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本輪股市大頂在哪里?瘋狂上漲的邏輯是否已被推翻?

來源: http://www.gelonghui.com/portal.php?mod=view&aid=2675

本輪股市大頂在哪里?瘋狂上漲的邏輯是否已被推翻?

導讀

股市的上漲與下跌,一定是有其內在邏輯的,這個毫無疑問,因為有一條根本原因不變,發動行情資本的智力水平一定在社會平均水平之上,資本一定能夠提前看清大多數人還未厘清的邏輯。

先簡單說下股票,周末了,我一向主張在這樣尖銳的博弈局面下,對政策的空襲是要保持一份警惕的,目前且不論監管部門是否還有必要的責任心,即使從上漲的狂熱程度來看,對政策的藐視都有些過了

我以為,為了面子,政府也不允許在自己的地盤上如此撒野,所以,還是要留一份清醒,在可能出政策的危險時期,少一分貪婪,才能夠活的更久,我是降低了倉位,而且把部分資金配置到藍籌股上了,呵呵。

股市,不是比誰在某一時間內賺的多,而是比誰在拉長了周期看,能夠生存下來。

上漲的內在邏輯!

股市的上漲與下跌,一定是有其內在邏輯的,這個毫無疑問,因為有一條根本原因不變,發動行情資本的智力水平一定在社會平均水平之上,資本一定能夠提前看清大多數人還未厘清的邏輯。

那麽,此輪上漲,內在的邏輯是什麽?

很多人始終搞不清楚,說國家支持的也有,說經濟不好在家賭博的也有,呵呵,基本都是靠猜,實際上,本輪上漲縱貫其中的邏輯,是非常清楚的。

當然,絕大多數人必然後知後覺,除了決策者,恐怕只有及其精明卻又離政策非常近的資本了。

中國經濟08年以後出了大問題,這是不爭的事實,稍微清醒者就能明白,房地產虹吸了各種社會資本,造成了一業興百業衰的局面,放水救房地產不是正解,他會形成一個以下的循環:

放水房價繼續上漲-》實業不濟-》創造就業能力下降-》民眾購買力不足-》房價沒有購買力支撐下跌。所以,放水就能救房地產是一種假象,中國與金融立國的美國不同,要維持泡沫,只有一條路,實業不能垮從而保證民眾收入的增加,如此才能維持購買力從而把房價挺在高位。

因此,對於新任領導,在滴灌承諾的背景之下,唯一的出路就是想盡辦法保出口

然而,這里面出現了一個小農意識作用下,啥都舍不得,啥都想要的矛盾

一方面人民幣國際化的企圖心讓決策中不願意用貶值來加大出口

另一方面卻又清楚必須保證出口的活力

呵呵,這種首鼠兩端,資本肯定清楚,都想保,最後都保不了,事態惡化了,還得投降,放棄出口保人民幣?

這是不可能的,最後放棄的必然還是升值,出口保不住,人民幣的幣值絕對挺不住,所以,今天我們往前看,原來滴灌強既玩升值,又保出口,真心是把中國玩死的節奏。

所以,兜兜轉戰無數圈,中國要想經濟保持問題,還得靠出口,中國市場養活不了如此多的企業,也保不了如此龐大的就業人口

那麽,增加企業出口競爭力,就是其中核心的重點了

然而,因為十年房價的飆升,資金被虹吸進了房地產行業,造成了實體經濟資本的匱乏,不僅擴張乏力,也缺乏足夠的資本完成產業升級,全部擠在低端產業上重複競爭,既造成了資本的浪費,也造成了產能的過剩。

所以,救實業實際上就必須先解決一個問題

如何讓資本從房地產行業流入實體經濟。

方法有兩個

第一:打壓房地產,讓投機資本無法獲利,資本是逐利的,自然會四散離去,然而,顯然,缺少資金支持的地產行業會出現下跌,對於靠賣地為生的地方政府,

這是不可承受的,所以,政府沒勇氣下這個決心。

第二:回老路放水,寄望放出的水能夠流入實體,這也是博士強從滴灌轉向開閘的原因。

然而,管理層始終就沒明白(應該是揣著明白裝糊塗),資本既然能夠之前被引導進房地產,自然也就能被引導進其他投機領域,只管開閘,不管資金流向,這是負責任的大國領袖嗎?

