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可能是中國最大的鎮!溫州龍港升級,不再羨慕“城會玩”

2017年,在不到一年的時間里,浙江省蒼南縣龍港鎮要交出一份“鎮改市”的“答卷”。這座被譽為“中國農民第一城”的浙南小鎮歷史上多次承擔了中國城鎮化改革的試點任務,而此次實踐則旨在破解“資源配置與城市管理體制之間的矛盾”。為探索新型城鎮化路徑,此次擺在“小鎮”龍港面前的,是財權、法律等多重體制機制上的“瓶頸”。

“沖”市

位於浙江南部的小鎮龍港,嗅覺靈敏的商人們已經覺察出了龍港“改市”的氣息。在當地主要幹道的道路兩旁,“鎮改市”已經成了房產升值的砝碼。在當地的企業家看來,這場大規模的“升級改造”必然會創造一些商機。

“遠遠不止鎮級醫院因‘鎮改市’可以增加床位數那麽簡單,”當地企業家楊先生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說,該公司正在進行產業升級,為了尋找合適的人才,他一年來已數次遠赴香港。

楊先生回憶,當應聘者詢問龍港是什麽地方時,回答往往是“溫州市蒼南縣龍港鎮”。在他看來,如果地址描述為‘溫州龍港市’,可大大方便公司招聘人才。

“你想,海外人才誰願意來一個鎮里工作?”他說,鎮肯定被想象成比城市要相對落後的地方。

然而,就城市形態而言,龍港鎮早已不是“小鎮”。除了189條街道、四處聳立的高樓,以及正開膛破肚、四處延伸的馬路,鎮里還擁有一個標準體育館。“事實上這個鎮的設施是超標的,只有縣才可以擁有類似的設施。”當地的一名官員透露。

32年來,龍港從5個小漁村發展成為浙南閩北的經濟重鎮。根據龍港鎮提供的資料,該鎮目前戶籍人口37.3萬、常住人口27萬,2015年該鎮實現了生產總值226.9億元,城鎮化率為60.8%,其農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1.9萬余元。

現任龍港鎮委副書記的金珍敏就出生於其中的一個小漁村。他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從村落發展而來的龍港鎮,從未停止成為一座“城市”的步伐,其中的重要原因在於經濟發展中的資源配置及其經濟社會管理權限等問題,已經難以滿足現實的要求。“主要有兩項,用地指標與城市建設的矛盾,以及財政收入能否自行支配的問題。”金珍敏說,其他的如招商引資、人才引進、信貸規模等都是從這兩個方面衍生出來的問題。

對於龍港“設市”的歷史,該鎮首任鎮委書記陳定模最了解情況。雖然已近70歲高齡,但陳定模在退休後繼續走南闖北。其中的一項要務,就是為龍港設市而奔波。他戲稱,這項工作從退休前幹到了退休後。

“早在上世紀的1987年,我們就提出設市,當時各級領導認為龍港設市條件還不成熟。”陳定模回憶,到了1995年,即便頂著溫州地區鄉鎮經濟綜合實力第一的光環,市縣還是不同意。

這位老書記說,屢次設市受阻,但龍港鎮的經濟規模繼續發展壯大,以至於後來全國出臺57個鎮的綜合試驗區、2009年溫州市出臺“關於推進強鎮擴權改革的意見”、2011年浙江省啟動首批小城市培育試點鎮,龍港不但榜上有名,而且采取了一系列的行政體制和管理模式的改革。

隨著經濟實力的增長,龍港作為“農民自費造城”的樣板也越受全國關註。

“來龍港考察過的領導數不勝數,”對“大場面”司空見慣的陳定模說,“其中一些幹部成為現在的黨和國家領導人。”

從2013年初開始,陳定模仍以個人名義到杭州和北京“沖市”,並得到了縣、鎮主要領導的支持。

當年年底,也就是2013年12月12日,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提出要在各省(市、區)選擇若幹個建制鎮開展全國新型城鎮化試點。

