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爆大鑊星級股評人鄧聲興背妻玩o靚妹

2008-07-24  NextMagazine近幾年股市熱爆,電視台電台紛紛請來分析員講股,要在一眾財經演員中脫穎而出,絕非易事。

當中東泰證劵研究部董事鄧聲興,頻頻在各大傳媒亮相,受歡迎程度直逼他的前輩陸叔陳永陸。

鄧的殺食之處在於青靚白淨,且聲線溫柔的乖乖仔形象,出道至今深受師奶股民歡迎。可惜他真實形象卻要叫所有師奶失望,原來鄧有冧女秘技,更先後氹得兩名貌美o靚妹落疊,甘願和他大搞婚外情。

原本只有澳門副學士學歷的鄧聲興,當年走運遇上有家底的老婆,雙雙到外國讀書,才得以學成歸來。現時有名有利,早已將老婆拋諸腦後,樂做陳世美。

本刊追蹤採訪,揭露他如何背妻溝女。

只得三十八歲的鄧聲興,一派有為青年模樣,為多份報章雜誌如明報、都市日報、經濟一週和東方新地等寫專欄,逢星期一至六又在新城電台開咪,在有線電視亦有地盤主持財經節目,雖然年紀輕輕,已在股評界奠定地位。

每 一天,他都會一身名牌Prada、Gucci,西裝骨骨上班。雖然他有一部保時捷跑車,但他怕塞車,只會在星期四到荃灣有線電視做節目時,以及星期六和 日,才會駕車,平時他會選擇搭公共交通工具,由北角寶馬山花園,到交易廣場上班。平日一到中午十二時,他又要走到中環中心的新城直播室開咪,行程緊密。

「你好呀Kenny,我想問中石化有無得升啫……」師奶打電話到電台,嗲聲嗲氣問鄧攞貼士。無論鄧說什麼,也氹到她們笑嘻嘻收線。有些股民讚他記性好,作風穩健,講股夠中肯。

書生型陰聲細氣

鄧聲興曾公開向傳媒表示自己每天做足十二小時,能令他減壓的,就是週日必定和結了婚十三年的老婆行街睇戲食飯,和聽梁詠琪的歌。他一向在朋友面前,表現得愛錫老婆。不過財經界很多人卻嗤之以鼻,暗笑這名師奶偶像喜歡周旋於女人堆,特別愛o靚妹,其口味一早已傳得沸沸揚揚。

為證實傳言非虛,記者暗中調查,發覺他竟然公開溝女。

上週一,鄧聲興約 六時半下班後,在中環閒蕩。他先走到Joyce、LV等名店逛逛,但無收穫。他看了看手錶後往搭地鐵,在灣仔站落車,在恒生銀行四圍望,過了不久,雙眼突 然發光,並且露出招牌四萬笑容,然後急步上前,伸手拖着一名年約廿多歲,穿連身裙嬌滴滴的女子。兩人立即變成連體嬰黐得實一實,先走到由和昌大押翻新而成 的高級餐廳,可惜爆滿,唯有到附近的波士頓餐廳撐枱腳。

幸福滿瀉

這對男女完全沐浴在愛河中,雖然鄧有一定知名度,但他懶理旁人,餵女友食麵包,又喁喁細語談心,幸福滿瀉。兩人吃完飯後,鄧便截的士送女友回香港仔利東邨的住所。兩人依依不捨,在電梯大堂卿卿我我,護送女友回家後,鄧才回家交人。

上 週四,鄧又趁下班後和有線節目之間的空檔,分身私會女友。當日他五時多便下班,跟着一支箭的跑到國金,雖然當時正值下班時間,很大機會碰到金融界的行家, 但無阻他要溝女的心。他遠遠見到女友即笑意淫淫,急不及待衝前攬着她,兩人旁若無人的嘴了一下,十指緊扣着開開心心的去吃晚飯,鄧更細心的幫女友挽手袋。

記者查探下,得悉該o靚妹細鄧聲興十四年,今年廿四歲,名叫葉麗青,香港科技大學畢業,喜歡做話劇,在財經界著名的縱橫公共關係顧問集團做公關。

o趙完鬆

其實今次已非鄧聲興第一次偷食,他早在兩年前,搭上另一名o靚妹,但o趙完鬆,該o靚妹向友人哭訴,並道出鄧的「冧女」絕招。

任職金融界的Kitty,一提起鄧聲興就無名火起,皆因她的好友Sylvia(假名),幾年前亦曾和鄧搭上,經歷了痛苦的一年半。Kitty說,樣子甜美的Sylvia ○五年大學畢業後加入傳媒,採訪財經新聞時認識鄧聲興。當時鄧已是知名度甚高的財經分析員,鏡頭後的他並無架子,對傳媒分外親切。

當時他主動關心Sylvia是否適應工作,又教授財經知識,更不時噓寒問暖。「Sylvia好多人追,不過佢覺得鄧聲興比起其他追求者成熟,又好關心佢,開始對鄧生好感。」Kitty說。 鄧很快便發動追女攻勢,百忙中也會抽空跟Sylvia吃飯,到外地公幹又以短訊及致電慰問。但最殺食的,莫過於令Sylvia覺得自己受重視。「Sylvia好緊張自己出街嘅報導,估唔到鄧聲興特登去搵嚟睇,仲俾好多意見分析,搞到Sylvia又佩服又感動。」

不過,人所皆知鄧有老婆,行內老記者更告誡Sylvia,鄧出了名是金融界花弗漢。Sylvia覺得做第三者破壞人家庭,又不想偷偷摸摸拍拖,加上同事跟鄧聲興稔熟,怕會影響大家的事業,內心非常掙扎。就在她放假外遊時,鄧像貼身膏藥般陪她,兩人終於正式撻着。

偷偷摸摸

「當時我都有勸阻佢,但佢勸極唔聽,覺得鍾意、一齊開心就得,無諗過要咩名分!」Kitty和其他好友並不看好兩人,但Sylvia當時如沐春風,一於少理。她和鄧閒時會行街睇戲食飯,但就不會在公眾地方拖手,只會趁機在昏暗餐廳、戲院、街角親密一番。

只 有身在外地,他們才可「光明正大」拍拖。當時鄧不時以出差為名,帶Sylvia外遊。但有次到澳門看雜技表演,兩人因事要提早離場,一站起身在後排眾多目 光注視下,Sylvia突感不安,擔心自己被人認出。「佢返嚟即刻搵我,當時喊得好犀利,又話覺得自己好犯賤,抬唔起頭做人。我聽到心都實埋!」 Kitty說。

亦試過有侍應誤稱她為鄧太,令她很難受。 老婆是她和鄧的禁忌,鄧絕口不提老婆,她也不會問,每逢周六、日及節日鄧便會玩失蹤。Sylvia終決定斬情絲,把半年來的合照和旅行紀念品等,統統歸還鄧,又不接他的來電。

瘋狂箍煲

料 不到向來冷靜的鄧不斷發狂找她,試過一日來電四、五十次,哽咽地留言:「你知道我好愛你」;又傳來幾十個短訊:「我唔捨得你……唔好咁對我啦。」 聽着留言,Sylvia感到很心痛。有一晚鄧身在北京,翌日雖然要應付人民大學博士學位的考試,仍然深夜致電,Sylvia終敵不過苦纏心軟接聽。鄧在電 話中首次提及老婆,說出一個現代陳世美的謊言。

鄧自稱當年到澳門讀書,邂逅同校就讀的妻子Angela,畢業後兩人打算共赴澳洲進修,不過 鄧父早逝,家庭負擔重無法讓他出國讀書,幸得妻子的家人幫手供他讀書。Angela的父親從商,在澳門亦有名氣,做過澳門人大代表選舉會議成員,是澳門機 動車入口商會理事長。兩人回港不久,於九五年結婚,婚後妻子在一間小學任職老師。

雖然Angela對他有情有義,但鄧竟說結婚其中的原因是基於恩惠和多年感情,他愛的只是Sylvia,又說從來沒有這樣認真,叫Sylvia給他時間,他一定會離婚。「結果Sylvia俾鄧聲興打動,又舂番個頭埋去。」Kitty說。

反口不肯離婚

後來Sylvia聽鄧的建議轉行,轉投酒店業,同時亦越來越依戀鄧聲興。可是,她轉行後和鄧見面的機會少了,轉過來Sylvia變得黐身,兩人磨擦增加。就算Sylvia出差多天,鄧也不聞不問,更開口指Sylvia太黐身,又砌詞工作忙無暇見面,並且不接電話。至於當初離婚的承諾,擺明不會兌現。

鄧 更承認自己很自私,不想付出太多,寧願別人受傷。Sylvia有感此情不再,逐漸沒再聯絡鄧,這段拖拉一年半的婚外情,最後無疾而終。 鄧就此乾手淨腳,但Sylvia精神受到極大困擾。「佢落晒形,一下子瘦咗好多。佢唔明點解之前口口聲聲話好愛你,幾個月後就唔同晒。」Sylvia精神 陷於崩潰,工作時又要笑臉迎人,一個人的時候便喊,晚晚失眠,患上抑鬱症,要看心理醫生。 此時此際的鄧,卻春風得意「轉溝」了另一o靚妹。

事隔兩年,Sylvia心情早已平伏,記者曾致電Sylvia查證,她只說︰「件事都過咗去,我唔想再提。」

鄧聲興連番偷食,有本事一直將老婆蒙在鼓裡,皆因有工作之便,可用接受訪問和應酬為藉口去偷情。據財經界人士憶述:「佢單拖去飲宴時,一到場影完幾張相就閃,我哋估佢攞permit扮去飲,趁機會去會佳人。」

胡孟青寸爆

同 樣在新城主持財經節目的「青姐」胡孟青,被問及知否鄧有婚外情時,抵死地暗寸:「你哋去中環等佢一日咪知囉!佢平時收咗巿放工之後,同上電視之前都有好多 時間o架嘛!」她更不忘加多句:「我身邊好多後生女啲daddy,竟然同細過自己個女嘅女仔拍拖,都唔知點解會咁嘅呢呵?」

她更指鄧極注重外表。「佢好姿整,由頭到腳板底都係Prada,買到變成VIP,不過做呢行啲人都係貪靚嘅。咁佢又搵到,咪買多啲嘢囉!」鄧在行內,的確是「好好先生」,皆因面面俱圓。「佢把口好叻,唔會背後講人,所以佢冇敵人o架!」但青姐最後一再強調和鄧不稔熟。

鄧聲興為人圓滑,令他得以平步青雲,就連老闆李君豪也買他怕。○六年李接受訪問時,說溜了嘴指經常曝光教散戶炒股的鄧「出鏡多,實際對公司無乜貢獻」。後來李得知鄧不開心,竟然將鄧升職坐正做公司董事,繼續做公司生招牌。

其實鄧聲興由出道開始,已有貴人相助。他的母親阮秀萍,是商台前資深新聞報導員,當年由母親帶他入行到商台開咪。「每次on cast佢媽咪都會探班,好緊張,猛叫啲同事睇住個仔,教吓佢。」鄧之前接受訪問時也坦言,母親經常糾正他的咬字和懶音。

養車好過養仔女

後來在行內的人脈漸廣,鄧聲興接觸的瓣數亦增多,除了到電台電視台開咪外,還在港大專業進修學院一些培訓課程任教,教人有關內地股票市場知識。

財源滾滾來,但他卻沒有想過要有下一代。他在三十三歲時曾接受訪問,明言要兩年後才考慮,但三十八歲後便不作打算,擔心和仔女有代溝,寧願每月花一萬元養車,也不願草率孭上重大責任。

本週一中午,葉麗青和一名女同事到麥當勞買外賣,沿途有說有笑。記者後來訪問她,她起初微笑點頭,但當記者指曾撞破她跟鄧聲興拍拖,她即面色一沉急步離開,追問她為何甘願做情婦?她即狀甚尷尬、語帶慌張說︰「我無嘢講。」相比起來,鄧聲興明顯見慣大場面,他週二在新城電台做完直播後,明知記者來意,依然「?起棚牙」擠起四萬笑容,直至記者問他,是否對得住老婆,他才面色一轉,不斷說「私人事唔答」,然後撤退飛奔離開。

記者多番求證他的妻子,也得不到任何答覆。

週 二記者在澳門找到鄧的外父覃培基,他對於女婿偷食感到難以置信,不斷揭記者的照片,甚至懷疑相片是合成照,因為女婿和女兒經常在他兩老面前表現很甜蜜,況 且女婿一向很乖。「佢好怕醜,又孝順,好聽老婆話,答乜都要望一望老婆先答。」他指鄧是女兒的初戀情人,看得出,女兒很愛鄧。兩人留學回來後不久便結婚, 當時他有信心將女兒交給鄧。但他澄清,當年並無供鄧讀書。

他說,由於女兒說鄧很忙,他已有兩年沒見女婿,剛過去的農曆新年,鄧也沒來拜年, 但女兒從沒表現異樣,可能同樣蒙在鼓裡。「女婿成日都話忙,作為男人,我有啲懷疑,但個女成日維護佢,咁我又真係成日响電視見到佢。」鄧每次到澳門工作, 女兒都會致電父親作照應,無時無刻為鄧着想。

對於女婿偷食,他坦言「好嬲」,當記者告知他,鄧已非首次背妻時,覃說:「係都唔奇吖,佢成個師奶殺手咁,我都覺佢幾靚仔o架。」他最擔心的,是女兒無法接受事實。

陸叔力撐

鄧聲興的十多年拍檔陸叔,則力撐怎也不信他眼中的「好男人」和「出色的分析員」偷食。九五年開始和鄧合作在電台做節目的陸叔,指鄧將家庭放在第一位,十分疼錫老婆。「佢又買車又買樓俾佢,佢老婆話想住寶馬山,方便佢返工,鄧聲興就即刻換樓買寶馬山花園。」他又指鄧孝順,有時在週末和週日,會碰到他在銅鑼灣跟母親、老婆和外父外母飲茶。但他指鄧絕少提及家人,他亦只見過鄧的老婆數次。

記者說到鄧很得異性歡心,陸叔即幫鄧解畫說︰「我哋講股票,做財經節目嘅,如果唔talk得,點吸引啲觀眾嚟呀!你話佢同女性記者、公關熟,好正常啫!咁阿鄧聲興出名唔會托傳媒手踭,有求必應!」

陸叔又不斷讚鄧聲興, 每次做節目前會做足資料搜集。「佢好勤力o架!喺香港已經好忙,仲要去埋北京大學(應為北京人民大學)讀博士。」他指鄧在考試前推掉所有飯局。但他有所不 知,鄧在考試前,正忙着箍煲。可是陸叔最後可圈可點說:「後生仔有後生仔嘅世界,但應該要知道界線囉,點樣都好,要識返老婆身邊。」
爆大 大鑊 星級 股評 人鄧 鄧聲 聲興 興背 背妻 妻玩 靚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97

恒基臨危卸膊天匯買家爆四叔大鑊

2010-6-17  NM





為着「天匯」七萬元呎價的成交, 恒基主席李兆基把自己的誠信也押上,一直拍心口說:「天價唔會假」、「交易千真萬確」;本週三,七萬元天價單位證實未能成交,天價成交隨即泡湯。而天匯的 廿七個單位,只有四個能成交。

當日以呎價七萬一千元購入的「買家」秦善文,就一肚氣,並向本刊爆「四叔」李兆基大鑊。原來恒基與這班天匯買 家當初本屬合作夥伴,買賣雙方各取所需,後來交易引起政府關注並向恒基施加壓力,恒基曾以各種各樣的方案利誘買家完成交易不果,最後將取消交易責任推向買 家身上,實行卸膊,本刊記者問四叔是否卸膊,他聽後十分不悅,以食指伸向記者嘴唇,示意要「封口」。

四叔於本月初恒基股東大會中,被問到 天滙單位會否減價成交,四叔說股票跌一、兩成,樓市有調整,暗示天匯成交價「有得傾」後,以四億四千萬購入天價單位的前新城電台DJ秦善文,上週一以「買 家」身份欣然向記者表示:「簽晒所有文件啦,總之我包保十六號大家都開心啦。」本週一,距離天匯成交的「死線」還有兩天,秦善文的態度卻來個一百八十度大 轉變。

本週一下午一時半,在中環盈置大廈一樓,由秦善文打骰的Kharma Acoustic Hi-Fi鋪內,他正與一眾職員開會,但見記者上門求見,立即取消會議,欣然邀請記者在鋪內詳談。

還未坐定,做DJ出身的秦善文已開始入 戲,滿腹牢騷指買天匯買得「好唔開心」,作為客仔,完全無「賓至如歸」的感覺。原來最初買入天匯時,他與恒基屬夥伴關係,大家坐着同一條船。

合 作夥伴各取所需

回想起去年十月,秦善文走到國金二期恒地的寫字樓,受到營業部總經理林達民欣然接待,他說:「佢哋好好o架,上到去飲杯茶, 又買蛋糕請我食,樓書同價單我仲keep住喺寫字樓。」簽約買樓後恒地就高調宣布天匯六十八樓A單位以七萬元呎價出售,創全球分層豪宅紀錄。

恒 地營業部總經理林達民還出來大肆宣傳,暗示買家為大陸富豪,但此舉令秦善文感到相當不滿:「佢(林達民)唔使隊埋個牌出嚟賣廣告吓,佢哋賣廣告又無話俾我 哋聽,初初諗住七萬蚊呎成交咗,等啲經紀以訛傳訛傳開去咪得囉!」