但資本是能看清楚,滴灌必然是吹牛,放水救實體是唯一出路,因此,埋伏在股市中,等滴灌強轉頭放水時,把放出的資本導入股市,不僅是四兩撥千斤的獲利好手段,而且可以破壞政策意圖,繼續用股市抽實體經濟的水,破壞中國的出口,破壞中國的就業進而若實體不濟則股市的上漲就是空中樓閣,最終必然垮塌。

所以,博士強必然放水,就是股市上漲的內在邏輯,而股市的上漲,虹吸了實體資本,博士強就必然放更多的水,反過來又會進一步推漲股市,呵呵,因此,動輒瞎咋呼,或曰國家支持上漲,或曰即將暴跌的,都沒搞清楚其中的邏輯,當然,蒙國家支持上漲的

挺像打麻將詐和得手,呵呵。

股市上漲是對博士強滴灌失敗,轉頭孤註一擲大放水的預期和牽引,客觀來說,對中國經濟是百害無一利的,尤其是當下,在股市漲到今天,更不敢打壓,因為若股市暴跌消滅了大量資金的話,不僅會有社會問題,更加會加速實體的崩塌,所以,資本看死了結果,停不下的放水,灌進股市暴漲,最後砰一下,資本呼嘯而去,留下裸在哪里的克強和無數傾家蕩產的小散。

未來政策預判

看到上面的分析,相比對股市上漲的內在邏輯和未來的狀況有了一定的了解,當然,古人雲:天與不取,反受其咎,時至不行,反受其殃,看清楚這種邏輯,了解了股市上漲的必然破壞性,那麽,有兩個選擇:

第一:為了國家堅決抵制股市投機,我非常佩服這樣的朋友,但並不贊成。

第二:堅決看漲,跟著投機,讓自己和家人有充足的資本迎接即將的撼動,我是比較贊同這種態度的

因為,中金公司預計,今年年底,人民幣自由兌換才可能完成,而sdr關門時間就是年底,因此,人民幣納入sdr恐怕今年無法完成,要等到2020年,也就是說,彼時再挺住人民幣升值意義不大,若滴灌強降息,放水也無法壓低實際利率的話,剩下的手段也只有貶值人民幣一條路徑了.

所以,無論投不投機,恐怕未來都逃不出被強行收人頭稅的結局,若沒有其他途徑增收確保自己和家人的安全,也只能在股市里博傻,囿於之前的分析,目前高估到一塌糊塗的股市,實際上還會迎來若幹次賭博般的放水,一旦開尿就停不下來,因此,其實並沒非常大的風險,呵呵。

中國歷年放出的水,最後不是進了房地產,就是進了股市,到底是敵人太狡猾,還是自己弱爆了?只能一聲嘆息吧。


來源:跟我讀研報


本輪 股市 大頂 頂在 在哪 瘋狂 上漲 邏輯 是否 已被 推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6790

破6.73後尋底人民幣? 不如一探“美元大頂”

10月13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報6.7296,連續第7天下調,較前日夜盤跌96點;相較之下,美元在各種利好之下氣勢如虹,一度突破了98。眼下,在人民幣更趨市場化的大背景下,與其挖空心思探尋人民幣的底部,不如來分析一下——美元究竟何時見頂?