1年後,在2014年12月29日,國家發改委、中央機構編制委員會辦公室、公安部、民政部等11個部委發布了《國家新型城鎮化綜合試點總體實施方案》。

納入該方案的建制鎮有“一南一北”兩個試點:龍港鎮和吉林省安圖縣二道白河鎮。

但龍港當地官員表示,“鎮改市”是想解決資源配置與城市管理體制之間的矛盾,但事實上“鎮級市”並不存在,也沒有納入我國現有的法律體系。

暫不說與真正的城市平起平坐,鎮又如何處理與“老上級”縣的關系,都成為深具現實意義的難題。

財權:和“老上級” 分竈吃飯

龍港“設市”可視為某種程度的“分家”。

目前,龍港鎮占到了蒼南縣一半的財政收入。該鎮2015年財政總收入23.2億元,其中地方稅收收入8億元左右,蒼南縣返還給龍港的只有3億多元。

“龍港要建立縣一級財政,按照浙江省的相關規定,縣一級財政直接與省進行結算,龍港設市意味著蒼南縣可支配的財政收入要大幅減少。”金珍敏表示,要想“分竈吃飯”,財政體制的改革壓力比較大。

然而,“分竈吃飯”不一定意味著龍港在“設市”後可以“穩賺一筆”。“這要看具體的測算情況,如龍港鎮的開支一旦低於蒼南縣返還的3億多元,那說明鎮里還有盈余,反之則鎮里支出較大。同時,這一比較的基點還要與日後的省財政對接,然後再分析鎮里是否會有盈余。”金珍敏認為。

目前,溫州市蒼南縣財政局已牽頭和龍港鎮對財政收支和事權財權進行測算和設計,進而提出財政體制改革方案。在該方案到位之前,動態調整縣財政對龍港支出的預算安排。

“一切暫時未知”成了鎮里官員在財政等問題上的主要表態,但當地官員認為,“設市”必然要“擴大財權”,從而對現有的縣鎮利益格局帶來一些改變。

關鍵在於,龍港所設的“市”會是什麽層級的“市”。確切地說,是否為比鎮更高一級的“縣級市”?

按照我國現行憲法等相關規定,並沒有“鎮級市”。

“我們經常看到城市有直轄市、副省級城市、地級市、縣級市,但鎮級市目前不在法律框架之內。”金珍敏說。

陳定模也認為,中國的特大鎮“設市”不成功,其問題的根本在於缺少法律依據,另外一個重要原因是,縣級行政機構不願意放權。“最終是放了收,收了放,不了了之。”這位老書記以此解釋龍港20多年來為何“設市”未能成功。

這兩位龍港鎮的新老領導都將“設市”中出現的問題歸結為“頂層設計”不夠和“路徑不明”。

“可以預見的是,這將帶來一些行政上的難題,如權力下放的程序。”金珍敏說,在“鎮改市”中必須要註意的,不是適合改市的“鎮”的標準問題,而在於“程序”和“路徑”。

“縣里一旦不同意,那怎麽辦呢?”金珍敏說,肯定會影響改革的進程。他又表示,好在這次龍港改市得到了縣里的支持,但全國其他城市的“鎮改市”恐怕會出現因為利益格局改變而引發的程序交接難題。

事權:縣級權力分批下放

由於要求在2017年拿出一份像樣的“答卷”,龍港“鎮改市”步伐近期提速。

在位於鎮前路的鎮政府辦公樓里,集聚了紀委、教育衛生、城市建設等10多個部門,縣公安局的派出機構也在院子里一起辦公。在當地官員看來,對於鄉鎮而言,多部門辦公形態相當正常。

該鎮黨委書記丁振俊說,“鎮改市”並非想象中那麽簡單,鎮里的公務人員被要求加強學習,以應對正在“下放的權力”。

截至今年6月,蒼南縣已同意將1300多項縣級權力下放龍港鎮。這些權限涉及財政、商務、統計、民政、教育、農業等各個方面。如原屬於縣司法局的“對基層法律服務工作者違法行為的處罰”和原屬於縣財政局的“龍港鎮財政負責國有企業、國有資產管理”等。

