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賭性加精算 李烈搏出高投報率

2011-7-4  TCW




四十九歲,當你人間風景已看過大半,即將邁入天命之年,你會選擇安穩度過餘生,還是賭上一切盡力翻轉天命?

李烈選擇後者,她上的賭桌叫作電影。

短短三年,兩項紀錄。在《海角七號》還沒有寫下票房奇蹟之前,她所製片的《囧男孩》,在一片低迷的國片市場中,創下了近十年最佳投資報酬率,激勵了其他電影工作者;第二部片子《艋舺》,上映第一週就創下國片史上最快破億元票房的紀錄。

是運氣?還是實力?李烈自己的解讀,是判斷,加賭性。她看到國片出現了一些新導演,票房也逐漸回溫,時機接近了;接下來,就看自己敢不敢放手一搏了。

第 一個起步,○八年,她梭哈僅有的財產,包括亮麗明星光環、演藝生涯、接案收入,與一棟價值千萬元的房子,手中的牌卻只有兩個名不見經傳的小男孩、一個剛冒 出頭的紀錄片導演楊雅喆,以及一部讓她感動到流淚的劇本《囧男孩》。「我是邊看邊哭的。如果這個劇本可讓我邊看邊哭,它一 定可以讓觀眾邊看邊哭,」因為這份真實的感情,李烈決定要拍這部片子。

這是一場對玩家極度不利的賭局。以當時的氣氛來看,贏了,了不起保住財產,小賺幾十萬元;輸了,卻是賠上一切,下半輩子都得打工還債。

沒人想得到,牌掀開,李烈賭贏了,而且是大贏。人生第一部掛名製作的電影《囧男孩》,在沒卡司、沒爆點,竟然以一千四百萬元的成本(含行銷),在全台灣開出三千六百萬票房。

這一賭,翻轉了李烈的人生,也翻轉了台灣的電影產業。

先想停損,自信還賺得回來就賭

兩 年後,她第二部製作的電影《艋舺》,砸下八千萬元製作成本,原本被當成笑話看,沒想到在兩個月內竟累積了二億三千萬元的驚人票房;不只成功延續《海角七 號》所帶起的聲勢,更刺激了許多原本猶豫不決的台灣電影工作愛好者大膽投入。李烈自己也從一個亮麗的女明星,變身成台灣公認行銷操作最精準的製片。

「哪部電影不是賭?我的賭不是衝動,是賭性加判斷,理性跟感性都有,」一頭俐落短髮,依舊亮麗的外表下,多了一層在商場打滾後的精明幹練,李烈率性的說:「我算過,最壞不過賠一千萬……,我還有兩隻手、兩隻腳,再去賺就是了,就算到外面幫人家打工,有生之年也賺得回來。」

十八歲在演藝圈出道,三十二歲赴大陸經商投資,賠光所有財產,之後又在香港、紐約輾轉流浪了五年,大起大落的人生經歷,讓李烈不只洗淨鉛華,更磨練出一般電影人少有的市場嗅覺。

「她對商業的sense(感覺)很敏銳,知道觀眾要的是什麼,」發行《囧男孩》、投資《艋舺》與《翻滾吧!阿信》,美商華納兄弟台灣分公司總經理石偉明指出,製片這一行除了要懂電影之外,還需要充沛的人脈、高EQ與準確的執行率。

先想票房,喬好檔期後才談拍攝

執行度,反映在對預算的掌控與拍攝天數上。做《艋舺》的時候,她開創國片先河,先跟發行商談定檔期,再反過來跟導演「喬」拍攝事宜,原本一年半才能全部完成的電影,她硬是在一年內衝完,當中只延宕了十天。

這等於是說,她不讓自己有退路。時間到了,就要交片,否則發行商下次不會再給你機會;但其中的難,就在於時間要掐準,拍出來的電影卻還是要維持品質,不能有藉口。

「一般人只能顧到(電影製作)前半段或後半段,但李烈可以全面兼顧,而且執行度可以做到八、九十分!」石偉明肯定的說:「她就是讓人很有信心。」

李烈說,電影是個燒錢的行業,「一睜開眼睛就是一百個人要吃飯,還不含演員跟臨演,一人一天兩百塊便當錢,什麼事都不做就是幾十萬,怎麼能不抓準?」

環 環扣緊,但也不是絲毫沒有妥協,這裡面的妥協,包含了李烈的判斷,就是要把品質做好。舉例來說,《艋舺》裡的美術製作,「後來七百多萬做的,幾乎超(出) 了一倍。問題是如果沒有那個錢的話,艋舺的場面就沒有了。」為什麼會超出這麼多?為了搭出已經成為廢墟的寶斗裡,從一條街、每一面牆,都得搭出來。「因為 坦白講,一個五千萬製作費的戲,你如果沒有一個影像出來、夠大的格局的話,它不會是一個好電影。」

