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陳增濤:Nuits-Saint-Georges只釀2000瓶

1 : GS(14)@2016-07-11 23:34:31

【明報專訊】在Thibault Liger-Belair酒莊,莊主Thibault向我講述拿破崙在莊園過夜的往事,仿如昨天。莊主先人路易Liger-Belair是拿破崙麾下將軍。1789年法國大革命,1792年成立第一共和國,其後長達3年的恐怖統治,8萬人在現今巴黎市中心的協和廣場走上了斷頭台。在反法聯盟的戰爭中拿破侖迅速崛起,1799年拿破崙發動「霧月政變」,建立執政府,自任執政,結束了紛亂的法國大革命。

法國大革命開始時,貝多芬就想寫一首富英雄氣概的交響樂,終於在1804年完成,並在樂曲扉頁寫上獻給拿破崙。但在當年5月拿破崙自己加冕為皇帝,崇尚革命和共和的貝多芬大失所望,把交響樂曲題名改為《Eroica》,就是貝多芬自己最喜愛的第三交響曲《英雄》。

「Blanc酒家的侍酒師終於到了!」在拿破崙住過的房間正神遊千古風流人物,卻被莊主秘書一句話驚醒。

「足足等了1個小時! 不過你另有約會就早點走,可能品嘗不上頂級葡萄園Clos de Vougeot和Richebourg 的紅酒了。」

說起來可真難以令人相信。Thibault祖先路易在200多年前來到勃艮第,莊園沒有100年也得有幾十年歷史了。錯!Thibault在2012年開始把原本租給佃農的葡萄園合約到期收回,經過多年不懈的堅持,才建立了今天在金丘的不到8公頃的葡萄園,分佈在10公里的方圓內。

2012年收回葡萄園 只有8公頃

「這款Nuits-Saint-Georges村酒La Charmottes比一般的Vosne-Romanée村酒更有特色,酒體飽滿的出乎意料,礦石的口感明快……」 聽Thibault不厭其詳的講解他的葡萄園的地質構造,雨水和日照,就可以想像他是多麼用心的種植。La Charmottes酒質非常優雅,不需要問他釀酒的細節,也可以猜到他釀酒浸漬的時間不會太長,順其自然。

「葡萄園不到半公頃,都是50多年的黑品諾老藤……」平均每年也就是釀造2000瓶,在香港見到就要趕快掃貨!

海嘯後經濟問題沒解決 貧富更懸殊

拿破崙之「反叛」法國大革命,其背景是新成立的共和國黨派紛爭,社會混亂,沒法填補法國波旁王朝留下的政治真空。今天的歐美政治,頗有歷史的影子。英國脫歐公投結果,正反映出歐美當前建制黨派政府(Establishments)在2008年華爾街金融風暴以後面對解決問題的束手無策。光是通過非常態的貨幣政策雖然救了一時之急,卻製造了更難處理的貧富懸殊社會不寧,以至民粹主義抬頭政府信譽掃地。

可能貝多芬是政治理想主義者,即如拿破崙的名言「領袖就是一個販賣希望的商人」,歷史有它的規律。當然股市也一樣,流動性過剩推動的牛市,如果突然間給政治動盪埋葬掉,可不要驚訝。

投資及品酒專家/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2056&issue=20160711
陳增 增濤 Nuits-Saint-Georges 只釀 200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3178

陳增濤:Christophe Semaska北羅納河谷有異軍

1 : GS(14)@2016-09-06 04:27:34

【明報專訊】在今年五月份的香港國際酒展Vinexpo,品嘗法國紅酒的最大亮點,是在羅納河谷釀酒商協會Inter-Rhone大攤位上碰上了北羅納河谷(Northern Rhone River)焦土(Cote Rotie)小酒莊 Domaine Christophe Semaska。 無巧不成書,酒展前幾天有朋友在灣仔的杭州酒家吃晚飯,因早了一刻多鐘,就在附近汕頭街的酒吧Le Quinz Vins稍坐,新來的年青法國酒保向我極力推銷這家小酒莊的Cote Rotie。

「如果你想品嘗一款以西拉(Syrah)為主釀造的紅酒,可以試試這款由Domaine Christophe Semaska釀造的 Cote Rotie。」 這家Le Quinze Vins法國小酒吧可說是迷失在繁華的灣仔一個非常冷清的角落。但對於喜愛法國紅酒而又挑剔的人,卻是碰上令人有驚喜的紅酒的好去處。它近來在中環荷南又開了一家新店,看來是靚女不缺蜜蜂採。「這款酒是百分百的西拉釀造的。」

酒莊不到10公頃 包括多款羅納河谷紅酒

西拉聞名世界還是澳大利亞酒莊的功勞,但北羅納河谷才是西拉的故鄉。北羅納河谷的焦土法定產區都是向南的非常陡斜的山坡,總葡萄園面積只有200多公頃。以葡萄園命名的紅酒曾多次得美國酒評家羅拔‧派克(Robert Parker)青睞,經常獲100分滿分。由於僧多粥少,紅酒價格不菲,一瓶三四千港幣並非稀奇。焦土產區出產的紅酒大都不是百分百的西拉釀造,可加入不到20%的白葡萄品種維歐妮(Viognier),用百分百西拉釀造的紅酒反而是異類。

想不到在灣仔小酒吧與之擦肩而過的紅酒,卻在香港的Vinexpo狹路相逢。Domaine Christophe Semaska在焦土的葡萄園只不過4公頃,近年來馬不停蹄的擴大,還是不到10公頃,而且還包括不少的普通羅納河谷紅酒。這麼一家小酒莊,如果沒有Inter-Rhone 的大樹,哪有財力在國際酒展亮相呢?酒莊莊主還帶了他的兒子親自在小小的攤位殷勤招呼。

Christophe Semaska在酒莊的Chateau de Montlys古堡的荒廢山坡重新種植西拉已有30年的光陰,這款酒莊最普通的焦土產區紅酒,酒質出奇的柔順,黑加侖子黑莓和胡椒香,單寧非常精緻。小酒莊才有驚喜嘛!

耶倫鴿派形象深入民心 言論作用不大

全球央行行長Jackson Hole會議不單止沒驚喜,更可說是沉悶之極。原因是耶倫這位老太太的大鴿子形像深入民心。無論她強調今年聯儲局加息的機會增加,市場依然當作她信口開河,沒有實質內容。只要看看金融市場的短多長空,回顧去年12月加息的市場震盪,就可以體會到耶倫對於加息是如何的心驚膽顫。11月美國大選塵埃落定,而如此長時間的零利息所造成的資源錯配,只會加深將來的金融動盪,遲來的利率正常化此其時矣。

投資及品酒專家/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8784&issue=20160905
陳增 增濤 Christophe Semaska 羅納 河谷 異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7500

陳增濤:來普羅旺斯朝聖Rayas

1 : GS(14)@2016-09-13 00:07:43

【明報專訊】朋友Ronald勤勤懇懇打理公司業務,5年難得一次遠行度假。近年來做了紅酒發燒友,在美女太太的精心安排下,竟然下決心專程從香港經倫敦來普羅旺斯兩天,要親自體驗在酒莊地下酒窖品酒。大中華地區是法國波爾多紅酒的世界,作為第一次到法國酒莊探秘,首選自然是波爾多。到最後一刻我從巴黎趕到普羅旺斯,他夫人向我打聽從普羅旺斯到波爾多的路程,已經太晚無法改變行程,按原定計劃到美國酒評家必去的La Beaugraviere晚飯。關於La Beaugraviere,任何紅酒發燒友如果說沒有到過這家餐館,那只好說他還不算發過燒。

「今晚一定要喝Chateau Rayas和這家酒莊釀造的另一款叫Fonsalette的紅酒」。看來到普羅旺斯之前,已經上網做足功夫了吧。「是一個日本侍酒師說的,Chateau Rayas是教皇新堡(Chateauneuf du Pape)最有名氣的紅酒,我要買一箱帶回香港」。

「不要喝多了」,中午在普羅旺斯的小鎮Orange接上了朋友兩夫妻,先回家吃簡單的午飯,特別準備了一瓶由百分之一百白歌海娜(Grenache Blanc)釀造的教皇新堡干白。「今年天氣反常,非常炎熱,午飯後去游泳池泡一會兒水。去La Beaugraviere晚飯前,先到附近一家酒莊品嘗本地的紅酒稍作熱身」。