丁振俊說,縣級權限的下放除了城市和土地利用總體規劃等專業性較強、一時難以承接的職能仍由縣里來統籌,其他的均分批下放。

雖然縣級權限予以下放,但鎮級政府並不具備相應的法律主體地位,一旦引起行政相對人的複議和訴訟,鎮政府是否敗訴還是個未知數。

這不僅是龍港鎮所面臨的難題。2012年6月21日,江蘇省法制辦就發放相應文件,對昆山市張浦鎮進行了“授權”,確定了該鎮作為綜合執法主體,並給予了相應的鎮政府執法職責和經濟社會管理權限。

“但這一授權僅局限在省內。”金珍敏認為,這並不徹底。他說,一旦行政訴訟超越了省際範圍,這樣的授權又等同於“無用”。雖然同為 “鎮改市”,但與城市行政級別限制類似的情形是,龍港若要得到“授權”,同樣牽扯到國家層面的修法問題。

今年2月,國務院頒布了《關於深入推進新型城鎮化建設的若幹意見》,其中的第12條就涉及“加快拓展特大鎮功能”,即下放事權、擴大財權、改革人事權及強化用地指標保障等為重點,賦予鎮區人口10萬以上的特大鎮部分縣級管理權限,允許其按照相同人口規模城市市政設施標準進行建設發展。

與此同時,該《意見》第14條“培育發展一批中小城市”的相關規定明確將“具備條件的縣和特大鎮有序設置為市”。

當地官員認為,龍港此次“鎮改市”的突破不應局限於江蘇張浦鎮的範圍,但必須正視這些問題。也正因為看到了這些問題,當地官員認為“鎮改市”無法“一步到位”。

幹部:高配與否是個未知數

“至少眼下鎮里沒人願意離開公務員崗位,原因大家都懂,”當地的一名官員私下透露,在富庶的溫商聚集之地,公務員離職下海是種常態,但適逢好的時機,大家都會選擇堅守。

但包括鎮委書記等當地多名官員直言,“鎮改市”後,鎮里的官員能否升任縣一級“自己並不清楚,也不抱希望”。

包括丁振俊在內的鎮領導明確要求,“即便‘鎮改市’增加了事權,但也不會增加編制和人員”。

根據2014年12月29日,國家11部委發布的《國家新型城鎮化綜合試點總體實施方案》,試點地區將承擔5項主要任務,分別是建立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成本分擔機制、建立多元化可持續的城鎮化投融資機制、改革完善農村宅基地制度、探索建立行政管理創新和行政成本降低的新型管理模式、綜合推進體制機制改革創新。

“我們龍港鎮主要承擔了方案的第4項任務,也就是‘創新管理體制,降低行政成本’。”丁振俊說,所謂的成本主要在於人員及機構。

為此,在不增加現有人員的情況下,龍港將蒼南縣派駐部門中的住建、國土和水利分局等18個單位與龍港的12個內設機構、11個事業單位合並,組建了黨政人大辦公室、監察審計局等15個“大部門”機構,數量則從41個縮減為15個,如最新組建的監察審計局就和紀委合署辦公。

當地官員表示, “大部門制”不僅致力於消除一些崗位重複設置問題,同時也解決部門職能交叉產生的“推諉扯皮”現象。試點工作中,龍港大量減少了中層幹部的職位數量,從原來的197名減少到擬定的140名,目的是以此來檢測能否提高行政效率。

金珍敏認為,之所以采用“大部門制”,是因為國家層面最擔心“鎮改市”過程中會增加行政成本和負擔,因此龍港的“鎮改市”有兩個前提,即機構不膨脹,人員不增加。

另外,就政府職能而言,龍港鎮已對政府權力清單進行了梳理,通過購買服務方式放開部分公共服務職能。目前,龍港將環衛、河道保潔、交通管理、廣告經營權、公交線路營運權、綠化養護等部分職能推向了市場。

然而,由於任免權、人員到位等問題,這些“大部門”機構正處於“過渡期”,尚未完全進入實質性的運行狀態。

中國中小城市數量“稀缺”

自從去年6月正式實施“鎮改市”相關工作後,丁振俊、金珍敏的一半工作時間是輾轉於杭州和溫州,向省和市提方案、匯報工作。

金珍敏認為,這一年下來,方案屢次被否,而改市的工作也處於打基礎的階段。他說,從事權、人權以及財權等諸多方面,龍港的設市模式面臨三大瓶頸:市的級別、如何作層級突破,以及參考模式借鑒。

