3550萬噸;生鮮乳抽檢合格率、乳制品監督抽檢合格率、嬰幼兒配方乳粉監督抽檢合格率均超過99%;同時,奶牛100頭以上規模養殖比重達到70%以上、機械化擠奶率達到99%以上,泌乳奶牛年均單產達到7.5噸、嬰幼兒配方乳粉行業收入超過50億元的大型企業集團數量達到3-5家等,嬰幼兒配方乳粉行業前10家國產品牌企業行業集中度達到80%以上。

乳業專家宋亮認為,此次乳業“十三五”規劃的出臺,對乳業發展的意義重大。這意味從國家層面重新認識到乳業行業的重要性,並提升到新的戰略高度;近幾年來,乳業面臨進口沖擊、業績不振等市場困境。為此,規劃提出發展適度規模化養殖,培養一批有國際競爭力的企業;此次規劃出臺,有利於加強食品安全和市場供應保障。

市場認為,此次奶業“十三五”規劃發布有助於推動乳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重振國內乳制品品牌,提升市場消費信心。上市公司中,貝因美、伊利股份、光明乳業、三元股份等個股值得關註。東方證券認為,《全國奶業發展規劃(2016-2020年)》印發將提升乳業戰略地位。以市場需求為導向,推進奶業供給側改革,以綠色發展為導向,加強乳品生產能力、質量安全水平,監管進一步規範將推動乳業再上新臺階。散養逐漸讓渡規模化養殖,乳業上遊單產及產品質量有望在政策指引下持續提升。同時,政策也支持下遊產業向上遊延伸,支持加工企業自建、收購、參股、托管養殖場,提升自有奶源占比。《規劃》特別指出,支持乳品企業建設自有自控的嬰幼兒配方乳粉奶源基地,培育具有國際影響力和競爭力的國產嬰幼兒配方乳粉品牌。

 

今日《點睛》您可滿意?還有更多精彩等著您~請前往App Store、安卓商店搜索“第一財經”或掃描下方二維碼下載第一財經客戶端,好內容為更好決策。

 

點睛 奶業 發展 五年 規劃 出爐 關註 嬰幼兒 嬰幼 乳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161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