陳酒難得廉宜 Rayas剛柔並重

可能朋友並不會注意,為何午飯我選了一款不常見的白歌海娜釀造的干白。無他,蓋晚飯想叫的Chateau Rayas紅酒是用百分之一百的「紅」歌海娜(Grenache)釀造。當然這種隨緣的刻意得到欣賞是可遇不可求的。

「陳酒中可能還有1989年份的」。La Beaugraviere厚厚的酒牌中有許多陳年的Chateau Rayas紅酒。但陳年好酒以它的古老酒牌的價格,可說是難得的廉宜,怪不得侍酒師丹尼只能在酒窖中找到最早年份的1996年。

「第一個感覺 ,柔順得來有點剛強, 呀!真剛柔並重的確名不虛傳。隨之而來陣陣的蜂蜜味與荔枝香深深停留在口中,單寧感圓潤不澀, 不愧為優雅族群之最」。我跟足Ronald的語氣,一字不漏的錄下來。

股市看聯儲局眼色 炒家無後顧之憂

朋友還以為可以趕回香港立法會選舉投票,殊不知時差是加6小時,選舉結果早已塵埃落地。自香港由年輕人發動的「雨傘運動」經3個月的堅持,在特首的麻木不仁臉孔前終於不了了之,埋下了長江後浪的洶湧暫時在眼前消失,但為立法會選舉中把本土派年輕人送進立法會製造了條件。激進新一代在立法會有了代言人,是自CY上台以來香港政局動盪的咎由自取,但對金融市場衝擊有限毋須杞人憂天。由流動性推動的股市依然只看聯儲局眼色,耶倫唯恐炒家受驚而呵護得無微不至,炒家哪有後顧之憂?

投資及品酒專家/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0392&issue=20160912
陳增 增濤 普羅 旺斯 朝聖 Rayas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8667

陳增濤:夜丘Domaine d

1 : GS(14)@2016-09-27 07:02:57

【明報專訊】朋友Ronald個性進取認真。多年前愛上高爾夫球,就做到下班後去練球,如果我在香港,也變成了他的跟班。更專程到美國拜師,不用說,不消一年半載,球技出眾,朋友都是他手下敗將了。近來愛上紅酒,逛酒莊提早登上了他的日程表。這次上法國普羅旺斯名餐館La Beaugraviere晚飯,可說是做到了既能品嚐法國各大產區的陳年名酒,也能夠神遊當年美國酒評家羅拔‧派克(Robert Parker)下榻品酒的地方,可說一舉兩得。

第一瓶教皇新堡的Rayas還沒全部落肚子,我就提議先叫好第二第三瓶酒,以便紅酒抖夠氣。

「就叫這款2006年的Clos de Vougeot 吧!」精緻優雅如絲綢感覺的Rayas教皇新堡之後,選那款酒殿後可真需要動腦筋。在La Beaugraviere厚厚的酒牌上,我意屬勃艮第夜丘(Cote de Nuits)香波莫思妮(Chambolle-Musigny)村的一級葡萄園紅酒,卻給一款Domaine d'Eugenie的2006年Clos de Vougeot 吸引住了。「還從來沒有品嚐過這不平凡的年份的勃艮第呢!」

正是2006年,Domaine Rene Engel的莊主去世,其後人把葡萄園公開拍賣,由法國奢侈品牌大亨Francois Pinault以高價收購,用他母親名字重新命名莊園。該奢侈品集團持有波爾多梅多克(Medoc)五大一級酒莊拉圖(Chateau Latour),理所當然由拉圖團隊打骰釀造紅酒。波爾多和勃艮第釀酒傳統迥然不同,波爾多的王牌釀酒團隊會釀造出怎樣的勃艮第頂級葡萄園的紅酒?王牌也要接受Learning Curve的殘酷限制嗎?

由一級酒莊拉圖打骰

「均衡柔和, 口感飽滿, 停留在口中的香料味悠長持久, 果然是一款色香味俱全的佳釀呀!」 我一字不漏的把朋友Ronald的話記下來。

Clos de Vougeot紅酒酒質雄勁飽滿,這款2006年的 Domaine d'Eugenie 紅酒也不例外。和第一瓶Rayas教皇新堡比較,橡木桶香味不尋常的濃郁。可能是拉圖釀酒團隊,把近年來深受羅拔‧派克喜愛的雲尼拿香味為勃艮第名酒畫蛇添足吧?

資產收入縮水 難刺激消費

朋友Ronald問我對日本央行的新招有何看法?前段時間聯儲局前主席伯南克(B. Bernanke)專程去東京向焦頭爛額的行長黑田東彥教路。伯南克教授年輕時給美國1929年的大蕭條嚇破了膽,除了加大印鈔力度還有什麼新花樣呢?所謂量化寬鬆,只不過是半老徐娘穿上新衣裳。日本人口老化壓力大,眾所周知老年族群的消費不單止比較理性,不再像年輕人一樣追求新款商品,而且不是靠退休金就是靠吃利息的資產過日子。現今資產回報率低迷,日本央行更執行負利率,資產收入只會見少賣少,有可能還要吃老本,只會加強減少消費傾向,又怎會改變民間對商品通脹的預期呢?

投資及品酒專家/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7302&issue=20160926
陳增 增濤 夜丘 Domaine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0033

陳增濤:車房酒裏的不速之客

1 : GS(14)@2016-10-24 05:54:35

【明報專訊】朋友Ronald來普羅旺斯逛酒莊,總共都是在寒舍住了兩晚,比走馬看花還快。不過對於時間就是金錢的香港,能夠做到從繁重的生活中忙中偷閒,是要有何等的勇氣。他在香港乘飛機之前,就在網上買了我寫的今年夏天由北京三聯書店出版的紅酒書《酒時光》,可說是做足功課有備而來。

「你的紅酒書《酒時光》網上價格有折扣,還不到40元人民幣,加上快遞也不到100港元,太方便了。」在經過我院子的土道時,見到兩旁的葡萄園葡萄籐上一串串的葡萄,他太太就提醒我晚飯一定要嘗嘗我的手藝。「書中說你在車房釀酒,別忘記讓我們親自去你橡木桶裏取酒呀!」

一人作坊式釀酒 每年只儲一桶

作為玩票式的釀酒,幾萬平方英呎的院子有足夠的空間停車,車房一早就變成存放紅酒的勃艮第式橡木桶的棲身之所。勃艮第式橡木桶的容量是228公斤,剛好裝滿300瓶紅酒。一個人以作坊式的從採葡萄到酒精發酵釀酒五六百公升,一個月內的體力消耗十分可觀,所以每年只儲存一桶紅酒。

「你釀的酒,果味芳香撲鼻,是否地中海獨有的歌海娜(Grenache)為主體的原因?高濃郁……又不酸不澀,口感十分細膩,柔和順喉。好難想像,自家屋內怎可釀製出如此飽滿酒體?餘韻口中長留不息。」

「可能你想不到,其中的三分之一葡萄品種是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赤霞珠是波爾多左岸紅酒的招牌品種,葡萄粒小皮厚單寧度高,是釀造陳年佳釀的佳選。「南羅納河谷法定產區(Cotes du Rhone)的法定葡萄品種不包括赤霞珠,所以這裏附近十分少見。我釀造紅酒的赤霞珠是從距離20多公裏阿爾卑斯山區裏採的,真是粒粒皆辛苦。」

普羅旺斯進入阿爾卑斯山的山區溫度和南羅納河谷相差好幾度,正適合不喜陽光過分充沛的赤霞珠特性。而晝夜的溫差大,果實更鮮美,也是這不速之客赤霞珠賦於我車房酒特色的原因吧。

貨幣寬鬆致貧富懸殊惡化

自2008年華爾街金融風暴以來,美國聯儲局量寬貨幣政策已成為常態,歐洲和日本央行爭相採用,而代表消費物價的通貨膨脹依然疲軟。其實世界的產能嚴重過剩和高科技帶來的產業大革命完全改變了傳統的供求平衡,一方面消費品供應充足,另一方面增加的流動性除了追逐金融資產和房地產之外,鮮有進入實體經濟。寬鬆貨幣政策是環球貧富懸殊惡化,民粹主義到處肆虐的推手,不期然令人想到19世紀末歐洲的情況。當時工業化帶來的精英階層和基層的分化,軍備的競賽,政治動盪悄悄的來了。