“龍港若變成‘市’,那究竟是縣級市、副縣級市還是鎮級市,缺少一致的權威說法。”金珍敏的個人觀點是,作為國家新型城鎮化的試點,不管是什麽層級的市,高度的自主權和資源配置權是關鍵。

這三個問題的深層次原因表現為兩方面,“缺少體制支撐”和“利益分化”。前者即為沒有相應的法律依據,而後者在於縣和鎮的財政關系較難調整。

由於國務院把新型城鎮化作為改革三大紅利之一,作為拉動內需的主要措施,金珍敏認為,現在設市在利益阻力上較小,條件反而有利。

由於龍港“鎮改市”的試點模式正努力探索成為可以借鑒的“一般模式”,因此讓當地官員感到壓力不小。 按照龍港“鎮改市”的時間表,它將打造成“全國具有示範意義的新型設市模式的典範”,但當地不少受訪官員認為,龍港迄今僅僅邁出了“很小的一步”。

一些專家認為,很多特大鎮出現了中小城市的形態,但現有特大鎮的規模和現有管理體制之間的矛盾,專家形容為“小馬拉大車、大腳穿小鞋、大個子穿小衣服”的體制機制問題。在部分專家看來,這或許正在嚴重阻礙中國新型城鎮化的發展。

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民建中央副主席辜勝阻長期關心中國中小城市的發展。

他告訴記者,中國中小城市在數量上稀缺,長期看來不利於我國經濟發展。因此特大鎮改市雖然敏感,需要有序推進。

為此,國務院今年頒布的《關於深入推進新型城鎮化建設的若幹意見》指出,新型城鎮化培育新生中小城市對未來啟動內需、帶動消費、促進增長和發揮中小城鎮活力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而“十三五”規劃綱要也明確提出“要加快培育新生中小城市”。

他說,推進特大鎮改市,培育新生小城市,可以優化城市體系。使大城市和小城市協調發展,改變小城市極度不足的、“頭重腳輕”的城市體系;可以提供實現人口就地城鎮化的載體。在家門口幫助農民獲得穩定的就業,緩解農民工“融不進大城市、回不去農村”糾結;有利於推進城鄉一體化發展。發展作為城市之尾和農村之首的小城市,完善小城市教育、衛生、文體、就業、社保等公共服務職能,可以帶動城鄉協調發展,避免“半城鎮化”;有利於發揮城鎮化擴內需、穩增長的潛力。“鎮改市”可以提升民間資本對城市發展的預期,增強企業家們想投資、敢投資的信心和決心。

“由於我國小城市數量不足,城市體系‘頭重腳輕’,容易出現‘大城市病’”。“我們看到的現狀是,大城市一方面在嚴格控制人口,另一方面小城市的發展潛力尚未完全發掘。”辜勝阻表示。

資料:“中國第一農民城”的新型城鎮化道路

1984年,根據當時的中央1號文件“允許農民自理口糧到集鎮落戶”的政策機遇,鼓勵農民自理口糧進城,自建住宅落戶,自辦企業創業,率先突破城鄉二元戶籍制度束縛。

1995年,全國小城鎮綜合改革在龍港試點,其戶籍制度按照在龍港區域內合具有合法固定住所、穩定職業和生活來源等條件和常住地登記原則,將原有農業戶口、非農業戶口、自理口糧戶口等統一登記為城鎮居民戶口,並提出走產業化與城鎮化良性互動發展的道路,完成了農民城向產業城的轉型。

2012年,龍港鎮實施農村“三分三改”,即政經分開、資地分開、戶產分開和股改、地改和戶改,使農民在農村所享有的各項權益不因戶口轉換而改變,不因居住地的變化而喪失權益,推動了宅基地的用益物權可以流轉變現,推動農村資源要素市場化。

2014年12月29日,《國家新型城鎮化綜合試點總體實施方案》對外公布。龍港鎮納入該方案的試點工作。

我國市制由多層次的行政區劃建制構成,從法律上劃分包括直轄市,省轄設區的市、不設區的市,及自治州轄市三個層次。1998年底全國有直轄市4個,省轄市627個,自治州轄市37個。從行政等級上劃分包括省級市、副省級市、地(州)級市和縣級市四個等級。所以,我國市制的構成可以概括為“三層四等”。