秦善文越講越勞氣,更大爆幫恒基買天匯是合作夥伴,大家各取所需:「我哋 個團隊買天匯之前已經掃咗附近嘅單位,之後睇啱天匯嘅proposal先買。同恒基作為合作夥伴,我哋諗住借天匯拉高附近嘅價,之後沽貨獲利。你估真係睇 啱天匯七萬蚊呎咩!佢哋四萬、五萬、六萬咁推上去都好吖,一下就推上七萬,邊有人一下子就推到咁高!」據知當時買賣雙方都知道銀行對此單位「估不到價」, 並無想過如何成交,難怪恒基給予秦善文買天匯的條款十分之筍,例如最初無成交期,又可以延期交易。秦善文亦說漏了嘴,指買樓訂金並非如合約中指定時間繳 付,指好多嘢都有得傾嘅。更顯得恒基當初給予買家的彈性極大。由去年十一月至今,買家原來只付了樓價百分之五的訂金,較真正的買家相差甚遠。秦善文遂說: 「初頭間屋只係清水樓,我哋久唔久賴皮,拗到送個過千萬嘅裝修。(有無鑲金雲石等?)同下面幾層嘅裝修一樣囉,拗到已經好勁啦!day 1就知佢有得拗啦,佢叫我去簽嘢,我唔想去咪扮吓病,『賴吓皮』咁囉。或者我唔想complete(完成交易)呢。」

大難臨頭各自飛

但 隨着天匯七萬元呎價登上全球最貴分層單位後,政府對交易的真偽仍十分關注,並六度去信恒基要求交代成交日期及買家身份。為洗脫造假罪名,四叔按捺不住,揭 開買家的身份,去年十一月底就說道:「秦善文只是買家授權作為簽署代表,並非買家本人!」同時公開成交期為六月十六日,秦善文說:「成交期個日子,恒基定 嘅啫,我哋無sayo架。」

身份「曝光」後,秦善文至今甚為不滿:「隊咗我出來後,個個訪問我,我嘅拍檔以為我想出風頭,搞到我第日做嘢好 煩,自此,政府就跟得好貼,我覺得唔好玩,甚至有啲辛苦。佢哋手法真係好有問題,同四叔買樓無私隱,又亂講嘢,俾人起晒底,律師都話,BVI公司邊有可能 查到吖,肯定恒基入面有人爆出嚟啦!」

由於外界一直質疑這宗天價交易條款背後有造假之嫌,四叔曾與記者開出盤口:「如果天匯屬假動作,我可 以同你賭,你出一萬,我就賠一百萬。」為了讓四叔好下台,原來恒基方面雖不減價,但卻暗中開出秘密條款,利誘買家去完成交易。

利誘買家完成 交易

恒基方面就多次邀他這位「大買家」「傾偈」:「四叔就無見過,Thomas Lam(即恒地營業部總經理林達民)有請我去國金軒食飯,其實我之前推咗兩次啦,餐飯幾貴o架,係幾正嘅。佢話恒基有啲業務要IT化,咁啱我旗下有公司做 IT嘢,話想傾合作,不過到依家都無下文。」在天匯成交死線的敏感時刻,秦善文淡淡然說出這宗「商機」,言下之意是指恒基方面想利誘他完成交易,從而用另 類方法「補償」樓價的損失。而愈接近成交期,秦善文與恒基的關係亦起了微妙的變化,在六月初時,四叔在股東會上曾說價錢「有得傾」,但臨近成交期,清楚表 明無價減。事件急轉直下,恒基把天匯未能成交推到買家身上。

恒基下令封口

李兆基於本週二回應天匯成交的提問時,轉了口風,他 說:「大致無咩問題,(係唔係全部成交晒?)唔係,唔得十足收成。」問有無價減,他說:「無減價,無減價。」

恒基不肯減價,但不向撻訂買家 追收差價,算是「掩口費」,但買家就要封口,他說:「佢哋要我簽Non-disclosure Agreement,貸款唔講得,成交唔講得。」記者聽了十分咋舌,作為「億億聲」天匯的買家,買樓竟然像做「賊」一樣,秦善文攤開雙手,表示無奈。

記 者續問有否其他「甜頭」回贈時,秦善文更激動說:「梗係無啦,一啲甜頭都無!佢哋所有嘢都揸得好緊,一毫子都無減。」對於恒基表示不會擔保買家能否取得按 揭,秦善文說:「咪由得佢卸膊囉,慣咗啦。」記者向四叔質問此舉是否卸膊,他把食指伸向記者嘴唇,示意要「封口」。

為解決天匯買家未能完成 交易這個爛攤子,恒基方面採取強硬態度,即是不減價、不延期及照殺訂的策略,至於由秦善文代表購入、七萬元一呎的六十八樓A單位,最終撻訂收場,秦善文得 戚地說:「乜撻四叔訂好大鑊咩?哈!到時(星期三)你哋一定來搵我。」

他又大彈恒基不懂賣樓:「我覺得佢哋公關做得唔好,賣樓手法亦都唔 好,搞到我好煩。香港買嘢最出名係有『賓至如歸』嘅感覺吖嘛,都無!我覺得俾人擺上枱囉。我第日仲要做買賣,你同人講我買七萬蚊一呎,我點賣呀?」

越 南富豪激動反目

天匯四個成交的單位,平均呎價三萬九千元,由滙豐承造按揭,皆屬越南富豪朱立基所有,本週二晚上七時許,恒基公布天匯成交資 料後,記者致電身處越南的朱立基,查詢為何只有四個單位成交,其餘廿個單位撻訂,他激動地「一輪嘴」發炮:「我唔知,我無資料,恒基講嘅你問番佢,我無睇 電視無睇報紙!唔緊要o架,佢(四叔)講嘅嘢佢負責,我一向唔講嘅,所以我唔負責。」

記者問他撻訂是否因為資金不足,他只推說:「你問四叔 啦,佢答嘅你問番佢!」從朱立基的語氣,他甚為不滿四叔的言論。

這位天匯幕後大買家越南富豪朱立基,與秦善文關係密切,秦的音響店便開在朱 立基買入的中環盈置大廈商場一樓,秦亦坦承朱立基曾向他購買一套二百萬元音響,並安裝在其倚巒豪宅內。秦善文代理的高檔音響牌子,是荷蘭名牌 Kharma,根據Kharma總公司網頁資料,秦善文的公司除了是該牌子中、港、澳的代理,還是其越南代理商,然而外資要在越南營商,一般要跟當地人聯 營才能成事,有越南籍妻子張美蘭作後盾的越南地膽朱立基,自然是理想人選。

跟朱立基一伙的秦善文說,在處理天匯交易時,必要時會使出「賴 皮」一着。其實朱氏夫婦早就出過這一招。

被揭錢債官司

朱氏夫婦○二年為籌錢興建胡志明市中心溫莎酒店和安東商場,由於整個項 目投資達八千萬美元,朱氏夫婦須四出籌集資金,張美蘭在朋友介紹下認識了曾捲入九十年代美國克林頓政治獻金案的印尼華僑熊德龍,從而在他身上取得六百萬美 金作投資。 然而後來張美蘭卻未有遵守承諾,轉讓項目股權給熊德龍,反而不斷游說他增加投資至一千萬美金。

跟中國關係密切的熊德龍,據知是 得到共產黨特務熊向飛家族成員的支持,向外國協助宣傳中國,熊德龍亦非省油的燈,他是美國及印尼華文報紙《國際日報》的老闆兼《人民日報》及《文匯報》的 海外版代理,儼如中國政府在海外的代理人。他其後入稟越南法院,向張美蘭追討六百萬美元欠款,○六年打官司期間,他又曾以《人民日報海外版》名義,致函駐 越南中國大使館「告狀」,指投資朱氏夫婦的安東商場時,有人不守信用,採取欺騙手段令他蒙受巨大損失,又指港台兩地亦有其他商家受騙,要求大使館關心此 事。事件糾纏至今年中,雙方才達成庭外和解。

賣樓手法惹爭議

更絕的賴皮事件還有一樁。○三年中,朱立基及張美蘭的公司萬盛 發,旗下位於胡志明市第三郡的豪宅 Pasteur Court開售,有買家以廿四萬美金買入一個一千四百呎單位,並交出約十二萬美元訂金,合約訂明單位可於○五年底交付。但萬盛發其後一直沒再要求買家交餘 款,直到○六年底,當地樓價已升值逾一倍,萬盛發卻通知買家要取消買賣合約, 結果被買家告上法庭,這輸打贏要的做法,開創當地發展商「失信」的先河,還惹來當地傳媒猛烈批評。項目其後改為服務式住宅出租,易名Sherwood Residence Pasteur,這裡的三千七百多呎頂層複式單位, 成為朱立基在當地其中一個住處。

現時朱氏夫婦以萬盛發名義,在胡 志明市擁有不少投資,當中包括五間餐廳、溫莎酒店及安東商場項目、兩幢寫字樓、兩個豪宅項目(Sherwood 和Thuan Kieu Plaza)及位於市中心Dong Khoi,現正日夜趕工的時代廣場綜合項目。 上月底,萬盛發更夥同當地旅遊局Saigontourist Holding Company,以四千二百多萬美金買入美國三藩市一間四星級酒店。

財政實力成疑

朱立基及張美蘭從一個籍籍 無名的小商人,在短短十年間晉身為越南大亨,與他們跟越南政府關係緊密有關。但亦令外間揣測他們的財政來源,「○二年起安東項目時,蘭姐(張美蘭)佢哋經 濟仲好困難,裝咗冷氣機都無錢找數。但短短幾年,就話佢哋突然暴發,喺香港買咁多樓,你問十個人,九個都唔會信佢哋真係有咁多錢!」一名認識張美蘭的當地 商家說。

張美蘭與當地的銀行關係密切,○五年時當地最大商業銀行越南農業暨農村發展銀行(Agribank)),要找人分銷其AAA金條, 便首選萬盛發為分銷商,並在其安東商場開設首家金條專賣店。而另一家與張美蘭有密切往來的西貢銀行(Saigon Bank),據聞近年因貸款予某人超過額度,導致有高層因此下台。然而最近為了撲水應付天匯成交,據知朱氏夫婦的資金開始緊絀,與朱氏有生意往來的商家更 指:「佢哋近年喺港資嘅美景國際手上,接手第五郡嘅順僑大廈(Thuan Kieu Plaza),但個商場到而家都無錢裝修。」

有知情人 士指,朱氏夫婦近年在越南的生意越做越大,又去香港大舉掃貨,其資金來源已經引起中國廣西及越南政府的關注,廣西跟越南接壤,由於朱氏夫婦與廣西南寧官員 亦有「生意合作」,廣西當局更曾派人到越南進行調查。難怪朱立基在香港掃豪宅甚或中環的盈置大廈都以海外公司註冊,部分物業又以瑞士的私人銀行承造按揭, 保密度甚高,然而今次因掃入天匯單位,連自己的底牌也被揭了出來;相信坐在同一條船的秦善文跟朱立基夫婦一樣感同身受。

天匯穿煲 四叔轉軚



臨危 卸膊 膊天 天匯 買家 爆四 四叔 叔大 大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176

林秀峰爆詐騙鼻祖大鑊

2010-9-23  NM




今年七十七歲的前佳寧集團主席陳 松青,因爭奪五件古董,與恒生銀行創辦人林炳炎兒子,現年七十四歲的林秀峰對簿公堂。二人在七、八十年代叱咤香港地產及金融界,而有「詐騙鼻祖」之稱的陳 松青,在香港金融犯罪史上畫上重要的一筆;而出身豪門世家的林秀峰「追隨」這位金融大鱷,二人曾在股壇製造虛假交易,吃大茶飯,但最終墮入賊竇,弄至身敗 名裂。因着這宗官司,二人將一幕幕七、八十年代的恩怨搬上法庭,林秀峰更向本刊大揭當年鮮為人知的段段內幕。

五件共值一億五千萬的古董,令兩位年過七十的老人鬧上法庭。當中最有價值的一件,要數「清乾隆琺瑯彩古月軒錦雞圖雙耳瓶」,此瓶於○五年蘇富比秋季拍賣會 時以一點零三億元天價成交,始令林秀峰於報上得悉,他指出原本屬於自己的古月軒瓶和四件古董,於八二年借予陳松青後一借無回頭,於是展開連番追討,陳林二 人終在庭上再次碰頭。

陳松青久未公開露面,是次現身法庭已略顯老態和體胖,不過庭上發言仍收放自如,中氣尚在,尤其提及當年佳寧威水史時,難掩意氣風發,「當年開咗好多戶口, 因被好多bank游說……咪entertain(娛樂)吓班bankers」,「哇!我好多車o架喎!」,「三、四十萬對我來說只是三、四十蚊」,並怒指 林秀峰向佳寧購入金門大廈(即現時金鐘美國銀行中心)的交易中「借錢借唔到,無錢俾,一個仙都無還過,害死我」!當提到自己購入涉案的三件古董給三個女兒 作嫁妝時,便即席感性地淚灑庭上,有時說得太激動,患有心臟病的他又會突然拿出藥丸攤滿證人桌上,要求暫停讓他吃藥。一走出法庭,戴着耳機的他便會以極速 姿態,換上黑漆漆的墨鏡,與林秀峰狹路相逢時,臉上亦絲毫不動容,大踏步而去。

反觀身為原訴人的林秀峰,鷹鼻挺直,眼神依舊凌厲,每次出庭定必以環保袋載着厚疊疊的文件,一副作戰狀態,無懼地在庭上向陳松青以英文高呼:「I disparage you!(我鄙視你。)」陳松青在庭上挖出三十年前的舊事,令林秀峰氣上心頭,上週四帶備當年與陳松青在商場上交手的文件,在他的「飯堂」灣仔富瑤酒家相 約傳媒見面,更高舉親手執筆揮毫的橫額,以有力的筆觸拋下「君子報仇十年未晚」八字,以抒三十年未了的心結!

金門大廈虛假交易始末

此心結源於八十年代初金門大廈(現稱美銀大廈)的交易,這宗交易矚目程度媲美恒基的「天匯」成交。八一年一月陳松青的佳寧置業,以九點九八億元向置地買入 金門大廈,同年七月,即宣布以十六點八億元售予林秀峰的上市公司百寧順。一轉手即賺七億元,成交轟動金融界,更刺激佳寧股價由六元飛升至十七元,成就了陳 松青風光的時代。

為此林秀峰首次大談當中來龍去脈,原來金門大廈本來就和賭王何鴻燊有關。「五、六十年代呢,香港做地產嘅圈好細,有個叫大聯合嘅組織,有二十四個會員,郭 得勝就係一堆,何鴻燊同霍英東就一堆,方潤華方氏父子又一堆,總共有廿四人成日坐埋傾偈,好似地產商會咁。」林秀峰解說,「咁呢,兩個集團,一個何鴻燊, 另一個潘錦溪(潘迪生父親)同(金王)胡漢輝,就為一齊夾份做生意有意見。最大嗰單嘢呢,就係珠城(即現時銅鑼灣珠城大廈),嗰陣時珠城係全香港最大嘅一 塊地,同牛奶公司買嘅。何、胡兩幫嘅矛盾出在工程地基上,一個好大嘅dispute(爭執),僵到不得了。」雖然當時林秀峰並非二十四人之一,但就成功擔 當了調解人的角色,自此大聯合便開多股予林秀峰,因而搭上何鴻燊等人。

父親顯赫人脈強勁

「當時有間財務公司叫Orient Leasing,一間大過我哋香港啲銀行多多聲嘅日本公司,直情係支持包玉剛買船嗰啲Leasing嘅。裡面嘅董事總經理就係我嘅朋友,佢同我講佢哋都想 做地產生意,如果有咩好嘢呢,就佢哋出大錢,我出細錢。」林憶述。林秀峰的父親林炳炎是恒生銀行創辦人之一,其契爺更是恒生另一創辦人何善衡,林秀峰繼承 父親不少人脈,他又與五十年代大地產商曾肇添的兒子曾永華、曾永康兄弟甚有交情。

「有日,何鴻燊就打俾我,喂!林秀峰,佢好唔客氣o架,林秀峰o架咋,佢話有個information(消息),置地想賣咗金門大廈出來喎,我一聽,正 喎,但嗰陣時我喺大陸做緊第二樣嘢,咁何鴻燊話交俾佢啦,佢去同置地買啦。」林收線後隨即打電話給Orient Leasing和曾氏兄弟,「我認為自己夠晒實力啦,咁我就大支嘢去廣州做我要做嘅嘢喇。」據說林身處廣州當日,「陳松青坐一間房,置地坐一間房,何鴻燊 坐一間房,全部喺晒的近律師樓準備簽署買賣金門大廈文件,結果陳松青出九億九千八百萬,俾cash,咁我哋買唔到啦。」

製造天價成交

林秀峰就首次認識到當時在香港地產界聲名大噪的「過江龍」陳松青。七個月後,林秀峰的百寧順宣布以十六點八億向佳寧買入金門大廈,林秀峰爆料:「當時陳松 青唔俾我做Confirmor(確認人),但就同我講,你唔夠錢的話我就俾Vendor-Financing(賣家提供融資)你。」交易宣布後,帶挈佳寧 股價節節上升。但交易從來無完成,但百寧順及佳寧先後於八一年十一月一日及四日發公告指交易已完成,佳寧更指錄得六億七千多萬利潤。

林秀峰遂自行找買家以確認人形式賣金門大廈。「我同美銀好熟嘅,因我係美國讀完書返來第一個幫襯嘅唔係恒生、滙豐而係美銀,一路關係都好好,美銀有個 officer叫做Anil Thadani,有日Anil就喺條街度大聲叫我,喂Roger(林之洋名),問我信唔信佢叫美國銀行買呢個金門大廈,得嘅話下星期就叫美銀總部派人過來 同我傾。」林秀峰於是就先過問當時的大業主陳松青,陳當時仲跟林稱兄道弟說:「Roger哥,去啦!」林秀峰遂與美銀總部派來的代表Steve Marsh,在金門大廈一會議廳商討,他說:「我哋買兩個漢堡包,每人一杯可樂,我喺美國讀書嘅,同番鬼佬傾偈簡單到極!」於是林氹掂Steve Marsh,把金門大廈部分樓層以確認人(Comfirmor)方式轉售予美銀,「一旦成交,即刻收錢。」但價值較高的高層則歸林秀峰,低層才留給美銀, 而美銀則擁有大廈命名權。