資深外匯交易員顧馳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美元指數一度已突破98關鍵點位,那麽之後離99、100就已經不遠了,近期極限看到105。”

“100問題不大,要是加息的話,美元指數就直奔105了。”易信金融總部中國區首席交易官孫宇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多重利好助推美元

之所以近期美元氣勢如虹,其實主要有幾重利好因素推動,央行、政治、外圍因素等都在“推波助瀾”。

就美聯儲而言,其內部對於加息的分歧愈發嚴重,已不再是鴿派占據上風。

10月13日淩晨,美聯儲公布了其9月FOMC貨幣政策會議紀要。有幾位委員希望等待,幾位委員希望加息,更有少部分票委擔心決議聲明中對“目前”推遲加息的表述感到擔憂(扭曲資產價格、通脹超調)。美聯儲認為,9月按兵不動是一個勢均力敵的選擇。

主流觀點認為,12月將迎來美聯儲在危機後的第二次加息,即使經濟數據未達標,但美聯儲為了自身的信用也不會再度推遲。目前,期貨交易暗示投資者估計的12月加息可能性為大約67%,而在會議記錄公布前,11月加息的可能性略高於20%,美聯儲可能不會在美國大選前“搶鏡”。

就政治因素而言,美國大選對於美國經濟和匯率的利空似乎正在減弱。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對女性出言不遜的錄音在上周五被泄露後引起軒然大波。調查顯示,在上個周末特朗普在布什廣播節目上對女性評論的相關視頻被曝光後,希拉里的領先優勢增長了一倍,達到了11%之多。目前,希拉里的支持率為46%,而特朗普為35%。

此外,就外圍因素來看,跌跌不休的英鎊無一給了美元被動升值的動能。

英國脫歐後,最近的一次英鎊暴跌發生在上周五。10月7日亞洲早盤,英鎊閃崩,跌幅一度達到6.1%,錄得自1985年3月26日以來的最低點,隨後英鎊/美元維持在1.24。然而,本周英鎊並沒有反彈,截至10月13日19:15第一財經記者發稿前,英鎊/美元報1.22。

“當‘硬脫歐’開始之後,英鎊的底部誰也無法預測,可以確定的是,目前遠未到底。”富達國際基金(Fidelity)全球首席投資官Dominic Rossi近日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專訪時表示。

英國首相特雷莎·梅在維穩近3個月後,突然在10月初於執政的保守黨大會期間宣布,英國將於明年3月底前啟動《里斯本條約》第50條,正式開啟“脫歐”程序。意識到這點的投資者也開始大肆拋售英鎊,眾多交易員都對記者表示,目前幾乎看不到英鎊的買盤,甚至不能排除英鎊/美元跌至1:1平價的可能性。

美元見頂仍需時日

人民幣對美元也在10月13日一度跌破了6.73,此前在人民幣尚未加入SDR(特別提款權)時,各界仍預計6.7將是近期底部,因此國內投資人士也開始擔憂後期匯率走勢。

關於未來的美元和人民幣走勢,有兩大基本邏輯需要明確。

首先,美元的頂部在哪兒?由於人民幣匯率現在更取決於一籃子貨幣,而美元在其中仍占到了近30%的權重,因此對人民幣匯率起到很大作用。“美元指數的頂明確,本輪加息峰值在98-100左右。根據美元加息的彈力球效應,本輪加息推升的美元峰值很難突破第一次加息峰值(2015年12月美元第一次加息落地前美元峰值100,上一輪美元指數長期超過100尚在2000年初),本次峰值大概率在98-100之間,過強美元對於美國經濟自身的損害不言而喻,因此,美元指數如若過高,美國會比中國更擔心。”民生證券海外研究組負責人張瑜告訴記者。

不過,諸多交易員表示,由於英鎊可能持續下跌,意大利公投將使歐元承壓,一系列風險因素都可能使得美元進一步升值。

此外,人民幣究竟會不會大幅貶值?國內外專業人士給出的答案都是否定的。

摩根大通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朱海斌預計,今年美元/人民幣將至6.85,進一步貶值空間有限;渣打銀行中國首席經濟學家丁爽則認為,人民幣在全球貿易中占比不斷加大,這意味著中國外部競爭力加大,預計美元/人民幣在2016年末料為6.67,2017年則為6.66。