投資及品酒專家/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4083&issue=20161024
陳增 增濤 車房 房酒 酒裏 裏的 的不 不速 速之 之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3336

陳增濤:普羅旺斯的A Good Year

1 : GS(14)@2016-11-08 05:35:12

【明報專訊】到家附近具跨國風情的普羅旺斯小鎮Vaison la Romaine,買阿爾卑斯山區的小羊腿,見到肉店已經有十幾個人在排隊。正發愁間,人群裏Domainede Mourchon的釀酒師Sebastian Magnouac向我打招呼。Vaison la Romaine可說是這區小村落的「磁鐵」,除了每星期二市集的吸引力外,小鎮中心的小商店相當精緻,市集隨處聽見講英語的遊人,洋溢跨文化氣息之外,平時也是歐美清閒階層在莊園擺文化沙龍的地方。

「聽聞說今年是紅酒大年呢!」去年冬天出乎意料的暖,入春迎來一段又濕又涼的天氣。勃艮第地區還遭遇兩次冰雹,給葡萄花蕾造成了大面積的損害,在普羅旺斯天氣卻非常乾燥。「夏天沒有下過雨,歌海娜(Grenache)的果粒很小,畝產量相當低。真是粒粒珍珠,果實很漂亮」。

「到收成的最後一天都怕下大雨,最後是一滴雨也沒有。」我可以感受到Sebastian Magnouac終於放下心中擔憂的喜悅。說真的,種植葡萄是看老天爺臉色的玩意,從葡萄發芽到9月份摘葡萄的每一天,就是說有天氣預報,天天都是提心吊膽。「聽教皇新堡的同行說今年是少有的紅酒大年。我們酒莊紅酒的酒精發酵已經完畢,你什麼時間來品嚐一下剛完成酒精發酵的歌海娜和西拉(Syrah)?」

紅酒大年亦要看老天爺臉色

「如果後天你在酒莊的話我就過來。今年我釀造的紅酒酒精發酵有些異象。紅酒的比重到了995就停了下來,但口感上我相信酒精發酵巳經完成。」

「那你把樣品拿過來我給你化驗一下。雖然一般來說酒精發酵完的比重都在992左右……」

紅酒大年多麼令人興奮。多年來有不少其他歐洲國家,尤其是英國和比利時荷蘭人在普羅旺斯安居樂業,還開了小酒莊。Sebastian的老闆就是蘇格蘭人。10年前曾經有一部英國電影《A Good Year》,當然不用說是愛情故事,既說葡萄園更說令人激動的愛情大年。就發生在普羅旺斯,也只有普羅旺斯才具有纏綿的愛情詩意。

市場高位風險意識欠奉

似乎現實的世界和幻想的性感愛意格格不入。令人感到驚訝不已的世界政治格局的巨大不穩定,竟然對於金融市場幾乎沒有明顯的衝擊可言。美國大選到底是希拉裡還是特朗普跑出,每天都可能有變數。

至於西歐德國和法國明年大選結果的巨大暗湧根本無人過問。世界的地緣政治風險卻是與日俱增,難道世上還有比沒有成本的投機金融市場和房地產市場有更好的差不多沒有風險的回報?以當今沒有任何國家央行會通過加息而令國家貨幣升值的預期下,市場高位的風險意識欠奉。流動性有求必應,難道政治有你想像的穩定嗎?

投資及品酒專家/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4903&issue=20161107
陳增 增濤 普羅 旺斯 Good Year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4325

陳增濤:Brane-Cantenac波爾多紅酒世家

1 : GS(14)@2017-01-24 00:10:00

【明報專訊】在1855年的巴黎世界博覽會,好大喜功的法蘭西帝國皇帝拿破崙三世要推廣波爾多(Bordeaux)紅酒,叫波爾多的紅酒批發商為酒莊列級。這就是波爾多左岸酒莊分級的開始,一直沿用至今。波爾多左岸瑪歌(Margaux)村的Brane-Cantenac酒莊釀造的紅酒,自17世紀已經很有名氣。1833年Brane-Cantenac酒莊由當地名人Brane男爵賣掉,現今為一級酒莊的武當(Château Mouton Rothschild)套現所買下,改成了今天酒莊的名字。可知酒莊擁有的葡萄園土質,可以用出類拔萃四個字形容並不過份。

值得一提的是,武當是唯一的在1973年由二級酒莊晉級成為一級酒莊的酒莊,不過Château Brane-Cantenac在上世紀已經由波爾多紅酒望族Lurton族所擁有。Brane男爵被稱為「葡萄園的拿破崙」,他也像拿破崙一樣,只不過是時空中短暫的過客。

「這款2003年的Brane-Cantenac黑果果味濃郁非常柔順…… 」Brane-Cantenac在1855年的波爾多紅酒評比中名列二級酒莊。瑪歌村紅酒的特色是比其他高地梅多克(Haut-Médoc)村酒的名酒莊,採用更多的葡萄品種梅樂(Merlot)。朋友Paul在米芝蓮一星的尖沙嘴國金軒請客,還自帶幾瓶紅酒招待,真受寵如驚。「看來時間還沒有把橡木桶的雲呢拿香味完全融化到酒中,讓酒體輕盈硬朗些。」

「我倒想你有時間來我們的香港聯校校友會品酒會(facebook:JUAAWC)做個演講。你的紅酒書講到美國酒評家Robert Parker因為美國人對Vanilla味道的愛好,多年來不單止影響了波爾多釀酒的工藝,也改變了它紅酒的味道。你書中提到的Parkerisation這個字,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波爾多左岸名莊紅酒如拉菲、拉圖有超過三分之二的葡萄品種採用赤霞珠(Cabernet-Sauvignon)釀造,其餘主要配上梅樂。Château Brane-Cantenac只用一半左右的赤霞珠,梅樂還可能佔多數,是口感稍有過分的柔軟而欠缺一點結構的原因。但喝酒是一項非常主觀的玩意,何况莊主Henri Lurton自己就是釀酒師呢!

英媒受落「硬脫歐」 鎊匯彈近3%

主觀對匯率的短線震盪的影響在這兩天表現的非常明顯。英國媒體似乎對英國首相文翠珊硬脫歐的演講相當受落,英鎊的匯率應聲反彈差不多3%。在同一天,匯豐銀行宣布將1000個金融職位從倫敦遷移到巴黎。相信通過冗長的談判總會達成貿易協議,但歐元區不大會讓倫敦繼續享受歐元區的金融通行證而把歐元區的金融心臟放在區外。隨匯豐之後塵,金融機構會陸續把一部分的業務移到巴黎或法蘭克福。如果倫敦的世界金融中心地位逐漸褪色,大英帝國最後的痕迹也會消失。

投資及品酒專家/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6948&issue=20170123
陳增 增濤 Brane-Cantenac 波爾多 波爾 紅酒 世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3730

陳增濤:葡萄藤也是老的「辣」

1 : GS(14)@2017-02-06 07:33:36

【明報專訊】香港生活步伐之急速,自認世間第二相信無人爬頭,但鮮有人留意在步伐最急速的中環,也會有把時間的擺鐘幾乎停止的地方,只是看你有沒有嘗試去尋找。在兩個約會的空間,有時會上畢打街4樓的Burgundy Etc戥腳,正如老子說的:「靜勝躁,寒勝熱。清靜為天下正。」Burgundy Etc當然是以銷售勃艮第紅酒為號召的酒窖,寬敞的營業廳,還有沙發幾張為即場開瓶品酒的顧客提供方便。

「你也來品嘗一下我們的紅酒吧!」 沙發處已經有幾個年輕伙子打開了三瓶紅酒,「我們每個人選一款酒。」

聖埃美蓉村東郊 種梅樂品麗珠好土壤

據說他是背着老婆,來這裏飲酒吹牛的。其中一瓶是勃艮第名酒村Nuits-Saint-Georges的一級園外,波爾多左右岸各有代表,尤其是聖埃美蓉(Saint Émilion) 的 Château Clos de Sarpe 特別令人注目。波爾多左岸紅酒因1855年的列級酒莊而聞名遐邇,但去波爾多逛過酒莊的都會愛上右岸的聖埃美蓉村的明媚風光。如果說1855年列級酒莊都是六七十公頃的大葡萄園的話,聖埃美蓉村酒卻有不少的小酒莊,Château Clos de Sarpe就是其中之一。位處聖埃美蓉村東郊,葡萄園一層薄薄的粘土在非常厚的石灰岩上,是種植梅樂(Merlot)和品麗珠(Cabernet Franc)的好土壤。

逾60年老葡萄藤 波爾多右岸少見

「真難得在香港都能碰上這家酒莊的紅酒。」一個葡萄園不到4公頃的小酒莊,都是60年以上的老葡萄藤,在波爾多右岸的葡萄園也不多見。當然不用我說了,老葡萄藤產量低,釀出來的紅酒是特別醇香和濃郁的。「這款2001年的紅酒,果香濃郁得來又柔順,而且相當清新,是我在香港的新發現!」

其實就是在巴黎要碰上Château Clos de Sarpe的紅酒也不大容易。我估計它一年就是釀造不到一萬瓶的紅酒。見到這班在Happy Hour溜出來的年輕人,只花幾百塊錢就能夠享受到一萬公里外波爾多小酒莊精心釀造之作,香港真是一塊福地啊!