兄弟二人合作無間

金門大廈交易令佳寧股價節節上升,林秀峰樂於做其大買賣,陳松青亦聲名大噪。其後他倆便有更多的合作,恰如其昌人壽的買賣。「我老豆係開銀行,不過一路都 有同屋企人講,保險係一個更加好嘅生意。」於是八二年,林便用行動實踐,以高價九千四百多萬買入一千三百萬股佳寧旗下的其昌人壽。林沾沾自喜說,未有沾手 保險的恒生銀行,已證實有兩次擠提,「第一次,嗰時老豆已死,係韓戰時恒生走去買咗三隻美國退役軍艦,好鍾意八卦啲人就話,啊,係為咗中國共產黨買嘅。」 結果恒生銀行於歐資的華比銀行的存款被即時凍結,擠提潮湧至。「第二次,係一九六三年,又係人哋講個Rumour(謠言)出來,引致排隊,個存款喺一個禮 拜內由七億減到變為四億。」經歷是次危機,恒生終被滙豐銀行買起,成為林秀峰契爺何善衡的終身遺憾。

林秀峰抖出恒生的舊事,力證自己買其昌人壽是對的,並打算與英國的Eagle Star(鷹星)保險合作,在香港大展拳腳,林秀峰從陳松青身上學到了幾招財技,用於收購其昌之上,比如先以價值四千萬的甘道十一號大屋,換取永隆銀行二 千二百萬貸款,再將大屋注入其昌,使陳又能以大屋借得法巴銀行三千萬元,可見二人真正同撈同煲。

有錢齊齊搵

有次林秀峰更間接令陳松青賺大錢,當時林得悉香港電話公司與大東電報局的一樁官司勝訴,遂與陳提起香港電話的股價,將因長途電話收入大增而上漲,由於當時 英資公司只限英籍商人持控制性股權,於是陳松青就以Jardine Funds的名義大量買入股份。當時陳更主動打電話約林:「Roger哥,有無時間食早餐呀?我買咗HKT股票,八百萬股留咗俾你!」非常闊綽。結果翌日 股價勁升,每股賺十幾元。「那是陳松青唯一無損失的投資。」林秀峰誇口說。

在富海酒家晚飯中途,林秀峰拿出一份文件,日期是八三年六月,當時香港地產市道下滑,又爆發銀行風潮,林秀峰的百寧順陷入財困,陳松青向他介紹一間財務公 司——Inter Alpha Asia借下三千萬元,抵押品包括其昌股票,但附錄寫明若未能償還,便以五千萬股百寧順由陳松青作抵償,林秀峰未有想到這間財務公司與陳松青有立協議,他 說:「這時我對陳松青就開始有『恨』。」但為時已晚,四個月後陳松青被廉署人員拘捕,佳寧和百寧順先後於八三和八四年被清盤,清盤時百寧順負債二億六千多 萬,佳寧更負債上百億。

林秀峰說:「我當日知道香港好多股民,投資咗落呢隻(佳寧)全香港第三大市值嘅股票,破產跳樓乜人都有,仲衰過依家嘅雷曼,點解呢,雷曼都係有啲身家嘅人 先玩,倒轉頭買佳寧嘅係升斗市民,嗰陣時買咗以為搵到個錢可以開飯,結果係零嘅。」而林秀峰亦成為當中一分子,家產輸盡。後與陳松青等六人一同被控虛構金 門大廈交易,但被按察司柏嘉判無罪釋放,其後於○二年,林秀峰卻因行使四十六億假信用狀而於六十六歲之高年入獄。出獄後,仍駕着BY1車牌,閒來到「飯 堂」富瑤與大廚切磋廚藝,醉心鑽研書法古董。

今天公堂上重遇詭計多端的陳松青,林秀峰毅然說:「我唔願意就此停手!呢個案對我來講,就係全部天理俾番晒我,欠我嘅一定要俾番晒我!」

三代金融詐騙術比併


林秀 峰爆 詐騙 鼻祖 大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198

陳良宇落馬大陸地產股大鑊

2006-9-28  NM




上海官場爆發大地震。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由於涉及違規使用社保基金等嚴重違紀問題,被中共中央免去職務,並接受審查。

陳 良宇是前國家主席江澤民「上海幫」的人馬,這次被打倒,意味着現任領導人胡錦濤及溫家寶,決心對舊有人馬進行清洗,是明年兩會公布政治局常委新班子名單的 前奏。除了上海官員人人自危,上海的地產商及銀行亦正四圍撲水,希望填補違規以至正規借貸的款項,以免受牽連。事件影響所及,正在香港招股的瑞安房地產首 當其衝,就連前特首董建華家族控制的東方海外,在上海的房地產業務,亦可能受牽連。

「上海幫」龍頭大哥、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被「開刀」,成為上海市市民茶餘飯後的熱門話題。他們不斷以電郵,又或手機短訊,將消息散發開去,而討論此事的網上討論區亦逼爆網民意見。

一 名上海市民說,陳良宇突然被查處,對市民來說有少少意外。「其實幾年前,同上海幫關係密切嘅周正毅被查,大家都估到中央想打壓上海幫。再加上近年中央不滿 上海嘅樓價不斷上升,宏調措施似沒有成效,大家都認為陳良宇遲早被調走,但就未想過會將其免職,使其不能體面地下台。」

社保基金被違規使用,其實只是一個幌子,事件背後牽涉到中央的權力鬥爭。陳良宇等上海幫,正是前國家主席江澤民勢力的核心人馬,江澤民三年前退任國家主席後,只是「放位不放權」,他的嫡系人馬仍掌權,現時中央政治局常委黃菊、吳邦國及賈慶林等都屬上海幫。

胡 溫上場後,對上海幫都忌三分,「胡溫連江蘇、上海都不去的。」一江蘇省政協說。今年六月,胡錦濤到上海出席上海合作組織峰會,但他只大談農村建設,並未聽 取上海官員的工作匯報,頗為冷淡。一名全國政策委員說:「他到上海,實際上是表明已控制到上海的局勢。」今年八月,《江澤民文選》高調出版,胡錦濤強調要 黨員幹部多加學習,外界以為江澤民仍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但實際上這是胡溫打壓上海幫的部署。

該名政協分析說:「當時中央有意將江澤民捧到很高,表示胡溫仍然尊重老江,但政治局常委換屆時就要按本子辦事,他下面的人就難保了!」

換屆做準備

陳 良宇下馬後,胡溫就要部署為下屆政治局常委換班,「將於下月舉行的第十六屆六中全會,就會決定政治局委員新班子的名單。」一全國政協委員說。而明年三月兩 會期間,該名單就會公布。不過相信現任政治局常委黃菊暫可安然度過,過去他以患病為藉口,沒有露面近半年。但他的太太余慧文,就被中紀委的調查人員問話達 四個月,之後就發生陳良宇下馬事件。

而胡溫決意把陳良宇拉下馬,導火線是前上海地產主席周正毅。坊間一直傳聞,周正毅的女友毛玉萍,是陳良 宇的契女;周正毅旗下牽涉徵地賠償糾紛的上海「東八塊」項目,是與陳良宇的弟弟陳良軍合夥;「東八塊」地皮位於上海市靜安區,地皮面積達二百萬呎,是陳良 宇在位期間批予周正毅公司發展,「所有在上海做地產的商人,不得不與陳良宇打交道。」一江蘇政協委員說。周正毅三年前因虛報註冊資金及操縱證券價格,被上海市政府判三年徒刑。但周正毅案件交由江澤民派系的黃菊處理,結果案件避重就輕,涉案的上海幫高官安然無事。

上海首富逍遙

「當 時周正毅搭上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恒,兩人成為好友。周正毅被捕當晚,他剛和江綿恒唱完卡拉OK離開。有此關係,他判得並不重。」知情人士說,周正毅在上海提 藍橋監獄生活亦十分「他條」,不用做苦工,又經常到獄長的辦公室歎冷氣;按規定犯人每星期只可見親友一次,但周正毅卻可破例見三、四次。

周正毅最近出獄後仍然風流快活,兩星期前還拖着大陸小明星在北京的夜場Beautiful Club逍遙作樂;而他亦在香港股壇放聲氣,表示想東山再起。不過,有消息指中紀委會對三年前已作結的「周正毅案」重新展開調查,未知周正毅日後的命運如何。

而 胡溫要打擊「上海幫」,還因為上海樓房價格幾近失控。過去三年上海住宅的價格因炒賣而不斷颷升,有的豪宅上千萬元一間。中央雖多次以「國六條」及「國十五 條」等宏觀調控打壓,但仍不收效。最近上海發展商湯臣集團推出豪宅湯臣一品,高調地自稱以一點三億元天價賣出一套單位,便如「老虎頭上釘蝨乸」。據一名上 海發展商說:「大家都不想上海樓市垮下。有些發展商是借下『不乾不淨』的錢發展樓房,賣出單位後再填回借下的數,做到神不知、鬼不覺。若然樓房滯銷,沒有 錢回籠便極可能爆煲。」

統戰部進駐上海

而這些「不乾不淨」的錢,可能正來自社保基金,亦即今次陳良宇被拉下馬的禍因。內地的 社保基金,與香港的強積金相似,作為保障市民退休養老之用,資金來源包括國有股減持及政府撥款等。由於社保基金是老百姓未來的「棺材本」,主要放在銀行收 息及購買國家債券等。不過,有上海官員認為放在銀行的息口太低,遂違規借予房地產公司開發土地,並收取高息,待賣完樓後歸還。所以宏觀調控之下,樓市被迫降溫,令資金難以回籠,填補社保基金空洞,事件因而被揭穿。

社保基金違規貸款情況被中央知悉,並借機採取行動。早在今年二、三月,中紀委已進駐上海進行調查。而在半年前,胡錦濤的嫡系,統戰部部長劉延東與香港一批愛國人士見面時就提到,會離開北京一段時間,到上海辦一些事情,估計就是協助中紀委的工作。

七月中,負責社保基金的上海市勞動和社會保障局局長祝均一,因涉嫌違規使用社保基金近三十二億元巨款,已被中紀委帶走調查。其後同屬「上海幫」,香港上市公司上海電氣的董事韓國璋、非執行董事張榮坤,以及主席王成明,先後被當局調查及「雙規」。到八月中,陳良宇的前秘書、上海寶山區區長秦裕亦被調查。至本週一,終輪到上海幫一哥陳良宇亦墮馬。

陳良宇下馬後,中紀委派出的調查隊伍並沒有鬆懈;牽涉其內的上海官員及地產商就「有得震、無得瞓」。事件已震動香港上市的大陸房地產股,其中世茂房地產、上海復地等應聲下跌,甚至未在上海發展的雅居樂地產等亦有所影響。據知,部分高官及國企高層,雖不能親自見面,但仍透過中間人,互相緊密聯絡,交換情報。與此同時,上海的地產商及銀行亦相當水緊。

銀行四出撲水

一 名知情人士說:「社保基金普遍通過銀行,向地產商『放水』,所以而家上海嘅銀行都幫緊客仔(地產商)四圍撲水還錢。上海光大銀行,最近向大客戶『放暗 盤』,如果能借出(存款)一億元以上,兩個月就有息口二十釐,旨在江湖救急。不過大家都唔敢借,而家局勢未定,你點知兩個月後佢還唔還到呢?」

現時上海幫人人自危,一片白色恐怖;而無論曾違規還是正規借貸的上海地產商,都希望能儘快還錢,免受牽連。「上海姑爺」羅康瑞的瑞安房地產,便承認旗下的上海創智天地項目,曾委託社保基金,與浦東發展銀行簽訂十五億元人民幣貸款協議,目前已動用逾八億元。

上海姑爺應棍

羅康瑞雖強調該筆貸款是合法,有效及具約束力,但正如其招股書所言,瑞安亦可能因此而被調查,面臨無法預測的結果。而上週六,滙豐銀行似乎早已嗅到味,突然拒絕向證券行借出認購瑞安房地產的孖展。證券界大都表示,瑞安的定價不算吸引,再加上社保基金事件,相信下週三上市時,形勢將頗為慘淡。

大陸地產股大鑊,部分還正出售項目應急,讓其他發展商執了便宜貨。例如內地地產商順馳中國董事長孫宏斌,在今年七月便以個人及順馳旗下公司六成股權作擔保,向香港上市公司路勁基建借二點七億元短期貸款,以應燃眉之急。其後路勁又以期權方式,以九億元收購順馳A、B五成多股權等。

順馳A、B已有逾四百五十萬平方米可供發展土地,路勁擺明執了便宜貨。「現時有不少上海地皮出讓,每幅都講緊二、三十億,啲大陸公司要填氹,急住要放。」一專門在香港、上海做跑腿的地皮經紀說。

另一在內地發展房產的上市公司國新控股,亦不斷套現。其執行董事張揚出身上海,據知其哥哥張琛曾在上海市財政局任職。最近國新便宣布終止上海閘北區一項物業收購項目,拿回六千九百萬元,並出售持有北京物業的國新中國全部權益,套得一億五千萬。

而 以往由江澤民撐腰的前特首董建華,其家族控制的東方海外過去在上海發展房地產,圈地時都十分順利。例如○一年時,東方海外就投得蘆灣區近錦江飯店的地皮, 面積達三萬七千平方米,而土地使用權出讓金亦由原本三千八百萬人民幣降至九百五十多萬。不過隨着江系勢力旁落加上董建華亦不在位,估計東方海外在上海的房 地產生意亦可能受影響。


陳良宇 陳良 落馬 大陸 地產股 地產 大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395

內房商勁大鑊


2008-10-02  NM




上週四,內房股世茂房地產公布中期業績,顯示上半年盈利因內地樓市大冧而跌逾五成,正好為一眾內房股「現真身」揭開序幕。自去年起,中央不斷加強宏調力度、銀行閂水喉、樓股皆跌,發展商不論借錢或賣樓套現都出現困難,經營情況慘不忍睹。

一眾內房股股價比去年高峰期急瀉超過八成;不但小股民、內地小業主中招,連一眾看好內地房產前景的香港商家,亦一擲千金在內地摸頂入市買地,到今時今日,自然要周圍「撲水」自救。

在金融海嘯來臨前,內地房產股早已陷入財困危機。據知有個別內房股老闆,最近親自向新世界發展主席鄭裕彤及長實主席李嘉誠「叩門」,希望獲得借貸。不過,一向睇市甚準的李嘉誠,對後市並不樂觀,故拒絕幫忙。而彤叔就算肯借,年息亦起碼四十釐。

內房商在樓市慘淡下要「自求多福」,而這幾年雄心壯志,在內地買地一心想做發展商的香港商家,亦無一倖免。上市公司恒和珠寶集團主席陳聖澤,自○四年起便與老友、有玩具大王之稱的蔡志明一同投資兩塊上海地皮,地盤至今仍在「種草」。

搞房產愈做愈蝕

恒和珠寶早於八八年上市,主要從事設計、製造及銷售中高檔珠寶首飾,不過對主席陳聖澤來說,他更愛炒樓,在香港專炒豪宅及寫字樓,二十年來共賺逾二億五千萬,他更早在九十年代已投資家鄉江門。本週二記者訪問陳聖澤,他呻道:「我在內地做項目十幾年,亦都蝕足十幾年!」

原 來他在九十年代已在江門發展一千畝共二百棟花園別墅,由於中方拍檔炒燶樓突然退出,陳聖澤要將整個項目「包底」硬食。除了地價四千萬元,包括建築等其他費 用,至今共使了兩億多,但多年下來項目仍在發展中。陳聖澤說:「至今已經蝕咗千幾萬港紙。因為項目位於一個島上,四面環水,交通不便,鄰近地區可賣三、四 千元一平方米,我嘅項目只可賣二千幾。」現時整個項目只開發了五分之一,即二百畝土地,其餘土地何時發展,他表示還要再與當地政府商討。

 

另外陳聖澤在廣州仍私人持有一個商業項目,現正拆遷;至於與蔡志明共同持有的上海商業項目,四年前由中方拍檔上海實業以五億六千萬人民幣投得,現時他以上市公司名義持有約四分一權益。陳聖澤坦言項目發展很慢,而且跟中方拍檔意見分歧,會拆夥分地,並與蔡志明共同發展其中一幅較大地皮。現需要資金的他,最近將他於今年四月、以三億三千多萬購入的上環鹽業銀行大廈地盤,以三億九千萬售予上市公司恒和珠寶,陳聖澤說會套回資金發展內地其私人擁有的地產項目。總結經驗,他說:「當初諗住分散風險,先至由主業嘅珠寶,轉而將部分資金發展內地房產,一心諗住穩定收租,但估唔到內地房產仲波動,風險仲大!」

套香港樓救內地樓

除 了陳聖澤,在地產界打滾三十多年的美聯集團主席黃建業,亦相當「渴水」。美聯上週公布中期業績,黃建業便「皺晒眉頭」,○八年上半年純利為一億五千萬元, 比去年同期下跌三成四,一度裁減二百名員工止血。本港樓市逆轉,美聯業務自然難搞,但黃建業去年於國內以私人名義投資買地,才令他最頭痛。

去 年底內地樓市高峰期,黃建業以三千八百萬元,投得一幅位於瀋陽的商業用地,搖身一變成為發展商,不過他開心「無耐」,內地樓已掉頭向下,「黃建業今次幾頭 痛咯!佢係初哥,除咗瀋陽呢個項目,仲喺深圳有買地,用咗起碼一億幾。」地價是一個問題,建築費用又是另一問題。一名知情人士說:「喺香港同內地發展房 產,成本比例好唔同。喺香港買地發展一個項目,總資金成本中八成係地價,另外兩成才是建築費用,但喺內地,五成資金是地價,另外五成則是建築費。變相即是 說,黃建業花了一億多元買地,另外需要一億多元起樓。」