拍《囧男孩》的時候也是如此,「本來預算 一千二百萬,我後來拍完是一千四百萬。我已經窮成那個樣子了,後來那兩百萬,是怎麼來的?」李烈說,當初估底片時,有估一個數量,可是後來拍到一半,就已 經知道,底片要超支了,「那時判斷我要下,因為我是出錢的人。我可以跟導演說,不准超(支),從現在開始,這個鏡頭,就算不OK,還是要過。」但是李烈選 擇讓導演繼續拍,錢她來解決;因為她知道,少了那超支兩百萬元,前面花的一千萬元,會讓質感出不來。

在剛毅的決斷下,卻又包含一顆柔軟的心,李烈就遊走在這兩端,找出屬於自己的平衡感。

「烈姊做事表面上看不出來波瀾,但實際上她都很早佈局,把事情想得很清楚後才會動手,」楊雅喆說,豐沛人脈加上謹慎思考,讓李烈比起一般的製片,更能大氣的去做決定、給承諾。

先想資金,開拍前已靠贊助回收

第 一部電影可能有八成是靠賭,被動等待結果,但第三部電影就是靠判斷與計算主動出擊。今年八月即將上映的《翻滾吧!阿信》,成本三千多萬元,還沒開拍就已經 靠置入行銷與贊助回收了一千多萬元。「我現在學會站在廠商的角度想,幫他去設想商品在電影中的形象,」李烈笑著說:「這樣比較輕鬆!」

從幕 前走到幕後,現在的李烈,身份比以前更多元。在與投資者談判時,她是精明的生意人,可以談成本、談數字、談回收;在與導演工作時,她是冷酷的執行者,嚴密 監控每一分每一秒的拍片進度;在拍片現場與三教九流協調時,她是身段柔軟的溝通者,可以跟地方上的角頭、業者蹲在路邊喝酒抽菸「喬」事情。

不 變的是,她的堅毅性格與對台灣電影的熱愛。《命運化妝師》導演連奕琦回憶,去年他與《九降風》導演林書宇等一群人到南韓富川參展時,喝醉酒的李烈被眾人從 計程車上抬下來,蹲在路邊狂吐,抬起頭來看到這兩個年輕的小夥子,突然間瞪大眼睛吼了一句:「台灣電影一定要加油!」說完又趴下來繼續吐。「我當場震撼到 說不出話來,」連奕琦說。

談到自己的電影夢,李烈說:「我希望電影是一個大家做起來很快樂的工作,不求什麼大富大貴,但起碼要讓這些人不要 這麼慘兮兮的過日子,」「現在的我,玩得很爽、很開心,反正再玩也沒幾年了……,如果可以(順便)幫台灣電影,多build up(培養)一些演員、明星、做事情的方式,何樂不為呢?」


賭性 性加 精算 李烈 搏出 出高 高投 投報 報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157

包租篇《出租捷運宅拚高投報率 淡水包租公三個堅持 賺租金、價差雙贏

2012-5-21  TWM


捷運宅高貴的價格,除了令自住客卻步,也讓想買房包租的人因賺不到合理的投資報酬率而望之卻步,淡水包租公 盧進和,憑著多年的經驗,對於選地點、看房型和等時機有其獨門之道,成了捷運宅不敗的包租公。

撰文•李建興

「穿乎水水,遊山玩水,三不五時巡田水,初一十五領油水!︵台語︶﹂這原本是用來形容擁有大筆土地、房地 產,過著優渥生活的員外,但很難想像,套在五十八年次的盧進和身上,竟如此貼切。

雖然才四十出頭,但盧進和已是許多在新北淡水租房子的學生、上班族的房東,從他一九九九年買下第一間房
,和房地產結下不解之緣後,至今手上多達十一間房。最令人稱羨的是,儘管房子都在行情較低的淡水,但多半位
於捷運站旁,因此戶戶都順利出租,光租金,每月就足以讓他「蹺腳捻嘴鬚」,坐收十數萬元。

隨著淡水房市開始從谷底翻揚,當初合計才用了四、五百萬元自備款買房的盧進和,多年來養房有成,如今已是 擁有近三千萬元身家的房產達人。

理財有道的盧進和,在學生時代就跟會存了一百多萬元,只是後來心想,「跟會可能被倒會,還不如買房子,既 可收租又可增值!」於是懷著「存錢不如存房」的概念,把會標下來,拿著所有積蓄,一次就買了三間小套房當起 房東。而為了實踐「存房夢」,原本在化工廠上班的他,毅然改行跑去當房仲員,只為了跟在行家身旁學買賣房子、判斷行情,以及投資客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的「私房祕招」,因而練就了一身硬底子。
堅持1:終點站效應 房價便宜、轉乘者眾,投報可期盧進和開始進入地產界時,淡水捷運剛通車不久,當時淡水掀起了一陣來自於台
北的移民潮。他心想,淡水腹地不大,卻足足容納了十多萬的人口,再加上當地淡江大學、聖約翰大學及真理大學就有二、三萬名學生,最重要的,捷運開啟了淡水通往台北的血路,未來捷運沿線上租屋需求一定龐大,因此讓他更確立了要在捷運沿線投資包租的意念。而他的成功,更與其對於選房選地點的堅持有關。

