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習近平大姊改名換姓掌控過百億

2012-7-29  NM




還有幾個月,習近平就會在今秋舉行的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上,被選為國家及黨主席,正式接棒做中共第五代領導人。

習近平向來得民心,常給人清廉的形象,加上父親習仲勳是中共元老,又是開發深圳、珠海特區的功臣,習近平應該可以順利登基。

然而,習家其他成員在國內馳騁商界,可能會為習近平帶來隱憂。本刊調查習家的資產時發現,習近平的大姊習橋橋,在過去廿多年來,改名換姓掩飾身份,聯同丈夫鄧家貴及女兒,在北京、深圳、新疆等地,大搞地產,又重鎚搜購稀土及銅鎳等礦產,默默滾存及操控過百億元資產。

在港人最愛行街掃貨唱K揼骨的深圳蒲點東門,位於地鐵老街站上蓋,樓高十四層的地鐵遠為大廈剛剛拆棚,現正進行內籠裝修,預計年底落成。由於是東門罕有的一手商住盤,引起區內買家及代理虎視眈眈。

「呢個區內,連唔近地鐵站要過條馬路嘅港澳8號都賣超過三萬蚊一平方米(即每呎約三千元人民幣)!」深圳中原地產馮姓經紀說。以區內樓價推算,這幢可提供逾三十萬呎商住單位的地鐵遠為大廈,至少可以套現逾九億元(人民幣,下同)。

然而附近的街坊商戶,都不知道這首個深圳地鐵上蓋項目,背後發展商深圳市地鐵遠為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來歷。深圳市地鐵遠為房地產,在○五年初成立,是深 圳地鐵唯一搞房地產的子公司,由深圳市地鐵集團佔六成股份,遠為實業持有餘下四成。遠為實業的老闆,原來就是中共皇儲習近平的家姐齊橋橋和姐夫鄧家貴。

地鐵上蓋早着先機

地鐵遠為大廈是深圳地鐵發展車站上蓋物業的白老鼠。早在○四年底深圳地鐵一號線通車之前,深圳地鐵已經夥拍遠為實業向深圳城規會申請,改變老街站上蓋地皮 的用途,用以發展轉車站和商住物業,○四年中獲得兼任城規會主任的市長李鴻忠開綠燈,雙方才註冊成立地鐵遠為房地產公司。到了○七年八月,時任市長許宗衡 (後來因為貪污落馬)進一步批准深圳地鐵全面開發上蓋物業。正當這籌備八年的首個地鐵上蓋項目即將落成有收益之際,深圳地鐵卻在去年十一月,突然把持有的 六成股權,作價二億六千多萬元,全數賣給遠為實業,公司名稱保持不變。此舉似乎是想淡化官商勾結的嫌疑,為習近平今秋登基鋪路。與深圳地鐵關係密切的齊橋 橋和鄧家貴,還持有為「深圳通」(深圳版八達通)提供充值服務的易通卡信息技術,逾百分之十八的股權。齊橋橋和鄧家貴一早已在深圳插旗,除了地鐵遠為大 廈,另外於○三年以一千二百萬買入近三萬呎地皮,該地皮距離近日成為投資新熱點的前海特別開發區,僅約十分鐘車程。不過,齊橋橋和鄧家貴在深圳的生意只是 冰山一角。過去二十多年,他們大搞地產、稀土、礦業、投資等,南征北討。單是位於北京的地產項目,未計成本,在○六年開售時已套現八十億元。現時兩人直接 或間接操控的業務,總值逾百億元。六十一歲的鄧家貴是齊橋橋的第二任丈夫,行事低調。有傳他曾經在雲南做小老闆,九十年代搞房地產發跡,如今自稱已經退 休。估計齊橋橋最初得到鄧家貴打本,然後利用父親在政壇的影響力,打通全國生意網絡,建立百億生意版圖。較丈夫年長兩歲的齊橋橋,生於四九年三月一日,在 革命聖地陝西延安的橋兒溝出生,因地而名「橋橋」。她是與毛澤東打江山的中共元老習仲勳,和第二任妻子齊心所生的大女。習仲勳後來在西安生下二女,名「安 安」,在北平(北京之舊稱)生下兩子,配以《三字經》的「性相近,習相遠」,取名「近平」和「遠平」。

習仲勳一生節儉

橋橋三歲那年,父親赴京任中共宣傳部部長,後來更升為國務院副總理兼秘書長。但是依舊儉樸,底衫補完又補,抹手紙都要慳着用,更要求子女水果連皮食。

齊心在丈夫○二年逝世後曾撰文《仲勳,我用微笑送你遠行》憶述:「從小,家裡就是橋橋穿舊了安安穿,安安穿舊了近平穿。有一次近平還因為不肯穿安安的花衣服急哭了。後來還是你(習仲勳)想的救急辦法,用黑墨水把花鞋子和花衣服染黑了再讓他們穿。」

習仲勳與第一任妻子郝明珠所生的細女郝平(又名習乾平),曾撰文憶述父親事跡,寫道弟弟習近平有一次對她說:「他(習仲勳)深夜回來洗過澡的水,他認為還 挺乾淨,不忍心放掉,非得把我和遠平從熟睡中喚起,硬塞進他洗過澡的水中泡一泡,洗一洗。我們活受罪地洗完出來,他還不讓放掉這盆水,還要把我們換下的衣 服泡進去,等第二天再洗。」

縱然管教嚴格,習仲勳卻是父愛爆棚。「自從橋橋出生後,只要你工作稍有間隙,就會把女兒抱來看看,有時你還親自為孩子拍照片。」齊心在悼念亡夫的文章懷緬:「只要一有時間,你就會親自為四個孩子洗澡、洗衣服,週末時帶他們去參加活動。」