無獨有偶,近年甚少沽售物業的黃建業,在今年六至八月期間,狂沽包括銅鑼灣白沙道地鋪等七個物業,套現逾三億七千萬港元。

內地銀行拉閘收水

事實上,內地銀行「拉閘閂水喉」,的確令上市或 私人發展商都極度頭痕。內地銀行在去年開始,嚴格執行貨幣從緊政策,收緊對發展商的貸款,令一眾地產發展商銀根緊絀。「以前央行向各銀行安排嘅貸款限額, 都係以年度計,銀行可以自行調動金額,但而家則係逐個月放貸,有啲吊緊鹽水嘅房產商,銀行想幫都因為該月份唔夠限額而幫唔到。」一名行內人士說,去年底央 行更規定銀行不可借錢予發展商買地,情況更形險峻。

「嗰啲喺香港上市嘅內房股,一向被歸納為外資地產公司。由於內地國企銀行已經唔肯借錢,佢哋於是轉向外資銀行如東亞、渣打等借外幣貸款,再向外管局申請轉為人民幣。但去年開始,外匯管理局又規定外資的地產公司唔可以借外幣債項,即是佢哋又唔可以再向國內嘅外資銀行借錢。」上海的外資地產基金管理層說。

在此情況下,發展商唯有「出蠱惑」:「由於中央主要限制發展商借錢,建築商借錢就無咁大阻力,於是部分發展商就同建築商協議,將合約金額寫高啲,由建築商向銀行借錢,到發展商賣咗樓套現後再還番錢俾建築商。」

紓緩財困各施各法

在內地的部分小型發展商,已開始被其他大發展商以賤價併購。而對香港人來說,最關心的莫過於一眾內房股表現。除股價大插水外,其面對的普遍問題,便是高負債和集資困難。一般地產股,負債比率以百分之五十為健康,但去年上市的富力地產,負債比率卻高達百分之一百三十,是眾內房股之冠,其他如綠城中國及上海復地,負債比率亦超過百分百。

富力地產去年大舉擴張,買入二十塊地皮,令土地儲備增至二千六百多萬平方米。但其現時手頭現金只有約二十億元,下半年包括支付地價及建築開支等的資本開支卻高達一百億元。要加快資金回籠,便要加快賣樓,但公司上半年銷售額只是全年目標的三分一。雖然公司一直寄望發行A股上市融資,但計劃在A股低迷之下亦只聞樓梯響。

 

房 產商各施各法,但其實最「自求多福」的方法,是賣樓套現。在內地樓市呆滯下,去年尾萬科在深圳牽頭開始減價戰,今年八月更在上海以八折促銷推出第二輪減 價,令一眾「過早買樓」的小業主極為鼓噪。進入傳統國慶節「金九銀十」(金九月銀十月)的消費旺季,各大地產商更加緊宣傳劈價消息吸引買家,恒大地產便宣 布於本週一起,在全國十三個新盤同時進行八點五折的促銷。「暑假一向係賣樓淡季,全世界都預咗喺奧運後賣樓,希望可以追回售樓目標,令內地樓在第四季有大 量供應推出,因此難免要劈價求售。」一上海外資基金管理層說。

「以前發展商想促銷,只要送吓傢俬、電器、全屋裝修。不過呢啲花拳繡腿嘅招數已經完全無用,而家就算發展商減價,樓盤只係吸引到有實際需要的人,如新婚者去買樓,但成交金額增長都唔大,因為佢哋買嘅始終只係細價樓。」中原中國董事總經理陸成嘆道。

 


內房 房商 商勁 勁大 大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657

上市商會主席 公司大鑊


2004-8-12  NM




上週一,股市風平浪靜,但一隻市值二億幾的股仔——生命科技(1180),卻突然暴跌最多四成七,由一毫半跌至九仙。至本週二,股價收八仙三,累跌四成。生命科技大股東,是前年夥同賭王兒子何猷龍以及金利豐證券老闆娘朱李月華等人,一同籌組上市公司商 會,並擔任主席的陳捷。生命科技前身是九七年上市的葉氏保達,但創辦人葉錦輝九八年財困,於是賣殼予山東省背景的陳漢強,陳其後引入現任主席陳捷及執行董 事單世勇。陳、單入主後,公司只產銷一隻專治肝炎的注射劑「威佳」。該藥在內地只得六百多間醫院應用,去年營業額亦只有五千七百多萬元。業務單薄的生命科 技,去年竟然將唯一賺錢的「威佳」生產廠房出售,套現五千五百萬,只保留獨家分銷及生產管理權,令人費解!陳捷入主至今,已先後共八次配新股及供股,集資 三億元;單是去年五月,二供一股就集資了八千一百三十萬。接近公司人士指出,公司手頭理應還有現金逾億元,但翻查去年年報,發現只剩千三萬!狂骨水後炒股 管理層解釋,公司於香港及海外的辦事處有廿多處,行政費用已達三千二百萬,加上市場推廣及分銷,又投資研究新藥,資金已用得七七八八。然而熟悉該公司運作 人士卻指稱各辦事處只得寥寥數人,何況公司亦未有新藥推售,推廣支出多極有限!其實,生命科技去年大炒股票,公司的證券投資市值有七千三百多萬,已多過整 年營業額。去年供完股後,即忽然買入二千萬股公路大王劉根山旗下的茂盛控股(022)。這批股份的股價如坐過山車,去年九月由九毫忽然Ч升至三元,但至今 又跌至一元五角,未知會否令公司損手爛腳。而生命科技今次急瀉,接近公司人士透露,是有莊家見該公司盤數欠佳,故決定「斬纜」狂沽。現時持股一成半的大股 東陳捷,身家至今已縮水二千四百萬。身兼上市公司商會主席的他,原與金利豐老闆娘朱李月華關係密切,其太太更經常與朱太結伴購物。生命科技近兩、三年多次骨水,也是金利豐作配售代理或包銷商;朱太更扶持陳捷當上商會主席一職。該會於○二年仙股股災後成立,約有一百家上市公司會員,都是三、四線的熱炒股。去年十月陳捷就親自帶隊上京訪問,不過該會平時並沒有什麼動作。生命科技帳目混亂,就連年報中的核數師報告亦露出端倪:事關由九八年發表的第一份年報至今,公司核數師德勤,一直對帳目持保留意見,公司的一盤帳目,惹人關注。


上市 商會 主席 公司 大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056

歐文龍貪污案 香港富豪大鑊

2012-04-19 NM

本週一,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中共機關刊物《求是》中,以「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為題,擺出強硬姿態,重申中央今年將加強打擊反貪反腐,絕不手軟。同 日,澳門前運輸工務司司長歐文龍巨貪案第三階段開審,並牽涉到大劉劉鑾雄及羅傑承合資的公司,華置(127)隨即於本週二停牌,是首次有香港富豪捲入澳門 回歸後最嚴重的貪污案。
事實上,歐文龍掌權時期,正是香港大孖沙往澳門投資、搶地的高峰期。○六年歐氏落網後,涉案港商還以為可恃著政協之名或在中央的人脈,逃過一劫。 澳門要配合中央反貪、打黑的大形勢,在這微妙時刻開審歐文龍案,別有一番意義。與澳門關係千絲萬縷的一眾香港富商,「有得震無得瞓」。


本 週一,被喻為「世紀巨貪案」的前澳門運輸工務司司長歐文龍貪污案,展開第三階段審訊。澳門司法機關在○八年一月及○九年四月,首兩個階段的裁決中,先判歐 文龍入獄二十七年,充公八億元財產,其後再加監至二十八年半,充公四千萬元澳門幣,前後累計八十一項控罪罪成。審訊經年,當中數名主犯已逃之夭夭,包括在 首輪審訊中被判監二十三年的歐文龍妻子陳明瑛,另有份行賄的建築商林偉潛逃三年後,○九年於葡萄牙自首,企圖減輕刑責。
在剛展開的第三輪審訊中,歐文龍再被控九項受賄及清洗黑錢罪,罪名無新意,但涉案人物卻有驚人發現,並首次將香港富商拉下水,包括華置主席劉鑾雄及南華足主羅傑承,為案件掀起另一個高潮。

大劉賤價拿地建豪宅
今 次涉及貪污醜聞的五幅地皮,面積共七萬八千平方米,位於氹仔雞頸馬路及偉龍馬路交界,澳門國際機場對面。正是華置上月剛開售力谷的豪宅項目「御海•南 灣」。 地皮原屬澳門政府旗下公司持有,○四年,運輸工務司司長歐文龍決定不公開競投出售有關土地,以邀請招標方式進行。據報劉鑾雄及羅傑承得悉有關消息,隨後透 過澳門商人、目前仍被全球通緝的新明輝建築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長何明輝「穿針引線」認識歐文龍,透露有興趣投標。結果,劉鑾雄及羅傑承的公司Moon Ocean成功獲邀,並委派仲量聯行代表投標。另外兩間入選的公司,一間由世邦魏理士代表,另一間是澳門旅遊娛樂股份。 ○五年六月底,評標委員會公佈結果,指三家公司的標書均不達標,但在歐文龍「干預」下,最後由出價最高的Moon Ocean中標。事後,歐文龍控制的公司涉嫌收取了二千萬元,並於翌年正式將土地以十三億七千萬元,轉讓予Moon Ocean。其後,華置斥資二百億元,在此興建有逾二千五百伙的豪宅項目「御海•南灣」,上月底開售後已售出三百個單位,平均呎價達七千二百元,部分單位 呎價更直逼一萬元。粗略估計,項目可為華置帶來超過三百億元盈利。

「爛頭卒」翻身做班主
黃國桐律師表示,香港與澳門 並無引渡條例,故此劉鑾雄及羅傑承在港不會受影響,「香港現在與美國有引渡條例,美國逃犯係香港落網,都要先經香港的終審法院審理,證明同香港有類同罪 行,及按香港法律亦表面證據成立,才會引渡去美國,我建議香港防貪組,都要調查此事。」他又指,由於不知道澳門當局有否下逮捕令,難以知道兩人入境澳門 後,會否因行賄而被拘捕。 今次牽涉入案件的羅傑承,是維他奶創辦人羅桂祥的後人,四歲時隨家人移民到澳門開創維他奶當地業務,所以在澳門有一定人脈。他九十年代在香港發展電影事 業,後來與黃百鳴反目,生意失敗,欠債及曾被追斬,並由舊山頂道大屋搬到西貢村屋。九四年他涉嫌在澳門開一百萬元空頭支票,被控訛騙,後因證據不足獲釋。 到九九年,羅又被澳門法庭判於九三年的一宗地皮買賣中,濫用信用狀,被判入獄兩年三個月,但羅缺席出庭被通緝。此後羅竟然仍可在澳門活躍,而本來黴到貼地 的他,近年更突然如翻生般風生水起。 「羅傑承話同何厚鏵一早已認識;佢成日同人講,自己與對方屬好友關係。」一名知情人士說,人所共知,任何人到澳門發展,都得先向何厚鏵或歐文龍「叩門」。 大型項目如競投澳門賭牌,要過何厚鏵一關,其他如批地及改變土地用途等,則要經歐文龍。羅傑承便變身代理人,作為澳門政府與富豪的中間人,協助「溝通」。 「澳門司警都買佢怕。之後呢幾年佢好有錢,撈到風生水起。」難怪羅傑承既可泊住大劉發展澳門地皮,又成為南華足球隊足主,並大灑金錢投資澳門酒店及香港餐 飲。

日記篤出港澳富豪
早在○六年歐文龍案引爆前,澳門已到了民怨沸騰的地步。澳門近年賭業興旺,但老百姓享受不到當 中好處,反而因物價高漲而怨聲載道,高官則貪污自肥。○七年歐文龍案開審,本刊陸續收到澳門政府內官員報料,指歐文龍案牽連的富豪及高官其實極廣,不滿未 有打「大老虎」,並附上一本屬於歐文龍的日記簿副本。 該日記簿內容正好揭示歐文龍案牽涉人物、金額及項目之多,當中記錄了歐文龍與不少富豪的交往。例如○六年二月二十五日,他先於下午一點和大劉劉鑾雄見面, 同日四點則和特首會面。而他亦經常與外交部及中聯辦人員在君悅酒店(Hyatt Hotel)會面。該日記又記載他參與的土地發展的進程,顯示部分土地改則後,收溢償金(即補地價)可獲減免,而大批項目如聖母灣項目、澳門凱旋門及澳博 上市,他都以「剔號」在旁區分已辦妥與否。有的項目旁寫有一個巨額銀碼,不知是中標金額還是所涉賄款。日記還有趣地記載了一頁名人如李小琳(李鵬女兒)、 李志強(飛仔強)及四太梁安琪的生肖或出生日期,相信是方便他送禮之用。

數十億黑錢存港
日記中經常出現蕭德雄這個名 字,蕭是澳門名人,屬何厚鏵親信之一。據知他還經常在人前人後自稱和何厚鏵相熟,何厚鏵任何事都搵他代理。蕭在澳門及內地有地產項目,亦是澳門財神酒店股 東。○一年,他和已故華懋集團主席龔如心及劉鑾雄,以聖母灣發展股份有限公司名義,聯手競投澳門的新賭牌,但最後未能成功。○九年他成為香港上市公司冠中 地產(193)主席。而另一澳門名人、澳門總統酒店股東吳福,亦多次出現在歐文龍的記事簿上。 歐文龍澳門涉貪,已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由於受賄金額竟匯入在香港開設的戶口,驚動香港廉政公署調查,才揭發並轉介澳門廉署。原來,歐文龍在香港不同銀行 開設了多個戶口,並親自來港辦理手續。例如他○四年以一間海外註冊公司名義,於香港中銀開設戶口,並三次來港辦理手續,其後還以此戶口購買了數千萬元的結 構性存款產品。而歐文龍父親歐榮光亦一直是中銀的理財客戶,歐文龍還借用妻子陳明瑛、弟弟歐文富、弟婦陳華彩等親朋戚友的戶口洗錢,所貪涉資數十億元。當 年澳門廉署經日調查,在特首何厚鏵批准下,終將歐文龍拘捕。

大家族瓜分澳門
事實上,根據澳門的《基本法》,九九年回 歸後,除私有土地外,澳門的土地都為國家所有。澳門向來不需要靠賣地來增加財政收入,但有熟悉澳門土地運作的地產界人士卻踢爆:「如果澳門政府要靠賣地就 真係死得,佢都已經無地喺手,就算有都係喺郊區,啲市區地一早俾幾大家族瓜分啦,政府啲地用嚟起公屋㗎咋!」而政府若要填海增加用地,則更要待中央批准, 「澳門響下游亂咁填,上游的珠海即刻水浸出事;根本澳門每一步發展都要配合珠三角的大趨勢。」 他明言:「澳門市區地幾乎都歸曬『何』、『馬』、『崔』,三個大家族,何唔係何鴻燊,係何厚鏵,馬就係東方馬,崔咪就係家陣個特首,何鴻燊的澳博 (880)頂多都係排第四!」香港以至內地的發展商要買地發展,都要向他們埋手,「私人買賣無人理得到,到真係要發展起樓,起幾高、補幾多地價等,則自然 又會有相關公務員幫手,澳門無制度可言,香港有城規、地政署、屋宇署,澳門乜都無。」

「無王管」出事
○七年,本刊便 踢爆香港富商呂志和旗下,開幕僅三個多月、五星級的星際酒店,門外出現一條七十五米長的大裂痕,附近的民居及商店地陷問題嚴重,呂志和推搪﹕「唔關我 事」,澳門政府亦無追究。另外,曾以過萬元呎價打破澳門豪宅呎價紀錄的大潭山壹號,便被澳門議員質疑政府破壞郊野公園環境,賤價批出土地,被澳門市民譏諷 為「大貪山壹號」。 根據澳門的《土地法》,涉及批地共有八個步驟,當中還包括發出公告刊登公示,看似公平公開,然而,這些都只是「得個睇字的框架」。「執正嚟做,大部分土地 都應該拍賣,但回歸後,賣出二百幅土地,得一幅係公開拍賣嘅,而且政府批地價往往被抨擊過低。」一名由香港過江到澳門執業的測量師指。九九年回歸以後,樓 價飛昇,但溢價金僅調整過三次。 早年,香港上市公司爭相跑去澳門買平地,包括信德(242)及銀河娛樂(27)等,不少土地更是歐文龍掌權時批出,如今劉鑾雄及羅傑承旗下公司率先被祭 旗,可見是次中央對打貪態度強硬,無論是高官、政協或巨富都「無面俾」。案件將於本週三於澳門法院再度開審,好戲還在後頭。 ####


歐文龍 歐文 貪汙 汙案 香港 富豪 大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761

炒大鑊 蔡東豪 Tony Tsoi

2013-12-05  NM
 
 

 

中大醫學院教授余卓文「封刀事件」最近稍靜下來,醫管局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事件,可能在報告完成後,才有新一輪熱烈討論。最終結果誰對誰錯,這事件對香港公共醫療系統已造成很大傷害。封刀事件表面上牽涉資源分配和權力鬥爭,這類事件在任何性質機構也可能出現,本不足為奇,但在性命攸關的醫院出現,市民聽後心裡特別不舒服。

封刀事件當事人在傳媒互數對方不是,特別之處是,市民聽完雙方陳詞,連問題重心也掌握不到,遑論弄清楚誰對誰錯。市民唯一可肯定,是雙方矛盾極深,這場爭拗在公眾視線外,一定存在一段長時間。外表斯文的醫生炒大鑊,駁火可能不甚明顯,但這種炒大鑊更大鑊。今日我想談炒大鑊。炒大鑊的源頭是矛盾,矛盾可以是關於人,也可以是關於事,大部分情況是夾雜着人和事,經過一段時間醞釀,雙方找不出或不願意找出解決方法。然而,矛盾不一定演變成炒大鑊,某程度的矛盾,代表機構存在異見聲音,避免墮入集體愚昧陷阱,可能是好事。由矛盾演變成炒大鑊,我留意到兩種常見情況:第一種是困獸鬥式矛盾,有可能出現於機構所有階層。同事因工作需要,日夕相對,假如關係出現問題,無發洩途徑,積累日深,容易炒大鑊。第二種情況是唔俾面式矛盾,大都出現在機構高層,封刀事件背景應該是屬於這種情況。高層因資源或權力產生矛盾,過程中出現互不俾面的情況,本來矛盾有機會解決,但因為雙方欠缺有效溝通,甚或小事也變大事,最後以炒大鑊解決。