美利堅霸權走向黃昏 仍無限魅力

特朗普登上美國總統寶座,令人驚訝的動作目不暇給。是否武俠小說有個周伯通,美國政壇有個特朗普?當世人目睹俄羅斯普京在敘利亞屢踩美國的忍耐紅線而奧巴馬毫無反應,就可以明白連小小的菲律賓總統也出言不遜,侮辱一番奧巴馬這隻紙老虎的理由。做慣老細的特朗普,一生人糞土華盛頓政治建制的打躬作揖,美國政經強硬團隊和政策陸續出台是常理,並不會因為有一班人示威而退讓。被許多人認為走向黃昏的美利堅霸權,它的活力會令許多人聯想到夕陽的無限魅力。世界政經驟變,重新佈局就在眉睫,金融市場何嘗不是?

投資及品酒專家/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1972&issue=20170206
陳增 增濤 葡萄 也是 是老 老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5706

陳增濤:Cos d

1 : GS(14)@2017-03-22 00:18:01

【明報專訊】朋友保羅在尖沙嘴美麗華酒店的國金軒請吃飯,為避免會遇到急事遲到,對於晚餐的紅酒一早就有安排,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存放在餐廳,以備飲用時溫度適宜。中國人為特別招待客人,買名牌紅酒不惜工本,卻多忽略何處買紅酒和飲用時紅酒的生態,很容易功虧一簣,多忘記為侍酒製造條件,實美中不足。尤其是陳年佳釀,比如說波爾多紅酒多需醒酒,而勃艮第紅酒太嬌,少晃動為好。

Paul 打電話給我說他會晚到一刻鐘,叫我先把這瓶Cos d'Estournel 打開先嘗嘗。年輕的侍酒師Leo殷勤招呼。這瓶2001年的酒看來還挺硬的呢!

我喜歡侍酒師先嘗紅酒。一個好的侍酒師會給客人他對紅酒的評價,如果和客人熟悉的話有時候還會提議菜款。Cos d'Estournel是波爾多左岸紅酒,1855年列級酒莊的二級莊,酒莊和拉菲酒莊只隔了一條公路,是梅多克紅酒名村Saint Éstephe最有名氣的紅酒。

2001年的紅酒依然硬呢!對於剛趕到的保羅,最重要的是紅酒好不好了。看來他和Leo英雄所見略同。

「你有什麼好菜介紹呀?」

「點一道古法生炆星斑腩?」看保羅懷疑的神情,就不難明白,波爾多紅酒配海鮮絕對是難以想像的。對我來說,中菜配波爾多左岸以赤霞珠為主釀造的紅酒,要配合好的話可考起不少侍酒師。我甚至更加激進:「為什麼不選其他地區的紅酒呢?魚塊先經過油炸,把腥味都炸走了只下魚香……。」

波爾多紅酒配海鮮 大膽新嘗試

「那就聽你的吧!」 我是個喜歡貪新不厭舊的傢伙,有什麼新玩意總喜歡試試。這款Cos d'Estournel口感依然相當硬且稍有青椒味,有可能是那年份赤霞珠沒能熟透之過吧。「紅酒有一定的酸度,試試也無妨。」

當保羅選了瓶Cos d'Estournel,能夠配上酒的菜的價格是微不足道的。聽聽侍酒師的高見不愧為味蕾找到新天地。Leo推介的古法生炆星斑腩是個新嘗試,頗有新意,多謝保羅這頓飯!

歐盟前景 還看法國大選

變幻無常的天氣在當年的紅酒留下它的烙印,習慣了無窮無盡的流動性,雖然它的成本稍有增加,在世界經濟保持平穩的情况下,依然給資產價格上升增添動力。震盪最可能來自世界政治局面的巨變。荷蘭舉行的國會大選投票剛落幕,頗被看好的右翼民粹黨派席位雖大有進帳得到19席,幸當今執政局面得以維持。歐盟的前景和歐元的存亡更多要看下月底法國總統大選的結果。第一輪投票民粹的國民陣線領先民調,但不保證第二輪有足夠的票源勝出。民心思變,增添選舉結果的變數。

投資及品酒專家/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6896&issue=20170320
陳增 增濤 Cos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8008

陳增濤:天龍軒Château Rayas艷壓群芳

1 : GS(14)@2017-04-25 23:43:40

【明報專訊】提起法國的普羅旺斯,即時浮現腦海的可能是蔚藍海岸和它的大都會尼斯(Nice),或距離它不遠的康城(Cannes),更可能是六七月薰衣草花海的紫和香。其實,作為歷史的普羅旺斯公國首府叫Aix-en-Provence(水在普羅旺斯的意思), 而不是尼斯。顧名思義,這地區水源豐富,原因是包括北鄰的教皇城愛維濃(Avignon)都地處羅納河(Rhône River)奔入地中海三角洲地帶。美國酒評家羅拔‧派克(Robert Parker)屢屢給100分滿分的紅酒教皇新堡(Châteauneuf du Pape)小村,就在愛維濃古城的北郊,羅納河左岸的丘陵小山坡。

「我請左丁山到麗思卡爾頓的天龍軒吃晚飯,你做陪客吧!不會讓你失望的,有好酒!」朋友知道我是個難服侍的傢伙,請吃飯不一定比左丁山容易,說有名酒也可能嗤之以鼻。既然說有好酒,指的既是名酒又是佳釀了。

出乎意料之外,晚餐紅酒除了波爾多左岸一級酒莊外,還有1998年Château Rayas的教皇新堡。在曾經是大英帝國殖民地的香港,政治精英深受英國文化薰陶,宴會喝的紅酒大都是波爾多左岸的列級酒莊產品。羅納河谷的紅酒,真算得上是不速之客,十分罕見。在艷陽之下的普羅旺斯,碎礫滿佈的貧脊鹼性黏土,為釀造飽滿強勁的紅酒提供了充分的條件。對於喜愛濃郁果醬口感的羅拔‧派克來說,有相見恨晚之感。怪不得他在大西洋彼岸大力推薦,教皇新堡紅酒能「一紙風行」,他居功至偉。

羅納河谷紅酒宴客罕見 花香沁人心脾

「在你寫的紅酒書中介紹了Château Rayas的教皇新堡,特別讓你驚喜一下。想不到這款酒好幾千港元一瓶,價格和波爾多的名酒不相伯仲呢!」

和傳統教皇新堡紅酒相比,Château Rayas的教皇新堡酒袍呈淺紅色,沒有羅拔‧派克喜愛的濃郁和強勁,但有非常特殊的酒香和優雅精緻的口感,餘韻悠長。

「今晚的紅酒還是這款1998年的教皇新堡艷壓群芳呢!」 朋友說的對呀,這種花香有沁人心脾之感。

特朗普出手狠 地緣政治重新佈局

在民主政制的大英帝國,公投了脫歐執政黨必須履行民粹意願。美國民粹浪潮把特朗普推上了總統寶座,但特朗普腰纏萬貫並非是在全球化中被歐美政治精英所遺忘的普羅大眾。

一般歐美政客上台後多把競選口號擱置腦後,挾民粹浪潮上台的特朗普在商界廝殺一生,號令諸侯的氣焰一直在血液中流淌。該出手時就出手,用火箭炮打敘利亞政府軍營,用炸彈之母轟炸阿富汗伊斯蘭國地下軍事通道,以至對朝鮮的軍事行動,行動與效果並重,一洗前任總統奧巴馬的懦弱形像。他要美國重新偉大,地緣政治重新佈局,金融市場何嘗不是。