其實,剛開始要買房出租時,盧進和也曾考慮在台北市買房投資,但後來發覺,位於捷運末端的淡水站,不但房 價便宜,同時有許多來自三芝、淡海的居民搭公車來轉乘捷運。其中,有不少住在北海岸一帶通勤族,因受不了舟 車勞頓,乾脆搬到淡水租房,造就了淡水捷運站旁可觀的租屋人潮。

因此,憑著這套「終點站效應」,盧進和成功跨出當包租公的第一步,之後陸陸續續在淡水買房出租。然而,造 就他包租生涯一路順遂的,還有其堅持的「全機能理論」。

堅持2:房型小而美 各項機能一應俱全,容易出租多年來從事地產業的心得,讓盧進和體認到「包租和自住不同」。自住只要考慮自身狀況,而租客不是家人,三、五年就得換一輪,每個人生活形態不同、生活圈各異,因此,包租要整合房客的想法,並讓房東輕鬆繳貸款,才能好租又有好投報。他的房子,就一直堅守房東房客「雙贏原則」。

除了選地點外,就連房型的評估,盧進和也有他的邏輯。他認為,會在捷運站附近租房,多半是單身的通勤族或 學生,房子不必太大,兩房或套房最適宜。而對房東來說,也由於總價較低,壓力小,卻相對能創造更高的投資報 酬率。

以他目前手上房子來說,多半是一房一廳或二房產品,買價大多只有一百多萬到三百萬元不等,卻可以帶來每月 八千至一萬兩千元的高額租金,投報率高達四%以上。
堅持3:灰姑娘理論 寧選潛力站,不選高價房最讓盧進和自豪的,則是他自創的「灰姑娘理論」。他認為,包租公對於房價的拿捏,一定得比自住客嚴謹,否則徒然買了一個高貴的好房,卻無法創造相對的租金,因此「寧買灰姑娘,不買睡美人」。所謂的灰姑娘,就是未來即將通車而有鍍金效應的捷運站,以淡海輕軌沿線的淡海新市鎮來說,許多捷運站周邊的新房子都還停在二字頭,但房價已蠢蠢欲動,未來通車後增值潛力可期,就像「灰姑娘」般,有朝一日將飛上枝頭變鳳凰。

相對而言,位於已通車的捷運站,早就過了房價的初升段,站上高點,對包租公而言,徒擁有一間高貴的房子,卻無法創造高投報率,沒有爆發力,就像「睡美人」。

在每個時期,盧進和都堅守著寧選「灰姑娘」,不選「睡美人」原則。而這幾年盧進和將觸角伸至淡海新市鎮,隨著淡海輕軌確定興建,以及淡江大橋計畫成形,曾經沉寂一時的淡海新市鎮也起死回生,而在此地早已卡位,低價進場的盧進和,正為下一個高報酬的包租生涯做足準備。

盧進和 出生:1969年 成就:以標會起家買房,至今累積十數棟房產。 擅長標的:捷運附近套房及二房產品。 專家給包租公的2大提醒
1.買在初升段
捷運宅出租投報率要高,就得壓低進場成本,最好的時機是捷運通車前,此時期除了售價相對便宜,漲幅也較大。

2.租在轉運站 通勤族租屋,通常是以交通方便為首要,因此同樣是捷運,若具有轉運機制更顯加分。 買房買在初升段,介入時點得宜,確保高投報率—— 以蘆洲線通車前後的徐匯中學站年增率為例 單位:每坪
╱萬元捷運站名 2012年 2011年 2010年 2009年 2008年徐匯中學 30.7 30.2 28.3 21.4 19.7 年增率(%) 1.65
6.71 32.24 8.62 —註:2010年底蘆洲線通車,徐匯中學站在通車前的兩年上漲速度驚人,為灰姑娘效應;隨後上
揚速度減緩,步入睡美人階段。

台中代銷公會 理事長
謝麟兒


包租 出租 捷運 宅拚 拚高 高投 投報 報率 淡水 三個 堅持 租金 價差 雙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861

投報率百分百 投銀教父也要聽他的


2014-06-23  TCW
 
 

 

台紙公司六月十二日股東會,改選董監事,以證券商公會理事長、兆豐證券前董事長簡鴻文為首的「券商公會幫」,拿下台紙經營權,讓股票掛牌五十二年的台紙「變天」。協助簡鴻文拿到經營權、出任台紙董事長的關鍵人物,是京城銀行董事長戴誠志。

戴誠志有兩個身份,一個是京城銀行董事長,另一個則是低調的投資界大鱷。二○○五年,他在擔任誠泰銀行執行董事時,徹底改善誠泰體質,讓新光金以每股二十八.二元,高於淨值近一倍的價格購併誠泰銀行,他個人在這個案子的投資報酬率超過一倍。

