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鷹君太子女家變

2002-12-05  NM




一向低調的鷹君太子女羅慧端,由 去年二月始,忽然變身豪門醜聞的女主角。本週二,她與女兒現身高院,為與前夫爭產展開訴訟。她去年入稟要求查核她與丈夫合擁的寶盈建築帳目,指丈夫陳紹勣 醫生有「九宗罪」,包括涉嫌挪用公款養馬及買股票、給予李嘉誠的長實額外折扣等,共索償二億七千萬元。連番指控,不僅把多年大客李嘉誠擺上枱,還陷丈夫於 身敗名裂的邊緣。深仇大恨,只源於一宗撲朔迷離的婚外情。年近九十的羅鷹石夫婦苦勸無效,只能看着顯赫家聲,繼廿年前長子孔瑞被控訛騙銀行後,再次蒙上污 點。在家變前,陳紹勣醫生的生活幾近完美。他是港大畢業的內科醫生,和醫管局主席梁智鴻同屆,太太羅慧端則和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是同學,都是當年天之驕 子。夫妻倆於七六年成立的寶盈建築,廿幾年來一直有李嘉誠的長實集團大水喉「射住」,如嘉湖山莊、海逸豪園、盈翠半島等,生意不絕。九三至九六的三年間, 寶盈純利達一億八千餘萬。去年十月,李嘉誠獲頒大紫荊勳章,陳紹勣是唯一獲邀觀禮的朋友,可見陳、李關係非淺。六十八歲的他,育有兩女一子,最忙的「業 務」,就是養馬和打高球……

一夜之間生巨變然而,一夜之間陳醫生的事業、家庭忽生巨變。九九年五月廿七日清晨,六十三歲的羅慧端與次女陳雅 蕙,待丈夫上班後,收拾細軟離家。傭人欲追問時,即被陳雅蕙喝止:「這不到你工人理!」然後啪一聲關上大門,沒留下去向;但控告丈夫陳紹勣和二人成立的寶 盈、寶豐的律師信,卻一封緊接一封如潮般淹至。第一炮,是去年二月,羅慧端指丈夫陳紹勣挪用公款,要求以她董事身 分查帳。但入稟遭高院駁回,法官指她查帳是「為了儲蓄彈藥,向丈夫開戰」。羅慧端不服上訴。陳紹勣隨即申請離婚。離婚的作用,是分身家,就算羅慧端從丈夫 手上奪得任何財富,最終都要和他分一杯羹。去年九月,羅慧端上訴獲批准查帳。經過半年搜羅黑材料後,母女遂於今年三月,轟出第二炮,控告丈夫陳紹勣九宗 罪,盡數陳於九六至九九年間,涉嫌挪用寶盈資金、偽造會議記錄,私吞二千三百萬董事酬 金,更擅自提取一千多萬公款,以養馬和歸還炒股欠債等,向他索償共兩億七千萬元。入稟狀更指陳紹勣涉嫌私下向李嘉誠的長江集團在投標後提供一億多元折扣, 令丈夫跌進身敗名裂的深淵。今年四月,羅慧端再入稟,申請將寶盈、寶豐清盤。上月十四日,法庭批准二人離婚。本週二他們因「分身家」在高院碰頭。預料分家 產的訴訟要一年多才會結束。其他就「九宗罪」的訴訟,甚至未排期。法庭上,陳醫生凝視着老妻,眼泛淚光。

醫生入豪門涉足建築界羅慧端是陳紹 勣的初戀情人。兩人邂逅於五九年秋,港大醫科三年級的陳紹勣,驅車到藍塘道羅家,接文學院一年級的羅慧端參加舞會,陳對嬌小玲瓏、愛穿自製旗袍的羅一見鍾 情,不惜等大小姐扮靚等足兩個鐘。當年聖誕節,二人在中環七重天餐廳定情,從此打風打唔甩。五年後,在陳父名建築師陳良耜和岳父羅鷹石證婚下,任職伊利沙 伯醫院的陳紹勣,迎娶在新法書院執教鞭的羅慧端。婚宴冠蓋雲集,六一年已和羅鷹石合組天生置業有限公司的 鐘錶商莊靜菴和女婿李嘉誠,中巴的顏成坤、賭王何鴻燊、巨富霍英東、許愛周和李兆基等均有赴會。羅、李、莊等潮州幫合資的天生置業,代表作有寶馬山雲景道 摩天大廈。不過,陳紹勣真正交上李嘉誠,乃透過羅慧端妹夫陳維廉醫生。其兄陳維信是米商鉅發源,七十年代以「亨隆」之名上過市,和李嘉誠是潮州世交。陳維 廉家住深水灣,是李嘉誠高球波友。七八年,陳維廉和妻羅鴻鏇入股寶盈,佔四成股權。但陳紹勣棄醫從商,有賴於太太羅家的庇蔭。七六年,做地產的舅仔羅旭 瑞,以肥水不流別人,勸姐夫陳紹勣轉行,做「風火水電」工程。陳便投資廿萬,成立寶盈建築公司。寶盈第一單生意,拜外父的鷹君集團所賜,在屯門興建住宅金滿閣,工程費二百萬元。