每次聽到「和諧」兩個字,我都打冷震,我很怕和諧的環境。人與人之間存在不同意見,是非常正常,在存在不同意見情況下硬要製造和諧,需要造作,長時間造作一定是假象。因此,對我來說,和諧是假。正常工作環境必定存在矛盾,有時候矛盾隨着時間過去而消失,有時候矛盾繼續存在但不亂大事,有時候矛盾隨着炒大鑊而得到解決。你沒聽錯,炒大鑊可以是解決問題的方法。讀者有沒有目睹公司內同事炒大鑊?炒大鑊可以發生在走廊、茶水間,兩個人聲線和語氣進入不正常狀態。在開放式辦公室環境,炒大鑊可以是一件很公開的事。值得注意的一點是,當事人很有可能從炒大鑊中尋找到心理上解脫,之前因種種原因築起的圍牆倒下,問題因此而消失。炒大鑊是一件不光彩的事,仍選擇這樣做,是因為這一刻當事人認為別無他法。在熟悉自己的人面前,跟自己熟悉的人炒大鑊,需要很大勇氣。公開炒大鑊過程醜陋,兩個成年人做醜陋事情,心裡不好受。炒大鑊的震撼很大,當事人事後一定想:剛才發生了什麼事?這是一個反省時刻,很多矛盾在這清醒狀態得以解決。矛盾持續下去,很多時是當事人不肯認衰,沒有什麼比在大庭廣眾炒大鑊更樣衰,當事人卸下包袱,一身鬆晒。炒大鑊不是問題,真正問題是炒大鑊後,當事人是否願意放下,而我的觀察是多數願意。

我未去到鼓勵他人炒大鑊的地步,但如果矛盾太深,雙方欠缺正常溝通,炒大鑊未必是壞事。我們經常麻醉自己:時間可解決很多問題。這是謊言,時間只會令傷口變得更爛,拖延永遠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炒大鑊另一個須注意地方,是須顧及旁觀者感受。炒大鑊最傷害到的人,很多時不是當事人,而是旁觀者。處理旁觀者感受的最佳方法,是當事人公開談論炒大鑊這件事,最好當作笑話,然後由當事人請食飯。封刀事件中,當事人全部是能力高人一等的醫生,這些人一生被視為人中之龍,不屑正視矛盾的存在,更加一定認為炒大鑊是不文明的粗暴行為,不可能是解決矛盾方法。人中龍解決矛盾方法是,不解決,因為自己是對,對方是錯,最後勝利者一定是自己。我相信封刀事件未經歷公開互罵階段,信不信由你,假如當事人有炒大鑊經歷,封刀事件可能不會惡化至無彎轉。

蔡東豪 Tony Tsoi

現任上市公司精電國際行政總裁,他曾任職投資銀行,在《信報》以筆名原復生撰寫財經專欄,對投資及求知有無限渴求,習慣早上四時起床寫作找樂趣。

炒大 大鑊 蔡東 東豪 Tony Tsoi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4070

打貪揭華潤百億金庫梁振英埋錯堆大鑊

2014-04-14  NM
 
 

 

紮根香港逾半世紀、擁有多間上市公司的龍頭央企華潤集團,董事長宋林因貪腐上週正式受中紀委扣查落馬,代表習近平打貪清剿異己行動殺到香港。在山東出生的宋林居港近三十年,早已取得香港身份證,在本港政商界遍佈網絡,更早在梁振英競選特首前,為梁鋪路打通紅色資本人脈,之後獲得多個公職並成功大舉投地。今次宋林落馬,埋錯堆的梁振英可能被北京打老虎火頭燒埋身,連任隨時無運行。本刊調查發現,宋林六年前坐上華潤第一把交椅後,大搞金融投資,旗下的私募基金原來是個坐擁過百億元的神秘金庫,卻由一名申報住公屋的男子出任董事,更揭出大堆不知名海外註冊公司,資金流向卻是個謎。而這個金庫在薄熙來當紅時,大力投資重慶房地產。與此同時,宋林又孖住與周永康兒子稔熟的太子黨進行枱底交易。宋林因搭上薄、周兩隻大老虎而被一鋪清袋,更連環揭露一班太子黨勾結中港政商界醜聞。

復活節假期過後,受宋林落馬消息拖累,市值近三千五百億元的五隻華潤繫上市股份全線大幅下挫,其中華潤電力(836)跌幅更近一成。宋林事件令牛頭角小股民怨聲載道,而中環人則關注這間成立七十五年的央企巨頭換帥,背後折射出的政經人脈震動,如何波及添馬艦官場。今次宋林被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帶頭調查而落馬,他是繼董建華年代、二○○三年中銀香港劉金寶案之後,被北京整頓的最高級駐港央企領導。王岐山落手的導火線是《經濟參考報》記者王文志,上週二首次公開宋林與情婦楊麗娟,穿著情侶裝坐在床上的「床照」。王文志繼去年七月指控宋林以逾百億元人民幣,高價收購山西多個礦場,以致約五十億國有資產流失之後,他今次再度實名舉報宋林包養江蘇籍、三十六歲的情婦楊麗娟,並指控宋林利用楊麗娟收受賄賂和洗黑錢,以楊麗娟及其親屬名義,在境內外持有超過十億元資產,在蘇州、常州、上海、香港等地都有大量豪宅。

王文志又大爆,宋林以不正當手段,安排楊麗娟先後到投資銀行瑞信及瑞銀工作。巧合的是,楊麗娟在哪一間投行任職,華潤系就給予哪一間投行生意。○九年八月起,楊麗娟在瑞信任職,入職一個月後,華潤水泥(1313)在香港集資六十四億元上市,瑞信是兩間保薦和包銷的投行之一,若以集資額的百分之二點五作佣金計算,瑞信即可袋八千萬元。一○年九月,瑞信獨家代理華潤燃氣(1193)配股,佣金八百多萬元。到一二年六月,楊麗娟轉任瑞銀執董,負責湊國企大客。去年五月,華潤電力曾計劃收購華潤燃氣,當時瑞銀便擔任潤氣財務顧問,如收購落實,瑞銀的顧問費將十分和味,估計近千萬元,不過交易最終被否決,瑞銀見財化水。三個月後,華潤創業(291)與英國Tesco籌組合資公司,瑞銀又擔任財務顧問之一,估計瑞銀淨袋約一千萬元。現時楊麗娟仍在瑞銀工作,有報導指瑞銀會對楊麗娟展開內部調查,該行發言人對本刊指不作回應。王文志爆料翌日,宋林曾出聲明反擊指遭人惡意中傷,但一日後中紀委便宣佈展開調查,據悉宋林上週三晚在深圳被帶走,正式落馬。

爆料記者現居港

除了王文志,另一位爆料記者、《山西晚報》前記者李建軍目前身在香港,他接受本刊訪問說,楊麗娟是宋林過去式情婦,現已沒有來往,「好幾年時間了,被他(宋林)老婆發現,好像兩人大吵一頓之後,他老婆就帶著孩子去了美國。後來宋林不跟楊麗娟來往,楊麗娟也結婚嫁人了。」李建軍指,去年在港跟蹤宋林,亦發現宋林正與一名模特兒來往,但不清楚具體情況。而宋林妻子姓什名誰卻十分神秘,兩大「猛料」記者都無披露。中紀委和國資委去年七月在王文志首次舉報後,曾經迅速介入處理事件,但一直沒有公佈調查結果,其間宋林亦有公開露面。今年二月,宋林率領華潤代表團訪問廣西,拜會中聯辦前主任、廣西自治區黨委書記彭清華。本月初,他又訪問廣東,獲身兼廣東省委書記的中央政治局委員胡春華接見,令人以為宋林被舉報事件告一段落,怎料十多日後來個反高潮。

出招打貪裡應外合

李建軍說:「香港記者以為宋林沒事,還替我擔心。你看他今年兩會那麼瘦,他心理壓力很大。去年國家審計局派六十多人調查華潤,宋林一直很焦急想拿結果,但審計局一直秘而不宣,宋林一直焦急。」李建軍又指,中紀委在近日才發功,是因沒有人手,「他們一個部門才三十多人,去年要處理周永康的事,根本沒時間查宋林。」習近平上台後高調反貪,大多是親自打老虎,但今次處理宋林手法卻不同,先由兩名記者在微博實名舉報,再由中央調查。其中王文志任職《經濟參考報》,為中共喉舌新華社旗下的報章,背後明顯有「可靠線人」放料,並默許向外發佈消息,手法顯示中央想先製造輿論壓力,再深入調查。不少人以為李建軍與王文志是同一夥,但李建軍聲稱不認識王文志,也不知大家的消息來源是否同一人,「我和王文志一次都沒見過。去年《蘋果日報》那篇報導後,我的線人都不敢向我提供線索了。」自去年七月來港後,李建軍稱,怕回內地會被報復,一直留在香港。去年他曾指希望成立沽空機構,調查違規上市公司,但至今未成事,「這個我不著急,現在想先讀書,讀什麼不便透露,應該不會在香港讀,香港太令我失望了。」其去向十分神秘。

陳雲女婿扶植上位

今次事件主角、五十一歲的宋林,一九八五年大學畢業後來港加入華潤當見習生,之後逐步攀升,○四年他接替過檔中糧集團的寧高寧出任集團總經理。而扶植宋林上位者,是中共元老陳雲的女婿、華潤前董事長陳新華,他曾評價宋林:「思考敏捷、工作勤奮、做事有激情,他的學習能力和專業知識水平都給我留下了好印象。」華潤內部的人曾形容,宋林沒有寧高寧的霸氣,較低調「務實」、不慍不火,陳新華○五年曾說過:「我們希望同事都是紮紮實實做事,無所謂低調不低調,事實上宋林也在華潤及華創幹了十八年,經驗十分豐富。」華潤三十年代是由陳雲與周恩來兩大中共元老牽頭創辦,陳新華以陳雲家族第二代脈絡,○一年從原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副部長職位,調任執掌華潤,○八年陳新華退休時交棒予當時僅四十五歲的宋林,令宋林成為首個非財金官員系統出身的華潤一哥,陳新華一度拍心口對這位「少帥」很有信心。

但宋林坐正後,隨即露出真面目,大舉清除舊部,連恩師陳新華的秘書及一眾老部下都無面俾全數炒魷,七年間解僱十個部門經理以建立個人馬房。宋林當權即食碗麵反碗底,李建軍說:「陳新華老提拔他,但後來他背叛陳新華,內情我不知道。我也曾經懷疑陳新華的人在背後起作用,向他秘書發過短訊,想約陳新華,但他反應很冷淡。」落馬後,宋林被揭以他為首的華潤高層,一餐飯豪食一百五十萬元、出差又要坐包機等,揮霍無度與上任前「紮實」的作風南轅北轍。戴金絲眼鏡外表斯文的宋林,早拿了香港身份證,說得一口流利廣東話,也識講帶大陸腔的英文。他上月還接受《大公報》專訪,以香港仔包裝自己,說自己來港廿八年,「香港就是我的第一故鄉。」他憶述早年在元朗上水一帶為華潤物色地皮建油站時,與黑道交鋒,又要跟原居民討價還價。他說:「陀地很麻煩的,但現在想來也很有意思,最終我與新界民眾打成一片,成了好朋友。」他又聲言在香港學會了市場化運作規律、尊重法治精神、愛崗敬業、吃苦耐勞。諷刺的是,他這番力挽狂瀾的最後自白,話口未完就因貪腐被北京整頓。六年前,宋林當上華潤最高話事人後,即四出併購。提起華潤,香港人最熟悉其零售業務,一○年六月,華潤創業以高價三億三千萬元,向其士泛亞(508。現稱鼎億集團)收購太平洋咖啡(Pacific Coffee)八成股權,現在港有一百二十五間分店並正積極打入大陸市場。此外,又開了五間酒窖voi_la!、大開便利店VanGO、又為華潤萬家超市,換上搶眼黃招牌兼改了英文名Vanguard(英文意指先鋒,也近似廣東話「萬家」的發音)。

搞百億私募基金

宋林任內最重要的改革,是帶領華潤踩入金融業並進軍國際,透過成立「華潤金融控股有限公司」開拓新業務,包括:「珠海華潤銀行」、「華潤資產」整理集團數十家企業合共一百億元資產重組,而最值得留意的,是宋林任內為華潤搞了一個名為「漢威資本管理」(Harvest Capital Partners)的百億私募基金。「私募基金唔使公開投資表現,買乜都得,方便太子黨轉數嘛。」一基金經理表示。宋林是漢威資本的董事,但他在公司註冊處的記錄卻十分神秘,用大陸身份證而非香港身份證登記,有別於他註冊華潤系公司的做法。漢威資本的董事名單,包括多名華潤金融控股高層,但當中卻有一名神秘「公屋男」陳代堅,他申報住址是將軍澳寶林邨,記者兩次到該單位拍門都無人應,鄰居說甚少見人出入。記者再深入調查,發現陳代堅在二○○五年以廿二萬元向房屋署購入該公屋單位,他亦同時持有將軍澳中產屋苑蔚藍灣畔物業。連同漢威資本在內,陳代堅合共是八間公司董事,而這些不知名公司(例如:鵬遠投資、尚正投資、領程投資等)的登記地址,與漢威資本一樣,都是灣仔華潤大廈三十七樓,除了陳代堅,董事名單中一律都有華潤金融控股董事長蔣偉。而這些公司的股東,都是查不出底蘊的離岸公司。漢威資本目前管理五個房地產基金,規模達十八億美元(約一百四十億港元),其中集資目標近四十億的商場基金,包括深國投商用置業的零售項目,而深國投的股東包括美資巨頭私募基金黑石集團(The Blackstone Group)、凱雷投資集團(The Carlyle Group),有傳深國投正鋪路來港上市。

搭上兩隻大老虎

除了孖住美資金融名牌,漢威資本另一項注目投資,是擲廿七億元的國際地產基金項目,當中有百分之四十三的物業都押注在重慶,而這個基金是在二○○七年起動,即薄熙來出任重慶市委書記期間。而華潤集團旗下的上市公司華潤置地(1109)在重慶亦擁有多達一百八十七萬平方米建築面積的土地儲備,土儲之多冠絕各省市。另外,華潤燃氣亦有入股重慶燃氣,並投資重慶能源項目,可見宋林執掌華潤時,全線睇好重慶。二○一一年,薄熙來唱紅打黑聲勢一時無兩,宋林更遠赴重慶拜會當時的「薄左王」。今次宋林落馬早有先兆,由於宋林後台是陳雲女婿,亦被解讀為習近平劍指創辦華潤的陳雲家族。陳雲與薄熙來父親薄一波是戰友。薄、陳兩家的密切關係更一度延至第三代,陳元女兒陳曉丹,曾與薄熙來兒子薄瓜瓜拍拖。薄熙來落馬後,陳雲兒子陳元去年四月,以國家開發銀行行長身份,不避嫌拜祭薄一波,之後也離任國開行行長職務。宋林不只搭上薄熙來,原來他與另一隻正被整頓的大老虎、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盟友亦有淵源。今次宋林被內地記者指控收購山西金業煤礦涉貪腐,是透過與山西聯盛集團合組公司出手,合資公司背後牽線人是賀錦濤,他是與周永康同期出任政治局常委的賀國強長子。有指賀錦濤與周永康兒子周斌(濱)稔熟,兩人都活躍山西,賀錦濤去年在國際金融市場「響朵」,皆因他在習近平主政後不久,以首個太子黨身份成立私募基金Nepoch Capital,全球集資二億美元,但資金流向極其神秘,更有人質疑當中是否涉及華潤資金。

宋林幫梁振英搭線

宋林捲入薄熙來、周永康兩大虎穴而落馬,事件揭露一眾太子黨的爛攤子之餘,以香港為基地的華潤混賬,亦扯到梁振英身上。梁振英由部署選特首至今,都得不到以李嘉誠為首的商界大孖沙真心舉腳支持,他唯有借助靠山董建華的人脈搭上一眾紅色資本家,而宋林是其中一個有份替梁振英搭線鋪路上位的關鍵人物。由於宋林與梁振英關係千絲萬縷,政壇耳語宋林落馬,或觸發梁振英被北京調查,影響他的連任部署。宋林和梁振英都是山東人,早在○五年他們便一同在香港濟南聯誼總會做「領導」,縱然兩個都並非真正濟南鄉里(宋是乳山人、梁是威海人)。宋林當上華潤總經理正等候更上一層樓之際,梁振英○六年任嶺南大學校董會主席,宋林獲委任加入校董會,嶺大刊物《嶺南人》介紹他有個英文名Charley Song,內文提及宋曾任機電署屬下氣體安全諮詢委員會成員,卻沒有舉足輕重的公職。同期獲委任的校董會成員,還有鄧淑德、紀文鳳兩大當紮梁粉。宋林做校董後,隨即識做地由他的華潤慈善基金設立「嶺南大學華潤獎學金」,捐出五百萬元,資助內地偏遠地區學生到嶺大修讀學士。梁振英當選後,去年華潤又與梁曾執掌的城市大學合作,資助內地少數民族學生來港。今年《施政報告》建議加強中港青年交流,宋林即時接波指華潤在大陸有四十二萬個崗位,可供香港青年北上實習。