二○○九年底歐債危機,投資人聞「歐」色變時,他逆勢大買歐債、歐股,「危機入市」讓他獲利超過一倍。戴誠志擅長分析與洞悉趨勢,連有投資銀行教父之稱的宋學仁,和南霸天之稱的京城建設董事長蔡天贊,都跟隨他的投資腳步。

創造百分百投報率,戴誠志除了重視投資標的的產業前景外,更靠著「邏輯不通的不投」與「ROE」(股東權益報酬率)兩大絕招。

絕招一:邏輯不通的不買沒碰太陽能,躲掉大跌危機

「趨勢對了,投資出現錯誤的機會比較小,」戴誠志說。出手投資前,他除了會認真看資料,還要把產業上下游邏輯弄懂。兩年多前,市場一片瘋太陽能股時,戴誠志研究過後,決定不出手。「太陽能是耗費能源的產業,怎麼會節能,邏輯不對嘛!」讓他躲過太陽能股價大跌一劫。從邏輯來判斷前景,是他在檢視自己不懂產業的利器。

也因為他曾參與經營銀行,二○一○年,戴誠志大舉投入十億元,以每股十元,參與認購京城銀行私募。以目前的股價計算,已經創造出一.八倍的獲利率。

絕招二:首重配發股利買REITs基金,配息優於定存

既然是長線投資,「公司是不是能穩定配發股利很重要,」戴誠志說。所以ROE要比同業平均投報率高的公司,他才會投資。有穩定的收益,持股才能放得久。

兩、三年前,戴誠志開始投資REITs基金駿馬一號,看中的是每年比定存利率高的配息外,基金還有可能因為房地產漲價,而被清算產生出來的超額利潤。駿馬一號在今年四月底舉行的受益人大會上,在戴誠志與野村證券前台灣區總經理翁明正等人聯手下,讓該基金清算。算一算,投資三年,投資報酬率超過一倍,又為他的投資再添一筆戰績。挾著過去漂亮的投資成績單,最近一個月,戴誠志做成兩筆一進、一出的交易,格外引人注意。

首先,戴誠志家族五月底從日本三井集團手中買下ViVa購物台八五%股權,交易金額約六億元。「可以跟日本人一起學習管理的觀念,三井管理得很好,我想跟三井集團學習,」戴誠志說。六月六日,他把五萬五千張京城銀行股票,轉讓給三商美邦人壽,金額達十五億五千萬元,藉此雙方經營觸角得以延伸,擴大在金融領域版圖,戴誠志以「心痛」兩字來詮釋他出售京城銀行股票的心情。

「我會設定好未來兩到三年要做的事,」戴誠志說。不論是學習也罷、心痛也好,他在下手投資前,眼光已經預先看到兩年後標的物的樣貌,才會放心投資。這一次戴誠志全家出動,以兒子戴頌偉、媳婦陳如舜、女兒戴頌琪名義,取得台紙兩董一監席次。不管是挺朋友,或是想訓練兒子,至少兩、三年後的台紙,會有不一樣的風貌。

【延伸閱讀】券商公會幫轉進紙業,是看上台紙土地一直在證券界打滾的證券商公會理事長簡鴻文,為何會想在中年轉業?據瞭解,簡鴻文創辦投資的國際證券,併入兆豐金控後,和金控高層一直處在磨合期。近年股市成交量萎縮,兆豐證在金控子公司的業績排名,敬陪末座。兆豐金控召開會議常以「業績」排位置,簡鴻文經常被排在最後,而高層不留情面的批評,讓他不好受。「好歹他也是個老闆啊!」兆豐金員工說。

選擇台紙做新戰場,是因簡鴻文家族原本就是台紙大股東,簡鴻文是嘉義人,父親曾在嘉義經營機械廠,產品包括裁紙機等紙類機械,對造紙業熟悉,而簡鴻文早年也曾經營過這家公司;台紙台南廠位於台南新營,距離嘉義近,地緣關係,家族很早就資台紙。

三年前,簡鴻文曾找來券商公會班底,包括京城銀行董事長戴誠志、德信證券董事長王貴增兩位券商公會理事,組成經營班底打算入主台紙,但因委託書收購不足敗北,這屆捲土重來,和原經營團隊談判,順利入主。

土地,是這群人結合的關鍵。台紙本業獲利能力不佳,但台南、越南的土地價值高,均有價值,越南華越公司土地開發案,已獲得政府核准變更為住宅區。這兩筆土地,是吸引「券商公會幫」投資的原因,也是戴誠志找來「麻吉」京城建設董事長蔡天贊共襄盛舉的理由。(文 賴寧寧)

【延伸閱讀】10年來,5次出手都賺錢——戴誠志投資戰績2004年:與京城建設董事長蔡天贊投資高雄凱悅建案,帳面利益超過1倍2005年:促成新光金以每股28.2元購併誠泰銀行,獲利約1.5倍2010年:買進歐洲區債券、股票,大賺1倍2014年:4月底清算駿馬一號基金,獲利約3成/2010年投資京城銀行10億元,2014年6月賣出,獲利1.8倍整理:吳美慧

投報 報率 百分 投銀 教父 也要 要聽 聽他 他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4384

同棟大樓買賣2次 債券高手投報率逾一倍

2014-09-01  TCW
 
 

 

投資房地產的招數很多,除了挑時點、選地點外,兆星管理顧問公司董事長葉邱陞則靠「套利」模式,在房地產市場賺進上億元,他是怎麼做到的?