投資及品酒專家/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8642&issue=20170424
陳增 增濤 天龍 Ch teau Rayas 艷壓 群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1391

陳增濤:Comte Georges de Vogue香波莫思妮尋根

1 : GS(14)@2017-05-18 00:58:15

【明報專訊】小小的香波莫思妮(Chambolle-Musigny)只有幾條彎彎曲曲的小街,在村莊走路兜一個圈也就是幾分鐘時間。散發着貴族氣質的Georges de Vogue伯爵酒莊的大院子,會吸引第一次來這裏朝聖的紅酒愛好者的目光。我第一次聽到de Vogue伯爵,是剛從巴黎大學經濟學院畢業,在巴黎最貴族化的一家投資銀行工作的時候。雖然1789年的法國大革命把不少貴族送上斷頭台,但至今貴族的名字在民間仍備受尊敬和羨慕,似乎從貴族名字中就能感受到尊貴的魅力。

勃艮第葡萄園的歷史,可追溯到中世紀的西篤修道院。法國大革命不單是革了波旁王朝的命,也革了天主教修道院的命,從此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修道院幾百年默默耕耘的葡萄園也被共和國充公拍賣,故絕大部分有名的勃艮第酒莊的歷史不會早於法國大革命。Comte Georges de Vogue酒莊是一個例外,15世紀當地一個富有的商賈買下了Chambolle-Musigny的一些葡萄園,包括叫Musigny的頂級園。當時小村的名字只叫Chambolle,在19世紀末夜丘(Côtes de Nuits)出產名酒的村,都加上村裏最出色頂級園的名字,原本的Chambolle村就變成了現在的Chambolle-Musigny。

19世紀獲伯爵銜頭 避過法國大革命易主

「我們酒莊的Musigny葡萄園共7公頃,是它最大的地主。兩位女莊主已是第二十代傳人。」莊園的釀酒師François Millet用純正的英語介紹酒莊的情况。其實在19世紀中葉,來自法國中南山區的伯爵做了莊主的女婿,莊園才貼上了現今的伯爵銜頭,否則葡萄園也有可能在法國大革命動盪期間易主。

「能夠品嘗到你釀造的兩款Musigny,真是我的福氣。鼻聞到它絲絲花香已酒不醉人人自醉了。絲綢般的口感,濃郁而清新脫俗,餘韻悠長。」其實我正沉醉在釀酒師Millet細數他釀酒的過程,只有他這種不厭細節的侃侃而談,才能從品酒中尋找到新的體驗。

重新塑造德法軸心指日可待

月初的法國總統大選塵埃落定,親歐盟、只有39歲的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勝出,星期天成為第五共和國的第八位總統。依我的觀察,馬克龍熟悉經濟學理論,對解決法國揮之不去的高企失業率胸有成竹,而且意志堅定。歐盟德法軸心的重新塑造,指日可待矣。

根據法國憲政,立法需國會通過,那麼一切政經改革不是總統說了話就算。但當今傳統兩大黨派在這次總統大選失利而面臨瓦解,馬克龍新組建的政黨極有機會成為第一大政黨。歐盟近年來老態龍鍾,馬克龍可說是另類法國大革命,帶來了新氣象,歐洲經濟和歐元的前景值得期待。

投資及品酒專家/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3905&issue=20170515
陳增 增濤 Comte Georges de Vogue 香波 莫思 思妮 尋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3072

陳增濤:Sylvie Esmonin嬌小才美麗

1 : GS(14)@2017-06-08 00:30:57

【明報專訊】作為香港人,總覺得香港是美食天堂,可以是,也可以不是。作為亞洲的金融中心,腰纏萬貫的路人到處都是,美酒佳餚只要慷慨解囊都在咫尺之間,但令人不解的是,除了廣府菜之外,如果要在香港找到幾家看得上眼的地道菜餐廳,實在寥寥可數。江浙菜,數來數去總是灣仔的杭州酒家。不過在這裏一定要紅酒佐菜的話,那麼非自己帶酒不可。炎黃子孫是個極端的民族,做得一手好菜,喝酒就是牛飲,否則是看標籤。

「今天是兒子帶紅酒嗎?」 杭州酒家堂面張小姐一邊招呼一邊跟我搭訕。

「他請祖母吃飯,說下班去買兩瓶勃艮第。我囑咐說村級的紅酒比較適合江浙菜,一級園有點過分濃郁。」

兒子到的最晚,無他,對於他這些自己操盤的前衛「芬佬」,能夠做到依時是難能可貴的。

「在屈臣氏酒窖隨便買了兩瓶,酒莊的名字還沒有聽過呢!」 兒子是熟客,他忙不過來就讓酒窖的人代勞。「反正這個價格的酒都有一定的水平!」

出乎意料,其中的一瓶勃艮第是少見的Sylvie Esmonin酒莊釀造的百年老藤Gevrey-Chambertin村酒。Gevrey-Chambertin是勃艮第夜丘(Côtes de Nuits)最北邊的名酒村,其名字曾因幾年前澳門葡京賭場的吳志誠收購了當地的古堡及其葡萄園而廣見世界傳媒,其紅酒以雄渾見稱。Sylvie Esmonin繼承了她父親的7公頃葡萄園之後,精耕細作,主要釀造Gevrey-Chambertin村酒及其一級園Clos Saint-Jacques兩種。葡萄園不少百年老藤,平均年齡六十多。紅酒產量很少,年產只有3萬瓶左右。可想不到在香港竟然偶遇,可說香港作為美食之都,名不虛傳。

酒莊不乏百年老藤 年產3萬瓶

「真是運氣比勤奮更加重要。在香港能嘗到Sylvie Esmonin的Gevrey-Chambertin是個難得的巧遇。結構豐滿單寧柔順,這款酒存放多年飲用一定更好。」是款經典的Gevrey-Chambertin。只有碰上Sylvie Esmonin這類的小酒莊,把它的紅酒和波爾多那些財大氣粗的大酒莊來一個對比,才會體會到「Small is Beautiful」的真諦。

美國退出《巴黎協定》 地緣政治添變數

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習進平抓緊機遇拜訪,該讓的就讓,重新談的重新談。無他,中國經濟正面對許多多年來累積的惡疾,而政治層面也暗流湧動。快刀斬亂麻,看來中國應對特朗普的「美國優先」已經有了定論並付諸行動。

另一方面,在G7峰會德國首相默克爾和特朗普不歡而散,前者更直言對特朗普的所謂「美國優先」政策已經沒有任何幻想。自法國馬克龍上台短短的時間內,歐盟凝聚了新的動力。星期四特朗普宣布美國退出《巴黎協定》,原本脆弱的英美和歐盟的盟國關係已經剩下殘垣斷壁,地緣政治正揭開新的一頁。

投資及品酒專家/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5516&issue=20170605
陳增 增濤 Sylvie Esmonin 小才 美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4433

陳增濤:碧壤葡萄園的秘密

1 : GS(14)@2017-07-03 22:49:21

【明報專訊】幾年前Véronique Bonnet從香港返回法國,依然對生活步伐快速的繁華大都會念念不忘,所以仍一直留在巴黎。不過她經不起父親的嘮叨,終於還是還鄉,回到了普羅旺斯艷陽普照、藍天白雲的教皇新堡,協助她兄長Eric打理祖業Saint Dominique酒莊。酒莊30多公頃的葡萄園,其中11公頃在教皇新堡(Châteauneuf du Pape),其他屬羅納河谷普通紅酒和更普通的地區性紅酒。3年前又在附近臥龍山腳的Cairanne村租了10公頃葡萄園,從法國人的角度來說,已經是一個相當具規模的酒莊。

教皇新堡葡萄園的土壤大致可分為三類,其中以鵝蛋石最為出名,其他為沙土和石英碎礫的紅土,卻鮮為人知。Saint Dominique酒莊最貴重的紅酒叫Secrets de Pignan(碧壤的秘密),產自沙土生長的葡萄。