富達國際基金經理馬磊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如果人民幣貶值5%或者是10%,出口一定會有起色,這會推升經常賬戶順差,而這又成了人民幣進一步升值的基礎。目前,人民幣慢慢接近了它的均衡價值。

6.73 後尋 尋底 人民幣 人民 如一 美元 大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8562

張兆聰﹕債息預示 股巿離大頂尚遠

1 : GS(14)@2018-01-22 06:15:48

【明報專訊】本欄上周指股市眾多利好因素集於一身,包括全球經濟強勁、美元弱勢、債息升令資金由債市流向股市,均為本已火熱的股市提供源源不絕的「燃料」,結果上周一高開回落跌73點、升勢斷纜一天後,港股就再無回頭,一周下來又升了842點,成交金額更上一層樓,日均達到1740億元。上周美國10年期國債息升破2.63厘,即「新債王」崗拉克(Jeff Gundlach)所指的紅線,一旦突破,不僅美國國債受壓,債息會加速抽升至3厘,就連處於無敵狀態的美股也可能遇到較大風險。不過,歷史數據卻非如此。

10年期債息主要是市場對於聯儲局加息極限的看法。根據以往數十年經驗,2年期債息要升至10年債息水平,加息周期才會完結。現時2年期和10年期債息分別處於2厘和2.6厘水平(見圖),這60點子的差距反映市場對今年加息3次的看法,而股市以至各類資產價格可說已消化了加息的預期。

長短息差尚闊 預期經濟續擴張

就當前來看,美國通脹2.1%,若以2年債息作為融資成本,實質利率仍接近零,則當前貨幣環境仍然寬鬆,遠遠談不上緊縮,歐元區、日本也是如此。

當前全球投資者憧憬的是2003至04年般的經濟復蘇,需求回升拉動生產,企業重新加大資本開支,推動就業和生產力,形成良性循環。因此,通脹預期上升推高10年期債息,本就是一件好事,同時會推動更多資金由債市轉投股市。

基本因素佳 推動資金持續入市

短線來看,股市是否升幅過大過快?有這個可能,但正如筆者此前指出,大市能創造出持續上升的紀錄,本身說明基本因素推動資金持續入市,同時大家持貨都不足,令指數無法出現調整。雖然筆者上周曾指中港股票基金的現金水平已低,但解讀上,樂觀就是基金經理都積極進取,資金流入就會全數投進市場。結果,北水上周四及周五均淨流入高達62億元。大家可以說北水非理性,但當非理性才能賺錢,也不用太理性。

從中長線角度看,債市也有一個預測股市見大頂的工具,就是美國2年期和10年期債息的息差。筆者相信普羅大眾都聽過孳息曲線倒掛,就預示經濟將陷入衰退。如上文所述,10年期債息主要是市場對於聯儲局加息極限的看法,當10年債息低於2年期,反映市場認為央行即將減息,什麼時候才會減息?自然是經濟衰退了。

待孳息曲線倒掛 才有衰退風險

孳息曲線預測經濟衰退確實準確,無論2000年科網泡沫爆破,還是2008年金融海嘯,之前均曾出現過倒掛,但有趣的是,兩次全球股市大牛市,最主要升浪是在息差縮窄至50點子後才開始。例如1997年初息差跌穿50點子,MSCI世界股票指數由800點最終升至1400點之上,而2005年息差再度跌穿,指數從大約1100點升至1600點之上才轉熊。另外,就算孳息曲線開始倒掛,股市見頂回落尚有6至12個月時間。背後邏輯,可能是債息差距收窄,反映經濟復蘇力已漸趨強勁,債市資金大舉流向股市所致。如果今次無什麼分別,以現時息差尚有多達57點子,說不定32000點跟最終高位仍有一段距離。

[張兆聰 還看今朝]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6472&issue=20180122
張兆 兆聰 債息 預示 股巿 巿離 離大 大頂 尚遠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725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