不 與妻慶祝生日小試牛刀後,寶盈於七八年,大着膽子接李嘉誠的長江集團四千萬工程,即興建葵涌葵德工業大廈,寶盈是大判。陳醫生每早八時便到地盤巡查,漸得 誠哥的信任,由長江而來的生意不絕。陳紹勣夫婦於七八年首次置業,買入西貢碧沙路花園別墅,擁有至今。大半生順遂的陳紹勣,巨變前未察危機臨近。他向朋友 坦言:「我從不送花給太太,不和她慶祝生日。我只曾在婚前在龍子行(已執笠)買過一條紅色頸巾給老婆。」老婆埋怨他不夠浪漫,他當講笑。二人生活習慣和嗜 好,更是南轅北轍。陳紹勣喜跑馬和打高球,但太太完全不參與。太太喜珠寶首飾,但丈夫卻從不買來送她。夫妻情變,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

次 女入寶盈爭權成家變至於陳雅蕙為何會聯同母親控告父親,據熟悉陳家的人說,皆因排行第二的陳雅蕙,自覺從小備受忽視。她家姐雅薇是羅家第一個孫兒,萬千寵 愛在一身。雅薇才在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畢業,便獲父親安排到國際級的怡高物業顧問工作。適逢八十年代香港信心危機,羅家想投資海外,遂打本由廿多歲的 陳雅薇當發展商,買入溫哥華巿中心靚地皮,九一年興建名廈Pacific Landmark,大客包括美國領事館,令她聲名大噪。相反,陳雅蕙雖在同一所大學畢業,返港後只能在匯豐銀行當見習經理。九六年樓巿高峰期,她一心加入 寶盈,做父親接班人。公司員工說:「陳老闆教她睇數、投標、查帳。」然而,放洋學財務的陳雅蕙,對父親老式經營寶盈看不過眼。她提議將公司由 油麻地彌敦行,搬到銅鑼灣;又提議裁走學歷低人工高的老夥計。不過,父親寧信老夥計如財務總監,也不聽女兒的話。雅蕙漸漸懷疑父親與四十多歲的女財務總監 有染。雅蕙遂向母親打小報告。九九年初,慧端問陳紹勣:「你是否覺得我們的感情淡了?」後來,索性與丈夫攤牌,要求他一是炒掉財務總監,一是她走。但陳未 知事態嚴重,仍力保員工。結果,羅慧端在九九年五月與雅蕙悄然出走。女財務總監曾向本刊否認,她和老闆有婚外情。不過,羅慧端夫妻情斷,公堂再見。其他子 女則隔岸觀火。陳紹勣自覺狂瀾難挽。

羅家兄弟感情疏離羅氏家族的族長羅鷹石,育有六子三女,今次女兒與女婿對簿公堂,反映族中成員關係並不 和諧,而他六個兒子——孔瑞、旭瑞、嘉瑞、康瑞、鷹瑞和啟瑞,從商、從政或行醫者都有,然而兄弟間感情卻是很疏離。今年已六十歲的長子羅孔瑞,老父羅鷹石 在人前絕少提及他,他所屬的潮州普寧同鄉會,鄉里說:「有次撰文章介紹羅鷹石家族成員,給他核對資料,他並無提及大仔,我還以為他的兒子不在世。」羅孔瑞 現時只擔任鷹君集團董事一職,並無實權,閒時喜歡到深水灣哥爾夫球會打波。連幼弟羅啟瑞也曾說大哥四處度假,要找他並不容易。

孔瑞涉行賄,被廉署起訴於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主修商業的他,作為長子本是接掌家族生意首選,但卻失寵於老父,原因是二十年前,他涉及一宗刑事案件,被廉署起訴。羅孔瑞七五年成立了一間恒盛建築公司,承接鷹君集團建築工程,在葵涌大連排道、青山道一帶興建不少中小型工業大廈。而羅孔瑞與堂兄羅文彬特別投契。羅文彬是羅氏美光製衣廠董事總 經理,工廠工人達千二人,七十年代生產「鍾意恤」而聞名。二人對地產投資甚感興趣,八二年合資以一億五千萬,向恒隆購入葵涌貨櫃碼頭工業大廈,並改名為 「鍾意恒盛」中心。而兩人在八三年,被廉署指控訛騙及行賄兩宗罪,他們被指向萊斯銀行職員提供三十萬元利益,從而向銀行訛騙二百五十四萬元貸款,給予沒有 足夠抵押品的公司。最後羅孔瑞雖得以脫罪,但他的恒盛建築於八五年遭債權人申請清盤,羅孔瑞從此亦絕跡商場,亦令他在老父眼中,打入「永不錄用」的黑名單。