六二年,橋橋考入河北北京中學,習仲勳為了不讓兒女因他而獲得厚待,要求女兒入學前要換姓,自此橋橋改跟母親姓齊。同年,毛澤東的走狗康生陷害習仲勳,指他是大陰謀家,把他打倒,橋橋因此成為「黑幫子弟」。

文革爆發,橋橋被洗腦,盡信「爹親娘親不及毛主席親」。有一次,母親被拉走批鬥,捱打回家,弟妹都以淚洗面,橋橋的第一句話竟然說:「媽媽,你胡說了沒有?你不能做叛徒!」

六九年,橋橋帶着母親給的塑膠毛澤東像,跑到內蒙古插隊。別人都寫信喊着要回家,倒是橋橋寫信給母親依舊是豪言壯語,她說,任何人都可以走,而她不能走,也無處可走。結果,六年半後才回京。

七六年,毛澤東逝世,四人幫倒台,兩年過後,習仲勳獲平反,隨即獲派南下當廣東省委第一書記兼廣東省省長,得到鄧小平支持,把深圳和珠海建立為經濟發展特區。

南下抓緊生意契機

橋橋以秘書身份陪同父親前往廣東,其間曾報考解放軍第一軍醫大學,但是因病中途輟學,後來進入廣州軍區聯絡部,負責遣送越南戰俘。八一年,習仲勳獲調回 京,出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和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橋橋隨之,調任基建工程兵部隊,後來更畢業於北京外交學院大專班,之後調往武警總部,任司令部辦公室副主 任兼外事辦主任。八九六四,習仲勳反對李鵬出兵鎮壓學生,並力挺開明派領導趙紫陽,被迫引退,翌年移居深圳頤養天年,橋橋再次跟隨父親南下。「我身為子女 中的老大,享父母之恩,受弟妹之尊,蒙組織之愛,我不解甲誰解甲?」齊橋橋接受清華大學EMBA訪問時曾慷慨激昂道。習仲勳偕齊心住在深圳迎賓館的蘭園, 深居簡出,不忘節儉。郝平撰文憶述:「幾乎每天都要囑咐身邊工作人員,關掉多餘的的電燈,注意節電,他住的地方,夜晚總是黑糊糊一片。」大概習仲勳也估不 到,女兒一邊在旁照料,一邊卻密謀建構生意王國。其實早在八七年,齊橋橋已經處心積慮,化名齊蓮馨申領香港身份證,然後在香港合資開公司。直到九一和九二 年,更大手買入北角寶馬山花園一千呎單位、中半山御花園二千七百呎單位、灣仔會景閣八百呎單位。齊橋橋又在老父經常小住的珠海,成立珠海經濟特區卓運房 產,並買入一塊逾四十萬呎的臨海地皮。兩年多前,該地皮獲在香港上市的中國海外發展看中,以三億零四百萬元收購。

父親死後大搞地產

但是她真正大展拳腳,要等到習仲勳○二年病逝前後。○一年,齊橋橋和鄧家貴成立北京中民信房地產,翌年隨即全資開發位於西二環金融街附近一塊逾五十萬呎的 地皮,建為總建築面積達二百萬呎的觀緣。該豪宅在○六年開賣,呎價逾四千元,未計成本,估計套現逾八十億元。齊橋橋和鄧家貴在○九年又出擊,與唐山市唐海 縣簽約,共同斥資一百億元,開發曹妃甸工業區一塊逾十二平方公里的地皮,發展商住、會展、醫院、體育館。而開發北京觀緣期間,齊橋橋入讀清華大學的 EMBA,同屆同學包括時任內蒙古副主席連輯、青海省地礦集團董事長張尊冮、廣州明珠星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劉錦成等。這些同學,後來也成了齊橋橋丈夫的生 意夥伴。不久,鄧家貴進軍礦產,他首先夥同杭州地產大亨駱哲宏,在青海搞礦產公司,投資哈密和鑫礦業百分之十七點五的股權,並於哈密圖拉爾根,開發新疆最 大的銅鎳礦。○八年,鄧家貴的上海望潮實業,斥資四億五千萬元,購入江西稀土稀有金屬鎢業集團三成股權。

狂掃五億香港豪宅

正當齊橋橋和鄧家貴在大陸起樓開礦,三十四歲的女兒張燕南(據傳齊橋橋前夫姓張)透過公司名義在香港橫掃豪宅。○七年,張燕南豪花現金近三千四百萬港元, 購入兩個會景閣海景大單位。翌年再用現金近一千八百萬港元,買入一伙筲箕灣嘉亨灣一千五百呎全海景單位。○九年,張燕南更一擲現金一億五千萬港元,購入飽 覽淺水灣泳灘海景的麗景道五千多呎獨立屋,與樂基集團的何壽基等富豪為鄰,不過單位至今依然丟空。同年年尾,張燕南再花逾五千六百萬港元,掃多兩個會景閣 海景大單位。近年冒起發達的,還有齊橋橋的妹妹、習近平的二姐習安安。她的丈夫吳龍曾任北京新郵通信設備董事長,這間籍籍無名的公司,早前打敗摩托羅拉, 取得中國移動數億元合約。至於習仲勳的細仔習遠平,擔任總部位於北京的國際節能環保協會會長。而習仲勳與第一任太太所生的子女,則未見在商場上立足。郝平 在父親逝世後撰文寫道:「父親經常教導我們說:『你們要懂得「奢靡誤國,勤儉興邦」這個道理。我們國家、民族要富強,更要遵循這條哲理。』」習仲勳的家 訓,看來阻止不了子孫在全國累積財富。

 
習近平 大姊 改名 換姓 掌控 過百 百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517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