近五十歲的他,一九九三年買進第一間自用住宅開始,二十一年內,他經手過的住宅、辦公室超過十五間,其中還包括兩棟大樓。他最得意的戰功是在台中市忠明南路買下一棟大樓,被一家商旅業者看中,整棟直接出售。這棟大樓投入三千萬元自備款,兩年半後,扣除成本、利息等費用獲利六千萬元,投報率一倍。

五年前葉邱陞離開證券業成立公司,專心投資房地產。投資房地產前,他有超過二十年在證券業債券部工作的經驗,投資債券講究的是保本、風險低,賺取穩定財,為了降低風險,債券的操作會運用套利的方式來鎖定風險、獲取利潤。

什麼是套利?以投資股票為例:投資人在現貨市場買進股票,並同步融券放空同一檔股票,再視價格波動,分別獲利了結或融券回補出場。這種投資方法雖然要準備兩套資金,獲利空間也會小一些,但因為風險被鎖定,即使虧損,也不會太大。

為了確保投資房地產能有所斬獲,他把操作債券的「套利」模式運用在房地產上,還使用了「資金」與「物件」套利兩大項。

資金套利:專挑百坪商辦,賺企業租金

SARS過後,他看到台北市房價開始上漲,但他不願意追價,所以往南開始尋找投資標的,最後在台中看上了位在現在改名為台灣大道上的龍邦世貿大樓,一間兩百坪大的辦公室。這棟大樓每坪造價成本就超過十二萬元,但當時房地產低迷,每一坪賣價在十萬到十二萬元左右。

除了價格低於建造成本,更吸引他的是,這間房子還附帶三年的租約,每個月的租金收入就有十萬五千元。而屋主開出的賣價,光是租金投報率就超過五%,比借款利息二.三%還高。所以,他開始出價,最後以每坪九萬七千元成交。

這戶總價約二千萬元的辦公室,每個月的房租收入,扣掉繳付銀行利息,還可以淨收入八萬元,租金投報率高達六.三%。「租金收入一定要超過每個月須繳的利息,才不會怕(持有房子),才能放得久,」他說。不少人因為租金收入少,每個月還要從口袋裡掏出錢來付利息,只要資金一吃緊,很容易會殺低價格賣出。

「在台中,買辦公室買一百坪左右,最好租,來租的都是中大型企業,經營得比較久,租金收入有保障,」他說。如果買二、三十坪的辦公室,房客大多數是中小企業,動不動就經營不下去,房租收入比較不穩定。

物件套利:設定價格掛買賣,維持獲利

他投資不動產的戰線由北到南,讓他獲利最豐的卻是台中,也成了他的主力戰場。「最好買自己熟悉的區域,才清楚行情,」他同時和幾家仲介公司往來,消息來源多,更易買到好物件。

接著,因為對區域的行情清楚,所以他把「套利」的模式運用在買賣同一棟大樓裡的物件。

以台中龍邦世貿大樓為例,他先後買賣過兩次。第一次是在二○○六年,他以每坪九萬七千元買進,到了二○○八年每坪以十五萬九千元賣出,投報率六四%。

第二次是二○一三年,他準備以每坪十四萬元買進,等了半天沒人要賣,其後卻出現戲劇性變化,以每坪十三萬五千元,低於預期買價入手。

原來,大樓中的一位台商屋主,因為中國銀行放款緊縮,急著賣房套現,把錢拿到中國應急。當初屋主開出每坪十六萬元賣價,距離他的買價還有一段距離,中間還殺出程咬金,另一個買方願意出十四萬元買進,準備付斡旋金協商。

跟他熟悉的仲介立即通報他,還向他透露賣方急著要賣,並且希望當天可以簽約成交,他判斷後認為,對方既然要錢,他可以馬上簽約、付錢,比較起來他比另一個買家更有優勢。「一口價,十三萬五千元,要賣,我馬上趕到台中簽約。」因為他消息靈通、決策快速,兩個小時內成交,對方等於是打了八八折把房子賣給他。

現在,他以每坪十六萬元將此物件出售,同一時間,又趁著房市低迷,以每坪十四萬元的價格掛著買進。

從已經實現,加上預期可能實現的獲利,葉邱陞在龍邦世貿大樓來回兩次的進出,已經讓他賺取超過一倍的利潤。他利用「套利」來買賣房地產,不但可以降低景氣影響,維持穩定獲利,也對市場有更高的敏銳度。

【延伸閱讀】葉邱陞買房成績單

■台北市(住家)