「教皇新堡的鵝蛋石也太出名了,其實最精致最優雅的酒出自沙土。」Eric理直氣壯的要為他的「碧壤的秘密」抱不平,他在Pignan有一公頃多的葡萄園,年產6000瓶紅酒。

「沙土中混雜了不少鹼性紅色黏土,留住了水分。葡萄園的歌海娜都是上百年的老藤,所以產量很少。」

「你碧壤葡萄園的葡萄藤在Château Rayas的碧壤附近嗎?」Château Rayas釀造的教皇新堡Pignan紅酒就是出自種植在沙土的葡萄,以精致優雅馳名。葡萄園距離Saint Dominique酒莊只兩分鐘車程。「你的『碧壤的秘密』風格卻很不一樣,既濃郁甚至果醬味也很明顯呢。」

不鏽鋼大桶內發酵 最長浸漬40天

「碧壤的秘密」是由90%的歌海娜和10%的莫維特配釀。酒精在Saint Dominique酒莊的不鏽鋼大桶內完成發酵,沒有通常在其他教皇新堡酒窖碰到的五六千公升、法國人叫Foudre的大橡木桶。浸漬的時間很長,最長可達40天,但只有莫維特會在228公升的勃艮第橡木桶存放一年。不要為歌海娜不放在橡木桶裏存放而覺得奇怪,因它所釀造的紅酒容易氧化,放在通氣的橡木桶容易變質呢。

環球金融悶局 穩步向前

當今世局,正瀰漫着沉悶的等待氣氛。俄羅斯總統普京已是熟口熟面的政治老人,除了久不久顯示一下武力肌肉之外,俄羅斯只不過是一個經濟無關輕重的二等強國。經濟崛起中的中國依然在它歷史慣性的延續中,似乎正靜悄悄地等待一場類似歐洲的文藝復興和啟蒙運動。至於美國,送走了軟弱的總統奧巴馬之後,難免對特朗普有一定期望,但政治智慧不單是歷史經驗累積而成,更是一套學問。現在看來,美國總統並非一個在商場上打滾的特朗普馬上能勝任的職位,政治和經濟運作的秘密,不是有把鑰匙就能打開。環球金融市場依然穩步前行,算是悶局的好處吧。

投資及品酒專家/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7743&issue=20170703
陳增 增濤 碧壤 葡萄園 葡萄 秘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7760

陳增濤﹕女強人點評Vieux Château Certan

1 : GS(14)@2017-08-29 01:26:34

【明報專訊】做紅酒生意的女強人趁今年6月下旬參加波爾多國際酒展Vinexpo之便,帶着幾個好友浩浩蕩蕩的親自上門拜訪名酒莊。無巧不成書,7月初我去的Vieux Château Certan,她比我捷足先登。酒展後她馬不停蹄,還開車來普羅旺斯逛酒莊,見到我就侃述在她翻譯為「老色丹」的Vieux Château Certan,品嘗1995年Pomerol的感受。

「在所有波美侯(Pomerol)產區中的酒莊之中,老色丹酒莊是最有歷史感的,甚至於酒王柏翠酒莊於它而言也算是後起之秀。老色丹紅酒以60%梅樂(Merlot)、30%品麗珠(Cabernet Franc)和10%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混合釀造而成,與一般波美侯以梅樂為絕對主導的口味在風格上有一定差異。老色丹是波美侯區內最似波爾多左岸梅多克(Medoc)風格的酒。老色丹的顏色通常不太深濃,但單寧結實,體態健美。幾年的陳年後口感甜美,帶礦物味,非常完美順滑,口腔回味的持久力強。老色丹酒獨一無二與完美無瑕的結構,新釀酒含有相當突出的焦皮革味,單寧至少要過5年才能變得柔和。成熟的酒具有密集的味道與完美的平衡,是剛與柔完美結合的代表,是獨具個性的波美侯名釀。」

聽到女強人興致勃勃,喋喋不休,哪有我插口的份兒?「我品嘗了一款1995年的陳年老酒,真的強勁豐富、風味極為凝練且餘味十分美妙。豐富、有深度,散發濃郁的黑莓和黑朱古力的香氣。口感豐富,如絲絨般柔順,質地如奶油般柔和……」

粉紅色金屬瓶蓋搶眼

我在Vieux Château Certan,也是少莊主Guillaume招待。古堡不大但古樸華麗,是法國大革命前的建築。在二戰期間由比利時酒商Georges Thienpont買下經營至今。

酒莊一直都是Pomerol名列前茅的紅酒,酒瓶的金屬瓶蓋是醒目的粉紅色,一眼就看出它和其他紅酒牌子的分別,據說這款金屬瓶蓋是Guillaume的爺爺為了在酒窖中更容易看到顧客是否買他的紅酒而設計的。我忘了問女強人有沒有品嘗到以橡木桶直接提取的2016年的新酒,是罕見的好酒,值得多買幾瓶存放它十幾二十年才飲用。

投資及品酒專家

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6256&issue=20170828
陳增 增濤 女強人 點評 Vieux Ch teau Certan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0395

陳增濤:另起爐灶 Nicolas Potel再展拳腳

1 : GS(14)@2017-09-16 22:29:50

【明報專訊】提起Nicolas Potel,相信喜歡勃艮第紅酒的人很可能聽過他的名字,或者說他的名字比他釀造的勃艮第紅酒更出名。對於這樣特別的人物,我這個喜歡附庸風雅的傢伙怎會到了勃艮第而不去登門拜訪,以後見到豬朋酒友也可以大吹牛皮呢!

多年前Nicolas Potel在勃艮第金丘的首府Beaune,買下了環城路北上的幹道公路旁邊,原為西篤修道院食堂的一座古樸房子,他自己的酒莊Domaine de Bellene也終於有了可以一言九鼎的舞台。其實用Nicolas Potel標籤的勃艮第紅酒至今依然存在,但十多年前Nicolas Potel已經和Nicolas Potel酒莊分道揚鑣。想不到的是他自己建立的酒莊,因為他不是大股東,竟然連自己一手創辦的招牌也被他人所佔有。現在用的酒莊名字Bellene是Beaune鎮古老法文,對於喜歡Nicolas Potel釀酒風格的酒鬼,記得要轉購Domaine de Bellene標籤的勃艮第。

早與同名酒莊分道揚鑣

其實Nicolas Potel該有機會繼承他父親的基業,但在南勃艮第Volnay村甚有名氣的酒莊Domaine de la Pousse d'Or(法文:金手指酒莊),在他父親突然去世後被人收購了。Nicolas Potel酒莊是他自起爐灶的酒商酒莊,只出產購買其他葡萄農的黑品諾而釀造的紅酒。Nicolas出身釀酒世家,年輕時更在澳洲和美國許多酒莊任職,見多識廣,對釀酒甚有天賦與心得,在創建Nicolas Potel酒商期間廣受酒評家好評與追捧,名聲鵲起。自另起爐灶成立Domaine de Bellene以來,酒莊已累積了18公頃葡萄園,又花了兩三年時間打造現代化的釀酒設備。

傳統馬力耕耘 紅酒餘味悠長

「你嘗嘗這款2013年的Vosne-Romanee村酒Les Quartiers de Nuits。葡萄園就在頂級園Echezeaux和Clos de Vougeot旁,我只有3000平方米的土地,年產也就五六桶紅酒。2013年是個多雨的年份,幸虧葡萄質量不錯。」

Domaine de Bellene 2013年的Vosne-Romanee Les Quartiers de Nuits果味濃郁,單寧細緻。中等酒體但豐滿優雅,餘味悠長。是不是正如Nicolas Potel說的,除了風土之外,還有用傳統馬力耕耘的影子呢?」

美公信力漸失 促成亞洲軍事競賽

人生的跌宕起伏變化每每出人意表,世局列強此消彼長又何嘗不是?繼一個軟弱的奧巴馬總統之後,叱咤風雲20世紀的美利堅似乎陷入了無盡的老化過程中。特朗普作為世界第一強國的總統,在半年多的表現令全世界無可適從,難怪他給一個小小的朝鮮玩弄在股掌之中。

看來特朗普依然沒有進入美國總統職位的角色,更不用說欠缺政治的知識與意志力,只會令美國更快丟失世界舞台的公信力。其中一個嚴重的後果,是促使亞洲諸國間的軍事力量的競賽,遠東地區的局勢因而進一步惡化,變得更加不穩定和難以預測。沒有硝煙,不安的情緒卻湧現。

投資及品酒專家/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2242&issue=20170911
陳增 增濤 另起 起爐 Nicolas Potel 再展 拳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0729

陳增濤:遠征Saint Émilion的中華女兒

1 : GS(14)@2017-09-25 04:08:44

【明報專訊】第一次碰到嚴欣是幾年前在香港的國際酒展Vinexpo。喜歡紅酒的好友威爾遜與我結伴同行,他嚷着要我介紹波爾多一些特別的酒莊。湊巧我見到一個小攤位裏有中國女子用普通話交談,抬頭一看招牌,原來是波爾多右岸Saint Émilion甚有名氣的Valandraud酒莊。

「我們不久前在Saint Émilion買了兩公頃的葡萄園……」是否傳統的周公遺留下來的森嚴階級作祟就不去深究,中華兒女不屑居人之下的進取精神,不知不覺在嚴欣的語言中顯露無遺。

今年7月初去波爾多,怎會不登門拜訪這名遠征Saint Émilion的中華女兒呢?