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的稱謂,我國市制只有“直轄市”和“市”之分;直轄市不入省的行政區域範圍,由中央直接領導,其法律、行政地位與省、自治區平行。除自治州轄市外,所謂“地級市”、“縣級市”都屬省轄市。

在省轄市中,按《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只有設區的市和不設區的市之別,沒有“地級市”和“縣級市”之分。

地級市和縣級市的稱謂在文件中正式使用是上世紀80年代前期才出現的。主要緣於市領導縣體制大範圍推行後,對省轄市進行分類管理的需要。

1983年5月18日,國家勞動人事部、民政部在《關於地市機構改革的幾個主要問題的請示報告》中首次使用“地級市”和“縣級市”,同年在國務院有關行政區劃批複中正式使用地級市和縣級市。此後,地級市和縣級市之別廣泛體現在機構編制、幹部配置及工資待遇、經濟和行政管理權限以及司法制度等各個方面。

可能 中國 最大 的鎮 溫州 龍港 升級 不再 羨慕 城會 會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7949

“城會玩”的VR直播,你搞懂它的商業邏輯了嗎?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0819/158253.shtml

“城會玩”的VR直播,你搞懂它的商業邏輯了嗎?
VR觀察 VR觀察

“城會玩”的VR直播,你搞懂它的商業邏輯了嗎?

從VR直播創業的角度來審視這個領域,其商業模式邏輯還需要再慢慢的咀嚼。

本文授權轉載自VR觀察公眾號(ID:VRguanchajun)

被王寶強的離婚事件霸屏了幾天朋友圈後,大家終於慢慢回歸到如火如荼的巴西里約奧運會上來,本屆奧運會除了傅園慧的“洪荒之力”,其實還有如身臨里約現場的VR觀賽。本來已經火得一塌糊塗的VR直播,因為360°的觀賽體驗,在這個夏天又額外添了一勺油。

毫無疑問,第一視角、身臨其境、隨意切換、甚至是觸感技術……,確實很讓人欲罷不能,但理想化的圖景,在短時間內實現VR的2C轉化幾乎是不可能實現。從VR直播創業的角度來審視這個領域,其商業模式邏輯還需要再慢慢的咀嚼。

1412255029

花哨的VR直播可能更多是自嗨

目前,國內外的直播平臺都在積極布局VR直播。美國遊戲直播巨頭Twitch、國內花椒直播、易直播、龍珠都已率先發力,VR成為直播的標配只是時間問題。

但是,以觀察菌的分析和幾個主要報告來看,單純的獵奇式體驗對用戶而言目前還是很難走。畢竟現階段的整個用戶群體分成兩個極端,主流的高端用戶都是一群有極客思維的科技圈發燒友;而主流低端的用戶都是一群靠VR小電影吸引來的屌絲,這些人目前只有一個剛需,根據Google Trends Data數據顯示,在過去的17個月之內Google上關於“VR色情片”的搜索增長率達9900%,你懂的!

806173767

基於兩種極端的用戶群體,擁有較好體驗的產品覆蓋還停留在圈內,比如HTC Vvie,索尼PlayStation VR以及部分國產一體機,價格都在3000以上,但整體出貨量還是處於很初級的階段。而現在買的很好的盒子,幾十塊到一百多的,便宜是便宜,但是功能基本適用於看小黃片,看女神直播就算了,眼鏡蒙糊糊的一片,中間還容易犯暈,跟概念視頻里的感覺相差十萬八千里。所以這個問題就卡死了絕大部分C端VR直播的用戶。

用戶兩極分化是一個原因,內容缺失也是一個原因。前幾天有一篇叫《VR創業,內容,內容還是內容》的文章比較火,說的就是這個,用戶省吃儉用買的高價VR硬件,里面卻沒有多少內容,只能從網上下載一下簡單的分屏視頻或者小黃片,占據了差不多95%的份額,好的內容奇缺。這間接影響了用戶對VR硬件的購買動力,使得高質量的VR硬件難以普及。