買進:2001年,13萬╱坪現價:40萬元╱坪(未賣出)潛在利益:2倍

■台中(辦公室)

買進:2006年,9.7萬╱坪賣出:2008年,15.9萬╱坪投報率:64%

■台中台灣大道(辦公室)

買進:2009年,8.5萬╱坪現價:16萬╱坪(未賣出)潛在利益:近1倍

■台中(大樓)

買進:2009年,1.1億╱棟賣出:2012年,1.7億╱棟投報率:50%

■高雄(住宅)

買進:2009年,13萬╱坪賣出:2012年,15萬╱坪投報率:15%

■台中(大樓)

買進:2010年,1.9億╱棟賣出:2013年,2.9億╱棟投報率:50%

同棟 大樓 買賣 債券 高手 投報 報率 率逾 逾一 一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1025

拍紀錄片投報率僅5%,兆元董事長告白童子賢:票房只是儀式 我重點在播種

2016-01-25  TCW

「老實講,拍文學家紀錄片,對我的事業沒有好處啊!」堅持做這門賠本生意,他只在乎:有人受到薰陶和感染。

「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賠錢生意沒人做,」和碩集團董事長童子賢顛覆了這句話。

他投資拍攝的文學家紀錄片《他們在島嶼寫作二》(以下簡稱《島二》)上映進入最後一週,七部紀錄片全台總票房近四百萬元,總觀影人次近兩萬人;這個數字,比《看見台灣》一日的票房還少。

《島二》包含七位作家的紀錄片,總拍攝成本近四千萬元,加上行銷成本四百萬元,但票房收入須跟戲院五五對拆,等於實際收入不到兩百萬元;時間成本不計,投報率僅五%。

如果這是企業家要圓電影夢,做一次嘗嘗滋味也罷,但這是童子賢的第二次,不但賠得比第一次還多,而且他手上還有《島三》、《島四》等著陸續上場。

相較於童子賢的紀錄片票房,和碩集團年營收破兆元,單單二〇一五年十二月,營收一千一百五十七億元,換算成工時是每小時進帳五億六千萬元。

他投入最寶貴的時間從選角到宣傳,從未缺席或許「錢」對童子賢來說不是問題,紀錄片投資只是零頭,但他不單燒錢,從選擇主角、開拍說明、進度掌握到宣傳全 都參與,二〇一六年一月初甚至親自飛往香港參與對談,投入的時間比《島一》更多;對他而言,時間比金錢更是稀有資源。

為什麼一位兆元董事長,還要投入時間、金錢做這檔「賠錢生意」?以下是他接受《商業周刊》專訪,以第一人稱方式,自述這盤賠錢生意背後的盤算。

把紙本記憶推薦給網路世代「有人播種,種子就會在。」

票房不是財務上的意義,而是一種儀式性的認同。

你在電影院門口徘徊,發現有《變形金剛》、《〇〇七》,卻願意掏錢去看劉以鬯(音讀「唱」)、林文月的紀錄片,本身會踏進去就是會認同。

購票是一種儀式,你捻香站十分鐘和半小時是不一樣的,後者代表你的投入和用心。有幾百萬的票房,代表有幾萬個人為了詩、小說特別來看電影,放映的地方還集 中在都會區。有些人從淡水,有些人從邊陲趕來,某些程度就有幾萬人受到薰陶和感染。還有很多人想要看,但檔期總是沒有《〇〇七》來得方便嘛,搞不好還有五 倍、十倍的人口等著看DVD。

重點是有人播種,種子會在,所以現在不用急著看票房。華文世界一直缺少記錄作家的影像作品,我曾經引以為憾。早期透過紙本閱讀帶來很多、很豐富的創作,帶 領我們長大,這些東西值得推薦給網路世代。有很多白紙黑字沒有寫下來,很多年前跟夥伴們尋尋覓覓各種方式,不只做文件蒐藏,最後導引到介乎半劇情、半紀錄 的文學電影,用新媒體賦予它更豐富的面向。

有一天或許有個年輕人,看了部老片《花樣年華》,然後知道有另部電影在報導背後的影響者劉以鬯,他找來看,看了就更深入。我不很在意此時此刻有多少人進電影院來看,我在意的是向大師致敬、向年輕人引薦,這不能用數字和金錢的數量來衡量。

文明是靠累積,無法計價「文化部編一年預算,也買不到一個李白或杜甫。」

我說過很多次也不是很有人注意:「文學藝術跟純粹的數學和物理一樣,是社會文明和文化的基礎。」把物理和數學拿掉,美國人沒辦法發明半導體、網路或登陸月球,可是做數學的那一刻,你很難回答數學公式值多少錢,就是說事情不被理解或不被商業價值衡量的,不代表不重要。

有些事情我做了很久,也一直乏人問津,像保存兩蔣日記。如果侯孝賢沒有在坎城得獎,這半年大家會討論《聶隱娘》嗎?之前他拍了《咖啡時光》,有人在討論嗎?是因為得了獎,大家才注意到。