獲公職投靚地

宋林是中共黨員,十八大時循香港工委途徑「升呢」香港黨代表。他一直是中資企業大本營「香港中國企業協會」的核心成員,無獨有偶,十年前劉金寶被捕前,也是這個會的會長。這個中資俱樂部旗艦身負重要的統戰任務,並具有選特首的入場券,兩年前中企協會的三票提名及埋門十六張選委票,全數投予梁振英。梁當選後,宋林便得到前所未有的太平紳士、經濟發展委員會成員兩大公職銜頭。去年六月樑上任一週年前夕出訪紐約,宋林與恆隆陳啟宗、中金行政總裁朱鎔基兒子朱雲來,三個大老闆與梁振英一同出埠參與中美企業高峰會,可見宋林在梁眼中,和他的金主地位一樣舉足輕重。宋林獲得公職的同時,華潤的關連公司在梁任內亦藉機大展拳腳。華潤是萬科置業的大股東,梁振英上任後,萬科在香港投得多塊土地,最觸目是今年一月與梁粉地產商新世界成立合資公司,以三十四億元投得荃灣西站附近臨海地,每呎樓面地價高達五千零八十八元。本月初亦以八億六千萬元奪灣仔聯發街舊樓項目。

失中聯辦靠山

宋林墮馬前,中聯辦亦發生「地震」。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郝鐵川二月被踢出局,據悉中聯辦內部有一批官員近日被撤換。宋林與彭清華年代的前朝中聯辦關係密切,中企協會網頁可見多張宋林與前朝西環幹部合照,卻找不到與現任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的留影。宋林墮馬與西環換人,顯示牽涉派系鬥爭的中南海打貪行動已燒至香港,政商界聞到燶味都心知風暴殺到。有傳在香港大搞私募基金博裕投資的江澤民孫子江志成、被揭搭上週永康的李小琳,還有賀國強、賈慶林、令計劃,以及經常與梁振英搞內交的胡春華等一眾前朝胡錦濤重臣,近日都被《路透社》及《亞洲週刊》等傳媒翻舊賬,他們被傳已在「習近平的名單」上。

廉署已開檔案

政界消息亦透露,首批獲梁振英委任公職的中資大老闆,已被中紀委盯上或將受查。而早前獲委任中央政策組非全職顧問的全國政協委員方方,近日離開摩根大通亞洲區投資銀行副主席崗位。方方與曾做梁振英競選近身的共青團美女陳冉一樣,都是香港華菁會成員,他離職原因未明,而美國證監會今年初起,調查摩根大通等多間投資銀行,聘用中共太子黨員是否涉嫌行賄。梁振英埋大陸權貴堆,無可避免捲入內地派系鬥爭,一旦有人被整治,梁亦不能倖免。「根據內地官場潛規則,與反腐目標人物關係密切嘅人,都要向阿爺交代,檢討、搞過關,相信CY都唔例外。」消息人士稱,若北京對其解釋存疑,梁振英毋須奢想連任。中國問題評論員林和立分析,習近平打老虎打至香港才剛開始,梁振英與大陸富商的密切關係,或將變成他的負資產。宋林去年出任廉政公署道德發展中心諮詢委員會主席,他曾用英文和普通話拍片聲言:「我深信在商界和社會各界的支持下,我們能夠將道德推廣和發展帶領到一個新的領域。」如今他這番話變得極其諷刺。據悉,宋林被實名舉報後,廉署已開了他和其情婦的檔案,究其向特首負責的廉署如何處理這燙手山芋,其執法公正性令香港法治再受考驗。隨著北京浪接浪的派系打貪行動來臨,梁振英如何被北京發落的連場好戲,勢將陸續上演。

華潤一哥曾做嶺大校董

宋林一九六三年在山東乳山出生,在上海名校同濟大學固體力學學士畢業,八五年加入華潤,翌年起駐港當見習生,由低做起之後扶搖直上。九八年,他獲委任為華潤集團董事,○四年出任總經理,○八年四十五歲當上「華潤一哥」董事長。宋林現為全國政協委員,並出任東亞銀行(中國)非執董、吉利汽車(175)的獨立非執董。他在梁振英出任嶺南大學校董會主席時,○六至○九年曾任嶺大校董,落馬前為香港中國企業協會會長、廉政公署道德發展中心諮詢委員會主席、政府經濟發展委員會成員、太平紳士。

私募基金監管寬鬆

私募基金是透過非公開模式募集資金,主要針對少數機構投資者,或專業大戶投資者。有別於共同基金和退休金基金等,私募基金不可透過廣告來宣傳,而且入場費不低,投資者的個人資產至少要有八百萬元,機構淨資產亦至少要有四千萬元。另外,基金發起人或管理人必須持有基金百分之三至五股份,一旦虧損,管理人的股份要先被用來賠償投資者。政府對這些私募基金的監管比較寬鬆,訊息披露要求亦低得多,基金運作較靈活。在香港,出名的私募基金有黑石,前財爺梁錦松曾出任其大中華區主席。

地下黨員基地

華潤隸屬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業務包括金融、地產、基建、醫藥、零售、消費品等範疇,是香港頭號老牌紅色財團,一九三八年由周恩來、陳雲在香港成立,最初名為「聯和行」,負責向全世界華僑募集抗日物資,再運回大陸。四八年改名「華潤公司」,「華」即中華、「潤」則取自毛澤東的字「潤之」。解放後,周恩來為穩定供港鮮肉價格及數量,下令中國對外貿易部,授權五豐行作為在港的獨家代理,八三年起隸屬華潤集團至今。華潤在港擔起統戰重任,不單透過物資供應支配港人,更被指是工商線地下黨員基地,八十年代的新華社社長許家屯,也是統領地下黨的港澳工委書記,他經常在灣仔華潤大廈接見貴賓(例如:星雲大師),中秋翌日他又到華潤頂樓追月。八十年代初中共部署收回香港,中共為發放香港回歸明天會更好的訊息,由華潤出頭,孖住李嘉誠一同與港英政府談判發展天水圍,八二年成立的天水圍發展有限公司,華潤佔51%、李嘉誠佔49%,用了十多年時間開發,其後華潤才逐步退股。李嘉誠與華潤近年仍有合作,和黃一一年以五十七億元向華潤收購其持有的香港國際碼頭及深圳鹽田港股份。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IJ)解密資料庫顯示,和黃旗下的離岸公司Splendid Century Limited,華潤是其中一名股東。

 
打貪 貪揭 華潤 百億 金庫 梁振英 埋錯 錯堆 堆大 大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6973

負債500億 老闆卷丑聞 申請土地被拒 金沙觸礁內幕 前高層爆大鑊

1 : GS(14)@2010-12-17 17:30:56

2010-12-8 EW
澳門金沙集團早前向政府申請兩幅用地,以展開金光大道第七、八期工程,可是上周卻遭政府回函拒絕。

金沙大老闆艾德森曾承諾,十年內興建二十間酒店和十多間賭場,打造美輪美奐的金光大道,但繼金融海嘯他因財困暫停施工後,今番又遇波瀾,認真多災多難。

本刊調查得知,金沙被拒批地除因負債高達五百億元,還涉及艾德森一宗政治醜聞,有前高層指控他曾試圖搜集濠江官員的「負面情報」,以待政府政策對金沙不利時,作為討價還價的籌碼。

「金沙中國(1928)突然停牌,還以為有好消息公布,但結果卻是相反。」月前在高位購入金沙股票的莫太,上周五看到該股在香港交易所復牌後一度急挫,決定壯士斷臂,蝕本沽出。

金沙股價受壓,是因向澳門政府申請的兩幅路氹城土地被拒,除可能造成約八億元(港元,下同)經濟損失,未來發展亦肯定受到限制,大大影響集團最主要的「金光大道計劃」。

金沙大老闆艾德森○五年三月宣布工程浩大的金光大道計劃,聲稱未來七至十年在路氹城興建二十間豪華酒店,合共有六萬房間和十多個賭場,並把金光大道商標註冊,只有金沙或合作夥伴興建的酒店才能採用這招牌,其他賭牌公司的娛樂場即使在附近,也不得打出金光大道的旗號。

可是轉眼近六年,僅有威尼斯人和四季兩間酒店落成,第五、六期的香格里拉等四間酒店還在興建中,最快也要明年底才完工,如今申請第七、八期用地又觸礁,艾德森打造金光大道的大計已變得支離破碎。

覆核勝算低

澳門政府拒絕金沙申請,引來議論紛紛,有指當局可能違約,但知情者解釋:「因金沙曾公開一張標示各酒店位置的平面圖,令一些人以為其早已取得土地使用權,但實情是金沙僅向當局提出意向,希望獲得逾十幅土地落實有關計劃,結果特區政府如其所願先後批予多幅土地,但這畢竟是金沙單方面意願,最終話事權仍在政府手上,可因應情況決定是否批給。」

按規定金沙申請被拒後,有權在三十日內向行政長官或法院提出覆核,但相信其勝算甚低。

「金沙在澳門的總資產值約為五百七十億元,但欠債高達二百八十四億元,相當於資產的一半,如要繼續展開金光大道餘下項目,需額外投資六百四十億元,實難令法院同意把濠江寶貴的土地資源,批予負債沉重的公司。」知情者說。

艾德森向來以擅於玩弄財技見稱,不過美國賭業受金融海嘯衝擊至今尚未復原,當地金沙賭場的生意差強人意;新加坡濱海灣金沙的入場人數雖然不俗,但開業不足半年,高達四百二十六億元的建築費逾半是貸款,尚待攤還;故金沙要為澳門金光大道再融資數以百億元,難度極大。

十年承諾無法兌現

金沙有意把已落成的四季酒店高座改為服務式住宅出售,若成事估計可套現數十億元,但申請一年多仍未獲當局批准。

知情者續稱:「金光大道第九期及其餘土地會否同樣不予批給,目前仍是未知之數,但金沙在澳、星欠債合共超過五百億元,短期內肯定難以減磅,所以艾德森在十年建成金光大道的承諾,已可斷定無法兌現。」

金光大道計劃陷入危機已非第一次,○八年底金融海嘯湧至,金沙便曾出現極嚴重債務問題,當時艾德森將所有資金撥往新加坡繼續濱海灣工程,卻將金光大道第五、六期工程擱置,萬多名港澳和內地建築工人即時失業,令澳門經濟雪上加霜。

其後金沙重金禮聘曾在多個跨國集團任職的翟國成(Steve Jacobs)出任金沙中國行政總裁,展開救亡行動,卒以分拆集團在澳門的業務組成金沙中國,於去年底成功在香港上市集資,工程才可重新啟動。

難關雖過,但艾德森「保星捨澳」的做法,已在濠江民眾心中留下極壞印象,而委任翟國成主管澳門業務,也為另一波危機埋下伏線。

今年七月,艾德森突然把上任僅年多的翟國成解僱,且不留情面地派出兩名保安員監視其收拾個人物品,並即時押送往機場登機離開澳門。遭到如此對待的翟國成心有不甘,十月入稟美國內華達州地方法院,控告金沙無理解僱,索償一千萬元。

他並透過入稟狀,大爆艾德森在澳門的出位行徑,包括要求其對澳門政府官員秘密起底,搜集有用的「負面情報」,待有需要時用來為金沙尋求利益;又指使他通過澳門官員和當地的中國銀行,試圖令四季酒店項目得以轉為服務式住宅。

橫琴開發 賭業南移

翟又聲稱被指定使用一名澳門本土律師,但這將有極大風險導致觸犯美國的《境外腐敗行為法》;他續表示曾被要求不向一些金沙董事披露礭實數據。

雖然艾德森的處事手法早已受到濠江民眾非議,但他始終是開發路氹城的第一人,政府斷然拒絕批地,難免令人擔心會影響當地的未來發展。

不過消息人士對此卻毫無憂慮,「中央政府正在大力開發橫琴,路氹城與其一河之隔,定必受惠,多個財務穩健的博彩集團都有意到該處發展,部分更已向當局提出發展大計和申請用地。」

橫琴大開發促使澳門旅遊和博彩業加快從半島南移向路氹城,除早著先鞭的新濠國際旗艦賭場酒店「新濠天地」已於去年中開業,另一賭牌公司銀河娛樂的旗艦「銀河度假村」亦會在明年初開張,此外永利和澳博亦正計劃跨海到路氹發展。本刊得悉,作風一向保守的史提芬.永利,已在路氹城覓得一塊土地,位處新濠天地毗鄰,一旦獲政府批准,便會斥資逾百億元興建大型度假村。

濠江博彩業市佔率最大的澳博亦已向政府提交申請,希望獲批路氹城一些土地的使用權,該集團並曾表明對包括金光大道第七、八期等多幅土地有興趣。

「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一度成為全球博彩業焦點的澳門金光大道面臨爛尾厄運,但更多實力雄厚的博彩集團正積極向當地進軍,路氹城依然有前景。

越南招兵遭投訴

向來是非不斷的金沙集團,除正捲入政治風波,有遠在美國的華僑近日亦向澳門立法會議員投訴,懷疑金沙利用「假招工」獲取輸入外勞配額,然後從越南大量招兵。

澳門因勞動人口不足,一向實施輸入外勞政策,但申請公司必須先在本地刊登招聘廣告,在無法請到合適工人後,才可向勞工局要求輸入外勞。

有移居美國的澳門居民早前到越南旅遊,看到金沙集團旗下的威尼斯人度假村在當地報章刊登廣告,以不足六千港元的薪金招聘酒店服務員,該華僑其後查悉金沙在同一時間亦於澳門刊登招聘廣告,懷疑其出蠱惑,一邊在濠江「假招工」製造請不到工人的藉口,另一邊卻預先在越南請工人,待獲得輸入外勞配額後可立即引入,遂越洋向議員投訴。

澳博、銀河收漁人利

泓福資產管理執行董事鄧聲興表示,博彩業是供應帶動需求的行業,金沙中國不獲澳門政府批地,代表不能擴充和佔有更多市場,加上其負債極高,即使濠江博彩業整體收益仍會上漲,金沙股價升幅亦會受到限制,一旦金融海嘯第二波殺到,其潛在的財務危機更有很大機會爆煲。

訊匯證券行政總裁沈振盈亦認為,股票價格是反映未來憧憬,金沙不能擴張代表其股價沒有上升空間,絕對「買唔過」。

沈表示,金沙發展受限制,對其他賭業集團卻有好處,「尤其是銀河娛樂和澳博控股的得益最大,其中銀河度假村明年開幕後,會吸走威尼斯人的客路,有利股價,預料未來三個月會勁升五成到十二元;澳博方面若獲政府批出路氹城土地,市佔率將進一步擴大,股價有機會再漲一成半衝破十四元。」

撰文:楊小虹︱攝影:甘鼎

︱設計:章可儀
負債 500 老闆 醜聞 申請 土地 被拒 金沙 觸礁 內幕 高層 爆大 大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2119

Webb 哥又爆大鑊

1 : GS(14)@2012-03-07 23:06:22

http://webb-site.com/articles/muck2012p4.asp

今次講下8202 的爛刁

Inno-Tech and United Premier Medical Group

Great China Media wasn't the first time that YY Wong, Chairman and co-founder of Inno-Tech, had sold a business to Inno-Tech. On 5-Mar-2007, Inno-Tech agreed to buy 56% of Autoscale Resources Ltd (Autoscale) from YY Wong and Robert Wong Yao Wing, then Deputy Chairman of Inno-Tech, for HK$58.97m, satisfied with 351m shares (39.84%) of Inno-Tech @$0.168. They sold 28% of Autoscale each.

Autoscale owned 37.71% of the ordinary shares of United Premier Medical Group Ltd (UPMG), established in 2002 and operating in mainland China and Macau, which had a net loss of $29.5m in the year to 30-Sep-2006 and lost HK$31.4m in the prior year (under HK accounting standards). It had contracts to fit out and manage various "VIP Centres" providing maternity-related services (obstetrics, gynaecology and paediatrics) in hospitals in mainland China and Macau. It also had 4,565 convertible preference shares outstanding, redeemable on 26-Jul-2008 at US$2,500 each plus 2% premium and 8% p.a. fixed dividend.

UPMG had a net asset value of HK$42.20m at 30-Sep-2006, but keep in mind that this would include the preference shares, with par value of US$11.4m (HK$89.0m), so ordinary shareholders' funds were negative. Autoscale had net liabilities of $0.159m. The circular dated 26-Mar-2007 contained a fairness opinion from Veda Capital (there they are again) and the deal completed on 19-Apr-2007. Inno-Tech booked HK$60.64m of goodwill on the acquisition of Autoscale.

On 21-Jan-2008, Autoscale (along with the other shareholders of UPMG) agreed to exchange its by-then 28.13% stake in UPMG (after conversion of preference shares) for 12m shares (23.93%) of a US shell called The Cavalier Group, incorporated in Wyoming and quoted on the OTC Bulletin Board, which had no prior business. A circular was dated 15-Feb-2008. On 13-May-2008, the shell was renamed China Health Care Corporation (CHCC), and the deal completed in Jul-2008. HK regulators do not require the filing of such agreements, but the US SEC does, so with that transparency, you can read the agreement here, including the list of 118 registered shareholders of UPMG.

Finally, on 16-Feb-2009, Inno-Tech agreed to sell its 56% stake in Autoscale to Certain Success Holdings Ltd (BVI), the owner of which was not disclosed, for just HK$3.145m in cash, with an expected loss on the disposal of about $57.2m.

This part of the story isn't quite over though: on 15-May-2009, there was a ruling in the HK Court of First Instance between China Medical Ltd as plaintiff (we don't know its owner or place of domicile) and Autoscale as defendant. A judgment in default of defence had been entered on 20-Mar-2009, ordering Autoscale to honour a guarantee of an alleged liability of UPMG (or its BVI subsidiary) under a subscription agreement dated 1-Aug-2005. Autoscale wanted the judgment set aside. UPMG had allegedly failed to redeem the plaintiff's convertible preference shares or pay dividends, or use its best efforts to procure an IPO. The defence claimed that the reverse takeover by CHCC counted as an IPO. The judge disagreed, saying that the defendant had not made an arguable defence. The judgment refers to 914 preference shares - that would be US$2.285m (HK$17.82m) of par value. We can't find "China Medical Ltd" or the corresponding 914 ordinary shares (after conversion) in the exchange agreement with CHCC.