旭瑞夥外敵狙擊家族酒店八三年可說是羅氏家族最當黑的日子,不但長子惹官非,地產市道亦因中英前途談判而狂瀉。家族旗艦鷹君、同系的百利保和富豪酒店,一年內撇賬高達二十四億。然而在這危急存亡之秋,次子羅旭瑞並無站在父親一邊,反而聯同外援,前和黃大班兼有公司醫生稱號的韋理,成功狙擊家族的富豪酒店。這位族中的獨行俠被老父指吃裡扒外,經此一役與父親劃清界線,自行建立他的上市王 國。八五年,他注資四千八百萬元,挽救陷於清盤的世紀城市,再通過連串收購改組及大玩財技,以垂直式控有百利保和富豪酒店。到了九七年樓市高峰期,百利保 通過發行二億美元債券,作為賣地資金,並以五十五億元投得赤柱黃麻角地皮,單是地價要萬二元一呎,明年初將會建成,預料收入約五十億元,連地價成本都收不 回。羅旭瑞的控股公司世城,在金融風暴淹至後,負債高達一百億元。但五年後的今日,情況未有改善。總負債仍高企在一百億水平,原因是羅旭瑞並無決心解決債高問題。兩年前還藉詞收購大陸鐵路光纖網,目的是趁科網潮把世城包裝,再引投資者落疊,最終無功而回,世城系公司至今仍無起色。

嘉瑞、康瑞失意政壇而與老父關係較和諧,亦最聽從父親的,是鷹君副主席羅嘉瑞,他本在美國行醫,八三年二哥旭瑞與父反目,他被急召回港打理鷹君業務。羅鷹石本有意推他從政,但羅嘉瑞卻非政治家的材料。今年八月,與楊永強不咬弦,而請辭醫管局主席一職。而由他擔任上市委員會主席的創業板,亦表現差強人意,除了在李嘉誠的TOM.COM上市時,批出多項豁免而遭到批評外,兩年以來上市的一百五十六家公司, 八成跌破招股價,令投資者避之則吉,所以羅嘉瑞亦已宣佈明年不再留任。在商場上表現較好的,是近期有「上海姑爺」之稱四子羅康瑞,他控有的瑞安建業,近月 因政府停建居屋和減慢興建公屋而大受影響,幸而他早已部署返國內發展,在上海盧灣區所搞的上海新天地,集商場、住所於一身,頗為成功,並有意在重慶和杭州 大搞房地產。羅康瑞對政治頗有野心,曾於九○年任基本法工商諮詢委員會召集人,兩年前他與妻子何晶潔正式離婚,並與全國政協副主席霍英東媳婦朱玲玲友好, 但政治前途可說畫上休止符,現只任港區人大成員。

幼子年少氣盛生意失敗而羅鷹石最疼的幼子羅啟瑞,在商界中未有突出表現。八七年羅鷹石收購建築公司孫福記,給予當時只有三十歲的幼子打理,並改名新福港,專門承接鷹君建築工程。但羅啟瑞卻走到新加坡,成立附屬公司做建築工程,最終虧損嚴重,要撇賬兩億,九六年公司虧 損三億,九七年唯有賣給周年茂和中旅的興港而了結,羅啟瑞亦返回鷹君集團替家族「守業」。一眾兒子中,最不理事是五子羅鷹瑞,他是心臟科醫生,在中建大廈 開設診所,與其餘兄弟互不相干。而今年八十九歲的族長羅鷹石身體已大不如前,已經再沒有到太平山頂晨運。如今,大女兒家變,不惜外揚家醜,令老父很痛心, 也把羅家的顯赫家聲,捲進了漩渦之中。