這個社會有功利的一面。

有些年輕人想要拍電影,我常跟他們講,不如我給你一枝筆、一張紙寫詩,因為拍電影要很大的資金;創作有不同的方法。李白只要一管毛筆和一張紙,可以流傳一 千年。但他如果活在現在老早餓死,因為版稅收入不夠吃三年。那李白、杜甫對中國文學重不重要?這麼重要的東西值不值得一千萬元、一億元?你文化部編一年預 算,也買不到一個李白或杜甫。

很多東西對歷史、文化太重要,以至於無法評估價值,所以說不是只有被媒體矚目、被政府撥預算才重要,要靠代代傳承、撒種子,然後種子發芽。

經驗被喚醒,就會產生力量「為當初的感應做事,怎麼會辛苦?」

另外是個人的經驗。對工作、創業和事業有幫助的,未必是在課堂上或付費得到的。

比如說我十五、六歲讀台北工專曾做過校刊總編輯。大約十五、六年前,我做一個重要的廠商OEM(代工生產),有七、八個關卡過不了關,其中有一個是印刷出問題。

這家廠商對印刷質慼是世界級的挑剔,當時近年關,我不過年了,直飛昆山工廠,跳上印刷機跟師傅請教,一、兩個小時後開始上手,四十八小時搞定,我自己也很訝異。因為上回泡在印刷廠是十五、六歲的事,學生時代的記憶就這樣被喚醒,然後連接起來,解決了問題。

你說當年做校刊總編輯的時候,怎麼預測這個經驗可以解決OEM被卡關呢?如果曾經有感動,暫時忘掉也沒關係,就是因為曾經有人播種,影響還是在,不是生活的主軸也沒關係,不需要二十四小時、時時刻刻都占用時間資源。

就像《情生意動》這首歌的歌詞:「最美麗的情感總是藏在夢背後」,被碰了才有感應;為當初的感應做事,怎麼會辛苦呢?

即使現在非主流,也別看輕「年輕人有熱忱就讓他燒,讓美好的事情闖闖看。」

又好比剛創業,同行都用影印機印幾頁當技術手冊,我自己包辦技術手冊,一本好幾百頁,有封面、套色印刷。同行主機板前輩嘲笑:「你以為你們是世界級的公司啊?手冊做成這樣。」可是我們真的三、五年不到吃下全球三成市場,成了世界級的主機板公司。

主機板當時被國外的公司嘲笑是地下工廠,是不正規的地下產業,別人就兜一兜標準電路,我們連技術手冊、使用手冊、包裝、材料、一直到印刷,都用一流方武 做。那是什麼能力造成我有這種觀念?完全意外的是因為學生時代經驗,所以做這些東西沒有困難,知道成本怎 控制,印刷質慼怎 控管,規格怎麼設定,四色套色要用特別色,特別色一色算兩色,套金色還要清洗過印刷機,統統清楚。

也很像我當初進宏碁的訓練,那時候沒有標準電路,沒有那麼大的IC,電路都要動手兜出來,在拍紀錄片的過程我會重拾這種樂趣,很有動手做的熱情。

所以不要輕看暫時不是主流的東西,年輕人有熱忱就讓他玄燒,我們做些這播種的事情,讓這個世界有更多美好的事情闖闖看,不要擔心太多成功、失敗,擔心太多 就又會落入條條框框。條框太多,沒辦法適應快速演化的環境,也許有人是靠著很有紀律的意志指揮著資源變動,但有時候群策群力也很有趣。

老實講,拍文學家紀錄片對我的事業……沒有好處啊???(大笑)我還很開心,應該就是好處。這個世界不被了解的事情很多,不需要急著一定要被了解。

小辭典《他們在島嶼寫作》

由和碩董事長童子賢獨立投資拍攝的文學家系列紀錄片。第1系列包含詩人鄭愁予、余光中等6部長篇紀錄片,於20l1年上映。

第2系列《他們在島嶼寫作2》2015年12月中旬上映,包含小說家白先勇、散文家林文月、詩人瘂弦、洛夫,及香港詩人也斯、小說家西西、劉以鬯。

整理者 單小懿 採訪者 單小懿

紀錄 片投 投報 報率 率僅 兆元 董事長 董事 告白 童子 票房 只是 儀式 重點 播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3464

教育重點》五歲開始學程式 教育投報率傲視全歐

2016-06-13  TCW

小學生,動腦做研發程武課中,學生用手機閃光燈,操縱慼光的遙控車移動,這堂課不考試、打分數,讓他們自然學會軟硬整合。

台灣可能很少注意到,愛沙尼亞在學科教育上的表現,其實在歐洲名列前茅,甚至已力壓歐洲教育典範芬蘭。

根據二○一四年公布的最新一次PISA結果,愛沙尼亞在數學、閱讀與科學三個項目,都是全歐洲前五名,數學項目勝過芬蘭,科學則比瑞士和列支敦士登都強;同時,表現較差學生的比率,在評量的六十五國中最低。愛沙尼亞的英語成績表現,根據瑞典教育機構Education First的評比,是受試的七十個國家中第七。