Interestingly, this contingent liability of Autoscale in the form of the guarantee was not disclosed in Inno-Tech's accounts at 30-Jun-2008, when Autoscale was still a subsidiary. Why not?
Kaiping Hotel deals

One of the UPMG shareholders listed in the agreement with CHCC was Smart Boom Investment Ltd (Smart Boom, BVI), which would receive 794,000 shares (about 1.6%) of CHCC for 397 shares of UPMG. We don't know how owns it, but on 4-Feb-2008, two weeks after the agreement to roll UPMG into CHCC, Inno-Tech agreed to buy Homesmart Properties Ltd (Homesmart) which ultimately owned a hotel in Kaiping City, Guangdong, for RMB20m (then HK$20.86m) from, you guessed it, Smart Boom, declared to be an independent third party. The price was based on an independent valuation of the property at 29-Jan-2008 of RMB20m by an unnamed valuer. The property was said to be "in good condition".

This deal followed an earlier pair of hotel acquisitions on 5-Nov-2007 from the same beneficial owner as Smart Boom's, again unnamed. One of those deals was to buy Sunny Team Corp Ltd (Sunny Team) for RMB13.5m (then HK$14.07m). The vendor had contracted for Sunny Team to acquire a hotel at 106, Guangming Road, Kaiping, Guangdong Province. That would be the Xingdu Hotel. Inno-Tech said the hotel was in "good condition" and it "did not intend to make further capital investment" on the property. The other was China Earn Ltd (China Earn), for RMB14m. The vendor had contracted for China Earn to acquire a hotel at 216 Tianjin Street, Jilin City. That would be the Jinjiang Inn Jilin Train Station Branch.

Strangely, the annual report of Inno-Tech at 30-Jun-2008 records Homesmart and Sunny Team as subsidiaries, but note 38, on the acquisition of subsidiaries, only includes one acquired subsidiary, Autoscale. So how were Homesmart and Sunny Team acquired? Meanwhile, China Earn is nowhere to be seen in these accounts. It was dissolved by deregistration on 18-Feb-2011. Inno-Tech has never explained what happened. A circular dated 11-Sep-2009 on another transaction, mentions the deal at the bottom of page 262 (IX-8) of the PDF, stating that the company acquired China Earn for RMB14m.

On 26-Jun-2009, seventeen months after buying Homesmart, Inno-Tech sold it for just RMB2m, 90% less than it paid, to Main Move Ltd (Main Move, BVI), said to be an independent third party. The owner of that was not disclosed. Even at this low price, 95% of it was deferred as a promissory note, so only RMB100,000 was payable on signing. The hotel was now said by BMI Appraisals Ltd (BMI Appraisals) to be worth RMB13m, but on 31-Jul-2008, Homesmart had borrowed RMB11m against it. What Homesmart had done with this money we do not know. Inno-Tech said it would book a loss of HK$20.41m on the sale. Homesmart had losses of only $800k from incorporation to 31-Mar-2009.

On the same day, Inno-Tech sold Sunny Team to Timewon Ltd (Timewon, BVI), the owner of which was not disclosed, for the same price as Homesmart, RMB2m, with 95% deferred as a promissory note. BMI Appraisals, which has featured many times on Webb-site, valued the Xingdu Hotel, Kaiping at RMB10.5m, and Sunny Team had a bank loan of RMB8.5m. Sunny Team had losses of only HK$993k from incorporation to 31-Mar-2009. Inno-Tech said it would book a loss of HK$0.52m on the sale.

Both these agreements came just 4 days (and 2 working days) before the year-end of Inno-Tech, and completion took place by on the year-end of 30-Jun-2009. Were they in a hurry? We call on the SFC to investigate the following issues:

  Was China Earn ever purchased, as the circular claimed? If not, why didn't Inno-Tech announce that the deal had failed?
  Who was the person that sold the 3 (or 2) companies to Inno-Tech?
  Why wasn't the acquisition of Sunny Team and Homesmart shown in the note on acquisition of subsidiaries in the 15 months to 30-Jun-2008? Did Inno-Tech jump the gun and acquire the HK shells before they had completed the hotel purchases?
  What were the due dates of the promissory notes on the sales?
  Who owned Main Move and Timewon, the buyers of Homesmart and Sunny Team, respectively?
  In both sales, the net asset values of the companies, Homesmart and Sunny Team, was not disclosed. What were they?
  What had Homesmart and Sunny Team done with the money from the bank loans? It's possible that they sunk it into renovating the buildings, but that seems like a lot to spend, given that both hotels were said to be in "good condition" when acquired, and in the case of Sunny Team, no capital investment in the property was needed.
  So if not in fixed assets, then where did the cash go? The original acquisition prices of Sunny Team and Homesmart were priced based on assets without borrowings. So the net assets, even after hotel devaluation, should have been about RMB13m and RMB10.5m respectively, less their modest operating losses since incorporation.

Note 39 of the Inno-Tech accounts for the year ended 30-Jun-2009 shows the combined disposals of 3 subsidiaries: Autoscale, Homesmart and Sunny Team. Look at the "satisfied by" part of the table:

We know that Autoscale was sold for HK$3.145m, so that is the cash line. So the table shows that even the RMB200k (HK$225k) of cash which was payable on 26-Jun-2009 had not been paid, and the promissory notes were the other RMB3.900m (HK$4.256m).
Trade debtors

The accounts for the year to 30-Jun-2009 were spectacular and remarkable for their lack of explanation of the following items, which we call on the SFC to investigate:

  Inno-Tech had trade debtors of $65.4m at the previous year-end, but managed to book an impairment loss of $122.2m against trade debtors, so at least $56.8m of that had been racked up in the year, on turnover of $78.1m. Of this turnover, $74.4m was from its original business of "design of residential intranet, provision of home-automation services and trading of related products", or what it calls the "intelligent system" segment. The segment booked a loss of $179.17m, compared with $0.29m a year earlier. There was no explanation for the impairment in the "management discussion and analysis" section.
  Meanwhile, the "hotel management" segment booked a loss of $113.3m on turnover of just $3.7m, compared with a loss of $67.5m on turnover of $1.3m a year earlier, the first year of the segment. So that's a total segment loss of $180.8m on turnover of $5.0m in 2 years. The mind boggles (and it must, because there was no explanation) on how they spent so much money for so little revenue, and that is before the losses on the sales of Homesmart and Sunny Team. Where did all the money go?
  The loss on disposal of subsidiaries in 2009, which also included the loss on the sale of Autoscale, amounted to $84.4m, which is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e aggregate $78.13m Inno-Tech had estimated at the times of the sales. Overall, Inno-Tech booked a loss of $391m for the year.

Inno-Tech's auditor from 2005 to 2009 was PCP CPA Ltd (PCP), the incorporated version of Paul Chan & Partners. It gave a "true and fair" opinion on the 2009 accounts. In 2009, the firm merged with CCIF CPA Ltd to form Crowe Horwath (HK) CPA Ltd (CHCPA), so Inno-Tech changed auditor to the new firm at an SGM on 14-Jul-2010. Incidentally, the Managing Director of PCP CPA Ltd and a director of CHCPA is accounting legislator Paul Chan Mo Po.
2 : GS(14)@2012-03-07 23:15:19

交易1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 ... LN20081212027_C.pdf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 ... LN20090122023_C.pdf


交易2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 ... LN20070307004_C.pdf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 ... LN20070326056_C.pdf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 ... LN20080125043_C.pdf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 ... LN20090216044_C.pdf

酒店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 ... LN20070911027_C.pdf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 ... LN20071011036_C.pdf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 ... LN20071029129_C.pdf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 ... LN20071030045_C.pdf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 ... LN20071106052_C.pdf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 ... LN20071127037_C.pdf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 ... LN20080205062_C.pdf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 ... LN20090626059_C.pdf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 ... LN20080214038_C.pdf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 ... LN20070504022_C.pdf
3 : GS(14)@2012-03-07 23:18:35

http://www.redgatemedia.com/index.php?body=home&lang=sc
On 8-Jul-2011, Inno-Tech conditionally agreed to buy Redgate Ventures Ltd (Redgate Ventures) for about HK$1,941m, of which $290m would be in cash, $160m in 0% promissory notes and $1,491m in 3-year 0% notes convertible into up to 5,404m shares (98.27%) of Inno-Tech @$0.38. Cash would be raised by placing $200m of 2-year 0% convertible bonds, conditional on the acquisition. A refundable deposit of HK$80m has already been paid. The agreement was amended on 30-Dec-2011 and amended again on 21-Feb-2012 to knock $190m off the purchase price. The deal is still in progress and the circular has yet to see the light of day.

Redgate Ventures is "a diversified media company in China primarily providing advertising and advertising agency services through an integrated cross-media platform". The group "commenced operations in 2003". It appears that Redgate Ventures is a reworked version of Redgate Media Group, a loss-making Cayman company which aborted its US IPO in Apr-2010. You can read the latest version of their F-1 filing here. The group structures are somewhat different, but several of the mainland subsidiaries are the same. Redgate Ventures had net assets at 31-Dec-2010 of HK$16.5m. It claims to have swung from a $34.2m loss in 2009 to an unaudited $61.1m net profit in 2010 on turnover of $247.6m. The accountant's report in the circular should eventually reveal how they achieved this.

同全城熱戀相似的東東
4 : GS(14)@2012-03-07 23:19:49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 ... LN20110722002_C.pdf
新爛deal
Webb 哥又 又爆 爆大 大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8151

講膠所手記:大笨象大鑊了

1 : GS(14)@2012-07-18 22:29:48

http://www.sharpdaily.hk/article ... 7%E9%91%8A%E4%BA%86
大笨象俾花旗國議會將軍,狂數佢點樣幫毒販、恐怖組織洗黑錢,三百幾頁嘅報告,披露大笨象原來喺好多個國家幫花旗國民眼中嘅邪惡軸心阿爾蓋達洗錢,總共有25000單,合共197億美金,真係唔講唔知咁恐怖,亦都非常之令人O嘴!
洗黑錢呢樣嘢,當然係唔合法,但有銀行以來就有呢樣嘢,並唔係咩咁稀奇,亦唔會有停止嘅一日,大笨象有份唔奇,但奇就奇在,好似成隻大笨象尤如無人駕駛、無法無天,似乎係零企業管治喎!
家陣流傳話要俾花旗國罰10億美金兼會有大和解,但仲要睇花旗國「聽丙會」有咩結果,不過,根據嗰三百幾頁指控同大笨象未上庭先兩度認衰呢個動作,有理由相信,大笨象呢鋪好大鑊囉!
YY
講膠 膠所 手記 大笨 笨象 象大 大鑊 鑊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0317

郭美美威脅爆大鑊

1 : GS(14)@2013-04-29 23:18:51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30429/18243471
「在2008汶川地震,一百多名藝術家義拍八千多萬元,定向捐給青城山市,至今日,青城山沒收到,善款不知所終。」畫家方力鈞日前微博公開質疑,多位參與義拍的藝術家和收藏家轉發「同問」。中紅會前晚回應,確認這8,472萬元善款因意向援建專案,未能納入災後重建規劃,改為投到「博愛家園」項目。網友心水清:「博愛?不就是郭美美那項目嗎?」「汶川款項都用在郭美美身上了吧?一發嗲再發威,胯下的紅會領導立馬就阻查了!」

八千萬捐款被指失蹤

                                    中紅會社會監督委員會發言人王永,23日表示委員已有共識將重查郭美美事件,紅會答應配合。網傳郭美美揚言:「只要紅十字會敢動我一根毫毛,我立即公佈紅十會很多不為人知的貪污內幕!資料我已寄到美國,有膽的你們放馬過來……」據說還涉及一條17.2G之大的短片。紅會秘書長隨即稱沒人要重查郭美美;王永也改口,是否重查需提交6月社監委年中會表決,16位委員過半數同意才行。
中紅會昨日蘆山地震救災工作發佈會上,副會長趙白鴿表示堅持維護對郭美美事件調查作原判,即2011年底的結論:郭與中紅會沒任何關係,郭炫耀的財富與紅十字會、公眾捐款及項目資金無關。趙同場表示重塑公信關鍵不在郭美美,該會開始推動改革,趙揚言:「兩到三年不翻轉『黑十字』印象我自動辭職。」
2 : GS(14)@2013-04-29 23:19:02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30429/18243472


郭美美事件是2011年6月發生的。因新浪微博實名認證為「中國紅十字會商業總經理」的用戶郭美美,在微博中炫富令起公眾質疑善款流向。隨「住大別墅,開瑪莎拉蒂(Maserati)」的20歲女孩郭美美被起底,將她與紅十字會連接的「中紅博愛」曝光。
中紅博愛曾與中國紅十字會以及中國商業系統紅十字會簽署三方協議,經營博愛小站進社區項目;中紅博愛乾股大股東是商業系統紅十字會副會長王樹民的之女王彥達。中紅博愛2008年註冊成立,在這之後郭美美開始暴富。
「乾爹」飯局隨口封為總經理

郭美美其後承認,炫耀的昂貴名車名包等是「乾爹」中紅博愛董事王軍贈與;「乾爹」在飯局上隨口封她為中紅博愛總經理,她就把新浪微博認證的身份改成了「中國紅十字會商業總經理」。炫富事件後,王軍辭任中紅博愛董事。
2011年12月31日,中國紅十字會總會在其官方網站發通報,指郭美美與中國紅十字會總會及中國商業系統紅十字會沒有任何關係,郭美美炫耀的財富與紅十字會、公眾捐款及項目資金沒有任何關係。但公眾不信服,各地紅十字會收到的善款銳減,甚至獻血人數驟降至「血荒」,其他官方慈善機構亦受影響。事實上內地民間慈善公益一直由政府操控,獲准向公眾募捐的機構除了中國紅會、中華慈善總會,就是各個部委下設的基金會,李連杰的壹基金成立之初也需與紅會合作。
廣東南都網/新浪微博
重查郭美美事件簿

24/4
內地媒體報導紅十字會準備下月重新調查郭美美事件
25/4
網曝郭美美放狠話:誰敢動我一根毫毛,就立即公佈內幕,資料已寄美國,有膽放馬過來
26/4
傳郭代理人在某論壇發佈17.2G短片;中國紅會秘書長王汝鵬澄清,紅會沒任何人說要重查郭美美事件,此前是「烏龍報導」
27/4
最初稱重查的紅會社監委發言人改口:郭美美事件是否再查要經投票表決
28/4
紅會副會長趙白鴿:紅會堅持維護對郭美美事件的原判,即2011年12月31日公佈的調查結果
3 : cody9(14279)@2013-04-29 23:36:01

中國電影要打敗荷里活好簡單,首先裁咗廣電局,然後將呢啲真人真事改成電影。包保世界各國看得歎為觀止,東方荷里活之夢指日可待!smiley
4 : hh0610(1603)@2013-04-30 23:22:34

挑! 原來係網傳.

"網傳郭美美揚言:「只要紅十字會敢動我一根毫毛,我立即公佈紅十會很多不為人知的貪污內幕!資料我已寄到美國,有膽的你們放馬過來……」"
美美 威脅 爆大 大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2646

出大鑊會計師行老細原來好「正氣」?