富車房酒風格 百分百品麗珠釀造

「你們在波爾多的行程這麼急,湊巧這幾天我又要看孩子又要招呼客戶,只好去接孩子前趕到Chateau Ausone把我們2014年釀造的正牌酒給你嘗嘗。2013年是我們第一次生產,但這年份的紅酒不理想,因為土壤和葡萄藤還在調整中,質量達不到我們的要求,所以2013年只有副牌酒「小白貂」,2014年才是正牌酒的第一個年份。」

原來嚴欣MBA畢業之後就參加Chateau Valandraud的管銷工作,一幹就是10個年頭,還碰上了有20年酒商經驗的Christophe Le Bail,組織了一個家。但念念不忘創業自己釀酒,5年前終於碰上在Saint Émilion收購兩公頃葡萄園的機會。「我們投入了大量精力和財力,對葡萄園進行了大量的改造工程,改善疏水系統、調整土壤營養結構等。我們也沒有考慮經濟效益,只是盡我們全力為釀造好酒製造條件。我的老師Denis Dubourdieu說過:『品其酒如見其人』,希望你品嘗我的酒也會有此體會。」

在嚴欣侃侃而談的話中可以感受到她創業的決心。在這家以車房酒(Vin de Garage)聞名的Chateau Valandraud磨練了10年,我估計這款2014年的Chateau Blanche Hermine必然有不少車房酒的風格。令我更感興趣的是這款酒用百分百的品麗珠釀造,在波爾多實屬罕見。車房酒的風格加上右岸的比盧瓦河谷更暖的氣候,可以想像是果香濃郁,單寧細膩而結構雄壯。

蘋果新iPhone上周末已上市,為紀念蘋果手機面世10周年,更推出iPhone X,這款有新增臉部識別解鎖、更好效果的攝影等功能。雖價格貴很多,我估計iPhone X相當受市場熱捧,其原因之一是對iPhone 7缺少技術突破的果迷這次有了更新換代的理由。

iPhone X技術突破 料獲熱捧

環球的流動性會繼續過剩以至銀行水浸,退水的日子遙遙無期。加息?會緩慢到沒人相信。唯一給市場帶來不確定性,是東北亞的朝核緊張局勢。美國總統特朗普將面臨的是美國的信用和核武的夜長夢多,抑或乾脆解決的抉擇。當炮聲隆隆雷響,趁機入市買蘋果。

投資及品酒專家/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7801&issue=20170918
陳增 增濤 遠征 Saint milion 中華 女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1359

陳增濤:Châteauneuf du Pape雄勁中尋找優雅

1 : GS(14)@2017-10-15 13:57:52

【明報專訊】從巴黎回到普羅旺斯,第一件要做的雜活是好好整理一下變成雜物室的車房。不僅放雜物,連儲存紅酒的勃艮第橡木桶、一瓶瓶波爾多勃艮第、自己釀造的紅酒都雜亂無章的到處亂堆。原因也簡單,暑假訪客絡繹不絕,誰都要選一瓶自己喜歡的酒卻無人有暇整理。入秋酒後人散,雜物室一片狼藉。整理間,卻發現一瓶2015年Clos du Caillou教皇新堡。

「8月份來普羅旺斯,在Châteauneuf du Pape教皇新堡附近租了一個星期的度假屋。我們想去逛酒莊,聽你介紹啦」。對於從香港來的金融界朋友,平時好吃好喝,習慣了波爾多的列級酒莊,教皇新堡紅酒雖然在法國素有名氣,但產區3000多公頃的葡萄園,產量大紅酒質量參差不齊,價格也是一樣。我特別推薦了釀酒師朋友Bruno Gaspard工作的Clos du Caillou,我翻譯為「石頭酒莊」。想不到朋友還嚷着要來寒舍喝我釀的紅酒,過來吃飯的時候就送了幾瓶石頭酒莊2015年的教皇新堡Les Quartz。

酒窖設土製大酒壇 試驗釀酒

我剛在暑假前趁途經新皇新堡便上了趟石頭酒莊。酒窖的年輕女助理Aude招呼品嘗了這款名稱Les Quartz的教皇新堡,留下深刻印象。石頭酒莊的教皇新堡葡萄園僅10公頃,種植釀造Les Quartz教皇新堡紅酒的葡萄園距Château Rayas不遠,同屬多沙黏土,適宜釀造出優雅精緻的紅酒。不過顧名思義,Les Quartz意思是石英,葡萄園鋪滿鵝蛋石,釀造的紅酒頗感雄勁。「這些巨大的土製大酒壇是Bruno作釀酒試驗的」。其實我去過好幾次石頭酒莊的石灰岩溶洞酒窖,卻是第一次聽Aude談到這些在一般酒莊難得一見的土制大酒壇子。

既然在車房無意中碰上這款教皇新堡Les Quartz 2015,那就隨緣吧,打開瓶蓋晚飯飲用,有10小時讓紅酒好好透透氣。紅酒口感已經非常柔滑,單寧細膩酒質優雅。看來Bruno Gaspard的釀酒風格有趨向Château Rayas的傾向,但依舊感受到雄勁。

當德國總理默克爾在上月下旬的大選中慘勝,強勢的法國總統馬克龍在巴黎大學索邦校園作了長達兩小時的重新啟動整合歐盟的重要演講。選擇演講地址有明顯的象徵意義,對象是年輕人,是社會的精英。當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言論傾向孤立主義,他和默克爾的關係降至冰點,歐盟建立自己的軍隊迫在眉睫。英國的脫歐和難民問題也迫使德國採取更進取的政策,回應馬克龍對重新整合歐盟的設想。歐盟終於找到了同牀同夢的默克爾老太太和年輕有活力的馬克龍,為歐元區的經濟和德法股市增添了動力。

投資及品酒專家/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0254&issue=20171009
陳增 增濤 Ch teauneuf du Pape 雄勁 尋找 優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2471

陳增濤:Château des Tours CDR不同凡響

1 : GS(14)@2017-10-22 14:04:22

【明報專訊】法國是個有許多AOC的國家,紅酒標籤上的「法定產區」是其中之一。有權標上AOC 的產品,要在特定地區生產外,還必須符合一些條件。我的普羅旺斯鄰居曾提起1956年的那場寒流,把本來是個種橄欖農民的他,變成了一個葡萄農。他退休後,把葡萄園交給了女兒,自己依然耕種4公頃的葡萄園消磨日子,把葡萄送到附近的紅酒合作社,賺些外快。這些遍地開花的合作社,釀酒很容易粗製濫造,長期以來使貼上Côtes du Rhône——羅納河谷山坡標籤的紅酒變成了價格低下的標誌。

「我明天請女朋友吃飯,你給我選一款價格比較便宜的好酒吧。」 歷史裏法國就是個中央集權的國家,當今的經濟動脈在巴黎大區,普羅旺斯人煙稀少,我的物理治療師就要開車10多公里,公路就在葡萄園間穿插。「這間是附近小鎮最好的餐館,它網站上可以找到它的酒牌呢。」

物理治療師是個年輕的比利時小伙子,對於吃喝趨之若鶩,是個名副其實的饕餮。酒牌裏選的紅酒相當不錯,估計是家好餐館,因為普通的餐館是不會有好酒牌的。

「可試試這款Château des Tours的CDR吧!它是教皇新堡Château Rayas莊主Emmanuel Reynaud釀造的,雖然是一款普通的Côtes du Rhône,酒質非常出色。」 法語不好讀,英美的酒評家 就簡稱Côtes du Rhône為CDR。