還有就是互動模式。我們都知道,直播的好玩之處,在於跟自己喜歡的女神男神聊聊天,聽她說話扯淡然後遇到開心的地方,會有問題互動和打賞功能。但現在的VR直播很難做到,因為交互技術的不成熟,你只能帶著頭盔傻傻的看著女神,女神卻因為收不到你的點贊而可能變得消極,整體的呈現還是缺乏互動感而少了很多樂趣。

VR 輸出設備還不普及,價格高、體驗差,會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存在。直接 To C,團隊很可能面臨長時間無收益的窘境。所以現階段走C端的用戶VR直播這條路,很難成氣候,玩玩營銷噱頭還是可以的。

B端或成VR直播首批變現通道

在中國的互聯網歷史上,有很多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故事。譬如像當初步步高複讀機,是定位學習工具的,後來卻成了娛樂設備而大賣。而這一邏輯放到今天的VR直播上面,似乎也挺合適。

雖然VR直播最引人註目的點在C端遊戲和體育等領域,但如今市面上已經有一些直播廠商就開始嘗試從B端試水VR直播。

譬如像今年6月份國內首例骨科VR手術直播。

1308974575

還有前一段時間微吼直播與聯想合作,不再需要頭盔等VR硬件設備,直接“裸眼”就可以看《當哈佛遇上中歐-世界名校合唱團名曲演唱會》VR直播。

1694063674

雖然目前B端VR直播還處於一個初步的階段,但是商業模式清晰、短期變現能力較強的B端VR直播,其巨大的市場變現潛力一點不亞於C端,或成為VR直播商業化的突破口。目前VR走向C端市場還不夠成熟,而在2B的VR直播方面,客戶是非常清晰的,商業模式也是很明確的,一場直播一場服務費。這種模式從客戶的角度,率先引入先進的VR直播,可以給自己的項目錦上添花,而從創業的角度,基本能保證短期的變現能力,解決活下去的問題。

這些地方VR直播機會大

之前高盛一份關於VR的研報指出,至2025年VR市場規模將達到800億美元,其中C端占比為60%,B端占比為40%。在現階段,40%的B端機會才是最適合進入的,後面的60%C端機會,估計得等到三五年之後才爆發。

1.VR+手術直播

佩戴好VR眼鏡後,就感覺自己就像置身於手術室內,擡頭、低頭、轉身可以360度看到手術室內每個場景,還能隨意切換到身體內的手術畫面,從主刀醫生的視覺來觀看這場手術。這種VR直播手術的方式可以讓觀看者身臨其境地觀摩手術全過程,越來越多的醫院也開始這種形式來進行醫療教學和專家會診。從微吼直播公布的數據來看,目前手術直播的數量已經超過數百場,而未來使用VR技術進行手術直播的醫院至少3成。

2.VR+在線教育直播

一直以來,在線教育都因為無法模擬課堂環境而為人們所詬病,而VR直播最大的優勢是能讓受眾身臨其境,而看似為“玩樂”VR正在被應用到學習領域,炫酷的技術加上現實需求,可能會造就不同的技術和服務體驗。可以想象,在未來,通過VR技術,可以遠程、虛擬地進入模擬課堂環境、課堂交流等,可以激發學生學習興趣。

1077834226

3.VR+線下活動

這個月豐田RAV4榮放汽車通過VR的形式玩了一場特別發布會——產品的宣傳視頻采用了時下流行的VR全景視頻方式播放。雖然這種VR視頻的形式稍顯初級,但試想一下,如果不僅僅是宣傳視頻的VR全景播放,用VR的形式,受眾可以360全景地探索發布新車的全貌,甚至通過一些“黑科技”的方式來發布,是不是非常酷炫?

回到VR直播這個話題,VR直播給了線下發布會、演唱會、音樂會等極大的想象空間,讓受眾身臨其境置身其中。譬如像上面所說的微吼直播與聯想做的中歐商學院音樂會那樣,直播與各種各樣的線下活動結合,讓參與的人更加身臨奇景,享受完美的沈浸互動體驗,可能是目前VR直播最好的商業模式。

VR元年已經進入下半年,大家對VR行業的看法變得越來越理性。對於一個創業公司而言,先切入B端造血和案例經驗打造,等到整個行業成熟後再趁機鋪開C端是最好的選擇。因為現在C端再美好,還是很模糊,聰明的創業者應該有合理的規劃步驟,這樣就有可能最終成為這個行業的執牛耳者!