1 : GS(14)@2013-08-06 23:34:40

嘩,陳葉馮的陳維端先生真是好啦

http://www.metrohk.com.hk/index.php?cmd=detail&id=216908&search=1

每逢到暑假,唔少市民同議員都會出埠去旅行,散吓心充吓電咁。唔離港,暑假又成日打風同落雨,市民要被迫留喺屋企,總之呢段時間就冇乜人捐血,搞到血庫缺血。民記立會議員EQ(葛珮帆)噚日就帶咗8名黨友去捐血站撐捐血,仲手持橫額,齊聲呼籲「恒常捐血,救人不絕」、「每份捐血都是生命之禮」嘅口號,叫大家要發揮救人精神。佢哋仲叫啲區議員去番自己嗰區捐血,兼呼籲市民大眾去捐血?,實行全港18區齊齊撐捐血咁話。帶隊嘅EQ自己食開素,有啲貧血就捐唔到;但61歲嘅中常委陳維端就認真巴閉,噚日係維端叔捐第95次血!其實維端叔年紀都唔細,但就好有心,佢堅持每年要捐4次血咁 多,真係做善事不遺餘力囉。維端叔話,佢08年已開始捐血,仲笑住話,捐血唔單止幫到有需要嘅人,仲有助血液循環,對身體有益。到第100次時紅十字會會送番個紀念章畀捐血者,咁維端叔好快就拎到喇。厲害!厲害!
出大 大鑊 會計師 會計 行老 老細 原來 正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3625

因愛成恨爆大鑊?法總統舊愛出書揭大話

1 : GS(14)@2014-09-07 12:03:25

法國前第一女友、總統奧朗德的前女友特里耶維勒推出新書,指奧朗德是偽君子,表面想打擊有錢人,實質卻也嫌棄窮人,認為他們沒用;她又大爆分手後,奧朗德仍然死纏爛打,新書一出已成法國亞馬遜網站暢銷書榜冠軍,預計將對奧朗德政途投下震憾彈。新書《Merci Pour Ce Moment》(暫譯:謝謝這一刻)今日推出,全長320頁,封面註明「句句真言」。書中提到去年12月,奧朗德和女星茱莉加耶的緋聞傳出後,奧朗德曾向她發誓否認事件,結果一個月後便被傳媒登出二人幽會的照片,她一時難以接受現實,服食大量安服藥入院,但強調自己不是自殺,只是想睡一覺。奧朗德最終宣佈分手,但仍對特里耶維勒念念不忘,曾一天傳29個短訊,說「仍然需要你」、「如同今次選舉,我會把你贏回來」等;直至今年8月12日,奧朗德60歲生日當天,傳出他快將迎娶新歡的消息後,他仍再傳短訊說:「(消息是否屬實)由你決定。」美國《紐約每日新聞》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40905/18856651
因愛 愛成 成恨 恨爆 爆大 大鑊 總統 舊愛 出書 大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5392

穿崩片引發行家爆大鑊Louis杯麵魔術被轟抄橋

1 : GS(14)@2015-04-13 08:53:26

【昨日】■本報連續兩日追訪Louis,昨他返元朗工作室時為抄橋解畫。攝影:徐錦池



魔法王甄澤權(Louis)在街頭表演杯麵魔術,被網友拍片直擊穿崩斷正,有港版大衞高柏飛之稱的Louis成為眾矢之的,昨本報連環收到讀者爆料,澳門魔術師劉寶明指控Louis涉偷杯麵橋,怒插Louis的做法令人憤怒;有網友去年已直擊Louis表演街頭魔術搵人做媒,甚至有網友踢爆他在美國Abbott Magic比賽獲冠軍,其實小朋友和老人家都可參加,並非職業魔術師比賽。


現年32歲的魔術師甄澤權憑無綫節目《街頭魔法王》成功上位,成為受歡迎的魔術師並於拉斯維加斯、香港巡迴表演。不過,日前他在節目變杯麵不慎被網友直擊穿崩,慘變網民嘲笑對象,昨本報更收到多位讀者爆料,澳門魔術師劉寶明更聲稱是杯麵魔術的原創表演者,於2011年在台灣TMA魔術大會已公開表演,狂轟Louis有抄橋之嫌。



【原創片段】■魔術師劉寶明聲稱是杯麵魔術的原創者,自己於2011年在台灣的魔術大會已公開表演,怒插Louis抄橋。互聯網圖片

【魔術穿崩】■Louis在便利店表演街頭魔術,不慎被網友直擊穿崩拍片(右圖)放上網。



行家:條橋劉謙幫我諗

兩個魔術都是將杯麵由冇變有,構思相似,劉寶明昨在電話勁插Louis:「呢條橋係劉謙幫我諗,佢想用番都問過我,當年Louis去台灣參加魔術活動,佢有顧問喺後台做工作人員,有可能睇咗呢個比賽。」劉寶明投訴Louis偷橋變杯麵,他說:「我有問佢點解,佢話咁啱得咁蹺。魔術界百分之九十九相似係好差行為,抄橋會俾人唾罵,令人憤怒。」
Louis於2010年在美國Abbott Magic比賽獲冠軍,劉寶明不屑說:「呢個比賽有兩個運作形式,一個係主辦覺得好掂畀獎,如劉謙、大衞高柏飛都攞過,另一種係畀10萬蚊港紙可以買到。」有讀者亦爆Louis參加的這個比賽,其實是美國Colon小鎮搞的魔術節,老人家和小朋友都可參加,2009及2011年的冠軍都是小朋友,踢爆Louis吹到自己超勁的大話;還指Louis曾參加香港魔術家協會的舞台公開大賽,結果卻名落孫山。昨本報向魔術家協會會長Albert求證,他承認:「09年Louis參加過我哋協會比賽但攞唔到獎,而美國嗰個只係一般比賽,唔係國際性,呢個比賽有兩個獎項,一係由評審覺得你掂頒獎,另一類係Louis參加嘅上台表演。」除了杯麵被踢爆穿崩外,亦有網友早於去年節目錄影第一輯時,已於街頭拍到Louis變魔術搵人做媒兼失手,當時工作人員叫停指有穿崩位,更叫做媒的人要投入些。本報連續兩日到位於元朗的工作室追訪Louis,對於被劉寶明投訴偷橋,Louis解釋:「我唔係好熟佢,我冇睇過佢啲魔術,絕對冇可能。」問杯麵魔術是否他原創?Louis說:「係,但有時其他魔術師做過呢,咁一定會有,因為我哋可以買番嚟做,會去改良。」至於被指在美國參加的魔術比賽有誇大之嫌,他說:「呢個比賽係一個踏腳石,好多出名魔術師都參加過,如大衞高柏飛、Lance Burton,唔係一個冇人識嘅比賽。」有質疑他的魔術是用鏡頭呃人,小朋友都做到,他說:「其實用鏡頭就位,魔術有時好多位可以睇到,所以安排觀眾邊個角度睇魔術,係魔術師嘅技巧。」至於有網友影到做媒,他說:「拍時一定會試機位先,覺得做得唔係咁好,我哋再嚟多次拍番好少少。」



■Louis於2010年獲美國Abbott Magic冠軍,但有網友爆該比賽並非職業魔術師比賽,小朋友亦曾攞過冠軍。

■Louis曾揚威歐洲及美國,先後獲得多個獎項。



Louis:好唔開心

對於杯麵魔術被踢爆穿崩位,他說:「好唔開心,呢個唔係正常睇魔術角度影嘅片,當然唔可以完全怪晒人哋,自己都疏忽冇留意到。」問之後表演會否硬性清場或落黑布?他說:「如果街頭表演咁樣清場更加冇咗意思,我哋會多啲注意呢啲位置,同埋設計上再做好啲。自己對團隊有啲抱歉,一分鐘魔術可能用咗十幾日研究。」採訪、攝影:徐錦池、畢紹基、黃曉程



【前晚】■Louis前晚在工作室外受訪,坦言對杯麵魔術被踢爆感到唔開心。

■有網友去年已拍到Louis在街頭變魔術要搵人做媒。互聯網圖片



【網友熱話】秋生:只好話道行未夠

Louis的杯麵魔術「施法」過程被踢爆,當事人跟同為主持的阿Bob已分別作出回應,至於網友們就有咁嘅反應。




反:【黃秋生】

魔術俾人踢爆,預咗㗎啦。踢爆嘅人亦冇所謂道唔道德,只係扼殺咗其他人嘅快樂。魔術師只好話自己道行未夠。(一般人冇必要守魔術師守則)



反:【Lau Joe】

直接原因是冇自知之明,唔夠班做街頭表演魔術,只適宜做鏡頭下表演,有問題可剪輯。



反:【Moonkee Yip】

高強嘅魔術師,唔會畀大家睇到穿崩,但呢個《至尊街頭魔法王》喺街嘅人會睇到穿崩,實在離奇。



撐:【Angus Chan】

公平啲講,個魔術如果喺後面睇都會穿啦,只係工作人員疏忽啫,咁又點算得真係穿崩呢。



撐:【Suk Wa】

識法何必破法?娛樂嚟啫,你估真係有超能力咩。



撐:【Vincent Ng】

人哋花咁多心機去做魔術,你哋使乜咁認真,人哋都係畀免費娛樂大家啫,係人都知魔術係假,明知假你都要走去識穿人,畀個魔術識穿大獎你好唔好,超無聊。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50413/19110105
穿崩 崩片 引發 行家 爆大 大鑊 Louis 杯麵 魔術 被轟 轟抄 抄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9538

無綫前新聞主播出書爆大鑊陳珍妮:大台徹底摧毀我

1 : GS(14)@2015-07-22 23:33:55

■陳珍妮日前接受專訪,指新書大爆在無綫新聞部的黑暗歲月。攝影:沈健程場地:JAR



【香港書展2O15之有苦自知】無綫新聞經常被揶揄事事旦旦,原來在新聞部打工都要埋堆襟撈才有運行,曾經將國家總理李克強口快快講成李克勤的前主播陳珍妮(Jenny),今年書展會推出《TVB新聞部血淚史》,大揭當中辛酸,全書齋文字沒配圖,賣點鮮明爆料,Jenny文中提到後期返工要啪安眠藥,不離職會生癌,受盡委屈的她直播期間也會匿埋偷偷喊,4年主播生涯更摧毀了Jenny的價值觀。撰文:比華利


前主播陳珍妮的新書《TVB新聞部血淚史》爆無綫新聞部大鑊,離職3年多的她於自序表示此刻聽到大台新聞片頭預告聲仍會打冷震:「畢竟服安眠藥才能度日的歲月,烙印太深。」書中她揞名爆黑幕,指回憶都痛苦:「再留下,我會生癌的。走吧!」Jenny日前在中環接受本報獨家專訪,講到激動處更眼紅紅。



■訪問當日,陳珍妮講到辛酸史,激動起來更眼濕濕。

■Jenny指無綫主播起薪點低,甚至要在淘寶買出鏡平價套裝。



喊完再笑住出鏡

Jenny在第一篇便自爆得罪陳志雲,她提到某年生日,臨時接通知返公司上堂,壽星女當日淡妝配穿及膝裙,但兩日後被上司照肺,她當日離開坐城巴下層最後靠窗位,被當時陳志雲秘書撞到,指她「擘大對腳走晒光」,負上「唔檢點」罪,Jenny解釋有放大手袋在及膝裙上,沒可能走光。解釋變掩飾,Jenny從此沒運行,陳生有份審閱出鏡費卡士沒份,連帶半年返通宵更。Jenny提到其後向管理層「樹先生」請教如何改進,她說:「樹先生頓了一頓說『檢點啲啦』。」入世未深的Jenny不知同事間溝通用的Intranet會惹是非,「樹先生」有權限看到全部留言,Jenny試過在直播時,被指髮型不對要即拆髻,她事後才知一直被針對是因為曾在Intranet鬧過老細。Jenny又呻有時委屈到要匿埋喊,轉頭又假笑出鏡:「喊完返去執個樣又再讀囉。」



■Jenny曾擔任亞視新聞主播,一年後過檔入無綫。資料圖片

■TVB新聞小花如陳珍妮(中)和黃紫盈(左)陸續離開轉型。資料圖片



壓力大患情緒病

入職月薪只有$11,000的她要淘寶買平價套裝,上司S卻要她幫襯其私人髮型師,又要有指定髮型,試過明明沒戴錯吊吊揈耳環,卻受罰要寫道歉信。Jenny與負責編更主播C不熟,更表往往最「惡啃」,她在書中控訴:「大台徹底摧毀並改造我的價值觀。」訪問當天,Jenny直認壓力爆煲失眠:「臨走前半年係咁睇醫生,醫生話太大壓力,更表太亂,成日返通宵,有時返完通宵又返晏,成日瞓唔到,醫生知道我情緒上有問題,開血清素、B雜畀我食。」Jenny瀕臨抑鬱邊緣,回想近4年黑暗生涯,忽然淚盈於睫,問Jenny沒向上司反映不公平嗎?她說:「講過佢唔理,嘥氣啦。我問佢唔係有能者居之,跟住佢答呢度唔係,所以先輪到你。」上司不關心員工?Jenny說:「佢唔關心我囉,唔得寵!我接受咗自己唔係老細最鍾意嗰個,一個人可以坐大,係俾上司縱到咁,一個咁大嘅機構,唔係需要做到嘢嘅人,點解會咁扭曲?」Jenny揞名爆惡頂同事:「呢個人真係喺我身上留低過傷痕。」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50715/19219436
新聞 播出 書爆 爆大 大鑊 鑊陳 珍妮 大臺 徹底 摧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1599

新人行禮後即吵大鑊新娘當街狂揼新郎

1 : GS(14)@2016-03-30 14:41:10

有情人終成眷屬,本來是一件美事,但白俄羅斯維斯布斯克(Vitebsk)一對新人,行禮後不久竟然在街上先則口角繼而「動武」。一對新人乘坐的花車在巴士站停下,新郎新娘隨即下車,兩人不知為何事爭吵。新郎想拉新娘上車,新娘隨即用花束打新郎,之後另一名女子亦加入戰團,拎著手袋聯手夾擊新郎。整個過程被尾隨的一輛汽車鏡頭拍下,短片中聽到車內人忍不住大笑,並說「她是外母」。新郎雙拳難敵四手,最後返回車上,立即離開現場,留下妻子及該女子在巴士站。英國《每日鏡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330/19550367
新人 行禮 後即 即吵 吵大 大鑊 新娘 當街 新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8741

「佢哋覺得生咗BB唔使咁搏」陳倩揚遭無綫封殺 離巢爆大鑊

1 : GS(14)@2016-08-07 02:03:44

■陳倩揚與無綫傾續約方向不一,最終選擇離開往外闖。攝影:陳志嵐



【《蘋果》專訪】現年32歲、育有兩子的「靚太港姐」陳倩揚,去年底爆seed在fb暗寸無綫「一朝天子一朝臣,你懂的。」據聞當時余詠珊下令革新《東張西望》,令一班老臣子無得留低。陳倩揚日前接受本報專訪,談到傾談續約過程中,雙方意見不一,有高層揚言:「生咗BB、做咗媽咪,你都可以唔使咁搏吖!」令她不是味兒,終決定前日約滿後離開。


陳倩揚參選2008年港姐得亞軍入行,未卸任已獲派入《東張西望》做主持,不經不覺已經七年。但去年底,無綫高層余詠珊要換入「有線幫」陳貝兒、區永權、李潤庭等人,故「老臣子」陳倩揚、黎芷珊和麥雅緻統統被革走。去年12月30日,倩揚主持完最後一集《東張》便無聲消失。



【《東張》最後】■去年12月30日是倩揚主持《東張西望》的最後一夜,之後大半年開工率極低。資料圖片

■倩揚前日帶埋大仔陳羲廷一齊返公司交證兼同TVB Buddy影相,紀念自己在一間公司服務了超過七年。互聯網圖片

■今年暑假,陳倩揚舉家到台灣旅行,與兩個囝囝一齊嬉水。



「話冇喊就呃你」

前日是陳倩揚約滿無綫的最後一日,她早上帶大仔陳羲廷一齊返公司交證及與TVB Buddy影相。日前倩揚在九龍灣受訪,透露未被「革走」前,亦有與公司高層傾續約,但最後不歡而散。她說:「其實又冇大吵大鬧,佢哋有同我傾續約,只係大家方向唔啱,咪走囉。」知道自己衰甚麼?她說:「佢又冇咁講,佢哋話想換新面孔同轉吓模式。咁我都明白,冇一份工永遠係你,唯一可以講,係佢哋覺得生咗BB、做咗媽咪,你都可以唔使咁搏吖!呢個係我唔太認同,香港咁多職業女性都要湊仔,唔通個個都唔應該返工呀!」陳倩揚直認接到電話通知「冇得撈」《東張》一刻,傷心爆喊,她說:「話冇喊就呃你,但老公好理性同我分析,安慰我,係時勢得出咁嘅結果,但唔一定負面,可能有其他機會等緊你。」是否權力下犧牲品?她笑笑口說:「呢樣要留畀大家食花生,但如果我唔係選美出身,冇《東張》呢個學堂,我亦唔會有呢個認受性同知名度。」她表示沒有怪責「有線幫」,認為每個朝代換班底都好正常。



■陳倩揚驚聞被逐出《東張》,自爆曾激動痛哭,幸獲老公安慰。

■杜之克(左一)和余詠珊(左二)都是當今老闆「殼王」陳國強身邊的大紅人。

■08年港姐冠亞季軍分別是張舒雅(右二)、陳倩揚(左二)和馬賽(右一),高海寧僅得旅遊大使獎。資料圖片



監製不准錄用

據悉倩揚因為不肯續約,加上爆seed言論,被高層下達封殺令。不少劇集和綜藝節目監製均收到通知,不得錄用陳倩揚,所以近半年,陳倩揚開工率極低,只在劇集《完美叛侶》演出兩場閒角,及在《與諜同謀》做羅嘉良前妻,加埋不足10場戲。前晚倩揚在電話中被問是否遭封殺?她說:「我冇聽過,呢大半年都專注讀芳香療法同網上教人煮餸。」工作量大減?她說:「呀……咁呢個都係事實,last day見番手足同事,記番好多以前嘅嘢,大個女要向前看嘛。」採訪:嵐山場地提供:I's Land Cafe化妝:Heidi Lee@ Heidi-Makeup.com服裝及鞋履:Stunnging Sgirls、House of Avenues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60805/19723013
覺得 生咗 BB 唔使 使咁 咁搏 陳倩 倩揚 揚遭 遭無 封殺 離巢 巢爆 爆大 大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4572

經濟客艙:美股越升越大鑊

1 : GS(14)@2016-08-16 04:53:35

農曆七月十四快到,但我哋身處嘅年代更加詭異。大家得到嘅知識同科技比從前多,面對危機就越來越難掌握。如果金融危機係人為事件,咁危機背後係由一班堪稱轉數快、讀書多嘅精英造成,夠晒荒謬。八年過後,大家對潛在危機警覺係提升抑或視而不見。睇番美股先,三大指數上星期四17年來首次齊破頂。見到今次股市越升,越膽戰心驚。標普500指數淨長倉合約增加到2.88萬份,俗稱VIX恐慌指數嘅淨短倉合約更錄得紀錄高位11.4萬份,睇落大戶都睇好行情,繼續賭美股升。與此同時,大戶亦賭金價升,黃金淨長倉合約升到32.6萬份,亦接近紀錄高位。如果大家對經濟前景有十足信心,過去一個月英、澳、紐央行齊齊減息四分一厘。如果話最難捱嘅時間已經過去,恐怕只係對危機視而不見,始終相信最差的尚未來臨。央行放水行動已達到覆水難收嘅程度;游資太多,資金出路唔知去邊好,為追逐回報乜都博。英、德、日等10年國債孳息率已經少過1厘,德國同日本債息更跌至負數,反映債市泡沫風險。相比之下,美國債息仍有1.5厘水平,回報仍算吸引。雖然美國經濟數據表現參差,但緊隨11月美國舉行大選,所以唔可以完全排除美國加息嘅可能,利率轉向對股滙債市影響唔可以睇小。有大行估希拉莉入主白宮,大家做好準備儲局加息。而特朗普成功獲選美國總統先可能減息,為佢主張保護貿易主義對經濟衝擊打底,曲線踩咗腳,好波。
Captain Cool
https://www.facebook.com/seeforcaptain/本欄逢周一刊出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60815/19736011
經濟 客艙 美股 股越 越升 升越 越大 大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590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