羅鷹石家族表

羅鷹石家族上市公司身家家族成員:羅鷹石上市公司股權:52%鷹君集團身家(億):$16.65

家族成員:羅康瑞上市公司股權:64%瑞安建業身家(億):$8.7

家族成員:羅旭瑞上市公司股權:68.8%世紀城市身家(億):$0.6

共$25.95

羅 鷹石賣布疋起家別名「光頭佬」的羅鷹石,在潮州普寧縣出生。七歲時已隨父漂洋過海到泰國居住,十七歲開始在父親身邊學習經營洋雜生意。年紀輕輕的他已經走 到上海、天津,甚至日本替父親買貨。一九三八年,羅鷹石到港,與兄弟在文咸東街一百三十二號開設「羅瑞興」疋頭行,據普寧同鄉說,當時他不懂說廣東話,要 聘人翻譯。羅瑞興是中上環一帶較有規模的一家。五一年,家族成員協議分家,羅鷹石獲分十萬元。他到大陸搜購布疋、染料運到泰國銷售,五五年他賺到了第一個 一百萬元。及至六二年創辦鷹君公司,轉投向地產發展,最初在青山道、油塘、葵涌、荃灣興建中小型工業大廈,大部分以「金」字來命名,如金盟、金龍、金玉等。後來七十年代轉向興建高級住宅,西貢向海的滿湖新邨、金湖別墅,甚至干德道鷹君花園等。七二年鷹君正式上市。羅鷹石一生節儉非常,甚少出席社交場合,喜在家中練書法,對家鄉普寧亦甚少捐獻,著有《亞奎的回憶》,記錄在泰國的經歷。


鷹君 太子 女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165

新郎臨陣退縮女家婚宴變宴請露宿者

1 : GS(14)@2015-10-20 07:57:06

美國加州一名準新郎在婚禮前一星期臨陣退縮,新娘杜安(Quinn Duane)一家傷心不己,但仍決定保留酒店婚禮場地及到會美食,改用來招待一班露宿者。同為二十七歲的準新人本來周六在薩克拉門托(Sacramento)一間高級酒店舉行耗資三萬五千美元(二十七萬港元)辦婚禮,並安排一百二十名賓客參加,可惜新郎臨陣退縮,婚宴被迫取消。當不成外母的五十三歲卡麗(Kari Duane)接受訪問時表示,自己周一才知道婚禮取消,但他們一家決定回饋社會,在這間當地數一數二的高級酒店,讓露宿者好好吃一頓。慘遭悔婚的杜安因太傷心並無在場地現身,由媽媽招待露宿者,媽媽也慨嘆:「我為她感到心痛及心碎,但我會從這件事中找到一點美好」。當天出席的露宿者有單身人士,也有一家大小,有人更好好打扮到場,享用三文魚、沙律、意大利餃子,甚至是西冷牛肉等美食。一位露宿媽媽與丈夫五位孩子到場,她坦言,一家人平時三餐不繼,讚揚她們決定捐出宴會,「真的是一種施捨,非常友善」。至於拉丁美洲國家伯利茲(Belize)的蜜月旅行,將由卡麗陪伴女兒度假,藉美景治癒情傷。美聯社/英國《每日郵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51020/19340395
新郎 臨陣 退縮 女家 婚宴 宴請 露宿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3362

23歲女家門前被脅持 慘遭性侵禁錮8小時

1 : GS(14)@2016-08-04 04:06:09

安徽電視台前日報道,蕪湖一名年輕女子在家門口遭人擄走強姦,並禁錮8小時,才終於尋得機會,赤裸逃出求救!據警方透露,該名23歲女子於6月15日凌晨2時多,從朋友家返回自己所租住的公寓,未料卻遭人尾隨。她乘電梯抵達所住的9樓,卻在家門口被尾隨男子脅持,將她擄至同楝公寓4樓一單位,並將她強姦。直至當天上午11時多,被禁錮了8小時的她,才伺機逃出求救,有好心人替她致電報警。警方接報後到場,發現女子情緒崩潰,不停哭,十分緊張。惟警員前往她被禁錮的單位時,發現涉案男子已不見蹤影。安徽電視台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803/19720994
23 女家 門前 脅持 慘遭 性侵 禁錮 小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4267

【動畫】女家大婚日嫌禮金唔夠新郎拉隊走

1 : GS(14)@2017-07-01 10:29:17

泰國呵叻府披邁縣一對新人原定上周六舉行婚禮,但新郎所帶的禮金與雙方早已商議好的金額不符,少了5萬銖(約1.1萬港元)。女家要求男家補回,不過男家及新郎拒絕,最後更帶隊離場,令當天婚禮要取消。據悉25歲新娘本乍蓬,以及24歲新郎阿迪萊的家長,早已議定聘禮包括10萬銖(約2.2萬港元)現金及黃金。女家後來發出逾百張請帖,並訂了50多桌婚宴酒席,共花費10萬銖。未料上周六大喜日子當天,女家點算聘禮時發現只有5萬銖現金,本乍蓬在婚禮途中與阿迪萊商議,希望對方稍後補回禮金,但男家堅持不會再補。最終男家將聘禮全部帶走離開,留下傷心的新娘及尷尬的客人,女家稍後報警要求阿迪萊賠償婚禮開支。泰國傳媒周日報道,女方父母稱雙方已達成協議,男家願補償婚禮損失,又指阿迪萊和女兒仍十分相愛,願意「再次」結婚,會等待合適時間補辦婚禮。泰國《世界日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628/20071575
動畫 女家 大婚 婚日 日嫌 禮金 唔夠 新郎 拉隊 隊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733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