VR直播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城會 會玩 VR 直播 你搞 搞懂 懂它 它的 商業 邏輯 了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1189

城會玩!馬斯克開了家“無聊公司”,還上推特為挖掘機征名

除了眾所周知的特斯拉和SpaceX,以及新近創辦的腦機接口技術公司Neuralink,傳奇企業家馬斯克名下還有一家“無聊公司”(The Boring Company),這家公司專註於利用地道解決城市交通問題。

2016年12月,馬斯克被堵在路上了,於是他發推文說:“堵車快把我逼瘋了!我要造一臺隧道挖掘機,開始挖隧道”。不到1小時,這個項目正式命名為“The Boring Company”,而在2小時後他再次發推:“我們真的要開始挖隧道了。”

2017年3月,馬斯克的推特賬戶中出現了一張照片,一頂有著“The Boring Company”刺繡的鴨舌帽。

雖然大多數人認為,隧道工程是馬斯克開的一個玩笑。然而,鴨舌帽和T恤通常是初創企業正式成立的標誌之一,因此有人認為這個隧道工程極有可能是真實的。

2017年2月,馬斯克在SpaceX的停車場挖了一條“demo地道”。4月,SpaceX一名員工在Instagram上貼出了一張該公司首部地道挖掘機器的照片。

關於這家公司的最新進展是,當地時間周四,這位高調的企業家在推特上為“無聊公司”的地道挖掘機器征名。他首先發了一條推文說:正在為我們的第一個挖隧道機器想名字……

後來自己想了一個:或許可以叫“終極無聊機器二代”:

網友也是各種腦洞大開。有人說,應該直接叫“無聊機器”(Boring Machine),馬斯克回複說:這個不錯(Good One)。還有比如“拉長機”(The Elongater,與馬斯克名字“Elon”形似)、“汙掘機”(Dirt Diggler),還有甚至提議直接用表情包做名字的。

據CNBC報道,上周“無聊公司”發布了一段展示隧道建成後情景的視頻。

城會 會玩 馬斯克 馬斯 開了 了家 無聊 公司 還上 上推 特為 挖掘機 挖掘 征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8025

地產潮文:海航城會否瓦解?

1 : GS(14)@2018-03-19 04:45:11

話說海航早前以159.6億將啟德第1L區3號及1K區3號地售予恒基地產(012),近日再以63.592億將啟德第1L區1號地售予會德豐(020),新地(016)亦表明對海航持有的第1L區2號地感興趣。以三幅地皮的樓面呎價約15,000元估算,海航持有的地皮市值約82.65億。若以此價成功出售,海航可總共套現逾300億,賬面賺幅逾30億。不過,四幅啟德地皮的價值,相對於紐約時報中文版所披露的海航逾900億美元(逾7,020億港元)債務,可能不足百分之五。海航炒地皮賺錢,開啟了中資來港掃地皮的序幕,令香港樓市炒得更熱,受害的當然是一眾升斗市民。貴為市區土地儲備,啟德地皮屬兵家必爭。本身擁有豐富土地儲備的新地固然希望新增據點,但香港仍有不少具實力的活躍財團。在區內取得兩幅地皮的恒地、會德豐、嘉華(173)和中國海外(688),預計有意再下一城,爭取成為啟德區大地主;華懋、南豐等擁大量資金兼缺乏土地庫的發展商,亦有極大誘因搶地;而長實(001)雖然被指淡出香港市場,但近年仍秉承「一年至少一個大盤」的售樓作風,搶啟德地亦有助消除撤資傳聞;甚至擁有大量市區土儲的新世界(017),已餓地一段時間的信和(083)、華置(127)與嘉里(683)等,憑藍塘傲打響名堂的帝國集團,以及各路中資財團,搶地的實力都不容忽視。海航城最終會否瓦解,現在還是未知之數。地產小子
propertykids.blogspot.hk本欄逢周四刊出



來源: https://hk.finance.appledaily.co ... e/20180315/20332505
地產 潮文 海航 城會 會否 瓦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9927


ZKIZ Archives @ 2019