我在香港的Citysuper就看到這款Château des Tours CDR,可見超市的買手功力非凡。售價還不到300港元,可說是物美價廉,因為它在法國本土的售價就20多歐元,而且還不容易找到。這款紅酒以歌海娜(Grenache)為主,加西拉(Syrah)和比較少見的神索(Cinsault)配釀。

「你介紹的紅酒棒極了,我和女朋友都非常喜歡。想不到一瓶普通的羅納河谷紅酒會有這麼好的質量。主菜我們倆都叫了鴨胸,餐館的侍酒師見到我選這款紅酒,還以為我是伯樂呢,還是瓶2010年份的。他說,一般的羅納河谷紅酒只能存放三四年,Château des Tour的就是不同凡響!」

西班牙雖中央弱勢 加泰無獨立空間

最近國際新聞被西班牙的加泰隆尼亞鬧獨立弄得沸沸揚揚。西班牙人口4600萬,國民總產值是香港的4倍強。加泰人口相當於香港,佔西班牙總人口的百分之十五,是西班牙較富有地區。由於她有自己的語言,屬少有的自治區,地方政府政治權力大,但從來不是一個獨立國家。西班牙民主政治歷史不深,當今中央政府執政力弱,國泰民安的環境造就了加泰政客自大狂思的膨脹,自2008年金融危機後加泰分離呼聲坐大。從經濟層面看,加泰根本沒有獨立的空間,她的折騰對歐盟不會有影響。

投資及品酒專家/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2582&issue=20171016
陳增 增濤 Ch teau des Tours CDR 不同 凡響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2835

陳增濤:《神之水滴》 第三使徒Da Capo

1 : GS(14)@2017-10-29 22:22:50

【明報專訊】許多年前在距離教皇新堡(Châteauneuf du Pape)不遠的臥龍山(Dentelles de Montmirail) 地區買下了一家農舍,從此和當地的酒莊結下不解之緣。臥龍山是海拔不高的丘陵,遠望近看似龍在普羅旺斯艷陽下酣睡。炎黃子孫深受《三國演義》薰陶,雖諸葛亮一早就被神化,脫離歷史真實,但其撰寫的《誡子書》當中一句名言「非澹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正好體現在這世外桃源靜修隱居之樂趣也。

香港做紅酒生意的女強人朋友今年初夏來波爾多參加國際酒展,順道逛教皇新堡酒莊。久聽我吹牛和Domaine du Pegau有交情,非要我牽線一見女莊主Laurence Féraud不可。對於我來說野鶴游雲多愜意,如果碰上女莊主出外公幹,女強人必定笑我信口開河矣。只好出盡九牛二虎之力,一早千叮萬囑女莊主幫忙抽出時間,而且要開一瓶她精心釀造的Da Capo招呼貴客。

上佳年份釀造 20年僅6年生產

相信一般紅酒愛好者都會聽說過一本叫《神之水滴》的日本漫畫。這本風靡世界的漫畫大談酒經,在芸芸眾酒中特別提到有點神化了的十二使徒,2000年的Da Capo就是十二使徒的第三位。30多年前年輕的美國酒評家Robert Parker來到普羅旺斯,愛上了果香濃郁、酒精度高的教皇新堡,從此教皇新堡紅酒在英美世界名聲鵲起。

「Da Capo是教皇新堡最昂貴的紅酒之一,是Pegau酒莊的一支精選版紅酒,它只會在上佳的年份才生產。」女強人在女莊主打開了2015年的Da Capo時,向隨她一起來的隊友作簡介:「酒莊在上佳的年份挑選超過百年的葡萄藤果實來釀造。自1998年生產以來到今天的20年中只生產了6個年度,其中4年榮獲Robert Parker的100分評價。它是以歌海娜為主,其餘的百分之二三十是西拉和莫維特及小量的10種葡萄,在橡木桶中存放2年才上市。我曾經喝過2000、2003及2007年份的Da Capo,和幾個知心酒友都很喜歡此酒,濃郁香醇,酒體渾厚,層次豐富,餘韻悠長。不過售價也不菲,零售價5000到8000港元一瓶呢。」

德法經濟添動力 整合歐盟時機

年輕的法國總統馬克龍決心要改革法國早就跟不上時代的社會結構,在上任的5個月內馬不停蹄,尤其是在9月下旬用法令形式,快速通過改革已陳舊不堪的勞工法律,為降低高企的失業率製造了條件。又取消了只有法國才有的資本稅,可吸引離開法國的資金回流。在當今歐盟經濟正觸底反彈的環境下,相信會為法國經濟增添動力。德國保持她的經濟活力,法國的經濟潛力獲得釋放,正是鞏固德法核心、重新整合歐盟的最佳時機。世界的地緣政治正悄悄的發生巨變。

投資及品酒專家/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7589&issue=20171023
陳增 增濤 神之 水滴 第三 使徒 Da Capo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3209

陳增濤:勃艮第Hospices de Beaune紅酒拍賣

1 : GS(14)@2017-11-12 16:38:45

【明報專訊】如果不是收到Hospices de Beaune發來的邀請函參加11月19日的紅酒拍賣會,也就不會留意它在巴黎拍賣行Christie's舉辦的記者招待會。10年來在世界頗引起關注的Hospices de Beaune紅酒拍賣會,一直由Christie's一手包辦。Christie's的環球拍賣網絡和它的經驗,加上這家歷史悠久的慈善機構和它頂級的勃艮第紅酒,可說是牡丹綠葉之配也。我這饕餮大動食指,趁着在巴黎之便,跑去位於總統府和香榭麗舍大道間的Christie's總部,來先嘗勃艮第頂級葡萄園紅酒為快。

在十五世紀英法百年戰爭之後,富有的勃艮第公爵掌璽大臣Nicolas Rolin及夫人在勃艮第紅酒重鎮Beaune建立了一家收留貧困病人的醫院,從此幾世紀陸續有善長仁翁捐獻上葡萄園,至今累計60公頃葡萄園,其中三分之二屬於頂級和一級葡萄園,每年可釀造大約700桶的紅酒。在每年11月第三個星期天,全部的紅酒以拍賣的形式在一天內出售,其獲得資金投入慈善事業。今天位於鎮中心的原址已經成為當地的博物館,而Hospices de Beaune以它釀造的勃艮第紅酒揚名世界。

「真湊巧,怎你也來了?」在記者招待會大廳我目不識人,正徬徨間,見到勃艮第紅酒世家Albert Bichot的老闆Alberic,如獲至寶。多年來,Albert Bichot酒莊一直是Hospices de Beaune紅酒拍賣會的最大買主。它除了自己酒莊參加Hospices de Beaune的紅酒拍賣外,也代表客戶在拍賣會投標。在拍賣會投標以一桶228公升的勃艮第為單位,相當於288瓶紅酒,也可以散裝瓶的形式向他酒莊訂購。不過能夠投標一桶的話,還得托酒莊為紅酒存放一兩年。能夠在酒瓶標簽上印上自己名字炫耀一番,也可滿足一時之虛榮心。

特朗普訪華 必然送「商業訂單」示好

招待會上品嘗的勃艮第名酒中以夜丘(Côte de Nuit)北面Gevrey-Chambertin村的頂級園Mazis-Chambertin最為特出,其口感已經非常柔潤精緻。博丘Côte de Beaune)以盛產世界上最好的干白名聞天下,能夠任意品嘗Corton-Charlemagne,當然心滿意足,堪稱滿載而歸了。

過兩天美國總統特朗普國事訪問中國。對於這名口沒遮攔,表面上行動難以預測的總統,似乎中南海能做的,也就是營造場面上的融洽氣氛。「The business of America is business」,給遠程到訪的特朗普送上豐厚的商業訂單示好是必然的。但美利堅合眾國的立國傳統就是實用主義,在國際的博弈上,不會在重要關頭隨便放棄任何的金融、科技和軍事優勢。這核心的思維,並非只有令人難以捉摸的特朗普才會有的。主導經濟金融走向的,正愈來愈政治化。

投資及品酒專家/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4699&issue=20171106
陳增 增濤 勃艮第 Hospices de Beaune 紅酒 拍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396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