而且,根據美國智庫全國教育與經濟研究中心主席塔克(Marc Tucker)調查,愛沙尼亞在每位學生身上的平均支出,少於大多數OECD國家, 可以說是教育投資最有效率的國家之一。

做中學,小學1/3課程玩創意表》,可以說是教育投資最有效率的國家之一。

做中學,小學工1/3課程玩創意「愛沙尼亞曾籠罩在鐵幕下,缺乏基礎建設,我們什麼都沒有,能仰賴的,只有『好教育』。」愛沙尼亞總統艾維斯(Toomas Hendrik llves)在一次演講中,提起教育的重要性。

愛沙尼亞學科上的好表現,跟過去蘇聯及德國統治時期打下的基礎有關,但真正深埋在人民心中、引領他們走向創新之路的教育特色,是「從做中學」。

這觀念,源於愛沙尼亞二十世紀初期的教育大師凱斯(Johannes Kais),他為愛沙尼亞打造現代化的小學系統,認為小學教育應將重點放在每一個孩子的興趣及能力,強調課程的實用性與動手、動腦。

當時因為凱斯,北歐地區大報《赫爾辛基日報》 (Helsingin Sanomat)讚賞說:「全世界都知道從做中學的教學理念,是源自愛沙尼亞。」愛沙尼亞人讓孩子從國小一年級開始,就大量的「手腦並用」,每週二十小時的上課時數中,有六小時、約三分之一的課程,都跟創意、美育有關,學校走廊貼滿了學生的畫作,水準不輸藝廊。

自然課,他們將學生拉到國家公園中,讓他們親自在湖畔研究水中的無脊椎生物。高中生花一個月時間親自走訪波羅的海三國,用科學儀器檢測各地區的水、空氣及土壤。

程式課,比英文課還早開始教而愛沙尼亞教育近年受國際矚目的焦點——程武教育,也是從做中學最好案例。

二〇一二年,愛沙尼亞開始在國小及幼稚園推動電腦程武課程,連英美都在其後仿效。在這國家,孩子們五歲開始接觸電腦程武,七到九歲才學英文,程武就像是他們的第二外語。推動近四年,目前全國有七成的義務教育學校已實施程武教育。

採訪的這一天,我們定進公立中小學的電腦教室裡,約四十名來自三年級和四年級的學生,大家三兩成群,或站在電腦螢幕前看著教學影片,自己組裝可以跟電腦互動的電子套件,或坐在地上用手機遙控車子,與身旁的同伴討論原理。

最近,他們的教室剛裝好一台3 D列印機,之後會請業界講師教導小學生們如何設計、打印。

「為什麼你們這麼強調,『動手做』這件事?」我問。

「如果他們未來沒辦法用腦袋找到工作,至少能自己動手,生存下來。」愛沙尼亞公立中小學Pelgulinna GumnaaSium 的老師暨該校資訊科技經理羅倫斯(Birgy Lorenz),看著眼前一群只有八到十歲的孩子回答。

羅倫斯說,課程目的,不是要讓每個人都當工程師,而是讓他們不害怕科技:「以前沒有從小上程武課的世代,碰到這些(程式),很容易覺得 『這太難了我不會』 『我是女生我不行』,但現在這些孩子從小接觸程武,會覺得『這沒什麼,我也做得來』。」「動手做」的概念,引領了愛沙尼亞人的創新。

「想要什麼,就得自己動手的想法,深植在我們的文化中,這種精神,正好跟新創企業一致。」愛沙尼亞創業領袖協會總裁藍伯普(Rein Lemberpuu)認為,這是這國家如 罷有源源不絕的創新的原因之一。

困境:薪水低,年輕人不想當老師但蓬勃的科技與新創產業,目前卻也反過頭來,為愛沙尼亞教育帶來挑戰。

愛沙尼亞教師的平均薪資水準,原先便僅有OECD國家教師平均薪資的三到四成,近年,資訊科技產業發達,更將人才吸往資通訊產業,「年輕人如果有選擇,他們不會想當老師,」負責在愛沙尼亞推動程武教育的資訊科技教育基金會董事長爾瓦(Erki Urva)表示。

數位公民計畫負責人柯瓊斯(Kaspar Korjus)舉例,自己的弟弟過去是德州撲克職業選手,退役後上了幾個月的資訊課程,現在從事相關工作,薪水是他擔任幼稚園教師的母親的三倍。

同時,資訊產業蓬勃所造成的缺工,也讓許多主修資訊工程的大學生,休學投入就業市場。

這是一個剛滿二十五歲的年輕國家真實處境。如何在前進過程中不失去平衡,正考驗著愛沙尼亞人的智慧。

撰文者 吳中傑

 
教育 重點 五歲 開始 程式 投報 報率 傲視 全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982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